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初學集 > 牧齋初學集 58


[058-1a]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八
墓誌銘九
  陳孺人張氏墓誌銘
應山陳愚字元朴故楊忠烈公之友也元朴少
與忠烈結交以其女妻忠烈之長子之易忠烈
被急徵元朴擕其壻閒行荆鄖吳越閒過余而
泣曰親在不許友以死吾兩人皆有老母其若
文孺何文孺忠烈字也元朴旣除母喪率忠烈
二子謁銘于余巳而稽顙涕泣以母之誌爲請
今年之易書來曰婦翁自公車罷歸抱病且死
[058-1b]
遺言以其母及吾父之誌爲囑再三鄭重而卒
余發書悲不自勝泣下沾襟蓋余有母之喪亦
矣初忠烈爲嘗熟令語余曰子不可不識
吾元朴元朴亦以忠烈知余遂定交于長安邸
中當是時余方少年豪舉元朴靣目稜稜有不
可犯干之色見而知爲端人正士也及忠烈官
省垣余在史舘皆侍從近臣而元朴老于公車
余兩人每慰勞元朴不以不第爲元朴憂而憂
其無以將母未嘗不相對閔默也忠烈禍元
朴傾身經紀其家邏者交跡于門母告元朴曰
[058-2a]
汝不記與文孺升堂拜母之日乎文孺爲忠臣
汝能爲文孺死斯爲吾孝子汝勉爲我自力汝
以我故負文孺我亦無用見汝矣元朴跪受敎
屬其二子而行余閒以白吾母且言忠烈母妻
譙樓露宿狀吾母爲泣數行下也天啓六年七
月元朴母卒崇禎元年忠烈之繼母卒余再罹
黨禍杜門養母又五年亦至于大故元朴歸楚
聞吾母訃爲之噭然而哭而今元朴亦死矣嗚
呼十餘年來死生患難如旋風怪雨三家母子
六喪其五獨余頑狠偸生視息天罰以不得卽
[058-2b]
死之苦其欲久居此世者何也孺人姓張氏貴
州府學訓導陳公諱一拯之繼室也訓導之爲
人端方質不愧古孝廉而孺人與之媲德妯
娌八人皆富貴家女裙布操作與之游處無閒
言撫訓導兄弟之子如其子兄子無賴謀要元
朴殺之孺人亦無違言元朴束修自好人曰眞
孝廉亦稱其母曰孝廉之母也享年七十有六
生一子卽愚萬曆巳酉科舉人孫男女共若干
人以某年某月祔于訓導某山之阡銘曰
子不許其友以死母許其子以死忠臣良友賢
[058-3a]
母孝子嗚呼斯銘庶幾久而不泐者恃後之有
良史也
  秦母錢太宜人墓誌銘
無錫秦君堈葬其母錢太宜人手疏其內行而
謁銘于謙益謙益讀之仰而思俯而慟客曰何
慟也謙益曰吾有慟于吾母也甚矣太宜人之
似吾母也謙益之述先太淑人也其德有七曰
順莊貞勤儉仁慈秦之述太宜人也其德有十
曰恭敬誠孝慈仁正勤儉介比而觀之無弗同
也述太宜人之孝而誠也旣饋而公姑交賀華
[058-3b]
孺人殁事其舅蘭湯公盡解衣裝以腆洗歸
于秦十三年事其父眞定公與周恭人晨夕在
左右也周恭人病刲股肉以療之里中稱孝女
焉吾母之孝而誠猶是也述太宜人之敬也生
二十年而歸奉公歸三十八年而奉公殁
公讀書負大節流連文酒不事家人生產
太宜人朝暮鹽黽勉佽助數踏省門不見收
從容慰藉閨閣中宛如賓友奉公殁訓其二
子言稱先君十八年一日也吾母之敬吾先君
猶是也述其仁則宗婦之惸者比屋而炊臧
[058-4a]
𫉬之貧窶者分羮而食述其貞則言不出閨閫
足不出㕔屛目不觀優舞身不近巫尼述其勤
儉則少而操作老而執勤寢門之內機杼軋軋
然刀尺琅琅然也不耀珠翠不施薌澤陳衣之
夕醢醬猶在閣裙布猶在桁也吾母之貞仁勤
儉猶是也以言乎太宜人之慈其似吾母也滋
甚秦君之述太宜人也曰置于懷者五十有四
年謙益之述吾母也曰置于懷者五十有二年
天下之母有慈焉如二母者乎天下之子有五
十餘年而免于慈母之懷如二子者乎秦君以
[058-4b]
休沐歸養謙益以罪免歸養二母之安之一也
秦君之養其母也長筵版輿班白稚齒雍容燕
喜以終其天年猶愾然有風停樹靜之悲而況
于幽憂兇懼以壯子累慈母如謙益者乎又欲
其以未死餘息强顏而志太宜人之墓不巳過
乎嗚呼河上之歌同病相憐秦君之念母與謙
益之念母一也因秦君之請敘其母之令問淑
德以昭管彤而吾母之生平亦得以附見焉詩
有之孝子不匱永錫爾𩔖其不獨以昭秦母之
賢亦可以徵其子之錫𩔖巳矣太宜人之先出
[058-5a]
吳越武肅父曰眞定守諱某母曰周恭人嫁秦
君諱某誥贈奉大夫福寧州知州生二子長
堈壬戌進士今官戸部雲南淸吏司員外次坊
貢士孫男七人孫女五人曾孫男女三人庚辰
某月祔葬于奉公軍將山箬塢之新阡銘曰
自劉子政之傳列女有母儀婦道賢明貞順之
目而後世之述婦德者相而未巳我稽錢媛
及吾母氏婉娩德音上配圖史猗嗟秦母幸哉
有子福壽康寧考終哀死小人有母未嘗甘㫖
驚憂辱親志士所恥嗚呼才不才亦各言其子
[058-5b]
也執筆而銘秦母之墓終古之慟沒世而巳矣
  誥贈宜人陸氏墓誌銘
萬曆閒長洲文文起以孝廉特聞與其妻廬居
於竺塢三十八年四月文起下第歸而其妻卒
九月權厝於竺塢之丙舍文起之甥今詹事姚
君孟長爲之狀而其友故職方劉君靖之爲之
銘皆曰眞孝廉之妻也後十二年文起以狀元
及第又十年爲 今上之五年文起輟講筵奉
使過家改葬宜人於新阡於是文起不遠百里
謁銘於其友錢謙益且曰吾妻歸我凡二十三
[058-6a]
年首不耀珠璣之飾身不御紈縠之衣嘗欲易
一故藤枕須五十錢無從辦而止妻處之怡然
也疾革屬以嫁時衣歛且曰無美木無厚葬念
我貧也今玆之葬也有宜人之贈有孝婦之褒
 天光下賁綽楔巋然庶可謂備禮矣撫今而
追昔吾能無腹悲巳乎吾妻少讀書識道理其
生平尤知文章爲可貴吾其志雖殁而奉
天子之愍綸其終不能忘有道之一言也吾是
以有請於子子其勿辭謙益曰宜人之行不可
以一二舉舉其大者以衛輝公爲之舅而廟見
[058-6b]
之訓詞奉爲師保易簀之夕始啓篋衍而出之
也可不謂賢婦乎以文起爲之夫而閨門之相
助儼若執友似續之計至脫珥以圖之也可
不謂令妻乎吾徵諸文起又徵諸其甥與其友
其可以示於今與後也亦明矣而何有於余言
乎雖然宜人之於文起非猶夫人之夫婦而巳
靜之所謂天作之合以相文起者也相之於鴻
鵠未孚之日迨其毛羽豐矣六翮成矣中道弃
之而不及見其遐舉此文起之所以腹悲而未
巳也若宜人則知其夫爲孝廉而巳知其爲孝
[058-7a]
廉之妻而巳文起登上第官禁近宜人曰吾知
吾孝廉而已浸假而操化權叅大政宜人亦必
曰吾知吾孝廉而巳惟文起明以道事
君批鱗指佞後先一節宜人必听然曰此眞竺
塢文孝廉哉宜人之相文起蓋夫婦而朋友者
禽息之精隂慶而鮑叔之䰟默舉我知其亦若
是則巳矣孟長之狀靜之之銘固曰眞孝廉之
妻也余惟有謹而書之以昭於管彤而巳其又
何加焉文起拜手曰唯唯宜人姓陸氏鄕貢士
再閏之女卒年三十有九文起名震孟今官左
[058-7b]
春坊左諭德兼翰林院侍講衞輝公諱元發仕
爲衞輝府同知其上四世皆有名德載在國史
宜人生一女嫁舉人嚴栻子曰秉太學生宜人
沒時秉甫匝歲宜人所置側室生也文起又舉
一子乗及二女皆在宜人沒後其葬也以四月
之六日銘曰
有二美玉判而中分一爲鎭圭服御大君五采
五就繅籍繽紛一爲蒼璧以禮天神神旣降止
乃瘞乃焚雖則焚不隕孚尹竺塢之阡玉符
魂魂後千斯年鬱蔚慶雲
[058-8a]
  封太孺人趙氏墓誌銘
封太孺人趙氏贈文林郞慈谿縣知縣李府君
諱可敎之妻工部主事逢申之母也其卒以天
啓七年二月年八十八其葬以崇禎八年祔府
君之墓趙爲松江甲族其父母愛憐長女不忍
遠嫁故府君受婚於趙氏之室及趙生二子太
孺人趣府君曰可以歸矣趙富而李貧太孺人
安之恭柔專勤以爲婦妻其舅曰吾婦若習爲
貧家婦者其姑曰吾婦也乃若吾女其妯娌諸
姑皆曰吾女兄弟也府君敎授生徒歲致修脯
[058-8b]
太孺人紡織佐之使有中人之產以安其子於
學卒以成名逢申舉進士出宰慈谿太孺人誡
之曰人知母之慈不知母之廉天下有慈母而
褫子之衣奪子之食者乎母慈則必廉官亷則
必慈汝勿謂不習爲吏以我爲師可矣逢申視
事箠楚稀𥳑太孺人喜出而迎之屛內微聞呼
謈聲則否逢申每以此爲候逢申罷慈谿歸色
養太孺人者二年而太孺人沒及官工部以數
言事觸扞世罔遺書問銘于余自傷爲子無狀
不得大葬太孺人也余爲之黯然傷悲嗟乎世
[058-9a]
之惡子冥狠遺老母憂固有如余者乎才如逢
申猶自傷爲子無狀不能自解免而況於余乎
又況欲以余之言解逢申之悲而慰太孺人于
地下乎余于太孺人之德不能以徧書書其爲
婦爲妻爲母及其訓詞之大者以示永久若夫
君臣母子之閒身世無窮之恨余與逢申不能
自解免者玆石可泐玆文可朽悠悠終天曷有
窮乎銘曰
敎慈訓廉兮六載於慈昭我管彤兮百世之師
子孫駿發兮福祿鼎來鬱鬱佳城兮安寢竢之
[058-9b]
  贈孺人黃氏墓誌銘
封戸科給事中姚君之典之配曰贈孺人黃氏
黃氏世家歙之黃川與姚爲比鄰孺人少孤及
笄喪其母歸於姚不及舅姑事其夫子嚮言指
使若嚴上然君病瘧惡藥孺人跪床下手捧藥
盌進之其恭順如此君僑居淮隂游學廣陵之
白沙孺人免身生一男子眩運悶絕移時而卒
萬曆丙申八月二十二日也年二十八卒三日
君負笈來歸帷堂儼然瓦燈靑熒以爲孺人猶
在蓐也後一年丁酉君舉於鄕明年十月十五
[058-10a]
日權厝孺人於歙之祖塋後三十年崇禎戊辰
孺人所乳兒思孝舉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又
六年以戸科給事中覃恩封父如其官而母贈
孺人思孝奉使節還歙焚黃墓下而爲文以告
鄉人故老聚觀傳誦相與欷歔流涕以爲美譚
而思孝之志不但巳也奉其父所述事狀詒書
謙益俾志其墓思孝之祭文曰子以戍生母以
亥死是以子之生趣母之死也死者不復生生
者不速死是以母之死貰子之生也傷哉斯言
其有能爲思孝解者乎嗚呼吾母之棄養也十
[058-10b]
年於此矣以終天之痛言之吾母之棄我於艾
也猶姚母之棄其子於乳也其短與修無以擇
也吾母之生也不𫉬安其子一日之養端禮之
碑同文之獄洶洶者垂二十年殆不如姚母之
安寢於巨室也思孝諷議瑣闥抗論殿陛爲
天子之諍臣其所以榮其親者未見其止也而
余也爲僇人爲惡子乃欲以不孝之辭慰孝子
之思而解㒺極之慕不巳傎乎無巳則爲敘孺
人之存沒與思孝之所以毒痛念母者以質於
幽竁以傳於後世而幷及余之所以媿不能文
[058-11a]
者庶假辭以告哀銘曰
夫存婦逝圭御而璧瘞母隕子孤珠產而蚌枯
天胡不食 帝用申錫有光熊熊我銘幽宮
  封安人吳氏墓誌銘
故禮部儀制司主事武進鄭氏諱振先字太初
與其子翰林院庶吉士鄤皆弱冠取科第又先
後以抗疏敢言顯名天下而吳安人者儀部之
妻鄤之母也儀部官長安鍵戸草疏安人從夾
窻窺之端坐奮筆須冄蝟張嘆曰夫子其將有
爲也出而告之曰夫子無辟我我爲弱女時諸
[058-11b]
父學士公以論奪情拜杖血肉狼籍私心巳知
壯之其敢違夫子之志乎夫子勉之脫有不測
老親稚子乃吾事也疏入謫永寧尋中考功法
荒邨小築夫婦偕隱以終其身儀部盛年貶謫
能無居隱畏約爲萬曆完人安人有助焉鄤舉
天啓二年進士入史館未踰年亦抗疏歸安人
喜謂儀部幸哉君有子矣逆閹之難作急徵考
死者相望安人曰無恐將自及巳而戒鄤曰蝮
雖死其螫猶在子無謂閹敗可安枕也安人生
五歲通孝經列女傳其父𥳑討公以謂非凡女
[058-12a]
才儀部而歸之事其尊章以孝相其夫以勤以
廉敎其子以學字其庶出之子以壹而至於忠
孝大節凛然不二讀書通理沉幾遠識則學士
大夫有弗如也蓋嘗論之 神宗之世以廢籍
爲苦海譬如寒宵噩夢綿淹抑能使人精銷
慮耗而安人之夫妻處之裕如當此之時養其
末節不傷其暮氣爲萬曆之臣於是乎有終矣
 熹宗之世以鈎黨爲死府譬如震雷暴雨錯
遌旁午能使人心悸魄奪而安人之母子處之
嶷如當此之時違其氛祲不害其朝氣爲崇禎
[058-12b]
之臣于是乎有始矣伯宗之妻之致戒其夫也
善矣然猶有智名焉豈若安人之遂其夫之志
乎范滂之母之無恨其子也賢矣然猶有俠心
焉豈若安人之安其子之節乎夷考安人之終
始君臣之際夫妻母子之閒可以觀可以風矣
又豈徒閨門圖史之故也哉儀部與安人晚而
信西方之教捨居第爲寺柴門疏食然燈相向
如所謂淨侶者儀部以崇禎元年卒四年九月
十八日安人病革自起盥潄誦楞嚴呪呼子女
續之而逝享年五十有九安人之父翰林院𥳑
[058-13a]
討諱可行其諸父翰林院學士諱中行事見國
史子五人鄤郟郲郿祁郲祁皆庶出女五人將
合葬鄤具事狀走虞山請銘于謙益謙益方有
母之喪拜而辭焉至于再至于三鄤曰丙丁之
交竝遭閹難互以老母爲託公其忍忘諸乎嗚
呼閹旣敗謙益不知戒懼再罹網羅以憂吾母
馴致大故誦安人戒子之語有痛焉敢假玆
石以告哀遂哭而受命銘曰
維崇禎六年某月甲子孤子鄤啓先君之墓祔
其母氏忠孝賢明夫妻母子萬曆終崇禎始吁
[058-13b]
嗟刻石信靑史
  誥封恭人顧氏墓誌銘
恭人顧氏故雲南布政使司左叅政黃公諱時
雨之妻十三而歸十五而成婦七十 而卒萬
曆某年某月也天啓某葬于某地祔其夫之阡
叅政公少食貧恭人朝暮鹽辛勤佽助叅政
公舉進士官𠛬部郞出守惠州歷官藩臬恭人
皆從官舍蕭然內政肅穆養其舅姑甚孝姑之
沒也叅政方上公車帷堂附身悉合禮度事其
舅至于篤老洗腆之奉晚而益勤參政公六子
[058-14a]
而第五子庶出也家嘗火恭人從烈熖中出
而復入以幼子免恭人卒幼子哭之慟曰失吾
母吾不生也未幾亦卒余讀周南之詩所謂爲
絺爲綌采采卷耳者皆尋嘗閨闥女子之能事
而詩人咏而歌之先王被之管弦以爲房中之
樂豈非以其克相內治有助于王化也哉叅政
公起孤貧爲顯官恭人恭儉專勤經緯孝慈有
相之道焉斯亦詩人之所歌而女史之所傳也
與叅政公於先人爲友而余與其諸子游最舊
乃爲銘曰
[058-14b]
士生窶貧以有車馬如木扶寸至于拱把天旣
生之亦有相之黽勉室家聚鍼蓄絲匪勤匪職
匪共匪德匪孝曷承匪慈曷植婉婉恭人實相
黃公令妻壽母賢明考終蜿蜒龍山萬木如茨
往從夫子爰契初龜
  徐孺人墓誌銘
孺人徐氏父諱佶母周氏嫁錢氏夫諱某故工
部侍郞諱恪之從孫女而江西叅政贈光祿寺
諱泮之婦也光祿備兵漢中孺人歸於我
錢氏方貴盛孺人裙布操作無驕汰之色光祿
[058-15a]
死倭難風雨漂搖家計零落孺人哀以喪其舅
勤以相其夫黽勉以敎育其子孫以一婦人操
持門戸逾三十年子若孫皆死於諸生再世不
競而家聲不隤於光祿時孺人力也卒於萬曆
辛亥年七十有六子某先卒孫顯忠亦卒於是
孺人久未克葬今年十二月諸孫卜日襄事而
抱顯忠之遺言請銘於余嗚呼可哀也已余少
則聞里之先生故老稱工侍之賢必推本其父
敏叔之家敎敏叔之先避亂居吳猶行喪禮以
勵俗敏叔服習舊德又叅以臨川陸氏浦江鄭
[058-15b]
氏之家規每晨朝其家人婦子訓之以肅睦聳
之以善敗皆相與傳勑敎誡而後退故其家之
婦女皆有儀法如孺人者其流風餘俗久而不
替蓋不可誣也嗚呼世德不衰而珩璜之節圖
史之敎其不著於閨門久矣以徐氏之敎家者
推而行之先王之治其有興乎今之君子塗飾
一切急功利而緩敎化競邪侈而薄廉隅國多
罷民家鮮淑女圜土之聚不恥而罪隷舂槀之
𠛬相望職此之故嗚呼憂世者其可視爲細故
乎余故於孺人之葬表揭其先德而系之以銘
[058-16a]
銘曰
泉豈無源木則有芝義門之女蔚爲母師煌煌
管彤千古爲儀昧昧我思銘以昭之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八
[058-16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