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初學集 > 牧齋初學集 32


[032-1a]
牧齋初學集卷第三十二
 序五
  嘉定四君集序
嘉定四君集者嘉定令四明謝君所刻唐叔達
婁子柔程孟陽李長蘅之詩文也嘉靖之季吾
吳王司寇以文章自豪祖漢禰唐傾動海内而
崑山歸熙甫昌言排之所謂一二妄庸人爲之
巨子者也當司寇貴盛之時其頤氣涕唾足以
浮沉天下士熙甫窮老始得一第又且前死其
名氏幾爲所抑没二十年來司寇之聲華燀赫
[032-1b]
爛熳卷帙者霜降水涸索然不見其所有而熙
甫之文乃始有聞于世以此知文章之眞僞終
不可揜而士之貴有以自信也熙甫旣没其高
第弟子多在嘉定猶能守其師說講誦于荒江
寂寞之濱四君生于其鄕熟聞其師友緖論相
與服習而討論之如唐與婁蓋嘗及司寇之門
而親炙其聲華矣其問學之指歸則乎不可
㧞有如宋人之瓣香于南豐者熙甫之流風遺
書久而彌著則四君之力不可誣也四君之爲
詩文大放厥詞各自已出不必盡規摹熙甫然
[032-2a]
其師承議論以經經緯史爲根柢以文從字順
爲體要出車合轍則固相與共之古學之湮廢
久矣向者剽賊竄竊之病人皆知訾笑之而學
者之㝠趨倒行則愈變而愈下譬諸懲塗車芻
靈之僞而遂眞爲罔兩魅也其又可乎居今
之世誠欲箴砭俗學原本雅故溯熙甫而上之
以蘄至于古之立言者則四君之集其亦中流
之一壺也矣嘉定僻在海隅風氣完塞四君讀
書談道後先接跡補衣蔬食有衡門泌水之風
史稱楊子雲不汲汲于富貴不戚戚于貧賤不
[032-2b]
修廉隅以徼名當世蓋庶幾近之夫文章之道
蘄于徵古人而信後世則固非誘于勢利望其
速成者可徼倖而幾及也讀斯集者尚亦
其人而夷考其志行也哉謝君刻旣成以余𫉬
奉敎于諸君也俾爲其序吾觀歐陽公稱和凝
有文集百餘卷自鏤版以行于世識者非之古
人重立言而薄取名其用意遠如此今四君
之集乆閟於篋衍而謝爲刻之以行于世可謂
相與以有成矣斯亦可書也
  虞山詩約序
[032-3a]
陸子敕先撰里中同人之詩都爲一集命之曰
虞山詩約過而請於余曰願有言也余少而學
詩沈浮於俗學之中懵無適從已而扣擊於當
世之作者而少有聞焉於是盡發其嚮所誦讀
之書泝洄風騷下上唐宋回翔於金元本朝然
後喟然而嘆始知詩之不可以苟作而作者之
門仞奧窔未可以膚心末學而及之也自玆
以往濯腸刻腎假年窮老而從事焉庶可以竊
附古人之後塵而余則巳老矣今將何以長子
哉余竊聞之太史公曰國風好色而不淫小雅
[032-3b]
怨誹而不亂若離騷者可謂兼之故夫離騷者
風雅之流别詩人之總萃也風雅變而爲騷騷
變而爲賦賦又變而爲詩昔人以謂譬江有沱
乾肉爲脯而晁補之之徒徒取其音節之近楚
者以爲楚聲此豈知騷者哉古之爲詩者必有
情畜積於内奇遇薄射於外輪囷結轖朦朧
萌折如所謂驚瀾奔湍鬱閉而不得流長鯨蒼
虬偃蹇而不得伸渾金璞玉泥沙掩匿而不得
用明星皓月雲隂蔽蒙而不得出於是乎不能
不發之爲詩而其詩亦不得不工其不然者不
[032-4a]
樂而笑不哀而哭文飾雕繢詞雖工而行之不
遠美先盡也唐之詩藻麗莫如王楊而子美以
爲近於風騷奇詭莫如長吉而牧之以爲騷之
苗裔繹二杜之論知其所以近與其所以爲苗
裔者以是而語於古人之指要其幾矣乎諸子
少年而彊力博學而矯志其聞道也先於吾不
鄙而下問其將以余爲識塗之老馬也故敢以
風騷之義告焉得吾說而存之造自得以求
跂乎古人追風以入麗㳂波而得奇詩道之大
興也吾有望矣嗟夫千古之遠四海之廣文人
[032-4b]
學士如此其多也諸子挾其所得希風而尚友
揚扢研摩期以砭俗學而起大雅余雖老矣請
從而後焉若曰以吾邑之詩爲職志刻石立墠
胥天下而奉要約焉則余願爲五千退席之弟
子卷舌而不談可也壬午涂月虞山老民錢謙
益序
  徐元歎詩序
自古論詩者莫精於少陵别裁僞體之一言當
少陵之時其所謂僞體者吾不得而知之矣宋
之學者祖述少陵立魯爲宗子遂有江西宗
[032-5a]
派之說嚴羽辭而闢之而以盛唐爲宗信羽
之有功於詩也自羽之說行本朝奉以爲
律令談詩者必學杜必漢魏盛唐而詩道之榛
蕪彌甚羽之言二百年來遂若塗鼓之毒藥
甚矣僞體之多而别裁之不可以易也嗚呼詩
難言也不識古學之從來不知古人之用心狥
人封已而矜其所知此所謂以大海内於牛跡
者也王楊盧駱見哂於輕薄者今猶是也亦知
其所以劣漢魏而近風騷者乎鈎剔抉摘人自
以爲長吉亦知其所以爲騷之苗裔者乎低頭
[032-5b]
東野慬而師其寒餓亦知其所謂橫空磐硬妥
帖排奡者乎數跨代之才力則李杜之外誰可
當鯨魚碧海之目論詩人之體製則溫李之𩔖
咸不免風雲兒女之譏先河後海窮源遡流而
後僞體始窮别裁之能事始畢雖然此益未易
言也其必有所以導之導之之法維何亦反其
所以爲詩者而已書不云乎詩言志歌永言詩
不本於言志非詩也歌不足以永言非歌也宣
已諭物言志之方也文從字順永言之則也寧
質而無佻寧正而無傾寧貧而無僦寧弱而無
[032-6a]
剽寧爲長天晴日無爲肓風澁雨寧爲淸渠細
流無爲濁沙惡潦寧爲鶉衣裋褐之蕭條無爲
天吳紫鳳之補坼寧爲麤糲之果腹無爲荼堇
之螫唇寧爲書生之步趨無爲巫師之鼓舞寧
爲老生之莊語無爲酒徒之狂詈寧病而呻吟
無夢而厭䆿寧人而寢貌無而假靣寧木客
而宵吟無幽獨君而晝語導之於晦蒙狂易之
日而徐反諸言志詠言之故詩之道其庶幾乎
徐元歎少工爲詩隱長城藝香山中築室奉母
數年而其詩益進元歎之爲人淡於榮利篤於
[032-6b]
交友苦心於讀書而感憤於世道皆用以資爲
詩者也元歎之詩爲一世之所宗則夫别裁僞
體使學者志于古學而不昧其所從元歎之責
也余故於元歎之刻其詩而舉以告之且以爲
學元歎之詩者告焉嗟乎江西之宗不百年而
闢之本朝之學詩者三變而榛蕪彌甚元
歎之不辭而闢之者何也
  黃子羽詩序
近代之學詩者知空同元美而已矣其哆口稱
漢魏稱盛唐者知空同元美之漢魏盛唐而已
[032-7a]
矣自弘治至於萬曆百有餘歲空同霧于前元
美霧于後學者㝠行倒値不見日月甚矣兩家
之霧之且乆也以余所見才人志士踔厲風
發可以馳驟古人者多矣惟其聞見習熟抑没
於兩家之霧中而不能自出如昔人所謂有下
劣詩魔入其肺腑者夫是以少而眩長而堅老而
無成而終不自悔也吾友何季穆少而稱詩篇
帙甚富病亟屬其友盡焚之曰無以隻字留人
閒也季穆之才踔厲風發可以馳驟古人而不
能自解免于兩家之霧然其少而眩長而不自
[032-7b]
堅巳而大悔之而自恨其無及吾以此益嘆季
穆而惜其無所成也子羽少與季穆遊遂喜
爲歌詩季穆没而子羽之詩始出蓋子羽之詩
成而季穆不及見也子羽之稱詩未乆而舉世
擊排李王適會其解駁穿漏之時是故子羽之
才之學於季穆實相伯仲而其爲詩也後發而
先至以其早脫兩家之霧而祈向于古人無所
謂下劣詩魔入其肺腑者也子羽之爲人貌婉
而神淸氣和而志厚淡聲色薄滋味寡氣矜畏
榮進天實遵養之以資其爲詩子羽之詩之成
[032-8a]
也將自今日始若夫李王之後詩家之霧四塞
解駁穿漏未有其時而其不眩而自堅者吾未
之見也吾老矣自恨無以易世然尚當與子羽
極論之甲戌中秋序
  華聞修詩草序
蘇子瞻惠山泉詩云玆山定空中乳水滿其腹
遇𨻶則發見味實一族余嘗持此以論詩以
謂古人之詩奇正濃淡萬有不齊要其空中滿
腹遇𨻶而發見則一也不然者如行潦之水不
足以灌一畦求其缾走海内豈可得乎梁溪
[032-8b]
華聞修讀書惠山之下朝夕焚香煑茗酌泉而
賦詩余語客曰子知聞修之詩乎是子瞻之所
以評惠泉者也客曰何以徵之余曰以秦少游
之言徵之少游之論泉曰泉者山之精氣所發
也岸湖之山有所誘而不克以爲泉岸江之山
有所脅而不暇以爲泉今之爲詩者聲利釣心
繁華鑠骨壯氣攻其中而僨盈張其外其爲誘
且脅也亦多矣聞修布衣疏食蕭閒淡止無所
誘以越散其神無所脅以𧇊疎其氣山川之映
發友朋之伸冩意行而臥游酒悲而夢愕皆用
[032-9a]
以資爲詩如是而詩不大昌者未之有也且子
之酌斯泉也取其白泥赤印水符而走傳遽
者乎抑取其冰牙雪齒鳴松風而潑石鼎者乎
語有之在山泉水淸出山泉水濁泉之出山而
濁者誘與脅使之也子欲知聞修之詩取之於
斯泉足矣而他何徵焉客曰善哉子之言詩雖
然以此品泉殆陸鴻漸張又新之所未及也
  越東游草引
梁谿黃心甫渡娥江薄游東嘉登池上樓出西
射堂訪南北白岸亭遊華蓋山巳而越楢溪上
[032-9b]
天台踐滑石臨石梁而後返出其記游詩文以
示余余嘗聞吳中名士語曰至某地某山不可
少一游游某山不可少一記馮元成每游名山
具騶從盛服危坐僧院聲 如放衙屬其門客
傔從曰爲我某石某泉我作記今杭城刻
名山記累積充几案皆元成之流耳心甫之游
以靑鞵布襪軍持漉囊爲億以高人逸老山
僧樵客爲伴侣以孤情絶炤苦吟小飮爲資糧
與山水之性情氣韻自相映發蓋必如心甫而
後可以言游必如心甫之記游而後可以言詩
[032-10a]
文也嘗讀杜詩再游何將軍園林皆與鄭廣文
俱杜吟咏累日而廣文無一言詶和向平婚嫁
旣畢因游五岳迄今五岳無向平字古之通
人其志意高遠豈今世可幾及哉余去年游黃
山不自量度作紀游一卷旣而大悔之讀心甫
之詩文書之以志吾悔且以諗世之好游者
  曾房仲詩敘
泰和曾棠芾先生有才子曰房仲敏而好學以
應舉之𨻶攻比興不遠四千里再拜遣使奉其
尊人之𥳑牘椷致其詩若干首以求是正于余
[032-10b]
且請爲序余讀其詩風氣警遒興寄婉愜雲霞
風雨含吐於行墨之閒劌目鈢心搯擢胃腎戞
戞乎去故而就新也皇皇乎經營將迎如恐失
之也房仲之於詩可謂能矣其求之斯已勤而
得之斯已艱矣余固非知詩者也操斧於班郢
之門亦已難乎余蓋嘗奉敎于先生長者而竊
聞學詩之說以爲學詩之法莫善于古人莫不
善于今人何也自唐以降詩家之途轍總萃於
杜氏大曆後以詩名家者靡不繇杜而出韓之
南山白之諷諭非杜乎若郊若島若二李若盧
[032-11a]
仝馬異之流盤空排奡橫從譎詭非得杜之一
枝者乎然求其所以爲杜者無有也以佛乘譬
之杜則果位也諸家則分身也逆流順流隨緣
應化各不相師亦靡不相合宋元之能者亦繇
是也向令取杜氏而優孟之飭其衣冠效其嚬
笑而曰必如是乃爲杜是豈復有杜哉本朝之
學杜者以李獻吉爲巨子獻吉以學杜自命聾
瞽海内比及百年而訾謷獻吉者始出然詩道
之敝滋甚此皆所謂不善學也夫獻吉之學杜
所以自誤誤人者以其生吞活剝本不知杜而
[032-11b]
曰必如是乃爲杜也今之訾謷獻吉者又豈知
杜之爲杜與獻吉之所以誤學者哉古人之詩
了不察其精神脉理第抉擿一字一句曰此爲
新奇此爲幽異而已於古人之高文大篇所謂
鋪陳終始排比聲韻者一切抹殺曰此陳言腐
詞而已斯人也其夢想入於鼠穴其聲音發于
蚓竅殫竭其聰明不足以窺郊島之一知半解
而況于杜乎獻吉軰之言詩木偶之衣冠也土
葘之文綉也爛然滿目終爲象物而已若今之
所謂新奇幽異者則木客之淸吟也幽㝠之隱
[032-12a]
壁也縱其悽淸感愴豈光天化日之下所宜
有乎嗚呼學詩之敝可謂至于斯極者矣奔者
東走逐者亦東走將使誰正之房仲有志于是
余敢以善學之一言進焉杜有所以爲杜者矣
所謂上薄風雅下該沈宋者是也學杜有所以
學者矣所謂别裁僞體轉益多師者是也舍近
世之學杜者又舍近世之訾謷學杜者進而求
之無不學無不舍焉于斯道也其有不造其極
矣乎在房仲勉之而已矣吾又聞宋人作江西
詩派圖推尊黃魯爲佛氏傳燈之祖而嚴羽
[032-12b]
訶之以爲外道周益公問詩法于陸務觀則
曰學子繇西江之論詩其淵源流别今猶可得
而考乎房仲必有聞焉而其所師事曰蕭伯玉
伯玉今之好爲務觀者以吾言質之以爲何如

  鄭孔肩文集序
近代之僞爲古文者其病有三曰僦曰剽曰奴
窶人子賃居廊廡主人翁之廣廈華屋皆若其
所有問其所託處求一茅蓋頭曾不可得故曰
僦也椎埋之黨銖兩之奸夜動而晝伏忘衣食
[032-13a]
之源而昧生理韓子謂降而不能者𩔖是故曰
剽也傭其耳目囚其心志呻呼啽囈一不自主
仰他人之鼻息而承其餘氣縱其有成亦千古
之隷人而巳矣故曰奴也百餘年來學者之於
僞學童而習之以爲固然彼且爲僦爲剽爲奴
我又從而僦之剽之奴之㳂譌踵繆日新月異
不復知其爲僦爲剽爲奴之所自來而況有進
于此者乎當此之時錢塘鄭圭字孔肩奮起於
諸生之中讀柳子厚蘇子瞻之文句比字櫛疏
通其意義以授學者斯可謂難矣孔肩以明經
[032-13b]
入官爲令及守皆在西粤蠻夷之區廉平惠和
至今歌思之老于逢掖牽率應酬不能以暇日
餘年竟其修辭居業之志及其爲序記論議之
文𥳑古質雅不少貶以狥俗卓然有志于古者
也孔肩没數年其子某收拾遺文刻之凡若干
卷而余爲之序曰嗚呼孔肩之文其僅傳于世
者如此雖未竟其修辭居業之志我知其不爲
僞學者也世之學者有能捜抉古學察識爲僦
爲剽爲奴者之病而思砭而起之也其將自孔
肩始
[032-14a]
  王元昌北游詩序
華州王元昌關中之名士也其從祖寧先生
臮其父敬先生後先官詞垣籍甚文苑元昌
胚胎前光矯志博學如後門寒素今年應辟召
入京師謁余于請室摳衣奉手修凾丈之禮以
其詩就正于余而余告之曰子秦人也秦之詩
莫先于秦風而莫盛于少陵此所謂秦聲也自
班孟堅敘秦詩取王于興師及車轔駟鐵小戎
之篇世遂以上氣力習戰鬬激昻噍殺者爲秦
聲至于近代之學杜者以其杜詩爲杜詩因以
[032-14b]
其杜詩爲秦聲而秦聲遂爲天下詬病甚矣世
之不知秦聲也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
在水一方懷賢之思也未見君子寺人之令譎
諫之義也佩玉將將壽考不忘規頌之辭也如
可贖兮人百其身殄瘁之痛也溫柔敦厚婉而
多風其孰有如秦聲者乎以杜詩言之樂游渼
陂蒹葭之比也麗人兵車車轔之亞也收京左
掖終南之頌也八哀詠懷黃鳥之賦也北征羗
村諸將秋興小戎無衣之篇什也先河後海則
秦詩實爲濫觴之端增華加厲則杜氏寧有椎
[032-15a]
輪之質學者不知原本猥以其浮筋怒骨齟齒
吽牙者號爲杜詩使後之橫民以杜氏爲質的
而集矢焉且以秦聲爲詬病不亦傷乎元昌沉
酣輕術出入子史百家之書含咀据摭皆用以
資爲詩其爲詩也麗而則怨而不怒此善爲秦
聲者也夫爲秦聲者莫善于杜知學杜之利病
矯俗學之述而反其轍斯眞善爲秦聲者乎元
昌之鄕郭胤伯者博學好古人也亦辱與余游
其幷以吾言告之
  王元昭集序
[032-15b]
古今作者之異我知之矣古之作者本性情導
志意讕言長語客嘲僮約無往而非文也塗歌
巷舂春愁秋怨無往而非詩也今之作者則不
然矜蟲魚拾香草騈枝而儷葉取靑而妃白以
是爲陳羮像設斯已矣而情與志不存焉昔有
學文于熊南沙者南沙敎以讀水滸傳有學詩
于李空同者空同敎以唱𤨏南枝二公于古學
不知何如而其言則可以敎世嗚呼是可爲今
人道哉河東王元昭少負軼材每思以尺蹏寸
管籠挫吞吐古今之作者一旦偕其友韓次
[032-16a]
南游下衝關登太行渡河涉淮憇戲馬臺弔古
于金墉隨堤之閒其游益壯詩文日益多自徐
走書千餘里端拜命使而謁余序之吾不知元
昭之詩文取材於古今孰多知其爲人有忠君
愛友憂時懷古之志意抑塞磊落而激昻自命
者也當其登高能賦對客伸酒後耳熱慷
悲歌不知其孰爲筆孰爲墨也亦不知其孰爲
詩孰爲文也筆不停書文不加點若狂飈怪雨
之發作而風檣陳馬之凌厲也若神仙之馮于
乩而神之運其肘也若雷電之倐忽下取而
[032-16b]
虬龍之攫挐相掉也有低廻萌折不可喩之情
有峭獨堅悍不可干之志而後有淋漓酣畼不
可壅遏之詩文吾之所以知元昭者若是則巳
矣而又何譏焉若夫古今詩文之變不可勝窮
而南沙空同之緖言未可以更僕悉也他日得
布席函丈當更與元昭極論之兼眎次以爲
何如也
  黃孝翼蟫窠集序
富家翁誇于人曰吾之富可比于王侯乎其人
曰近矣猶有未似者焉翁曰吾之田宅有未美
[032-17a]
園池有未具飮食妓樂有未善與曰皆非也然
則奚而未似其人曰君所未似者誇耳翁嘿然
無以應此其言戲耳而有至理猗頓不誇富季
孟不誇貴彭祖不誇壽范希文不誇政事歐陽
永叔不誇文章誇生于所不足不足而誇則無
時而有餘矣今之爲詩文者剽于耳傭于目賃
于口不知其枵然無有也而汲汲然誇示于人
人亦雜然誇之冨家翁之有而誇也猶見笑于
其人而況于無所有而誇者乎舉世之相誇也
無已則其中之所有者亦鮮矣此可以一笑者
[032-17b]
也籠溪黃孝翼氏少而好學六經三史諸子别
集之書塡塞腹笥久之而有得焉作爲詩文文
從字順弘肆貫穿如雨之膏也如風之光也如
川之壅而決也孝翼之學殖如是斯其所以有
而不誇也與孝翼之集行于世則舉世之相誇
者亦可以少衰止矣雖然吾不能以孝翼之有
易世之無則又安能以孝翼之不誇易世之誇
乎余衰遲失學數孝翼之冨以誇于人亦徒以
相誇者之一笑而已矣
  邵幼靑詩草序
[032-18a]
辛巳二月余將登黃山憇余掄仲之桃源庵日
將夕矣微雨霡霂四山無人白龍潭水撞耳如
懸霤顧而樂之謂同游吳去塵曰此時安得一
二高人逸士剝啄欵門爲空谷之足音乎俄而
籬落閒颯拉有聲齒特特然則邵幼靑偕其
叔梁儼然造焉再拜而起曰吾兩人宿舂糧
從夫子于白岳而不及也今乃得追杖屨于此
皆出其詩以求正焉越翼日余登山憇文殊院
幼靑踵至曰梁肥不便登頓至慈光寺而返
吾亦從此而止明日遙望天都峰頂如昔人登
[032-18b]
蓮華峰以白煙一縷爲信摇手一笑耳余語去
塵新安城市浩如塵海得二邵君差足粧點物
色他日可以爲美譚也去塵問二邵詩云何余
曰古云詩人不人其詩而詩其人者何也人其
詩則其人與其詩二也尋行而數墨儷花而鬬
葉其於詩猶無與也詩其人則其人之性情詩
也形狀詩也衣冠笑語無一而非詩也吾與子
游薌邨藥谷之閒山重水襲谿回谷轉靑鞋布
襪杳然塵之外于斯地也穿煙嵐穴雲氣扶
杖而追尋司空表聖之論詩曰晴雪滿竹隔溪
[032-19a]
漁舟可人如玉步尋幽吾之遇二邵於斯也
表聖之所云顯顯然在心目閒稱之曰詩人焉
其可矣吾游黟山不𫉬見桃花如扇竹葉如笠
松花如纛得二詩人於薌村藥谷之閒夫然後
而知詩夫然後而知詩人玆游之所得奢矣去
塵告我曰幼靑以求序故典婦一賃舟過虞
山食盡反矣幸有以慰之余曰諾遂書之以爲
序幼靑膚淸貌癯如羽人道流其詩少摹長吉
晩師香山骨氣淸穩非以割剝爲能事也海内
能詩者知之余不具列焉辛巳嘉平月序
[032-19b]
  邵梁詩草序
余游黃山海陽邵梁與其姪幼靑追隨於薌
村藥谷之閒恨相見之晚也梁好爲詩其詩
每一時爲一集擕以就正于余余何能知梁
之詩以黃山之游知之也夫黃山三十六峰高
者至九百仞其高二三百仞者不啻千百圖經
略而不書蓬峰之石橋阮溪之仙樂靑牛之所
栖毛人之所止非乗風雲御六氣者莫能至焉
然而陟黟山之麓未及翠微固洫然足以駭矣
自郡至山口一百二十里礀石如瑩谿流如鏡
[032-20a]
美箭衣壁靈草被厓人世之塵腥腐莫得而
至焉吾以謂黃山之天都天子之都也率山匡
廬大鄣天子都之鄣也一百二十里之内譬之
皇都之畿會也吾詩有曰玆山延袤蘊靈異千
里坤輿盡扶侍不如此則黃山之勢不尊其脉
不長所蘊之靈秀亦峭薄而易盡善游黃山者
徘徊于薌村藥谷之閒旋觀其一重一掩
廻合之形勝而黃山之靣目巳在吾心目中矣
唐人之詩光而爲李杜排奡而爲韓孟畼而
爲元白詭而爲二李此亦黃山之三十六峯高
[032-20b]
九百仞厜㕒上者也善學者如登山然陟其
麓及其翠微其靈秀而集其淸英乆之而有
得焉李杜韓孟之靣目亦宛宛然在吾心目中
矣余遇梁于薌村藥谷之閒讀其詩而善之
以爲善喩梁詩者無如此何也梁之詩其
隱其音和雅塵腥腐之所不至不若世
之趨奇側古者窮大而無歸茫然喪其所懷來
也自薌村藥谷而上之煙嵐無際雷雨在下斯
可以爲登黃山矣語人曰我乘雲御風舍薌村
而弗繇非狂則惑也余游黃山遇梁知游山
[032-21a]
與學詩之法焉亦知之薌邨藥谷之閒而已矣
  朱雲子小集引
吳中之才子無如徐昌國唐伯虎昌國少與伯
虎齊名規摹六朝初唐婉弱綺靡故其詩有文
章江左家家玉煙月楊州樹樹花之句已而舉
進士遇李獻吉于長安悔其少作變爲廸功集
伯虎不得志于名塲頽然自放信口縱筆不復
隱括諷諭嘲戲時有香山之風人謂伯虎如李
龜年流落江潭紅豆一曲使人凄然掩泣昌國
如明妃遠嫁呼韓作穹廬中閼氏不免風流頓
[032-21b]
盡此雖戲語亦可思也今之才人無如雲子其
才情繁冨纒綿絡繹良可爲昌國伯虎之流亞
近所爲長歌古詩才力橫凌偪退之老夫不
得不退避三舍矣史稱大江之南五湖之閒其
人輕心晉人言吳音妖而浮故曰其人巧而少
信昔奪于秦中服于齊今咻于楚此其徵也雲
子年富力强以吳之文自立一洗輕心少信之
耻余日望之夫吳中之文昌國之早就固不如
伯虎之晚而未就要皆君子之所惜也敘雲子
之集聊復及之以爲吾吳人告焉
[032-22a]
  張孟恭江南草序
蘇子瞻作太息一篇送秦少章稱引孔北海論
盛孝章書嘆英偉奇逸之士不容於世俗他
日贊北海以爲人中之龍使之誅操如殺狐兎
而李太白之論錢少陽以爲投竿而起可以爲
帝王之師又稱其門人武諤慕要離之風中原
作難冐胡兵以致其愛子繇今觀之孔文舉盛
孝章猶在世而錢少陽武諤非太白之詩世寧
知爲何人哉士之負奇往往不偶于世而其抑
没于後世者亦多矣此其可以太息也余少而
[032-22b]
骯髒慕孔文舉劉越石之徒思與之馳騁上下
今老矣垂頭塌翼視少年盛氣殆髣髴如昔夢
今年遇張孟恭於吳門見其沈雄駿發然有
子瞻太息之思喜孟恭之能起予也孟恭出其
詩若干首屬爲其序余不能知詩也而以孟恭
知之史稱秦地迫近戎狄修習戰備高上氣力
故其詩有王于興師修我甲兵及車轔駟鐡小
戎之篇晉有先王之遺敎君子思故有蟋蟀
山樞葛木之篇孟恭晉產也遭時多難感秦人
無衣同讎之義志節激昻思用壯甚矣孟恭
[032-23a]
之詩似秦晉也孟恭居吳游必就士橫經藉史
好學思人謂孟恭取吳越淸嘉之風叅秦晉
雄徤之氣其詩必大昌孟恭欿然不自得也詩
不云乎蕭蕭馬鳴悠悠斾旌徒御不驚大庖不
盈之子于征有聞無聲矣君子展也大成夫
車攻之詩其視秦晉之土風豈可同日道哉余
之所以期孟恭者如此
  馮定遠詩序
古之爲詩者必有獨至之性旁出之情偏詣之
學輪囷偪塞偃蹇排奡人不能解而已不自喻
[032-23b]
者然後其人始能爲詩而爲之必工是故軟美
圓熟周詳謹愿榮華冨厚世俗之所嘆羡也而
詩人以爲笑凌厲荒忽敖僻淸狂悲憂窮蹇世
俗之所訽姍也而詩人以爲美人之所趨詩人
之所畏人之所憎詩人之所愛人譽而詩人以
爲憂人怒而詩人以爲喜故曰詩窮而後工詩
之必窮而窮之必工其理然也定遠吾友嗣宗
之子也而游于吾門其爲人悠悠忽忽不事家
人生產衣不揜骭飯不充腹銳志講誦亡失衣
冠顚墜坑岸似朱公叔燎麻誦讀昏睡爇髪似
[032-24a]
劉孝標闊略眇小蕩佚人閒似其家敬通里中
以爲狂生爲耑愚聞之愈益自喜其爲詩沈酣
六代出入于義山牧之庭筠之閒其情其調
苦樂而哀怨而思信所謂窮而能工者也成弘
之閒吾里有桑悅民懌博學多奇以狂名于世
其南宮對䇿之言曰胸中有長劍一日磨幾廻
又曰夫子去而我來主者惡之勒置乙科李文
正公賦詩贈之以李郃劉畿爲比民懌以此名
滿天下定遠之才不減民懌子勝斐然未見其
止世無長沙誰知民懌然世有民懌亦豈患無
[032-24b]
長沙乎定遠之名從此遠矣
  陳鴻節詩集敘
陳遯字鴻節閩之侯官人也少爲諸生忽忽不
得志一日盡發篋衍中應舉文字及所著衣巾
燔之而儛其灰逃入越王山中以釣弋自娛者
二年出爲村夫子敎授三年復弃去家貧從人
借書口吟手寫窮日繼晷作爲歌詩高歌長嘯
視鄕人無如也鄕人益惡之貸富人金爲逺游
觀泰山日出游嶧陽拜闕里登戲馬臺渉淮渡
江抵陪京覽故宮軒渠自喜謂少陵壯游莫巳
[032-25a]
若也過桃葉渡遇曲中諸揄長侻薄裝酒
闌促坐目眙手握以爲果媚已也命酒極宴流
連宿昔橐中裝盡矣還寄食於僧院故人黎博
士贈百金遣游錫山途中遇何人自稱公安袁
小修稚弟邀與同載夜發篋盜其金亡去益大
困臥病於江上李生家亡友何季穆賞其詩載
歸虞山具湯沐視藥食旬月乃强起季穆偕過
余山中賦詩飮酒相樂也季穆爲庀衣裝送之
於斷橋痛哭而别自後不復相聞亦未知其存
否今年忽訪余於虎丘握手道故喜劇而涕問
[032-25b]
其年長余二歲耳素髪被領兩目兠眵觀鴻節
而吾衰可知也出其詩則卷帙日益富曹能始
爲采入十二代詩選中矣鴻節之詩用物博使
事切練句穩譬之於膳烹羊炰鼈右腴割鮮非
餖飣之具也譬之於酒縹淸醇酎三釀五齊非
糟醨之屬也傳有之學猶殖也誦詩百篇讀賦
千首古學之不講久矣詩可以觀其鴻節之謂
乎鴻節詩能始選者爲工五七言今體尤工贈
能始七言長句至八十韻多矣哉古未有也鴻
節將行余爲略次其生平與其出游之槩以叙
[032-26a]
其詩且以爲别屬其歸也以質諸能始癸未中
春十四日敘
  徐子能集序
古之文人才士當其隱鱗戢羽名聞未彰必有
文章鉅公以片言字定其聲價借其羽毛然
後可以及時成名若蔡中郞之于王仲宣張茂
先之于二陸韓退之之于李長吉顧逋翁之于
白樂天是也其有求之不得而呌號以自見則
爲陳子昻之破琴又有求之而卒不得而吊詭
以自閟則爲唐山人之留瓢古之人汲汲于知
[032-26b]
已而惟恐不得一當若是其急也余老而失學
衰遲屛廢其言語文字不能使人軒輊然海内
之俊民掉鞅詞壇者往往過而問焉乙亥之秋
子能訪余于虎丘膚神淸令翩翩美少年出其
芳艸詩名章繡句絡繹奔會余與西蜀尹子求
共嘆賞之更數年而子能之著作益富名益成
南昌徐巨源爲之序頗引余言以爲子能重吾
郡張異度旣爲之序又爲子能索序于余且死
猶以爲屬巨源異度文章家之渠帥也片言隻
字可以軒輊人業已爲子能定其聲價而假之
[032-27a]
羽毛矣余雖有言亦何以加諸雖然名不虛得
士不虛附世有知巨源異度者卽能知子能世
有知子能者卽以知巨源異度有中郞茂先則
仲宣二陸不抑沒于晚進有退之逋翁則長吉
樂天不沈埋于舉子世之知子能者必多矣子
能年甫壯而得末疾須人以行衣冠質雅宛如
古人杜門埽日晏忘食若陳子昻唐山人之
汲汲於自見或非子能之所屑也此則余之知
子能者也
  黃藴生經義序
[032-27b]
嘉定黃藴生金聲而玉色規言而矩行韓子之
稱李翺所謂有道而文者也兒子孫愛自家塾
省余山中奉其文三十篇以請曰幸一評定之
余曰吾何以定而師之文乎哉而師之學韓子
之學也其文韓子之文也口不絶吟于六藝之
文手不停披於百家之編記事必提其要纂言
必鉤其玄焚膏油以繼晷恒兀兀以窮年而師
之爲學之勤也不若是乎沉濳乎訓義反復乎
句讀礱磨乎事業而奮發於文章沉浸醲郁含
英咀華張皇幽𦕈閎其中而肆其外而師之爲
[032-28a]
詞之富也不若是乎處若忘行若遺儼乎其若
思取于心而注于手惟陳言之務去而師之爲
文之專也不若是乎偃仰一室嘯歌古人耕於
寛閒之野釣於寂寞之濱玉固未嘗獻而足固
未嘗刖也而師之爲道之勇也不若是乎雖然
有本焉行峻而言厲心醇而氣和昭哳者無疑
優游者有餘養其根而竢其實加其膏而希其
光仁義之人其言藹如也此而師之所以爲學
爲文者也孫愛起而拜曰小子朝夕在函丈之
閒服膺吾師不知吾師即今之韓子也請以斯
[032-28b]
言授簡以爲吾師近藝序
牧齋初學集卷第三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