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初學集 > 牧齋初學集 110


[110-1a]
牧齋初學集卷第一百十
讀杜二箋下
  收京
仙仗離丹極妖星炤玉除須爲下殿走不可好
樓居蹔屈汾陽駕飛燕將書依然七廟略更
與萬方初
 此詩蓋惜玄宗西幸不意有靈武之事遂
 失大柄而婉詞以傷之也須爲下殿走不可
 好樓居言玄宗之西巡避難出於不得已而
 非有失國之罪致其子之代立也蹔屈汾陽
[110-1b]
 駕言西幸之爲蹔出不應遂窅然喪其天下
 也飛燕將書言祿山使哥舒招諸將而諸
 將不從知祿山之無能爲也依然七廟略更
 與萬方初言玄宗當歸奉七廟與萬方更始
 肅宗乃汲汲御丹鳳樓下制冊稱上皇玄宗
 自此絶臨御之望矣故次章有忽聞沾灑之
 痛焉
汗馬收宮闕春城鏟賊壕賞應歌杕杜歸及薦
櫻桃雜虜橫戈數功臣甲第高萬方頻送喜無
乃聖躬勞
[110-2a]
 玄宗以至德二載十二月至自蜀郡公望其
 復登大位奉事七廟而肅宗不循子道明年
 親享太廟玄宗退居興慶宮久矣故曰歸及
薦櫻桃蓋傷之也是時加封元從功臣皆不
 出於上皇故曰賞應歌杕杜亦微詞也甲第
 論功萬方送喜此收京之盛事豈知公獨有
 一人向隅之感乎楊盈川曰匈奴未㓕甲第
 何高此語於功臣亦有諷也
  詠懷古跡
伯仲之閒見伊呂指麾若定失蕭曹
[110-2b]
 張輔樂葛優劣論孔明包文武之德文以寧
 内武以折衝殆將與伊呂爭儔豈徒樂毅爲
 伍哉崔浩與毛循之論曰亮之相劉備當九
 州鼎沸之會英雄奮發之時君臣相得魚水
 爲喻而不能與曹氏爭天下委棄荆州退入
 巴蜀誘奪劉璋僞連孫氏守窮崎嶇之地
 號邊夷之閒此策之下者可與趙佗爲偶而
 以爲蕭曹亞匹不亦過乎謂壽貶亮非爲失
 實此詩二語櫽括張崔二氏之論而折衷之
 所以伸輔之公言而抑浩之黨陳壽也公詩
[110-3a]
 每希風孔明其託寄遠矣
  自平
自平宮中呂太一收珠南海千餘日近供生犀
翡翠稀復恐征戍干戈密蠻溪豪族小動摇世
封刺史非時朝蓬萊殿前諸主將才如伏波不
得驕
 此詩言唐盛時處置蠻夷之法而戒中官之
 生事也太宗時溪洞蠻夷來歸順者皆授以
刺史不以時朝比於內諸侯姑務覊縻而巳
蠻夷豪族小動摇言其小小蠢動朝廷置之
[110-3b]
 不問也世封刺史非時朝不責以時朝歲貢
 之禮也如此則蠻夷率俾雖有伏波之將不
 得生事於外夷也蓬萊殿前諸主將指中官
 掌禁軍者而言是時宦官呂太一大掠廣州
 以收珠阻亂諸將詩云南海明珠久寂寥亦
 謂此也
  狂夫
萬里橋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卽滄浪
 北山移文李善注引梁𥳑文帝草堂傳曰汝
 南周顒昔經在蜀以蜀草堂寺林壑可懷乃
[110-4a]
 於鍾山雷次宗學舘立寺因名草堂亦號山
 茨所謂草堂之靈也李德益州五長史眞
 記曰益州草堂寺列畫前史一十四人注引
 成都記云在府西七里去浣花亭三里草堂
 寺自梁有之故德記又云精舍甚古貌像
 將傾甫卜居浣花里近草堂寺因名草堂志
 云寺枕浣花溪接杜工部舊居草堂俗呼爲
 草堂寺此大誤也夲傳云於成都浣花里種
 竹植樹結廬枕江居詩浣花流水水西頭
 狂夫詩萬里橋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卽滄浪
[110-4b]
 堂成云背郭堂成䕃白茅西郊詩時出碧雞
 坊西郊向草堂懷錦水居止詩萬里橋南宅
 百花潭北莊然則草堂背成都郭在西郊碧
 雞坊外萬里橋南百花潭北浣花水西歷歷
 可考陸放翁云少陵有二草堂一在萬里橋
 西一在浣花萬里橋蹤跡不可見放翁在蜀
 久無容有誤然少陵在成都實無二草堂也
  杜䳌
西川有杜鵑東川無杜鵑涪萬無杜鵑雲安有
杜鵑
[110-5a]
 東坡外集載辨王誼伯論杜鵑云子美蓋譏
 當時之刺史有不禽鳥若也嚴武在蜀雖橫
 歛刻薄而實資中原是西川有杜鵑其不䖍
 王命擅軍旅絶貢賦以自固如杜克遜在梓
 州是東川無杜鵑耳涪萬雲安刺史微不可
 考其尊君者爲有懷貳者爲無不在夫杜鵑
 眞有無也案杜克遜事新舊兩書俱無可考
 嚴武在東川之後節制東川者李奐張獻誠
 也其以梓州反者段子璋也梓州刺史見杜
 集者有李梓州楊梓州章梓州未聞有杜也
[110-5b]
 旣曰譏當時刺史不應以嚴武竝列也逆節
 之臣前有叚子璋後有崔旰楊子琳不當舍
 之而刺涪萬之刺史微不可考者也所謂杜
 克遜者旣不見史傳則亦子虛亡是之流出
 後人僞譔耳其文義舛錯鄙倍必非東坡之
 言世所傳志林諸書多出妄庸人假託如僞
 蘇注之𩔖而無識者誤編之集中也黃鶴本
 載舊本題注云上皇幸蜀還肅宗用李輔國
 謀遷之西內上皇悒悒而崩此詩感是而作
 詳味此詩仍以舊注爲是
[110-6a]
  秋日夔府詠懷一百韻
身許䨇峰寺門求七祖禪
 鮑欽止注引傳燈錄云北宗神秀禪師其門
 人普寂立其師爲六祖而自稱七祖李華大
德雲禪師碑自菩提達摩降及大炤禪師七
葉相承謂之七祖心法傳示爲最上乘又中
 岳越禪師記摩訶達摩七葉至大炤禪師按
舊書神秀弟子普寂號大炤禪師則所謂七
 祖者大炤也而此詩之意不然自南北分宗
荷澤會序宗派從如來下西域震旦凡六祖
[110-6b]
 房琯作六葉圖序於是曹溪之禪法大行北
 宗門人遂立其師爲六祖以攘曹溪之統大
 炤以中宗制統神秀法衆都城傳敎二十餘
 年如盧奕者咸附寂以排會故有七祖之稱
 而識者或未之許也公蓋與房次律輩咸歸
 心於南宗者故曰身許䨇峰寺門求七祖禪
 身之所許者如此心之所求者如此其歸心
 於曹溪可知矣大鑒之門付囑最親稱孔門
 之顏子者無如荷澤法嗣最廣稱曹溪之冢
 子者無如南岳皆不稱七祖曹溪之後南岳
[110-7a]
靑原是分五家斥荷澤爲知解宗徒亦不稱
七祖獨孤及三祖碑云能公退老於曹溪其
嗣無聞秀公傳普寂門徒萬升堂者六十三
蓋大鑒之後衣止不傳亦不立七祖其師門
之規矩如此所以息鬬諍於北宗定師傳於
 五葉也故曰門求七祖禪又曰余亦師粲可
 公之爲法門眼目者微矣
 贈左僕射鄭國公嚴公武
四登會府地三掌華陽兵
按舊書嚴武傳武初以御史中丞出爲綿州
[110-7b]
 刺史遷東川節度使再拜成都尹兼御史大
 夫充劒南節度使三遷黃門侍郎拜成都尹
 充劒南節度等使杜詩所謂三掌華陽兵主
 恩前後三持節者是也惟史於武傳不記其
 遷拜出鎭之歲月而兩川之分合新舊書志
 表與諸書互異莫能歸一余詳考之兩川之
 分也舊書地理志云至德二載十月玄宗駕
 廻西京改蜀郡爲都府長史爲尹又分劒南
 西川東川各置節度使新書方鎭表亦同而
 唐會要則云上元元年二月分爲兩川會要
[110-8a]
 誤也先是稱劒南節度至是更號西川節度
 兼成都尹乾元二年以裴冕爲之令兩川分
 於上元則裴冕何得先兼成都尹乎武傳載
 上皇誥合劒兩川爲一道余謂合兩川非上
 皇誥而分兩川乃上皇誥蓋西内之後上皇
 之誥不行久矣此史誤也圖經云至德二載
 明皇幸蜀始分劒南爲東西二川西川治益
 州東川治梓州此其証也武以乾元元年六
 月貶州刺史未久而節度東川上元二年段
 子璋反東川節度使李奐敗奔成都武自東
[110-8b]
 川入朝當在奐前然則武之初鎭蓋在乾元
 上元之閒也兩川之合也舊書志以爲廣德
 元年新書表以爲廣德二年唐會要則以廣
 德二年正月八日蓋皆在武三鎭之時舊書
 武傳云上皇誥以劒兩川合爲一道拜武成
 都尹兼御史大夫充劒南節度使則合兩川
 在武再鎭之日余謂舊書武傳是而志表諸
 書皆非也案高適傳劒南自玄宗還京後於
 綿益二州各置一節度適因出西山三城置
 戍論之疏奏不納後綿州副使段子璋反崔
[110-9a]
 光遠不能戢軍以適代光遠爲成都尹劒南
 西川使以適傳考之適論罷西川節度乃在
 子璋未反之前及子璋反李奐敗而光遠不
 能兼制東川故朝廷用適前論合兩川爲一
 而罷東川也光遠之罷也武實代之武召入
 以適代適失西山三州又以武代適實代武
 而武又代適謂適代光遠者誤也趙抃玉壘
 記曰上元二年東劒段子璋反李奐走成都
 崔光遠命花驚定平之縱兵剽掠士女至斷
 腕取金監軍按其罪冬十月恚死其月廷命
[110-9b]
 嚴武此武代光遠之證寶應元年杜有嚴中
 丞見過詩曰川合東西瞻使節系曰自東川
 除西川勑令兩川都節制此武再鎭時合兩
 川之證也李奐雖重有節度亦不能久於東
 川何自奐後至張獻誠無一人除東川者
 乎故曰舊書武傳是而他皆非也若大曆初
 復分兩川舊書云在崔寧鎭蜀之後而方鎭
 表以爲元年會要及盧求成都記序以爲二
 年正月按元年杜鴻漸表張獻誠以山南西
 道兼領東川至二年而始定此又當以舊書
[110-10a]
 會要爲是也舊書旣失之不詳多所牴牾而
 通鑑則爲蹖駁武之初鎭通鑑旣失載而
 再鎭則載於寶應元年六月是年四月召武
 入朝二聖山陵爲修道使却云六月出鎭七
 月徐知道反以守劒閣武九月尚未出巴故
 杜有何路出巴山之句而云知道守要害拒
 武武不得進何背繆之甚也胡三省泥於通
 鑑乃云武只再鎭劒南唐書蓋因杜詩致有
 此誤則紕繆更不可言矣謹書之以俟博聞
 者
[110-10b]
  寄李十二白二十韻
乞歸優詔許遇我宿心親醉舞梁園夜行歌泗
水春
魯訔黃鶴輩敘杜詩年譜竝云開元二十五
 年後客逰齊趙從李白高適過汴州登吹臺
 而引壯逰昔㳺遣懷三詩爲證余考之非也
 以杜集考之贈李十二詩云乞歸優詔許遇
我宿心親醉舞梁園夜行歌泗水春則李之
遇杜在天寶三年乞歸之後然後同爲梁園
 泗水之㳺也東都贈李詩云李侯金閨彥脫
[110-11a]
 身事幽討亦有梁宋㳺方期拾瑤草李陽氷
 草堂集序云天子知其不可留乃賜金歸之
 遂就從祖陳留採訪大使彥允請北海高天
 師授道籙於齊州紫極宮曾鞏序云白蜀郡
 人初隱岷山出居湖漢之閒南㳺江淮至楚
 留雲夢者三年去之齊魯居徂來山竹溪入
 吳至長安明皇召見以爲翰林供奉頃之不
 合去北抵趙魏燕晉西陟邠岐歷商於至洛
 陽㳺梁最久復之齊魯南浮淮泗再入吳轉
 涉金陵上秋浦抵潯陽記白㳺梁宋齊魯在
[110-11b]
 罷翰林之後竝與杜詩合魯城北同尋范十
 隱居詩不願論笏悠悠滄海情亦李去官
 後作也遣懷云憶與高李輩論交入酒壚昔
 㳺云昔者與高李晚登單父臺壯㳺則云放
 蕩齊趙閒裘馬頗淸狂春歌叢臺上冬獵靑
 丘旁蘇侯據鞍喜忽如㩦葛强在齊趙則云
 蘇侯在梁宋則云高李其朋㳺固區以别矣
 蘇侯注云監門胄曹蘇預卽源明也開元中
 源明客居徐兖天寶初舉進士詩獨舉蘇侯
 知杜之㳺齊趙在開元時而高李不與也以
[110-12a]
 李集考之書情則曰一朝去京國十載㳺梁
 園梁園吟則曰我浮黃雲去京關挂席欲進
 波連山天長水闊厭遠渉訪古始及平臺閒
 此去官後㳺梁宋之證與杜詩合也單父東
 樓秋夜送族弟沈之秦則云長安宮闕九天
 上此地曾經爲近臣屈平憔顇滯江潭亭伯
 流離放遼海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則曰醉
 别復幾日登臨徧池臺何言石門路重有金
 樽開此知李㳺單父後於魯郡石門與杜别
 也單父至兖州二百七十里蓋公輩㳺梁宋
[110-12b]
 後復至魯郡始言别也以高集考之東征賦
 曰歲在甲申秋窮季月高子㳺梁旣久方適
 楚以超忽望君門之悠哉微先容以效拙姑
 不隱而不仕宜其漂淪而播越甲申爲天寶
 三載蓋適解封丘尉之後仍㳺梁宋亦卽李
 去翰林之年也登子賤琴堂賦詩序曰甲申
 歲適登子賤琴堂卽杜詩所謂晚登單父臺
 也以其時考之天寶三載杜在東都四載在
 齊州斯其與高李㳺之日乎李杜二公先後
 㳺跡如此年譜紕繆不可以不正段柯古酉
[110-13a]
 陽雜俎載堯祠别杜補闕之詩以謂别甫則
 宋人已知其誤矣
  聶耒陽以僕阻水書致酒肉療饑荒江詩
  得代懷興盡夲韻
 舊書本傳甫逰衡山寓居耒陽啗牛肉白酒
 一夕而卒於耒陽元稹墓誌扁舟下荆楚閒
 竟以寓卒旅殯岳陽公卒於耒陽殯於岳陽
 史誌皆可考据自呂汲公詩譜不明旅殯之
 義以謂是年夏還襄漢卒於岳陽於是王得
 臣魯訔黃鶴之徒紛紛聚訟謂子美未嘗卒
[110-13b]
 於耒陽又牽引回櫂等詩以爲是夏還襄漢
 之證案史崔寧殺郭英乂楊子琳攻西川蜀
 中大亂甫以其家避亂荆楚扁舟下峽此大
 曆三年也是年至江陵移居公安歲暮之岳
 陽明年之潭州此於詩可考也大曆五年夏
 避臧玠之亂入衡州史云泝㳂湘流衡山寓
 居耒陽以卒明皇雜錄亦與史合安得反据
 詩譜而疑之其所引登舟歸秦諸詩皆四年
 秋冬潭州詩也斷不在耒陽之後回櫂詩有
 衡岳蒸池之句蓋五年夏入衡苦其炎暍思
[110-14a]
 回櫂爲襄漢之逰而不果也此詩在耒陽之
 前明矣安可据爲北還之證乎以詩考之大
 曆四年公終歲居潭而諸譜皆云是年春入
 潭旋之衡夏畏熱復還潭則又誤認回櫂詩
 爲是年作也作年譜者臆見揣度遂奮筆而
 書之其不可爲典要如此吾斷以史誌爲正
 曰子美三年下峽繇江陵公安之岳四年之
 潭五年之衡卒於耒陽殯於岳陽其他支離
 傅會盡削不載可也當逆旅顦顇之日涉旬
 不食一飽無時牛肉白酒何足以爲詬病而
[110-14b]
 雜然起爲公諱若夫劉斧之摭遺小韓退
 之李元賔之僞詩三尺童子皆知笑之而諸
 人互相駁正以爲能事何足道哉
  注杜詩略例
呂汲公大防作杜詩年譜以謂次第其出處之
歲月略見其爲文之時得以考其辭力少而銳
壯而肆老而嚴者如此汲公之意善矣亦約略
言之耳後之爲年譜者紀年繫事互相排纉梁
權道黃鶴魯詧之徒用以編次後先年經月緯
若親與子美游從而藉記其筆扎者其無可援
[110-15a]
据則穿鑿其詩之片言字而曲爲之說其亦
近於愚矣今据吳若本識其大略某卷爲天寶
未亂作某卷爲居秦州居成都居䕫州作其紊
亂失次者略爲詮訂而諸家曲說一切削去
子美集皆天寶以後之作而編詩者繫某詩某
詩於開元仍年譜之譌也子美與高李遊梁宋
齊魯在天寶初太白放還之後而譜繫於開元
二十五年故諸家因之耳舊史載高適代崔光
遠爲成都尹譜以爲攝也遂大書於上元一年
曰十月以蜀州刺史高適攝成都唐制節度使
[110-15b]
闕以行軍司馬攝知軍府事未聞以刺史也元
微之墓誌載嗣子宗武譜以宗文爲早世也遂
大書於大曆四年曰夏復回潭州宗文夭按樊
晃小集序子美殁後宗文尚漂寓江陵也若此
之𩔖則愚而近於妄矣
杜詩昔號千家注今雖不可盡見亦略具於諸
本中大抵蕪穢舛陋如出一轍其彼善於此者
三家趙次公以箋釋文句爲事邊幅單窘少所
發明其失也短蔡夢弼以捃摭子傳爲博泛濫
踳駮昧於持擇其失也雜黃鶴以考訂史鑑爲
[110-16a]
功支離割剝罔識指要其失也愚余於三家截
長補短略存什一而已
注家錯繆不可悉數略舉數端以資隅反
一曰僞託古人世所傳僞蘇注卽宋人東坡事
實朱文公云閩中鄭昂僞爲之也宋人註太白
詩卽引僞杜注以注李而𩔖書多誤引爲故實
如贈李白詩何當拾瑶草注載東方朔與友人
書元人編眞仙通鑑本朝人編赤牘書記竝載
入矣洪容齋謂疑誤後生者此也又注家所引
唐史拾遺唐無此書亦出諸人僞撰
[110-16b]
一曰僞造故事本無是事反用杜詩見句增減
爲文傅以前人之事如僞蘇注碧山學士之爲
張襃一錢看囊之爲阮孚昏黑上頭之爲嘗琮
是也蜀人師古注九可恨王翰鄰則造杜華
母命華與翰鄰之事焦遂五斗則造焦遂口
吃醉後雄譚之事流俗互相引据疑誤弘多
一曰傅會前史注家引用前史眞僞雜互如王
羲之未嘗守永嘉而曰庭列五馬向秀在朝本
不任職而曰繼杜預鎭荆此𩔖如盲人瞽說不
知何所來自而注家猶傳之
[110-17a]
一曰僞撰人名有本無其名而僞撰以實之者
如衞八處士之爲衞賔惠荀之爲惠昭荀玨向
鄕之爲向詢是也有本非其人而妄引以當之
者如韋使君之爲韋宙馬將軍之爲馬璘顧文
學之爲顧况蕭丞相之爲蕭華巳公之爲齊已
是也至前年渝州殺刺史一首注家妄撰渝遂
刺史及叛賊之名而單復讀杜愚得遂繫之於
爲可笑
一曰改古書有引用古文而添改者如慕容
寶樗蒲得盧添袒跣大叫四字赭白馬賦用品
[110-17b]
蓻驍騰爲句而蜀都賦觴以縹靑一醉累月斷
裂上下文以就蜀酒之句也有引用古詩而
易者如庾信蒲城桑葉落改爲蒲城桑落酒陸
機佳人眇天末改爲凉風起天末也此𩔖文義
違反大誤後學然而爲之者亦愚且陋矣
一曰顚倒事實有以前事爲後事者如白絲行
以爲刺竇懷貞蕭京兆以爲哀蕭至忠是也有
以後事爲前事者如悲靑坂而以爲鄴城之役
雍王節制而以爲朱滔李懷仙之屬是也
一曰强釋文義如掖垣竹埤梧十尋解之曰垣
[110-18a]
之竹埤之梧長皆十尋有此句法乎如九重春
色醉仙桃解之曰入朝飮酒其色如春有此文
理乎此𩔖皆足以疑誤末學削之不可勝削者

一曰錯亂地里如注龍門則旁引禹貢之龍門
不辨其在雒陽也注土門杏園則槩舉長安之
土門杏園不辯其在河南也注馬邑則槩舉鴈
門之馬邑不辯其在成州也諸家惟黃鶴頗知
援据惜其不曉決擇耳
一曰妄系譜牒按唐宰相世系表杜預四子錫
[110-18b]
躋耽尹襄陽杜氏出自預少子尹元稹墓誌云
晉當陽侯下十世而生依蓻甫祭遠祖當陽君
文稱十三葉孫甫甫爲預之後未知預四子誰
爲甫之祖而舊譜以甫爲尹之後此何据也唐
舊書杜易𥳑傳易𥳑襄州襄陽人周硤州刺史
叔毗曾孫易𥳑從祖弟審言易𥳑審言同出叔
毗下獲嘉爲甫高祖卽硤州之子也周書杜叔
毗傳其先京兆杜陵人也徙居襄陽祖乾光齊
司徒右長史父漸梁邊城太守此世系之較然
可考者也以世系表推之尹下六代爲襲池陽
[110-19a]
侯洪泰與乾光爲行洪泰生二子祖悅顒與漸
爲行顒生三子景仲景秀景恭與叔毗爲行叔
毗景恭皆仕周其子皆仕隋叔毗之子爲廉
則未知其爲易𥳑之祖歟審言之祖歟舊譜以
叔毗爲顒子景仲叔毗玆系顒下紕繆極矣此
不可不正也顏魯公撰杜濟神道碑爲征南十
四代孫甫有示從孫濟詩斯爲合矣世系表濟
與位同出景秀下竝征南十四代而詩稱從弟
位抑又何歟宋人謂新唐宰相世系表承用逐
家譜牒多所繆誤歐陽公略不筆削恐未可以
[110-19b]
表爲据也姑書之以俟博聞者
宋人解杜詩一字一句皆有比託若僞蘇注之
解屋上三重茅師古之解筍根稚子爲可笑
者也黃魯解春日憶李白詩曰庾信止於淸
新鮑炤止於俊逸二家不能互兼所長渭北地
寒故樹有花少實江東水鄕多蜃氣故雲色駮
雜文體亦然欲與白細論此耳洪駒父詩話一
老書生注杜詩云儒冠上服本乎天者親上以
譬君子紈絝下服本乎地者親下以譬小人魯
之論何以異於此乎而老書生獨以見笑何
[110-20a]

杜集之傳於世者惟吳若本最爲近古它夲不
及也題下及行閒細字諸夲所謂公自注者多
在焉而別注亦錯出其閒余稍以意爲區别其
𩔖於自注者用朱字别注則用白字從本草之
例若其字句異同則壹以吳本爲主閒用它夲
叅伍焉
宋人詞話以蜀人將進酒爲少陵作者蔡夢弼
詩注載王維畵子美騎驢醉圖幷子美斷句詩
至於鄭䖍愈瘧之說宗文斧臂之戲李觀墳土
[110-20b]
之辯韓愈摭遺之詩皆委巷小人流傳之語君
子所不道也飯顆山頭一詩雖出於孟棨夲事
而以謂譏其拘束非通人之譚也吾亦無取焉
          寧國府旌徳縣劉入相字文華督工鐫刻
           丹十
[110-21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