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梅村家藏藁 > 梅村家藏藁 57


[057-1a]
梅村家藏藳卷弟五十七 文集三十五
 奏䟽 揭 䟽
   劾元臣䟽
奏爲時艱亟藉元臣責重宜祛積習敬抒忠告仰乞聖裁事臣束髪登朝
依光日月蒙恩考滿榮及所生頃者愼簡端良以臣備員輔導感激圖報
矢竭愚誠竊効涓埃以當拜獻伏見我皇上敬天求治宵旰憂勞當茲國
事艱難之時正藉元僚匡弼之益得其人則理不得其人則亂得其人而
抱公絕私則理不得其人而背公行私則亂首臣張至發者遭逢隆遇致
位孤卿今復總輯羣司具瞻朝㝉臣以爲新猷方始治忽攸關其能囘心
易慮從善圖功改比周之積非謀公忠之實効臣之所厚幸也若復懷私
狥庇固陋因循滋巧僞以爲工視忠貞爲罔益臣之所大恐也語曰前事
不忘後事之師首臣今日之鑒取之去輔温體仁足矣體仁學無經術則
當講求仁義練達朝章體仁性習險詖則當矢志光明立身公正體仁比
暱宵人則當嚴杜訿之軰體仁䕶持悍黨則當力維忠孝之經專精神
[057-1b]
以圖平治毋如體仁之泄沓偷容畫可否以决危疑毋如體仁之游移飾
詐如此而聖恩庶可副衆望庶可塞也臣所憂者首臣積習未化故轍猶
存臣讀其近日辨揭盛稱體仁之美一曰孤執一曰不欺夫體仁之當國
也有唐世濟閔洪學蔡奕琛吳振纓胡鍾麟之徒參贊密謀有陳履謙張
漢儒陸文聲之徒驅除異已何謂孤庇樞貳則總理可不設而事敗乃設
狥鳳撫則鎭可不移而事敗乃移何謂執皇上之决去體仁正爲其善欺
耳家窩巨盜産遍苕溪自詭曰淸孽子招權匪人入幕自詭曰謹何謂不
欺然則首臣眞以爲孤執不欺乎夫使聊爲嘗試之言實作更新之計滌
心飾行以收後効臣何敢議如其不然則必因私踵陋盡襲前人之所爲
大臣公忠正眞之風何時復見海内干戈盜賊之患何日就平爲首臣者
亦何以副聖恩而塞衆望耶臣念切憂時義存報主敢以懲前毖後之道
首効箴規首臣而虛懐樂善者不訝臣言之過也臣區區愚誠惟皇上鑒
察臣不勝惶恐待命之至
   辭職䟽
奏爲報國有心趨朝無力蒙恩罪抱病懐慙謹請處分以肅官方事臣
[057-2a]
本庸虛材力淺短謬膺朝寵累陟淸階恭遇皇上應籙御天大造區夏百
僚卿士濟濟興朝黭陋小臣過蒙收採詔書下及廼忝今官扶服叩頭怔
營戰灼伏念奬勸察臣於眾忌之會賜以保全碎首糜軀莫能禆報祇以
微臣受生尫劣積疢纒綿重荷矜憐得寛休沐尙冀瘳損仰効馳驅不謂
禍難殷流兇徒干紀痛深九服悲結萬方況在孤臣扣心飮血身雖在野
官列近臣不能從難罪應萬死皇上儆於有位宜肅刑章天澤沛然顧加
優擢夫今日盈廷發謀羣帥戮力疇功論德啟邑承家而一二老臣猶以
大讐未復國步方艱用舍勿輕是非當定三事以降母啟殿陛之爭五等
初開宜重河山之賞況如臣者文史末流其於國家無禆塵露豈可取紊
朝典忝竊金章也哉臣宜歸罪有司陳誠闕下請免其見職退就處分而
自國難驚心舊疴彌劇病痁兩月復加下痢淸羸困弊幾不自支臣雖不
才粗知大義當日冦變初聞九流失序若非皇上整齊萬品光啟中興則
臣餘生巳塡溝壑今日軀命咸荷生成君恩未報豈敢言病無如夙嬰沉
痼雜患屯邅縱欲扶抱登途少明盡瘁而狼狽不前歎息而止每思國事
涕泗横流以急裝累繭之誠抱偃息在牀之恨拊髀慷宵旦彷徨臣獨
[057-2b]
何人自隔興運先朝被遇愧納肝刎脰之忠新詔加恩失倍道兼行之赴
伏惟聖斷先賜處分俾臣免於曠官安其素分仰祈覆載俯念蓋帷容臣
在籍調理俟病痊之日泥首闕廷陳力謝罪庶幾犬馬之疾自放山林藜
藿之忱長依日月稍堪鞭策終効涓埃感戀天恩無涯極矣臣不勝悚慄
待命之至
   乞假省親疏
奏爲驚聞母病懇乞天恩暫假省親事微臣起家寒素臣母朱氏辛勤俯
仰心力焦枯自臣未第巳成寢瘵及遭際國恩獲沾祿養得至今日咸荷
生成其如崦嵫暮齒錮癖沉疴參术難支遂成風緩支離牀褥轉側需人
微臣少病尫羸憂親彌劇先朝矜覽寛加休沐母子二人相須爲命侍調
藥餌頃刻難離此臣家門至情今在廷諸臣所共洞悉者也皇上中興御
極微臣扶力趨朝恭逢覃慶新綸感戴皇恩極天隆地非臣頂踵所能報
塞惟有勉修職事少答涓埃乃本月十六日接臣父手書言臣母久病之
餘誤觸風寒飮食不進勢甚危急臣聞之心魂飛越涕泣憂思於二十日
夜忽嘔血數升自恐顚蹷困踣曠官廢職公私兩愧罪悚惶伏見皇上
[057-3a]
深仁錫類孝治宏開敢不陳至情仰告君父願乞聖恩暫假數月俟臣
母調理少痊微臣卽遄趨受事天地隆施無涯極矣臣無任激切待命之
至爲此具本謹具奏聞伏惟敕旨
   陞任請養疏
奏爲微臣蒙恩陞任抱病不能供職懇乞聖恩特準在籍調理事臣門寒
人悴遭遇聖明累拔淸階因忝今授誓心効職少答鴻私不謂母子同病
情迫呼天德曠官不勝惶悚微臣受生尫瘠善病虛羸往年給侍殿廷
時憂隕越奉使中州在途忽聞臣母背疽危篤焦心灼骨晝夜兼程抵家
之日幸而得救外證雖痊元神難復從此臣母不離伏枕而臣亦以憂勞
兼至抱病困劣矣爲此投誠君父拜表陳情天地陶成著於南雍供職所
冀講授之暇養身事親仰答生成廼臣母沈痼綿微臣復淸羸憔悴幸
蒙拔擢奉母東還義急王程心憂母恙以致夙疾再作百沴交侵春初嘔
血數升精神耗消肌膚瘦削腰腳虛腫不成行立頭目昏輙致沉迷入
夏以來寖增寖劇母子同患闔室驚危正爾徬徨再聞除目臣扶力叩頭
感膺寵命自念叨竊踰涯非臣譾劣所能勝受因緣疾患仰國恩皇上
[057-3b]
錄舊興賢海内人才彈冠踴躍微臣心長力短實命不同稽以曠鰥宜從
官罰若以臣供事微勞特準在籍調理微臣母子二人悉蒙恩造庶幾餘
生不塡溝壑留形天壤拜見闕廷生生世世感聖恩於無窮矣爲此謹遣
義男吳忠齎本奏聞臣無任悚息待命之至
   自陳不職疏
奏爲遵㫖自陳不職恭候黜幽之典事臣繇辛未科進士厯陞今職仰荷
天恩准臣請假省母歸里以來感念生成誓圖報稱惟是母病未能卽痊
微臣積疴仍劇王程難赴方切屏營於本月初十日接讀邸抄吏部一本
爲特請鑒別事奉聖旨云云臣家居僻遠臥疾沉迷繕疏上聞巳遲月日
心神戰灼益用悚惶切念臣志局凡近行能淺薄叨忝淸班實踰素分每
𢎞止足輙荷推遷事先皇帝十有四年請急陳情累塵聽覽沿資隨牒内
愧夙心遭遇皇上中興優加齒召冀攄誠節扶力趨朝仰見聖明講學勤
政重道親儒微臣幸列從官亦思自効奈學以病疎志因力奪無能拜獻
上益高深重迫子情遽求休沐臣之庸劣從可見矣方今國事艱難至尊
旰食一時宣力諸臣竭蹶馳驅共襄時急微臣職司淸切地實優閒縱有
[057-4a]
供事微勞尙應捫心恧汗況其烏私孔亟樗質尫頽疾患綿精神越渫
自揣疲曳難任衣冠金華侍從愧往哲之陳謨玉署含毫兩朝之史職
又何以追陪禁近之班坐貽維鵜之刺伏乞皇上俯鑒微忱語非矯飾勅
下該部將臣罷黜以儆有位庶幾微臣退安愚分免戾曠官高天厚地感
聖恩於無窮矣臣無任惶悚待命之至
 揭
   辭薦揭
揭爲感恩揣分陳病苦以祈矜鑒事伏惟用人而拔幽滯者君父之恩
量力而受爵祿者臣子之分偉業以草莽孤微江湖廢棄仰荷 聖朝高
厚覆載生成力田以供公稅鼓腹而歌太平者十年於茲矣 恩詔舉地
方人材督臺馬老公祖過加採擇以偉業姓名入告旋奉部覆行督撫按
各臺老公祖確査鄉評品行學問實蹟偉業行能庸陋學問迂疎無當於
用所不必言而素嬰痼疾萬難服官苟不先事啟陳則私門疾苦何繇上
連爲此輙敢具聞偉業稟受尫羸素有咯血之證毎一發舉嘔輙數升藥
餌支持僅延残喘不意今春舊疾大作竟成虛損胷膈脤滿腰腳虛寒自
[057-4b]
膝以下支離攣蹷老父病母年過七旬衰殘風燭相依爲命日夜涕泣廣
求醫卜豈知沉痼巳甚療治無功奄奄一息飮食短少待盡牀褥不能行
立夫居官盡職必須精力强濟豈有患苦如此尙堪驅策偉業自辛未通
籍後在京止有四載臥病廼踰十年其淸羸困劣當塗諸老見聞共悉方
值 聖治維新凡有心知咸思報稱偉業自甘沉痼斷非人情而眞病眞
苦實實如此及今若不早言異日不能供職仰 朝廷爲官擇人之德
意有虛各臺以人事主之盛心此偉業之所大懼也伏祈祖臺將病苦實
情開列到部庶幾於共聞共見甯嚴母濫之部覆功令允符而偉業貪觀
 聖化調理餘生仰誦 九重之深仁拜感祖臺之至愛生生世世啣結
於無窮矣謹揭
   與子暻疏
吾少多疾病兩親護惜十五六不知門外事應童子試四舉而後入彀不
意年踰二十遂掇大魁福過其分實切悚慄時有攻宜興座主借吾爲射
的者故榜下卽多危疑賴烈皇帝保全給假歸娶先室郁氏三年入朝値
烏程當國吾與楊伯祥諸君子正激昂不入其黨烏程去武陵繼之蘄
[057-5a]
水又與吾不合種種受其摧挫先是吳下有陸文聲張漢儒之事吾以復
社黨魁又代爲營救世所指目淄川傳烏程衣鈦吾首疏攻之又因召對
與濟甯楊鳬岫謀擊大姦史逮而陰毒遂中於吾吾去而封王豫中
謀以成御史寶勇叅武陵事主使坐吾賴死而後免旣陞南中少
司成甫三日而黃石齋予杖信至吾遣凃監生入都具槖饘凃上書觸聖
怒嚴旨責問主使吾知其必及旣與者七人而吾得免於是陞宮允宮諭
吾絶意仕進而天下亂矣南中立君吾入朝兩月固請病而歸改革後吾
閉門不通人物然虛名在人毎東南有一獄長慮收者在門及詩禍史禍
惴惴莫保十年危疑稍定謂可養親終身不意薦剡牽連逼迫萬狀老親
懼禍流涕催裝同事者有借吾爲剡矢吾遂落彀中不能白衣而返矣先
是吾臨行時以怫鬱大病入京師而又病蒙 世祖皇帝撫慰備至吾以
繼伯母之䘮出都 主上親賜丸藥今二十年來得安林泉者皆 本朝
之賜惟是吾以草茅諸生蒙先朝巍科拔擢世運旣更分宜不仕而牽戀
骨肉逡巡失身此吾萬古慚愧無面目以見烈皇帝及伯祥諸君子而爲
後世儒者所笑也吾歸里得見高堂可爲無憾旣奉先太夫人之諱而奏
[057-5b]
銷事起奏銷適吾素願獨以在籍部提牽累幾至破家旣免而又有海甯
之獄吾之幸而脫者幾微耳無何陸鑾告訐吾之家門骨肉當至糜爛幸
 天子神聖燭奸反坐而諸君子營救之力亦多此吾祖宗之大幸而亦
東南之大幸也吾五十無子已立三房姪爲嗣五十三生子而後令歸宗
吾生平無長物惟經營賁園約費萬金今三子頗有頭角若能效陳鄭累
世同居之義吾死且瞑目倘因門戸不一松菊荒涼則便爲大不孝諸父
尊親以此責之誓諸皎日可也吾於孝道不能克盡葬事又未完深
愆惟是待兩弟休戚一體及竭力以爲朋友費盡苦心三弟尤宜以吾事
爲己事執友則托諸端士子俶可也吾於言動尺寸不敢有所踰越具在
鄉黨聞見吾詩文外尙有流冦紀略一部爲無錫常熟友人借去其半婁
中尙有抄本須收葺完全及氏族地理二志以付三子此事周元恭主之
吾同事諸君多不免而吾獨優游晚節人皆以爲後福而不知吾一生遭
際萬事憂危無一刻不厯艱難無一境不嘗辛苦今心力俱枯一至於此
職是故也月日更兒子又小恐無人識吾前事者故書其大畧明吾爲
天下大苦人俾諸兒知之而已辛亥冬十一月二十八日書
[057-6a]


梅村家藏藳卷弟五十七終
[057-6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