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有學集 > 牧齋有學集 42


[042-1a]
牧齋有學集卷四十二
 賛
  觀世音菩薩像賛
我聞大士昔因地從聞思修入三昧佛■文殊爲證
明𨕖擇圓通爲第一揀人天二乘機唯取佛音而
設應音聞敎體在此方以是隨機普攝受衆生往昔
聞妙法今現聲名文句身隨順世間屈曲聲種種音
塵起分別而今妙音了不聞如耳聾人聽伎樂無聞
無慧人中牛誦帚多生鈍根在稽首妙音觀世音早
以聞熏加被我令我通達淸淨敎還于文句而悟入
[042-1b]
一音普稱周法界聞修羅琴得解脫二十五輪竝圓
通單複綺互無差別譬藥𣗳王愈偏病如意珠玉隨
意與瑜珈相應十七地聞思修地具三乘僧伽夜升
覩史天親聞慈氏如是說攝我妙入圓通海了逹殊
勝三摩地毘盧樓閣一時啓稽首觀音觀自在
  關聖帝君像賛
絶倫逸羣鬚髯奮張虎臣赳赳國士堂堂勒蜀山之
鐵銘兮昭囘漢鼎誓長沙之銅柱兮離立扶桑胡刀
投而江沸嗟璽出兮山芒吁嗟乎威震華夏義薄吳
蒼人心天日遺訓煌煌受佛付囑屹爲金湯肩䕶法
[042-2a]
之韋將踵衞世之四王人之欽公者以謂老瞞裭魄
尤遯藏龍華㝠錫爲帝爲王不知夫玉泉老衲片
語擊傷雲中授記刀下承當夫是以斷修羅趣歸𨕖
佛塲千秋萬劫常依如來座下領八部而齊三光
  紀鄣婦賛
左傳載莒有婦莒子殺其夫老託紀鄣紡焉以度
而去之齊師至則投諸外齊人夜縋而登莒共公懼
啓西門而出齊師遂入莒考杜注紡以度城者因紡
纑連所紡以度城而藏之以待外攻也古者謂去爲
藏去卽藏也壯哉斯以一老婦人敵怨國君紡纑
[042-2b]
投繩報讐所天豈非節俠偉丈夫哉莒去華周杞
植妻未遠班固古今人表載二婦而遺莒劉子政
列女傳下及于弓人之妻周郊之婦而莒婦無聞焉
摩挲頌圖名氏翳然秋牕落葉颯然感懐作紀鄣
婦賛賛曰
老婦規報國君連紡縋敵莒子夜奔女娃湮海
自悼其溺豈殉夫讎國孟堅失表子政闕記
自非丘明孰炳靑史茫茫宇宙繫此長繩忠臣壯夫
盍縋而登
  漢新城三老董公賛
[042-3a]
孔子成春秋後二百六十四年項羽使九江王布殺
義帝于郴漢王兵至洛陽新城三老董公遮說漢王
王曰善非夫子無所聞於是爲義帝發䘮祖而大
哀臨三日發使告諸侯願從諸侯王擊楚之殺義帝
者董公之言出春秋大義昭掲于天下而羽之爲亂
臣賊子定而天下之君臣父子定百千萬世之君臣
父子亦定禮曰臣弑君凡在官者殺無赦子弑父凡
在宫者殺無赦殺其人壊其室洿其宮而豬焉公羊
傳曰春秋君弑賊不討不書葬以爲無臣子也君弑
臣不討賊非臣也子不復讎非子也君弑賊不討不
[042-3b]
書葬以爲不繫乎臣子也春秋之大法記于禮傳于
傳沈晦于戰國亡秦而楚漢之際乃擘坼于董公彼
董公者扶天樞立地極整人紀其諸尼丘之耳孫與
其諸左丘明卜子夏之宗子歟漢祖之夫子之宜也
生乎百世之下遘君父之難不討賊不復讎而復不
忍自絕于臣子雖董公若之何盍亦祖而諸謹作
賛曰
仁獸西至彗星東布春秋告成亂賊斯懼魯壁自
方然度周至漢竹帛未宣三分地坼九江天高
羽殺義帝如燎一毛董公昌言名其爲賊重瞳䘮明
[042-4a]
暗啞禠魄縞素發䘮天人震驚軋乾撼坤肇造漢京
北軍滅呂漸臺僇莽炎精不沫四七重朗陋哉小儒
矯誣錄圖水精赤帝指應漢符堂堂正正一言興
爲漢制法實維董公端門之命豈不在兹尼山縹筆
寶式慿之偉矣斯人儒者之雄繁露後賢敬孫瞽宗
春秋不亡宇宙不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報慈圖序賛
壬寅冬余八十餘生中寒病足繙弘明集遠公與桓
靈寶往復書問至沙門晝敬論末簡覆卷嗚咽旣而
思陶淵明不應徵命作天子諸侯卿大夫士庶人五
[042-4b]
孝傳實唯其時遠公以忠淵明以孝悠悠千載孰有
知兩人心事比而同之者耶靈嚴退翁和尙旣爲其
父母立傳香晨燈夕有懐不忘小師越祖請畵工爲
輪珠小影曰報慈圖而退翁復爲之序傳稱孝敏先
生竒偉節烈男子每觀楊忠愍傳竒罷酒語子弟以
忠臣孝子相勸勵乙丑八月病臥江村蚤夜呼憤而
卒廬山之嘆贅旒潯陽之悲重萃斯人也殆有曠世
而相感者矣退翁旣而截斷衆流長揖三界而報慈
拳拳奉忠孝爲正令豈非以忠孝種性卽佛種性悲
慜斯世多小忠不孝作最後無佛種人不惜號呼告
[042-5a]
報與我聞天帝與修羅戰觀察閻浮提人忠孝臣子
爲益多者卽天侶增威而喜否則天衆减少而懼吾
夫子著孝經成曾子抱河洛書夫子縹筆衣絳單
衣罄折向北辰告備於天天帝受佛付囑祐助忠孝
唯吾夫子知之故告備焉告備於天卽告備於佛也
世之儒者徒謂孝經爲開宗明義之書吾夫子告備
之深意懵焉不察崇佛乘者推 公執諍抗禮𣗳法
門之城塹不復悉其大弘誓願所以扶皇極而整人
紀者余覽報慈圖序奕奕心動推其本而論之大慧
有言吾雖學佛出家忠君憂國鬰然與忠義士大夫
[042-5b]
等凡我圓冠方屨之徒可以少知愧矣謹作賛一章
不徒以訊僧史賛曰
流俗靡靡如火消膏忘君背親禆敗相效揭揭斯人
挺挺蓬荻天骨峻擢荷擔忠孝誕生開士出㕓矢報
傳寫其眞圖寫其貌廣塲劇戲杯酒諠閙尙方天高
西市嘯覆杯擊案泣涕如瀑病亟搥床以死自要
豈無孤生亦有九廟肅肅素練整整皂帽如聞話言
如領談笑風生眉間芒吐毛竅靈巖法幢寶網羅幬
千燈交光十日竝照標榜忠孝以願以詔不斷佛種
如來所報洙泗樓頌竺墳魯誥日月耳環彼兀奡
[042-6a]
朂哉儒門逖無聲敎參商二星終古長曜
  遠法師書論序賛
東晉末遠法師在廬山與桓玄書論往復具在弘明
集暇日披尋然見遠公心事于千載之上乃
而序之曰嗚呼晉室凌遲𠒋渠煽虐擁重兵而脅孤
主藐然視天下無人顧獨嚴憚遠公屹如元戎沙汰
僧徒則曰廬山道理所居不在搜簡之例沙門盡敬
詰難入座始而遺書諮決未敢輒行旣而首出僞詔
盡寝前議其爲禮于遠公也至矣公前後抗辭一無
所鯁避訶其罷道則曰迷而不返將非波旬試嬈之
[042-6b]
言酧其間抗禮則曰南北不雜恐有異類相涉之象
危言激詞耿耿如秋霜烈日玄終莫敢誰何公羊子
曰孔文正色而立于朝則人莫敢過而致難于其君
者其遠法師之謂乎作沙門不敬王者論五篇序曰
咸康中車騎將軍庾氷詳議沙門盡禮至元興中太
尉桓公亦同此義論末書云晉元興三年歳次閼逢
于時天子蒙塵人百其憂凡吾同志僉懐贅旒之嘆
故因述斯論云元興三年桓玄之永始二年也踰年
之間奄有晉祚㝷陽降處比跡陳留乃大書特書曰
天子蒙塵人百其憂唱義軍之先聲望乗輿之反正
[042-7a]
何其義之壯詞之直也書太尉桓公表晉官削僞號
也書晉兀興三年黜永始并黜太亨也此十字書法
也孟子曰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千秋而下習
樓煩之春秋有不骨寒而魄禠者鮮矣吾惜夫後之
作僧史者徒知執諍抗禮潟撐柱法門盛事而其深
心弘願整皇綱扶人極者未有聞焉斯可謂痛哭者
也論始于明報應終于形滅神不滅者何也古今之
亂臣賊子肆無忌憚者必先有無君父之心而後動
于惡其敢于無君父者何也以其無報應也其所以
無報應者何也以形滅而神滅也神滅則無報應矣
[042-7b]
是故神滅之論古今亂臣賊子護身之符印而無父
無君釁鼓之毒藥也玄子問遣 撥應其簒弑之根
芽乎遠公之荅區明罪福其伐炙之株穴乎𠒋德不
改罪德貫盈于是乎奮筆作論以形滅神不滅者終
篇用以著𠒋逆之萌條影響之報以正告於萬世嗚
呼公之心亦良苦矣哉今年壬寅余年八十有一實
元興三年甲辰後之千二百五十九年也囘環展讀
涕泗横流謹再拜而作賛詞曰
吾聞遠公講䘮服于雷次宗授詩義于周續之攷斯
論筆削在兹誅逆以大義彰報應于微詞葢經來
[042-8a]
以後竺墳魯誥典要咸總萃于斯吾將祀諸瞽宗奉
爲儒林之大師不亦宜乎
  寒松齋詞翰卷賛
寒松齋詞翰一卷嘉靖中薛君采陳魯南蔣子雲諸
公爲顧英玉先生作也先生自河南副使中䜛歸秦
准居舊廬之東偏沿街小樓廣不踰丈坐臥其中訓
蒙童數人以餬口客至從鄰家乞火煑茶有相好者
沽酒對酌缾罄輒罷去嘗絶糧東橋公餽斗粟不肯
受以寒松名其齋乞人爲詩文而自敘之曰寒松齋
者自礪之名也生平鯁介頗能自信年踰四十溝壑
[042-8b]
見逼恐不能自堅流爲小人之歸故自礪曰今日寒
矣天地凍塞汝當爲寒松之榮母爲靡草之死晩年
窮益甚好痛飮以病酒死先生殁後百有餘年余過
其曾孫夢游循覽斯卷先軰風流婉約如在旣而讀
自礪之辭爲之目張骨悚蕭然摳衣起立而乃再拜
而爲之賛賛曰
人生百年駒𨻶迢迢桑榆失得曾不崇朝方其矜飾
媛妹修容春風在面近前發紅及乎潦倒躑躅觸藩
搔頭齲齒垂白𠋣門所以志士高舉自礪亭亭孤松
落落天際凄神淸骨琢氷積雪鞭我衰晚保此明哲
[042-9a]
壯謝鴻逵老師兎園比玉名知松在寒士各有志
吾自樂此如其苟生寧以醉死撫卷振衣淸塵晻靄
松風謖謖其人斯在
  王侍御遺詩賛
先儒有言詩人所陳者皆亂狀淫形時政之疾病也
所言者皆忠規切諫救世之針藥也文仲子評六代
之詩立纎夸鄙誕之目爲狂爲狷有君子之心者數
人而已今天下之詩盛矣聯翩麗藻皆歸于駢花鬭
艸留連景光而詩人之針藥無聞焉新城王侍御諱
與胤字百斯故大司馬象乾之從子方伯象晉之次
[042-9b]
子也中崇禎元年進士𨕖翰林院庶吉士出爲御史
抗疏忤時相閉門飬父淸齋禮佛禪觀如道人甲申
三月涕泣不食再拜與父訣篝燈拒戸與其妻■孺
人子士和皆自縊死從子士祺刻其遺詩二十餘卷
皆奉使關隴之作其詞約以則其志哀以思悲民窮
悼國蹙愀愀乎如不終日何其憂也巢車躍馬搗闐
顔踏賀蘭又何壯也嗚呼侍御心孝偪塞誓報國恩
不肯借踰河蹈海之名少自解免此鄙夫亂世忘君
背國者之針藥也攅眉搤臂憂天憫人肝鬲輪囷聲
淚咽塞其爲詩則夸人纎兒浮漂嘈者之針藥也
[042-10a]
忠臣志士聲烈蔽天壤片言隻字流落人間人咸以
爲弘演之肝萇弘之血有不肅然改容泫然零涕者
乎季札見歌鄭曰美哉其細巳甚是其先亡乎解者
曰美者美詩人之情也先亡者見其匡諫意微而知
其國也余讀侍御遺詩感詩人之意惻惻然擣余心
焉遂捧筆爲之賛賛曰
豐山九鐘是知霜鳴匪鐘則鳴惟霜之淸公心憂國
冽如秋霜隴首殷憂先幾告祥銅山旣崩子母徵應
明燈整冠湛然致命遺言危昔孤桐玉律吟龍戞石
梵猿噭月浩歌悲笑雷風交加蟲豸不蟄象華其牙
[042-10b]
榛楛塞路何■不作敬採斯文以識針藥
  小周郞畵像賛
碧綃蒙頭兮白羽挿腰雄姿英發兮指囷論交銅雀
春深兮赤壁烟消誰哉紫髯兮分汝小喬
  雪夜訪趙普圖賛
六花蔽天六飛擁戶君臣主賔夫婦酒脯杯盤江山
七箸疆宇命將出軍削平下土鼻鼾旋息帝羓巳腐
蠢爾契丹誰予敢侮雪霽日出萬國有主偉矣書生
韓王趙普
  閣學文文肅公畵像賛
[042-11a]
麒麟一角蔚爲嘉祥狀元宰相峨峨鍠鍠德隅義質
冬日春陽正色讜言栗玉嚴霜怪鴟䜛虎畏憚角芒
坐不煖席中書之堂天不慗遺人之云亡星紀洊更
天地滄桑跂潞公惜不逮元祐之休盛比信國幸不
覩德佑之䀌傷公神上昇將仍抱端門之書執簡以
侍帝側抑亦流星旄馺雷車屬招搖勾陳而方攘於
乎願瞻畵像神彩揚揚長身山立修眉劒張手疑動
而拱揖口欲吐其鏗鏘嗟彼世界覿此冠裳霑衣舉
衽不昌知其淚之浪浪也
  大司成開之馮先生畵像賛
[042-11b]
神淨而妙貌古而澤蕭閒自在虗室生白子鎦子所
謂客氣旣盡妙氣來宅者耶尋香欲闌弄筆告寂曵
杖敞神放箸遺跡是芙蓉城是蓮華國公已游戲一
如而我猶比量離卽是以拜瞻遺像徬徨太息典型
依然杖函胡隔如無色界天之淚細如天雨忽不自
知其霑臆也
  閻寧前畵像賛許世科淮安人
幅巾褒衣步雅視祥夷考其垂魚委珮濟濟蹌蹌斯
公之雅頌廟廊厲坊表函文章佩韋絃而修珩璜者
耶披襟奮袂立栗趨翔旋觀其法冠豸服顒顒昻昻
[042-12a]
斯公之僇力邊疆敎背嵬環武剛犁肅愼而埽扶桑
者耶全遼金甌渝關金湯誰隳戎索誰壞堵墻急杵
擣胸危柱促膓身巳閒而憂惄口巳含而視長瞻公
遺像整容肅揖不自知其淸淚之漬裳也
  王烟客奉常像賛
穆穆文肅配食淸廟衮衣介圭卽圖周召英英太史
鰲禁繼出麻方新巾香猶鬰奉常世美有光厥緒
天球河圖恒在東序惟明有臣惟王有子奉璋峩峩
是茂是似武頌豐𦬊成誥梓材高曾喬木有人矣哉
銖衣拂石沉塡海幅巾道衣一床未改西莊輞川
[042-12b]
芍圃蘭亭人之視之右軍右丞秋槐吟孤誓墓心苦
顧瞻周道泣涕如雨澄懷觀水熏心染香不起于座
刀齊尺梁我懐斯人菰烟霞露穆如淸風拂此毫素
  吴節母王孺人賛
孺人王氏世虞山右族嫁吴文恪公十世孫士傑崇
禎初士傑漕殁于燕母年二十有三撫三子皆成
立今年六十有六官長咸旌其門少子歷能詩有聞
請余爲賛賛曰
生民裸蟲之豕惟節與義爲綱爲紀五季之亂
有王凝妻能斷一臂以捍四維虞山之王吳寡高行
[042-13a]
殉夫截髪育子併命雨血赭地風毛白天海水横飛
氷玉凛然横目咸嗟反臂斯喟拂廬之長望塵膜拜
鳥給戴勝鸞歌女牀扶木之交十日煌煌菜畦晨汲
蘭陔夕采玄芝曄曄朱蕚藹藹綽楔翼如天咫匪遥
史作賛敬告淸喬
  陳昌箕畵像賛
余未識昌箕也而疇昔之夜忽夢見之豐頰渥顔高
顴秀眉席帽欹斜短褐䙰褷相與握手道故酌酒賦
詩云自北而返棹嗟逝者之如斯樊樓之燈火如夢
曲江之蒲柳無遺旣班荆而慷復攀𣗳而迷離俄
[042-13b]
而朱旗殷大白羽紛馳然投筆揮手告辭㨿馬鞍
而艸檄磨盾鼻以橫飛當斯時也眉目雹閃耳後風
披飛揚蹈厲非復媛姝秀嬴之文儒也夢將覺有人
告曰雞鳴喈喈風雨如晦吁嗟乎昌箕未見君子云
胡弗思越一日昌箕書來以畵像索賛余旣于夢中
識昌箕遂援筆而書之
  周安期畵像賛
嗚呼此吾友安期之遺照也神情蕭爽筆力兀奡才
兼數器中懐孤調或就肆而閱書或危讀而持釣或
摳衣而徐談或擲帽而大呌伸奮筆颯颯如春蚕
[042-14a]
之食葉得意高吟落落如梵猿之夜啸惜哉斯人終
老蓬藋𢌞心淨域西向而笑般因依薰香染妙毒
鼓必發豆終燋依紫柏以南詢訪 之東廟斯
人斯願我知其塵塵劫劫不與刦石而俱燒也耶
  周安石畫像賛
鏤塵吹光說有談空如焰奔馬如槖聚風多聞勤學
精明愽討如足步目如食說飽吳江居士安石永肩
瓣香紫相一燈迢然不以乾慧拂彼義海海寶千般
如意必採我捜法藏以女爲資如採龍宮而得海師
  毛子晉像賛
[042-14b]
菑畬油素枕籍縑緗考六經爲鐘鼓奏四部爲笙簧
蠧飽羽陵祭幾將逐康成之車後呼子愼于道旁
重之以貫花妙典寫葉秘章抑揚夏楚讎勘梵唐梨
棗叠架貝多滿堂慜墨穴之昏黒備石室之弆藏斯
人巳矣誓願不亡河沙重重海墨茫茫固將聽犍椎
聲分瓶水于喜海抑亦持丹漆器理科斗于廣桑
  袁叔言小影賛
袁孔彰字孔昭更字叔言故儀部補之之曾孫也年
十五有塵外之思學沈石翁文待詔畵妙得意象衡
門蔬食以雲山一角自娛素交過從樵採不㸑稱道
[042-15a]
[042-16a]
  何總戎畵像賛
予少讀太史公書敘大將軍出塞薄其會有天幸不
至乏絶而深嘆李將軍之自引以爲一軍之士皆爲
流涕毎廢書撫几留連不能已登朝未幾戎馬生郊
韎韋跗注之君子未嘗不傾身結納兾爲國家效橫
草之用今余歸老空門頺然殘僧破衲向日論兵擊
劒骨騰肉飛者亦皆創殘負墻爲東郊之老馬間一
會面迢然有我非昔人之嘆如總戎何君是也君以
良家子約髪從戎諳曉韜畧閱歷南北于行間爲𪧐
將輕生重氣片言一諾于海内爲國士居恒念掛弓
[042-16b]
鳴劒未報國恩歳時野典衣烹雌澆麥飯之一盂
指冬靑而望拜于斯世爲遺民義人今年六十命畵
工圖小像自傷髀肉不消裹革無日屬余㸃筆爲留
生面于油素間余方罨故江邨挑燈丈室禪定乍出
獵心有喜車苑天人未整修羅之陣漆園老叟猶騰
說劒之篇然援毫聊爲激賛不但揮戈西日無蹇
淹留抑亦策足東隅共扶晼晩云爾總戎名大 字
愚公淛之寧波人賛曰
赭日暉面曙星閃眸髪植如竿髯奮爲矛吹鼻息可
以結猛虎彈指甲可以奔火牛胡爲乎鳶肩自廢猿
[042-17a]
臂不侯矍鑠是翁朂哉老謀帶礪依然丹靑悠悠故
當健飯被甲追廉頗于馬上勿以鼓噪曵足哀馬援
之壺頭
  姚將軍採藥圖賛
子欲採藥當于石牕之畔華頂之巔褰芝三秀斫籐
萬年胡爲乎角逐于戎㫋幕府望車塵而坐馬韉書
劒落落裘馬翩翩仰視霄漢俛啄腐羶我將拂拭老
眼觀子騰騫如奇鷹之擊地而飛鳶之呌天
  顧子東畵像賛
碑刻自鐫唐有北海法帖手背宋有南宮其鄭重何
[042-17b]
如也而世顧以裝池爲賤工辨書法之肥瘦識色像
之染烘眼有明鏡室無靑銅手能切玉口如提風秦
淮旅居誅茅轉蓬徒執手以三嘆不能縛船載糗而
返子之窮吁嗟乎子東
  戲作朱逃禪小影賛
器資明秀風神灑落遼遼雲中之鴻昻昂鷄羣之鶴
胡爲乎鋪眉苫眼裝聾做痴朝扶鸞夕降乩煑沙作
飯騰空學飛勸君莫騎張果驢勸君莫誦干吉經請
君踢倒長房壺請君推破冷謙瓶耕心田養神谷黄
犢勸農靑編課讀獨酒數甌淸琴一曲明鏡而一
[042-18a]
笑者箇是朱五哥本來面目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