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遜志齋集 > 遜志齋集 1


[001-1a]
遜志齋集卷之一
 中順大夫浙江按察司副使奉提督學校雲間范惟一編輯
 奉政大夫浙江按察司僉事奉勅整兵備南昌唐尭臣校訂
 中順大夫浙江台州府知府事前刑部郞中東呉王可大校刋
 雜著
  㓜儀雜箴二十首有序
道之於事無乎不在古之人自少至長於其所在皆
𦤺謹焉而不敢忽故行跪揖拜飲食言動有其則喜
怒好惡憂樂取予有其度或銘于盤盂或書于紳笏
所以養其心志約其形體者至詳宻矣其進於道也
[001-1b]
豈不易哉後世教無其法學失其本學者汨於名勢
之慕利禄之誘内無所養外無所約而人之成德者
難矣予病乎此也蓋久欲自其近而易行者爲學而
未能因列所當勉之目爲箴掲于左右以攻巳闕由
乎近而至乎逺蓋始諸此非謂足以盡乎自之事

   坐
維坐容背欲貌端荘手拱臆仰爲驕俯爲戚毋箕
以踞欹以側堅靜若山乃恒德
   立
[001-2a]
足之比也如植手之恭也如翼其中也敬而外也直
不爲物遷進退可式將有立乎聖賢之域
   行
欲重容止欲舒周旋遲速與仁義俱行不畔乎
仁義是爲坦途
   寢
形倦于晝夜以息之寧心定氣勿妄有思勿如伏
仰勿如尸安養厥德萬化之基
   揖
張拱而前肅以紓敬上手宜徐視瞻必定勿游以傲
[001-2b]
勿佻以輕逺耻辱於人動必以正
   拜
古拜有九今存其一數之多寡尊卑以秩宜多而寡
倨以取禍宜寡而多爲謟爲阿以禮制事不爽其宜
   食
之慚不若藜藿之甘萬鍾之尸居不若釡
有爲茍無待於富貴夫孰得而貧賤之噫
   飲
酒之爲患俾謹者荒俾莊者狂俾貴者賤而存者亡
有家有國尚慎其防
[001-3a]
   言
發乎口爲爲否加乎人爲喜爲嗔用乎世爲成爲
敗傳乎書爲賢爲愚嗚呼其發也可不慎乎
   動
吾形也人吾性也天不天之祗而人之隨狥人而忘
反不棄其天而淪於禽獸也㡬希
   𥬇
中之喜𥬇勿啓齒見其異勿侮以戯内旣病乎德外
爲禍階抵掌絶纓匪優則俳
   喜
[001-3b]
得乎道而喜其喜曷巳得乎欲而喜悲可立俟惟道
之務惟欲之去顔孟之樂反身則至
   怒
世人於怒傷暴與切齒攘不審厥慮聖賢不然
以道爲度揆道酬物巳則無與暴是懲聖賢是師
顔之好學自此而推
   憂
惰學與德汝日戚戚憂爲有益名位不光惟日憂傷
汝志則荒棄其所當憂而憂其不必憂世之人皆然
汝孰憂哉勉於自
[001-4a]
  好
物有可好汝勿好之德有可好汝則效之賤物而貴
德孰謂道逺將蹈之
  惡
見人不善莫不知惡已有不善安之不顧人之惡惡
心與汝同汝惡不改人寜汝容惡已所可惡德乃日
新已無不善斯能惡人
  取
非吾義錙銖勿視義之得千駟無愧物有多寡義無
不存畏非義如毒螫養氣之門
[001-4b]
  與
有以處已有以處人彼受爲義吾施爲仁義之不圖
䧟人爲利私惠雖勞非仁者事當其可與萬金與之
義所不宜毫髪拒之
  誦
誦其言思其義存諸心見乎事以敬畜德以静養志
日化歳加山立川駛聖道卓然焉敢不至
  書
德有餘者其藝必精藝本於德無爲而名惟藝之務
德則不至苟極其精世不之貴汝書不美自視不善
[001-5a]
德不若人乃不知憂先乎其大後乎其細大或可傳
人不汝棄
  雜銘
   冠
居上不易衆所瞻視傾側必墜
   帶
寛則弛急則促要厥中㤗而肅
   衣
服不羙人不汝德不羙乃汝之羞
   屡
[001-5b]
孰爲險非義孰爲夷行必思敬于事先靡適不宜
   筆
妄動有悔道不可悖勿謂汝才後有萬世
   墨
難乎成易乎毀保玄德著千禩
   硯
其體剛肖乎乾其用靜法乎坤惟徳全永長存
   
以之立言欲其載道以之記事欲其利民以之施教
欲其義以之制法欲其仁
[001-6a]
   界尺
體方則動正質重則行直一轉一側亦不可偏僻
   硯匣
思而後言其言必傳言而後思雖悔莫追
   書櫃
唯群聖之道咸萃在茲不能精思力學則書爲虗噐
不能希賢由聖則學非真知小子極愚敢不敬慎日
以孜孜
   書籖
至愽而約於精深思而敏於行
[001-6b]
考古以立事觀人以脩巳治亂興衰必知其由進退
語黙必中乎理
毋眩乎辭必要諸道以聖爲則純駁可考
論學則觀其身論政則考其時
詞有華而不廢言有似而不取
   枕
於此思道道必明於此論事事必成於此警戒汝福
將大於此恣肆其禍將至
   席
燕安溺人甚於洪波身溺可濟心溺柰何
[001-7a]
患常生於無事禍莫大於多欲憂可以保身敬慎
可以致福
   衾
巳之温思人之寒巳之安思人之艱
徳之失錦衾慄道誠完布衾安
持敬勿堕恒省巳過毋謂不汝知天視不遺
   床屏
蔽汝身毋蔽汝心
   椸
美衣華體美服華身衣之惡謂汝窶貧名之惡斯爲
[001-7b]
小人致飾於外而不思自新柰何乎此民
   頮盆
或垢不容飲食汝心之汙不愧于色噫視心如
以新厥徳
   戶
端爾聴邇言勿溺小事必敬
正容體謹辭令出入必思欽若天命
戸内治天下易邇或謬逺安求巳爲而悔莫若早戒
患至而憂不如預謀
何以樂心無愧怍何以憂輕舉多求
[001-8a]
取法乾坤由仁義行以貽爾子孫
   牗
蔽則暗啓則明克去欲天徳乃弘
大其牗天光入公其心萬善出
啓之啓之天光斯生戒之戒之勿蔽汝天明
日月之光無㣲不逹神之理無幽不察擴汝昭明
勿自掩閼
觀室於牗觀人於道闢牗者破昏好道者日新
   柱
人有可忿反巳而察巳有甚怒無妄發
[001-8b]
毋肆爾情以壊汝名彼惟不思卒僨事䘮生
交善人者道徳成存善心者家室寧爲善事者子孫

室何以傾梁柱弱家何以衰禮義薄國何以亡無徳

   門
非禮之事勿行非義之貨勿入
禮義所出是爲清門悖傲所出是爲禍門貨財所出
是爲幸門仁賢所出是爲徳門
不惑於利者休多行可悔者憂
[001-9a]
非無外不足以任道非無息不足以成業非至公不
足以知人非至宻不足以察理心之所貴者四此之
謂也
   釜
勿納非義以取滿盈非義多毒滿盈必傾
質完厚徳日新資六府養兆民
   食噐
汝飲而食當思爾職行而有得斯無愧色無功而厚
節已以衆是爲儉徳嗇人以自封斯爲民賊
毋以一食而忘天下毋以茍安而忽永圖
[001-9b]
巳而忘人者人之所棄克巳而利人者衆之所戴
   酒巵
無以欲失性無以忿輕生無以樂忘禮無以利用兵
洽親和衆恒於斯造禍興敗恒於斯懲其惡以趨善
尙慎其儀
可欲必戒萬乘之國多以此敗矧汝士也泰
人不𥊏水而惟酒之𥊏酒之味美而水無味嗚呼淡
泊者無毒而好美者可畏夫焉可以不識
   
有以異物用物無愧不能脩徳而享其奉是食其同
[001-10a]
𩔖也吾爲汝懼之
   食案
爲善終世一眚而蹶務徳如山一言而殘忿不可長
惡不可滋匕箸之頃怨或起於斯
疾不生於堇荼而生於甘美禍不起於干戈而起於
言語敬慎汝口鍳于前
養身之具或有未俻汝以爲愧養心無方禮義消亡
不思其忽其大而圗其細㡬何而不賊汝之生邪
   斗斛
土廣粟多匪以量而加徳薄才散匪以貧爲患出納
[001-10b]
平均將利爾嗣人
   權衡
虚以爲體平以爲則隨物賦形爲民作極皇王攸謹
尚其無私百爾秉心或鍳于兹
   尺度
㝷丈之繆實始毫𨤲君子畜徳無忽細㣲
   几
慿之安出汝言居上不易爲下實難
   𠋣席
汝之息念民之力汝之休念民之憂忘其私而與道
[001-11a]
謀後其私母俾人
先人而後巳者安巳而勞人者危無以過小而不
戒無以道大而不爲
   扇
徳之凉任之寵攝尺寸之柄四方風動
謹無悔無憂謙無辱信無
時乎舎時乎庸動不違時代天之工
寒即乎燠暑即乎凉自外至者懼其巳傷而不知發
乎中者爲身之殃噫𥊏欲之毒甚於劔芒人惟寒暑
之慎而不於此之防何邪
[001-11b]
   爐
近而即之則能温汝狎而陵之則能焚汝民猶火也
勿謂可侮
   匕筯
汝之食人慎勿㤙人之食汝慎勿諼
五鼎之饋爲惠不成乾餱之遺怨由以生一舉筯而
驕士將敗汝名
   帚
地之垢治之以帚心之垢不思其道汝居孔潔
汝何有
[001-12a]
   瓦
大厦不傾匪一瓦之積黎庻之安乃衆賢之力
   浴噐
洗滌邪慮以啓新知勿安於汙濁自棄弗治
濯之潔初匪外至於鑠天明亦若此衆欲汙之吁可
鄙形之汙濯之則巳心之汙百行皆毀名之汙萬世
之耻水既潔然後可以溞身巳既修然後可以化民
   桔橰
旱爲虐汝功乃作寧汝無功無俾歲也凶
聖制噐資利人功施博巧足珍賜多言道未醇眩異
[001-12b]
惑聖真是猶見一瓠之濟而以舟楫爲可棄夫安
得爲智邪
   鑱
用汝芟夷或封殖崇善去惡乃厥職
念民勞謹民時順民欲惠民灾
   耒耜
勞思善敏豐財
安厥匱恬厥勩業勿貳世長利
牛之力不可𠟵土之宜不可易牛劇則敗土易無稼
   箠
[001-13a]
勞則息母既其力力竭則斃於汝乎何益
   鞍
道役智智役力智之不如惟汝所適任智而不知道
人將汝役
馳驟易劇不若徐行不息易劇者緩不息致逺
   轡
操縱有術駑猶良用違其才騏𩦸亡以寛馭民

   車
以廣載以剛運險則止易則進衆材得職乃不僨
[001-13b]
衆噐堅車乃良百戰得賢成乃光朽轅腐輻乘者殃
  雜誡
人孰爲重身爲重身孰爲大學爲大天命之全天爵
之貴備乎心身不亦重乎不學則夷乎物學則可以
守身可以治民可以立教學不亦大乎學者聖人所
以𦔳乎天也天設其倫非學莫能敦人有恒紀非學
莫能序故賢者由學以明不賢者廢學以昏大匠成
室材木盈前程度去取沛然不亂者繩墨素定也君
子臨事而不眩制變而不擾者非學安能定其心哉
學者君子之繩墨也治天下如一室發于心見于事
[001-14a]
出而不匱煩而不紊不學者其猶盲乎手揣足行物
至而莫之應
   右第一章
治人之身不若治其心也使人畏威不若使人畏義
也治身則畏威治心則畏義畏義者其於不善不禁
而莫能爲畏威者禁之而莫敢爲不敢之與不能何
啻陵谷
   右第二章
養身莫先於飲食養心莫要於禮樂人未嘗一日舎
飲食何獨於禮樂而棄之乎尊所賤而卑所貴失莫
[001-14b]
甚焉
   右第三章
學術之㣲四蠧害之也文姦言摭近事窺伺時𫝑趨
便投𨻶以貴冨爲志此謂利祿之蠧耳剽口衒詭色
辭非聖賢而自立果敢大言以高人而不顧理之
是非是謂務名之蠧鈎摭成務合上古毀訾先儒
以謂莫我及也更爲異義以惑學者是謂訓詁之蠧
不知道徳之㫖雕飾綴緝以爲新竒鉗齒刺舌以爲
簡古於世無所加益是謂文辭之蠧四者交作而聖
人之學亡矣必也本諸身見諸政教可以成物者其
[001-15a]
惟聖人之學乎去聖道而不循而惟蠧之歸甚哉其
惑也
   右第四章
爲政有二日知體稽古審時缺一焉非政也何謂知
體自大臣至胥吏皆有體違之則爲罔先王之治法
詳矣不稽其得失而肆行之則爲野時相逺也事相
懸也不審其當而惟古之拘則爲固惟豪傑之士智
周乎人情才逹乎事爲故行而不罔不野不固
   右第五章
古之仕者將以及物今之仕者將以適已及物而仕
[001-15b]
樂也適已而棄民耻也與其貴而耻孰若賤而樂故
君子難仕
   右第六章
古之治具五政也教也禮也樂也刑罰也今亡其四
而存其末欲治功之逮古其能乎哉不復古之道而
望古之治猶陶瓦而望其成鼎也
   右第七章
定天下之爭者其惟井田乎弭天下之暴者其惟比
閭族䣊之法乎有恒分而知恒道奚由亂
   右第八章
[001-16a]
三代之化民也周而神後世之禁民也嚴而拙不知
其拙也而以古爲迂孰迂也哉
   右第九章
化於未萌之謂神止於未爲之謂明禁於巳著之謂
而後制之謂瞽秦漢之治其瞽也與不師古而
瞽之師孰謂之非瞽也
   右第十章
貧國有四而凶荒不與焉聚歛之臣貴則國貧勲戚
任子則國貧上好征伐則國貧賂賄行于下則國貧
冨國有四而理財不與焉政平刑簡也民樂地闢也
[001-16b]
上下相親也昭儉而尚徳也此冨國之本也
   右第十一章
國不患乎無積而患無政家不患乎不冨而患無禮
政以節民民和則親上而國用足矣禮以正倫倫序
得則衆志一家合爲一而不富者未之有也
   右第十二章
學古而不逹當世之事鄙木之士也通乎事變而不
本於道術權詐之士也鄙木者不足用權詐者不可
用而善恱人及其失也未愈於詐聞以權詐亡國矣
未聞鄙木者之僨事也故君子尚朴而不尚華與其
[001-17a]
詐也寧木
   右第十三章
仕之道三誠以格君正以持身仁以恤民而不以利
禄撓乎中一存乎利禄則凡所爲者皆狥乎人狥人
者失其天失天而得人愈貴而猶賤也
   右第十四章
柔仁者有後剛暴者難仁者陽之属天之道也生
之𩔗也暴者隂之属地之道也殺之𩔖也好生者祥
好殺者殃天行也
   右第十五章
[001-17b]
爲家以正倫理别内外爲本以尊祖睦族爲先以勉
學脩身爲教以𣗳藝蓄牧爲常守以節儉行以
足巳而濟人習禮而畏法亦可以寡過矣
   右第十六章
禮本於人情以制人情泥則拘越則肆折𠂻焉斯可
巳古之庻人祭不及祖漢以下及三世非越也人情
所不能已也古過於薄今過於厚則從於厚今過於
薄不若古之美則惟古是從禮近於厚雖非古猶古

   右第十七章
[001-18a]
古禮之亡也人不知事親之道今䘮禮朝夕奠之儀
其事生之常禮乎孔子曰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
何以別乎噫行者鮮矣
   右第十八章
三年之䘮自中出者也非強乎人也因其心之不安
莞簞也故枕由寢苫因其心之不甘於肥厚也故啜
粟飲水因其不佚樂也故居外次不聞樂豈制於
禮而不爲哉情之不能止也今世之能䘮者寡矣飲
食居處如平時談笑容服無所更變古之戮民與欲
正天下之俗非始諸此夫安始
[001-18b]
   右第十九章
君子事親以誠縁情以禮知其無益而僞爲之非誠
也惑異教而兾𡨕福者非僞乎聖賢所不言而不合
乎道者非禮也化乎異端而奉其教者豈禮也哉事
不由禮者夷也夷者夷之死不祔乎祖
   右第二十章
孝子之愛親無所不至也生欲其夀凢可以養生者
皆盡心焉死欲其傳凢可以昭掦後世者復不敢忽
焉養有不及謂之死其親沒而不傳道之謂之物其
親斯二者罪也物之罪也是以孝子修徳修行以
[001-19a]
今聞加乎祖考守職立功以𩔰號遺乎祖考稱其善
属諸人而薦譽之俾乆而不忘逺而有光今之人不
然豐於無用之費而嗇於𩔰親之禮以妄自誑而不
以學自勉不孝莫大焉
   右第二十一章
國之本臣是也家之本子孫是也忠信禮譲根於性
化於習欲其子孫之善而不知教是自棄其家也
   右第二十二章
爲子孫者欲其慤不欲其浮欲其循循然不欲其
然循循者善之徒者惡之符
[001-19b]
   右第二十三章
士不可以不知命人之所志無窮而所得有涯者命
也使智而可得富貴則孔孟南靣矣使德而可以致
福逺禍則羑里人之厄無從至矣使君子必爲人
所尊則賢者無不遇矣命不與人謀也久矣安之故
常有餘違之故常不足
   右第二十四章
處俗而不忤者其和乎其弊也流而無立持身而不
撓者其介乎其弊也厲而多過介以植其内和以應
乎外斯庻矣乎
[001-20a]
   右第二十五章
非義之利腊毒可喜之事蔵悔易恱之人難近萬全
之舉多怨君子知其然功茍可成不沮於怨也人果
不可近不受其恱也事之意必思其艱利之可取
先慮其患故名立而身完也
   右第二十六章
一年之勞爲數十年之利十年之勞爲數百年之利
者君子爲之君子之爲利利人小人之爲利利巳
   右第二十七章
君子有四貴學貴要慮貴逺信貴篤行貴果
[001-20b]
   右第二十八章
好義如飲食畏利如蛇居官如居家愛民如愛身
者其惟貞惠公乎釋書而爲治而政無不習也去位
而處野而色未嘗異也是以不以才自名而才者莫
能及不以道自任而君子推焉世俗之學豈足以窺
之乎
   右第二十九章
儒者之學其至聖人也其用王道也周公沒而其用
不行世主視儒也藝之而巳矣嗚呼孰謂文武周公
而不若商君乎
[001-21a]
   右第三十章
人或可以不食也而不可以不學也不食則死死則
巳不學而生則入于禽獸而不知也與其禽獸也寧

   右第三十一章
待人而知者非自得也待物而貴者非至貴也
   右第三十二章
不怍于心合乎天足乎巳及乎人而無容心焉其惟
君子哉
   右第三十三章
[001-21b]
之國多病好利之人多貧禍不可避也利不可
求也有心於避禍者禍之所趨𥊏利無厭者害必從
之故君子信道而安命
   右第三十四章
人之不幸莫過於自足恒若不足故足自以爲足故
不足甕盎易盈以其狹而拒也江海之深以其虚而
受也虚巳者進徳之基
   右第三十五章
政之弊也使天下尚法學之弊也使學者尚文國無
善治世無聖賢二者害之也何乎人
[001-22a]
   右第三十六章
愛其子而不教猶爲不愛也教而不以善猶爲不教
也有善言而不能行雖善無益也故語人以善者非
難聞善而不懈者爲難
   右第三十七章
金玉犀具非産於一國而聚於一家者以好而集也
人誠好善善出於天下皆將爲吾用奚必盡出於巳
哉智而自用不若聞善而服之懿也才而自爲不若
任賢之速也
   右第三十八章
[001-22b]
  學箴九首有序
昔之爲學者經無恒師無恒道隨其意之所向而
欲自逹於古爲功勞而成效寡今之世異乎此逺矣
經出於一家之言而道槩於聖賢之中苟務學焉宜
無不至而人才之難反有甚於昔者豈非不得其方
也哉作九箴以自省且以戒人
   擇好
不好而學勞而罔𫉬不慎而好底乎道或好其迹
或好其辭匪不能好其好者卑三千之徒莫非竒士
聖云好學惟顔氏子俯仰自得泊乎無言彼豈區區
[001-23a]
急於有聞嗟爾奚爲以名自累名也可懷顔亦可媿
   慎習
以身範俗者聖賢之爲不化於俗者中人之資與俗
推移匪愚則何古之爲學所以行道通則爲汙介則
爲矯較其所近介愈於通失已雖殊違道則同夷群
混世欲與道俱懼汝忽焉小人之趨余茲戒汝篤慎
厥守不有古人可師與友聖則汝師賢尚友之彼亦
何人汝寧弗思
   明義
明於義者於利也輕授之天下不以爲榮茍爲所移
[001-23b]
皆可欲者快意陳前身亦可舎一念之動一髪之間
相去㡬何爲陵爲淵勿以其㣲殆曰可受㣲之不察
大者何有聖有伊尹放主於桐海内帖然服其至公
人見遺錢縱目私睨市兒抵掌訾其貪利尹獨何道
舉世不疑心無所利曰汝信之惟利之喻害于而躬
行義之報愽乎無窮擇義在我聖亦可企勿謂古之
人吾不敢至
   辨疑
不善學之人不能有疑謂古皆是曲爲之辭過乎智
者疑端百出詆呵前古摭其遺失學匪疑不明而疑
[001-24a]
惡乎鑿疑而能辨斯爲善學勿以古皆然或有非是
汝能言人或勝汝忘彼忘我忘古與今道充天
地將在汝心
   虚受
中之虚取善於人沛然有餘實其内自以爲至人不
汝惎天下之善天下同之汝不自孰匪汝師一夫
之識其復能㡬禁爾不思貴巳賤彼舜禹之聖猶取
人言汝不然汝豈誠賢
   知要
何以治已何以治人聖承賢何革何因爲學不難
[001-24b]
知要爲貴識其大端勉焉可至不察其本而玩其華
窮竒極博於道何加聖賢之學皆以用世不宜於行
斯爲一藝天之𢌿汝靡有不全汝狹之不畏於天
   篤信
命輪人爲弓強之不從俾鼎人爲瓦迫之不可工守
其業猶不以利移舎古狥今可以士爲仁義吾内爵
禄其外内爲外屈失其天貴蹈道自我夫豈由人不
求合於世斯爲天民
   慎獨
人或可欺天實汝司人不汝窺汝心自知噫存心如
[001-25a]
事天爲敬之基
   篤行
中人慕道如童賛日知其爲明不知其質日不可邇
道非日比擴而行之在我而巳一身非㣲天下非大
勢有屈伸道無隆隘勿敏於言而怠於行維恒若不
足以底于成
  四憂箴有序
孔子之聖不待勉而成然恐夫徳不修學不講義不
即徙過不能改則引以爲巳憂今人之質不足㡬聖
人也决矣而未見有以四者爲憂者其卒歸於愚也
[001-25b]
奚恠焉余懼爲愚之歸也箴其闕以自勉
   修徳
古人言學修其在已巳無所得猶不學爾惟徳之務
必勉於爲譬諸飲食必飽爲期方其巳飽不憂其餒
無以之餒可立待是以賢哲務徳是修行以終身
恒以爲憂一事之成一行之蹈豈云匪徳貴乎彌邵
知不逮舜仁不逮堯曰伊曰周徳音孔昭彼與吾同
作則萬世獨爲凡民寧不有愧充之俾崇擴之俾洪
主敬力行不息其功成無爲能盈無爲足聖之不如
而汝自局汝不是思汝年日加暨其巳晩汝憂則那
[001-26a]
   講學
聖於萬理皎若日月不資修治洞見毫髪猶必講學
以辨是非嗟今之人乃謂有知性命之㣲政教之大
逺徹古今廣溢覆載孰可自淑孰可及民損益弛張
奚後奚先汝之不講粉飾掩護事變臨前左右失措
古君子爲學要而不華任之天下如治其家惑矣今
之人以華爲貴空言自誑道則不至咨汝講學大本
是求勿狹以陋勿駁以浮心與道俱神與謀憂巳
之不逮後則無憂
   徙義
[001-26b]
聞所當爲奮决不疑飈移電馳是謂勇於自治知其
爲義可否進退怯於爲善䧟溺也易聖賢雖大惟勇
可成勿安於非義謂吾不能義不即徙聖猶憂之汝
不憂乎自絶於善而甘爲小人之儔乎
   改過
昔爲不善今悟其愆能立改之不失爲賢言曰既出
事曰既徃懲創不嚴其惡日長理欲之際義利之間
精察其㡬勿就所安折其始萌覺於將發盪摩翳昏
存其昭晣作聖之學必謹自茲顔子不貳爲萬世師
勿恃能改無過爲貴以有過爲憂顔樂可致
[001-27a]
  箴四首有序
無以過人者衆人之流而求異於人者又君子之所
不取也然則將何所從哉合乎天不合乎人同乎道
不同乎時雖不求異於人而過人也逺矣余病乎未
能而學焉欲自至近者始作箴以自朂
   口
不宜言而言是佞之徒宜言而不言是愚之符佞爲
憸人愚爲鄙夫宜言而言人誰汝惡宜黙而黙人誰
汝怒我言以道彼惡何傷我黙以義彼怒彼狂惟道
之從勿狥乎人狥人違道與愚佞均天之生爾將以
[001-27b]
明道狂波墜緒汝障汝紹勿肆於𡨕合乎大中惟翼
聖之經
   身
人之營營汝則凝凝人之幡幡汝則安安相彼君子
知嶽如河小人輕儇如䑕如蛾嗟時之人蛾䑕是效
不死于機卒殺于燎嶽以靜壽河以廣容式其深崇
以鎮于家
   食
凡民之生食必有事徒食不事惟犬豕𩔖犬以禦盗
豕以供祀人之無益非二物比美貌長軀號名爲儒
[001-28a]
智出物下孰云非愚我告汝訓臨食必思思而無媿
汝則食之汝業不修汝徳不益汝心有媿雖餒勿食
汝學汝仕推是無違思而有得力見於爲功施天下
萬鍾非奢無徳於人瓢粟猶多汝思而食省于斯言
誰謂道逺將得其門
   寢
聖哲之寢心亦有思思而爲善厥徳沛如彼闇之思
在乎利欲長惡滋凶惟日不足周公待旦大猷以成
跖起鷄鳴死以盗稱其思則同其績曷殊中夕不寐
撫心以圖
[001-28b]
  克畏箴
於皇上帝降衷于人五性統心宰制此身如國之君
如兵之帥百職萬夫罔敢乖悖禀氣或偏梏其天明
外與物交欲乃萌哇誘耳靡曼眩目言發於躁
形動於欲或亂以酒或肆以狂詭隨爲柔狠虐爲剛
顛倒謬迷舉違其正敗𩔖賊倫斵䘮天性當其方昏
恬謂宜然中夜静思夫豈吾天廼奮而悲亟改前轍
遏於横流撲於始發若去蟊賊若戡姦𠒋皷勇直前
寸蹤抉彼隂霾洗滌日月秉禮持敬作我斧鉞
孤光既囘萬𩔖復初思前之爲䧟於嚚愚今幸克之
[001-29a]
敢弗戒懼操存稍怠恐其逸去屋漏之闇對越有嚴
一念之㣲神降監勿安所安勿嗜所嗜易失惟言
難成惟事圖巨於細坦若𡾟跬歩或差萬馬莫追
内謹其㡬外防其誘盤盂機穽袵席師保可畏在心
豈彼蒼蒼心之操縱身與存亡表裏交修本末一致
作聖之基敬戒勿墜
  勵志箴
天賦純命赫赫皇皇肆人受之厥質匪常或柔或剛
或粗或龎惟上聖爲民之綱天命上聖綱紀人
極肖天之能克有成徳發之爲猷動之爲則播爲嘉
[001-29b]
言時靡瑕如陶如冶如春如秋如元氣之運如江
河之流民咸仰之莫覿厥由舉民于大中佐天洪休
昔在堯舜邁烈百王亦有湯武易亂以康弼其令謨
惟群哲有光翕萃駿昌道以大行周徳衰止玄聖以
作以言爲政以詔以其徳天地其用粟帛妙乎無
方於廓景鑠相在後君子孰不是儀永言千古疇克
𩔖之有扶而崇有淪而卑有閑于事而本則遺惟昔
炎宋天擴其蔀篤生俊哲旁魄先後導流于源擇苗
于莠用爲飲食作爲師保穣穣者舒擅於中區譬彼
夏屋既搆既除曽是弗居困踣路衢慨懐古昔慚愧
[001-30a]
交如閔子㣲陋夙亶顓魯父師之訓纉引先緒昭哉
先子靖恭好古匪仁弗服匪禮弗處爰求懿徳以淑
後生秩秩嘉謨渢渢徳馨何惑不祛何昧不明歛之
毫芒散周八紘予實不𩔖聞善鮮蹈眩瞀于華罔臻
厥奥持循不武過慝莫告惟怠荒之懐是用不得其
要惟日惟月則弗我舎聖功誕遐曽弗我屇童也植
志壮也則懈内愧於心若膚叢于蠆在昔多士卓爾
早成一間庻㡬揚聖之庭長沙博志諸葛挺英皆夙
造乎道爲世凖程子企焉是望若或可及退省于中
莫之能立中夜以興衣涕泣若鴻鵠在𣗳靡所止
[001-30b]
集視彼澗水其流湜湜未抵于海尚莫能息道雖云
逺有志則𫉬心膂方強焉敢不力誠以爲榦敬以爲
植義以爲路禮以爲城俾内無擾而外慕不萌統乎
天君百志惟明勁則逺水盈則衍溝澮之溢所及
則淺伯禹之績公旦之典豈伊匪人徳劭於勉一體
之𧇊愧不逮人衆徳之弛覆謂宜然謂汝弗知亦既
能言知而弗念云誰之愆嗟予小人矢自今始匪口
之言惟足之成巨於㣲陟遐于邇群哲在上用循
于前
  毀譽箴
[001-31a]
余𥊏道頗久間徵之毀譽而喜怒之心未忘爲物
所動也作毀譽箴箴曰人之譽汝戒汝勿喜汝喜而
驕汝徳日圯人之毀汝戒汝勿怒汝怒而爭人將汝
惡圯爲愚基惡爲禍階内削外𢦤存者㡬何古之君
子學以爲巳聞人之言審巳而已是也吾師否也吾
欺過則在彼喜怒何爲無知之人中怯不足以人之
言爲巳寵辱人言萬端孰可詰徵苟信不俻汝之
生汝自今後吾告爾法棄汝耳目惟心是察耳目者
人心通乎天天而謂然汝何憾焉
  擇交箴
[001-31b]
捷捷而趨諾諾而隨靣則爾䛕背則爾非黙黙而方
誾誾而正貌不爾是心則爾敬茍信其外不察其中
君子之失小人之從友彼小人如飲鴆酒入口雖甘
毒則在後與君子朋螫舌逆情始爲難堪輔爾于成
有妄人者二者之間援仁襲義以訐以訕求其所爲
汙穢莫測是爲務名惟爾之賊交際孔艱厥狀萬端
直爲爾傲順謂爾奸傲徳之㐫奸徳之囘不囘不㐫
惟道是諧無求人合而合于天人合一時天合萬年
  家人箴十五首有序
論治者常大天下而小一家然政行乎天下者世未
[001-32a]
嘗乏而教洽乎家人者自昔以爲難豈小者固難而
大者反易哉盖骨月之間㤙勝而禮不行𫝑近而法
莫舉自非有徳而躬化發言制行有以信服乎人則
其難誠有甚於治民者是以聖人之道必察乎物理
誠其念慮以正其心然後推之脩身身既脩矣然後
推之齊家家既可齊而不優於爲國與天下者無有
也故家人者君子之所盡心而治天下之凖也安可
忽哉余病乎徳無以刑乎家然念古之人自脩有箴
戒之義因爲箴以攻巳缺且與有志者共勉焉
   正倫
[001-32b]
人有常倫而汝不循斯爲匪人天使之然而汝舎旃
斯爲悖天天乎汝棄人乎汝異不思耶天以汝爲
人而自絶爲禽獸之歸耶
   重祀
身烏乎生祖考之遺汝哺汝歠祖考之資此而可忘
孰不可爲尚嚴享祀式敬且時
   謹禮
縱肆怠忽人喜其佚孰知佚者禍所自出率禮無愆
人苦其難孰知難者所以爲安嗟時之人惟佚之務
尊卑無節上下失度謂禮爲僞謂敬不足行悖理越
[001-33a]
倫卒取禍刑遜譲之性天實錫汝汝手汝足能俯興
拜跽曷爲自賊恣傲不恭人或不汝誅天寧汝容彼
有國與民無禮猶敗矧予𦕈㣲奚恃弗戒由道在巳
豈誠難耶敬兹天秩以保室家
   務學
無學之人謂學爲可後茍爲不學流爲禽獸吾之所
受上帝之𠂻學以明之與天地通尭舜之仁顔孟之
智聖賢盛徳學焉則至夫學可以爲聖賢侔天地而
不學不免與禽獸同歸烏可不擇所之乎噫
   篤行
[001-33b]
位不若人愧耻以求行不合道恬不加修汝徳之凉
僥倖高位秪爲賤辱疇汝之貴孝弟乎家義譲乎鄉
使汝無位誰不汝古人之學脩巳而巳未至聖賢
終身不止是以其道碩大光明化行國萬世作程
弗效易自滿足無以過人人寧汝服及今尚少
不勇於爲迨其將老雖悔何追
   自省
言恒患不能信行恒患不能善學恒患不能正慮恒
患不能逺改過患不能勇臨事患不能辨制義患乎
巽懦御人患乎剛汝之所患豈特此耶夫焉可以
[001-34a]
不勉
   絶
厚巳薄人固爲自厚人薄巳亦匪其宜太公之道
物我同視循道而行安有彼此親而宜惡愛之爲偏
踈而有善我何惡焉愛惡無他一裁以義加以絲毫
則爲人僞天之恒理各有當然孰能無私忘巳順天
   崇畏
有所畏者其家必齊無所畏者必怠而睽嚴厥父兄
相率以𦗟小大祗肅靡敢驕横於道爲順順足致和
始若難能其美實多人各自賢縱私殖利不一其心
[001-34b]
禍敗立至君子崇畏畏心畏天畏巳有過畏人之言
所畏者多故卒安肆小人不然終憂畏汝今奚擇
以保其身無謂無傷䧟于小人
   懲忿
人言相忤愠以怒汝之怒人彼寧不惡惡能興禍
怒實招之當忿之發宜以思彼言誠當雖忤爲益
忤我何傷適見其直言而不當乃彼之狂狂而能容
我道之光君子之怒審乎義理不深責人以厚處巳
故無怨惡身名不隳輕忿易忤小人之爲人之所慕
實在君子考其所由君子鮮矣言出乎汝烏可自爲
[001-35a]
以道制欲母縱汝
   戒惰
惟古之人既爲聖賢猶不敢息嗟今之人安於卑陋
自以爲徳舒舒其學肆肆其行日月邁矣將何成名
昔有未至人閔汝少壮不自強忽其既耄於乎汝乎
進乎止乎天實望汝云何而無聞以𣳚齒乎
   審聴
聴言之法平心易氣既究其詳當察其意善也吾從
否也舎之勿輕於信勿逆於疑近習小夫閨閤嬖女
爲䜛爲佞𩔖不足取不幸聴之爲患實深宜力拒絶
[001-35b]
杜其邪心世之昏庸多惑乎此人告以善反謂非是
家國之亡匪天伊人尚審爾聴以正厥身
   謹習
引卑趨高歳月劬勞習乎汙下不日而化惟重惟黙
守身之則惟詐惟佻致患之招嗟嗟小子以患爲美
側媚傾邪矯飾誕詭告以禮義謂人巳欺安於不善
其非彼之不善爲徒孔多懼其化汝不慎如何
   擇術
古之爲家者汲汲於禮義禮義可求而得守之無不
利也今之爲家者汲汲於財利財利求未必得而有
[001-36a]
之不足恃也舎可得而不求求其不足恃者而以不
得爲憂咄嗟乎若人吾於汝也奚
   慮逺
無先巳而後天下之慮無重外物而忘天爵之貴
無以耳目之娯而爲腹心之蠧無茍一時之安而招
終身之累難操而易縱者情也難完而易毀者名也
貧賤而不可無者志節之貞也冨貴而不可有者意
氣之盈也
   慎言
義所當出黙也爲失非所宜言言也爲愆愆失奚自
[001-36b]
不學所致二者孰得寧過於黙聖於鄉黨言若不能
作法萬年世守爲經多言違道適貽身害不
爲禍爲敗莫大之惡一語可成小忿不思罪如丘陵
造怨興戎招速咎孰爲之端鮮不自口是以吉人
必寡其辭捷給便佞鄙夫之爲汝今欲言先質乎理
於理或乖慎弗啓齒當言則發無縱誕詭匪善
匪義謀善言取辱則非汝羞
  四箴
   父子
子孝寛父心斯言誠爲不患父不慈子賢親自樂
[001-37a]
父母天地心大小無厚薄大舜日䕫䕫瞽
   夫婦
夫以義爲良婦以順爲令和樂禎祥來乖戾灾禍應
舉案必齊眉如賔互相敬牝鷄一晨鳴三綱何由正
   兄弟
兄湏愛其弟弟必㳟其兄勿以纎毫利傷此骨肉情
周公賦棠棣田氏感紫荆連枝復同氣婦言慎勿聴
   朋友
損友敬而逺益友宜相親所交在賢徳豈論富與貧
君子淡如水歳久情愈真小人口如轉眼如讎人
[001-37b]
  九箴有序
臣以迂陋過承睿知兹者考文還自京師敬奉教令
侍世子殿下講學伏觀世子殿下天性高明學業超
卓顧臣何能有禆萬一惟古人忠愛乎君者必有
箴戒之辭臣無似敢取聖賢之意作箴九首以獻講讀
之暇倘賜覽觀或可爲懋徳之一𦔳臣不任惶恐之至
   敬天
人之有生受命于天動作起居奉以周旋苟或弗敬
是慢天理既違天常亦紊人紀是以聖哲祗慎小心
事無鉅細罔有不欽逸欲靡存怠肆靡作順天而行
[001-38a]
俯仰無怍純乎天徳與聖爲徒保國撫民可不敬夫
   守訓
聖皇有訓傳之萬年惟克慎守乃爲仁賢制度有常
尊卑有叙愛親忠君恤民禮士大而治國近之脩身
孰爲之綱在敬與勤敬則心明萬理不昧勤則身泰
所爲無怠精思篤行大訓是循能循聖道是爲賢君
   本孝
身乎奚自實本乎親惟能盡孝斯可成仁况兹有國
神民是主至徳無虧庻政以舉温顔抑氣先意承歡
視食司衣問寒未言而畏不怒而恐志靡自專
[001-38b]
事無妄動正躬謹行非禮不由君親既安心乃無憂
惟古文王事父盡孝著於禮經萬世是效儲王睿哲
尚其師之勿謂聖人我不敢爲
   正學
古學務實體立用隨始諸身心驗於設施後世失之
攻乎文藝觀聴是娯道徳是棄王者之學以古爲師
窮理正心固守勇爲法尭爲仁法舜盡孝視民如傷
文王是效簡册所陳善政嘉猷取之自治奚暇外求聖
賢立教要而不煩昧者溺心疲憊空言漢之賢王東平
稱最篤行爲善垂範百世魏有陳思徒事文章徳業無
[001-39a]
傳識者弗聖明御世好善崇徳鍳乎成憲永康
   推仁
天地之徳廣厚無垠蔽以一言莫過乎仁萬生芸芸
天孰不愛爰命人君天工是代圎顱方趾共本異形
茍揆厥初皆若同生聖人之心博施濟衆一夫失所
如抱疾痛燠念民寒飽思民飢巳享安逸恐民之疲
不奪其時不盡其力開其昏愚賑其灾厄衆庻樂業
國乃富強上不恤下非禮之常蕩蕩大藩哲王所受
世篤至仁千載是守
   謹禮
[001-39b]
人情難制譬之河江禮以正俗爰立大防上而朝廷
下建閭里自身及家莫不有禮君臣以定父子以親
夫婦昆弟舉得其倫大法既昭衆志咸一綱紀相維
名分有秩禮之爲治析於未萌不能謹禮刑措奚能
賢哲知本檢身克已言動之㣲繩蹈矩以此使臣
必效其忠以此臨民必致其恭爲國以禮聖有明訓
敬徳罔愆永垂令聞
   崇儉
天地生財以養庶民宰制之柄在乎人君節已厚人
不專其利崇儉黜欲國乃茍恃富侈奢泰是夸
[001-40a]
既損令徳民用咨嗟明明聖皇以儉率下尚朴懲奢
天下從化囊帷革史䇿見褒象筯玉杯賢臣所憂
得失之原勸戒罔極千古爲鍳慎乃儉徳
   無逸
天徳剛健不已于行日月旋運無息故明人處兩間
烏可放逸耽樂是從憂所自出舜禹至聖尚戒慢逰
日昃不遑西伯興周古有格言燕安鴆毒汲汲爲善
猶恐不足人之有心易縱難收必學古道乃可自修
目視簡編心惟奥㫖匪賢弗親匪善弗造次無失
寤寐靡忘日求至樂罔或怠荒觀省徃行爲法爲戒
[001-40b]
察理既精勇爲不懈忠孝仁義日勉行之充乎徳業
發乎文辭勤政之基由此而積敬于庻事日新不息
   慮逺
處乎尊位宜逺其謀其逺伊何千載九州常人所知
止乎旦夕樂一時不知憂戚茍安一已慮不及人
寧謂天下皆切吾身聖哲存心廣大周悉慮無不至
念無不極正身立徳以後昆作範垂憲澤無垠
警畏憂勤無或怠肆天下後世終蒙其利
  慎齋箴有序
人之持身立事常成於慎而敗於縱縱猶之火一燎
[001-41a]
而不可收慎猶之奉盈心存於敬而兢兢弗忘則不
至於顛覆故君子惟慎之爲貴里人王君仲嘗病
夫人以縱取敗懲其失名其室曰慎齋余聞而喜其
志欲其久而不懈也箴以告之箴曰縱轡以馳忽而不
思康荘險𡾟惟惟慄虞其遺失坎而佚惑乎世之
人以肆爲可常怠不知檢率取危亡汝放於言言孰之
信不慎於行孰汝之順言爲徳符行爲徳機二者不慎
于悖之歸有覺齋居以慎作則匪嘉厥名將爾徳欲
言而思勿爽於宜勿爲詭誕以啓厲階將行而思必由
乎義勿人之從惟天是畏天之昭昭靡幽不臨逰鍳汝
[001-41b]
體息鍳汝心由粗而精由㣲而鉅敬慎無愆朂哉君子
  宗儀九首有序
君子之道本於身行諸家而推於天下則家者身之
符天下之本也治之可無法乎徳修於身施以成化
雖無法或可也而古之正家者常不敢後法盖善有
餘而法不足法有餘而守之之人不足家與國通患
之况俱無焉者乎余徳不能化民而有志於正家
之道作宗儀九篇以告宗人庻㡬賢者因言以趨善不
賢者畏義而逺罪他日於大者有行焉或者其始於此
   尊祖
[001-42a]
人之異於物者以其知本也其所以知本者以其禮
義之性根於天俻於心粹然出於萬物故物莫得而
𩔖之今夫形禪而氣續者人與物之所同也渇而飲
餒而噉勞而瘁逸而嬉者人與物不相逺也卒之人
貴而物賤者何哉人能知尊其身之所自出而物不
能也故生而敬事之爲之甘膬豐柔之味以養其口
爲之華軟温美之服以養其體爲之采色以養其目
爲之馨香以養其鼻順其所欲以養其心猶以爲未
至也於是身惇行以養其德令聞嘉譽以養其名
著其徳美於天下後世使之沒而不忘久而彌章君
[001-42b]
子之爲人子孫非以養生爲貴而以奉終爲貴非以
奉終爲難而以思孝廣愛爲難蔵于墓祀于廟自天
子逹于士隆卑廣狹不同而其致一也故天子七諸
侯五大夫三士二官師一庻人寢乎薦自外爲之制
者由乎人孝敬之情出於天由乎人者不可踰也本
乎天者夫寧有強之者哉天之命也人雖至昏弱也
甚無知也過先祖之墓未有不動心者時焉而祀其
先語及其遺事未有不嘆泣者形氣之感有所受也
非偶然也故宗廟之制祭祀之禮君子以此崇本反
始致誠敬於其先㕓井之氓則祭田祖不以歳之豐
[001-43a]
歉而變不忘其始也况於身之所自出者乎知有其
身而不知身之所自出是謂禽犢之民知奉其身而
不恤吾身之所同出是謂痿痺之民是二者雖色貌
爲人而其身物化也久矣故人而不知本謂之悖不
睦族謂之戾悖與戾惡名也世之立而談者天之所
授與尭舜孔子不異由顔焉而顔由孟焉而孟不此
之務而惟惡名之求尚爲愛其身也乎吾懼夫吾族
之人爲痿痺禽犢之歸而不自知也爲尊祖之法曰
立祠祀始遷祖月吉必謁拜歳以立春祀族人各以
祖祔食而各以物來祭祭畢相率以齒㑹拜而宴齒
[001-43b]
之最尊而有徳者向南坐而訓族人曰凡爲吾祖之
孫者敬父兄慈子弟和鄰里時祭祀力樹藝無胥欺
也無胥訟也無犯國法也無虐細民也無博奕也無
闘争也無學歌舞以蕩俗也無相攘姦侵以賊身
也無鬻子也無大故不黜妻也勿爲奴𨽻以辱先也
有一于此者生不齒于族死不入于祠皆應曰諾然
後族人之文者以譜至登一歳之生卒而書舉族人
否其有婚姻相賙患難相恤善則勸惡則戒臨
財能譲養親事長能孝而悌親姻鄉里能睦而順此
其行之足書舉書之累有足書者死則爲之立傳於
[001-44a]
譜其有犯於前所訓者亦書之能改則削之久而愈
甚則不削而書其名族人見必揖雖貴賤貧富不敵
皆以其属稱喜必慶戚必吊死以其属服無服者爲
之是日不而群之群祭之群𦵏之
   重譜
尊祖之次莫過於重譜由百世之下而知百世之上
居閭巷之間而盡同宇之内察統系之異同辨傳承
之久近叙戚䟽定尊卑收渙散敦親睦非有譜焉以
列之不可也故君子重之不修譜者謂之不孝然譜
之爲孝難言也有徵而不書則爲棄其祖無徴而書
[001-44b]
之則爲誣其祖有耻其先之賤旁援𩔰人而尊之者
有耻其先之惡而附于聞人之族者彼皆以爲智
矣而誠愚也夫祖豈可擇哉兢兢然尊其所知闕其
所不知詳其所可徴不強述其所難考則庻乎近之
矣而世之知乎此者常鮮趨乎僞者常多淳安之汪
氏繇其身縁而上之至於魯公之族七十餘世皆有
諱字卒𦵏目見而耳受之者其心以爲至博也而
博不能勝其僞也越之楊氏親煬帝之裔而耻其名
之汙遂避而不言呉寧之杜氏越千餘歳而宗漢之
延年晋之當陽侯是皆知本者之所深惡而爲之者
[001-45a]
以爲工也顧不惑哉天下有貴人無貴族有賢人無
賢族有士者之子孫不能脩身篤行而屈爲童𨽻而
公卿將相常發於隴畆聖賢之世不能傳其遺業則
夷乎恒人而縉紳大儒多興於賤宗天之生人也果
孰貴而孰賤乎四海之廣百氏之衆其初不過出於
數十姓也數十姓之初不過出於數人也數人之先
一人也故今天下之受氏者多尭舜三王之後而皆
始於黄帝譬之巨木焉有盛而蕃有萎而悴其理固
有然者人見其常有𩔰人也則謂之著族見其無有
逹者也則從而賤之貴賤豈有恒哉在人焉耳茍能
[001-45b]
法古之人行古之道聞于天下傳於後世則猶古人
也雖其族世未著不患其不著也孔子子思以爲祖
而操庸嵬之行則其庸嵬自若也祖不能貴之也故
吾方氏出帝榆岡而譜不敢列之𩔰于昔者衆矣而
不敢附之疑者闕之以傳疑不可詳者畧之以著實
而惟以篤學脩身望乎族之人嗚呼富貴利逹外至
者也求之不可必得得之不可必守守之不能必傳
也仁義忠信之道備乎心不求而足得之可以行行
之可以著施之盈天下而歛於身不見其隘傳之被
萬世而非威武𫝑力之所能移善尊祖者思是道也
[001-46a]
行是道也天下不惟尊其身將歸徳於其祖而祖益
尊祖益尊而譜益傳斯其爲孝大矣何必趯趯然爲
僞而欺且誣哉
   睦族
井田廢而天下無善俗宗法廢而天下無世家聖人
之立法所以收萬民之心而使之萃于一者治道之
極治功之盛不可忽也故一之所在智者無所措其
謀辨者無所措其勇者無所用其力如裘之領如
網之綱如髪之握如輹之轂如馬之有轡如牛之有
紖操之則歛縱之則放招之則集撝之則退屈信作
[001-46b]
止惟上之所令而民不能叅以先王之民非甚異
於後世也其好義而易使從化而畏法寧死於飢寒
而不爲亂者豈碪斧鈇龯所能禁哉教之以其所
固有故其向善也安令之以其所易知故其趨化也
亟當是之時同閭接畆之人猶相親睦信順而大小
宗法行乎宗族之間爲百世之宗者百世宗之爲五
世之宗者五世宗之宗其身則守其訓有所猶爲皆
受命于宗子而悍戻争闘之風無自而起苟非大姦
魁詐不可教令則安有不善者乎故三代之俗非固
美也爲治之具既美而習使之然也後世願治之主
[001-47a]
王佐之臣迭興于世而卒不足㡬乎古豈民性之不
可化耶其具之廢已久世主便因循而憚改作材士
昧逺畧而務近功區區弊苴漏而未及乎政教之
全也民心益離而俗愈散奚獨民之罪君子預有責
焉吾嘗病之而未之能行則思以化吾之族人而族
不可徒化也則爲譜以明本之一爲始遷祖之祠以
維繫族人之心今夫散處於廬爲十爲百而各顧其
者是人之情也縱其溺於情而不示之以知本則
將至於紛争而不可制今使月一㑹于祠而告之以
譜之意俾知十百之本出於一人之身人身之疾在
[001-47b]
乎一肢也而心爲之煩貌爲之悴口爲之呻手爲之
撫思夫一身之化爲十百也何自相𢦤刺而不顧
乎何見其顛連危苦而不救乎何爲不合乎一而
相視爲塗之人乎故爲睦族之法祠祭之餘復置田
多者數百畆寡者百餘畆儲其入俾族之長與族之
㢘者掌之歳量視族人所乏而𦔳之其則以爲
棺槨衣衾以濟不能𦵏者産子者娶嫁者䘮者疾病
者皆以財相贈遺立典禮一人以有文者爲之俾
相族人吉㐫之禮立典事一人以敦睦而才者爲之
以相族人之凡役世擇子姓一人爲醫以治舉族之
[001-48a]
疾其藥物於𦔳之取之有餘財者時増益之族
之富而賢立學以爲教其師取其行而文其教以孝
弟忠信敦睦爲要自族長以下主財而典事而惰
相禮而野不能睦族沒則告于祖而貶其主不祠富
而不以教者不祠師之有道别祠之不能師者則否
   廣睦
人之親踈有恒理而無恒情自同祖推而至於無服
又至於同姓愛敬之道厚薄之施固出於天而不可
易然有親而若踈者有踈而若親者常情變於所習
也閱歳時而不相見則同姓如路人比廬舎同勞逸
[001-48b]
酒食之會不絶則交㳺之人若昆弟使同姓如路人
他人如昆弟斯豈人之至情哉物有以移之君子未
必然而常情所不能免也聖人之治人以常人之情
爲中制俾厚者加厚而薄者不至於離恐其以不接
而踈踈而不相恤也故爲之祭酺之法合之以燕樂
飲食以洽其歡忻愛之情恐其狥於利而不知道
也肅之以鄕射讀法使之祗敬戒慎而不至於怠肆
祭而酺所以爲樂也讀法所以爲禮也約民於禮樂
而親者愈親踈者相睦此先王之所以爲盛也哉舉
而行諸天下今未見其不可也然非士之職也故欲
[001-49a]
自族而行之鄉爲之制其制曰宗族歳爲燕樂之㑹
四其時則二月也五月也八月也十有一月也其物
則時祀之餘也其品則豕與羊各一酒醴羞果惟所
有而不必侈也酒以七行九行爲節也位以尊卑長
㓜爲序也茍尊矣雖稚子猶位乎上也苟長矣雖貧
且賤以齒也其言惟孝弟忠信而勿褻也勿譁也勿
慢也飲雖醉而勿違禮也立子弟二人爲執禮以佐
酒酒至揖請飲既飲揖請酬既酬揖請殽羞二人歌
詩其詩則蓼莪棠棣葛藟東門唐之枤杜谷風雅之
黄鳥之𩔖貴其能感人而敦倫理也其數則如酒也
[001-49b]
立二人講嘉言古之人及乎教者皆在所取也將
歌也將也執禮揖曰請肅以聴皆拱而坐坐則肱
相比行則武相䘖舉爵飲醻食羞皆後長者畢則旅
揖辭而退少者送長者于家然後返歳爲禮儀之㑹
三冬至也歳之初吉也夏至也冬至陽之始生也君
子之道自此始亨矣宜有慶也是日昧爽舉族自勝
冠以上咸盛服造祠下相揖趨及門祝啓門以次入
序立以時羞獻奠酒皆再拜班趨出族之長坐别堂
次長者率群昆弟子姓捧觴稱壽畢皆拜遂以次飲
酒相拜如禮典禮以譜至北向坐讀之長者命衆坐
[001-50a]
衆坐聴善惡之在書者咸讀無隱設席於南楹之東
比向署其上曰旌善之位善之多者長者命之酒俾
少者咸拜之典禮翼以就位署南楹之西曰思過之
所惡之累書而不改者俾立其下於是長者以譜所
列傳緒盛衰絶續之故明言之而告以常訓曰爲善
如𥊏飲食去惡如去毒螫慎思哉勿墜爾先祖之祀
衆拱而聴皆俯首就班再拜出少者授長者杖以序
行乃還于家夏至隂之始生也君子所宜慎也是日
素服謁祠如冬至禮不飲酒不相拜讀譜之儀亦如
之歳之初吉慶拜如冬至禮不讀譜鄉黨之制歳爲
[001-50b]
燕樂之㑹一其時以秋其物以祭社之餘其坐以齒
以徳以爵其禮主於譲其儀如宗族之㑹歌詩
言亦如之其詩以伐木魚麗南有嘉魚菁菁者莪賔
之初筵擇鄉人子弟群歌之其誦嘉言也𦒿老之賢
者舉以教在坐者皆起應曰祗奉長者之訓凡族人
鄉人不與于㑹者八悖倫紀者闘爭者相訟者使酒而
者博奕者過累書而不改者虐鄉里者言僞而行
違者皆君子之所棄也不善者棄而後知所戒然後
善者尊而益勸勸戒立而俗寧有不美者乎
   奉終
[001-51a]
愛敬以養生哀戚以送死墓焉而𦵏位焉而祭皆本
於禮而不敢忽者先王教民之通法也䘮而用浮屠
之術塟而信塟師之說資𡨕報於不可致詰之間徴
休咎於無情難驗之川阜上以爲親謀下以爲身利
者此古之所未聞也後世闇夫野人多趨信而甘心
焉親沒于床不于禮而于浮屠不泣擗踊而于鐘
磬鐃鈸非是之務則人交咲以爲簡時可矣泥于
山川之利否而不即塟或至於終身或身死而委槥
於子孫甚者子孫恐𦵏之禍其身舉而棄諸水火𦵏
親以禮者世反非之爲愚於乎是何其不察而至於
[001-51b]
此極乎彼浮屠之所謂輪囘者果可信耶天之生人
物者二氣五行也其運也無窮其續也無端先者過
而後者來未甞相資以爲用者二氣五行之常也自
草木而觀之發榮於春盛壯奮長蔚乎而不可遏及
乎戒之以凛風申之以霜露昔之沃澤茂美一旦飄
而爲浮埃化而爲汙泥蕩㓕殫盡無跡可窺矣其發
生於明年者氣之始至者爲之也豈復資既隕之餘
榮乎惟人也亦然得氣而生氣既盡而死死則不復
有知矣苟有焚灸刲割佚樂適意身且不有而何以
受之形盡氣盡而魂升魄降無所不盡安能入人
[001-52a]
腹重生於世而謂之輪囘也哉天地至神之氣以其
流行不窮故久而常新變而不同使必資巳死之人
爲將生之本則造化之道息矣烏足爲天地倘或有
之人固不知之也浮屠亦人耳何自而獨知之彼以
其茫昧不可揣索故妄言以誣世夫豈可信而事其
教乎孔子謂祭之以禮爲孝則事異端之妄棄聖典
而不信者其爲非禮也大矣不孝孰加焉而闇者顧
安之而不以爲非胡可哉𦵏師之動人以禍福而其
恠人之昌隆盛熾者其先必有厚徳之遺賤貧
夭絶者必有餘惡之著山川何與焉誕者則不然聞
[001-52b]
有貴富之人於此則歸福於其塋塜曰此某形也此
某徵也於𦵏之法宜爾也聞有貧賤之人於此則曰
此𦵏之罪也此於法宜至於斯也信斯言也則人之
多財而力足者皆相率而爲不善及乎死也求善地
以𦵏其身則可免子孫於禍夫孰肯爲善乎由大者
而論之繋乎盛衰者莫大乎國都殽函河渭無異也
秦帝之亡漢帝之昌隋㩀之而促唐㩀之而長果在
於善地乎帝王之尊家天下而役海内使地善而可
興竭智以營陵廟奚求而不致而亡國敗主相屬則
果不在乎此也審矣古之卜宅兆云者以神道定民
[001-53a]
志耳非視岡阜之向背逆順臆度目㫁加世之𦵏師
之爲也𦵏師祖晉郭璞書其書苟可信璞用之以𦵏
其祖考宜有竒驗不誣而璞卒死於簒賊其身不能
福而謂能福乎人其可信否耶世之人多信之不知
自䧟於不孝而莫之贖也於乎先王之禮一失而流
于野再壊而化于夷暨其大壊而不可爲忽乎入于
禽獸而不之寧不哀哉天下之人其小者化爲夷
由夷而徃吾不能知其所至矣其心浸膠固非空
言所能革也吾獨以告吾族人親䘮必以三年三年
之制必循禮勿以浮屠從事違者生罰之死不祀于
[001-53b]
先祠𦵏卜吉㐫而勿泥𦵏師之說期必以三月三月
不能至五月五月不能止七月過一歳者如違䘮禮
之罰必刻壙志墓銘力不足者刻其名俾後有考作
方氏䘮𦵏儀
   務學
學者君子之先務也不知爲人之道不可以爲人不
知爲下之道不可以事上不知居上之道不可以爲
政欲逹是三者舎學而何以哉故學將以學爲人也
將以學事人也將以學治人也將以矯偏邪而復于
正也人之資不能無失猶鑑之或昏弓之或枉絲之
[001-54a]
或紊苟非循而理之檠而直之瑩而拭之雖至美不
適於用烏可不學乎夫學非爲華寵名譽爵禄也復
其性盡人之道焉耳彼蠕而動翾而鳴者不知其生
之故與其爲生之道是以物而不神𡨕而不靈人之
爲學所以自異於物也匪特異於物欲異於衆人也
匪特異於衆人上將合乎天地㧞乎庻𩔖之上而爲
後世之則也其說存於易詩書春秋三禮其理具乎
心其事始乎窮理終乎知天其業始於修巳終於治
人其功用至於均節運化㴠育萬物大得之而聖深
造之而賢勉修之而爲君子聖賢君子非天墜而地
[001-54b]
出人爲之也舉夫人之身皆可爲聖賢而乃不能異
於物過哉不知務學之方也今世俗之儒申申而
行由由而言謄口頬播簡牘以誇乎人知非不博言
非不華矣而於古之學未也何哉爲其泛而無本也
漫而無統也可喜而無用也君子之學積諸身行於
家推之國而及於天下率而措之秩如也奚待詞說
乎以詞說爲學上以是取士下以是自期此士所以
莫逮乎古也嗚呼無善教而天下無善士無善士而
天下無善俗世俗之陋其患豈㣲也哉余不欲學者
之𩔖之也方氏之學以行爲本以窮理誠身爲要以
[001-55a]
禮樂政教爲用因人以爲教而不強人所不能師古
以爲制而不違時所不可此其大較也其小學曰七
歳而學訓之孝弟以端其本訓之歌謡諷諭之切乎
理者以發其知群居而訓之和賜之以物而導之譲
慎施朴楚以養其耻敏者守之以重黙木者開之以
英慧柔者作之強者抑之扶之植之摧之激之而童
子之質成矣其大學曰立四教皆本於行行不修者
不與一曰道術二曰政事三曰治經四曰文藝一道
術視其人質之端方純明知㣲近道者與言考其言
行以稽其所進試其問難以審其所造政事文藝其
[001-55b]
材之所能者無不學也二政事視其通明才智者使
學焉治民之政八制産平賦興教聴訟禦灾恤孤御
吏禁暴悉民情知法意爲政事本試以言授以事而
觀其所堪三治經精察燭理篤志不惑而長講
爲之四文藝博文多識通乎制度名物立言陳辭可
以爲世教者其極也試之之日皆以終月皆欲其稱
其教之名也教之存乎師化之遲速存乎人得其人
推而用之不難於天下夫豈一家之學也哉
   謹行
士之爲學莫先於慎行行之於人猶室之有棟柱也
[001-56a]
帛之有絲縷也木之有本也馬之有足也鳥之有翼
也聖得之而後爲聖賢得之而後爲賢君子修是而
爲善小人失是而䧟於夷狄禽獸之歸夫焉可忽哉
積之如升高之難而或敗於談𥬇爲之於閫閾之内
而或播於四海九州才極乎美藝極乎精政事治功
極乎可稱而行一有不掩焉則人視之如汙不潔
避之如虎狼賤之如犬豕并其身之所有與其疇昔
竭力專志之所爲者而棄之矣可不慎乎夫口之便
於甘肥體之便於華美耳目之耽於所思心志之趨
於所樂家欲富而身欲尊者人之同情聖賢之所不
[001-56b]
能無也然而學道之士禁制克節惟恐是念之萌於
中蒯衣藿食黜好寡欲終身而不敢怠者誠知䡖重
之分也人之身不越乎百年善愛其身者能使百年
爲千載不善愛其身者忽焉如蚊蚋之處乎盎𦈢之
間夫蚊蚋之生亦自以爲適矣而起㓕生死不踰乎
旬月當其快意於所欲以盎𦈢爲天地而不知其所
處之㣲昧陋之民亦若是矣迷溺於聲色𫝑利以身
爲之役而不以爲勞其心以爲至樂也而不知其可
悲也甚適也而不知其爲汙辱也均之爲身也聖賢
之尊榮若彼而衆人之汙辱若此爲而然哉慎行
[001-57a]
與否致之耳難成易毀者行也難立易傾者名也得
之不能久於身樂未既而憂之者人之欲也以富
貴利逹易汙辱之名猶食烏喙而易死也况倐忽接
於耳目者之不足恃乎故人有殺身而狥君親者非
不愛身也愛其身甚而欲納之于禮義其爲慮甚逺
矣寜死而不肯以非義食知義之重於死也寧無後
而不敢以非禮娶知失禮之重於無後也僥倖苟冐
於一時而蒙垢汙於萬世小則閭里識之以爲訾
大則冊書著之天下𥬇之聞其名則唾不欲入于
耳計其所得曽不若秋毫而賤辱其身使孝子羞以
[001-57b]
爲父正士羞以爲友遺裔逺㣧羞以爲祖不亦惑哉
且人不患不富貴而患不能慎行無行而富貴無益
其爲小人守道而貧賤無損其爲君子吾家自始遷
祖至於余身十五世矣以言乎貲産則不踰于中家
以言乎爵祿則未有以位乎朝者然而不愧於人見
推於世者以先人世有積徳蓄學操行異乎恒人焉
耳逺者余不足知之若曽大父西洲府君之純厚慤
大先君太守貞惠公之㢘介方正視古之賢者豈有
間哉吾族之人暨將來而未至者烏可不效也人莫
不喜爲名人之子孫而不知其尤難於衆人盖徳大
[001-58a]
則難行高則難稱有善過於人人未之取也曰其
祖之賢不但如斯而巳有惡未著人巳責之以爲不
肖曰若之祖何人也而爲此哉故生於㣲宗庸族者
過易𨼆而善易著以其特出掩於其先人皆異之故
不求其俻也生於世家者過易聞而善難昭以其先
多顯人而不可企也嗚呼方氏之嗣人柰何而不慎
乎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五者天倫也斁天倫者
天之所誅人之所棄生不齒死不服𦵏不送主不入
祠譜不書其名行和于家稱于鄉徳可爲師者終則
無服者爲服緦麻有服者如禮祭雖已逺猶及雖無
[001-58b]
主祭者猶祭如是而不能爲君子則非方氏之子孫
也告于祠而更其姓不列于譜
   修徳
能爲衆人所不能行之事者其子孫必享衆人所不
能致之福人之爲善非爲子孫計也然天道之於善
人以及其身爲未足常推餘澤以福其後人則亦
嘗不爲子孫計哉第衆人之計速而易致而君子之
澤逺而難讎故趨乎善者常少溺乎利者常多衆人
毎𥬇爲善之士爲迂緩無術而不知天道之所佑固
在此而不在彼也天下無千載全盛之國無百年全
[001-59a]
盛之家天豈不欲有國家者久而不墜哉或一再傳
而失之或未終其身而不振得之於勞勩艱難之餘
而敗之於談𥬇燕安之頃非其智力所不能徳不足
而子孫無所籍以自立也人之生於德善之家猶木
之生沃土蚤發而易長華茂而後凋磽田瘠壠雖有
萌蘖之滋拳曲擁腫終不足觀則所籍使之然耳今
之人莫不欲子孫之蕃賢才之夥傳緒久而不衰而
莫能爲善此猶不藝而欲穫也不獵而欲衣狐貉也
孰從而致乎故富貴而不修徳是以爵禄貨財禍其
身也富貴其子孫而不力爲善是置子孫於賤辱之
[001-59b]
穽争奪之區而不顧也使貴而可傳則古之顯人與
齊魏秦楚之君至今不失祀矣使富而可傳則趙孟
三桓之裔有餘積而無矣然而皆莫之存何哉徳
澤既竭而後人莫能也先人有千乘之𫝑萬室之
邑不足恃也金帛菽粟盈溢廥不足恃也惟有餘
徳焉爲可恃而恃之者身必危可恃以存者其惟徳
修于身而不懈者乎徳有及乎數百年者有及乎百
歳者有及乎當世者有及乎一鄕行乎一家者子孫
之食其報也恒視所及爲廣狹道術材畧髙世而㧞
𩔗或見於事功佐明主除暴亂立法制或著於書以
[001-60a]
陳仁義政教正人心於將亡遏邪說於欲盛此德於
數百年者也不能如彼之盛而其所爲可以扶衰拯
溺爲百年所依怙者百年之所徳也又不能然而濟
當時之難者當時之所徳也下此而盡力於一郷行
法於一家鄕與家賴之亦可以及其子俾不至於
禍敗况其所及愈大則所利愈逺乎閭巷之士欲澤
天下後世固非其職然因其身之所居以爲其分之
所當爲奚爲而不可也故事親而孝事長而弟族焉
而睦婣焉而義慈恭惠和不犯不忮以此守身而無
媿者其徳可以澤其子推而行于鄕矜寒恤飢周人
[001-60b]
之所不及而爲人之所難爲其㣧嗣有不興者乎有
位而立功學道而立言皆人所可致者孰謂吾族之
人而不能爲善人乎孰謂爲善而果不可特乎
   體仁
天之生人豈不欲使之各得其所哉然而𫝑有所不
能故托諸人以任之俾有餘不足智愚之相懸貧
富之相殊此出於氣運之相激而成者天非欲其如
此不齊也而卒不能免焉是氣行乎天地之間而萬
物資之以生猶江河之流渾涵奫淪其所衝激不同
而所著之狀亦異大或如蛟龍小或加珠璣或聲聞
[001-61a]
數千里而或汨然而止水非有意爲巨細於其間也
而萬變錯出而不可禦人何以異於斯乎智或可以
綜覈海内而闇者無以謀其躬財或可以及百世而
餒者無一啜之粟天非不欲人人皆智且富也而不
能者𫝑不可也𫝑之所在天不能爲而人可以爲之
故立君師以治使得於天厚者不自專其用薄者亦
有所仰以容其身然後天地之意得聖人之用行而
政教之說起故聖賢非爲巳設也所以爲愚不肖之
資貨財非富匹夫也固將俾分其餘以人之匱乏
三代之盛是法行於朝廷達於州里成於風俗而入
[001-61b]
於人心是以天下無怨嗟之民久矣其亡而莫之復
也世之志義之士猶有推其所有餘行其所可爲者
其亦先王之所取者乎然非知本者不知其意之美
也人之挾所長以虐同𩔖由不知本故耳使知斯人
之生皆本於天視人之顛隮䧟溺與巳無以異則民
焉有失所之患哉余病乎未能而欲試諸鄉閭以爲
政本數百家之鄉其人必有才智貲産殊絶於衆者
雖廢興迭出而未甞無毎鄉推其尤者爲之表使爲
三學之法豐歳夏秋自百畆之家以上皆入
稻麥于稱其家爲多寡寡不下十升多不過十斛
[001-62a]
使鄉之表籍其數而衆閱守之度其凡可得千斛
以俻㐫荒札瘥及死䘮之不能自存者其入也先富
而岀也先貧出也視口而入也視産産多者皆庚加
息十一不能庚則否之左立祠以祠入粟多而及
人愽者祠之左右序掲二板左曰嘉善書其人之績
板以朱書以青右曰媿頑板不飾書以白書吝而
者爲表而不均者漁其利而不䘏民者歳再集衆謁
祠而讀之以爲戒學之法各立師一人以有徳而服
人者爲之立司教二人司過二人司禮三人鄉人月
吉盛衣冠相率謁學暇則遊於學問乎師有違過者
[001-62b]
於師乎治悖教不良者師與其罰其教法如族學之
儀 臨海縣知縣黄誥
        黄巖縣知縣張師善
       台州府儒學教授尚 芳
            訓導李 深
        黄巖縣儒學教諭文 程
            府學生陳縝 葉琰王梅齡
            臨海縣學生李臨卿戴濬之
            黄巖縣學生孫思光牟汝鈞校對
遜志齋集卷之一終
[001-63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