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九靈山房集 > 九靈山房集 14


[014-1a]
九靈山房集卷之十四
  吴㳺槀 男戴禮叔儀𩔖編
   墓誌銘 從孫侗伯同編
    王䖏士墓誌銘并序
吴門王翥喪其天之三月以㓙服余之故人而語
之曰吾𥼶先人之殯謁子于城之西盖有請也吾
先人之生有徳藴扵躬而施扵家然不𫉬顕扵丗今
其死宜得銘以𫝊而丗之工言使不朽者又知之
深則吾先人之𫠦存其卒扵無𫝊耶然聞子之
友曰九靈先生者方居儒䑓掌教聀其言為可徴子
幸為我求為銘蔵之墓中庶可顯扵今而𫝊扵後余
故人以告余歎曰誠若是余其可辭耶則翥𫠦自
為状為之誌而銘之誌曰君諱某字仲和甞署其
曰中和䖏士其先㑹稽人後徙居吴之長洲縣永昌
[014-1b]
溪上父曰某妣某氏君循循雅飭毅然不好戯弄而
孝友盖出扵天性早失母惟𦤺養扵其父凢志之𫠦
在不以已一扵父而巳至扵服食之需苟力䏻應之
悉舉以進雖甚儉而𦤺豐扵父者終不廢也其遇
親戚宗黨一本扵禮譲人有患難必急拯之如水火
家居益延良師友課子姓以學而翥以文行知名縉
紳間君娶周氏有子一人即翥女三人皆嫁為士人
妻生扵至大已酉五月某甲子卒扵至正甲辰十二
月某甲子得年五十有六卒後三月卜塟于縣之鳯
凰山先塋之次禮也夫自鄊舉里選之法壊而士之
有徳者常不勝扵詞章葩藻之才故君之生不𫉬𩔰
扵丗而死也世之知其行者復少焉以君為已之心
勝雖無憾扵此可也然自吾黨而之使為善者不
得榮扵前而又無以譽扵後亦何𫠦恃而耶此余
[014-2a]
𫠦以不辞而銘之也銘曰
生不得扵彼死何有扵此納銘幽宮以慰其子嗚呼
已矣夫
    殷府君墓誌銘
君諱徳輅字乗之其先丁氏盖濟陽大族君六丗祖
麟飛徙湖之徳清今為華亭人者則君大父益之𫠦
遷也益之祖儀扵君為髙祖娶華亭之殷氏至益仕
宋為武翼都鈐時與阿术𢧐敗匿殷氏家故以殷
為籍遂家焉益生吉甫無子君由子為之後扵是
君生八矣君未弱而吉甫卒乃奉祖母王如其
父在時後以貧故為上海縣吏民有病飢染盗者縣
大夫憫而欲貸其死罪然持扵僚吏不果行君為辨
其情之人服其剛恕厯塩司横浦調嘉興僧師僧
告其族賊殺事吏讞四月餘不白移君讞君微得其
[014-2b]
賊而寃者二十人悉平反出之又甲民訴乙民
其子屍于水連十餘人縣讞又不白君鞠之乃他姓
疾子為盗捶殺而誣乙也良民有與盗首疑名者
吏脫正犯而收之君白諸長令即日釋去既而調平
江録事司掌承天萬夀僧獄事皆䏻雪其寃由是以
舉陞平江路史郡守道童公雅器重之事難决者必
需君决荐調杭郡盗入廣濟庫株逮者百餘人平凖
庫守兵首鈔禆偽株逮者八十餘人君獨疑非他盗
謂鞠法當以典守者為始既而果然東南隅𫉬亡姓
女屍隣某氏婦挺死官以為實某氏婦且誣
服君獨曰聴婦一言以断大獄可乎後果𫉬真犯
乃他婦捶死義女也由是郡長㢘公守任公俱以䏻
績舉陞江浙財賦茶運司吏巳而以省檄對調湖州
湖守髙公舉廣東憲史檄且至君以疾辞乃以行中
[014-3a]
書選出長縉雲縣幕縣豪兩虎者閉户歛跡終君
三年不敢肆居無何冨民坐令門竪捶殺平民連七
人司牘吏欲出甲繫乙且以脫富民君問故曰甲多
子女繫之必有詞乙獨且鰥不慮也君罵曰人苟以
势利殺無子者尚謂有天道乎遂用正其法君之為
吏盖如此君晚年強徤如少壮時忽一曰謂子弼曰
吾吏㳺四方者四十年矣而先人墓廬圯廢弗輯非
孝也即日謝事歸治田築室扵先墓之側日狎田夫
野老為耕牧樂甞属弼曰汝當大儒先生學以紹
隆其先業勿復為刀筆吏弼遂出㳺浙東西厯聘諸
老生而師事之著書以自見君之教也君娶葉氏生
子一人即弼今辟樞宻分院㕘謀官女二人長適盛
某次適㑹稽縣主簿毛彦穎𠕅娶蒋氏無子弼之弟
垕盖庶出也君生扵至元癸巳十月廿三日申時及
[014-3b]
卒同其年月日時得年六十有一以某年月日塟于
上海髙昌鄊之陽洷原與葉氏同竁察御史張公
士堅以君守正不阿題其墓曰正齋殷君之墓而金
華戴良為之銘銘曰
丁為𩔰宗濟陽其始居湖四世趙宋始徙君之大考
乱華亭遂匿厥先以殷嗣丁猗君之生實配前徳
頎而陽陽而心翼翼亦既筮仕歸忠于
君施約則已播恵在民嗟嗟我君宜貴而𩔰何施之
深而力之淺維其有子克大厥家天祉正人非在兹

    止軒居士金君墓誌銘
嗚呼自三王不作𫠦以教養天下之士者有不至而
風俗之壊乆矣扵此有人焉以孝友行扵身化扵
家使其子孫丗守而不失如唐之張氏五季之陳氏
[014-4a]
宋之孫氏陸氏其風聱氣㮣豈不為世㢤此吴
門金氏其事有可叙述焉而居士盖其卓卓者也居
士大梁官族五世祖諱鑄始自大梁来徙因家焉鑄
業儒與其弟鈞甚和恊不分財異居友爱之聲聞扵
吴吴人無逺近親䟽皆習知其為人至今言者猶為
之慨然也鑄之子曰履曰順鈞之子曰益曰謙至順
之子曰昱曰晟曰昇昱之子曰伯逹晟之子曰伯榮
曰孟祥昇之子曰伯迪而家䆮盛然未始以富而廢
禮伯榮生子六人而居士其仲也居士諱弘道字逹
可晚乃自止軒居士自㓜天質粹羙恂恂蹈䂓矩
惟謹伯榮甞竒之曰集吾事者必是子也至是果
𠜇苦自復以孝友帥其家居士事毋吴夫人甚至
吴好逰居士每與諸弟輿之庭廡間冀得其心一
日吴病疽居士晨夕持不少迨革居士口吮其
[014-4b]
疽以潰且焚香𥸤天以巳年益母夀吴扵夢𥧌中
忽聞震聲如驚雷者三病以尋愈及吴卒居士持䘮
盡禮居扵𠋣廬言必戚哭必哀比塟隂雨浃旬居士
毎夜泣禱上下神祗辞極悽椘至期乃霽既窆雨復
人以為皆孝感𫠦𦤺居士扵兄弟克盡和儒之
情諸弟有幹才者則委以家事有仕資者則給使出
仕至扵事育之責一以身任之既而伯季皆早死獨
其仲復善在兩人友爱尤䔍服飲食同之悲愉
樂共之居士蚤失配偶而終身不再娶屏䖏一室旁
侍惟左圖右書焚香獨坐遇夜則課諸子以學
且喻之曰吾世儒家汝䓁當紹承先志母堕其業及
復善之子起以諸生起家為常熟同知仲兄公大之
子璹中浙省鄊試未甞不喜動顔間先是有士人與
名鄊薦者當㑹試禮部貧不克行居士既資其行槖
[014-5a]
復給其家使無後頋憂其士遂豋名上苐為時名臣
人有以白金寄居士者未㡬兵起居士倉皇出避暨
還空其家無一物遺居士乃别具金歸之且曰即前
𫠦寄物也人唶唶異曰吾聞古有義士者扵今始
見之矣居士衣食有餘以賙其鄊里之不親戚
宗黨待居士而婚塟者若干人居士性甚嚴家庭之
間曽不少假以色辞及至接官長交朋友則言温氣
和如在春風中然雅爱名山川暇日則扁舟出㳺翛
然忘返平居讀書手不𥼶卷尤喜吟詠以自陶寫有
止軒随茟若干卷貧樂吟槀若干卷蔵于家居士年
老而康強一日病忽作謂復善曰死生之道猶晝夜
然人之𫠦必至無足憾者汝弟益其家政以迓續
前人我死其目矣言巳而逝居士生扵大徳丁酉
六月六日丁酉䘚扵至正乙巳閏十月十七日辛未
[014-5b]
踰月一日甲申塟于婁門王村先塋之次享年六十
有九娶曺氏無子以季弟止善之子為後孫一曰
夀同居士不樂仕進集賢院甞錫其曰貞先生
而有司則以居士兄弟同居至六丗為請于
朝而旌表之號曰義門嗟夫世之享有隆名盛位
身不終至子孫而失者多矣而居士一門乃以孝
友相𫝊至扵永久而弗墜何其賢㢤銘以彰其徳亦
以勗其嗣人云銘曰
有斐君子在吴之中本支六世燔㸑同門燁旌書双
表崇四頼以敦澆風敦澆風徳何厚白石可爛銘
不朽
    申屠先生墓誌銘并序
鳴呼是惟申屠先生之墓先生家于暨之陽距余居
不二舎近而辱與為忘年交者餘二十載
[014-6a]
四方歸而復求先生扵暨上而先生死矣嗚呼悲夫
先生諱某字某申屠其氏也大父某父某皆隐居而
終先生夙有異姿自成童時嶷嶷不與凢子齒然家
故貧稍習吏事以自給未㡬金華黄文獻公為其州
之判官一見即大竒之謂曰子何以吏為㢤遂教之
為舉子業習之年自謂功名可覆手不煩
乆苦一室中乃治装出㳺踰濤江而西宿㽞吴門客
丹丘柯公九思𫠦丗之名人魁士鮮不與善而亰兆
杜公本武威余公𨶔臨川危公素永嘉李公孝先尤
為知已至是諸公交相引重一時聲譽藹然騰在
人上及試鄊闈其軰歛袵畏服皆曰莫先申屠生
然屡舉不利僅中辛巳甲申副榜以新例授徽州路
歙縣儒學教諭改信之貴溪序遷婺州路月泉書院
山長𫠦至扶善遏過得師道甚先生學濟慨然
[014-6b]
有志扵當時頋厄扵下位噤不得一施遂韜光歛耀
與世相浮沉然人咸知其可用至正間師旅飢饉並
臻逺近騷動方面大臣以不聀罷去相望浙東肅
政㢘訪副使百家訥公方獨署一道事思得髙才之
士為已助薦先生之才不在諸葛亮下即走幣以
聘欲以㕘謀㽞幕府先生辭不乃以五師起之
舎諸郡庠事無大小公悉諮之而後行乃増築城郭
遏至姦盗黜𧷢吏賑貧民浙東之政為天下苐一者
先生之助居多先生年且老行将堅卧空山為終老
計而東南兵起鄊邑失寕蹙蹙靡𫠦止居有間関歸
之心焉巳而疆土内附荐徙逺地先生益危言危
行不少貶損而䘚以徙死嗚呼悲夫先生學通春秋
而深扵左氏𫝊鄊之諸生執考疑者継于門而𫠦
著春秋大義熟在人口然㝡喜為詩勾章句洒然
[014-7a]
有杜甫之遺音至扵作字則清妍宛宻雖楮遂良薛
稷復生殆不是過平居議論風發品藻古今人物亹
亹不休座客聞之率為之奪氣而諧謔調𥬇卓詭
不覊又一䖏以和且善飲酒賔客朋㳺必𠟵醉雅
壷窮日夜不厭行槖雖屡空無𫠦問也治家嚴而
有禮伉儷相敬如賔課諸子以學家庭之間而自為
師友其遇童㒒有恩意故臨禍患無一離判者娶東
平呂氏河南道肅政㢘訪使唐臣之孫女曲阜縣尹
貞之女有賢行以憂𦤺疾亡子男二人長濬次
丗其業女二人長適文獻公之孫某次適某生扵
某年月日䘚扵某年月日得年六十䘚之日惟濬在
左右即收焚之將凾骨以歸然竟坐貶不克後三載
以例放還始塟于其鄊先塋之次原曰某原
某年月日也扵是濬䓁踵門泣拜曰先人𫠦為㳺而
[014-7b]
有文者誰乎幸哀而賜之銘使死者有知将不抑欝
扵土中矣先生遣時甞託余紀其家事巳而家
属在遣中未少承其𫠦託豈意今者銘其墓耶
嗚呼悲夫銘曰
才可大施而位不贏何志之忠䘚與禍并惟其乆閟
以唘厥聲吁嗟先生
    方大年墓誌銘并序
某年月日暨陽方君大年䘚扵金華之寓舘既卒舘
人輿而𦤺諸家閱五日始克大小歛成喪明年十二
月乙卯塟于其鄊之髙湖前事之月其子文燧舎杖
𥬇拜使者以書来告曰先人不幸以死累夫子今将
以日月塟敢以銘墓之辞重爲夫子累不肖嗣方居
次不得跣以請余受書哭曰嗚呼吾尚忍銘吾友也
耶又日大年之弟楨来速銘且曰不得銘無以塟
[014-8a]
廼叙其族世名字及事始終而銘之大年諱椿字大
年其先睦人也後遷越之暨陽大父鐡贈奉訓大夫
同知紹興路事父洵沅州路䝉古學正大年之宗素
盛且好禮自其曽祖甞大開義塾聘明師儒以㳤
其家之子弟及四方之學徒扵是吾邑淵頴先生吴
公實為義塾師大年時未弱考義嶄然
出諸生右諸生方業應書䂓利祿大年獨鄙而不習
曰大丈夫不為相扵朝堂佐天子𦤺太平則當將
三軍之士立功業扵邉陲苟皆不得寕退而隐䖏抱
吾才以𣳚丗誰抑首促促習此俳優語以僥倖扵
萬一耶故其為人慷慨有大志善謀議膽畧儼然
諸君子之遺風時東南搆兵連不觧大年
毎偃卧一室計其勝成敗百不失一二然𫠦守以
正不欲為苟出聘幣継于門弗頋也大年遇黨以
[014-8b]
㤙接賔客以禮九族之親愚待之不以愚而慢士
大夫之賢雖失势待之不以失勢踈一時人士聞大
年之風者無不與之㳺大年刲羊貰酒詼調醉呼
以為樂雖未甞有𫠦厚簿勤怠也扵是近
逺諸郡邑日入扵乱大年心懐欎得唾血病者乆
之一日出逰金華舎余之近舘余方與之豋八詠樓
誦沈約之詩俯仰溪山逐風月以舒其志觧其憂
然未㡬病作唾血升翼日又大作唾出斗許遂
䘚大年兄弟四人長大年季曰梴曰禎曰棐皆以和
其妹適福建行中書平章関僧配曰石氏生子
男二長文炳早死次即請銘者有父風孫男一曰墜
孫女一俱㓜生扵延祐四年丁巳七月十七日距
卒時得年四十六嗚呼余與大年俱淵穎門人有同
門之好辱交既宻且乆有同志之樂術業同而出䖏
[014-9a]
同至扵生之年又同則交友如大年者不𠕅屈矣
禍患餘生方資大年以為助而大年乃託我以死銘
以誄之固有𫠦不忍者焉銘曰
筐不可以持屋驊騮不可以服車橇不可以川守
正之士不可使邪此大年之墓後百十載人将過
之而咨嗟
    亡妾李氏墓誌銘
妾姓李氏河西人故江南行御史䑓治書侍御史䔍
魯迷失公之妻姪女也公以李之恵敏且早孤抱之
為已女未㡬公薨其義母復以適維楊董氏董亦
河西貴族與太尉御史大夫髙公太尉丞相荅失帖
木児公皆姻婭兩公既官江南而其諸子又皆
浙東西有祿食故遂携家即錢塘居焉扵是李年十
九以至正乙巳冬自錢塘歸余為妾余時以淮南儒
[014-9b]
學提舉㽞吴門與妻金華縣君居李入門事余恪敬
以順事金華縣君肅恭畏謹時率諸女婦進拜捧
夀無違禮家庭之素習然也李氣貌頗荘重兩
頥豐下耳長而垂以爲禀之天者宜厚然竟以事
余之次年感暴疾以亡距入門時僅六閱月丙午六
月三日也亡後三日用浮屠法火厝于吴東門外凾
其骨塟滅度橋水裔吴之士友自學士陳公而下咸
来歸賻而大夫公之子㕘政安安公亦蹐門吊哭後
一月金華縣君徃錢塘命子禮擇道士之有功行者
爲醮以度之集慶路同知宣君昭實啇其醮事且成
焉又一月余始追刻其事扵石納諸水爲銘
    衞莭婦墳記
丞相姚翥書其外祖夫人衞莭婦之行事丗次而
使圖𫠦以𫝊後世者按莭婦諱善姓王氏家臨江
[014-10a]
之新喻父諱惟逺生十八年而歸維衞桓歸十一
年而桓䘚莭婦𢙣衣𢙣食御之無愠色井臼中饋之
事親之惟謹紉縫之勞聀之不廢以止有吾姑也故
𦤺其養愈勞而不以其失𫠦天也故奉其先愈人
而猶悲平居訓諸子以恭儉待婣舊以慈爱化女婦
以柔順而内外親無戚踈愚良軰者附卑者慕曰可
矜法也當桓之亡莭婦年尚少父母之家欲奪而嫁
之莭婦泣曰吾夫既亡吾不忍即死者期有以飬吾
之姑奉吾之祭祀撫吾之諸子如斯而巳它非𫠦敢
知也其賢如此至正戊子間郡守程公鐸以事聞淮
東部使者姚公加察詳焉表其門曰莭婦王氏之
門乆之淮南兵起里有姚丗亨者莭婦壻也謀避地
江南因輿莭婦行且挈其一孫以行至姑遂僦
居焉至正戊戍九月一日莭婦䘚扵丗亨之寓舎得
[014-10b]
年八十以某年月日塟吴縣之吴山湯家原子男二
人長曰祥次曰珎女二人長妙㳤適陳某先䘚
次曰妙清世亨妻孫男一人曰庸丗亨生三子長曰
習次曰翥即請文者季曰翀皆莭婦撫養以成盖妙
清出也嗚呼古者婦人不識屏𥬇言不聞扵鄰里
名不出其境而善行止扵閫以内今莭婦生則署其
行以表焉𣳚則紀其事以𫝊焉不亦戾古之道乎雖
然丗不古若自公卿大夫無完莭而彼婦人者
則表而𫝊焉宜也是亦道之熄也嗚呼悲㢤為述其
㮣刻而記諸墓
    陳㢘訪壙記代孤子
嗚呼我先公諱文字昭祖姓陳氏其先柘城人扵
通議大夫簽河南省事贈正議大夫吏部尚書文肅
公諱思濟封穎川郡夫人王氏之室為孫贈嘉議
[014-11a]
大夫禮部尚書諱某贈穎川郡夫人李氏之室為子
朝列大夫僉廣西道肅政㢘訪司事中議大夫中山
府知府𦤺仕諱誠贈穎川郡夫人某氏之室為
先公乃知府公𫠦出尚書公無嗣故以文肅公命為
之後焉先公由儒士試吏憲部歴御史大夫丞相
授承直郎禮部主事尋奉特命改太禧院断事官
歴轉奉議大夫陕西諸道行御史䑓察御史遷江
南諸道行御史䑓察御史改西䑓都事擢奉政大
夫復拜監察御史除朝請大夫浙東海右道粛政㢘
訪副使継以中順大夫移副江西憲陞太中大夫海
北廣東道肅政㢘訪使以嘉議大夫禮部尚書𦤺仕
先公晚值中原兵起徙居毗𨹧尋又避地于吴竟即
吴門寓舎薨焉生扵至元壬午十一月十八日丑
時薨扵至正乙已而同其生之月日時夀年八十
[014-11b]
有四以是年十二月戊午塟于吴縣十三都之沙洷
村制字墩娶徐氏早丗継髙氏南䑓中丞髙公文甫
之女俱贈穎川郡夫人子男二人長介次今天女二
人長適福建道肅政㢘訪副使贈翰林直學士李文
肅公之孫煜次適中順大夫同知湖州路捴府事
王某嗚呼維文肅公以恢宏之才勤敏之學事我
丗祖皇帝徳位並著為時名臣維先公服祖訓早
有榮名歴踐華要隮秩三品而寛厚樂易之政忠勤
㢘譲之聲布于中外論者以為有文肅遺風然乃遭
時不㳤莫寕家居艱苦覊窮十有餘載卒至属纊之
日貧無以歛豈非命也夫不肖孤方俯伏草土未
乞銘當代君子以豋載盛羙姑叙爵里甍塟月納
之壙中
    祭陳夫人文
[014-12a]
百乗之家碩大且昌坐群醜駕堅驅良不有徳人
孰提其綱夫人之生和敦厖寔夷寔訐寔厚寔方
寔聦寔懿寔靖寔荘遂配君子于先有光君子發身
爰自文塲借籌幙府秉律戎行曽不㡬時荐賔于王
廼亢宗係乃盖鄊亦由夫人以佐以相既相君子
尤孝姑嫜生具甘死謹烝甞有男鵠峙有女鸞翔
靡間嫡孽一以槩量人有妾媵忌嫉是常彼方穽深
我不機張人䖏豐盈鮮克自防彼為驕侈我則匪
福善禍道由彼蒼載夫人宜夀而康如何一疾
竟却水緜延三月卒至淪亡吾儕小子乆厠門墻
遂及諸婦亦至于堂𥬇飲以觴昔焉叙
今則増傷輀車既駕丹旐央央里閈州閭躑躅周章
矧扵我属俾也可忘
[014-12b]
九靈山房集卷之十四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