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初學集 > 牧齋初學集 50


[050-1a]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
 墓誌銘一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贈右都御史加贈太
  子太保謚忠烈楊公墓誌銘
天啓四年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楊公劾奏逆閹
魏忠賢二十四大罪明年七月二十四日考死
詔獄後三年 今天子卽位追錄死閹忠臣以
公爲首又五年其友人陳愚撰次行狀率其二
子跋陟數千里請誌公墓嗚呼公之死𢡖毒萬
狀暴屍六晝夜蛆蟲穿穴畢命之夕白氣貫北
[050-1b]
斗災𤯝疉見天地震動其爲寃天猶知之而况
於人乎當其舁櫬就徵自䢵抵汴哭送者數萬
人壯士劒客聚而謀簒奪者幾千人所過市集
攀檻車看忠臣及炷香設祭祝生還者自豫冀
達荆吳綿延萬餘里追贓令亟賣菜洗削者爭
持數錢投縣令匭中三年而後止昭雪之後街
談巷議動色相告芸夫牧竪有歎有泣公之忠
義激烈波蕩海內夫豈待誌而後著擊奸之疏
愍忠之綸大書特書載在國史雖微誌誰不知
夫 光宗皇帝之知公與公之受知於
[050-2a]
先帝君臣特達前史無比公之致命遂志之死
不悔者在此而羣小之定計殺公者亦在此謙
益苟畏禍懼死沒而不書則舉世無有知之者
矣先是 光宗久在東朝閒於鄭氏儲位危
慬然後定 神宗寢疾 皇太子希得召見日
旴尚傍徨寢門外公爲兵科給事中走告閣臣
宿閣中日率百官問安效宋文潞公訶內
侍故事傳語伴讀王安 太子當力請入侍遲
明而出日暮還宮以備非嘗安故守正力擁佑
太子同心憂懼者也 光宗踐祚五日而病趣
[050-2b]
封鄭貴妃爲皇太后及所愛李選侍爲皇貴妃
傳㫖旁午中外奸邪詗知 上病不能自還扇
動鄭李謀踞兩宮挾 皇長子以專國命公要
諸大臣集左掖門靣折貴妃姪養性貴妃知不
可奪卽日移寧宮去公遂上疏極論鄭氏所
遣醫崔文昇侍疾無状宜下司禮監推舉窮究
宣示中外罔俾賤臣誣汙起居發病狀虧損盛
德 上暫輟萬幾進 皇長子及 皇子扶床
繞膝導迎和氣收回封太后成命無輕發詔令
以尊國體事關禁近皆人臣所難言者疏上三
[050-3a]
日 上特命錦衣召公人意公且得罪 上對
羣臣從容言病狀而視數歸乎公指 皇長子
科臣謂不當去朕左右皆理公疏中語也故事
宣召羣臣止及吏科掌垣他垣不得與公以兵
垣特召閣部咸在兵衞甚嚴示以設九賔廷見
之意自是再召與聞 末命馮几注視與執手
付託者何異公雖欲不誓死以報其可得哉
光宗崩選侍踞乾清宮羣閹敎選侍閉 皇長
子不聽出度外廷無可如何公首定大計 大
行在乾淸羣臣哭臨畢卽擁 皇長子升文華
[050-3b]
殿呼萬歲暫御慈慶宮須選侍移宮而復則羣
奄之計格我輩得以事 少主矣初詣乾清宮
閽人持梃誰何公大罵奴才手梃却之將及宮
門內竪傳李娘娘命追呼拉還者至再公復手
格叱退之 皇長子旣居慶選侍猶踞乾淸
不肯去宣言將垂簾詰責御史左光斗疏中武
氏何語公抗論於朝房於掖門於殿廷者日以
十數叱小竪於麟趾門者一叱閣臣方從哲及
大奄於朝者再選侍乃移一號殿而 天子復
還乾清後先諍辨謂選侍不得毋 天子 天
[050-4a]
子不當託宮嬪反復痛切聞者口噤移宮之日
奮髯叫呼聲淚逬咽選侍能於 九廟前殺我
則已今日不移宮死不出矣聲徹 御座殿陛
皆驚 上亦語近侍胡子官眞忠臣也當是時
三朝大故變起旬月舉朝匈匈不知所爲公儼
然行顧命大臣之事外戒金吾𥳑緹騎周廬儆
備內戒中官乳毋禁宮人闌入身露坐宮門外
五日夜不交頭須盡白毎有大議大臣左右
顧視問楊給事云何莫敢專決也自 神廟中
年羣小窺菀枯之埶開離閒之隙浸淫蘊崇而
[050-4b]
發作於鼎革之交公察知奥窔誓死伏節奪人
主於婦寺之手其功最爲奇偉昔漢武帝之識
霍光金日磾也近者數十年遠者二十餘年
先帝以一疏知公不假歲月上無負圖付託之
跡下無伏蒲涕泣之語意喩色授屬大事而安
社稷吾於公庚申九月事未嘗不奇其遇壯其
決而因以頌 先帝之神聖爲不可幾及也移
宮旣竣羣小失其所馮依膏唇拭舌造作蜚語
聳動朝士好異者進安選侍之揭以撼公公乃
上移宮始末疏優詔歎嘉則誣公交關司禮王
[050-5a]
安脅取中㫖以恚公公發憤再疏移病歸而魏
忠賢漸用事搆安殺之羣小私相幸以爲殺公
有基矣明年卽家起太嘗寺少擢都察院左
僉都御史轉左副都御史羣小日夜中公忠賢
所顧猶未敢卽發使其私人疏糾左光斗魏大
中牽連公客汪文言以嘗公公家居時嫉忠賢
關通阿毋竊弄威福必爲社稷憂扼腕流涕草
疏藏弆篋中至是乃修飭上之忠賢驚且恚擲
地輾轉號哭羣小敎之曰毋恐逐楊某公可安
枕矣忠賢喜假㑹推盡逐公等羣小又嗾之曰
[050-5b]
不殺楊某公之禍未艾也忠賢大懼急徵公等
坐故經略熊廷弼贓考死先是考文言五毒備
極迫使引公文言號呼公仰天笑曰安有貪
贓楊大洪乎至死不服及考公獄吏顧以文言
爲徵公大呼 太祖高皇帝 神光兩宗竟坐
誣伏以死初羣小謂移宮之名正故坐贓罪殺
公公死後大舉鈎黨轉相連染死徙廢禁逮捕
相望乃爲閹定三案刋要典借公爲質的以欺
誣天下而羣小所以殺公之本謀始大露然後
知公之死不死於擊閹而死於移宮定計殺公
[050-6a]
者非操刀之閹而主張三案之小人也 今上
旣僇閹詔所司上公死状閹孽猶用事初贈僅
平進一級再贈削去部御不肻上羣小之忌公
而憎其骨餘至於此極也適足以暴公之忠甚
公之寃與自旌其殺公之志而巳矣公何憾矣
哉公之爲人孝友絜廉公忠誠篤家貧䘮父躬
自相地勞瘁得疾幾殆夜聞鼓樂聲有神人降
其室爲處方病良巳事繼母至孝事其兄淸更
衣幷食如一人其妻有違言於母兄痛歐之令
長跪謝罪乃已爲諸生落拓自喜里中呼爲狂
[050-6b]
生少與陳愚結交以豪傑相期許嘗雪夜兩人
行歌徧邑中倚柱而嘯畫地而書狂呼痛哭人
莫能測也舉萬曆丁未進士知嘗熟縣其爲治
好古教化豪强大姓爲姦猾亂吏治收案致法
吏人捧手絫氣丞尉嚴事如大府字養小弱問
民所疾苦徒行阡陌閒執手慰勞如家人父子
亦更以此察知謠俗及閭里奸利訟衰盜息邑
以大治邑令俸薄不足贍家口其兄賣田以資
之五年入覲毁所束帶以佐辦嚴舉淸官第一
在省垣四方貨賂不敢窺其門閒受故人問遺
[050-7a]
縁手散盡家無餘財知與不知皆稱爲廉吏所
謂無貪贓楊大洪者也在戸兵二垣條奏天下
大計言遼事必大壞冝更置經略擇可以辦遼
者經略者卽公所坐贓熊廷弼也藴義生風抗
論惽俗憤邪穢濁溷之徒持祿養交瞶眊誤國
不啻欲咀嚼之其風裁峻拔所謂以利刃齒腐
朽也採纎芥之善貶毫末之惡是是非非明白
洞達推賢讓能尉薦單素手疏口贊如恐不及
與人交輸寫心腹貿易首領奮迅感槩急人之
危甚於巳輕財重氣手不名一錢揮斥數千金
[050-7b]
如棄涕唾與之遊者雖小夫壬人狠子悍卒皆
傾心倒身願爲公死無所辭也蓋世之議公者
有三其一曰以移宮貪功夫以 先帝之長主
操危慮猶不免入鄭李之彀中况以幼沖之
君而付之婦寺之手乎女主專制何啻阿毋羣
閹連結豈第一忠賢議者不惟國家之大憂
而徒懷婦人之仁惋惜選侍於踉蹌出宮之頃
斯巳傎矣漢庭欲窮治趙昭儀議郞耿育以謂
不當覆挍省內暴露私燕空使謗議上及山陵
自古事關宮禁憂國奉公之臣動而禍從挾持
[050-8a]
邪說者往往剽竊經術依附長厚動以離閒訐
爲詞幸則爲撤簾不幸則爲移宮一成一敗
何嘗之有萬曆之末指翼儲爲沽名天啓之初
目移宫爲生事䜛夫懦臣異口同喙此可爲歎
息者也其二曰以交奄釣奇奄亦人臣也懷恩
覃吉可與振瑾同科乎王守仁楊一淸不嘗用
張永乎 先帝二十餘年之 儲宮三旬之堯
舜皆賴此老奴之力移宮之議與朝論相表裏
雖欲與安異其將能乎當 熹宗出乾淸時安
擁於後英國奉右手閣臣一燝奉左手公奮出
[050-8b]
班行手格羣奄盈朝之人咸屬耳目是可謂之
交結乎當安用事時公不以此時通關致公
乞身引退及其身沉灰冷顧乃黨附枯骨與𠛬
人腐夫爭衡取滅亡之禍善交結者如是乎此
奴婢小人論公之語不足辨者也其三曰以攻
奄激禍譬如猛虎一搏不中飛而擇人則曰虎
本不噬人是搏者之爲也其可乎縊裕妃害皇
子危中宮此 朝廷何等事而公奮筆書之彼
雖凶竪亦破膽矣公死之後封爵踰上公祠廟
窮四海卒以寢移鼎之謀正參夷之罰公一疏
[050-9a]
逆折之也閣老門生之訴交媚於公朝刋章錄
牒之籍競獻於私室奄用是氣壯手滑瞋目語
難今沒藜藿不採之功而議一掌堙河之失逢
閹者不以敎猱正罪而撃閹者欲以撩虎追罰
爲此言者是與於閹之甚者也其知公者則曰
以公之才之志身兼數器惜未盡其用以死孔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曾子曰託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
可奪也夫人生而爲志士仁人亦可以巳矣爲
人臣託孤寄命奠安社稷其爲用亦不小矣不
[050-9b]
咀藥以自屛不引刀以懟君慷對簿從容絶
命千載而下讀枕中嚙血之書殆未有不正冠
肅容傍徨涕泗相與敎忠而勸義者也議公者
固失之矣惜公未盡其用者亦豈知公者哉公
諱漣字文孺其先故關西之裔流入安南居唐
街宣德中從英國歸附賜居湖南徙家應山曾
祖諱公鐸好任俠爲人報讎祖諱萬春以好施
予破家里人稱楊二齋公葬之夕諠呼䕶其
竁穴父諱彥翺少爲儒性端重不侵爲然諾亦
以好施著母劉氏以隆慶五年某月某日生公
[050-10a]
其卒也年五十有四娶張氏繼室詹氏生四子
之易之賦之言之環詹有婦德公遇難與後姑
棲止譙樓風雪中二子乞食以養崇禎元年之
易等詣 闕追訟父寃 天子追贈公祖父/如
官祖母及母妻皆一品夫人而任之易爲郎是
年後姑始沒詹遂擗踊歐血卒某年某月之易
葬公於某地之賜塋兩夫人祔焉公令嘗
熟時語謙益曰吾生平畏友子與元朴耳元朴
陳愚字也愚於公周旋生死匿其幼子於廬山
閒行過予謀經紀之事予方遭黨禍杜門絶跡
[050-10b]
相與屛人野哭今年之易寓書曰婦翁罷公車
歸屬疾且死猶以謁銘爲念謙益泫然久之是
以抆淚執筆不復敢固辭不獨不忍負公抑亦
不忍負愚也銘曰
國有蠧孽牙於承平有城有社狐䑕作朋衆口
磨牙嚼嚙緘縢𦕈然一絲九鼎勝時危運當
異人乃興臂一呼宮禁肅淸乾端坤倪載淸
載寧 先帝知公堯舜之明臥内受遺參列公
公之報塞誓死隕生上見 九廟下從大行
夷之初旦奄忽晦肓碧血輪囷震爲雷霆天門
[050-11a]
詄蕩雲旗紛迎御我 三后陟降帝廷關西之
楊淸白齊聲暮夜無金夕陽有亭靑蠅胡點大
鳥俊鳴沉沉黃土炯炯汙靑我作銘詩永詔

  太嘗寺少管光祿寺丞事贈大理寺
  賜謚鹿公墓誌銘
崇禎九羊七月二十七日奴酋兵破定興太嘗
寺少鹿公死之明年正月其子化麟伏闕上
疏曰奴之掠畿南也臣父移疾村居無城守之
責臣父念定興當涿南保北背障神京我入郡
[050-11b]
邑誰與守自已巳奴警望風髠首臣節掃地非
不知孤城難守老親當念誠不忍桑梓當存亡
之會朝廷無仗節之臣遂令臣侍臣祖居江村
辭丘墓授兵登陴令弱民疲號令不一死守七
日而城始陷臣父守南門奴從東北隅上挾刃
索衣臣父嚙齒大罵天朝鹿太嘗衣肯覆羯狗
奴耶奴怒甚斫三刀復射一矢罵不絶口而死
臣父贊樞輔於關門厲志恢復奴素懾其名肉
薄環攻志在必下臣父以無備之城必破之邑
獨堅誓死之心衡拒方張之虜捧一墣以塞潰
[050-12a]
波挽杯水以澆烈焰以投閒之吏死朝廷以抱
病之身死鄉里不獨城存與存効斯民勿去之
義且欲人戰家守折狡虜南下之謀假令人盡
臣父則一隅可保九塞可寧是臣父爲一城死
義爲小爲天下大義死忠爲大也疏上 天子
下所司按覈十一年二月兵部覆請 詔贈公
嘉議大夫大理寺一子入監讀書專祠賜
謚予祭造墳恤終之典無不備蓋異數也先是
公殉義之冬十二月十二日化麟奉其祖太公
命權於祖塋拜疏歸待命苫次哀慟不勝喪
[050-12b]
而死化麟之子盡心謀於其祖之執友孫奇逢
與其徒張果中請吾師高陽公志墓而屬予表
其隧十二年五月予哭高陽公旣除服乃喟然
而歎曰嗚呼高陽旣沒鹿之誌非予其誰宜爲
乃按歸安茅元儀及盡心所著公事狀而誌之
曰公諱善繼字伯順其先小興州人也國初有
諱榮者徙居定興南之西江村曾祖諱府封文
林郞山西平陽府襄垣縣知縣祖諱久徵江西
道監察御史贈光祿寺少言厲行蔚爲名
臣考諱正累封如公官妣田氏贈恭人正貴公
[050-13a]
子少爲諸生縣令宋繼登請與相見正方糞田
投畚鍤而往縣令歎息逆奄時傾身急諸公之
難所謂鹿太公者也公端方謹慤巋如斷山少
以祖父爲師小章句薄溫飽然有豪傑聖賢
之思萬曆丙午舉於鄉過容城與孫奇逢酌酒
切脯定交楊忠愍墓下癸丑舉進士與吳郡周
順昌吳橋范景文襆被蕭寺雞鳴風雨以節義
相期勉選戸部山東司主事職鹽法與同舍郞
袁世振爬搔利病洞悉源委袁後疏理兩淮卓
有成效著爲絜令焉丁田恭人憂服除補戸部
[050-13b]
河南司主事署廣柬司事遼左方闕餉請帑疏
皆不報會廣東解金花銀至公奏記大司農李
汝華曰毎歲廣東解金花銀兩恭進大內此近
例也頃督部有扣留之議此時仍進大內則部
議終成畫餅欲徑解太倉則兪㫖艱如拔山莫
若題留爲便考會典國初金花銀折糧俱解南
京供武臣俸祿各邊或有緩急亦取足其中正
統元年始改解內府歲以百萬爲額嘉靖三十
二年題准三宮子粒及各處京運錢糧不拘金
花折銀等項應解內府者一倂催解貯庫悉備
[050-14a]
各邊應用不許別項那借夫曰緩急取足是內
府與外府分用也曰備各邊不許那借是備外
府耑用而內府不得旁分也今邊烽告急軍糈
乏用卽舉金花全數一旦復還太倉亦率繇祖
制非奪大內所有而益外府也唯是 皇上批
發庋之高閣而中涓熒惑其閒急難得㫖一靣
題知一靣劄納銀庫轉發遼左權自外操不至
如帑金之緘縢不可問天下事爲之有機留與
不留係於進與不進此際閒不容髮萬一宸怒
不測請以身任罪不然局外者方議留而局內
[050-14b]
者且議進無論淸議不可卽 主上視吾輩何
如也司農如公議上請 上怒奪公俸一年勒
令補還司農不敢違公力持不可謝恩日中官
闔門扇不聽公出勒問太倉云何管太倉主事
劉榮嗣報曰發三日矣然實未發也中官傳嚴
㫖促令補還公曰有銀何用借無銀又安用補
中官愕眙不敢應公曰但執善繼語回奏死生
唯命不敢易一字也中官歎息而去無何堂官
奪俸二月公降一級調外任舉朝交章請留不
報擬降山東運判亦不報公遂移疾去而司農
[050-15a]
竟如數補進矣嗟乎金花不可予邊而他賦乃
可補金花忽而扣留怱而補進忽漫無所執持
奈何不令 人主厭薄臣下哉 光廟御極首
復公官典新餉改兵部職方司主事是時遼陽
初陷中外匈匈公受事誓天淚流浹靣杜絶請
託申明法紀爲大司馬草疏請逮某斬某以申
國法法不能行請自臣始言官羣噪之公抗章
力爭無以難也大司馬以撫夷行邊請用廢弁
坐贓敗者職方郞耿如杞持之不肯覆司馬疏
爭之奉㫖命司官不得違阻公上書福淸曰邊
[050-15b]
疆之壊繇於債帥中外諸貴人入其債而請求
於職方職方自愛其官不得不狥諸貴人之請
今幸得一憂國奉公不狥情靣之人反奉不得
違阻之㫖胥天下以職方爲市永無不債之帥
者自此一言始勿謂能違阻之司官爲易得勿
謂去能違阻之司官爲小失也福清謂其刺已
也怒已而屈服焉歲壬戍高陽公以閣臣理部
事高陽淸嚴果銳以天下爲已任請寘逃臣熊
廷弼王化貞於理公舉手加額遂委心焉從高
陽閱關以歸高陽自請督師公請從吏部司官
[050-16a]
缺太宰堅以屬公公不可曰相公一日在師中
卽一日在幕中鹿善繼髯如㦸肯回頭作吏部
郞乎高陽當關四年經營遼河東西恢復遼疆
四百里安挿遼人四十萬入而造膝密畫出而
指授二三大帥實倚公爲左右手禁餽遺絶宴
會朝韲暮鹽漠然兩書生也布衣敝馬出入亭
障閒延見老較退卒與相勞苦因以勾稽將士
察識營壘鼓勇敢拔跅錄寸長理小過二十
年名將咸出高陽之門公之功也高陽自寧遠
還鎭屬公入都門催軍需甲仗已事而還去家
[050-16b]
二百里不遑省視中朝自此知關門決計進取
而沮抑之謀百出矣十二車營成高陽將渡河
入奏逆奄懼有晉陽之舉矯㫖趣令歸鎭中朝
忌高陽者進謀於奄議省餉減兵以隂撓之公
詒書兵垣曰遼之當復非以故有之封疆不
宜委敵無遼則不能有薊禍遂迫於京畿也今
之持論者大端有二一曰愼重一曰𥳑汰夫進
取則當愼重振刷則宜𥳑汰而出於今之君子
則愼重非爲進取意在退怯𥳑汰非爲振刷意
在隳兵而總以巧行其撓沮恢復之計夫百計
[050-17a]
而鼓之進不能當一言之退也三年而集此衆
不能供一日之隳也不征不戰去將去兵垂成
之緒旣廢前日之禍復作遼廣潰陷時都門之
光景猶能記憶否身在事外之朝士以隔壁之
猜而索邊人之情心在事外之邊人以一靣之
詞而迎朝士之意索邊人之情者遂持邊情以
爲朝論迎朝士之意者因借朝論以撼邊情從
此恢復兩字無人出口錦片河山心腥穢忠
臣義士有負㦸長歎而巳未幾高陽解兵柄公
亦移疾乞歸迄今十四年舉世無復有言恢復
[050-17b]
者矣嗚呼此可爲痛哭者也公在關門不以邊
吏邀一階半級以久次轉員外陞武選司郞中
家居四年 上卽家起公爲尚寶司陞太嘗
寺少管光祿寺寺丞事公再起物望崇重精
勤吏事夙夜在公一如爲郞吏時未三載復請
告歸以沒己巳冬虜薄城下公昌言於朝非急
召高陽出馬世龍於獄無可辦虜者先是公物
色世龍於羣帥中薦之高陽推轂爲大將諸誹
謗高陽者皆以世龍爲質的及高陽再鎭手復
四城以還 主上世龍之功爲多而世龍亦卒
[050-18a]
以功名終於是人咸謂公能知世龍世龍不負
公而公與高陽果能相與以有成也公天性純
孝母旣沒念太公獨居共臥起者二十年其子
亦馴行孝謹四世一堂更衣幷食雍雍穆穆如
也里居敎授生徒以百數攝齊升堂離經辨志
江邨之上有河汾濂雒之風畿南之士殖學修
行鏃礪自好者不問而知爲鹿氏之徒也晚而
師事高陽曰不圖周孔猶在人閒高陽亦曰伯
順在幕中如淸風止水助我神明者多矣公之
沒也高陽哭之慟爲挽詩六十四章又二年高
[050-18b]
陽亦殉虜難公與高陽與遼事相終始公又與
高陽相終始嗚呼痛哉公爲人齋莊中正明允
篤誠辭受取與如水之有坊而不以一節加人
是非可否如食之必吐而不以一𤯝掩人以身
命歸君父以心膽質神以心冶鑄善人以
至誠變化異𩔖其道之不行而以完節自見則
天也斯世之不幸也公之没也年六十有二娶
王氏贈恭人再娶王氏封恭人子化麟天啓辛
酉舉鄕試第一人後公一年卒孫男四人盡心
舉崇禎丙子鄉試洗心以䕃入太學悅心從心
[050-19a]
皆幼孫女二人曾孫男三人所著有四書說約
三十一卷文集若干卷公與予俱出高陽之門
予以枚卜被訐公正告蒲州當爲 上別白忠
佞無以門墙故混淆國論上負 明主蒲州不
能用遂終身不見蒲州當是時予待罪邸舍公
數過予執手而不使予知也予是以愧公銘曰
幽朔之地斗極崆峒三光五岳篤生駿雄生不
獨生有孔鑄顏高陽定興二百里閒堂堂鹿公
羽儀斯世矩方規圓渾然元氣羯奴鴟張全遼
如燬白首郞吏獨抱國恥 帝命視師輟我綸
[050-19b]
閣公辭銓郞出贊戎幕枕戈席馬抱冰履霜指
授將吏魚麗武剛軍書少閒危坐促膝麤飯瓦
盆寒燈土室羯奴外訌䜛夫內扇白山未勒黑
水猶戰誓涓七尺以報 天子吁嗟鹿公與遼
終始碧血不變白光如虹江邨之阡有氣熊熊
彗星角芒參旗先後乗高陽扈我 三后高
墳𪧐草我友我師人之云亡孰知成悲
  山東道監察御史贈太僕寺黄公墓誌
  銘
天啓逆奄之難淛河東西忤奄考死者兩人故
[050-20a]
吏科都給事中謚忠介魏公山東道御史黃公
也先是 神廟末年淛人浸淫黨論雄唱雌和
一詞同一二方正之士離而不服者如蘭蕙
之孤生於荆棘而已自兩公之死然後兩淛之
人曉然知此之爲正彼之爲邪雖樵夫牧竪皂
隷庸丏語及忠臣義士靡不嗟咨涕洟如不獲
見其人也語及於閹兒媪子靡不呼號罵詈恨
不得食其肉也三十年以來士大夫立名矯行
聚徒植黨所以鼓動激颺者至矣而人未必從
兩公以死敎而人從之子言之有殺身以成仁
[050-20b]
豈不大哉黃公諱尊素字眞長其先江夏人十
六世祖諱萬河爲明州錄事徙家餘姚國初菊
東先生諱珏精皇極經世之學祖諱大綬父諱
曰中世有儒行母盧氏公少負軼才摛詞掞藻
下筆不能自休年三十未博士弟子員授徒
苕霅閒意豁如也萬曆乙卯舉於鄉丙辰舉進
士授寧國府推官郡多能人以氣力漁食閭里
持吏長短公精强廉辨執法如山咸相戒莫敢
犯入爲山東道御史當是時 先帝沖幼宮府
晦蒙都城一日三震公上疏曰阿保重於趙嬈
[050-21a]
禁旅近於唐末蕭墻之禍𢡖於戎狄宵人爲之
咋指應山楊忠烈公劾奄二十四罪公抗疏繼
之極論廷杖非祖制曰後世史臣書之曰某年
某月工部郞萬燝以言某事死杖下可不爲惜
哉乙丑黨禍大作楊公魏公考死公除名爲民
丙寅以織監疏逮繫坐贓考掠體無完膚慷
談笑抵死不少屈臨難賦詩一章南北向叩頭
以謝君父丙寅閠六月朔日也年四十有三越
五日出獄肌肉漲爛頭靣不可別識矣公爲人
通敏博達明習掌故自爲理官引大體折大獄
[050-21b]
多所保全𦒿定及爲御史南樂附逆奄入相朝
右交關鼓扇楊公魏公曁高邑趙忠毅公無錫
高忠憲公出死力相榰柱公語門人徐石麒曰
乾六龍一亢姤豕至矣姤一豕蹢躅玄黃至矣
羣賢之龍戰可謂亢矣南樂其姤豕也不務堅
貞用晦敦復以俟時而出一決無復之之計其
可幾乎羣公善其言而不能用也公去郡郡人
持短長蜚語相中總憲鄒公力持之初入臺卽
進規於鄒曰京司非講學地也徐文貞已叢議
於盛世矣鄒公卒用是去羣小之撼君子自此
[050-22a]
始也萬燝之杖也公語楊公可以去矣楊曰茍
濟國生死以之公曰言不用何濟君子不顧生
死成敗不可不顧出處魏公將攻南樂公曰頒
朔後朝小過也攻之急勢不反顧二憾交作不
可爲矣魏曰一死可以盡節公曰不然李固機
失謀乖遺梁冀書猶戀戀不能已君子愛國之
心甚於愛臣節也公志在弘濟艱難雅不欲婞
僨事毎有搏擊飛章廷爭未嘗不爲人先公
固曰吾寧不與諸君子同其功不願不與諸君
子同其禍也臺省詣閣請救止廷杖羣奄數百
[050-22b]
人咆哮訽詈閣臣噤不發一語公叱之曰內閣
絲綸要地司禮不奉命不得至若等何爲皆稍
稍引去京朝官奉詔乗馬羣奄顧京營馬馳穾
爭道公語京營嚴顧馬之禁奄無所得馬遂少
戢矣彰德進玊璽將御門受賀公執奏曰宋喆
宗得璽蔡等爭言祥瑞改年元符其後朋黨
煩興宋祚不永弘治十三年陜西進玉璽止命
取進祖宗成例當法不應踵襲宋事其據經守
正援据切當皆此𩔖也楊魏死公爲位慟哭是
夕夢楊公告曰大禍未解公之與諸君子同禍
[050-23a]
天爲之矣又何哉公沒之次年子宗羲詣闕
訟寃天子贈公太僕寺祖父皆如其官䕃
一子入太學立祠於邑之文昌閣前慈谿馮公
元颺與其弟元飈具特牲往拜諸生馮文昌等
數百人胥會祠下淛河西東與魏公相望焉於
是宗羲以己巳十一月廿五日葬公又十餘年
而以墓銘屬予公娶某氏封恭人子五人長卽
宗羲次宗炎宗燧宗轅宗懷葬在化安之新阡
予往識公長安退而語人黃公豐頥廣顙長身
山立巋然福德大人也公沒人或以惎予在昔
[050-23b]
元季有以南臺大夫抗節死僞吳者袁廷玉相
之曰公大貴人也當秉忠致命名垂後世公必
勉之繇此言之士大夫非具福德相其能以忠
義顯聞乎予之相公蓋未爲不驗也銘曰
夷之初旦明未周虹蜺煇蔽贅旒天門詄蕩
叫莫繇一夫九首擇肉投高冠長劒部黨儔一
葦誓塞江河流一擊不中恥下韝衣冠血肉塡
厠㢏艱難弘濟需巨舟風顚䌫弱柂不收人謀
不遠輸謀長年三老空嘲啁抗辭同日自我
求芳膏灼非我尤天晶日光死何憂幸哉不
[050-24a]
從李范游淋漓碧血閟一丘蓀芳蘭茁天汝醻
我銘其藏語不偷丹書靑史俱千秋
  陜西按察司副使贈太僕寺顧公墓誌
  銘
天啓中羣小嗾逆奄興大獄謀殺應山楊忠烈
公桐城左公嘉善魏公逮其客汪文言下詔獄
考問無所得聚而謀曰先是經撫之獄𠛬部顧
員外引八議議熊廷弼廷弼楚人也顧員外楊
左之黨人也以鬻獄坐顧以關通坐楊左則諸
人一網盡矣公已調兵部再調禮部出爲陜西
[050-24b]
按察司副使奉嚴 㫖逮繫與楊左等六人竝
下詔獄五人後先考死移公下𠛬部獄命法司
定爰書公慷對簿曰某奉 㫖送法司據招
定罪豈容復辯欲辯則抗 聖㫖也欲不辯則
自欺本心欺法司且欺天下後世是亦欺 皇
上也不抗卽欺無一而可也且五人者皆前死
矣借某以實五人之招則某旣自誣服又代五
人誣服何以見五人 地下乎明公能昭雪此
案則萬代瞻仰不然有鎭撫原招在某復何言
法司環坐愕眙無以難也巳而歎曰汪文言猶
[050-25a]
能爲貫高我獨不能乎吾不可以再辱矣乃呼
酒與其弟大夏從弟大武訣別趣和藥飮之未
絶復雉經而卒天啓乙丑九月十四日也享年
五十後三年丁卯 今上卽位僇逆奄贈公太
僕寺少命法司更定先朝爰書於是公等六
人寃狀始白嗚呼痛哉公登萬曆丁未科進士
除泉州府推官移病免歸改嘗州府儒學敎授
稍遷國子監博士是時黨議已成朝右以東林
相抉讁斥逐殆盡公歎曰昔賈彪不入顧廚之
目西行以解其難吾不預東林正可以彪自况
[050-25b]
也廣文官冷非世所指名公又能奕棋謔浪與
朝士浮湛上下而實以其閒爲收拾人才改紀
國政之地迨 光廟御極南昌爲政楊左在臺
省除舊布新海內煥然改觀知公者以謂居中
斡旋有功爲多而羣小之側目矣遷𠛬部歷
主事員外以久次議改調而經撫之獄起司宼
王莊毅公以爲非公不能辦也留公署山東司
事欲以重公然卒用是敗嗚呼經撫之獄厥罪
惟均公惜熊之才議貰之以責後効然卒定熊
辟者公也楊初抗疏請易熊魏抗疏請辟熊其
[050-26a]
不受熊賕甚易明也公之禍醖釀於庚申鼎革
之時而發作於甲子擊奄之日機不則禍不
烈寃不極則白不早其始終借端於公則天也
公何憾矣哉公精敏彊明習法比案牘山積
手批口決老獄吏皆爲吐舌遼瀋之陷也臺省
搜獲奸細棄市無虛日繫者二百餘人饑寒瘦
死莫敢問者公請於王公曰以一身易五十餘
人命某猶之况一官乎卽日讞之論一人頌
繫二人他皆移大理縱遣王公歎息稱焉杜茂
者冒登撫之餉逃匿僧舍爲邊吏邏得者也張
[050-26b]
鶴鳴以司馬行邊劾與佟年約李永芳謀叛
獄已具矣王公以問公公曰招謂年令河閒
茂匿𪠘舍三月偕其二僕往來永芳所具有本
末獨不知二僕姓名何也同謀三月聚首摩腹
親踰骨肉豈不識其僕爲誰某往來永芳所同
行數千里不一扣其姓名者何也以原招覆之
茂之誣服無疑也王公曰然然則何以處
公曰年雖非叛實佟養眞族坐叛族流三千
里可也王公去而侍郞楊東明署事奏年實
奴酋族毎歲拜金世宗墓當伏誅公曰此語何
[050-27a]
從得之楊曰聞之人言公曰刑部奏事有審得
某人云云無聞得某人云云也楊大驚奏已發
亟追止之楊欲更坐年論死曰佟養眞旣以
謀反論年乃反族非叛族也公曰律反族不
同謀不同居者止朞親論斬餘不坐楊作色曰
謀反夷三族寧論朞親公曰明公所言者漢法
員外所執者大明律也從容𥳑律以進楊默然
慚恚而止公之據經察獄不詭隨狥人皆此𩔖
也公與其弟大韶孿生竝負異才有二陸兩蘇
之目長而通經術諳掌故然有經世之志典
[050-27b]
試廣西作財賦文武對策識者以爲今之子瞻
也卒之前數日手指重傷强拈筆作自敘筆記
訣別書凡數千言酒酣慷語曰自唐虞至今
四千年吾生世五十年已得八十分之一不
可爲不壽卽以凶終不猶愈於老死牖下者乎
又爲偶語曰故作風波翻世道長留日月炤人
心曰此他日祠堂對聮也公之豪爽自喜通達
死生之際如此公諱大章字伯欽世居嘗熟之
均墩村曾祖諱江贈南京太嘗寺妣賈氏贈
淑人祖諱早妣陸氏贈如曾祖妣父諱雲程歷
[050-28a]
官南京太嘗寺母周氏封淑人生母張氏以
公封太宜人娶蔣氏封宜人貴州道監察御史
以化之女子麟生邑諸生女三人嫁太學生趙
士晉諸生申濟芳知府凌必正公在西曹數與
奄黨抗論相擊排及議䘏奄黨猶在事有贈而
無䕃麟生詣闕訟寃 上下其事於部寢閣者
又十二年矣於是麟生以崇禎巳卯三月初
八日葬公於均墩之新阡而屬予爲之銘銘曰
公人詔獄芝生廟旁一莖六瓣獄卒告祥公曰
惜哉芝產非所六人畢命芝亦隕堕豈惟芝祥
[050-28b]
天亦告異白氣豆天南斗失位誰無七尺誰及
百年孰如公死上感昊天霜飛愍綸日炤高闕
星辰昭回芝蘭坌拂我作銘章鑽石幽扄丹書
永刋靑史足徵
牧齋初學集卷第五十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