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王文成全書 > 王文成公全書 19


[019-1a]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二十四
 外集說 雜著
  白說字貞夫說乙亥
白生說常太保康敏公之孫都憲敬齋公之長子
也敬齋賔予而冠之阼旣醮而請曰是兒也嘗辱
子之門又辱臨其冠敢請字而教諸曰字而教諸
也吾何以字而教諸吾聞之天下之道說而已
天下之說貞而巳乾道變化扵穆流行無非說也
天何心焉坤徳闔闢順成化生無非說也坤何心
[019-1b]
焉仁理惻怛感應和平無非說也人亦何心焉故
說也者貞也貞也者理也全乎理而無𫠦容其心
焉之謂貞本扵心而無𫠦拂扵理焉之謂說故天
得貞而說道以亨地得貞而說道以成人得貞而
說道以生貞乎貞乎三極之體是謂無巳說乎說
乎三極之用是謂無動無動故順而化無巳故誠
而神誠神剛之極也順化柔之則也故曰剛中而
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之時義
大矣㢤非天下之至貞其孰與扵斯乎請字說
[019-2a]
曰貞夫敬齋曰廣矣子之言固非吾兒𫠦及也請
問其次曰道一而巳孰精粗焉而以次爲君子之
徳不出乎性情而其至塞乎天地故說也者情也
貞也者性也以正情之性也貞以說性之命也
性情之謂和性命之謂中致其性情之徳而三極
之道備矣而又何二乎吾姑語其畧而詳可推也
本其事而功可施也目而色也耳而聲也口而味
也四肢而安逸也說也有貞焉君子不敢以或過
也貞而已矣仁而父子也義而君臣也禮而夫婦
[019-2b]
也信而朋友也說也有貞焉君子不敢以不致也
貞而巳矣故貞者之榦也者貞之枝也故貞
以養心則心說貞以齊家則家說貞以治國平天
下則國天下說說必貞未有貞而不說者也貞必
說未有說而不貞者也說而不貞小人之道君子
不謂之說也不偽則欲不佞則邪奚其貞也㢤夫
夫君子之也貞君子之道也宇曰貞夫勉以
君子而已矣敬齋起拜曰子以君子之道訓吾兒
敢不拜嘉顧謂說曰再拜稽首書諸紳以蚤夜祗
[019-3a]
承夫子之命
  劉氏三子字乙亥
劉毅齋之子三人當毅齋之始入學也其孟生名
之曰甫學始舉扵鄊也其仲生名之曰甫登始
政也其季生名之曰甫政毅齋將冠其三子而問
其字扵予予曰君子之學也以成其性學而不至
扵成性不可以爲學字甫學曰子成要其終也學
成而登庸登者必以漸故登髙必自卑字甫登曰
子漸戒其驟也登庸則漸以政矣政者正也未
[019-3b]
有已不正而䏻正人者字甫政曰子正反其本也
毅齋起拜曰乾也旣承教豈獨以訓吾子
  南岡說丙戌
浙大叅朱君應周居莆之壺公山下應周之名曰
鳴陽盖詩𫠦謂鳳皇鳴矣于彼朝陽之義也莆
人之言曰應周則誠吾莆之鳯矣其居青𤨏進讜
言而天下仰望其風采則誠若鳯之鳴扵朝陽者
矣夫鳯之棲必有髙岡則壺公者固其𫠦而棲
鳴也扵是壺公曰南岡盖亦詩𫠦謂鳯皇鳴
[019-4a]
矣于彼髙岡之義也應周聞之曰嘻因予名而擬
之以鳯焉其名也人固非鳯也因壺公而之以
南岡焉其實也固亦岡也吾方愧其名之虚而思
以求其之實也因以南岡而自大夫鄊士爲
之詩歌序記以咏嘆揄揚其羙者旣巳連篇累牘
而應周猶若未勤勤焉以蘄扵予必欲更爲之
一言是其心殆不以譽稱頌之爲喜而以樂聞
規切砥礪之爲益也吾何以答應周之意乎姑請
就南岡而與之論學夫天地之道誠焉而已耳聖
[019-4b]
人之學誠焉而已耳誠故不息故久故徴故悠逺
故博厚是故天惟誠也故常清地惟誠也故常寧
日月惟誠也故常眀今夫南岡亦拳石之積耳而
其廣大悠久至與天地而無焉非誠而若是
乎故觀夫南岡之厓石則誠厓石爾矣觀夫南岡
之溪谷則誠溪谷爾矣觀夫南岡之峰巒巖壑則
誠峰巒巖壑爾矣是皆實理之誠然而非有𫠦虚
假文飾以偽為扵其間是故草木生焉禽獸居焉
寳藏興焉四時之推寒暑晦眀煙嵐霜雪之變
[019-5a]
態而南岡若無𫠦與焉鳯皇鳴矣而南岡不自以
爲瑞也乕豹藏焉而南岡不自以爲威也養生送
死者資焉而南岡不自以爲徳雲霧興焉而見光
怪而南岡不自以爲靈是何也誠之無𫠦為也誠
之不容巳也誠之不可揜也君子之學亦何以異
扵是是故以事其親則誠孝爾矣以事其兄則誠
弟爾矣以事其君則誠忠爾矣以交其友則誠信
爾矣是故藴之為徳行矣措之為事業矣𤼵之為
文章矣是故言而民莫不信矣行而民莫不悦矣
[019-5b]
動而民莫不化矣是何也一誠之𫠦𤼵而非可以
聲音𥬇貌𦍒而致之也故曰誠者天之道也思誠
者人之道也應周之有扵南岡而將以求其實
者殆亦無出扵斯道也矣果若是則知應周豈非
思誠之功歟夫思誠之功精矣微矣應周盖嘗
事扵斯乎異時来過稽山之麓尚為我一言其

  悔齋說癸酉
悔者善之端也誠之復也君子悔以扵善小人
[019-6a]
悔以不敢肆其惡惟聖人而後無悔無不善也
無不誠也然君子之過悔而弗改焉又而文焉
過將日入扵惡小人之惡悔而益深巧焉益憤譎
焉則惡極而不可解矣故悔者善惡之分也誠偽
之𨵿也吉凶之機也君子不可以頻悔小人則𦍒
其悔而或不甚焉耳吾友崔伯欒氏以悔名其齋
非曰吾將悔而巳矣將以求無悔者也故吾爲之
如是
  題湯大行 殿試䇿問下壬戌
[019-6b]
士之登名禮部而進于 天子之廷者 天子臨
軒而問之則錫之以制皆得受而歸藏之扵廟以
輝榮其遭際之盛盖今世士人皆爾也丹陽湯君
某登弘治進士方爲行人以其嘗𫠦受之制屬某
䟦數語扵其下嗟夫眀試以言自虞廷而然乃言
底可績則三代之下吾見亦罕矣君之始進也
天子之𫠦以咨之者何如而君之𫠦以對之者
何如耶夫矯言以求進君之𫠦不爲也巳進而遂
忘其言焉又君之𫠦不也君扵是乎朝夕焉顧
[019-7a]
諟 聖天子之眀命其將曰是 天子之𫠦以咨
詢我者也始吾旣如是其對揚之矣而今之𫠦以
持其身以事吾君者其亦果如是耶抑其亦未踐
夫伊尹之𫠦以告成湯者數言而終身踐之太
公之𫠦以告武王者數言而終身踐之推其心也
君其志扵伊吕之事乎夫輝榮其一時之遭際以
誇世君𫠦不屑矣不然則是制也者君之𫠦以鑑
也昔人有惡形而惡鑑者遇之則揜袂却走君將
揜袂却走之不暇而又烏揭之焉日以示人其志
[019-7b]
扵伊吕之事奚疑㢤君其勉矣上帝臨汝母貳爾
心某亦常繆承眀問雖其𫠦以對揚與其𫠦以爲
志者不可以望君然亦何敢忘自朂
  示徐曰仁應試丁卯
君子窮逹一聽扵天但旣業舉于便須入塲亦人
事宜爾若期在必得以自窘辱則大惑矣入塲之
日切勿以得失横在胷中令人氣餒志分非徒無
益而又害之塲中作文先湏大開心目見得題意
大槩了了即放膽下筆縦昧出處詞氣亦條暢今
[019-8a]
人入塲有志氣局促不舒展者是得失之念爲之
病也夫心無二用一念在得一念在失一念在文
字是三用矣𫠦事寧有成耶只此便是執事不敬
便是人事有未盡處雖或𦍒成君子有𫠦不貴也
將進塲十日前便須練習調養盖尋常不曾起早
得慣忽然當之其日必精神恍惚作文豈有佳思
須每日鷄初鳴即起盥櫛整衣端坐抖藪精神勿
使昏惰日日習之臨期不自覺辛苦矣今之調養
者多是厚食濃味劇酣謔浪或竟日臥如此是
[019-8b]
撓氣昏神長傲而召疾也豈攝養精神之謂㢤務
須絶飲食薄滋味則氣自清寡思慮屏𥊏欲則精
自明㝎心氣少眠睡則神自澄君子未有不如此
而能致力扵學問者兹特以科塲一事而言之耳
每日或倦甚思休少即起勿使昏睡旣晚即睡
勿使久坐進塲前兩日即不得翻閱書史雜亂心
目每日止可㸔文字一篇以自娛若心勞氣耗莫
如勿㸔務在怡神趣忽充然滚滚若有𫠦得勿
便氣輕意滿益加含蓄醖釀若江河之浸泓
[019-9a]
濫驟然決之一瀉千里矣每日閑坐時衆方
我獨淵黙中心融融自有眞樂盖出乎塵垢之外
而與造物者㳺非吾子槩嘗聞之宜未以與此

  龍塲生問荅戊辰
龍塲生問扵陽眀子曰夫子之言扵朝侣也愛不
忘乎君也今者譴扵是而汲汲扵求去殆有𫠦渝
乎陽眀子曰吾今則有間矣今吾又病是以欲去
也龍塲生曰夫子之以病也則吾旣聞命矣敢問
[019-9b]
其𫠦以有間何謂也昔為其貴而今為其賤昔處
扵内而今處扵外歟夫乗田委吏孔子嘗為之矣
陽眀子曰非是之謂也君子之仕也以行道不以
道而仕者竊也今吾不得爲行道矣雖古之有祿
仕未嘗奸其職也曰牛羊茁壮會計當也今吾不
無愧焉夫祿仕爲貧也而吾有先世之田力耕
以供朝夕子且以吾爲道乎以吾爲貧乎龍塲生
曰夫子之来也譴也非仕也子扵父母惟命之
臣之扵君同也不曰事之如一而可以拂之無乃
[019-10a]
爲不恭乎陽眀子曰吾之来也譴也非仕也吾之
譴也乃仕也非役也役者以力仕者以道力可屈
也道不可屈也吾萬里而至以承譴也然猶有職
守焉不得其職而去非以譴也君猶父母事之如
一固也不曰就養有方乎惟命之從而不以道是
妾婦之順非𫠦以爲恭也龍塲生曰聖人不敢忘
天下賢者而皆去君誰與爲國矣曰賢者則忘天
下乎夫出溺扵波濤者沒人之䏻也陸者冐焉而
胥溺矣吾懼扵胥溺也龍塲生曰吾聞賢者之有
[019-10b]
益扵人也惟𫠦用無擇扵小大焉若是亦有𫠦不
利歟曰賢者之用扵世也行其義而已義無不宜
無不利也不得其宜雖有廣業君子不謂之利也
且吾聞之人各有有不能惟聖人而後無不
也吾猶未得為賢也而子責我以聖人之事固非
其擬矣曰夫子不屑扵用也夫子而苟屑扵用蘭
蕙榮扵堂階而芬馨被扵几席萑葦之刈可以覆
垣草木之微則亦有然者而况賢者乎陽眀子曰
蘭蕙榮扵堂階也而後芬馨被扵几席萑葦也而
[019-11a]
後可刈以覆垣今子將刈蘭蕙而責之以覆垣之
用子為愛之耶抑為害之耶
  論元年春王正月戊辰
聖人之言眀白簡實而學者每求之扵艱深隱奥
是以為論愈詳而其意益晦春秋書元年春王正
月盖仲尼作經始筆也以予觀之亦何有扵可疑
而世儒之為說者或以為周雖建子而不改月或
以為周改月而不改時其最為有㨿而為世𫠦宗
者則以夫子嘗欲行夏之時此以夏時冠周月盖
[019-11b]
見諸行事之實也紛紛之論至不可勝舉遂使聖
人眀易簡實之訓反為千古不決之疑嗟夫聖人
亦人耳豈獨其言之有逺扵人情乎㢤而儒者以
為是聖人之言而必求之扵不可窺測之地則巳
過矣夫聖人之示人無隱若日月之垂象扵天非
有變怪恍惚有目者之𫠦覩而及其至也巧曆有
𫠦不計精扵理者有弗盡知也如是而巳矣
若世儒之論是後世任情用智拂理亂常者之爲
而謂聖人為之耶夫子嘗曰吾周又曰非天子
[019-12a]
不議禮不制度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災及其身
者也仲尼有聖徳無其位而改周之正朔是議禮
制度自巳出矣其得為從周乎聖人一言世為天
下法而身自違之其何以訓天下夫子患天下之
夷狄横諸侯強背不復知有天王也扵是乎作春
秋以誅僣亂尊周室正一王之大法而已乃首改
周之正朔其何以服亂臣賊子之心春秋之法變
舊章者必誅若宣公之稅畆紊王制者必誅若鄭
荘之歸祊無王命者必誅若莒人之入向是三者
[019-12b]
之有罪固猶未至扵變易天王正朔之甚也使魯
宣鄭荘之徒舉是以詰夫子則將何辭以對是攘
鄰之雞而惡其為盗責人之不弟而自毆其兄也
豈春秋忠恕先自治而後治人之意乎今必泥扵
行夏之時之一言而曲為之說以為是固見諸行
事之驗又引孟子春秋天子之事罪我者其惟春
秋之言而證之夫謂春秋為天子之事者謂其時
天王之法不行扵天下而夫子作是以眀之耳其
賞人之功罰人之罪誅人之惡與人之善盖亦據
[019-13a]
事直書而褒貶自見若士師之㫁獄辭具而獄成
然夫子猶自嫌扵侵史之職眀天子之權而謂天
下後世且將以是而罪我固未嘗無罪之人而
論㫁之曰吾以眀法扵天下時王之制而更易
之曰吾以垂訓扵後人法未及眀訓未及乘而巳
自䧟扵殺人比扵亂逆之黨矣此在中世之士稍
知忌憚者𫠦不為而謂聖人而為此亦見其隂黨
扵亂逆誣聖言而助之攻也巳或曰子言之則然
耳為是說者以伊訓之書元祀十有二月而證周
[019-13b]
之不改月以史記之稱元年冬十月而證周之不
改時是亦未爲無㩀也子之謂周之改月與時也
獨何㩀乎曰吾㩀春秋之文也夫商而改月則伊
訓必不書曰元紀十有二月秦而改時則史記必
不書曰元年冬十月周不改月與時也則春秋亦
必不書曰春王正月春秋而書曰春王正月則其
改月與時巳何疑焉况禮記稱正月七月日至而
前漢律曆至武王伐紂之嵗周正月辛卯朔合辰
在斗前一度戊午師度孟津眀日巳未冬至考之
[019-14a]
太誓十有三年春武成一月壬辰之說皆足以相
為𤼵眀證周之改月與時而予意直㩀夫子春秋
之筆有不必更援是以為之證者今舍夫子眀白
無疑之直筆而必欲傍引曲㩀證之扵穿鑿可疑
之地而後巳是惑之甚也曰如子之言則冬可以
為春乎曰何為而不可陽生扵子而極扵巳午隂
生扵午而極扵亥子陽生而春始盡扵寅而猶夏
之春也隂生而秋始盡扵申而猶夏之秋也自一
陽之復以極扵六陽之乾而為春夏自一隂之姤
[019-14b]
以極扵六隂之坤而爲秋冬此文王之𫠦演而周
公之𫠦係武王周公其論之審矣若夫仲尼夏時
之論則以其𨵿扵人事者比之建子為切而非
謂其為不可也啓之征有扈曰怠棄三正則三正
之用在夏而巳然非始扵周而後有矣曰夏時冠
周月此安㝎之論而程子亦嘗云爾曾謂程子之
賢而不及是也何㢤曰非謂其知之不及也程子
盖泥扵論語行夏之時之言求其說而不得
為之辭盖推求聖言之過耳夫論語者夫子議道
[019-15a]
之書而春秋者魯國紀事之史議道自夫子則不
可以不盡紀事在魯國則不可以不實道並行而
不相悖者也且周雖建子而不改時與月則固夏
時矣而夫子又何以行夏之時云乎程子之云盖
亦推求聖言之過耳庸何傷夫子嘗曰君子不以
言使程子而猶在也其殆不予言矣
  書東齋風雨卷後癸酉
悲喜憂快之形扵前初亦何嘗之有㢤向之以為
愁苦凄鬱之鄊而今以為樂事者有矣向之歌舞
[019-15b]
歡愉之地今過之而歎息咨嗟泫然而泣下者有
矣二者之相尋扵無窮亦何以異扵不䏻崇朝之
風雨而顧執而留之扵胸中無乃非逹者之心歟
吾觀東齋風雨之作固亦寫其一時之𫠦感遇風
止雨息而感遇之懐亦不知其𫠦如矣而猶諷咏
嗟嘆扵十年之後得非𩔖扵夢為僕役覺而涕泣
者歟夫其隱几扵蓬窓之下聽芹波之春響而咏
夜簷之寒聲自今言之但其有幽閒自得之趣
殊不見其有𫠦苦也借使東齋主人得時居顯要
[019-16a]
一旦失勢退䖏寂寞其感念疇昔之懐當與今日
何如㢤然則錄而追味之無亦將有洒然而樂廓
然而忘言者矣而和者以為眞有𫠦苦而𩔖為垂
楚不任之辭是又不可與言夢者而扵東齋主人
之意失之逺矣
  竹江劉氏族譜䟦甲戌
劉氏之盛散扵天下其在安成者出長沙定王𤼵
今昔𫠦傳有自来矣竹江之譜斷自竹溪翁而下
不及扵㝎王見素子曰大夫不敢祖諸侯禮也夫
[019-16b]
大夫之不祖諸侯也盖言𥙊也若其支系之𫠦自
則魯三桓之屬是實不可得而翦孔子曰吾猶及
史之闕文也盖孔子之時史之𨶕疑者旣鮮矣竹
江之不及定王闕疑也可以為譜法也巳王道不
明人偽滋而風俗壞上下相罔以詐人無實行家
無信譜天下無信史三代以降吾觀其史若江河
之波濤焉以知其起伏之槩而巳爾士夫不務
誠身立徳而徒誇詡其先世以為重冐昧攀緣
以絶其𩔖亂其宗不知桀紂幽厲之出扵禹湯文
[019-17a]
武而顔閔曾孟之先未始有顯者也若竹江之譜
其可以為世法也㢤孔子曰斯民也三代之𫠦以
道而行充是心雖以復三代之淳可也且竹溪
翁之後其聞扵世者厯厯爾至其十一祖敬齋公
而遂以淸節大顯扵當代錄名臣者以首廉吏敬
齋之孫南峯公又以清節文學顯徳業聲光方為
天下𫠦屬望竹江之後祖敬齋而宗南峰焉亦不
一足矣况其世賢之多也而又奚必長沙之為重
也大
[019-17b]
  書察院行臺壁丁丑
正徳丁丑三月奉 命征漳㓂駐車上杭旱甚禱
扵行臺雨日夜民以為未足四月戊午㓂平旋師
是日大雨明日又雨又明日復雨登城南之樓以
觀農事遂謁晦翁祠扵水南覽七星之勝槩夕歸
志其事扵察院行臺
  諭俗四條丁丑
為善之人非獨其宗族親戚愛之朋友鄉黨敬之
神亦隂相之為惡之人非獨其宗族親戚惡
[019-18a]
之朋友鄉黨怨之雖神亦隂殛之故積善之家
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見人之為善我必愛之我為善人豈有不愛我
者乎見人之為不善我必惡之我苟為不善人豈
有不惡我者乎故凶人之為不善至扵隕身亡家
而不悟者由其不䏻自反也
今人不忍一言之忿或争銖兩之利遂相搆訟夫
我欲求勝扵彼則彼亦欲求勝扵我讐讐相報遂
至破家蕩産禍貽子孫豈若含退讓使鄉里稱
[019-18b]
為善人長者子孫亦䝉其庇乎
今人為子孫計或至謀人之業奪人之産日夜營
營無𫠦不至昔人謂為子孫作馬牛然身沒未寒
而業巳屬之他人讐家羣起而報復子孫反受其
殃是殆為子孫作蛇蝎也吁可戒㢤
  題遥祝圖戊寅
薛母太孺人曾方就其長子俊養于玉山仲子侃
旣舉進士告歸来省孺人曰吾安而兄養子出而
仕侃曰吾斯之未信曰然則盍往學扵是擕其
[019-19a]
弟僑姪宗鎧来就予于䖍其室在掲陽别且數年
未遑歸視踰年五月望日為孺人初誕之晨以命
不敢往遥拜而祝其友正之廷仁崇一軰相與語
曰薛母之敎其子可謂賢矣薛子之養其親可謂
孝矣吾儕與薛子同學因各勵其𫠦以事親之孝
可謂益矣而不𫉬登其堂申其敬乃命工繪遥祝
之圖寓諸玉山以致稱觴之意請扵予予為題其

  書諸陽伯卷戊寅
[019-19b]
諸陽伯偁予而問學將别請言予曰相與數月
而未嘗有𫠦論别而後言也不旣晚乎曰數月而
未敢有𫠦問知夫子之無隱扵我而冀或有𫠦得
也别而後請言已自知其無𫠦得而慮夫子之或
隱扵我也予曰吾何𫠦隱㢤道若日星然子惟不
用目力焉耳無弗覩者也子又何求乎道在邇而
求諸逺事在易而求諸難天下之通患也子歸而
立子之志竭子之目力若是而有𫠦弗覩則吾為
隱扵子矣
[019-20a]
  書陳世傑卷庚辰
恭克讓舜温恭塞禹不自滿假文王微柔
懿恭小心翼翼望道而未之見孔子温良恭儉讓
盖自古聖賢未有不篤扵謙恭者向見世傑以足
恭為可恥故遂入扵簡抗自是簡抗自是則傲矣
傲凶徳也不可長足恭也者有𫠦為而為之者也
無𫠦為而為之者謂之謙謙徳之柄温温恭人惟
徳之基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仲尼贊易之
謙曰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故地不
[019-20b]
謙不足以載萬物天不謙不足以覆萬物人不謙
不足以受天下之益昔者顔子以䏻問扵不
而若無盖得夫謙道也愼獨致知之說旣嘗反覆
扵世傑則百凡私意之萌自當退聽矣復嚽嚽扵
是盖就世傑氣質之𫠦急者言之躬自厚而薄責
扵人則逺怨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内自省則徳修
母謂巳爲已知而以誨人母謂人爲不知而
以忽人終日但見巳過黙而識之學而不厭則扵
道也其庻矣乎
[019-21a]
  諭泰和楊茂其人聾瘂自門求見/先生以字問茂以字荅
你口不䏻言是非你耳不聽是非你心還
是非否答曰知/是非如此你口雖不如人你耳雖不如
人你心還與人一般茂時首/肯拱謝大凡人只是此心此
心若䏻存天理是箇聖賢的心口雖不䏻言耳雖
不䏻聽也是箇不䏻言不聽的聖賢心若不存
天理是箇禽獸的心口雖能言耳雖䏻聽也只是
箇䏻言能聽的禽獸茂時扣/胷指天你如今扵父母但盡
你心的孝扵兄長但盡你心的敬扵鄉黨鄰里宗
[019-21b]
族親戚但盡你心的謙和恭順見人怠慢不要嗔
怪見人財利不要貪圖但在裏面行你那是的心
莫行你那非的心縦使外面人說你是也不湏聽
說你不是也不湏聽茂時首/肯拜謝你口不䏻言是非省
了多少閑是非你耳不聽是非省了多少閑是
非凡說是非便生是非生煩惱聽是非便添是非
添煩惱你口不說你耳不聽省了多少閑是
非省了多少閑煩惱你比别人到快活自在了許
茂時扣胷/指天躃地我如今敎你但終日行你的心不消
[019-22a]
口裏說但終日聽你的心不消耳裏聽茂時頓首/再拜而巳
  書欒惠卷庚辰
欒子仁訪子扵䖍舟遇扵新淦嗟乎子仁久别之
懷兹亦不足為慰乎顧兹簿領紛沓之地雖固道
無不在然非𫠦以容下上其議時也子仁歸矣
乞骸之䟽已數上行且得報子仁其我扵桐江
之滸將與子盤桓扵雲門若間有日也聞子仁
之居鄉嘗以鄉約善其族黨固亦仁者及物之心
然非子仁𫠦汲汲孔子云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
[019-22b]
行矣然惟立則見其參扵前在輿則見其倚
扵衡也而後行子仁其務立參前倚衡之誠乎至
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動者也
是爲子仁别去之贈
  書佛郎機遺事庚戌
見素林公聞寧濠之變即夜使人範錫爲佛郎機
銃并抄火藥方手書勉予竭忠討賊時六月毒暑
人多道暍死公遣兩僕裹糧間道冐暑晝夜行
三千餘里以遺予至則濠巳就擒七日予𤼵書爲
[019-23a]
之感激涕下盖濠之擒以七月二十六距其始事
六月十四僅月有十九日耳世之君子當其任
不畏難巧避者鮮矣况已致其事而急國患踰
其家如公者乎盖公之忠誠根扵天性故老而彌
篤身退而憂愈深節愈勵嗚呼是豈可以聲音𥬇
貌爲㢤嘗欲列其事于朝顧非公之心也爲作佛
機私詠君子之同聲者將不能已扵言耳矣
佛郎機誰𫠦爲截比干腸褁以鴟夷皮萇弘之
血釁不足睢陽之怒恨有遺老臣忠憤寄𫠦
[019-23b]
驚百里賊膽披徒請尚方劍空聞魯陽揮段公笏
板不在兹佛郎機誰𫠦爲
 正徳戊寅之冬福建按察僉事周期雍以公事
 抵贛時逆濠奸謀日稔逺近洶洶予思預爲之
 備而濠黨伺覘左右揺手動足朝聞暮逹以期
 雍官異省當非濠𫠦計及因屏左右語之故遂
 與定議期雍歸即隂募驍勇具械束裝部勒以
 俟予檄晨到而期雍夕𤼵故當濠之變外援之
 兵惟期雍先至當見素公書至之日距濠始
[019-24a]
 事亦僅月有十九日耳初予嘗使門人冀元亨
 者因講學說濠以君臣大義或格其奸豪不懌
 巳而滋怒遣人隂購害之冀辭予曰濠必反先
 生宜早計遂遁歸至是聞變知予必起兵即日
 濳行赴難亦以是日至見素公在莆陽周官
 上杭冀在常徳去南昌各三千餘里乃皆同日
 而至事若有不偶然者附錄扵此以識予
 之耿耿云
  題夀外母蟠桃圖庚辰
[019-24b]
某之妻之母諸太夫人張今年夀八十十二月二
十有二日其設帨辰也某縻扵官守不歸捧一
觴扵堂下幕下之士有郭詡者因爲作王母蟠桃
之圖以獻夫王母蟠桃之說雖出扵僊經異典未
必其事之有無然今世之人多以之祝願其𫠦親
愛固亦古人岡陵松栢之意也吾衆可乎遂用
之以寄遥祝之私而詩以歌之云維彼蟠桃千嵗
一華夫人之夀兹維始葩維彼蟠桃千一實夫
人之壽益堅孔碩維華維實厥根彌植維夫人孫
[019-25a]
子亦昌衍靡極
  書徐汝佩卷癸未
壬午之冬汝佩别予北上赴南宫試已而門下士
有自京来者告予以汝佩因南宫䇿問若隂詆夫
子之學者不對而出遂浩然東歸行且至矣予聞
之黯然不樂者久之士曰汝佩斯舉有志之士莫
不欽仰歆服以爲自尹彦明之後至今而始再見
者也夫人離去其骨肉之愛齎糧束装走數千里
以赴三日之試將竭精弊力惟有司之好是投以
[019-25b]
蘄一日之得希終身之榮斯人人之同情也而汝
佩扵此獨不爲其𫠦不爲不欲其𫠦不欲斯非
其有見得思義見危授命之勇其孰聲音𥬇貌
而為此乎是心也固富貴不滛貧賤不移威
武不屈者矣將夫子聞之躍然而喜顯然而嘉
與之也而顧黯然而不樂也何居乎予曰非是之
謂也士曰然則汝佩之爲是舉也尚亦有未至歟
豈以汝佩骨肉之養且旦暮𫠦不給無亦隨時順
應以少蘇其貧困也乎若是則汝佩之志荒矣予
[019-26a]
曰非是之謂也士曰然則何居乎予黙然不應士
不得問而退他日汝佩旣歸士往問扵汝佩曰向
吾以子之事問扵夫子矣夫子黯然而不樂予云
云而夫子云云也子以爲奚居汝佩曰始吾見𤼵
䇿者之隂詆吾夫子之學也盖怫然而怒憤然而
不平以爲吾夫子之學則若是其簡易廣大也吾
夫子之言則若是其眞切著明也吾夫子之心則
若是其仁恕公普也夫子憫人心之䧟溺若已之
墮扵淵壑也冐天下之非𥬇詆詈而日諄諄焉亦
[019-26b]
豈何求扵世乎而世之人曾不覺其爲心而相嫉
詆毀之若是若是而吾尚可與之並立乎巳矣
吾將夫子而長往扵深山窮谷耳不與之相聞
而目不與之相見斯已矣故遂浩然而歸歸途無
𫠦事事始復專心致志沉潛扵吾夫子致知之訓
心平氣和而良知自𤼵然後黯然而不樂曰嘻吁
乎吾過矣士曰然則子之爲是也果尚有𫠦不可
歟汝佩曰非是之謂也吾之爲是也亦未不可而
𫠦以爲是者則有𫠦不可也吾語子始吾未見夫
[019-27a]
子也則聞夫子之學而亦嘗非𥬇之矣詆毁之矣
及見夫子親聞良知之誨恍然而大窹醒油然而
生意融始自痛悔切責吾不及夫子之門則㡬死
矣今雖知之甚深而未實諸巳也信之甚篤而
孚諸人也則猶未免扵身謗者也而遽爾責
人若是之峻且彼盖未嘗親承吾夫子之訓也使
得親承焉又焉知今之非笑詆毁者異日不如我
之痛悔切責乎不如我之深知而篤信乎何忘巳
之困而責人之速也夫子冐天下之非𥬇詆毁而
[019-27b]
日諄諄然惟恐人之不入扵善而我則反之其間
不䏻以寸矣夫子之黯然而不樂也盖𫠦以愛珊
之至而憂珊之深也雖然夫子之心則又廣矣大
矣微矣㡬矣不覩不聞之中吾豈䏻盡以語子也
汝佩見備以其𫠦以告扵士者爲問予頷之而弗
答默然者乆之汝佩悚然若有省也明日以此卷
入請曰昨承夫子不言之敎珊傾耳而聽若震驚
百里粗心浮氣一時俱䘮矣請遂書之
  題夢槎奇遊詩卷乙酉
[019-28a]
君子之學求盡吾心焉爾故其事親也求盡吾心
之孝而非以爲孝也事君也求盡吾心之忠而非
以爲忠也是故夙興夜𥧌非以爲勤也剸繁理劇
非以爲䏻也嫉邪袪蠧非以爲剛也規切諌諍非
以爲直也臨難死義非以爲節也吾心有不盡焉
是謂自欺其心心盡而後吾之心始自以爲快也
惟夫求以自快吾心故凡富貴貧賤憂戚患難之
来莫非吾𫠦以致知求快之地苟富貴貧賤憂戚
患難而莫非吾致知求快之地則亦寧有𫠦謂富
[019-28b]
貴貧賤憂戚患難者足以動其中㢤世之人徒知
君子之扵富貴貧賤憂戚患難無入而不自得也
而皆以爲獨䏻人之𫠦不可及不知君子之求以
自快其心而巳矣林君汝桓之名吾聞之盖久然
皆以爲聰明特逹者也文章氣節者也今年夏聞
君以直言被謪果信其爲文章氣節者矣又踰月
道錢塘則以書来道其相愛念之厚病不
一往爲恨且惓惓以聞道爲急問學爲事嗚呼君
盖知學者也志扵道徳者也寧可專以文章氣節
[019-29a]
稱之巳而郡守南君元善示予以夢槎竒遊卷盖
京師士友贈之南行者予讀之終篇嘆曰君知學
者也志扵道徳者也則將以求自快其心者也則
其奔走扵郡縣之末也猶其従容扵部署之間也
則將地官郎之議國事未嘗以爲抗而徐聞丞之
親民務未嘗以爲𤨏也則夢槎未嘗以爲異而南
遊未嘗以爲奇也君子樂道人之善則張大而
䛕之是固贈行者之心乎予亦以病不及與君一
面感君好學之篤因論君子之𫠦以爲學者以爲
[019-29b]
君贈
  爲善最樂文丁亥
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然小人之得其欲
也吾亦但見其苦而巳耳五色令人目盲五聲令
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田獵令人心𤼵狂營
營戚戚憂患終身心勞而日拙欲縦惡積以亡其
生烏在其爲樂也乎若夫君子之爲善則仰不愧
俯不怍明無人非幽無責優優蕩蕩心逸日休
宗族稱其孝鄉黨稱其弟言而人莫不信行而人
[019-30a]
莫不恱𫠦謂無入而不自得也亦何樂如之妻弟
諸用明積徳勵善有可用之才而不求仕人曰子
獨不樂仕乎用明曰爲善最樂也因以四字扁其
退居之軒率二子階陽日與鄕之俊彦讀書講學
扵其中巳而二子學日有成登賢薦秀鄕人嘖嘖
皆曰此亦爲善最樂之效矣用明𥬇曰爲善之樂
大行不加窮居不損豈顧扵得失榮辱之間而論
之聞者心服僕夫治圃得一鏡以獻扵用明刮土
而視之背亦有爲善最樂四字坐客嘆異皆曰
[019-30b]
此用明爲善之符誠若亦不偶然者也相與詠其
事而来請扵予以書之用以訓其子孫遂以朂夫
鄊之後進
  客坐私祝丁亥
但願温恭直諒之友来此講學論道示以孝友謙
和之行徳業相勸過失相規以教訓我子弟使毋
䧟扵非僻不願狂懆惰慢之徒来此博奕飲酒長
傲飾非導以驕奢淫蕩之事誘以貪財黷貨之謀
㝠頑無恥扇惑鼓動以益我子弟之不肖嗚呼由
[019-31a]
前之說是謂良士由後之說是謂凶人我子弟苟
逺良士而近凶人是謂逆子戒之戒之嘉靖丁亥
八月將有兩廣之行書此以戒我子弟并以告夫
士友之辱臨扵斯者請一覽教之
[019-31b]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二十四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