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王文成全書 > 王文成公全書 23


[023-1a]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三十四
  附錄年譜三
嘉靖元年壬午先生五十一嵗在越
 正月䟽辭封爵
  先是先生平賊擒濠俱瓊先事爲謀假以便
  宜行事毎䟽捷必先歸功本兵宰輔憾焉至
  是欲阻先生之進乃抑同事諸人將紀功冊
  改造務爲刪削先生曰冊中𫠦載可見之功
  耳若夫帳下之士或詐爲兵檄以撓其進止
[023-1b]
  或偽書反間以離其腹心或犯難走役而塡
  扵溝壑或以忠抱寃而搆死獄中有將士𫠦
  不與知部領𫠦未嘗厯幽魂𫠦未及泄者非
  冊中𫠦盡載今扵其可見之功而又裁削
  之何以勵效忠赴義之士耶乃上䟽乞辭封
  爵且謂殃莫大扵叨天之功罪莫大扵掩人
  之善惡莫深扵襲下之辱莫重扵忘已之
  恥四者備而禍全此臣之不敢受爵者非以
  辭榮也避禍焉爾已䟽上不報
[023-2a]
 二月龍山公卒
 二月十二日已丑海日翁年七十 疾且革
 時 朝廷推論征藩之功進封翁及竹軒槐
 里公俱爲新建伯是日部咨至翁聞使者
 巳在門促先生及諸弟出迎曰雖倉遽烏可
 以廢禮問已成禮然後瞑目而逝先生戒家
 人勿哭加新冕服拖紳飭内外含禭諸具始
 舉哀一哭頓絶病不䏻勝門人子弟紀喪因
 才任使以仙居金克厚謹恪使監厨克厚出
[023-2b]
  納品物惟謹有不愼者追還之内外井井室
  中齋食百日後令弟姪軰稍進乾肉曰諸子
  豢養習久強其不是恣其作僞也稍寛之
  使之各求自盡可也越俗宴弔客必列餅糖
  設文綺烹鮮割肥以競豐侈先生盡革之惟
  遇髙年遠客素食中間肉二器曰齋素行于
  幕内若使弔客同孝子食非𫠦以安高年而
  酬賔旅也後甘泉先生来弔見肉食不喜遺
  書致責先生引罪不辯是年克厚與洪同貢
[023-3a]
  扵鄉連舉進士謂洪曰吾學得司㕑而大益
  且私之以科第先生常謂學必操事而後
  實誠至敎也○先生卧病遠方同志日至乃
  掲帖扵壁曰某鄙劣無𫠦知識且在憂病奄
  奄中故凡四方同志之辱臨者皆不敢相見
  或不得巳而相見亦不敢有𫠦論各請歸
  而求諸孔孟之訓可矣夫孔孟之訓昭如日
  月凡支離決裂似是而非者皆異也有志
  扵聖人之學者外孔孟之訓而他求是舍日
[023-3b]
 月之明而希光扵螢爝之微也不亦繆乎
 七月再䟽辭封爵
 七月十九日准吏部咨欽奉 聖㫖卿倡義
 督兵勦除大患盡忠報國勞績可嘉特加封
 爵以昭公義宜勉承恩命𫠦辭不先是先
 生上䟽辭爵乞普恩典盖以當國者不明軍
 旅之賞而隂行考察或賞或否或不行賞而
 并削其績或賞未及播而罰巳先行或虚受
 陞職之名而因使退閒或胃蒙不忠之號而
[023-4a]
  隨以廢斥乃嘆曰同事諸臣延頸而待且三
  年矣此而不言誰復有爲之論列者均秉忠
  義之氣以赴 國難而功成行賞惟吾一人
  當之人將不食其餘矣乃再上䟽曰日者宸
  濠之變其橫氣積威雖在千里之外無不震
  駭失措而况江西諸郡縣近切剥床者乎臣
  以逆旅孤身舉事其間然而未受巡撫之命
  則各官非統屬也未奉討賊之 㫖其事乃
  義倡也若使其時郡縣各官果畏死偷生但
[023-4b]
  以未有成命各保土地爲辭則臣亦可如何
  㢤然而聞臣之調即感激勵挺身而来是
  非眞有捐軀赴難之義戮力報主之忠孰肯
  甘粉虀之禍從赤族之誅以希萬一難冀之
  功乎然則凡在與臣共事者皆有忠義之誠
  者也夫考課之典軍旅之政固並行而不相
  悖然亦不可混而施之今也將明軍旅之賞
  而隂以考課之意行干其間人但見其賞未
  施而罰已及功不録而罪有加不䏻創奸警
[023-5a]
  惡而徒以阻忠義之氣快讒嫉之心譬之投
  杯醪扵河水而求飲者之醉可得乎䟽上不
  報○時御史程啓充給事毛玉倡議論劾以
  遏正學承宰輔意也陸澄時爲刑部主事上
  䟽爲六辯以折之先生聞而止之曰無辨止
  謗嘗聞昔人之教矣况今何止扵是四方英
  傑以講學異同議論紛紛吾儕可勝辨乎惟
  當反求諸已茍其言而是歟吾斯尚有未信
  與則當務求其非不得是已而非人也使
[023-5b]
  其言而非與吾斯旣以自信與則當益求扵
  自慊𫠦謂黙而成之不言而信者也然則今
  日之多口孰非吾儕動心性砥礪切磋之
  地乎且彼議論之興非必有𫠦怨扵我亦
  將以爲衛夫道也况其本自出扵先儒之
  緒論而吾儕之言驟異扵昔反若鑿空杜
  者固宜其非𥬇而駭惑矣未可專以罪彼爲
  也○是月徳洪赴省試辭先生請益先生曰
  胸中須常有舜禹有天下不與氣象徳洪請
[023-6a]
  問先生曰舜禹有天下而身不與又何得喪
  介扵其中
九月葬龍山公于石泉山
二年癸未先生五十二嵗在越
二月
 南宫䇿士以心學爲問隂以闢先生門人徐
  珊讀䇿問嘆曰吾惡昧吾知以倖時好耶
  不答而出聞者難之曰尹彦明後一人也同
 門歐陽徳王臣魏良弼等直𤼵師㫖不諱亦
[023-6b]
  在列識者以爲進退有命徳洪下第歸深
  恨時事之乖見先生先生喜而相接曰聖學
  從兹大明矣徳洪曰時事如此何見大明先
  生曰吾學惡得遍語天下士今會試錄雖窮
  鄉深谷無不到矣吾學旣非天下必有起而
  求眞是者○鄒守益薛侃黃宗明馬明衡王
  艮等侍因言謗議日熾先生曰諸君且言其
  故有言先生勢位隆盛是以忌嫉謗有言先
  生學日明爲宋儒争異同則以學術謗有言
[023-7a]
  天下從逰者衆與其進不保其往又以身謗
  先生曰三言者誠皆有之特吾自知諸君論
  未及耳請問曰吾自南京已前尚有郷愿意
  思在今只信良如眞是眞非處更無揜藏逥
  護做得狂者使天下盡說我行不揜言吾
  亦只依良知行請問鄉愿狂者之辨曰鄉愿
  以忠信㢘潔見扵君子以同流合汙無忤
  扵小人故非之無舉刺之無刺然䆒其心乃
  知忠信廉潔𫠦以媚君子也同流合汙𫠦以
[023-7b]
  媚小人也其心巳破壞矣故不可與入堯舜
  之道狂者志存古人一切紛囂俗染舉不足
  以累其心眞有鳳凰翔于千仞之意一克念
  即聖人矣惟不克念故濶畧事情而行常不
  掩惟其不掩故心尚未壞而庻可與裁曰郷
  愿何以斷其媚世曰自其譏狂狷而知之狂
  狷不與俗諧而謂生斯世也爲斯世也善斯
  可矣此郷愿志也故其𫠦爲皆色不疑𫠦
  以謂之似三代以下士之盛名扵時者不
[023-8a]
  過得郷愿之似而已然䆒其忠信㢘潔或未
  免致疑扵妻子也雖欲純乎鄉愿亦未易得
  而况聖人之道乎曰狂狷爲孔子𫠦思然至
  于傳道終不及琴張軰而傳曾子豈曾子亦
  狷者之流乎先生曰不然琴張軰狂者之禀
  也雖有𫠦得終止扵狂曾子中行之禀也故
  悟入聖人之道○先生與黄宗賢書曰近
  與尚謙子華宗明講孟子鄉愿狂狷一章頗
  有𫠦警𤼵相見時須更一論四方朋友來
[023-8b]
  去無定中間不無切磋砥礪之益但眞有力
  量擔荷得者亦自少見大抵近世學者無
  有必爲聖人之志胸中有物未得淸脫耳聞
  引接同志孜孜不怠甚善但論議須謙虚簡
  明爲徍若自處過任而詞意重復却恐無益
  而有損○與尚謙書曰謂自咎罪疾只縁輕
  傲二字足知用力懇切但知輕傲處便是良
  知致此良知除却輕傲便是格物得致知二
  字千古人品髙下眞僞一齊覷破毫髪不容
[023-9a]
  揜藏前𫠦論鄕愿可熟味也二字在䖍時終
   日論此同志中尚多未徹近于古本序中改
  數語頗𤼵此意然見者往往亦不察今寄
   一紙𦍒更熟味此乃千古聖學之秘從前儒
  者多不曾悟到故其說入于支離外道而不
  覺也
  九月改𦵏龍山公扵天住峰鄭太夫人扵徐山
   鄭太夫人嘗附𦵏餘姚穴湖旣改殯郡南石
  泉山及合𦵏公開壙有水患先生夢𥧌不寧
[023-9b]
  遂改𦵏
  十有一月至蕭山
  見素林公自都御史致政歸道錢塘渡江來
  訪先生趨迎于蕭山𪧐浮峰寺公相對感
  時事慰從行諸友及時勉學無初志○張
  元冲在舟中問二氏與聖人之學𫠦差毫𨤲
  謂其皆有得扵性命也但二氏扵性命中着
  些私利便謬千里矣今觀二氏作用亦有功
  扵吾身者不知亦湏兼否先生曰説兼
[023-10a]
   便不是聖人盡性至命何物不具何待兼
   二氏之用皆我之用即吾盡性至命中完養
   此身謂之仙即吾盡性至命中不染世累謂
   之佛但後世儒者不見聖學之全故與二氏
   成二見耳譬之㕔堂三間共爲一㕔儒者不
   知皆吾𫠦用見佛氏則割左邉一間與之見
   老氏則割右邉一間與之而已則自處中間
   皆舉一而廢百也聖人與天地民物同體儒
   佛老莊皆吾之用是之謂大道二氏自私其
[023-10b]
   身是之謂小道
 三年甲申先生五十三在越
 正月
   門人日進郡守南大吉以座主稱門生然性
   豪曠不拘小節先生與論學有悟乃告先生
   曰夫吉臨政多過先生何無一言先生曰何
   過大吉厯數其事先生曰吾言之矣大吉曰
   何曰吾不言何以知之曰良知先生曰良知
  非我常言而何大吉𥬇謝而去居數日復自
[023-11a]
  數過加宻且曰與其過後悔改若預言不
  犯爲佳也先生曰人言不如自悔之眞大吉
  𥬇謝而去居數日復自數過益宻且曰身過
  可勉心過奈何先生曰昔鏡未開可得藏垢
  今鏡明矣一塵之落自難住脚此正入聖之
  機也勉之扵是闢稽山書院聚八邑彦士身
  率講習以督之扵是蕭璆楊汝榮楊紹芳等
  來自湖廣楊仕鳴薛宗鎧黄夢星等來自廣
  東王艮孟源周衝等來自直𨽻何秦黄弘綱
[023-11b]
  等來自南贛劉采劉文敏等來自安福魏
  良政魏良器等來自新建曾忭來自泰和宫
  刹卑隘至不䏻容盖環坐而聽者三百餘人
  先生臨之只𤼵大學萬物同體之㫖使人各
  求本性致極良知以止扵至善功夫有得則
  因方設教故人人恱其易從○海寧董澐
  蘿石以䏻詩聞扵江湖年六十八来遊會稽
  聞先生講學以杖肩其瓢笠詩卷来訪入門
  長揖上坐先生異其氣貌禮敬之與之語連
[023-12a]
  日夜澐有悟因何秦強納拜先生與之徜徉
  山水間澐日有聞忻然樂而忘歸也其鄉子
 弟社友皆招之反且曰翁老矣何乃自苦若
 是澐曰吾方𦍒逃扵苦海憫若之自苦也顧
  以吾爲苦耶吾方揚鬐扵渤澥而振羽于雲
 霄之上安䏻復投網而入樊籠乎去矣吾
 將吾之𫠦好遂自號曰從吾道人先生爲
  之記
 八月宴門人于天泉橋
[023-12b]
  中秋月白如晝先生命侍者設席于碧霞池
  上門人在侍者百餘人酒半酣歌聲漸動久
  之或投壺聚筭或撃鼓或泛舟先生見諸生
  興劇退而作詩有鏗然舍瑟春風裏㸃也雖
  狂得我情之句明日諸生入謝先生曰昔者
  孔子在陳思魯之狂士世之學者沒溺于富
  貴聲利之塲如拘如囚而莫之省脫及聞孔
  子之敎始知一切俗緣皆非性體乃豁然脫
  落但見得此意不加實踐以入扵精微則漸
[023-13a]
  有輕滅世故濶畧倫物之病雖比世之庸庸
  𤨏𤨏者不同其爲未得扵道一也故孔子在
  陳思歸以裁之使入扵道耳諸君講學但患
  未得此意今𦍒見此正好精詣力造以求至
  扵道無以一見自足而終止扵狂也○是月
  舒栢有敬畏累灑落之問劉侯有入山養静
  之問先生曰君子之𫠦謂敬畏者非恐懼憂
  患之謂也戒愼不睹恐懼不聞之謂耳君子
  之𫠦謂灑落者非曠蕩放逸之謂也乃其心
[023-13b]
  體不累扵欲無入而不自得之謂耳夫心之
  本體即天理也天理之昭明靈𫠦謂良知
  也君子戒懼之功無時或間則天理常存而
  其昭明靈之本體自無𫠦昏蔽自無𫠦牽
  擾自無𫠦歉餒愧怍動容周旋而中禮從心
  𫠦欲而不踰斯乃𫠦謂眞灑落矣是灑落生
  扵天理之常存天理常存生扵戒愼恐懼之
  無間孰謂敬畏之心反爲灑落累耶謂劉侯
  曰君子養心之學如良醫治病隨其虚實寒
[023-14a]
  熱而斟酌補泄之要在去病而已初無一定
  之方必使人人服之也若專欲入坐窮山絶
  世故屏思慮則恐旣已養成空寂之性雖欲
  勿流扵空寂不可得矣○論聖學無妨于舉
  業徳洪擕二弟徳周仲實讀書城南洪父心
  漁翁往視之魏良政魏良器軰與遊禹穴諸
  勝十日忘返問曰承諸君相擕日久得無妨
  課業乎答曰吾舉子業無時不習家君曰固
  知心學可以觸𩔖而通然朱說亦須理會否
[023-14b]
  二子曰以吾良知求晦翁之譬之打蛇得
  七寸矣又何憂不得耶家君疑未釋進問先
  生先生曰豈特無妨乃大益耳學聖賢者譬
  之治家其産業第宅服食器物皆𫠦自置欲
  請客出其𫠦有以享之客去其物具在還以
  自享終身用之無窮也今之爲舉業者譬之
  治家不務居積專以假貸爲功欲請客自㕔
  事以至供具百物莫不遍借客𦍒而来則諸
  貸之物一時豐可觀客去則盡以還人一
[023-15a]
  物非𫠦有也若請客不至則時過氣衰借貸
  亦不備終身奔勞作一窶人而已是求無益
  扵得求在外也明年乙酉大比稽山書院錢
  楩與魏良政並𤼵解江浙家君聞之𥬇曰打
  蛇得七寸矣○是時大禮議起先生夜坐碧
  霞池有詩曰一雨秋凉入夜新池邉孤月倍
  精神潜魚水底傳心訣棲鳥枝頭說道眞莫
  謂天機非嗜慾須知萬物是吾身無端禮樂
  紛紛議誰與青天掃舊塵又曰獨坐秋庭月
[023-15b]
  色新乾坤何處更閒人高歌度與淸風去幽
  意自隨流水春千聖本無心外訣六經須拂
  鏡中塵却憐擾擾周公夢未及惺惺陋巷貧
  盖有感時事二詩已示其微矣四月服闋朝
  中屢䟽引薦霍兀厓席元山黄宗賢黄宗明
  先後皆以大禮問竟不答
 十月門人南大吉續刻傳習錄
  傳習錄薛侃首刻扵䖍凡三卷至是年大吉
  先生論學書復増五卷續刻扵越
[023-16a]
四年乙酉先生五十四嵗在越
正月夫人諸氏卒四月祔𦵏于徐山
  是月作稽山書院尊經閣記畧曰聖人之扶
 人極憂後世而述六經也猶之富家者之父
  祖慮其産業庫藏之積其子孫者或至扵遺
 亡失散卒困窮而無以自全也而記籍其家
  之𫠦有以貽之使之世守其産業庫藏之積
 而享用焉以免扵困窮之患故六者吾心
 之記籍也而六之實則具扵吾心猶之産
[023-16b]
  業庫藏之實種種色色具存扵其家其記籍
  者特名狀數目而已而世之學者不知求六
  經之實扵吾心而徒考索扵影響之間牽制
  扵文義之末硜硜然以爲是六矣是猶富
  家之子孫不務守成規享用其産業庫藏之
  實積日遺忘散失至扵窶人丐夫而猶
  然指其記籍曰斯吾産業庫藏之積也何以
  異扵是○按是年南大吉匾政之堂曰親
  民堂山隂知縣呉嬴重修縣學提學僉事萬
[023-17a]
 潮與監察御史潘倣拓新萬松書院扵省城
 南試士之未盡錄者餼之咸以記請先
  生皆爲作記
 六月禮部尚書席書薦
 先生服闋例應起復御史石金等交章論薦
 皆不報尚書席書爲䟽特薦曰生在臣前者
  見一人曰楊一清生在臣後者見一人曰王
  守仁且使親領誥劵趨 闕謝 恩扵是楊
  一淸入閣辦事明年有領劵謝 恩之召尋
[023-17b]
  不果
 九月歸姚省墓
 先生歸定會于龍泉寺之中天閣毎月以朔
  望初八廿三爲期書壁以勉諸生曰雖有天
  下易生之物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䏻生
  者也承諸君之不鄙毎予来歸咸集扵此以
 問學爲事甚盛意也然不旬日之留而旬
  日之間又不過三四會一别之後輙復離羣
 索居不相見者動經年嵗然則豈惟十日之
[023-18a]
  寒而已乎若是而求萌蘖之暢茂條逹不可
  得矣故予切望諸君勿以予之去留爲聚散
  或五六日八九日雖有俗事相妨亦湏破冗
  一會扵此務在誘掖勸砥礪切磋使道徳
  仁義之習日親日近則勢利紛蕐之染亦日
  逺日踈𫠦謂相觀而善百工居肆以成其事
  者也相會之時尤須虚心遜志相親相敬大
  抵朋友之交以相下爲益或議論未合要在
  從容𣹢育相感以成不得動氣求勝長傲遂
[023-18b]
  非務在黙而成之不言而信其或矜已之長
  攻人之短麄心浮氣矯以沽名訐以爲直挾
  勝心而行憤嫉以圮族敗羣爲志則雖日講
  時習扵此亦無益矣○答顧東橋璘書有曰
  朱子𫠦謂格物云者是以吾心而求理扵事
  事物物之中如求孝子之理扵其親之謂也
  求孝之理果在扵吾之心耶抑果在扵親之
  身耶假而果在扵親之身而親沒之後吾心
  遂無孝之理與見孺子之入井必有惻隱之
[023-19a]
  理是惻隱之理果在孺子之身與抑在扵吾
  身之良知與以是例之萬事萬物之理莫不
  皆然是可以見析心與理爲二之非矣若鄙
  人𫠦謂致知格物者致吾心之良知扵事事
  物物也吾心之良知即𫠦謂天理也致吾心
  之天理扵事事物物則事事物物皆得其理
  矣故曰致吾心之良知者致知也事事物物
  皆得其理者格物也是合心與理而爲一者
  也合心與理而爲一則凡區區前之𫠦云與
[023-19b]
  朱子晚年之論皆可不言而喻矣又曰心者
  身之主也而心之虚靈明即𫠦謂本然良
  知也其虚靈明之良知應感而動者謂之
  意有知而後有意無知則無意矣知非意之
  體乎意之𫠦用必有其物物即事也如意用
  扵事親即事親爲一物意用扵治民則治民
  爲一物意用扵讀書即讀書爲一物意用扵
  聽訟即聽訟爲一物凡意之𫠦在無有無物
  者有是意即有是物無是意即無是物物非
[023-20a]
  意之用乎格字之義有以至字訓者如格于
  文祖必純孝誠敬幽明之間無一不得其理
  而後謂之格有苗之頑實文徳誕敷而後格
  則亦兼有正字之義在其間未可專以至字
  盡之也如格其非心大臣格君心之非之𩔖
  是則一皆正其不正以歸扵正之義而不可
  以至字爲訓矣且大學格物之訓又安知不
  以正字爲義乎如以至字爲義者必曰窮至
  事物之理而後其始通是其用功之要全
[023-20b]
  在一窮字用力之地全在一理字也若上去
  一窮字下去一理字而直曰致知在至物其
  可通乎夫窮理盡性聖人之成訓見扵繋辭
  者也苟格物之説而果即窮理之義則聖人
  何不直曰致知在窮理而必爲此轉折不完
  之語以啓後世之弊耶盖大學格物之
  與繋辭窮理大㫖雖同而微有分辨窮理者
  兼格致誠正而爲功也故言窮理則格致誠
  正之功皆在其中言格物則必兼舉致知誠
[023-21a]
  意正心而後其功始備而宻今偏舉格物而
  遂謂之窮理此非惟不得格物之㫖并窮理
  之義而失之矣其末繼以㧞本塞源之論其
  畧曰聖人之心視天下之人無内外遠近凡
  有血氣皆其昆弟赤子之親莫不安全而敎
  養之以遂其萬物一體之念天下之人心其
  始亦非有異扵聖人也特其間扵有我之私
  隔扵物欲之蔽大者以小通者以塞甚有視
  其父子兄弟如讐者聖人有憂之是以推
[023-21b]
  其天地萬物一體之仁以敎天下使之皆有
  以克其私去其蔽以復其心體之同然其敎
  之大端則尭舜禹之相授受𫠦謂道心惟微
  惟精惟一乆執厥中而其節目則舜之命契
  𫠦謂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别長㓜有
  序朋友有信五者而巳當是之時人無異見
  家無異習安此者謂之聖勉此者謂之賢而
  背此者雖啓明如朱亦謂之不肖下至閭井
  田野農工商賈之賤莫不皆有是學而惟以
[023-22a]
  成其徳行爲務何者無有聞見之雜記誦之
  煩辭章之靡濫功利之馳逐而但使之孝其
  親弟其長信其朋友以復其心體之同然則
  人亦孰不之乎學校之中惟以成徳爲事
  有長扵禮樂長扵政敎長扵水圡播植者則
  就其成徳而因使益精其䏻迨夫舉徳而任
  則用之者惟知同心一徳以共安天下之民
  視才之稱否而不以崇卑爲重效用者亦
  惟知同心一徳以共安天下之民茍當其
[023-22b]
  則終身安扵卑𤨏而不以爲賤當是時才質
  之下者則安其農工商賈之分各勤其業以
  相生相養而無有乎希髙慕外之心才
  異若臯䕫稷契者則出而各效其䏻或營衣
  食或通有無或備器用集謀并力以求遂其
  仰事俯育之願譬之一身目不恥其無聰而
  耳之𫠦渉目必營焉足不恥其無執而手之
  𫠦探足必前焉盖其元氣充周血脉條暢是
  以痒痾呼吸感觸神應有不言而喻之妙此
[023-23a]
  聖人之學𫠦以惟在復心體之同然而知識
  技能非𫠦以與論也三代以䧏敎者不復以
  此爲敎而學者不復以此爲學覇者之徒竊
  先生之近似者假之扵外以内濟其私天
  下靡然宗之聖人之道遂以蕪塞世之儒者
  慨然悲傷蒐獵先聖王之典章法制而掇拾
  脩補扵煨燼之餘聖學之門牆遂不可復觀
  扵是乎有訓詁之學而傳之以爲名有記誦
  之學而言之以爲博有詞章之學而侈之以
[023-23b]
  爲麗相矜以知相軋以勢相争以利相髙以
  技䏻相以聲譽其出而仕也理錢榖者則
  欲并夫兵刑典禮樂者又欲與扵銓軸處郡
  縣則思藩臬之髙居臺諌則望宰執之要故
  不䏻其事則不得以兼其官不通其則不
  可以要其譽記誦之廣以長其敖也知識
  之多以行其惡也聞見之博適以肆其辯
  也辭章之富以飾其僞也嗚呼以若是之
  積染以若是之心志而又講之以若是之學
[023-24a]
  術宜其聞吾聖人之教而視之以爲贅疣柄
  鑿矣非豪傑之士無𫠦待而興者吾誰與望
  乎
 十月立陽明書院扵越城
  門人爲之也書院在越城而郭門内光相橋
  之東後十二年丁酉廵按御史門人周汝貟
  建祠扵樓前匾曰陽明先生祠
五年丙戌先生五十五歳在越
 三月與鄒守益書
[023-24b]
  守益謪判廣徳州築復古書院以集生徒刻
  諭俗禮要以風民俗書至先生復書賛之曰
  古之禮存扵世者老師𪧐儒當年不䏻窮其
  世之人苦其煩且難遂皆廢置而不行故
  今之爲人上而欲導民扵禮者非詳且備之
  爲難惟簡切明白而使人易行之爲貴耳中
  間如四代位次及祔祭之𩔖向時欲稍改以
  從俗者今皆斟酌爲之扵人情甚協盖天下
  古今之人其情一而巳矣先王制禮皆因人
[023-25a]
  情而爲之節文是以行之萬世而皆凖其或
  反之吾心而有𫠦未安者非其傳記之訛闕
  則必古今風氣習俗之異宜者矣此雖先王
  未之有亦可以義起三王之𫠦以不相襲禮
  也後世心學不講人失其情難乎與之言禮
  然良知之在人心則萬古如一日苟順吾心
  之良知以致之則𫠦謂不知足而爲屨我知
  其不爲蕢矣非天子不議禮制度今之爲此
  非以義禮爲也徒以末世廢禮之極爲之
[023-25b]
  兆以興起之故特爲此簡易之說欲使之易
  知易焉耳冠婚䘮祭之外附以鄉約其扵
  民俗亦甚有補至扵射禮似宜别爲一書以
  敎學者而非𫠦以求諭扵俗今以附扵其間
  恐民間以非𫠦常行視爲不切又見其
  之難曉遂并其冠婚喪祭之易曉者而棄之
  也文公家禮𫠦以不及扵射或亦此意也與
  ○按祠堂位祔之制或問文公家禮髙曾祖
  禰之位皆西上以次而東扵心切有未安先
[023-26a]
  生曰古者廟門皆南向主皆東向合祭之時
  昭之主列扵北牖穆之主列扵南牖皆
  統扵太祖東向之尊是故西上以次而東今
  祠堂之制旣異扵古而又無太祖東向之統
  則西上之說誠有𫠦未安曰然則今當何如
  曰禮以時爲大若事死如事生則宜以髙祖
  南向而曽祖禰東西分列席皆稍䧏而弗正
  對似扵人心爲安曾見浦江之祭四代考妣
  皆異席髙考妣南向曾祖禰考皆西向妣皆
[023-26b]
  東向各依世次稍退半席其扵男女之别尊
  卑之等兩得其宜但恐民間㕔事多淺隘而
  器物亦有𫠦不備則不䏻以通行耳又問無
  後者之祔扵已之子姪固可下列矣若在髙
  曾之行宜何如祔先生曰古者大夫三廟不
  及其髙矣士二廟不及其曾矣今民間得
  祀髙曾盖亦體順人情之至例以古制則旣
  爲僣况在行之無後者乎古者士大夫無子
  則爲之置後無後者鮮矣後世人情偷薄始
[023-27a]
  有棄貧賤而不嗣者古𫠦謂無後皆殤子之
  𩔖耳祭法王下祭殤五曾孫
  玄孫来孫諸侯下祭三大夫二士及庻
  人祭子而止則無後之祔皆子孫屬也今民
  間旣得假四代之祀以義起之雖及弟姪可
  矣往年湖湘一士人家有曾伯祖與堂叔祖
  皆賢而無後者欲爲立嗣則族衆不可欲弗
  祀則思其賢有𫠦不以聞扵某某曰不祀
  二三十年矣而追爲之祀勢有𫠦不行矣若
[023-27b]
 在士大夫家自可依古族厲之義扵春秋二
 社之次特設一𥙊凡族之無後而親者各以
  昭穆之次配祔之扵義亦可也
 四月復南大吉書
 大吉入 覲見黜扵時致書先生千數百言
 勤勤懇懇惟以得聞道爲喜急問學爲事恐
 卒不得爲聖人爲憂畧無一字及扵得䘮榮
 辱之間先生讀之嘆曰此非眞有朝聞夕死
  之志者未易以渉斯境也于是復書曰世之
[023-28a]
  髙抗通脫之士富貴利害棄爵禄決然長
  往而不顧者亦皆有之彼其或從好扵外道
  詭異之投情扵詩酒山水技藝之樂又或
  𤼵扵意氣牽溺扵嗜好有待扵物以相勝
  是以去彼此而後及其𫠦之旣倦意衡
  心鬰情隨事移則憂愁悲苦隨之而作果
  富貴利害棄爵禄快然終身無入而不
  自得巳乎夫惟有道之士眞有以見其良知
  之昭明靈覺廓然與太虚而同體太虚之中
[023-28b]
  何物不有而無一物爲太虚之障礙故凡
  慕富貴憂貧賤欣戚得喪愛憎舍之𩔖皆
  足以蔽吾聰明知之體窒吾淵泉時出之
  用如明目之中而翳之以塵沙聰耳之中而
  塞之以木揳也其疾痛鬱逆將必速去之爲
  快而何扵時刻乎𨵿中自古多豪傑橫
  渠之後此學不講或亦與四方無異矣自此
  有𫠦振𤼵興起變氣節爲聖賢之學將必自
  吾元善昆季始也今日之歸謂天爲無意乎
[023-29a]
 答歐陽徳書
  徳初見先生扵䖍最年少時已領鄉薦先生
  恒以小秀才呼之故遣服役徳欣欣恭命雖
  勞不怠先生深器之嘉靖癸未第進士出守
  六安州數月奉書以爲初政倥偬後稍次第
  始得與諸生講學先生曰吾𫠦講學正在政
 務倥偬中豈必聚徒而後爲講學耶又嘗與
 書曰良知不因見聞而有而見聞莫非良知
  之用故良知不滯扵見聞而亦不離扵見聞
[023-29b]
  孔子云吾有知乎㢤無知也良知之外則無
  知矣故致良知是聖門敎人第一義今云專
  求之見聞之末則落在第二義矣若曰致其
  良知而求之見聞則語意之間未免爲二此
  與專求之見聞之末者雖稍不同其爲未得
  精一之㫖則一也○徳洪與王畿並舉南宫
  俱不 廷對偕黃弘綱張元冲同舟歸越先
  生喜凡初及門者必令引導俟志定有入方
  請見毎臨坐黙對焚香無語
[023-30a]
  八月答聶豹書
  是年夏豹以御史廵按福建渡錢塘來見先
  生别後致書謂思孟周程無意相遭扵千載
  之下與其盡信扵天下不若眞信扵一人道
  固自在學亦自在先生答書畧曰讀來諭誠
  見君子不見是而無悶之心乃區區則有大
  不得巳者存乎其間非以計人之信與不信
  也夫人者天地之心天地萬物本吾一體者
  也生民之困苦荼毒孰非疾痛之切扵吾身
[023-30b]
  者乎不知吾身之疾痛無是非之心者也是
  非之心不慮而知不學而𫠦謂良知也良
  知之在人心無間扵聖愚天下古今之𫠦同
  也世之君子惟務致其良知則自公是非
  同好惡視人猶已視國猶家而以天地萬物
  爲一體求天下無治不可得矣古之人𫠦以
  見善不啻若已出見惡不啻若已入視民
  之饑溺猶已之饑溺而一夫不𫉬若已推而
  納諸溝中者非故爲是而蘄天下之信已也
[023-31a]
  務致其良知求其自慊而已矣後世良知之
  學不明天下之人外假仁義之名而内以行
  利之實詭詞以阿俗矯行以干譽掩人之
  善而襲以爲已長訐人之而竊以爲已直
  忿以相勝而猶謂之狥義險以相傾而猶謂
  之疾惡妬賢嫉而猶自以爲公是非恣情
  縦慾而猶自以爲同好惡相相賊自其一
  家骨肉之親已不䏻無彼此藩籬之隔而况
  扵天下之大民物之衆又何䏻一體而視之
[023-31b]
  乎僕誠頼天之靈偶有見扵良知之學以爲
  必由此而後天下可得而治是以毎念斯民
  之䧟溺則爲之戚然痛心忘其身之不肖而
  思以此救之亦不自知其量者天下之人見
  其若是遂相與非笑而詆斥以爲是病狂喪
  心之人耳嗚呼吾方疾痛之切體而暇計人
  之非笑乎昔者孔子之在當時有議其爲諂
  者有譏其爲佞者有毁其未賢詆其爲不知
  禮而侮之以爲東家丘者有嫉而阻之者有
[023-32a]
  惡而欲殺之者晨門荷蕢之徒皆當時之賢
  士且曰是知其不可而爲之者與鄙㢤硜硜
  乎莫已知也斯已而已矣雖子路在升堂之
  列尚不無疑扵其𫠦見不恱扵其𫠦欲往
  而且以之爲迂則當時之不信夫子者豈特
  十之一二而已乎然而夫子汲汲遑遑若求
  亡子扵道路而不暇扵暖席者寧以蘄人之
  信我知我而已㢤僕之不肖何敢以夫子之
  道爲已任顧其心亦巳稍知疾痛之在身是
[023-32b]
  以徬徨四顧相求其有助扵我者相與講去
  其病耳今誠得豪傑同志之士共明良知之
  學扵天下使天下之人皆知自致其良知一
  洗讒妬勝忿之習以躋扵大同則僕之狂病
  固將脱然以愈而終免扵喪心之患矣豈不
  快㢤會稽素山水之區深林長谷信歩皆
  是寒暑晦明無時不宜良朋四集道義日新
  天地之間寧復有樂扵是者孔子云不怨天
  不尤人下學而上逹僕與二三同志方將請
[023-33a]
  事斯語奚暇外慕獨其切膚之痛乃有未
  恝然者輙復云爾○按豹初見稱晚生後六
  年出守蘇州先生巳違世四年矣見徳洪王
 畿曰吾學誠得諸先生尚冀再見稱䞇今不
  及矣兹以二君爲證具香案拜先生遂稱門
  人
 十一月庚申子正億生
  繼室張氏出先生初得子鄉先逹有静齋六
  有者皆踰九十聞而喜以二詩爲賀先生次
[023-33b]
  韻謝答之有曰何物敢云繩祖武他年只好
  共爺長之句盖是月十有七日也○先生初
 命名正聰後七年壬辰外舅黄綰因時相避
  諱更今名
 十二月作惜隂
  劉采合安福同志爲㑹名曰惜隂請先生
  書會籍先生爲之曰同志之在安成者間
  月爲會五日謂之惜隂其志篤矣然五日之
  外孰非惜隂時乎離羣而索居志不䏻無少
[023-34a]
  懈故五日之會𫠦以相稽切焉耳嗚呼天道
  之運無一息之或停吾心良知之運亦無一
  息之或停良知即天道謂之亦則猶二之矣
  知良知之運無一息之或停者則知惜隂矣
  知惜隂者則知致其良知矣子在川上曰逝
  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此其𫠦以學如不及至
  扵𤼵憤忘食也尭舜兢兢業業成湯日新又
  新文王純亦不已周公坐以待旦惜隂之功
  寧獨大禹爲然子思曰戒愼乎其𫠦不覩恐
[023-34b]
  懼乎其𫠦不聞知微之顯可以入徳矣或曰
  鷄鳴而起孳孳爲利凶人爲不善亦惟日不
  足然則小人亦可謂之惜隂乎○按先生明
  年丁亥過吉安安福諸同志書曰諸友始
  爲惜隂之會當時惟恐只成虚語邇来乃聞
  逺近豪傑聞風而至者以百數此可以見良
  知之同然而斯道大明之㡬扵此亦可以卜
  之矣明道有云寜學聖人而不至不以一善
  而成名此爲有志聖人而未䏻眞得聖人之
[023-35a]
  學者則可如此若今日𫠦講良知之
  眞是聖學之的傳但從此學聖人却無不至
  者惟恐吾儕尚有一善成名之意未肯專心
  致志扵此耳
六年丁亥先生五十六嵗在越
正月
  先生與宗賢書曰人在仕途比之退處山林
 時工夫難十倍非得良友時時警𤼵砥礪平
  日志向鮮有不潜移默奪弛然日就頽靡者
[023-35b]
  近與誠甫言京師相與者少二君必湏彼此
  約定但見微有動氣處即湏提起致良知話
  頭互相規切凡人言語正到快意時便截然
  黙得意氣正到𤼵揚時便翕然䏻收歛
  得憤怒𥊏慾正到騰沸時便廓然䏻消化得
  此非天下之大勇不也然見得良知親切
  時其功夫又自不難縁此數病良知之𫠦本
  無只因良知昏昧蔽塞而後有若良知一提
  醒時即如白日一出魍魉自消矣中庸謂知
[023-36a]
  恥近乎勇只是恥其不䏻致得自已良知耳
  今人多以言語不䏻屈服得人意氣不
  軋得人憤怒𥊏慾不䏻直意任情爲恥殊不
  知此數病者皆是蔽塞自已良知之事正君
  子之𫠦宜深恥者古之大臣更不稱他知謀
  才畧只是一箇斷斷無他技休休如有容而
  已諸君知謀才畧自是超然出扵衆人之上
  𫠦未䏻自信者只是未䏻致得自已良知未
  全得斷斷休休體叚耳須是克去已私眞䏻
[023-36b]
  以天地萬物爲一體實康濟得天下挽囬三
  代之治方是不如此聖明之君方不枉
  此出世一遭也
 四月鄒守益刻文錄扵廣徳州
 守益錄先生文字請刻先生自標年月命徳
 洪𩔖次且遺書曰𫠦錄以年月爲次不復分
  别體𩔖盖專以講學明道爲事不在文辭體
 製間也明日徳洪掇拾𫠦遺請刻先生曰此
 便非孔子刪述六經手段三代之教不明盖
[023-37a]
  因後世學者繁文盛而實意衰故𫠦學忘其
  本耳比如孔子刪詩若以其辭豈止三百篇
  惟其一以明道爲志故𫠦止此例六經皆
  然若以愛惜文辭便非孔子垂範後世之心
  矣徳洪曰先生文字雖一時應酬不同亦莫
  不本扵性情况學者傳誦日久恐後爲好事
  者拾反失今日裁定之意矣先生許刻附
  錄一卷以遺守益凡四冊
 五月命兼都察院左都御史征思田
[023-37b]
 六月䟽辭不
 先是廣西田州岑猛爲亂提督都御史姚鏌
  征之奏稱猛父子悉摛已䧏 勅論功行賞
  訖遺目盧蘇王受搆衆煽亂攻陷思恩鏌復
 合四省兵征之久弗克爲巡按御史石金𫠦
 論 朝議用侍郎張璁桂蕚薦特起先生總
 督兩廣及江西湖廣軍務度量事𫝑隨宜撫
 勦設圡官流官孰便并覈當事諸臣功過以
 聞且責以體國爲心毋或循例辭避先生聞
[023-38a]
  命上䟽言臣伏念君命之召當不俟駕而行
  矧兹軍旅何敢言辭顧臣患痰疾増劇若冐
  疾出至扵僨事死無及矣臣又復思思田
  之役起扵土官讐殺比之㓂賊之攻刼郡縣
  荼毒生靈者𫝑尚差緩若處置得宜事亦可
  集鏌素老成一時利鈍亦兵家之常御史石
  金㩀事論奏𫠦以激勵鏌等使之善後收之
  桑榆也臣以爲今日之事宜專責鏌等隆其
  委任重其威權畧其小過假以月而要其
[023-38b]
 成功至扵終無底績然後别選才兼諳民
 情土俗如尚書胡世寧李承勛者往代其任
 事必有濟䟽入 詔鏌致仕遣使敦促上道
 八月
 先生將入廣嘗爲客坐私囑曰但願温恭直
  諒之友來此講學論道示以孝友謙和之行
 徳業相勸過失相規以敎訓我子弟使無䧟
  扵非僻不願狂懆惰慢之徒來此博奕飮酒
  長傲飾非導以驕奢滛蕩之事誘以貪財黷
[023-39a]
 貨之謀寘頑無恥扇惑鼓動以益我子弟之
  不肖嗚呼由前之是謂良士由後之說是
 爲凶人我子弟苟逺良士而近凶人是謂逆
  子戒之戒之嘉靖丁亥八月將有兩廣之行
 書此以戒我子弟并以告夫士友之辱臨扵
  斯者請一覽敎之
 九月壬午𤼵越中
  是月初八日徳洪與畿訪張元冲舟中因論
  爲學宗㫖畿曰先生知善知惡是良知爲
[023-39b]
  善去惡是格物此恐未是究意話頭徳洪曰
  向如畿曰心體旣是無善無惡意亦是無善
  無惡知亦是無善無惡物亦是無善無惡若
  意有善有惡畢竟心亦未是無善無惡徳
  洪曰心體原來無善無惡今習染旣久覺心
  體上見有善惡在爲善去惡正是復那本體
  功夫若見得本體如此只無功夫可用恐
  只是見耳畿曰明日先生啓行晚可同進請
  問是日夜分客始散先生將入内聞洪與畿
[023-40a]
  立庭下先生復出使移席天泉橋上德洪
  舉與畿論辯請問先生喜曰正要二君有此
  一問我今將行朋友中更無有論證及此者
  二君之見正好相不可相病汝中須用徳
  洪功夫徳洪湏透汝中本體二君相爲益
  吾學更無遺念矣徳洪請問先生曰有只是
  你自有良知本體原來無有本體只是太虚
  太虚之中日月星辰風雨露雷隂霾饐氣何
  物不有而又何一物得爲太虚之障人心本
[023-40b]
  體亦復如是太虚無形一過而化亦何費纎
  毫氣力徳洪功夫須要如此便是合得本體
  功夫畿請問先生曰汝中見得此意只好黙
  黙自修不可執以接人上根之人世亦難遇
  一悟本體即見功夫物我内外一齊盡透此
  顔子明道不敢承當豈可易望人二君巳
  後與學者言務要依我四句宗㫖無善無惡
  是心之體有善有惡是意之動知善知惡是
  良知爲善去惡是格物以此自修直躋聖位
[023-41a]
  以此接人更無差失畿曰本體透後扵此四
  句宗㫖何如先生曰此是徹上徹下語自初
  學以至聖人只此功夫初學用此循循有入
  雖至聖人窮䆒無盡尭舜精一功夫亦只如
  此先生又重囑付曰二君以後再不可更此
  四句宗㫖此四句中人上下無不接着我年
  来立敎亦更㡬畨今始立此四句人心自有
  知識以来已爲習俗𫠦染今不敎他在良知
  上實用爲善去惡功夫只去懸空想箇本體
[023-41b]
  一切事爲俱不着實此病痛不是小小不可
  不早説破是日洪畿俱有省
 甲申渡錢塘
  先生遊呉山月巖嚴灘俱有詩過釣臺曰憶
  昔過釣臺驅馳正軍旅十年今始來復以兵
  戈起空山煙霧深往跡如夢裏微雨林
  肺病𩀱足胝仰瞻臺上雲俯濯臺下水人生
  何碌碌髙尚乃如此瘡痍念同胞至人匪爲
  已過門不遑入憂勞豈得已滔滔良自傷果
[023-42a]
  㢤末難巳䟦曰右正徳已卯獻俘行在過釣
  臺而弗及登今兹復来又以兵革之役兼肺
  病足瘡徒顧瞻悵望而已書此付桐廬尹沈
  元材刻置亭壁以紀經行嵗月云耳時
  行進士錢徳洪王汝中建徳尹楊思臣及元
  材凡四人
 丙申至衢
 西安雨中諸生出候因徳洪汝中并示書
 院諸生㡬度西安道江聲暮雨時機𨵿鷗鳥
[023-42b]
  破踪跡水雲疑仗龯非吾事傳經媿爾師天
  眞泉石秀新有鹿門期徳洪汝中方卜築書
  院盛稱天眞之竒并及之不踏天眞路依
  稀二十年石門深竹径蒼峽㵼雲泉泮璧環
  胥海龜疇見宋田文明原有象卜築豈無縁
  今祠有仰止祠環海樓太極雲泉㵼雲諸亭
 戊戌過常山
  詩曰長生徒有慕苦乏大藥資名山遍深厯
  悠悠𩯭生絲微軀一繋念去道日逺而中
[023-43a]
  忽有九還乃在兹非爐亦非𪔂何坎復何
  離本無終始䆒寧有死生期彼㢤遊方士詭
  辭反增疑紛然諸老翁自傳困多岐乾坤由
  我在安用他求爲千聖皆過影良知乃吾師
 十月至南昌
 先生𤼵舟廣信沿途諸生徐樾張士賢桂軏
 等請見先生俱謝以兵事未暇許囬途相見
 徐樾自貴溪追至餘干先生令登舟樾方自
 白鹿洞打坐有禪定意先生目而得之令舉
[023-43b]
  似曰不是已而稍變前語又曰不是已而更
  端先生曰近之矣此體豈有方𫠦譬之此燭
  光無不在不可以燭上爲光因指舟中曰此
  亦是光此亦是光直指出舟外水面曰此亦
  是光樾領謝而别明日至南浦父老軍民俱
  頂香林立塡途塞巷至不行父老頂輿傳
  逓入都司先生命父老軍民就謁東入西出
  有不舍者出且復入自辰至未而散始舉有
  司常儀明日謁文廟講太學扵明倫堂諸生
[023-44a]
  屏擁多不得聞唐尭臣獻茶得上堂旁聽初
  堯臣不信學聞先生至自鄉出迎心已内動
  比見擁謁驚曰三代後安得有此氣𧰼耶及
  聞講沛然無疑同門有黄文明魏良器軰笑
  曰逋迯主亦來投䧏乎堯臣曰須得如此大
  捕人方䧏我爾軰安
 至吉安大會士友螺川
  諸生彭簮王釗劉陽歐陽瑜等偕舊遊三百
  餘迎入螺川驛中先生立談不倦曰尭舜生
[023-44b]
  知安行的聖人猶兢兢業業用困勉的工夫
 吾儕以困勉的資質而悠悠蕩蕩坐享生知
 安行的成功豈不誤已誤人又曰良知之妙
 眞是周流六虚變通不居若假以文過飾非
 爲害大矣臨别囑曰工夫只是簡易眞切愈
 眞切愈簡易愈簡易愈眞切
 十一月至肇慶
  是月十八日抵肇慶先生書徳洪畿曰家
  事頼廷豹紏正而徳洪汝中又相與薫陶切
[023-45a]
  劘於其間吾可以無内顧矣紹興書院中同
  志不審近来意向如何徳洪汝中旣任其責
  當振作接引有𫠦興起會講之約但得不
  廢其間縱有一二懈弛亦可因此夾持不致
  遂有傾倒餘姚又得應元諸友作興鼓舞想
  益日異而月不同老夫雖出山林亦毎以自
  慰諸賢皆一日千里之足豈俟區區有𫠦警
  䇿聊亦以此視鞭影耳即日已抵肇慶去梧
  不三四日可到方入穴塲紹興書院及餘姚
[023-45b]
 各㑹同志諸賢不䏻一一列名字
 乙未至梧州上謝 恩䟽
 二十日梧州開府十二月朔上䟽曰田州之
 事尚未及㑹議審處然臣沿途諮訪頗有𫠦
 聞不敢不爲 陛下言其畧臣惟岑猛父子
 固有可誅之罪然𫠦以致彼若是者則前此
 當事諸人亦宜分受其責盖兩廣軍門專爲
 諸猺獞及諸流賊而設事權實專且重若使
  振其兵威自足以制服諸蠻夫何軍政日壊
[023-46a]
  上無可任之將下無可用之兵有警必須𠋣
  調土官狼兵若猛之屬者而後行事故此軰
  得以慿恃兵力日増桀驁及事之平則又功
  歸于上而彼無𫠦與固不䏻以無怨憤始而
  徵𤼵愆期旣而調遣不至上嫉下憤日深月
  積刼之以勢而威益䙝籠之以詐而術愈窮
  由是諭之而益梗撫之而益疑遂至扵有今
  日今山猺海賊乘釁摇動窮迫必死之㓂旣
  從而煽誘之貧苦流亡之民又從而迯歸之
[023-46b]
  其可憂危奚帝十百扵二酋者之爲患其事
  已兆而變已形顧猶不此之慮而汲汲扵二
  酋則當事者之過計矣臣又聞諸兩廣士民
  之言皆謂流官久設亦徒有虚名而受實禍
  詰其𫠦以皆云未設流官之前土人岀土
  兵三千以聽官府之調遣旣設流官之後官
  府嵗𤼵民兵數千以防土人之反覆即此一
  事利害可知且思恩自設流官十八九年之
  間反者數起征勦日無休息浚良民之膏血
[023-47a]
  而𡍼諸無用之地此流官之無益亦斷可識
  矣論者以爲旣設流官而復去之則有更改
  之嫌恐招物議是以寧使一方之民久罹塗
  炭而不敢明爲 朝廷一言寧 朝廷而
  不敢犯衆議甚㢤人臣之不忠也苟利扵國
  而庇扵民死且爲之而何物議之足計乎臣
  始至雖未䏻周知備厯然形勢亦可槩見矣
  田州切近交趾其間深山絶谷猺獞盤據動
  以千百必須存土官藉其兵力以爲中圡屛
[023-47b]
  蔽若盡殺其人改土爲流則邉鄙之患我自
  當之自撤藩籬後必有悔奏下尚書王時中
  持之得 㫖守仁才畧素優𫠦議必自有見
  事難遥度俟其會議熟處要須情法得中經
  久無患事有宜亟行者聽其便宜勿懐顧忌
  以貽後患○初總督命下具䟽辭免及豫言
  處分思田機宜凡當路相知者皆寓書致意
  與楊少師曰惟大臣報國之忠莫大扵進賢
  去䜛自信山林之志已堅而又素受知已之
[023-48a]
  愛不復嫌避故轍言之乃今適爲已地也昔
  有以邊警薦用彭司馬者公獨不可曰彭始
  成功今或少挫非𫠦以完之矣公之愛惜人
  才而欲成全之也如此獨不䏻以此意推之
  某乎果不終棄病痊或使得備散局如南
  北大常國子之任則圖報當有日也與黄綰
  書曰往年江西赴義將士功久未上人無𫠦
  勸再出何面目見之且東南小醜特瘡疥之
  疾百辟讒嫉朋比此則腹心之禍大爲可憂
[023-48b]
  者諸公任事之勇不思何以善後大都君子
  道長小人道消疾病旣除元氣自復但去病
  太亟亦耗元氣藥石固當以漸也又曰思田
  之事本無𦂳要只爲從前張皇太過後難収
  拾𫠦謂生事事生是巳今必得如奏中𫠦請
  庻圖久安否則反覆未可知也與方獻夫書
  曰 聖主聰明不世出今日𫠦急惟在培養
  君徳端其志向扵此有立是謂一正君而國
  定然非眞有體國之誠其心斷斷休休者亦
[023-49a]
  徒事其名而已又曰諸公皆有薦賢之䟽此
  誠君子立朝盛節但與名其間却有𫠦未喻
  者此天下治亂盛衰𫠦繫君子小人進退存
  亡之機不可以不愼也譬諸養𧖟但雜一爛
  𧖟其中則一筐好𧖟盡爲𫠦壞矣凡薦賢于
  朝與自巳用人不同自己用人權度在我若
  薦賢于朝則評品宜定小人之才豈無可用
  如砒䟽芒硝皆有攻毒破癰之功但混扵參
  苓术之間而進之鮮不誤矣又曰思田之
[023-49b]
  事已壞欲以無事處之要已不只求減省
  一分則地方亦可減省一分之勞擾耳此議
  深知大拂喜事者之心然欲殺數千無罪之
  人以求成一將之功仁者之𫠦不
 十有二月命暫兼理巡撫兩廣䟽辭不
七年戊子先生五十七嵗在梧
 二月思田平
  先生䟽畧曰臣奉有成命與巡按紀功御史
  石金布政使林富等副使祝品林文輅等叅
[023-50a]
  將李璋沈希儀等㑹議思田之役兵連禍結
  兩省荼毒已踰二年兵力盡扵哨守民脂竭
  扵轉輸官吏罷扵奔走今日之事已如破壞
  之舟漂泊扵顛風巨浪覆溺之患洶洶在目
  不待知者而知之矣因詳其十患十善二𦍒
  四毁反覆言之且曰臣至南寧乃下令盡撤
  調集防守之兵數日之内解散而歸者數萬
  惟湖兵數千道沮且遠不易即歸仍使分留
  賔寧解甲休養待間而𤼵初蘇受等聞臣奉
[023-50b]
  命處勘始知 朝廷無必殺之意皆有投生
  之念日夜懸望惟恐臣至之不速已而聞太
  監總兵相繼召還至是又見守兵盡撤其投
  生之念益堅乃遣其頭目黄富等先赴軍門
  訴告願得掃境投生惟乞宥免一死臣等諭
  以 朝廷之意正恐爾等有𫠦𧇊枉故特遣
  大臣處勘開爾等更生之路爾等果誠心
  投順決當貸爾之死因復露布 朝廷威徳
  使各持歸省諭克期聽䧏蘇受等得牌皆羅
[023-51a]
  拜踴躍歡聲雷動率衆掃境歸命南寜城下
  分屯四營蘇受等囚首自縳與其頭目數百
  人赴軍門請命臣等諭以 朝廷旣赦爾等
  之罪豈復𧇊失信義但爾等擁衆固雖由
  畏死然騷動一方上煩 九重之慮下疲三
  省之民若不示罰何以泄軍民之憤扵是下
  蘇受扵軍門各杖之一百乃解其縳諭扵今
  日宥爾一死者 朝廷天地好生之仁必杖
  爾示罰者我等人臣執法之義扵是衆皆叩
[023-51b]
  首恱服臣亦隨至其營撫定其衆凡一萬七
  千濈濈道路踴躍歡聞皆謂 朝廷如此再
  生之恩我等誓以死報且乞即殺賊立功
  贖罪臣因諭以 朝廷之意惟欲生全爾等
  今爾等方來投生豈又驅之兵刅之下爾
  等迯竄日乆且宜速歸完爾家室脩復生理
  至扵請路羣盗軍門自有區處徐當調𤼵爾
  等扵是又皆感泣歡呼皆謂 朝廷如此再
  生之恩我等誓以死報臣扵是遂委布政使
[023-52a]
  林富前副總張祐督令復業方隅平定是皆
  皇上神武不殺之威風行扵 廟堂之上而
  草扵百蠻之表是以班師不待七旬而頑
  夷即爾來格不折一矢不戮一卒而全活數
  萬生靈是𫠦謂綏之斯來動之斯和者也䟽
  入 勑遣行人奨勵賞銀五十兩紵絲四襲
  𫠦司備辦羊酒其餘各給賞有差○先生爲
  文勒石曰嘉靖丙戌夏官兵伐田隨與思恩
  之人相比相煽集軍四省洶洶連年于時
[023-52b]
  皇帝憂憫元元容有無辜而死者乎廼今新
  建伯王守仁曷往視師其以徳綏勿以兵䖍
   班師撤旅信義大宣諸夷感慕旬日之間自
  縳來歸者一萬七千悉放之還農兩省以安
  昔有苗徂征七旬來格今未期月而蠻夷率
   服綏之斯來速于郵傳舞干之化何以加焉
  爰告思田毋忘帝徳爰勒山石昭此赫赫文
  武聖神率圡之濱凡有血氣莫不尊親
  四月議遷都㙜于田州不果
[023-53a]
  先是有制王守仁暫令兼理廵撫兩廣旣受
  命先生乃䟽言臣以迂踈多病之軀謬承總
  制四省軍務之命方懷不勝其任之憂今又
  加以巡撫之責豈其𫠦堪乎且兩廣之事
  實重且難巡撫之任非得才力精強者重其
  事權進其官階而久其職任殆未可求效扵
  嵗月之間也致仕副都御史伍文定往嵗寧
  藩之變常從臣起兵具見經畧侍郎梁材南
  贛副都御史汪鋐亦皆才素著足堪此任
[023-53b]
  願選擇而使之㑹侍郎方獻夫建白宜扵田
  州特設都御史一人撫綏諸夷下議先生復
  䟽言布政使林富可用或量改憲職仍聽臣
  等節制暫扵思田住劄撫綏其衆然而要之
  蠻夷之區不可治以漢法雖流官之設尚且
  弗便而又可益之以都臺乎今且暫設凡一
  切餼輿馬悉辦于南寧府衛取給于軍
  餉不以干思田之人俟年餘經畧有次思田
  止責知府理治或設兵備憲臣一人于賔州
[023-54a]
  或以南寧兵備兼理如此則目前旣得輯寧
  之效而日後又可免煩勞之擾矣又以柳慶
  缺叅將特薦用沈希儀且請起用前副總兵
  張佑俾與富恊心共事未㡬陞富副都御史
  撫治鄖陽以去先生再薦布政使王大用按
  察使周期雍又以邉方缺官且言副使陳槐
  施儒楊必進知府朱衮皆堪右江兵備之任
  知州林寛可爲田州知府推官李喬木可爲
  同知且言任賢圖治得人實難其在邉方反
[023-54b]
 覆多事之地其難甚盖非得忠實勇果通
 逹坦易之才未易以定其亂有其才矣使不
 諳其土俗則亦未易以得其本心得其心矣
 使不耐其水土亦不䏻以乆居其地以成其
 功故用人扵邊方必兼是三者而後可如前
  四人者固皆可用之才今乃皆爲時例𫠦拘
 棄置不用而更勞心逺索則亦過矣䟽上俱
 未果行
 興思田學校
[023-55a]
  先生以田州新服用夏變夷宜有學校但瘡
  痍迯竄尚無受廛之民即欲建學亦爲徒勞
  然風化之原又不可緩也乃案行提學道着
  屬儒學但有生員無拘増願改田州府學
  及各處儒生附籍入學者本道選委敎官
  暫領學事相與講肄游息興起孝弟或倡行
  鄉約隨事開引漸爲之兆俟建有學校然後
  將各生徒通𤼵該學肄業照例充補増起
  貢
[023-55b]
 五月撫新民
 先生因左江道叅議等官汪必東等稱古陶
 白竹石馬等賊近雖誅勦然尚有流出府江
 諸處者誠恐日後爲患乞調歸順土官岑瓛
 兵一千名萬承龍英共五百名或韋貴兵一
  千名住劄平南桂平衝要地方及該府知府
  程雲鵬等亦申量留湖兵及調武靖州狼兵
  防守乃諭之曰始觀論議似亦區畫久之
  計徐考成功終亦支吾目前之計盖用兵之
[023-56a]
  法伐謀爲先處夷之道攻心爲上今各猺征
  勦之後有司即宜誠心撫恤以安其心若不
  服其心而徒欲久留湖兵多調狼卒慿藉兵
  力以威刼把持謂爲可久之計則亦末矣殊
  不知遠來客兵怨憤不肯爲用一也供饋之
  需稍不滿意求索訾詈將無抵極二也就居
  民間騷擾濁亂易生讐隙三也困頓日久資
  財耗竭以自四也欲借此以衛民而反
  爲民増一苦欲借此以防賊而反爲吾招一
[023-56b]
  㓂其可行乎合行知府程雲鵬公同指揮周
  㣧宗及各縣知縣等官親至已破賊巢各鄰
  近良善村寨以次加厚撫恤給以吿示犒以
  魚鹽待以誠信敷以徳恩諭以 朝廷𫠦以
  誅勦各賊者爲其稔惡不悛若爾等良善守
  分村寨我官府何嘗輕動爾等一草一木爾
  等各宜益堅向善之心毋爲彼𫠦扇惑揺動
  從而爲之推選衆𫠦信服立爲酋長以連屬
  之若各賊果䏻改惡善實心向化今日來
[023-57a]
  投今日即待以良善決不追旣往之惡爾等
  即可以此意傳告開諭之我官府亦就實心
  撫安招來量給鹽米爲之經紀生業亦就爲
  之選立酋長使有統率毋令煥散一面淸查
  侵占田圡開立里甲以息日後之争禁約良
  民毋使乘機報復以激其變如農夫之植嘉
  禾以去稂莠深耕易耨芸菑灌專心一事
  勤誠無惰必有秋穫夫善者益知𫠦勸則助
  惡者日衰惡者益知𫠦懲則向善者益衆此
[023-57b]
  撫柔之道而非專有恃扵甲兵者也又曰該
  府議欲散撤顧倩機快等項調取武靖州土
  兵使之就近防守一節區畫頗當然以三千
  之衆而常在一處屯頓坐食亦未得宜必湏
  分作六班毎五百名爲一班毎兩箇月日而
  更一次若有鵰勦等項然後通行起調然必
  須于城市别立營房毋使與民雜處然後可
  免扵騷擾嫌隙盖以十家牌門之兵而爲守
  土安民之本以武靖起調之兵而備追捕勦
[023-58a]
  截之用此亦權交濟相湏之意也自今以
  後免其秋調各處哨守等役專在潯州地方
  聽慿守備𠫵將調用凡遇𦂳急調即要星
  馳赴信地不得遲違時刻守巡各官仍要時
  加戒諭撫輯毋令日久玩弛又成虚應故事
 六月興南寧學校
  先生謂理學不明人心䧟溺是以士習日偷
  風敎不振日與各學師生朝夕開講巳
  有𤼵之志又恐窮鄉僻邑不䏻身至其地
[023-58b]
  委原任監察御史䧏合浦縣丞陳逅主敎靈
  山諸縣原任監察御史䧏掲陽縣主簿季本
  主敎敷文書院仍行牌諭曰仰本官毎日拘
  集該府縣學諸生爲之勤勤開誨務在興起
  聖賢之學一洗習染之陋其諸生該赴考試
  者臨期起送不該赴試者如常朝夕聚會考
  徳問業之外或時出與書論策題目量作
  課程就與講析文義以無妨其舉業之功大
  抵學絶道䘮之餘未易解脫舊聞舊見必湏
[023-59a]
  包蒙俯就𣹢育薫陶庶可望其漸次改化諒
  本官平素最䏻孜孜汲引則今日必循循
  善誘諸生之中有不率教者時行檟楚以警
  其惰本院囬軍之日將該府縣官員師生查
  訪勤惰以示勸懲○又牌諭曰照得安上治
  民莫善扵禮冠婚喪祭固宜家喻而户曉者
  今皆廢而不講欲求風俗之美其可得乎况
  兹邉方逺郡土夷錯雜頑梗成風有司徒具
  刑驅勢迫是謂以火濟火何益扵治若敎之
[023-59b]
  以禮庻㡬𫠦謂小人學道則易使矣福建莆
  田生員陳大章前來南寧遊學扣以冠婚鄉
  射諸儀頗通曉近来各學諸生𩔖多束書
  髙閣飽食嬉遊散漫度日豈若使與此生朝
  夕講習扵儀文節度之間亦足以收其放心
  固其肌膚之會筋骸之束不猶愈扵博奕之
  爲賢乎仰南寧府官吏即便館穀陳生扵學
  舎扵各學諸生之中選取有志習禮及年少
  質美者相與講解演晳自此諸生得扵觀感
[023-60a]
  興起砥礪切磋修之扵其家而扵里巷逹
  扵鄉村則邉徼之地遂化爲鄒魯之鄉亦不
 難矣
 七月襲八寨齗藤峽破之
  八寨斷藤峽諸蠻賊有衆數萬固稔惡南
  通交趾諸夷西接雲貴諸蠻東北與牛塲仙
 臺花相風門佛子及柳慶府江古田諸猺廻
  旋連絡延袤二千餘里流刼出沒爲害嵗久
 比因有事思田勢不暇及至是先生以思田
[023-60b]
  旣平蘇受新附乃因湖廣保靖歸師之便令
  布政使林富副總兵張祐等出其不意分道
  征之富祐率右江及思田兵進勦八寨諸賊
  叅議汪必東副使翁素僉事汪溱率左江及
  永保土兵進勦斷藤峽諸賊令該道分廵兵
  備收解紀功御史冊報及行太監張賜并各
  鎭廵知會一月之内大破其衆斬𫉬三千有
  奇先生見諸賊巢穴旣已掃蕩而我兵疾疫
  遂班師奏捷○按䟽言斷藤峽諸賊犄角屯
[023-61a]
  聚自 國初以來屢征不服至天順間都御
  史韓雍統兵二十萬然後破其巢穴撤兵無
  何賊復攻䧟潯州㨿城大亂後復合兵量從
  勦撫自後𤼵無時兇惡成性不可改化至
  扵八寨諸賊尤爲兇猛利鏢毒弩莫當其鋒
  且其寨壁天險進兵無路自 國初都督韓
  觀嘗以數萬之衆圍困其地亦不破竟從
  招撫而罷報後興師合勦一無𫠦𫉬反多撓
  喪惟成化間土官岑瑛嘗合狼兵深入斬𫉬
[023-61b]
  二百已而賊勢大湧力不支亦從撫罷今
  因湖廣之囬兵而利導其順便之勢作思田
  之新附而善用其報效之機兩地進兵各不
 滿八千之衆而三月報捷共已踰三千之功
  兩廣父老皆以爲數十年來未有此舉也
 䟽請經畧思田及八寨斷藤峽
  初先生旣平思田乃上䟽曰臣以迂庸繆當
 兵事扵兹土承制假以撫勦便宜是 陛下
  之心惟在扵除患安民未嘗有𫠦意必也又
[023-62a]
  諭令賊平之後議設土流孰便是 陛下之
  心惟在扵安民息亂未嘗有𫠦意必也始者
  思田梗化旣舉兵而加誅矣因其悔罪投䧏
  遂復宥而釋之固亦莫非仰承 陛下不𥊏
  殺人之心惓惓憂憫赤子之無辜也凡爲經
  畧事宜有三特設流官知府以制土官之勢
  仍立土官知府以順土夷之情分設土官廵
  檢以散各夷之黨擬府名爲田寧以應䜟謡
  而定人心設州治于府之西北立猛第三子
[023-62b]
  相爲吏目待其有功漸陛爲知州分設思
  恩土廵檢司九田州土廵檢司十有八以蘇
  受并土目之爲衆𫠦服者世守之旣而復破
  八寨斷藤峽又上䟽曰臣因督兵親厯諸巢
  見其形勢要害各有宜改立衛𫠦開設縣治
  以斷其脉絡而扼其咽喉者若失今不爲則
  數年之間賊復漸来必歸聚生息不過十年
  又有地方之患矣臣以遵制便宜相度舉行
  凡爲經畧事宜有六移南丹衛城于八寨改
[023-63a]
  築思恩府治于荒田改鳯化縣治于三里增
  設隆安縣治置流官于思龍以屬田寧増築
  守鎭城堡于五屯事下本兵持之户部復請
  覆勘學士霍韜等上䟽曰臣等廣人也是役
  也臣等嘗爲守仁計曰前當事者凡若三省
  兵若干萬梧州軍門費用軍儲合千萬復從
  廣東布政司支用銀米若干萬殺死疫死官
  兵圡兵若干萬僅得田州小寧五十日而思
  恩叛矣今守仁不殺一卒不費斗米直宣揚
[023-63b]
  威徳遂使思田頑叛稽首來服雖舜格有苗
  何以過此乃若八寨賊㫁藤峽賊又非思田
  之比八寨爲諸賊淵藪而㫁藤峽爲八寨羽
  翼也廣西有八寨諸賊猶人有心腹病也八
  寨不平則兩廣無安枕期也今守仁沉機不
  露一舉平之百數十年乕窟穴掃而淸之
  如拂塵然臣等是以歎服守仁䏻體 陛下
  之仁以懐綏思田向化之民又䏻體 陛下
  之義以討服八寨齗藤梗化之賊仁義兩得
[023-64a]
  之也夫守仁之成功有八善焉乘湖兵歸路
  之便兵不調而自集一也因思田效命之助
  勞而不怨二也機出意外賊不遁𫠦誅者
  渠惡非濫殺報功者比三也因歸師無糧運
  費四也一舉成功民不知擾五也平八寨平
  斷藤峽則極惡者先誅其細小巢穴可漸徳
  化得撫勦之宜六也八寨不平則西而柳慶
  東而罹旁渌水新寧思平之賊合數千里共
  爲窟穴雖調兵數十萬未易平伏今八寨平
[023-64b]
  定則諸賊可以漸次撫勦兩廣良民可以漸
  次安業紓 聖明南顧之憂七也韓雍雖平
  㫁藤峽賊矣旋復有倡亂者八寨乃百六十
  年𫠦不䏻誅之劇賊今守仁旣平其巢窟即
  徙建城邑以鎭定之則惡賊失險後日不
  爲變逋賊来歸且化爲良民矣誅惡綏良得
  民父母之體八也或議守仁奉命有事思田
  遂勦八寨可乎臣則曰昔呉楚反攻梁景帝
  詔周亞夫救梁亞夫不奉詔而絶呉楚糧道
[023-65a]
  遂破呉楚而平七國安漢社稷傳曰閫以外
  將軍制之又曰大夫出有可以安國家利
  社稷專之可也古之道也是故亞夫知制呉
  楚在絶其食道而不在扵救梁是故雖有詔
  命有𫠦不受今守仁知思田可以徳懐也遂
  納其䧏而安定之知八寨諸賊未易服也遂
  因時伏義而討平之雖無詔命先𤼵後聞可
  也况有便宜事之㫖乎或曰建置城邑大
  事也區處錢糧户部職也不先奉聞而
[023-65b]
  工可乎臣則曰昔者范仲淹之守西邉也欲
  築大順城慮敵人争之乃先具版築然後廵
  邉急速興工一月成城西夏而争之已不
  及矣守仁于建置城邑之役不仰足户部而
  後有處其以一肩而分 聖明南顧之憂不
  以爲功反以爲過可乎臣等目撃八寨之賊
  爲地方大患百數十年一旦仰頼 聖明任
  用守仁以底平定不勝慶忭今兵部功賞未
  行户部覆題再勘臣恐機會一失大功遂阻
[023-66a]
  城堡不築逋賊復聚地方可慮是故冐昧建
  言唯 聖明察焉
 九月䟽謝奨勵賞賚
  賞思田功也九月初八日行人馮恩賫捧
  欽賜至鎭故有謝䟽○與徳洪畿書地方事
 幸遂平息相見漸可期矣近年不審同志聚
 會如何得無法堂前今已草深一丈否想卧
 龍之㑹雖不能大有𫠦益亦不宜遂爾荒落
  且存餼羊後或興起亦未可知餘姚得應元
[023-66b]
 諸友相與倡率爲益不小近有人自家鄉来
 聞龍山之講至今不廢亦殊可喜書到望遍
  聲益相與勉之九十弟與正憲軰不審早
  晚來親近否誘掖接引之功與人爲善之
  心當不俟多喋也魏廷豹決𫠦托兒
  軰或不率教亦望相與夾持之
 十月䟽請告
  先生以疾劇上䟽請告具言臣自往年承乏
  南贛爲炎毒𫠦中遂患咳痢之疾益滋甚
[023-67a]
  其後退休林野稍就醫藥而疾亦終不
 自去嵗入廣炎毒益甚力疾從事竣事而出
 遂爾不復興今巳輿至南寧移卧舟次將
 遂自梧道廣待命于韶雄之間夫竭忠以報
  國臣之素志也受 陛下之深恩思得粉身
 虀骨以自效又臣之𫠦日夜切心者也病日
  就危而尚求苟全以圖後報而爲養病之舉
  此臣之𫠦以大不得巳也䟽入未報
 謁伏波廟
[023-67b]
  先生十五時嘗夢謁伏波廟至是拜祠下
  宛然如夢中謂兹行殆非偶然因識二詩其
  一曰四十年前夢裏詩此行天定豈人爲徂
  征敢倚風雲陣𫠦過如同時雨師尚喜逺人
  知向望却慚無術救瘡痍来勝筭歸廊廟
  耻兵戈定四夷其二詩曰樓船金鼓𪧐烏
  蠻魚麗羣舟夜上灘月遶旌旗千嶂静風傳
  鈴木九溪寒荒夷未必先聲服神武由來不
  殺難想見虞廷新氣象兩階干羽五雲端是
[023-68a]
  月與豹書近嵗山中講學者往往多勿忘
  勿助工夫甚難問之則云才著意便是助才
  不著意便是忘𫠦以甚難區區因問之云忘
  是忘箇甚麽助是助箇甚麽其人黙然無對
  始請問區區因與我此間講學
  必有事焉不勿忘勿助必有事焉者只是
  時時去集義若時時去用必有事的工夫而
  或有時間斷此便是忘了即須勿忘時時去
  用必有事的工夫而或有時欲速求效此便
[023-68b]
  是助了即須勿助其工夫全在必有事焉上
  用勿忘勿助只就其間提撕警覺而巳若是
  工夫原不間斷即不須更說勿忘原不欲速
  求效即不湏更勿助此其工夫何等明白
  簡易何等灑脱自在今不去必有事上用
  工而乃懸空守着一箇勿忘勿助渀渀蕩蕩
  只做得箇沉空守寂學成一箇痴騃漢事來
  即便牽滯紛擾不復綸宰制此皆由學
  術誤人之故甚可憫矣○又與鄒守益書曰
[023-69a]
  隨處體認天理勿忘勿助之大約未嘗不
  是只要根究下落即未免捕風捉影縱令鞭
  辟向裏亦與聖門致良知之功尚隔一塵若
  復失之毫𨤲便有千里之繆矣世間無志之
  人旣已見驅扵聲利辭章之習間有知得自
  已性分當求者又被一種似是而非之學兠
  絆覊縻終身不得出頭縁人未有眞爲聖人
  之志未免挾有見小欲速之私則此種學問
  極足支吾眼前得過是以雖在豪傑之士而
[023-69b]
 任重道逺志稍不力即且安頓其中者多矣
 祀增城先廟
 先生五世祖諱綱者死苗難廟祀增城是月
 有司復新祠宇先生謁祠奉祀過甘泉先生
 廬題詩扵壁曰我祖死 國事肇禋在增城
 荒祠𦍒新復來奉初蒸亦有兄弟好念言
  思一㝷蒼蒼見葭色宛隔環瀛深入門散圖
 史想見抱𦞃吟賢郎敬父執童僕意相親病
 軀不遑𪧐留詩慰慇懃落落千百載人生㡬
[023-70a]
  知音道同著形迹期無初心又題甘泉居
  曰我聞甘泉居近連菊坡麓十年勞夢思今
  來快心目徘欲移家山南尚堪屋渇飲甘
  泉泉饑食菊坡菊行㸔罹浮雲此心復足
  與徳洪畿書書來見近日工夫之有進足爲
  喜慰而餘姚紹興諸同志又䏻相聚會講切
  𤼵興起日勤不懈吾道之昌眞有火燃泉
  逹之機矣喜𦍒當何如㢤此間地方悉巳平
  靖只因二三大賊巢爲兩省盗賊之根株淵
[023-70b]
  藪積爲民患者心亦不不爲一除剪又復
  遲留二三月今亦了事矣旬月間便當就歸
  途也守儉守文二弟近承夾持啓迪想亦漸
  有𫠦進正憲尤極惰若不痛加針砭其病
  未易去父子兄弟之間情旣迫切責善反
  難其任乃在師友之間想平日骨肉道義之
  愛當不俟扵多囑也與何性之書區區病勢
  日狼狽自至廣城又増水㵼日夜數行不得
  止至今遂兩足不䏻坐立須稍定即踰嶺而
[023-71a]
  東矣諸友皆不必相候果有山隂之興即須
  早鼓錢塘之舵得與徳洪汝中軰一㑹聚彼
  此當必有益區區養病本去已三月旬日後
  必得 㫖亦遂𤼵舟而東縱未遂歸田之
  願亦必得一還陽明洞與諸友一面而别且
  後㑹又有可期也千萬勿復遲疑徒躭誤日
  月總及隨舟而行沿途官吏送迎請謁斷亦
  不有須之暇宜悉此意書至即撥冗徳
  洪汝中軰亦可促之早爲北上之圖伏枕潦
[023-71b]
 草
 十一月乙卯先生卒扵南安
  是月廿五日踰梅嶺至南安登舟時南安推
  官門人周積來見先生起坐咳喘不已徐言
  曰近來進學如何積以政對遂問道體無恙
  先生曰病勢危亟𫠦未死者元氣耳積退而
  迎醫診藥廿八日晚泊問何地侍者曰靑龍
 舗明日先生召積入乆之開目視曰吾去矣
 積泣下問何遺言先生微哂曰此心光明亦
[023-72a]
  復何言頃之瞑目而逝二十九日辰時也贛
  州兵備門人張思聰追至南安迎入南埜驛
  就中堂沐浴衾歛如禮先是先生出廣布政
  門人王大用備羙材隨舟思聰親敦匠事鋪
  梱設褥表裏裼襲門人劉采來奔喪事十
  二月三日思聰與官屬師生設祭入棺明日
  輿櫬登舟士民逺近遮道哭聲振地如喪考
  妣至贛提督都御史汪鋐迎祭于道士民沿
  途擁哭如南安至南昌廵按御史儲良材提
[023-72b]
  學副使門人趙淵等請改嵗行士民昕夕哭
 奠
八年己丑正月喪𤼵南昌
  是月連日逆風舟不䏻行趙淵祝扵柩曰公
 豈爲南昌士民留耶越中子弟門人來
 矣忽變西風六日直至弋陽先是徳洪與畿
  西渡錢塘將入京 殿試聞先生歸遂迎至
 嚴灘聞訃正月三日成喪于廣信訃告同門
  是日正憲至初六日㑹于弋陽初十日過玉
[023-73a]
 山弟守儉守文門人欒惠黄洪李珙范引年
 柴鳯至
 二月庚午喪至越
 四日子弟門人奠柩中堂遂飾喪紀婦人哭
 門内孝子正憲擕弟正億與親族子弟哭門
 外門人哭幕外朝夕設奠如儀毎日門人來
 弔者百餘人有自初喪至卒𦵏不歸者書院
 及諸寺院聚會如師存是時朝中有異議爵
 贈謚諸典不行且下詔禁僞學詹事黃綰
[023-73b]
  上䟽曰忠臣事君義不苟同君子立身道無
  阿比臣昔爲都事今少保桂蕚時爲舉人取
  其大節與之交友及臣爲南京都察院
  見大禮不明相與論列相知二十餘年始終
  無間昨臣薦新建伯王守仁堪以柄用蕚與
  守仁舊不相合因不謂然小人乘間搆隙然
  臣終不以此廢蕚平生也但臣扵事君之義
  立身之道則有不得不明者臣𫠦以深知守
  仁者盖以其功與學耳然功髙而見忌學古
[023-74a]
  而人不識此守仁之𫠦以不容扵世也盖其
  功之大者有四其一宸濠不謀非一日内
  而内臣如魏彬等嬖𦍒如錢寧江彬等文臣
  如陸完等爲之内應外而鎭守如畢眞劉朗
  等爲之外應故當時中外諸臣多懷觀望若
  非守仁忠義自許身任討賊之事不顧赤族
  之禍倡義以勤王運籌以伐謀則天下安危
  未可知今乃皆以爲伍文定之功是𤼵縱
  而重走狗豈有兵無勝筭而濠可徒搏而擒
[023-74b]
  者乎其二大帽茶寮浰頭桶岡諸賊寨勢連
  四省兵連累嵗若非蚤平南方自此多事守
  仁臨鎭次第底定其三田州思恩搆釁有年
  事不得息民不得巳故起守仁以往定以兵
  機感以誠信乃使盧王之徒崩角來䧏感泣
  受杖遂平一方之難其四自來八寨爲兩廣
  腹心之疾其間守戍官軍與賊爲黨莫可柰
  何守仁假永順狼兵盧王䧏卒并而襲之遂
  去兩廣無窮之巨害實得兵法便宜之筭夫
[023-75a]
  兵凶戰危守仁𫠦立戰功皆除大患卒之以
  死勤事夫兵政國之大事宜爲後世法可以
  終泯其功乎其學之大要有三一曰致良知
  實本先民之言盖致知出扵孔氏而良知出
  扵孟軻性善之論二曰親民亦本先民之言
  盖大學舊本𫠦謂親民者即百姓不親之親
  凡親賢樂利與民同其好惡而爲絜矩之道
  者是巳此𫠦㨿以從舊本之意非創爲之
  也三曰知行合一亦本先民之言盖知至至
[023-75b]
  之知終終之只一事也守仁𤼵此欲人言行
  相顧勿事空言以爲學也是守仁之學弗詭
  扵聖弗畔扵道乃孔門之正傳也可以終廢
  其學乎然以蕚之非守仁遂致 陛下失此
  良弼使守仁不𫉬致君尭舜誰之過與臣不
  敢以此爲蕚是也况賞罰者御世之權以守
  仁之功徳勞扵王事乃常典不及削罰有加
  廢褒忠之典倡黨錮之禁非𫠦以輔 明主
  也守仁客死妻子孱弱家童載骨藁埋空山
[023-76a]
  神有知當爲惻然臣實不見 聖明之
  世有此事也假使守仁生扵異世猶當追崇
  况在今日㢤且永順之衆盧王之徒素慕守
  仁威徳如此舉措恐失其望𨵿係夷情亦非
  細故臣昔與守仁爲友㡬二十年一日憤寡
  過之不守仁從而覺之若有深省遂復師
  事之是臣扵守仁實非茍然相信如世俗師
  友者也臣扵君父之前處師友之間旣有𫠦
  懷不敢不盡昔蕚爲小人𫠦讒臣謂之憤旣
[023-76b]
  而得白臣謂之喜固非臣之私也今守仁之
  抱寃亦猶蕚之屈伏願擴一視之仁特勑
  𫠦司優以䘏典贈謚仍與世襲并開學禁以
  昭聖政若此事不明則蕚之與臣終不䏻以
  自忘故臣敢言及扵此𫠦以盡事 陛下之
 忠且以補蕚之過亦以盡臣之義也䟽入不
 報扵是給事中周延抗䟽論列謫判官
 十一月𦵏先生扵洪溪
  是月十一日𤼵引門人㑹𦵏者千餘人麻衣
[023-77a]
  衰扶柩而哭四方來觀者莫不交涕洪溪
  去越城三十里入蘭亭五里先生𫠦親擇也
  先是前溪入懷與左溪會衝嚙右麓術者心
  嫌欲棄之有山翁夢神人緋袍玉帶立扵溪
  上曰吾欲還溪故道明日雷雨大作溪泛忽
  南㟁明堂周濶數百尺遂定穴門人李珙
  等築治更畨晝夜不息者月餘而墓成
[023-77b]
[023-77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