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初學集 > 牧齋初學集 87


[087-1a]
牧齋初學集卷第八十七
 疏
  蒙恩昭雪㳟伸辭謝微悃疏
臣去歲以枚卜被訐闔門席藁靜聽處分伏遇
 皇上神明獨運 慈炤竝施關節旣明之
㫖旣以 天語定其鐵案失于覺察之罰復以
公錯薄其金科於是臣之覆盆得白而孤生可
保矣夫枚 大典橫致攻訐上厪 聖𠂻下
關 國體 皇上安得不 赫然震怒此天地
之公而風雷之斷也 天威震疉之後尚不忍
[087-1b]
遽信單詞付之所司公同審讞再三駁正此雨
露之仁而山澤之虛也以 國法稟三尺以公
議聽舉 朝凡廷臣上殿之爭一任其詞辯蠭
湧而要其理之所是卽一夫如簧之口亦縱其
蜩螗沸羹而觀其遁之所窮水落而石出火炎
而玉見此化工之神機而曲成之妙用也臣生
生世世子子孫孫頂戴 聖恩與 天無極又
何容贅一詞哉臣才能淺薄命運迍邅上負
四朝養士之德莫報秋毫俛懷半生致 君之
思未酬尺寸幸得再見 天日曲荷 恩波自
[087-2a]
今以往益堅素心自守樸學耕山釣水長爲淸
白之民誦詩讀書終老丹之業他日倣周六
典作唐一經備掌故于 淸朝續長編于 聖
世此則職之迂愚庶幾仰答 殊恩而自期晚
節者也惟是臣之問擬巳奉 明㫖法當束身
歸里臣受 皇上恩淪肌刻骨犬馬猶知戀
主豈敢恝然徑去卽日赴鴻臚寺報名謝 恩
 陛辭該寺以 朝儀不載此欵不收報單只
得齋戒盥沐向 大明門行五拜三叩頭禮辭
 朝前去臣自此望觚稜之雲氣想長安于日
[087-2b]
邊惟有瞻 天仰 聖依戀屛營而巳
  微臣束身就繫輔臣蜚語橫加謹平心剖
  質仰祈 聖明洞鑒疏
臣於本年正月被本縣管糧衙問革書手張漢
儒具疏訐 奏欽奉 聖㫖著該撫按拏解來
京究問卽日泥首就道聽候起解流氛阻隔道
路閒關疾病顚連匍匐詣 闕㳟遇 皇上如
天好生理寃淸獄靈雨應祈懽聲雷動臣惟有
瞻 天仰 聖靜候處分及接邸報見輔臣溫
體仁辯許自表疏爲之喟然太息曰臣尚未忍
[087-3a]
薄視體仁何體仁自視之薄乃爾乎臣昔年去
國因體仁以枚訐 奏此 聖明所洞鑒海
內所著聞也今日奸棍鑿空誣 奏驟干 聖
怒猶不忍卽僇而付之所司此我 皇上天地
父母之仁也體仁從旁睨視則亦已矣又從
而下石焉者何也 聖明在御如日中天臣而
有罪卽逐體仁庸何補臣苟無罪卽不逐體仁
庸何傷今謂臣朋謀合算必欲逐之而後入豈
明謂臣之死生懸于其手有必不相容之勢非
所謂神者告之乎臣十載田園三年苫塊自表
[087-3b]
同鄕不識一靣何況其他渡淮而北病寒病暑
途就醫僅存喘息安能分身縮地濳住近郊
漢儒之疏體仁自言無與然漢儒誣臣多贓體
仁亦曰賄賂漢儒誣臣廣布體仁亦言合算何
其異口而同喙也且非獨于此也體仁往訐臣
浙闈舊案蒙 皇上勑下法司勘問欽奉 聖
㫖錢千秋關節等事會審旣明大哉 王言一
言而科塲之斷案定微臣之寃誣白矣漢儒一
則曰賣舉人再則曰賣舉人何敢于弁髦 明
㫖而肆無忌憚也體仁曰舉朝皆謙益之黨漢
[087-4a]
儒亦曰把持黨局體仁曰在朝在野呼吸相通
漢儒亦曰幇助黨局遙執朝政何物漢儒與聞
鈎黨若此之精也漢儒揚揚長安道上誇詡體
仁倚爲牆壁合而觀之可謂盡無影響哉體仁
謂已經 乾斷於臣毫無芥蔕體仁輔政以來
每遭論劾無以自解輒以嗾使坐臣其辯主事
賀王盛之疏尋端及臣爲憤憤具在 御前
此可謂之無芥蔕乎八年揆席呼吸霜露埽門
媚竈之徒聞風應募爭欲殺臣以效首功表不
正則影邪況于明示風㫖而顯爲質的乎體仁
[087-4b]
年來每自稱瞶眊置 國事邊事于度外獨至
于刺羅織鷹擊毛摰則劃然心開而其於臣
甚向令念 皇上特𥳑勉圖報稱移此等精
神心術用以東籌奴南䇿寇中理軍國重事豈
不亦弘濟時艱偉然救時之相乎臣竊爲體仁
惜之傳有之君子不阨人于險又曰高伯其爲
僇乎復惡巳甚矣體仁逐臣之官錮臣之身目
睹其跋疐困窮若此亦可以已矣人言飽其毒
手必將曲殺臣囹圄之中身塡牢戸而後快得
無犯阨人巳甚之戒乎 皇上好生而體仁好
[087-5a]
殺 皇上解網而體仁結網於以上副 天心
仰贊 聖德似亦不當如此臣終願以大臣之
誼長者之言爲體仁效忠告也臣初仕 先朝
觸魏崔之焰而 皇上生之繼遇 聖明攖體
仁之鋒而 皇上再生之臣之身 皇上之身
也惟有呼 天呼父母歸命投誠於 君父而
已至若漢儒誣 奏錢糧兵餉一切單欵 皇
上神明洞鑒一勘自明臣尚有另疏辯析不敢
贅陳伏乞 皇上念臣孤危寃誣幽囚覆盆
勑令該部作速審結或倣 本朝大獄廷鞠事
[087-5b]
例 特賜硏審臣沉寃得白微生復全生生世
世子子孫孫感荷 聖恩與天無極矣
  剖明關節始末以祈 聖鑒以明臣節疏
臣繫獄經年欽荷 聖恩解網不敢詣 闕謝
 恩惟朝夕焚香頂禮祝誦 萬壽本月二十
六日接得邸報大學士孔等題奉 聖㫖鄭三
俊兩案蒙徇原應重治以爲法官之戒等旣
說他老耄無子歷任淸勤姑著贖徒三年去錢
謙益關節之事其風節可知俟擬請自有鑒裁
該衙門知道欽此臣不勝慙悚不勝感激安敢
[087-6a]
嘿嘿而處於此臣於崇禎元年濫與枚舊輔
溫體仁憤不列名借浙闈舊案訐臣體仁指臣
賄賣關節事露後隂使千秋脫逃沉閣不結不
知關節指騙緣繇是臣抗疏指摘千秋與二棍
提到法司天啓二年十二月問遣結案此體仁
之欺 君說謊最爲昭著者也欽奉 明㫖下
法司勘問御史多至六人𠛬部司官多至十三
人矢天誓神嚴鞫供然後具獄上 請欽奉
 聖㫖錢千秋關節等事會審旣明其軍犯放
回來京應得罪名還察議具 奏欽此臣旋以
[087-6b]
不能覺察問擬公杖荷 皇上兪允具疏謝
恩回籍恭惟浙闈一案案牘山積諍論波翻究
竟折衷於 皇上會審旣明之一語此微臣勘
問昭雪之始末也體仁攘踞揆席慮臣姓字尚
在人口死灰或至復然顯示風指隂設陷阱必
欲殺臣而後已卽奸棍誣 奏亦訟言賄賣關
節敢於弁髦 明㫖則體仁指授線索業已滿
盤託出矣臣束身待罪感荷 聖靜聽處分
不復抵齒前事今幸 皇上明㫖及此此正臣
愚剖心自明之日也當逆璫用事以臣爲楊漣
[087-7a]
趙南星之黨矯 㫖削奪亦借關節爲辭 皇
上旣抆拭臣而 召用矣體仁所掇拾者逆璫
之餘唾也 皇上所昭雪者逆璫之舊案也
皇上於此案爲臣昭雪者再煌煌 明㫖凜於
金科玉條矣臣敢不投誠歸命披瀝於 君父
之前乎臣竊惟人臣立身事 主風節與名節
不同風節者標致勵千古激揚動一世聖賢豪
傑之所優爲也名節者如中女之不倚市門凡
民之不爲盜賊如坊止水斷斷乎不可踰佚夫
人而知之者也臣資性駑下行能婾薄猥以風
[087-7b]
節譽臣臣當媿死若交通關節賄賣舉人此無
行義壞名節之者也 聖主不以爲臣哲父
不以爲子生難戴顏靣而爲人死當薦棘毒以
入地臣讀聖賢之書奉父師之訓於名節二字
亦旣籌之熟矣而謂臣忍爲之乎臣恭繹 明
惟 皇上辯析風節勵世磨鈍之至意臣
一線餘生賴 皇上覆露保全得有今日竊以
爲 皇上全臣之軀命不若全臣之名節全
臣之軀命臣之得生在一身在一家而全臣之
名節臣之得生在天下在後世此臣之所爲披
[087-8a]
丹瀝血懇祈 天鑒者也伏乞 皇上勑下法
司及九科道將前後獄辭公同會勘如有纖
毫干涉請卽日戮臣於市爲人臣敗壞名節欺
 國誤朝之大戒如其不然仍望 皇上天語
昭雪臣生生世世子子孫孫竝荷 聖恩於罔
極矣
  微臣荷 恩誼重戀 主情謹瀝丹誠
  仰祈 天鑒疏
臣竊惟臣子之於 君父孰不戴 天履地沾
被 洪慈然而荷 恩高厚瀕死屢生蓋未有
[087-8b]
如臣者始以閹禍削奪 皇上收採淪廢起自
田閒頓躋卿貳臣之之死而生者一也繼以枚
 被訐 皇上勘鞫始末放歸鄕里無玷生平
臣之之死而生者二也十載歸田三年喪母草
土餘生橫罹誣詆挾排山壓卵之威騰負塗載
車之謗 朝野爲之沸騰道路無不震悸 皇
上恩同覆載 明竝日月含沙者死伏都市覆
盆者生出棘林臣之之死而生者三也臣觀
本朝大獄代不數見遠則門達之搆陷李袁近
則許顯純之曲殺楊左臣之孤危有甚於此奸
[087-9a]
胥旣倚勢而飛章宵人又承風而造獄鉗網獨
萃於一身萋菲共成其貝錦自非 皇上堅持
斷力雪寃誣臣之殘骸未知死所臣之孤生
寧有今日雖復巫陽筮魄斗極收䰟方之於臣
未爲厚幸若乃禍之初煽也鋃鐺急徵截勘
問然後羣奸張設之綱羅一擊而立破獄之漸
解也踰冬久繫再三駁正然後愚臣覆蔀之情
事經久而愈明而又矜其負氣自矜貰其嫉惡
巳甚鎔鑄以大冶之鑪箴砭其狂易之疾此又
我 皇上範圍曲成造化之妙用超出古今萬
[087-9b]
萬者也臣惟自古奸邪小人禍國家者其初必
假朋黨以攻君子其後必興大獄以空善𩔖
皇上 天縱聖學博覽今古神明獨運灼見獄
禍之根株洞燭黨論之枝蔓故微臣刀俎魚肉
僅而得免此非獨臣一人之幸也臣伏覩 皇
上克謹 天戒矜恤庶獄解網遍囹圄謳歌滿
寰宇如臣愚昧得與罷民庶女竝荷 昭融臣
在 國家不啻春林之片羽秋風之一葉其獲
生全至爲微末然 皇上仁厚澤霑被士𩔖
則已弘長無窮矣從此惇卞之奸絶跡淸時同
[087-10a]
丈之獄屛息 聖世善人競進國論淸夷億萬
年有道之長恒必繇此此又臣之所稽首以誦
引領以幾者也臣性質剛學問迂疎有不負
所學之虛願而孤悰每躓於淸時有同人渙羣
之素志而奇禍獨於鈎黨遠慙 神祖之拔
擢近負 皇上之生成自今以往幸得解網山
林全生魚鳥然而長安日遠貫口星遙曾不若
城南片地咫尺禁門猶得同瞻尺五之 天近
望觚稜之氣惟有朝朝暮暮祝頌 岡陵子子
孫孫報稱狗馬而巳臣往年革職聽勘奉有關
[087-10b]
節等事會審旣明之 㫖問擬公杖辭 朝還
籍今玆再蒙 恩宥豈敢咫尺 天顏不一稽
首 闕下謹力疾扶掖向 大明門行五拜三
叩頭禮卽日辭 朝前去臣不勝瞻 天仰
聖依戀屛營之至
  遵 㫖回話疏
臣自往歲觸權被搆蒙 皇上鑒臣無寛赦
歸里頂踵高厚杜門屛跡朝夕焚香祝誦 萬
壽頃於十一月十二日接得𠛬部咨文內開原
任𠛬部侍郞蔡奕琛 奏爲再陳神通廣大等
[087-11a]
事奉 聖㫖復社一案屢奉 明㫖延捱不結
明有把持今觀復社或問及十大罪之檄僣妄
奸貪兼備於人才治亂大有關係何可不問張
溥張采錢謙益殊干法紀俱著回將話來還勒
限去該部知道欽此欽遵臣扣頭捧讀仰見
皇上神明睿知獨觀萬化之源惻然於人才治
亂之大關思所以力創而亟返之甚盛心也臣
於復社有無干涉不容不力辯於 聖明之前
者敢矢心瀝血爲 皇上縷陳之奕琛疏稱張
溥首創復社臣中萬曆庚戍科進士溥中崇禎
[087-11b]
辛未科進士相去巳二十餘年結社會文原爲
經生應舉而設臣以老甲科叨冒部堂何緣厠
跡其閒其不容不辯者一也復社或問係原任
蘇州府推官周之夔所作及徐懷丹十大罪檄
原本具在未曾隻字及臣若臣果係復社則之
夔何不先指臣待奕琛始拈出耶其不容不
辯者二也復社屢奉 明㫖察奏亦未曾有臣
姓名 屢㫖見在 御前其不容不辯者三也
復社一案聞往年撫按回 奏巳經部覆臣方
被逮在京無繇與知其有未經回 奏者事在
[087-12a]
所司有無把持諸臣見在可問其不容不辯者
四也復社自復社也臣自臣也奕琛欲紐而一
之而無端揷入一語曰謙益發縱此所謂捕風
捉影也其不容不辯者五也復社自復社也奕
琛自奕琛也復社自有周之夔之案奕琛自有
薛國觀之案奕琛又欲紐而一之而曰復社操
戈繇臣指授此所謂桃僵李代也其不容不辯
者六也臣雖愚陋亦素講君臣之大義四方多
故 聖主側席謂中外臣子皆當以報恩讎之
心報 君父以剪異巳之心剪奴寇勿沽
[087-12b]
邀名勿背公而植黨此臣朴忠一念退不忘
君可質神者也顧坐以遙執 朝權黨同伐
異則寃而又寃誣而又誣矣其不容不辯者七
也果如奕琛言則臣等眞江南之大蠧也官於
江南者與生于江南者是不一人何皆喑默不
言豈舉 朝之臣子皆朋黨不忠而獨奕琛一
人忠乎抑亦居官任職時不忠而負罪之後乃
忠乎其不容不辯者八也此八者事理昭灼
有証據 聖明在上一覽了然臣豈敢隻字支
飾哉至若奕琛以王陛彥一案坐臣傾陷臣不
[087-13a]
必與辯也何也陛彥之獄出於 斷非外廷
所敢與也 皇上天縱神明乾綱獨攬而謂草
野小臣能於三千里之外弄神通 皇上至
聖至神明見萬里此不辯而知其誣者也奕琛
疏滿紙鑿空無論監生盛順從不識靣卽如錢
位坤登途驟病就醫金陵京口未嘗渡淮一步
而以爲濳入京師此而可誣孰不可誣其他正
不必置辯也奕琛以舊輔溫體仁姻戚疑臣報
復不知臣生平素無藏蓄固未嘗讎體仁於生
前乃奕琛顧欲代體仁讎臣於身後人之不同
[087-13b]
量若此又何言哉伏乞 皇上洞鑒復社或問
諸原刻果否有臣姓名王陛彥一案果否繇臣
搆陷幷 勑下九科道諸臣公議奕琛累疏
誣臣果否眞僞則公道大明䜛網立破臣得以
漁樵沒齒生生世世戴 聖德於無涯矣
 議
  輸丁議
自有流賊之警本道公祖諄諄以出丁出貲捍
禦桑梓勸諭鄕紳俾爲士民倡率凡兩閱月逡
巡未有應者近日賊勢未解警報日至縣父母
[087-14a]
奉道檄催督遽有開寫輸丁姓名造冊報道之
說不肖駭曰神矣哉何其具也巳而聞諸道路
則曰所謂輸丁者輸其所自有之丁也一紳有
家僮若干人具名開報有事率以守城不費一
錢不待晷刻而丁已具矣不肖沉吟竊嘆不解
所謂乆之乃冒昧獻議曰家丁之說與排門夫
不同排門夫專爲城守而說也城守之日民之
少壯者登陴老弱婦女更番接應舉邑之人編
入行閒所謂排門夫也若家丁必其人勇敢便
利嫺習武藝緩則用以敎練守望急則用以乗
[087-14b]
城出戰者也今以家僮具數充報此輩冨饒者
危帽輕衫如游閒公子貧窮者鶉衣草食如卑
田乞兒一旦有事何所用之此爲欺上臺乎抑
自欺乎將誤地方乎抑自誤乎鄕紳平日自視
過尊視其家人過驕以爲編作家丁排門造冊
爲地方不惜痛自屈損一至于此不知有事城
守雖鄕紳與齊民無異家僮上城何煩主人輸
助正德中齊劉之變楊文襄居京口韎注登城
與編氓共事又何有於鄕紳之童僕而斤斤以
開報爲能事乎縣傳道檄曰輸丁自守自守之
[087-15a]
云本道公祖欲鄕紳各自爲身家妻子墳墓之
計勸而激之之詞也非果欲其自守也譬如一
城有事某雉堞墮矣某紳能自率其丁以某堞
完乎某家門殘矣某紳能自占其丁以其家免
乎此萬萬不通之說也道檄所謂自守者正古
人家自爲戰人自爲守之義而非謂其各率家
丁以自守也不肖伏思之與其募家丁不如募
鄕兵與其私募家丁不如公募鄕兵流賊非生
而爲流賊也拳勇無藉饑寒不逞之徒睥睨怨
望乗閒而起者平時之奸民卽突發之流賊也
[087-15b]
今籍記某鄕某保拳勇之人若干抜其者取
的當保結募而收之此輩一爲我用則其黨與
回心矣有事則各募其徒黨以爲爪牙募百人
可以得千人此一便也江海之閒嘯風跋浪窺
伺內地者多矣我招募鄕兵朝夕訓練彼將以
我爲有備望風屛跡且可以絶勾引之途防竊
發之盗此二便也異鄕之人小小營販寓籍于
此者不驅則奸宄叢雜驅之則流冗可憐宜各
就其行戸編爲一甲擇其乆著此土人共識認
者責以保結卽抽其輕便驍㨗者署爲丁壯此
[087-16a]
輩喜于得食便于見留卽於保甲之中行寓兵
之法此三便也兵旣募矣餉將安出曰道檄原
以輸丁爲言輸之爲言輸而歸之于官也輸餉
卽所以輸丁也鄕紳爲身家妻子墳墓之計各
發本心捐貲省費黽勉蠲助則冨監冨民必從
風而響應矣有不率者所司以三尺繩之何辭
之與有巢縣之破也吾郡沈生重傷困斃伏積
屍三日寇退而後出親見縣令勸富家出粟募
守皆慳不肯應城破之後騈首就僇哭聲震天
悔不從縣令之言此殷監之不遠者吾邑富庻
[087-16b]
百倍于巢願爲綢繆桑土之思無忍焦頭爛額
之議此不肖所不忍言者也或者以爲募兵
未用恐其難輯巳用懼其難散不知旣募之後
有束伍之法有訓練之方雖千萬人可以進退
如意而況區區數百人乎爲此說者不識時務
不知方略借老成隱憂之語以爲藏慳飾吝之
地置之不足道可也若夫鄕兵之利更僕未可
悉言本道公祖所稱李茂明梅長公保吉保麻
之事不肖知之故敢以爲桑梓勸崇禎八年
三月朔日虞鄕老民錢謙益謹議
[087-17a]
  與楊明府論編審
臺下以指日 朝天之身爲五年編審之計蒐
討伏匿摘發姦蠧窮日分夜舌敝唇乾爲百姓
均繇役爲地方計長乆此仁人君子之用心也
惟是法立弊生役多田少欺匿日煩爬搔無術
臺下日不暇給尚苦其紛紛而道路嘖有煩言
不勝其洶洶伏而思之其大端有三客田之濫
免不可問則不得不取盈于額田冨戸之花詭
不可問則不得不歸倂于窮戸桀黠之上下其
手不可問則不得不責成于區書此三者臺下
[087-17b]
與通邑之所同患也竊以爲此番編役宜首淸
客戸當浦城徐𥳑吾撫臺限田之時邑中别無
客戸東倉一孝廉入贅其婦翁借壻名立戸楊
忠烈公編審此戸之役反重于他戸於是借戸
者屛息矣客戸之多不知何年始其多而濫免
也又不知從何政始此今日第一弊端也可不
鋤而去之乎或曰新叅茂𫟍相公亦占戸嘗熟
避茂苑不敢問則客戸俱不可問也此其言甚
陋茂苑生平淸節海內著聞客戸之立必不與
知況爰立之後與宮坊冷局事體不同今方平
[087-18a]
章軍國以天下爲已任安肯以絶不相干之客
戸妨礙一邑之役法乎一旦毅然改正茂苑聞
之不惟無後言也必將大喜借茂苑作榜様則
其他客戸便可一筆勾除一舉而可以淸寄庄
之弊甦窮民之困又可以成執政之淸名而逢
其所喜何憚而不爲客戸之濫極矣有他省之
鄕紳物故已乆而占籍隔省者有江北之鄕紳
江海懸絶而占籍江南者其可笑者則錢司
㕔名選之戸也司廳初舉順天以同宗刺來謁
問之則曰祖上傳聞記憶是嘗熟人耳後遂欲
[087-18b]
領坊銀于嘗熟當事者不可而止未聞有寸田
尺土在嘗熟也非宗認宗無譜通譜此近來流
俗惡套今不知何人借其戸以避役是又以司
廳爲市也如曰以原籍之故則寒家原自浙東
遷來何不立戸于浙如曰以同宗之故則寒宗
有儀賔在江右何不立戸于南新此事理之萬
萬不通者也諸如此𩔖非但當釐正點役更須
重加罰治以爲欺隱之戒者也其或事出有因
法可假借者如錢職方大鶴本嘗熟人也而於
長洲登第則當覈長洲之曾免與否而不當但
[087-19a]
以原籍爲辭蔣邑宰介如本無錫人也而於嘗
熟發科則當覈無錫之曾免與否而不當但以
本庠爲解循本責實徹底打算免不任受德不
免亦不任受怨何憂客戸之不可問哉花詭之
弊不可窮詰假如千畝之田一旦化爲百戸世
有千畝而百人爲買主者乎百畝之田一旦化
爲十戸世有百畝而十人爲買主者乎此可一
案籍而了然者也又有不花而花不詭而詭者
於官戸民戸之外多設欵額者是也又或有不
當優而優者于本分應免之外加倍優饒有不
[087-19b]
當免而免者於鄕紳科貢之外叧立名目此等
弊竇不除情靣不去但于窮戸窮民行一切歸
倂之法恐紛紛者卒未有定而洶洶者亦終未
有已也爲臺下計與其獨裁之不若公議之也
與其拮据料理于一堂不若疏通商𣙜于一邑
也今將通縣優免數目本邑鄕紳舉貢等項若
干客戸若干别戸若干據現造冊籍先送闔邑
縉紳公議或免或否各各公同注定一則爲通
邑清役一則爲父母分怨料縉紳必不辭也次
則送本學師長集諸生公議諸生公爲桑梓私
[087-20a]
爲門戸苟有所見必竭誠相對不敢誣且隱也
又次則行首告之法或投匭或靣陳許其
情弊覈實施行則言者摩厲爭進而其可採者
必十得五六雖桀黠之上下其手者亦將形見
而計窮也𢬵此數日功夫花詭可淸冒濫可覈
差不患多田不患少榜額一出便如金科玉條
不可移易雖曰五年編審造福于地方者不啻
百年千年在臺下更加之意而巳矣或曰如是
而役猶不足則奈何曰繇役者一邑之公事也
非縣父母一人之事也在縣父母當與縉紳公
[087-20b]
議在縉紳當與縣父母分憂吾輩之受國恩多
矣視力役小民便多吃𧇊一分亦復何妨役果
不足則於見在優免額中量出幾何或領差或
貼役不佞當努力以爲士紳倡首孝廉子衿之
賢者自當聞風響應庶幾往役者不困而民力
可漸瘳乎往時官戸槩不當差官田漸多民田
漸少徐浦城爲松江司理然有限田平役之
志及開府吳中奏請舉行楊忠烈力贊其事迄
今吳民不至盡爲捐瘠二公之力也未及三十
年而吾邑之役法蠹弊至此波靡魚爛誰執其
[087-21a]
咎伏惟老父母推浦城之成法踵忠烈之芳規
廣詢獨斷爲虞民造無窮之福不肖雖老且賤
猶能從閭史之後執𥳑而書之狂瞽之言不識
忌諱伏惟裁擇
  與蔣明府論優免事宜
伏承頒示優免書冊俾各竭蒭蕘仰佐臺下平
役恤民之百一甚盛心也臺下化洽飮羊智周
握蚤冊中情弊豈不洞若觀火而猶折節下問
敢不臆舉以對竊見所頒書冊似猶出胥吏筆
牘有意上下其手未經台覽者也客歲以客戸
[087-21b]
濫免上書前政楊公以蔣邑宰介如職方錢大
鶴相提而論今大鶴則推置客戸介如則收厠
邑紳干客戸之中獨收東倉吳志一人此何
爲也介如應入邑紳則何以獨外大鶴志衍旣
應優免則何以謝凌正諸公乎開此冊者假
手于二公顚倒弄以撓亂經理客戸之議以
巧爲客宦越盤互之地設謀甚狡伏機甚
此其人必老吏舞文敢以役法爲市者似不可
不察也冊中事宜吏有可得而商者功臣撥賜
田畝免糧免差此國制也本縣舊有宋西寧庒
[087-22a]
田濫免至萬畝外今又改爲薛陽武此何說也
西寜庄田撥賜出自何 朝奉何 御批據何
部劄果有之也自當仰遵 典制免糧免差若
猶未也則有餘田一體當差違者一畝至三畝
杖六十之律例在况庄田昔係西寧今歸陽武
果 欽賜也其敢私相授受乎元勳如中山國
戚如嘉定假令設版焦瑕動稱四履盡三吳之
圡田不足供勳戚之湯沐矧蕞爾一邑乎愚以
爲庄田一欵斷宜窮究假冒根繇不得因仍姑
息亦所以正 國法也其當裁者一也故宦優
[087-22b]
免出自上臺德意誰敢非之士大夫生叨 國
恩沒而優免三年逾涯極矣宦于他方者誰無
故吏誰無門生宦于玆圡者誰無舉主誰無座
主故宦之後又有故宦十年之外又復十年率
是而行安所底止上臺篤念故舊夫豈不軫惜
小民小民之膏血有窮上臺之恩施無巳愚以
爲故宦不論官職崇卑有無批免斷以三年爲
限在小民無不心服卽上臺亦當首肯其當裁
者二也忠臣後裔王錢世襲錦衣論官優免無
容置喙矣其他應炤奉祠生員量加優免若假
[087-23a]
忠裔名色濫寄多田其端不可開也忠臣死杖
死獄志在報國 國家業贈恤優報若其後人
詭田避役倚忠裔以厲民必非忠䰟所樂也
可笑者李仲達列之忠臣戸則繆西溪諸公何
得不與王蒼野錢雲江皆死倭難忠臣也王道
燁之外又立王蒼野一戸則錢可興之外又將
立錢雲江一戸乎奸胥目無三尺一至於此其
當裁者三也名色錯列朱紫混淆有一紳而列
兩戸者有故紳而列見在者有巳故封君免三
年之外者有巳故雜流混免三年之內者其當
[087-23b]
裁者四也雜流承舍吏員儒士此等蠅附多人
狐假莫辨本是過海活切之流又多子虛亡是
之輩不如一切抹殺論田起差其當裁者五也
命婦守節一欵事無大謬理則不安會典旌表
守節必夫亡三十以下者若曾應封典不得與
旌今曰命婦守節此非名也夫人再醮前輩曾
有謔語卽命婦徼恩優免不當以守節爲詞目
前見謂何傷異日終成話柄向雖列名公啓亦
自悔斯言之玷矣其當裁者五也凡此皆臺下
所朝夕講求一經拈出便自了然但在臺下推
[087-24a]
造化之心放霹靂之手滿盤打算徹底施行則
劇邑之繇役可平小民之疾苦少息矣雖然此
所論於冊之內也通邑之積弊莫大乎花詭往
時之花詭者奸頑小戸雀䑕穿穴耳今則冨家
巨室無戸不花無田不詭矣有巨萬之田而僅
存百數者矣有一戸之田而化爲千百者矣冊
籍有田而冨戸無田收租放債則有田而點差
應役則無田過此以往弊將奈何說者曰有兩
法以治之一則倂田當差也一則論田貼役也
此兩說者似是而實非也假令倂田當差則一
[087-24b]
區之中必以千畝數百畝之戸領差而萬畝之
花詭者影附於各區小戸之中閒領小差永避
大差是花詭者於倂差甚便也假令論田貼差
則一邑之中亦必以千畝數百畝之戸領差而
萬畒之花詭者藏躱於一畝一戸之列豈惟避
大差倂避小差是花詭者於貼差便也領差
之中戸下戸艱難跋涉破家蕩產甚且以身命
償之而冨家巨室上不應公家之急下不惜閭
閻之窮安享銅山金穴之利恣行骨吸髓之
惡役法從此大壞民生從此日蹙而不平之極
[087-25a]
焚搶刼掠之禍亦從此而醞釀決裂可不懼哉
當今不窮摉花詭之弊則徭役不可得而平也
不重加花詭之罰則花詭不可得而禁也試覆
按歷年推收冊籍過邑之田非有海漲沙
冊上之田又非有蟲蝕䑕耗也昔何以多今何
以少昔何以有今何以無昔何以歸倂今何以
瓜分昔何處來今何處去按圖而索之履畝而
求之不亦了然在目乎摉得此等弊端罪在吏
書嚴治吏書罪在業戸嚴治業戸行不赦之誅
立倍等之罰花詭何患乎不淸役法何患乎不
[087-25b]
善哉若夫花詭之淵藪顯明易見者則客宦之
戸是也一富戸立一客宦則邑中少一富戸矣
兩富戸立兩客宦則邑中少兩富戸矣有爲調
停之說者曰每戸優免其半以謝客紳此法一
行爲富室者各立宦戸各免半差自此客宦麇
至如市賈之相求不十年內嘗熟無民田矣凡
立客戸者皆奸頑大戸借䕃避役者也昨與陳
益吾趙景之二公靣商以爲合邑北運等重役
宜先㸃客宦戸充當後及本邑庶可以懲詭寄
之奸絶寄庒之跡此事理之當者也客戸之
[087-26a]
田皆奸頑大戸之田也免則奸頑大戸被其利
客宦不任受德不免則奸頑大戸寢其奸客宦
不任受怨台臺爲民父母三尺在手斬釘截鐵
爲斯民造福百年亦何嫌何憚而不爲哉往年
議淸客戸楊父母每告人曰極欲周旋只是錢
老先生不肯爲之听然解頥今日口快手癢不
能自禁復爲臺下發此狂言轉復自笑也如有
可聽伏望留神採擇如其不可如候蟲之聲自
作自止於籬落之閒冀高明無以聒耳爲罪此
後亦不敢更置一喙矣
[087-26b]
  請調用閩帥議
竊惟天下大勢以人身譬之京師其元首也東
南其腹腴也齊魯豫楚其肩背肢體也方今奴
寇交訌豫楚殘破齊魯瘡痍獨東南腹腴無恙
是以元首晏然而肩背肢體可以徐圖補救今
荆襄陷矣江州殆矣竝江交下羽檄四至蕪關
又以焚刼告矣賊在荆襄則雄據上游無日不
可以下賊在蕪關則濳伏內地無處不可以
窺渡我無將無兵無舟船無車馬無器仗無斥
堠奸人勾引盜賊竊發上何以衞 陵下何
[087-27a]
以固陪京東南腹腴之地將蹂踐爲豫楚齊魯
而 神京何所恃以無恐此可爲膽寒股栗蹙
然不終日者也爲今之計拯溺救焚權宜急切
惟有調用閩帥一著悉心籌之其便有五鄭帥
方略諳曉師律精嚴感激 聖恩誓以死報新
舊登撫二曾公皆以百口保之用節制之師鼓
義激之氣闖賊游䰟可以滅此朝食此一便也
鄭兵皆島卒番習泅善没如長魚擁劒跳躍
於驚濤巨浪之中賊雖多梟悍原野奔突而水
戰非其所長以鄭之長制闖之短此二便也其
[087-27b]
銃礟之猛毒槍刃之犀利牌甲之輕堅船艦之
完好皆二十年以來積歲月閱攻戰竭貲力而
就之者也彼在行閒必悉索以來無製造𥳑稽
之勞而得利兵堅甲之用此三便也禽鳥之制
也以氣鄭來則闖必縮足不敢南下而江海閒
苻伏莽可取次收服爲我之爪牙此四便也
江南無知兵之將無束伍之卒一經調度旌旗
壁壘煥然改色東南半壁轉弱爲强比於閩海
此五便也愚以謂當事諸公宜亟以江南急危
情形飛章入告伏乞 皇上立勑鄭帥移鎭東
[087-28a]
南專理禦寇事宜若寇信孔亟一靣上疏一靣
移文令尅日就道勿遲晷刻須其至商搉信地
酌量戰守庶幾流氛可立淨江上可安枕而中
原可一意辦奴此非獨東南之福也優其辭命
厚其禮幣許之以懋賞申之以信誓使之踴躍
鼓舞欣然趨事其將領士卒一應安家衣甲器
械船隻行糧月糧一炤鄭帥弟鴻逵赴登事例
移文閩撫於正項錢糧支給開算明白江南卽
支正項錢糧代閩解京則將士樂於用命而錢
糧無彼此牽掣之慮矣或曰閩海之所恃者鄭
[087-28b]
帥也鄭左足一動閩撫將多方以阻之必不成
行曰今天下之患莫劇於闖賊地莫要於東南
國家之命脉莫重於 高皇帝之陵閩撫自
爲閩海計獨不爲 孝陵計乎獨不爲東南桑
梓計乎東南閩粤之門戸爲東南卽所以爲閩
粤也炎風朔雪莫非王土爲臣子者其敢以四
履之地自分疆索乎新登撫赴登也屬鄭帥造
船於瓜洲鄭然曰此王事也萬里不敢辭况
京江咫尺乎巳而語其弟鴻逵奴警更急我當
親督師渡江其慷赴義急病讓夷如此而閩
[087-29a]
中忍以他詞柅之以徵發期會遼緩之乎卽閩
有他盜不過狗䑕噬嚙故有鎭守總戎在漳潮
之篆委偏禆暫署江南事有端緖卽建節還閩
固未嘗奪鄭於閩而閩何必爲及瓜之慮乎客
歲征徭以兩廣片檄而往今玆援登逼歲而奉
 詔獻歲而出師此一役也𥳑書切於征徭警
急同於赴登鄭必行閩撫必不阻皆可以執左
劵也或曰流言洶洶蟪蛄之聲違山十里若寇
不南下東南解嚴召鄭而以重兵至何所置之
嗚呼噫嘻謬哉此言天下未有賊據荆襄一日
[087-29b]
不撲滅而東南可一日解嚴者也孫吳時西陵
合暮舉烽火三鼓竟達吳郡之南沙南宋之都
杭也倚荆襄以爲固賈似道不救呂文煥襄陽
失而東南隨之天下安有失荆襄而可以固守
江南者乎我若戍守得人舟師繕完卽當爲進
取之計及其未定而擾之誘其來而蹙之乗其
便而襲之天厭其惡安知不授首于我如今之
爲拱手而待其來且徼倖其不一來忽然而來
其及圖之乎自古敵國之勢我不往則彼來非
我薄人則人薄我今以飈舉霧合狼吞獸突之
[087-30a]
闖賊而望其爲彼疆我理耕桑交境之敵此亘
古必無之理也東南之要害不止一隅旣奉命
移鎭則東南皆信地也皖急可借以援皖鳳急
可借以援鳳淮急可借以援淮譬之奕棋下一
子於邊角而全局皆可以炤應則下子之勝著
也天下事巳如奕棋之殘局矣誠有意收拾則
滿盤全局著子之當下者尚多而恐當局者措
手之未易也姑先以救急一著言之衰晚罪廢
不當出位哆口輕談天下事警急旁午吳中一
日數驚頃見南省臺傳議曰上䕶 陵下顧
[087-30b]
身家聽斯言也如䆿睡中聞人聒耳大呼不覺
流汗驚寤推襆被而起庸敢進一得之愚以備
左右之采擇癸未三月朔日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