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梅村家藏藁 > 梅村家藏藁 56


[056-1a]
梅村家藏藳卷弟五十六 文集三十四
 制科二
   崇禎九年湖廣鄉試程錄序一首/論一首/䇿三道
    湖廣鄉試錄序
崇禎九年秋八月湖廣大比士上俞禮官請命編修臣偉業偕給事中臣
玫往典試事臣材質閽薄皇上拔置侍從夙夜畏慄弗克奉稱今奉詔命
臣錄楚士臣懼任之不勝然楚之多材於何蔑有臣其敢弗力臣惟大雅
文王作人棫樸之五章曰勉勉我王綱紀四方木有綱紀正而不收四方
之才者也文王綱紀四方多士趣之其伐崇墉也是類是禡是致是附四
方以無侮是伐是肆是絕是忽四方以無拂未有綱紀正人材得不收四
方之功者也今國家以天下之士而一之於學以天下之士之學而一之
於道道者行於已之謂德適於人之謂材比於事之謂藝通於變之謂術
故士有志行淸白執節湻固以爲道者有寛溥善謀剛毅多畧以爲道者
士有通達經術多聞内植以爲道者有明習法令治煩去惑以爲道者士
[056-1b]
有進退揖讓比禮節樂以爲道者有奔走禦侮折衝厭難以爲道者上之
科令一而下之材分殊其何以比天下而同之曰漢之數路不及賢良唐
之諸科不及詞賦我國家寵進儒雅登用俊良不計口率不議限年不束
聲病是非不難孤文絕義舉德材藝術之士而一以帖誦試之若是者豈
文焉已乎曰凡以爲道爾道者文亦所自生德材藝術所繇出也皇上興
化建善選忠用良布求士之詔下責實之令庶幾得文武材以備任使行
射禮復明法明算諸條猶恐教誨之不先士未必其馴習而服習之也下
之禮官博諮其議諸士生明盛之世應察舉之詔上則有道先次亦曲
藝必誓其何有不感上之恩德而率上之誡令也臣聞高皇帝召國子生
命之射爲稱文武吉甫之詩吉甫楚産也宣王之時荆州太原皆有冦難
吉甫北伐方叔南征美方叔之功者曰征伐玁狁蠻荆來威豈以六月之
師方叔從吉甫有功南人慴其先聲哉以楚人定亂功莫有如吉甫者也
楚士矜氣誼志節不爲爵勸不爲祿勉不避事不違難楚兵慓以銳未
嘗挫北楚地名山大川廣藪魁奇瓌達之士生爲然則求士之文武材稱
上任使者其莫若楚楚之先養繇基之藝不過下大夫孫叔敖乘馬三年
[056-2a]
不知牝牡楚國以覇論者以材不如德藝術不如材然國家文恬武嬉二
百餘年流冦發難荆襄漢汝井堙木刋天子詔用楚餉十萬以饟楚士之
在行者申息之北門諸將之過者以數百微盧庸濮之師無不提劍揮鼓
願爲前行忠孝之所畜其惟士乎猶曰文武異用不在軍事若此者其於
道甚不可也臣聞之詩曰德輶如毛民鮮克舉之惟仲山甫舉之又曰羔
裘豹飾孔武有力彼其之子之司楚大夫如楊文定夏忠靖諸君子
匡危疑恢王畧身兼數器有毅强正之風楊忠烈持節好彊諌觸禍
患臨死生而不顧此所謂不畏彊禦者也雖賁育何以過諸士而爲此也
天下士之求行其必於楚矣士之求材其必於楚矣而不若是雖外有儁
材過絕於人臣懼其經術無所師受傷於德而累於道也書誓有之仡仡
勇夫截截善諞言說曰是非君子之勇也仡仡者是非君子之言也截截
者豈諸士之所期也哉夫簡文小誦拘牽流俗不以此時佐國家之急表
樹行能與夫乗時鬭捷能而遺行者皆道所弗取功令所必禁然則諸
士服文王之德輔宣王之功以無國家綱紀作人之意其在斯乎
    聖王脩身立政之本論
[056-2b]
尊焉而日月當時民衆焉而歌舞自來羣臣庶官材焉而小大受祿戎車
之警無或聞也弓矢犀革出於四境無外懼也圭璧在笥鬼神旣格祝史
之詞有報而無祈也太山之隈奚有於阜大海之蕩奚有於川喬木之下
奚有於植然而聖王進師保而命之曰爾得毋以寡人爲驕乎以寡人爲
汰乎其拂我而弗舍我將終身守此翼翼朝國人而謂之曰百姓其有憂
乎庶政其有闕乎匹夫勝余敢不畏圖將終身守此栗栗處法宮之中明
堂之上適然以思曰吾其在佚而勤乎不然則已踈吾其居安而懼乎不
然則已玩誡無垢思無辱將終身守此戰戰也君臣父子非敬不親神人
上下非敬不格軌章物采非敬不立官爵刑賞非敬不行夫敬生於人心
者也潢汙之菜采之烹之登於鼎爼溝中之斷樸斵丹艧入於饗獻則見
者爲肅衣冠盥手足矣人有挈一石之樽不知於色奉三升之酒舉前曳
踵者敬在故也聖王知其然也爲之昭文章辨等列明少長習威儀使人
見其動作有象俯仰可受則而傚之畏而近之猶恐人之有易心也臨之
以天地懼之以鬼神爲之說曰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凶敬者養之以福
不敬者敗以取禍若此者自其君公大夫以及乎匹夫士庶無有易之者
[056-3a]
矣自班朝蒞官以及乎燕居夙夜無有違之者矣魯隱觀百金之魚僖伯
疾諫景王鑄無射之鍾州鳩獻箴君子必敬其耳目公子言懼是宜爲君
大夫語犯必將有咎語曰牆有耳伏冦在側君子必敬其語言齊侯搢笏
於會震矜不終晉國慢瑞者亡肅命則覇語曰若行獨梁不爲無人不競
其容又曰火滅修容愼戒則恭恭則夀君子必敬其容貌鄭子華服不衷
而身及齊慶氏車甚澤而人瘁君子必敬其車服契爲司徒敬敷五教蘇
公司冦式敬爾獄君子必敬其政刑趙襄子得兩城中食而憂晉文公定
三國側席而坐莫敖狃蒲騷之役虢公恃桑田之功君子必敬其兵旅先
民之恭以將烈祖夙夜之畏是享文王孔子猶曰誦詩三百不足以一獻
君子必敬其祭祀蟋蟀歌而印氏以無荒保祿草蟲賦而子展以降心後
亡子圉招亂伯有爲戮君子必敬其宴享是以聖王之世上無戲渝之言
下無陵暴之俗百官無跛踦之容庶民無流涇之行其爲道也顒然以和
慤然以端偪然以肅翼然以莊見以爲可休而不可休也見以爲可佚而
不可佚也其於天下也不約而誠不令而一豈非敬德所致也哉堯典稱
欽明欽者言敬也馬融曰威儀表備謂之欽漢志曰内曰恭外曰欽堯之
[056-3b]
敬其在外也朱子曰恭主容敬主事恭見乎外敬主乎中又曰敬體而明
用堯之敬其在内也合内外而一之此敬所以爲明也坤六爻辭其正
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内義以方外疏云内方外易之辭不曰正以
内變文以見義者言正者之能敬也太公吿武王以丹書曰凡事弗强
則枉弗正則不敬枉者廢滅敬者萬世此敬所以爲正也後世之言敬者
其惟程子乎程子之言敬有二說其一存乎知其一存乎禮存乎知者程
子之言曰入道莫如敬未有能致知而不在敬者存乎禮者朱子之言曰
程子之論主敬不曰虛靜淵默而必謹之於衣冠言動之間夫存乎知則
明之說也存乎禮則正之說也王者有其功儒者有其理聖人得其道賢
人得其義所以德行寬容而守之以恭位尊祿重而守之以畏聰明睿智
而守之以愚博聞强記而守之以淺敬夫
    第一問
愚聞之君之於政也在所任也惟正人是庸惟匪人是退以立庶事以興
王功所任得也君之於政也在所聽也惟嘉言弗伏惟辯言弗聞以持國
是以定衆謀所聽得也詩曰思皇多士生此王國禮曰事君者大言入則
[056-4a]
望大利小言入則望小利夫人君博求賢能奬進忠士之生其國者如
此其庶且多人臣之進說於君者如此其利且遠也天下之大何患無材
羣臣之衆何患無雖然殊能絕行之士勞心盡節訢訢侃侃攄藴積於
前矣其或爵祿所勸天下士之來者曰益衆邪正並進忠佞無常斯亦有
國之所憂也人主所以馭之者其必有道乎高皇帝諭羣臣君子之過雖
微必彰小人之過雖大弗形蓋君子道而行故無所囘護小人巧於修
飾故多所隱蔽又曰朕觀往昔議論於廷有忤人主之意者必君子也其
順從人主之意者必小人也高皇帝知人之明官人之惠度越萬古與堯
舜同德其諭羣臣反覆以君子小人爲戒蓋以貞佞不並立忠邪不共朝
奸囘之士折公實之臣背誕之謀亂黨正之議此堯舜所以難壬人堲䜛
說耳洪惟我皇上聰明勇智寬仁威惠之德遠追堯舜同符太祖卽位之
初進有德誅大憝責公卿以吏事雖萬里之外諸大吏惴惴奉職一不稱
盤毛𣯛纓法弗少貸憂勞海内愼擇守牧下令羣臣各舉有道方正之上
郎官以下庶人流外無不察舉𢎞開使過而亂人之黨先暴其辜謀及芻
蕘而誣上之言必下於理天下之士咸洗心濯意以承休德愚生胷臆約
[056-4b]
結固無奇也生明盛之世豈有遺慮乎其何言之敢獻何計之敢圖惟執
事之問而竊以意對愚生聞之自古公忠有爲之臣利不必其在身當官
則行謀不必其出已見義則斷其得也有可紀之功其失也亦有不避之
罪故資其器用有益公家若守智安祿之徒於團家之事非不知其可也
而恐其爲已罪也又惡人之功之掩已也因循沮壞以至於弗爲及事機
顚蹶彼固未有顯謀從容固位終受其無咎彼其時天下之責非不至也
能言之士非不衆也然爲之者往往覆塞其小過以解免其大遇夫人臣
有大過幸自解免而諸士大夫之望我也匿名跡示歸誠以營去其小過
廼陽爲謝曰天下不安諸臣所責是也若所引不敢承也夫大過則謝而
受之不以爲小過則營而去之不以爲嫌而人臣遂無過矣無過而天
下不安何也以天下之無材豈惟無材也將疑天下之無夫天下近無
材與無而名爲材與者將安歸乎而言事者起矣雖然不可以不愼
也天下有弊人無弊法言者議法而不及人以法無所畏沮而人多所遷
諱也天下無弊法多弊例言者議法而不及例以法易於改爲而弊難於
披剔也所欲行則抱虛而進之所欲去則厚誹而出之法去而人不易法
[056-5a]
變而例又生甚至利與害兩窮而不可解此古人與言之通患也我國家
設官立極機要之司非止治文書銓衡之政非僅稽年考執憲不得以奏
卻而奇請司馬不得以喻度而亡師今皇上所以禮諸臣者可謂至矣諸
臣所以事皇上者可謂勤矣上意以四方未靖夙夜弗遑諸臣簿書期會
之是憂國之大事不聞曉然 可否於上前夫先朝滿四之叛彭文憲持
京軍不可遣兵尙書有危言弗爲動而項襄毅得以討賊那吉來奔高文
裏從總制請力主覊糜舉朝危之王襄毅卒以靖冦此二臣者苟令石城
未下俺答未臣豈不知言出患入而爲國効節不顧後難今者内冦外虜
戰守撫勦諸臣有能爲皇上任之者乎洪武中陜西士人上仁政書而不
及愛民廣東儒士上治平策而不及用賢高皇以其弗達政體面諭羣臣
降旨切責皇上謀卿士庶人之從而嚴無藉弗詢之戒衆言是同亂政必
斥詔書數下而上書言事者卒循尙浮詞無卓爾異聞前代吏民封奏或
於鼓院投遞或於仗下面陳言繁多以决擇漢昭帝令杜延年平處復奏
宋神宗委司馬光張方平詳定選擇我宣宗章皇帝三年行在禮部奏官
民建言請同六部尙書都御史六科給事中會議以聞夫先朝如甘州戍
[056-5b]
卒以言事賜衣一襲鹽山縣丞以應詔條上十事蘇軾曰庶人之言不知
爵祿之可愛故其言公不知君威之可畏故其言之言明主所欲
急聞也今之吏民有能爲皇上陳之者乎用人之法功過一而職事修進
言之道利害淸而是非正此皆上意所責成明詔所訓誡愚生畢智竭慮
竊願與諸臣交修之也廼執事之問又曰重郡邑之職選府史之材合庶
官之謀達百姓之隱生請厯數而備言之夫守令之所治者民也監司守
倅其主書從事能操舉狀而民之不得治者二三矣經賦科調文案塡委
閭左桀黠把其疎密而民之不得治者五六矣里尉閭司禁令易令游夫
閒民流言飛文而民之不得治者八九矣然則下嚴符繫來庭中者下戸
羸弱之民耳是昔之治者四民今之治者一民也府史之所急者官也漢
法有市籍不得宦爲吏今長安游徼吏多賈人子矣漢法左馮翊卒史秩
二百石今提控以下視其所輸先後以私錢代矣其黠者舞文造姦擊鐘
連騎志在老於吏乎管庫之職非其好也資厯旣久不得已而後乞官是
昔之府史志在官今之府史志不在官也夫庶司之義所以未同者古者
天子稱制臨决有稱丞相議是者矣有穪博士議是者矣今卿貳嫌不逼
[056-6a]
上占位署名庶官衆僚議成而弗與令出而弗聞百姓之隱所以未達者
苟爲忠信誠慤之民其不能自於里尉矣況郡縣乎苟能豪逞陰譎之
民其不欲受治於使者矣況郡縣乎置之則大姓漁食郷里察之則姦人
交錯道路然則四者之效從可知已欲四國之有政則重其任欲吏道之
勿雜則愼其人欲稽叅衆謀則定百僚會議之制欲盡極下情則復監司
奏事之權雖然非此四者之難而人與言之難也非人與言之難而人與
言有君子小人之難也夫得一賢士愈於百城之地得一嘉言愈於治萬
民之功如是而後知天下未始無材未始無天下有材與而功過可
一也利害可淸也功過一利害淸堯舜之治不難致也愚生聞之用善如
采葛焉綿綿之葛生於道左采而用之爲絺爲綌不則委之矣去惡如去
草焉或薙之或芟之能無除乎或藴之或沃之又能無生乎是在皇上加
之意可也
    第二問
曆者厯也厯日月而象之也日月之行聖人以賓禮致之其食也以武事
救之夫不知其來不可以言賓也不知其往不可以言餞也不知其道里
[056-6b]
次舍不可以言救也於是爲之治祘以求密度而曆事興焉雖然曆之興
也其號最密不過數家餘或増損傅會不應軌道所以然者前代禮樂未
備服色未改百官職事未脩宗廟樂章未定一時君臣皆赫然有改制作
之心而言天者以其術進五行竊𣺌刻度荒忽苟不叅之人事進以儒術
無以服當時示後世於是緣飾圖記雜考鐘律博引經傳使人見曆事一
定貞符著黃鐘和易象春秋合淸臺之下課在上第而曆行焉然曆之爲
道非覃思畢智以求定率盈虛發歛差之杪忽不能得也我皇上舉正而
日星爲紀明民而閏朔必書立典常定明制以協三辰以和萬國孟冬月
朔太常具羽葆師氏奏樂百官朝服賀開眀堂頒正朔疇人子弟見國家
禮樂之盛制作之備曆事無所用其緣飾故煩辭廣証廢而不存考實求
眞必其驗此天以宣考四時之責授國家也豈厯代之所同也哉蓋嘗論
之生民之初紀年以禾炎帝八節俶農事也軒轅甲子系曰成也帝嚳序
星徵天象也堯立閏月四時始定舜造璣衡七政以齊夏后周人其教漸
 小正載於戴禮月令記於周書二篇存焉五星聚房兆開周之慶
鶉火紀克殷之祥自是以迨春秋率登臺測驗曰至順天以求合故閏
[056-7a]
多矣置晦朔國殊其時有疎舛而無穿鑿周末秦初緯書競作遂有六家
之曆托之黃帝顓頊夏殷周魯大抵以四分一爲餘九百四十分三百
九十九爲朔實遷曆元以就當時何異削趾適履故桓譚稱其矯妄杜預
疑其非眞也漢初張蒼承奏用顓頊曆洛下閎太初舛駁尤劇劉歆三統
辨而非眞東漢四分跬步不行前此諸家無異一邱之貉劉洪乾象始減
餘創制月行遲疾陰陽黃赤交錯以合天度爲推步師表景初泰始無
加焉姜岌始以月蝕簡曰𨇠何承天始以晷景定冬至祖沖之始變章法
之固分天之差張子信始立入氣之差正五星之序傅仁均始改平朔
爲定朔則蝕必在數月無朓朒前此二十三家至僧一行大衍曆而始密
其一差斥建星之謬𨇠差得馴積之變月食辨内外之道星分超次
之殊神悟綜覈諸家罕及然時有不合則謂乾造告譴於經數之表變常
於濳度之中亦其所昧也然後之作者迨於宋金終莫越其範圍或遷就
畸零以逐天變一時偶合數十載輙差矣元太史令郭守敬作授時曆創
簡儀仰儀高表諸器用二線代管窺推測宿度餘分皆盡當時測景之所
二十七東極高麗西至滇池南踰朱崖北盡鐵勒以前後晷景折取冬至
[056-7b]
加時自丙子迄己卯增損差古今冬至悉合以太白辰星之距驗
曰𨇠以日轉遲疾中平行度驗月離𪧐度以四正定氣立損益限以定日
之盈縮分二十八限爲三百三十六限以定月之遲疾以赤道變九道定
月行以遲疾轉定度分定朔而不用平行度以日月寅合時刻定晦朔而
不用虛進法以𨇠離朓朒定交會其法視古皆密而又悉去演積立元之
謬一本天道之自然其諸應等數則隨時推測可以貽之永久明興高皇
帝首嚴欽若曆象之典召天下通知律曆者議曆法三年立欽天監自五
官正以下專科習肄十七年修淸𩔖分野書書成賜諸王楚亦有分焉是
年博士元統請以洪武甲子冬至爲曆元書奏擢爲監正李德芳言其
改不用消長於古法非是統疏爭而大統曆遂行列聖以來未之有改也
唐開元六年太史監瞿曇悉達以九執曆至京師大術寫之未盡當時攷
驗第下者里差使然元至元四年西域有萬年曆行用而授時陰用其法
儀象有地理志者木爲圓毬畧如今之西說國初靈臺卽有囘囘曆高皇
帝稱其精密有驗緯度之法中國書所三卷其法造於隋開皇己未未能
悉合也皇上以舊暦交食屢不售俞禮臣之請開局設官譯書制儀以宣
[056-8a]
昭一代之制一曰曆術術者戴記挈矩九章勾股是也古之勾股知用邊
不知用角以勾實股實實若三和三較相求而已隸首之術蓋窮於此
三邊之對爲三角邊無方大亘六虛小限咫尺輳心之角必應極界之弧
積分成度以至九十並有一定諸線以線割圓輪内曰曰矢外曰切
曰交同隅餘角諸線如之挈有定之角御無方之邊内外相顯進之圓面
曲線以首尾率相易爲用二曰儀器求倍勝之法資倍勝之器以測三辰
地平經緯以測相詎度分以測赤道黃道經緯以定時刻古以渾今以平
古以全今以隅徑廣三倍分細十倍赤黃分器咸極精審三曰度地漢人
罕識渾天今人罕識渾地不審地形測天何階水地合一圓珠闇虛之圓
其景也周偏生物戴履不殊以覩日爲晝兩極下極寒以半載爲晝夜赤
道下極暑以二分爲夏二至爲冬北行累日北星漸出南星漸没形圓可
知里數亦審四曰測天天爲動物本行無不右旋爲性所循黃道所宗黄
極而又循赤道左旋外此則不動爲諸動宗赤道經緯圈依斯而設故黃
赤道相距今漸以近而曰道隨黃道如故十二分次古人非能得諸鬼神
蓋依當時日𨇠而設從今日二交畫黃道以分十二事理爲允但經緯
[056-8b]
之又逐及於日曰朔策其一高一卑環轉曰轉終又以小輪自行加減爲
未足也法用同心輪本輪之心而右本輪又次輪之心而左俱一周
而復月復循次輪而右半周而復次輪半徑半於本輪半徑并之大至八
千七百得五度弱爲上下惟朔望月在本輪内規不須次輪加減七曰
步交食加時蚤晚不在朔望實時而在人目所見之時然必先求實時先
推日月中會計其平行及自行而得均數然後以均數加減求得實會因
得實時此卽古法𨇠離朓朒而加詳焉也食分多寡以日月兩半徑較月
距黃道度分得其大小次求二曜距交遠近與古法不異第日月各有最
高卑景徑繇之小大黃白距度有廣狹食限爲之多少皆以目視爲據不
論實交地心人距地心之𦍑能使視北爲南曰南北差刻𦍑蚤減晚加授
時以赤道距午爲限新曆以黃道出地最高爲限曰東西差併最高卑三
差以爲勾股形黃道正中無勾差正東正西無股差皆合於也故地心
實會改爲地面視會也八曰定五星天以遲疾定高卑又人目距地心之
差恒星獨無卽爲極界塡星最遠僅得數杪太陰最遠差過一度六分太
陽居中視差三分太白辰星時與上上黃道緯度恒星不遷五緯時異其
[056-9a]
經度恒星七十年又七月行一度五緯各有本行赤道緯度恒星五緯皆
時異其經度恒星爲黄道同升度五緯各有本行並以同心輪本次兩
輪或不同心輪緇行雖賾可以一術齊之矣若夫淸蒙之氣盛則高而厚
減則薄而下昇卑折照大於本形夜刻爲多水氣彌甚故經度不差緯度
多差眞高在下視高在上差高之緣端繇於此抑度數之理研幾極深考
驗必晳今術之不能通於古猶古術之不能通於今何必古人之信而今
人之疑乎夫古者傅會之家唯從事於末不求其端故纎紀𤨏言不足依
述漏見曲論反戾正理今以國家禮樂之盛制作之備而疇人子弟參互
層術累黍不失然後天子升靈臺望雲氣吹時律觀物變詠福祉舞功德
是厯事之成也豈不盛哉
    第三問
國家自秦晉流孽輕心語難民人務居大夫旰食車馳而徒走八年於茲
矣天子威命震疊集諸路之師東西追擊苟將士一力宣楊國威先聲所
指羣醜蕩駭何難禽獮而草薙之夫冦賊奸宄蟊螣螟賊皆一氣所生自
古流孽之作未有不號數十萬數十萬之衆未有一敗而不卽滅者也賊
[056-9b]
初作難發於延綏其北多逃兵而神木靖邊綏德慶陽延安最劇南多饑
冦而西川淸澗中部延川保安最劇據府谷破合水諸縣延鄜慶平之間
井湮木刋者幾千里秦食盡晉代之受病先後渡河而東者三十六營酋
據河曲破汾霍蔓於興嵐已襲據臨縣陷遼州東擾澤潞内犯忻靜五年
之内九十郡邑不被冦者三五耳晉食盡豫代之受病其波及楚蜀兩畿
者皆豫之餘也南侵武安據林縣聚於武陟河以北騷然苦兵闌入畿甫
掠趙州甯晉別自五臺侵行唐踞井陘南哨臨洺邊兵大集還逃河朔賊
大困乞降亡何河氷合有澠池之潰賊之未潰也誠以此時塞太行之口
斷河北之津駐兵曹濮扼弗使東軼羽林佽飛之士從中下與諸邊勁騎
蹙而殱之賊成擒耳稔惡未己再得渡河從此而南分爲三支入伊陽犯
商洛或自嵩伊犯汝州南屯魯寶繇華陰復歸盧靈稍入於秦其南走盧
氏嵩縣三山繇間道至内鄕驟入楚其東潰者徧於宛境及汝歸德内
犯新蔡已越壽亳陷頴州奄入中都聚廬安圍桐窺皖陪京大震旋返永
睢汝黄踞伊宛或掠雲夢大抵皆還商雒合於大賊其入楚者據鄖津蔓
荆襄之間破當陽入於蜀囘聚房竹遁平利或自鳳隴人漢返鄖連營十
[056-10a]
里犯均光流毒棗陽隨應伏黃陂屯桐柏信陽走蘄黃逼襄鄧別自英山
破羅田迫於大兵盡遁秦川方秦事之殷秦將士大小數十戰斬首三萬
六千弓不及箙馬不及秣掠者不及收傷者不及起數道之冦復相率而
歸秦秦地方數千里防豫之界曰關門曰商雒防楚之界曰平利曰紫陽
曰白河防川之界曰漢中曰甯羗防晉之界曰延鄜黄河一帶賊未入秦
逐賊者窮馬足扼賊者壞車轍謀聚而殱焉旣併入於秦合於大夥而賊
益慓悍無忌再自秦朱陽關犯汴城還竄禹許從沈丘突頴亳别自嵩
鞏趨陜禹圍密縣去擾渑永或遁靈盧已乃殘雒汝南破和合圍江浦滁
州西還汴城走入内浙漢江春殘有自白河光穀而渡深林密箐阻山公
行邊兵旣撤荆襄之間受其䖍劉矣而内浙之賊再擾漢興之賊已深秦
豫之警月凡數告兵何繇以息民何繇以安也哉詔書切責諸大吏盡賊
而止賊奔敗之餘跳驅走險困蹙乞降冀緩我師國家以大兵臨之若不
自縳以獻屈彊山谷間如釜魚阱獸趣卽糜爛耳雖然賊耰耡矜之人
郡縣討捕力也不得已而至用兵偏將軍之師費旬日糧足以辦此乃自
有賊事以來督理則三邊五省總其令撫治則秦晉豫楚蜀鄖鳳陽兩畿
[056-10b]
通其謀應援則南樞兩操東撫防其潰總鎮則征西鎭西平羗臨鞏山西
昌平保定湖廣將其兵士卒則禁旅六千薊密夷漢關遼鐵天津招標
鎭筸茅岡施南石砫川浙黔滇辰䖍數近十萬供餉則截留部發冏寺馬
價親藩士大夫捐助數逾百萬旬獻首功月報大捷積嵗斬馘毎營萬計
八大營合之無慮十萬而賊𫝑滋蔓益甚入晉已多於秦入豫楚愈多於
晉者何也夫士不素訓不可以應卒計不豫定不可以弭變申令不齊不
可以明罰糗糧不備不可以致武兵者武事以怒則立解甲之日距躍曲
踴乃可一戰李陵軍有女子而鼓聲弗起穀陽進酒子反而楚人宵潰
今前有一死之懼後有三軍之樂往者旣利來者慕之採掠稽留緩追逸
賊夫先自退也巳焉能先人且疆塲之間一彼一此賊在秦豫則秦豫急
賊在淮楚則淮楚急事之不捷過有所分雖無專功亦無專罪將士多高
班詐增首級足以養階勲避文法其甚不律者大吏不能繩奏下兵部
乃當之奪官夫死敵之賞與奪官之罰未見人之趨賞而避罰也爲將之
道非深執忠孝持已廉信則輕財果毅𫉬人生死今之將帥奉己而已志
不在軍軍之所出下令懸賞饗士椎牛之具將不能辦也旣戰折矛傷弩
[056-11a]
罷馬亡矢之費將不能出也傷者空財而共樂完者内酺而華樂將不能
給也廼聽其自掠而將操其五坐而得利故三軍之中約束禁令將不爲
也且又不能賊之來也百里斥堠唯視苗頭兩軍相當則有活仗賊初以
輜重爲餌兵以爲利繼以脅從爲餌兵以爲功夫至兵以爲功百姓之命
其哀號宛轉於矢刃之下者不可勝數矣賊之所過滌地無類家貧戸饉
民生不聊遇賊死不遇賊亦死藉第令無死官軍所淫掠者十室而九老
弱顚踣壯夫詿誤土賊數見告矣客兵行鹽月餉三倍土著賊傳城而陣
廼請濟師賊去而兵始來兵罷而賊又至有司餼廩竭矣或閉門而謝曰
我所守者天子之民也將或循城而狥曰我所將者天子之軍也郡無見
錢縣無見穀本折兼支逗遛城下夫士之偏袒搤掔深入敢决皆以氣之
趫與力之銳故遇敵則奮乘堅則拔今調擾之卒贏糧數萬弓矢萬箇
越燕趙齊魏之郊夐地數千里而未見賊賊阻林谷爲險士緣山食乾
飮水不見鹽穀曾未接戰師病矣郡縣供其厞履資糧可也不則桀驁
狼戾鼔之弗前尙安事兵吏議不能盡賊曰撫之夫賊撫則我民也不撫
則我冦也奈何其忽今宣布詔書許以不死賊且降且殺人未肯解甲嚮
[056-11b]
者臨縣信之而城破眞甯信之而印失武陟夾勦信之而南逸於河棧道
合圍信之而潰决千里置河西則抄暴不止編行伍則抄掠如故其帖然
不終叛者僅一二支耳然則今日之計從可知已賊阻山我師奪山者勝
賊忌水我師扼水者勝賊恣掠我以饑困之賊用衆我以寡擊之賊以乞
撫愚我我以計間之潼關之險失其通者曰華陰曰華渭曰商南曰雒南
大散之險失其通者曰階文曰蜀道曰秦川曰斜谷子午黑水谷高山絕
險遂爲五達之衢矣盧氏内鄉淅川三省之會伏牛深亘數百里太和諸
山地接宛洛漢興均穀房竹彼抄盜公行我車騎難入英六山深土曠賊
走集焉吳越守江其要者曰焦湖望江裕溪泥汊齊魯守河其要者曰上
流自曹至延津三百里下流自單至徐三百里此數地者今日之所急也
秦豫土疏民慢山邑恃陋城已惡而不修村疃鎭集富比一都而無垝垣
之守楚則商車所集市民饒於郭郭民饒於城賊皆生心犯此數忌以爲
賊資而我有叛兵有土冦有難民以日益其衆援師日夜奔郡縣之急而
陵園漕運親藩諸地宿重兵賊𫝑益急我師愈分我師愈分賊𫝑益急此
變計之日也客兵戰主兵守山民守呰澤民守川重民守家輕民守市無
[056-12a]


梅村家藏藳卷弟五十六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