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待制集 > 柳待制文集 20


[020-1a]
桞待制文集之二十
 行状
   故宋迪㓛部史館編校仁山先生金公行狀
     本貫婺州路蘭溪州純孝郷循義里
     曽祖天錫
      妣唐氏
     祖世臣
      妣童氏
     父夢先
      妣童氏
先生諱祥字吉父金氏金本劉也避錢武肅王嫌
名故以金易劉後遂因之以為彭城之宗譜言世本
[020-1b]
項氏其先項伯入漢以恩賜姓爲劉氏譜要爲有𫠦
證矣初繇三衢桐山峽口徙家婺之蘭溪三峯桐湖
者諱陳下逮先生十世又四世曰十二府君諱則元
而家始浸大生子曰五迪㓛諱明偉紹興初以耆行
賜爵又蘭溪桐山山下而其羣一姓有曰某府
君諱景文力學而不求聞與其妻包竭誠以事其祖
若父父甞患疽齋禱於天乞以身代而父疾亦㝷愈
喪母廬于墓左夜見天光下燭五采爛然人以爲孝
感郡上其事改其鄉純孝以表異之後又祠府君於
學題其主八行金公昔政和間嘗以八行選士㝷廢
不舉府君渡江後人考其行而有合焉故繫之以
是名耳迪功子二十一府君諱澄生三子生業益裕
[020-2a]
以禮法自範其家仲則三十府君諱天錫扵先生
為曽祖娶唐氏盛年而寡守莭終身教其子至扵有
立長子干八府君諱丗臣扵先生為祖蚤孤而
心絰術出㳺庠序聲稱籍籍郷里推其賢是生桐陽
散翁諱夢先先生父也學愽聞多志尚嶄然祖母唐
夫人深訓程之雖屢舉子試場屋不利而家學
充茂翁實啓大之矣夫人童氏生四子先生居其三
將震散翁以事㽞蘭邑夜夢家塾壁間畫虎甚文已
而真乕復屋大吼而自語維熊維羆男子之祥
吾殆得男也耶歸而先生巳生遂以祥名稍長應庠
序課試更名祥後師友謂開祥非學者名歸而
禀扵其親㝎名履祥先生幼而敏睿父兄稍授之書
[020-2b]
即能記誦智若成人宗黨咸愛異之伯父三七府
君諱琳因欲命後其長子章散翁府君許之八年遂
徃為之嗣年十六學城闉郡博士弟子貟堂試
屢占前列二年試中待太學生有文聲而先生
反自悔其𫠦為之非且悼其𫠦志之未㝎益折莭讀
書屏舉子業不事取尚書熟習而詳解之然觧至後
卷即覺前義之淺時王君相字元章幼為童子科學
問詞章望于庠校先生取友得之而元章亦深相器
許年十九知向濂洛之學聞北山何文定公基得紫
陽朱氏宗欲徃之而莫為之介年二十三廼即
元章而謀之將求書徃謁敬巖王公佖敬巖名監司
能收接後進時方里居盖欲階之以踐北山之庭元
[020-3a]
章曰見敬巖姪不若見魯齋兄先生亦曰曩甞獲觀
五先生文粹序而竊慕之不知其為令兄也元章即
為書曰金吉父与相生同年而月長蘭溪學者莫或
先焉今欲請教扵左右吾兄求賢弟子久矣亦必有
以䖏吉父也扵是獲見魯齋王文憲公柏而受其業
見請問為學之方文憲曰立志昔先儒胡文㝎
有云居敬以持其志立志以㝎其夲志立乎事物之
表敬行乎事物之內又問讀書之目曰自四書始巳
又因魯齋以進于北山之門既㝎東嚮之禮復起言
𫠦以仰慕之意且㦄叙少小漂流顛㝠之故願先生
有以教之也文㝎曰㑹之屢言賢者之賢便自今日
截㫁為人併以為學之要示之㑹之文憲字也自是
[020-3b]
㳺二氏間講貫益宻造詣益精而知學非身外物
矣時章已生子散翁府君方巖歸宗之命間以問之
文憲文憲曰昭穆既不順而彼復有子上承父命歸
正宗緒夫亦奚疑昔子貢問伯夷𠦑齊何人也孔子
既曰古之賢人也而子貢又有怨乎之問夫伯夷𠦑
齊夫子以為賢矣巳無可疑而子貢𠕅間盖自其心
而言之也今吉父䖏乎理義之正何為不安其議遂
酉先生年三十散翁府君疾草命即歸宗
已而奄至大故先生還承斬衰之重以畢葬祭之禮
凡章家幹蠱之事尤極意弥縫不使少有闕失亡幾
章與其配徐先後卒先生皆為之服齊衰期以報變
而適正斯之謂禮豈有過㢤先生夙有經世大志而
[020-4a]
尤肆力于學凡天文地形禮樂刑法田乗兵謀隂陽
律暦靡不研究其微以充極扵用甞出㳺杭都諸公
貴人争相引重及進牽制𢷬虚之筞弗售謝歸迨
其阽危廼思其言之有味而以迪㓛郎史館編校起
之則巳不及扵用矣㫄郡嚴𨹧嚴先生舊隱䖏故有
釣㙜書院宇棟雖具誦絃久郡守雅聞先生之賢
而竊敬之致書奉幣厚禮来聘將文憲上蔡故事
其書曰此之士知尚儒術久矣而義理之作興不
䏻貸夫利欲之汨沒釣㙜之有書院正𫠦以崇名莭
而張雅道况其地靚深幽夐士習于此果䏻專一其
志向而以讀書業為事其扵感興起之誠有不
巳先生倘嘉念後進幡然而来扶世善俗㓛豈
[020-4b]
少㢤先生感其言為之一起至則囙嚴先生懐仁輔
義之攄發仁義之奥而極言之聞者始知義理之
學真以動夫人也于時宋將改物兵燹乗之𫠦在
繹騷先生之居尤与盗近囙挈其妻拏避之金華山
中驚悸稍息則上下巖壑逐雲月探幽討勝
嘯詠而是心之泰然者不以亂離之瘼嬰拂之也
久之始歸寧宇州黨之間頗知宗向贏粮景附躡
屩雲户屨常滿而以禮為羅闢塾延致惟或後
扵夫疇昔氣之崇者間亦恵然應之講道論徳諄
切為人即有餘暇不纂述謂古書有註必有䟽文
公之扵論益製集註多囙門人之問而更㝎之其問
𫠦不及者亦未之僃也而事物名數又以其非要
[020-5a]
而略之今皆爲之附益成一家言題其編曰論
孟攷證廼若大學文公既爲㝎次章句而或問之作
𫠦以反覆章明其義趣者悉然後之學者尚有疑
焉則復随其章苐衍爲䟽義以暢其支申爲義以
統其㑹大學之教扵是乎無毫𩬊之滯矣先生早
𫠦注尚書章𥼶句觧既成書矣一日超然自悟擺脫
遺絰復讀玩味則其莭目明慗脉絡通貫
中間枝葉与夫訛一一易見囙推夲父師之意正
句畫段提其章指與其義理之微事爲之概證字
文之誤表諸四䦨之外曰尚書表註而自序其述作
之意曰書者二帝三王聖賢君臣之心𫠦以運量警
綸通變敷政施命之文也君子扵此跡以
[020-5b]
其用察言以求其心以誠諸身以措諸其事大之用
天下國家小之爲天下國家用頋不𦍒不得見帝王
之全書𦍒而僅存者又不𦍒有荖誤異同附㑹破碎
之失論不精則失其事迹之實字辭不辨則失其
𫠦以言之意書未易讀也燼扵秦灰扵楚鉗扵斯何
偶語挟書之律久之而伏生之耄言僅傳孔氏之壁
蔵復露伏生者漢謂今文孔壁者漢謂古文頋伏生
齊語易訛而安國討論未盡安國雖以伏生之書
古文不復以古文之書訂今文是以古文多平易
今文多艱澀今文雖立學官而大小夏侯歐陽又各
不同古文竟漢丗不列學官後漢劉陶獨推今文三
家與古文異同是正文字七百餘事曰中文尚書
[020-6a]
不幸而不傳扵世至東晉而古文孔傳始出至蕭齊
而始備唐貞悉屏諸家獨立孔傳且命孔穎達諸
儒為之䟽夫古文比今文固多且正但其岀最後經
師私相傳授其間豈無傳述傅㑹𫠦以大序不類西
亰而謂出安國小序事意多絰文而上誣孔子朱
子傳註諸絰略備獨書未及甞别出小序辨正疑誤
其要領以授蔡氏而為集傳諸說至此有𫠦折衷
矣而書成扵朱子既沒之後門人語録未萃之前猶
或不無遺漏放失之憾予茲表記之作雖為踈略苟
得其綱要無𫠦疑礙則其精詳之緼固在夫自得之
者何如耳小戴禮樂記苐十九鄭玄目録云漢武帝
時河閒獻王與諸生䓁共采周官及諸子云樂事者
[020-6b]
以作樂記事又云樂記者以其記樂之義扵别録属
樂記盖十一萹萹雖合而略有分焉唐孔氏正義則
謂劉向校書得樂記二十三萹今樂記㫁十一萹
餘有十二萹名猶在而記無𫠦録矣正義直以樂夲
樂論樂施樂言樂禮樂情樂化樂象賓牟賈師乙魏
文侯分十一萹而毎萹之中又各自為章捴之凡三
十四章先生獨有疑焉囙為之反覆玩繹優㳺涵泳
則見其𫠦謂十一萹者莭目眀整瞭然可而正義
𫠦分猶為未盡扵是一加叚畫而義顯白無復可
疑此學者𫠦以貴扵平心理及其理融見卓則雖
跨越宇宙而與聖賢共講亦不過是而巳也司馬文
正之作資治通鑑取法春秋繫年著代秘書丞劉恕
[020-7a]
作外紀以記前事頋其志不本扵絰而信百家之説
是非既扵聖人不傳信而自帝堯以前不絰夫
子之𫠦㝎固野而難質夫子因魯史以作春秋始扵
魯隠公之元年實周平王之四十九年也王朝列國
之事非有玉帛之使則魯史不得而書聖人筆削亦
何由而見况左氏𫠦記闕或誣凡若此𩔖皆不得
以辟為辭乃用邵氏皇極經世暦胡氏皇王大紀
之例損益折衷一以尚書為主下及詩禮春秋㫄采
舊史諸子表年繫事復加訓釋㫁自唐堯以下接扵
資治通鑑勒為一書名曰通鑑前編凡十有八卷舉
要二既成以授門人許謙曰二帝三王之盛其嶶
言懿行宜後王𫠦當法𢧐國申韓之術其苛法亂政
[020-7b]
亦後王𫠦當戒自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以後司馬公
既巳論次而春秋以前迄無編年之書則是編固不
可以莫之著也故先生自題其編有曰荀悅漢紀申
鍳之書志在獻替而遭值建安之季王仲淹續絰之
作疾病而聞江都之變泫然流涕曰生民厭亂久矣
天其者將啓堯舜之運而吾不與焉則命也此先
生述作之意而人不与知之嗚呼微㢤先生之學以
其絶禀濟之精識得扵義理之涵濡而成扵踐
充闡研竆經義以究窺聖賢心術之微㦄傳註以
儒先識鍳之確無一理不致體驗參伍錯綜𫠦
以約其變無一書不加㸃勘黃朱墨𫠦以彂其凡
平其心易其氣而不為浚恒之求深鉤其玄探其𧷤
[020-8a]
而不爲臆決之無證自其壮韜英蓄銳致其人十
巳百之㓛固巳深造自得乎優柔厭飫之迨夫晚
莫意䔍見凝心和體舒𫠦彂皆稡盎𫠦趣皆寛平扵
一動作語黙之間自然不冒大和之内而無囬護掩
覆之弊學之成巳盖若此也先生神爽清竦器宇静
夷平居淵潜儼恪深自晦蔵而内積忠信與物無忤
非意之干自不䏻近蕳直不阿視人猶已久与之居
愈益生敬四方學者承風依心肅造請方羣疑塞
轕糾自解而親其矩聆其誨言固吝
消亡𨼆慝軒露如人有疾疢察脉製齊適其浮沉滑
濇之候而中夫攻熨瀉之宜動悟孚格不俟終日
一時扞格而不入則寛以飬之徐而制之浸灌
[020-8b]
磨礱未甞無益而錯施之也先生䔍扵分義先人後
巳終始不渝嘗有故人子坐累母子並繫奚官分配
■隸母子至不相聞先生耿耿在抱為之物色經營
傾貲贖歸其子後貴先生終不自言相見勞問而已
而其推以成人者又若此矣文憲王公之學得之文
㝎何公何公之學得之文肅黄公黄公則文公子朱
子之髙苐弟子也其授受之淵源粹然一出扵正如
御一車以行大逵如執一籥以莭衆音和鸞鈴聲
律度數脗合潜通無弗同者盖先生始獲進拜文憲
而遂登文㝎之門二先生郷丈人行皆目以為得
之之晚而深啓宻證左引右掖期底于道雖孫明復
之於石守道胡翼之之扵徐仲車不是過也然文㝎
[020-9a]
之𫠦示曰省察克治文憲之𫠦示曰涵養充拓語雖
甚簡而先生服之終身常若有𫠦未盡焉者先生家
故貧中依二先生以為之重而患難之扶持死喪
之救䘏二先生不遺餘力焉文㝎卒扵咸淳戊辰先
生謂文㝎當世巨人治喪之禮四方之𫠦視儀當厚
無薄則按禮制而為之議曰為師服者弔服加麻
心喪三年古之制也布襴俗服也今之服緦㓛以上
者皆用之生絹鉤領之衫俗服也今之服緦麻者亦
用之服今緦麻之服是不得全喪父無服之重也疑
衰古士之弔服也其服亡矣白布深衣古庻人之弔
服也其制今猶有存然古之士今之官也今之士其
未仕者古之庻人也宜用古庶人之服而以深衣為
[020-9b]
弔服昔者朱子之喪門人用細麻深衣而布縁矣然
凡布皆麻古以三十麻為麻冕之布以十五
為深衣之布深衣之麻自司馬公子朱子皆云用極
細布為之則深衣之布用紵代麻久矣其緣則孤子
純以素是喪父既除之服也孔門喪夫子若喪父而
無服則以喪父除服之服為若喪父無服之服其純
用素可也其冠則庻人之弔素委貌失其制矣以白
巾代之而加絰扵冠可也加麻之絰緦服之絰也今
用細麻而小可也加麻之帶緦服之帶也今用細紵
可也𫠦謂疑衰者擬扵衰者也文憲方与治喪者首
遵用之而先生囙亦有扵深衣之制為之外傳又
若干言焉六年而文憲沒先生相其家以治其喪率
[020-10a]
其門人制服如郷人始知師弟子之義繫扵常倫
不可𨶕也先生生扵紹㝎壬辰三月丁酉而卒於大
徳癸卯三月壬辰得年七十二娶徐氏子男三長穎
次頖次頡頡有志扵學早卒先生中年築居仁山之
下文㝎為書其扁曰仁山書堂學者不敢字之稱仁
山先生先生又别自次農其以為農田百畞上
農夫食九人上次食八人中食七人中次食六人下
食五人凡五䓁百畞均也而地有磽力有彊弱予
力貧體弱不為上農之事庶幾其次次不䏻為庻
幾其中中不為為中次亦可矣故命曰次農先生
卒後三年其丙午九月甲申即葵仁山後隴𫠦註
書有尚書表註大學䟽義指義論孟集註證通鑑
[020-10b]
前編合若干傳學者雜詩文又若干蔵于家而
曰昨非存藳者弱冠以後四十以前之作也曰仁山
新藳者未至乙亥之作也曰仁山亂藳者丙子以
後之作曰仁山噫藳者壬辰以後之作其自題曰自
丙子之難而生前之望觖自壬辰哭子之慼而身後
之望孤曰亂曰噫𫠦以志也文㝎確守師傅叅訂
訓義扵易大傅本義唘蒙大學中庸章句論孟集註
太極圖通書西銘之外凡文公語録文集諸書啇確
訂之𫠦及取其巳㝎之論精切之語彚叙而類次
之名為彂揮已与諸書並傳扵世矣而若文公成公
𫠦輯周程張子之㣲言曰近思録者宜為宋之一
而頋未有為之觧者亦随文箋義為近思録彂揮未
[020-11a]
詮㝎而文㝎殁乃与同門之友汪䝉俞卓續抄校正
萹次先後一仍文㝎之舊且為製序而属之文定之
孫宗玉先生殁時凡𫠦註書僅僅脫藳而未及有𫠦
正㝎故悉以授許謙謙尤遵稟遺志益加讎校今
皆刻板以傳元統二年里後學吴師道移書學官請
祠州學而郡亦列祀先生配食扵何王二夫子矣自
聖學不明羣儒雕鏤組繡分裂破碎千五百年而周
程張邵五夫子重徽繼照六經之道煥然復眀扵天
下而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𫠦以載道立教之言
人極賴以扶持人心賴以開濟者千萬世如一日也
然而宇宙之間光風麗日之時不多扵風雨晦㝠之
變龜龍麟鳳之蓄不多扵䲭鴞蛇虺之羣章眀開拓
[020-11b]
之未㡬而蠱壞剥蝕之随至人心世變其相為闔闢
扵茫昧不可致詰之中者君子常視之以為學術消
長之候道南之學肇扵龜山楊氏而豫章羅氏延平
李氏實繼起而纂承之天之生賢固不數數然也文
公先生子朱子属當道統續之運而身任斯道不
傳之緒凡聖經賢傳之出扵分崩離析之餘者既悉
刪之正之以還統體之全而傳註訓𥼶之混扵得失
純駁之間者又悉披之摘之以成制之公提綱挈
領别𩔖離倫其學始扵精㩜潜思終扵真積力踐行
著習察之幾即致知力行之具洒埽應對之粗即精
義入神之妙世之𫠦謂空言無實而以欺世盗名
者非學也當時及門之士無慮什百而文肅黄公獨
[020-12a]
得其傳顔氏之無𫠦不曽子之一以貫之有自来
㢤文㝎何公早甞師事黄公与聞真實刻苦之訓而
文憲王公則又得之何公者也何王二氏生同里同
志扵道同時易名有司以謂何公之清介純實似尹
和靖王公之髙明剛正似謝上蔡時稱知言而先生
則自其盛年親承二氏之教以充之扵已者也
之歩趋寒之講切溪文㝎𫠦居/嵗寒文憲堂名立志持志之訓
謨嚅嚌道而㳺泳聖涯其𫠦資者深𫠦造者逺矣
雖進不得為諸葛孔明之起赴事㑹而崔州平徐元
直之知為偉人者不失也退猶得為陶元亮之任運
歸盡而其𫠦願為魯仲連張子房者尚皦然而不誣
也簞瓢樂道著書忘老英華之敷遺芳澤之流滋豈
[020-12b]
以表儒行之卓繫師資之重㦲一世之短千載
之長以此較彼孰得孰失必有辨之者矣方何王
二氏之鳴道扵婺也有通齋先生葉公諱由者年
軰荖先扵先生而文憲盖甞引以為友學尤邃扵經
亦不遇以死文㝎之行文憲状之文憲之行通齋誌
之則夫先生之學之行紀載而鋪張之將奚属㢤貫
實單弱早囙縁父友幸嘗洒埽師門而少長屢遭
家難為貧㳺仕有志弗彊不得終承先生之教以卒
弟子之業罪也何言許謙益之年長扵貫而屑与之
友先生之有望扵謙與謙之以承先生之知貫則
數及之矣備官亰師毎貽書編簡而謙亦未甞
不以是事為巳責也今謙不可作矣貫誠後死
[020-13a]
以是自勉而謙之子元乃以先生之子頖之請竭蹷
来山中属茟扵貫貫雖不敏誼不容辭扵是即其家
求其文關扵出䖏之大要者而叙次之併繫昔𫠦
逮聞為行狀一通録以遺頖使白扵先生之墓而且
以告後之學者惟先生生而遭時不㳤老而𦍒際
真元之㑹曾不得一試而遂以沒身它日汗青有紀
傳之儒林傳之獨行唯太史氏之𫠦簡擇是則貫𫠦
以區區傳信之意云耳謹狀門人前太常博士桞貫

   元故温州路樂清縣尹黄公行
   
     曽祖伯信宋故迪功郎累贈朝散郎
[020-13b]
     祖夢炎宋故朝請大夫致仕
     父堮宋故承莭
公諱鑄字希顔婺之義烏人姓黄氏黄維吾婺望宗
雖豫章𩀱井之黄亦由之以義烏黄氏家譜有昉
者復自豫章歸居浦江扵太史公庭堅為諸父行子
景珪生琳娶靖康東都畱守忠蕳宗公女弟始又自
浦江徙居義烏生子諱中輔字槐卿号細髙居士殖
學厲行嘗出逰行都題樂府辝太平樓上秦檜怒其
譏已將捕寘于法而居士既潜歸晚以轉運使上其
行義當得官未命而卒甥工部郎官喻公良能載其
凡行于碑詳焉居士生子諱紹祖紹祖生子諱伯信
累贈朝散伯信娶忠蕳四世諸孫女封安人生朝
[020-14a]
請公諱夢炎起家淳祐庚戌進士為朝散大夫行太
常丞兼樞宻院編修官兼榷左曺郞官以朝請大夫
致仕先配陳氏累封宜人次配方氏生承莭府君諱
堮堮用進納㤙承莭少以疾廢娶徐氏徐氏奉
兩淮宣撫大使司幹辦公事彬之女朝請公
之姉適昭慶軍莭度掌書記王公囦金有女
歸呉興丁氏而儒林郎兩浙西路提舉常平茶鹽司
幹辦公事諱應復其壻也於是丁氏屢有子矣朝請
公即命以其苐四子後製其名曰鑄而祝之盖朝請
公与王公同為宗氏甥而丁氏婦又黄之自出雖以
異姓為後亦庻幾以義起禮者㢤朝請公既老公始
来後年十六而朝請公殁杭承莭府君疾不能執喪
[020-14b]
公扶柩行濤江歸塋域反壤而𣗳既虞而𥙊人
謂其知𫠦慎重如是則可以承其宗振其家矣巳而
江南内附官府新立州境屢騷故家巨室困扵征求
之促數而偪扵宼盗之侵凌傾貲破産昜若轉掌公
扵其間獨用柔行智随物順成不淟涊以合汙不
崖異以絶俗雖黠胥大駔亦忍不加侮頼是以卒全
門户無墜其先然性本夷曠遇人無貴賤皆樂爲之
傾盡賓客之至其郷者欵門求交則授館延憇倒壷
命飲盡其欣往往别去澷不相聞後𠕅見之亦莫
能記省爲何人也公始學治經後郷先生更習詞
賦不區區求觧扵道徳性命之而其制行自与之
合中年上下世變得其興衰理乱之故扵諸史志傳
[020-15a]
中細繹微言披發大義獨深會于心而未嘗屑屑為
人言之作字端方尤工篆籕曰此吾心之防也平
生無嗜衣充體食充口居常怡怡自得家人
不見憂愠之容至其與鄰翁野老酣嬉淋漓有晋士
之逹而無楚人之怨以此終其身之死而不亂亦
其𫠦飬之全矣昔朝請公以禄官中行正
值眀禋當任一子推与其姪及既殁乃㳂致仕㤙
公將仕未赴銓而易代餘五十年為泰定四年始
以子貴封温州路樂清縣尹身服銀緋優逰
仕禄之外又五年得夀七十有五而終公生扵寳祐
丁巳三月二十七日而卒扵至順未八月十六日
公娶童氏承信監嘉興府鮑郎鹽場伯永女今封
[020-15b]
冝人生子男五長溍應奉翰林文字儒林郎同知制
誥兼國史院編官次溥次淇其二人曰浩出後劉
氏姑之子太學内舎生應龜更其名鼎曰滋即後公
弟㶊滋𫠦後父家益落其𫠦以奉公上承賓祭者
公一資之女三人長適賈師䕫先二十年卒次適劉
咸劉拱辰孫男六人檮橒梓 女二人其一適
陳克譲其一未行曽孫男一尚溍登延祐丙科至
順二年由諸暨州判官滿秩召入詞林其夏扈
都秋還及冬十二月朢訃至亰溍即日觧𫠦居官匍
匐奔歸以卒之明年十月十三日𦵏縣北崇徳郷三
釡山之原在秦孝子顔烏墓北三里而其南一里則
朝散公三世大墓也方溍歸擇蔵域相墓者曰維此
[020-16a]
為宜而其地則故属之公子出後劉氏者矣劉氏子
鼎遂奉之以窆凡具塼甓仞竁穴徴工傭興番鍤其
費一出扵溍而不以諉諸其弟溍有禄食故也丁氏
世家呉興之安儒林府君之祖諱曄卒官中大夫
太府少卿揔領淮東軍馬錢粮父諱伯乕卒官朝散
郎淮東制置大使司幹辦公事二公慶元丙辰嘉㝎
癸未進士也儒林府君莁主南陵簿故公生南陵
廨舎兵後丁氏家公往奉儒林府君及其兄將仕
郎仁東来為嫁其稚妹而孝養府君与將仕終其身
春秋家𥙊則别為位以祀丁氏之世曰吾以一身為
二姓祭主禮固如是也吾子孫其謹識之某少辱公
之知遂得与溍㝎交文字間而皆坎𡒄不偶扵時及
[020-16b]
世科某亦濫巾仕版抗赱南北垂二十年歸見
公而公方以𦒿俊為州里一鑑乃不意夫大耋之嗟
及之去年夏某㳺浙右溍以書遺扵吴門告
公𦵏期意將俾某述公之世出行治以告于世之立
言君子文以表其隧許焉而未及為今既復上矣
其奚以辝故件而繫之如右亦用其𫠦知者酬焉之
義也謹状
 𥙊文
   焚黄𥙊文
維至治三年次癸亥七月辛夘朔男將仕國子
慱士貫謹囙便人南歸令男卣具家饌之奠昭告于
先考髙郵縣令贈承事郎府君之靈曰貫徳薄
[020-17a]
實不肖似偶承家慶忝有位序于
朝乃至治元年秋由國子助教進慱士三年春
皇上推㤙巨下以及其先始載㝎褒䘏之典而貫品
在苐七扵格淂贈封父母妻其四月
命下遂贈 先承事郎 先妣宜人而新婦盛氏
亦封宜人惟吾 父早登科級甫膴仕而屬當易
代卷道閑居盖栖遲偃息餘二十年不幸不至上壽
以終積仁累行生既不享其𨺚沒猶推其餘以施及
于貫𫠦以顯
寵章延昭来者若水有源而木有本也縻扵官守
引去謹録副本令男卣展奠 墓下焚燎以吿
靈其不昧服此
[020-17b]
異數謹告
   先泗州墓焚黄祝文
而多艱長始知學因縁齒士忝冒登朝比由太
常愽士出提舉江西學校躋秩五品扵格得贈封父
母妻既至官則以其名列上己㡬 命下 先
事府君加贈奉訓大夫淮安路泗州知州飛尉浦
江縣男 先妣宜人加封浦江縣君㤙澤之光照映
門祚頋貫何人克遂臻茲是皆吾 父吾 母夙備
全徳不享其隆㽞以遺貫故得幸遭休冾之世蒙
孝治之福重封疊竉賁及泉壌豈惟胄胤之華抑昭
積累之今以善代挈家東歸㳟棒 命書哭奠
墓下并奉録黄一通章服一焚燎以告魂不昧
[020-18a]
服此褒嘉
   𥙊亡室浦江縣君盛氏文
昔我祖姑作嬪令族既壽而儀亦正以續囙是有連
猶裳綴幅先六十年亂離刺促我泗州公弗堪荼毒
往依姑氏遯于空谷遂与君家裙䏈属時君方髫
娟其在目我母曰嘻請㛰子欲問年斯同不疑何卜
納采未㡬母就木逮成配偶生理日蹙跋前疐後
左棖右觸飾無華簮飯止脫粟賴君安之同憂共辱
風雨飄摇一燈夜屋頋影誰儔君績我讀艱難困苦
覬沾寸禄随牒漂流川航塗轂㽞撫諸児盡瘁鞠育
㣲君自力雛顛巢覆我無他長研味筞櫝因縁齒士
技䓁工祝𠕅命登朝洊改章服中出長閑
[020-18b]
載君偕往章江之曲官飡雖薄亦有梁肉㸔㺯三孫
嬉戯相逐時莭伸眉𥬇言謖謖小君之封竉數華縟
自君得之如藝斯熟泰由約藏昭扵伏神埋在茲
闇者莫燭滿秩来㱕曰投倦易著幽貞詩歌邁軸
期与君同料理松菊庻幾衰晚各保胡福天既厚之
又奪之速俾君不遐由我罪酷暁案孤憑宵齋獨宿
孰視我䄄孰調我餗夢啼成魘淚漬祍褥人生如電
曽不轉瞩盛衰相尋何有贏縮翳翳夕隂𨺚𨺚朝旭
究觀其終穜不及稑君以艱生之死不黷歛有棺衾
蔵有畚築児雖未立尚繫昭穆㱕全之義君則何恧
惟是貧家動若溼束六易暑霜僅終埋玉茲新阡
荆山之麓奉君車巳載輹牢在莚别君一哭
[020-19a]
俟我同穴斯言可復
   𥙊孫秬文
維至順三年次壬申五月己巳朔越十又一日巳
夘阿翁與汝阿爹阿妳以家饌祭于中殤童子阿秬
之䰟曰嗚呼汝果何爲生也又果何爲而死也汝性
非警敏而知務學爲家法習不佻而知順親爲大
行其言動嚬𥬇適有類扵吾而吾之𫠦以愛汝異他
兒者以汝爲可託以嗣也去冬之十一月汝祖母死
汝適痁作既月乃止止而面目手虚浮醫言
濕熱在肝搏血𫠦䑒法當進凉劑用其方服餌倐進
倐退迨今春莫兩脚腕拘攣肺滿懣𠕅更醫而證
日以加氣日以微雖藥食交進未輟而忽奄然逝矣
[020-19b]
吾盖莫曉其故也吾幸以文儒忝有位序而家學之
重顧後無大懼不䏻下見 祖 父居閑二年見
汝誦書習字稍稍恱可吾意意詩書之脉藉汝以不
絶而疾病侵凌方長折使吾衰莫之年重罹此變
安得不惕然而驚盡然以悲也豈吾行負神明而貽
祻扵汝耶抑汝之父母不當得汝為子而反以閼汝
之生耶棺斂既周三日而𦵏于髙亢之地汝生于外
家而吾世家于此汝之魂氣無不之其體魄尚歸安
此土也一𥙊而訣老淚澘然忽不知吾肝腸之如割
也尚饗
   立祠植碑後𥙊方先生文
至順元年次庚午冬十又一月丁丑朔十又六日
[020-20a]
 壬辰門人桞貫實奉仙華䖏士方先生之主寓祠于
 其蔵所之北化城僧舎并樹碣墓之碑乃以牲酒之
 奠為文告之曰嗟通塞之在人而道固不為之磷緇
 苟其行之弗信則有言焉其庻幾出扵心而宣扵口
 其㝡精者為文辞徴扵辞則有險有易得扵則有
 醇有醨若其賦物而寫景悼屈而傷離動乎性情之
 正而要之禮義之歸開闔變化莫神扵詩雖古人其
 既逺尚述作之昭垂始先生之播學將啓秀而揚菲
 駕方騁而遂蹶服而去之以雲月為户牖以泉
 石為弦韋悲天末之囬風折瑤草其遺誰物華扵
 萹詠不啻夫纂組繡而噍瓊璣惟㳺興之飄飄匪山
 巔則水涯盖晚交吴謝之二子深有志扵龍雲上下
[020-20b]
之相随夫何麗澤之益巳含宿草之悽扵是酌飛泉
扵中嶼之東送夕陽扵冶城之西灑銅仙之清淚晞
釣瀬之風漪舉匏樽而徑醉掃苔壁而㽞題或登髙
忼慨或吊古嗟咨或躊躇而𠋣問耇長与遺
軸之随身無非殘山剰水之輝兹郷閭之一鑑
雖年者而未衰飈風欻其夕興駟玉軚而雲螭
土扵陽岡奄十霜其若馳廼掲徳而振華豈承學
之敢私緝衆羙而為銘亦既瑑于石之碑重斯託
扵僧廬并陳主而寓祠在古人有祭社之義曰以示
髙山仰止之思雖𫠦因之非據幸松檟之堪依遡仙
華寳掌之間有先生之履綦緬風晨与日夕魄彷彿
其耒娭予意夫斯文之英豈終掩扵蘽梩不于列
[020-21a]
星則蒸為菌芝眇方來之未涯庻不朽其如斯貫夙
親矩矱竊仰光儀悲莫酬於樹劍淚徒沾於主衣爰
因為位之初併矢心以薦巵來假來寜靈其有知尚

   祭許益之文
維至元四年次戊寅春正月丙申朔越七日壬寅
近故白雲先生許兄益之大𦵏有期先一日辛丑友
弟栁貫馳詣几筵薄陳香幣之奠侑之以文曰朱子
之學上窺聖賢心術之㣲中啟儒先機籥之秘稽
諏傳而道闡於有言即事觀理而學夲於自治凡精
思宻蔡之功𫠦以為真積實踐之地雖寘樽於衢人
人得挹滿而霑醉然尊聞行知則惟鼇峰獨得其至
[020-21b]
蓋一傳而北山之䟽剔濬瀹義益精而辭益不費
廼年德等差而得之魯齋其前承後引之亦建安之
翁季𫠦謂真實刻苦之訓謩何甞判知行而二致方
性言之丕顯而撝堂舩山之猶未瘁非徒耳受而面
承更益筵講而序肄兹寒泉一勺之多下注𩀱溪但
見其可酌而可厲以仁巖之逹識而逰於二老之間
其傳緒之真固的然歸之王氏之丗緬郷學之重光
山為暉而川為媚奈何聖藴之宗遂壓戎馬之氣兄
時弱年展也立志士之從師猶女之從人必先介而
後贄方登門請事之初已得其人於進趨旋視之際
曰㣲是子之精凝其何以當任重道逺之㑹先生
起從祠塾之特招而承顔接辭之素願因得不踰跬
[020-22a]
而自遂人十其功而已則百之學必至於充𩔖而為
知晝𦘕糜以加飡夜𤑔薪而照字披攘典墳采摘訓
傳務為髙深宏逺而不墜於習俗之薈翳茍蹈道之
弗頗亦皇䘏乎室之空而躬之悴於是推其緒餘以
私淑諸人而户外之屨翩其來萃善待問如撞鐘叩
有小大而其鳴聲則隨以異虚而往實而歸無不厭
滿其心意故周旋動作之形常足以端榘正彠之
𫠦自昔者安定之徒亦惟於此有得而足以振聳群
睨然而病蓬蒿環堵之居名在方嶽大臣之議或
飛剡而上公車或顧廬而勤枉轡乃魏野之莫回豈
朱雲之可更望駒谷之逍遥祗以興尊德樂道者之
一喟睠金華之古墟炳哲民之遺懿當成公嶷立扵
[020-22b]
東而雲谷有朱衡麓有張若養賢之大鼎聯跗而參
跱彼一時雖號於專門而究其樂本同出籥章之一
吹頃𦒿艾之淪亾變風作而雅廢庠校至於䘮儀射
郷為之失位其言偽而辨者又不過沾沾尚口之窮
截截褊心之刺兄子斯時獨能矯警惰屹郷社之
長城表斯文之徽幟以其服之於身者俻之家既興
扵孝而起於弟非元方之難為兄則吾季方之徳之
誠或其有二考大行已若然何致逺之恐泥百年七
十而疾病半之方托餘生扵液齊胡為奠楹之夢遽
掩泣麟之袂駭巷哭之相聞嗟善人之無𩔖雖諸生
越有心䘮而弔服加麻禮適扵義制用循踰月之
期勉就因山之竁孟子謂𫠦性根扵心其施之四體
[020-23a]
者皆生色之盎睟莊周謂嗜欲深者其天機淺循而
致之未免行名而失已然則理義之恱天爵之貴兄
既優得之宜乎出此而出彼若稽造物𢌿予之隆則
有子承宗有書在笥皆足以施澤扵方來而為傳序
不朽之計貫幸甚同門夙承末契自童習而白紛曽
靡忘扵兄事雖䝉霧有行潜獲沾扵㣲潤而鞭駑並
發難進希扵逸𩦸中官以漂流偶叨塵扵班綴兄
未甞不為之喜動扵中遄郵緘而藉慰以兄念我之
深固將脫略涯分引以自比而我之望兄實若炳燭
之鄰竊餘光之衣被迨倦翮之返栖相徳儀之近只
而龐公稀入扵郡城鑿齒有時而一詣引短綆以汲
深操刀而就礪庻暮景之桑榆不胥為小人之歸
[020-23b]
而君子之棄砉先駕之摧輪寜後乗之無躓今以
往孰砭我愚孰撤我蔽恐恐乎籍湜之莫保其終以
韓門之深媿幸工倕之遺澤誠底法而未墜臨
𦵏紖以泄哀矢余詞以為誄諒精爽之如存尚炯然
而監視尚饗
   祭𡊮侍講文
維至元五年次己夘冬十月丙戌朔越四日己丑
友生文林郎前江西等處儒學提舉東陽栁貫謹以
炙雞絮酒之奠致祭扵友故翰林侍講修史清容先
生文清𡊮公墓下嗚呼哀㦲士不虚生學當論丗道
泰時亨豈人自致要其𫠦遭有利不利或乗軒安
行萬里或取康莊出門車弊當可之時際可之仕有
[020-24a]
後有先何遹非義昔公盛年藴靈負智和家庭如
醴執業師門如就噐及其仁熟不績而藝一
奮其飛進儀禁廿年三入遂掌
帝制詞體深醇載振其靡干時班行相顧易視國老
丞疑廷紳郎吏剸裁政典牽引經有考有詢必䆒
史筞編摩翰墨㳺戯燕許常譽無虚羙
宸眷褒賢付以史事剪剔繁蕪斟酌義例衆方

命書還 燎既㵎槃樂只英苐角巾此門
之㢘不視其履殄悴之悲竊傷吾𩔖自公
巳而世議曰詭孰雅而哇孰而秕亦既十年浸乖
休否亨屯吾何望矣貫昔踰承公教麗澤
[020-24b]
堂筵句章客親仁徳頼彂蒙鄙踵登朝幸聮
班尾月夕風晨傾壷寘簋進之席間引以自比洎佐
成均公尤助喜乃俾介嗣親予講肄予何㳤以承
公意漠北鑣燕南掛轊談𥬇交欣謳吟忘𥧌謂吾
与尓後死則誄弔哭違時予心媿恥来拜塋門不見
嗣子公神在天公言在耳雞絮雖微有涙如水嗚呼
衰㢤尚饗

   馬景荘誄并序
新定故城千峰遺榭有大雅君子曰容堂先生馬君
質不去華通不昜分莭孝之風刑于其家而儀子其
卿當是時守牧之賢若方公回鄭公君疇阮公麟翁
[020-25a]
往往髙先生之行而以䖏士之禮禮之章逢者流盖
𠋣之以為望者餘二十年予幸嘗不其二子觧屦𠦑
堂拜先生扵席前退而二子逰如習射鄒嶧之郊
奉身工祝之位禮譲興行非一日致然也伯子景莊
𠦑子景仁齒皆長扵予故予得以兄事之而其伯𠦑
友悌特隆景仁出接四方賓客入自力扵學景荘佐
先生經紀家事囊槖細碎有條有理間亦
衍上下窮幽極深又若不縻扵世故而趯立塵埃事
物之表者也景荘未三十時郡守察廉舉孝以其名
上之外中書為署丹陽書院山長以不樂違去親側
棄不其後部使者屢薦起之辞益力囙得朝夕左
右視時涼燠調適甘致其飬以承其昔予過先
[020-25b]
生見景荘容色不盛訊其故知母夫人病數日景荘
肫肫懇誠聘醫製劑必審必諱又數日母良愈則復
出聮尊爼如常時其孝愛殆天性也予後客亰師聞
景仁教授桐川乞告歸省未及家卒而先生春秋髙
若無以自寧其志者景荘忍情輟泣開折至理先生
雖強為寛抑而思子之悲終戞戞在懐閱三年年八
十五亦卒然景荘氣完而貌序飬深而守固子意其
將平挌老𦒿無疑也泰㝎三年予外南還則聞景
荘以前二年甲子之十月十九日死矣年六十一耳
盛強者或不以必夀而衰羸者乃更以自全是豈
理之固然耶景荘諱元椿娶賈氏子男三泰之申之
翼之泰之為武昌路儒學教授孫男六詵詡誌詮
[020-26a]
諮孫女四曽孫男女各一馬氏夲出扶風而自常待
睦族望尤著宋兵部侍諱大受生通判漳州軍州
諱旹旹生迪功郎諱友諒友諒生容常先生諱洪迪
功扵景荘為大父矣兵部弟禮部尚書諱大同与
徽文公仕同朝以政學相引重而迪功復沿世
受業文公髙第苐子黄文肅公之門當文粛修㝎禮
書時親承講貫問學淵源有自来㢤惟其誠夫大者
逺者之不可以一二紊故能不以冨貴蠱其心科舉
累其志盖至于先生𠕅世而禮之教行于其家者粲
然矣則若景荘之不爽其承以自㳤其身又可不謂
之能子㢤世之人常知按學問以求君子而不知君
子之盛有出扵學問之外抑觀其𫠦受而可知耳泰
[020-26b]
之將奉景荘之喪蔡匯湖先塋之次馳書告曰与我
先人逰今而在者非子其誰子可不為之一言乎予
既重兹交誼乃濡涕為詞西向以誄于其神焉誄曰
漢萬石君以孝謹称由奮開之而建是承用承茲
其究不矜蕳易維行進止維恒有服于躬匪學以
僮御訢訢循䂓蹈繩使暢其風大猷可升東睦之墟
小阜大陵彂祥于人羙輯粹凝馬氏儒門世徳烝烝
匪前孰引匪後孰憑作之述之其培日増方時淪汙
禮壞樂崩維克思誠仁譲廼興其興伊何一家閔曾
有大斯立諸細懲斂手形以免兢兢有封斧堂
有薦殽齊惟君子世累善如登相其家書列在蕳繒
厥猷載之訓于来仍我昔交君謂我其朋君今巳矣
[020-27a]
撫棺莫譍矢辞作誄匪說之滕百年飄風變㓕相乘
斯文在焉其尚

   賀李彦方除廣東㢘使啓
伏電自淮昜莭喻嶺建臺聴上星辰久後承明之
入衣繡立霄漢重煩直之將雖云㦄紀而升固亦
選賢而援盖臺憲為丘氏之司命而嶺嶠制蠻服之
扼喉唯不盡乎方伯連率之蕃宣乃申夫祥刑使
者之按舉持㦸失伍果豈無其人㢤求牧与芻必有
任是賀者肆時猩嘷而鼯嘯不過蟻聚而蜂屯何煩
屈致扵兵苻正可究親扵民瘼誰言潢他㺯兵之赤
子未易草姦我謂周原攬㘘之皇華居然成化蹔勞
[020-27b]
按部即奏安邉恭惟某官比義具良史之才主静存
仁者之用謀王斷國是養其氣扵至剛立教正人心
納斯民扵兼善自試金鑾之歩共窺繡線之竒胸
掞藻立供奉班遅遅漏㸃簮華登御史府烈烈霜威
更嘗太學之虀鹽緒正曲䑓之禮樂將徧儀扵朝著
遄寓直扵寳儲奎閣然藜引中天太微而上樓船下
鉞乘北風爽氣而來凡而閩區越之成詔苦張
綱范滂之𠕅見吟酣芍藥瓊花之句需題扶胥黃木
之碑鶢鶋之集魯門何至用諸侯之饗蛤之還合
浦祗以形㢘士之歌酌泉而我自不貪問俗而民交
相慶竚見萑蒲之聚胥為襏襫之㱕昔周茂𠦑之始
治是官訊獄每先扵洗澤乃呂獻可之荐更外服愛
[020-28a]
君深繋扵𨼆憂此皆名世之真儒亦越爽之哲匠
是夲之豊者未必遂而積之厚者用必周人惟
非新瀛洲有真學士道將嚴而有命龍斷彼賤丈夫
顧勒成巨唐一代之必敷求司馬二正之䇿矧
明招方勤扵纂而前聞尤務扵蒐羅作世采章須
公華削某為寮學省受服民編重末契而下交竊餘
光以明耀鷁舟泝淛有韙豹隐在山靡皇賓餞
鴛行之舊傾心燕賀之私惟不廢扵緘縢因併
承扵餗梅華玉莭隃瞻蜀使之茅屋石田甘老
杜𨹧之曲有懐歸𠋣莫罄言宣
   賀張希孟除禮部尚書啓
伏審䟽竉彤延陞華紫槖官上右方叅宥密之謀
[020-28b]
尚書後行遂主儀文之事豈止朝紳動色將令儒服
増榮以庸禮而謂我即天命卿而猶統日秩宗
詢四岳盖自古以允欽祠部捴五曺亦目時而貽制
惟品式采章之数有討論煥飾之功此豈迂闊扵事
情要以弥綸扵國體矧大比賓興之伊迩而斯文柄
任之宜專眞行而不掩焉尚古人之獨見觀其辭
則過半矣抑知者之深機賢才或由是以朋陽德
亦乘之而主泰故反汗適彰於渙乃改絃必貴扵
和聲偉㢤喉舌之司萃此精䄂之運共惟某官海岱
英氣星斗紀芒決泱大國之風得諸樂本飄飄上林
之賊自是仙娑供奉扵貞元朝士之間醖藉出建安
才子之右方執蕳登圜丘而議禮洎援亮入西掖以
[020-29a]
書辭至今獬角之威好在鰲坡之藁曳履徑躋扵法
含香對扵禁塗大蘇公素詞臣不負向耒批
勅之手歐陽子𠕅為座主盡攄平生愛士之心使蝘
蜓無復献謿則鳳麟自然薦瑞顯受進賢之上賞是
名報國之忠誠余豈負官盖昔為貳而今為長時不
舎我猶前有疑而後有丞行矣庸企而延竚某情
深賀燕跡後登龍児子同逰要亦在門生之列丈夫
未遇豈無望國士之知慶臆誠陳敷言則淺
   代同門友上許左丞謝觧啓
㐲以右文政下温詔以興賢左轄真儒妙洪鈞而
播物遂使操觚之末亦叨充賦之榮化地深㤙私門
厚幸怕文章与時消息禮樂待人興行自成周論
[020-29b]
士而來洎先漢設科以始傳之經術莫非明道正義
之言證諸事為壹是尊主芘民之學亦甞䆒歴代
之良法未可諉為異時之虚文徒令談者之紛紜見
謂儒生之破碎非特逹遭逢扵盛際庶幾鋪繹于
宏猷嘘六藉之寒灰㫄菑古訓蒐百王之墜典上飾
天明肆時郷閭先徳之求猶昔學校貢英之意如某
者少而辛苦壮益漂流間目麗澤之講摩
之述作主人謝客𥬇尔五窮小子學詩慚予多識頋
言志永歌而已豈授政專對云然至若相如靡㬅之
辞與夫公孫愚戅之筞一燈夜屋雖甞美翰以娱嬉
秋闈明直棄兵而鏖𢧐聊以此而困造物豈憐
我而㧞塗置荀伯扵在三何嫌小却如趙咨者有
[020-30a]
㡬已媿先登奪標到手以若驚濫吹及門而實懼兹
蓋伏遇某官单傳正學宻替化機師保萬民備悉彌
綸之盛忱恂九徳獨持監裁之公是以識之審故擇
之精𫠦謂樂其善而忘其勢蓋親得扵厦旃之至論
匪徒專乎筆削之微權辱此兼收亶為殊遇某敢不
益磨頑鈍仰副陶成科舉利禄之文姑爭驅扵
道徳性命之學敢有昧扵淵源抒謝情深敷陳語淺
   通髙副提舉啟
伏審龐䟽宸綍光領儒紳禁路雲霄直希蹤扵峻武
泮林雨露乃屈意扵斯文蓋司存獲引重之榮則老
我遂蒙成之幸輒抒衷素併闖前旌恭惟某官言有
樞機學無雕飾方七分易拓開心上之綸及一
[020-30b]
名薦書掇取彀中之科第顧何甞以成己爲徳徒自
詫其獵較時歸乗半刺之車仕得初筮之吉曲江
宴幕排銀榜尚春色之冲融盧山飛雪灑石矼更塵
之澡瀹越三載如始至方千里猶一家屬聞臥轍
以興謡已復問釣而作賦出門西𥬇共期直上於蓬
萊懐綬南旋未免低囘扵菽水雖大鵬有六月之息
然神龍無百尺之蟠惟江郷均視枌榆是楚材實生
杞梓比乖涵育端傒封培觀魯侯之旂云將至止問
齊人之戍已迫踐更戒導從以肅驅載殽脀而偕往
夙宵命駕來暮有歌某愧甚丞幸㢤聯事庶㡬泉
阿𩀱劍之合幸成塤箎迭奏之和同官爲寮此席既
還扵本色一人得友予心竚沃扵芳猷傾𠋣方深敷
[020-31a]
陳内䆒
桞待制文集之二十
 右浦江桞先生文集二十中𫠦録古今詩五
 百六十有七首雜文二百九十有四首初先生爲
 文多不存槀年四十餘北㳺燕始集爲書名之曰
 㳺槀及官成均轉奉常則文以職司名之曰西■
槀曰容䑓槀出提舉江西則又以地名之曰鐘𨹧
槀自江西退而家居則又以𫠦居齋名之曰静儉
齋槀間嘗西逰吳中則文以㳺名之曰西㳺槀㳺
 而歸休日對烏蜀山歗咏自娱則又以山名之曰
 蜀山槀未幾 召還禁林述作日益富尚未名槀
 而先生殁遂爲人乗間待去今𫠦存雖七槀濓與
[020-31b]
 同門友戴君良定其尤可傳者序次如右以先生
 官至翰林待制也通名之曰桞待制文集云天地
 之間有至文焉相軋而生相錯而成其昭著盖無
 時而熄也故乎朝廷則制度文為聲明采章
 秩焉而有序乎宗廟則鐘皷相宣籩豆静嘉煥
 焉而有章乎軍旅則隊伍嚴列旗纛精明肅焉
 而莫犯乎政司則出施令舒陽𢡖隂廪焉而
 可畏乎庠序則禮教明上下洽比穆焉而相
 親兄若此者皆至文𫠦寓未易以一言盡也惟
 夫㑹通則其精神之𫠦流布徃徃凌厲奮蹈不
 淂見之扵功烈必宣之扵辭章此古之有志之
 士𫠦以不出扵彼必入扵此雖其𫠦戒有不同而
[020-32a]
 不随世以磨滅者則一而巳先生素臣濟之學
 而不大振扵是悉歛其英華發之扵文震盪
 汪洋自成一家之言或鋪張制作之休懿或昭明
 神人之感誦或序列兵戎之功伐或闓陳善治之
 𫠦急或推原名教之攸繫肆華而成其光萬丈
 自不容掩未甞區區求工扵萹章之間也國子
 監丞莆田陳公旅甞評之曰桞公之文厖蔚隆凝
 如泰山之雲層鋪疊湧杳莫窮其端倪天暦以来
 海內之𫠦宗者唯雍虞公伯生豫章掲公曼碩烏
 傷黄公晋卿及公四人而巳識者以為名言嗚呼
 先生之扵文可謂至矣可謂善㑹通而能宣至
 文之昭著者矣使先生得大振𫠦學功烈僅施扵
[020-32b]
 一時孰若斯文之傳衣扵無竆㦲雖失扵波而
 復得乎此有不深憾也是集既成㢘訪使者余
 公闕命廉俟阿年八哈刻寘浦江學官尚餘古今
 詩九百有七首雜文二百四十有八首未加詮次
 濂復同戴君分𩔗謄為二十卷題曰别集授先生
 之子卣蔵之俾世世謹其傅焉至正十一年辛夘
 春正月甲子門人金華宋濂謹記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