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九靈山房集 > 九靈山房集 23


[023-1a]
九靈山房集卷之二十三
  鄞㳺藁 男戴禮叔儀𩔖編
   墓誌銘 從孫侗伯同編
    王先生墓誌銘并序
王先生諱士毅字子英其先秀州人宋天聖間始迁
紹興之餘姚累世讀書為行為士大夫家渡江以来
官王宫及太學者相望曽大父諱獻臣大父諱奎父
諱賚皆蓄徳不仕而獻臣有文藁行于時先生天質
秀敏自㓜出㳺學輙與凡子殊長益挺然欲以才諝
自見稍試芦花塲典史既而不樂為即拂衣棄去向
南山而卧扵是縦學無不為詞章務出扵已不肯
襲陳蹈故以随人之後聞戇菴黄公講道慈溪之杜
洲遂徃之益知道徳性命之奥自是學愈粹而行
愈髙貴人有欲強起為禄仕者先生確乎不少動
[023-1b]
𨼆居鄊之上林環堵蕭然充自得雖簟瓢屢空妻
子清坐相㸔亦未嘗有憂色鄊之人咸徘頋慕凛
然異其為人以之革心易貌者至衆鄰有栲峯岑君
先生友也素以氣莭相髙毎當月夕風晨必為之握
手欽欷行㳺湖山間或臨流飲酒或登髙賦詩有夐
塵之思焉先生晚益嗜酒與𫠦過逢飲竟日夕不
厭家以匱乏告則𥬇曰我道固尔也平居好誦陶靖
莭詩愛其風致絶人有陶潜千載友相望老東臯之
句而自署其號曰東臯䖏士云娶晏氏宋元獻公之
七世孫生子男三曰在曰珪曰坦在有學女一嫁為
士人妻先生以至正丙申九月十五日䘚年七十二
䘚之年某月日𦵏于梅川鄊石人里先塋之次予東
㳺海上在来徴墓銘為閱状而歎曰詩云衡門之下
可以棲遲國朝之盛也文武並用人才軰出可謂野
[023-2a]
無遺賢矣猶有𨼆䖏衡門如王先生者乎乃為其銘

辤必已出陋剽賊也學根道要愧葩飾也化冾乎鄊
閭行之積也舉世溷溷獨予激也之死不易心有𨼆
徳也刻銘墓門徒者趨而車者軾也
    元中順大夫秘書丞陳君墓誌銘并序
元有循吏曰陳君文昭而今亡矣其孤汝賢持烏本
良先生状来言扵予曰先人䘚且𦵏不肖嗣以
不易未及徴銘扵當世立言君子凛乎先徳之日就
泯𣳚是懼惟夫子圖之乃退考其状及𫠦嘗知者序
列而銘諸君諱麟文昭字也其先閬人有諱堯叟者
與其弟堯佐堯咨俱遷相州堯叟之後為閩王參軍
記室子孫散居閩之福清後又自福清徙温遂占籍
焉曽大父傑大父楠皆𨼆居以終父珤泉州市舶司
[023-2b]
吏目以君貴贈承事郎同知温州路瑞安州事母毛
氏贈冝人君天質警敏自㓜躬孝踐行屹然如成人
瑞安公有疾君侍湯藥不觧帶者十有四月迨革復
刲股和糜以進乃尋愈後舘君哀毀踰莭家有遺
資則取以與弟妹寸田尺宅無入已者以故貧
益甚晨昏不具饘粥然氣自振為司縣小史數
以直言上官或咎君君𥬇曰我志豈𫠦知耶
南溪父相問已𫠦宜相者謂曰公當以經術進
髙科可芥拾也君聞之心喜遂一其志扵學時年巳
三十積數歳兩試江浙鄊闈不中因㽞呉教授呉中
子弟而户外之常滿至正甲午以易經貢春官廷
試對䇿百餘人君獨指斥時事無𫠦𨼆或疑其過直
君曰今天下多故使吾言得逹上聴雖得罪死無憾
也㑹掌文衡者亦欲甄㧞直言以厲其士氣遂寘君
[023-3a]
乙科授承事郎慶元路慈溪縣尹自元任吏事吏毎
弄威柄弊乆難革君至求縣之寓公與士大夫
之賢者即其家問事父老来見亦時時語次尋繹鈎
其隂伏以相參考又放古為缿筒虚中而穴其上置
諸鄊校今民有𫠦欲言投書其中而削其主名由是
縣大小事無不周知吏大驚以君盡得其受取請求
状噤不敢出一語惟抱文書呈署而巳時属兵興郡
縣誅求急星火而上之賦下又徃徃扼扵豪右莫
克均齊君乃亟取其産而分計之苐以等級榜諸通
衢仍選士民開敏有才者二十餘人分任以事務使
均其𫠦出豪𨤲不敢有𫠦重䡖民之趍事者皆曰縣
大夫神人也環以相告貢春茶有司並縁為姦利
君計其常額以平價市之比舊十减九後遂以為法
縣之鳴鶴鄊有界唐在餘姚界霖雨至鄞江之水輙
[023-3b]
衝潰唐唐潰而鳴鶴沼矣君乃去唐五尺許楗木籠
竹加土築之而甃以石使民無水患是鄊瀕大
海亭煮塩輸兩浙轉運司或鬻則杖而以徒
甚苦君言扵司聴民相貿易亭始便安之宋楊大𨼆
有道之士也墓在南山下為里人夷其封𣗳藝麻麥
其上君為正其塋域植碣表其墓淮冦䧟湖州𫠦在
繹騷有朝令郡縣團結義民以自守君曰教民
知𢧐古法也乃親閱丁壮教之擊射坐作得干人
用司馬法立隊伍分𨽻左右諸鄊日夜部勒無不精
練而且申以條教與衆為約置耳目手之人以公
其誅賞立三等九則之法以通其財用行之境中悚
然畏服有豪蘇姓葛姓者怙𫝑奪取民財陳姓亦
横恣無比則捕致諸獄瀕江南岸曰網灘惡少年
嘯聚徒黨為盗則𥆳士䘚擊磔屍江上鄞縣之夾
[023-4a]
唐有𠟵賊傅舎者亦時出為近縣害則潜引壮士格
人因盡之斬以徇自是暴者消寃者平逺近
愚民無一犯法者君以古者黨正族師閭胥比長皆
輔成王化以教民今民有小事不至公庭則命鄊
正䖏决上下相維情不可𨼆䘚使鄊之大小偷皆自
首歸其物奪人婚姻田宅者皆實自新及有父子
兄弟夫妻婦姑之不相者亦莫不交責改行長老
以為自開國以来治慈溪者莫能及四方名人鉅公
聞君治化日行徃徃自逺来依君待皆得其心浙
東戴僉事按治四明適副閫帥者横甚至刼之兵且
欲執以逞戴窮蹙歸君君納而禮之帥亦直君不問
進士董朝宗病且死託之以後事君為殮𦵏仍率義
士助田三十畒扵是警報日聞䑓省亦欲𠋣君為重
陞浙東副元帥領慈溪縣事如故君以𫠦在州縣
[023-4b]
多䧟𣳚方欲與民相保障以俟天下之㝎俄而方左
丞駐兵郡城單徃謁方忌君㽞之不遣或君潜
歸為自守計君不忍危其民即盡散其兵為農方以
君既𫝑失陳兵脅之君正色曰吾先朝廷不可以兩
虎闘故身以至殺我非男也方愧悟謝過然䘚置
君海上之岱山比行父老送之出境遣去不可皆泣
曰柰何舎父母乎君至岱山即着道士衣冠而舎其
宫治田葺園種牧以為食無纎毫芥蔕意後仍詒以
疾𠋣杖蹣出迎客方使人覘之益不疑君以海
鄊僻陋為興岱山書院嚴師弟子之職暇日復與其
里人聚石為䑓陳簠簋爵斚盛升降揖譲如鄊飲酒
禮父老見而榮之争令子弟為學變其習俗且名其
䑓曰陳公乆之益親信君事有不平俟君一言而
觧頑民亦知敬惮諸山酋長掠財物于外輙戒其衆
[023-5a]
曰勿登此山有陳公在也巳而朝廷起君户部主事
佐尚書貢師㤗徃理福建塩賦尋改温州路瑞安知
州君度不行俱以疾辤丞相河南王緫戎太原承
制授君中順大夫秘書丞亦不赴君㽞海上十載
移郡城又三載而版圖内附扵是南㳺閩中未㡬竟
䘚閩之寓舎越數月汝賢扶柩歸温卜𦵏永嘉縣赤
唐原先塋之次君生扵皇慶壬子九月十七日䘚扵
洪武戊申九月二十日次年十二月乙酉𦵏之日也
配毛氏封宜人子男四人長曰汝明早世次曰汝賢
即請銘者曰汝翼㓜夭曰汝弼女二人長同郡項
恕次在室孫男三慶童鄮童善童孫女一君愽學彊
記扵書多𫠦考論而粹扵易平居貞直寛恕淡然
無𫠦嗜好衣布衣如錦繍㗖糲食如梁不求𤰅扵
妻孥不致嗔扵臧𫉬不忍劳其下室無侍庫無㽞
[023-5b]
資父有飬子為君兄既沒蓄其子知己子䡖財重義
徳冾扵戚䟽其在官剛毅發而有為不阿上官不
承風而虚心下問謙謙受盡言與人交䔍扵故
舊然性公直凛焉不可干以故其生也見者無不
愛敬死之日聞者莫不哀焉海内兵起生民𡍼炭元
之守令扵是為難君與紹興路録事司逹魯花赤邁
里古思餘姚州同知秃堅皆練民為兵守要害以禦
暴立保障以生聚境内之民頼之以休息然彼二人
區區不量輕重搆怨強臣刑戮不旋踵君獨善䖏
姦免禍亂世生有荣名死有遺愛庶㡬㢤古循吏之
遺風矣銘曰
元季世兵四猘有令如君民乃愒曳儒提将符姦
䆒劻勷伏以逋彼嶪嶪此帖帖坐堂弹琴仁化冾名
之馳忌之歸海酋擅命矰弋機才不及究而老吁其
[023-6a]

    真逸䖏士夏君墓誌銘
四明夏璜将𦵏其父䖏士君前事之月以凶服蹐予
𫠦舘匄文其冢上之石且曰吾先世居郡東鄞江上
單宗弱㣧㡬不能家吾父蚤即慨然思嘗語人
曰吾世浸衰吾不服勤自立不名為人乃度㝎川
之白砂舟車輻輳可以治生植資遺因挟其仲及季
俱徃心經意緯勾檢胸贏不數年間遂甲諸室扵是
即𫠦寓為廬舎以迎吾祖徙家焉于時兄弟八人方
散䖏兩縣間吾父不忍骨之分異乃益大其居宇
為聚族計而伯氏首挈妻子以至同室而居同㸑而
食盖雍雍如也吾父善䖏倫理而孝友本乎天性苟
父母之𫠦愛雖己甚惡必致之父母之𫠦惡雖已甚
愛必逺之起䖏云為不以已一扵父母而巳事其兄
[023-6b]
如事父閫以外其行不敢有出焉事兄之妻如事母
閫以内其事不敢有焉以愛已之心愛諸弟以字
已子之心字兄弟之子女弟適人而早寡有子方稚
則悉取之来撫之終其世其扵鄉黨州閭有無通之
休戚共之而飯飢寒藥病槥死䘚有常度由是譽
聞日著諸公貴人欵門問勞頋不可強之仕郎薦
集賢院聞而嘉之為錫其號曰真逸䖏士云生扵至
亥十一月八日以至正乙巳二月二十日終于
家𦵏鄞縣十都徐嶴之原吾母包氏生子男二人長
曰璜即吾曰璇其弟也女三人適李進李順徳其一
未行孫男復謙孫女尚㓜予曰世之大夫士恒喜譽
貧而詆富嗚呼冨豈可詆也㢤書曰既冨方穀又曰
資冨訓則冨者固𫠦以為善之資也而豈可詆也
㢤今䖏士既資冨以為善而其二子又方知崇父
[023-7a]
徳匄文以圖長存可銘也巳䖏士諱榮顯字仲和祖
諱祖貴父諱文華妣陳氏銘曰
古有經界井地以均家旣有飬亦富于鄰後世法壊
歉日分不䖏乎㤗濟夫屯故䖏士利而骨
其義閭里厄貧而䖏士施其仁吁嗟乎後之人尚
勿踐其穴與墳
    元故冲玄䖏士羅君墓誌銘
至正癸十一月丑冲玄䖏士四明羅君䘚年八
十後二年十一月丙午葬于鄊之鳴鶴山既𦵏其子
康乞余銘其墓余以不敏譲而康之請益力曰無銘
是無諸孤也乃為退考中書左丞危公素𫠦為旌門
記及御史中丞月魯不花公翰林承張公翥翰林
學士張公以寜秘書少掲公汯𫠦為詩序采掇
其世次行事而銘之䖏士諱世華字明逺集賢院檄
[023-7b]
爲冲玄䖏士其姓羅氏羅盖世有衣冠歴漢魏晉宋
仕者不絶唐之季年有爲鎮海軍莭度掌書記者曰
𨼆以文章莭行爲世曰士𨼆盖虎林人其子鎮東莭
度推官曰塞翁攝四明之慈溪今始徙家焉塞翁之
後曰明復曰謙嘗中宋嘉禧四年淳祐六年進士苐
扵䖏士爲髙曽祖有曰綱者家饒扵財樂善好施與
敬愛之爲衣錦居士䖏士之大父也曰善卿
者恭儉朴茂而敬宗睦族理家恤鄰具有莭法䖏士
父也善郷有子五人長即䖏士次曰世英曰弘恵曰
天錫曰世昌皆以髙年聚居扁𫠦居堂曰春風深衣
幅巾蒼顔白髮望之如列仙浙東部使者以五人之
夀上其事于 朝請旌異之而復其徭役亦既報下
如章而鄊之好事者復用洛社故事繪以爲圖
温州路照磨間携至輦轂之下一時公卿大夫咸賦
[023-8a]
詩題詠𫝊中外嗚呼盛矣䖏士體貌魁髯秀
整而孝友之性本乎天質事先府君謹甚凢其志之
𫠦欲爲必順而服行之無𫠦勉強即不欲者不使纎
芥置諸心然内而家事外而公役侍側無虚口先府
君年考益髙而以禮自䖏爲時善士晨昏之助爲
多其後䘚且𦵏䖏士結廬墓左且穿旁穴以待他日
𦵏焉曰古有廬墓之禮吾不忍以死生異也其待
諸弟極和孺之情事有難䖏一以身任而不使之
知母夫人死時季弟方晬䖏士扶持保抱至于成人
及接諸子姪未嘗有疾言色或不可其意則引咎
自歸期扵感化子孫五十餘人至今無一人酗酒爲
不律事家教使然也至扵遇姻族䖏黨里亦皆盡其
恩意飢饋之粟寒遺之衣以爲常鄊有獄訟有司
𫠦不决者䖏士片言拆之即刄迎縷解恱服而去
[023-8b]
里多鹵丁户或窘乏不支䖏士輙資以巳力公
頼焉平居謙恭信厚寛而有容雖臨大事遇急務亦
儼然自不少有動于中其徳量邁世標望絶人士
大夫毎舉以厲其士俗至䘚之日聞者莫不哭泣
相弔曰世豈復有斯人㢤娶同邑朱氏先䘚童氏
俱有婦道子男六人長曰次曰芳曰益曰恒曰
其一即請銘者女三人長適㝎海陳均和次適鳴鶴
塲司令同里方景良季早世長女朱𫠦出庶出
餘皆童氏生也孫男十三人孫女九人曽孫男三人
余頃北㳺京師徃還東海上求䖏士之廬謁焉而䖏
士之死乆矣然見䖏士諸弟及其子姓干人皆恂
恂雅飭恭謹有禮而仲子益紹徳踐行綽有父風
嗚呼䖏士可謂化行扵家以道始終者矣銘曰
東海之濵是生俊人髙冠岌岌傴以身有徳有年有
[023-9a]
子有孫有弟合食義且仁乃降旌書爛其盈門
孔播行亦尊一朝死矣日逺而湮我作銘詩永其聞
    元贈亞中大夫台州路緫管追封延陵郡
      侯呉君墓誌銘
至正乙巳余由海道抵京師問舟于四明始入國
士有呉瑛者執雉請見出當世名公卿𫠦為文一編
志其家之五世同居事甚予得而讀之固以知其
世徳之深厚矣後一年杭海南還復舎瑛旁近地而
瑛以先府君墓銘請復閱家乗行牒益知其教忠之
報不可重誣也呉氏世為桐廬人後遷明之鄞縣有
諱升者登宋大三年進士第累贈中大夫生子五
人俱以科苐𩔰其季秉信官至中書舎人兼給事中
吏部侍郎逮事徽廟歴髙孝二朝自是子孫世其禄
百有餘年衣冠相𫝊為鄞著姓至諱澄者始自鄞徙
[023-9b]
㝎海府君之大父也澄生大尭是為府君父大堯無
子以方氏子入為後是名来朋即府君也呉入國朝
無仕者後以府君仲子璋貴贈大堯朝列大夫同知
温州路事都尉追封延陵郡伯府君亞中大夫台
州路緫管輕車都尉追封延陵郡侯府君字友文自
㓜禀性㳟謹而孝弟之行不勗而成事温州府君無
違志遇親舊接黨里周而有恩姻族之孤寡以田給
之里役之煩优以財助之綱維其急難而剖析其是
非一鄊之内不懼扵有司而懼府君之一言年㡬五
十遂韜光飬晦不復有志扵當時卜鄞縣桃源之
栖山以居日逸人逹士盤旋山水間窮深極宻
将終身焉扵是有子三人俱有仕資一日命之曰吾
其老矣尓三子者冝及時自厲出為國家致分寸力
而父不效也璋乃奉命北㳺 帝都起家廵防百
[023-10a]
户𥆳運中原䧟紅巾中莭弗屈四載朝議嘉之擢
海道運粮千户其後海運有功 制陞海道都
萬户𬗋衣金符隮秩三品而䘏典荐光昭二代嗚
呼此可見其教忠之報矣府君生扵元貞元年二月
七日䘚扵至正十七年四月九日踰月𦵏鳯栖山下
娶同郡張氏有婦徳先七年䘚追封延陵郡夫人
孫氏亦封延陵郡夫人子男長曰珪平江路呉縣主
簿次即璋㓜即請銘者台州路天台縣尉嘗縉紳
諸老㳺有學行女嫁邑人鄭信皆張夫人出也孫男
六懋和懋功懋徳懋信懋中懋昭銘曰
生不禄食死有侯封天雖嗇乎其始而扵其終也豐

    元故䖏士唐君墓誌銘并序
䖏士唐君既䘚之二十有八年其孤賔元謁予錢唐
[023-10b]
寓舎乞文以掲諸墓且曰先君之棄代也賔元方在
髫㓜孩甚駭莫省𫠦圖後逮事諸父始聞述其遺
行以教盖七就學操觚櫝如素習而秉志不凢動
異群兒大父愛之甚毎撫其背曰噫我祖父以簮纓
遺胄而濟其徳羙頋幽而不異日亢吾宗者不無
望扵是子也伯祖知州府君殊斳許可毎見即竒之
曰唐氏世㣧在此而巳既長益耽扵學有進取長才
父乃命之㳺京師挟竒䇿以干諸公貴人時以母體
乆羸不欲行迫之乃浮海而北渡黒水洋至登莱界
天忽反風舟南漂三晝夜夢𥧌中如見母遘病有忍
死待兒之語驚起覔𫠦在則舟行巳近家即登岸馳
視之而母果病遂泣禱上下神祗得尋愈天相孝
道彰彰如是也又嘗侍母氏有聞如諸父之謂且具
教曰汝父自海上歸益無意仕進獨脩其政家庭間
[023-11a]
其事父母愿而和敬而順毎遇盛怒必下氣低顔微
言以悟之兾得其心乃巳其待兄弟温恭友悌雍
睦恵諧五服之中雖或分門以䖏割户以居而必親
必愛不翅同堂其在閨門媟慢之氣不形忿
色不兆為夫婦十有餘年賔而禮之嚴君焉又泣
謂曰汝父行不扵神明徳不愧扵士𩔖而竟止扵
是豈食其報者在汝後人耶吾自汝父死毎鬻簮珥
質裳衣延師以教汝使汝兄弟不失身賤夫奴𨽻之
為者知汝父之有子也及汝之子長吾復𥆳汝教之
如吾之教汝者如汝父之有孫也吾雖不能必汝等
之成立然必汝父之有後也汝冝知之賔元泣而
識諸心不敢忘惟我先君有徳有行而不肖孤不
以盡知𦍒而有聞扵諸父與母氏者又不得令辭以
登載綿歴年以至于今而猶強顔斯世者何如人
[023-11b]
也先生言可垂後而志在恤孤其尚有以盖覆吾唐
氏也㢤敢固以請予謂賢者貴而仁者夀天之道也
䖏士君冝貴且夀而䘚虚其應天道之難明也嘻乎
甚耶遂悲而受其辤䖏士諱榮祖字景輝其先蜀人
與子西先生同譜系因仕徙汴六世祖百二居士復
自汴南徙即四明之㝎海家焉曽大父諱惟忠大父
諱霆之父諱茂宏娶姜氏有賢行寡居㡬三十載大
莭皎如颺于姻族生子男二人長即賔元次曰璲賔
元璲之未生也䖏士嘗抱㓜弟以為子命之曰珎三
人皆知讀書勵行有䖏士遺風女二人長姜賔和
王子志孫男三人曰文與曰林曰太平孫女二
人俱在室生扵元貞丙申八月二十二日䘚扵元統
甲戌十月二十八日年止三十九墓在家西一里許
古唐村之原銘曰
[023-12a]
豈才之劣而不𩔰榮豈行之愆而不乆生彼皆
慶此獨厄扵命爾子爾孫其尚俟夫天之㝎耶
    鄞沈明大墓誌銘并序
明大既䘚之明年其婿唐轅代致孤子源之言曰先
人生無聞扵時死宜得銘以𫝊而世之知先人者復
鮮先生愛轅以及源且重知先人則先人之緒言遺
行将先生是託惟哀而執筆焉予徃㳺東海主㝎
海尹汪君以敬時轅與源俱受業汪君之門而明大
未之識也其後明大延致汪君于家俾子婿以䘚
業予始因汪以徃謁明大明大為之刲羊釃酒縦飲
盤𨼆軒或擊𦈢而歌或拂衣而舞有恋恋相合之
情後二年汪君既𣳚予徃明大問訊焉而明大亦死
矣嗚呼其忍執筆而銘諸明大諱輝卿姓沈氏其先
呉興人有諱陵者呉越王時官四明遂家焉五世祖
[023-12b]
清遐居士文彪以奥學峻行與楊文元公爲忘年交
嘗别築亭舘招文元道其中命子民獻壻劉厚南
執經座下更相問難而髙風逺韻萃子一門曽大父
𦬊鎮江府教大父槱孫父如翁皆䖏而不仕沈氏累
世冨饒至明大而家益落明大削衣貶食以度艱虞
儉設薄施以致充中年而降益大治園田耕稼以
無捨巳爲人意人有之仕則辤語之以𨼆徳
則諾一日源将禄藩閫明大斥之曰吾家以詩禮
相𫝊棄儒而即吏非吾志也立止之惟教之勤儉艱
苦曰吾貧時與汝母飬吾親皆躬操井而不爲勞
汝忍忽忘以求逸耶明大自奉雖甚嗇然遇人多恩
有餘財間以周親舊之急而最喜與賔客故人相娯
樂其有過逢輙相飲酒即慢歌江左諸賢詩詞
蹲蹲起舞連日夜不厭平居質直不阿人有過恒面
[023-13a]
折之苟得一善亦唶唶道不已以故莫有怨嫌之
者扵是變故日臻情煩思擾但語身世事輙泫然流
涕盖乆而成疾越月遂䘚明大生扵 庚戌九
月十九日䘚扵洪武巳酉三月七日以某年月日
𦵏于某鄊某原其配唐氏有婦德子男二長即源次
女一嫁轅配之姪也孫女二俱㓜銘曰
惟沈之宗實熾而昌至于清遐事文元以彰其子其
壻理學則紹伊清遐之教文元之道明大之生遭家
爲瘁爲艱以有衣食迨至末暮纂序清遐乃延
碩師以㳤其家曰源曰轅亦克明大𫠦立千
先有耀猗歟明大宜𩔰而既明且慎䘚䖏以蔵善
積于躬澤及其子沈之有後庶其在此
    元江浙行樞宻院都事劉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天祐字祐之姓劉氏其先山東人也後河南
[023-13b]
之杞縣六世祖興仕宋髙宗渡江居于杭故又為
杭人大父汝良宣徳郎判登聞皷院父元龍君生而
凝重不好戯弄父死時雖甚㓜已自卓立如成人
𦵏父䘮及大父母䘮之未舉者人謂劉氏有子矣其
後稍事生業家益乃痛念父不逮飬而一其孝扵
母飲食供奉惟母之𫠦嗜外祖母寡居浸老君迎飬
于家𣳚而禮𦵏之凡𫠦以安母之心者無不至一日
君失配偶内雖甚悲悼而外無憂容曰恐傷母心也
及母䘚君持䘮盡禮比𦵏有双巢墓上乆而不去
盖孝感𫠦致云君蚤先生學縦觀經史渉獵
諸子百家為人質實無華恂恂畏謹甚其接親戚交
朋友一本扵誠敬而遇鄊曲有恩人有質錢者乆
而子本俱不償則取其劵焚之君蚤食禄于時後以
母老棄不就年将七十始因子貴封仕郎江浙䓁
[023-14a]
䖏行樞宻院都事踰年遂䘚至正二十三年十一月
三日也得年六十九䘚之明年三月壬午𦵏錢塘縣
㤗鄊配陳氏先十四年䘚追贈宜人與君𦵏同
竁子男二人長文徳仕郎福建等䖏行中書省左
右司都事次文質兩浙都轉運塩使司書吏女二人
呉興沈佑滎陽鄭友仁孫男七人曰中曰申曰本
曰用曰庭曰庶曰永中慶元路儒學教授申汀州路
古學録餘皆未仕君既𦵏中以都事君命持嶺南
肅政㢘訪司知事王魯之状授予曰求爲銘銘曰
行孝而敬學擅而正之傑鼎不拄車筐不持廬
頋孑孑惟徳之肖惟忠之教啓後烈國慶既施
命服有輝亶昭晣我作銘章以賁其蔵爲善者之

    玄逸䖏士夏君墓誌銘并序
[023-14b]
君諱榮逹字仲賢姓夏氏四明人自少懐才氣不
肯受人侮辱轢蹙然家故貧又無資地可以圖進取
一日歎曰與其進退皆困莫擇一要津爲貨殖謀
𦍒而遂我志可舒乃以㝎海之白砂爲宜遂自鄞縣
徙居之其地當海舟泊歩䖏而絶海之商通蕃之賈
徃徃貿扵此君爲之數年泉餘扵庫粟餘扵
㝎海之言富室者歸夏氏君扵是益大治廬舎中爲
奉親之堂而虚其左右諸室以俟兄弟之合居仲兄
季弟合居巳日乆而伯兄亦挈妻子至女弟適人
早寡一子在㓜俱取之来一家之事身任之無巨
細其有費䖏分者亦毅然竟徃不見有顔色曰葛藟
芘其本根况人乎父嘗醝事吏讞乆不
白君泣愬有司即平反以出又嘗爲郡司稅曹氏𫠦
搆且誣伏君百計雪其寃不克曹盖西州巨家在位
[023-15a]
者多向意助之一家盡駭君曰無苦吾弟愬之肅政
司父枉可伸既而果然曹亦以是黜郷民有以鈔法
收者吏受賄聴其偽指君以次兄亦在株逮中為
白諸上官即日釋去里楊姓為鄰仇中傷當坐君盡
力直之李氏孤貧而願學君育而教之林婦病亟當
服參附靈砂諸貴細藥而無資以致君出𫠦蔵濟之
君讀書雖不多然雅敬賢士夫而聴其話言子
必延名師儒以教雖臧𫉬賤𨽻亦委曲嫗喣得其心
平居和易恭謹恂恂如懦夫至其為義則踔厲風彂
勇不頋前後其𫠦𣗳立殆不可及集賢院聞而嘉之
為錫其號曰玄逸䖏士祖諱祖貴父諱文華皆有𨼆
徳娶蔡氏孝順祇克為君配子男一人曰琛女五人
長適王牧次適陳関其餘㓜也琛有孝行屢嘗刲股
巳母病昆弟八人君扵次為第四皆僇力起家而君
[023-15b]
之功居多生扵延祐甲寅十月五日䘚扵至正
八月四日以癸十一月十九日𦵏鄞縣界中蔡氏
後十年亦䘚與君𦵏同穴嗚呼世之人當父兄安居
無事時亦孰不以孝弟称㢤然一旦遇禍患落䧟穽
不能一引手救反煦煦孑孑以相咎者有矣此其齷
齪無為視父兄如路人聞君之風亦可少愧㢤君前
時遭家之困急扵自為故𫠦就僅如此使其出而為
人取一城一障乗之則徇忠報國以敵愾扵當時者
要必大可觀矣惜乎才不為世用志不行扵時也君
䘚之千年琛以其師陳剛之状徴予銘遂銘之其
辤曰
貧不奪氣富不失義維士之雄踣強折姦䘚直其寃
乃才之充及至守身卑譲肫肫何行之㳟我作銘誄
以載厥羙垂之無窮
[023-16a]
    故翰林待制致仕汪君墓誌銘
前㝎海縣尹翰林待制致仕淳安汪君既䘚之明年
其子循属君之甥俞考次君之官氏邑里與其
行事之實為状以書来告曰先君之𦵏既得日月不
可以不銘銘之莫如子冝孤也敢請盖予嘗由海道
徃山東候海風于鄞君時治㝎海朝夕過甚相好
予後復客鄞而君之去㝎海已乆鄞之人談君之政
猶亹亹不釋口君者非獨平生之舊可哀而其為
政扵㝎海者皆宜見扵予文冝其来請扵予也乃為
誌其墓而銘之君諱汝懋字以敬其先歙人唐忠武
将軍越國公之子廣睦之青溪今淳安縣也曽大
考南強宋户部架閣官大考夢發考斗建倜儻有竒
志在京學嘗率同舎生伏闕上書攻賈似道誤國至
元内附蛟峯方公講道石峽書院君自㓜端謹不
[023-16b]
好戯弄而警敏絶人讀書數過輙不忘稍長呉朝
陽夏大之洪本一三先生學治經後以春秋試江浙
鄊闈不售僅中庚寅乙榜考官桞公道𫝊有遺才之
憾特薦君行中書授丹陽縣學教諭再調青陽㑹壬
辰兵起率鄊兵捍縣境平章月魯不花児公統大軍
至以功舉陞鄊郡教授僉憲哈刺忽公又舉充浙東
帥府令史副都元帥伯顔不花的斤公又舉攝鄊縣
不欲就元帥公素竒君謂曰親老頋擇禄耶君
矍然起就之後調将仕佐郎浙東帥府都事未㡬授
登仕郎慶元路㝎海縣尹兼農防禦事居位伍年
乃以老病乞致仕守不即扁舟宵逝朝廷嘉之以
前軄致仕階文林郎巳而版圖内附君間関歸故里
明年己酉七月十有六日以疾䘚于家享年六十有
二某年月日𦵏某郷某原君扵書無𫠦不為文章
[023-17a]
操筆布數百言立就事父以孝聞為人恂恂蹈規
矩持已約而㢘與人交盡其義或有𫠦不合遇之無
薄居官一以樂易為務而按姦發伏世吏莫
御吏不察察然終任之間不使得一錢扵刑寕失
有罪不肯法外傷人扵賦歛度民𫠦當輸乃與為期
㑹未嘗取疾争先其為民興利除害嗜欲疾痛之
在已𫠦至必以教飬為軄業始任丹陽復侵田一百
八十畒脩先聖廟建先賢祠宇作禮器與其邑人春
秋釋奠興于學其在浙東在鄊縣皆有聲浙東以慈
恕蕳静賛上官釋温慶之民誣以盗者數十百人
鄊縣甲民誣乙民聚衆為不守檄君覈君還力白
其實非守是君𫠦白縱之乙徳之曰非汪公吾属
如何矣在㝎海時益以禮譲化其民民有兄弟既分
而復合者有譲争田而不取者亦有婦其夫以和
[023-17b]
義者君皆造門奨厲不使有𫠦懈他郡富人僑居縣
南鄙同邑子盡殺一家而以其貲去乆之罪不正逮
繫且百人君驗治三兒盡得其𨼆伏殺人者論死
餘皆釋不問有盗夜刼民財民疑其鄰愬之官君時
適公出其僚鞠鄰使當罪君察其寃為變其獄辭僚
恚出語訕君君不為動既而鄞縣𫉬真盗事遂白民
有酤醸佃人家佃人夜歸以杖擊其壁壁壊甕
𦈢盡傾壓酤醸人亟起護其器偶中擊即死縣議以
故殺君容一言使實得减死論一嫗有布在機
夜失去嫗愬外人盗君徃視之獨鞠其婿使首服後
果得布人問之君曰吾視其竇不可以容人而室中
他器無𫠦取故知非他盗聞者皆歎服縣多虎或入
市郭為民害君齋戒禱之神明日衆見虎浮江徃他
境嘗宿南鄊廣嚴寺聞虎咆哮君衣冠夜起檮之如
[023-18a]
前時詰朝有樵入山見虎伏地卧集衆逐之乃死虎
也事𫝊京師翰林丞旨張公翥為作賛比旱君行
赤日禱鴈潭見𩀱鴈飛舞導前有雲勃勃起潭𫠦雨
乃旋作後復禱十龜潭有龜浮水出其雨亦大至君
之為政𩔖如此娶方氏贈恭人子男三長曰復出為
伯父後次即請銘者季曰徽女二人長適方翊次適
胡斌孫男二鑄鉦孫女二俱在室京學公無子晚
始得君當君未生時嘗抱胡氏甥㑹之為之後㑹
之又無子因遂命君後之君以父命事之如親生其
後㑹之欲正其昭穆乃為文嘱君俾復為兄弟君泣
拜巳謂諸子曰終吾身以父事之死後正名可也故
當属纊時始命子復後㑹之天倫父命庶㡬兩盡之
矣君𫠦著書有春秋大義百卷深衣圖考三卷禮樂
㓜範四卷善行啓四卷歴代紀年四卷山居四要
[023-18b]
四卷遯齋藁三十卷蔵于家君之𫠦立可謂有古
君子之遺風非耶然自頋利冐耻之俗興士多矜智
飾名譁世以取寵行已居官一切事空文而不忌
嗇外内蒸蒸徳譲如君者世固不之貴而亦
知之也故扵君之事予喜為之見扵文使後之
知君者得覧焉其銘曰
神徂聖伏道乆士俗靡靡日以卑外固藩飾内則
非謂名可盗世可欺衆方慕效君獨違頋取弦歌化
海陲棄斤斧引纆徽窽實靡訂識者誰有儒一生
心獨知為編墜行銘詩聲名自可百代垂噫君雖
死其何悲
    明故太素䖏士趙君墓誌銘并序
太素䖏士趙君既䘚之始年其孤致書鄞江之上而
泣告曰先人有遺言焉我死必求戴子銘戴子吾姻
[023-19a]
婭也知之為最深其銘我為冝予受書而長慟盖乆
而不忍措一辤也巳而
召命逺臨有司交迫上道甚急其孤復俾吾兒来促
銘且曰不得銘則不肖孤隕命扵先人無以畢兹窀
穸之事矣敢固以請予復受命而長慟乃扵道途倉
䘚之際收涕而序之曰君諱良賢字思復晚乃自號
曰太素子其先汴人系出宋宗室有諱不玷者官浦
江因占籍焉曽祖汝但祖崇䙎父必俊世梅石先
生母朱氏先生故諸王孫天性倜儻左右事之難得
意朱夫人亦性嚴氣烈諸子中莫有當其心者君獨
先意順承以孝以飬而滫之奉曽不以家窶而廢
豊以故父母愛之恒異扵他子兄弟四人而君居其
季君咸事之如事父其伯兄太翁早受道家無為
黄冠野服蕭然有出塵意君慕效之故友愛
[023-19b]
爲特至二姊一妹皆不以既嫁而稍踈而扵仲姊爲
厚仲姊則予妻毎語予曰吾與季弟自㓜至老無
一語之不合一事之不諧真得手之誼者也扵是
二兄俱即世其一兄又逺䖏淞上時不得以㑹聚
乃愴然有慨扵心率諸子詣祠堂神位前反覆告
戒號泣爲誓約務使居同室食同㸑斗粟尺布莫敢
毎旦鷄鳴躬率諸子諸婦與諸孫拜祠下退坐
堂上長㓜以次序立俯首聴誨言如是者
謂君執禮太嚴而不克以有終惜㢤君娶同邑黄氏
有㳤行生子男二人長曰友鍾次曰友鏜俱善守先
志女一人戴思忠孫男三人季晏季曅季昻君生
扵元至治壬戌八月十有二日䘚扵
國朝洪武十五年四月九日䘚後以其年十月
亥𦵏縣東九里森塘之原與黄氏合焉君性剛而
[023-20a]
志柔言激而行粹孝友之懿實本乎天質與人交慨
然椎腹心而扵恩為最𨺚也讀書取通大義不屑
屑章句之末晚慕黄老長生乆視之術乆而粗
得一日病癕即索湯沭浴嘱以後事命置棺扵後堂
怡然而逝嗚呼若君者可謂㳺戯生死者矣予與君
㓜同學壮同里閈老同志頋以人事之不齊糊其口
扵四方而不𫉬旦暮同起䖏偶一来歸則拳拲焉以
葆精毓神之要相勉勵期乆住扵斯世曽不㡬時君
僅以中夀䘚而予又以禍患餘生未卜死𫠦囬視向
者之言恍如夢𥧌則君之行事尚忍執茟而銘之耶
然二孤之𫠦託不可以虚辱而君之遺命不得以重
違也姑序次平生梗㮣與䘚𦵏月而繫以銘曰
尊正學敦孝友參異教期夀耈志不伸實囿述銘
辤播永乆石可泐名不朽
[023-20b]
    亡女張孺人戴氏墓碣銘并序
浦江張氏居縣南戴氏居縣北素以道義相厚善張
氏有子曰琪戴氏有女曰鳯皆賢兩家父母皆願與
為昏而戴氏之女遂歸張氏張氏富室戴氏乃寒門
扵其歸也衣飾服御皆母嫁時物其約素可知然列
䖏華靡怡然無愠容或誚之曰我自樂此也其意
盖不忍豪𩬊傷父母心在父母家父母衣食待之而
後安昆弟姑姊妹咸頼以拊循在夫家事舅姑如父
母待伯𠦑娣娰如兄弟姊妹相夫以成其志而宜扵
家嚴饋祀和属人慈㓜字微無不合扵義歸年無
子即子其夫之兄子機㓜而姁姁撫之長而教育之
曰吾待之甚扵巳出然後家人待之不異吾之𫠦
出也舅姑䘚䘮之戚而禮語及必泣下沾謂不得
盡婦軄母病經年晝夜扶持忘其身之歿則哀毁
[023-21a]
成疾終䘮而癯然不勝人事盖乆而益殆一日集
家衆訣别常時氣奄奄猶忍死待弟而弟至
忍死待父而念父之不及見移頃而絶内外大小聞
之無不傷悼後一年其夫卜兆于家旁之松山将以
月日𦵏以書馳吿其父戴良曰昔梅聖俞妻謝氏年
三十七而亡聖俞閔其賢而蚤世也請為歐陽文忠
公述銘以著其不朽今吾妻之賢實同謝氏而即世
之早亦如之獨為之夫者無聖俞之學不致文忠
之銘掲諸墓諺有之知子莫父𦍒賜一言少慰亡
魂扵地下予曰嗚呼甚矣老者之痛其女也何
吾之悲哀以寫無窮之憾乎遂涕泣而序之張氏之
父曰母于氏戴氏之父曰良母趙氏一子即機生
扵元之至正已六月二十一日年十七歸張氏凡
二十有四年而䘚洪武已未三月二十五日也得年
[023-21b]
三十有九明年十二月十七日𦵏之日也銘曰
戴有孝女張有敬婦既諧舅姑亦順父母作善之報
悉享夀耈胡獨汝嗇竟夭而死吾聞盛世父不哭子
忍使老親啼號送柩仰天俯地無𫠦歸咎刻辤墓門
庶㡬永乆
   𥙊文
    𥙊掲秘
惟公之先玉藴珠蔵逮及𩔰考始大而昌紫衣象版
金馬玉堂當元盛際輝映四方如唐昌如宋歐陽
公續厥家纂文有光儒林祀藝苑鳯凰公之學問
洞徹汪洋既遡濂洛復𣲖湖湘折以聖言㑹乎衆長
公之詞語峻潔渾剛上規荘屈下法班一掃塵
髙蹈康荘公之持已仁肝義膓公之接物春日秋霜
籍甚聲華凾踐朝行居胄發硎劔鋩典南宫
[023-22a]
教繹荐颺乃入詞垣乃奉常文傳四禮定一王
帝念逺民俾莅遐荒曰省曰憲以騰以驤涇激渭
走仆起僵我黨聞之驚喜失床長途方騁時忽优攘
垂翼海島失𫝑江鄊朅来四明假榻僧房朝氷暮蘖
清苦自将囬視故里一何𣺌茫公其䖏之渾似鄊
𦒿人宿徳日就凋䘮惟公巋然魯靈光庶㡬百
兀此老蒼斯文柱石吾道垣墻如何今者天䧏不祥
一疾而徂事出倉皇居四品秩亦云𩔰彰夀踰七旬
孰曰夭殤况有賢子逸氣昻昻肯堂肯搆語成章
公雖巳矣夫豈真亡我等與公同䖏異郷詩譽文
教綱公有疾疢我藥我嘗為㽞庶日巳遂平康
餞我于庭神全氣強曽不信宿凶訃在傍公病亟
忍死我望臨絶之夕語猶琅琅公實知我我其敢當
此幽吁嗟痛傷長號送終涕淚霑裳一奠告情
[023-22b]
俾也可忘嗚呼哀㢤尚饗
    𥙊汪遯齋文
嗚呼生而無見扵時為凢民死而無聞扵後非
有見有聞維我汪君君之方㓜敏睿倜儻習詩禮扵
家庭親爼豆扵郷黨及其既壮學葩而正紹聞先逹
之格言宻受師資之正印外無物之不燭内無理之
不瑩近而舉之學逺而薦之鄊儼麟筆之炳煥庶鵬
程之志則孔髙時不吾以俗學薫骨危言入髓
鳴丹鳯扵燕雀之壇奏黄鍾扵筝之耳亶一意以
孤行亦群情之𫠦忌始教丹陽攝郷縣東閫南䑓
亦辟于椽乃三仕而三巳信吾道之方賤迨至末暮
僅拜朝除作令五載于海之隅既刑政之克亦教
化之荐敷遂使魚塩之俗胥為禮義之居方礲石以
紀功忽掛冠而歸沭何遭世之孔艱復禀命之不㳤
[023-23a]
攝提轉而屈子乗鷖單閼逢而賈生賦鵩雖運㑹之
偶然抑民生之無禄然其聲譽之靄靄固巳傑出扵
當時而扵文字之超卓又月而昭垂其亦有
以自附扵人之列而不為凡民之歸矣頋念長途
漫漫言𥬇晏晏扁舟餞别歘焉聚散謂雲山之可期
竟此身之成幻嗚呼哀㢤大道之行老不哭死柰何
九十之親翻送六旬之子此逺近聞之𫠦以神飛而
魄禠也吾儕小人俾深知或姻親之早結或交友
之晚依或以編氓而承事或以門苐而得師當訃音
之逺播聊設位以致祠嗚呼哀㢤哭野則䟽哭
疑爰即僧舎以聲我悲盖上為吾道惜而下以悼其
嗟嗟汪君知乎不知尚饗
    𥙊外舅趙䖏士文
維年月日子婿戴良謹扵覉旅具香幣之奠併録墓
[023-23b]
銘一通遣子温展告于
外舅故梅石䖏士趙公之靈惟公純徳懿行以範
乎俗卓識髙風以勵乎世頋抱之何如豈窮通
之有異方國歩之無虞戒舟車而逺逝或西江與南
粤或東甌與北薊其目力之𫠦及與夫跡之𫠦
至非名山大川之瑰瑋則寓縣神州之䧺䴡然不過
資筆底之詩材擴胸中之文氣詎金紫之拾任纓
緌之可貴迨春秋之孔髙益舒情而肆志髙予冠之
岌岌長予佩之纚纚或訪桞扵東鄰或弹棊扵南里
上不恤夫天運之變下不聞乎世道之𨺚替縁有
子而有孫庶優㳺以䘚裘葛巳適乎温涼食飲肯
虧乎甘旨雖儒素之酸寒要娯情扵莫齒何耄年之
已屇竟期頥之難企良也不才忝居門婿爰自童烏
即承教示當磨礲之浸乆稍知名乎士𩔖暨方面之
[023-24a]
需賢遂牽聮扵班綴曽榮遇之㡬何歘風塵之交起
視我得與我失毎心存乎喜念終始之恩情實淪
肌而浹髄謂忘義扵暫踈乃承凶扵永棄想丹旐之
翩翻尚遲疑乎别袂胡事生之既失仍送死之莫遂
𦍒臨𣳚之緒言猶託我以銘誄儼神之如在敢斯
湏之遺墜望蒼天而致辤託廽風以揮淚靈其有知鍳
此誠意尚饗
    𥙊趙立道文
嗚呼昔我㓜我居下里子以名門来婿伯姊遂縁
好同踔並跱既親且昵人莫與比子返于邑我来
自山授舘授粲頋之眷然彼渾以剛此悖而頑諄諄
誨化罔匪徳言荐及成人憂我無配不不蔡室以
賢妹兹而後愈狎愈愛我徃子来何有内外蛩響
之夕鳥鳴之朝林㳺野䖏子歌我謠或喜以𥬇或悲
[023-24b]
而咷凡我之逢亦子之遭曽不㡬時兵戈四起爰䆒
爰度我行子止日月于邁倐踰一紀生濶死休後㑹
有㡬兩地相望各天一涯子不出郷我尚為覉我有
家室将子是依子之不㳤嗟我之衰我昔西征子實
命我思而弗得遂不我可惟不子䘚罹轗軻以至
干今殃慶罔保興言及之隕涕傷神豈不欲徃道阻
因庶㡬後此天合朋鄰此志莫諧長嗚呼
居不恤患疾不視藥歛不慿棺不繞槨莫我愆
何承子託天固使之亦心之怍嘻其巳矣永隔死生
我誠孰鍳我𠂻孰明𥙊以叙哀文以告情有淚如河
與酒俱傾嗚呼哀㢤尚饗
    𥙊先姊趙安人文
維年月日弟戴良謹扵逆旅遣姪温逺致香幣之奠
併墳記真賛各一通展告于
[023-25a]
先姊安人柩前而侑以文曰嗚呼衰門薄祐降集艱
危由始暨終可愕可悲我之生母病痱痿朝斯夕
涕洟姊實念我任提携既虞水火亦免癘
疵越在髫齓姊巳有歸乃復挟我問友求師壮有室
家晚築門基教男配女咸姊之依爰及暮齒遭逢百
罹倉皇播保此庸癡千里故鄊相望歔欷毎申訓
語俾逺禍機暨官方面曽不㡬時城郭如昔人民巳
非乃淪草莾曰海之湄頓地號天惟姊之思飢不知
食寒不知衣孰謂斯日凶報逺馳嗚呼哀㢤疾不視
藥歛不慿屍𦵏不繞墳生死恩虧臨沒有命俾記容
儀寕敢遺堕天實臨之乃陳賛辤以掲孝帷併揖懿
行篆之墓碑頋世議奔赴莫冝我志孰明我愆孰
禆先王制禮情義並施䘮服大功今必以期遥望松
楸歸有期長慟送哀終天永辤尚饗
[023-25b]


九靈山房集卷之二十三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