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待制集 > 柳待制文集 12


[012-1a]
栁待制文集之十二
 墓誌銘
   故宋孫眀府碣銘
至元十三年八月
王師渡錢塘下浙東𫠦在繹騷通直郎知臨海縣事
四明孫君奉其母黄夫人在官以飬及冬将代命家
人御之先歸以避其鋒既受代即辞還次栅墟逢郷
人言夫人復徃臨海且數日君倉皇追奔及之而大
兵巳薄城下則与一力躬板輿窮日兼行兾将先
入未至遇兵母子遂俱蹈難死十二月二十五日也
一力脫身以其訃馳告家明年二月某甲子奉衣冠
祔鄞縣環村吳嶴先塋之次夫人得年若干而君纔
[012-1b]
四十耳君以父䕃入官調潭州司户參軍轉建昌
軍紹興府録事參軍舉貟及格改宣教郎宰臨海稍
進通直郎三試郡曺一領𠟵縣錚錚有聲舉君陞
者葉公夢鼎王公應麟湯公漢翁公合而葉公尤
深知君謂其少年䏻自植立奉母尤盡孝飬要為有
𫠦見而云也黄夫人扵君嚴而有㤙公退莫歸必詰
其𫠦理之政茍至平允則喜溢顔閒一或未然深加
責譙曰我見尔父決事多當否迺易知耳君之先事
慮患将以置母扵安全母之不舎其子復将相依以
生是皆骨肉之深愛母子不自巳之至情而亦豈
料夫禍釁之起乃常出扵智巧之外然則自盡吾孝
自盡吾誠雖死猶生尚何慊㢤君諱璹字壽朋孫氏
[012-2a]
系出河朔九世祖全照有功澶州當牙校以譲其
季而南逰吳越占藉干鄞之甬東廂為鄞人是生宗
顯宗顯生忠忠生周周生義端義端生諤諤生允諤
布衣領㫄縣昌國榷酤而卒丧在殯榷𫠦火起烈熖
次及之允伏柩上呼哭踊之以血户牖廬落皆
燬獨菆塗筵几儼存一邑震異允扵君為曾祖特授
承務致仕承務生枝与其子起予同登嘉㝎七年進
士苐扵君為祖以迪功郎潭州南嶽廟累贈朝散
大夫南嶽二子起予願質願質君父仕至朝散大夫
工部侍郎南嶽早宣献樓公端憲沈公正献袁公
游及見徽國文公而證其𫠦受䆳學䧺文朢于一時
嘉定更化甞公車拜䟽極言天下大計不見省罷
[012-2b]
歸慨然欲用其學𫠦著書曰海上藳蔵于家孫氏八
世二百年善植而益滋孝鍾而屢顯積誠累徳天實
臨之人實信之然致祝融囬禄之潜熛息燼而不
䏻使斧螗鋒蝟之囬面革心豈天道無知有時或然
而其可恃者則未昧也君娶荘氏子男一嗣明將仕
郎死亦三十年孫男三元元佐元蒙曽孫男十有
一重紀至元五年其巳卯距君𦵏六十三年矣貫
㳺鄞還次餘姚元蒙客授是州道君死事悒悒不勝
哀恫若欲祈貫爲辭以泄其湮欎之思而重扵言焉
又明年至正之元貫䝉
恩召還禁林元蒙迺以其状并録三世幽堂之誌寓
書拳拳申前請貫悲君之遘難罹凶者如彼而喜其
[012-3a]
嗣慶紹聞者如此則爲序而銘之銘曰
生孰爵之死孰搏之母子天性孰構虐之母實有子
子實有社𦍒生遄死駢首膏野維孝維慈有不亡者
尔世工儒蓄盛涵深將騫將翔鎩羽而沉有令子孫
思廣徳音不昧維神尚赫其臨
   瀏陽州學教授張君之墓誌銘
之姓張氏諱祖字繼之世居婺之金華爲金華
人張氏出軒轅之後軒轅氏五子其一爲弓正以其
業氏唐有龜齡始居金華後乃去𨼆東海上龜齡即
志和自称玄真子波釣徒者也至今縣多張氏尚
皆称龜齡之裔然代遠宗湮莫可考矣曾大父諱宗
義大父諱大父諱景巗三世皆𨼆約田間力田以
[012-3b]
自封殖而其家浸則始扵大父之早孤大父知
為令噐特愛異之使學城中而之亦克自奮厲
課誦讀晨夜不輟天未曙挾𠕋映簷光而諷繹之夜
分燈屢涸猶吾伊未絶飬其氣以充其𫠦學充其學
以必見扵行其志皦如也延祐間郡上其才行得署
饒州雔溪書院山長苐成遂調瀏陽州學教授至
則究心學政復其侵田為之圗其廣狹之形稽其歩
畒之實刻石學官以防姦制弊㑹守貳闕大府檄繼
之攝承郡事時荐侵道殣相枕藉方下令分賑
之為設方畧使持劵左入受粟右出區畫既㝎
衆無壅閼竟事帖帖無譁二年以大父丧棄歸視封
窆道逺予告滿百日以例免重紀至元三年𠕅至湖
[012-4a]
南選將赴調亰師未行而卒五年己夘十月廿三日
之沉質敏言論忼慷要為彂必有合扵義少
讀史至魯仲連𫝊見為人排患釋難觧紛亂而無
奮然扺几曰士當如是而巳其扵嗜善疾惡如口之
扵味無弗得也大徳中縣有桀吏酗虐扵民民皆
恇怯莫敢觸其鋒者之䟽其姦状訴之部使者詞
直理順卒寘吏扵法而之亦無幾微見扵顔面
之之有藴于中者百未一試而遂死矣使其𠕅轉得
百里之地以少展其志其𫠦𣗳立有觀㢤之生
至元丁求得壽五十三娶唐氏子男三道慶道生道
友孫男三塤填坦孫女一尚㓜𦵏得于資善里
天山之麓将以至正元年十月辛卯窆道生以潜溪
[012-4b]
宋濂𫠦次状来泣拜請銘予惜之有致用之才而
不𦍒湮欎弗𫉬自致扵用迺為序而銘之以慰
扵圡中而且以塞道生之衰思焉銘曰
玄真自放于畋于漁以㳺乎玄樂道著書長山之陽
有植其閭世徳綿綿不淪以胥之強學彂聞扵儒
耕不逢年豈繫菑畬有子而令尚食其載徳維辭
刻在幽墟
   元故將仕郎婺州路義烏縣主簿贈巫中大
   夫東平路捴管車都尉封清河郡侯張
   公墓碑銘有序
南宫張氏其先盖安平人金季甞徙宣徳又徙南宫
南宫為真定府𫠦統縣故張氏塋在其縣將相西鄉
[012-5a]
北杜村將仕郎婺州路義烏縣主簿府君祔第三域
府君卒𦵏二十五年而其子國維自吏部侍郎出守
濟寧升秩三品贈府君至東平路捴管階亞中大夫
車都尉爵清河郡侯維服承休竉循念先徳
將鑚石掲辭以貽世訓嗣乃使来請文則爲序而銘
之序曰府君諱演字某知力學長以文法無害推
擇爲其府掾宋平大𨕖州縣宫属燕南按察使適以
府君名上試潭州湘隂縣丞改江西𣙜茶都轉運
使司知事行御史察㢘舉其績遷山南湖北道提
州按察司知事在官以病免㢘訪使者復状府君遺
逸上之調瑞州瑞昌縣主簿兼尉秩滿真主建康溧
陽簿漂陽升州移義烏府君時年七十又一維由
[012-5b]
中書東曺掾擢江淛行省左右司都事當以事如温
州謁告来拜府君捧觴上夀意愉愉如也期以冬還
奉府君飬錢塘未及期而旋𥬇語益懽曰吾徯尓
久矣是夕疾作因㽞侍醫藥踰兼旬而卒即載其柩
与北歸又四年始得視窆卒以大徳五年十月廿一
日窆以九年某月某日府君在江西值中更茶法
謂宜倍賦府君獨言江南新定多以自利不若薄
征以利人議者多是府君法得不改在瑞昌完蓇廨
署興起學舎作大役而力田之農見其楹桷之煥美
而不見徴發之及已比境有疑獄當讞移府君就
鞠雖鉤得其情而論法常務平在溧陽部糧時
大旱貧民實不具舂藳出俸錢市粟代入其輸來
[012-6a]
義烏未久民知其善人長者喪行巷哭皆衰盡府君
外柔和而中健敏居官治家細行必飭方是時同府
寮多列顯要府君一抑首降氣則羙爵豐禄可
也然飬完守固坎𡒄終身而蓄其贏餘受榮
名之報其必扵天者何若是信㢤府君之父諱徳林
贈中順大夫中山府知府上都尉追封清河郡伯
母石氏清河郡君府君之配清河郡夫人白氏先卒
子男二綱管領真定打捕民匠捴管維亞中大
夫濟寧路捴管兼管内農事無本路諸軍奥魯
配苗氏無子卒林氏亦子男一紀孫男八樞棟
朴早某某某昌寕永寕孫女五維字輔卿㦄十
官嘗以徳安屯田総管出議鹽法山東其𫠦因革㝎
[012-6b]
著為令材問蔚然為時知名人故䘏典行得褒贈府
君自朝散大夫冀州尹上都尉清河郡伯以載膺
今秩盖古之人禄不逯飬則無以及乎親而廼茲克
自𣗳立尚徼夫沛渥以有爵級忠興孝之道抑良
顯矣繋之銘銘曰
君子觀時用謙治盈惟舒舒不漬尔成繄彼流坎
既抵既平䟽為濤瀾亦順無傾昔公仕豈有過計
必即其優必要其至矧是沒身間閱二紀乃承
寵章乃顯奕世本扵天者有抑斯崇氣至誠存聲竅
徐通不錮其微不枿其充穮之蓘之穫之屢豐是豐
匪多公子令善丗猷以惟克
大帝𢌿矜侯圭侯冕賁于泉幽碩碩憲憲公侯之宗
[012-7a]
墓則有儀桓碑六尺載趺以龜爰刻斯銘釁塗用犠
来省来瞻孫曾具宜
 塔銘
   萬壽長老佛心寳印大禪師生塔碑銘并序
佛心寳印大禪師正席萬壽十有七年諸縁既稔百
廢具言随道流緇素歸仰其大弟子䓁因入室次
合掌稽首而白師曰身加虚空縁有患生刹郵㦄刼
形蛻神㽞昔吾佛祖法逹變雖存不存示作摽
是窣堵波何間生㓕以幻待幻有非幻者我諸比丘
将為大師鑿深攻堅豫譬則聚沙即以成佛
豈不百年非見實見扵是禅師植佛微笑為作證明
塔成其崇三十尺而趾之廣三分閷二在髙梁河西
[012-7b]
漆園昔金天㑹中萬壽祖青州辯和尚提洞山宗
鳴道發源閱代二十有八而禅師實纂其緒以大
其承禪師名思慧字訥翁建寜浦城黄氏子家世文
儒學甫究轉徙齊魯遂依東平鞍山新公年十九新
爲祝𩬊授具出見東峰滿靈巖順皆嘖噴噐許瓶笠
逰亰首參林泉倫公復東川譲公拈機英朗川信
以衣頌命開堂勘驗學者出世夾山遷盤山又遷中
山乹明退𨼆萬夀㑹萬夀席虚衆請䖏三遜而後
即事凡嚴祖徳㑹同二塔築丈室東軒作聖壽下
生院新邸舎復侵田種種勝囙皆以忍力而得成
名徳彰
仁宗皇帝詔錫銀章領曺洞正宗諸方衲子来學京
[012-8a]
師以萬夀爲法奥青州爲不死嗣音有人信㢤天童
雲外岫公在江之南最洞山星鳳將示化遺戒其
徒奉書䟽赱半萬里起禪師丹霞宏智故事禪師
曰吾住山三十年如孤舟抵岸𠋣著自在何以身
而更狥物即拈香爲岫說法謝遣来意然則是諸比
丘累塔信道而期之永夀者不猶賸乎觧梁栁䝺時
官頌䑓輯𫠦聞睹爰作序偈偈曰
塔在世間吹累一塵載地不壓學山与鄰陶甓琢石
有裒有因成之自我尔以爲神若何𫠦見分别同異
謂是法身無生滅義生知𣵀槃㓕見舎利人塔強名
等無二噐衆諦之来顛倒其中以鏡照影實形空
我訊萬壽非廓而通我瞻靈峰非積而充是浮圖身
[012-8b]
號寳印本無𫠦蔵由智願集但見勝光一豪入
如琉璃𣗳如珠粒自性圎明著䖏現前一爪𩬊膚
毛孔萬千對此瓦石說法熾然我尔重耒後五百年
 墓表
   元贈承事郎婺州路浦江縣尹金府君阡表
府君姓金氏自其上世占民數婺州浦江縣至府君
愿慤有称于郷盖晚而見其子徳潤仕學有端緒
遂以考終延祐三年去其𦵏八年徳潤寔来亰師具
凡世業行治丐文翰林學士丞旨廣平程公亦既植
碣隧上又七年為至治三年
今天子始正大寳下詔改元嘉恵㠯工竉及其先由
㝎褒䘏之制自一品而下正従品各七階官勲爵次
[012-9a]
差扵是徳潤以承事郎爲常州路宜興州判官品在
苐七得贈封父母妻明年五月
命下即用𫠦得官贈府君承事郎婺州路浦江縣尹
其配吴氏封宜人徳潤拜受感泣尋以書走京師
乞辭扵其郷之友栁䝺曰惟吾父流慶啓祉以施及
扵徳潤故徳潤自著仕籍四遷而沗今秩遭逢
聖代廣孝崇仁遂
渥澤飾泉壌實惟踈逖小目之至榮然累善成徳
不耀于躬而卒延昭于我後人者抑有自来徳潤將
謁吿大府歸奉
命書哭奠墓次若假兹石劖識厥羙以示子孫則
扵法爲宜敢藉是有請䝺方執茟𨽻奉常以誄行銘
[012-9b]
㓛爲軄而君又以義請而可以讓昔吾鄉先生陳文
公有言浦江在婺爲山邑非賓客啇賈之𫠦犇湊
民生其間往往檏茂質實力農務本恥扵華言偽行
而長吏至則相與安樂之雖古書傳𫠦載禮義之俗
不過如此盖自以爲他邑𫠦未見以䝺𫠦逮聞則
若府君之輩流儕伍幾以當之而仐四十年中日
遷月革䆮与向異力農務本之習亦少衰矣府君
克䔍扵其身而有俟扵其子孫則檏質實之遺其
報施乆近豈不卓然可徴㢤然則爲之後者無愧扵
其先則無愧扵其郷𫠦以承籍
家之休竉以自芘賴其来者庻其在是府君有
三男子其中子則徳潤也吏部方録其平獄之効將
[012-10a]
叙勞進秩駸駸用扵時金氏忠孝之潭其益滋乎泰
定元年在甲子秋七月徴事郎太常愽士栁

   代張公作官原墓表
先君棄諸孤時某盖始仕祿不逯飬也扵是太夫人
方未衰某迎侍官漢鄂遂来亰師忽念歸曰吾 人
事不復出巳既數年即世距先君卒十有九年後六
年為至大二年始忍死唘先君之殯合𦵏于官原兆
次其明年某登
朝叅議樞宻院入中書為左司郎中属
武宗皇帝推㤙内外詺凡臣工咸得追竉其先遂贈
先君中順大夫上都尉封清河郡伯太夫人清河
[012-10b]
郡君亡幾某自免歸奉
誥哭奠墓下且將治先廬兾朝夕護眎松柏重伸
霜露之思而兩浙轉運使命下復随𫝊去又六年
今天子大廣孝治申㝎褒典自一品而下正品各
七階官勲爵次差某適以非才備數叅議中書省事
秩視三品得贈封二代扵是先祖贈中順大夫禮部
侍郎上都尉封河内郡伯祖妣劉夫人河内郡君
先君贈亞中大夫祕書太車都尉封河内郡侯
先妣河内郡夫人又明年某由叅知政事除工部尚
書數月遷宣政副使品在苐二有司加贈封如制乃
進先祖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車都尉河内郡俟
祖妣河内郡夫人先君中奉大夫中書叅知政事護
[012-11a]
軍河内郡公先妣封如故某材智淺下弗克肖似每
惟先君訓言在耳敬巳勤
上夙夜匑匔故自出入班著餘三十年致茲沗竊塵
列侍有禄有位是皆祖考積善成仁不享其𨺚以
施及扵某遂得遭值
聖明澤霑幽壤重封絫爵褒榮光大實維
國家竉綏臣子之至恩然稽厥世羙則𫠦以委祉乗
貺于我後人者抑有自矣先君履行卒𦵏之詳有隧
道之碑此不著著其顯受
命數扵
兩朝而可以芘賴来者如右延祐五年在戊午
三月十五日丙子男中奉大夫宣政副使某表
[012-11b]
   武徳將軍劉公墓表
武徳將軍益都淄莱萬户府管軍千户劉公既殁𦵏
之幾年其孫源爵鎮守龍興將北歸其鄉𣗳碑公
墓著其功伐表示来世翰林直學士李君伯瞻為之
請辞扵余盖千户起民伍署為軍校在滕國武愍
公麾下為材勇善射每攻城掠地常先登䧟陣
最其㓛籍至錫金符長千夫固宜錄之忠武將佑之
略矣學士武愍孫也余甞撰次武愍功行文之建昌
新廟之碑知其善𢧐善陣而克成厥勲者抑豈無
資扵爪牙之助㢤謹按千户諱用世家遼東自其父
諱福始以
親王移相哥管驅户官耒居淄川故今為淄川人福
[012-12a]
既老千户遂承其軄至元六年以丁户𨽻軍簿郡檄
署千户九年武愍受
詔南攻襄樊千户實以其軍三月破土城先登以
㓛受賞十年正月破樊城又有㓛苐其次上之廼真

宣命以千户領元管軍十二月破武磯堡㩀其木栅
四重決濠水灌城中即以其𫠦𣗳雲梯登陴殺獲甚
衆㑹行省官分道進兵千户復𢧐丁家洲殱其軍
奪其𢧐艦㓛状上十二年命下進爵武略將軍十五
年九月還武愍南征次廣州敗王侍郎軍閻部口
又敗凌制置軍海珠寺下十六年正月与宋兵接𢧐
崖山千户手獲其都統制祝永昌副將孟徳又得䧟
[012-12b]
陣軍人韓松以歸而宋之遺燼湮滅無餘矣凱旋苐
㓛既加武徳將軍錫佩金苻鎮守龍興千户二子長
世㤙有膂力挽強命中自武愍南攻常挟弓矢以
崖山之𢧐武愍出竒計作射棚度与南舡相當選
善射者七八人命之射而世㤙与焉絃不虚彂自夘
至午陸秀夫遂抱宋䘙王赴海死以行省知印
署銀牌捴把命未下旋得耳疾以其弟世英父聀
屢以㓛進爵在軍餘二十年慨然曰昔吾父吾兄少
長行間間関百𢧐出萬死中頼
國威靈受
主師成𥮅以獲斯寵今吾兄之子已荷戈帶甲宜
世嫡之例還其禄秩吾退居田里私心安焉故源
[012-13a]
得踐其世官在軍九年舉職不又能得士卒心可
謂克承其家者哉千户娶楊氏墓在淄川之明水鄉
黄朱店南阜下予觀自古偶夫
興王之運而顯建㓛業之臣豈出扵單智獨㫁㢤必
有為之輔翼左右者矣方武愍征南之師秉仁蹈義
𫠦向無敵計其一時如千户之以戰多名在賞典者
無慮數十人而今未及五六十年世已鮮有傳者則
夫託之金石以貽永久寜惟子孫之責亦固世論之
公升降𫠦繫余雖不敏尚安得而辞天暦二年
己巳夏四月丙午文林郎江西䓁䖏儒學提舉栁䝺

   太康王氏扶城墓表
[012-13b]
異時蔡金訖籙河汴塞流天兵𫠦次勢如奔電創殘
艾滅豈間良窳故夫閭居巷䖏之夫有出一智建
一䇿全百十扵膏血之中則天必封培其後使世食
祉報有加無已盖以為均覆均載並生並育平時則
友助相資遭變則保弗貳吾寕枕藉以軿死𫠦
而不忍暌隔以獨覬生存此𫠦謂義也而亦分也天
頋何豐嗇扵是人㢤太康為縣在夷門以東
縣有小扶城故甞置縣其地岡阜完厚水泉冽甘其
封𣗳隆然以髙者王氏之墓而王氏縣人也初歳在
壬辰汴亰已破師壓縣境民奔竄四出莫知向方王
氏有諱義曰七府君者獨先与其六兄鑿地爲窟室
度可容數百人凡親屬里黨之願以身来歸者悉納
[012-14a]
寘其中又時出營糗粮以賙餉之他日六兄竊歸
其舎道遇哨其為𫠦掠致府君奮百死以計㧞之而
兵亦卒不害亂既定凡府君之家与依之以生者
完輯如而比近井落至百里無人聲府君七兄弟
居同室食同煬同生同死自少至老莫名一異由府
君之順成之也中統始元南亰諸路都捴管府檄署
府君太康縣尹府君為時賦調以供軍朂耕殖以重
夲縣以理聞無㡬棄去退然邑里間人人知為謙謹
長者中斥已田給宗婣𢌿之劵不為毫髮吝惜至元
十一年春秋七十又八家即𦵏先墓之次其配李
氏少為令婦老為賢母後府君三十六年而年八
十六至治二年苐三子元亮
[012-14b]
朝以㤙贈府君仕郎封李氏宜人泰定二年元
亮進奉訓大夫江西䓁䖏行中書省檢校官品在苐
五加贈府君階奉訓大夫官汴梁路鄭州知州勲飛
騎尉爵太康縣男李氏加封太康縣君扵是去府君
𦵏餘五十年而天㤙便蕃竉及門祚生有禄食殁
有号榮向之阡䏈畛接者或泯泯無或厪厪未
獨王氏之宗前承後引聲光日起支庻日滋謂𣗳徳
不由乎人吾不信也然則府君之全活属黨扵万殞
一存之亦頋吾分義之可爲而爲之耳何甞有
計較封焙之心焉其𫠦致其𫠦施嗚呼果㢤府
君三男子長成行司農司宣使早世次中殤又次檢
校君也二女皆嫁里中人宣使子男三女二孫男女
[012-15a]
各四檢校子男三女四孫男二檢校字長卿以明法
選吏部由中書左曺為㫁事官㦄光禄寺主
事嘗鉤校徴理麯材欠緍為鈔三千定而畸語聞有
旨登之賞典時論推其清幹方積年勞馴致顯融余
見府君之累爵重封未艾也泰㝎四年余以文學繋
官江右長卿不鄙而与之逰具論其世如此請余辞
表諸墓上余又聞長卿言家有金源官誥知其上
世甞封上護國而亡其諱誥雖不完至今存焉則王
氏之啓慶其源固有自来迺為次行業使歸刻冢
石以俟且以厲時人其有彂㢤明年泰定五年
戊辰春二月日在丁酉文林郎江西䓁䖏儒學提舉
栁䝺譔
[012-15b]
   雙峯先生墓表
雙峯先生卒扵至元丙子而𦵏扵大徳丁酉死骨既
朽宰木加圍距今將三紀孤崇善亦且老矣迺始勤
勤介其外婣項炯可立請予曰昔吾翁學得扵巳而
信扵人人謂其必將有以自見令不大潤澤扵時
顧豈不能世一科一級如射者之必至扵彀而巧
与力違垂得復失晚遭改物以幽欎死尚𦍒家書一
二僅存餘澤未盡殄滅惟是隧間之石未有刻辞敢
以状私于執亊使崇善它日有以下見吾翁而吾翁
託不朽烏是在執事而已予忝可立乆敬之交而皆
業扵文不鄙見諉其何敢不諾然而聱迹不相聞也
輩行不相接也徒將考言諏行則有馬氏之狀在馬
[012-16a]
氏名良驥先生之友而參政眉山楊公之客也詎欺
我㢤按先生車氏諱若綰字 臣後更名垓而字
既行矣學者尊之配其徳称雙峯先生車氏籍于台
之黄巖謳韶里㫁自永嘉徙来計其時固唐末五季
之交也曾祖諱瑾𨼆馬家山有至行名載郡乗祖諱
似度父諱景山皆老扵儒先生少警敏而學又早成
年十六与其父偕以名上春官不中苐慨然曰吾家
數世湮鬰不遇我豈終与造物競㢤然聞皇帝王
伯之略道徳性命之奥由學以致頋吾力有未至耳
乃与父兄諱若水字清臣合志而共焉乆之覺
胸中浩浩彂而為言閎放無涯涘扵是車氏之學擅
雄扵州里間王蕐父守台新上蔡書院城東東湖上
[012-16b]
首以賓禮致之雖政事微有闕失亦藉以弥縫調齊
凡皆以學故也咸淳末㳂特㤙授官得迪功郎調建
寕府浦城縣尉郡守趙公景緯薦其學行而丞相王
亦雅知先生有史才將延入史館奏方上而國
事去矣丙子間兵俶興盗鋒孔熾先生蹙蹙不
容去之曾祖隠䖏馬家山𨼆焉遂以其年十一月癸
夘卒馬家山得夀五十五子男五濬老瑛老夭漳孫
父兄後与先生同學而成者也次崇善瑢老配
賀氏臨海大姓女先生卒時崇善瑢老尚賀夫人
擕之三徙遂依外氏以𠕅造其家進二子扵學有毋
道焉卒至元癸巳八月庚戌年六十一合葵故𫠦居
里鳳凰山之原十月甲辰葬之日也孫男七伯湛公
[012-17a]
杲公采伯殷伯禮伯成延年孫女五皆嫁為士人妻
曽孫男七女二當先生自力扵學時里中仕者雲起
門户烜赫過者不敢側睨未五十年巳聲銷景
墓𫠦在夷為畦遂而先生之世崒然秉禮方以昭徳
炳幽為事則天之定勝久矣先生之季父韶溪先
生諱安行早登潜室陳氏之門陳氏為𬗋陽文公髙
苐弟子其授受最有原本清臣既委己學得其宗
要而先生又繼起之凡天人之精藴義理之淵微
毫研縷䆒蔀彂窽露知之而必可言言之而必可行
若天地隂陽日月星辰之運行春秋疆理禮樂刑政
之分合孔門諸弟河汾關洛之緒傳荀佛老縦横
捭闔之機籥㑹粹衆㱕扵至當則有性理要
[012-17b]
覈禮經分刌制度謂丧服之親䟽𨺚殺深衣之續祍
鉤邉雖家禮之證定註䟽之引援亦庸有𫠦未盡用
廣頭在下之說以改正深衣辨内外正降之義以圖
列服制其學盖深扵禮矣清臣世謂玉峯先生𫠦著
宇宙略紀别自傳學者而先生之書
則台人類言之而世未有深知之者系曰學以善
己而行非其覬也言則成文要以知其類也屈信者
時是尚論其世也錮深蔵宻繄後人之利也
   金谿羽人查廣居墓表
查君臨川人姓查氏諱居廣字廣居少入金谿望仙
受度為道士復去之上饒龍乕山中廬阜黄尊
師石翁學為詩尊師愛其類已授之㝅率裁以尺度
[012-18a]
君更感謝自奮甞東㳺至鄞海上還渡浙憩乕林山
久之得楊推官仲弘詩七言仐體服其雄浩又得范
太史徳禨詩五七言古今體服其清峻皆手抄口誦
心領神觧期与之俱化泰㝎丙寅余以提舉學事涖
豫章君將㳺匡廬過之与極論詩道而余銳欲翼君
以進㑹時暑不果往因槖其詩西之清江百丈山求
太史之廬而業焉太史亦欣然㝎其可傳者五十
餘萹序為學詩藁以張君之志明年君即館豫章
還往益熟論議益切又明年余受代去君悒悒不勝
情余曰君方外人豈不復入東謀一𠕅㑹乎君強
𥬇頷之与君同為詩者危素太朴後与君上下頡
頏者王漸玄翰掲車子舟余㝡善是四人以為江右
[012-18b]
後来之秀而素乃以書言君死矣余為之西向
巳則曰天果不欲昌吾詩乎胡為使君之駕將騁而
遂蹶乎又胡為不葆君之玉未磷而巳𡙇乎余壹莫
知其故也君早孤質而近迂𫠦交多畸人静士稚
𥊏佳山水杖屨𫠦㦄結竒秀資之賦詠無遯思焉
使幸至中夀則不而及扵古獨詩乎㢤君以天暦
已已秋得疾卧鐡柱延真宫其冬十二月道友鄧居
明与其徒葛世蕃迎歸仁夀其月庚戌年四十
六明年正月戊午為竁𦵏犀原臨川䖏士孫君履常
奎章閣郎官掲君㬅碩武夷徴士杜君原父尤知君
君之𦵏素既銘而納諸幽矣又欲余言表墓以賁君
扵地下素之善君有始終㢤是年至順改元陽庚
[012-19a]
午秋九月既朢東陽栁貫述
 塼誌
   亡妻墓
貫亡妻盛氏諱㳤婺之蘭溪人生十有九年而歸貫
得年六十一終于以重紀至元三年丁丑冬十
二月甲申𦵏下梅塢子男三卣同囙孫男三秬頴穆
秬夭始貫為子愽士㤙封宜人𠕅以貫出提舉江
西䓁䖏儒學加封浦訌縣君生宋咸淳庚午八月一
日殁至順辛未十一月九日兆成先窆俟吾他日同
竁太常愽士栁貫誌子玄甎納諸其幽
   殤孫墓塼誌
中殤童子栁秬生庚申死壬申年十有三劣肓於東
[012-19b]
陽外氏家七䆠豫章八小學師十嵗歸
山中誦書冩字不督而勤性潔知自立扵禮志如
成人至順二年辛未冬十一月祖毋浦江縣君盛氏
卒童子亦病明年春浸𠟵更數醫不已其夏五月
丁丑夭又明日己卯塟之桐柏橋東大父太常愽士
貫重衰童子無致天之理而不克年乃灑涕濡朱識
童子辛𦵏月日于玄塼納之壙中
栁待制文集之十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