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遜志齋集 > 遜志齋集 18


[018-1a]
遜志齋集卷之十八
 中順大夫浙江按察司副使奉勅提督學校雲間范惟一編輯
 奉政大夫浙江按察司僉事奉勅整兵備南昌唐堯臣校訂
 中順大夫浙江台州府知府事前刑部郎中東呉王可大校刋
 題䟦
  題大學篆書正文後
大學出於孔氏至程子而其道始明至朱子而其義
始備然致知格物傳之闕朱子雖嘗之而讀者猶
以不見古人全書爲憾董文清公槐葉丞相夣𪔂王
文憲公栢皆謂傳未嘗闕特編簡錯亂而考定者失
[018-1b]
其序遂歸經文知止以下至則近道矣以上四十二
字於聴訟吾猶人也之右爲傳第四章以釋致知格
物由是大學復爲全書車先生清臣嘗爲書以辨其
之可信太史金華宋公欲取朱子之意第四章
句以授學者而未果浦陽鄭君濟仲辨受學太史公
預聞其而雅善篆書某因請以更定次序書之將
刻以示後世盖聖賢之經傳非一家之書則其
非一人之所能盡也千五百年之間講訓言道者迭
起不絶至於近代而始定而朱子亦嘗㫁然以爲
至當哉故亦以待後之君子爾世之嘵嘵然黨所聞
[018-2a]
而不顧理之是非者皆非朱子之意也舊以聴訟
釋本末律以前後之例爲不𩔖合爲一章而觀之與
孟子堯舜之智不徧物之言正相發明其爲致知格
物之傳何惑焉古人之經畧舉大義而意趣自備
非若後世者之固也由國家而推之天下大學之
所宜爲則欲致知者舎聴訟而何以哉是語雖異於
朱子然異於朱子而不乖乎道固朱子之所取也歟
鄭君多學而不雜執中而不滯觀其所好其傳所謂
近道者歟洪武十四年冬十二月十二日謹記
  書漢三王䇿文後
[018-2b]
武帝朝立三子爲王䇿命之文深淳温雅卓然可述
雖三代訓誥無以過而諸王或以夭死或以惡終無
一人能保其位何邪先王之爲治自心而身而推之
家國天下行之也有其本事不違乎道言不爽乎行
脩之者有其常是以有所不言言而人必從有所不
爲爲而天必應武帝窮侈極欲以處其身而嚴刑重
歛以困天下其本固巳悖矣乃欲以仁義訓其子而
望其久存豈人情與天道哉故以言語爲教者不若
躬行之懿也以制度立國者不若道徳之久也
  題神異經
[018-3a]
東方朔在武帝時諌諍似汲黯文辭似司馬相如肆
志輕世曠然有麾斥八極之意去公孫弘軰甚逺特
以好爲詼諧無實之談故爲君子所薄而後之龎辭
多推而歸之士之持身擇術可不慎乎今所傳
神異經誕淺不足辯以朔好恠也人或疑其本於朔
然嘗稱淮南子書而文又陋野其非朔著决也其間
有窮竒獸事言逄忠信之人則齧而食之逄奸邪則
擒禽獸而飼之似有激於 志失正者而言之嗚呼
世之可者獨窮竒也哉
  題受禪碑後
[018-3b]
曹氏父子以禪譲文簒竊其事蹟穢矣當時羣臣侈
爲賛譽以爲舜禹復生著諸金石誇耀來世若誠有
足稱者豈以一巳之故苟汙無耻而不自知其惡與
將逼於亂賊之威虐雖有君子亦莫能自正而從之
與然漢之將亡其漸暴于天下久矣豪傑之士度不
能臣曹氏宜若管㓜安之踰海㓗身以避之不能决
去低徊眷顧於利禄勇不足以死節智不足以撥亂
包羞取容競爲謟䛕以全身斯爲小人矣若當時羣
臣是也賢士君子者國之本也舉國無一人焉其國
安恃而不亡乎此碑所著皆曹氏所謂佐命勲臣而
[018-4a]
實賊漢者也用賊人之國者以立其國國未立而賊
與國將之矣僅一傳世弱子竪孫爲司馬氏所陵
刼禪者猶未死而受禪之舜固巳先亡以此得者必
以此失固可爲千古之戒而其賛譽誇耀之虚辭適
足取嘲笑於後世耳果何益於敗亡哉
  題王右軍遊目帖
余在京師數見右軍墨蹟率皆窘束羞澁𩔖鈎摹而
成者决知其非真也今觀此帖寓森嚴於縱逸蓄圓
勁於蹈動其起止屈折如天造神運變化倐忽莫可
端倪令人驚歎自失世之臨者雖積筆成山吾知其
[018-4b]
不能到非右軍誰足以與此哉或以筆未故爲疑
祕閣有唐誥文色如新則此帖之尚完不足怪
也浦江鄭君仲辨最博雅善書亦謂爲右軍真蹟無
疑相與熟玩久之因識其後
  題觀鵝圖
善用物者天下無遺物夫茍無遺物則凡飛走動息
之𩔖接乎耳目者悠然㑹乎心皆足以助吾天機孰
非可用者乎世稱王逸少愛鵝鵝何足深愛逸少固
有以取之爾事物之變天地之蹟隂陽神之藴奥
心之所得寫之於書其所取者豈特一端哉盈兩間
[018-5a]
者皆逸少之書法也鵝盖其一物而巳觀錢舜舉之
𦘕風流閒逺之趣猶溢於目中此豈易與世俗言耶
  題蕭翼賺蘭亭圖
唐史稱侍臣請集太宗文章太宗不許曰人主患無
徳政文章何爲因斯言而觀其用心豈欲以區區翰
墨傳世者哉而於蘭亭一之㣲乃設詐謀命蕭翼
賺取於辨才溺於嗜好之篤顧與中主無異何其惑
也然以人主之尊不以威迫𫝑取而委曲求之於一
老僧其用心亦厚矣玩之沒身納諸陵寢石凾鉄匣
錮於山陵之下其蔵護亦固矣而數百年之後不免
[018-5b]
爲有力者所𤼵則夫世之縱意非可欲取之不遺餘
力而謂可以守而不失者豈非大惑也哉此可見爲
天下所同欲之物茍非其所宜有雖人主不能長守
惟不溺於物者乃能不爲物所累圖之工否不足論
而斯理觀者所宜識也圖今蓄於 之蕭君彦祥彦
祥好學之士其尚以是觀之十七年二月六日書
  書蘭亭墨本後
學書家視蘭亭猶學道者之於語孟羲獻餘書非不
佳唯此得其自然而兼具衆美譬之徳盛仁熟而動
容周旋中禮者非勉強求工者所及也此卷劉㑹孟
[018-6a]
諸公鍳定以爲定武舊本見未覺其妙久玩之令
人有悟入處真可寳也哉
  題禇遂良書唐文皇帝哀冊墨蹟
晋宋間人以風度相高故其書如雅人勝士蕭洒醖
藉折旋俯仰容止姿態自覺有出塵意陵夷至于中
唐法度森然大備而怒張挺勃之氣亦巳露矣唐
諸賢去古未逺故猶有晋宋遺風觀禇公所書哀冊
豈後人所可髣髴哉古人所爲常使意勝於法而後
世常法勝于意意難識而法易知顔桞之書余一見
即知其美此書八九年中凡三見矣今始識其用意
[018-6b]
之妙正猶有道君子泊然内運非久與之居不足知
其所藴也
  題韓幹馬圖
右五馬圖宋時嘗入内府蘇子美趙徳麟題識以爲
韓幹真跡近蔵臨海錢氏兵亂馬失其二而題識猶
存錢君克重装裭之恐後人不知其故也俾著其
語幹於斯藝可謂精矣而杜甫以𦘕少之世以爲
名言余謂觀𦘕之法山川草木當求其精華所聚不
必計其巨細踈宻鳥獸虫魚當求其意態性情於筆
墨之外不必較其肥瘠大小推而至於文章之繁簡
[018-7a]
字𦘕之重輕莫不皆然甫論字則貴瘦硬論𦘕馬則
鄙多肉此自其天資所好而言耳未足爲通論也覽
此圖者尚以斯言求之
  書黄鶴樓卷後
竒偉絶特之觀固無與於人事然於其廢興可以知
時之治亂焉夫黄鶴樓以壮麗稱江湘間當天下盛
時舟車旌盖之來遊考鍾鼓肆管絃燕㑹于其上者
踵相接也元未諸侯之相持武昌莽爲盗區屠傷殺
戮至于鷄犬求尺木寸垣於頺城敗壘間而不可得
於是天下之亂極矣及乎真人既一海内建親王鎮
[018-7b]
楚以其地爲國都旄頭属車徃來乎其上者四時不
絶盛世之美殆將稍稍復覩余恨不𫉬見之而是貌
其状甚悉雲濤烟𣗳咫尺千里夏口漢陽蒼蒼如目
睷展卷而卧閱之恍然如乘扁舟出入洞庭彭蠡之
上而與李白崔顥軰同遊也今四方日就治平而江
湘尤予所願遊者他日苟或一登爲之賦詠以追蹤
於古之作者或者其始諸此乎
  題顔魯公書放生池石刻
肅宗之放生煦煦小仁無足稱者當時池多至八十
餘所而此碑獨以魯公辭翰而𫝊則夫天下之可恃
[018-8a]
者果在乎尊榮也哉公之書人皆知其爲可貴至於
正而不拘荘而不險從容法度之中而有閑雅自得
之趣非知書者不能識之要非言語所能喻也
  題宋孝宗題橙花詩後
人之文辭翰墨非極精妙不能傳乎後世惟帝王及
有道之士雖未盡美人亦好而傳之然爲天下所尊
仰而不敢褻玩者恒在乎徳而不在乎位陳叔寳隋
煬帝之詩宋徽宗之書與𦘕盖有見咄笑其所爲
者矣其美而可傳也且若此况其不工者乎故欲圖
來世之傳者雖人主之尊亦觀其徳而巳予嘗論宋
[018-8b]
之諸帝仁宗法不足而厚有餘孝宗才不逮而志甚
銳昔見仁宗飛白數大字慨然想見其時此詩乃孝
宗題馬璘𦘕橙花之作其書法方之祖父不及多矣
然使人望而敬之忘其爲區區小詩詩疑當/作技豈非以
其志烈之足慕哉
  題米氏山水圖後
目古極盛之世天下之間和同無間粹英秀傑之氣
充盈洋溢是以賢才之生多駢𤼵逓見父子兄弟俱
以所長稱于時者衆矣而宋東都爲尤甚相業功烈
則吕氏范氏道徳之純則程氏文章則蘇氏曽氏王
[018-9a]
氏孔氏劉氏其他至不可勝數而米氏父子各以𦘕
名家亦皆擅一時之妙豈人力所及哉天欲固人之
國家必生才以植其本使之扶而立之輔而翼之或
從而藻繪潤飾之不如此不足以見盛大之美也元
輝此圖乃避地新昌時作山川林麓吐吞闔闢有排
斡元氣之𫝑實可與古作抗衡不特追配先人而巳
當人物凋謝之餘洞視今昔慨歎久之
  題朱子手帖
君子之與小人較勝於一時則彼常盛而此常衰
觀是非於百世則盛於俄頃者不足以盖無窮之惡
[018-9b]
屈於一身者未嘗不光顯于天下盖時與事錯迕雖
聖賢莫能逹其躬及其𫝑易而理存人亡而謗息狐
狸狗䑕之軰臭腐澌盡而無遺而論議之公終不能
掩衆庻之口若徽國文公朱子與西山蔡先生屈於
小人之事可見矣文公西山相與講者孔孟周程
之正道而胡紘沈祖軰極力詆誣甚者欲寘之於
死地西山營道之竄公亦受僞學之目奪官裭秩逐
屏從遊之士由小人觀之曲意悖義取媚於權姦以
爲朱蔡且將終身名俱㓕矣夫孰知二百年之後摧
抑困悴者皎乎若白日之當天而鄙陋邪嵬之流以
[018-10a]
擠排汙衊爲事者人之視之猶覩不㓗之物目憎而
氣奪莫不欲戮既死之遺以快仁賢之憤哉嗚呼
亦可爲千古之鍳矣西山之竄在慶元二年丙辰文
公此書不知遺誰而惓惓欲告郡守稍寛西山之拘
執師友之義尚可以敦薄夫而勵末俗非特字畫之
可傳而巳也後之觀者其尚有所感悟以爲君子之
歸也夫
  題趙子昻千文字帖
宋之季年書學掃地蕩盡而詩尤壊爛不可收拾趙
文敏公生其時而能脫去陋習上師古人遂卓然以
[018-10b]
二者名家正書尤爲當世所貴重此卷千文洪武
鬻金陵市中而金華宋公仲珩稱爲公中年得意書
故刑部主事葉公夷仲因購而蔵于家公之弟恵仲
父預脩先朝寳録出以見示於是歎文敏公之學古
舎人之精識刑部之好竒皆不可得也
  題靈隱寺碑後
天地間至堅固者莫如金玉木石脆薄者莫如簡筆
礲石攻木範金坏土以成室其成也難其傳也
宜其可久操筆書率然而成文非假金石以刻之
宜其易毀㓕也然而世之爲堅固之具者常托其傳
[018-11a]
於易毀之物則豈不以其所托之人爲足恃耶錢塘
佛寺冣鉅麗者曰靈隱當元皇慶壬子嘗改而新作
之距今洪武癸酉僅越八十二春秋求其一榱一瓦
皆巳毀燎無遺而金華石塘胡公及呉興趙文敏公
所撰而書之文述寺之創始與其山水之勝棟宇之
麗僅盈尺之耳誦而觀之當時之事猶儼乎如在
則夫天下之可恃以永久者果安属哉亦可以慨然
而有感矣石塘在元位最不顯而行最篤文最竒趙
公名重宦高毎得其文必欣然爲之書於是又可見
茍有足恃固不以外物爲重輕而二公之過乎人必
[018-11b]
有出乎文辭翰墨之外者而世之尊二公者方拘拘
然求之於此而不知求之於彼不亦重可感夫翰林
脩撰練君子寧以此卷示余子寧多學而甚文必以
余言爲然
  題桐廬二孫先生墓文後
予嘗論正統以爲有天下而不可爲正統者三篡臣
女主夷狄也簒臣女主之不得與於正統古巳有之
惟夷狄之全有四海創見于近世故學者多疑焉盖
蔽于聞見而不暇遐思逺覽胡怪乎其未之識也宋
徳祐景炎之後縉紳先生徃徃竄匿山谷或衰麻終
[018-12a]
其身或慟哭荒江㫁壟間如失考妣而不復有榮逹
之願者多有之及其世久俗變然後競出而願立其
朝盖宋之遺澤既盡而然也若桐廬二孫公兄弟槃
公之抗志不汙求心公之不屑仕進何其凛然可
尚也哉富貴之過於貧賤也逺矣使義可以處之無
愧二公奚爲區區踐其所難而不顧乎盖必有甚不
可者而非知道者不能識也嗚呼斯理也見于孔子
之易春秋者詳矣學者不深考至於棄君背父䧟于
夷狄而不自知道之不明其禍如是其烈也可畏也
夫世有知二公之心者其知予正統之論也夫表槃
[018-12b]
之墓者黄文獻公爲求心公墓碣者文獻門人王
君子充其事巳備故弗論姑識予所感云槃諱童
𤼵字君文求心諱辰龍字
  題元諸儒帖
昔時諸君子學術皆有承傳雖字畫之微亦皆得其
意趣故所言多閑逺逸麗非若今人縱手妄作也夫
昔人於不急之事猶致其精况所當先者乎今人於
易爲者猶不講况難爲者乎有志者於此可以慨然
矣吾友俞子嚴有志之士也以數帖見示故以所慨
者告之
[018-13a]
  題賜宋懌顔魯公多寳塔碑後
文辭翰墨於儒者爲餘事然非天分之高學力之積
不能造其極兼乎兩美者固難其人而父子相承能
擅其工者世亦不可多見也 國朝之翰林學士
承㫖潜溪公以文辭𤼵道徳之奥而介子中書舎人
仲珩善書最當時凡海内求文於公者必謁仲珩書
之薦紳以爲美談不幸仲珩亡公亦相即世十餘
年來士之欲昭幽行而紀偉績者無所於歸仲珩之
子懌奉母居蜀思紹父學殿下至國聞而閔之以爲
名臣之子孫也時賜粟帛賙其家撫勞教育者甚至
[018-13b]
由是懌得專於學其書益工洪武二十七年四月二
十七日殿下講學于齋宫左長史臣南賔侍坐臣孝
孺亦預在席有 教曰宋懌書法可嘉其以顔魯公
多寳塔碑賜之仍手書賜宋懌三字於篇首臣既持
以付懌且告之曰士爲衆人之子孫也易而爲名人
之子孫也難盖以徳業隆厚非厲志篤學則不易紹
乎前美也今殿下仰思前正而施恩於懌可謂盛矣
懌尚日孶孶因藝以進乎學因學以進乎道以紹父
祖之聲猷以報殿下之寵望則善爲人臣子矣孝孺
嘗受學于潜溪公固不敢不勉以辱公門而所望於
[018-14a]
懌者非止能書而巳也詩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懌
也其可忽諸
  題賜王訓導詩後
翰林待制金華王公奉詔脩元史文辭爲史官最及
使南夷一死爲羣臣最有子紳能傳其業家學之美
又最當時宜乎殿下賜詩嘉奨之也唐甄濟不仕禄
山以死其子逢能見知方州大臣白其事于朝且請
韓退之爲立傳君子稱之待制公文章節義不愧於
濟而紳受知賢王深禮遇又非逢可比父子名績
其有不傳也哉後之執筆紀事者當於賜詩有徴焉
[018-14b]
不待退之之書而後著也
  題醫
管輅之言曰善易者不言易輅之治易其淺深不可
知然斯言則晋之清談皆不及也君子之學自得而
巳果有所得則天下之物皆足爲吾用於心無得焉
則所習而熟者雜然陳吾前方爲所累之不暇於吾
哉太史公爲君作醫累數百言而無片辭
出醫書可謂知道者之言也吾與君論辨甚久
君未嘗以衒其術而人多以善醫稱之其殆管輅之
𩔖耶
[018-15a]
  題太史公手帖
某年二十時𫉬見先生于翰林遂受業于門及先生
致事還金華侍左右者數年毎蒙奨與以爲易教所
以陶冶鞭䇿之者甚至此帖乃庚申歳謫蜀將辭京
師時所𤼵詞意重厚拳拳以古賢哲之事見勉若誠
以爲可望者嗚呼
  題楊先生墓銘後
太史潜溪先生以雄文厚徳師表當世禮接天下士
如恐不及而所敬愛推服者不數人若白鹿子楊公
尤與太史公友善而以爲不可多得者也白鹿
[018-15b]
子貌清而神峻言厲而志端於人無貴賤富貧徳有
可尊則敬之否則不正目視荘辭論不肖者惴
慄焉是以鄕閭之民不畏郡縣之笞辱而畏白鹿子
之公議人或欲薦之仕不應強以酒食非其人輙辭
布衣韋帶處乎林泉而聲聞于逺邇盖有東漢諸君
子之風焉白鹿子生於元元之習俗陋矣以學士君
子自名者僕僕塵埃車馬間求利逹徼聲譽惟恐弗
得而白鹿子獨能操志篤行不𣵀乎世之垢汙古所
謂介士幽人㧞流俗者其白鹿子之謂邪孝孺年二
十餘遊太史公門𫉬聆白鹿子言論固巳竦然敬之
[018-16a]
今十有五年太史公既即世而白鹿子亦亡於是百
年之遺老盡矣其孫友以鄭太常所爲墓銘見示歎
士習之日變悲老成之靡存爲之於邑者久之
  題太素子墓銘後
昔昌黎韓子之銘盧處士歐陽子之銘薛直孺皆其
妻之兄弟知之深望之厚而哀其殁故其辭反覆於
天人之際爲最深今戴先生於太素子趙君猶二公
之於盧薛也是以其辭信而詳其事微而可傳而太
素子之卓行因得著明於世古今人夫豈果相逺哉
吾昔遊金華聞太素子之風高其爲人而今巳矣浙
[018-16b]
水東固多竒士求若人之似於山海之間其尚可得
邪惜夫
  題礲硿子墓碣後
士不以得位而後貴也居位而不能行道祗所以累
乎位善推其所爲於人雖未嘗有位孰得而賤之乎
故因位而著勲業者易不假乎位而徳及於人非有
志者不能也吾觀太史公礲硿子墓碣礲硿子鄕里
一布衣耳㐫歳能活數百家遭亂能衛其鄉人於難
此其及物者厚矣何必有位哉公之言曰有積無𧇊
惟後之垂礲硿子三子皆才而顯且方以儒術進用
[018-17a]
於世吾將於是徴天道焉
  題濟寧張氏墓銘後
當中原文獻盛時薦紳大儒彬彬多齊魯之士道徳
言論既足師表一時而餘風所漸雖閭巷之人皆敦
篤忠厚慕尚文學非他郡可及兵興以來師䘮道微
漠然無復存者余先君貞恵先生昔爲魯守嘗思有
以化之迎禮師儒擇子弟之重厚知禮者使就學焉
于時洙泗之間㡬爲之一變自先君去官今八九年
魯士之出爲世用者徃徃有之大率皆當時之秀而
張君盟其一也盟以才受薦佐大郡甚有名稱惜其
[018-17b]
父處士生不顯于時思𤼵其遺徳以傳後世乃求銘
于聞人以識其塟余遇諸京師爲之歎息流俗之壊
也久矣親沒不圖所以傳之而惟祈福於異教所費
不可勝計而卒無絲毫之益盟獨能以章著先行爲
急豈非知所輕重者哉余久不至魯由盟觀之其俗
盖將盡變矣復異時之盛安知不始諸此乎盟幸以
告我余尚能爲魯人書之
  題胡仲申先生撰韓復陽墓銘後
爵位所以取尊於當世而非取信後世之具也逹官
顯人茍無足傳則聲與身泯隱約之士道術文學誠
[018-18a]
過乎人人其居雖困而其所有昭乎若日月之掲夫
孰能掩之世俗不之察託傳世之任者不於其道而
於其位親沒而圖銘墓之文徃徃於位號華顯者求
之甚者或假辭於文而寓名於公卿豈知古之傳世
者固不以禄位而重哉其陋也甚矣金華胡翰先生
異時嘗以一布衣入史舘出爲衢府教授退處田里
以終士之貧困無出其上者然其操高介文章雅
馴當世之士多自謂不能及之先生既不妄稱譽而
世俗亦鮮知其文故四方得其文者爲最寡呉郡韓
君奕示余以先生所作先府君墓銘盛有所推許於
[018-18b]
知愛先生之文可知奕之異乎衆人於先生亟與之
言可信其先君果竒士也余年二十一見先生於金
華先生不余賤待以國士與語連日夜不休今亡矣
思重見而弗可得讀其文如接其聲容因書卷末以
授韓氏使世俗知韓氏之求先生之不拒皆古道也
  䟦劉府君墓碣後
李元賔文學在當時最爲韓退之所推而退之銘其
墓不過百餘言稱其美者不過十言然非元賔莫能
當也古人之文要而不煩也如此近世銘墓者爲言
多至數千少亦不减數百否則求者怫然有不滿之
[018-19a]
色是豈特文之不逮古哉習俗之弊也久矣吾友劉
君剛養浩請銘其父處士之墓於太史公公爲之銘
辭約義該得退之之意盖欲矯積弊而復諸古也養
浩學古而攻其辭故公以古道處之由是而求處士
之爲人其亦古之所謂善士夫
  題㑹稽張處士墓銘後
外爵禄而貴富者君子也待爵禄而貴富者恒人也
備萬物于一身天下之物孰加焉友聖賢于千載天
下之貴孰並焉不有得於此而顧有慕乎彼則其所
慕者庸知非君子之所耻也耶孔子賤千乗之齊侯
[018-19b]
而取首陽之餓士曽西薄志得位尊之管仲而畏仲
由世俗之所謂富貴貧賤豈足論有道之君子哉
之珏芝里有處士曰張公珵字克譲生于世者七十
六年而不階一命不資斗禄以布衣終田里然和易
純正之徳見推于鄉閭雋㧞清逺之文尚友于古人
寓至富於窮約之中存至貴於卑賤之表有子五人
既沒而叔子思齊爲陜西左叅政少子遯亦以通儒
術薦爲 紀善諸孫勝衣冠者多至二十二人世皆
曰處士富貴人也身不待乎富貴是以澤及乎後昆
張氏之富貴其亦異於恒人逺矣盖道徳有餘而天
[018-20a]
之報有不至者後世必其福然則張氏之孫曽欲
保先澤于悠久者可不以處士言行爲法乎叅政公
名可家以字行繇觀察使拜今官學行政事君子以
爲不愧其先人云
  題溪漁子傳後
今之爲士者不患其無才而患其無氣不患其無氣
而患其不知道道譬之源也氣譬之水也才譬之能
載也盖有無其源而不能爲水者矣未有水既盈而
不載者也是以君子不敢強用其才而務養氣終身
由乎禮義之途使内不愧於天外不挫于人充溢盛
[018-20b]
大無施而不可舉而建事立功則天下豈有難爲者
乎後世學者不知出此用其驟盛易衰之氣而無所
養當其銳然於有爲之固若可喜及乎渉歴無窮
之變未有不薾然消沮者也吾嘗歎而疑之郡人林
左民示余以溪漁子傳稱溪漁子事及其言論皆偉
甚左民竒士因其所交以觀溪漁子之才氣有足望
哉然溪漁子好爲文而不自足顧毎有取於世之有
道者此其志異於世俗逺矣江淮間豪傑之所㑹盖
有得道之人焉余求之而未之遇也溪漁子盍求而
見之乎茍有得於其言則左民之所稱者皆溪漁子
[018-21a]
之粗也余必預聞之
  題陳節婦傳後
世之記事者務取詭特竒異之行以駭人視聴而於
守常蹈義者則棄而不録故史氏所書節婦孝女非
赴淵投崖則㫁髪刲股吾甚惑之所貴乎善行者以
其當乎義而可法也茍吾之義無愧於天下則亦奚
用夫異俗駭世過爲難能之事乎有意乎爲異者未
必不入於利不知仁義之可慕而自勉于仁義斯其
於善也篤矣余觀王紀善璞及鄭僉事士元所傳陳
節婦應氏事盖節婦年十七歸陳甫一年生子三月
[018-21b]
而夫亡利誘而𫝑迫之者盈耳凝然不爲之變劬躬
畢志以事舅姑陳氏之宗卒頼以不墜未嘗赴淵
崖而人稱其節未嘗刲股㫁髪而舅姑安其養方其
自脩於閨閫之内寧知節義之名爲足慕哉無所慕
於外而勉於爲善此節婦之行所以爲美惜夫有司
不言於 朝不𫉬書列史氏之籍然其孤好學
圖顯先徳將必有立於世他日使人謂陳氏爲有子
而節婦行義因之以章則可以駭人視聴者在此而
不在彼矣何患其無傳耶
  題鄭叔致字辭後
[018-22a]
古者制名之義不一而莫病於近代爲其慕乎美稱
也夫人之有名將終身以之茍著爲學之方使之顧
名思義豈非善名之者乎世之爲父師者徃徃以皐
䕫益稷丘軻囘路加於無知之兒其名則聖賢也求
其徳則庸竪賤夫也不亦妄且誕歟是謂之不知其
父師之道也若吾友浦陽鄭叔致則不然叔致之生
也其父取大學格物之義名之曰格及冠其師太史
公復以叔致字之而祝之以辭欲其用心於致知之
學也嗚呼是不亦善爲父師也乎夫人之通患不患
於不能行而嘗患於不知不先致知雖有出世㧞倫
[018-22b]
之材亦不免𡨕行謬作之弊能窮天下之理盡萬物
之情一旦措之於事業則沛然而有餘𤼵之爲文章
則浩然而無涯蓄之以爲徳行則從容而中道矣古
聖賢之學必以知爲先也而叔致可不務乎物之理
不可以數計而欲知之也盖有要焉操至静之噐以
應乎羣動以索乎冊書察之於天地之際驗之於倫
理之間譬諸破竹焉既得凾刃之地一節之後將豁
然矣知既盡而於聖賢之學無得者吾不信也叔致
生禮義之家重之以美質耳目之接無非知也舉足
動容於堂序之間推而逹之無非可行也而太史公
[018-23a]
又甚愛之其於學不既得矣乎予復爲是言者予與
叔致友以忠告者友道也雖然叔致奚俟予言哉
  題宋舎人篆書
篆書以清圎勁㧞爲高秦唐二李皆以是名世其用
心至矣自江南徐𪔂臣始變而肥巳稍逺於古然能
不失其意故論者尚之近代趙魏公子昻愛𪔂臣書
所作大小篆多𩔖𪔂臣由是學者翕然效之甚至彭
亨濁俗如腯豕然不知魏公天資高邁故所書自過
於人俗子軰塵胸陋質欲逐其迹無怪其謬也金華
宋君仲珩病古學之不振學大小篆匪二李不師其
[018-23b]
用心甚久故所作駸駸逼真此王荆公刻漏銘爲李
思問書亦其一也嗚呼古人不可見矣欲識其遺意
者尚於宋君觀之
  題宋舎人草書千字文後
近代能草書者呉興趙公子昻公所敬者爲鮮于公
伯㡬稍後得名者爲康里公子山吾嘗評趙公草書
如程不識將兵號令嚴明不使毫髪出法度外故動
無遺失鮮于公如漁陽徤兒姿體充偉而少韻度康
里公如鸞雛出巢神彩可愛而頡頏未熟雖俱得重
名而趙公高矣三公而作者金華宋仲珩草書如
[018-24a]
天𩦸行中原一日千里超澗渡險不動氣力雖若不
可蹤蹟而馳驟必合程矩直可凌跨鮮于康里使趙
公見之必有起予之歎此卷千字文乃仲珩爲李君
思問書者尤渾雄可喜仲珩今之古人也思問勿易
視之
  題宋仲珩草書自作詩
近代善書尤著者稱呉興趙文敏公及康里子山文
敏妙在其行奕奕得晋人氣度所乏者格力不展子
山善懸腕行草逸邁可喜所缺者沈著不足金華宋
君仲珩兼得二公之妙而加以俊放如天𩦸奔行不
[018-24b]
躡故歩而意氣閑美有蹴踏凡馬之𫝑當今推爲第
一 乃余在金華時自京師書其
所作詩余者詩與書皆翩然有塵外意誠希世竒
玩也
  題周氏文後
知人天下之至難由人之言以觀人至難之尤也人
之平居非察其所守不足知其志非試其臨事不足
知其才才志得矣非考其終身不足以知其徳此人
未易知者爲然也士之寛有容者譽人多過其實
刻厲疾惡者取人多䘮其真自非誠明公溥之士其
[018-25a]
予奪褒貶未必可信則察言之際豈易乎哉吾友方
君其介㓗不妄有所稱而王君脩徳然守正不爲
詭隨之行茍非其人雖其親愛不以片言許也今於
周君友文俱言其美若出一口然夫以方君之言雖
微王君猶信也王君之言雖微方君猶可也而二君
交賛之皆以爲難能則周君之善烏可誣也哉昔余
與周君遊先於二君而周君之來吾郷二君知之者
詳於余古道之不復也久矣余於周君喜二君之公
於取人也既爲之書復繫其使人知予爲之書者
乎周君盖猶二君之意也
[018-25b]
  題王氏述訓後
師弟子之教不立世之學者一變而爲陳相再變而
爲逄而變不至於羿之爲不止也其漸豈不
可畏哉予過梁宋間覩河洛之俗可駭焉至汜水見
河南按察僉事王侯道所爲述訓歴紀成童時所
從之師以致不忘之意其情辭忠厚有足感人者嗚
呼薄夫惡子觀乎此其尚知所愧耻而感慕也哉
  題劉養浩所製本朝鐃歌後
文章之用明道紀事二者而巳明道之文非有得於
斯道者雖工而不傳紀事者不得豐功偉徳可以聳
[018-26a]
攝衆庻耳目者而書之亦不足取尚於後世故士未
足以明道則博求當世非常可喜之事而述焉亦文
之美者也西漢文士最衆尤傑然者賈生董仲舒其
才未必遷固之下然後世傳而誦之者必遷固之文
而賈董不若焉賈董不得紀天下大事而遷固爲史
也今 天子起布衣除羣雄十餘年統一四海與漢
高祖無異吾太史公以閎博竒偉之文居遷固之任
爲士者莫不慕之公之門人金華劉君養浩亦奮然
自喜以爲此難遇之時不可漫無所述乃考徴征伐
之次第爲鐃歌十二篇以宣𫾻國家之功烈其事信
[018-26b]
其辭竒其取尚於世可必也嗟乎養浩於斯文可謂
有志矣昔之人居史氏之位而不脩其軄者甚衆今
養浩未嘗得位於時而遇事感𤼵輙有所作使假之
以位遺功遺徳未盡紀載者庻乎有所託哉余少竊
妄志述者之事𫝑孤行獨無宗族親黨之譽而不聞
于人而不得賢人君子爲之美故徃徃顧以怠惰而
未能然斯文之有益於世者不止若此而巳也願與
養浩加勉焉
  題黄東谷詩後
昔人謂詩能窮人諱窮者因不復學詩夫困折屈鬱
[018-27a]
之謂窮遂志適意之謂逹人之窮有三而貧賤不與
焉心不通道徳之要謂之心窮身不循禮義之塗謂
之身窮口不道聖賢法度之言謂之口窮三者有一
焉雖處乎崇臺廣厦出總將相之權入享備物之奉
車馬服食非不足以夸耀市井然口欲言而無其辭
心欲樂而有其累其窮自若也無三者之患心無愧
而身無尤當其志得氣滿𤼵而爲言語文章上之宣
倫理政教之原次之述風俗江山之美下之探草木
蟲魚之情性状婦人稚子之歌謡以豁其胷中之所
藴沛然而江河流爛然而日星著怨思喜樂好惡慕
[018-27b]
歎無不畢見造化神且將避之而何慊慊於區區
之富貴者哉此謂之逹可也雖飢寒流離夫孰可以
爲窮世之人不之察幸斯湏之𫝑者多挾其所有以
驕士而不知士之非果窮巳之非果逹也象山之東
谷有士黄君思銘過余侯城山中其身甚約而其言
甚侈其形容甚臞而其詩甚麗出其所作數十百篇
爲余誦之金鏘玉戞宫鳴徴和有竒纎妙之觀而
無枯淡寒陋之態余雅爲之喜而君復將自此而西
歴覽天台諸山以盡巖壑之勝嗟夫近時詩人如君
之可貴者鮮矣君行乎世有知君詩之可貴者其亦
[018-28a]
世之所鮮哉
  書夷山稾序後
人之窮逹在心志之屈伸不在貴賤貧富富貴而於
道無所聞於業無可傳謂之窮可也非達也賤貧而
沛然有以自樂生有以淑乎人沒有以傳諸後謂之
逹可也非窮也世多以隱顯賢否天下士而士亦以
禄位得失爲心之欣戚𫝑盛則志滿而驕𫝑卑則志
沮而陋於是士之進退皆窮矣非人能窮之也彼有
以取之也吾觀四明先生羇寓數千里外在尺竹
伍符中而放筆爲詩組織物状揣切人情敷事理
[018-28b]
浩乎其無涯燁乎其有輝味其言如素處顯位者未
嘗有枯悴寒澁之態是安可謂之窮士乎士茍有自
逹之具天且不能窮之而况於人也哉予自京師還
過夷門與先生論詩因識所感使人知窮逹果在此
而不在彼也
  書浦江二義門倡和詩後
浦陽鄭氏王氏俱以義名門事傳于天下而聞于
朝廷歳兩家爲訟者所誣王思敬甫偕鄭氏之長
采苓子訴于朝 皇上重二氏之義詔勿治於是二
老人驩然同歸置酒相勞苦交遊之士爲詩以述其
[018-29a]
事二老人從而和之讀其辭尊君親上之情戴恩懐
徳之意藹然溢諸簡册間何其美也人性之易感也
尚矣綏之以徳則驩然鼓舞而和氣生焉和聲𤼵焉
至和盈溢于宇内則風雨時萬物遂諸福畢應而治
道以成觀二老人之詩當世政治之美從可想見豈
特可爲鄉盛事而巳哉
  贈樓君詩卷題辭代太史公作
洪武辛亥之歳浦江樓君真以文學用薦者赴京師
有司將官之君固以疾辭歸朝之名卿顯人與君交
者皆重惜其去相率爲歌詩以賛其行凡若干首君
[018-29b]
嘗徴予序予未暇也及予致政家居以爲言予撫卷
而視計其時僅越七年而其人之存者聚散不常於
是益知君之賢而歎斯文之不可復得也嗟夫予何
敢序之哉予嘗諍觀之天地之始終如日之旦暮耳
千載之間如一時耳人之生世不啻如呼吸頃耳其
中離合憂喜何足較乎可以與天地並存而不朽者
惟文辭而巳若此卷者亦其一耳君試追思徃日交
遊之人聲音笑貌暸然著於耳目間固如昨日事也
欲求而見之豈復可得乎不知與夣寐何異也而余
與君復云云不置何也斯理也非逹性命之故者不
[018-30a]
足以識之逹性命則物齊矣君足踐利禄之塲不願
而辭歸其中心必有所得余非能知君獨視其詩而
有所感故題之以辭
  書學齋佔畢後
眉山史繩祖慶長所著學齋佔畢其論荀楊言性本
於告子皐䕫以刑名聲色絶世引喻有味可爲世戒
於子罕言利與命與仁訓與爲許謂君子懐刑乃懐
思典刑而則效之大學彼爲善之當爲彼爲不善之
小人皆可備解經之一盖篤志精思而求所自得
者非特好異也然論乾坤二篇之䇿當萬物之數乃
[018-30b]
以稱物平施爲言謂三十斤爲鈞萬有一千五百二
十銖又以孟子鈞是人也賈誼大鈞播物者實之其
他談數附㑹曲折纒繞蔽聰可駭者頗衆甚矣乎其
爲多思也至於考索經傳可喜者雖有之而謬誤亦
間見焉豈所謂知者過之者邪然其異於世俗之
瞀拘錮於巳然之成而漫不致思者亦巳逺矣况
其該博於載籍索之惟恐不致盖亦難能之士也第
疑聶夷中詩二月非鬻絲之時以爲乃四月之訛則
爲未當乎理夫夷中盖以貧困細民未蚕未稼而預
貸絲榖之直於人是以雖暫紓目前之苦而將來不
[018-31a]
免飢寒之厄此非躬歴其事而深䆒民瘼者不能述
斯言也而慶長乃不之知豈其偶未察耶抑其方銳
於攻𤼵前人之短而不知巳之失邪
  題聴琴軒記後
天下之事才而有爲者非難知其才而用之者爲難
智而能言者非難逹其爲言之意者爲難是以李長
吉發憤欲酹平原君而韓退之亦祭田橫以見志
古人之重知巳豈有所利也哉吾之所得存於心未
嘗𤼵口而彼能的然先得吾之所存固人情之所甚
快也世傳伯牙絶絃於鍾子期其事有無未必然盖
[018-31b]
以喻知已之難遇耳廬陵鍾深省以聴琴名軒盖嫉
夫知人者之少而欲以是自勉者歟今天下混同四
海之才皆麗輦轂下其間豈無出𩔖軼羣之士伏於
衆人之中而無所𤼵者乎深省號爲知人將進而用
於上㸑下之木有剨然鳴者其尚知而取也
  題積善堂記後
爲善而至於君子人之所能必也爲君子而富貴且
有後非人之所能必也世之人不爲其所可必而妄
意於所難必脩於身者無成則委之如當然望於天
者不𫉬則怨且疑以理爲不足信其惑不亦甚乎人
[018-32a]
之宜爲君子而不可爲小人出於性分之固有非爲
利逹而爲之也使慕利逹而爲善其心巳䧟於小人
之歸尚何暇天道之怨哉予觀顯融於斯世者多昔
者質厚敦朴之士之子孫盖斯人之爲善出於天性
而未嘗知外物之可慕故有以合乎君子而得天道
之祐非偶然也河南按察副使㑹稽徐公以積善名
其堂以昭其祖考之善而推其福禄之所自且以勉
其後之人夫徐公之顯由前人之積則夫後人之所
慿藉者豈不在公之所爲乎公之爲人御下寛黙有
容而持身甚謹衆咸服之以爲君子而不自以爲才
[018-32b]
是宜爲天道之所祐者也尚於其嗣人徴之
  敬題蜀王殿下來鷗亭詩後
蜀王殿下以睿哲之資性與理合𤼵言成章而謙虚
好士士有見者未嘗不歛容垂問然文辭翰墨之賜
非學術噐識逺過乎人者弗能致也徃者講學中都
臨淮訓導姚宗文特承顧遇賜以來鷗亭詩時殿下
春秋十有八耳而措辭雅馴有法雖縉紳儒先莫過
焉是豈特儒者之美觀哉亦可以爲聖世宗室多賢
之慶矣
  題許士脩詩集後
[018-33a]
師道之重古之君子以之參乎君父之間盖以人之
有身非父則莫能生非君則莫能養父既生之君有
以養之而不聞道徳禮義之教雖苟生於世不若無
生之爲愈也是以於人爲特重視夫至尊至親之恩
靡不及焉洙泗門人視孔子猶父及既沒三年猶哭
失聲或築室獨居而不去此與唐虞之世如䘮考
妣者何異自道䘮俗偷倫理廢薄而師弟子之義
闕生無就養之禮死無爲䘮之制甚者讐疾其師乗
𫝑折辱以快其忿豈皆民性之不逮古哉教者非其
道受學者非其才故也誠使師有以爲教弟子知所
[018-33b]
以爲學其有不相親愛者邪吾鄉林昇嘉猷始事吾
友王脩徳脩徳良士毅然以古道自整後不幸徙
家南中婣族無一人顧恤嘉猷徒歩千里追送泣涕
與訣别此其義有足多者嘉猷少予一歳輙以師禮
事予㑹予教授漢中行六千里來學徳業大進見之
者莫不稱其篤行此其可與世俗弟子同語哉嘉猷
爲予言里人王暊與其弟暕嘗師脩徳之友許君士
脩許君卒嘉猷爲集所爲詩暊暕爲購工刻于家以
傳其待許君不以存沒少異若暊暕之於師盖亦當
世之所鮮也嗚呼予嘗嘆斯世不復有如古人者今
[018-34a]
乃於閭里見之豈吾鄕之民性獨不異於古哉抑亦
父兄長者之化有以習其耳目而致此也許君之詩
予昔既爲之序復書其交友門人事以見許君之所
教者非世俗所及而其所長非特在乎詩且以諷當
時之爲弟子者使有所感𤼵焉
  䟦劉氏家藏誥命後
烏傷劉氏在宋季如公亮者嘗以中奉大夫致仕而
贈其父爲太中大夫亦嘗貴顯矣未越二百年而歴
官行事之詳巳無所考向微斯誥則子孫且無從徴
之况他人乎此可見人之傳世在彼不在此中奉之
[018-34b]
昆孫剛方以學術自表著勉其所當爲而無外慕之
心固知所輕重哉
  題湯氏家藏賜笏記後
春秋書法至簡事之不登載者盖甚衆而於寳玉大
之竊獨兩書之而不厭盖以國之𫝊噐先世所受
於君者其所繫爲至重也呉湯氏不忘其先祖爲進
士於宋度宗時所受賜笏寳藏于家而求士君子以
記之其亦孔子之意歟雖然笏之爲言忽也所以備
忽忘且以戒人之忽也不忽則敬敬者徳之本湯氏
子孫持不忽之心以守此笏雖百世可也不然國家
[018-35a]
天下大噐以忽而失之者多矣况一笏乎
  書李質夫序後
名號者巳之所命以别乎人苟未極其美人未必非
笑之也而名號者常務極其美焉聲譽者巳之所致
以彰其身一有所不至則人將訾謗之矣而爲士者
未嘗脩其可以致名譽之道是之謂怠其所宜爲而
先其所當後古之君子弗爲是焉名號與聲譽俱美
者稱也二者相戾者愧也恐其相戾而勉焉以稱其
名號者不亦善於自脩者乎善於自脩者君子取之
章貢李君仲文常從事於儀曹覩制作文爲之盛因
[018-35b]
自號曰質夫其意有慕古反始之美及來仕于吾郡
然以矯浮薄復質厚爲軄盖欲推其所慕以同諸
人也天下之理莫善於可莫不善於使人無以加
文者周之所尚聖人非處其薄也然質之甚猶可
之以文文而至於盛則無以復加矣故必反之於質
而後可由質而之文猶繪於素雕於檏順乎其不難
也反而復之質非盡浣濯剗除之何由復其始乎而
李君乃欲舉而復之其志既美而其事甚難也雖然
巳不由而強人之從於事爲難已由之而化人之從
非果難也士固有居乎閭里而化民成俗者况居位
[018-36a]
者乎李君苟能因是號也思其義而身由之機巧之
去而惇厚之用椎魯之尚而矯飾之遺行成乎躬而
聞乎世東南之民他日有耻浮薄而勉爲忠檏者其
李君之化也夫
        臨海縣知縣黄誥
        黄巖縣知縣張師善
       台州府儒學教授尚芳
            訓導李深
        黄巖縣儒學教諭文程
[018-36b]
            府學生陳縝葉琰王梅齡
            臨海縣學生李臨卿戴濬之
            黄巖縣學生孫思光牟汝鈞校對
遜志齋集卷之十八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