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禮記述註 > 禮記述註 卷三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禮記述註卷三
           安溪李光坡 撰
  檀弓上第三
   疏曰鄭目録云名曰檀弓者以其記人善於禮
   故著名姓以顯之
公儀仲子之䘮檀弓免焉仲子舍其孫而立其子檀弓
曰何居我未之前聞也趨而就子服伯子於門右
[003-1b]
 集説曰公儀氏仲子字魯之同姓也檀弓魯人之知
 禮者袒免本五世之服而朋友之死於他邦而無主
 者亦為之免其制以布廣一寸從項中而前交於額
 又郤向後而繞於髻也適子死立適孫為後禮也弓
 以仲子舍孫而立庶子故為過禮之免以弔而譏之
 何居怪之之辭猶言何故也此時未小歛主人未居
 阼階下猶在西階下受其弔故弓弔畢去賓位而就
 子服伯子於門右而問之也
[003-2a]
曰仲子舍其孫而立其子何也伯子曰仲子亦猶行古
之道也昔者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微子舍其孫腯
而立衍也夫仲子亦猶行古之道也子游問諸孔子孔
子曰否立孫
 集説曰曰弓之問也猶尚也亦猶擬議未定之辭伯
 邑考文王長子微子舍孫立衍或是殷禮文王之立
 武王先儒以為權或亦以為遵殷制皆未可知否則
 以徳不以長亦如大王傳位季厯之意歟 應氏曰
[003-2b]
 檀弓黙而不復言子游疑而復求正非夫子明辨以
 示之孰知舍孫立子之為非乎
事親有隠而無犯左右就養無方服勤至死致䘮三年
事君有犯而無隠左右就養有方服勤至死方䘮三年
事師無犯無隠左右就養無方服勤至死心䘮三年
 饒氏曰左右音佐佑非也左右即是方養不止飲食
 之養言或左或右無一定之方子之於親不分職守
 事事皆當理㑹無可推托事師如事父故皆無方有
[003-3a]
 方言左不得越右右不得越左有一定之方臣之事
 君當各盡職守故曰有方 劉氏曰隠皆以諫言父
 子主恩犯則為責善而傷恩故幾諫而不可犯顔君
 臣主義隠則是畏威阿容而害義故匡救其惡勿欺
 也而犯之師生處恩義之間而師者道之所在諫必
 不見拒不必犯也過則當疑問不必隠也隠非掩惡
 之謂若掩惡而不可揚於人則三者皆當然也惟秉
 史筆者不在此限就養近就而奉養之也致䘮極其
[003-3b]
 哀毁之節也方䘮比方於親䘮而以義並恩也心䘮
 身無衰麻之服而心有哀戚之情所謂若䘮父而無
 服也
季武子成寢杜氏之𦵏在西階之下請合𦵏焉許之入
宫而不敢哭武子曰合𦵏非古也自周公以來未之有
改也吾許其大而不許其細何居命之哭
 劉氏曰成寢而夷人之墓不仁也不改𦵏而又請合
 焉亦非孝也許其合而又命之哭焉矯偽以文過也
[003-4a]
 且寢者所以安其家乃處其家於人之冡上於汝安
 乎墓者所以安其先乃處其先於人之階下其能安
 乎皆不近人情非禮明矣
子上之母死而不䘮
 註曰子上子思子名白其母出
門人問諸子思曰昔者子之先君子䘮出母乎曰然
 註曰禮為出母期父卒為父後者不服耳
子之不使白也䘮之何也
[003-4b]
 疏曰子思既在子上當為出母有服故疑而問
子思曰昔者吾先君子無所失道道隆則從而隆道汚
則從而汚伋則安能
 疏曰道有可隆則從而隆謂父在為出母宜加隆厚
 為之著服汚猶殺也若禮可殺則從而殺謂父卒子
 為父後上繼至尊不敢私為出母禮當減殺則不為
 之著服伋則安能自以不及聖祖也
為伋也妻者是為白也母不為伋也妻者是不為白也
[003-5a]
母故孔氏之不䘮出母自子思始也
 註曰記禮所由廢非之
孔子曰拜而后稽顙頽乎其順也稽顙而后拜頎乎其
至也三年之䘮吾從其至者
 朱子曰拜而後稽顙先以兩手伏地如常然後引首
 向前扣地也稽顙而後拜者開兩手而先以首扣地
 郤交手如常也 集説曰此言䘮拜之次序也拜拜
 賓也稽顙者以頭觸地哀痛之至也拜以禮賓稽顙
[003-5b]
 以自致謂之順者以其先加敬於人而后盡哀於己
 為得其序也頎者惻隠之發也謂之至者以其哀常
 在於親而敬暫施於人為極自盡之道也夫子從其
 至者亦與其易也寜戚之意
孔子既得合𦵏於防曰吾聞之古也墓而不墳今邱也
東西南北之人也不可以弗識也於是封之崇四尺
 集説曰孔子父墓在防故奉母䘮以合𦵏墓塋域也
 封土為壟曰墳東西南北之人言其宦遊無定居也
[003-6a]
 識記也為壟所以為記識一則恐人不知而誤犯一
 則恐已或忘而難尋故封之髙四尺也
孔子先反門人後雨甚至孔子問焉曰爾來何遲也曰
防墓崩孔子不應三孔子泫然流涕曰吾聞之古不修

 集説曰先反當修虞事也雨甚而墓崩門人修築而
 後反孔子流涕者自傷其不能謹之於封築之時以
 致崩圯且言古人所以不修墓者敬謹之至無事於
[003-6b]
 修也
孔子哭子路於中庭有人弔者而夫子拜之既哭進使
者而問故使者曰醢之矣遂命覆醢
 集説曰子路死於孔悝之難遂為衛人所醢孔子哭
 之中庭寢中庭也與哭師同親之聞使者之言而覆
 棄家醢蓋痛子路之禍而不忍食其似也 朱子曰
 子路仕衛之失前輩論之多矣然子路郤是見不到
 非知其非義而苟為也
[003-7a]
曾子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
 註曰宿草謂陳根也為師心䘮三年於朋友期可
 疏曰草經一年根陳朋友相為哭一期朋友雖無親
 而有同道之恩期猶哭者非在家立哭位以終期年
 謂於一嵗之内或經其墓及事故須哭則哭之若期
 之外則不哭也
子思曰䘮三日而殯凡附於身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
焉耳矣三月而𦵏凡附於棺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焉
[003-7b]
耳矣
 註曰附於身謂衣衾附於棺謂明器之屬 方氏曰
 必誠謂於死者無所欺必信謂於生者無所疑
䘮三年以為極亡則弗之忘矣故君子有終身之憂而
無一朝之患故忌日不樂
 集説曰䘮莫重於三年既𦵏曰亡中庸曰事亡如事
 存雖已𦵏而不忘其親所以為終身之憂而忌日不
 樂也祭義曰君子有終身之喪忌日之謂也冡宅崩
[003-8a]
 毁出於不意所謂一朝之患惟其必誠必信故無一
 朝之患也
孔子少孤不知其墓殯於五父之衢人之見之者皆以
為𦵏也其慎也蓋殯也問於聊曼父之母然後得合𦵏
於防
 坡謂此節未詳
鄰有䘮春不相里有殯不巷歌
 説見曲禮
[003-8b]
䘮冠不緌
 集説曰冠必有笄以貫之以紘繫笄順頤而下結之
 曰纓垂其餘於前者謂之緌䘮冠不緌蓋去飾也
有虞氏瓦棺夏后氏堲周殷人棺椁周人牆置翣
 疏曰有虞氏唯有瓦棺夏后氏瓦棺之外加堲周殷
 則梓棺替瓦棺又有木為椁替堲周周人棺椁又更
 於椁傍置栁置翣扇是後王之制以漸加文也 集
 説曰瓦棺始不衣薪也堲周或謂之土周火熟曰堲
[003-9a]
 蓋治土為甎而四周於棺之坎也牆栁衣也栁者聚
 也諸飾之所聚也以此障柩猶垣牆之障家故謂之
 牆翣如扇之狀有畫為黻者有畫雲氣者多寡之數
 隨貴賤之等
周人以殷人之棺椁𦵏長殤以夏后氏之堲周葬中殤
下殤以有虞氏之瓦棺葬無服之殤
 集説曰十六至十九為長殤十二至十五為中殤八
 嵗至十一為下殤七嵗以下為無服之殤生未三月
[003-9b]
 不為殤
夏后氏尚黒大事歛用昏戎事乗驪牲用𤣥殷人尚白
大事歛用日中戎事乘翰牲用白周人尚赤大事斂用
日出戎事乘騵牲用騂
 集説曰大事䘮事也昏時黒日中時白日出時赤驪
 黒色翰白色易曰白馬翰如騵赤馬而黒鬛尾也
穆公之母卒使人問於曽子曰如之何對曰申也聞諸
申之父曰哭泣之哀齊斬之情饘粥之食自天子逹布
[003-10a]
幕衛也縿幕魯也
 集説曰穆公魯君申參之子也厚曰饘稀曰粥幕所
 以覆於殯棺之上衛以布為幕諸侯之禮也魯以綃
 為幕蓋僣天子之禮矣
晉獻公將殺其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謂之曰子蓋言子
之志於公乎世子曰不可君安驪姬是我傷公之心也
 集説曰此事詳見左傳重耳申生異母弟即文公也
 蓋皆當為盍盍何不也明其䜛則姬必誅是使君失
[003-10b]
 所安而傷其心也
曰然則蓋行乎世子曰不可君謂我欲弑君也天下豈
有無父之國哉吾何行如之
 集説曰重耳又勸其奔他國而申生不從也何行如
 之言行將何徃也
使人辭於狐突曰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於
死申生不敢愛其死雖然吾君老矣子少國家多難伯
氏不出而圖吾君伯氏苟出而圖吾君申生受賜而死
[003-11a]
再拜稽首乃卒是以為恭世子也
 註曰辭猶告也狐突申生之傳舅犯之父也言行如
 此可以為恭於孝則未之有 疏曰註云伯氏狐突
 别氏者狐是總氏伯仲是兄弟之字字伯者謂之伯
 氏字仲者謂之仲氏故傳云叔氏其忘諸乎又此下
 文云叔氏専以禮許人是一人身字則别為氏也
魯人有朝祥而莫歌者子路笑之夫子曰由爾責於人
終無已夫三年之䘮亦已乆矣夫子路出夫子曰又多
[003-11b]
乎哉踰月則其善也
 集説曰朝祥旦行祥祭之禮也朝祥莫歌固為非禮
 特以禮教衰廢之時而此人獨能行三年之䘮故夫
 子抑子路之笑然終非正禮恐學者致疑故俟子路
 出乃正言之其意若曰名為三年之䘮實則二十五
 月今已至二十四月矣此去可歌之日又豈多有日
 月乎哉但更踰月而歌則為善矣盖聖人於此雖不
 責之以備禮亦未嘗許之以變禮也
[003-12a]
魯莊公及宋人戰于乘邱縣賁父御卜國為右馬驚敗
績公隊佐車授綏公曰末之卜也縣賁父曰他日不敗
績而今敗績是無勇也遂死之圉人浴馬有流矢在白
肉公也非其罪也遂誄之士之有誄自此始也
 集説曰乘邱魯地戰在莊公十年縣卜皆氏也凡車
 右以勇力者為之大崩曰敗績公墮車而佐車授之
 綏以登是登佐車也佐車副車也綏挽以升車之索
 也末之卜者言卜國微末無勇也二人遂赴鬬而死
[003-12b]
 圉人掌馬者及浴馬方見流矢中馬股間之肉則知
 非二子之罪矣生無爵則死無諡殷大夫以上為爵
 士雖周爵卑不應諡莊公以義起遂誄其赴敵之功
 以為諡焉註曰記禮所由失也 方氏曰誄之為義
 達善之實而不欲飾者也諡則因誄之言而别之有
 誄則有諡矣
曽子寢疾病樂正子春坐於牀下曽元曽申坐於足童
子隅坐而執燭
[003-13a]
 註曰病謂疾困子春曽子弟子元申曽子之子隅坐
 不與成人並
童子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子春曰止曽子聞之瞿然
曰呼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曽子曰然斯季孫之賜也
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簀曽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
以變幸而至於旦請敬易之曽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
彼君子之愛人也以徳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
哉吾得正而斃焉斯已矣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没
[003-13b]
 集説曰華者畫飾之美好睆者節目之平瑩簀簟也
 止使童子勿言也瞿然如有所驚也呼者虚憊之聲
 曰童子再言也革亟也變動也彼謂童子也息猶安
 也言苟容取安也童子知禮以為曽子未嘗為大夫
 豈可卧大夫之簀曽子識其意故然之必欲易之易
 之而没可謂斃於正矣註曰言病雖困猶勤於禮
 朱子曰易簀結纓未須論優劣但看古人謹於禮法
 不以死生之變易其所守如此便使人有行一不義
[003-14a]
 殺一不辜而得天下不為之心此是𦂳要處又曰季
 孫之賜曽子之受皆為非禮或者因仍習俗嘗有是
 事而未能正耳但及其疾病不可以變之時一聞人
 言而必舉扶以易之則非大賢不能矣此事切要處
 正在此毫釐頃刻之間
始死充充如有窮既殯瞿瞿如有求而弗得既𦵏皇皇
如有望而弗至練而慨然祥而廓然
 疏曰事盡理屈為窮親始死孝子匍匐而哭之心形
[003-14b]
 充屈如急行道極無所復去窮急之容也瞿瞿眼目
 速瞻之貌如有所失而求覔之不得然也皇皇猶栖
 栖也親歸草土孝子心無所依託如有望彼來而彼
 不至也至小祥但慨歎日月若馳之速也至大祥則
 情意寥廓不樂而已 方氏曰下篇述顔丁之居䘮
 則言皇皇於施死言慨焉於既𦵏問䘮則言皇皇於
 反哭所言不同者葢君子有終身之䘮思親之心豈
 有隆殺哉先王制禮畧為之節而已故其所言不必
[003-15a]
 同
邾婁復之以矢蓋自戰於升陘始也
 集説曰魯僖公二十二年與邾人戰於升陘魯地也
 邾師雖勝而死傷者多軍中無衣復者用矢釋云邾
 人呼邾聲曰婁故曰邾婁
魯婦人之髽而弔也自敗於臺鮐始也
 集説曰吉時以纚韜髪凶則去纚而露其髻故謂之
 髽狐鮐之戰在魯襄公四年蓋謂邾人所敗也髽不
[003-15b]
 以弔時家家有䘮故髽而相弔也 方氏曰矢所以
 施於射非所以施於復髽所以施於䘮非所以施於
 弔因之而弗改則非矣
南宫縚之妻之姑之䘮夫子誨之髽曰爾毋從從爾爾
毋扈扈爾蓋榛以為笄長尺而總八寸
 疏曰言期之髽稍輕自有常法毋得髙廣者謂毋得
 如斬衰髙廣也䘮服傳云總六升長六寸謂斬衰也
 此齊衰長八寸以二寸為差也以下亦當然 集説
[003-16a]
 曰縚妻夫子兄女也姑死夫子教之為髽從從髙也
 扈扈廣也言爾髽不可太髙不可太廣又教以笄總
 之法笄即簮也吉笄尺二寸䘮笄一尺斬衰之笄用
 箭竹竹之小者也婦為舅姑皆齊衰不杖則當用榛
 木為笄也束髪謂之總以布為之既束其本末而總
 之餘者垂於髻後其長八寸也
孟獻子禫縣而不樂比御而不入夫子曰獻子加於人
一等矣
[003-16b]
 疏曰王蕭以二十五月大祥其月為禫二十六月作
 樂葢以下云祥而縞是月禫徙月樂又上孔子云踰
 月則善是皆祥之後月作樂又間傳云三年之䘮二
 十五月而畢又士虞禮中月而禫是祥月之中也鄭
 則二十五月大祥二十七月而禫二十八月而作樂
 者以雜記云父在為母為妻十三月大祥十五月禫
 尚祥禫異月豈容三年之䘮乃祥禫同月若以中月
 為月之中間應云月中何以言中月乎小記云亡則
[003-17a]
 中一以上學記云中年考校皆以中為間也二十五
 月而畢據䘮事終除衰去杖餘哀未忘更延兩月非
 䘮之正耳戴徳䘮服變除禮二十五月大祥二十七
 月而禫故鄭依而用焉 集説曰孟獻子魯大夫仲
 孫蔑也禫祭名禫者澹澹然平安之意禮大夫判縣
 縣而不樂者但縣之而不作也比御而不入者雖比
 次婦人之當御者而猶不復寢也親䘮外除故夫子
 美之
[003-17b]
孔子既祥五日彈琴而不成聲十日而成笙歌有子蓋
既祥而絲履組纓
 註曰譏其早也有子孔子弟子有若也禮既祥白屨
 無絇縞冠素紕 疏曰素紕當用素為纓未用組今
 用素組為纓也士冠禮冬皮夏葛無云屨者此有
 子盖亦白屨以素為絇繶純之飾也屨組纓禫
 後之服
死而不弔者三畏厭溺
[003-18a]
 方氏曰戰陳無勇非孝也其有畏而死者乎君子不
 立巖牆之下其有厭而死者乎馮河潜水不乘橋船
 其有溺而死者乎三者皆非正命故先王制禮在所
 不弔 坡謂夫子止琴張之弔宗魯正罪其畏也曰
 君子不食姦不受亂不為利疚於回不以回待人不
 蓋不義不犯非禮深味之曽直道而行無所畏郤者
 而肯為此乎充畏之念可以弑父與君如鄭公子歸
 生是也
[003-18b]
子路有姊之䘮可以除之矣而弗除也
 疏曰明姊已嫁於降制已逺而猶不除非在室之姊
 妹欲申服過期也
孔子曰何弗除也子路曰吾寡兄弟而弗忍也孔子曰
先王制禮行道之人皆弗忍也子路聞之遂除之
 集説曰謂躬行理道之人皆有不忍於親之心然而
 遂除之者以先王之制不敢違也
大公封於營邱比及五世皆反𦵏於周君子曰樂樂其
[003-19a]
所自生禮不忘其本古之人有言曰狐死正邱首仁也
 疏曰周公封魯其子孫不反𦵏於周者以有次子在
 周世守其采地春秋周公是也故鄭作詩譜云元子
 伯禽封魯次子君陳世守采地 集説曰太公雖封
 於齊而留周為太師故死而遂𦵏於周子孫不敢忘
 其本故亦自齊而反𦵏於周以從先人之兆五世親
 盡而後止也樂生而敦本禮樂之道也生而樂於此
 豈可死而倍於此哉狐雖微獸邱其所窟藏之地是
[003-19b]
 亦生而樂於此矣故及死而猶正其首以向邱不忘
 其本也倍本忘初非仁者之用心故以仁目之
伯魚之母死期而猶哭夫子聞之曰誰與哭者門人曰
鯉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魚聞之遂除之
 疏曰父在為出母亦應十三月祥十五月禫言期而
 猶哭則是祥後禫前祥而外無哭者于時伯魚在外
 哭故夫子怪之或曰為出母無禫期後全不合哭
舜𦵏於蒼梧之野蓋三妃未之從也季武子曰周公蓋
[003-20a]

 集説曰天子以四海為家南巡而崩故遂𦵏蒼梧之
 野疏云帝王世紀云舜長妃娥皇無子次妃女英生
 商均次妃癸比生二女宵明燭光三妃後皆不從舜
 之𦵏此記者言合𦵏之事古人未有引季武子之言
 謂自周公以來始祔𦵏也書陟方乃死蔡氏曰史記
 舜崩於蒼梧之野孟子言卒於鳴條未知孰是今零
 陵九疑有舜冡云
[003-20b]
曽子之䘮浴於爨室
 集説曰士䘮禮浴於適室無浴爨室之文舊説曽子
 以曽元辭易簀矯之以謙儉然反席未安而没未必
 有言及此使果曽子之命為人子者亦豈忍從非禮
 而賤其親乎此難以臆説斷之當闕之
大功廢業或曰大功誦可也
 集説曰業者身所習如學舞學射學琴瑟之類廢之
 者恐其忘哀也誦者口所習稍暫為之亦可然稱或
[003-21a]
 曰亦未定之辭也
子張病召申祥而語之曰君子曰終小人曰死吾今日
其庶幾乎
 集説曰申祥子張子也終者對始而言死則澌盡無
 餘之謂也君子行成徳立有始有卒故曰終小人與
 羣物同朽腐故曰死疾没世而名不稱為是也子張
 至此亦自信其近於君子也
曽子曰始死之奠其餘閣也與
[003-21b]
 集説曰始死以脯醢醴酒就尸牀而奠于尸東當死
 者之肩使神有所依也閣所以庋置飲食蓋以生時
 庋閣上所餘脯醢為奠也
曽子曰小功不為位也者是委巷之禮也子思之哭嫂
也為位婦人倡踊申祥之哭言思也亦然
 集説曰委曲也曲巷猶言陋巷細民居於陋巷不見
 禮儀而鄙朴無節文故譏小功不為位是曲巷中之
 禮也言思子游之子申祥妻之昆弟也 馬氏曰凡
[003-22a]
 哭必為位者所以叙親疎恩紀之差嫂叔疑於無服
 而不為位故曰無服而為位者惟嫂叔蓋無服者所
 以逺男女近似之嫌而為位者所以篤兄弟内䘮之
 親子思哭嫂為位婦人倡踊者禮娣姒婦小功故使
 有服者先踊己乃隨之而哭也至於申祥之哭言思
 亦如子思蓋非禮矣記曰妻之昆弟為父後者死哭
 之適室子為主袒免哭踊夫入門右由是言之哭妻
 之昆弟以子為主異於嫂叔之䘮也以子為主則婦
[003-22b]
 人不當倡踊矣
古者冠縮縫今也衡縫故䘮冠之反吉非古也
 疏曰縮直也殷尚質吉㐫冠皆直縫直縫者辟積襵
 少故一 一前後直縫之衡横也周尚文冠多辟積不
 一 一直縫但多作襵而并横縫之若䘮冠質猶疏辟
 而直縫是與吉冠相反時人因言古時亦䘮冠與吉
 冠反故記者釋之云非古也止是周世如此耳古則
 吉凶冠同直縫也
[003-23a]
曽子謂子思曰伋吾執親之䘮也水漿不入於口者七
日子思曰先生之制禮也過之者俯而就之不至焉者
跂而及之故君子之執親之䘮也水漿不入於口者三
日杖而后能起
 註曰為曽子言難繼以禮抑之 集説曰三日中制
 也七日則幾於滅性矣有扶而起者有杖而起者有
 面垢而已者
曽子曰小功不税則是逺兄弟終無服也而可乎
[003-23b]
 疏曰此據正服小功也小記曰降而在緦小功者則
 税之其餘則否 集説曰税者日月已過始聞其死
 追而為之服也大功已上則然小功輕故不税曽子
 據理而言謂若是小功之服不税則再從兄弟之死
 在逺地者聞之恒後時則終無服矣其可乎
伯髙之䘮孔氏之使者未至冉子攝束帛乘馬而將之
孔子曰異哉徒使我不誠於伯髙
 集説曰攝貸也五兩為束五尋為兩束帛是五個四
[003-24a]
 丈今之五匹也乘馬四馬也徒空也冉有見孔子使
 人未至貸束帛乘馬代之行弔非孔子本意是非孔
 子忠信虚有弔禮故云空使我不得誠信行禮於伯
 髙
伯髙死於衛赴於孔子孔子曰吾惡乎哭諸兄弟吾哭
諸廟父之友吾哭諸廟門之外師吾哭諸寢朋友吾哭
諸寢門之外所知吾哭諸野於野則已疏於寢則己重
夫由賜也見我吾哭諸賜氏遂命子貢為之主曰為爾
[003-24b]
哭也來者拜之知伯髙而來者勿拜也
 集説曰告死曰赴與訃同已太也 馬氏曰兄弟出
 於祖而内所親者故哭之廟父友聮於父而外所親
 者故哭之廟門外師以成己之徳而其親視父故哭
 諸寢友以輔己之仁而其親視兄弟故哭諸寢門之
 外至於所知又非朋友之比有相趨者有相揖者有
 相問者有相見者皆泛交之者也孔子哭伯髙以野
 為太疏而以子貢為主君子行禮其審詳於哭泣之
[003-25a]
 位如此者是其所以表微者歟 方氏曰伯髙之於
 孔子非特所知而已始由子貢而見於哭於子貢之
 家且使之為主以明恩之有所由也為子貢而來則
 弔生之禮在子貢知伯髙而來則傷死之禮在伯髙
 或拜或不拜凡以稱其情耳
曽子曰䘮有疾食肉飲酒必有草木之滋焉以為薑桂
之謂也
 疏曰此論居䘮有疾得食美味之事 集説曰䘮有
[003-25b]
 疾居䘮而遇疾也以其不嗜故加草木之味以為薑
 桂之謂一句乃記曰釋草木之滋亦或曽子稱禮書
 之言而自釋之歟
子夏䘮其子而䘮其明曽子弔之曰吾聞之也朋友䘮
明則哭之曽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予之無罪也曽子
怒曰商女何無罪也吾與女事夫子於洙泗之間退而
老於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女於夫子爾罪一也䘮
爾親使民未有聞焉爾罪二也䘮爾子䘮爾明爾罪三
[003-26a]
也而曰爾何無罪與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過矣吾過
矣吾離羣而索居亦已乆矣
 集説曰以哭甚而䘮明也洙泗魯二水名西河龍門
 至華隂之地索散也乆不親友故有罪而不自知
 張子曰子夏䘮明必是親䘮之時尚强壯其子之䘮
 氣漸衰故䘮明然而曽子之責安得辭也疑女於夫
 子者子夏不推尊夫子使人疑夫子無以異於子夏
 非如曽子推尊夫子使人知尊聖人也 方氏曰君
[003-26b]
 子以友輔仁子夏之至於三罪者亦由離朋友之羣
 而散居之乆耳以離羣故散居也
夫晝居於内問其疾可也夜居於外弔之可也是故君
子非有大故不宿於外非致齊也非疾也不晝夜居於

 集説曰内者正寢之中外謂中門外也晝而居内似
 有疾夜而居外似有䘮 應氏曰致齊居内非在房
 闥之中葢亦端居深處於窔奥之内耳
[003-27a]
髙子臯之執親之䘮也泣血三年未嘗見齒君子以為

 註曰子臯名柴孔子弟子 疏曰人涕淚必因悲聲
 而出血出則不由聲也子臯悲無聲其涕亦出如血
 之出故云泣血人大笑則露齒本中笑則露齒微笑
 則不見齒
衰與其不當物也寜無衰齊衰不以邉坐大功不以服

[003-27b]
 疏曰物謂升縷及法制長短幅數也邉坐偏倚也䘮
 服宜敬坐起必正不可著衰而偏倚也齊衰輕既不
 倚斬重不言可知大功雖輕亦不可著衰服而為勤
 勞之事也 馬氏曰衰不當物則亂先王之制而後
 世疑其傅無衰則禮雖不行而其制度定于一猶可
 以識之故曰與其不當物也寜無衰
孔子之衛遇舊館人之䘮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貢説驂
而賻之子貢曰於門人之䘮未有所説驂説驂於舊舘
[003-28a]
無乃已重乎夫子曰予鄉者入而哭之遇於一哀而出
涕予惡夫涕之無從也小子行之
 集説曰舊館人舊時舍館之主人也駕車者中兩馬
 為服馬兩旁各一馬為驂馬遇一哀而出涕情亦厚
 矣情厚者禮不可薄故解脱驂馬以為之賻凡以稱
 情而已客行無他財貨故也惡夫涕之無從者從自
 也今若不賻則是於死者無故舊之情而此涕為無
 自而出矣惡其如此所以必當行賻禮也舊説孔子
[003-28b]
 遇主人一哀而出涕謂主人見孔子來而哀甚是以
 厚恩待孔子故孔子為之賻然上文既曰入而哭之
 哀則又何以必迂其説而以為遇主人之哀乎
孔子在衛有送𦵏者而夫子觀之曰善哉為䘮乎足以
為法矣小子識之子貢曰夫子何善爾也曰其徃也如
慕其反也如疑子貢曰豈若速反而虞乎子曰小子識
之我未之能行也
 集説曰徃如慕反如疑此孝子不死其親之至情也
[003-29a]
 子貢以為如疑則反遲不若速反而行虞祭之禮是
 知其禮之常而不察其情之至矣夫子申言小子識
 之且曰我未之能行則此豈易言哉
顔淵之䘮饋祥肉孔子出受之入彈琴而后食之
 集説曰彈琴而后食者葢以和平之聲散感傷之情
 也
孔子與門人立拱而尚右二三子亦皆尚右孔子曰二
三子之嗜學也我則有姊之䘮故也二三子皆尚左
[003-29b]
 集説曰吉事尚左陽也凶事尚右隂也 熊氏曰拱
 立乂手以右手加於左手之上有姊之䘮而如此俄
 頃不忘以見聖人吉凶異道無在無教
孔子蚤作負手曵杖消摇於門歌曰㤗山其頽乎梁木
其壊乎哲人其萎乎既歌而入當户而坐子貢聞之曰
㤗山其頽則吾將安仰梁木其壊哲人其萎則吾將安
放夫子殆將病也遂趨而入
 集説曰作起也負手曵杖反手郤後以曵其杖也消
[003-30a]
 摇寛縱自適之貌㤗山為衆山所仰梁木亦衆木所
 仰而放者猶哲人為衆人所仰望而放效也
夫子曰賜爾來何遲也夏后氏殯於東階之上則猶在
阼也殷人殯於兩楹之間則與賓主夾之也周人殯於
西階之上則猶賓之也而邱也殷人也予疇昔之夜夣
坐奠於兩楹之間夫明王不興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
殆將死也蓋寢疾七日而没
 集説曰猶在阼猶賓之者孝子不忍死其親殯之於
[003-30b]
 此示猶在阼階以為主猶在西階以為賓客也在兩
 楹間則是主與賓夾之故言與而不言猶也孔子其
 先宋人成湯之後故自謂殷人疇發語之辭昔之夜
 猶言昨夜也夢坐於兩楹之間而見饋奠之事知是
 凶徴者以殷禮殯在兩楹間孔子以殷人而享殷禮
 故知將死也又自解夢奠之占云今日明王不作天
 下誰能尊己而使南面坐於尊位乎此必殯之兆也
 自今觀之萬世王祀亦其應矣
[003-31a]
孔子之䘮門人疑所服子貢曰昔者夫子之䘮顔淵若
䘮子而無服䘮子路亦然請䘮夫子若䘮父而無服
 註曰無服不為衰吊服而加麻心䘮三年 疏曰案
 䘮服朋友麻師與朋友同故知亦加麻也麻謂絰與
 帶也皆以麻為之士以緦衰為䘮服其吊服則疑衰
 凡吊服惟有弁經皆無帶也弁經如爵弁而素加環
 絰下文子游襲裘帶絰而入是朋友則加帶故鄭緦
 麻章云朋友相為服緦之絰帶也為師及朋友皆既
[003-31b]
 𦵏除之
孔子之䘮公西赤為志焉飾棺牆置翣設披周也設崇
殷也綢練設旐夏也
 註曰公西赤字子華孔子弟子 疏曰孔子之䘮公
 西赤以飾棺榮夫子故為盛禮備三王之制以章明
 志識焉於是以素為褚褚外加牆車邉置翣恐柩車
 傾虧而以繩左右維持之此皆周之制也其送𦵏乘
 車所建旌旗其旁刻繒為崇牙之飾此則殷制又韜
[003-32a]
 盛旌旗之竿以素錦於杠首設長尋之旐此則夏禮
 也
子張之䘮公明儀為志焉褚幕丹質蟻結于四隅殷士

 疏曰褚者覆棺之物若大夫以上其形似幄士則無
 褚公明儀尊其師故特為褚不得為幄但似幕形故
 云褚幕以丹質之布為之𦵏覆棺不牆不翣又於褚
 之四角畫蚍蜉之形交結徃來註云似今蛇文畫此
[003-32b]
 殷禮士𦵏飾也
子夏問於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夫子曰寢苫枕
干不仕弗與共天下也遇諸市朝不反兵而鬭
 註曰寢苫雖除䘮居處猶若䘮也干盾也不反兵言
 雖適市朝不釋兵
曰請問居昆弟之仇如之何曰仕弗與共國銜君命而
使雖遇之不門曰請問居從父昆弟之仇如之何曰不
為魁主人能則執兵而陪其後
[003-33a]
 疏曰朝在公門之内閽人掌中門之禁兵器但不得
 入中門耳其大詢衆庶在臯門之内則得入也設朝
 或在野外或在縣鄙鄉遂但有公事之處皆謂之朝
 兵者亦謂佩刀以上不必要是矛㦸也上曲禮昆弟
 之讎云不反兵者謂非公事或不仕者故恒執持殺
 之備此文昆弟之仇據身仕為君命出使遇之不鬭
 故不得云不反兵也二文相互乃足
孔子之䘮二三子皆絰而出羣居則絰出則否
[003-33b]
 集説曰弔服加麻者出則變之今出外而不免絰所
 以隆師也羣者諸弟子相為朋友之服也儀禮註云
 朋友雖無親有同道之恩相為服緦之絰帶亦弔服
 也故出則免之
易墓非古也
 疏曰墓謂冡旁之地易謂芟治草木不使荒穢古者
 殷以前墓而不墳不易治也
子路曰吾聞諸夫子䘮禮與其哀不足而禮有餘也不
[003-34a]
若禮不足而哀有餘也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餘也
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
 集説曰有其禮而無其財則禮或有所不足哀敬則
 可自盡也此夫子反本之論亦寜儉寜戚之意
曽子曰弔於負夏主人既祖填池推柩而反之降婦人
后行禮從者曰禮與曽子曰夫祖者且也且胡為其不
可以反宿也
 疏曰啟殯之後柩遷於祖正柩於兩楹間是時柩北
[003-34b]
 首設奠于柩西即啟殯之奠也質明徹啟奠乃設遷
 祖之奠于柩西至日側乃却下柩載於階間下遷祖
 奠設於柩車西時柩猶北首乃飾柩徹去遷祖之奠
 遷柩向外而為行始謂之祖也婦人降即位于階間
 乃設祖奠于柩西至厥明徹祖奠又設遣奠于柩車
 之西然後徹之苞牲取下體以載之遂行此是啟殯
 之後至柩車出之節也 劉氏曰負夏衛地也𦵏之
 前一日曽子徃弔時主人已祖奠而婦人降在兩階
[003-35a]
 之間矣曽子至主人榮之遂徹奠推柩而反向内以
 受弔示死者將出行遇賓至而為之暫反也柩既反
 則婦人復升堂以避柩至明日乃復還柩向外降婦
 人於階間而後行遣奠之禮故從者見柩初已遷而
 復推反之婦人已降而又升堂皆非禮故問之而曽
 子答之云祖者且也是且遷柩為將行之始未是實
 行又何為不可復反越宿至明日乃遷柩遣奠而遂
 行乎
[003-35b]
從者又問諸子游曰禮與子游曰飯於牖下小歛於户
内大歛於阼殯於客位祖於庭𦵏於墓所以即逺也故
䘮事有進而無退曽子聞之曰多矣乎予出祖者
 集説曰從者疑曽子之言故又請問於子游也飯於
 牖下者尸沐浴之後以米及貝實尸之口中也時尸
 在西室牖下南首也歛者包裹歛藏之也小歛在户
 之内大歛出在東階未忍離其為主之位也主人奉
 尸歛於棺則在西階矣掘肂於西階之上肂陳也謂
[003-36a]
 陳尸於坎也置棺於肂中而塗之謂之殯及啟而將
 𦵏則設祖奠於祖廟之中庭而後行自牖下而户内
 而阼而客位而庭而墓皆一節逺於一節此謂有進
 而徃無退而還也豈可推柩而反之乎多矣乎予出
 祖者多猶勝也曽子聞之方悟己説之非乃言子游
 所説出祖之事勝於我之所説出祖也
曽子襲裘而弔子游裼裘而弔曽子指子游而示人曰
夫夫也為習於禮者如之何其裼裘而弔也主人既小
[003-36b]
歛袒括髪子游趨而出襲裘帶絰而入曽子曰我過矣
我過矣夫夫是也
 疏曰凡弔䘮之禮主人未變服之前弔者吉服吉服
 者羔裘𤣥冠緇衣素裳又袒去上服以露裼衣此裼
 裘而弔是也主人既變服之後弔者雖著朝服而加
 武以絰武吉冠之卷也又掩其上服若是朋友又加
 帶此襲裘帶絰而入是也 方氏曰曽子徒知䘮事
 為凶而不知始死之時尚從吉此所以始非子游而
[003-37a]
 終善之也
子夏既除䘮而見予之琴和之而不和彈之而不成聲
作而曰哀未忘也先王制禮而弗敢過也子張既除䘮
而見予之琴和之而和彈之而成聲作而曰先王制禮
不敢不至焉
 集説曰均為除䘮而琴有和不和之異者蓋子夏是
 過之者俯而就之出於勉强故餘哀未忘而不能成
 聲子張是不至者跂而及之故哀已盡而能成聲也
[003-37b]
 作舍琴而起也
司冦惠子之䘮子游為之麻衰牡麻絰文子辭曰子辱
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敢辭子游曰禮也
 集説曰惠子衛將軍文子彌牟之弟恵叔蘭也廢適
 子虎而立庶故子㳺特為非禮之服以譏之麻衰以
 吉服之布為衰也牡麻絰以雄麻為絰也麻衰乃吉
 服十五升之布輕於弔服弔服之絰一股而環之今
 用牡麻絞絰與齊衰絰同矣鄭註云重服指絰而言
[003-38a]
 也文子初言辱為之服敢辭者辭其服也
文子退反哭子游趨而就諸臣之位文子又辭曰子辱
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又辱臨其䘮敢辭子游曰
固以請文子退扶適子南面而立曰子辱與彌牟之弟
游又辱為之服又辱臨其䘮虎也敢不復位子游趨而
就客位
 疏曰大夫之賓位在門東近北家臣位亦門東而南
 近門並皆北向 集説曰次言敢辭者辭其立於臣
[003-38b]
 位也此時尚未喻子游之意及子游言固以請則文
 子覺其譏矣於是扶適子正䘮主之位焉而子游之
 志逹矣趨就客位禮之正也
將軍文子之䘮既除䘮而后越人來弔主人深衣練冠
待于廟垂涕洟子游觀之曰將軍文氏之子其庶幾乎
亡於禮者之禮也其動也中
 疏曰深衣即間傳所言麻衣也制如深衣縁之以布
 曰麻衣縁之以素曰長衣縁之以采曰深衣練冠者
[003-39a]
 祭前之冠若祥祭則縞冠也始死至練祥來弔
 是有文之禮祥後來弔是無文之禮言文氏之
 子庻幾堪行乎無於禮文之禮也動舉也中當
 於禮之變節也 又曰此謂由來未弔者故練冠若
 曽來已弔祥後為䘮事更來雖不及祥祭之日主人
 必服祥日之服以受之推之禫後始來弔者則著祥
 冠若禫後更來有事主人則著禫服其吉祭已後或
 來弔者其服無文或云此是禫後吉時來也故不在
[003-39b]
 寢而待於廟也 集説曰將軍文子即彌牟也主人
 文子之子也既除䘮大祥祭之後也深衣既祥之麻
 衣也練冠未祥之練冠也廟者神主之所在待而不
 迎受弔之禮也不哭而垂涕哭之時已過而哀之情
 未忘也庶幾近也子游善其處禮之變故曰文氏之
 子其近於禮乎雖無此禮而為之禮其舉動皆中節
 矣
㓜名冠字五十以伯仲死諡周道也
[003-40a]
 疏曰凡此之事皆周道也又殷以上有生號仍為死
 後之稱更無别諡堯舜禹湯之例是也周則死後别
 立諡 朱子曰儀禮賈公彦疏云少時便稱伯某甫
 至五十乃去某甫而専稱伯仲此説為是如今人於
 尊者不敢字之而曰幾丈之類
絰也者實也
 朱子曰首絰大一搤是拇指與第二指一圍要絰較
 少絞帶又小於要絰要絰象大帶兩頭長垂下絞帶
[003-40b]
 象革帶一頭有彄子以一頭串於中而束之 集説
 曰麻在首在要皆曰絰分言之則首曰絰要曰帯絰
 之言實明孝子有忠實之心也首絰象緇布冠之缺
 項要絰象大帶又有絞帶象革帶齊衰以下用布
掘中霤而浴毁竈以綴足
 疏曰中霤室中也死而掘室中之地作坎以牀架坎
 上尸於牀上浴令浴汁入坎也死人冷强足辟戾不
 可著屨故用毁竈之甓連綴死人足令直可著屨也
[003-41a]
及𦵏毁宗躐行出于大門殷道也學者行之
 疏曰毁宗毁廟也毁人殯於廟至𦵏柩出毁廟門西
 邉牆而出於大門行神之位在廟門西邉當所毁宗
 之外生時出行則為壇幣告行神告竟車躐行壇上
 而出使道中安穩如在壇今向毁宗處出仍得躐行
 此壇如生時之出也學於孔子者行之效殷禮也周
 則用盤承浴不掘中霤殯於正寢至𦵏而朝廟從正
 出不毁宗
[003-41b]
子栁之母死子碩請具子栁曰何以哉子碩曰請粥庶
弟之母子栁曰如之何其粥人之母以𦵏其母也不可
既𦵏子碩欲以賻布之餘具祭器子栁曰不可吾聞之
也君子不家於䘮請班諸兄弟之貧者
 集説曰子栁魯叔仲皮之子子碩之兄也具謂䘮事
 合用之器物也何以哉言何以為用乎謂無其財也
 鄭云粥謂嫁之也妾賤取之曰買布錢也不家於䘮
 惡因死者而為利也班猶分也不粥庶弟之母者義
[003-42a]
 也班兄弟之貧者仁也夫欲粥庶母以治𦵏則乏於
 財可知矣而不家於䘮之言確然不易古人之安貧
 守禮蓋如此
君子曰謀人之軍師敗則死之謀人之邦邑危則亡之
 應氏曰衆死而義不忍獨生焉得而不死國危而身
 不可獨存焉得而不亡亡去位也
公叔文子升於瑕邱蘧伯玉從文子曰樂哉斯邱也死
則我欲𦵏焉蘧伯玉曰吾子樂之則瑗請前
[003-42b]
 註曰二子衛大夫文子獻公之孫名㧞 劉氏曰伯
 玉之請前蓋始從行於文子之後及聞文子之言而
 惡其將欲奪人之地自為身後計遂譏之曰吾子樂
 此則我請前行以去子矣示不欲與聞其事也可謂
 長於風喻者矣
弁人有其母死而孺子泣者孔子曰哀則哀矣而難為
繼也夫禮為可傳也為可繼也故哭踊有節
 疏曰雜記曽申問於曽子曰哭父母有常聲乎曰中
[003-43a]
 路嬰兒失其母何常聲之有與此違者曽子所言是
 始死之時悲哀志懣未可為節此之所言在襲歛之
 日可以制禮故哭踊有節也知者曽申之問泛問於
 哭時故知舉重時答也此言哭踊有節節哭之時在
 於後也 集説曰弁地名孺子泣者其聲若孺子無
 長短髙下之節也
叔孫武叔之母死既小歛舉者出尸出户袒且投其冠
括髪子游曰知禮
[003-43b]
 集説曰禮始死將斬衰者笄纚将齊衰者素冠小歛
 畢而徹帷主人括髪袒于房婦人髽于室舉者出舉
 尸以出也括髪當在小歛之後尸出堂之前主人為
 將奉尸故袒而括髪耳今武叔待尸出户然後袒而
 去冠括髪失禮節矣故註以子游知禮之言為嗤之
 也 馮氏曰經文作户出户上户字乃尸字之訛也
 鄭註云尸出户乃變服義甚明然註文尸亦訛為户
 遂解不通
[003-44a]
扶君卜人師扶右射人師扶右君薨以是舉
 集説曰君疾時僕人之長扶其右體射人之長扶其
 左體此二人皆平日贊正服位之人故君既薨遇遷
 尸則仍用此人也周禮射人大䘮與僕人遷尸
從母之夫舅之妻二夫人相為服君子未之言也或曰
同爨緦
 集説曰從母母之姊妹舅母之凡弟從母夫於舅妻
 無服所以禮經不載故曰君子未之言時偶有甥至
[003-44b]
 外家見此二人相依同居者有䘮而無文可據於是
 或人為同爨緦之説以處之此亦原其情之不可已
 而極禮之變言耳 或問從母之夫舅之妻皆無服
 何也朱子曰先王制禮父族四故由父而上為族曽
 祖父緦麻姑之子姊妹之子女子子之子皆由父而
 推之也母族三母之父母之母母之兄弟恩止於舅
 故從母之夫舅之妻皆不為服推不去故也妻族二
 妻之父妻之母乍看似乎雜亂無紀子細看則皆有
[003-45a]
 義存焉
䘮事欲其縱縱爾吉事欲其折折爾故䘮事雖遽不陵
節吉事雖止不怠故騷騷爾則野鼎鼎爾則小人君子
葢猶猶耳
 集説曰縱縱急於趨事之貌折折從容中禮之貌䘮
 事雖急遽而不可陵躐其節次吉事雖有立而待事
 之時而不可失於怠惰若騷騷而太疾則鄙野矣鼎
 鼎而太舒則小人之為矣猶猶而得緩急之中君子
[003-45b]
 行禮之道也
䘮具君子耻具一日二日而可為也者君子弗為也
 集説曰䘮具棺衣之屬君子耻於早為之而畢具者
 嫌不以乆生期其親也然六十嵗制七十時制八十
 月制九十日修葢慮夫倉卒之變也一日二日可辦
 之物則君子不豫為之所謂絞紟衾冐死而後制者
 也
䘮服兄弟之子猶子也葢引而進之也嫂叔之無服也
[003-46a]
葢推而逺之也
 註曰或引或推重親逺别 疏曰何平叔云男女相
 為服不有骨肉之親則有尊卑之異也嫂叔親非骨
 肉不異尊卑恐有混交之失推使無服也
姑姊妹之薄也葢有受我而厚之者也
 註曰欲其一心於厚之者姑姊妹嫁大功夫為妻期
食於有䘮者之側未嘗飽也
 應氏曰食字上疑脱孔子字
[003-46b]
曽子與客立於門側其徒趨而出曽子曰爾將何之曰
吾父死將出哭於巷曰反哭於爾次曽子北面而弔焉
 集説曰其徒門弟子也次其人所寓之館舍也士䘮
 禮主人西面賓在門東北面此曽子北面而弔之也
孔子曰之死而致死之不仁而不可為也之死而致生
之不知而不可為也是故竹不成用瓦不成味木不成
斵琴瑟張而不平竽笙備而不和有鐘罄而無簨簴其
曰明器神明之也
[003-47a]
 疏曰何𦙍云若全無知則不應用若全有知則亦不
 應不成故有器不成是不死不生也 劉氏曰之徃
 也之死謂以禮徃送於死者也徃於死者而極以死
 者之禮待之是無愛親之心為不仁故不可行也徃
 於死者而極以生者之禮待之是無燭理之明為不
 知故亦不可行也此所以先王為明器以送死者竹
 器則無縢縁而不成其用味註云當作沬猶光澤也
 瓦器則麄質而不成其光澤木器則樸而不成其雕
[003-47b]
 斵之文琴瑟則雖張絃而不平不可弹也竽笙雖備
 具而不知不可吹也雖有鐘磬而無懸挂之簨簴不
 可擊也凡此皆不致死亦不致生而以有知無知之
 間待死者故備物而不可用也備物則不致死不可
 用則亦不致生其謂之明器者盖以神明之道待之
 也
有子問於曽子曰問䘮於夫子乎曰聞之矣䘮欲速貧
死欲速朽有子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曽子曰參也聞諸
[003-48a]
夫子也有子又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曽子曰參也與子游
游聞之有子曰然然則夫子有為言之也曽子以斯言
告於子游子游曰甚哉有子之言似夫子也昔者夫子
居於宋見桓司馬自為石椁三年而不成夫子曰若是
其靡也死不如速朽之愈也死之欲速朽為桓司馬言
之也
 集説曰仕而失位曰䘮桓司馬宋向戌之孫名魋靡
 侈也
[003-48b]
南宫敬叔反必載寳而朝夫子曰若是其貨也䘮不如
速貧之愈也䘮之欲速貧為敬叔言之也
 集説曰敬叔魯大夫孟僖子之子仲孫閲也嘗失位
 去魯後得反載寳而朝欲行賂以求復位也
曽子以子游之言告於有子有子曰然吾固曰非夫子
之言也曽子曰子何以知之有子曰夫子制於中都四
寸之棺五寸之椁以斯知不欲速朽也昔者夫子失魯
司㓂將之荆葢先之以子夏又申之以冉有以斯知不
[003-49a]
欲速貧也
 集説曰定公九年孔子為中都宰制棺椁之法制也
 四寸五分厚薄之度將適楚而先使二子繼徃者葢
 欲觀楚之可仕與否而謀其可處之位歟
陳莊子死赴於魯魯人欲勿哭繆公召縣子而問焉縣
子曰古之大夫束脩之問不出竟雖欲哭之安得而哭

 集説曰大夫訃於他國之君曰君之外臣寡大夫某
[003-49b]
 死莊子齊大夫陳恒之孫名伯齊强魯弱不客畧其
 赴縣子名知禮故召問之修脯也十脡為束問遺也
 為人臣者無外交不敢貳君也故雖束修微禮亦不
 以出竟
今之大夫交政於中國雖欲勿哭焉得而弗哭且臣聞
之哭有二道有愛而哭之有畏而哭之公曰然然則如
之何而可縣子曰請哭諸異姓之廟於是與哭諸縣氏
 集説曰交政於中國言當時君弱臣强大夫専盟㑹
[003-50a]
 之事以與國君相交接也此變禮之由也愛之哭出
 於不能已畏之哭出於不得已哭伯髙於賜氏義之
 所在也哭莊子於縣氏勢之所迫也
仲憲言於曽子曰夏后氏用民器示民無知也殷人用
祭器示民有知也周人兼用之示民疑也曽子曰其不
然乎其不然乎夫明器鬼器也祭器人器也夫古之人
胡為而死其親乎
 集説曰仲憲孔子弟子原憲也示民無知者使民知
[003-50b]
 死者之無知也為其無知故以不堪用之器送之為
 其有知故以祭器之可用者送之疑者不以為有知
 亦不以有無知也然周禮惟大夫以上得兼用二器
 士惟用鬼器也曽子以其言非乃曰其不然乎再言
 之者甚不然之也盖明器祭器固是人鬼之不同夏殷
 所用不同者各是時王之制文質之變耳非謂有知
 無知也若如憲言則夏后氏何為而忍以無知待其
 親乎 石梁王氏曰仲憲之言皆非曽子非之末獨
[003-51a]
 譏其説夏后明器葢舉其失之甚者也
公叔木有同母異父之昆弟死問於子游子游曰其大
功乎狄儀有同母異父之昆弟死問於子夏子夏曰我
未之前聞也魯人則為之齊衰狄儀行齊衰今之齊衰
狄儀之問也
 集説曰公叔木衛公叔文子之子同父母之兄弟期
 則此同母而異父者當降而為大功也禮經無文故
 子游以疑辭答之魯人齊衰三月之服行之乆矣故
[003-51b]
 子夏舉之以答狄儀而記者云因狄儀此問而今皆
 行之也此記二子言禮之不同註曰大功是
子思之母死於衛
 註曰伯魚卒其妻嫁於衛
栁若謂子思曰子聖人之後也四方於子乎觀禮子蓋
慎諸
 註曰栁若衛人見子思欲為嫁母服恐其失禮戒之
 嫁母齊衰期 疏曰嫁母之服䘮服無文案䘮服杖
[003-52a]
 期章父卒繼母嫁從為之服報則親母可知又鄭止
 言齊衰期不言嫡庶故譙周袁準並云父卒母嫁非
 父所絶嫡子雖主祭猶宜服期
子思曰吾何慎哉吾聞之有其禮無其財君子弗行也
有其禮有其財無其時君子弗行也吾何慎哉
 坡謂有其禮者謂禮所得為也時者註云䘮之禮如
 子贈襚之屬不踰主人疏云謂若嫁母之家主人貧
 乏已雖有財不得過於主人此所謂時也吾何慎哉
[003-52b]
 無所疑也
縣子瑣曰吾聞之古者不降上下各以其親滕伯文為
孟虎齊衰其叔父也為孟皮齊衰其叔父也
 疏曰𤨏縣子名古者殷時也周禮以貴降賤以適降
 庶惟不降正耳而殷世以上雖貴不降賤也上下各
 以其親不降之事也上謂旁親族曽祖從祖及伯叔
 之班下謂從子從孫之流彼雖賤不以己尊降之猶
 各随本屬之親輕重而服之故云上下各以其親滕
[003-53a]
 國之伯名文為孟虎著齊衰之服著虎是文之叔父
 也又為孟皮著齊衰之服者文是皮之叔父也言滕
 伯上為叔父下為兄弟之子皆着齊衰也
后木曰䘮吾聞諸縣子曰夫䘮不可不深長思也買棺
外内易我死則亦然
 註曰后木魯孝公子恵伯鞏之後 馮氏曰此條重
 在不可不深長思一句買棺之時外内皆要精好此
 是孝子當為之事非是父母豫所屬託而曰我死則
[003-53b]
 亦然記禮者譏失言也
曽子曰尸未設飾故帷堂小歛而徹帷仲梁子曰夫婦
方亂故帷堂小歛而徹帷
 集説曰始死去死衣用歛衾覆之以俟浴既復之後
 楔齒綴足畢具脯醢之奠事雖小定然尸猶未襲
 歛也故曰未設飾於是設帷於堂者不欲人䙝之也
 故小歛畢乃徹帷仲梁子謂夫婦方亂者以哭位未
 定也二子各言禮意鄭云歛者動摇尸帷堂為人䙝
[003-54a]
 之言方亂非也仲梁子魯人
小歛之奠子游曰於東方曽子曰於西方歛斯席矣小
歛之奠在西方魯禮之末失也
 疏曰儀禮小歛之奠設於東方奠又無席魯之衰末
 奠於西方而又有席曽子見時如此將以為禮故云
 小歛於西方斯此也其歛之時於此席上而設奠矣
 故記者正之云小歛之奠所以在西方是魯人行禮
 末世失其義也 集説曰儀禮布席於户内註云有
[003-54b]
 司布歛席也在小歛之前及陳大歛衣奠則云奠席
 在饌北歛席在其東註云大歛奠而有席彌神之也
 據此則小歛奠無席
縣子曰綌衰繐裳非古也
 方氏曰葛之麄而卻者謂之綌布之細而疎者謂之
 繐五服一以麻各有升數若以綌為衰以繐為裳則
 取其輕凉而已非古制也
子蒲卒哭者呼滅子臯曰若是野哉哭者改之
[003-55a]
 集説曰滅子蒲之名也復則呼名哭豈可呼名也野
 哉言其鄙野而不逹于禮也子臯孔子弟子髙柴
杜橋之母之䘮宫中相以為沽也
 疏曰沽麄畧也孝子䘮親悲迷不復自知禮節事儀
 皆湏人相導而杜橋家母死宫中不立相侍故時人
 謂其於禮為麄畧也
夫子曰始死羔裘𤣥冠者易之而已羔裘𤣥冠夫子不
以弔
[003-55b]
 疏曰養疾者朝服羔裘𤣥冠即朝服也始死則去朝
 服著深衣時有不易者又有小歛後羔裘弔者記者
 因引見孔子行禮之事言之
子游問䘮具夫子曰稱家之有亡子游曰有亡惡乎齊
夫子曰有毋過禮苟亡矣歛首足形還𦵏縣棺而封人
豈有非之者哉
 集説曰䘮具送終之儀物也惡乎齊言何以為厚薄
 之劑量也母過禮不可以富而踰禮厚𦵏也歛首足
[003-56a]
 形但使衣衾歛於首足形體不令露見而已還𦵏謂
 歛畢即𦵏不殯而待日月之期也縣棺而封謂以手
 縣繩而下之不設碑繂也封當為窆窆下棺也人不
 非之者以無財則不可備禮也
司士賁告於子游曰請襲於牀子游曰諾縣子聞之曰
汰哉叔氏専以禮許人
 集説曰賁司土之名也禮始死廢牀而置尸於地及
 復而不生則尸復登牀襲者歛之以衣也沐浴之後
[003-56b]
 商祝襲祭服褖衣葢布於牀上也飯含之後遷尸於
 襲上而衣之襲於牀者禮也後世禮失而襲於地則
 䙝矣司士知禮而請於子游子游不稱禮而答之以
 諾所以起縣子之譏也汰矜大也言凡有諮問禮事
 者當據禮答之子游専輙許諾則如禮自己出矣是
 自矜大也叔字子游字
宋襄公𦵏其夫人醯醢百甕曽子曰既曰明器矣而又
實之
[003-57a]
 註曰曽子不譏其器之多但譏其實為非也 集説
 曰夏禮専用明器而實其半虚其半殷人全用祭器
 亦實其半周人兼用二器則實人器而虚鬼器今名
 之為明器而與祭器皆實之是亂鬼器與人器
孟獻子之䘮司徒旅歸四布夫子曰可也
 疏曰送終既畢賻布有餘其家臣司徒承主人之意
 使旅下士歸還四方賻主人之泉布時人皆貪而獻
 子家獨能如此故夫子曰可也善其能㢘左傳叔孫
[003-57b]
 氏之司馬鬷戾是家臣亦有司徒司馬也
讀賵曽子曰非古也是再告也
 集説曰車馬曰賵賵所以助主人之送𦵏也既受則
 書其人名與其物於方版𦵏時柩將行主人之史請
 讀此方版所書之賵於柩東當前束西面而讀之古
 者奠之而不讀周則既奠而又讀焉故曽子以為再
 告也
成子髙寢疾慶遺入請曰子之病革矣如至乎大病則
[003-58a]
如之何
 集説曰成子髙齊大夫國伯髙父諡成也遺慶封之
 族革與亟同急也大病死也諱之之辭
子髙曰吾聞之也生有益於人死不害於人吾縱生無
益於人吾可以死於人乎哉我死則擇不食之地而
𦵏我焉
 集説曰不食之地謂不耕墾之土
子夏問諸夫子曰居君之母與妻之䘮居處言語飲食
[003-58b]
衎爾
 集説曰君母君妻雖皆小君皆服齊衰不杖期然恩
 義則淺矣故居其䘮則自處如此衎爾和適之貌此
 章以文勢推之䘮下當有如之何夫子曰字舊説謂
 記者之畧亦或闕文歟又否則問當作聞
賓客至無所館夫子曰生於我乎館死於我乎殯
 集説曰生既館之死則當殯 應氏曰朋友以義合
 謂之賓客者以其自逺方而來也
[003-59a]
國子髙曰𦵏也者藏也藏也者欲人之弗得見也是故
衣足以飾身棺周於衣椁周於椁土周於椁反壤樹之

 註曰國子髙成子髙也 疏曰子髙之意人死可惡
 故備飾以衣衾棺椁欲其深邃不使人知今乃反更
 封壤為墳而種樹以標之哉國子意在於儉非周禮
孔子之䘮有自燕來觀者舍於子夏氏子夏曰聖人之
𦵏人與人之𦵏聖人也子何觀焉
[003-59b]
 集説曰延陵季子之𦵏其子夫子尚徃觀之今孔子
 之𦵏燕人來觀亦其宜也然子夏之意以為聖人𦵏
 人則事皆合禮人之𦵏聖人則未必皆合於禮也故
 語之曰子以為聖人之𦵏人乎乃人之𦵏聖人也又
 何觀焉蓋謙辭也
昔者夫子之言曰吾見封之若堂者矣見若坊者矣見
若覆夏屋者矣見若斧者矣從若斧者焉馬鬛封之謂
也今一日而三斬板而已封尚行夫子之志乎哉
[003-60a]
 集説曰此言封土有此四者之形封築土為墳也若
 堂者如堂之基四方而髙也坊堤也若坊者上平旁
 殺而南北長也殷始屋四阿夏惟兩下而已若覆夏
 屋者惟兩下而殺卑而寛廣也若斧者其刄向上長
 而髙也從若斧者夫子以為刄上難登狹又易為功
 力俗謂之馬鬛封馬鬃鬛之上其肉薄封形似之也今一
 日者謂今封築孔子之墳不假多時一日之間三次斬板
 即封畢而已止矣其法側板於坎之兩旁而用繩以
[003-60b]
 約板乃内土於内而築之土與板平則斬斷約板之
 繩而升此板於所築土之上又實土於其中而築之
 如此者三而墳成矣故云三斬板而已封也尚庶幾
 也乎哉疑辭亦嫌不敢質言也
婦人不葛帶
 集説曰禮婦人之帶牡麻結本卒哭丈夫去麻帶服
 葛帶而首絰不變婦人以葛為首絰以易去首之麻
 絰而麻帶不變所謂不葛帶也既練則男子除絰婦
[003-61a]
 人除帶婦人輕首重要故也然此謂婦人居齊斬之
 服者如此若大功以下輕者至卒哭則並變為葛與
 男子同
有薦新如朔奠
 疏曰朔禮視大歛士則特豚三鼎 集説曰朔奠者
 月朔之奠也未𦵏之時大夫以上朔望皆有奠士則
 朔而已如得時新之味或五糓新熟而薦之則其禮
 亦如朔奠之儀也
[003-61b]
既𦵏各以其服除
 集説曰三月而𦵏𦵏而虞虞而卒哭重親各隨所受
 而變服若三月之親至三月數滿應除者𦵏竟各自
 除之不俟主人卒哭之變也
池視重霤
 疏曰池者栁車之池也重霤者屋之承霤也以木為
 之承於屋簷水霤入此木中又從木中而霤於地故
 云重霤也天子之屋四注四面皆有重霤諸侯四注
[003-62a]
 而重霤去後大夫惟前後二士惟一在前生時屋有
 重霤故死時栁車亦象宫室而在車覆鼈甲之下牆
 帷之上織竹為之形如籠衣以青布以承鼈甲名之
 曰池以象重霤也方面之數各視生時重霤
君即位而為椑嵗一漆之藏焉
 疏曰君諸侯也人君無論少長體尊物備即位即造
 為親尸之棺盖杝棺也漆之堅强甓甓然故名椑毎
 年一漆示如未成也藏焉者其中不欲空虚如急有
[003-62b]
 待故藏物於中一説不欲今人見故藏之
復楔齒綴足飯設飾帷堂並作
 集説曰始死招魂之後用角柶拄尸之齒令開得飯
 含時不閉又用燕几拘綴尸之兩足令直使著屨時
 不辟戾也飯者實米與貝于尸口中也設飾尸襲歛
 也帷堂堂上設帷也作起為也復至帷堂六事一時
 並起故云並作也儀禮亦總見一圖
父兄命赴者
[003-63a]
 疏曰生時與他人有恩識者今死則其家宜使人徃
 相赴告士䘮禮孝子自命赴者若大夫以上則父兄
 命之也何以然尊許其病深故使人代命之也雖代
 命之猶書孝子名也
君復於小寢大寢小祖大祖庫門四郊
 疏曰君王侯也前曰廟後曰寢室有東西廂曰廟無
 東西廂有室曰寢小寢者髙祖以下寢也王侯同大
 寢天子始祖之寢諸侯太祖之寢也小祖者髙祖以
[003-63b]
 下廟也王侯同大祖者天子始祖之廟諸侯太祖之
 廟也 馬氏曰寢所居處之地祖所有事之地門所
 出入之地郊所嘗至之地君復必於此者葢魂氣之
 徃亦未離生時熟習之地也觀此則死生之説可知
 矣 集説曰天子之郭門曰臯門明堂位言魯之庫
 門即天子臯門是庫門者郭門也馬氏以小寢大寢
 為燕寢正寢與疏異
䘮不剥奠也與祭肉也與
[003-64a]
 疏曰既夕禮柩朝廟奠設如初巾之者為其在堂恐
 埃塵故雖脯醢亦巾之此不巾者據室内也 集説
 曰剥者不巾覆也脯醢之奠不惡塵埃故可無巾覆
 凡覆之者必其有祭肉者也
既殯旬而布材與明器
 集説曰材為椁之木也布者分列而暴乾之也殯後
 旬日即治此事禮獻材于殯門外註云明器之材此
 云材與明器者葢二者之材皆乾之也
[003-64b]
朝奠日出夕奠逮日
 註曰隂陽交接庶幾遇之
父母之䘮哭無時使必知其反也
 集説曰未殯哭不絶聲殯後雖有朝夕哭之時然廬
 中思憶則哭小祥後哀至則哭此皆哭無時也使者
 受君之任使也小祥之後君有事使之不得不行然
 反必祭告俾親之神靈知其反已亦出必告反必面
 之義也
[003-65a]
練練衣黄裏縓縁
 疏曰練小祥也小祥而著練冠練中衣故曰練也練
 衣者以練為中衣黄裏者黄為中衣裏也正服不可
 變中衣非正服但承衰而已縓淺絳色縁謂中衣領
 及褎之縁也
葛要絰繩屨無絇
 集説曰小祥男子去首之麻絰惟餘要葛也故曰葛
 要絰繩屨者父母初䘮菅屨卒哭受齊衰蒯藨屨小
[003-65b]
 祥受大功繩麻屨也無絇謂無屨頭飾也 朱子曰
 菅屨疏屨今不可考今畧以輕重推之斬衰用今草
 鞋齊衰用麻鞋可也麻鞋今卒伍所著者
角瑱
 集説曰瑱充耳也吉時君大夫士皆有之所以掩於
 耳君用王為之初䘮去飾故無瑱小祥後微飾故用
 角為之也
鹿裘衡長袪袪裼之可也
[003-66a]
 疏曰冬時吉凶衣裏皆有裘吉則貴賤有異䘮則同
 用鹿皮為之小祥之前裘狹而短袂又無袪小祥稍
 飾則更易作横廣大者又長之又設其袪也裼者裘
 上之衣吉時皆有䘮後凶質未有裼衣小祥後漸向
 吉故加裼可也按如此文明小祥時外有衰衰内有
 練中衣中衣内有裼衣裼衣内有鹿裘鹿裘内自有
 常著襦衣 集説曰袪者袖口也此所謂袪則是以
 他物為袖口之縁既袪以為飾故裼之可也
[003-66b]
有殯聞逺兄弟之䘮雖緦必徃非兄弟雖鄰不徃
 集説曰三年之䘮在殯不得出弔然於兄弟則恩義
 存焉故雖緦服兄弟之異居而逺者亦當徃哭其䘮
 若非兄弟則雖近不徃
所識其兄弟不同居者皆弔
 疏曰此文連上有殯之下言又有既非兄弟又非疏
 外平生所知識徃來同恩好今若身死者兄弟雖不
 同居亦就徃弔之成其死者之恩舊也其死者兄弟
[003-67a]
 不同居尚徃弔之則死者子孫就弔可知舉疏以見
 親也
天子之棺四重水兕革棺被之其厚三寸杝棺一梓棺
二四者皆周
 集説曰水牛兕牛之革耐濕故以為親身棺二革合
 被為一重杝木亦耐濕故次革即前章所謂椑也梓
 木棺二一為屬一為大棺地棺之外有屬棺屬棺之
 外有大棺四者皆周言四重之棺上下四方悉周帀
[003-67b]
 也惟椁不周下有茵上有抗席故也
棺束縮二衡三袵每束一
 集説曰古者棺不用釘惟以皮條直束之二道横束
 之三道衽形兩端大而中小漢時呼為小要不言何
 物為之其亦木乎衣之縫合處曰衽鑿棺與蓋合際
 處作坎形以小要連之故亦名衽先鑿木置衽然後束以
 皮每束處必用一衽故云衽每束一也
柏椁以端長六尺
[003-68a]
 疏曰天子棺材毎叚長六尺而厚一尺天子以下庶
 人以上鄭注䘮大記具之 集説曰天子以柏木為
 椁端猶頭也用柏木之頭為之其長六尺
天子之哭諸侯也爵弁絰䊷衣
 註曰服士之祭服以哭之明為變也天子至尊不見
 尸柩不弔服麻不加於采此言絰衍字也周禮王弔
 諸侯弁絰緦衰也 疏曰此遥哭之故不服緦衰而
 服爵弁䊷衣也䊷衣緦衣也則諸侯以下雖不見尸
[003-68b]
 柩仍弔服也
或曰使有司哭之
 註曰非也哀戚之事不可虚
為之不以樂食
 疏曰此是記者之言非或人之説也天子食有樂今
 哭諸侯故食不復奏樂也
天子之殯也菆塗龍輴以椁加斧于椁上畢塗屋天子
之禮也
[003-69a]
 疏曰菆叢也菆塗謂用木叢棺而四面塗之也龍輴
 殯時用輴車載柩而畫轅為龍也以椁者此叢木象
 椁之形也繡覆椁之衣為斧文先菆四面為椁使上
 與棺齊而上猶開以此棺衣從椁上入覆於棺故云
 加斧于椁上也畢盡也斧覆既竟又四注為屋覆上
 而下四面盡塗之也 集説曰菆塗龍輴是輴車亦
 在殯中非脱去輴車而殯棺也
唯天子之䘮有别姓而哭
[003-69b]
 集説曰諸侯朝覲天子爵同則其位同今䘮禮則分
 别同姓異姓庶姓使各相從而為位以哭也
魯哀公誄孔邱曰天不遺耆老莫相予位焉嗚呼哀哉
尼父
 註曰尼父因其字以為之諡也 集説曰作諡者先
 列其生之實行謂之誄大聖之行豈容盡列但言天
 不留此老成而無有佐我之位者以寓其傷悼之意
 而已耳稱孔邱者君臣之辭此言左傳之言不同
[003-70a]
國亡大縣邑公卿大夫士皆厭冠哭於大廟三日君不
舉或曰君舉而哭於后土
 集説曰厭冠䘮冠也其服未聞盛饌而以樂侑食曰
 舉后土社也 應氏曰哭於大廟者傷祖宗基業之
 虧損哭於后土者傷土地封疆之朘削也不舉自貶
 損也曰君舉者非也
孔子惡野哭者
 集説曰所知吾哭諸野夫子嘗言之矣葢哭其所知
[003-70b]
 必設位而帷之以成禮此所惡者或郊野之際道路
 之間哭非其地又且倉卒行之使人疑駭故惡之也
未仕者不敢税人如税人則以父兄之命
 集説曰税人以物遺人也未仕者身未尊顯故内則
 不可専家財外則不私恩恵也或有情義之所不得
 已而當遺者則稱尊者之命而行之
士備入而後朝夕踊
 集説曰國君之䘮諸臣有朝夕哭踊之禮哭雖依次
[003-71a]
 居位踊必相視為節不容有先後也士卑其入恒後
 士皆入則無不在者矣故舉士入為畢而後踊焉
祥而縞是月禫徙月樂
 疏曰祥大祥也縞謂縞冠大祥日著之祥而縞謂大
 祥者縞冠是月禫謂是此禫月而禫二者各自為義
 事不相干
君於士有賜帟
 集説曰帟幕之小者置之殯上以承塵也大夫以上
[003-71b]
 則有司供之士卑又不得自為故君於士之殯以帟
 賜之也
 
 
 
 
 
 禮記述註卷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