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維子集 > 東維子文集 28


[028-1a]
東維子文集卷之二十八
            㑹稽鐵厓楊維楨廉夫著
 傳
  麴生傳
麴生酒泉人也名不一或曰醇或曰盎曰需曰耳或又以
其善勾顔状呼之曰鬯曰是曰霸曰差有嫉之者則斥
曰离一本自醇下/名皆作酒邊皆人好惡之辭非生本名也生降精
于星乃子于䴯母媒師造于夏人儀狄氏或曰陶唐時
已尊生于衢器堯禄之千鍾舜器重生亦酌之以泰尊其
人嘔嘔温雅凡冠昏朝聘燕享禮無預號爲通才尤善導
引辟榖之術故其人最善壽飲其德者可千日不食人薫
[028-1b]
漸其化無不晬靣陶出其性真然以為剛則悍怒者化柔
則訥者𠋣之有言愞者狭有之始生徒儀狄氏進禹時先
自荅其繇曰得醴于泉得禄于天實用禮節其爵世延勿
用甘言至于流倫則用不顛坐得由不往狄强之禹見生
于食前果惡之曰麴生之言甘後世必有以之亡國者廼
與狄斥絶之五子遂述禹戒以作歌至商武丁舉傅說以
生自喻而期説為蘗生者生名始重後受不道為深池位
生時伴食生者三千人商用是亾君子始信禹誠之不人
妄也商亡入周監商轍使正掌之大酋監之周旦又以戒
成王王亦以誥康叔生後逰魯㡬以薄德陷公于楚生名
稍減退放肆市聞而先民獻酬之禮矣秦興苛律禁生
[028-2a]
羣聚民間漢高皇賤時常就生民間飲王娼武員家逮定
天下生在上所羣臣皆𠋣生宴見上至甘爭上罪生申用
秦作三人以上無故飲生者罰金四鍰文帝時始賜生於
民脯三日武帝晚年耗用又俾生辜搉民間利豪析不遺
雖博陸侯苐私蔵生致京兆吏斧関推鑿鑪罌以捕漢法
衰生隨好事者時時主楊子雲家以問竒為事生将隐去
矣曹操枋國以年饑復罪生表上禁錮法將作大匠孔融
力爭之不從君子悼生之行禮與頤養民者迺終以榷與
錮敗哉生歴晋唐名復盛陶處士潜家無貲劉始成送錢
二萬潛即轉生生受不為汰唐諫議大夫陽城所得俸錢
計鹽米外餘悉送生所生亦不辭生迹嗜貨心實倪盪
[028-2b]
無校計以故不問人賢否貴賤老穉皆𫉬與接顧獨卻交
老釋氏與衰服之士其人或潜至生往者生輒能形見之
其去就辭受非人取量此惟性過和順雖樂君子宴娛
亦貪與婦人俱漢司馬相如竊卓氏至臨卭人不得窺抉
生得狎之壚頭晋阮公籍柬隣有美婦亦與生狎至招王
安豐軰時時過生所借生執卧婦側未與王永安婦交掌
娱人則法士所羞談也今上起生責州從事上見其貌古
而中粹然問壽何對曰臣自農皇時至于今二萬五千四
百二十有八甲子矣問壽何術對曰臣不知他術惟不死
天和耳上方有亊南郊及養老錫㓛一採生古禮生定一
代儀稱上㫖升從事秩伯又加爵醉鄉公食若干户後
[028-3a]
歸老于鄒莫知𫠦終太史公曰余嘗疑䴯生之為人稱聖
矣而溺之者亡國殺身則斥曰狂然交神明揖遜爼豆又
何其唯唯耶然則生一入顧用者何如耳論者良將伏一簞投
河上而三軍為之死一䧟反間則宵遁為敗軍之將此其
用善不善效也其生之用而卜成敗雖千世可知已
  冰壺先生傳
宋蘇易簡欲將冰壺先生傳而不果宻溪清上人請余補
之且屢奉蔓菁供遂為援毫傳曰先生姓蘇名𦵔字受辛
始祖出蔡其後分旺蜀者蔓菁知名于諸葛武侯亮亮嘗
稱其有六利蜀子孫名于唐者曰金城土蘇先生金城後
也性甚清淡生不嗜羶腥㓜時在金城遇相者曰蘇生負
[028-3b]
濟民具苦無食相異日徒以三百罋黄為其科錢耳然
士大夫欲命世者不可一日不接其㫖論先生學殖滋長
時出其根苗三千貴人鼎自臣薦吾用能使歳不饉不然
民有吾色且能咀得吾本者曷事不理貴人斥之曰賣菜
傭槁項黄馘𩔖古野逸雖釋老氏精戒行者亦與接飲食
惟太學生交最宻嘗相誓苟富貴母朝夕忘人有誚者曰
太學生腹彭亨五經笥實菜罌五僕食客曰淳母氏䍧氏
摩氏等凡八人咸謂席上珍八賓或取厭于主者必召先
生與俱生人甘豢餘醉若寐間先生至即爽徤起立時
先生振其族種聫如至終不與八人者争進故八人亦無
媢之者後豪侈家有想聞其風采而不可得輒呼帳下兒
[028-4a]
趣庾氏即菹及中年今苗用大先生其風味終不似也先
生嘗雪夜有故人痛飲生夜半吻燥甚不可當亟呼先生
清淡淡皆有根依齒牙嚼嚼成宫角巳而爽入臟腑清冰
瀉玉壺也故人俟曰今夕啟沃之樂雖金盤瑞露無以尚
此顧無以謝德厚死謚先生為冰壺從而歌曰我心
醉彼美人獨醒載歌曰美人贈我菁琼英何以報之玉
壺冰後先生以齒終于家門人啚易名先生舍冰壺無當
者遂相與謚曰冰壺先生云
 史臣曰東海疎姓分二族居涉鹿山者走足為東居蔡
 者如草為疎束後有罕有聞而疎族蔓天下至先生世
 次莫詳聞其先薦進楚惠主以蛭事疎去漢有多乎者
[028-4b]
 從華陀方葯吐烟蛇人以為竒先生邁種徳而以相
 者言不仕然殁謚冰壺天下名士大夫至今宗不衰豈
 以禄食哉
 冰壺先生蓋蔓菁連根虀者是也蘇公周曰連咀數根
 其義可推予嘗於霜夜酒渴超詣中厨覔木鼻觀忽觸
 寒虀香則悞蔓菁在瓶次取啖其根渴隨解而酒俱消
 矣時惟歌簡齋冰壺先生當立傳之句與蘇公同一適
 而傳則同一久事後見鐵厓先生為蘓公補𫝊文中𫠦
 謂咀吾本所謂連茹至終所謂言必有根依者於冰壺
 為是録非惟補蘇公之遺實有以慰余心又缺云中具
 孟潼書𫝊後
[028-5a]
  白咸傳
白咸其先河内人河内/曰鹽在后時有居青州者歳貢上國未
入官至周子孫有曰苦曰飴曰虎者始入官共祭杞賓客
膳羞事周末子姓昌熾在齊東海島間環水以自國習夙
沙氏術日以隂陽水火煉修為事其冣功者名成金筦子/笑言
與齊大夫管夷吾交獨宻遂進筴夷吾介之通齊君自賛
吾筴用可使齊富强天下夷吾力諫侯曰齊國貧且飢而
使成舍抱遺利不用是仲不智也知而不言是仲不仁也
仲為君得利師惟君法為齊侯喜用安車禮聘之馭千里
驥服其錙裝益闢土海濱鑿并築灶益茆比比若拂廬然
使頻煉修其中民摇乎觸禁不得犯不一年㓛地沙上皆
[028-5b]
成白銀抱利充然而齊霸天下矣繇是齊侯請扵王賜爵
鼎侯封其國田海王俾世子孫食邑凡若干戸咸去鼎侯
丁世廷曰潤下與母富氏娼禱于灶得咸漢𤯝龍壬戍生
月丁未日考推曰咸水命曰㝡旺火伏壬戍大海水/本月入庚伏運一
轉實能賛國家關石成為人魯重賞自負為席珍與庾嶺
梅處士氣味同酸醎結為伯仲交而世未薦進于上者㑹
吳王濞取士于魚鹽東海人遂以咸充賦王見咸膚玉雪
星星然笑曰咸𫠦謂江漢濯而秋陽暴暠乎尚者用之吴
富遂甲他諸侯然濞因是以橋已則亦咸有罪也武帝元
封間咸用齊東郭咸陽薦職到大農其族屬名官者二十
有九文徒應前/未有官時雒陽賈人桑𢎞羊南陽大治孔僅皆併
[028-6a]
 白附咸議得罷幸咸自謂遇不减鼎祖然國未富而民先
 病笑咸在官若干年徒縻牢廪而績用弗成廷臣有欲烹
 其黨𢎞羊者帝晚年亦悔用咸猶未罷遣又學士羣議咸
 失皆願罷咸而後化可興咸自是稍引退云
  太史公曰白氏本出炎帝後戰國時有圭者最喻於利
  我嘗見闢孟軻氏成一志利民覆民是病古之利民不
  民之利而民自利利莫大焉咸通異是故自齊營民能
  用白氏斤斤使其君羈後之得其利者或寡矣嗟乎當
  咸遇大漢使勸其君除苛令調齊衆喊而無德之者庶
  幾鼎鼐之佐哉
  璞隠者傳為海虞繆仲素譔
[028-6b]
隐者䈬氏名𤣥玉璞隐自號也上世徂徠人戰國有仕齊
即墨大夫又為即墨人其始祖曰爅氏𣵀者隐徂徠山得
煉形術初煉体赤再而青三而𤣥其面老可鑑文有五龍
初生時筮之繇曰震水其相離火其光非青州黄𤣥
斯用章水石摩盪吸隂吐陽以相四日天下文昌厄
氏古用皴文塞而敞與勝氏同傷孰愈璞隐卒退于洪
叶/尨俊捏相倉頡氏制字太吴氏著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煥乎其有成章皆浬子姓也秦氏有由即墨隐泰山始皇
東封泰山遇其人爵為五大夫及坑焚旤作殃及大夫
子在宫襲封松滋侯惟用于刑俾議黥劓事時上愚視民
曰黔視松滋上黔耳炊滋之後曰瑜麋在溪賴尚書令僕
[028-7a]
薦引與管城子頴同升道亦不行蜀人揚雄氏居家習𤣥
學退而依雄雄上長楊賦非藉麝為客則不能見翰林主
人故推始終以客卿呼之糜遂隐于蜀子孫不聞有顯者
聞浮提國有分泒曰金胡氏汁洒地能幻文成字晋有九
子者與二陸為文字交然亦不利人人多利隂陽婚家時
祝辭曰九九子子生之松滋宜爾子孫蟄如螽斯至宋紹
興而𤣥玉始以璞隐自祕不知生父氏自云繆公子稱知
已繆築軒居之旦以其姓姓權貴人諧蒲軒爭欲致璞
隐璞隐終不起且曰吾祖由蒼頡氏召用佐功文明文極
而僿夫厭僿火嬴氏况又僿嬴後者乎予不隐其有不以
吊滕氏者品蒲成此予璞隐亦應祖繇晚年得道自詫曰
[028-7b]
 吾用物積多吾壽可以敵堅木矣入水不濡入火不爇矣
 得吾道者盖鮮矣李廷珪墨可以䚯/沐人水火不壞
  天史公曰上古有黑鹵氏涅出爅氏其黑鹵支乎中古
  抵竹君亦由召氏改墨氏至璞隐又昌蒲去墨氏其先
  雖爵顯于秦賤興黔等孰與無赫赫名帝皇世而功煥
  然在天下嗚呼璞隐用不用孫天下取舍不幸殘于㸃
  鈴窮于雕篆点伸矣乎始繇之見也璞隐者謂之隐
  無用文者非歟
   竹夫人傳
 夫人竹氏名茹字珍瓏自號抱節君其先為孤竹君之子
 曰智諌武王伐紂不聽遂不貪 周粟餓于首陽山且死
[028-8a]
召其族告曰吾不食死百年後當有不食飲者為吾女氏
以捄世之濁熱然未嘗如鎻子婦之其節也越干世
為宋之元祐年果生夫人夫人生而瘠如篾器成將作匠
之羅織巧慧其中玲瓏空洞無他賜又善滑稽圓轉雖與
人狎其情邈亦如木偶氏誚夫人者無螽斯分而善之者
則無内長舌之禍也嘗見聘趙氏子充家奴畜之豫章
黄太史庭堅聞其人作詩雪之以為憩臂體膝辱夫人而
况又奴之乎夫人亦犯而不校夫人自以家世素青節終
恥屈身于人鉛華縣枲弗之御矣荆棘簮之微一皆弃
斥由王后娦妃下至公卿百執事無不器重之召亦無不
往然所在抱節終身未嘗少汚其潔光是得長生久眎術
[028-8b]
扵羿娥氏用能辟榖遵引以應鼻祖氏之言其蹤跡詭秘
當炎而出方秋節遁去囊括其身自比維有甕人或謂尸
觧不知其終
 史氏曰荘周稱姑射山有神人肌膚冰雪綽約
 子夫人豈其流亞歟惟其辟榖不食飲故老不死人疑
 為女仙後人有見於葛陂者與壷丈人同蛻去云
  學圃文人傳
文人出蕭史氏生龍虎之阜髙居會稽之陽丈人生而機
悟絶人長而慷慨偉風度有治天下之才而不奸于仕晚
乃弃儒衣冠入道研窮至理又自理于畔以老圃為事抱
甕握臿不自以為築亭圃中既以字之人且以學圃父人
[028-9a]
目之怪而扣者曰孔子大聖嘗吏乗田荘周大賢嘗吏漆
園未聞以老圃為事如小人之樊而見絶于聖人之門文
人勃然曰有是哉彼有雖絶卿相桔橰于園幾于近各攻
治陳言腐滅歳絶不窥于園几于喪真吾幸免乎二者之
累園公圃吏為社為隣人無識我我亦無識于人烏知我
不如老圃與古光之至人扣者懣然欲退丈人復止曰汝
以予為圃人乎計告君以圃道也理圃者理天下之範也
圃而蔬茹出焉藥果實焉材木出焉凡地産之利無窮屈
焉一日不治則利盡廢可不慎乎哉噫吁嘻北客焉踐圖
而漆室女之為者長也扣者再拜謝曰始吾以丈人為
鈕丁不知其為有道人也野吏銕篴道人為録其詞為傳
[028-9b]
而又贊之曰
 樊須氏之儒叛教自愚子陵子之卿盜廉自汚吾非斯人
 之徒與其列禦㓂之居列子隱名曰/圃四十年漢番之徒也歟
  魯鈍生𫝊
魯鈍生不知何許人或曰東魯人也六歳善讀書日記萬
餘言十歳能為古歌詩長明春秋經學状貌竒古人以為
偉兀氏魯鈍生𥬇曰使余氏而域用法科才魁天下士一
日之長耳不幸生江南為孤雋落魄湖海間以任縱自廢
浙憲使者嘗辟生為書史生拂然也抱成案與俗胥離立
大官前非吾業亦非吾志遂郤余嘗解後生西湖之西東
湖之東與之登天日歴七十二弁之峰題詩絶壁工間逢
[028-10a]
山中異人讀之成撃節以為人間竒才也生酒餘必歌詩
詩之餘索余莫邪作君山古弄弄闋呼山童出拖凡錦
囊中宣和賜墨研銅雀甀瓦作涪州秃翁古木石及中嶽
外史雲嶠圖自謂在古無上人欲以貴富勢得之弗能或
遇江海竒士不需而乞與之生剛果廉直見人過不能容
或面折之有一善則又稱道不已其是非曲直之性頗與
余同故余在三吴山水間多與之逰晚年著書自號全馬
子有太平萬言書約余北上共余三史統辨陳 天子之
庭而予未果也今年春忽自葛峰來㑹余雲間曰吾將挾
吾人為太史逰遇偉人問余為誰余嬾自陳請子作魯鈍
生傳故余為之𫝊云
[028-10b]
 楊先生曰全及海内竒士屈指不能四三人其一曰茅
 山外史張公雨其一曰火癡子黄公望二人老矣晚得
 魯鈍生生殆明經不肯冒西俗舉性正矣及遇避又不
 肯諂事貴官盖高矣樂從余逰山水間適酒後吹鐵
 和古歌章狂矣而晚將獻 天子書陳天下利病成
 敗其䍒狂者乎
  慧觀傳
慧觀東越婦也家世業儒未笄時大父異其警悟授以五
行書長而益深其學推人貴賤禍福往往竒中中年家祚
落從其夫游江海間天亦儒家子得妻之術相與簾市肆
售其術問者則皆之慧觀氏慧觀清而弱日推言數人得
[028-11a]
錢給薪米即謝客過其門者莫不目而駭之余嘗與之語
而吴其人蓋非婦人也慧觀之言曰吾不幸形婦人以生
生而不能以婦人自處又其不幸也厘不幸而以生月日
為人言貴賤禍福是特以生吾之生不知生吾之生者果
何言取乎不然形吾累也然天固假我以形而實無形也
我以言而實無言也以言求吾猶索日于影况形乎且
吾之為吾亦非吾之所得吾也吾特吾之耳又不知吾之
見者有以吾之不吾者觀吾否乎然則世之罪我者固不
少於生我者也楊子曰婦人之言有是哉乎可以
婦人目之乎吾聞藐姑射之山在北海中有仙人居焉肌
膚若冰雪綽約若處子乗雲龍御飛龍而遊于四海之外
[028-11b]
火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山土焦而不熱不知溺我
者人有所謂水火者焉觀室處者也千里而逰蓋無一日
而不在水火中也不為其溺且熟其椉氣御飛龍而逰乎
四海之外不自千里者始乎乎吾以姑射之仙望
之矣居北海之中者彼何人哉
  葉政小傳
政字克明姓葉氏淮隂人自㓜警悟知讀書自奮拔既冠
以幸櫝充浙省幕史善建白論裁常依名節上官竒之至
正辛卯隨左丞孛羅帖木兒討海㓂壬辰侍平章伯顔帖
木征湖廣克池陽銅陵破蘭溪渠魁徐真一砦削平蘄水
賊巢屢𫉬賞給丹陽縣富民來章輸漕至蘭溪見政與語
[028-12a]
莫逆即以兄禮事之未㡬起粮赴[沔-丏+丐]陽泣别曰弟今濟大
江涉重地死生未可知兄平生篤信義願以資囊相托政
固辭弗𫉬俾章手絾藏之逾月章郷友朱讓率其奴來曰
章不幸入蓮臺湖遇盗死矣請其資囊政曰汝遇物于章
章未嘗語我我受托章義必質束氏明以付汝未以政匿
為已有銜之明政抵京口㑹束朱氏父子坐丹陽驛門啓
囊緘得錢二百五千緍黄金五十兩白金五十兩珠八千
粒衣帛有差歸之木又得錢五十緡黄金五兩白金五十
兩珠五粒歸之朱二氏盛其酒食以謝政不荅而去政居
軍中凡五年志心金榖遇有功輒驗格言諸上官上官以
其致力匡匛移文薦之授其官父季實從又蟾心前生元
[028-12b]
俱奉詔入覲季實授行宣政院都事蟾心授翰林直學士
有文集傳于家
  小鴉傳
小鴉者錢唐人姓張氏名訥字近仁其父某鄉校君性鯁
直面折人過無忌憚人呼爲老鴉舌訥性如其父又又呼
爲小鴉游吳出長紙書一通斧龯黄葉蔡偽王張氏欲官
於𢎞文竟拂衣去 大明天子遣使浙河招異等材訥在
選中凡二十五人至京師見 天子謹身殿各實封獻所
言訥笑曰汝輩封櫝上眠爲爛紙語不訥櫝在尺喙中
竟取决於 天咸咫尺下從則留不則還山也他言者出
訥獨後留上間留故訥曰請與主詳言首言太廟次千步
[028-13a]
廊成丁勞死事上首肻之杦後丁生還者若干人授官㫁
事張氏偽官沈善夏昱除官憲府訥聞即走奉天門下白
上曰沈夏亡國俘而置之風憲非惟辱法臣辱朝廷甚矣
上韙其論即黜退連百餘人銓吏嫉之調訥山東縣令上
嘑銓者爲曰汝輩雞狗忌訥在左側耶復改授御史後以
言中傷臺長請歸天目山上弗從令轉諌議官云
  雪篷子傳
雪篷子葉氏名以清字子雪篷其自號也其先京口衣
冠之冑宋未大父懋地華亭父鍈遂家焉篷貧而尚氣節
有古義侠風德清尉劉昶者聞其義聲訴以三喪不舉蓬
貸錢五千緡資之監黟縣伯顔調兵昱領顔行囑要子曰
[028-13b]
戰死母且老當往依華亭葉子顔果死一夕篷夢顔曰
老㓜難中請以為托越二日其妻子果奉母来歸篷老其
已母㓜其子已子淮兵入蘇守淞苗帥禁遁苗帥
史宋炳以鄭煥尹郡鄭欲火巨室黨苗者篷素與鄭交白
以大義而免持金帛詣篷謝者旁午悉拒不取鄭避篷尹
葉亭紿以父病辭及鄭以賂拜逮辜者六十餘人篷獨免
初鄭𫉬苗遺米與蓬一大舟不受轉以賑乏絶無斗开及
已時避地依篷者建德尹楊瑀平江尹貢師泰建德道
守毛景賢篷待之知平時男女踰室家期者為擇配瑀卒
囊無一錢篷殯𦵏如禮同門友胡方養疴同郡謝氏館方
無從歸篷其為粥踰月弗救具棺槨會親友籍方遺物咸
[028-14a]
歸其弟妹𨵿西趙反道逆旅來歸篷解衣推食閱四載病
期月餽藥弗怠浙省員外王國賢以囊橐留篷𫠦國賢死
篷以完封歸其妻子凡此皆近古豪侠之為也淮南左丞
史父辭篷諮議不起江浙辯章王公以省檄辟幕府亦不
起應南京天使訪賢人丘淞首聘其人終於不應事母極
孝母亡哀毁骨立晚年搆草堂萧之津躬耕在田公墾老
圃以自食其力不入城府者若干人當路重臣識與不識
皆暴之如古之云
 銕史曰漢𡊮析安陵富人之言曰天下緩急所望者
 獨季心劇盖耳王嫚罵安陵曰陽従車來一旦緩急
 不可恃吁義使之係于天下者如此太史民俠𫝊𫠦由
[028-14b]
 作也淞之大姓民武斷其里者主之後之靡耳烏有緩
 急所恃如心孟者乎若篷者亦淞之人負氣俠而亦庶
 乎心孟之流乎故予特傳之
  陶氏三節𫝊
三節者天台陶明元氏之子婦王氏淑盂女宗媛季女宗
婉也淑從夫宗儒爵封宜人至元丁未秋兵入台淑屬于
於𫝊姆曰汝以歸其父吾誓不兵辱即赴井死年二十八
宗媛適里中杜思絅思絅中流矢卒時姑喪在淺土夫又
未克𦵏忍死䕶兩棺為游軍𫠦執媛不受廹辱兵加刄脅
之大罵曰吾畏殺吾已去久矣諸速殺吾遂遇害年四
十宗婉適里中固本歸未一月兵至持一婢走池滸阽溺
[028-15a]
一卒突至引其曰妻我免死念無以自脱指其婢曰可
先妾之侯卒擁婢不爲備婉即投池死年二十二
 銕史曰方氏據海郡十年所陽浮受明命隂禁民母
 送任台陷日忿兵肆戬大姓女婦辱而驅之狗豕三
 節乃獨聚于陶氏一門貞白一志從客白刄之下丈夫
 士有不能焉吾聞明元氏嘗官有元閩檢校衣冠奕世
 以忠孝廉直爲家行配之元人出宗宗女趙氏也宜其
 教漸於宨諸淑者若此余傳之使来東國之風者得
 之足以光彤簡云

  䟦君山吹
[028-15b]
華亭沈生瑞嘗從余逰得畫法于大癡道人此幅蓋為予
作君山吹圖木石幽潤山水清逺人物器具點綴于豪
未者纎妍可喜瑞年未三十而運筆如此加之歳月其則
不在一峯丘壑者幾希矣抑余有感于是者予往年與大
癡道人扁舟東西泖間或秉興步海底小金山道人出所
製小鐵令余吹洞庭曲道人自歌小海和之不知風作
水横舟楫揮舞魚龍悲嘯也道人已先去余猶隨風塵澒
洞中便此竟與世相隔今將𦘕棄人間亊追逰洞庭儻
老人歌紫藟如道人者出懷裏間吾取其與明猗相樂
者引樂數杯據牀三弄遂與紫藟者終隐十二峯瑞能
之否至至正已亥秋八月中秋日
[028-16a]


 東維子文集卷之二十八
[028-16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