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梅村家藏藁 > 梅村家藏藁 39


[039-1a]
梅村家藏藳卷弟三十九 文集十七
記一
   舊學庵記
余梅村西偏有地數弓蓋廢屋之趾予斥而宮之繚以土垣而築屋三楹
名之日舊學庵庵成而圖史之所蔵講論之所集朝夕宴處賓游往來皆
於是乎在客有過予者日子之名是庵也其爲舊學之臣歟予應之日唯
唯否否夫古所謂舊學耆經術深厚行清而能高爲天子顧問之臣足以
輔道德長教化如是庶乎其可也若予者嚮以庸虛早忝朝列曾不以此
時有所論建禆益萬分今編蓬窮巷之中伏匿窮蹙退與後生小儒掇拾
舊聞然則吾之於學其初肄業及之耶未也而敢以名吾庵歟客日子以
文章受知於先皇帝輔導太子起居兩宮爲臣子而欲辭誰其可者余日
若所言者仕也吾所言者學也如以仕而已當先皇帝方嚮經學開文華
召一二通博正之儒虛已禮下之甚而執政大臣勿善也中之以事輒
罷去其在位者率篤癃疲曳使數人扶持疴僂入省門居庭中惽惽不辨
[039-1b]
上或問掌故則左右遌視涕唾流沫叩頭不起而顧號爲馴謹備老成俾
主上敬而不急以儒生爲無用卽當事者稱任使矣斯可謂之舊學歟非
歟余因是發憤謝病將閉戸不出讀書十年不幸國家變亂顚沛詘辱欲
如向日之老充位備官不可得矣敢以放廢遺佚虛竊此名於田野間哉
雖然吾聞之君子之爲學也於國家禮樂所繇生刑政所自出苟涉其條
流而探其損益雖窮巖之賤吾得而論著之況其所躬遇者乎雖百世之
遠吾得而紬繹之況其所親見者乎今以余之坎廩佗傺休息乎此庵也
毎發書陳篋伏而讀之其於朝廟典章之盛未嘗不思周旋進反疇昔肅
恭而將事也其於君臣誡勵之語未嘗不思諮諏出納疇昔艱難而訓告
也若夫盛衰興廢天道人事之間則又輟卷廢書太息而流涕凡吾之惓
惓於此者非苟彊記博誦爲當世取悅云爾庶幾發揚先朝之盛德用少
禆具官之所不稱如是雖以謂之舊學可也且吾之於學雖不自睱逸而
疾病憂患恐其弗底於成將使後之子弟讀吾書者仰觀堂搆夫孰非
國家之思澤以有此廬哉故書其事以貽後之人傳令知吾志焉戊子八
月吳偉業記
[039-2a]
   歸村躬耕記
吾友王煙客太常治西田於歸涇之上歸涇者去城西十有二里或日先
有歸姓者居焉或日以其沿吳塘而北可歸也故名之煙客自號歸村老
農築農慶堂以居而以吿其友人日吾年六十蓋巳老矣將躬耕乎此聞
者疑之日古之爲耕者以其有耕者之樂也土膏陸海畝乃一鍾芍陂白
渠灌及萬頃故有築隄作塘開田引瀆役使數千家此美田上腴者之樂
也若夫陸渾山中褒斜谷口平疇廣野反出于孤峰疊嶂之顚屏棄世事
隔絶人代架絕壑以立屋焚深林而糞田此高山窮谷者之樂也今吾州
僻陋海濱陂渠湮廢舄鹵沈斥沮洳汚萊頻不登賦以日急居此土者
亦何樂乎有耕煙客自奉常謝政幅巾里門有城中賜第以安起居有近
郊別墅以娛杖屨圖書足以供朝夕之玩賓客足以接談笑之歡又何必
去城市舍園圃謝朋舊以樂此躬耕爲也煙客日不然此田是先朝賜祿
之所遺也是先枂國文肅所以貽子孫也往者神廟之世海内乂安生民
不見兵火江以南大臣之致政家居者美田宅盛邸舍厚自奉養而吾祖
惟得海濱寢丘之地以供饘粥蕭閒杜門不知家人生計性愛田野嗜花
[039-2b]
藥開種竹之圃於東郊築藝菊之亭於北郭而猶患過客之跡我也晚
 璽書存問郡邑大夫執板而賀謁者車塡馬咽而我祖命小舟𢹂短策
逍遥於南陌東阡遇者不知爲三公也卽今三十餘年而韋相之莊籬落
猶存陸生之田桑麻如故舊老遺民尙有過而歎息者吾爲人子孫忍使
茀而不治乎且吾受前人餘澤奉車省闥陪祀陵園以及親郊視學大閱
籍田無不具簪笏以從巳而持節銜命渡錢塘入豫章涉沅湘踰閩嶠足
跡幾半天下世故流離衰遲頺暮猶得守先疇之𤱶畝以送餘齒退而與
田夫野叟談昇平之遺事叙平生之舊遊不亦幸歟雖其土之瘠而賦之
繁吾猶將樂而安之若夫歌舞陸博通飲食侈遊觀下至逐什一之利競
錐刀之末者吾之所不能爲也梅村吳偉業聞之曰不忘先朝忠也追述
祖德禮也保素節而出流俗義也其爲躬耕也大且備矣是不可以不記
   海市記
余常之中州與吾友張石平相見於大梁大梁爲天下饒其城郭險以固
宫觀崇以峻士女之所雜㳫車馬之所輻輳五方百貨羅布而錯列廼置
酒登繁臺北望黄河從天來屈潢倒注洶洶乎奔伊闕以走龍門豈不壯
[039-3a]
哉别去十餘年石平官兩浙觀察余訪之湖上握手話舊事歎息久之酒
酣耳熱石平曰子廼言大梁哉予過鹽官觀海市矣姑登樓望海見海中
有浮圖長三十仭白雲滃滃從之初謂絕島所未有之奇也已而石塘闐
沸鹽官人皆走且呼曰海市矣海市矣未幾赤壁矗起甃墄剝落若堵牆
少間色變白危樓數十間湧出其際窗櫺玲瓏金碧如畫忽蒼煙飛來複
閣盡没而修竹萬叢松柏槎枒層城睥睨横亘異狀煙盡樓脊漸出頓還
舊觀廼有長橋出于水上隱隱歷歷車馬無聲樓船旗幟似有人隊介而
立其餘若鼎者鐺者幡蓋者盤盂杯鎗者目之所接手之所指者蓋不可
勝數矣而又儵忽盡矣石平之述海市如此嗟乎黃河決汴城陷疇昔之
游所登臨而肆眺者盡蕩爲洪流堙爲魚鼈廼東海巨浸中顧有宮闕城
市舟車百物儼然一都會焉嘻此不可解也余與石平復相視笑遂援筆
爲之記
   聖恩寺藏經閣記
吾吳天夀聖恩禪寺繇山門拾級而登仰見傑閣聳於虛空剖石大和尙
所搆以奉一大部藏者也其地踞鄧尉之半層巖拔起支龍蜿蜒雕楹文
[039-3b]
礎挿入崖腹前瞰具區停泓萬狀遠則洞庭兩峯近則法華漁洋諸勝若
抶而揖或環而抱其下則秀樾干雲修篁漏日法花忍草茁長繽紛怖鴿
馴禽飛翔匝繞信兜率之鉅觀般若之勝境矣先是萬峰蔚公當皇覺現
身之初受聖恩開山之寄弟子智璿等傳衣主席琅函貝葉結集流通尊
奉之地卽今毘盧遮𨚗閣是巳月旣往龍象中衰千箱秘帙化作飛塵
萬衆名區鞠爲灌莽於是三峯老人杖錫飛來翦剔薉荒經營宏敞庶事
草創未盡云爲剖公親承記莂進其處時節因緣緇素瞻仰信施塡委
無廢不興梵夾竺墳缺焉未備會有峩眉道者裝成南藏道梗西川因其
方便之功申我殷勤之請遂移法寶作鎭山門方當牛首颷迴瓦宫霧塞
未踰旬朔便接烽煙獨此經早𢌿精藍不罹刼火咸以爲修多羅藏有天
龍神鬼百萬䕶持和尚福德感孚不脛而至四衆頂禮罔不欣欣顧其時
閣猶未之建也蓋毘盧閣雖經修葺業以供養諸佛結制生徒將謀改卜
高原另圖嚴奉吾母朱太夫人專心在道入山禮足躬覩勝因發願𢎞施
聞者坌集監院濟上等廼相材運甓練日鳩工經始於癸巳之仲冬告竣
於甲午之季臘列楹三間廣筵九丈深如其廣之數崇殺其深之一翼翼
[039-4a]
嚴嚴若化若湧就中塐釋迦藥師彌陀三像容睟盎纓絡交加其旁則
方匭長龕東西森向瓊籖玉軸充仭琳琅經律論藏部分櫛比共有五千
四百餘卷和尙以丁酉之夏六十初度諸山老宿爲禮華嚴尊經者五十
三衆皆安單于閣下規重矩疊衣裓肅然清淨道塲得未曾有和尙曰是
閣之成所以揚祖風示學者不可以無記廼屬偉業爲之偉業合掌而白
師言我佛如來演說三乘十二分教利益衆生達摩以拈花微笑之旨不
立文字而見性成佛蓋慮世人教相紛拏欲以掃除友蔓非謂鹿野苑拔
提河金口所宣一切空之也古德相承共𢎞斯義後來門庭太甚諍論滋
多或執教以議禪或禪而掃教識者憂焉今和尙從拈錐拂之中搜
揚眞典孳孶不倦於以撈籠今古震壓諸方豈不盛哉且成壞相仍世相
如是以萬峯之聖皇授記設法名山猶不免講席榛蕪勞後人之修復然
則貞珉之有鑱也其可已乎是經也出於干戈俶擾之際慬而𫉬存百世
而下知其孔艱是纘是述俾勿隕墮皆記事之辭所不得而畧焉者也爲
之頌曰
世尊天人師普說無上道傳譯至震旦是名修多羅毘尼阿毘曇不可得
[039-4b]
思議鄧尉古道塲衆山盡環遶有一善知識親遇金輪王手持玉庫經開
演一大藏百年化宮壞乘願乃再來吼若獅子威標正法眼臨擠大宗
旨文字本不留方便利衆生何所不融攝但能去縛不落義解門卽此
文句身足證圓滿智如來廣長舌八萬四千言於一卷卷中各滴醍醐味
於一字字内各貯摩尼珠䕶法天龍神阿衛在左右以此刀兵難末刼不
得侵將我貝多羅移入清淨界寶閣矗天起廣望千繇旬洞庭七十峯卽
爲耆闍崛震澤五百里卽爲阿耨池無量玅高臺變現彈指頃當知向上
著不碍于有爲覩像生敬心藉彼莊嚴力諸佛所說法億萬恒河沙究竟
歸虛空本來無一字見道不見山何處復有閣見心不見佛何處復有經
乃至法界中草木禽鳥等飛鳴與開落若以慧眼觀無非是經者經如紅
日輪旋繞須彌山照一四天下經如香水海舟航到彼岸湧出靑蓮花頭
目與腦髓有人乞施捨無怖亦無愛此經當䕶持能續慧命故珊瑚與瑪
瑙高過蘇迷巔瓦礫丁不異此經當寶惜能種福田故用此吿來者常生
難遇想薰心與注耳歷刦乃不磨我今作此辭毫端見如來刻之靈鷲峯
永永示無極
[039-5a]
   瑞光禪寺碑陰記并頌
瑞光禪寺碑者吾吳宮尹姚文毅公爲竺璠上人所刻辭也文毅偕相國
文文肅公大𢎞佛事而寺塔放光震耀遠邇於是供塔燃燈而太湖漁人
視塔影落處晨𦊨暮綸投輒罔𫉬夫世人止以放生作佛事故有縱簡子
之鵲捨孔愉之龜以求福田利益而豈知佛光所及皆有天龍鬼神保䕶
衆生以相利濟夫以一墖之功若此況我佛於忉利天宮建無量法幢之
寶光明遍滿恒河沙世界其于刀兵水火諸刼憫救度不知紀極文肅
文毅兩公道濟天下彼豈沾沾焉於太湖漁人爭網之生命哉誠有見
於佛法之廣大而憫末運空壞刼灰將燃非是不足以救之也自兩公没
後萬化變滅塔光旣息象教亦墮素孚上人爲竺公上足住持荷興起
其事而屬偉業書於文毅碑陰因係之頌日
瑞光之興始吳大帝赤烏紀年康僧舍利迭有盛衰至于元豊有宋禪師
圓照本公慧日重開法雲四照再啟鴻基力𢎞大道浮圖莊嚴放大光明
爲多寶塔爲王化城大同寺災崑崙山火世尊塵埃誰救諸苦我明之興
馭世金輪敕書賜建親下德音二百餘年得文相國宮尹姚公同修戒律
[039-5b]
有竺上人廣集衆因樓開白玉地布黄金寶印當胷神珠出掌乃見塔光
緇庶共仰非虹非蜆非煙非雲絪緼定水布香林二龍蜿蜒石佛示相
道樹交枝戒月對望長者施鐘僊人練火千層普照燃燈佛所一燈一佛
什迦分身大度濕生震澤之濱網莫𫉬漁師夜泣老僧難辨神魚得失
七十二峯若恒河沙浮般若鏡開曇花大道悲作清淨觀如燈取影
卽心成岸求魚不得得玅善果投竿稽首歸於佛土囚大海水人魚同游
彼網刦此刀兵憂刀兵刦起塔光亦止佛不能救人魚同死素上人者
竺公子孫代佛憫聽塔鈴聲更一紀此光當復伹崇佛事衆生受福
凡此衆生兵燹百城如魚漏網命懸釜鬵頭目腦髓皆非吾有胡惜外命
積金如斗佛云放生得長夀報況此燈光陰幽畢照仰視塔光如見兩公
乘願再來在佛光中善信皈依合掌喜捨視此刻辭以告來者
   重修太倉州城隍廟碑記
太倉之爲州也在弘治九年而廟始於二年其未爲州也則爲崑山州城
隍祠崑山州之祀城隍始於此乎日非也改也烏乎改崑山州治在今太
倉衛基泰定甲子始卽州之前立廟其後州治遷而廟之祀如故也今廟
[039-6a]
則爲元時朱清所建東嶽行宮孝皇在御詔毁天下淫祠知崑山事楊侯
甫以舊廟湫塵痺陋不稱於明神廼卽行宮改焉迄今二百餘年矣
甲戍爲崇禎七年廟之正殿災民用震動弗甯爰因舊址是荒是度棲主
之壇妥像之室斧而不斵堊而不華浸尋乎故觀矣刺史昌平陳公來涖
毎有事於神黍稷馨香靈貺昭格而以重霤之下反字不立中唐之
内甓磩未周體薦牲牢升歌象舞皆雜沓乎軒楹欄楯之内以更衣則無
其署以登降則無其階甚非所以肅恭將事䖍奉神明之意也於是闢殿
之南楹創爲前軒高其杗瘤廣其階除而丹靑塗墍之華栥桷垣墉之美
始煥然其畢備道士金某實董其役乃進而請偉業日是不可無記且廟
堧以公占復除未有刻文願并勒諸碑偉業再拜稽首爲之記日竊觀城
隍一祀甚有合於古之社祭禮自天子諸侯以下皆得立社今之郡縣卽
古之諸侯國社之制其所當立社之祭也山林川澤罔有勿從而城隍不
聞焉則又何也傳有之江漢沮漳楚之望也又日楚國方城以爲城漢水
以爲池記日秦城百二斬華以爲城因河以爲津而祀華于華州祀河于
臨晉彼豈徒以名山大川能出雲雨而致其祈報良以建方立國有設險
[039-6b]
之助焉易日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古者封疆之界山谿
之險皆所以域民保境而後世專藉城郭池隍以爲固然則城隍之祠其
卽山林川澤之祀而推焉者也明初洪武元年詔封天下城隍在應天府
者以帝在開封臨濠太平府和滁二州者以王在凡府州縣者以公以侯
以伯三年重定嶽鎭海瀆名依山水本稱而城隍神號改正題木主去肖
像焉四年特敕郡邑里社各設無祀鬼神壇以城隍神主祭禮於社有配
食祝融勾龍皆得侑享主祭者其配食之意歟然則以泰厲之壇爲掃地
之祭脩明配食而深有當于國社在令典祀城隍最爲近古雖百世不易
可也太倉神祠初屬崑山雖馮翊近地不得視和滁二州故不稱王稱侯
而摶土肖像猶存初制二百年來祈水旱禳疾病靈蹪燀赫具在州乘中
邇者江南兵燹破城亡邑無慮數十而太倉獨完且海波不揚艅艎戰艦
不得進泊於内地而金鼓之聲不作如有神靈呵䕶之者此所謂有功烈
于民者耶抑又聞之春秋傳曰人火日火天火日災魯之衰也占在雉門
陳之災也驗于鶉火社稷壇壝所以立國而𤣥㝠囘祿爲之除舊布薪此
必神之仁愛斯民懼其罹于兵火而示之警誡也今廟焚而復復十餘年
[039-7a]
重修陳侯敬其神以及其民風雨以時物無疵癘神罔怨恫生民以和可
謂崇德報功垂肹蠁於無窮也巳不亦休哉係之以歌日出天門兮九衢
淩渤澥兮姑餘揚霓旌兮曳魚鬚左驂蒼麟兮右秣神駒聲駍隱兮雲車
心攬㘘兮躊踳天地墋黷兮九州爲墟嗟生民兮安居捎螭魅兮射虎貙
豐隆扶轂兮列缺以趨奠此兮華胥田有稻兮水有魚雲巄嵷兮甘露
載濡坎其擊鼓兮吹笙竿進桂酒兮獻椒糈通權火兮高煙俱錫蕃𨤲兮
神宴娛
梅村家藏藳卷弟三十九終
[039-7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