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王文成全書 > 王文成公全書 4


[004-1a]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九
  别錄一/奏䟽
 奏䟽一
  陳言邉務䟽弘治十二/年時進士
邇者見 皇上以彗星之變警戒省又以虜
宼猖獗命將出師 宵旰憂勤不遑寧䖏此誠
聖主遇灾䏻警臨事而懼之盛心也當兹多故主
憂臣辱孰敢愛其死况有一二之見而忍不以上
聞耶臣愚以為今之大患在於為大臣者外託慎
[004-1b]
重老成之名而内為固祿希寵之計為左右者内
挾交蟠蔽壅之資而外肆招權納賄之惡習以成
俗互相為奸憂世者謂之迂狂進言者目以浮躁
沮抑正大剛之氣而飬成怯懦因循之風故其
衰耗頺塌將至於不可支持而不自覺今幸上天
仁愛適有邊陲之患是憂慮警省易轅改轍之機
也此在 陛下必宜自有所以痛革弊源懲艾而
振作之者矣新進小臣何敢僣聞其事以干出位
之誅至於軍情之利害事機之得失苟有所見是
[004-2a]
固芻蕘之所可進卒伍之所得言者也臣亦何為
而不可之有雖其所陳未必盡合時論然
以為必宜如此則又不可以苟避乖刺而遂巳於
言也謹陳便宜八事以備採擇一曰蓄材以備急
二曰舎短以用長三曰簡師以省費四曰屯田以
足食五曰行法以振威六曰敷恩以激怒七曰
小以全大八曰嚴守以乗弊何謂蓄材以備急臣
惟將者三軍之所恃以動得其人則克以勝非其
人則敗以亡其可以不豫蓄㢤今者邉方小㓂曾
[004-2b]
未足以辱偏裨而 朝廷㑹議推舉固已倉皇失
措不得已而思其次一二人之外曽無可以
者矣如是而求其克敵致勝其將何恃而䏻乎夫
以南宋之偏安猶且宗澤岳飛韓世忠劉錡之徒
以為之將李綱之徒以為之相尚不䏻止金人之
衝突今以一統之大求其任事如數子者曾未見
有一人萬如虜宼長驅而入不知 陛下之臣孰
可使以禦之若之何其猶不寒心而早圖之也臣
愚以為今之武舉僅可以得射搏撃之士而不
[004-3a]
足以收韜畧統馭之才今公侯之家雖有敎讀之
設不過虚故事而實無所禆益誠使公侯之子
皆聚之一所擇文武兼濟之才如今之提學之職
者一人以教育之習之以書史射授之以韜畧
謀猷又於武學生之内升其超異者於此使之
相與磨礲砥礪日稽月考别其才否比年而校試
三年而選舉至於兵部自尚書以下其兩侍郎使
之毎更迭廵邉於科道部屬之内擇其通變特
逹者二三人以從因使之得以周知道里之逺近
[004-3b]
邉関之要害虜情之虚實事𫝑之緩急無不深諳
熟察於平日則一旦有急所以遥度而徃蒞之者
不慮無其人矣孟軻有云苟為不畜終身不得臣
願自今畜之也何謂舎短以用長臣惟人之才䏻
自非聖賢有所長必有所短有所明必有所蔽而
人之常情亦必有所懲於前而後有所警於後呉
起殺妻人也而稱名將陳平受金貪夫也而稱
謀臣管仲被囚而建覇孟明三北而成功顧上之
所以駕馭而鼓動之者何如耳故曰用人之仁去
[004-4a]
其貪用人之智去其詐用人之勇去其怒夫求才
於倉卒艱難之際而必拘於規矩䋲墨之中吾
知其必不克矣臣嘗聞諸道路之言曩者邉𨵿將
士以驍勇強悍稱者多以過失罪名擯棄於閑散
之地夫有過失罪名其在平居無事誠不可使䖏
於人上至於今日之多事則彼之驍勇強悍亦誠
有足用也且擯棄之乆必且悔艾前非以思
勵今誠委以數千之衆使得立功自贖彼又素熟
於邊事加之以積慣之餘其與不習地利志圖保
[004-4b]
守者功宜相逺矣古人有言使功不如使過是所
謂使過也何謂簡師以省費臣聞之兵法曰日費
千金然後十萬之師舉夫古之善用兵者取用於
國因糧於敵猶且日費千金今以中而禦夷虜
非漕輓則無粟非征輸則無財是故固不可以言
因糧於敵矣然則今日之師可以輕出乎臣以公
差在外甫歸旬日遥聞出師以為不必然者何
則圵地多寒今炎暑漸熾虜性不耐我得其時一
也虜恃矢今大兩時行觔膠觧弛二也虜逐水
[004-5a]
草以為居射生畜以爲食今巳蜂屯兩月邊草殆
盡野無所獵三也以臣料之官軍甫至虜迹遁矣
夫兵固有先聲而後實者今師旅既行言已無及
惟有簡師一事猶可以省虚費而得實用夫兵貴
精不貴多今速 詔諸將宻於萬人之内取精徤
足用者三分之一而餘皆歸之京師萬人之聲既
矣今宻歸京師邉関固不知也是萬人之威猶
在也而其實又可以省無窮之費豈不為兩便㢤
况今官軍之出戰則退後功則爭先亦非邉將之
[004-5b]
所喜彼之請兵徒以事之不濟則責有所分焉耳
今誠於邉塞之卒以其所以飬京軍者而飬之以
其所以賞京軍者而賞之旬日之間數萬之衆可
立募於帳下奚必自京而出㢤何謂屯田以給食
臣惟兵以食為主無食是無兵也邉関轉輸水陸
千里踣頓棄十而致一故兵法曰國之貧於師
者逺輸逺輸則百姓貧近師貴賣貴賣則百姓財
竭此之謂也今之軍官既不堪戰陣又使無事坐
食以益邊困是與敵為謀也三邉之戍方以戰守
[004-6a]
不暇耕農誠使京軍分屯其地給種授器待其秋
成使之各食其力宼至則授甲歸屯遥為聲𫝑以
相掎角冦去仍復其業因以其暇繕完虜所拆毁
邉墻亭堡以遏衝突如此雖未䏻盡給塞下之食
亦可以少息輸餽矣此誠持乆俟時之道王師出
於萬全之長䇿也何謂行法以振威臣聞李光弼
之代子儀也張用濟斬於轅門狄青之至廣南也
陳曙戮於戯下是以皆䏻振疲散之卒而摧方強
之虜今邊臣之失機者徃徃以計倖脫朝䘮師於
[004-6b]
東陲暮調守於西鄙罰無所加兵因縦弛如此則
是陛下不惟不寘之罪而復為曲全之地也彼亦
何憚而致其死力㢤夫法之不行自上犯之也今
總兵官之頭目動以一二百計彼其誠以武勇而
收録之也則亦何不可之有然而此軰非𫝑家之
子弟即豪門之夤縁皆以權力而強委之也彼且
需求刻剥騷擾道路仗𫝑以奪功無勞而冐賞
戰士之心興邊戎之怨為總兵者且復資其權力
以相後先其委之也敢以不受乎其受之也其肯
[004-7a]
以不庇乎苟戾於法又敢斬之以殉乎是將軍之
威固已因此軰而索然矣其又何以臨師服衆㢤
臣願 陛下手𠡠提督等官𤼵令之日即以先所
䘮師者斬於轅門以正軍法而所謂頭目之屬悉
皆禁令𤼵回毋使瀆擾侵冐以撓將權則士卒
勵軍威振肅克敵制勝皆原於此不然雖有百萬
之衆徒以虛國勞民而亦無所用之也何謂敷恩
以激怒臣聞殺敵者怒也今師方失利士氣消沮
三邉之戍其死亡者非其父母子弟則其宗族親
[004-7b]
戚也今誠撫其瘡痍問其疾苦恤其孤寡振其空
乏其死者皆無怨則生者自冝感動然後簡其
強壯宣以 國恩喻以虜讐明以天倫激以大義
懸賞以鼓其勇暴惡以深其怒痛心疾首日夜淬
礪務與之俱殺父兄之讐以報 朝廷之徳則我
之兵𫝑日張士氣日而區區醜虜有不足破者
矣何謂小以全大臣聞之兵法曰將欲取之必
固與之又曰佯圵勿從餌兵勿食皆小全大之
謂也今虜𫝑方張我若按兵不動彼必出銳以挑
[004-8a]
戰挑戰不已則必設詐以致師或捐棄牛馬而偽
迯或揜匿精悍以示弱或詐潰而埋伏或潜軍而
請和是皆誘我以利也信而從之則堕其計矣然
今邉關守帥人各有心虜情虛實事難卒辦當其
挑誘之時畜而不應未免必有剽掠之虞一以為
當救一以為可邀從之則必䧟於危亡之地不從
則又懼於坐視之誅此王師之所以奔逐疲勞損
失威重而醜虜之所以得志也今若恣其操縱許
以便宜其縦之也不以其坐視其之也不以為
[004-8b]
失機養威為憤惟欲責以大成而小小挫失皆置
不問則我師常逸而兵威無損此誠勝敗存亡之
機也何謂嚴守以乗弊臣聞古之善戰者先為不
可勝以待敵之可勝盖中工於自守而胡虜長
於野戰今邉卒新破虜𫝑方劇若復與之交戰是
投其所長而以勝予敵也為今之計惟宜嬰城固
守逺斥以防奸勤間諜以謀虜熟訓練以用長
嚴號令以肅惰而又頻加犒享使皆畜力養鋭譬
之積水俟其盈滿充溢而後乗怒急决之則其𫝑
[004-9a]
并力驟至於崩山漂石而未已昔李牧備邉日以
牛酒享士士皆樂為一戰而牧屢抑止之至其不
可禁遏而始威并出若不得已而後從之是以
一戰而破強胡今我食既足我威既盛我怒既深
我師既逸我守既堅我氣既銳則是周悉萬全而
所謂不可勝者既在於我矣由是我足則虜日以
匱我盛則虜日以衰我怒則虜日以曲我逸則虜
日以勞我堅則虜日以虚我銳則虜日以鈍索情
較計必將疲罷奔逃然後用竒設伏悉師振旅出
[004-9b]
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迎邀夾攻首尾横撃是乃
以足當匱以盛敵衰以怒加曲以逸撃勞以堅破
虚以銳攻鈍所謂勝於萬全立於不敗之地而不
失敵之敗者也右臣所陳非有竒特出人之見固
皆兵家之常談今之爲將者之所共見也但今邉
𨵿將帥雖或知之而不䏻行𩔗皆視爲常談漫不
加省𫝑有所軼則委於無可柰何事憚煩難則爲
因循苟且是以玩習弛廢一至於此 陛下不忽
其微乞 𠡠兵部將臣所奏熟議可否轉行提督
[004-10a]
等官即爲斟酌施行毋使視爲虚文務欲責以實
効庶於軍機必有少臣不勝爲 國惓惓之至
  乞養病䟽十五年八月時/官刑部主事
臣原籍浙江紹興府餘姚縣人由弘治十二年二
甲進士弘治十三年六月除授前職弘治十四年
八月奉 命前徃𨽻淮安等府會同各該廵按
御史審决重囚已行遵奉 奏報外切縁臣自去
三月忽患虚弱咳𠻳之疾劑炙交攻入秋稍愈
欲謝去藥石醫師不可以爲病根既植當復萌
[004-10b]
芽勉強服飲頗亦臻效及奉 命南行漸益平復
遂以為無復他慮竟廢醫言棄藥餌衝冐風寒
恬無顧忌内耗外侵舊患仍作及事峻北上行至
州轉増煩熱遷延三月尫羸日甚心雖戀 闕
𫝑不䏻前追誦醫言則既晚矣先民有云忠言逆
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病臣之致此則是不信
醫者逆耳之言而畏難苦口之藥之過也今雖悔
之其可䏻乎臣自惟田野竪儒粗通章句遭遇
聖明禄部署未效答於㳙埃懼遂填於溝壑螻
[004-11a]
蟻之私期得暫離職任投養幽閒荀全餘生庶申
志伏望 聖恩垂憫乞 𠡠吏部容臣暫歸原
籍就醫調治病痊之日仍赴前項衙門辦事以圖
報臣不勝迫切願望之至
  乞 宥言官去權姦以章 聖徳䟽正徳/元年
時官兵/部主事
臣聞君仁則臣大舜之所以聖以䏻隱惡而揚
善也臣邇者見 陛下以南京户科給事中戴
銑等上言時事持 𠡠錦衣衛差官校拿觧赴京
[004-11b]
臣不知所言之當理與否意其間必有觸冒忌諱
上干雷霆之怒者但以銑等職居諌司以言爲責
其言而善自宜嘉納施行如其未善亦宜包容隠
覆以開忠讜之路乃今赫然下令逺事拘囚在
陛下之心不過少示戀創使其後日不敢輕率妄
有論列非果有意怒絶之也下民無知妄生疑懼
臣切惜之今在廷之臣莫不以此舉為非宜然而
莫敢為 陛下言者豈其無憂國愛君之心㢤懼
陛下復以罪銑等者罪之則非惟無於國事而
[004-12a]
徒足以增 陛下之過舉耳然則自是而後雖有
上𨵿 宗社危疑不制之事 陛下孰從而聞之
陛下聰明超絶苟念及此寜不寒心况今天時凍
沍萬一差去官校督束過嚴銑等在道或致失所
遂填溝壑使 陛下有殺諌臣之名興群臣紛紛
之議其時 陛下必將追咎左右莫有言者則既
晚矣伏願 陛下追收前㫖使銑等仍舊供職擴
太公無我之仁明改過不吝之勇 聖徳昭布逺
邇人民胥悅豈不休㢤臣又惟君者元首也臣者
[004-12b]
耳目手足也 陛下思耳目之不可使壅塞手足
之不可使痿痺必將惻然而有所不臣承乏下
僚僣言實罪伏覩 陛下明㫖有政事得失許諸
言無隱之條故敢昧死為 陛下一言伏惟
俯垂宥察不勝干冒戰慄之至
  自劾乞休䟽十年時官/鴻臚寺卿
臣由弘治十二年進士歴任今職蓋叨位禄十
有六年中間鰥曠之罪多矣邇者 朝廷舉考察
之典㨂汰群僚臣反顧内省㸃檢其平日正合擯
[004-13a]
廢之列雖以階資稍崇偶幸漏網然其不職之罪
臣自知之不敢重以欺 陛下况其氣體素弱近
年以来疾病交攻非獨才之不堪亦且力有不任
夫幸人之不知而䑕苟免臣之所甚耻也淑慝
混淆使勸懲之典不明臣之所甚懼也伏惟 陛
下明燭其罪以之為顯罰使天下暁然知不肖者
之不得以倖免臣之願死且不朽若從末减罷歸
田里使得自附於乞休之末臣之大幸亦死且不
朽臣不勝惶恐待罪之至
[004-13b]
  乞養病䟽十年/八月
頃者臣以 朝廷舉行考察自陳不職之狀席藁
待罪其時臣疾已作然不敢以疾請者人臣鰥矌
廢職自宜擯逐以彰 法疾非所言矣 陛下
寛恩曲成留使供職臣雖𡨕頑亦寜不知感激自
及其壯齒陳力就列少效犬馬然臣病侵氣弱
力不能從其心臣自徃荒夷徃来道路前
後五載蒙犯瘴霧魑魅之與游蠱毒之與䖏其時
雖未即死而病𫝑因仍漸肌入骨日以深積後值
[004-14a]
聖恩汪濊掩瑕納垢復玷清班收歛精魂旋回光
澤其實内病潜滋外強中稿頃来南都寒暑失節
病遂大作且臣自㓜失毋鞠於祖毋岑今年九十
有六耄甚不可迎侍日夜望臣一歸為訣臣之疾
痛抱此苦懷萬無生理 陛下至仁天覆惟恐一
物不遂其生伏乞放臣暫回田里就醫調治使得
目見祖毋之終臣雖殞越下土永㗸犬馬惟盖之
恩倘得因是苟延殘喘復為完人臣齒未甚衰暮
猶有圖効之日臣不勝懇切願望之至
[004-14b]
  諌迎佛䟽稿具/未上
臣自七月以来切見道路流傳之言以爲 陛下
遣使外夷逺迎佛敎郡臣紛紛進 諌皆斥而不
納臣始聞不信既知其實然獨喜幸以爲此乃
陛下聖智之開明善端之萌蘖郡臣之諌雖亦出
於忠愛至情然而未䏻推原 陛下此念之所從
起是乃爲善之端作聖之本正當將順擴充遡流
求原而乃狃於世儒崇正之徒爾紛爭力沮宜
乎 陛下之有所拂而不受忽而不省矣愚臣之
[004-15a]
見獨異於是乃惟恐 陛下好佛之心有所未至
耳誠使 陛下好佛之心果巳真切懇至不徒好
其名而必務得其實不但好其末而必務求其本
則尭舜之聖可至三代之盛可復矣豈非天下之
幸 宗社之福㢤臣請爲 陛下言其好佛之實
陛下聰明聖知昔者青宫固巳播傳四海即位以
来偶值多故未暇講求五帝三王神聖之道雖或
時御 經筵儒臣進不過日襲故事就文敷衍
立談之間豈䏻遽有所開𤼵 陛下聼之以爲聖
[004-15b]
賢之道不過如此則亦有何可樂故漸移志於
射之䏻縦觀於遊心之樂蓋亦無所用其聰明施
其才力而偶託於此 陛下聰明豈固遂安於
是而不知此等皆無益有損之事也㢤馳逐困憊
之餘夜氣淸明之際固將厭倦日生悔悟日切而
左右前後又莫有以神聖之道為 陛下言者故
遂逺思西方佛氏之教以為其道䏻使人清心絶
欲求全性命以出離生死又䏻慈悲普愛濟度群
生去其苦惱而躋之快樂今災害日興盗賊日熾
[004-16a]
財力日竭天下之民困苦巳極使誠身得佛氏之
道而拯救之豈徒息精養氣保全性命豈徒一身
之樂將天下萬民之困苦亦可因是而蘓息故遂
特降 綸音𤼵幣遣使不憚數萬里之遥不愛數
萬金之費不惜數萬生靈之困斃不厭數年徃返
之遲乆逺迎學佛之徒是盖 陛下思欲一洗舊
習之非而幡然於髙明光大之業也 陛下試以
臣言反而思之 陛下之心豈不如此乎然則
聖知之開明善端之萌蘖者亦豈過爲䛕言以佞
[004-16b]
陛下㢤 陛下好佛之心誠至則臣請毋好其名
而務得其實毋好其末而務求其本 陛下誠欲
得其實而求其本則請毋求諸佛而求諸聖人毋
求諸外夷而求諸中國此又非臣之苟爲遊
談以誑 陛下臣又請得而備言之夫佛者夷狄
之聖人聖人者中國之佛也在彼夷狄則可用佛
氏之敎以化導愚頑在我中國自當用聖人之道
以叅賛化育猶行陸者必用車馬渡海者必以舟
舤今居中國而師佛教是猶以車馬渡海雖使造
[004-17a]
父為御王良為右非但不䏻利渉必且有況溺之
患夫車馬本致逺之具豈不利器乎然而用非其
地則技無所施 陛下若謂佛氏之道雖不可以
平治天下或亦可以脫離一身之生死雖不可以
𠫵賛化育而時亦可以導群品之頑就此二
亦復不過得吾聖人之餘緒 陛下不信則臣請
比而論之臣亦切嘗學佛最所尊信自謂悟得其
藴奥後乃窺見聖道之大始遂棄置其説臣請毋
言其短言其長者夫西方之佛以釋迦為最中國
[004-17b]
之聖人以尭舜為最臣請以釋迦與尭舜比而論
之夫世之最所索慕釋迦者莫尚於脫離生死超
然獨存於世今佛氏之書具載始末謂釋迦住世
法四十餘年壽八十二而没則其壽亦誠可
謂髙矣然舜年百有十尭年一百二十其壽
比之釋迦則又髙也佛䏻慈悲施捨不惜頭目腦
髓以救人之急難則其仁愛及物亦誠可謂至矣
然必苦行於雪山奔走於道路而後䏻有所濟若
尭舜則端拱無為而天下各得其所惟克明峻徳
[004-18a]
以親九族則九族既睦平章百姓則百姓昭明恊
和萬則黎民於變時雍極而至於上下草木鳥
獸無不咸若其仁愛及物比之釋迦則又至也佛
䏻方便法開悟群迷戒人之酒止人之殺去人
之貪絶人之嗔其神通妙用亦誠可謂大矣然必
耳提靣誨而後䏻若在尭舜則光四表格於上
下其至誠所運自然不言而信不動而變無為而
成盖與天地合其徳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
序與神合其吉㓙其神化無方而妙用無體比
[004-18b]
之釋迦則又大也若乃詛呪變幻眩怪揑妖以欺
惑愚𡨕是故佛氏之所深排極詆謂之外道邪魔
正與佛道相反者不好佛而乃好其所相反求
佛而乃求其所排詆者也 陛下若以尭舜既没
必欲求之於彼則釋迦之亡亦已乆矣若謂彼中
學佛之徒䏻傳釋迦之道則吾中國之大顧豈無
人䏻傳尭舜之道者乎 陛下未之求耳 陛下
試求大臣之中苟其䏻明尭舜之道者日日與之
推求講究乃必有䏻明神聖之道致 陛下於尭
[004-19a]
舜之域者矣故臣以為 陛下好佛之心誠至則
請毋好其名而務得其實毋好其末而務求其本
務得其實而求其本則請毋求諸佛而求諸聖人
毋求諸夷狄而求諸中國者果非妄為遊説之談
以誑 陛下者矣 陛下果䏻以好佛之心而好
聖人以求釋迦之誠而求諸尭舜之道則不必渉
數萬里之遥而西方極樂只在目前則不必縻數
萬之費斃數萬之命歴數年之乆而一塵不動彈
指之間可以立躋聖地神通妙用隨形隨足此又
[004-19b]
非臣之繆為大言以欺 陛下必討究其
皆鑿鑿可證之言孔子云我仁斯仁至矣一日
克己復禮而天下歸仁孟軻云人皆可以為尭舜
豈欺我㢤 陛下反而思之又試以詢之大臣詢
之群臣果臣言出於虛繆則受欺妄之戮臣不
知 諱忌伏見 陛下善心之萌不覺踊躍喜幸
輙進其將順擴充之惟 陛下垂察則 宗社
幸甚天下幸甚萬世幸甚臣不勝祝望懇切殞越
之至專差舎人某具䟽奏上以 聞
[004-20a]
  辭新任乞以舊職致仕䟽十一年十月時陞/南贛僉都御史
臣原任南京鴻臚寺卿去嵗四月嘗以不職自劾
求退後至八月又以舊疾交作復乞 天恩赦回
調理皆未蒙 准允黽勉尸素因循日月至今年
九月十四日忽接吏部咨文䝉 恩陞授前職聞
命驚惶感泣之餘莫知攸措念臣才本庸劣性
復迂踈兼以疾病多端氣體羸弱待罪鴻臚閒散
之地猶懼不稱况兹廵撫重任其將何才以堪夫
因才器使 朝廷之大政也量力受任人臣之大
[004-20b]
分也膴仕顯官臣心豈獨不願一時貪倖苟受後
至潰政僨事臣一身戮辱亦奚足惜其如 陛下
之事何况臣疾病未已精力益衰平居無事尚爾
軍旅驅馳豈復堪任臣在少年粗心浮氣狂
誕自居自後渉歴漸乆稍知慚沮逮今思之悔創
靡及人或未考其實臣之自知則既審矣又何敢
崇餙舊惡以誤 國事伏願 陛下念 朝廷之
大政不可輕地方之重不可苟體物情之有短
長憫凡愚之所不逮别選賢䏻委以兹任憫臣之
[004-21a]
愚不加謫逐容令仍以鴻臚寺卿退歸田里以免
乗之誅臣雖顛殞敢忘㗸結臣自㓜失慈鞠於
祖母岑今年九十有七旦暮思臣一見為訣去
乞休雖迫疾病實亦因此臣敢輒以蝼螘苦切之
情控於 陛下冀得便道先歸省視岑疾少伸反
哺之以俟矜允之 命臣𠂻情迫切不自知其
觸昧條憲臣不勝受 恩感激瀆冐戰懼哀懇祈
望之至
  謝 恩䟽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
[004-21b]
臣原任南京鴻臚寺卿正徳十一年九月十四日
准吏部咨爲缺官事該部題奉 聖㫖王守仁陞
都察院左僉都御史廵撫南贛汀漳等䖏地方寫
𠡠與他欽此欽遵臣自以菲才多病懼不勝任以
致僨事當具本乞 恩辭免容令原職致仕隨於
十月二十四日節該欽奉 𠡠諭爾前去廵撫江
西南安贛州福建汀州漳州廣東南雄韶州惠州
潮州各府及湖廣郴州地方撫安軍民修理城池
禁革奸弊一應地方賊情軍馬錢糧事宜小則徑
[004-22a]
自區畫大則奏請定奪欽此欽遵外十一月十四
日續准兵部咨為𦂳急賊情事内開都御史文森
遷延誤事見奉 𠡠書切責乃敢託疾避難奏回
養病見今盗賊刼掠民遭荼毒萬一王守仁因見
地方有事假託辭免不無愈加誤事該本部題奉
聖㫖既地方有事王守仁着上𦂳去不許辭避遲
誤欽此聞報慙不遑寕䖏一靣扶疾 㫖至
浙江杭州府地方於十二月二日復准吏部咨
該臣 奏為乞 恩辭免新任仍照舊職致仕事
[004-22b]
奏奉 聖㫖王守仁不准休致南贑地方見今多
事着上𦂳前去用心廵撫欽此備咨到臣感 恩
懼罪之餘不敢冐昧復 請隨於本月三日起
程至次年正月十六日已抵贛州接管廵撫外伏
念臣氣體羸弱質性迂踈聊為口耳之學本非折
衝之才鴻臚閒散尚以疾病而不堪廵撫繁難豈
其精力之可任但前官以辭疾招議踵效尤之
嫌而 聖㫖以多事為言恐蹈避難之罪遂爾冐
乗不睱虞於覆餗黽勉蒞事忽已踰旬受
[004-23a]
恩思效毎廢食顧兵糧耗竭之餘加之以師旅
而盗賊殘破之後方苦於瘡痍尚爾一籌之未展
敢云期月而可觀况炎毒舊侵懼復中於瘴癘尫
衰日積憂不任於驅馳心有餘而才不逮足欲進
而力不前徒切感 恩之報莫申效死之誠臣敢
不勉其智之所不足竭砥礪於巳盡其力之所可
為付利鈍於天亮無於河嶽亦少致其㳙埃稍
俟狐䑕巢穴之平終遂麋鹿山林之請臣不勝受
恩感激
[004-23b]
  給由䟽十二年二月/二十五日
臣見年四十六係浙江紹興府餘姚縣民籍由
進士弘治十三年二月内除授刑部雲南清吏司
主事弘治十五年八月内告回原籍養病弘治十
七年七月内病痊赴部改除兵部武選清吏司主
事正徳元年十二月内為宥言官去權奸以彰
聖徳事蒙 恩降授貴州龍塲驛驛丞正徳五年
三月内蒙陞江西吉安府廬陵縣知縣本年十月
内陞南京刑部四川清吏司主事正徳六年正月
[004-24a]
内調吏部驗封清吏司主事本年十月内陞本部
文選清吏司員外郎正徳七年三月内陞本部考
功清吏司郞中本年十二月八日䝉陞南京太
僕寺少卿正徳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到任至正徳
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止歴俸六箇月本日到任吏
部劄付䝉陞南京鴻臚寺卿本月二十五日到任
至正徳十一年九月十四日止連閠歷俸二十九
箇月零十二日本日准吏部咨䝉 恩陞都察院
右僉都御史廵撫南贑汀漳等府於正徳十二年
[004-24b]
正月十六日前到地方行事支俸起扣至本月二
十五日止又歷俸十日連前共輳歷俸三十六箇
月三年考满例給由縁臣係廵撫官員見在福
建漳州等府地方督調官軍夾剿漳浦等䖏流賊
未敢擅離縁係三年給由事理為此具本奏 聞
  叅失事官員䟽十二年三/月十五日
據江西按察司整兵備𢃄管分廵嶺北道副使
楊璋呈據贛州府信豐縣及信豐守禦千户所各
報稱正徳十二年二月七日有龍南强賊突来
[004-25a]
地名崇僊屯劄已經差委興縣義民蕭承㑹同
信豐龍南官兵相機勦捕續㩀申報強賊突来本
縣小河住劄離縣約有四十餘里乞要𤼵兵䇿應
又據申報本月九日有龍南流賊六百餘人突
至城下除嚴督軍兵固守城池縁本所縣無兵禦
敵誠恐前賊攻城卒難止遏乞調峰山拏手并該
縣兵夫救護又經差委南安府經歷王祚南康縣
縣丞舒富統領弩手殺手前去約㑹二縣掌印官
并領官兵相機攻圍去後續據縣丞舒富呈本月
[004-25b]
十日䝉委統領殺手陳禮魴打手呉尚䏻等共
五百名經歷王祚義民蕭承統領峰山加善𩀱秀
弩手各三百名先後到於信豐縣㑹剿至十一日
止有該所管屯千户林節𢃄兵四十餘名出城㩀
鄉導馬客等報稱止有強賊六百餘人在地名花
園屯劄當同各官將兵分布劄定只見前賊一陣
止有百十餘徒先出有前哨義民蕭承領兵就與
敵殺斬𫉬賊級四顆奪𫉬白旗一面頃刻衆賊出
營分為三哨約有二千餘徒瞰知龍南反招賊首
[004-26a]
黄秀魁紏合廣東龍川縣浰頭賊首池大鬢賊首
池大安新并池大昇共為一陣賊首楊金巢自
為一陣𫝑甚猖獗卑職督統本哨兵快勇交鋒
殺死賊徒二十餘人不意賊衆一湧前衝殺手陳
禮魴百長鍾徳昇等見𫝑難當俱各不聼約束先
行漫散有南康縣報効義士楊習舉等仍與前賊
死敵不退俱戮傷身死及有經歷王祚上馬不
便亦執去賊𫝑得勝仍要攻城隨與蕭承林節
等收集衆兵退至南營山把截遇蒙本道親臨該
[004-26b]
縣督剿各賊聞知退至牛州離城少逺至十二日
前賊差人告招十三日蒙本道差蕭承前去招撫
就將經歴王祚放回賊徃原巢去訖等因到道備
呈到臣隨㩀龍南縣知縣盧鳯呈稱本縣捕盗主
簿周政㑹同鎮撫劉鏜千户洪恩統領機兵旗軍
於本月十八日前去信豐縣截捕探得強賊池大
鬢黄秀魁等從鴉鵲隘越過安逺縣住劄本職督
兵追截前賊已徃廣東龍川縣復回原巢浰頭去
訖據安逺縣知縣劉瑀禀稱於本月十九日統領
[004-27a]
水元大石等保民兵弩手前去龍泉等保截剿各
賊遯回原巢去訖難以窮追以此掣兵回縣縁由
查得先㩀該道及信豐縣所各禀報前事已經批
仰該道兵備等官急調招撫義官葉芳恊同石背
兵夫㫁賊歸路及調峯山弩手與南康打手人等
責委縣丞舒富統領前後夾撃又㸔得此賊既離
巢穴利在速戰仍仰該府急行所屬隣近官司俱
要乗險設伏厚集以待及於各鄉村徃来路徑多
張疑兵使賊不敢輕易奔突仍調安逺縣知縣劉
[004-27b]
瑀星夜起集水元大石等保民兵一千横接龍南
邀其不備若賊猶屯信豐急自龍南趨浰頭搗
其巢穴賊進無所𫉬退無所䖏不過句日可以坐
擒仰各遵照施行去後今㩀前因叅㸔得縣丞舒
富承委督剿不䏻相度機宜輕率驟進以致殺傷
兵快原其心雖出奮勇責以師律均為敗事經歷
王祚臨陣潰奔為賊所執後雖倖免終係失機信
豐所縣知縣黄天爵千户鄭鐸廵捕副千户朱誠
惟知固城自守不肯𤼵兵應援龍南知縣盧鳳捕
[004-28a]
盗主簿周政隄備鎮撫劉鏜千户洪恩地當関隘
正可防遏坐視前賊徃来畧不出兵邀撃千户林
節即其兵力之寡似難全責究其失律之罪亦宜
分受安逺縣知縣劉瑀承調追襲緩不及事俱屬
違法南康縣百長鍾徳昇等臨陣不前故違約束
先行潰散失誤軍機應合䖏以軍法該道兵備副
使楊璋守備都指揮同知王泰俱屬提督欠嚴但
楊璋徃来調度卒䏻招撫前賊計其功勞可以贖
罪及照廣東龍川縣掌印捕盗等官明知首賊池
[004-28b]
大𩯭等在彼地方為巢亦不行時嘗廵邏縦其
過境刼掠又各不行乗機追捕俱屬故違所㩀前
項失事官貟俱屬遵奉 𠡠諭事理即行提問但
前項賊徒擁衆數千變詐百出命雖陽受招撫其
實隂懐異圖况其黨與根連三省萬一乗間復岀
為患必大正係𦂳𨵿用人隄備之際除將百長鍾
徳昇等查勘的確䖏以軍法及方靣軍職另行𠫵
究外其餘前項各官且量加督責姑令戴罪隄備
各自相機行事勉圖後功以贖前罪仍一靣委官
[004-29a]
前去信豐縣地方查勘前項殺死兵快數目及有
無隠匿别項事情另行𠫵 奏縁係地方𦂳急賊
情及𠫵失事官員事理未敢擅便為此具本請

  閩廣捷音䟽十二年五/月初八日
㩀福建按察司整兵備兼管分廵漳南道僉事
胡璉呈㑹同分守右𠫵政艾洪經理軍務左𠫵政
陳䇿副使唐澤將領都指揮僉事李㣧督㩀河頭
等哨委官指揮徐麒知縣施祥知事曾瑶等呈稱
[004-29b]
各職統領軍兵五千餘人進至長富村等䖏見得
賊衆地險巢穴數多兼且四路裝伏勢甚猖獗尅
期於正徳十二年正月十八日等各分哨路從長
富村至闊竹洋新洋大豐五雷大小峯等䖏與賊
前後大戰數合擒斬首從賊犯黄燁等共計
四百三十二名顆俘𫉬賊屬一百四十六名口燒
燬房屋四百餘間奪𫉬馬牛等項賊殺死老人
許六打手黄富璘等六名餘賊俱各奔聚象湖山
拒守各職又統官兵追至蓮花石與賊對劄誠恐
[004-30a]
賊衆我寡呈乞添兵䇿應等因到道行㩀大溪哨
指揮髙偉呈報統兵約㑹蓮花石官兵攻打象湖
山適遇廣東委官指揮王春等領兵亦至彼境大
傘地方卑職與指揮覃桓縣丞紀鏞領兵前去㑹
剿不意大傘賊徒突出卑職等勇抵戰覃桓紀
鏞馬陷深泥與軍人易成等七名兵快李崇靜等
八名俱賊傷身死卑職亦戳二鎗𫝑難抵敵
只得收兵暫回聼縁象湖山係極髙絶險自来
官兵所不䏻攻今賊𫝑日盛若不添調狼兵稍俟
[004-30b]
秋冬㑹舉夾攻恐生他變通行呈禀間續奉本院
牌為進兵方畧事俻行各職遵奉宻諭佯言犒
衆退師俟秋再舉宻切部勒諸軍乗撃依䝉
宻差義官曽崇秀探虚實乗賊怠弛㑹選精兵
一千五百名當先重兵四千二百名後分作三
路各職統領俱於二月十九日夜㗸枚趨三路
並進搗象湖山奪其隘口各賊雖已失險但其
間賊徒𩔖皆驍勇精悍猶䏻凌塹絶谷超躍如飛
復據上層峻險四靣飛打衮木礧石以死拒敵我
[004-31a]
勇鏖戰自辰至午呼聲震天撼揺山谷三司
所發竒兵復從間道鼓噪突登賊始驚潰大敗我
兵乗勝追殺擒斬大賊首黄猫狸㳺四并廣東大
賊首蕭細弟郭虎等二百九十一名顆俘𫉬賊屬
一百三十三名口其間墜崖堕壑死者不可勝計
奪囬水黄牛𧷢銀鎗刀等物燒燬房屋五百餘間
餘賊潰散復入流恩山岡等巢與諸賊合𫝑亦
各賊殺死頭目頼頥打手楊縁等一十四名次早
各職分兵追剿指揮髙偉推官胡寜道亦由大豐
[004-31b]
領兵来㑹仍與前賊交大戰擒斬首從賊犯巫
姐旺等一百六十三名顆俘𫉬賊属一百六名口
餘賊敗走各又遯入廣東交界黄蠟溪上下樟溪
大山去訖又據金豐三團哨委官指揮王鎧李誠
通判龔震等各呈稱賊首詹師富等恃居可塘洞
山寨聚粮守險𫝑甚強固各職依奉㑹議分兵五
路連日攻打生擒大賊首詹師富江嵩范克起羅
招賢等四名餘賊敗走復入竹子洞等䖏大山嘯
聚隨又分兵追襲與賊連戰擒首從賊犯范興長
[004-32a]
等二百三十五名顆俘𫉬賊屬八十二名口奪囬
虜男婦五名口奪𫉬馬牛等物亦各賊殺死
老人胡文政一名戳傷鄉夫葉永旺等五名又㩀
指揮徐麒等呈稱黄蠟溪上下漳溪與廣東饒平
縣并本省永定縣山界相連遵依約㑹廣東官兵
并金豐哨指揮韋鑑大溪哨推官胡寕道等於三
月二十一日子時𤼵兵齊至黄蠟廣東義民饒四
等領兵亦至㑹合我兵三路進攻賊出拒戰甚鋭
我兵勇大噪而前擒斬首從賊犯温宗富等九
[004-32b]
十一名顆俘𫉬賊屬一十三名口餘賊敗走各兵
乗勝追至赤石巖仍與大戰良乆賊復大敗又擒
斬首從賊犯游宗成等一百四十六名顆俘𫉬賊
屬九十名口又據中營委官指揮張龯百户吕希
良等呈稱領兵追趕黄蠟溪等䖏逃賊至地名陳
吕村遇賊拒戰當陣擒斬首從賊犯朱老叔等六
十六名顆俘𫉬賊屬八名口各另呈觧到道轉觧
審驗紀功外續據委官知府鍾湘呈稱蒙調官兵
先後兩月之間攻破長富村等䖏巢穴三十餘䖏
[004-33a]
擒斬首從賊犯一千四百二十餘名顆俘𫉬賊屬
五百七十餘名口奪囬虜男婦五名口焼燬房
屋二千餘間奪𫉬牛馬𧷢仗無算即今脅從餘黨
悉願携𢃄家口出官投首聴撫安揷本職遵照兵
部 奏行勘合并廵撫都察院節行案牌事理出
給告示𤼵委知縣施祥縣丞余道招撫脅從賊人
朱宗玉翁景璘等一千二百三十五名家口二千
八百二十八名口俱經審驗安揷復業縁由呈報
到道轉呈到臣及㩀廣東按察司分廵嶺東道兵
[004-33b]
備僉事等官顧應祥等㑹呈遵依本院案驗委官
統領軍兵㑹同福建尅期進剿隨奉本院進兵方
畧當即遵依揚言班師一面出其不意牛皮石
嶺脚隘等䖏分為三哨鼓噪並進賊瞻顧不暇望
風瓦觧節㩀指揮楊昻王春通判徐璣陳䇿義官
余黄孟等各報稱於本年正月二十四等日尅破
古村未窖禾村大水山柘林等巢生擒大賊首張
大背劉烏嘴蕭乾爻范端蕭王即蕭五顯薊釗蘓
瑢頼隆等并擒斬首從賊犯乗勝前進㑹同福建
[004-34a]
官軍尅期夾攻間探知大賊徒潰圍殺死指揮
覃相縣丞紀鏞等情當即進兵䇿應各賊畏我兵
𫝑焼巢奔走生擒賊首羅聖欽餘賊退入箭灌大
寨合勢乗險併力拒敵䝉委知縣張戬督同指揮
張天杰分哨由别路進兵攻破白土村赤口巖等
搗箭灌大寨諸賊迎戰我兵勇合撃遂破
箭灌當陣斬𫉬首從賊犯共計二百二十四名顆
俘𫉬賊屬八十四名口及牛馬贓仗等物各寨賊
黨聞風奔已散復聚愈相連結各設機險以死
[004-34b]
拒守各職統兵分兵並進於三月二十等日攻破
水竹大重坑苦宅溪靖泉溪白羅南山等巢
洋竹洞三角湖等䖏前後大戰十餘生擒賊首温
火燒張大背雷振蔡晟賴英等并擒斬賊犯共一
千四十八名顆俘𫉬賊屬八百三十八名口奪𫉬
馬牛贓銀銅錢衣帛器仗蕉紗等物前後共計生
擒大賊首一十四名擒斬賊犯一千二百五十八
名顆俘𫉬賊屬九百二十二名口奪𫉬水黄牛馬
一百三十九頭匹贓仗衣布等物共二千一百五
[004-35a]
十七件疋葛蕉紗九十六斤一兩𧷢銀三十二兩
四錢八分銅錢一百四十二文各開報到道收審
縁由呈報前来卷查先為急報賊情事准兵部咨
該本部題已經福建廣東鎮廵按等衙門都御
史陳金御史胡文靜等㑹議區畫各該守廵兵備
等官欽遵整備糧餉起調軍兵約㑹進剿間臣於
本年正月十六日始抵贛州地方行事先於本月
三日於南昌地方㩀兩省各官呈禀師期不同
事體𠫵錯誠恐彼此推調致誤軍機當臣備遵該
[004-35b]
部咨来事理具開進兵方畧行仰各官恊同上𦂳
宻切施行去後續㩀福建右𠫵政等官艾洪等㑹
呈指揮覃桓縣丞紀鏞被大傘賊衆突出馬䧟深
傷身死及㩀各哨呈稱賊寨險惡天氣漸暄
我兵遭挫賊𫝑日甚乞要奏添狼兵秋再舉備
呈到臣叅㸔得各官頓兵不進致此敗𩔰是不
奉節制故違方畧及照奏調狼兵非惟日乆路遥
緩不及事兼恐師老財費别生他虞且勝敗由人
兵貴善用當此挫折各官正宜恊憤同因敗求
[004-36a]
勝豈可輒自退阻𠋣調狼兵坐失機㑹臣當日即
自贛州起程親率諸軍進屯長汀上杭等䖏一面
督令各官宻照方畧火速進勦立功自贖敢有支
吾推調定以軍法論䖏一靣查勘失事緣由另行
叅奏間隨㩀各呈捷音到臣𠫵照閩廣賊首詹師
富温火燒等恃險從逆巳将十年黨惡聚徒動以
萬計䑕狐得肆跳梁蛇豕漸無紀極刼剽焚驅數
郡遭其荼毒轉輸征調三省爲之騷然臣等奉行
誅剿三月之内遂克殱取渠魁掃蕩巢穴百姓觧
[004-36b]
倒懸之苦列郡𫉬再生之安此非 朝廷威徳廟
堂成算何以及此及照福建領兵各官始雖踈於
警備稍損軍威終䏻戮力恊謀大致克捷論過雖
有計功亦多其間福建如僉事胡璉𠫵政陳䇿副
使唐澤知府鍾湘廣東如僉事顧應祥都指揮僉
事楊懋知縣張戬才調俱優勞勩尢著伏乞俯從
惟重之典以作敢戰之風除将二省兵快量留防
守其餘悉令歸農及将功次另行勘報外原係捷
音事理為此具本題 奏
[004-37a]
  申明賞罰以厲人心䟽十二年五/月初八日
㩀江西按察司整兵傋帶管分廵嶺北道副使
楊璋呈伏覩 大明律内該載失誤軍事條領兵
官巳承調遣不依期進兵䇿應若承差告報軍期
而違限因而失誤軍機者並斬從軍違期條若軍
臨敵境託故違期三日不至者斬主將不固守調
官軍臨陣先退及圍困越城而逃者斬此皆罰典
也及查得原擬隷山東江西等䖏征勦流賊陞
賞事例一人并二人為首就陣擒斬以次劇賊一
[004-37b]
名者五兩二名者十兩三名者賞實授一級不願
者賞十兩陣亡者陞一級俱世襲不願者賞十兩
擒斬從賊六名以上至九名者止陞實授二級餘
功加賞不及六名除陞一級之外扣算賞銀三人
四人五人以上共擒斬以次劇賊一名者賞銀十
兩均分従賊一名者賞五兩均分領軍把總等官
自斬賊級不准陞賞部下𫉬功七十名以上者陞
署一級五百名者陞實授一級不及數者量賞一
人捕𫉬従賊一名者賞銀四兩二名者賞八兩三
[004-38a]
名者陞一級以次劇賊一名者陞署一級俱不准
世襲不願者賞五兩此皆賞格也賞罰如此宜乎
人心激勸功無不立然而有未䏻者盖以賞罰之
典雖備然罰典止行於𠫵提之後而不行於臨陣
對敵之時賞格止行於大軍征勦之日而不行於
尋常用兵之際故也且以嶺北一道言之四省連
絡盗賊淵藪近年以来如賊首謝志珊髙快馬黄
秀魁池大鬢之屬不時攻城掠鄊動輒數千餘徒
毎毎督兵追勦不過遥為聲勢俟其觧圍退散卒
[004-38b]
不䏻取决一戰者以無賞罰為之激勸耳合無申
明賞罰之典今後但遇前項賊情領兵官不拘軍
衛有司所領兵衆有退縮不用命者許領兵官軍
前以軍法従事領兵官不用命者許總統兵官軍
前以軍法従事所統兵衆有䏻對敵擒斬功次或
赴敵陣亡從實開報覆勘是實轉逹奏聞一體陞
賞至若生擒賊徒鞫問明白即時押赴市曹斬首
示衆庶使人知警畏亦與見行事例决不待時無
相悖戾如此則賞罰既明人心激勵盗賊生𤼵得
[004-39a]
以即時撲㓕糧餉可省事功可見矣具呈到臣卷
查三省賊盗二三年前總計不過三千有餘今㩀
各府州縣兵備守備等官所報巳將數萬蓋已不
啻十倍於前臣嘗深求其故詢諸官僚訪諸父老
采諸道路驗諸田野皆以為盗賊之日滋由於招
撫之太濫招撫之太濫由於兵力之不足兵力之
不足由於賞罰之不行誠有如副使楊璋所議者
臣請因是為 陛下畧言其故盗賊之性雖皆𠒋
頑固亦未嘗不畏誅討夫惟為之而誅討不及又
[004-39b]
従而招撫之然後肆無所忌盖招撫之議但可偶
行於無脅従之民而不可常行於長惡怙終之
宼可一施於回心向化之徒而不可屢施於隨招
隨叛之黨南贛之盗其始也害之民恃官府之
威令猶或聚衆而與之角鳴之於官而有司者以
爲既招撫之則皆置之不問盗賊習知官府之不
彼與也益従而讐脅之民不任其苦知官府之不
足恃亦遂靡然而従賊由是盗賊益無所畏而出
刼日頻知官府之必將已招也百姓益無所恃而
[004-40a]
從賊日衆知官府之必不䏻為己地也夫平良有
寃苦無伸而盗賊乃無求不遂為民者困征輸之
劇而為盗者𫉬犒賞之勤則亦何苦而不彼従乎
是故近賊者為之戰守逺賊者為之鄉導䖏城郭
者為之交援在官府者為之間諜其始出於避禍
其卒也従而利之故曰盗賊之日滋由於招撫之
太濫者此也夫盗賊之害神怒人怨孰不痛心而
獨有司者必欲招撫之亦豈得已㢤誠使強兵悍
卒足以殲渠魁而蕩巢穴則百姓之憤雪地方之
[004-40b]
患除功成名立豈非其所欲㢤然而南贛之兵素
不練養𩔖皆脆弱驕惰毎遇征𤼵追呼拒攝旬日
而始集約束齎遣又旬日而始至則賊已稇載歸
巢矣或猶遇其未退望賊塵而先奔不及交
已敗以是禦寇猶驅群羊而攻猛虎也安得不以
招撫為事乎故凡南贑之用兵不過文移調遣以
苟免坐視之罰應名剿捕聊為招撫之媒求之實
用㫁有不敢何則兵力不足則剿捕未必䏻克剿
捕不克則必有失律之咎則必征調日繁督責日
[004-41a]
至紏舉論劾者四靣而起徃徃坐視而至於落職
敗名者有之招撫之䇿行則可以安居而無事可
以無調𤼵之勞可以無戴罪殺賊之責無地方多
事不得遷轉之滯夫如是孰不以招撫爲得計是
故寧使百姓之荼毒而不敢出一卒以抗方張之
虜寜使孤兒寡婦之號哭顚連疾苦之無告而不
敢提一旅以忤反招之賊盖招撫之議其始也出
於不得巳其卒也遂守以爲常䇿故曰招撫之太
濫由於兵力之不足者此也古之善用兵者驅市
[004-41b]
人而使戰收散亡之卒以抗強虜今南贑之兵尚
足以及數千豈盡無可用乎然而金之不止鼓之
不進未見敵而亡不待戰而北何者進而效死無
爵賞之勸退而奔逃無誅戮之及則進有必死而
退有幸生也何苦而求必死乎吳起有云法令不
明賞罰不信雖有百萬何益於用凡兵之情畏我
則不畏敵畏敵則不畏我今南贛之兵皆畏敵而
不畏我欲求其用安可得乎故曰兵力之不足由
於賞罰之不行者此也今 朝廷賞罰之典固未
[004-42a]
嘗不具但未申明而舉行耳古者賞不踰時罰不
後事過時而賞與無賞同後事而罰與不罰同況
過時而不賞後事而不罰其亦何以齊一人心而
作興士氣是雖使韓白爲將亦不䏻有所成況如
臣等腐儒小生才識昧劣而素不知兵者亦復何
所冀乎議者以南贛諸䖏之賊連絡數郡蟠㩀四
省非奏調狼兵入舉夾攻恐不足以掃蕩巢穴是
固一也然臣以爲狼兵之調非獨所費不貲兼
其所過殘掠不下於盗大兵之興曠日持乆聲𫝑
[004-42b]
彰聞比及舉亊諸賊渠魁悉已迯遯所可得者不
過老弱脅従無知之氓於是乎有橫罹之於是
乎有妄殺之弊班師未㡬而山林之間復已呼嘯
成群此皆徃亊之已驗者臣亦近揀南贛之精銳
得二千有餘部勤操演畧有可觀誠使得以大軍
誅討之賞罰而行之平時假臣等以便宜行事不
限以時而惟成功是責則比於大軍之舉臣
為可省半費而收倍功臣請以近事證之臣於本
年正月十五日抵贛卷查兵部所咨申明律例今
[004-43a]
後地方但有草賊生𤼵事情𦂳急該管官可即便
依律調撥官軍乗機勦捕應合㑹捕者亦就調𤼵
但係軍情火速差人申奏敢有遲延隱匿廵
撫廵按三司官即便𠫵問依律罷職充軍等項𤼵
落雖不係聚衆草賊但係有名強盗肆行刼掠賊
𫝑𠒋惡或白晝攔截或明火持杖不拘人數多少
一靣設法緝捕即時差人申報合干上司并具申
本部知㑹䖏置如有仍前朦朧隱蔽不即申報以
致聚衆滋蔓貽患地方從重𠫵究决不輕貸等因
[004-43b]
題奉 欽依備行前来時以前官乆缺未及施行
臣即刋印數千百通行所屬布告逺近未及一
月而大小衙門以賊情来報者接踵亦遂屢有斬
𫉬一二人或五六人七八人者何者兵得隨時調
用而官無觀望執肘則自然無可推託逃避思効
其力由此言之律例具存前此惟不申明而舉行
耳今使賞罰之典悉従而申明之其𫉬效亦未必
不如是之速也伏望 皇上念盗賊之日熾哀民
生之日蹙憫地方荼毒之愈甚痛百姓寃憤之莫
[004-44a]
伸特 𠡠兵部俯采下議特假臣等 令旗令牌
使得便宜行事如是而兵有不精賊有不㓕臣等
亦無以逃其死夫任不專權不重賞罰不行以致
於僨軍敗事然後選重臣假以制之權而徃拯
之縦善其後已無救於其所失矣臣才識淺昧且
體弱多病自度不足以辦此行従 陛下乞骸骨
苟全餘喘於林下但今方待罪於此心知其弊不
敢不爲 陛下盡言 陛下従臣之請使後来者
得効其分寸收討賊之功臣亦得以少逭死罪於
[004-44b]
萬一縁係申明賞罰以勵人心事理爲此具本請

  攻治盗賊二䇿䟽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
㩀江西按察司整兵備𢃄管分廵嶺北道副使
楊璋呈奉臣批㩀南安府申大縣報正徳十二
年四月内輋賊四百餘人前来打破下南等寨
上猶横水等賊七百餘徒截路打寨刼殺居
民又㩀南康縣報輋賊一夥突来龍句保虜刼居
民續輋賊三百餘徒突来坊民郭加瓊等家擄
[004-45a]
捉男婦八十餘口耕牛一百餘頭又有輋賊一陣
虜刼上長龍鄉耕牛三百餘頭男婦子女不知其
數又㩀上猶縣中横水等村輋賊紏同逃民四
㪚虜刼人財續據三門甲蕭俊報輋賊與逃民
約有數百在於地名梁灘虜牽人牛本月十六日
准本縣捕盗主簿利星牒報輋賊刼打頭里茶坑
等䖏駐劄未散已関統兵官縣丞舒富等前去追
剿賊已退回横水等巢去訖各申本院批兵備道
議䖏回報案照四月五日㩀南康府呈同前事
[004-45b]
彼時本院見在福建漳州督兵未回未知前賊向
徃行查未報續㩀龍南縣禀廣東浰頭等䖏強
賊池大𩯭等三千餘徒突来攻圍總甲王受寨所
又經㑹委義官蕭承調兵前去㑹剿隨㩀本縣呈
前賊退去訖等因又查得先㩀南康縣申呈上猶
賊首謝志珊紏合廣東賊首髙快馬統衆二千餘
徒攻圍南康縣治殺損官兵已經議委知府邢珣
等查勘失事縁由呈報外續該兵部題咨廵撫都
御史孫燧㑹同南贛都御史王守仁將前項賊犯
[004-46a]
謝志珊等量調官軍設法剿捕務期盡絶應該㑹
同両廣鎮廵官行事照例約㑹施行題奉 欽依
轉行查勘前賊見今有無出沒及曽否集有兵糧
相度機宜即今可否勦捕惟復應㑹兩廣調集軍
馬待時而動務要查議明白䖏置停當具由呈報
仍督各該地方牢固把截用心防守以備不虞等
因隨奉本院案驗議照前賊連絡三省盤㩀千里
必湏三省之兵尅期並進庶可成功伹今湖廣已
有偏橋苗賊之征廣東又有府江猺獞之伐雖欲
[004-46b]
約㑹夾攻目今已是春深雨水連綿草木茂盛非
惟緩不及事抑且虚糜糧餉合無一靣募兵練武
防守愈嚴積榖貯糧軍需大備告招者撫順其情
暫且招安肆惡者乗其間隙量搗其穴三省約
㑹停當然後大舉庶有備無患事出萬全通行呈
詳去後今奉前因隨會同分守左叅議黄宏守備
都指揮同知王泰查勘得南安府所屬大南康
上猶三縣除賊巢小者未計其大者總計三十餘
䖏有名大賊首有謝志珊志海志全楊積榮頼文
[004-47a]
英藍瑶陳曰能蔡積昌頼文聰劉通劉受蕭居謨
陳尹誠簡永廣蔡積慶蔡西薛文髙洪祥徐華張
祥劉清才譚曰真蘓景祥藍淸竒朱積厚黄金瑞
藍天鳳藍文亨鍾鳴鍾法官王行雷明聰唐洪劉
元滿所統賊衆約有八千餘徒且與湖廣之桂陽
桂東魚黄聶水老虎神仙秀才等巢廣東之樂昌
巢穴相聮盤㩀流刼三省為害多年贛州之龍南
因與廣東之龍川浰頭賊巢接境賊首池大鬢
大安大升紏合龍南賊首黄秀魁賴振祿鍾萬光
[004-47b]
王金巢鍾萬貴古興鳳陳倫鍾萬璇杜思碧孫福
榮黄萬珊黄秀珏羅積善王金曽子柰王金柰王
洪羅鳳璇黎用璇黄本瑞鄭文龯陳秀玹陳珪劉
經藍斌黄積秀等所統賊衆約有五千餘徒不時
越境流刼信豐龍南安逺等縣已經夾攻三次俱
漏網所㩀前賊占㩀居民田土數千萬頃殺虜
人民尤難數計攻圍城池敵殺官兵焚焼屋廬姦
汙妻女其為荼毒有不言神人之所共怒天討
所當必加者也今聞廣湖二省用兵將畢夾攻之
[004-48a]
舉亦惟其時但深山茂林東奔西兼之本道兵
糧寡弱必湏那借京庫折銀三萬餘兩動調狼兵
數千前来恊力約㑹三省並進夾攻庶可噍𩔖無
遺等因又㩀廣東樂昌縣知縣李增禀稱本年二
月内有東山賊首髙快馬等八百餘徒在地名櫃
頭村行刼又㩀乳源縣禀報賊徒千餘在洲頭街
等䖏打刼備申照詳及㩀湖廣整郴桂等䖏兵
備副使陳璧呈稱夲年二月内㩀黄砂保走報廣
東強賊三百餘徒突出攻刼又㩀宜章所飛報樂
[004-48b]
昌縣山峒苗賊二千餘衆出到九陽等䖏搜山捉
人未散又報東西二山首賊𤼵票㑹集四千餘徒
聲言要出桂陽等䖏攻城又報江西長流等峒輋
賊六百餘徒又一起四百餘徒各出刼掠及㩀桂
東縣申報強賊一起七百餘徒前到本縣殺人𥙊
旗捉擄男婦未散又㩀桂陽縣報強賊六百餘徒
聲言要来攻寨等因各禀報到道㸔得前項苗賊
四山㑹集報到之數將及萬餘我兵寡弱防守尚
且不足敵戰將何以支況郴桂所屬永興等縣原
[004-49a]
無城池防守地方重計實難爲䖏伏望軫念荼毒
請軍追捕等因又㩀郴州桂陽縣申本縣四靣俱
係賊巢正徳三年以来賊首龔福全等作耗殺死
守備都指揮鄧旻雖蒙征剿惡黨猶存正徳七年
兵備衙門計將賊首龔福全招撫給與冠𢃄設為
猺官賊首髙仲仁李賓黎穩梁景聰扶道全劉付
興李玉景陳賔李聰曹永通謝志珊給與衣巾設
為老人未及兩月已出要路刼殺軍民動輒百千
餘徒號稱髙快馬遊山虎金錢豹過天星宻地蜂
[004-49b]
兵等名目隨䖏流刼正徳十一年七月内龔福
全張打旗號僣稱延溪王李賓黎穩梁景聰僣稱
總兵都督將軍名目各穿大紅虜民撎轎展打凉
傘擺列頭踏響噐其餘賊俱乗馬匹千數餘徒
出刼樂昌及江西南康等縣拒敵官軍後蒙撫諭
將賊首髙仲仁李賓給與冠𢃄重設官未寍半
月仍前出刼本年正月十六日一起八百餘徒岀
刼樂昌縣虜捉知縣韓宗尭刼庫刼獄又一起七
百餘徒打刧生貟譚明浩家一起六百餘徒從老
[004-50a]
虎等峒出刼一起五百餘徒從興寍等縣出刼切
思前賊陽從隂背隨撫隨叛目今猺賊萬餘聚集
山峒聲言要造吕公大車攻打州縣城池官民徬
徨呈乞轉逹請調三省官軍夾剿等情各備申到
臣除備行江西廣東湖廣三省該道守廵兵備守
備等官嚴督各該府州縣所掌印廵捕廵司把隘
隄備等官起集兵快人等加謹防禦相機截捕去
後查得先因地方盗賊日熾民荼毒計兵力
寡弱既不足以防遏賊𫝑事權輕撓復不足以齊
[004-50b]
一人心乞要申明賞罰假臣等 令旗令牌使得
便宜行事庻㡬舉動如意而事功可成已經具題
間今復㩀各呈申前因臣等𠫵㸔得前項賊徒惡
貫巳盈神怒人怨譬之疽癰之在人身若不速加
攻治必至潰肺决腸然而攻治之方亦有二
 陛下假臣等以賞罰重權使得便宜行事期於
成功不限以時則兵衆既練號令既明人知激勵
事無掣肘可以伸縮自由相機而動一寨可攻則
攻一寨一巢可撲則撲一巢量其罪惡之淺深而
[004-51a]
爲撫剿度其事勢之緩急以爲後先如此亦可以
省供饋之費無征調之擾日剪月削使之澌盡
㓕此則如昔人㧞齒之喻日漸動揺齒拔而兒不
覺者也然而今此下民之情莫不欲大舉夾攻以
快一朝之忿蓋其怨恨所激不復計慮其他必湏
南調兩廣之狼逹西調湖湘之土兵四路並進一
鼓成擒庶㡬數十年之大患可除千萬人之積寃
可雪然此以兵法十圍五攻之例計賊二萬湏兵
十萬日費千金殆於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
[004-51b]
積粟料財数月而事始集刻期舉謀又數月而兵
始交聲迹彰聞賊強者設險以拒敵者挾𩔗而
深逃迨於刃所加不過老弱脅從且狼兵所過
不减於盗轉輸之苦重困於民近年以来江西有
姚源之役瘡痍甫起福建有汀漳之㓂軍旅未旋
府江之師方集於兩廣偏橋之討未息於湖湘兼
之杼柚已輕種不入土而營建所輸四征未已誅
求之刻百出方新若復加以大兵民將何以堪命
此則一㧞去齒而兒亦隨斃者也夫由前之
[004-52a]
如臣之昧劣實懼不足以堪事必釋能者任之而
後可若大舉夾攻誠可以分咎而薄責然臣不敢
以身謀而廢國議惟 陛下擇其可否㫁而行之
縁係地方𦂳急賊情事理為此具本請 㫖
  𩔗奏擒斬功次䟽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
㩀江西按察司整飭兵備帯管分廵嶺北道副使
楊璋呈正徳十二年二月二十等日㩀贛州府龍
南縣申甲王受等呈䝉差各役領兵與同已招
大賊首黄秀璣等前徃安逺截捕流賊頼振禄等
[004-52b]
行至地名湖江背不料黄秀璣反招主令伊弟黄
大滿黄細滿等沿途打搶民財放火燒燬民人劉
必甫等房屋仍與賊首頼振禄等連謀行刼本役
督率兵快人等前到地名黎坑際下與賊對敵當
陣殺獲賊首黄秀璣黄大滿黄細滿黄積瑜首級
四顆奪𫉬黄黒旗二靣殺死賊徒三十餘名本年
四月初九日又有廣東浰頭老賊首池大鬢串同
反招賊首黄秀魁陳秀顕等紏衆四百餘徒打刼
千長何甫等家本役又率兵夫至地名陳坑水與
[004-53a]
賊交殺𫉬首從賊人陳秀顕等一十二顆奪𫉬
紅旗一靣大小黄牛五頭餘賊歸巢去訖及㩀南
安府申㩀大縣隘長張徳報稱湖廣桂陽縣魚
黃峒輋賊首唐飛劔總兵嚴宗清千總頼必等紏
衆刼虜當起兵夫追至界首南流抝與賊對敵殺
𫉬唐飛劔嚴宗清首級二顆及南安縣申准縣丞
舒富関輋賊三百餘人出刼當有保長王萬湖等
𢃄領鄉兵擒捕殺𫉬賊級一顆生擒賊二名奪回
虜人口三名口奪𫉬黄牛二頭各觧報到道審
[004-53b]
驗明白等因又㩀廣東按察司分廵嶺南道僉事
黄昭呈韶州府乳源縣知縣沈淵申稱本年二月
十八日有東山猺賊首髙快馬等衆突来城外并
附近鄉村打刼欲行攻䧟南城當即起集鄉兵及
打手民壯固守城池及相機與敵射傷賊徒三名
各賊退在圵城外劄營隨調深峒等䖏圡兵恊力
勇與賊交射傷賊徒二十餘名射死賊徒一
十六名奪回虜人口三十二名口又㩀捕盗老
人梁真等殺𫉬賊級二顆生擒賊徒一名及㩀樂
[004-54a]
昌縣知縣李増申強賊六百餘徒出刼當集打手
兵壯前去截捕到地名雲門寺與賊交斬𫉬賊
級二十四顆生擒賊徒二名奪𫉬馬七匹又㩀曲
江縣猺盤宗興等擒𫉬賊徒一名奪𫉬馬一匹
各呈觧到道審驗是實等因并㩀潮州府掲陽縣
申流賊刼長樂海豐等縣黄義官等家隨調兵快
行至地名長門徑與賊對敵擒𫉬賊徒張宏福王
本四等一十六名俘𫉬賊婦二口及據惠州府申
准捕盗通判徐璣牒稱流賊一夥約有八十餘徒
[004-54b]
圍刼新地屯徐百户等家當督兵快打手追殺至
地名馬逕擒獲賊徒杜棟等四名殺𫉬賊級一
顆又督總甲鄭全等在地名葵頭障擒𫉬賊徒張
仔等一十二名及千長彭伯璿等率兵擒𫉬賊徒
黃貴等一十五名殺𫉬賊級一顆俘𫉬賊婦一口
又有總甲黄廷珠追獲賊徒雷進保等八名俱觧
赴嶺東道審驗等因及㩀湖廣郴桂等䖏兵備副
使陳璧守備指揮同知李璋各呈廣東苗賊一千
餘徒出刼興寍等䖏當起郴州殺手令閑住千戸
[004-55a]
孔世傑等管領追襲至地名大田橋遇賊當陣擒
斬首從賊人龎廣等三十二名顆奪𫉬𧷢仗四十
七件馬騾五匹奪回虜人口二百五十名口并
㩀老人劉宣等捕𫉬賊徒雷克恕等六名俘𫉬婦
女三口申報到道審驗明白各備由呈申開報到
臣先為廵撫地方事節該欽奉 𠡠命爾廵撫江
西南安贛州福建汀州漳州廣東南雄韶州惠州
潮州各府及湖廣郴州地方但有賊盗生𤼵即便
設法剿捕欽此欽遵已經備行各道守廵兵備守
[004-55b]
備等官嚴督府衛所州縣掌印捕盗等官集起父
子鄉兵及顧募打手殺手弩手人等各於賊行要
路去䖏加謹防禦遇有盗賊出沒就便相機截捕
𫉬功呈報以靖地方今㩀各呈除行各該兵備等
官將斬𫉬賊級閱驗明白𤼵仰梟首生擒賊犯問
招回報俘𫉬賊屬并牛馬𧷢物俱變賣價銀入官
與噐械俱貯庫虜人口給親完聚𫉬功人員照
例量行給賞外縁係擒獲功次事理爲此具本題

[004-56a]
  添設清平縣治䟽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
㩀福建按察司兵備僉事胡璉呈奉本院批據漳
州府呈准知府鍾湘關㩀南靖縣儒學生員張浩
然等連名呈稱南靖縣治僻在一隅相離盧溪平
和長樂等䖏地里遥逺政敎不及小民罔知法度
不時刼掠鄉村肆無忌憚釀成大禍今日動三軍
之衆合二省之威雖曰殲厥渠魁掃除黨𩔗此特
一時之計未為乆逺之規乞於河頭中營䖏所添
設縣治引帯汀潮喉淸寍人煙輳集道路適均
[004-56b]
政敎既敷盗賊自息考之近日龍巖添設漳平而
㓂盗以靖上杭添設永定而地方以寍此皆明驗
今若添設縣治可以永保無虞等情又㩀南靖縣
義民鄊老曽敦立林大俊等呈稱河頭地方北與
盧溪流恩山岡接境西南與平和象湖山接境而
平和等鄉又與廣東饒平縣大箭灌等鄉接境
皆係窮險賊巢兩省民居相距所屬縣治各有五
日之程名雖分設都圖實則不聞政教徃徃相誘
出刼一呼數千所過荼毒有不言正徳二年雖
[004-57a]
蒙統兵剿捕未曾設有縣治不過數月遺黨復興
今蒙調兵勦撫雖少寍息誠恐漏網之徒復踵前
弊呈乞添設縣治以控制賊巢建立學校以移易
風俗庶得乆安長治等因䝉漳南道督同本職與
南靖縣知縣施祥𢃄領𦒿民曾敦立等并山人洪
欽順等親詣河頭地方踏得大洋陂背山靣水地
𫝑寛平周圍量度可六百餘丈西接廣東饒平北
聮三團盧溪堪以建設縣治合將南靖縣清寍新
安等里漳浦縣二三等都分割管攝隨地糧差及
[004-57b]
㸔得盧溪枋頭坂地𫝑頗雄宜立廵檢司以為防
禦就將小溪廵檢司移建仍量加編弓兵㸃選鄉
夫恊同廵邏遇有盗賊隨即撲捕再三審㩀通都
民人合詞執稱南靖地方極臨邉境盗賊易生上
䇿莫如設縣况今奏凱之後軍餉錢糧尚有餘剩
各人亦願鑿山採石挑土築城砍伐𣗳木燒造甎
瓦數月之内工可告成為照南靖縣相離盧溪等
䖏委的窵逺難以隄防管束今欲於河頭添設縣
治枋頭坂移設廵檢司外足以控制饒平隣境内
[004-58a]
足以壓服盧溪諸巢又且民皆樂從不煩官府督
責誠亦一勞永逸事頗相應具呈到道呈乞照詳
等因奉批㸔得開建縣治控制兩省猺寨以奠數
邑民居實亦一勞永逸之圗但未經查勘奏請仍
仰該道㑹同始議各官再行該府拘集父老子弟
及地方新舊居民審度事體斟酌利害如果逺近
無不稱便軍民又皆樂従事已舉興𫝑難中輟即
便具由呈来以慿奏請定奪仍一靣俯順民情相
度地𫝑就於建縣地内預行區畫街衢井巷務要
[004-58b]
均適端方可以永乆無弊聴從願徙新舊人民各
先占地建屋任便居住其縣治學校倉場及一應
該設衙門姑且規留空址待奏准 命下之日以
次建立仍一靣通行鎮廵等衙門公同㑹議此係
設縣安民地方重事各官務要計䖏周悉經畫審
當毋得苟且雷同致貽後悔批呈作急勘報等因
依䝉拘集坊郭父老及河頭新舊居民再三詢訪
各交口稱便有地者願歸官丈量以建城池有山
者願聼上砍伐以𦔳木石有人力者又皆忻然相
[004-59a]
聚挑築土基業已垂成惟恐上議中止下情難遂
等情具呈到臣爲照建立縣治固係禦盗安民之
長䇿但當大兵之後以重役恐民或不堪臣
時督兵其地親行訪詢父老輒咨道路衆口一詞
莫不舉首願望仰心樂從旦夕皇皇惟恐或阻臣
隨遣人視其地官府未有敎令先已伐木畚上
雜然並作裹糧趨事相望於道究其所以皆縁數
邑之民積苦盗賊設縣控禦之議父老相沿已乆
人心冀望甚渇皆以爲必湏如此而後百年之盗
[004-59b]
可散數邑之民可安故其樂事勸工不令而速臣
觀河頭形𫝑實係兩省賊寨咽喉今象湖可塘大
箭灌諸巢雖已破蕩而遺孽殘黨亦寍無有逃
遯山谷者舊因縣治不立征剿之後浸復歸㩀舊
巢亂亂相承皆原於此今誠於其地開設縣治正
所謂撫其背而扼其喉盗將不觧自散行且化為
善良不然不過年餘必將復起其時再聚兩省之
兵又糜數萬之費圗之已無及矣臣以為開縣
治於河頭以控制群巢於𫝑為便雖使民甚不
[004-60a]
猶將強而従之况其祝望欣趨若此亦何憚而不
為至於移廵司於枋頭坂亦於事𫝑有不容已盖
河頭者諸巢之咽喉枋頭者河頭之唇齒𫝑必相
湏兼其事體已有成規不過遷移之勞所費無㡬
臣等皆巳經畫區䖏大畧已備不過数月可無督
促而成民之所未敢擅為者惟縣治學校湏 命
下之日乃舉行耳伏 陛下俯念一方荼毒之
乆深惟百姓永遠之圗下臣等所議於該部採而
行之設縣之後有不如議臣無所逃其責今新撫
[004-60b]
之民群聚於河頭者二千有餘皆待此以息其反
側若失今不圖衆心一散不可以復合事機一去
不可以復追後有噬臍之悔徒使臣等得以爲辭
然已無救於事矣縁係添設縣治永保地方事理
為此具本請 㫖
  䟽通塩法䟽十二年六/月十五日
㩀江西按察司整兵備帶管分廵嶺北道副使
楊璋呈奉廵撫江西右副都御史孫燧案驗准兵
部咨行移各該廵撫官貟今俱免赴京議事各
[004-61a]
要在彼修舉職業若有重大軍務應議事件益於
政體便於軍民者明白條陳聼㑹官計議奏請等
因已經行仰所屬查訪去後隨㩀吉安臨江𡊮州
等府萬安泰和清江宜春等縣啇民彭拱劉常郭
閠彭秀連名狀告正徳六年蒙上司明文行令贛
州府起立抽分鹽厰告示啇民但有販到閩廣塩
課由南雄府曾經折梅亭納過勸借銀兩止在贛
州府𤼵賣者免其抽稅裝至𡊮臨吉三府賣者
毎十引抽一引閩塩自汀州過㑹昌羊角水廣塩
[004-61b]
自黃田江九渡水来者未經折梅亭在贛州府𤼵
賣毎十引抽一引裝至袁臨吉三府𤼵賣毎十
引又抽一引䟽通四年官商両便正徳九年十月
内又䝉贛州府告示該奉勘合開稱廣塩止許南
贛二府𤼵賣其𡊮臨吉不係舊例行塩地方不許
越境以致數年廣塩禁絶淮塩因怯河道逆流灘
石險阻止於省城三府居民受其髙價之苦客商
阻塞買賣之源乞賜俯念吉臨等府與贛州地里
相連自昔至今惟食廣塩一向未經禁革況廣塩
[004-62a]
許于南贛二府𤼵賣原亦不係洪武舊制乃是正
統年間爲建言民情事奉督兩廣衙門奏行新
例如䝉將廣塩查照南贛事例照舊䟽通下流𤼵
賣萬民幸甚等因又㩀贛州府抽分厰委官照磨
汪徳進呈近奉勘合禁止廣鹽止許南贛𤼵賣不
許下流但贛州吉安地理相連水路不過一日之
程今年夏驟雨泛漲雖有橋船阻隔水𫝑洶惡衝
㫁橋索以致奸商計乗水𫝑聚積百船執持𠒋噐
用強越過後雖拏𫉬數起問罪不過十之一二又
[004-62b]
有投託勢要官豪夾𢃄下流𤼵賣者又有挑擔䭾
載從興贛縣南康等䖏小路越過𤼵賣者其弊
多端不禁則違事例禁止則𫝑所難行呈乞議䖏
等因卷查正徳六年奉總制江西等處地方軍務
左都御史陳金批㩀江西布政司呈准本司右布
政使任漢咨稱查得江西十三府俱係兩淮行鹽
地方湖西嶺北二道灘石險惡淮鹽因而不到商
人徃徃越境販廣鹽射利肥巳先䝉總督衙門
奏准廣鹽許行南贛二府𤼵賣仰令南雄照引追
[004-63a]
米納價𩔖觧梧州軍門官商兩便軍餉充足當時
止是奏行南贛不曾開載𡊮臨吉三府合無遵照
𠡠諭便宜䖏置暫許廣鹽得下𡊮臨吉三府地方
𤼵賣立厰盤掣以𦔳軍餉及㩀江西按察司兵備
副使王秩亦呈前事隨該三司布政等官劉杲等
議得委果於事有益於法無礙呈詳批前来遵
照立厰照例抽稅外正徳九年十月内准户部咨
該廵撫都御史周南題該本部覆議内開廣東鹽
課仍照正徳三年題奉 欽依事理有引官鹽許
[004-63b]
於南贛二府𤼵賣不許再行抽稅𡊮臨吉不係舊
例行鹽地方不許到彼如有犯者不分有引無引
俱照律例問罪沒官又經行仰禁革去後今㩀前
因随查得正徳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設立抽分
厰起至正徳九年五月終止共抽過稅銀四萬八
百四十餘兩陸續奉撫鎮衙門明文支𤼵三省夾
攻大帽山等䖏賞功軍餉并犒勞過狼兵官軍土
兵口糧并取赴饒州征剿姚源軍前用及起造
抽八厰㕔浮橋理城池買穀上倉預備賬濟及
[004-64a]
遵廵撫軍門批申借支贛州衛官軍月糧等項支
過稅銀三萬八千二百九十餘兩由此觀之則地
方糧餉之用費不貲而仰給於商稅獨重前項
商稅所入諸貨雖有而取足於鹽利獨多及查得
近為𦂳急賊情事該兵部題奉 欽依轉行議䖏
停當具由呈報該本道㑹同分守守備衙門議得
賊首謝志珊有名大寨三十餘䖏擁衆數萬盤㩀
三省窮𠒋極惡神怒人怨已經呈詳轉逹奏 聞
動調三省官兵㑹剿去後及議得本省動調官兵
[004-64b]
以三萬為率半年為期糧餉等費約用數萬查得
贛州府庫收貯前項稅銀除支用外止餘二千九
百餘兩又是節催起觧赴部之數續收銀兩止有
一千六百餘兩但恐不日 命下尅期進剿軍行
糧食所當預䖏及查得廣東所奏前項鹽法准行
南贛二府販賣果係一時權宜不係洪武年間舊
例合無查照先年總制都御史陳金便宜事例一
靣行令前商許於𡊮臨吉三府販賣所收銀兩少
為𦔳給一靣别行議䖏以備軍餉庶使有備無患
[004-65a]
不致臨期缺乏事少寍另行具題禁止庶𡊮臨
吉三府居民無乏鹽之苦南贛二府軍門得軍餉
之利而関津把截去䖏免阻隔意外之變誠為一
舉而三得矣等因已經備由呈奉廵撫都御史孫
燧批㸔得所議鹽稅既不重累商人抑且有禆軍
餉輿情允恊事體頗宜但其至贛州府十取其一
吉臨等府十而取二似乎過重仰行再加詳議斟
酌適中囬報依奉訪得商民販鹽下至三府𤼵賣
者倍取其利既許越境販賣乃其心悦誠服並無
[004-65b]
稅重之辭又經呈詳奉批㸔得所議鹽稅事情商
賈䟽通軍餉有頼一舉兩得合遵照欽奉 𠡠諭
便宜䖏置事理仰行各道并該府縣遵奉仍禁革
奸徒不許乗機作弊因而瞞官射利擾害地方具
由繳申今照本院撫臨理合再行呈請照詳等因
㩀呈到臣看得贛南二府閩廣喉盗賊淵藪即
今具題夾攻不日且将命下糧餉之費委果缺乏
計無所措必湏仰給他省但聞廣東以府江之師
庫藏漸竭湖廣以偏橋之討稱貸既多亦皆自給
[004-66a]
不贍恐無羡餘可推若不請發内帑未免重科貧
民然内帑以營建方新力或不逮貧民則窮困已
極𫝑難復征及照前項塩稅商人既已心服公私
又皆兩便庶亦所謂不加賦而財足不擾民而事
辦臣除遵照 𠡠諭徑自區畫事理批行該道暫
且照議施行地方平定之日将抽過稅銀支用
過數目另行具奏抽分事宜照例仍舊停止外縁
係地方事理為此具本題 知
[004-66b]
[004-66b]
[004-1a]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四
  文錄一/書
 書一始正徳已/已至庚辰
  與辰中諸生已已
謫居兩年無可與語者歸途乃得諸友何幸何幸
方以為喜又遽爾别去極怏怏也絶學之餘求道
者少一齊衆楚最易摇奪自非豪傑鮮有卓然不
變者諸友宜相砥礪夾持務期有成近世士夫亦
有稍知求道者皆因實徳未成而先掲標榜以来
[004-1b]
世俗之謗是以徃徃隳墮無立反爲斯道之梗諸
友宜以是爲鑒刋落聲華務於切已䖏着實用力
前在寺中𫠦云静坐事非欲坐禪入定蓋因吾軰
平日爲事物紛拏未知爲已欲以此小學收放
心一段功夫耳明道云學便湏知有着力處旣
學便湏知有得力處諸友宜於此處着力方有進
歩異時始有得力處也學要鞭辟近裏着已君子
之道闇然而日章爲名與爲利雖清濁不同然其
利心則一謙受益不求異於人而求同於理此數
[004-2a]
語宜書之壁間常目在之舉業不患妨功惟患奪
志只如前日所約循循爲之亦自兩無相礙𫠦謂
知得洒掃應對便是精義入神也
  答徐成之辛未
汝華相見於逆旅聞成之啓居甚悉然無因一面
徒增悒怏吾鄉學者幾人求其篤信好學如吾成
之者誰歟求其喜聞過忠告善道如吾成之者誰
歟過而莫吾告也學而莫吾與也非吾成之之思
而誰思歟嗟吾成之幸自愛重自人之失其𫠦好
[004-2b]
仁之難成也乆矣向吾成之在鄉黨中刻厲自立
衆皆非𥬇以爲迂腐成之不爲少變僕時雖稍知
愛敬不從衆非𥬇然尚未知成之之難得如此也
今知成之之難得則又不𫉬朝夕相與豈非大可
憾歟修已治人本無二道政事雖劇亦皆學問之
地諒吾成之随在有得然何從一聞至論以洗凢
近之見乎愛莫為𦔳近為成之思進學之功㣲覺
過苦先儒𫠦謂志道懇切固是誠意然急迫求之
則反爲私已不可不察也日用間何莫非天理流
[004-3a]
行但此心常存而不放則義理自熟孟子𫠦謂勿
忘勿𦔳深造自得者矣學問之功何可緩但恐著
意把持振作縱復有得居之恐不能安耳成之之
學想亦正不如此以僕𫠦見㣲覺其有近似者是
以不敢不盡亦以成之平日之樂聞且欲以是求
教也
  答黃宗賢應原忠辛未
昨晚言似太多然遇二君亦不得不多耳其間以
造詣未熟言之未瑩則有之然郤自是吾儕一段
[004-3b]
的實工夫思之未合請勿輕放過當有豁然處也
聖人之心纎翳自無𫠦容自不消磨刮若常人之
心如斑垢駁雜之鏡湏痛加刮磨一畨盡去其駁
蝕然後纎塵即見纔拂便去亦自不消費力到此
已是識得仁體矣若駁雜未去其間固自有一㸃
明處塵埃之落固亦見得亦拂便去至於堆積
於駁蝕之上終弗之能見也此學利困勉之𫠦由
異幸弗以爲煩難而疑之也凢人情好易而惡難
其間亦自有私意氣習蔽在識破後自然不見
[004-4a]
其難矣古之人至有出萬死而樂為之者亦見得
耳向時未見得向裏面意思此工夫自無可講處
今已見此一層恐好易惡難便流入禪釋去也
昨論儒釋之異明道𫠦謂敬以直内則有之義以
方外則未畢竟連敬以直内亦不是者已到八
九分矣
  答汪石潭内翰辛未
承批教連日瘡甚不能書未暇請益來教云昨日
𫠦論乃是一大疑難又云此事𨵿係頗大不敢不
[004-4b]
言僕意亦以爲然是以不能遽已夫喜怒哀樂情
也既曰不可謂未𤼵矣喜怒哀樂之未𤼵則是指
其本體而言性也斯言自子思非程子而始有執
事既不以爲然則當自子思中庸始矣喜怒哀樂
之與思與知覺皆心之𫠦𤼵心統性情性心體也
情心用也程子云心一也有指體而言者寂然不
動是也有指用而言者感而遂通是也斯言既無
以加矣執事姑求之體用之夫體用一源也知
體之𫠦以爲用則知用之𫠦以爲體者矣雖然體
[004-5a]
㣲而難知也用𩔰而易見也執事之云不亦宜乎
夫謂自朝至暮未嘗有寂然不動之時者是見其
用而不得其𫠦謂體也君子之於學也因用以求
其體凢程子𫠦謂既思即是已𤼵既有知覺即是
動者皆爲求中於喜怒哀樂未𤼵之時者言也非
謂其無未𤼵者也朱子於未𤼵之其始亦嘗疑
之今其集中𫠦與南軒論難辯析者盖徃復數十
而後決其則今之中庸註䟽是也其於此亦非
苟矣獨其𫠦謂自戒懼而約之以至於至静之中
[004-5b]
自謹獨而精之以至於應物之處者亦若過於剖
析而後之讀者遂以分爲兩節而疑其别有寂然
不動静而存飬之時不知常存戒慎恐懼之心則
其工夫未始有一息之間非必自其不睹不聞而
存飬也吾兄且於動處加工勿使間㫁動無不和
即静無不中而𫠦謂寂然不動之體當自知之矣
未至而揣度之終不免於對㙮相輪耳然朱子
但有知覺者在而未有知覺之則亦未瑩吾兄
疑之蓋亦有見但其𫠦以疑之者則有因噎廢食
[004-6a]
之過不可以不審也君子之論苟有以異於古姑
毋以為决然宜且循其而䆒之極其而果有
不逹也然後從而㫁之是以其辯之也明而析之
也當盖在我者有以得其情也今學如吾兄聦明
超特如吾兄深潜縝宻如吾兄而猶有未悉如此
何邪吾兄之心非若世之立異自髙者要在求其
是而已故敢言之無諱有𫠦未盡不惜教論不有
益於兄必有益於我也
  諸用明辛未
[004-6b]
得書足知邇来學力之長甚喜君子惟患學業之
不修科第遅速𫠦不論也况吾平日𫠦望於賢弟
固有大於此者不識亦嘗有意於此否便中時
報知之階陽諸姪聞去皆出投試非不喜其年
少有志然私心切不以爲然不幸遂至於得志豈
不誤此生耶凢後生羙質湏令晦飬厚積天道
不翕聚則不能𤼵散况人乎花之千葉者無實為
其華羙太𤼵露耳諸賢姪不以吾言為迂便當有
進歩處矣書来勸吾仕吾亦非㓗身者𫠦以汲汲
[004-7a]
於是非獨以時當歛晦亦以吾學未成嵗月不待
再過數年精神益弊雖欲勉進而有𫠦不能則将
終於無成皆吾𫠦以𫝑有不容已也但老祖而下
意皆不恱今亦豈能决然行之徒付之浩嘆而已
  答王虎谷辛未
承示别後㸔得一性字親切孟子云盡其心者知
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此吾道之幸也喜慰何
可言弘毅之說極是但云既不可以棄去又不可
以減輕既不可以住歇又不可以不至則是猶有
[004-7b]
不得已之意也不得已之意與自有不能已者尚
隔一層程子云知之而至則循理為樂不循理為
不樂自有不能已者循理為樂者也非真能知性
者未易及此知性則知仁矣仁人心也心體本自
弘毅不弘者蔽之也不毅者累之也故燭理明則
私欲自不能蔽累私欲不能蔽累則自無不弘毅
矣弘非有𫠦擴而大之也毅非有𫠦作而強之也
盖本分之内不加毫末焉曾子弘毅之說為學者
言故曰不可以不弘毅此曽子窮理之本真見仁
[004-8a]
體而後有是言學者徒知不可不弘毅不知窮理
而惟擴而大之以爲弘作而強之以爲毅是亦出
於一時意氣之私其去仁道尚逺也此寔公私義
利之辯因執事之誨而并以請正
  與黄宗賢辛未
𫠦喻皆近思切問足知爲功之宻也甚慰夫加諸
我者我𫠦不欲也無加諸人我𫠦欲也岀乎其心
之𫠦欲皆自然而然非有𫠦強勿施於人則勉而
後能此仁恕之别也然恕求仁之方正吾儕之𫠦
[004-8b]
有事也子路之勇而夫子未許其仁者好勇而無
𫠦取裁𫠦勇未必皆出天理之公也事君而不避
其難仁者不過如是然而不知食輙之禄為非義
則勇非其𫠦冝勇不得為仁矣然勇為仁之資正
吾儕之𫠦尚欠也鄙見如此明者以為何如未盡
望便示
  二壬申
使至知近來有如許忙想亦因是大有淂力處也
僕到家即欲與曰仁成鴈蕩之約宗族親友相牽
[004-9a]
絆時刻弗能自由五月終决意徃值烈暑阻者益
衆且堅復不果時與曰仁稍㝷傍近諸小山其東
南林壑最勝絶處與數友相期候宗賢一至即徃
又月餘曰仁憑限過甚乃翁督促𫝑不可復待乃
從上虞入四明白水㝷龍溪之源登杖錫至於
雪竇上千丈巖以望天姥華頂若可睹焉欲遂従
奉化取道至赤城適彼中多旱山田盡龜裂道傍
人家徬徨望雨意然不樂遂自寕波買舟還餘
姚徃返亦半月餘相従諸友亦㣲有𫠦淂然無大
[004-9b]
發明其最𫠦歉然宗賢不同兹行耳歸又半月曰
仁行去使來時已十餘日思徃時在京毎恨不淂
還故山徃返當益易乃今益難自後精神意氣當
日不逮前不知囬視今日又何如也念之可嘆可
懼留居之説竟成虗約親友以曰仁既徃催促日
至滁陽之行難更遅遅亦不能出是月聞彼中山
水頗佳勝事亦閒散宗賢有惜隂之念明春之期
亦既後矣此間同徃者後軰中亦三四人習氣已
深雖有羙質亦消化漸盡此事正如淘沙㑹有見
[004-10a]
金時但目下未可必得耳
  三癸酉
滁陽之行相従者亦二三子兼復山水清逺勝事
閑曠誠有足樂者故人不忘乆要果能乗興一來
耶得應元忠書誠如其言亦大可喜牽制文義自
宋儒巳然不獨今時學者遂求脫然洗滌恐亦甚
難但得漸能疑辯當亦終有覺悟矣自歸越後時
時黙念年來交逰益覺人才難得如元忠者豈易
得哉京師諸友邇來畧無消息毎因已私難克輙
[004-10b]
為諸友慮一畨誠得相聚一堂早晚當有多少
砥礪切磋之益然此在各人非可願望得
  四癸酉
姜翁自天台來得書聞山間况味懸企之極
且承結亭相待既感深復媿其未有以副也甘
泉丁乃堂夫人近有書來索銘不乆且還增城
道途邈絶草亭席虗相聚尚未有日僕雖相去伊
邇而家累𫠦牽遅遅未决𫠦舉遂成北山之移文
矣應原忠乆不得音問想數㑹聚聞亦北上果然
[004-11a]
否此間徃來極多友道則實寥落敦夫雖住近不
甚講學純甫近改北騐封且行曰仁又公差未還
宗賢之思靡日不切又得草堂報益使人神魂飛
越若不一日留此也如何如何去冬解冊吏到
承欲與原忠來訪此誠千里命駕矣喜慰之極日
切瞻望然又自度鄙劣不足以承此曰仁入夏當
道越中來此其時得與共載何樂如之
  五癸酉
書來及純甫事不一而足足知朋友忠愛之
[004-11b]
至世衰俗降友朋中雖平日最𫠦愛敬者亦多改
頭換面持兩端之説以希俗取容意思殊為衰颯
可憫若吾兄真可謂信道之篤而執徳之弘矣何
幸何幸僕在留都與純甫住宻邇或一月一見或
間月不一見輙有𫠦規切皆發扵誠愛懇惻中心
未嘗懷纎毫較計純甫或有𫠦踈外此心直可質
神其後純甫轉官北上始覺其有恝然者㝷
亦痛自悔責以為吾人相與豈宜有如此芥蔕
是堕入世間較計坑䧟中亦成何等胷次當下氷
[004-12a]
消霧釋矣其後人言屢屢而至至有為我憤辭厲
色者僕皆惟以前意處之實是未忍一日而忘純
甫盖平日相愛之極情之𫠦鍾自如此也旬月間
復有相知自北京來備傳純甫𫠦論僕疑有浮
薄之徒幸吾黨間𨻶皷弄交構增飾其間未必盡
出於純甫之口僕非矯為此說實是故人情厚不
忍以此相疑耳僕平日之厚純甫本非私厚縦純
甫今日薄我當亦非私薄然則僕未嘗厚純甫純
甫未嘗薄僕也亦何𫠦容心於其間哉徃徃見世
[004-12b]
俗朋友易生嫌𨻶以為彼盖苟合扵外而非有性
分之契是以如此私嘆間自謂吾黨數人縦使
散處敵國仇家當亦㫁不至是不謂今日亦有此
等議論此亦惟冝自反自責而已孟子云愛人不
親反其仁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巳自非渉親
切應未識斯言味永而意懇也僕近時與朋友論
學惟説立誠二字殺人湏就咽喉上著刀吾人為
學當従心髄入㣲處用力自然篤實光輝雖私欲
之萌真是洪爐㸃雪天下之大本立矣若就標末
[004-13a]
粧綴比擬凢平日𫠦謂學問思辯者適足以為長
傲遂非之資自以為進於髙明光大而不知䧟於
狼戾險嫉亦誠可哀也巳以近事觀之益見得吾
儕徃時𫠦論自是向裏此蓋聖學的傳惜乎淪落
堙埋已乆往時見得猶自恍惚僕近来無𫠦進只
扵此䖏㸔較分曉是痛快無復可疑但與吾兄
别乆無告語䖏耳原忠數聚論否近嘗得渠一書
𫠦見逈然與舊不同殊慰殊慰今亦一簡不能
詳細見時望并出此歸計尚未遂旬月後且圖再
[004-13b]
舉㑹期未定臨楮耿耿
  六丙子
宅老數承逺来重以嘉貺相念之厚媿何以堪令
兄又辱書惠禮恭而意篤意家庭旦夕之論必扵
此學有相發明者是以波及扵僕喜幸之餘媿何
以堪别後工夫無因一扣如書中𫠦云大畧知之
用力習熟然後居山之昔人嘗有此然亦須得
其源吾軰通患正如池面浮萍隨開隨蔽未論江
海但在活水浮萍即不能蔽何者活水有源池水
[004-14a]
無源有源者由已無源者物故凢不息者有源
作輟者皆無源故耳
  七戊寅
得書見相念之厚𫠦引一詩尤懇惻至情讀之既
感且媿㡬欲涕下人生動多牽滯反不若他流外
道之脫然也奈何奈何近收甘泉書頗同此憾士
風日偷素𫠦目為善𩔗者亦皆雷同附和以學為
諱吾人尚栖栖未即逃避真䖏堂之燕雀耳原忠
聞且北上恐亦非其本心仕途如爛泥坑勿入其
[004-14b]
中鮮易復出吾人便是失脚様子不可不鑒也承
欲枉顧幸甚幸甚好事多阻恐亦未易如願努力
圗之籠中病翼或能附㝠鴻之末而歸未可知也
  與王純甫壬申
别後有人自武城来云純甫始到家尊翁頗不喜
歸計尚多牴牾始聞而惋然已而復大喜乆之又
有人自南都来者云純甫已蒞任上下多不相能
始聞而惋然已而復大喜吾之惋然者世俗之私
情𫠦爲大喜者純甫當自知之吾安能小不
[004-15a]
純甫不使動心性以大其𫠦就乎譬之金之在
冶經烈熖受鉗錘當此之時為金者甚苦然自他
人視之方喜金之益精煉而惟恐火力錘煅之不
至既其出冶金亦自喜其挫折煅煉之有成矣某
平日亦毎有傲視行軰輕忽世故之心後雖稍知
懲創亦惟支持抵塞扵外而已及謫貴州三年百
難備嘗然後能有𫠦見始信孟氏生扵憂患之言
非欺我也嘗以為君子素其位而行不乎其外
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患難行乎
[004-15b]
患難故無入而不自得後之君子亦當素其位而
學不願乎其外素富貴學䖏乎富貴素貧賤患難
學䖏乎貧賤患難則亦可以無入而不自得向嘗
為純甫言之純甫深以為然不審迩来用力郤如
何耳近日相與講學者宗賢之外亦復數人毎相
聚輒嘆純甫之髙明今復遭時磨勵若此其進益
不可量純甫勉之汪景顔近亦出宰大名臨行請
益某告以變化氣質居常無𫠦見惟當利害經變
故遭屈辱平時憤怒者到此能不憤怒憂惶失措
[004-16a]
者到此能不惶失措始是能有得力處亦便是
用力處天下事雖萬變吾𫠦以應之不岀乎喜怒
哀樂四者此為學之要而為政亦在其中矣景顔
聞之躍然如有𫠦得也甘泉近有書來巳卜居蕭
山之湘湖去陽明洞方數十里耳書屋亦将落成
聞之喜極誠得良友相聚㑹共進此道人間更復
有何樂區區在外之榮辱得䘮又足掛之齒牙間

  二癸酉
[004-16b]
純甫𫠦問辭則謙下而語意之間實自以為是矣
夫既自以為是則非求益之心矣吾荅恐
荅之亦無𫠦入也故前書因發其端以俟明春渡
江而悉既而思之人生聚散無常純甫之自是盖
其心尚有𫠦惑而然亦非自知其非而又故為自
是以要我者吾何可以遂已故復備舉其説以告
純甫來書云學以明善誠身固也但不知何者謂
之善原従何處得來今在何處其明之之功當何
如入頭當何如與誠身有先後次第否誠是誠箇
[004-17a]
甚的此等處細㣲曲折儘欲扣求啓發而因獻𫠦
疑以自附扵𦔳我者反覆此語則純甫近來得力
處在此其受病處亦在此矣純甫平日徒知存心
之説而未嘗實加克治之功故未能動静合一而
遇事輙有紛优之患今乃能推䆒若此必以漸悟
徃日之堕空虗矣故曰純甫近來用功得力處在
此然已失之支離外馳而不覺矣夫心主扵身性
具於心善原於性孟子之言性善是也善即吾之
性無形體可指無方𫠦可定夫豈自為一物可従
[004-17b]
何處得來者乎故曰受病處亦在此純甫之意盖
未察夫聖門之實學而尚狃於後世之訓詁以為
事事物物各有至善必湏従事事物物求箇至善
而後謂之明善故有原従何處得來今在何處之
語純甫之心殆亦疑我之或堕於空虗也故假是
説以發我之蔽吾亦非不知感純甫此意其實不
然也夫在物為理處物為義在性為善因𫠦指而
異其名實皆吾之心也心外無物心外無事心外
無理心外無義心外無善吾心之處事物純乎理
[004-18a]
而無人偽之雜謂之善非在事物有定𫠦之可求
也處物為義是吾心之得其冝也義非在外可襲
而取也格者格此也致者致此也必曰事事物物
上求箇至善是離而二之也伊川𫠦云用彼即
曉此是猶謂之二性無彼此理無彼此善無彼此
也純甫𫠦謂明之之功當何如入頭處當何如與
誠身有先後次第否誠是誠箇甚的且純甫之意
必以明善自有明善之功誠身又有誠身之功也
若區區之意則以明善為誠身之功也夫誠者無
[004-18b]
妄之謂誠身之誠則欲其無妄之謂誠之之功則
明善是也故慱學者學此也審問者問此也慎思
者思此也明辯者辯此也篤行者行此也皆𫠦以
明善而為誠之之功也故誠身有道明善者誠身
之道也不明乎善不誠乎身矣非明善之外别有
𫠦謂誠身之功也誠身之始身猶未誠也故謂之
明善明善之極則身誠矣若謂自有明善之功又
有誠身之功是離而二之也難乎免於毫𨤲千里
之謬矣其間為純甫言者尚多純筆未能詳悉
[004-19a]
尚有未合不妨往復
  三甲戌
得曰仁書知純甫近来用工甚力可喜可喜學以
明善誠身只兀兀守此昏昧雜优之心是坐禪
入定非𫠦謂必有事焉者矣聖門寧有是㢤但其
毫𨤲之差千里之謬非實地用功則亦未易辯别
後世之學𤨏屑支離正𫠦謂採摘汲引其間亦寧
無小然終非積本求原之學句句是字字合然
而終不可入堯舜之道也
[004-19b]
  四甲戌
屢得汪叔憲書又兩得純甫書備悉相念之厚感
媿多矣近丈見與曰仁書貶損益至三復赧然夫
趍向同而論學或異不害其為同也論學同而趍
向或異不害其為異也不能積誠反躬而徒騰口
此僕往年之罪純甫何尤乎因便布此區區臨
楮傾念無已
  寄希淵壬申
所遇如此希淵歸計良是但稍傷急迫若再遅二
[004-20a]
三月托而行彼此形迹冺然既不激怒於人亦
不失已之介矣聖賢處末世待人應物有時而委
曲其道未嘗不直也若已為君子而使人為小人
亦非仁人忠恕惻怛之心希淵必以區區此説為
太周旋然道理實如此也區區叨厚禄有地方之
脱身潜逃固難若希淵𫠦處自冝進退綽然
今亦牽制若此乃如古人掛冠觧綬其時亦不易
值也
  二壬申
[004-20b]
向得林蘇州書知希顔在蘇州其時守忠在山隂
矣近張山隂來知希顔已還山隂矣而守忠又有
金華之出徃嵗希顔居鄉而守忠客祁今兹復爾
二友之毎毎相違豈亦有數存焉邪為仁由已固
非他人𫠦能與而相觀砥礪之益則友誠不可一
日無者外是子雍明徳軰相去數十里决不能朝
夕継見希顔無亦有獨立無與之嘆歟評半圭
誠然誠然方今山林枯槁之士要亦未可多得去
之奔走聲利之塲者則逺矣人品不齊聖賢亦因
[004-21a]
材成就孔門之敎言人人殊後世儒者始有歸一
之論然而成徳逹材者鮮又何居乎希顔試於此
思之定以爲何如也
  三癸酉
希顔㷀然在疚道逺無因一慰聞友朋中多言希
顔孝心純篤哀傷過節其素知希顔者宜爲終身
之慕毋毀傷爲也守忠来承手札喻及出䖏此
見希顔愛我之深他人無此也然此義亦惟希顔
有之他人無此也牽扵世故未即日引决爲愧
[004-21b]
爲怍然亦終須如希顔𫠦示耳患難憂苦莫非實
學今雖倚廬意思亦須有進向見季明徳書
意向甚正但未及與之細講耳學問之道無他求
其放心而已蓋一言而足至其功夫節目則愈講
而愈無窮者孔子猶曰學之不講是吾憂也今世
無志扵學者無足言幸有一二篤志之士又爲無
師友之講明認氣作理㝠悍自信終身勤苦而卒
無𫠦得斯誠可哀矣讀禮之餘與明徳相論否幸
以其𫠦造者示知某無大知識亦非好爲人言者
[004-22a]
顧今之時人心䧟溺已乆得一善人惟恐其無成
期與諸君共明此學固不以自任為嫌而避之譬
之婚姻聊為諸君之媒妁而已鄉里後進中有可
言者即與接引此本分内事勿謂不暇也樓居已
完否糊口之出非得已然其間亦有聞朋友中
多欲希顔髙尚不出就中亦湏權其輕重使親老
饘粥稍可則不必言髙尚自不宜出不然
正其私心不可不察也
  四
[004-22b]
正月二得家信祖母於去冬十月皆棄痛割之
極縻扵職守無由歸遁今復懇䟽若終不可得將
遂為徑徃之圖矣近得鄭子冲書聞與當事者頗
相牴牾希淵徳性謙厚和平其於世間榮辱炎凉
之故視之何異飄風浮靄豈得尚有芥蔕於其中
耶即而詢之果然出於意料之外非賢者之𫠦自
取也雖然有人於此其待我以横逆則君子必自
反曰我必無禮自反而有禮又自反曰我必不忠
希淵克已之功日精日切其肯遂自以為忠乎徃
[004-23a]
年區區謫官貴州横逆之加無月無有迄今思之
㝡是動心性砥礪切磋之地當時亦止搪塞排
遣竟成空過甚可惜也聞教下士甚有興起者莆
故文獻之區其士人素多根噐今得希淵為之師
真如時雨化之而已吾道幸甚近有責委不得巳
不乆且入閩苟求了事或能乗便至莆一間語不
盡不盡
  與戴子良癸酉
汝成相見於滁知吾兄之質温然純粹者也今兹
[004-23b]
乃得其為志盖将従事於聖人之學不安於善人
而巳也何幸何幸有志者事竟成吾兄勉之學之
不明已非一日皆由有志者少好徳民之秉
謂盡無其人乎然不能勝其私竟淪䧟於習俗
則亦無志而已故朋友之間有志者甚可喜然志
之難立而易墜也則亦深可懼也吾兄以為何如
宗賢已南還相見且未有日京師友朋如貴同年
陳佑卿顧惟賢其他如汪汝成梁仲用王舜卿蘇
天秀皆嘗相見従事於此者其餘尚三四人吾見
[004-24a]
與諸友當自識之自古有志之士未有不求助扵
師友匆匆别来𫠦欲爲吾兄言者百未及一沿途
歆嘆雅意誠切怏怏相㑹未卜惟勇徃前以遂
成此志是望
  與胡伯忠癸酉
某徃在京雖極歆慕彼此以事未及從容一叙别
去以爲憾期異時相遇决當盡意劇談一畨耳昨
未出京師即已預期彭城之㑹謂所未决扵心在
玆行矣及相見又復匆匆而别别又復以爲恨不
[004-24b]
知執事之心亦何如也君子與小人居决無苟同
之理不幸勢窮理極而爲彼所中傷則安之而已
䖏之未盡扵道或過扵疾惡或傷扵憤激無益扵
事而致彼之怨恨讐毒則皆君子之過也昔人有
言事之無害扵義者俗可也君子豈輕扵從俗
獨不以異俗為心耳與惡人居如以朝衣朝冠坐
扵𡍼炭者伯夷之清也雖禓祼裎扵我側彼焉
䏻凂我㢤柳下惠之和也君子以變化氣質為學
則惠之和似亦執事之𫠦宜從者不以三公易其
[004-25a]
介彼固未嘗無伯夷之清也徳輶如毛民鮮克舉
之我儀圖之惟仲山甫舉之愛莫助之僕扵執事
之謂矣正人難得正學難明流俗難變道難容
臨筆惘然如有𫠦失言不盡意惟心亮
  與黃誠甫癸酉
立志之已近煩瀆然為知巳言竟亦不舍是
也志扵道徳者功名不足以累其心志扵功名者
富貴不足以累其心但近世𫠦謂道徳功名而已
𫠦謂功名富貴而已仁人者正其誼不謀其利明
[004-25b]
其道不計其功一有謀計之心則雖正誼明道亦
功利耳諸友既索居曰仁又將逺别㑹中須時相
警發庶不就弛靡誠甫之足自當一日千里任重
道逺吾非誠甫誰望邪臨別數語彼此闇然終䏻
乃為深愛
  二丁丑
區區正月十八日始抵贑即兵事紛紛二月徃征
漳冦四月班師中間曽無一日之暇故音問缺然
然雖擾优中意念𫠦在未嘗不在諸友也飬病之
[004-26a]
舉恐巳蹔停此亦順親之心未為不是不得以此
日縈扵懐無益扵事徒使為善之念不專何䖏非
道何䖏非學豈必山林中耶希顔尚謙清伯登第
聞之喜而不寐近嘗書云非為今日諸君喜為
陽明山中異日得良伴喜也吾扵誠甫之未歸亦

  答天宇書甲戌
書来見平日為學用功之㮣深用喜慰今之時䏻
稍有志聖賢之學已不可多見况又果䏻實用其
[004-26b]
力者是豈易得㢤辱推擬過當誠有𫠦不敢居然
求善自輔則鄙心實亦未嘗不切切也今乃又得
吾天宇其為喜幸可勝言㢤厚意之及良不敢虚
然又自嘆愛莫為助聊就来諭商一二天宇自
謂有志而不䏻篤不知所謂志者果何如其不䏻
篤者又誰也謂聖賢之學䏻静可以制動不知若
何而静静與動有二心乎謂臨政行事之際把
捉摸擬強之使歸扵道固亦䘚有𫠦未䏻然造次
顛沛必扵是者不知如何其為功謂卷有得接
[004-27a]
賢人君子便自觸發不知𫠦觸發者何物又賴二
事而後觸發則二事之外𫠦作何務當是之時𫠦
謂志者果何在也凢此數語非天宇實用其力不
有然亦足以見講學之未明故尚有此耳或思
之有得不厭
  二甲戌
承書惠感感中間問學之意懇切有加扵舊足知
進扵斯道也喜幸何如但其間猶有未盡區區之
意者既承不鄙何敢不竭然望詳察庶扵斯道有
[004-27b]
𫠦發明耳
 来書云誠身以格物乍讀不䏻無疑既而細詢
 之希顔始悉其
區區未嘗有誠身格物之豈出扵希顔邪鄙意
但謂君子之學以誠意為主格物致知者誠意之
功也猶饑者以求飽為事飲食者求飽之事也希
顔頗悉鄙意不應有此或恐一時言之未瑩耳幸
更細講之
 又云大學一書古人為學次第朱先生謂窮理
[004-28a]
 之極而後意誠其與𫠦謂居敬窮理非存心無
 以致知者固相為矛盾矣盖居敬存心之
 扵傳文而聖𫠦指謂其窮理而後心正初
 學之士執而不考傳其流之弊安得不至扵
支離邪
大學次第但言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若
窮理之極而後意誠此則朱先生之如此其間
亦自無大相矛盾但扵大學本㫖恐未盡合耳
非存心無以致知此語不獨扵大學未盡就扵中
[004-28b]
庸尊徳性而道問學之㫖亦或有未盡然此等䖏
言之甚長非面悉不可後之學者附㑹扵傳而
不深考扵㫖牽制扵文義而不體認扵身心是
以徃徃失之支離而䘚無所得恐非執而不考
傳之過也
 又云不由窮理而遽加誠身之功怨誠非所誠
 適足以為偽而已矣
此言甚善但不知誠身之功又何如作用耳幸體
認之
[004-29a]
 又言譬之行道者如大都為所歸𪧐之地猶所
 謂至善也行道者不辭險阻艱難决意向前猶
 存心也如使斯人不識大都所在而泛焉
 其不南走越而北走呉㡬希矣
此譬大畧皆是但以不辭險阻艱難决意向前别
為存心未免牽合之苦而不得其要耳夫不辭險
阻艱難决意向前此正是誠意之意審如是則其
所以問道途具資斧戒舟車皆有不容已者不然
又安在其為决意向前而亦安所前乎夫不識大
[004-29b]
都所在而泛焉徃則亦欲徃而已未嘗真徃也
惟其徃而未嘗真徃是以道途之不問資斧之
不具舟車之不戒若决意向前則真徃矣真徃者
䏻如是乎此最工夫切要者以天宇之髙明篤實
而反求之自當不言而喻矣
 又云格物之昔人以扞去外物為言矣扞去
 外物則此心存矣心存則所以致知者皆是為
 已
如此是扞去外物為一事致知又為一事扞
[004-30a]
去外物之亦未為甚害然止捍禦扵其外則亦
未有㧞去病根之意非𫠦謂克巳求仁之功矣區
區格物之亦不如此大學之𫠦謂誠意即中庸
之𫠦謂誠身也大學之𫠦謂格物致知即中庸之
所謂明善也博學審問慎思明辯篤行皆𫠦謂明
善而為誠身之功也非明善之外别有所謂誠身
之功也格物致知之外又豈别有所謂誠意之功
乎書之𫠦謂精一語之𫠦謂博文約禮中庸之𫠦
謂尊徳性而道問學皆若此而已是乃學問用功
[004-30b]
之要𫠦謂毫𨤲之差千里之謬者也心之精微口
莫能述亦豈筆端𫠦能盡已喜榮擢圵上有期矣
倘能迂道江濵謀一夕之話庶㡬能有𫠦發明冗
遽中不悉
  寄李道夫乙亥
此學不講乆矣鄙人之見自謂扵此頗有發明而
聞者往往詆以爲異獨執事傾心相信然不疑
其爲喜慰何啻空谷之足音别後時聞士夫傳
近又徐曰仁自西江還益得備聞執事任道之勇
[004-31a]
執徳之堅令人起躍奮迅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
而道逺誠得弘毅如執事者二三人自足以爲天
下倡彼依阿僂儞之徒雖多亦奚以爲㢤幸甚幸
甚比聞列郡之始即以此學爲敎仁者之心自
然若此僕誠甚爲執事喜然又甚爲執事憂也學
絶道䘮俗之䧟溺如人在大海波濤中且須援之
登岸然後可授之衣而與之食若以衣食投之波
濤中是適重其溺彼将不以爲徳而反以爲尤矣
故凢居今之時且須隨機導引因事啟沃寛心平
[004-31b]
氣以薫陶之俟其感發興起而後之以其
故為力易而收效溥不然將有扞格不勝之患而
且為君子愛人之累不知尊意以為何如耶病䟽
已再上尚未得報果遂此圖舟過嘉禾面話有日
  與陸元静丙子
書来知貴恙已平復甚喜書中勤勤問學惟恐失
墜足知進之志不怠又甚喜異時發揮斯道使
来者有𫠦興起非吾子誰望乎所問大學中庸註
向嘗畧具草稿自以所養未純未免務外速之
[004-32a]
病尋已焚毀近雖覺稍進意亦未敢便以為至姑
俟異日山中與諸賢啇量共成之故皆未有書其
意㫖大畧則固平日已為清伯言之矣因是益加
體認研究當自有見汲汲求此恐猶未免舊日之
病也博學之向巳詳論今猶牽制若此何邪此
亦恐是志不堅定為世習𫠦撓之故使在我果無
功利之心雖錢穀兵甲搬柴運水何徃而非實學
何事而非天理况子史詩文之𩔗乎使在我尚存
功利之心則雖日談道徳仁義亦只是功利之事
[004-32b]
况子史詩文之𩔗乎一切屏絶之是猶泥扵舊
習平日用功未有得力䖏故云爾請一洗俗見還
復初志更思平日飲食飬身之喻種𣗳栽培灌溉
之喻自當釋然融解矣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
先後則近道矣吾子之言是猶未是終始本末之
一致也是不循本末終始天然之序而以私意
速成之也
  二戊寅
尚謙至聞元静志堅信篤喜慰莫踰人在仕途如
[004-33a]
馬行淖田中縦復馳逸足起足䧟其在駑下坐見
淪沒耳乃今得還故鄉此亦譬之小歇田塍若自
此急尋平路可以去康荘馳騁萬里不知到家
工夫如何也自曰仁沒後吾道益孤致望元静
者亦不淺子夏聖門髙弟曾子數其失則曰吾過
矣吾離群而索居亦已乆矣夫離群索居之在昔
賢已不能無過况吾儕乎以元静之英敏自應未
即摧墮山間切磋砥礪還復㡬人深造自得便間
亦可寫寄否尚謙至此日有所進自去年十二月
[004-33b]
到今已八踰月尚未肯歸視其室非其志有所專
宜不能聲音𥬇貌及此也區區兩䟽辭乞尚未得
報决意兩不則三三不則五則六必得而後
已若再一舉輒須三月二舉則又六七月矣計吾
舟東抵呉越元静之斾當已北指幽冀㑹晤未期
如之何則可
  與希顔台仲明徳尚謙原静丁丑
聞諸友皆登第喜不自勝非為諸友今日喜為野
夫異日山中得良伴喜也入仕之始意况未免搖
[004-34a]
動如絮在風中若非粘泥貼網恐自張主未得不
知諸友何如想平時工夫亦須有得力䖏耳野
夫失脚落渡船未知何時得到彼岸且南贛事極
多掣肘緣地連四省各有撫鎮乃今亦不過因仍
度日自古未有事不一而能有成者告病之興
雖動恐成虚文未敢輕舉俟地方稍靖今又得
諸友在吾終有望矣曰仁春来頗病聞之極憂念
昨書来與二三友去田霅上因寄一詩今錄去
聊同此懐也
[004-34b]
  與楊仕徳薛尚誠丁丑
即日巳抵龍南明日入巢四路兵皆已如期並進
賊有必破之勢某向在横水嘗寄書仕徳云破山
中賊易破心中賊難區區翦除䑕何足為異若
諸賢掃蕩心腹之冦以收廓清平定之功此誠大
丈夫不世之偉績數日来諒已得必勝之䇿捷奏
有期矣何喜如之日孚羙質誠可與共學此時計
巳發舟倘未行出此同致意中事以累尚謙想
不厭煩𤨏小兒正憲猶望時賜督責
[004-35a]
  寄聞人戊寅
昆季敏而好學吾家兩弟得以朝夕親資磨勵聞
之甚喜得書備見向徃之誠尤極浣慰家貧親老
豈可不求祿仕求禄仕而不工舉業是不盡人
事而徒責天命無是理矣但能立志堅定随事盡
道不以得失動念則雖勉習舉業亦自無妨聖賢
之學若是原無求為聖賢之志雖不業舉日談道
徳亦只成就得務外好髙之病而已此昔人𫠦以
有不患妨功惟患奪志之也夫謂之奪志則已
[004-35b]
有志可奪若尚未有可奪之志又不可以不深
思疑省而早圖之每念賢弟資質之羙未嘗不切
拳拳夫羙質難得而易壊至道難聞而易失盛年
難遇而易過習俗難革而易流昆玉勉之
  二戊寅
得書見昆季用志之不凢此固區區𫠦深望者何
幸何幸世俗之見豈足與論君子惟求其是而已
仕非爲貧也而有時乎爲貧古之人皆用之吾何
爲獨不然然謂舉業與聖人之學相戾者非也程
[004-36a]
子云心苟不則雖應接俗事莫非實學無非道
也而况扵舉業乎謂舉業與聖人之學不相戾者
亦非也程子云心苟之則雖終身由之只是俗
事而况扵舉業乎忘與不忘之間不能以髪要在
深思黙識𫠦指謂不者果何事耶知此則知學
矣賢弟精之熟之不使有毫釐之差千里之謬可

  三庚辰
書来意思甚懇切足慰逺懐持此不懈即吾立志
[004-36b]
矣源泉混混不舍晝夜盈科而後進放乎四
海有本者如是立志者其本也有有志而無成者
矣未有無志而能有成者也賢弟勉之色養之暇
怡怡切切可想而知交罔怠庶吾望之不孤矣
地方稍平退休有日預想山間講習之樂不覺先
已欣然
  與薛尚謙戊寅
沿途意思如何得無亦有走作否數年切磋只得
立志辯義利若扵此未有得力䖏是平日𫠦講
[004-37a]
盡成虚語平日𫠦見皆非實得不可以不猛省也
經一蹶者長一智今日之失未必不爲後日之得
但已落第二義須第一義上着力一真一切真
若這些子既是更無討不是䖏矣此間朋友聚集
漸衆比舊頗覺興起尚謙既去仕徳又徃歐陽崇
一病歸獨惟乾留此精神亦不足諸友中未有倚
靠得者苦扵接濟乏人耳乞休本至今未囬未免
坐待尚謙更静養㡬月若進歩欠力更来火坑中
乗凉如何
[004-37b]
  二
得書知日孚停舟鬱孤遅遅未𤼵此誠出扵意望
之外日孚好學如此豪傑之士必有聞風而起者
矣何喜如之何喜如之昨見太和報効人知歐王
二生者至不識曾與一言否歐生有一書可謂有
志中間述子晦語頗失真恐亦子晦一時言之未
瑩爾大抵工夫須實落做去始能有見料想臆度
未有不自誤誤人者矣此間賊巢乃與廣東山後
諸賊相連餘黨徃徃有遁者若非斬絶根株意
[004-38a]
恐日後必相聮而起重為兩省之患故須更遅遅
旬日與之剪除兵難遙度不可預料大抵如此小
兒勞諸公勤勤開誨多感多感昔人謂敎小兒有
四益驗之果何如耶正之聞已到何因復歸區區
乆頓扵外徒勞諸友往返念之極切懸懸今後但
有至者須諸君為我盡意露縦彼不乆留亦無
其来可也
  三
日来因兵事紛优賤軀怯弱以此益見得工夫有
[004-38b]
得力䖏只是前大段未曾實落用力虚度虚
過了自今當與諸君努力鞭䇿誓死進歩庶亦收
之桑榆耳日孚停舘鬱孤恐風氣太髙數日之留
則可倘更稍乆終恐早晚寒煖欠適區區初擬日
下即囬因前征勦徹兵太速致遺今日之患故
且示以乆屯之形正恐後之罪今亦猶今之罪昔
耳但從征官屬已萌歸心更相倡和巳有不必乆
屯之天下事不能盡如人意大抵皆坐此軰可
歎可歎聞仕徳失調意思何如大抵心病愈則身
[004-39a]
病亦自易去縦血氣衰弱未便即除亦自不能為
心患也小兒勞敎駑駘之質無復望其千里但
得帖然扵皂櫪之間斯已矣門戸勤早晚得無亦
厭𤨏屑否不一
  寄諸弟戊寅
屢得弟軰書皆有悔悟奮發之意喜慰無盡但不
知弟軰果出扵誠心乎亦謾為之云爾本心之
明皎如白日無有有過而不自知者但患不能改
耳一念改過當時即得本心人孰無過改之為貴
[004-39b]
蘧伯玉大賢也惟曰欲寡其過而未能成湯孔子
大聖也亦惟曰改過不吝可以無大過而已人皆
曰人非堯舜安能無過此亦相沿之未足以知
堯舜之心若堯舜之心而自以為無過即非𫠦以
為聖人矣其相授受之言曰人心惟危道心惟㣲
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彼其自以為人心之惟危也
則其心亦與人同耳危即過也惟其兢兢業業嘗
加精一之功是以能允執厥中而免扵過古之聖
賢時時自見已過而改之是以能無過非其心果
[004-40a]
與人異也戒慎不睹恐懼不聞者時時自見已過
之功吾近来實見此學有用力䖏但為平日習染
深痼克治欠勇故切切預為弟軰言之毋使亦如
吾之習染既深而後克治之難也人方少時精神
意氣既足鼓舞而身家之累尚未切心故用力頗
易迨其漸長世累日深而精神意氣亦日漸以减
然能汲汲奮志扵學則猶尚可有為至扵四十五
十即如下山之日漸以微㓕不復可挽矣故孔子
云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又曰及
[004-40b]
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吾亦近来實見此病
故亦切切預為弟軰言之宜及時勉力毋使過時
而徒悔也
  與安之
聞安之肯向學不勝欣願得奮勵如此庶不
此相愛之情也留都時偶因饒舌遂致多口攻之
者環四面取朱子晚年悔悟之集為定論聊藉
以觧紛耳門人軰近刻之雩都初聞甚不喜然士
夫見之乃往往遂有發者無意中得此一助亦
[004-41a]
頗省頰舌之勞近年篁墩諸公嘗有道一等編見
者先懐黨同伐異之念故䘚不能有入反激而怒
今但取朱子𫠦自言者表章之不加一辭雖有
心將無𫠦施其怒矣尊意以為何如耶聊往數册
有志向者一出指示之𫠦須文字非不欲承命荒
踈既乆無下筆䖏耳貧漢作事大難富人豈知之
  答甘泉
旬日前楊仕徳人来領手敎及答子莘書具悉造
詣用功之詳喜躍何可言蓋自是而吾黨之學歸
[004-41b]
一矣此某之幸後學之幸也来簡勤勤訓責僕以
乆無請益此吾兄愛僕之厚僕之罪也此心同此
理同苟知用力扵此雖百慮殊途同歸一致不然
雖字字而證句句而求其始也毫釐其末也千里
老兄造詣之深涵養之乆㒒何敢望至其向徃
前以求必得乎此之志則有不約而契不求而合
者其間𫠦見時不能無小異然吾兄既不屑屑
扵㒒而㒒亦不以汲汲於兄者正以志向既同如
兩人同適京都雖𫠦由之途間有迂知其異日
[004-42a]
之歸終同耳向在龍江舟次亦嘗進其大學舊本
及格物諸兄時未以為然而㒒亦遂置不復強
聒者知兄之不乆自當釋然扵此也乃今果𫉬𫠦
願喜躍何可言崑崙之源有時而伏流終必逹扵
海也㒒窶人也雖𫉬夜光之璧人將不信必且以
謂其為妄為偽金璧入於猗頓之室自此至寳得
以昭明於天下僅亦免於遺璧之罪矣雖然是喻
猶二也夜光之璧外求而得也此則扵吾𫠦固有
無待扵外也偶遺之耳未嘗遺忘也偶䝉翳之
[004-42b]
耳叔賢𫠦進超卓海内諸友實罕其儔同䖏西樵
又資麗澤𫠦造可量乎僕年未半百而衰疾已如
六七十翁日夜思歸陽明爲夕死之圖䟽三上而
未遂棄印長往以從大夫之後恐形迹大駭必
俟允報則須冬盡春乃可遂也一一世事如狂
風驟雨中落葉倐忽之間寧復可定𫠦耶兩承楚
人之誨此非骨肉念不及此感刻祖母益耄思一
見老父亦書来促歸扵是情思愈惡𫠦幸吾兄道
明徳立宗盟有人用此可以自慰其諸𫠦請仕
[004-43a]
徳能有述有𫠦未當便間不惜指示
  二庚辰
得正月書知大事已畢當亦稍慰純孝之思矣近
承避地髮塜下進徳業善𩔖幸甚傳聞貴邑
盗勢方張果爾則逺去家室獨留曠寂之野恐亦
未可長也某告病未遂今且蹙告歸省去住亦未
可必悠悠塵世畢竟作何稅駕當亦時時念及幸
以敎之叔賢志節逺出流俗渭先雖未乆䖏一見
知為忠信之士乃聞不時一相見何耶英賢之生
[004-43b]
何幸同時共地又可虚度光隂容易失此大機
㑹是使後人而復惜後人也二君曾各寄一書托
宋以道轉致相見幸問之
  答方叔賢
近得手敎及與甘泉往復兩書快讀一過洒然如
熱者之濯清風何子之見超卓而速也真可謂一
日千里矣大學舊本之復功尤不小幸甚幸甚其
論象山䖏舉孟子放心數條而甘泉以為未足復
舉東西南北海有聖人出此心此理同及宇宙内
[004-44a]
事皆已分内事數語甘泉𫠦舉誠得其大然吾獨
愛西樵子之近而切也見其大者則其功不得不
近而切然非實加切近之功則𫠦謂大者亦虚見
而已耳自孟子道性善心性之原世儒往往能言
然其學䘚入扵支離外索而不自覺者正以其功
之未切耳此吾𫠦以獨有喜扵西樵之言固今時
對証之藥也古人之學切實為已不徒事扵講
書札往来終不若面語之能盡且易使人溺情扵
文辭崇浮氣而長勝心求其之無病而不知其
[004-44b]
心病之已多矣此近世之通患賢知者不免焉不
可以不察也楊仕徳去草草復此諸𫠦言仕徳
能悉
  與陳國英庚辰
别乆矣雖彼此音問闊踈而消息動静時時及聞
國英天資篤厚加以静養日乆其𫠦造當必大異
扵疇昔惜無因一面叩之耳凢人之學不日進者
必日退譬諸草木生意日滋則日益暢茂苟生意
日息則亦日就衰落矣國英之扵此學且十餘年
[004-45a]
矣其日益暢茂者乎其日就衰落者乎君子之學
非有同志之友日相規切則亦易以悠悠度日而
無有乎激勵警發之益山中友朋亦有以此學日
相講求者乎孔子云徳之不學之不講是吾憂
也而况扵吾儕乎㢤
  復唐虞佐庚辰
承示詩二韻五章語益工興寄益無盡深歎多才
但不欲以是為有道者稱頌耳撤講慎擇之喻愛
我良多深知感怍但區區之心亦自有不容巳者
[004-45b]
聖賢之道坦若大路夫婦之愚可以與知而後之
論者忽近求逺舍易圖難遂使老師𪧐儒皆不敢
議故在今時非獨其庸下者自分以為不可爲
雖髙者特逹皆以此學為長物視之為虚談贅
亦許時矣當此之時苟有一念相尋扵此真𫠦謂
空谷足音見似人者喜矣况其章縫而来者寧不
忻忻然以接之乎然要其間亦豈無濫竽假道之
弊但在我不可以此意逆之亦將扵此以求其真
者耳正如淘金扵沙非不知沙之汰而去者且十
[004-46a]
九然亦未能即舎沙而别以淘金為也孔子云與
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孟子云君子之設科
也来者不拒徃者不追苟以是心至斯受之而已
矣蓋不憤不啟者君子施敎之方有敎無𩔖則其
本心焉耳多病之軀重為知已憂惓惓惠喻及此
感愛何有窮巳然區區之心亦不敢不為知已一
傾倒也行且㑹面悉𫠦未盡
[004-46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