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有學集 > 牧齋有學集 31


[031-1a]
牧齋有學集卷三十一
墓誌銘
  尹孔昭墓誌銘
萬曆中余應鄉會科舉取友三人焉曰嘉定李流芳
長蘅江陰尹嘉賔孔昭其人皆聰明特達樂易淡蕩
恬于營進而急于君親疎于勢利而篤于朋友淺于
世故而㴱于文字禪悅辱與余交古人所謂兄弟也
但各姓耳長蘅晩謝公車孔昭仕僅至監司啓禎之
交相溘逝余晼晩無徒老而不𣦸今復捫淚而誌
孔昭之墓悲夫孔昭祖淮父延壽家世爲善人孔昭
[031-1b]
奮跡爲儒落筆染翰溺溲研削小生巳酉中鄕試解
元庚戌舉進士名家驚爆海內褐衣敝巾與故人酒
徒縱飲阡陌間意自如也讀書不穿穴章句伸
古文短篇疎行簇簇有新意老于文學者弗如酒酣
興發輒爲歌詩商歌曼聲淋漓自喜作江上竹枝詞
云河豚雪後春猶淺刀鱭風來水巳波擕酒江邊吹
坐那山今日岀雲多長蘅吟賞不置謂老鐵諸人
無此風味孔昭不自以爲能事吟罷輒削藁或過而
忘之矣孔昭魁顏皤腹腰有傲骨官中書舍人如眉
着面無所與於世憂時謀國攢眉擣心不以冗長爲
[031-2a]
解奉使過淸流關穿井幹而岀平沙千里腰刀怒馬
箭鏃摩戞肰賦詩曰莫道時淸關失險勇夫重自
閉春秋余拂廟壁讀之駐車歎息而去晉兵部職方
司員外募兵山東登蓬萊閣望醫無閭有勒白山
弓黑水之思久次出爲僉事提學湖廣意忽忽不懌
辛勤其官而卒天啓壬戌某月某日也年五十有一
孔昭于禪家自詭有得能拄禪人于句下一夕醉酒
破雲棲尸羅戒截髪剪爪然燈懴除不肯自假易也
里居過從促數解衣脫㡌臥瓶覆杯語無町崖雜以
諧劇晩好擘偏旁解字時時以指畫肚自誇新様嘗
[031-2b]
有詩答余嘲云三點成伊君識否好來墨海問狂夫
間有妨難都盧一笑而巳酒酣以往把盞顧余高歌
白樂天待君贊彌綸之章㦸手長嘯一似重有属者
而余踧踖未敢應也巳未春送長蘅落第詩云海畔
逢錢大叮嚀莫作癡長蘅持扇示余曰此孔昭三千
里一言也余方在酒所肰泣下所謂兄弟而各姓
者詎不信歟於乎可哀也巳孔昭妻花氏生三子自
道後孔昭幾年卒亂後 亦卒巳亥十二月自
道之子 謀諸婚家尚書淸河公庀治窀穸卜葬
某地之新阡蓋孔昭之殁至是三十九年而始克葬
[031-3a]
家貧世亂懸棺而封用庶人禮道路皆傷之於乎是
余之罪也夫其忍不銘銘曰
大江滔滔兮黃浦霞縠兮唯子之文君山
月白兮江聲吐吞軒豁欬笑兮子之營魂江山如故
兮千秋有人澆花載酒兮尚酧子之古墳
  蕭伯玉墓誌銘
黃魯戒人子弟諸病可醫惟俗病不可醫蓋俗之
爲病根乎胎性成于熏習寔多生異熟非氣力學問
所可驅遣余交海內賢士大夫風操不一若其居肰
不俗得免于魯之訾謷者惟吾伯玉而巳伯玉諱
[031-3b]
士瑋姓蕭氏江西泰和人南齊西昌矦叔誅之後入
國朝有爲潭州刺史者曰尚仁尚仁之子用道靖江
王府長史用道生暄累官禮部尚書三傳生一傑爲
河南府同知廉平有聞娶王氏生三子伯玉其長也
伯玉有雋才爲文章奇肆奔放萬曆壬子舉人丙辰
成進士壬戌廷試除行人司行人崇禎元年册封秦
府同官當使琉球規避相排擠伯玉爭之力左遷光
祿寺典簿岀補府僚壬申改南大理評事轉南禮部
祠祭司主事申明洪武欽錄簿以國法扶佛法嚴禁
僧徒之掠禪宗賣詩句者而酒肉博塞次之改吏部
[031-4a]
自文𨕖歷考功郞中不以南曹冷官少自假易楚師
㧞營南渡畱都騷動伯玉抗言曰毋勾卒毋登陴毋
徙民居高皇帝陵京在是開九門以延之誰敢闌入
大司馬倚以稍强弘光 南渡遷光祿寺少卿拜太
常寺卿移疾還里陪京陷自屏草野嘻嘻咄咄野
哭祈死辛卯四月十三日卒于西陽之僧舍年六十
有七伯玉之爲人易閒止天性淡宕登第後爲園
于柳溪名曰春浮極雲水林木之致將之官輒低徊
不肯出曰勿令春浮通我南評事除服携家而北過
拂水丙舍流連度歲愾肰賦詩返棹其于榮利聲勢
[031-4b]
泊如也故其生平無俗情淸齋法筵圍壇結界閒房
棐几橫經籍書門牆溷厠皆置刀筆驛亭旅舍未嘗
不焚香誦讀也故其生平無俗務在官則單車羸馬
蹩躠退朝居家則鐵門銅鐶剝啄絕跡以朋友爲性
命以緇衲爲伴侶以雜賔惡客煩文讕語爲黥髠疻
痏故其生平無俗交通暁佛法精研性相起信則截
流賢首惟識則穿穴窺基四部之書刋落章句淘汰
菁華我知其無俗學于古今文章辨析流派褰剟砂
礫眼如觀日手如畫風我知其無俗文無俗詩也嗟
乎古之論士必先品而後才鶴之在陰也鴻之于陸
[031-5a]
也鷺之于飛也潔白孤逈超肰無所與于斯世而世
不敢以凡羽畜之如吾伯玉者魯所謂能醫俗病
者也棲遲冗長翔卿寺自喜爲俗人所鈍置潘生
有言抑亦拙者之效也豈不信哉伯玉有二弟曰次
公季公敎誨之漩澓因果之緯繣檀度之囊庋有無
則問次公鼎之識書𦘕之譜牒園池之標峰置
嶺則問季公至于榰柱法門鏤刻經藏肉燈骨筆唯
恐後時則三人者相與共之伯玉出而偕其二弟幅
巾道衣同形影共眠食天親也亦善友也入而與羅
淑人淸琹明燭理丹鉛談名理良朋也亦法喜也伯
[031-5b]
玉所以能擺脫悠悠望古遙集世岀世間故自有曠
刦因緣豈偶肰哉伯玉妻贈淑人黃氏生子一維明
寧都訓導先三載卒女嫁鄒忠介子燧甥文鼎文英
皆殉義𣦸繼室封淑人羅氏伯玉旣殁庀䘮事者季
公之子伯升仲升皆蕭氏之不俗子弟也伯升曰飯
僧補藏吾伯父與吾父之慧命也必以藏事春浮伯
父之所以釣游也必以葬虞山夫子伯父之師資也
必以銘乃卜戊戌冬十一月葬伯玉虞山麓属陳孝
廉作行狀而來請銘崇禎初枚卜閣員伯玉遺余方
寸牘曰政將及子勉赴物望余以閣訟下獄伯玉謀
[031-6a]
于李忠文間行走使賫千金爲納槖饘此伯升兄弟
所未及知行狀闕載者銘曰
三界牢獄韁鎖沉錮啄腥聚羶長夜不寤厚地濁泥
墳壚雍閼帝摶黃土薶俗骨虞山重掩白雲所族
㸃蒼韻碧以待伯王梵猿夜呼命鳥晝響風偪霜秋
霞催月上我刻銘詩䘠除俗情誰云云者山谷老人
  陸孟鳬墓誌銘
吾友孟鳬陸氏諱銑攻舉子業才華妙天下累試失
舉以歲貢授無錫敎諭除廣西潯州府推官最考陞
養利州知州致仕甲午八月二十二日卒于虞山里
[031-6b]
年七十有四祖璋父垣家世爲善士妻唐氏先卒有
弟能詩而瞽無子以從弟爲後女三人幼者委縗就
位里之士友曁內外姻相向而哭咸曰孟鳬孝友順
祥淑身善物學不逢年善不燾後論定累德將于是
乎在于是其執友錢謙益拭面而言曰孟鳬長余一
歲並游郡學出同車人同席余蓬垢跳浪不可人意
孟鳬威儀庠序舒雁行列如也余登甲科官禁近孟鳬
久次諸生泊肰自守無躁心無退色余罷枚卜孟鳬
始入官懸車之與初服蓋交相恤也孟鳬仕而歸余
亦釋纍囚還里亂後握手有梵志岀家之歎孟鳬和
[031-7a]
而辨易而立弱者取杖焉强者取衡焉競絿者取則
焉其助我以旁行四句則我之舟筏也嗚呼孟鳬巳
矣吾誰友其門弟子黃子翼聖哭而言曰吾師之道
合于周官之師儒與漢史之用文學者理潯爲刑官
椎䯰卉裳端委敎化猶臯比生徒也贖鍰自束矢巳
上署字輒泚筆不下決杖呼謈手未嘗不汗握也解
裝垂槖僅給粗糲居室庳濘蛙黽雜處常庀五十金
購藏册比卒不能益一鏹其廉可知也善爲人治病
惡風扎瘥躬自 視市兒村嫗攘胘肘袂不知其爲
故使君平生卒無厓岸之行無鈎距之智無詆讕之
[031-7b]
言擇木而隂循牆而走仁心爲質老而益共嚬呻語
笑皆吾師也嗚呼吾師逝矣吾誰仰方外之友石林
源公合掌太息曰君儒者也于吾師之六度有合焉
施藥利生施也寡欲少殺戒也柔和善下忍也由是
以樹進幢濯定水游智刃望三度而趨不淫也憂末
法榰狂瞽標正眼目徵言夐肰嗚呼善友亡矣吾誰
侶言巳凡與于哭者皆曰信越五月卜葬以十二月
日窆芝川之先塋其家來請銘余曰諾銘有徵矣微
余之言其不以爲思皇之士伐木之友乎微黃子之
言其不以爲鄉先生沒可祭于社乎㣲源公之言其
[031-8a]
不以爲外修儒行內閟宗風者乎凡所以徴孟鳬者
盡是矣駢花洒葉示有文序摶沙傅膠示有眷属牽
絲結綬示有官位儒林瞽宗示有名稱法門之鑰乍
啓而旋閉慧燈之燄將然而遽熄因在多生果非一
刦斯則資人天以證明仗佛力爲撈漉者與嗚呼孟
鳬可以誌可以銘銘曰
虞山蜿蜒兮琴水麟傷鳯逝兮閴其無人靑簡
栖篋兮漉嚢在門佳城一閉兮墓草告陳歸心法王
兮一字染神誓願如芥兮刦石不湮
  黃子羽墓誌銘
[031-8b]
子羽姓黃氏名翼聖子羽其字也世家常熟之塗松
里弘治中割𨽻太倉萬曆巳丑進士叅政陜西諱元
勲者其考也祟禎以諸生應聘起家蜀新都知縣陞
安吉州知州致政以歸者其歷官也爲人孝友順祥
自牧處女居官扞難𦒿事以廉辦聞歸而修香光
之業自號蓮蘂居士吉祥善逝者其生平也卒于巳
亥十月八日春秋六十有四其所享年也葬于奏圩
祖塋啓兆而合祔者太原文肅公之孫女其令妻也
瑜子也侃孫也曇曾孫也嫁于楊而寡依其父學佛
者其女也爲詩淸新有雅思序而定之者徐元歎
[031-9a]
也師資游好垂四十年作蓮蘂居士傳凡數千言旣
而刋繁去華撮略爲銘以庀其子若孫者老友虞山
錢謙益也其辭曰
昔我有友季穆孟鳬陸介而羣何峭而孤晚有二友
安期元歎周削町崖徐標風岸婉婉子羽處四人中
桐流新露蕙轉光風子羽于友推賢讓能齊其躬心
如弗克勝彼四人者交樽子羽如眉著面目鼻相與
先帝號咷玄纁師薦綃頭赴徴分符䌓縣淸心置水
劇手理絲爬搔疴癢惠此窮黎賊躪楚蜀突如乘城
樓櫓瓦震鼓角地鳴泣吿父老𣦸矣人牧忍吾赤子
[031-9b]
餧彼擇肉腰刀誓衆首帕褁足瓦擲礟車炬然烈火
𣦸賊崩奔餘黎鼓舞令散金錢婦庀酒脯昔唐項城
李侃婦楊蜀人作誦豐碑頡頏進典方州四海南奔
壁壘整暇乾餱不愆三宮旰食六師夜呼悍相心折
捧手而去脫屣畏塗束身首丘長爲歸人夫復何求
小歸故鄕大歸淨國遺民次宗古有遺則輕安調心
嘔和渉世外脩儒風內閟眞諦兒女團圞身世蹩瞥
飾巾期至抗神告別觀音忍苦歸心合掌氣息一絲
佛音琅琅老宿歎息禪僧愕眙衆香國裏彈指去來
余曰往生胡可擬議曰考終命斯則可矣如人洪飮
[031-10a]
屢舞叫呶酩酊昡運嘔噦而逃有夫燕喜洗盞揚觶
百拜三爵以告成事展如子羽不替初筵客賦旣醉
監史肅肰是爲吉人是爲考終斯言不夸儒佛理同
我撮傳文篆銘幽竁蓮蘂開敷以質天眼
  華徴君仲通墓誌銘
丁酉四月予訪仲通于錫山仲通扶携及席納履再
拜故國老民垂白相向夜分㦧悽別去予告王子𩀱
白此老雖盲方抵掌時目光閃閃射燈檠上可畏也
是歲仲通年六十予爲矐目篇以壽仲通喜日靑天
白日予自兹可以引鏡矣越二年巳亥予再訪之病
[031-10b]
不能出越一月雙白以訃來仲通二月二十三日卒
矣其二子毁踰禮將葬泣血事狀介𩀱白來
而有請嗚呼仲通之志也夫予忍不銘仲通諱時亨
常州無錫人高祖補菴先生諱雲舉進士官刑部郞
曾祖鴻臚復誠祖光祿之亢父守吾先生 母陸
氏娶顧氏繼 氏生二子瞻祖祀祖也葬在某地之
阡華在南齊以孝子顯名三十一世至仲通刲右股
以療母父病革捨命𥸤天請代人謂華世有孝子補
菴爲邵文莊入室弟子實開東林講席仲通學于高
忠憲考德問業鏃礪風節猶補菴之于二泉也人謂
[031-11a]
補菴有孫少承守吾家學離經博習涵畜演迤作爲
制義驅濤湧雲摳衣講論執經滿堂表𫾻先德其父
遂以諸生祀瞽宗人謂守吾有子忠憲之被急徵也
仲通先期刺知之忠憲從頌整衣冠依彭咸之遺則
仲通相之也奄黨詰責漏詔旨甚厲人咸指目仲
通陸儒告其夫兒能爲范滂可矣二老人復何憂監
司素重仲通不竟問仲通意自如也忠憲旣殁仲通
褒衣大帶自命東林弟子文文肅公倪文正諸公交
口薦樽門弟子日益進井邑遷改介居墅哭著春秋
法鑒録箋注易書三禮其書滿家甲乙以後蜚語連
[031-11b]
染命在漏刻仲通口講指畫著書不輟曰吾向者分
握三寸管從忠憲于地下今遲之二十年矣嗟夫忠
憲𣦸于昔日則爲漢之蕭望之仲通其朱游也令忠
憲不𣦸于昔日則必爲宋之文履善仲通其謝翶也
仲通之師弟與東林相終始其自命東林弟子宜也
仲通介特自愛豁達好施予患難相𣦸德不望報嘗
之紹興過故人關司理道聞王生寃扼腕白之司理
属具牒平反仲通繙䦧案牘甫削藁竟顧茫茫肰目
因是失明亂後兩遘大獄卒以瞽免人以是知有天
道也錢謙益曰近世東林之黨論有宋之僞學也古
[031-12a]
之講學者使人學爲仁義以孝弟爲大坊而世之所
惡于講學者凡以禁人之爲忠孝而巳忠孝之名不
可禁則巧指之曰僞學學而僞則忠孝胥僞矣僞忠
孝之禁立則眞不忠眞不孝者一無鯁避而世道于
是乎陸沉矣仲通澡身浴德砥礪廉隅孤立于師友
彫藻講肆崩隤之後豈非東林之收子與惟仲通爲
眞孝爲眞忠爲東林之收子則疇昔之規重矩疊巋
肰師表者相與出力擠之不盡不止獨何心焉與數
十年來忠臣孝子旣與國家同盡矣而纎兒壬人惡
醜正蜾蠃相負不可終窮今之追僇東林㡿爲黨
[031-12b]
魁戎首者彼誠以忠孝爲厲己必欲斬艾之俾無易
種其流毒不滋與予之銘仲通也匪仲通是爲庶
幾藉以堲讒說于斯世且使斯人之徒或聞而少愧
也旣又長言以爲之辭并寫余之所以哀仲通者其
辭曰
謂子有目兮孰矐而矇之謂爲無目兮胡昭質之不
虧梁崩及兮天柱隳昧芥目于一塵兮炯千秋之在
斯嗟十目兮徒爾爲金銷石泐兮黨論不施五緯芒
寒兮砥柱曷刻好辭于琬琰兮宜陵谷其永垂
  周安期墓誌銘
[031-13a]
故太宰吳江周恭肅公有曾孫二人曰永年字安期
宗建字季矦與余俱壬午生以書生定交余與季侯
同舉萬曆丙午相繼中甲科季侯入西臺忤奄拷𣦸
賜謚忠毅而安期爲老生自如季矦殁安期視余兄
弟之好益親故予知安期爲詳余初交安期才名驚
爆不自矜重攢頭摩腹輸寫情愫久與共居而不能
捨以去其待後門下士亦肰諸公貴人聲跡擊戞爭
羅致安期安期披襟升座軒豁談笑不爲町厓卒亦
無所附麗君大夫虚左延佇箋表述必以請材
官小胥錯跡道路間値諸旗亭酒樓捉敗管捨寸幅
[031-13b]
落筆聲簇簇肰縁手付去終不因是有所陳請以是
知其人樂易通脫超肰俊人勝流也爲詩文多不起
草賔朋唱酬離筵贈處絲肉喧闐驪駒促數筆酣墨
飽倚待數千百言旁人愕眙驚倒安期亦都盧一笑
以是歎其敏㨗而惜其不能㴱思徒與時人相騁逐
也父季華府君篤老安期扶侍如嬰兒與二弟踐更
侍寢以終其身哭季矦也過時而悲二弟善小詞工
𦘕出以示余喜見顏面不啻身爲之也家世奉佛王
母薛夫人禪定坐脫宴期禀承父叔刻藏飯僧誓終
紫柏付嘱窮老盡氣營其私蓋能以儒脩梵行稱
[031-14a]
其家風者也晚年吳都㳒乘餘百卷蠧簡齾翰捜
羅旁魄其大意歸宗紫柏一燈標此土之眼目又以
其間排纘掌故訪求時務庶幾所謂用我以往者弘
光南渡詒余書數萬言條列東南戰守中興建置事
宜鑿鑿可施用余將疏薦而未遑也亂後移家西山
與余執手嘘嚱酒半脫㡌垂頂童肰顧影長歎以謂
老可踐而死可貰也丁亥八月發病不汗卒無子以
季弟之子人收爲後生四女皆適土人與其妻沈氏
合葬吳縣之藤箐山旣葬弟永言永肩泣而言曰吾
兄巳矣其生不𫉬以功名顯有志于文章禪悅皆有
[031-14b]
緒言而未竟也夫子其何以表之使其無憾于土中
乎余曰安期學道人也功名之與文章其能立與否
皆有命焉我知其無餘憾也安期植善根㴱矣佛言
食少金剛終當穿骨安期之食金剛不爲少矣雖未
臨終正定所有善根不唐捐不淪墜佛有要言可無
疑也而吾與子何足以知之姑略次其生平以志于
墓又長言以爲之詞庶幾幷寫予之所以哀安期者
其辭曰
歲在敦牂兮三人以降先弱一个兮碧血如虹惟我
與爾兮晼晩過從俛仰昔游兮颯如雨風吳趨淸嘉
[031-15a]
兮宛雒雍容春明柳市兮夕陽花宮染翰未慗兮酒
杯不空浮圖矗矢兮長橋漂紅梵志歸來兮皤肰兩
翕又俾我獨兮如蟨失蛩斵詞告哀兮歸命法幢長
夜一燈兮庶吾子之不夢
  隱湖毛君墓誌銘
兵興以來海内雄俊君子不與刦俱燼者豫章蕭
伯玉徐巨源德州盧德水華州郭胤伯浮囊片
世相存各以身在相慰藉不及十年寢門之外赴哭
踵至余乃喟肰歎曰古之老于鄕者杖屨來往在在
東阡在在北陌今諸君子雖往矣江鄕百里雞豚近
[031-15b]
局南村河渚之間尚有人焉吾猶不患乎無徒也少
年間黃子子羽毛子子晉相捐館舍咸請余坐榻
前抗手訣別嗟夫陸平原年四十作歎逝賦以塗暮
意迮爲感今余老髦殘軀慣爲朋友送𣦸世咸指目
以爲怪鳥惡物而余亦不復敢以求友累人所謂託
末契于後生者將安之乎斯其可哀也巳子晉初名
鳯苞晩更名晉世居虞山東湖父淸孝弟力田爲鄕
三老而子晉奮起爲儒通明好古强記博覽不屑儷
花鬭葉爭妍削間壯從余游益㴱知學問之指意謂
經術之學原本漢唐儒者遠祖新安近考餘姚不復
[031-16a]
知古人先河後海之義代各有史史各有事有文雖
東萊武進以鉅儒事鉤纂要以岐枝割剝使人不得
見宇宙之大全故于經史全書勘讎流布務使學者
窮其源流審其津涉其他訪佚典摉秘文皆用以禆
輔其正學于是縹囊緗帙毛氏之書走天下而知其
標凖者或鮮矣經史旣竣則有事于佛藏軍持在戸
貝多濫几捐衣削食終其身芒芒如也蓋世之好學
者有矣其于內外二典世出世間之法兼營并力如
飢渴之求飮食殆未有如子晉者也余老歸空門撥
棄世間文字毎思以經史舊學朱黃油素之緒言悉
[031-16b]
委付于子晉子晉晩思入道余觀箋注首楞般若則
又思刋落枝葉向文字因緣以從事于余而今皆
不可得矣悠悠人世可爲興悲豈但東阡北陌而巳
哉子晉爲人孝友恭謹遲重不交知滿天下平生
最受知者故令應山楊忠烈公所莊事者繆布衣仲
淳張冢宰金銘蕭太常伯玉也與人交不翕熱撫王
德操之孤卹吳去塵沈璧甫之亡皆有終始著書滿
家多未削稿其子皆鏃礪𦒿學能弆而讀之異時有
聞焉子晉娶范氏康氏繼嚴氏生五子襄褒衮表扆
襄衮皆先卒女四人孫男女十一人生于巳亥歲之
[031-17a]
正月五日卒于巳亥歲之七月二十七日年六十有
一越三年辛丑十一月朔葬于戈莊之祖塋銘曰
君爲舉子提筆如虹丁卯鎖院訊于掌夢明遠麗譙
蟠龍正中口珠書山字冠空兩旛旁列史右經東
明年改元歲集辰龍高山崔巍觀象在崇爰刻經史
敬嗣辟雍秦鏡漢囊表應受終魯誥旣藏竺墳攸崇
玉牒縹筆昱耀龍宮刦塵浩肰噩夢衝衝維玆吉夢
帝命克從睪如嵮如有丘宛隆文字海光長賁柏松
  王德操墓誌銘
吳有隱君子日王君德操諱人鑑先世隱淪持齋奉
[031-17b]
佛德操與其父生不茹葷血俗人謂之胎素德操疎
眉削頣面色竊黃振衣軃褎風骨稜稜肰望之知非
腥腐酒肉人也年十七學詩從居節士貞游士貞得
句法于王伯穀德撡經其指授遂以名家其稱詩和
平婉約似其爲人朱絃淸汜不務嘈囋淸氣宿心發
于妙指非以學而能也家居綵雲橋下老屋席門蠨
蛸網戸客至樵蘇不㸑淸談移日巳而垂簾閉肆佛
火靑熒膜拜趺坐居肰退院老僧矣吳閶詩酒之社
德撡未嘗不往軒葢雜遝𥬇語喧豗遊塵飛埃坌集
筵几德撡頽肰其中如入禪觀巳事而竣猶無與也
[031-18a]
輕舠短薄遊吳越間與名公高人沿討風雅眺覽
名勝意有所之襆被便去曹能始歎曰此道人可以
彈鋏客目之邪少授金剛于耶溪法師中年走曹溪
禮大鍳肉身承事憨山和尚歸授記雲棲命名廣寳
法筵淸衆投跡如市名僧老衲半爲伴侶與草衣道
人爲塵外交紅牋小字頻數問遺齋廬缾拂毎雜著
懷袖間余題其小像曰猶有閒情難忘却虎丘明月
馬塍花德撡微笑而巳德撡年六十九始舉一子小
字曰四郞辟三姊也崇禎甲戌秋余與李孟芳毛子
晉偕過德撡酌酒布席命四郞出拜孟芳曰德撡意
[031-18b]
鄭重付嘱將以穉子累子晉而以墓中之石累牧翁
也越庚辰年十月德撡卒其孤潙依子晉以長娶魚
開封侃之孫女黽勉持家亦旣抱子而德撡葬于滸
關外竹靑塘白石山未有刻文潙謀于子晉奉德撡
遺言拜而有請嗚呼余忍不銘潙字僧祐所謂四郞
者也潙與其子亦胎素如其父祖銘曰
中吳遺民自王賔迨邢參落落閭史穆穆德撡避世
牆東蓬蒿沒齒履和養素貞不絕俗斯亦可矣旌行
表微續往哲之記以俟君子
  薛更生墓誌銘
[031-19a]
君諱正平字更生華亭人也晚以字行字那谷號旻
老夫少爲儒長爲俠老歸釋氏𣦸石頭城下葬于方
山之陽年八十有三子二人長逢次暉君懷奇
糞溲章句小儒毎自方阿衡太師崇禎末主上神聖
憂勤將相非人國勢日蹙君早夜呼憤草萬言書上
之冀得旦夕召見平臺淸問從何處下手庶幾國耿
可振而天步可重整也取道北海經牢山聞國變慟
哭欲投海𣦸同行者力挽之歸歎曰吾今日眞薛更
生矣更名所以志也少習禪那與雪嶠有𩀱髻之約
晚叅浪丈人于天界諮決心要悲生悟中淚下如雨
[031-19b]
安立道塲和合僧衆經營佽助不惜頂踵啞羊驅烏
役體兩足逢人禮拜如常不輕講筵懴壇三朝六時
專勤抖擻先至而後罷者必君也故宮舊京麥秀雉
雊登臺城瞻孝陵望拜悲歌彷徨野哭又以其間觀
星占象占風角訪求山澤椎埋屠狗之夫人咸目笑
君八十老翁兩脚半陷黃土不知波波刦刦何爲也
平生好著書橫鈎貫學唐之覃李子金剛周易陰
符老莊下及程朱孫吳各有纂述作孝經通箋發揮
先皇帝表章至意取陶靖節五孝傳附焉謂靖節在
晉宋間不忘畱矦五世相韓之義古今之通孝不外
[031-20a]
于此激而存之以有立也其用意㴱痛如此病瞶滋
甚𦘕字通語朂伊法師城南開講輒側耳占上座蹩
躠二十里憑老蒼頭肩以行如卭卭負蟨肰道未半
饑疲足則又更相扶也丁酉臘月八日長干熏塔
薄暮冐雨追余持薛公自傳拜而属銘十九日送余
東還入淸凉憇普德累日而後返持經削牘如平時
廿四日晨起呼逢誦道德指歸序問曰孔子稱老子
猶龍是許老子未許老子逢未答曰我方思熟睡汝
姑去丙夜呼燈起坐稱佛號者三顧逢曰今日睡足
如意轉身倚逢面撼之逝矣長干僧醵錢庀葬具皆
[031-20b]
日脩行人臨行洒肰得如薛老足矣銘曰
君之亡也介丘道人評之曰貧則身輕老而心輕放
脚長往生𣦸亦輕達哉斯言取以刻銘
  何君實墓誌銘
君實姓何氏諱珩枝父允濟以鄉舉任山東嶧縣知
縣母錢氏余從祖祖父憲副府君諱順德之女于先
宮保公爲從妹而恩禮如嫡兄生萬曆丁丑長余五
年余垂髫時兄未冠髭毿毿出兄属文頫首沈思輒
摘其頷以相嬈偕補博士弟子員兄纘言斵詞嘔心
攻苦而余跌踢自如毎一下筆兄口吟手鈔朱黃重
[031-21a]
疊不辨行墨間有不嗛手裂抵地兄必收拭補紉櫝
而藏之余他日亦不知爲巳作也余爲時文好刺取
内典名儒邵濂呼爲楞嚴秀才必旁及肇論淨名注
兄擊節歎曰又是方袍平叔矣其欣賞如此余通籍
久次坊局兄猶屢困鎖院十指如懸椎不能仰面于
人量衣度日其窮彌甚每重趼百里尋黃冠訪金丹
術晩從禪人學禪能終日不言夜不脇席肰皆無所
成卒以窮𣦸𣦸十餘年乃克葬其可哀也萬曆辛丑
余年二十偕兄讀書破山寺山門頽敝䕶世四王架
壞梁木爲坐余拉兄度磵穿嶺一日數過其前兄夢
[031-21b]
四王語曰公等幸勿頻出出則我等促數起立殊僕
僕也兄心竊喜白负每褰衣止余勿出余勿聽傭書
人郭生婦病禱城隍神神憑而語曰乞錢相公一幅
名刺來我貰汝郭生叩頭乞哀余笑而㡿之兄曰安
知不肰代余書名刺俾焚廟中婦立起兄竊心忖自
疑日者四王云云將無亦爲彼耶余枚卜罷居兄從
容爲余道之且相慰曰未止此也嗚呼兄歿而天崩
地坼兄作夢時垂六十年而余固巳老而憊矣短衣
秃髩徒行蹩躠市井伍伯箕踞睥眤掩耳側行曾不
敢俠輸流視如兄之所云豈所謂癡人前說夢耶䘮
[031-22a]
亂殘生天眼䕶佑創殘痛定追尋前夢未嘗不身毛
申旦屏營誠不敢忘天神之假靈于兄以牖我
也兄而有知其亦爲愾歎已矣兄妻時氏生二子曰
某某才而貧以書記游諸矦不幸𣦸于道路常
行狀將乞銘于余而未遑也子某搜遺笥得之哭而
請余爲涕淚曰諾其忍不銘銘曰
嗟何兄生蹇屯髯離離眉勿伸枯禪客癯道民敝硯
席考衣巾我中表實弟昆追夙昔述墓文如𦘕筆貎
其眞雜諧謔徵神記臯諾識癸辛有讀者笑而听
百千年女弗泯
[031-22b]
  族孫嗣美合葬墓誌銘
余家居訪求遺書殘編落簡捐衣食無所恤從孫嗣
美聞風慕悅亦好聚書書賈多挾筴潛往余心喜其
同癖又頗嗛其分吾好也天啓間官史局與中州王
損仲商訂宋史損仲言王偁東都事略藏李少
搜篋中𫉬之繕寫以歸人言嗣美家有宋刻善本而
未信也辛丑春從其子/曾見之刻畫精好闕文具在則
其捐館舍已十有六年矣嗟乎以余之于斯文窮年
盡氣搜討不可謂不力而宋代遺文頡頏長編者近
在家門而不克知余之闕漏䛕聞良可以自愧肰王
[031-23a]
偁之書謹存于蠟車障壁人不能舉其氏名是子也
顧獨能知而藏之藏之之久至身代銷沉之後而余
乃始徬徨展玩佇想于斯人則古人所謂家有名士
三十年而不知者固未可謂之晩也其能不爲之三
歎矣乎冬十有一月曾卜葬于蔡莊之新阡泣而請
銘余于宗爲 老不當妄諛宗人子弟乃舉其廢
書愾歎者而序之曰錢氏自武肅有國三世爲文僖
公惟演南渡後八世光祿公端仁爲常熟始祖宋亡
十二世千一公元孫爲常熟始遷祖入明朝十七世
鏞居鹿園吾祖珍居奚浦常熟之錢始分鏞孫衡以
[031-23b]
人才擢吏部稽勲事主事後六世岱舉進士萬曆初
爲名御史岱生時俊亦用進士卒官湖廣副使嗣美
名裔肅副使長子也萬曆乙卯以春秋舉順天是時
祖父貴盛綽楔綺互宗黨望塵莫敢梯接公車屢罷
家門衰落賦性峭獨不能骫骳隨時謠諑四起突隳
漂搖摩肌戞骨酸辛榰柱十餘年乃少熄而身巳不
待矣嗚呼其可傷也卒于丙戌歲之十月年五十有
八妻蔣氏子四人長召亦舉于鄕次名次卽曾次魯
孫男女二十三人曾好學能詩藏書益富趾美成宗
固于是乎在銘曰
[031-24a]
吾讀顏介家訓江左貴游子弟跟高齒駕長檐車
熏衣剃面目不知書嗟哉士望彼何如風雨雀䑕
楹淪壁邪摩研削柹丹鉛滿家螢老魚乾身沉名徂
鼎鼎百年天乎人與鑽石埋辭有子用譽我作銘詩
慰汝幽墟
牧齋有學集卷三十一終
[031-24b]
[031-24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