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遜志齋集 > 遜志齋集 8


[008-1a]
遜志齋集卷之八
 中順大夫浙江按察司副使奉勅提督學校雲間范惟一 編輯
 奉政大夫浙江按察司僉事奉勅整兵備南昌唐堯臣校訂
 中順大夫浙江台州府知府事前刑部郎中東呉王可大校刋
 雜著
  考祥文
孰爲祥乎匪物由人子孝臣順父正君仁是之謂祥
數者咸備雖星殞地裂不足以爲殃苟尖其道上下
易軄尊卑乖序雖芝生宫麟鳯在郊於祥何取世
之人弗思求祥於物不知巳之躬有祥攸岀爲善于
[008-1b]
家祥實基之不勉巳而循物禍之所隨
  戒妖文
人知物之妖而不知人之妖知人之妖而不知妖自
巳招山崩川竭雖爲可畏嬖庸賢遁尤爲可懼牝晨
羝乳人以爲異斁倫敗俗其禍尤著嗟乎今之人樂
妖爲祥行如跖蹻喜色哲夫旁觀股栗心掉彼
謂無憂酣喜譁𥬇天縱汝爲妖吾則莫知苟自人興
汝寜不思
  誚伯牙文
世傳伯牙事陋矣張文潜爲賦哀之其辭信美而其
[008-2a]
義尤陋也余讀而鄙之爲文誚伯牙且正張子之陋
其辭曰戰國之士好夸𥊏毗恒詭實以求合不顧人
之是非於斯時也求自重而違世者嗟吾舎子而
誰然於子有憾焉蓋惜子爲藝也善而爲識也卑君
子之學自得而已苟余中之有樂遑恤世之愠喜感
子期之見知遂絶絃於旣死悲乎陋哉子之志也知
子一人不知舉世使夫人能識子則何名爲絶藝俚
歌巷語嬰孩啓齒惟其不知乃爲至貴子之不幸子
期是值忘子之惡舉子之愛俾爾望於人也過深而
得於天者不至子誠有以自適天地日月草木庻𩔖
[008-2b]
舉目欣然皆識子意苟爲不得雖子期接踵譽言盈
耳亦何預於吾子且夫全於天者不求合於人志乎
遠者不取效于邇嗟伯牙乎爾不以萬物爲一身
以太虗爲知巳等毀譽於浮而游心乎冲漠之鄉
下迨乎無窮上泝乎無始以與無耳者聽無言者語
奚爲栖栖焉隘狷而可鄙此藝之所以爲小技而予
固不足與聞乎此也耶
  吊茂陵文
祗明祀而言旋指槐里以西征停䇿憇于道旁
覩高丘之崢嶸即故老而訊之惟漢武皇之茂陵
[008-3a]
整冠裳而疾趨蹐遺廟以屏營凄風起于叢
鼪鼯嘯于幽塋慨雄心之靡托悲㬅志之無成惟
君皇之御極遘炎靈之方熾陋堯禹爲未足遵
卑祖武而弗肯内瘠民以自殖外震威乎遐裔
騁車轍于八荒候神人于海澨建千門與萬户
殫土木之奢麗希軒轅之騰化永傲倪乎斯世何
盛業之易洪謨欝而難宣雖暫弱于戎胡
民疲弊而不痊竒禍機于巫蠱妃㣧丁毒而㗸寃
諒逞心於屠滅抑天道之𦤺然闢土之宏廓
曾玄官之莫固赫兵革之繁庻委守衛于草露城
[008-3b]
𨶕之崇敞求㫁礎而無所後宫之韶冶僅或𫝊
其塜墓像祈連以旌武想壯魄之巳腐嗚呼哀哉
形必有盡孰不有亡匪君皇之獨然尚奚爲隱
憫而廻遑惟祈生之巳甚或妖誑而過望謂長年
而卒老死斯足垂戒于昏荒明固有所不逹
固有所短偉才畧之英邁哲與愚其相半頼表聖
而黜邪兼善悔而能㫁雖人恫而財竭終克免
乎危亂悼徃者之無知尚來者之可諌感盛衰之
相襲仰昊天而永歎
  𥸤天文
[008-4a]
維洪武十四年歲在酉六月乙朔下土臣某謹
稽首昧死言維天生人厥質匪恒君之惟后淑之惟
師匪后無以厚生匪師無以惇理位有隆卑其任惟
鈞天䧏疪民不靖乃生越二紀兹甫受師后之功孰
廸彛訓俾弗沉迷時惟臣師實宣若皇命肇小大遐
邇民咸若德蹈則庻底寜忠順徴嘉不自引伐亦
旣𦤺厥事心罔或弗念帝室肆仲子元孫顯寵命
咸率攸行弗越謂后惟天惟父惟天下烝民主
敢不祗順曁躬曁嗣人敢弗伏思錫忠孝于將
來時飲歠曰斯我后之德時逸燕息曰斯我后之惠
[008-4b]
逺臣𦒿艾童弱戴后德若臨視栗栗肫肫罔有違
乎昭憲誠亶䔍冝聞于天天不易諶乃裁䧏之大
戻恫𢦤厥家播流于西邑𦒿臣黄髪之寳龜灼知
㡬先之水火灼資民庸之粟帛民頼以生今
使匪踐艱荒民罔不大惻曰自遺耉成人
今民何鑒何式何頼以永存如父母罹㐫灾罔豫矧
臣承導 愛愛德施弘章肇閔閔心隱痛若弗能生
念凢民師猶父母父母疾眚子𥸤祈於天天必閔應
臣自兹始祗陳厥由臣有壽年禄慶在天未逮臣身
願輸弗享以延師之齡啓帝心俾師克復故里居
[008-5a]
建乃家勿墜庻海内民有仰國有望臣死罔悔惟
天鑒民誠誕敷休命匪臣蒙嘉徴將兆民是頼臣聞
曰民雖卑誠靡不格天天雖尊惟誠之從嗚呼皇天
其尚閔兹臣小子未有知惟天其惠綏休命
  告風伯文
舟楫所資惟風與水二者皆得一日千里其或不然
水戻風違只尺莫進如受縶維今赴京師舎車從汴
河決梁陳茫無畔岸所兾清風送我于南風乃逆施
不可以忱篙人艣工流汗成雨白浪湧騰抑退軒舉
歲當大比群士畢來天府奉詔俾擇其才時有常期
[008-5b]
𫝑不容後風茍尼之果誰之咎帝御九州事天敬神
凡爾百靈孰匪帝臣國大事在乎取士不能體國
亦神之耻咨爾風伯幸停怒威亟北其旋翼舟以飛
三日之間逹于畿甸我期不愆神亦罔怨百靈洋洋
儼乎在前豈吾之私帝命是䖍
  里社祈晴文
民之窮亦甚矣𣗳藝畜牧之所得將以厚其家而吏
實奪之旣奪于吏不敢怨怒而庻㡬償前之失者望
今歲之有秋也而神復罰之嘉榖垂熟乎原隰
雨暴風旬月作盡撲而捋之今雖已無可柰然遺
[008-6a]
粒委穗不當風水衝者猶有百十之可冀神不亟
訴于帝而遏之吏貪肆而昏㝠視民之窮而不恤民
以其不足罪固莫之罪也神聦明而仁閔何乃效吏
之爲而不思拯且活之民雖蠢愚不能媚順子神然
春秋報謝以荅神貺者苟歲之豐未嘗敢怠使其靡
所得食則神亦有不利焉天胡爲而不察之民之命
懸于神非若吏之暫而居忽而代者之不相屬也隱
而不言民則有罪知而不恤其可與否神尚决之敢

  告佑順侯文
[008-6b]
古之人以守鄉爲榮者豈以父兄宗族親戚友朋
之所在一旦岀人所不意傲然官府之上賞罰予奪
千里之内爲之榮哉吾生乎斯長乎斯飲食乎斯學
問交游莫非斯郡之人則知其風俗之盛衰究其民
人之苦樂莫吾若也幸而得民牧之除其所苦副
其所樂革吾平日之所甚惡施吾平日之所欲爲使
一郡之民皆與吾澤斯其所以爲榮也雖然守之
任有常歲人之禍福不齊有及終歲者焉有二歲者
焉百一之中或至於三年則又徙而他之矣雖欲盡
其心智殫其材力不可得也今君侯以 康之人生
[008-7a]
雖不得守鄉郡没而爲神受帝明命合享廟食於數
百里之内朝廷褒幽德録利功錫爵爲侯冕旒
秉桓圭坐乎殿堂之上鄉郡之長老子弟奉幡弊具
牲酒備樂拜跪祼伏乎階圯之下無間深山窮谷
望望而有之今二三百年矣君侯之榮勝於守鄉郡
者豈不逺哉然榮之大者其責任亦大不可不思也
某天台之書生愚不足以知鬼神之故以所見者料
之上帝不猶人主乎君侯不猶守令乎今有守令受
人主之爵禄而不治民事又見小民之急而受其貨
財酒食旣巳得之而漫弗省其所苦小民不赴而訴
[008-7b]
之則人主且察而誅之矣今當六月而天不雨禾
焦然欲死小民無所控語持牲醪禱乎君侯之廟者
也君侯端坐而享之未嘗有所或拒又不告之
帝乞㳙滴之水以潤下土在他人不悉生民之苦者
猶不當爾况君侯父母之乎君侯不能辭其責也
審矣然而守令若此則上有人察之下有人訴之上
帝之憂閔下民豈有任不軄者而不怒其怒與否固
不可知然而小民亦不訴者以無所訴而遂止是小
民至愚而不知禮也惟禮年榖不順成變置其社稷
土榖之主有功於萬世一不順成且得而變之况君
[008-8a]
侯乎君侯不可自恃也明矣夫禮夭之經也人奉天
經以行則猶天之爲也未見其不可也人謂神乃帝
所命人不得而變是不然帝無所私其好惡視乎人
人之好也帝亦好之人之惡也帝亦惡之向以此郡
之人懐君侯之德故帝以命君侯帝之命君侯者以
君侯能澤一郡之民而知其利害也今君侯有民而
不恤受民之祀而不辭帝苟聞之責君侯豈其難哉
君侯若此非特此郡之人可廢君侯也君侯之厲民
不仁也受祀不義也以此二者有能率民數君侯而
其廟廢其祀是天之所甚予也况君侯天下之偉
[008-8b]
男子以生民爲心之日久矣其忍視民之窮困而不
救乎君侯其勿謂某不爲也某腰下有三尺劒欲爲
四海除患救害每見民之憂苦作蛟龍鳴思擇其
尤者而少試之君侯幸無忽倘三日不雨當先拆君
侯之廟投之於水恐君侯或蔽於左右近習而不知
故先以告君侯其深念之無悔
  覈咎賦
敷言而 秉吾志以陳辭質尼父以爲理
子輿而無私爰抗志以邁徃 火中以爲期匪道
術吾弗懐匪聖哲吾弗師朝旣遊於貝𨶕夕又
[008-9a]
息乎瑶之圃睹珎瓌之溢目胡獨 猶豫而不取
豈味惡乎斯𩔖恐心於可喜寜不美夫琛璧
匹夫懷之而禍巳䇿余馬乎㑹稽探神禹之秘穴
悼道文之湮䘮 之惟輟北吾濟乎大江
抗吕梁之驚濤衝風擊以溧潏虬螭號進只尺其
莫遂忽回薄如羽毛繂絙設而奚施𢡖恒沮以
煩勞豈好逺而將弘毅以作聖苟斯道其可
雖瀕死吾何病朝一飡而忘味夕假寐而不
安若芒刺之窒吭旣决去而能言踵四瀆而東鶩
挹山川之龎淑岱宗屹乎北屏鳬與嶧其聮矗
[008-9b]
兩觀芨其如塌欽明刑之震肅跽舎萌于杏壇
盻隹植之森若蹟雖存而世久兮欲咨詢而未能魯
周公其已衰兮文獻泯滅而誰徴𠋣壤垣而大息兮
問吾生之已暮俾覿聖而友賢 豈不顧乎此度
喟掲復乎盛時兮固宜㝠趨而 歩昔子輿之有言
兮謂凢民乃有俟豪傑謇其時岀兮㣲文王猶興起
余雖不及古之人兮幸賦予之靡異帝旣命之以至
純兮親又廸之以逺志曰聖言具在兮爛日炳而大
示能潜心於求索兮敬典敬其 𦤺何有積而不増
兮孰云行而不至恭昭訓而自省兮震雷霆其若驚
[008-10a]
從洋洋之江海兮蹈疑澌之始冰遌㣲入於中流兮
 舟檝而 兮執汝操之弭貞神安余
以 兮 昭明而光大兮曾不
越夫一語無嶢嶢以爲大無 以爲頗無矯矯
以爲直兮無營營以爲阿詭而弗卑兮正而弗亢無
易合而難知兮有難近而可尚剛毅聖之所取兮柔
    彼務私而苟恱兮知其中之匪仁道乃貴
乎有名兮 所 䖏衆忌而莫辭兮同群猾
之攸 懐斯言之不能忘兮 吾意之未堅始敬
而不怠兮兹少 逢悠楊蛾眉之姣好兮衆女
[008-10b]
怨其殊特繫孤鳯於雞鶩兮 與之兢食屈姱麗
於文辭兮黨人譛而放黜賈正言而 兮椎魯
惡而逺斥頥蹈道而則聖兮邪交謗爲蜮 立言
而輔經兮憸鄙訾其悖德自古昔而有然兮矧菲薄
之極愚彼設而坎宑兮懵不顧而徑趨鳶帖翼而下
兮孤鶵以爲 狼妥尾而伏伺兮犢衝突以爲侶
禍恒隱於不測兮謗恒發於不疑悼不智而受侮兮
何彼人之足覽先哲之好兮 㣲而不
進鬻 而其所爲相兮趙堯果代乎周昌語終而䧏
拜兮美郭奉之善誘 縱賢於同𩔖兮夫豈足爲師
[008-11a]
友以倒屣而見兮弘知枯之將貴虗挹於周英
兮曰非 敢 抱朗明之精誠兮又重之以無
在此曹無損兮 其見如先後之胥接兮固代
謝之恒理擠俊而訕哲兮 而何耻繄人厥有
之命豈毀譽之能移諒勞心而何益兮 哀德
      於人兮毀與皆可師譽
兮毀 昔忠人謂何兮明戚於細故神
   不於 兮 乎九土前三秋而無始兮
後百世而無終 起 何異蜉蚍與蠛蠓
馴麒麟以駕軛兮繫 兮 皷元氣
[008-11b]
而凌鴻吾將視天 閴兮
責 於外物兮 期企乎多缺誤
  静學齋賦
惟昊穹之玄黙兮備恒道以示日月煥其錯行兮紛
布 展肆一呼而一吸兮爲發育與揫歛群物
從而榮悴兮 隂陽其舒慘大莫踰於嶽瀆兮小莫
至於昆蟲顯何遇而弗 兮隱何感之弗通且深
廣兮夫何術而能 極静静乃動之根兮
五氣上喿行而妄動兮庻𩔖之營庻𩔖之營化
     其無成矧同人一心兮應外觸乎紏紛
[008-12a]
匪澄明而靜一乃如絲而如棼 者聖師之無憲猶
日 潤指昊天以示人兮欲無言而黙運猶
賜之善辨兮謂辨予謂未知顔氏顔氏如愚兮亟楊
言其庻㡬嘉木訥之近仁兮佞之爲 而潜
思兮弘猷之在兹維周氏後作兮興紹千載之遺統
掲道奥爲圖書兮曰主靜以制動何明者之通逹兮
瞽者從而逺之道昭昭其孔彰昩者棄而材之得
失兮恐利口之深詭雖榮盛而 切兮何異
螻蟻余少志乎行道兮獨慕乎前有虞信莫京兮
餘可以以爲逑摽禮樂以爲檝兮施仁義以爲舟濟
[008-12b]
澷 之洪波兮冥斯民於樂丘忽有悔其不然兮
知余台之未至欲以静而爲學兮庻来者之可兾且
潜心於冲漠兮夕重之以乾乾攝衆衆而靡形兮中
扁湛其若淵交至而弗勞兮如水而鏡受未至吾
弗迎兮旣徃吾弗咎懐明德之在已兮耻流俗之狂
獧若黙 而行正兮惡夫餙貌與多言示狙猿以
周禮兮競呌噪以 固歎知我之無人兮嗟斯道之
難遇何朱氏之好兮先 之中情敢靜學之嘉
名兮銘齋居而服膺賢聖匪䧏自 兮道以立成
尚慎終以弗怠庻言之可徴多缺誤
[008-13a]
  憫知賦哀葉廷振
塊居幽而䖏獨兮藐昧陋而遘屯視冥芒而無覿兮
𦗟矘而無聞疲精思於編簡兮馳志慮於遺文悼
徃古之莫吾與兮愧當今之莫吾親夙吾秉兹姱志
兮泏宇内而求友 旣高 采兮亦㣲容而寡受
𤦺之豈無兮逞珎麗之叢揉驟而俄踦兮或始
葩而朽棼芸芸之易逝兮莾悠悠其何之恍晤
言之猶新兮倐墓草之巳滋睇昊天而太息兮俯長
川而増悲望斯人之不淑兮慨吾道之將㣲惟
之靈霄兮美之子之挺秀質顓醇篤敏兮父師申之
[008-13b]
以告詔愽載籍之淵粹兮騁俊力於文囿鈎群言而
交貫兮逈孤舉而 奏應薦書於辟雍兮𠕅而𠕅進
却曰吾慮道之未兮行吾志之靡𫉬衆喧闐以衒
鬻兮兢攘而不怍苟得之以爲宜兮失怨悱而不
釋快庸目之矇眊兮機詐陳而自賢蘇腐檪以爲芳
兮譽沉檀而斥龍涎進龜實豆兮毀擣珎爲膻獻
蒯枲以爲領兮謂錦纈可苴履舞山鷄以效祥兮威
鳯羞而 羽旣自欺以惑世兮世亦安之而不顧孰
若子之誠一兮 於名而實冨在往歲之孟春兮歛
舒舒而來翔䋲吾以儀則 以文章
[008-14a]
觴 以孰
𥧌兮 恭
   眩惑矣 九州之廣大兮固三
代之 何賢哲之寥 兮不逮古之多士天旣生
而偃之兮人莫窺其太始將忌能而嫉智兮天與人
其同𦤺昔洙泗之啔聖兮異才森其並出大或僈於
兮小猶易夫千室使僅得其一二兮真足極斯
世之遺失嗟呼不及古之人兮又無友孰自律受形
氣於大化兮知終盡之有期生有益之爲美兮何壽
夭之足議松柏薪於空山兮與朝 又何異生有樂
[008-14b]
而可耻兮死有厄而足貴吾矌觀乎宇宙兮等萬古
於一漚揆庻彚之消長兮審二氣之所由山有圯而
 合兮川有壅而爲丘化昭明於腐兮鑠覆載而不
彼天地山川且有澌滅兮矧天人復誰 重日
佩美兮襲芳宛可慕兮難忘竭逝去兮何爲生不永
兮使人悲庸多壽兮哲夭般 兮誰究誰考遊太
兮返其真愚風霆兮挾星辰帝視下兮察其仁異
才䧏矣後復多缺悞
  友筠軒賦
惟青青之玉立俯漪漪之軒搆憇樂矣之幽情䖏蔚
[008-15a]
然之深秀蒼雪洒乎凉颷緑隂蔽乎清晝春之時也
暖律乍起和氣方制對穆穆之龍孫列斑斑之鵷行
風節持以雅素體質直而端荘其夏色也南薫觧籜
丹鳯來儀香馥纍纍而貝簇宻葉重重而翠圍笙簧
弭乎節奏珮玉鳴乎參差䀝佳麗以襃雄㩀靜便而
伏雌若一塵不到之際萬事脫覊之辰渭川𦤺乎斯
景黄崗寓乎此身風徐來而韶合雨歇而香匀至
若色侵書帙凉溢芳樽日穿漏以噀金水環廻而𠻳
銀座擁碧筒之杯地敷翡翠之䄄或彈棊而雅
觧衣而脫巾或焚香而啜茗或聮句而𪔂真固平生
[008-15b]
以足樂雖百罰而弗醺越若秋之與冬金氣肅兮萬
木凋玄冥䧏兮群隂驍氷將至擁枯拉朽兮
焉逃禀抗雪之英姿徤凌雲之高標或強董宣之項
或折陶潜之腰或簇白雲之調或作重華之韶旣不
婉以不麗亦弗矜而弗驕世上有玉堂之貴此豈無
甕牖之安乃緩歩以當車復謝崇而慕閑彼將聽晨
雞而拜楓陛此獨咀明霞而扃柴𨵿忘情於漢庭之
寵避世於商陽之山至於侶魚蝦而友麋鹿豈復對
隆凖而瞻龍顔采玉芝於蒼烟之表洗兩耳於清溪
之湾然而清則清矣未有得兹軒之真樂者也辭曰
[008-16a]
清清兮歲寒之心温温兮琅琳之音君子居之兮實
𫉬我心正俟命兮履薄臨深君子䖏兮慨古傷今古
人汨汨兮誰争子所一噐兮酒一觴樂以忘憂兮
歲月長羌彼五陵豪冨兮乃積乃倉朝重白璧兮莫
手粃糠松花飯兮荷葉衣瞶兩耳兮逺是與非朝其
遊兮莫而歸安得從子兮其樂有餘
  鄭氏四子加冠祝辭
浦陽義門鄭氏十世之長仲德父以禮冠其從子杓
及諸孫燧爚燿而以字爲属余惟冠禮之不行也二
千年矣舉曠古久弛之禮而行之夫豈爲耳目之羙
[008-16b]
哉亦曰以古君子成人之道望乎子若孫爾上以古
道望其身而不能以君子自望謂之愛身不可也余
欲四子者爲君子故因字以勉其德杓之爲用惟
是理字曰叔理欲其精敏不以周乎事燧以改火
民用是資字曰資欲其𦤺用于世而不爽於宜爚
爲光明明不進乎上則不能逺字以進使進乎善
燿者輝之著苟充其内則其輝也益遐而㫼充是
字俾篤實其中而𦤺其昭也大余於四子蓋各有望
焉不爲無意也四子也豈可不勉以違父師之志乎
祝辭曰加爾元服維兹令辰匪飾其外貴乎成人昔
[008-17a]
未有知德或未備人曰童子冝有不至旣峩爾弁而
童厥心人謂之何責望也深一言之善終身行之今
字告汝維名是徴杓之爲噐用以理觧纇析紛莫
切乎此以理字杓其義孔章用之於身旣要而詳天
下庻事紜綸舛錯如絲之棼不可控索急之則亂綏
之則艱無爲則弛有爲則煩以治之其要甚寡知
要則爲優於天下人心之明與天地叅何逺弗該何
㣲弗㴠養之以敬以澄其内制之於義以應乎外肫
肫其誠烈其光如掲日月以燭四方以理庻事靡
有滯失孰能𦤺然大本旣立由身而家自家而推有
[008-17b]
以應物何適非宜以惎爾聖賢之事勿謂難能與
汝不異○生民所資菽粟爲甚茍㣲水火以烹飪
火之爲用與菽粟同此落/二句古者用燧以寓政機榆柞
桑槐各資其時字曰資於義其可望爾𦤺用比德
于火酒醴牲牢或可暫違一日匪燧民實阻飢凡此
生民孰資以立蓋有君子進其不及養之俾生導之
俾成植其彛常牖其天明𦤺用之功與燧無異何能
濟物是在材智爾欲爲燧惟德之有以資民民咸
汝求人之有心孰不思善惟其無學所思不逺學以
爲本䔍行培之仁居義途勿怠于爲政于家洽比
[008-18a]
閭里曁躋于位惠澤彌溥率弗越斯謂資貴成
厥躬賢者自期○惟古有訓冠爲禮始始于玆備
服𦤺美玄端而人必尤之佩而不冠則爽于儀𦤺
飾于外惟備之務盍思厥德寜有未具爾生名胄有
伉其門以永家在爾後昆爚爲爾名光明是勉眀
不上進所及不逺字以進以逺爲明匪字之美尚
躬于行曰之方升其輝耿耿愈進而崇無物不炳譬
諸爲善其始甚㣲日進月升譽聞赫熹恒人之身望
爲聖賢其功之難有如升天進而向上靡有弗至謂
吾豈敢斯爲自棄天賦明命有不完久蔽而昏盍
[008-18b]
識其端人怠以嬉獨于學學功旣進乃亦有𫉬衆
怯於善獨勇于爲善集于身進德之基勿怠其易勿
畏其難勿移于昏惑於人言日有孜孜惟道是信緝
熈于光明斯爲進○古制名字以號其身匪欲務
美以夸於人後之命名取義甚備能思而行猶古之
意爾名爲燿燿爲輝光以字之充孔臧惟天之
運厥章爛然日月迭行星辰照宣天胡𦤺斯陽體充
實積中旣久光華外溢地厚而廣克配乎天實弸乎
中至文發焉其在聖哲煥其有章秩秩而隂煌煌而
陽視于其身威儀甚都發爲辭令爲世大謨豈欲其
[008-19a]
然外施厥美道德内充不能自止至足而流至美而
發雲蒸雨靡不暢逹今爾何學稱兹嘉名苟能充
之何德弗成出言則思聖哲是效舉足則思前武是
蹈於親而孝而弟而兄自卑而尊無不敢承曰聖若
兹我猶未及夫豈非人敢不汲汲仁覆天下智周萬
彚吾獨何爲而有未至知之使明踐之使弘反求諸
心使及于誠㴠蓄旣深遵養旣美光耀旁燭孰之能
禦世不知道習陋安卑聞師古人不訕則疑慎勿𩔖
斯勇徃獨覺擴充之匪聖焉學
  釋思辭
[008-19b]
翰林待制華川王公子充奉使雲南十年而未復其
冡子綬作思親之堂以寓其望慕之意而少子紳復
爲賦以自閔其志切其辭悲讀之可以流涕也夫父
子之恩天性也豈有紀極哉孰不樂乎字養承事於
安㤗之時而有不𫉬者命也命非自我出者君子盡
其所能爲而已矣其如天何哉余悼二子之志推其
故以釋之始發乎情而終歸諸命以冀其定焉辭曰
悵獨往兮何所天廣地遐兮道囏且阻鯨鰐㩀川兮
陸有兕虎蠻之人兮不可䖏君不歸兮將安與我思
君兮我心勞苦楓櫧葉暗兮霧杳㝠毒氣漲天兮蝯
[008-20a]
又鳴蠻之人兮鳥獸嚘嚶髮兮倮行血爲飲兮
齒頰頳君之䖏兮誰爲朋冠裳兮佩玉乘文駟兮䕃
華屋俊彦兮汝從倡汝和兮往余復愉樂兮恬康尊
盛兮朗融不歸兮蠻夷之中彼豈汝悅兮此寜不
子容我思君兮意安窮翕翕兮俟俟汝閭兮汝里食
稻飲有醴有豚兮有羜繳有鶉兮有鯉有子
爲養兮羞服温㫖望不還兮悲莫止崇堂兮䆳室陳
罍兮肆几便心兮佚體眉壽兮樂愷君胡爲兮去此
我之思兮如水孰不安兮故鄉逖獨䖏兮蠻㐬謂誰
兮使然皇有詔兮孔明天穹兮在上命在人兮昭章
[008-20b]
貴我兮賤我疇能違兮天常旣知命兮何悲聖不遇
兮矢言居夷秉至美之在余胡不可兮懌怡由余兮
季札夷之産兮哲諒何所之無士兮道焉徃而不
合菅蒯可以爲服草木實可以爲粻舎故鄉可無思
兮皇之恩不可忘恃聖明之大德兮終擴闢此殊方
操吾節以來臨兮縱遲暮兮何傷
  文㑹䟽
伏以道術之分九流儒者實禮樂之宗主浙水之東
七郡金華乃文獻之淵林在天纒爲婺女之於墳
籍資賢人之聚自宋南渡有吕東來以何王金許
[008-21a]
真知實踐而承正學之傳復生胡柳黄呉偉論雄辭
以鳴當代之盛遂使山海之域居然鄒魯之風天實
啓之世有作者惟我朝創業垂統之載得華川潜
溪之两公或以誠䔍愽大鎮朝廷或以忠節剛方聞
夷夏修九十三年之元史爲百千億載之成書雖盛
衰榮辱所遇難齊而道德文章俱垂不朽其後者
夫豈易哉恭惟仲縉先生推其學則潜溪之門人論
其家則華川之愛子耳濡目染於斯道斯文之懿不
出於戸庭而得之心觧力行於厥父厥師之傳能紹
其箕裘之業矣是以名播萬里來覩王國之光經授
[008-21b]
諸生聿佐郡庠之教夫成都自文翁興學不乏楊馬
三蘇之才况賢王尚文巳成周召二南之政教化行
而風俗美固曰本於人君師道立而善人多是所望
於吾子尚念淳熈乾道之大統皆振民育德之宏規
夫何近代以來徒爲謀利之具慨想一時之群彦鮮
不随波而逐流苟非振古之英賢孰克任重而道逺
本六經而敷五教慎無於孔孟在天之靈備九德
而配八元庻有待於唐虞𦤺君之士謹䟽
  建祖祠移族人䟽
舉觴而酹先酒蓋思麯蘖之秉耒必祀神農尚推
[008-22a]
粒食之始况夫人之𦕈質皆先祖之遺休堂構積累
世之勞畛有無窮之利儻食焉而不察反二者之
不如是以宗廟爲先著諸經禮有田則祭具列聖謨
苟存仁義之心敢忽祖宗之祀余家爰自前宋以至
于今上下三百餘年承一十五世雖絶續盛衰之
互見而東西前後之分宗凡此比屋之人孰非
之㣧然支分派别本源旣逺而益踈世易人亡祠祭
僅存而無統或苟簡而不循乎禮或怠惰而不當乎
時盂飯盃寓如存之敬桑樞甕牖莫棲來格之
神兹欲創建新祠合祀群祖四時仲月有田者各伸
[008-22b]
報本之誠一姓亡親無後者咸享祔食之祭明同祖
之同體嚴事死如事生上以萃高曾祖考之靈下以
洽兄弟子姪之志燕毛序齒佇觀睦族之歡鳩財僝
工請盡奉先之道在我宗屬各單厥𠂻無或乖違以
忝吾祖
          府學生陳縝葉琰王梅齡
          臨海縣學生李臨卿戴濬之
          黄巖縣學生孫思光牟汝鈞校對
遜志齋集卷之八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