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齋初學集 > 牧齋初學集 24


[024-1a]
牧齋初學集卷第二十四
 雜文四
  嚮言下十五首
○唐之方鎭始於肅宗夾河五十餘州更立迭
奪或服或叛遂與唐相終始當安史之後河北
巳非唐有名爲方鎭實則覊縻元稹所謂五紀
四宗容受隱忍豈得已哉李綱於靖康建議以
爲唐之藩衞拱衞京師雖屢有變卒賴其力今
莫若以太原眞定中山河閒建爲藩鎭擇帥付
之許以世襲收租賦以養將士習戰陣以資聲
[024-1b]
援金人何能入又滄州與營平相隔黃河
下流及小海其勢易以侵犯宜分濵棣德博建
橫海軍一道如諸鎭之例則帝都有藩籬之固
矣宰執不可建橫海一軍以安撫使總之而藩
鎭之議寢金自貞祐遷汴河北土人往往團結
爲兵或爲羣盜苗道詣南京求官封宰相難
其事王擴曰道得衆有功因而封之使自爲
守策之上也今不許彼負其衆何所不可爲於
是除道同知順天府軍節度使事遷中都路
經略使前後撫定五十餘城道死靖安民代
[024-2a]
領其衆是後乃封建矣興定三年太原不守河
北州縣不能自立議者以爲宋人以虛名致李
全遂有山東實地苟能統衆守土雖三公亦何
惜焉於是乃封滄海河閒恒山高陽易水晉陽
平陽上黨東莒爲九公集創殘餓羸之餘以遏
方張之敵上黨提孤軍闢府馬武以七州北捍
者十二年恒山中叛復歸終始十八年元不能
以一口吞河北金慬存而後亡者封建之力也
房琯建分鎭討賊之議詔下祿山撫膺曰吾不
得天下矣謀國者制置天下猶奕棋然從房琯
[024-2b]
之議可以救全局從王擴之議可以收殘局如
其不然未有不推枰歛手坐視其全輸者也
○巳已之役徐珵唱南遷之議得于謙而後定
雖然東漢南唐及金源以遷而亡唐以遷而存
西晉之與北宋又以不遷而亡固未可以同日
語也周馥覩羣賊孔熾雒陽孤危乃建策迎天
子遷都壽春上書曰方今王都鏧乏不可久居
河朔蕭條崤凾險澁宛都屢敗江漢多虞于今
平夷東南爲愈淮揚之地北阻塗山南抗靈嶽
名川四帶有重險之固是以楚人東遷遂宅壽
[024-3a]
春徐邳東海亦足戍禦未若相土遷宅以享永
祚靖康時孫覿奏曰侍御史胡舜陟奏乞遷都
詳味其言蓋謀臣議士先見之明爲宗廟社稷
萬全之計夷狄以百戰百勝虎狼之師進無禦
其前退無躡其後乃欲禱祠神尊信妖妄使
萬乗之尊端坐九重以須其來危孰甚焉張叔
夜亦請駐蹕襄陽改作南京以圖恢復馥與舜
陟之請不得行而京師皆旋陷晉史以謂違左
衽於伊川建右社於淮服據方城之險藉全楚
之資𥳑練吳越之兵漕引淮海之粟縱未能祈
[024-3b]
天永命猶足以紓難緩亡痛乎其言之也嗚呼
國家無事則不當遷事急則不能遷子產有言
曰吾不足以定遷矣上無涉河之君下無謀寢
之臣而可以輕言定遷也哉蔿賈曰我能往寇
亦能往李綱曰陛下捨此而去如龍脫於淵車
駕朝發而都城夕亂此謀國之大誼不可易也
○漢之匈奴唐之回紇吐蕃皆與金元異金元
者千古夷狄之變局也今之逆奴不獨異於漢
唐亦與蒙古異惟宋之於金人其局勢略相似
良醫之治病必視其病證何如按古方以療新
[024-4a]
病雖有危證惡疾可得而除也李綱曰金寇請
和必有邀求稱尊號一也歸降人二也增歲幣
三也求犒師四也割疆土五也邀求之法不出
五者五者之中最難許者稱尊號割疆土二事
而彼必以此邀我當宣政初趙良嗣郭藥師議
攻燕之日女眞巳稱大金皇帝與大宋比肩矣
稱之如契丹故事誠不足惜奴兒干都司一小
酋長王杲伏誅之後孤豚腐鼠爲寧遠家奴隷
一旦稱憨稱帝儼然以南北朝待我無已而主
盟爭長自踰短垣誰能禁之使命往來邀以稱
[024-4b]
臣拜舞少不如意借爲兵端此必至之勢也宋
之約攻燕也阿骨打許以燕雲兩路歸宋宋借
其力以取之已而有張覺背約之事授之以詞
割地請和猶有說也奴狡焉啓疆尺地一民莫
非王土而信其嫚書畫遼爲界疆埸之事一彼
一此更進於此何以待之种師道謂李彥曰
某在西土不知京城堅高如此備禦如此不知
何事便講和公不習武事豈不聞往古戰守乎
又曰公等國之大臣腰下金帶自不能守以與
虜人若虜人要公等首級如何明日金使來其
[024-5a]
禮稍絀上顧師道笑曰彼畏故也當此時綱
與師道猶能抗方張之虜阻城下之盟而況於
今日乎嗚呼危症惡疾國家之所時有古方具
在醫國之手非乏也人主之不按而求之者何

○高駢之表僖宗曰賢才在野憸人滿朝戮賣
官鬻爵之輩徵鯁公正之臣尅復宮闕莫尚
於斯若此時謗誹忠臣沈埋烈士匡復宗社未
見有期騈之譏切人主至以子嬰更始軹道刮
席爲此無禮於其君至矣而其言未可盡非也
[024-5b]
史稱南衙北司互相矛楯小人䜛勝君子道消
巢之起也人士從而附之馳檄論列指目朝政
皆不逞者之詞也嗚呼豈不痛哉皇甫規曰臣
窮居諸軍之中坐觀羣將已數十年自鳥鼠至
於東岱其病一也力求猛敵不如清平勤明吳
孫未若奉法前變未遠臣誠戚之又曰自永初
以來將出不少覆軍有五動資巨億有旋車完
封寫之權門而名成功立厚加爵封繇此觀之
權倖在朝九流濁亂旣資盜賊之口實又掣將
帥之手足國之不亡者幸也裴度之論討賊曰
[024-6a]
若朝中姦臣盡去則河朔逆賊不討而自平若
朝中姦臣尚在則逆賊縱平無益郭子儀之論
遷都曰明明天子躬儉節用茍能黜素飱之吏
去冗食之官抑竪刁易牙之權任蘧瑗史魚之
則黎元自理寇盜自平中興之功旬月可冀
嗚呼高駢狼籍亂臣不足言也度與子儀終唐
之世將相宗臣二人而已矣而其言可以漫置
不省乎
○王莽時四方饑寒窮愁起爲盜賊稍稍羣聚
嘗思歲熟得歸鄕里衆雖萬數亶稱巨人從事
[024-6b]
三老祭酒不敢掠有城邑翼平連率田況上言
宜急選牧尹以下明其賞罰收合離鄕小國無
城郭者徙其老弱置大城中積藏榖食幷力固
守賊來攻城則不能下所過無食埶不得羣聚
如此招之必降擊之必滅今復多出將軍郡縣
苦之反甚於賊宜盡徵還乗傳諸使者以休息
郡縣委任臣以二州盜賊必平定之此天啓末
年流賊初起時事也而今非其時矣黃巢自淮
南僞降之後南陷湖湘猶以士衆烏合欲據交
廣爲巢穴坐邀朝命巳而北渡長淮縱橫河雒
[024-7a]
今之賊勢駸駸似之朝堂之上有投硏之盧㩦
不疆埸之閒有擁兵之高騈劉巨容不此輩尚
不可得何況其它殷鑒不遠乾符廣明之際亦
可以知懼矣史稱黃巢闒茸微人萑蒲賤𩔖志
在敓謀非遠大一旦長驅江表徑人關中以
鄭台文之慷臨戎王重筞王處存之橫身赴
難僅足以翕集義徒收復京闕而卒無補於唐
之社稷蛇螫斷腕蟻穴壞隄史臣之所以俯仰
三歎者也
○方臘之起事也召所結納貧之惡少年百餘
[024-7b]
人飮酒謂曰今有子弟耕織終歲勞苦少有粟
帛父兄悉取而靡蕩之稍不如意則鞭笞酷虐
至死不恤於汝甘乎曰不能曰靡蕩之餘又悉
舉而奉之讎賴我之資反見侵侮則又
使子弟捍之子弟力弗能支則譴責無所不至
然歲奉讎之物初不廢也於汝安乎曰安有
此理臘泣涕曰賦役繁重官吏侵漁農桑不足
以供應吾儕所賴爲命者漆楮竹木耳又悉科
取無遺土木禱祀花石靡費之外歲賂西北二
虜百萬皆吾東南赤子膏血也二虜得此益輕
[024-8a]
中國朝廷奉之不敢廢宰相以爲安邊之長䇿
也獨吾輩終歲勤動妻子凍餒求一日飽不可
得諸君以爲何如皆憤憤曰唯命臘曰東南之
民苦剝削久矣花石之擾所不堪諸君若能
仗義而起旬日之閒萬衆可集守臣聞之固將
招徠商議未必申奏延滯一兩月江南列郡可
一鼓而下也朝廷得報亦未必決策發兵遷延
集議調集兵食非半年不可是我起兵巳首尾
期月矣二虜聞之亦將乗機而入我但畫江而
守輕徭薄賦以寛民力十年之閒終當混一矣
[024-8b]
不然徒死於貪吏耳皆曰善遂部署起兵以誅
朱勔爲名用兵十五萬斬百餘萬殺平民不下
二百萬收復六州五十二縣凡四百五十日而
平盜賊之舉事必有所藉口以鼓從亂之心黃
巢入長安尚讓曉諭市人曰黃皇爲生靈不似
李家不惜汝輩人主知而反之則螘賊可不戰
而平也
○宋汪伯彥言仁祖時元昊背叛范仲淹在政
府收天下之士不考其素茍可用者雖狂猾無
行之徒亦自效於下風而仲淹亦躬爲詭特之
[024-9a]
行以振起之仲淹嘗上言懷才抱藝之人一落
散地終身不齒獸窮則變人窮則詐古人之所
愼也仁宗以十科收才亦用此意宋人議張浚
輕銳好名士稍有虛名者無不牢籠揮金如土
視官爵如等閒士之好功名富貴者無不趨其
門宋自西部用兵張元吳昊不得志於中國去
爲西夏用而馬定國得罪去國題詩撼劉豫得
官南渡之後趙九齡康可張惟孝之流傷朝廷
無人感憤淪沒不可勝數故曰棄賢才以資敵
國羅其英雄敵國乃窮仲淹浚之所以汲汲於
[024-9b]
網羅也庸人不察以詭特輕銳爲譏斯言也一
中於人主之心則必有招權市恩之謗甚或以
爲收攬人心有乗危覬覦之猜欲大臣不引嫌
謝事而奇才竝進難矣高陽公兩督師斤斤䋲
尺不肯意外行事吾每惜之今而知其非得已也
○法曰將能而君不御者勝反之曰將不能而
君不御者敗也故曰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
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人主之御將
何以異此晉鄙嚄唶宿將擁十萬之衆屯於境
上公子無忌單車來代之椎殺晉鄙而軍中屛
[024-10a]
息莫敢出氣者魏王之兵符果足以奪其軍而
魏之威令行於諸將故也漢高帝渡河自稱使
者晨馳入韓信壁而奪之軍信尚未起以信之
將兵高帝徒手而奪之軍如取餈餠於嬰兒之
手信當高臥時營魄回駭遑敢爲驕子哉魏之
能制晉鄙者法也漢祖之能制韓信者氣也人
主之氣盛足以張剸割之勢裭驕悍之膽雖有
䟦扈不臣之將不足以爲害僕固懷恩之將叛
也上書自敘功伐至謂朔方將士爲先帝中興
主人是陛下蒙塵故吏臣實不敢保家陛下豈
[024-10b]
能安國代宗望其悔禍再三喻㫖宣慰厚撫其
家而懷恩不從假令代宗赫然震怒暴其罪狀
興兵攻討爲懷恩者亦不過阻兵犯順連諸蕃
入寇而巳矣代宗之姑息隱忍曾不能少殺其
凶逆徒使逆蕃之獷戾日甚朝廷之聲靈日損
不巳傎乎懷恩死代宗猶爲憫默曰懷恩不反
爲左右所誤蓋代宗之氣巳爲懷恩所攝非其
力不足以制懷恩而氣不足以奪之也僖宗之
世國勢視廣德時奄奄一息耳高駢擁兵江淮
其强豈下於懷恩駢上章論列語詞不遜僖宗
[024-11a]
報之曰天步未傾皇綱尚整三靈不昧百度猶
存朕雖冲人安得輕侮何其詞之壯也史稱騈
自此威望頓減隂謀自阻豈非此詔足寒其膽
東塘之役騈逗橈觀釁一旦兵柄旣失使務竝
停騈在僖宗掌握中久矣代宗之暮氣不足以
奪懷恩而僖宗之朝氣猶足以奪高騈此御將
之明鑒也蘇洵有言御將難御才將難人主
而如代宗也且不足以御不才之將而况於才
將乎
○何謂不才之將曰杜牧之所云是也牧之原
[024-11b]
十六衞曰廷詔命將率市兒輩多稽金玉負倚
幽隂折劵交貨百城千里一朝得之其强傑悍
勃者則撓削法制不使縛已斬族忠良不使違
巳力壹勢便罔不爲寇其隂泥巧狡者亦能家
算口歛委於邪佞繇市公去郡得都四履所
治指爲别館此二人者皆所謂不才之將也不
才之將未有不以金玉爲市折券而得之其初
則隂泥巧狡其卒也則必至於强傑悍勃戞割
生人略匝天下是二人者固首尾一人也爲天
子之大臣者利其金玉狎其邪佞挈兵柄而授
[024-12a]
之彼將曰天子之大臣皆市販駔儈也以國事
爲契劵也當其受事之日固巳意輕中朝矣迨
其强傑漸露又相與奉之爲驕子爲國家養癰
疽豢豺虎而莫之敢指也夫不才之將不過庸
流麄材以名將使之才可當披距伸鈎螳螂武
士之用而馴至於飛揚䟦扈不可駕馭爲國家
之大害者天子之大臣爲之也顏眞策僕固
懷恩曰懷恩進不勤王退不釋衆其辭曲必不
來矣懷恩將士皆郭子儀部曲陛下何不以子
儀代之必相率而歸上從之子儀到河中懷恩
[024-12b]
北走靈武餘衆束甲來奔歸者數萬劉闢之叛
也議者以闢恃險討之或生事杜黃裳固勸不
赦罷中人監軍而專委高崇文崇文素憚劉澭
黃裳使人謂曰不克闢將以澭代汝崇文決戰
縛闢以獻天子之大臣有如眞黃裳謀議於
廟堂何患邊陲之上不如臂之使指哉故曰使
不才之將意輕中朝而至於不可駕馭者大臣
之罪也
○元人進金史表曰勁卒擣居庸關北拊其背
大軍出紫荆口南扼其吭此古今都燕者防患
[024-13a]
之明驗也梁乾德二年晉主李存朂命周德威
出飛狐與趙將王德明義武將程巖會于易水
圍𣵠州降之進克瓦橋關抜順薊州命李嗣源
攻山後武儒諸州皆下之德威逼幽州抜平營
瀛鄚州遂入燕執劉守光父子以歸此出紫荆
攻燕之一也紫荆關北口浮圖峪爲飛狐之地
晉都太原故繇紫荆出師與眞定定州之軍會
于易水旣取山後及燕東西諸州則燕京勢孤
不能立矣同光三年阿保機入寇敗周德威兵
于新州西出居庸關圍幽州唐主遣李嗣源救
[024-13b]
之遼人遁走宣和四年金主分道進兵至居庸
關厓石自崩戍卒多壓死阿骨打入燕蕭太后
自古北趨天德此出居庸關攻燕之二也嘉定
四年蒙古鐵木眞攻克宣府至懷來金兵保居
庸不能入乃留兵拒守而自以大兵趨紫荆口
敗金兵于五回嶺抜易𣵠二州分命遮别將兵
反自南攻居庸破之出古北與外兵合蒙古主
留兵屯燕城北乃分軍爲三右軍循太行而南
破保州中山郉洺磁相衞輝懷遠諸郡徑掠黃
河大掠于平陽太原之閒左軍遵海而東被灤
[024-14a]
薊大掠于遼西之地蒙古主自將中軍與子拖
雷破雄鄚淸滄景獻河閒濵棣濟南諸郡蒙古
主還自山東金主奔河南復圍燕京入之此出
紫荆攻燕之二也宣德卽宣府紫荆旁口今五
虎嶺卽五回嶺元人敗金兵之處西北之山東
起醫無閭西接太行其爲要害之關曰紫荆居
庸倒馬居庸巖險易守倒馬去燕稍遠紫荆則
夷於居庸而近于倒馬金人知守居庸不知扼
紫荆非失計耶金之分軍也河北山西山東皆
被兵數千里之閒殺僇殆盡金帛子女畜産皆
[024-14b]
席捲去長淮以北惟眞定大名與山東靑兖以
南尚存燕都終不下責犒師爲和引去金乗閒
遷汴元復圍燕都又不下乃出居庸取所虜子
女數十萬坑之而去明年乃破燕元兵初抵燕
京乃守而不攻三道抄寇者非貪利蓋以孤
燕也諸郡不守燕不攻自破遼太祖嘗選三萬
騎攻幽州其后述律氏指帳前樹謂曰無皮可
以生乎曰不可后曰幽州之有土有民亦猶是
也吾但以三千騎時掠其四野不過數年困歸
我矣晉之攻燕元之攻金皆此法也皆此都也
[024-15a]
嗚呼若之何而不懼也
○巳巳北守也先自浮圖峪擁三萬衆繇紫荆
薄都城于謙爲本兵嚴兵拒却之也先仍奉
 駕出紫荆北去降卒小王爲也先畫䇿繇紫
荆徑趨臨淸㨿厫倉斷糧運謙遣平江伯陳豫
鎭守臨淸以伐其謀景泰元年諜報虜復大舉
繇紫荆入寇謙奏遣都督顧興祖大理寺
文英等備紫荆增京營兵一萬二千人白羊口
增五千八百人倒馬關增五千三百人又遣都
指揮王虹率京營兵六千五百人及茂山衞兵
[024-15b]
守易州都指揮石端率京營兵七千人及保定
五衞兵守保定都指揮陳旺沈興率京營兵七
千五百人及𣵠鹿二衞兵守𣵠州都指揮張智
率京營兵三千七百人及眞武神武二衛兵守
眞定約束諸將曰易保之兵以援紫荆𣵠州之
兵以援白羊眞定之兵以援倒馬猶恐諸將勢
分復遣都督同知劉安充總兵官右僉都御史
曹泰叅贊軍務率京營兵五千人鎭守易州以
節制之都指揮魏忠顏彪充遊擊將軍各率京
營兵五千人游徼紫荆白羊倒馬諸關口都督
[024-16a]
楊俊充遊擊將軍率京營兵五千人游徼𣵠州
保定眞定諸州縣名曰分巡又謂虜至與戰不
若先聲以奪之遣大將石亨楊洪各率京營兵
四萬人亨出紫荆至大同洪出居庸至宣府以
振兵威名曰巡哨巳而也先不果入寇 上皇
復還當是時距 成祖北伐才二十餘年京營
兵猶可用故謙得以經略布置首尾應援成嘗
山率然之勢用以遏南遷之議而反北狩之駕
然而大學士商輅猶謂紫荆諸關口宜用旁近
官軍守之京營兵無固志不可用繇今日觀之
[024-16b]
又當何如先臣楊守謙每閱紫荆輿圖見所謂
五虎嶺者爲元人敗金兵之處則汗流浹背神
不怡者累日嗚呼勞臣志士之心事至今
以歎息也
○紀陟有言疆界雖遠險要必爭之地不過數
四猶人六尺之軀要害亦數處耳大江之南上
流之要害江陵武昌襄陽九江是也江水源于
岷山下夔峽而抵荆楚則江陵爲之都會嶓冢
道𣻌東流爲漢漢[沔-丏+丐]之上則襄陽爲之都會諸
葛亮謂荆南北據漢沔利盡南海東達吳會西
[024-17a]
通巴蜀此用武之國也沅湘諸水合洞庭而輸
之江則武昌爲之都會豫章西江與鄱陽之浸
匯于湓口則九江爲之都會昔人言天下之勢
秦蜀爲首東南爲尾中原爲周瑜語孫權曰
據襄陽以蹙操北方可圖也庾翼謂襄陽西接
梁益與關隴咫尺北去河雒不盈千里進可以
埽蕩秦越退可以保據上流岳飛謂襄陽等六
郡爲恢復中原基本此用荆襄以制中原之䇿
也孫氏奄有公安江陵都武昌鄂州江南巳定
遂定都建業江左以來但有揚荆湘江梁益交
[024-17b]
廣荆揚二州爲天下根本陸抗有言無江陵是
無荆州也無荆州是無吳也江陵有急當傾國
爭之是故江淮所恃以爲藩籬者江陵也江陵
所恃以爲唇齒者襄陽也此用荆襄以固東南
之䇿也今賊陷荆襄矣逼九江矣使其上薄隴
蜀則進而擊天下之首下窺江淮則退而擊天
下之尾天下之要害盡據于賊而我拱手而聽
之幸其不卽來曰無與我事譬之胠篋之盜踰
垣而人旣已歷其堂奧發其扄鐍矣而司于掫
者猶擁被而高臥主人將以爲如何也
[024-18a]
○張叔夜當靖康之時謂襄陽漢江回環西南
有萬山三關之險駐蹕於此尚可號令中原元
人規取襄陽劉整使誘呂文德置㩁場于樊城
外外通三市内築城堡又築堡于鹿門築臺于
洪水與夾江堡相應而宋援兵不能進史天澤
築長圍起萬山包百丈岑而南北不相通又築
萬山以斷其西立柵觀子灘以絶其東而襄樊
之道絶樊旣被圍范天順牛富力戰不爲衂呂
文煥守襄植木江中鏁以鐵絙造浮橋以通援
兵張弘範謀曰襄在江南樊在江北截江道以
[024-18b]
斷救兵水陸夾攻樊破而襄亦下以蒙古方張
之勢阿术天澤弘範智勇之將文煥孤軍無援
賈似道擁兵不救圍守四年慬而克之今以全
盛之世值游䰟之賊不旬月而荆襄竝陷我無
浹旬之守彼有破竹之勢此可爲痛哭者也人
言賊利陸戰必不能順流南下此不然也劉整
謂阿术曰我精兵突騎所當者破惟水戰不如
宋奪彼所長造戰船習水軍則事濟矣乃造船
五十艘日練水軍雖雨不能出亦畫地爲船而
習之得練卒七萬遂破襄陽用水軍乗勝長驅
[024-19a]
今賊方利東南富庶躭躭虎視而江海閒或有
亡命奸人細作爲之嚮導能保其不建瓴而下
乎羊祜曰吳緣江爲國唯有水戰是其所便一
入其境則長江非復所固還保城池則去長入
短官軍懸進不踰時而可尅今之禦賊者不爭
潯陽江漢之險而柵石城屯牛渚爲憑城自守
之計徒幸賊中之無人而不惜爲其所笑此何
說也
○元世祖總統東師有得宋國奏議以獻其言
謹邊防守衝要凡七道下諸將議郝經獻議曰
[024-19b]
彼之素論謂有荆襄則可以保淮甸有淮甸則
可以保江南先是我有荆襄有淮甸上流皆自
失之今當先荆後淮先淮後江從彼所保以爲
吾攻命一軍出襄鄧渡漢水造舟爲梁水陸
濟師以輕兵綴襄陽絶其糧路重兵皆趨漢陽
出其不意以伺江𨻶不然則重兵臨襄陽輕兵
捷出穿徹均房遠叩歸峽以應西師如交廣施
黔選鋒透出夔門不守大勢順流卽幷兵大出
摧拉荆郢橫潰湘潭以成犄角一軍出壽春乗
其銳氣幷取荆山駕淮爲梁以通南北輕兵抄
[024-20a]
壽春而重兵支布鍾離合淝之閒掇拾湖濼奪
取關隘據濡須塞口南入舒和西及于蘄黃
徜徉恣肆以覘江口烏江采石廣布戍邏偵江
渡之險易測備禦之疏密徐爲之謀而後進師
所謂潰兩淮之腹心抉長江之要也一軍出
維揚連楚蟠亘蹈跨長淮鄰我强對通泰海門
楊子江靣密彼京畿必皆備禦堅厚當以重兵
臨維揚合爲長圍示以必取而以輕兵出通泰
塞海門瓜步全山柴墟河口游騎上下遲以
歲月以觀其變是所謂圖緩持久之勢也三道
[024-20b]
竝出東西連衡殿下或處一軍爲之節制如是
則未來之勢變可弭已然之失可救也其後蒙
古取襄鄧入漢濟江長驅南下多用經䇿得宋
之奏議周知其形勝要害與其守禦之䇿用其
所保反而攻之我無借箸聚米之勞而彼之地
圖兵略皆轉而授於我矣此亦後事之師不可
以不戒也
○勝國初混一漕東南以供燕京運河溢澁轉
輸靡費用朱淸張瑄議建海漕初年四萬六千
餘石後乃至三百萬終元之世頼之本朝海陸
[024-21a]
兼運旣而濬元會通河遂罷海運萬曆中運河
漸梗議復海運旋報罷 今上復議舉行而譚
者搖手相戒以爲非嘗可駭此迂儒不通世務
者也元之海運創自伯顏伯顏之意以爲元都
燕去東南轉漕之地四五千里萬一中原有警
道路梗塞非海道不足以備緩急故於立國之
初卽爲漕海之計其謀國遠營度在百年之
後非凡所知也至正之季徵海運於江淛張士
誠輸粟方谷眞具舟輸十一萬石於京師歲以
爲嘗其後淛運不至陳有定自閩輸數十萬京
[024-21b]
師民始再活繇此觀之伯顏之謀國豈不遠哉
王宗沭建議於萬曆曰唐都秦右據岷凉左通
陜渭有險則天寶興元乗其便無水則會昌大
中受其貧宋都梁背負大河靣接淮泗有水則
景德元祐享其全無險則宣和靖康受其病
國家都燕北有居庸醫巫閭以爲城南有大海
以爲池天造地設山環水衞而自塞其利者何
也都燕之受海猶憑左臂從腋下取物也置海
漕而專力於河一夫大呼萬櫓皆停腰脊咽喉
之譬先臣丘濬之諄復者不可不慮也富人之
[024-22a]
造宅也旁啓門焉中堂有客則肴核可自旁入
也憂河之梗而又難于通海則計將安出哉宗
沭之論奏有三曰天下大勢曰都燕專勢曰目
前急勢此三勢者如奕有全局變局皆在一局
之中今日之急勢卽專勢也今日之專勢卽大
勢也善奕者視勢之所急而善救之則全局在
其中矣嗚呼丘濬之論海運大勢也王宗沐之
論海運專勢也今日之論海運急勢也夫奕棋
而至於急勢則斜飛橫掠苟可以救敗者無所
不用而舉棋者懵然不知良可歎也
[024-22b]
[024-22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