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初學集 > 牧齋初學集 65


[065-1a]
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五
 神道碑四
  資政大夫兵部尚書贈太子少保申公神
  道碑銘
國家休明昌大之運自 世廟以迄 神廟比
及百年可謂極盛矣公大夫際昇平而樹鴻
駿者不可勝數其在我吳則申文定公父子爲
最著登於 世廟之朝迨 神廟而大拜者文
定公也仕於 神廟之朝迨 今上而大用者
司馬公也先後六朝父子一德譬之作室塈茨
[065-1b]
資於後昆譬之種樹梓漆食於易世 祖宗養
士之効豈不大哉司馬之殁也其子騰芳濟芳
請於朝 詔贈太子少保給祭葬錄一子入胄
監崇禎十三年十月大葬於靈巖鄉之新阡俾
謙益書其隧道之碑謹按故資政大夫兵部尚
書申公諱用懋字敬中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
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中極殿大學士贈
太師謚文定申公第二子也母封一品夫人吳
氏公爲諸生文定在舘閣折節讀書如後門寒
素文定賢而愛之閒嘗蒐討掌故講求邊務以
[065-2a]
佐文定於政地不獨囊篋細碎有助於晨昏也
萬曆癸未舉進士除𠛬部主事明習法比吏無
以欺改兵部車駕司主事陞武庫司員外逾年
移疾請告文定公亦致政歸里補職方司員外
陞武選司郞中公在車駕覈馬政淸郵符提約
明故具有條理在武庫關給布花剋期省牒内
庫不稽營軍叫讙在武選勾稽襲替摉考冒濫
部居課第咸著牘聿潔廉以奉公勤敏以成務
諳練部故曉暢物情大司馬有所舉厝必問申
郞中云何嚴重於諸曹矣 神廟留心疆事遼
[065-2b]
東總兵久缺奪職方郞中以下官咸謂非公不
能副 上指遂以武選調職方司郞中公謂遼
左惟李氏世將知虜虛實所畜夷漢丁能捍虜
死戰李氏守遼實自守其家以李氏委遼以遼
委李氏而後遼可保也卽家起故寧遠伯成梁
及其子如松 上大喜乃釋然無東顧憂武弁
陞除壹以督撫薦剡爲準薦不及格者不輕用
用必人與地相宜于是名將杜松董一元兄弟
麻貴麻承恩張承胤竝建旗鼓邊徼改觀屬國
之役兵久戍不解公謂鮮人仰兵食於我而我
[065-3a]
遥給鮮人以自困非策也請勑督撫酌議進止
諭鮮人不得專倚中國坐觀成敗公題覆東征
事宜多矣其老成持重動中肯棨皆此𩔖也久
之告歸侍文定於里門三年始赴闕一時謂職
方卒無以逾公邊鎭奏捷屢荷敘賚壬寅以寧
夏捷功加五品京堂銜管事 神廟召至隆宗
門問襖兒都司奴兒干都司扯力艮部落三事
公條對精詳若出笏記 神廟傳㫖歎嘉郞中
九年考滿疏上不下癸卯 上手詔陞太僕寺
仍管職方事明年冬始奉 㫖回寺先後
[065-3b]
歷兵部諸曹十九年守職方八年餘荷 上知
遇益偘偘自發舒稅監楊榮通阿瓦夷開道
蠻莫遼監高淮私置兵都城外請復鎭守皆抗
疏糾劾兵部敘安南繼襲功請支冏寺馬價公
謂夷方繼襲本非血戰軍功欽州内訌卽是交
南流賊渠魁未𫉬醲賞謂何疏罷其賞舉朝以
爲知體念文定老疏請侍養家居六年奉文定
諱又八年 熹廟御極以原官起用三年陞南
京太嘗寺是時遼左淪喪畿輔震驚公上言
建四輔以鞏神京京東南建城於通州高未店
[065-4a]
之閒爲左輔西南建城於良鄉蘆溝橋之閒爲
右輔西北建城於鞏華城功德寺之閒爲右輔
東北建城於密雲順義之閒爲左輔各𪧐重兵
統以元戎監以知兵使者虜繇東北入左輔出
兵以扼其衝而右輔從左左輔從右各分兵夾
擊如假道三衞右輔出兵以扼其後而左輔從
左右輔從右各分兵追襲如薄都城下則京
營堅壁合守無輕出擊四輔各設長圍以坐困
之又補三靣外羅城設民堡練鄕兵令郡邑正
官參預武備疏上不報南太嘗入賀上恢復遼
[065-4b]
疆疏主高陽樞輔三方聯絡之策而以奇正因
敵漸規進取亦下部議覆乙丑陞都察院右副
都御史巡撫順天公至鎭訪問故戚大將軍繼
光建置遺跡單車東巡周行三千餘里亭障幾
何墩軍幾何藺石渠答幾何口疏手指歷歷如
甲乙險要阨塞窮歷老將退卒所不至者方病
足不良於行兩健兒掖而登沙石盤㸦衣履鈎
裂喘息支綴不但巳也事竣上東巡八事 上
優詔寵答焉鎭軍十六萬闕餉至八十餘萬拊
循慰諭宣布恩德迄公任無敢譁者 今上初
[065-5a]
起兵部左侍郞三品考滿加右都御史新城王
公總督宣大請欵挿以制奴公力主其議王公
病免三十六家束不的未受欵王公薦公自代
不果公歎曰禍未艾也上薊昌修攘大計疏釐
爲八事進九邊圖說以續許襄毅之後蒿目邊
事如不終日巳巳六月束酋果以議婚爲名導
奴大入十一月奴犯薊東 上震怒下本兵於
獄命公署部事越四日 詔公爲兵部尚書卽
日抵任而奴巳薄城下九門晝閉人情兇懼執
政莫敢言公從容爲上言請弛一日禁以通煤
[065-5b]
采中外始安督師之繫也部帥祖大壽鸇恐颺
去 上手詔樞輔追止之公據案草檄大壽感
泣旋師越數日援兵大集公分撥信地隷各大
帥分兵爲六營以南靣外羅城永安左安右安
三門爲中營滿桂主之隷以宣大兵萬餘廣寧
東便兩門爲左翼祖大壽主之隷以遼兵九千
廣渠西便兩門爲右翼馬世龍主之隷以京營
兵八千東則朝陽東兩門爲東營黑雲龍主
之隷以關寧兵二千西則阜城西兩門爲西
營孫祖壽主之隷以密雲兵三千聯絡布置壁
[065-6a]
壘一心自是京師可固守矣滿桂者嚄唶宿將
受命總理急欲一創奴不奉師期與奴戰敗沒
公引罪自劾 上溫㫖慰奴自是遂拔營去
明年正月奉 㫖解任奴在城下五十餘日
上數御便殿賜茶菓召問退虜方略辨色而入
乙夜而出傳宣接道軍書刺閨覆奏批答取辦
漏刻裳衣枕藉食飮錯互稍閒則周行城陴俯
察營壘履聲犖犖然與僵徒瘃卒更相蹋蹵解
嚴浹月始還邸舍 上知其忠而閔其勞公雖
去毎敘賚未嘗不及公公忠勤謀國未嘗詭詞
[065-6b]
激諫如良醫之診治鑿鑿皆有左證天啓初建
四輔之議人以爲迂已而奴披薊北輮畿南狼
穾豕竄無一尉一堠能少㚄其角距者此公之
言騐於事後者也高文襄在隆慶中有請儲邊
才之議公援以入告留中四年矣 上取文襄
原疏進覽立見施行此公之言行於去後者也
公嘗憂漕運梗咽摭採丘文莊衍義及元人朱
張故跡議復海運聞者噤莫敢應今歲 上遂
採吳人議舉行此公之言行於身後者也公爲
人易溫厚周詳曲密言𥬇煦煦然憂主辱念
[065-7a]
國愾攅眉折肱如恐不及病且革嚬呻歎噫以
奴寇未滅爲慮語不及私 神廟時儲位未安
文定從容調䕶誼不得如踈賤小臣嚻呼歎鳴
激䀨 上怒言者不察譌爲將順流傳膏飾乆
而滋甚公先後拜疏伸雪瀝血䁝剖腎腑四易
世而始白昔人有言此陛下家事東朝之事
神廟與 今上親爲證明豈可動哉使文定羽
翼苦心不致抑沒而因以發皇 兩朝慈孝光
於國史其爲忠孝也大矣家居三十年平繇役
賑凶饑急病讓夷吳人倚爲司命歲時伏臘問
[065-7b]
遺親知故舊雖惸嫠老孤馬醫洗削無不逮及
殁之日質劑書契塡塞篋衍行道皆爲歎泣公
之存也人知其好施不知其貧其殁也人知其
貧不知其好施而貧也此於公爲細事亦可以
觀公矣公蘇州吳縣人曾大父諱某大父諱某
皆以文定公貴贈如其官配贈淑人欽氏繼室
封安人楊氏封淑人顧氏子男六人承芳授試
中書含人聮壁庠生皆早卒傳芳䕃尚寶丞以
哭公卒騰芳授中書舍人薦芳濟芳皆䕃國子
生崇禎十一年十月十八日卒於里第享年七
[065-8a]
十九謙益件右公行事喟然歎曰人言古今人
不相及殆古今不相及耳天下士何可盡誣也
本朝稱名本兵者遠則劉忠宣近則王襄毅忠
宣起孤生受 孝廟特達之知獨力行一意無
所閒染公以貴游子弟困黨論之謡諑睨眗交
集顧視滋多視忠宣難也襄毅肩貢市當新鄭
專斷之日拱手受成議無所鯁避公以孤危寡
援値政地之闒茸方圓互晝枘鑿相入視襄毅
難也以兩巳巳之役比而論之內無團營之兵
外無亨彪之將資捍禦於禁近寄廟社於堵墻
[065-8b]
使于忠肅當之猶將歛手却步賴 主上神靈
羯奴奔迸身名顯融豈非尤難之難者哉語有
之爲臣不易繇異代視公必有爲之累欷而太
息者系之銘曰
文定作相我祖惟 神惟文定有子惟我有臣
公之知兵厥有家譜服官樞曹早歲籌虜幽薊
偪處雜種羯胡禁門條對聚米畫圖 帝曰汝
懋乃父是似我其試哉以詒孫子蠢爾奴酋薄
我神京穾如焚如勢如建瓴 帝庸震驚爰命
圻父張皇六師齊以龯斧分兵六營設守八靣
[065-9a]
厲兵秣馬戒以不戰奴知有備濳師夜逃 帝
曰念哉惟汝之勞公拜稽首 天子萬年角巾
東還白首歸全議䘏祠官議謚太嘗復土之祭
 天語煌煌高墳石闕人拜之惟忠惟孝
神祖是思生榮死哀是父是子刻詩墓門以詔
無止
  南京𠛬部尚書沈公神道碑銘
公諱演字叔敷湖之歸安人也以鄉進士諱煓
者爲曾祖以封南京尚寶司諱塾者爲祖而
工部左侍郞贈都察院右都御史謚端靖諱節
[065-9b]
甫者之子也端靖後以其子文定公謚㴶之貴
追贈三世至光祿大夫柱國少保兼太子太保
戸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公文定之弟也而於
端靖爲叔子與文定鄕會試皆同舉文定選入
翰苑而公自引居曹其歷官也於南歷工兵
二部於北歷工禮二部以端請家居移病省侍
十餘年服除出爲叅議於福建於江西爲副使
於山西轉布政於福建爲右於陜西爲左入爲
順天府尹𠛬部侍郞天啓中削籍 今上起侍
郞工部陞南京𠛬部尚書予告歸年七十三以
[065-10a]
崇禎十一年十一月卒於里第葬於某地之某
阡 天子賜祭葬如甲令以𢠢寵其家公有子
樺殤以伯兄之次子楘爲後於是楘之兄中丞
公棨以公之胄出位序行治爲書請余銘其墓
隧之碑余讀而歎曰士君子之用於斯世也有
得其位行其志而爲其所欲爲者矣亦有得其
位行其志而不得爲其所欲爲者國家之事任
與其人不相値而其人遂不得極其設修以赴
國家之急是可歎也公在郞署都水董織造以
庀婚禮主客謹縧索以御貢夷耆事數典知國
[065-10b]
大體敭歷外服兵荒旁午催徵繹騷江右之改
折閩之加額秦之藩工藩祿勾稽羨溢櫛爬伏
匿括額外銀鉅萬以抵正額而儲偫以備非嘗
復數萬雖有大役不病加派川餉初解京後給
陜積逋四十餘萬請仍以京運給陜川餉給川
京邊各還其額而川餉不得逋其縫紉調齊融
通濟變皆此𩔖也閩海市塲移於呂宋不近北
港洋舡未泊嚴檄巡徼而通倭接濟者絶矣謂
許瑞善用林容湯克寛不善用曾一本後事之
師也收其魁桀使勦捕自效貪賞構怨勢不返
[065-11a]
顧海寇新附閩將沈有容移登萊議令𥳑其桀
黠者以北登得其用而閩安布政司火煆金於
煨燼還庫金三十餘萬而籍其羨以新堂庫厥
後殿工浩煩剝日急公請暫借閩庫三分之
一以紓民困逆奄藉口於公盡數起解未又而
公以忤奄去人乃知空閩庫以進奉非公本指
也南𠛬部諸曹郞濫受詞訟符牒四出叫囂隳
穾雞狗不得寧公受事一切禁絶都民炷香祝
誦歡呼更生讀律精詳筮仕時手自箋注諸所
平反覆案老獄吏捧手瞪視每有執奏申律意
[065-11b]
叅條例 上未嘗不稱允也公歷官四十年諳
曉典故周知圡俗披文相質輔術而行所至治
理所謂得其位行其志而爲所欲爲者也然而
國家之患莫大乎東奴西寇而公之所憂而
熟計者亦在於此在客部奴兒干部貢夷工孛
羅怙衆騷然公給衆賞革三人賞以申罰迄不
敢譁遺書執政謂奴巳幷南關當隂求其部落
合北關以翦之毋使蔓而難圖也越十三年而
有撫順之事遼事之殷也公多所建置請以遼
民復遼土以遼土贍遼民興復屯鹽盡天下力
[065-12a]
以强遼卽用遼以蘇天下堅左右輔以固神京
屯臨淸上下以䕶運建民堡以衛近畿通海運
以佐屯牧其後昌灤固守遵永復宇而山東以
無備被躪公之言無一不左驗其策流寇也以
爲不在調兵而在集民不在窮其往而在遏其
來勦以經略不若督撫勦以督撫不若郡縣勦
以郡縣不若團結鄉鎭人自爲守又謂江南地
勢不足制中原扼要帷江北孫曹梁魏所爭皆
在合肥徐邳宜設撫鎭宿重兵以開屯䕶漕倣
曹操之開芍陂孫權之立濡須塢以足餉倣謝
[065-12b]
玄之堰呂梁樹柵立七埭以䕶運屯田旣開流
人土著如水得堤其流自止今安慶設撫亦用
公議也公歷官錢穀𠛬名拮据職守不得東捍
奴西盪寇奴比年長驅寇蔓延殘破楚豫而公
則巳老矣此所謂得其位行其志不得爲其所
欲爲者耶公里居畫江南守禦事詳謂江南
之守在鄉鎮不在城在水戰不在陸戰采石蕪
湖爲陵京門戸四安東爲江淛咽喉福山爲
通泰路徑按圖畫形諄復告戒汲汲乎若家戸
之鍵鑰也闢館舍庀薪水招延四方奇士佽飛
[065-13a]
蹶張舞劒刺擊風角測占一長一技靡不望走
其門網羅延攬冀得一二人以效一臂於國家
見謾而不怒數亡而不悔窮老而不倦觀公之
晚年則其所欲爲而未得者其可知也嗚呼士
大夫當壯盛之時策高足騁長馭奔赴功名之
會迨其老也崦嵫景促鍾漏智短其不消縮而
頽廢者亦鮮矣若公者何其壯也子囊遺言城
郢宗澤長呼過河公之憤盈竭蹷死而後巳其
用心亦何以異然則世之公將相以朝廷爲
傳遽玩日而視䕃者獨何心歟公謂吳中積貯
[065-13b]
盡在城外宜築外城以爲備量工度址願斥數
萬金以代經始而人莫之應也四安之復城也
公實始事以潰于成皆不可以不書銘曰
蔚矣沈氏再世其昌父子兄弟有公有溫溫
端靖暨暨文定公居其閒金舂玉應縱橫智刃
富有腹笥卷如囊括出則川委俯給軍興仰佐
縣官均輸鉅萬轉斡亳端麗水舊金陸渾新火
裨竈或信祝融相我旬宣滋乆乃陟京尹鳩功
方僝禁克引年息馬致事懸車營此菟裘
樂彼桑榆公曰吁哉我心荼苦奴寇未滅敢恤
[065-14a]
死所䰟魄離散憂心忡忡殁而猶視神所恫
刻詩墓門載以龜趾豈曰激贊以告臣子
  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雲南錢公神道
  碑銘
錢公之葬也閣學遂安方公誌其竁詹端曲沃
李公表其墓祭酒山隂倪公狀其行三公之丈
銜華佩實固巳勒諸琬琰流爲丹靑矣公之二
子栴棻相與謀曰隧道之碑宜有刻也有虞山
之宗老在跣而來請謙益謹据三公之文摭其
族出歷官行治而序之曰公諱士晉字康侯出
[065-14b]
吳越武肅王之後元至正閒嘉興侯國馮徙家
嘉善嘉興侯後 世爲汝寧府同知諱貞貞
生吾仁吾仁生繼科娶陸氏生二子長爲東閣
大學士士升次卽公也祖考皆以公贈中大夫
山東右叅政妣皆淑人再以閣學贈通議大夫
南京禮部右侍郞惟錢氏遠有代序公侯復始
汝寧方州著績譬岷山之濫觴祖考逢掖劬躬
若昆岡之韞璧條葉發祥伯仲競爽公與閣學
鼓吹文筆則塤箎叶奏鏃礪名行則韋絃交儆
雲閒蔚其聲華沛國稱其友愛矣萬曆癸丑舉
[065-15a]
進士釋褐授𠛬部主事儲宮以挺擊震驚朝右
以風癲鬻獄心抉擿破晉優枯菀之謀昌言
柱榰折趙虜桐木之禍戚畹屏息宵小怵心𠛬
曹之爰書誣州犂爲上下工垣之抗疏疑馬融
之飛章大計射螫慬而獲免鈎黨牽連從此始
矣出守大名繼督津餉絶權相之問遺裁逆奄
之支附如山如岳不吐不茹乃有緹騎監奴蒼
頭養子擅開府署橫行屠僇公禽其瓜牙落其
角距案徐宣之家屬棄市東海捕侯覽之賔客
陳尸濟隂於是閹媼竝憎宮府交搆李膺之錄
[065-15b]
牒無不逮捕張儉之考辭多所連引遂與趙忠
毅諸公除名禁錮嗟乎震之來國有大東小
東之論夷之旦朝皆我公我母之徒 聖人
御極宇宙昭融三案燔燒四凶馘不有君子
其何能國公等之謂歟公内仁外義崇智卑禮
廉辨持巳博大御物腹笥富有則春華秋實竝
器而弆藏意匠經綸則箕風畢雨竝時而發作
其守大名也遼瀋初陷畿輔繹騷括贖鍰以抵
加派閱車馬以給軍興𥳑六郡之良家募三河
之年少搏力勾卒擐甲裹糧此則魯公之所以
[065-16a]
守平原也其擢副使督餉天津也河西再陷饋
運梗塞覈關寧之萬旅量時日爲三運道通子
午之谷師無庚癸之呼近饋渝關遠輸島帥此
則虞詡之所以通下辯也 今上初以山東右
布政使督漕也句會敏給號令精明單舸徧歷
於江淮飛書絡繹於齊楚債弁悍卒肅如負霜
暴漲湍流夷爲平陸五月而萬艘雲集八月而
千倉露積此則韓滉之所以輸東渭也三運告
竣當宁歎嘉擢都察院右都御史巡撫雲南公
以爲六詔天末夷漢雜居蜀道旋通滇寇未憖
[065-16b]
李德裕之扼西山先城柔遠韋城武之制南道
必復石門建師宗暨板橋十城控引爨通霑
益至永寧十站襟帶𧖟叢興鼓鑄以制錢貝疏
海道以滇洱多積榖以偫軍實建營壘以束
軍伍罷貢金以蘇困踣築夷館以防閒諜普孽
怙力囊岑儂公於是朝發兵符暮衝蠻峒雷
轟電掣東蠻斷瀘水以乞盟陶酋挾詐扇動交
廣公於是百道長圍一靣解網神禽縱南人
效丹漆以輸誠薅櫛滋勤揃刈斯舉事煩食少
志決身殲崇禎乙亥十二月十日寢疾終於官
[065-17a]
舍春秋五十有九軍亡葛亮吏哭祭遵婦女髽
首𦍑夷剺靣長子栴引柩卽路次子棻見星號
奔哭而問故忍死謀事以庚辰某月某日葬於
嘉興縣里/仁都之新阡元配 淑人祔焉嗚呼年
極中身實昊天之不弔物忌太盛亦神之害
盈薏苡之謗何傷松栢之墳巳閉公之二子件
繫生平文孫曰黙作爲家傳草索詣闕竟雪梁
松之讒金柁𥸤天終辨岳飛之枉謙益叨承論
譔敢傳溢言敬刋樂石之詞以俟愍綸之典銘

[065-17b]
駟馬華胄錦樓弘文圓珠方玉光氣奫淪中丞
之生晜弟媲美二龍長衢䨇驥千里公之大節
介石堅冰淸如朱弦如玉衡强項爲郞翼我
東朝持憲畿輔折彼左貂公之彌綸隂揫陽煦
嘘氣成雲膚寸致雨津門阻海轉餉東方遼師
萬喉仰吾餱糧江淮萬艘飛輓神京僦五致一
水梗陸公督漕餉芻騰粟翔士喜𪧐飽國歌
乃倉建牙萬里控帶六詔逷彼蠻方如視堂穾
普岑竄伏爨按堵氛消銅柱勳高玉斧公衣
陞屋滇民巷哭柳翣悽悽歸於淛西歛無金錢
[065-18a]
有緹十兩翡翠徒聞明珠安往忌盈謀鑒德
天咫上有白日下有靑史嶞山蜿蜒宰樹參差
悠悠終古視此豐碑
  南州徐氏先塋神道碑銘
今天子卽大位肆命臣下贈封其祖禰又以
兩朝霈恩凡京朝官遇遷擢得以新銜補給於
是工部都水司郞中徐君待聘叅政湖廣贈其
祖侯父懋德爲中大夫湖廣布政使司右叅政
兼按察司僉事祖妣吳氏妣過氏皆淑人君將
之官過家上冢奉制書以歸焚其副於墓上退
[065-18b]
而請於謙益曰吾祖父之葬也幽宮隧道咸有
刻文今待聘備官三品攷諸令甲墓門之石應
用螭首龜趺之制願有述以昭示子孫無忘
天子之休命謙益以不敏辭者再請益堅乃爲
論次之謹按徐氏蓋南州孺子之後裔宋建炎
中千十四公徙居嘗熟遠祖瓊爲李將軍贅婿
人呼李墓徐氏以將軍葬地名也瓊之後又十
世曰鯤鯤之子曰天民父子皆有隱德樂義而
好施天民有四子季曰栻舉進士歷官南京工
部尚書以兵部右侍郞考滿贈祖父如其官侯
[065-19a]
則其長子字世所謂鳳唐府君者也君形貌
魁碩重遲不戲及長貫穿經史譚說古今世務
衮袞如決河父老獨身應繇役對獄訟厚其修
脯延經師以敎子弟尚書曰栻之仕學得潰於
成元兄之敎也君闊達多知善治生歲大祲發
粟掩骼惟力是視鄕黨歸仁焉正德末內江李
康和公治水三吳君家枕白茆之涇熟知利病
條數事上之李公歎嘉亟命相視白茆之役內
江爲最君有助焉卒年六十八葬於李墓之先
塋君生三子次曰懋德字勉之是爲虹江府君
[065-19b]
尚書之兄子也而長於尚書一歲少而同學長
相優也以國子生謁選爲光祿寺監事 肅皇
帝升遐䕶從山陵明年 莊皇帝謁永陵轉典
簿㕔錄事典司道路駐蹕供張之事先後賜寶
鈔金幣又明年以覃恩貤贈其父遂致仕歸君
在官能舉其職餘姚趙端肅公稱之以厲其屬
其爲人悃愊不華坦率無他腸而好靣折人過
人憚而服之卒年六十七葬於李墓思政鄕之
新阡君無子以弟樹德之子爲後卽叅政君也
徐自尚書以來族大寵多輕肥綺紈雄長閭左
[065-20a]
君築圃舍旁簾閣據几課子弟讀書其中而巳
叅政君被服儒素傳德襲訓寵光及於三代豈
偶然哉嘗攷古金石之例至金元之閒而始有
先塋昭德之碑蓋倣唐人先廟之文而爲之者
也用以紀追命表先德莫此爲宜然而讀其文
往往多頌而寡志略死而諛生君子譏焉謙益
承叅政君之命謹條其族系世德著 國家之
所以申命自天徐氏之所以劬躬燾後者刻之
樂石垂示無忘而綴之以銘詩其詩曰
栢翳之後是始有徐十望其九繼跡史書遥遥
[065-20b]
華胄出於南州强幹修枝深源濬流尚書奮跡
錫命煌煌介受福祉如河濫觴叅政趾美必復
其始如河導源一九里於推叅政有祖有考
奕世載德惟善爲寶祖柔而嘉考剛而塞是穮
是茺肯播肯獲綿綿之慶發於書詩于蕃于宣
皇帝命孔時石麟蒼蒼玄宮久閟天光昭回愍
綸下賁匪善奚積匪德奚遣蒿莙悽愴如或見
之岌峙豐碑過焉必下刻銘章用示來者
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
[065-21a]


碧鷄漫志 渚山堂詞話 西河詩話 詞苑叢談 御定詞譜 詞律 顧曲雜言 中原音韻 周易註 監本纂圖重言重意互註點校尚書 毛詩 周禮 儀禮 纂圖互註禮記 春秋經傳集解 春秋公羊經傳解詁 春秋穀梁傳 孝經 論語 孟子 爾雅 京氏易傳 尚書大傳 韓詩外傳 大戴禮記 春秋繁露 經典釋文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 釋名 說文解字 說文繫傳 大廣益會玉篇 原本廣韻 竹書紀年 前漢紀 後漢紀 資治通鑑 資治通鑑考異 資治通鑑目錄 稽古錄 資治通鑑外紀 資治通鑑釋文 通鑑紀事本末 汲冢周書 國語 戰國策 晏子春秋 古列女傳 五朝名臣言行錄 吳越春秋 越絕書 華陽國志 水經注 史通 孔子家語 荀子 孔叢子 新語 新書 鹽鐵論 新序 說苑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中說 孫子集注 六韜 吳子 司馬法 管子 鄧析子 商子 韓非子 齊民要術 黃帝內經素問 靈樞經 王翰林集註黃帝八十一難經 新編金匱要略方論 傷寒論注釋 新刊王氏脈經 重修政和經史證類備用本草 周髀算經 九章算術 太玄經 易林上下經(焦氏易林) 墨子 尹文子 愼子 鶡冠子 鬼谷子 呂氏春秋 淮南鴻烈解 人物志 顏氏家訓 白虎通義 論衡 風俗通義 羣書治要 意林 西京雜記 世說新語 山海經 穆天子傳 西陽雜俎 道德真經註(一) 沖虛至德真經 南華真經 抱朴子內篇 雲笈七籤 楚辭章句 蔡中郎集 曹子建集 嵇中散集 陸士衡文集 陸士龍文集 箋註陶淵明集 鮑明遠集 謝宣域集 澠水燕談錄 歸田錄 嘉祐雜誌 東齋記事 青箱雜記 錢氏私志 龍川略志 龍川別志 後山談叢 孫公談圃 孔氏談苑 畫墁錄 甲申雜記_聞見近錄_隨手雜錄_補遺 湘山野錄 玉壺野史 侯鯖錄 東軒筆錄 泊宅編 珍席放談 道山清話 鐵圍山叢談 國老談苑 唐語林 墨客揮犀 楓窗小牘 南窗記談 過庭錄 萍洲可談 高齋漫錄 默記 揮麈錄 玉照新志 投轄錄 張氏可書 聞見錄 清波雜志 清波別志 雞肋編 聞見後錄 北窗炙輠錄 步里客談 桯史 獨醒雜志 耆舊續聞 四朝聞見錄 癸辛雜識 隨隱漫錄 歸潛志 東南紀聞 山房隨筆 山居新話 遂昌雜錄_樂郊私語 輟耕錄 水東日記 菽園雜記 先進遺風 觚不觚錄 何氏語林 山海經 山海經廣註 穆天子傳 神異經_海內十洲記 漢武故事_漢武帝內傳 洞冥記 拾遺記 搜神記 異苑 搜神後記 續齊諧記 還冤志 集異記_博異記 杜陽雜編 前定錄_續前定錄 桂苑叢談 劇談錄 宣室志 唐闕史 開天傳信記 甘澤謠 稽神錄 江淮異人錄 茅亭客話 太平廣記 第一冊 太平廣記 第二冊 太平廣記 第三冊 太平廣記 第四冊 分門古今類事 陶朱新錄 睽車志 夷堅志 博物志 述異記 酉陽雜俎 清異錄 續博物志 弘明集 廣弘明集 法苑珠林 第一冊 法苑珠林 第二冊 開元釋教錄 宋高僧傳 法藏碎金錄 道院集要 禪林僧寶傳 林間錄 羅湖野錄 五燈會元 釋氏稽古略 佛祖歷代通載 陰符經解_考異 陰符經講義 老子道德經 道德指歸論 老子道德經 老子解 道德寶章 道德真經註 老子翼 御定道德經註 老子說略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