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待制集 > 柳待制文集 17


[017-1a]
栁待制文集之十七
 序
   蔡氏五慶圗詩序
自飬老引年之禮不見扵庠序而家自爲政人自爲
俗雖以君子庶人之老貴富有扵其身者曾不淂随
年爲品以享夫貳膳常珎之奉則徒行徒食猶爲限
扵力制不獲巳然也至扵与之疑年而辱之塗抑
豈先王示恵訓孝弟意㢤夫以五十始杖而不
力政八十与之杖而復其子九十就問焉而復其家
𫠦爲引户挍年隆禮僃飬而優㳺扵佚道之中者或
得之扵上而子孫燕私之際乃時其涼燠蚤
莫之莭其肥甘煖之宜樂其志以不違其心則
[017-1b]
亦一家之曾閔一郷之四代而巳學者謂其有仁䕏
之施焉録而著之固亦綱維世變之一機也淛東㢘
訪使者治吾婺自予歸里亟聞其掾蔡君君羙之賢
間雖一二見終未其𫠦以賢也今年夏忽以書致
吴郡朱澤民𫠦為作五慶圗要予序盖君羙丗家緜
竹而僑居雲間大母徐九十猶在飬父檜巗翁亦且
踰乎楚莱児戯娱親之矣扵是君羙復有三子二
孫蘭菲芝曄服和順毎時莭上壽五世一堂陳饋
羞耉休有令儀天之頋綏蔡氏矣而君羙又
薄其既託之繪事以寫夫不可名言之盛復求䏻
言之士聲之詠歌流之筦絃以章茲一門休顯之苻
詩曰孝子不匱永錫尔類又曰樂只君子遐不黄耉
[017-2a]
然則天之厚君羙者寧獨其身而諸君子之𫠦以為
君羙者又寜獨于其一人一家㢤頋今飬老引年
之禮失扵庠序者如彼而得扵燕私者如此則孝弟
仁義之端㫁自君羙彂之木鐸采焉茟書焉若畫
与詩与夫不腆之言則亦未為無徴乎尔
   江浙行省左右司題名序
行省得畫地統民其軄制眎内中書而合左右曺為
一司官宰属署郎中貟外郎貟四都事員三率用
省䑓名臣凡外廷之謀議庻府之禀承兵民之
財賦之蕳稽左右司實賛其决而宰相質其成焉重
其任故隆其選也省以江浙名而治于杭者有地方
數千里統名城三十三在江以南屹為巨鎮而土貢
[017-2b]
方輸之上亰師者尤為天下最矣夫自建官以来
由是而調元揆路執法南端者代不乏人盖其學術
事業彰扵既試 朝廷信之天下賢之後世之其
𫠦自𦤺如是官豈以重夫人人重之耳至順三
年蒼龍壬申之魚䑓賈君 東垣袁君臨沂王
君實居是官而揆衡丞弼適皆一時廊廟之良笙鏞
恊和金玉舂應職脩事舉方面晏安囙淂求故實
彌縫𨶔典既列今任人名氏鑱諸樂石而前是之甞
官扵是者亦併表而繫之且虚其左方以俟来者之
書焉咾乎江浙之有行省行省之有左右司固有
國之常而斯民𫠦恃以為安者也今為官紀人而
其人之𫠦以不朽而常存與夫随世湮㓕而無聞者
[017-3a]
則有在矣𫝊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詩曰殷鑒不違
在夏后之世然則䆠轍之更代往過来續新新無窮
躅即方来之視指目具嚴葴訓斯存有
官君子尚敬之㢤
   朱莭婦吴氏序
婦人有一醮之禮有三之義守以勿失惟其正焉
然而萬有一不𦍒嗣胤未立奄䘮𫠦天迺免夫入
室之嗟汔遂承宗之託君子之論亦烏得不表而著
之以興信之風以振衰末之俗夫豈為一匹婦私
㢤武唐故亭魚䑓下邑其地在髙平方與之北迩聖
人之居而漸涵聖人之澤其来尚矣民有吴氏女生
十七年嫁為同縣朱某婦入門而舅姑善其祗順婣
[017-3b]
黨化其穆雍饋奠無違禮内外無違言閲六年某以
疾終一女生𠕅朞父母舅姑憐之為謀改適吴泣涕
垂頥引刀刲臂燎香鼎中以死自誓曰夫既以
身事人而有二心即亾何以見吾夫父母舅姑亮其
確誠不䏻奪及終喪益嚴孝飬而自力扵機杼教其
女使服女事擇𫠦必扵良族始吴將歸朱時妾張
舉子數月巳而張亾吴躬為保撫㤙意醲郁人不知
其非已出也壮授室有女三年二十五亦竟
既請扵族衆為立後而尤愛鞠其女方舅亡姑老寒
則以身温其衾席食飲必具旨甘姑甞瘡瘍彂手
莭間痛甚吴旦暮為吮瘡傅藥瘡尋愈人以為孝感
盖得壽八十三以沒朱氏素艱儉而吴惸然一婦人
[017-4a]
幸㢤有庶子又早夭微吴婦則父母無𫠦藏而祚胤
無𫠦承嗟乎禮義人之大閑學為大夫士猶鮮克真
知而蹈之則若吴婦之堅莭特操深智遠慮雖天
性實然而其圡風近固不為無助尚可湮沒而無
傳㢤江淛行省左右司郎中賈君惟貞朱氏壻也間
為子道其外姑卓行如是故為之序以俟夫觀民
風者采焉
   宰淵微挽詩序
淵微錬師與亰兆杜原父為方外友前是二十年予
囙原父識鍊師見其臞形華𩬊葛巾藜杖相羊湖山
雲月間無求扵人而意每自得以為依隐玩世若吳
宗元元丹丘之倫其制行未必過是也原父比辤徴
[017-4b]
栖遯武夷山中間以書来招錬師鍊師攝衣偪
然赴之至未旬浃一昔化去鍊師之以死託原父与
原父之承其託亮㢤是心矣夫今原父山中左
渠原之竁奉鍊師劍以蔵而乕林逰居之英苟知
鍊師者咸相率詩以相紼者之謳盖得如干什焉
錬師揚産而逰方之外其居乕林最久交天下士最
廣肆今御焱風以上征頋名山而一息其神飄飄如
鸞皇之薄乎重玄豈復有悲鳴蹢躅之意而諸君子
者因其不自巳之情形諸聲嗟氣歎之間壹是屈
平遠逰郭璞逰僊之遺韵不為蒿里薤露怨惻怛
之新聲凡在編者皆可傅也哀死有詩詩則有序自
三良黄鳥始然則序而𫝊之亦可也睠懐慕卜厥有
[017-5a]
序義子之鍊師豈在諸君子後㢤予則東陽栁某
道傳也
   金石例序
唯春秋有例謂其以一字制褒貶可舉此而通
彼也史氏用其法載言紀事故亦有凡有例然春秋
寓聖王世之大權太史公倣之以為史記徒例云
乎㢤自先秦兩漢而下論譔㓛業為銘為誄著之金
石其斧衮侔乎春秋其銖量㮣乎史氏使無例以為
之統紀則澷且靡矣金石例之作其殆得諸此乎昔
子入教國子潘文蕳公以集賢侍讀學士領大司成
毎休暇造公見其蕳𠕋紛披茟墨交錯稍即問公此
何為邪公曰吾金石例彚聚既繁資亦富固若
[017-5b]
是耳予甚疑焉以為言之精者為文推原事始䆒極
物變抑開闔傍通互用求之扵例例盡則止孰若
求之無例之例為有得乎方將公窹疑而公殁扵
是餘十年矣公之嗣子同知嘉㝎州事某迺出斯文
言將刻梓以承公志請予序子盖始淂而之斯例
也先括例次類例耴扵韓氏者十常八九謂韓之鉅
文起八代之衰而反之扵正有春秋屬辭比事之
教焉而例在其中矣懿㢤公之用心也肆今而後冶
金伐石誄徳銘功示一王之製作垂景鑠扵無窮則
斯例之𫝊其亦有功扵韓者㢤由是而充之雖至扵
春秋史記可也元統二年次甲戌春正月七日東
陽栁某序
[017-6a]
   俞噐之詩集序
郷友俞君器之既冠流離燕薊間閔其生之不㳤而
悼其志之莫伸間則作而言曰困而不學民斯下矣
予世之困者由困致亨有學而巳囙自夙夜鞭辟扵
學久之登名天官有仕資矣凡其窮居獨處单行逺
適𫠦感有蹙舒𫠦逢有離合壹發扵詩而和平淡泊
之音見扵言間子是以知噐之有致亨之具而詩其
寓耳延祐予客亰師噐之亦自餘暨代還益流落
不偶而氣以昌其詩者固未甞餒每一過則呼
酒引滿自作詩歌吟賈勇為樂洎予入教國子而
器之懐廬江令尹章南出矣又數年予遷奉常則聞
噐之既受代即死廬江噐之無子其婦羅氏數千里
[017-6b]
奉匶還買地𦵏且為之立後凡𫠦以紀家事者
尤盡心焉仐又將刻其𫠦著詩而請予序其萹端羅
氏之不忍遂死其夫如是哉羅氏故翰林直學士羅
公漢臣女始羅公得噐之扵僇辱中而妻以是女扵
時噐之母子未相聞也于後噐之得官歸母尚無恙
羅氏之致飬扵其姑者甚謹盖噐之之遭兵楇以有
母故噐之之以身徇孝訖全其母与羅氏之欲表其
夫以資不朽是皆天典民彛之𫠦以不泯而常存者
也况其詩之有𨵿扵世教若讀通鑒諸作真得史外
傳心之要雖欲不𫝊得乎噐之凡行有翰林應奉黄
君溍𫠦次俞孝子𫝊在此可略也
   送叚甫州判序
[017-7a]
科目人之一路而其消息盈虗則視時向背唐宗
盛際固甞屢得其機矣糊名校之法雖詳且宻而
已与夢求賢之意同一轉移𫝊曰當其可之謂時
時之𫠦向人才係之非其機欤予學不遭時而老既
偪之獨扵人才之進退有槩扵心故自延祐設科以
一士之名則喜見顔間以為人才國之元氣
封培護飬至扵有成夫豈一日之積譬諸稼穡㓕裂
而種之鹵莽而収之望其囷倉之贏烏可得哉始予
未識甫而讀其𫠦為詩氣浩而志充聲長而光潔
知其中之𫠦存有不屑屑者焉于後甫舉扵其郷
上南宮得髙苐子客京師甫不鄙㝎交予意
出賦燈棋月析之詩入吟絲綸鍾鼓之句為日久矣
[017-7b]
今年春予以流落不偶薄逰中吴則聞甫繇常熟
州判官受代將此上録其近作數十萹予益恬夷
容曵恱可心目予是以知甫之優扵政而邃扵詩
雖不近名名固随之昔白樂天劉夢得皆以進士久
次典州于吴採摘物景描摹山水謳吟略徧非帷二
公去衣忘吴而吴人之思公者亦曰山川𡨜寥閴乎
無聞以二公之去此久也常熟名州扵吴為属郡吉
甫少甞侍宦逰焉盡㦸清香之適豈貸夫角弓嘉
𣗳之思甫去是而羽儀天朝青遡𬗋直不旬月
間耳觀時𫠦向彂舒夙學使决科士之効顯白扵
天下予雖退老山林尚歌棫樸之雅以興君子之
風扵其行也先之以言
[017-8a]
   提舉司𠫊壁題名序
予至官之明年稍葺署居完故益新既又稽蔵牘得
前任人名氏并其涖官遷秩之月興起蕭公許公
正貳貟捴廿五人將刋列于石而虚其左方以俟来
者之繼書焉即以序序曰提舉學事古無是官宋
中世建學立師始用是八衘尋復省減而以轉運使
副涖其程試進黜之要有勸誘無徴令統属既尊時
議称為學
國朝稽古右文制㝎官名提舉儒學乃得
分須諸道後唯行中書治𫠦合置一司雖視秩苐五
而臨㩀乎校庠序之上曺務甚蕳師資攸繫非館閣
掌故之目聲實兼荗者固莫宜居之余以晚出後至
[017-8b]
企瞻前未甞不赧然而慙悚然而懼盖鄭公許公
扵余為執友貢公劉公比接班行而吴公方今儒林
之朢也執䡄轍之似昧衡轅之非徒欲希風躡景以
睨其光塵殆不啻効下里之顰冪墊角之巾迹之
愈近而求之愈遠矣嗚呼余𫠦偶得者名也其不可
必得者實也孰開其先孰引其後因余之孱而併泯
群彦之實之羙豈理也㢤夫承徽乎照乗之珎而延
昭乎炳燭之鄰此余之𫠦恃以全而且以祈之方来
者耳序而伸之則何讓焉泰㝎四年冬十又二月廿
五日東陽栁貫序
   斡勒氏三子命字序
西洛斡勒𠦑敬故嘗与予逰他日見其三子而問字
[017-9a]
焉予曰父之愛子無𫠦不至善其名𫠦以善其身孟
子謂責善則離是主恩与義而言之也夫以𩀌為不
祥而以善為不責不㡬乎傷恩而賊義豈誠愛其
子者㢤今子愛之而欲其之善得為父之道矣予請
繹其𫠦以名之意而字其冢子洵曰宗直其中子溶
曰宗理其季子淳曰宗而為之辭曰直言徳理言
言本也盖字書謂洵水名詩人假為忱恂之恂
故𥼶詩者即訓洵為信其曰洵直曰洵羙者必其中
之直而後外之羙形焉此直内之敬而无妄之誠𫠦
由立也至若容而為溶享而為淳按
韵書溶水盛貌也淳質也曰盛曰質其之扵義各有
攸主矣且天下之至動者莫如水盛而不溢安而弗
[017-9b]
撓則動静相形淵洄淪漣而文理生焉夫理以用言
佀矣而以言夲何㢤盍亦反其始耳故逹必涓涓
盈不㳽㳽如齊在盎沈浸醲郁芬芳欝勃無弗
雖然學為人子學為人弟求諸吾身而巳惟心無私
曲則自知之明自信之䔍而善為誠善徳為實徳矣
然則直非學者之始事乎迺至葆慎扵盛大流衍之
餘而晦蔵扵文理昭晣之後期貞質其弗虧俾单
而益固則理之与又豈非學者知終之事乎嗚呼
飬之不直文何𫠦施藻繢之華由質迺見凡兄弟弟
一本相成三子之年予不可及矣因予言而有彂焉
是則𠦑敬不鄙問字之意云耳予欲隐安得而隐㢤
   送王雲卿教授赴官嚴𨹧序
[017-10a]
雲卿淳熈郷相魯公諸孫也年方盛壮學有端緒今
將教授嚴陵行日薄里友皆為詩若文𦤺祝䂓之意
而以首簡授予序序曰士一命而以詩書禮樂施教
國其職盖与侯伯侔重矣侯伯以政校官以教
教不而後有政以翕張之則教道之任豈不
乎㢤嚴陵与吾婺壌相接也東莱成公筮為其校
官日張宣公實綰郡苻聲應氣求化孚恵冾一時交
相引重望如邹魯其𫠦以為教為政有出扵詩書禮
樂之外者乎今其迹班班而在著之家集可按知也
雲卿以其𫠦聞推之為教吾見其衍充溢真
古人之𫠦難而軼扵今人真易易耳雲卿居城西菱
塘之上成公昔取大易麗澤習之意以名𫠦居之
[017-10b]
齋其地去不百武雲卿之先府君成齋先生
㑹扵心以其世學迓續前聞風徽未泯也雲卿行㢤
攬蒼泱之淸氣寫蕭灑之遺情教道之昌是亦前人
而已予𫠦謂与侯伯侔重者盖在此而不在彼也雲
卿行㢤
   送白彦昭序
栁子謝歸浦昜之明年邑之屬郷興賢廵檢白君彦
昭三年䆠成矣將以月日代里友吴立夫為裒詩贈
餞而虚其首蕳授栁子序余盖未甞接君而烏乎言
立夫曰吾客授馬建山中迩彦昭之署居見彦昭恂
恂畏謹方業扵讀書講聞理道如無𫠦事事者又退
迹其實則囬溪疊嶺百餘里間雖荒年飢民甚困
[017-11a]
悴一柝之驚一厖之警寞無聞焉農甿樵𨽻囿君之
恵者知君治任有日愕眙吁駭謀為㽞行計不可則
相頋失色不啻寒之裭裘濟之亡楫以彦昭之宜民
如是固吾詩之不而𫠦為請序之意焉耳栁子曰
朝廷𣗳官聮張治具不愛圡地之入而予之以飬
其良心善性其制纎悉僃矣故雖郷亭㳺徼逐捕之
吏未登命秩亦使之受禄扵水衡賦租扵嗇夫夫其
任之保民之意既誠既切肯少卑其官㢤然則有地
与民而淳固易直之風不勝夫攘矯䖍之習蛟
鰐横而鼯鼠躑冈畢擭穽弥山亘澤曾不以革其
怙侈㓕義之心而况挟智自多者以為是烏騁吾
私而罷劣弗堪任又不過苟贏月俟終更掉鞅去
[017-11b]
嗚呼軄業之不功序之不立果誰咎㢤興賢為郷
在浙水東一席地易治耳而賊曺滿苐得九品
官彦昭藉世禄之資筮得之未多也然余特嘉
其不扵讀書聞理道而坐致宜民之効有合
扵夫子告康子之言囙書為序以終承立夫之請以
充大彦昭之志而余也獲附扵知言之義抑其𦍒欤
   送趙永嘉序
昔予未更事時讀皇甫湜廬𨹧縣㕔壁記而疑其言
之過訐也以為縣地方百里令秩三百石凡而政治
教令承之扵上者吾得推而下之扵民亦何至如束
溼如盭而惟擿觖譙譲之避㢤中䆠牒深
世故則自畿赤緊望縣而下見其䖏勢䠞蹜過甚
[017-12a]
而恠湜之時何以若是耶談者毎謂古今異宜而
獨為縣之難在昔巳然又何惑乎今今敬𠦑之改令
永嘉予知其無擿觖譙譲之避者也然永嘉在浙水
東為大縣矣而索言其大則非謂版藉之蕃庻有土
著而無穴食也非謂圡田之廣斥生物滋而用物饒
也又非謂邑屋之富麗珎貨萃而市賈充也盖曰大
維藩元侯作鎮諸使之軺傳所臨賓客之道塗𫠦
出飾次舎而具委積蕳乗而供勞遺惟縣之求帷
令之責故寕保鄣之不先而無寧趨辦之或後然則
長民之軄果若是而巳乎縣之𫠦以為大亦止是而
巳乎以敬𠦑之才敏用一出手𦤺是無難也抑湜
𫠦為歎息言之者何以挫敬𠦑之朝氣㢤乃若牒
[017-12b]
訴紛拏而有理以照燭之賦役數而有道以均調
之猾胥弄獄而有法以紏繩之豪民舞智而有制以
禁格之以理道爲權衡以法制爲衘勒亦固反諸吾
身而信質諸吾心而無歉焉耳敬𠦑強學好問憂居
數年涵飬益熟體驗益精發其素藴而治茲海隅方
百里之地若挟利劍而剸犀兕駕車而騁康荘也
如予之遅鈍怯懦尚敢鼓譟一言以助發其鋒銳㢤
至順元年冬十又一月丙午烏蜀山耕樵人栁貫序
   浦江縣官題名序
浦江自唐天寳間始縣而縣在浦陽江源之溪上故
因以名焉入
國朝稽合户版宜爲中縣署逹魯花赤縣尹皆正七
[017-13a]
品主簿品亦八其軄固有正貳而出政令議刑法
則同歸扵理而巳粤定軄制迨今踰六十年官轍
之有去来縣政之有癈舉其簡在人心与載之輿論
者其善其否不可掩也然姑以滿三載爲代而通計
之亦一官閱二十人而贏其間以最即遷以故遄注
又𫠦未論予帷縣人壮而㳺仕扵其累任知未
而得諸耋老之議則爲之長者若忽都魯沙公之捄
荒弭盗筞略明允八児思不花公之儒雅温縝卓有
猷爲爲其令者若趙公泰之久扵其官而民益信苻
公友直之愿恪有守終始不變雖逺或數十年近或
七八年而政蹟章章可不誣則夫天理之著于民
心事乆論定真如衡之在懸鑑之在瞩尚孰得而轉
[017-13b]
移之㢤他官署皆有題名而兹縣獨闕至正改元之
春達魯花赤波羅君自陜西行中書掾選署始来方
以勤敏舉軄業為事乃命吏稽櫝得前任人名氏
合若干人將鑱之樂石顯示方来請予文以其端
子曰題名為繫年著代而作無褒貶也然政有癈舉
行有善否由後而視尚凛然勸懲之義与史法以俱
傳後之君子因其有紀而益思𫠦以盡其軄分之𫠦
當為則民之信之天實臨之為善之効庸有既乎是
惟波羅君拳拳彰注勸来之意而予不腆之言亦不
為徒彂而巳也夏四月壬午序
   海隄錄後序
昔陽夏謝景呉興施宿嘗先後令餘姚皆甞建海
[017-14a]
隄之役矣謝之築自雲柯至上林為隄二萬八千尺
施之築自上林以及蘭風為隄四萬二千餘尺而王
文公記謝事畧而不詳摟宣獻記施事謂隄之為害
近世尤甚大率調夫六千役二十日計工十二萬
費緡錢萬有五千勞費如是民力有不堪乃列于
府于司而縣出緍錢四千三百有竒邑士大夫郷
人助亦三百萬提舉常平至助榖三百斛然築隄四
萬二千餘尺之中石隄四䖏僅五千七百尺而巳則
餘隄皆不過用土其靡費錢穀之多巳如此而秋潮
之湍悍不常田功之俻禦尤切扵是議建荘置田裒
入以供築之費庻幾民有息肩之朢其為慮
逺矣嗟乎今去施公又將二百年田既籍之扵官而
[017-14b]
潮汐之侵齧日益為害救災捍患固當随時制宜然
古昔巳效之䇿在後人亦不可棄而不省此海隄錄
𫠦以著文公之記而繫以施公前後區畫二䟽欲使
人之知夫海隄之役不可以不加之意而權其
以為損益頋在乎人之弛張闔闢何如耳至元四年
戊寅之夏州判官葉君恒方𠕅興隄役而施君之石
隄淪沒巳久方定議壘石代土以為逺之謀度其
長至二萬四千尺有竒工有緒矣明年巳夘君始購
得舊録扵里民王氏喟然歎曰此吾事之鑑也泯泯
無聞得乎將重刻之梓𫝊示無窮予嘉君究心隄事
不遺如此而其不沒人之善又如此因其有作
故表而出之宣獻記文錄不載而郡乗有之亦併
[017-15a]
繋焉
 引
   龍氏叙族小録引
泰定三年秋有
詔賜髙年帛八十人一匹九十人二匹扵是萬載之
士龍君天衢奮然諗于宗黨曰
聖人發政施仁𫠦以興起吾民者若知之乎吾龍氏
始石晋時居豫章後徙萬載今𩀱虹槗之東西聚挨
數千然聚益多而情益踈矣吾宗老肖巗居士明
年属登八袠吾欲即是大㑹群之長少洗腆致慶
使知昭穆有在扵斯而因以示夫尊尊㓜㓜之茅焉
尚庻幾有以昭承 徳意則以何如衆曰唯㢤乃
[017-15b]
以二月廿八日萃凡宗于君𫠦居之中和堂
儼雅筵几静嘉耋艾尊臨子姓承事殽奠斚禮備
樂成卒徹有容載欣載豫野夫林叟瞻視駭歎以為
治冾休眀時臻康乂其象㮣見扵是莫不榮龍氏之
宗服君之賢而君圖其齒列升降之叙又裒其儀
章歌詠之辭求予言萹予不得而讓也盖族蕃則
散散則不属是以先王制之宗法以謹牉合為之饗
食以交接進退比扵莭度數扵文夫然故一合
讌旅語而孝弟之心生信譲之俗興豈曰滋龍氏一
家支庻嗣胤之華而又將溢之扵州閭黨遂之間此
古人𫠦為扵其郷而知王道之易易者也然則
聖神在上感化一機吾扵龍君重有焉其年四月
[017-16a]
既望東陽栁貫引
 
   杜思成更字
予友杜君年過四十而猶自媚于學孜孜焉如恐後
扵人者以予倦而歸休且有一日之長時時竭蹷過
從證其𫠦得而質其𫠦疑盖于兹二年而弗有
間忽拱而言曰昔吾父以斌名我而朋友以國賔字
我予兹覺其義之弗恊也而欲更之子其有以朂我
㢤予曰字書彬文質備貌亦作斌份而監韻苐云亦
作份則從文從武而為斌韻固巳非之而不收矣傳
曰文質彬彬然後君子謂文質適中而後得為君子
則彬彬者固成徳之符而人之𫠦以為君子常以是
[017-16b]
而驗之歟盖學可勉而至徳必養而成養之熟不熟
固繋學之至未至孟子𫠦謂知言者至之之事而養
氣者得之之功然則配義與道之氣以直養而無害
則知為致知言為知言徳為成徳而踐扵君子之域
也果矣古之君子愛其人則憂其無成憂之也深故
望其成也切望之忠也憂之亦忠也子之勗君亦忠
吾之忠而巳故敢正其名曰彬而奉其字曰思成且
序其以復扵君者如此烏蜀山耕樵人栁貫
栁待制文集卷之十七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