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禮記述註 > 禮記述註 卷八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禮記述註卷八
             安溪 李光坡 撰
  文王世子弟八
   坡謂自篇首至武王九十三而終言文武之為
   世子也成王㓜節言周公教成王世子之道道
   者何父子君臣長㓜之道也終篇反覆推明不
   出於此自凢學世子至教世子言教世子之時
[008-1b]
   與地自凢三王教世子至君之謂也言教世子
   之道自仲尼曰至世子之謂也申上周公教成
   王而推極言之自庻子之正於公族至不剪其
   類攷周官諸子掌國子之倅春合諸學秋合諸
   射王世子及國子皆造焉國有大事則率國子
   而致於大子皆與教世子相闗故詳明之自天
   子視學至念終始典于學申上立學養老之義
   而引兑命以見始為世子終為天子所以舉事
[008-2a]
   所以命衆必篤於學而學者學父子君臣長㓜
   之道也末引記曰必三王教世子禮而因以見
   文武至情有加所以為人倫之至也
文王之為世子朝於王季日三雞初鳴而衣服至於寢
門外問内豎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豎曰安文王
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莫又至亦如之
 集説曰内豎内庭之小臣御是直日者世子朝父母
 惟朝夕二禮今文王日三聖人過人之行也
[008-2b]
其有不安節則内豎以告文王文王色憂行不能正履
王季復膳然後亦復初食上必在視寒煖之節食下問
所膳命膳宰曰末有原應曰諾然後退
 集説曰不安節謂有疾不能循其起居飲食之常時
 也食上進膳於親也在察也食下食畢而徹也問所
 膳問所食之多寡也末猶勿也原再也謂所食之餘
 不可再進也
武王帥而行之不敢有加焉文王有疾武王不説冠帶
[008-3a]
而養文王一飯亦一飯文王再飯亦再飯旬有二日乃

 註曰不敢有加庻幾程式之帥循也 疏曰病重之
 時病恒在身無少間空隙病今既損不恒在身其間
 有空隙故謂病瘳爲間也
文王謂武王曰女何夢矣武王對曰夢帝與我九齡文
王曰女以爲何也武王曰西方有九國焉君王其終撫
諸文王曰非也古者謂年齡齒亦齡也我百爾九十吾
[008-3b]
與爾三焉文王九十七乃終武王九十三而終
 集説曰文王疾瘳之後武王乃得安寢故問其何夢
 武王對云夢天帝言與我九齡齡字從齒齒之異名
 也故言年齡又言年齒其義一也大戴禮云男八月
 生齒八歲而齔齒是人壽之數也 坡謂金縢求代
 之請與與齡皆非常理學者何信彼而斥此也若以
 壽得於有生之初不可减益則中庸必得其壽之言
 何稱乎蓋大徳非性生而成則必得斷非有生而定
[008-4a]
 也理有明見者有不可測者未能精義闕之可也
成王㓜不能涖阼周公相踐阼而治抗世子法於伯禽
欲令成王之知父子君臣長㓜之道也成王有過則撻
伯禽所以示成王世子之道也文王之爲世子也
 劉氏曰成王㓜弱雖巳涖阼爲天子而未能行涖阼
 之事書曰小子同未在位亦言其雖已在位與未在
 位同也故周公以冡宰攝政相助成王踐履其臨阼
 之事而治天下以㓜年即尊位而不知父子君臣長
[008-4b]
 㓜之道何以治天下哉抗猶舉也舉世子事君親長
 上之法以教伯禽使日夕與成王逰處俾其有所視
 效也其或成王出入起居之間有愆於禮法者則撻
 伯禽以責其不能盡事君之道所以警教成王而示
 之以爲世子之道也是道也即文王爲世子之道所
 當上法者
凡學世子及學士必時春夏學干戈秋冬學羽籥皆於
東序
[008-5a]
 集説曰學教也士即王制所云王子羣后大子卿大
 夫元士之適子及國之俊選等必時四時各有所教
 也干盾也捍兵難之器戈句孑㦸也羽翟雉之羽也
 籥笛也四物皆舞者所執干戈為武舞故於陽氣發
 動之時教之示有事也羽籥為文舞故於隂氣凝寂
 之時教之示安靜也東序大學也
小樂正學干大胥贊之籥師學戈籥師丞贊之胥鼓南
 註曰四人皆樂官之屬也通職秋冬亦教以羽籥小
[008-5b]
 樂正樂師也掌教國子小舞籥師掌教國子舞羽吹
 籥 疏曰小舞即帗羽皇旄干人六者引之證小樂
 正既教干又教羽引籥師者証既教戈又教籥周禮
 惟有籥師此云籥師丞者或諸侯之禮或異代之法
 胥謂大胥南南夷之樂東夷之樂曰昧南夷之樂曰
 南西夷之樂曰朱離北夷之樂曰禁明堂位又云任
 南蠻之樂也旄人教國子南夷樂之時大胥則擊鼔
 以節南樂故云胥鼓南舉南樂則四夷之樂皆教之
[008-6a]
 也
春誦夏弦大師詔之瞽宗秋學禮執禮者詔之冬讀書
典書者詔之禮在瞽宗書在上庠
 註曰誦謂歌樂也弦謂以絲播詩陽用事則學之以
 聲隂用事則學之以事因時順氣於功易成也周立
 三代之學 疏曰上學舞皆據年二十升於大學者
 若其未升大學之時則誦弦在瞽宗也先師以爲三
 代學皆立大學小學今按下養老於東序是周之大
[008-6b]
 學夏之東序也又王制云養老於虞庠是周之小學
 爲虞庠也又學書於虞學學舞於夏學學禮於殷學
 若周别有大學小學更何所學也
凢祭與養老乞言合語之禮皆小樂正詔之於東序
 集説曰祭是一事養老乞言是一事合語是一事故
 以凢言之養老乞言謂行養老之禮之時因乞善言
 之可行者於此老人也合語謂祭及養老與鄉射鄉
 飲大射燕射之禮至旅酬之時皆得言説先王之法
[008-7a]
 合㑹義理而相告語也其間各有威儀容節皆須小
 樂正詔教之於東序之中
大樂正學舞干戚語説命乞言皆大樂正授數大司成
論説在東序
 註曰下云樂正司業父師司成即大司成司徒之屬
 師氏也 疏曰干戚則前經祭祀也祭祀之時舞其
 干戚之樂不云祭祀而云舞干戚者容祭祀之外餘
 干戚皆教之下文司成與樂正相連此大司成亦與
[008-7b]
 大樂正相次故知司成則大司成也以其父師司成
 又掌教國子故知當司徒師氏也 集説曰戚斧也
 論説考評也大樂正教世子及士以舞干戚之容節
 及合語之説與乞言之禮此三者皆大樂正授之以
 篇章之數為之講説使知義理於是大司成之官於
 東序而論説此受教者義理之淺深才能之優劣也
凡侍坐於大司成者逺近間三席可以問終則負牆列
事未盡不問
[008-8a]
 集説曰席廣三尺三寸三分寸之一三席所謂函丈
 也去大司成逺近中間可容三席之地可以指畫而
 問也問終則却就後席背負牆壁而坐以避後來問
 事之人其問事之時尊者有教而已猶未逹則必待
 其言盡然後更問若陳列未竟則不敢先問以參錯
 尊者之言也
凡學春官釋奠於其先師秋冬亦如之
 疏曰此論四時在學釋奠之事皇氏云其教雖各有
[008-8b]
 時其釋奠則四時各有其學備而行之三時釋奠獨
 不言夏故註云夏從春可知也 集説曰官掌教詩
 書禮樂之官也若春誦夏弦則大師釋奠教干戈則
 小樂正及樂師釋奠也秋學禮冬讀書則其官亦如
 之釋奠者但奠置所祭之物而已無尸無食飲酬酢
 等事所以若此者以其主於行禮非報功也先師謂
 前代明習此事之師也
凡始立學者必釋奠於先聖先師及行事必以幣
[008-9a]
 集説曰諸侯初受封天子命之教於是立學所謂始
 立學也立學事重故釋奠於先聖先師四時之教常
 事耳故惟釋奠於先師而不及先聖也行事謂行釋
 奠之事必以幣必奠幣爲禮也始立學而行釋奠之
 禮則用幣四時常奠不用幣也
凡釋奠者必有合也有國故則否凡大合樂必遂養老
 集説曰凡行釋奠之禮必有合樂之事若國有㐫䘮
 之故則雖釋奠不合樂也常事合樂不行養老之禮
[008-9b]
 惟大合樂之時人君視學必養老也舊説合者謂若
 本國無先聖先師則合祭鄰國之先聖先師本國故
 有先聖先師如魯有孔顔之類則不合祭鄰國之先
 聖先師也未知是否
凡語于郊者必取賢斂才焉或以徳進或以事舉或以
言揚曲藝皆誓之以待又語三而一有焉乃進其等以
其序謂之郊人逺之於成均以及取爵於上尊也
 集説曰語于郊者論辨學士才能於郊學之中也有
[008-10a]
 賢徳者則録取之有才能者則收斂之道徳爲先事
 功次之言語又次之曲藝一曲之藝小小技能若醫
 卜之屬誓戒謹也學士中或無徳無事無言之可取
 而有此曲藝之人欲投試考課者皆却之使退而謹
 習所能以待後次再語之時乃考評之也三而一有
 者謂此曲藝之人舉説三事而一事有可善者乃進
 其等即於其同等之中㧞而升進之也然猶必使之
 於同軰中以所能高下爲次序使不混其優劣也如
[008-10b]
 此之人但止目之曰郊人非俊選之比也以非士類
 故疎逺之成均五帝大學之名註云虞庠近是也上
 尊堂上之酒尊也若天子飲酒於成均之學宫此郊
 人雖賤亦得取爵於堂上之尊以相旅勸焉所以榮
 之也人字之字均字皆句絶
始立學者旣興器用幣然後釋菜不舞不授器乃退儐
於東序一獻無介語可也教世子
 集説曰立學之初未有禮樂之器及其制作之成塗
[008-11a]
 釁既畢即用幣于先聖先師以告此器之成繼又釋
 菜以告此器之將用也凡祭祀用樂舞者則授舞者
 以所執之器如干戈羽籥之類今此釋菜禮輕既不
 用舞故不授舞器也諸侯有功徳者亦得立畢代之
 學東序夏制也與虞庠相對東序在東虞庠在西乃
 退儐于東序者謂釋菜在虞庠之中禮畢乃從虞庠
 而退儐禮其賔于束序之中其禮既殺惟行一獻無
 介無語於禮亦可也此以上雖不專是教世子之事
[008-11b]
 然以教世子為主故以此句總結上文 坡謂無介
 者不立介以輔賔也語可也為句古者於旅也語今
 一獻之後即語皆禮之殺也
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禮樂樂所以修内也禮所以修外
也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是故其成也懌恭敬而温

 集説曰修内者消融其邪慝之伙修外者陶成其恭
 肅之儀然禮雖修外而嚴敬有以制其心樂雖修内
[008-12a]
 而和順有以充其體所謂交錯也動無不敬用無不
 和所謂發形也懌悦懌言用力之乆而涵泳從容忽
 不自知其底於精熟故曰其成也懌内則恭敬禮之
 合乎樂外則温潤文雅樂之合乎禮所謂成者如此
立大傅少傅以養之欲其知父子君臣之道也
 註曰養猶教也言養者積浸成長之
大傅審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少傅奉世子以觀大傅
之徳行而審喻之
[008-12b]
 熊氏曰大𫝊審慎其道行之于身以示法世子此身
 教也少𫝊奉以觀其徳行詳審言之使通曉此言教
 也
大𫝊在前少𫝊在後
 註曰謂其在學時
入則有保出則有師
 註曰謂其燕居出入時
是以教喻而徳成也
[008-13a]
 疏曰言世子於師教曉喻其徳業成就
師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諸徳者也保也者慎其以輔翼
之而歸諸道者也
 坡謂事者事父事君之事也教之以事使之行道也
 而喻諸徳使之有得於心也慎其身者防其聲色節
 其嗜欲而輔之立而翼之行使精神日强為善有力
 也歸諸道不流於放僻邪侈也
記曰虞夏商周有師保有疑丞設四輔及三公不必備
[008-13b]
唯其人語使能也
 註曰得能則用之無則已不必備其官也小人處其
 位不如且闕 疏曰唯其人以上皆古記之文語使
 能也句是後記觧前記之言四輔者尚書大傅云古
 者天子必有四鄰前疑後丞左輔右弼天子有問無
 以對責之疑可志而不志責之丞可正而不正責之
 輔可揚而不揚責之弼其爵視卿其禄視次國之君
君子曰徳徳成而教尊教尊而官正官正而國治君之
[008-14a]
謂也
 熊氏曰承上二節言三王以禮樂人倫教世子者何
 也蓋世子之名爲君子者曰有和敬倫理之徳也徳
 既成則教道尊嚴而皇極建于上臣下化之而官正
 官正則事理民治而國治斯固爲君之謂也此見世
 子之君道本於教以成徳也
仲尼曰昔者周公攝政踐阼而治抗世子法於伯禽所
以善成王也聞之曰爲人臣者殺其身有益於君則爲
[008-14b]
之况于其身以善其君乎周公優爲之
 集説曰以世子之法教世子直道也今舉世子法於
 伯禽而教成王是迂曲其事也人臣殺身爲國猶尚
 爲之今周公不過迂曲其身之所行以成君之善宜
 乎優爲之也 劉氏曰書蔡仲之命曰惟周公位冢
 宰正百工此言攝政踐阼而治是以冢宰攝行踐阼
 之政非謂攝居天子之位也
是故知爲人子然後可以爲人父知爲人臣然後可以
[008-15a]
爲人君知事人然後能使人成王㓜不能涖阼以爲世
子則無爲也是故抗世子法於伯禽使之與成王居欲
令成王之知父子君臣長㓜之義也君之於世子也親
則父也尊則君也有父之親有君之尊然後兼天下而
有之是故養世子不可不愼也
 疏曰成王幼未能踐阼為人君武王既崩則非復是
 世子若以為世子則無為世子之處故云以為世子
 則無為也使之與成王居註云學此於成王側也
[008-15b]
 熊氏曰承上言由仲尼之説觀之可見周公實迂其
 身以善成王然周公何意也欲令成王之知父子君
 臣長㓜之義也 坡謂君之於世子親則父也尊則
 君也故世子之事君有父之親則知為人子有君之
 尊則知為人臣然後可以為人父為人君而保有天
 下矣
行一物而三善皆得者唯世子而已其齒於學之謂也
故世子齒於學國人觀之曰将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
[008-16a]
曰有父在則禮然然而衆知父子之道矣其二曰將君
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有君在則禮然然而衆著於君
臣之義也其三曰将君我而與我齒讓何也曰長長也
然而衆知長㓜之節矣故父在斯為子君在斯謂之臣
居子與臣之節所以尊君親親也故學之為父子焉學
之為君臣焉學之為長㓜焉父子君臣長㓜之道得而
國治語曰樂正司業父師司成一有元良萬國以貞世
子之謂也
[008-16b]
 疏曰物猶事也謂與國人齒讓之一事三善者謂衆
 知父子君臣長㓜是父子天性自然故云道君臣以
 義相合故云義長㓜有等級上下故云節父子長㓜
 親屬易明故云知君臣以義相合於是始顯故云著
 也此世子齒於學者惟在學受業時與國人齒若朝
 㑹飲食則各以位之尊卑也斯為子者父子天性故
 云為子也謂之臣者世子於君雖曰君臣異於義合
 故云謂之臣也司主也樂正主太子詩書之業父師
[008-17a]
 主太子成就其徳行也
周公踐阼
 石梁王氏曰此當為衍文
庻子之正於公族者教之以孝弟睦友子愛明父子之
義長㓜之序
 集説曰庻子司馬之屬官正於公族為政於公族也
 周禮庻子掌國子之倅倅副貳也國子是公卿大夫
 士之子副貳其父者也 熊氏曰教以孝慈愛以明
[008-17b]
 父于之義弟睦友以明長㓜之序
其朝于公内朝則東靣北上臣有貴者以齒
 集説曰内朝路寝之庭也公族若朝見内朝則立於
 西方東靣北上既均為同姓之臣則一以昭穆之長
 㓜為序父兄雖賤必居上子弟雖貴必處下也
其在外朝則以官司士為之
 集説曰外朝路寝門外之朝也若公族朝見於外朝
 與異姓之臣雜列則以官之高卑為次序不序年齒
[008-18a]
 也司士亦司馬之屬主為朝位之次外朝位既司士
 主之則内朝庻子主之也
其在宗廟之中則如外朝之位宗人授事以爵以官
 集説曰宗人之官掌禮及宗廟中授百官以執事者
 以爵隨其爵之尊卑貴者在前賤者在後也以官隨
 其官之職掌使各供其事也
其登餕獻受爵則以上嗣
 集説曰登謂登堂無事之時嗣子在堂下餕食尸之
[008-18b]
 餘也尸出宗人使嗣子及長兄弟升堂相對而餕也
 以特牲言之先時祝酌奠于鉶南侯三獻禮畢至主
 人獻内兄弟訖長兄弟及衆賔長為加爵之後嗣子
 盥而入拜尸執此奠爵嗣子進受復位拜尸答拜嗣
 子飲畢拜尸又答拜所謂受爵也嗣子又舉所奠爵
 洗而酌之以入獻尸尸拜而受嗣子答拜所謂獻也
 無算爵之後禮畢尸出乃餕此三事者受爵在先獻
 次之餕最在後今言餕獻受爵以重在餕故逆言之
[008-19a]
 上嗣適子之長者此謂士禮大夫之嗣無此禮者避
 君也故少牢禮無嗣子舉奠之文
庻子治之雖有三命不踰父兄
 註曰治之治公族之禮也唯於内朝則然 疏曰此
 句應承第二條前臣有貴者以齒之下當是簡札遺
 脱註不言者畧耳若非内朝其餘㑹聚則一命齒于
 鄉里謂一命尚卑若與鄉里長宿燕食則猶計年也
 再命齒于父族謂再命漸尊不復與鄉里計年惟官
[008-19b]
 髙在上但父族為重猶計年為列也三命不齒謂三
 命大貴則亦不復與父族計年燕㑹則别食獨坐在
 賔之東矣
其公大事則以其䘮服之精麤為序雖於公族之䘮亦
如之以次主人
 集説曰此謂君䘮而庻子治其禮事大事䘮事也臣
 為君皆斬衰然衰制雖同而升數之多寡則各依本
 親庻子序列位次則辨其本服之精粗使衰粗者在
[008-20a]
 前衰精者在後非但公䘮如此公族之内有相為服
 者亦然蓋亦是庻子序其精粗先後之次也以次主
 人者謂雖有庻長父兄尊於主人亦必次於主人之
 下使主人在上為䘮主也
若公與族燕則異姓為賔膳宰為主人公與父兄齒族
食世降一等
 集説曰公與族人燕食亦庻子掌其禮燕必獻酬交
 酢故宜立賔以行禮公欲與族人相親若使為賔賔
[008-20b]
 禮䟽隔故以異姓一人為賔而使膳宰為主與之抗
 禮酬酢君尊而賔不敢敵也君雖尊而與父兄列位
 序尊卑之齒者篤親親之道也族食與族人燕食也
 世降一等謂族人既有親疎則燕食亦隨世降殺也
 假令本是齊衰一年四㑹食若大功則一年三㑹食
 小功則一年再㑹食緦麻則一年一㑹食是世降一
 等也
其在軍則守於公禰
[008-21a]
 疏曰公禰謂遷主載在齊車隨公出行者也庻子官
 既從在軍故守衛此齊車之行主也行主是遷主而
 呼為禰者在外親也
公若有出疆之政庻子以公族之無事者守於公宫正
室守大廟諸父守貴宫貴室諸子諸孫守下宫下室
 集説曰上章專言出軍此出疆之政謂朝覲㑹同之
 事也庻子以者謂不從而掌其留守之事無事者謂
 不從行及無職守之人也公宫總言公之宗廟宫室
[008-21b]
 也正室公族之為卿大夫士者之適子也大廟大祖
 之廟也諸父公之伯父叔父也宫以廟言室以居言
 貴宫尊廟也貴室路寝也下宫親廟也下室燕寝或
 言宫或言廟通異言
五廟之孫祖廟未毁雖為庻人冠取妻必告死必赴練
祥則告
 集説曰諸侯五廟始封之君為太祖百世不遷此下
 親盡則遞遷此言五廟之孫是始封之君即五世祖
[008-22a]
 故云祖廟未毁未毁未遞遷也此孫雖無禄仕然冠
 昏必告于君死必赴練祥之祭必告者以其親未盡
 也
族之相為也宜弔不弔宜免不免有司罰之至于賵賻
承含皆有正焉
 註曰承讀為贈聲之誤也 集説曰四世而緦服之
 窮也五世親盡袒免而已六世以徃弔而已矣當弔
 而不弔當免而不免皆為廢禮故有司者罰之賵以
[008-22b]
 車馬賻以貨財含以珠玉禭以衣服四者總謂之贈
 隨其親踈各有正禮庻子官治之有司即庻子也
 坡謂既夕禮賵賻之後别有贈之一事此仍疏説之
 誤也
公族其有死罪則磬于甸人其刑罪則纎剸亦告于甸
人公族無宫刑
 集説曰懸縊殺之曰磬左傳室如懸磬皇氏云如縣
 樂器之磬也甸人掌郊野之官為之隠故不於市朝
[008-23a]
 纖讀為殱殱刺也剸割也宫割臏墨劓刖皆以刀鋸
 刺割人體也告讀為鞠讀書用法曰鞠漢書毎云鞠
 獄鞠盡也推審罪狀令無餘藴然後讀其所犯罪状
 之書而行之無宫刑者不絶其類也
獄成有司讞于公其死罪則曰某之罪在大辟其刑罪
則曰某之罪在小辟公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公又曰
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及三宥不對走出致刑于甸人公
又使人追之曰雖然必赦之有司對曰無及也反命于
[008-23b]
公公素服不舉為之變如其倫之䘮無服親哭之
 註曰成平也讞之言白也素服於凶事為吉於吉事
 為凶非䘮服也君雖不服臣卿大夫死則皮弁錫衰
 以居徃弔當事則弁絰於士蓋疑衰同姓則緦衰以
 弔之今無服者不徃弔也倫謂親踈之比也素服亦
 皮弁矣親哭者不徃弔為位哭之而已 疏曰凶事
 用布今乃用素是於凶事為吉也吉時皮弁服白布
 深衣素積裳以采為領縁今唯素是於吉事為凶也
[008-24a]
 不舉饌食為之變其常禮
公族朝于内朝内親也雖有貴者以齒明父子也外朝
以官體異姓也宗廟之中以爵為位崇徳也宗人授事
以官尊賢也登餕受爵以上嗣尊祖之道也䘮紀以服
之輕重為序不奪人親也公與族燕則以齒而孝弟之
道逹矣其族食世降一等親親之殺也戰則守於公禰
孝愛之深也正室守大廟尊宗室而君臣之道著矣諸
父諸兄守貴室子弟守下室而讓道逹矣
[008-24b]
 集説曰此以下覆觧前章庻子正公族以下諸事内
 親謂親之故進之於内也明父子昭穆不可紊也體
 異姓體貌異姓之臣使不屈於親而得以伸其分也
 崇徳徳之尊者爵必尊也尊賢惟賢者能任事也上
 嗣繼祖者也故為尊祖之道服之輕重本於屬之親
 踈親踈之倫不可易奪也燕食主於親親以齒相序
 所以逹孝弟之道也親親施於生者宜有降殺之等
 孝愛施於死者宜有深逺之思君臣之道以輕重言
[008-25a]
 譲道則以貴賤言也
五廟之孫祖廟未毁雖及庻人冠取妻必告死必赴不
忘親也親未絶而列於庻人賤無能也敬弔臨賻賵睦
友之道也古者庻子之官治而邦國有倫邦國有倫而
衆鄉方矣
 疏曰古者庻子之官治三句不待於弟九條覆而先
 在弟八結者第九是罪惡之事今結邦國之功不宜
 與罪惡相連故於此結也 集説曰族人有䘮君必
[008-25b]
 敬謹其弔臨賻賵之禮者是皆和睦友愛族人之道
 也倫即君臣父子長㓜之倫有倫謂倫理顯明鄉方
 所向之方謂皆知趨禮教也
公族之罪雖親不以犯有司正術也所以體百姓也刑
于隠者不與國人慮兄弟也弗弔弗為服哭于異姓之
廟為忝祖逺之也素服居外不聼樂私䘮之也骨肉之
親無絶也公族無宫刑不剪其類也
 集説曰正術猶言常法也公族之有罪者雖是君之
[008-26a]
 親然亦必在五刑之例而不赦者是以不私親而干
 犯有司之正法也所以然者以立法無二制當與百
 姓一體斷决也與猶許也刑于甸師隠僻之處者是
 不許國人見而謀度吾兄弟之過惡也刑已當罪而
 猶私䘮之者以骨肉之親雖陷刑戮無斷絶之理也
 受宫刑者絶生理故謂之腐刑如木之朽腐無發生
 也此刑不及公族不忍剪絶其生生之類耳
天子視學大昕鼓徴所以警衆也衆至然後天子至乃
[008-26b]
命有司行事興秩節祭先師先聖焉有司卒事反命
 疏曰天子視學者謂仲春合舞季春合樂仲秋合聲
 於此之時天子親徃視學也 集説曰天子視學之
 日初明之時學中擊鼓以徴召學士蓋警動衆聼使
 早至也凡物以初為大以末為小故以大昕為初明
 也有司教詩書禮樂之官也興舉秩常節禮也卒事
 反命謂釋奠事畢復命于天子也
始之養也適東序釋奠於先老
[008-27a]
 集説曰天子視學在虞庠之中事畢反國明日乃之
 東序而養老始謂始初立學之時也若非始立學則
 視學畢惟行養老無釋奠先老之禮先老先世之為
 三老五更者也
遂設三老五更羣老之席位焉
 註曰三老五更各一人也皆年老更事致仕者也天
 子以父兄養之示天下之孝弟也名以三五者取象
 三辰五星天所因以照明天下者羣老無數其禮亡
[008-27b]
 以鄉飲酒禮言之帝位之處則三老如賔五更如介
 羣老如衆賔必也
適饌省醴養老之珍具遂發咏焉退修之以孝養也
 集説曰設席位畢天子親至陳饌之處省視醴酒及
 飬老珍羞之具省具畢出迎三老五更将入門遂作
 樂聲發其歌咏以樂納之也老更既入即西階下之
 位天子乃退而酌醴以獻之是脩行孝養之道也
反登歌清廟既歌而語以成之也言父子君臣長㓜之
[008-28a]
道合徳音之致禮之大者也
 集説曰反反席也老更受獻畢皆立於西階下東面
 今皆反升就席乃使樂工登堂歌清廟之詩以樂之
 歌畢至旅酬時談説善道以成就天子養老之禮也
 清廟之詩所美文王有君臣父子長㓜之徳今於旅
 之時論説君臣父子長㓜之道合㑹清廟文王道徳
 音聲皆徳之極致禮之大者也
下管象舞大武大合衆以事逹有神興有徳也正君臣
[008-28b]
之位貴賤之等焉而上下之義行矣
 集説曰下管象者堂下以管奏象武之曲也舞大武
 者庭中舞大武之舞也象是文王之舞周頌維清乃
 象舞之樂歌武則大武之樂歌也武頌言勝殷遏劉
 維清不言征伐則象舞决非武舞矣註疏以文王武
 王之舞皆名為象維清象舞為文王下管象為武王
 其意蓋謂清廟與管象若皆為文王不應有上下之
 别殊不知古樂歌者在上匏竹在下凡以人歌者皆
[008-29a]
 曰升歌亦曰登歌以管奏者皆曰下管周禮大師帥
瞽登歌下管奏樂器書言下管鼗鼓是也清廟以人
 歌之自宜升象以管奏之自宜下凡樂皆有堂上堂
 下之奏也此嚴氏説今從之大合衆以事謂大㑹衆
 學士以行此養老之事而樂之所感足以通逹神明
 興起徳性也一説周道之四逹以有神明相之周家
 之興起以世世脩徳皆可於樂中見之上言父子君
 臣長㓜之道此言正君臣之位貴賤之等而上下言
[008-29b]
 義行則先王養老之禮豈苟為虗文而已哉
有司告以樂闋王乃命公侯伯子男及羣吏曰反養老
㓜于東序終之以仁也
 註曰羣吏鄉遂之官王於燕之末而命諸侯時朝㑹
 在此者各反養老如此禮是終其仁心孝經説所謂
 諸侯歸各帥於國大夫勤於朝州里於邑是也
 疏曰闋終也此所告者謂養老之末無算樂之終也
  坡謂郊特牲春享孤子秋享耆老熊氏云享孤子
[008-30a]
 亦享耆老食耆老亦食孤子則此㓜字存之何害石
 梁先生亦末矣哉
是故聖人之記事也慮之以大愛之以敬行之以禮脩
之以孝養紀之以義終之以仁
 註曰慮之以大謂先本於孝弟之道愛敬謂省其所
 以養老之具行禮謂親迎之如見父兄孝養謂親獻
 之薦之紀義謂記歌而語之終仁謂又以命諸侯歸
 於國復自行之
[008-30b]
是故古之人一舉事而衆皆知其徳之備也古之君子
舉大事必慎其終始而衆安得不喻焉兑命曰念終始
典于學
 註曰言其為之本末露見盡可得而知也喻猶曉也
 兑當為説説命書篇名典常也念事之終始常於學
 學禮義之府
世子之記曰朝夕至於大寢之門外問於内豎曰今日
安否何如内豎曰今日安世子乃有喜色其有不安節
[008-31a]
則内豎以告世子世子色憂不滿容内豎言復初然後
亦復初
 集説曰世子之記古者教世子之禮篇也不滿容不
 能充其儀觀之美也此節約言之以見文王武王為
 世子之異於常人也文王朝王季日三此朝夕而已
 文王行不能正履此色憂而已
朝夕之食上世子必在視寒煖之節食下問所膳羞必
知所進以命膳宰然後退若内豎言疾則世子親齊𤣥
[008-31b]
而養
 集説曰羞品味也必知所進必知親所食也命膳宰
 即篇首所命之言也養疾者衣齊𤣥之服即齊時所
 著𤣥冠緇布衣裳則貴賤異制謂之𤣥端服也
膳宰之饌必敬視之疾之藥必親甞之嘗饌善則世子
亦能食嘗饌寡世子亦不能飽以至于復初然後亦復

 集説曰善猶多也不能飽以視武王之一飯再飯又
[008-32a]
 異矣此篇首言文王武王為世子之事故篇終舉記
 之言以終之云
 
 
 
 
 
 
[008-32b]
 
 
 
 
 
 
 
 禮記述註卷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