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禮記述註 > 禮記述註 卷三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禮記述註卷三
           安溪李光坡 撰
  檀弓上第三
   疏曰鄭目録云名曰檀弓者以其記人善於禮
   故著名姓以顯之
公儀仲子之䘮檀弓免焉仲子舍其孫而立其子檀弓
曰何居我未之前聞也趨而就子服伯子於門右
[003-1b]
 集説曰公儀氏仲子字魯之同姓也檀弓魯人之知
 禮者袒免本五世之服而朋友之死於他邦而無主
 者亦為之免其制以布廣一寸從項中而前交於額
 又郤向後而繞於髻也適子死立適孫為後禮也弓
 以仲子舍孫而立庶子故為過禮之免以弔而譏之
 何居怪之之辭猶言何故也此時未小歛主人未居
 阼階下猶在西階下受其弔故弓弔畢去賓位而就
 子服伯子於門右而問之也
[003-2a]
曰仲子舍其孫而立其子何也伯子曰仲子亦猶行古
之道也昔者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微子舍其孫腯
而立衍也夫仲子亦猶行古之道也子游問諸孔子孔
子曰否立孫
 集説曰曰弓之問也猶尚也亦猶擬議未定之辭伯
 邑考文王長子微子舍孫立衍或是殷禮文王之立
 武王先儒以為權或亦以為遵殷制皆未可知否則
 以徳不以長亦如大王傳位季厯之意歟 應氏曰
[003-2b]
 檀弓黙而不復言子游疑而復求正非夫子明辨以
 示之孰知舍孫立子之為非乎
事親有隠而無犯左右就養無方服勤至死致䘮三年
事君有犯而無隠左右就養有方服勤至死方䘮三年
事師無犯無隠左右就養無方服勤至死心䘮三年
 饒氏曰左右音佐佑非也左右即是方養不止飲食
 之養言或左或右無一定之方子之於親不分職守
 事事皆當理㑹無可推托事師如事父故皆無方有
[003-3a]
 方言左不得越右右不得越左有一定之方臣之事
 君當各盡職守故曰有方 劉氏曰隠皆以諫言父
 子主恩犯則為責善而傷恩故幾諫而不可犯顔君
 臣主義隠則是畏威阿容而害義故匡救其惡勿欺
 也而犯之師生處恩義之間而師者道之所在諫必
 不見拒不必犯也過則當疑問不必隠也隠非掩惡
 之謂若掩惡而不可揚於人則三者皆當然也惟秉
 史筆者不在此限就養近就而奉養之也致䘮極其
[003-3b]
 哀毁之節也方䘮比方於親䘮而以義並恩也心䘮
 身無衰麻之服而心有哀戚之情所謂若䘮父而無
 服也
季武子成寢杜氏之𦵏在西階之下請合𦵏焉許之入
宫而不敢哭武子曰合𦵏非古也自周公以來未之有
改也吾許其大而不許其細何居命之哭
 劉氏曰成寢而夷人之墓不仁也不改𦵏而又請合
 焉亦非孝也許其合而又命之哭焉矯偽以文過也
[003-4a]
 且寢者所以安其家乃處其家於人之冡上於汝安
 乎墓者所以安其先乃處其先於人之階下其能安
 乎皆不近人情非禮明矣
子上之母死而不䘮
 註曰子上子思子名白其母出
門人問諸子思曰昔者子之先君子䘮出母乎曰然
 註曰禮為出母期父卒為父後者不服耳
子之不使白也䘮之何也
[003-4b]
 疏曰子思既在子上當為出母有服故疑而問
子思曰昔者吾先君子無所失道道隆則從而隆道汚
則從而汚伋則安能
 疏曰道有可隆則從而隆謂父在為出母宜加隆厚
 為之著服汚猶殺也若禮可殺則從而殺謂父卒子
 為父後上繼至尊不敢私為出母禮當減殺則不為
 之著服伋則安能自以不及聖祖也
為伋也妻者是為白也母不為伋也妻者是不為白也
[003-5a]
母故孔氏之不䘮出母自子思始也
 註曰記禮所由廢非之
孔子曰拜而后稽顙頽乎其順也稽顙而后拜頎乎其
至也三年之䘮吾從其至者
 朱子曰拜而後稽顙先以兩手伏地如常然後引首
 向前扣地也稽顙而後拜者開兩手而先以首扣地
 郤交手如常也 集説曰此言䘮拜之次序也拜拜
 賓也稽顙者以頭觸地哀痛之至也拜以禮賓稽顙
[003-5b]
 以自致謂之順者以其先加敬於人而后盡哀於己
 為得其序也頎者惻隠之發也謂之至者以其哀常
 在於親而敬暫施於人為極自盡之道也夫子從其
 至者亦與其易也寜戚之意
孔子既得合𦵏於防曰吾聞之古也墓而不墳今邱也
東西南北之人也不可以弗識也於是封之崇四尺
 集説曰孔子父墓在防故奉母䘮以合𦵏墓塋域也
 封土為壟曰墳東西南北之人言其宦遊無定居也
[003-6a]
 識記也為壟所以為記識一則恐人不知而誤犯一
 則恐已或忘而難尋故封之髙四尺也
孔子先反門人後雨甚至孔子問焉曰爾來何遲也曰
防墓崩孔子不應三孔子泫然流涕曰吾聞之古不修

 集説曰先反當修虞事也雨甚而墓崩門人修築而
 後反孔子流涕者自傷其不能謹之於封築之時以
 致崩圯且言古人所以不修墓者敬謹之至無事於
[003-6b]
 修也
孔子哭子路於中庭有人弔者而夫子拜之既哭進使
者而問故使者曰醢之矣遂命覆醢
 集説曰子路死於孔悝之難遂為衛人所醢孔子哭
 之中庭寢中庭也與哭師同親之聞使者之言而覆
 棄家醢蓋痛子路之禍而不忍食其似也 朱子曰
 子路仕衛之失前輩論之多矣然子路郤是見不到
 非知其非義而苟為也
[003-7a]
曾子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
 註曰宿草謂陳根也為師心䘮三年於朋友期可
 疏曰草經一年根陳朋友相為哭一期朋友雖無親
 而有同道之恩期猶哭者非在家立哭位以終期年
 謂於一嵗之内或經其墓及事故須哭則哭之若期
 之外則不哭也
子思曰䘮三日而殯凡附於身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
焉耳矣三月而𦵏凡附於棺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焉
[003-7b]
耳矣
 註曰附於身謂衣衾附於棺謂明器之屬 方氏曰
 必誠謂於死者無所欺必信謂於生者無所疑
䘮三年以為極亡則弗之忘矣故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