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梅村家藏藁 > 梅村家藏藁 25


[025-1a]
梅村家藏藳卷弟二十五 文集三
 雜文三
   梁宮保壯猷紀
洪惟我 世祖章皇帝大統旣集王公士勲在盟府武成吿𩔖四海攸
同地大物盛其或有先服後叛則命將岀師往征之繄熊罷不二心之臣
是賴時有若關陜梁公西定雲中南平江海咨於有衆嘉乃丕績則 天
子以褒崇之禮答焉公旣拜揚休命躋上將列孤居安思勞懋修厥職
輒以其間追溯功次而籍記之曰臣化鳯待罪行間奉 神靈効任使常
懼濫膺賞率以不免於戾庸敢伐當時事以自言勲夫兵者 國之大事
當爲後世法苟不著我師之所以得敵人之所以失此非 朝廷昭示武
功與微臣訓勵將士之深意也謂臣偉業曾忝史官頗習其行事而屬紀
之以文旣辭不獲命則謹書提督軍務總兵官太子太保左都督梁公諱
化鳳字冲天一字澧源陜西西安長安縣人也中順治三年進士四年授
山西大同府陽和高山衞守備五年十二月初三日姜瓖據大同反陽和
[025-1b]
居大同東百二十里道臣郡丞主兵餉兩衞及城守凡三將兵不多城小
多震恐而公獨自如率其下繕完固守時天下新定山西爲京師右臂而
大同被邊不早擊恐有它應者故 諸王亟請行自反書聞七日而前驅
巳抵城下羽檄徴諸道兵需全軍至而後擊公聞之喜日兵銳且速賊不
暇成計擒之易耳會 王命發取陽和火器城中謀可使軍前者公請往
乃抽守兵及道臣中權卒合邊人子弟千人與俱既謁見軍門公長身倜
儻口畫進兵狀甚悉軍中目而偉之卽以其日從攻許堡許堡者眞定宣
府蔚州三路轉糧所取道賊用五萬人扼險餉且斷其城三面臨濠而下
礧木師焉多死二十日不能克 王召諸將計事日城堅莫如穿地道用
火攻崩之軍中曉習者誰乎莫應公班在後 王再問公念爲兒童時諸
老人說其事遂越次對曰微臣耳妄聞臣鄉用兵時誠有之顧未試以目
若 王命使臣者臣不敢愛其死 王喜卽命以行用其法城之倒塌者
十餘丈徑 馬入賊猶苦戰不休日暮其將郭二及五千人束手縛餘皆
死道遂開軍食以給 王大喜賞袍服㡌靴牛馬者再用便宜授大同掌
印都司𠋣重在諸將右矣六年正月大軍部署諸將所擊賊之反也以大
[025-2a]
同阻山而帶桑乾其支附阨塞有渾源州左右衞爲聲援它若蠭起之盜
架巉嵓穿谿谷者日寨日洞累令辟貫木譙者日樓曰臺築垣墉團鄉井
者日堡日莊雉堞居三之一雖郊堡而實自爲一城以扞蔽者日關千里
之内纍纍不絶公之克許堡也 王見公能用少擊衆厚遇公配之以各
路奔命之兵成一軍矣大同城北破窰溝者有二洞山溝巉削且深東西
長十里中界兩垣而洞在其巖腹南北對歭兵至則拒石戸而穿隙互火
攻擊我大軍游騎爲所傷公以十九日遇賊岀卽與鬬賊敗綠仄徑走入
壁上下皆莫得闚公於其顚懸索垂枯槎宿草乘風爇之賊薫急突而逸
我師遮其隘斃三百人生得李義張豹則大同偵騎將狙伺我軍者也遂
營於蕭家莊之西南蕭莊西瀕河河去大同東門三里我師駐莊就河外
穿三濠困賊賊望見來爭公三日七戰皆克塹乃就二十七日以 王命
從攻大同北關彼我用礟交相擊公攻其西它將攻其東城將隳矣賊潜
伏地雷於其衡俄而機發我師大賊開門犯我營奪礮時帳落延燒雖
火所不至咸若震裂公提刀冐煙燎進賊愕乃衂而去薄暮天大風軍
士十指皸公獨身搘賊不動雪甚大如升没馬牛目人舉足蹈坑穽公
[025-2b]
以五鼓還營不食者二日夜矣是役也火軍營攻具百有四十微公力戰
幾盡二月大軍既重圍守賊 諸王以一軍軍大同之東一軍軍大同之
西分擊州縣之不下者公以初二日受命攻渾源州州十里爲白河卽桑
乾水也河之北有韓村玉合張家三堡我營左距河右距堡逼處其中間
堡舉礮城上聲相應 王日師仰攻而堡人或蹈吾背危道也盍先諸命
公攜飛梯往遂以初十日夜半攻韓村詰朝未日中而玉合張家三堡皆
下凡一堡必兩戰共殺三千餘人渾源州開門來救巳不及公與戰再覆
其衆我師三日息以十四日三鼓進攻渾源西關賊背關城陣而待破之
乘勝挺戈先登賊巷戰短兵接數合殺三千人我師既得關州人出衆來
奪又敗之 王賞金貂文幣帉礪弓刀之物畢備并以及所部將劉應第
云賊自西關陷收其卒退州城拒守二十九日公以其間破賈莊城先鏖
於城下尸相屬旣上賊巷戰生得賊帥王平并其徒三千無噍類奪還我
馬之前失亡於賊者四十匹馬 王馬也三月之四日 王以公可專任
集諸營之驍果者以授公并將之蒐卒簡仗而臨渾源下令曰今日必拔
公急攻賊悉其衆再岀戰公再破之先登斬級二萬城平戮其帥方三唐
[025-3a]
虎渾大州也既下則我師以東略爲不足憂十三日趣其兵攻左衞左衞
居大同西百二十里道上有雲崗高山二城雲崗去大同二十里又四十
里爲高山强宗黠姓保其上 王旣過雲崗而舍下馬顧諸將日此城脅
於賊非眞叛可招而下也公請行 王日幾何人而往公日二十人足矣
雲崗北背山城在山麓而南臨河公䇿馬隃呼其陴諭之以善意則詭諾
而潜舉火殆欲擊公曳馬首分之不能中賊出騎五百步倍之來追公
嫌道追狹引之至平地返而奮斫殺五十人奪其火器弓刀孶畜明日
王視戰處嗟歎之日若勇未易當也公知賊恇懼身從一騎徑鞭其闔曰
堅子今又何故不服賊望拜日如死何公爲之誓而後下高山聞之亦降
二對山者當左衞之西北兩山夾立下爲深谿有洞二以抄我游騎故往
擊公先戰而後破之殪千人旣凱歸猪兒洼敵臺者賊五百輙敢半道邀
我公逆擊乃敗而入守遂掀其臺滅之𩀱山澗石洞有二亦以抄我游騎
往擊公先戰後攻其破之一如二對山云惟吳家窰者最險雜甯武雁門
偏頭及右衞之孔道山氓穿其中搜石炭嵗久㟏岈曲折賊竄處分九洞
我師取火器於關中經其地被奪公往擊路過刁窩寨賊有張目思逞者
[025-3b]
卽破平之而吳家窑則用巨礟碎石門旣入而猶死戰其屈彊如此公自
十五日至二十二日凡三舉翦諸谿洞先後斬級四千於雙山獲僞守備
楊林林吳家窑獲僞總兵王元泰皆以狥二十九日從大軍圍左衞賊背
城致死公䧟陣斬首五千賊潰收其卒入城我師進搏其堞賊縋而下鬬
公瞋目持矛衝突匹馬縈萬衆中鍪牟爲礮所碎身中三矢不動賊大潰
乘勝入其城將吏俘斬蓋二萬云衛東南敵樓高十丈上容千人雉堞與
大城等餘黨阻之不下四月之二日公取賊將周議李千梟懸之殱其衆
五百人左衞遂平右衞僞師張某自請於軍門曰願得梁公一言卽稽服
巳而說之果降蓋憚公威信也最公之績以取渾源拔左衞爲第一自細
口衣物下及畜産所賚無算由都司進三级爲游擊又進副總兵都督僉
事皆軍中便宜除拜已而定功得 旨以副將缺推用矣當是時大同巳
屢挫大困唯是關中之響應者兵敗過河竄於永甯石樓之間以入我汾
州汾望郡旣破賊大恣太原雖未受圍屬城多䧟汾州之賊以十萬人保
晉祠晉祠去太原五十里姜瓖遙與合遣其親信姜建勲者爲僞巡撫扇
動習人心以搖省會我師之援太原者當繇三關以入時山西闔境反有
[025-4a]
突圍終不能岀乃中夜相混戰我乘間先奪其城質明而賊改計則已無
所歸矣於是中外合擊賊大潰我長刀之殺賊者日光激石壁以返注視
之如龍遶電躍的爍驚閃數萬之賊息盡矣公之斬馘以萬計建勳及
其所置監軍以下官皆死公亦鎗中其左臂右髀中一矢傷然聞平陽之
亟也往救二十九日賊以數萬衆方合圍公䧟陣殺五千人圍乃解平陽
吏民爭出牛酒醳兵公引去爲且用事汾州汾州賊帥沈海恃其同惡者
衆我師以六月之二日至而海遂開門岀戰公擊敗之海走保其城不下
公以 王命行略地收諸塢壁曰近同堡曰呂家堡曰張家堡曰馬鎭堡
公以十五日十七日再用兵殺千三百人皆下之其攻馬鎭堡也孝義僞
總兵張爾德者來爭孝義去汾州三十里沈海倚德爲左右手故欲以示
武於衆公怒曰我不汝擊而撓我乎逆與戰殺千人亟躡之遂薄其城下
爾德匿不岀還二十日以其間攻蘇家堡殺五百人下之 王命再攻諸
堡公曰攻堡不如攻縣 國家所重在得地而愚民避死以保其壁彼見
邑城下且自服庸足多治乎遂以七月十七日復進薄孝義先與戰於北
關城殺五百人遂得關明日進攻邑城䧟執爾德及僞署平陽道張偉殺
[025-4b]
五千人孝義賊巢憂反覆 王自營於瀕河之八十里而命公入據其城
扼頭領以專進取九月之八日沈海潜師出城以遠襲大營 王之持
滿待公聞信亟躡其後爲夾擊賊大敗輿傷痍入復固守十四日 王益
發兵環攻公力戰先得其北關馘二千遂門於北門賊突圍以擊門者公
與戰殺三千人先登汾州潰賊多從西門岀奔葫蘆峪以復還永甯石樓
海則由東門遁去收亡合散尋破潞安卽其衆也蓋海勁賊致必死頼公
力戰斬殺萬計始克汾城故軍賞不與它將比凡衣物馬匹鞍轡者再加
金鑱箭一以爲云當賊之在汾也諸民塞率與之通汾旣平則以其間
爬梳塢壁之攜貳者二十三日攻曹家堡殺八百人二十五日攻記古寨
善信堡共殺五百人皆下之於是介休平遥祁縣徐溝皆降惟太谷長子
爲沈海所委將堅設守十月之四日公去攻太谷賊將蘇升者出城戰公
手斬其前鋒梟雄者十數所將卒鼓譟乘之殺千人賊入城守公蹙之賊
宵而突我公踣其銳卒三百賊氣奪明日公先登馘五千生得升十五日
 王命公引其軍下潞安東南岀盤陀口由沁州虒亭驛長天關屯留縣
賊先於數地皆置兵聞大軍至罔敢弗佚其人民率望風附公駐馬勞來
[025-5a]
之沈海聞之褫魂魄遁去遂復潞安匝月迅掃兩大郡全晉震讋而山民
之深險者猶爲梗公以二十一二十二日連拔馬蘇趙民寨者三皆先與
戰後破平之計三寨共殺二千一百人郭家寨卽日開門降看寺寨者有
賊千人與同守恃其險不服二十五日公進攻賊出戰殺五百人遂圍之
攻急賊復岀戰公右髀中一矢裹創力鬬殺千人始克 王日山寨既平
亟引其軍攻長子公病創卧先所部將仝光英談忠往擊旣數日不下公
嚄唶日我當自行耳十一月之四日晨而至夕而入其城所殺五千人光
英忠用力戰賞於是諸將皆服九仙臺者山斗壁我騎不得上太谷長子
旣下潞安餘黨無所歸率奔臺以拒險沈海在焉公以二十一日訖十二
月之二日火攻晝夜弗休誅其渠率郭天佑郭加友羅眞崔海川武二劉
某等鑱阨陿而平之沈海窮蹙降傳詣之王軍中得不死於是從大軍定
平陽又定澤州澤父老以公賢將寛厚願得之以安集百姓公平關梁嚴
候望通商旅輯流移間討平陽陵川殘㓂令所過弗得有所侵暴居四月
澤民大悅七年三月 王命公獨以所步兵攻賊將田虎於牛鼻寨寨踞
大山居齊豫晉三省之交有多河里者去寨五十里在山半賊壁一軍爲
[025-5b]
拒守公進擊馘三百破之賊還山增兵復戰又破之馘五百乘夜襲我公
設伏於山澗又大破之斬獲以無算傍寨有西山賊將袁忠者來救公與
戰馘百人生得忠又次日山東賊將李虎者亦來救馘五百公單騎手弓
親射之虎矢貫其脛幾被獲伏草間入山溝中得脫走田虎自謂援巳絶
知必斃乞降弗許四月之二日平其巢焚之餘衆尙有一千五百人殱滅
之殆盡還報晉城悉定軍罷歸公功凡下三郡一州五縣二衞八城十堡
八寨三臺十五洞五從 諸王分地進兵大小七十七戰斬級以累萬擒
僞總兵以下二十人僞巡撫一人僞平陽道一人公初以孤生起裨校乘
沿邊一小障所將不過二三百騎非有豐沛之舊爪牙之重以爲之藉也
猛氣憤踊思以効其尺寸常身自決鬬斬將艾旗趍利深入崛起下僚在
諸將之後特以勇聞今公之功名著於東南貴重矣間酒酣談其山西時
事解衣指視諸將日吾常攻某城某堡矢著我之臂與兩髀流血至踵褁
而復進今其瘢固在也噫嘻觀 朝廷所以用公與公所以自致者豈偶
然哉八年二月論平晉之賞 詔補公都督僉事副將管參將事治兵於
蕪湖采石自河東底定中原無風塵之警而閩海方用兵我南征之師絡
[025-6a]
繹於江上蕪湖采石實江之鎻鑰 廷議思公成効廼不留於西北而輙
移之東南良以簡練形勢厯試其材而用之也公所轄甯國太平爲山郡
其間石臼鷺鶿二湖亦一逋逃藪也有楊萬科管有縉楊天生者恣甚撡
江李中丞以屬公公因嚮導授指蹤不兩月而三人授首昔人謂以王師
討水㓂則難以水㓂討水㓂則易出權制變用我短以制彼長此雖於公
爲小事識者固有以推之矣當是時江甯居重御輕控引南北固山額眞
石公滿兵提督哈公漢兵提督管公皆以元勳重臣任保釐領宿衛視古
之大都護而制府有馬公鳴珮中丞有張公中元撡撫有李公日芃以文
臣典機宜餫餉自安慶以至於揚州鎭帥碁置而江南特設一大將兼制
四郡治松江又設一別將專備海口治姑蘇後移治崇明蓋以海㓂鄭/成
張名振圖自閩窺浙自浙以窺江南故先事修完分地以爲之備也 天
子旣用撡撫請謂公東南再著成績宜其官卽拜公爲甯國副將視事一
載十二年秋張名振犯崇明之平洋沙蘇州總兵王燝不儆於職守旣報
罷發代未至而賊急制府謂此任非公不可謀請之 上眞以屬公而用
便宜俾公攝理爲漸先是大司馬以七月啓事仍以副將換任公於浙東
[025-6b]
谷口以牽制我師張名掁自率親兵數萬攻圍高橋土城公日此要害地
不可落賊手飛馬而馳之揮雙刀左衝右突衆乗之賊大潰殺甲首一千
七百三十有五生俘李七等八人奔還蹂躪不及舟而溺者累萬賊氣大
沮制府馬公以聞有 詔錄其勞而浙撫緣定海需公急趍檄日至浙撫
秦公世禎向固按江南有聲者也秦公之言曰吾非不兼念江浙舉足便
有輕重然官有局守不可違也地有封圻不可越也將軍受命甯海而爲
江南所留豈有 詔許將軍乎將軍速裝無稽簡命馬公之言曰江南與
浙中唇齒賊精銳盡向姚劉吾巳摧其前鋒便可乘勝疾擊此豈有兩賊
而可以分地誤之乎公亦自以得賊要領思遂其前勞召諸將吿之日吾
了此不過旬朔若以浙中簡書舍之他去是爲便文自營緩追佚獲非吾
與諸君力戰意也馬公聞之大喜於是搜勦平洋之策始定計崇明見兵
三千有餘又益以撫臣親將及劉河福山分撥之兵數僅及千它馬之選
以佐軍者亦不過百匹而鄭成功聲言挾其三十六鎭從舟山北犯幕府
深以爲憂公則曰施翹河戰艦逼城賊不能直前跳盪小洪水栅無慮三
百餘艘吾遣人偵其幢牙浸尋乎分䑸南指是殆將走也急擊勿失馬公
[025-7a]
誡之以書日賊或見嬴示譎伺我之空壁逐利而潜師卷甲從它道趍城
卽崇明危矣公曰吾不一舉掃滅待彼泥居穴處怖而主計賊且何時定
哉於是分兵斷後晨炊蓐食徑造平陽小洪見賊連檣置栅首尾相銜萑
菼之間易爲風火爰施巨礟擊之須臾煙焰漲天延燒灼爛公親跨馬櫟
陣生擒賊首許奇潘忠等餘衆倉黃欲走風帆累咽未行我中軍游擊李
廷棟統水師突入其中大呼奮斫裝竿施拍敵五舟應手糜碎大潰而去
平洋之人攜老弱觀於道周若崩厥角喜復其所公乃拊循疾苦諮諏
險塞以爲是沙也上通於郊牧中隔於小洪以潮汐爲進退若因水波恬
緩塡而爲堤俾我方齊轡應援時至賊舟雖有闚者到而稀矣諸將皆
應日諾或日此大事當與制府謀之公日公家之事知無不爲職也必報
可而後舉乎於是李廷棟等率其將士距躍受功公親屬役賦丈以爲成
命當是時鄭成功遇風於羊山舟船漂没遁囘島中江南之人賴公之
力得以安堵無恙制府旣條上前後戰功因言舟山見爲賊巢崇明咫尺
虎口求其功效白著人地調習舍化鳳無可安全吳者願卽用爲蘇州總
兵官且日化鳳向在雲中血戰數十曩時行間諸臣今與臣共事者多稱
[025-7b]
其奇積資酧庸宜班上將非徒以一戰而邀不次也 上旣下之所司先
是蘇州總兵樞臣早奏用張承恩故於制府所上持其章弗許 世祖時
方以海上爲憂察公忠勇可任見部議却之日將如化鳳何故弗用而別
求之耶乃命改補承恩於它任而公陞都督僉事鎭守蘇州繇 特簡也
十三年之正月新將立號於軍中自候奄以下無敢不庀其職戎事修舉
而平洋沙堤功亦屈於成神相厥勞人無怨讟又於其壖灌田千頃收薪
蒭以作軍費吏民刻石誦德其詳在碑記中馬公時巳徵入京師新制府
郎公廷佐開濟多大略一見公重之先以堤成入告言公所建於地方甚
便旣而親巡海上遍視墩臺布置中夜烽堠分明太息言日吾 國家九
圍有截區區小豎弄兵所恃舟楫之利耳今誠採江浙諸山之材大修𨷖
艦募江湖習流以充柂工櫂卒得如公者整齊而用之我豈復憂賊哉遂
繕疏以請日漢武鑿昆明而南越蕩平王濬造樓船而江表歸命水戰固
西北之所長也况東吳乎臣至海上見蘇州總兵梁化鳳戰守具有成畫
大將材也願練水師一萬五千人拜化鳳爲大帥統之其下分立兩協十
營應用水艍船五十大沙船二百兩恊各設一副將一將領二千五百人
[025-8a]
十營各設一游擊一游擊領千人水艍一載兵五百沙船一載兵五十總
以受化鳯節度崇明旣形便之地吳淞相望六十里化鳯即舊地建牙而
兩副將就近聲援成輔車之勢計無便於此者 天子可其奏訪之所司
許練水師一萬置帥與副如所請而減游擊爲六員水艍爲二十沙船爲
六十挑各營將士之趫勇者配之搜贏羨捐贖鍰主給都舩工作有不足
則大司空斥水衡錢以贍用公仍原官進都督同知改蘇州水師總兵於
十五年二月之十日禡牙誓衆講求技擊收召烝徒將以修伏波之壯圖
勒龍驤之勁旅然而越舼吳舫問諸有司蛋卒鮫人求諸蠻隸自非足其
金錢假之月橫海一軍未易以猝集也鄭成功張名振自平洋創於火
攻羊山錢其風鷁魚逃鳥伏處經年無復過南沙一步是也軍候詗
知其復謀内犯公既盛爲之防八月之十有二日賊前驅巳過界上已而
風大作輜重再於羊山覆没賊渠妻子俱死視前嵗失亡爲多公乃大
饗諸軍告以 本朝福祐自天海若風師咸爲國効順而知賊之滅亡不
久也廼蠢茲小腆猶未悔於厥心十六年五月之十有二日鄭成功親率
海鶻三千蟻徒數十萬擊鼓呌噪及於稗沙意在直闚江甯畏公必特其
[025-8b]
後用其黠數詐遺間諜以疑衆公立梟其使焚書於門將士聞之無不賈
勇游擊仝光英把總高攀先俘賊候丁秀宮龍二人以狥把總潘大才護
委輸於七丫口遇遊艇而鬬遂奪之生得陳義等二十四人守備高士英
出兵近港追賊𫉬其犁手斬賊將陳楨生得曾進等十有一人崇明沙
洲演迤如循衣裾緣岸爲曲折公察其可登者埋竹落而銳其上賊
跣足觸之輙傷公又倣古巢車之制創木臺二百有二十於其顚建三徽
授瞭者以升而令之日海䑸近者揚一徽泊沙洲者揚二徽將登岸者揚
三徽亟傳烽告警我應援之兵亦且至若無事則休其兵去海十里而舍
傳餐解甲息其力而後用之百姓有羲勇自効者公爲之聯步伍申訓令
收得五六萬人俾各持一幟視兵所駐又遠三五里藉其聲勢爲疑軍教
之日吾非令若輩親自格鬬賊至但譁釦而鼓鈞聲以助吾戰耳忽恐諸
將入言事公固示整暇方與客圍碁譚笑手巵酒以賜之日若主守吾主
戰有急吾以中軍策應毋爲先自擾也賊雖自恃其强終莫能測以此留
屯浹日移其舟泝江北引公矯首歎日使吾艅艎巳辦當盡殲之洪波之
中今以有司征繕之不時雖擁水師虛名仍於陸地逐賊故所効若此豈
[025-9a]
我志耶尋聞瓜洲鎭江失守賊別將狥九江姑孰者吏民私相影響姑蘇
一日數驚江甯告急之使馬皆有汗同時大將之擁兵者按甲猶豫据分
地爲解公則投起曰賊烏合亡命掩吾不意故得逞其狂狡耳吾地方
磐牙根固諸鎭林立賊入其中跳踉妄作何能爲耶兵志有之日將驕必
敗今彼驕矣逆徒自送死而可弗之擊乎會中丞蔣公國柱巡按御史馬
公騰升各以其檄趣往救而御史則以兼固根本語不甚堅蘇松道宮公
家璧盛言都會之與海隅孰重孰輕退舍之與救國孰得孰失其指尤切
公小心叅詳遂拜表决行先是制府下虎符副將袁誠岑應元者公吳淞
水師部曲也以四千人往矣公帳下親校六營營千人是行也左前營陳
定仝光英留之居守中營曰李廷棟右營曰劉國玉後營曰周垣奇營曰
王龍公傳令辦嚴六月二十八日率四千人渡海與中丞會於吳門時丹
陽以上賊候充斥中丞謀之公曰彼盡銳前攻累重在後吾收京口奪金
焦焚敵舟而西上則嚴城之圍不戰以解此救江甯一奇也七月十四日
次於丹陽中丞居前李廷棟王龍率兵從公以二將殿晡刻四得制府羽
書公憂會城危迫法當先捍頭目京口又居其次顧謂劉國玉曰汝從中
[025-9b]
丞保丹陽塞奔牛之口遏賊東下而廷棟龍撤以自從日且入部署中後
奇三將之兵銜枚夜進十五日遲旦過句容句容丘陵曼衍草木蒙蘢公
疑此必有伏搜於谿谷之間戒左右整仗乃過旣過舉鞭笑謂其下日賊
何知反使有數千人蔽林扼險則吾能安行無恐哉速驅之賊巳在吾目
中矣是夕漏下三十刻抵江甯守陴者傳籌入報制府命開正陽門以進
師都人皆喜賊據白土山以駐軍取行栗毀屋材櫛比而栽視版築爲加
固置旃以爲門張幕以爲舍立表以爲名曰木城大小七十餘處其鬬
士兠牟重鎧鐵面具者三萬人長鈹前盪者次之用矛用火懸挽强者
次之海師習流其水軍贏糧私從者爲下分其兵屬二總統五提督一提
督所轄有五總兵而鄭成功左右自立五護衞每護衞一總兵其中軍掌
五府印兼制諸提督號親將江甯之西北獅子山視之若狻猊之蹲踞鑱
其根而甓之以爲城其門日儀鳯去門十餘里爲江江之内闠聯闤比又
襟之以長河有石橋翼然其上儀鳳之馳道當馳道北旁逹於河口又
一橋鎖之此走白土山要路也鄭成功以形𫝑視儀鳳爲可攻則遣僞總
統余自新暨二總兵結五大營於門外後皆據街前距河而自新則斷石
[025-10a]
橋以樹木寨塞要衝絕樵采向城闔而置陣又恐我騎兵之或突其背也
則設横枑於市之中遶而連栅之出入者弓刀轚互焉重鎧鐵人之從者
一萬造雲梯七百高十丈自新聽卜云月日不利按甲便時而後攻公之
至也登獅子山以望賊曰此地前阨後阻不可以用衆逆徒雖盛其當吾
不過數千但一處摧敗勢必自散草烏合臨陣而囂以吾料之可一戰
擒也遂以二十三日獨將所屬三千人又提標左營徐登第等分爲三道
出擊漢兵苦不得多馬公亦思徒步逐賊無所事騎迺命戎旗遊擊朱鴻
祚郝進孝率馬兵五百專堵北道之橋口曰我戰而白土山有一騎過此
者汝死之中軍李廷棟從南路過河賊遇於隘不得逞則裨將常春等身
先壯士以登民屋用强弓注矢下射所部卒皆登騎危大呌撤瓦甓以投
賊多中而周垣亦以後營之士瀕河漘向北殺賊戰甚力公則率奇營王
龍等從中路指自新而直進爭橋龍素膽决輕身若飛戰急囘顧而公提
刀逼其後遂挺而大呼踊於枑而騰捷躍入其所樹木城兩營士之破賊
者亦會皆帶甲泗水亂流而趣橋賊五營畢潰鴻祚進孝分其騎偕督標
遊擊白士元以鈔斷賊舟賊以無舟旣不能濟而其營東西連柵數十事
[025-10b]
急適足以自斃我師從而燒之因焚屋之勢以行屠滅五六萬人又手麋
爛無或脫者陣獲僞總統余自新一人僞總兵二人斬馘以萬計枕屍塡
籍俘執者反接纍纍收其資仗甚夥此儀鳯門之第一功也我軍聲旣振
制府及滿漢大臣議以詰朝滿兵岀城而西漢兵出城而東期至白土山
而大戰白土山蜿蜒有率然之𫝑鄭成功結大營於東山之首而用張文
達爲中軍賊營稱張五府是也所謂僞提督五者前營黃某後營翁某而
左營馬信則我叛將也右營萬里中營甘輝唯馬信統水軍於江餘皆連
營西注鄭成功當我神策門張文達結屯在近次爲翁又次爲萬而甘輝
最西當我金川門它小營數十星羅攅布自余自新被獲固已人人惴恐
矣公之分地而岀也以五鼓開神策門李廷棟周垣王龍徐登第朱鴻
郝進孝皆從又益以副將吳淞袁誠九江姜騰蛟叅將金山張國俊誠故
公戲下前所云先至江甯者也已進軍而滿洲大兵之出金川門者以檄
至誠與國俊隨奉調往公迺率七將之兵循山後抄出已登山公迴顧賊
船之檥江津者岸上列有營落軍人或起或卧呼周垣指示之日此皆其
老弱柁工楫土居半吾擊之必走走而束苣以燒其船此斷賊後距也汝
[025-11a]
山相埒賊舟初連栟閭大紲繫矴江津火至抽刀斷纜欲走惶急間奔還
之卒游涌攀號乘船屋者用戈矛撞擊不受我提督管公又從而躡之辟
易滿洲大軍畢會數十萬之賊席卷雲散矣公捷書先賀平賊幸以三千
人破賊十萬此皆 皇上威靈滿漢大臣指授非臣愚怯之所能及末乃
詩進軍曲折極言諸將勤勞其略曰臣本不武謬叨顯授得展銖兩之報
不足酬 恩唯是將士之從臣者登鋒履刃出萬死以立微効臣敢不爲
 皇上陳之乎二十三日儀鳯門之戰南出冐圍乘屋檁憑高射賊者中
軍游擊李廷棟守備常春以下則劉大受張撫民張國傑張廣土提標遊
擊徐登第以下則馬之驤王永禎劉定法姚順孫世堯也循南岸瀕河向
北殺賊者後營游擊周垣以下則高士英張光先閔溪陳舉趙通國武文
煌也中路䧟堅身先躍入木城者奇營遊擊王龍爲首功餘將乘之入則
楊懋經談忠任九玉楊起龍劉虎陳子龍董得伏謝有成方震乾梅占魁
王顯明王加貴也别路主擊賊船以分其勢者戎旗遊擊未鴻祚郝進孝
以下則戴存張奇馬崇德梁忠劉孟忠劉世虎張明路良輔劉應魁牛得
水王義鄧雲王世望王應登也二十四日神策門之戰以臣意分軍從李
[025-11b]
廷棟王龍於觀音門殺賊者有王大成楊世昌劉福周垣登山復下抄斷
賊船所與偕方震乾爲隨征守備而李英王虎王明觀曹良郝虎路良輔
張自龍牛得水又震乾所將高士英張光先任九玉趙通國則後營之將
以垣故畢從臣領屬朱鴻祚郝進孝徐登第等以大戰當賊勁處有功將
吏尤多自中軍守備常春楊懋經以下有劉大受張撫民閔溪談忠張國
傑張廣土陳舉劉虎等而隨征官梁鼎李尙文陳嘉福梁忠鄧雲武文煌
戴存單岐山張奇馬崇德談全王明魁張明張雄潘淸劉世虎劉應魁王
加貴王義沈燧李光榮劉一才童光代黨鼎昌梁虎劉應第張繼禎耿如
掄梁彪等皆以材官搏鬭効力前行满漢大臣立軍門以騐所獲李廷棟
身得僞總兵張祿王永禎身得僞中軍提督甘輝王龍身得僞總兵郭良
玉謹分條以上功簿 世祖省章大悅以公連戰獨克宣捷書以告遠近
於時江上諸城皆以盡爲 國守公以二十六日追賊至金山而劉國玉
早從中丞蔣公收復京江矣噫嘻賊本沮洳么麽之人萬分何慮然苟將
牢不擊屈彊江湖之間以詿誤吏民譬諸爝火濫延疽癕内食浸淫未有
攸底 朝廷不得已而至於用兵則我東南之民勞費巨億肝腦塗地者
[025-12a]
又不知其幾何矣然則今日江湖生齒煙火晏然誰之賜也公之德豈不
大哉公之在京口也念崇明城守庳薄賊雖新敗其退而過海上也將必
致疾於我謀諸蔣公以往救日吾將士與馬半留會城惟劉國玉恨不與
江甯之戰思自奮而王龍勁捷卽奔命不爲疲乃召二將拊背而遣之曰
汝與福山遊擊陳國隆先行我卽趣餘兵踵發八月之七日龍國玉渡海
甫入其城所將卒及國隆未及濟而賊舟大至登岸栅木爲城由天妃宮
石家灣達於城闉寨以十數我城中諸門設守三鼓賊於西北陬下土囤
挨牌列紅衣礮而舉火轟聲震裂不休明日日中西城傾圯百十步賊擁
梯衝過塹將登劉國玉仝光英拔戟與爭礮碎其城堞弗爲動王龍同心
扞備賊之攀堞上者皆爲白棓所擊國玉手所格殺尤多久之引卻光英
國玉亟乘其疲率裨校王宗出戰殺僞將五人兵千人大奪軍資火礮邑
令陳愼收民扉築土以補壞處城守復完十二日諸將共岀天妃宮燒屯
斫賊賊乃過河焚橋拒我不敢復至城下矣公旣遣二將而懼弗及已則
乘遽而馳以初八日至於海口登敵臺以望氛聞攻圍之聲心營往救苦
從兵少而無船公收得民舟八十艘就見將張登揚高士英楊經劉應
[025-12b]
第而激厲之日如不以少擊衆吾江甯何以破賊是日中丞蔣公亦至迺
以十三日於七丫出海白茆港有賊伏艦百餘見之來邀沙葦中斜岀如
箭我長年捩柁向賊中流呼日鬭來公與蔣公聞相持而近知其遇賊別
部且戰且前已而我師舉礮碎其四舟殺五百人追奔三十餘里日已晡
遂不及達於邑岸崇明早巳瞭帆影聽礮聲守者乘堙讙呌施翹河之賊
相顧錯愕日救至矣亟拔帆起行守者出奮挺要遮鈎止其走舸盡奪所
棄木寨鄭成功方踞牀在岸歸衆擁之入舟僅得脫大爲追師之所訽本
圖刷耻而又甚之蓋江甯之戰膽落氣固料其不能持久然非公預添
防將權遣救軍則何以倉黃呼吸之頃變瑕成堅用聲爲實如是其神歟
初賊之敗也切齒歸怨毒於公謂此邑諸將之所并帑率奔徒致死以期
必舉巳而再挫垂翅思歸遂絶意於内向知者謂崇明墨守永奠江惟不
徒在於一城也公再䟽奏聞 先帝以公功兼累勝守更萬全寛朕南顧
之憂掌我東門之管特下 璽書勞公并將士之與干掫者奬勵備至尋
以制府定勲招司馬按 國典 天子再有加命授公三等阿達咍咍番
世職進左都督太子太保賜公錽金盈甲一副蠎面貂裘及貂㡌貂短掛
[025-13a]
各一并擦面靴襪錽金玲瓏寳刀其鞓帶所佩紛礪之物皆具上廐馬一
疋鞍鞦轡皆用錽金玪瓏鞬服插弓矢者亦如之它若副將以下進勇爵
班袍㡌克敵者上等扞圉者次等所以爲賞賜不貲無何公擢江南提督
綏懷簡束大得軍民之和又踰年 今皇帝卽位念公功大賞薄加投三
等阿思哈哈番襲替八次特諭公統轄全省重其事權公拜受 勅書於
庭建幢棨列笳吹大陳尙方服物以彰 君寵軍吏杖刀立靺鞈而前
趨者萬人公慨然顧其賓客日吾山西一裨校耳蒙 恩以至於此當江
甯轉戰時身膏原野勿惜豈知綰上將之綬金貂文駟馳驅於九峰三泖
間哉惟翼翼小心敬恭弗替庶効涓埃以無隕越願與諸將同之也偉業
厯覽史傳因成敗以審用兵竊見爲將之道山川險易異宜風俗剛柔異
習西北則主乎堅悍東南則利在剽輕故廉頗謂趙人吾思復用曹公欺
猘子難與爭鋒蓋人材地勢之不同使之然也求其短長迭施奇正錯互
者詎有幾人乎今公山西之功專於攻江南之功專於戰爲裨挍名出大
將之右爲大將身在士卒之先用革與用木而俱長將騎與將步而兩善
斯所謂智勇有餘而略不世出者也誠編之典冊表以丹靑匪僅無愧乎
[025-13b]
昔人抑且有光于前烈請得比而論之當其渡桑乾下勾注揚武乎靑陂
白道之間張耳之禽夏說絳侯之斬陳豨也定西河平上黨耀兵雀鼠之
谷振旅天井之關武安君之走馮亭淮陰侯之襲魏豹也大航教至東府
城開白石錢其空屯赭圻掃其餘燼陶士行之誅蘇峻李藥師之破輔公
祏也龍江戰氣鴉浦軍聲窮㓂逞五火之攻孤城保三沙之固楊越國之
追高智慧王少保之取邵靑也偉業嘗筆侍 世祖於西苑仰窺 睿
算得御將之道善任知人寛銜策以求干城厚祿以收心膂其論賞也
不以親近而或溢其率不以踈遠而稍絀其科用允孚於折衝無大無小
罔不用命若夫受脹專征之臣能以肺腑勳賢同心一力計功之日得皇
甫不伐之風全宣子皆讓之美傳曰師克在和以公事徵之尤信夫王師
江漢之滸召虎也詩人本諸宣王元和淮蔡之平李愬也史臣歸之裴相
鋪陳主德推揚股肱此載筆之責而居功者之心也偉業承公之命敢備
著其事竢他日 上請以藏諸故府昭示於無極康𤋮四年月日县官吴
偉業紀
[025-14a]


梅村家藏藳卷弟二十五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