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遜志齋集 > 遜志齋集 20


[020-1a]
遜志齋集卷之二十
 中順大夫浙江按察司副使奉勅提督學校雲間范惟一 編輯
 奉政大夫浙江按察司僉事奉勅整兵備南昌唐堯臣校訂
 中順大夫浙江台州府知府事前刑部郎中東呉王可大校刋
 祭文 誄 哀辭
  祭太史公八首
丁巳之春公歸金華六月載途公歸于家公曰美哉
子來孔時斯文有傳非子誰宜我觀海内亦有作者
非言之難知道者寡古人爲學惟道是明繄我望子
豈以文名拜公之言服公之徳從公三年忘寢與食
[020-1b]
公曰卓哉才噐之竒加以歳年吾且畏之孰俾師友
傳之子孫意欲甥我以承其門歸告祖母祖母不可
吾老娶婦欲其事我道路阻邈其歸無期且貴非偶
汝固以辭此言未聞公家遘難聞之涕泣夜不能旦
百口徙蜀與戎羗隣重走金華謀公弟昆欲徃省公
中以故止祖母速歸得娶閭里遟之三載黽勉以從
死生莫知以此公公之爲教必本禮義違親絶俗
固非公意公今薨矣我存何如所肯忘公有如江河
公之道徳未白于世公之文章㡬與公逝思公體貌
尚寓于䕫哀公子孫桑梓是懐闡之雪之俾大以光
[020-2a]
導之扶之使之大行告于天王返𦵏以禮脫其覊縻
使復閭里或周其囏或開其昏凡力可爲不忘公恩
第愚不肖弗敏爲學天容地懐公奥博忠義大節
道徳大原庻㡬努力法古聖賢公之望我盖將在此
天未可期心則巳矢公神在天亦我之思我辭告公
寜不我知
嗚呼九𪔂大吕不足炊糜陳于郊廟可鎮華夷麒麟
騶虞不能服駕出于山藪可瑞天下盛徳之士
所毗潜功隱澤不見施爲方其在時衆或未識厭世
而去智者痛惜嗟吾先生全徳邁倫盡性蹈道卓然
[020-2b]
天民文傳海内世謂止此遺其梁肉貴其糠粃先生
所存我何敢知使享眉壽人必頼之今也既亡民實
無禄寥寥聖道疇引疇續昔始懸車學者滿門意謂
小子可屬斯文歳月㡬何忽十三年鈍拙無成實愧
干天薄宦山南地隣西蜀遺孤萬里傷我心目身拘
職業詎曰能來𫉬奠一觴豈非天哉道之廢興允匪
人爲以爲報不所期
士不知道以𫝑爲榮天貴不存寵辱易驚卓哉先生
洞鍳千古駕雲乘風與造物伍 聖主庸之掌制玉
堂匪公之華家之光羣言䜛之置于巴蜀匪公之
[020-3a]
尤民之無禄正談笑目仲眉浩然無愧處險若
夷貴賤去來靡貳靡忒孰能與偕忠信之積惟公忠
信海内所稀謗與身亡徳爲世師顧余小子寡聞不
肖茲粗有知實公之教繫官山南今且八年公墓在
䕫欲徃莫前友生南歸舟過墓下遣致一奠省視松
檟大江滔滔惟海是宗我心所懐有其窮嗚呼哀
哉尚享
嗚呼我年十五始誦公文厥後五年登公之門公實
天人遊戯世俗粃糠死生談笑榮辱利禄刑禍不入
於懷獨憂斯道未見英才聞人一能欣喜動色晚遇
[020-3b]
小子自賀有得致政蘿山舘置于家細柝宻微大包
幽遐庸言極論莫匪正學翼孟宗韓沿洙遵洛簞瓢
陋室若飫萬鍾訓物刑家惟孝惟忠天作竒殃去鄕
徃蜀萬里西行怡然目當始戒途告我以書勉以
道學爲君子儒慟哭山中忽復十年思公之心上通
乎天一官蜀口盖亦天意承乏校文私情幸遂公墓
于䕫拜謁靡遑孀孤滿目興我慨傷收恤教飬後死
之責禄薄刀微有願未𫉬公之屬望夫豈爲身將纉
斯道以開後人雖愚無能志尚未巳報公之徳庻或
在此大江流東卒與海通公神在天日其逄
[020-4a]
公之量可以包天下而天下不能容公之一身公之
識可以鑑一世而舉世不能知公之爲人道可以陶
冶造化而不𫉬終於正寢徳可以涵濡萬𩔖而不𫉬
盖其後昆其所有者皆衆人之所難勉而未嘗自以
爲足其所遇者皆衆人之所難處則快然委命而不
置乎戚欣此公之所以跨越前古㧞彚超倫控宇宙
而獨立後天地而長存者乎世烏足以知之徒傳誦
其雄文執其詞者惑其意得其似者失其真彼好慕
者且若此又何恠乎倉與叔孫宜夫公之厭斯世
而不居甘逺跡於峨岷盖將弔重華於九疑唁屈子
[020-4b]
於江濵而不汙乎流俗之埃塵也然則公固以死
生榮辱爲夢幻得失毀譽爲浮雲六合之内孰非其
第宅薦紳之士皆其曽玄尚何窮逹之足云乎吾
獨悲嘆而不止者上以憂乎斯道下以憫乎斯民愧
受恩而未報懼來者之無聞嗚呼哀哉公其舎此而
安之豈其與形俱逝與物同泯乎吾猶彷彿見公
風馭氣鞭日月而叱星辰遨遊乎崑崙之野出入乎
無窮之門是盖處乎世者止七十有二年而不死者
不知其㡬千萬春其遇乎人者雖艱危而可痛而
樂乎天者不可數計而具陳而吾猶噭噭哭于山巔
[020-5a]
與水濆是皆公之所笑而奚能酬教育之厚恩嗚呼
哀哉列泰華以爲殽注滄海以爲尊吾知公之不我
顧而庻㡬可以報公者習其所聞以求不乎明訓
行其所得以兾有益於元酹皇天與后土尚同鑒
乎斯言
嗚呼務遇合者或貴顯以終身而爲天下之所惡
大名者多困阨於一時而爲後世之所慕盖利與善
不可得而兼而公論必久而後定故也考乎公之平
生道徳冠縉紳而位與衆人同列文章燿夷夏而家
無百金之富卒之速䜛遇斥奔走顛沛而死於道路
[020-5b]
孰不尤聲譽之不祥而取造物之恠怒哉然身既沒
而人主之知愈深家既破而子孫之守益固是以親
王之賢覽遺文而歎息懐舊學而眷顧詢形容於圖
像想儀矩於趨歩巳賜賚乎孤復閔悼其墳墓爲
王謀者惜公厭世之太早爲公悲者恨王至蜀之遲
暮也夫盛衰禍福之理聖賢有所不能違惟其既死
而猶存愈逺而見思茲君子所以異乎衆人不啻若
麒麟之於兎也某學道無聞受業有素仰徳容之
如在嗟歳華之易度兩瞻岷峨濫跡鵷鷺愛縁丈人
之烏術等千金之瓠惟嘉殽與清醑皆賜物而匪沽
[020-6a]
上以昭乎厚恩下以寓乎𠂻愫
鳳飛赤霄百鳥朝之或集于枯鷃雀嘲之蛟龍天遊
雷雨九土一或泥蟠蛙蚓獻侮古之賢豪身居廟堂
耄倪稽首望其餘光一朝失𫝑遭䜛遇斥羣兒樂禍
謗毀山積惟太史公間世之英國之蓍龜人之典刑
洪武載光膺天寵名聞夷夏内外風動衣冠如雲
趨拜于門有得一言寳若璵璠不幸西遷目江澨
麟踣而亡羣犬交吠物之見恠以異於常衆人不知
吾道乃光頼茲賢王誠明濬哲興懐先正追悼黄髪
意欲起公論過䂓失毎觀遺文軫䘏㷀獨惟君知臣
[020-6b]
惟賢知徳王言既出䜛妬自息公之名績終古不磨
燐紛紛如日月何小子無能蚤承教育不鄙其愚
千載是託歳月遄邁忽二十年志大無成懼辱公門
俗論之悲夫豈待辨九原聞之當笑其青城矗天
羣僊所都公神不亡其在茲乎
  祭太史公遷𦵏文
嗚呼盛衰得䘮之際孰非天哉榮辱出於一時者雖
有幸與不幸而是非之公原於天道者終不可以𫝑
屈而利囘當變故之興先生恬然委順於長江之
涘荒城之隈雖樵童與牧婦亦爲掩涕而徘徊意謂
[020-7a]
平生之徳業將與禄位而俱頺孰知雲收雨霽星斗
之光有若洪瀾怒濤擊撞鼓盪而不能損砥柱之崔
嵬今則文辭大行於天下而聖主爲之追念子孫篤
守其遺緒而賢王爲之興哀賜之粟帛而遺孤有頼
慕其風采而尚疑其遊戯於瀛洲與蓬莱伸於既屈
之餘也尚若此而况千載之後公論既定其卓絶光
著又何如哉然則先生於天可以無憾而吾徒小子
所以惓惓如有失者恐上無以衛翼於斯道而下無
以啓迪於將來茲者自蜀告歸爲位一奠吾之不見
先生也久矣庻幾翩然下臨掀然微笑猶彷彿想像
[020-7b]
乎盛徳與雄才嗚呼哀哉尚享
  祭胡仲申先生
上下百載四方萬里心所敬者數人而巳惟數人中
少逹多窮或困其始或艱其終謂天使然天實何故
賢者奚爲爲天所惡謂爲偶爾智力可圖孰云君子
不及鄙夫人之所重天之所輕其所至靳宜與禍并
汲水千隣終世不怒試攘珠玉挺劔相顧造化之機
變怪詭竒以示物使物莫窺儒者多言抉𤼵幽秘
陵轢神譏切天地人之至情忌人揣摩矧造化者
寜不譴呵是以賢哲多困不逢百無所能乃宜公卿
[020-8a]
富貴一時電㓕漚起有以自立百世不死較其所𫉬
多寡可量肯舎八珎而取糟糠嗟若先生其又何悲
不競斯湏千載是貽命不榮身禄不逮嗣人以爲報
道不在此其中所畜月朗日温著爲文章追配古人
風雲之變江海之深玄酒大粹壁精金惟所欲言
無不如意聲名赫奕昭灼當世曠視宇宙奚古奚今
有盡者身無窮者心凡人所難深探獨得余復何嗟
爲天下惜斯道不振文弊質凋環目顧之一何寥寥
茲巳可憾聞者嘆咨况在不肖嘗辱見知違濶㡬何
墓草巳宿音容儀度宛在耳目後先相禪若晝夜然
[020-8b]
敢謂寡陋不圖其傳巳死而生愈逺彌燿叙奠矢辭
知巳是報
  重告胡先生墓
宋元之隆天下大同薦紳碩儒皆人中龍我生後矣
見之無從所不恨者以識二公二公之徳各致其崇
先生以介太史以容容如江海百川所宗介如山嶽
峭㧞穹窿如粟於飢如裘於冬人其利莫知其功
徃者太史致政而東先生來見皤然兩翁東人聚觀
曰我父兄西人嘆言國未空顧登壽考顧顯融
内鎮國家外服狄戎用爲禎祥以誇無窮云胡皇天
[020-9a]
降此荐凶太史入蜀先生亦終百年而成一日而失
嗟今之人死生無日道微教析孰闡孰一風俗變壊
孰救其疾其頺孰扶其潰孰窒有邪有詖孰正孰黜
有慕乎善孰爲引掖太史之行我巳失色先生之神
天充地塞何能泯㓕爲坏土抑舒而爲風鬱而爲魄
蒸爲雨露盪爲霹誰謂𡨕𡨕而不赫赫有戾乎理
尊榮安逸人或不誅先生是殛蹈道行義屈伏困阨
先生上訴福佑是錫不合於人天之所徳不遇一時
後世取則長山蒼蒼鎮此南國嗚呼先生與之無極
  祭戴先生
[020-9b]
斯道與宋俱遷南東文獻卓然婺爲之宗各尊所聞
以紹大統風行日舒山立海湧有元之衰𦒿老淪亡
惟四先生其末光懿文太史事 明天子長山華
川内外鼎峙惟九靈公逺跡自蔵嬉遊物表不耀其
章辟諸寳器致用先毀顧瞻四傑䘮其三矣幸公尚
存爲學者師孰是寡佑一老不遺自昔聖賢莫不有
死死有所傳禍福同公之表著自不可磨視彼區
區何足少多前有千祀後有萬世百年之間盖不必
計人囿大化如氷在川成壞斯湏安可控搏有盡之
形歸諸造物其無盡者終古不沒得失之理公巳無
[020-10a]
疑我獨何悲傷道之微星辰在上河嶽在下孰扶其
衰尚俟來者
  祭王文節公
嗚呼天之於人無久不報之善人之於世無終不定
之天當事變之紛綸禍福險夷倒施而錯出若不可
以數推而理度及夫徐觀其後而究其所止殃慶之
應未嘗不曲當其實而無毫髪之偏辟之飄風暴雨
挾雷電而驟至遇之者駭愕眩惑以爲無復見乎白
日矣息之間軒豁開朗大而山嶽江河細而鷃雀
䖝魚莫不各復其常而觀光采之爛然嗟乎先生
[020-10b]
剛徤之氣藴該博之學抱作者之宏才而遭 太祖
之用賢固宜得位行道以復先生久墜之典致四海
於平治拯萬世之顛連何期䜛夫奸竪謀孽間搆卒
俾蒼黄奔走于西南萬里之滇百不一試而身竟
死於犬羊戎虜之腥羶當斯之時非惟親戚鄉黨痛
其不幸凡聞先生之名而知其事者靡不疑天道之
叵信爲之悼屈而寃及 今皇之統施大恵於
八埏凡英偉竒傑之士無不招致于庻位而恨弗能
起先生於九原於是先生之子方以才受薦擢官太
學而先生乎生大節因得陳于殿陛而逹于旒扆之
[020-11a]
前于以有學士之贈于以有文節之謚褒崇閔悼極
其華顯自有國之文臣之沒者不知其㡬而咸莫
能比肩豈不以抑之久也發必盛屈之甚者伸必長
而天道之徴於人者雖有遲速疾久之異而随其所
積以爲報則如符節之合而罔愆吾由是知天之可
恃善之可必人患不力於爲善而不患爲善之無傳
嗟乎先生之生也崇位重禄之榮高車駟馬之飾雖
不及當時之權貴然身沒之後彼皆澌盡腐㓕而無
遺而節行之傳昭乎若星斗之掲浩乎若江河之流
姓名之著又儼若超世而登僊乃知䜛佞之排先生
[020-11b]
也乃所以成先生之美戎虜之賊先生也適以表其
志節之全彼恣雎於一時此光曜乎萬年而先生又
何憾焉某等或從遊於夙昔或尚友于簡編情不能
自巳而託諸一奠奠不能哀而復告以茲言
  祭鄭仲舒太常
嗚呼世之仕者恒以困州縣沉下僚爲憾而公之所
歴 講殿禁林學省頌臺衆人望之若高舉而登僊
仕而通顯莫不虞危機之及以善退爲難而公當廢
興之運優游解組取樂林泉昆弟賔客雍容談笑者
十有七年老者毎患乎無所養死者毎患乎無所傳
[020-12a]
而公之家田禄室廬之美詩書禮樂之富足以娯意
而便體公之身道徳行業之懿文章字畫之工足以
垂世而稱賢於衆人之所憾者無一有於人情之所
願者無不全年踰七十考終于寢是盖古人之所或
見而今世之所未聞者也聞公之䘮宜可無恨矣胡
爲乎而使予失聲而頓足洒淚而呼天乎盖斯民之
生不能以自立必有君子以爲之望斯道之㣲不能
以無弊茍非賢者則莫振其衰而扶其顛自宋之亡
大統中絶顧瞻金華有光蟬聮吾儕小于不幸而弗
𫉬見其盛時矣所得見者五六人焉曰宋曰胡曰范
[020-12b]
曰葉此數公者皆百世之士而公出乎其間與之頡
頏徃復上下辨論若星斗之並明金石之相宣豈非
當今之美觀哉徃不淑而葉公卒胡公逝既而宋
公薨于蜀范公去而不可援亦巳甚矣不可言矣
夫豈知公亦厭人世而歸於九泉乎嗚呼自今以
之衆何所效而爲善茫茫之緒誰爲之
尚延乎然則貴而歸考而沒於公之生雖可願而四
三君子爭先而歸逝其於天下寜非甚可哀憐乎况
孝孺之於諸公或親接其教或早受其知或陪几杖
以周旋而釣游於麟溪之滸眺望於芝山之顛促席
[020-13a]
飛觴㑹一時之英傑揮■作賦掃千古之遺篇公之
處我爲最久而待我尤拳拳也乖别而歸公執我手
我視公頺以爲公精強雅徤當享百年之壽而余之
求師取友考萬古之得失舎公門無所息肩違公之
日淺而見公之尚綿綿也夫孰知至今六年而不
一㑹余既憂苦百惟而公翩然决去不少湏見我
以盤桓乎嗚呼當今之人知我者豈無有才者盖鮮
宜生而死宜福而禍奪功名於少壮抱空志而煩寃
者相環也予獨哀公而不止得非以愛敬而偏乎盖
古道日散而天下無全人浮淺以爲通而輕銳以爲
[020-13b]
儇也狼戻以爲能而刻深以圖一巳之安也求如公
之諍重而有守和平而有量居之如山𤼵之如淵犯
弗忤而怒不遷者豈非鸞鳯之於鴟鳶乎徳可儀一
世而與衆人同盡何以庇我民子孫乎是則吾之
哀公者非特爲游從之好談諧之樂盖一以閔吾之
道而傷其將墜一以誄公之徳以告公之曽玄公其
以爲然乎
  祭呉樗菴先生
余生孤艱蚤失先人何所恃頼以淑吾身惟茲先友
皆時之彦不予棄遺納我於善十餘年間逝者如雲
[020-14a]
四顧興嗟幸公尚存誰實無良速公死堂堂民望
于今盡矣惟公之生玉質金聲儼如列僊温粹而清
㩀席談笑羣言咸廢尤善爲詩尚友百世酒酣意適
奮筆吟哦睥睨曹劉謂不足多玄思妙語神搆
獨得于心大呼擊節洞視天下嘆莫巳知人之不知
豈特其詩仕非其志未老而退彼敢欺天謂公附𫝑
不與辨以死目明義弗受辱視死反輕人之有終
理所必至孰能久生閱世自肆古昔所傳惟僊能然
超乎物表不憂患公昔慕願與僊爲儔死而有知
必從之遊人之有生憂䜛畏毀公之至樂廼自今始
[020-14b]
羣愚競利一老不容使果有僊孰不喜公爲公之計
死未爲失况享高年踰六望七昔我先人五十而終
以公觀之所得巳豐吾心之哀匪私所愛哀彼流俗
淪胥以敗此獨爲善衆視彼爲不善覆謂良謀
善不勝惡人事之變是非榮辱身後乃見公雖云死
不死者長寧小人溘焉而亡念昔造門公迎以笑
豈知今也哭公以吊巳矣我公人邪天邪悠悠此哀
爲誰言邪嗚呼哀哉尚享
  祭葉夷仲主事
嗚呼天禍斯道一至於斯竒才士溘死無遺我自
[020-15a]
結髪出遊天下所交所事皆名世者曽未十年零落
西東哀計日聞寰海爲空嗟嗟夫子博辨俊傑妙齡
挺秀揚聲楚越束書上馬翶翔燕京䄂出文章諸公
駭驚國不可爲智者所畏退處兵間匪其志天戈
南麾波不手持龍節萬里海蠻王島侯祗命
震悚南金大貝稽首来奉 帝嘉勞績俾佐一州入
畿縣奏課冣優逺郡不治陟判其政引嫌告歸寓
跡觴詠當宁興歎在廷乏才近臣交薦憲是陪刀
筆章程衆趨刻覈顰蹙坐曹謂匪吾軄羣士大比兩
司文衡宸眷方隆縉紳所榮云何不淑厭人世年
[020-15b]
齒豈多五十而逝昔我先公與公最驩我爲童穉輙
觀公文謂公名人非我敢見乃辱愛知不我愚賤譽
我勉我待以友朋再薦而起實忝同徴舟行千里連
床接膝飛觴賦詩樂意横溢公留我歸有喜有悲我
以家禍重之京師公篤道義不避嫌謗小人所怯公
氣益壮契濶還里干今四年嘗歸覲父一見即旋示
我以文論當世士來者莫知存者無㡬意公未老士
譽所宗璧雍玉堂賛徳紀功孰知此别終天莫覩
不少留俾𤼵蒙瞽人邪天邪誰識其因人理多辟天
豈亦然凡天之生莫不有盡惟有足𫝊雖亡不泯才
[020-16a]
之難兼古昔所疑或工於文拙於猷爲或訥於言或
昧於守人之所病公實備有使得高位以大其行何
適不宜止以文鳴公文之尤自可傳世一時𡨕𡨕終
古㫼㫼彼庸狡者快意目前較其所得若鴟鳶事
久跡明公可無憾我悲吾道爲天所厭既窮吾身又
奪其儔顧瞻四方誰與從遊始聞公䘮我病方甚不
能趨哭淚滴衾枕且周矣哀不弭忘纍纍諸孤若
在我旁貧不能振仰愧平昔文以告哀情何有極嗚
呼哀哉尚享
  祭郭士淵
[020-16b]
寧海爲縣上下千年才士衆多實難爲賢至於近世
諸老盡殁天啓其端俊傑乃出嗟嗟吾子蚤有譽聞
在庠序間巳驚其羣昔被薦書翶翔太學抗䟽殿庭
觀者膽落欲收其功先挫其鋩歛而不施其聲愈
巳未余從太史至於京師閱天下士孰不奮筆
自儗韓歐我程其文莫如子優辭采粲然辨峭暢逹
波濤之壮鷹集之决太史好士無所不容獨竒子才
稱之羣公坐受子拜以示親愛銘子先墓使永不墜
嘗爲我言當世多才斯文可傳莫盛於台予鮮朋友
亦喜得子坐談千古大𥬇起舞意氣之盛自謂無儔
[020-17a]
仰首視天曠視九州子居憂予亦還里徃來問難
情義益美遊並予轂息聯予床凡予所聞無或閟蔵
予之金華子將赴闕自期即歸當與子别予留子去
不相聞知思子無悲謂見有期孰云吾子而竟止此
不與子乃聞子死子方未死我在郡城人或訛言
予不之聴或言吾子近頗𥊏飲予曰不然子慎而審
孰是不慎以殞厥身孰是不思殱此良人嗟嗟吾子
子果死耶胡不子留俾文家况子之才可以用世
非若文人僅名一藝吾意望子卓爾大成立言行道
烜赫聲名天胡不然置子于毒困于䜛搆身死名辱
[020-17b]
衆人無知謗謂子狂紛紛矇瞽烏識否㣲生好
匡章不孝茍㣲孔孟是非較子之言行予實知之
一時毀譽何足喜悲賢哲不幸古亦多有身後名彰
終著不朽顧瞻文獻耿耿余懐爲斯道慟非予之私
  祭許士脩
嗚呼士之自立各有所成考徳要終乃可定名子之
持身㓗㢘粹美珠完玉瑩不見纎滓去聖千載視之
存上探其心潜與討論細入絲毫大絡宇宙豁然
洞視弦𤼵矢透其珍竒以謳以嬉濯人肺腸俾蛻
汚卑凡厥所能無不可喜自視若虚益進不止我自
[020-18a]
識子至今七年毎見輙驚常異於前愛子敬子謂子
可望爲哲爲賢以淑吾黨命不可信道不可期不俟
大成而中奪之業雖未究志則巳白人實不幸非子
之怍我圖其行惟世之英何以名子賢者之清使子
有位大行所學辟如江漢蕩滌汚濁不𤼵其光卒歛
而蔵天果何爲安可揣量豈謂斯世爲可厭斁清都
玉房招子遊息抑謂世故勞神憊形俾子來歸翶翔
帝庭垂紳簮筆侍帝左右吾見子壽孰謂子天彼昏
無知畏死樂生疲瘁其身與憂患并天實佚子非子
之禍知其然子昔告我子之將逝有卓其言幽明
[020-18b]
之故神之原從容談笑不變顔色吾復何尤子道
已得所足恨者同志日㣲有善孰進疇格予非吾寔
無能子望我厚謂將附子以托不朽子今死矣予復
何爲天茍相予不子知子䘮在堂予處堊室情不
可制禮不敢出惟昔曽子嘗吊子張敢取斯義奠子
一觴子不嗜飲觴豈予舉侑以斯言永訣終古嗚呼
哀哉尚享
  祭宋仲珩
嗚呼死生一𡍼禍福一門欲知得失視其所存違道
而生與死何異孰爲不亡死而無愧惟予仲珩俯仰
[020-19a]
不慙求之當今曽不二三况有文章才藝之美能知
子名蠻夷婦女子壽雖短所傳甚長儼乎若存不見
其亡世豈無人尊榮壽考死無足稱猶賤而天鄙夫
無知右彼左此可謂麒麟不若䑕古之論人志行
是觀吾於所遇匪人由天天之使然聖智莫易豈其
不能時有順逆仲由醢死予族夷衮衣大圭爲百
世師田孔悝盗國欺世一時卿相千古狗子之
𫉬譴或搆以罪子則巳矣彼亦何在乃知小人徒爾
紛紛毒機既𤼵反中厥身𢦤善疾能百所殛灼刺
鞭箠俾爲虺蜮子之端直當爲明神駕風乗雲麾斥
[020-19b]
無垠浩然自得何所不可下視斯世汨沒膏火子當
哀之吾敢子悲交友淪䘮將誰與依自聞子亡心疑
未决不見來歸乃抱子骨仰天驚號胷膂欲裂乖仁
義羞愧天日子家太史視我如子難不能救貶不
能侍天實知之我爲何人尚有可勉以贖前愆撫孤
教子使不失所傳道立名耀于終古我雖不肖誓不
敗忘施重山嶽報微毫芒成否在天匪謂必能茍有
所立斯言可徴子大夫人墓于蘿山吾欲拊之俟太
史還從兄不可歸骨金華尚寜其居子故所家親友
祖奠告以吾言匪特子知天實與聞
[020-20a]
  祭王博士
嗚呼人之有生何足恃邪始少壮之美好忽衰病之
侵加曽未㡬時而俯仰瞬息之間形骸已随乎物化
棺槨倐掩乎泥沙又俄而過焉但見寒烟夕照
喧噪乎殘鴉盖生世之不足控持𩔖如此雖聖賢豪
傑其徳業勛名可以參天而二地知術政事可以
制乎衆庻而安定乎家及其終也未始能違乎斯
理而吾徒於仲縉又何爲屢嘆而深嗟嗟嗟仲縉子
之去我而死一何速邪憶見子於烏傷山中妙年
白晳宛如處子操筆吐辭浩然源泉之𤼵燁若桃
[020-20b]
李之方葩當時碩儒巨公莫不稱美愛惜謂翰林君
之有子而嘆其持節萬里未返乎荒遐後十餘年名
聞四逹賢王遣使聘致于藩國因得覩岷峨之竒峭
凌江漢之洶湧求先君奉使之所衰麻哭踊招徠魂
爽于滇池之涯是時年踰三十毅然有志於古道而
入覲王門出教郡學雄文美譽旁流溢乎卭巴及今
又將十年矣 新天子即位召爲博士遂入辭垣編
摩先朝之實録文日以肆學日以盛而士之敬慕推
許者亦日以多自意當聖徳顯融之時太平之期可
望而至庻㡬與子嬉遊於翰墨之林漸涵乎禮義之
[020-21a]
域蒼顔黄髪同歸里閈以婆娑何期一疾僅融數日
重入子室男而女號髽嗚呼仁有必壽之徴
積善有茀禄之報以子之先人死於忠國而子有令
徳足以承其遺澤奪以死兩者不得享一焉其理
則謂之那豈蒼蒼者不能司禍福之柄而天道或過
差乎將英才異人天之所靳天既生之復欲收之左
右以爲光華乎抑所禀者有定分人之不能兼備猶
天與之角翊者去其齒牙乎以子之淑明温厚而壽
止踰四十位止登八品何至是乖也雖然吾觀於
世得於天者多則遇於人者必薄厚取於世俗之所
[020-21b]
貴者其去道也必賖子之所有者辟之球琳琬琰周
𪔂商大貝與丹砂世人欲竊取其錙銖而不可得
而子并包並蓄揮揚簸弄接駟而連車所取者不巳
過乎貪而所得者不亦奢乎如是而又望位高而禄
侈天之於人其孰能皆然則其可以不尤乎天而自
釋况有男可嗣其學而復有孫矣食也稼穡而秔稻
衣也𣗳藝而絲麻數世享之而有餘以子爲富且貴
夫孰以爲夸吾所憾者欲蹈道而無將聞過而莫
子加四海之内章逄之流豈乏其人疇能如子助我
以中正而指吾之疵瑕過子之門腹腸紏痛而不能
[020-22a]
巳奉一觴而長慟知吾心之謂何
  祭鄒博士
士生于世或榮其身而名則辱或顯于始而困于終
不惟由乎學行之否亦係乎遭遇之窮通惟先生
之早既對䇿大庭而慕乎論政之賈誼及年七十
有六復䝉 聖明薦而起儼若議禮之申公拜爲
博士而俾同修金匱石室之書 聖主之待老成可
謂厚矣何一疾踰半載而竟不起縉紳之士欲挽留
而無從昔與先生同試南宫之多士或淪䘮於兵革
或搆罹於㐫求其壮而仕仕而壽壽而顯融文詞傳
[020-22b]
於海内姓名著於辟雍有禄以考其終有子以承其
祭者盖惟先生一人而莫能與同况乎 天子憫念
𦒿臣賜棺以華其歛賜舟而致於家此皆士君子之
竒遇而先生巳得之矣復何有所傷恫然俊傑之生
成才也難而才之可以名世者尤鮮數十年之所稱
慕一旦而失之其何能無介然於心胸筆硯之相親
笑談之相接今則無所望矣叙哀而酌酒一以慰
先生於漠一以寫吾心之冲冲
  祭趙希顔
天道至神爲萬化原凡得䘮與禍福孰能揣較乎其
[020-23a]
間故堯舜之聖而不能必賢於胤子湯文之徳而夏
䑓羑里亦不能逺引而茍全孔孟之困於陳蔡而棄
於齊梁短於倉而毀於叔孫夫一聖一賢豈其才
智尚有所不足固亦安於天命之自然予之黙識乎
斯理也久矣今獨喟然有感於希顔嗟吾希顔文學
之郡足以冠西蜀數十州之士譽聞之著非庸俗所
能附麗而攀援上而逹乎賢王之聴次亦屢見禮于
名侯與大藩衆力推而競挽數稱疾而考槃晚爲予
而一出不終而求還異憣然而荐至豈竟死乎空
山嘗熟聆乎緒論盖深欲以智自脫乎險艱今則巳
[020-23b]
酬平昔之志願徳雖不施於天下而幸身名之粗完
夫豈希顔之智足以取此兮抑亦天道之佑而偶逄
其安夫屈伸𠋣伏之機予不足以識之所能知者守
道以保身則易抵𡾟以徼福則難嗟吾希顔既有得
於此矣其於死生之際尚何遺憾乎人寰彼憸狡之
急營利而自殘始穣奪於毫毛卒顛隮於穽淵
以彼較得失於此分賢否優劣曽何待於名言予獨
區區不能忘情於一奠者交游之素師友之義聊寓
哀於此文
  祭童伯禮
[020-24a]
嗚呼我傷時人以利勝恩珍貴錙銖芥視天倫孰如
吾子愛友弟昆同煬合蔵矢死靡分衆皆適巳
忘物既充厥家他人遑恤孰如吾子克廣仁術恵于
艱㷀掊取則弗人厚于躬薄于奉先貴爲公卿寢薦
豆𥸅孰如吾子祠廟是䖍時烝嘗其儀秩然鄙夫
蓄財吝嗇自封三牲私室賔庖靡供孰如吾子待士
敬恭冠盖盈門曽無怠容彼氓寡知謂學無益騁私
角慧詆慢𦒿徳吾子懲之聞善必式寳愛訓言如金
如璧惟篤孝弟以弘恵仁虚心屈體于賢于賔觀于
其庭長㓜振振嗟我鄕閭疇與爲隣予昔卧病杜門
[020-24b]
避咎子招我遊欣然爲起雲林有廬其下流水謂將
與子黄髪燕喜宦學于秦不見七年毎以書來慰我
憂悁祝子壽考以遲我旋云胡不留永閟九泉荒荒
我里士習日陋誰能易之力不能救松栢之萎荆
之茂追爾之亡我心孔疚秀目長身玉雪其顔夢寢
見之儼乎其存馳觴徃奠不接笑言序徳告哀以慰
子孫
  祭外舅鄭公
嗚呼昔年蒙恩教授于梁詔歸故鄕携家以行淅水
漢川相去萬里妻弱子㓜欲徃誰𠋣公實慨然曰我
[020-25a]
與俱我女我甥疇棄諸道路半年髪爲白暨予
至官靡有安宅三奔走于蜀于秦挈挈西東以秋
以春公屢言歸志輙不遂女曰我父去我無甥曰
我翁慎母我棄公性孝友和恵而豈不顧家事與
願違南望涕泣三易寒暑念父憶弟寢食獨語謂余
歸省舊廬豈知一旦送公䘮車不肖無能鄉閭
寡偶荷公知愛期望甚厚姻親之故義不離我實
公俾死及之豈無子孫亦有宗族公獨于逺云誰
在目然公爲人知命逹生怨天尤人夫豈其情何况
文武僚吏莫不愛公助公𦵏祭棺美墓安送者
[020-25b]
如雲令終無憾云誰能臻心所冣痛公未耄老方期
事養樂公壽考少失先子欲孝靡能庻㡬事公以展
我誠此心巳矣我復何怙茫茫九州孰踰此苦今當
出塟再見無期天乎有靈寧知我悲
  祭從兄希聲代家兄作
嗚呼同祖兄弟三父人人我年嚴長其次惟汝聰慧
祥順自少特殊識事有才逈出流軰謂宜福禄以大
厥家天不可知乃使汝天汝妻汝子皆先汝亡死而
有知痛恨何極我之先君實汝伯父罷官謫役汝偶
在旁勞勩扶持不形言色今之子弟如汝者誰汝之
[020-26a]
操行莫此爲美先君云亡十有一年今祖汝䘮重我
哀苦送柩臨穴病不能行酹汝一觴永與汝訣嗚呼
哀哉尚享
  東陽葛府君誄有序
東陽爲婺上邑葛氏又爲東陽貴族在宋理宗時太
師端獻公洪以儒術叅知政事而其弟諒獨不大顯
後贈朝奉郎君子謂其有遺徳焉越四世而處士實
生諱碞字夢賢其氣端而和其道方而直其學以仁
義忠信爲本處士生而不𫉬有一命之爵年六十又
五而終門人咸哀傷以爲天不可知或曰不然天與
[020-26b]
相勝而不能相兼受於天過厚者其於人也必
薄得於人太盛者無得於天者也兼而全之者數百
不一遇焉孔子孟子皆受於天也多故奔走窮中
國而卒不𫉬有公侯之位彼貴富榮極者惟無得
於天故終身逸樂而無憂伊尹周公徳爲聖人位
爲輔相有生民以來未之數見也夫人之於萬物鮮
也人而得其清明淑粹者又鮮也天下無一日而無
主而聖人更數十世無一焉爲公侯者比肩而賢者
累百世無一焉爵禄滿行多如蝟毛而善人舉世
無㡬焉豈非天之所重在此而不在彼耶今處士基
[020-27a]
上世之餘徳而天𢌿以仁義忠信之全受天之爵則
巳厚矣奚謂天不可知乎使處士生而鍾邪戾之氣
操詭随之行秉凶暴之徳雖都大位秪爲細人耳其
生也孰懐之其死也孰哀之其重輕奚待校耶於是
其門人咸曰 某曰處士受於天者信厚矣
然有一憾焉使處士之善得施其徳沾其澤者豈
其微哉而不少試以死此民之不幸亦處士之不幸
也古之悼不幸者有誄節恵易名者有謚處士之守
道弗貳不亦靖乎誠篤無僞不亦懿乎請以靖懿易
名而誄之可也其門人皆曰然乃誄以辭其辭曰葛
[020-27b]
氏蔓延江淮之間歴歳二千不大而綿稚川避世吏
隱以賢厥胤孔碩呉寧是遷呉寧有葛積久而殷侃
侃太師秉國之鈞不悍以剛不懦以仁非爽于儀允
矣大臣爰有良工太師之季人奮以趨獨戢以避嗜
飴畏利猶虺世蓄不施以篤厥裔於淑處士天
賦之英師聖友賢佩凖蹈繩内誠而方外柔而明趍
善遺榮梁肉羣經羣經紛如辭奥義鴻衆交羅喧
蛙聚螽導其指歸百川之東開塞以通實虚以充孰
謂韋布綺綉之華孰謂藜糗鍾𪔂奚加維義之安維
道之奢萬物匪富錙銖猶多鄉有士子視之也則有
[020-28a]
善斯程懐愆斯革人恃有師天奪何亟壽匪弗崇爵
則靡錫嗚呼哀哉彼末之康文駟錦衣彼得之京位
則孔巍既掊以肥又禄而尸獨閼其逄俾澤弗施天
之降哀有繁其彚或昬以嚚或駁以戾戾雖纓裳徳
則弗𩔖疇處士天爵之備聖有尼父位不公卿賢
維子輿困於縱横厚取於天人奚可損不得于人斯
道乃明嗟嗟處士處困而亨弗怍於𠂻弗愧于生諸
生纍纍如䘮父兄不顯其躬而榮厥名我傷匪他傷
此下民水涸于淵苗槁于田能爲者人不能者天自
昔巳然將誰之愆古有昭則易名以謚揆行伊靖考
[020-28b]
徳孔懿薦茲嘉號以永弗墜我思徽猷是以陳誄
  鄭府君哀辭
洪武丁巳秋九月十日浦陽義門八世之長鄭府君
年七十有二卒于家卒之明日其鄉之耋老子弟相
携而來哭如失父母而哀三日舉邑之縉紳士大夫
皆來哭如親戚而哀十日之内凢數百里之中聞
府君之名者皆走來吊其容戚戚然如哭朋友嗚嗚
相泣而不去則各來告于某曰哀之而哭不
之以辭爲其可以久而傳也吾今之哭非不哀也聲
巳絶而遂巳矣雖欲求之不可得巳故昔之人徃徃
[020-29a]
宣之於辭因其辭而著其哀雖相去千里相後千載
讀其辭其哀宛然也子爲我圖之某曰雖然昔人
之爲辭以哀死者 其人或有天下望
澤不幸而蚤死有文章不能致通顯而遂貧困以死
或死於逆旅之舎而父母不知或非其罪而横罹夭
析或宗祀之重繫其一身既死而無子孫以承之塟
埋之不時祭享之無主其姓名泯沒而不傳是誠可
哀也故從而爲辭以道情情悲 言後而意愈
深使人讀之而不能成聲歌之而泣淚沾今府君
則不然雖未嘗澤天下而孝友爲一家之政雖不
[020-29b]
致通顯而彰大其家義聲聞乎四方家之
内外合 屏氣曲躬立兩序惟府君言是從禮焉
而禮具樂焉而樂具 而𠋣笑談其惟所欲而
陳乎前是不可謂之貧困也年登乎七十壽終乎正
寢子孫林立乎䟽幕之下𦵏以時而祭有主家有範
而墓有銘夫若是可謂之至幸矣聞其事者且將羡
慕之不暇而何不幸之可哀乎客曰雖然以府君之
身言之固無可憾也人之哀之者豈特哀其身哉哀
吾民之不幸也夫府君者邑之善士也吾邑而得善
士飢有所賙而寒有所恤難有所赴而學有所師其
[020-30a]
有益於民大矣吾民之不幸而府君以卒豈得無哀
乎若止哀其身則一人之私耳而豈吾之哀府君者
乎某於是無以誥之也因思今年之夏拜府君於地
華軒下府君不以其穉賤肅而置之賔位所以遇某
者甚厚府君之卒嘗趨而哭哭而哀矣感府君之獨
禮我也而不知府君之遇夫人舉若是其厚而人之
哀府君者皆是之深也嗚呼善人之有功於民也
如此哉於府君而不哀以辭將爲誰而哀乎况某之
不文而敢惜乎府君諱渭字伯陽云其辭曰人之生
死兮萬有不齊五福具享兮亦復何悲身雖無悲兮
[020-30b]
人則爾思人思何爲兮䘮厥表儀以義名門兮十世
于茲漸仁習禮兮 穆而 生尸之兮以和勝威動
一誠物兮不順 大孰 兮小孰 不畏以趨
兮不慢以欺言惟忠信兮左矩右䂓家法孔儼兮鄉
是推爾紛我解兮我賙爾飢父老有 兮子弟有
師嗚呼人兮胡不順頣善人之亡兮衆庻疇依 奔
慟兮遐邇畢來爲而然兮懿徳致之徳可感人兮
亘古如斯嗟今之人兮胡寜不爲多脫悞
  鄭生祐哀辭
台寜海有衣冠之族曰鄭氏顯于宋之季世功徳
[020-31a]
千民而名不大著於天下後百年有孫曰祐生而其
質碩厚端秀氣銳而才良好強記多藝能年十四五
壮偉如成人挽疆御悍超捷竒俊雖老將莫不咨賞
之其父豪士善相人毎出遊于外歸諦視其姿状輙
嘆曰舉莫如是兒矣縉紳先生過而見者亦異之咸
謂必能振其宗使充其才氣將必卓然有所立而竟
以疾天死死時年甫十有七其生也非惟其親戚交
友愛之凡見之者亦與親戚交友同其愛其死也非
惟其父母昆弟哀之凡識之者無不哀其不幸而哭
之失聲世常疑天人之道好違而難合人之所愛者
[020-31b]
天必艱其生所甚愛者生之艱也爲尤甚焉至於鳳
鳥麒麟珍瑋禎異之物愛之者彌衆則或曠四海歴
千載而不一生而凡爲人所憎疾厭苦者不植而自
長不育而自蕃恒有以相之其於人也嚚童惡子
狠戾恣睢以病乎人雖其父母亦以其速死爲幸者
則壮盛而無疾貴富而得志稍有才質爲世所愛慕
者輙遇禍患不𫉬與庸衆人等豈天之愛惡與衆人
異趣哉是未可知也或謂人之愛斯人也必欲常見
之暫離而不見則思天之於人也亦然聞其美也則
愛之愛之甚則不欲去乎左右故嚚且惡者多存乎
[020-32a]
固而俊哲之生也恒難其全是則天之愛人者乃所
以禍之豈理也哉若鄭氏子才質之美爲人所竒愛
而竟不永年推之於理莫知所由致也豈天者固有
所難知而美好術智端爲致禍之具耶使美好術智
者不夭折而底于成其福乎斯世也大矣然則鄭氏
子之可哀寜獨其家與其身也哉凡有志於斯世者
皆宜悼其不幸也余與之有連而不識其爲人既聞
而哀之復重之以辭且以慰其父云氣渾判兮挺英
特姿鸞麟兮𧴀虎力綽秀姣兮燁神巧言笑兮肅
而温未加弁兮突脩鉅衆咸慕兮莫敢侮嗟靈淑兮
[020-32b]
天所讐子美好兮死誰既聰逹兮又慧哲超㡬先
兮燭眇忽覘簡䇿兮目電光心不屬兮久無忘學之
篤兮藝孔有弦強兮轡良馳馬叱咤兮矢交飛殱糜
豕兮載㱕萬夫駭兮力不格古有儗兮今焉索天所
喜兮才藝精詔子歸兮難久生彼嚚昏兮稔姦慝身
老死兮人孰戚子不幸兮少恢竒躬夭折兮令世悲
死非鮮兮貴不柄天可壽兮奚以老嗟子死兮勿尤
天天茫茫兮憎憐來奚爲兮去疇徃英靈㓕兮將
安放前千祀兮後無窮賢不遇兮古所同
  呉氏二賢母哀辭
[020-33a]
永興呉君荃母林年二十二夫亡亡一月生君甫彌
月大父沒大母胡與林晝夜苦誓保持遺孤強暴
欲脅娶林林兒與姑迯稍長鬻簮珥資其就學學
垂成而林卒胡督之益力於是呉君爲知名士呉氏
宗頼以弗墜予謂託孤命丈夫所難而二母能之
因爲辭以宣其哀辭曰木則有枝兮婦則有夫嗟我
二婦兮獨何孤夫兮謂何兮子猶在腹爲雌爲雄兮
吾將誰卜子之生兮幸非女朝哭夫兮暮抱兒乳夫
有知兮無知相兒兮上纉遺緒夫雖死兮舅在堂子
生彌月兮舅亦云亡姑哭舅兮又子撫厥孫兮涕
[020-33b]
泗其滂我二婦兮何爲守空幃兮夜凄凄凉風
中人蟋蟀鳴兮兒夜啼撫枕兮太息起繞牀兮淚沽
臆夫死有言兮耳猶聞吾兒不育兮呉安食婦辟
纑兮姑抱兒吾兒雖微兮吾夫在茲孰謂余兮茶蓼
余甘之兮如飴彼何心兮䑕乗餘孤兮謀覆吾祀
跳梁瞰室兮嘯衆以呼謂余㷀兮將焉與處山之石
兮巍巍海之水兮靡有涯水可竭兮石可移身寧死
兮節不可𧇊襁吾兒兮我來何難兮去何阻夫有
神兮願爲虎身虎腹兮免人余侮諒一死兮何難
志未伸兮魂魄靡安姑壽康兮子茍能養余目兮
[020-34a]
從夫九泉我姻兮我婭憫余孤兮余舎昔妾媵兮如
雲今影兮燈夜汲澗兮手龜抱薪兮棘裂我衣首
兮誰理未亡人兮何有容儀䄂簮兮脫珥掲羅
兮裂文綺粥之兮爲誰式教兮我兒嗟我兒兮勿
怠荒爾祖爾父兮厥聞孔彰我不死兮爲爾之故爾
能立兮爾父不亡夙出兮暮歸不眠兮逹旦勿謂母
貧兮儋石無儲吾兄讀書兮我寜不飯兒踐兮母言
焚膏晷兮以以年年忽及兮加冠文之聲兮爛
然婦於姑兮相與呉之先公兮庻㡬無餒感昔兮念
今一悲兮一喜兒奉觴兮綵衣翩願壽兮如彼南山
[020-34b]
將竭力兮終養母忽逝兮不還姑撫婦兮泣嗚嗚
不爾兮死無衰孱兮不死爾盛年兮罹此毒痡孫悲
號兮奉大母有孫存兮大母無苦大母無子兮孫無
父孫多材兮善奉甘㫖嗟二母兮亦孔之難誓死撫
孤兮身死志完引千鈞兮一髪以手障兮驚瀾二母
死兮不死有子甚文兮善在國史國史旌銘兮五色
有煒下爥泉扄兮上薄星紀彼何人兮𧰟婦夫屍在
兮笑言詡詡傾人宗兮殞人祀地下逄之兮顙汗
猶泚嗚呼哀哉家有歸兮國有臣婦死以姑兮臣死
以君胡獨二母兮呉祀是存嗚呼胡獨二母兮呉祀
[020-35a]
是存
         臨海縣知縣黄誥
         黄巖縣知縣張師善
        台州府儒學教授尚 芳
              訓導李 深
         黄巖縣儒學教諭文 程
             府學生陳縝 葉琰王梅齡
             臨海縣學生李臨卿戴濬之
             黄巖縣學生孫思光牟汝鈞校對
遜志齋集卷之二十終
[020-35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