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待制集 > 柳待制文集 11


[011-1a]
栁待制文集之十一
   義方陳母丁孺人墓碣銘并序
建安陳淏衰經踵門以謁自通扵予予出与成禮退
詢其故淏𠕅拜起涕泗言淏喪母踰年衰未即死圖
終窀穸之事今既得日淏之同門友易實為淏
謀𫠦以不死其親者曰易次而母諸行往求栁先生
銘先生樂称人之善其將有以假竉扵而毋矣淏持
是而来惟先生之𢌿矜之也嗟乎予文詎使而母
昭昭扵地下雖然起孝之志予其忍重違之桉易状
孺人丁氏諱臨字㳤道世籍建陽之嘉禾上里父諱
  称里長者孺人㓜慧讀論語孝經孟子識其大
[011-1b]
意古人文字經目成誦䖏室時甞學和詩伯父縣
丞公戒曰婦人軄知婦道詩非𫠦宜習盖終身服之
不敢言文年二十四歸中里陳君騰實君故仕䆠家
子又早孤時喪亂横賦重歛日暴月虓君素濡弱
常破産應之家遂以削孺人入門撿括内計盡得孔
隙曰此豈猶不可爲乎稍出其智穴芟除薈
翳未久而生道如閱十三年君即世孺人益自力
扵儉勤躬操簿書手執𥮅籌雖一錢一孔之出入必
使節葉可尋而根株可以覆按廣田疇新室廬諸凡
潤飾先業有男子志慮𫠦不䏻及者孺人子男四女
一丧父時長纔十二而季猶未睟稍長入小學闢塾
曰義 延名師就講肄暇日則厯舉小學書立教
[011-2a]
大指示警厲扵諸子而怡怡奉親長不敢生驕易之
句又常常語及之他日子知博習女知順人以為
義方之教然也孺人質敏而惡華簮珥服御不競妍
好晨興坐堂理家政問繇賦問米鹽言人人殊而出
語應之各中肯綮時過午食不下咱僮隷意其
且休矣而區畫靡宻滋無㤢容大扺治家整肅内外
斬斬踐其庭者見其左蹈規矩右循繩尺而和氣充
牣滛慝自無因而入也陳氏族盛宋中興来甞有顯
者今浸遠浸湮里中尚五十餘室孺人禮其尊老而
慈其卑㓜往来問遺無愆莭戚踈少長無間言比
丙申丙午荐饑里民艱食孺人既為粥以活餓者又
下其粟估稍賑䘏其未阽扵危者病不謁醫亦随
[011-2b]
證注善藥予之曰毋庸使它人知其施實徳扵郷鄰
固如此孺人嫠居三十年貞莭潔行以表見扵世
里𦒿聚謀方欲列上其事請加旌復書適具元統二
年正月朔晨起㷊香誦道𥼶經巳忽體中小不佳
而疾作禱醫弗效子淏竭誠露禱刲股和糜以
進亦弗效更十日卒得年六十五子曰沺曰豐曰
涓曰淏㳙早女和適崇安詹天增和先一年亦卒
孫男五元燾佛僧元亨元泰元顯孫女六君之喪
孺人為藏室甫塟而㳙天徴之堪與家言咸謂不
利及三改兆域始宜孺人曰亡者得妥其靈則生
者宜有蔭藉費雖巨吾敢屑較之㦲兄甓窽而封陳
牲而虞肅賓製服飭具毎益謹巳又曰隂陽拘忌為
[011-3a]
人子弟亦𫠦宜知命沺因𫝊其書為其學焉扵是沺
𫠦授書者章貢劉君某復来為孺人謀相墓得某
山之原維食用某月某日鑿竁某月某日掩坎卒
之明年也易之状曰易狀孺人之行得扵宗老之賢
者皆不謀同辞吁信然矣曩易杜先生武夷㮣論
莭婦之桂門者先生曰使世之公論不屈而有賢
守令者出則若陳氏毋之操行風莭自當表而上之
不然旌復之令何為者㢤孺人巳矣亦徒以重夫君
子感今思古之情予是以序而系之俾淏持歸請先
生書而表諸墓上倘萬一遒人之采焉則孺人之成
教遺範猶以衣来世而陳氏之不遂泯泯者庶
其有在扵是銘曰
[011-3b]
遭家孔艱亟返之安其智間間生日以遂飬日以備
殞扵中世有子有孫冝于其家相維斯丘不亢不汚
高四尺者孺人墓耶
   澹居䖏士馬君墓碣銘
馬氏望扶風而𠕅徙于者惟新定新亭之族尤衍
以碩禮都尚書公諱大同以政學顯宋淳熈間與𬗋
陽文公實交相引重詩書之澤洽于孫曾雖𫠦資𫠦
藉有淺有深大抵郁如也尚書伯兄諱大方六世得
澹居䖏士䖏士諱之純字希文卒以至順元年閏七
月乙巳春秋七十又六𦵏以明年二月某甲子兆在
孝行郷之朢雲原前𦵏嗣子㳟命族子瑩為書一通
著其行業即請予𫠦善東陽栁貫銘而瑑諸紼纚之
[011-4a]
碑貫幸甞執茟肄奉常軄在誄行而辞諏事又知
䖏士為徳長者可銘不誣迺系而銘之䖏士夷靖
蕳亮人也讀書務明體要不為章句繳繞視世浴豪
攫智籠之術如疾狗偷屏羡黜浮自致饒然聞里
黨間有一義可為奮勇赴之不訹不撓至元中有司
甞征啇扵野民甚病焉䖏士持牒愬行中書以為與
民争利非盛世事卒䨱按除之大徳丁未大㑴䖏
士傾以餔餓者掩胔以禮制欲上其名應出
官之令則謝曰吾知盡吾力敢賞㢤䖏士
仲兄早卒鞠其子如已子子尋卒鞠其孫孫又卒鞠
其曾孫𦵏𥙊以禮㛰娶以時植其門户如䖏士聚
書至數千畜古今法書名𦘕亦數百軸花時菊景
[011-4b]
㓗觴陳爼賓客歡賞引滿醉盖常然將死
語子若孫曰吾無愧扵人人亦無憾扵吾即木安
焉耳訃聞閭居野䖏之夫咸曰善人巳矣吾將何頼
䖏士之配董氏亦有賢行先一年今舉以祔其域
䖏士無子以伯兄之子後命族子請銘者也孫男二
禮禔孫女一尚䖏士之曾大父諱崇大父諱鎔父
諱熈孫皆隐徳弗耀曰澹居云者䖏士𫠦自命也䖏
士甞患里中子弟為聲利𡍼塞耳目思一洗濯新之
方將割田闢墪𦤺眀師宣昭以大變其俗而竟
齎志入他嗚呼怫㢤䖏士之有藴不試者如是是
以表世燾後矣可無銘乎銘曰
士非盗名禮可求野不有𦒿碩孰起淪謝君子尸之
[011-5a]
 遹大雅今其亡矣有不亡者紹聞徳言以𥙊于社
 相維斯丘孫曽受嘏
    故平陽州判官陳君墓誌銘
 釣䑓書院山長陳士貞過貫泣拜言曰我先人早自
 扵仕道淹囬州縣餘廿年方累聖継明恵綏臣下
 推恩進秩便蕃優渥而疾病侵凌薄于既耄卒以不
 偶死今墓草幾𪧐而隧間之石未有刻辝夫子盖甞
 辱交焉倘幸假兹郷曲之𢌿之一言則先人有知
 將不悼其堙欎扵土中也貫既拜而受言則退考郷
 貢進士吴莱𫠦爲事述摭其可書者序而銘之序曰
 君諱逺大字宏父姓陳氏陳氏本出彭城中世
 占籍扵婺之浦江郷曰徳政自君始又徙縣東北之
[011-5b]
 興賢郷村曰集村君少鄉先生學治爲尚曹大
 義下筆無留意然好倜儻之畫䇿慨然欲有𫠦爲扵
 時㑹邑里内附山谷獷強猶蜂蟻聚固㺯兵間
 則出相㓂攘君曰吾其有以自效即釋儒服去
 首建購捕之方次陳綏靖之略凶渠既淂餘孽悉平
 幕府上其功而君亦隨計至京師淂試將仕郎辰州
 路施容州判官未上而鄰土有警郡復檄君至麾下
 資其智勇多𫠦俘獲大帥府材君之爲而惜其棄之
 遐陬復剡上之意將引以自近久廼改全州路清湘
 縣丞在官八年稍進仕郎贑州路信豐縣尹轉承
 事郎温州路平陽州判官扵是君累官嶺海間風滛
 霧毒之𫠦襲腰脚痺弱不良于行曰吾老矣不復有
[011-6a]
四方之志矣因自免歸題其宴坐之室曰逹𦍒賓
客至則命豆觴 容連日夕猶儒生故態也蹣
跚勃窣居十二年泰定三年六月廿四日得年七
十九清湘介湖此窮谿蠻峒獠錯居其壌山有毒
蛇儲之為蠱以中人立死而獄多辞君曰牫人以
售其妖此宜犬豕弗食可少貸之乎悉論寘于法撤
淫祠魔菴又數十區其材瓦葺新學官曰此教基
也庶幾使民知𫠦以教時方有事交全當空道餽
餉𫠦出他官属畏難遁去徴彂調送郡獨𠋣君以
辦贑有廢縣龍南居獠中而以其地𨽻信豐南安萬
户府盖僑䖏其縣官命分為六屯使耕龍南曠土
自食其力以備捍禦久之招納亡命槖籥姦私民甚
[011-6b]
患之而未有以愬也君列上其事請復置縣従其軍
盖按覆數四而卒無以易君之議焉君之政大抵皆
可紀而状君之行者徒以士貞之䏻言者茟之書則
夫士貞言焉而不及者尚多有之雖以子之知君而
不敢溢扵辞懼非傳信之義也君之先配黄氏先君
今配林氏治家得母道甚子男二長士元梧州路
儒學正早卒次則士真女二壻曰倪鈿戴㯉孫男三
佑僖倫孫女三未行曰䕫曰文煥曰徳潤君之曾大
父大父父也大父甞以登仕郎自試入官而未及仕
君之𦵏其地嚴塢距家一里君𫠦自卜天暦元秊十
一月朔葵之日也自君病癈卧家以及于死迨今未
廿年而郷鄰之後生晚輩巳無有䏻言其㦄官行業
[011-7a]
之詳者矣使更閱數年則君之與存者幾何㢤宜士
貞求文表著之意汲汲焉而不敢後也然則古之以
功業自見而恃文以𫝊者亦若是而巳寜獨君㢤銘

智名勇功𫠦謂達財随而有獲繫乎時㢤昔君用壮
直奮無囬乗于艱屯仕道以開轉丞試令績用恢恢
駕車横陽有沃西来孰挽而行孰軋而摧歸承燕休
終于耉台嚴塢之丘封𣗳相尓嗣人視崇思隤
凡物之生有䨱有培人胡不然自戕其枚吾銘尔貽
併泄尔衰
   盧氏母碣銘
盧氏母杭州城東人徐姓諱妙安歸里中盧翁翁業
[011-7b]
坐肆販繒母常佐之操竒贏聮什一稍稍𦤺饒
儉順之化行扵其家穆如也生男女一女適徐永亨
男徳恒治岐伯倉公區言為疾醫里人詣門求
察脉無論富貧貴賤率与善藥士大夫徳恒
児時行戯市中得道棄佩刀擕白母母變貌切責曰
是豈無主物㢤不待其還求審而歸之尔未成人
己自利如是吾安朢尓怒日不解徳恒自少即知
分别義利毋教實然也泰定四年母秊七十七疾旣
蹙語徳恒曰汝盡子道巳惟當盡人道則我死其
無憾又瞋目語諸孫曰勤讀書勤讀書語未終而逝
二月十日也徳恒買羙檟為櫬具襲衣為斂治喪制
服壹遵禮經踐雨風濤江行求塋岡阜間兢兢
[011-8a]
惴恐若失之如是三年得錢塘縣定山范村之桐
𣗳塢相墓者曰宜兆者曰迺以至順二年十二
月庚申奉匶即窆窆之眀年將植碣表墓請予銘而
刻之予惟杭故俗家有喪用浮屠老氏之法逮壇場
設齋祠歌唄作樂越月踰時舉匶𢌿之炎火拾燼骨
投之深淵燕娭娱賓費數鉅萬以此相髙澷曰吾不
儉其親矣萬有一營隟地湖山左右琢雕刻鏤爲
墓治隧又不過夸盛強飾觀逰往往艸未𠕅宿而巳
夷爲平陸其悖禮違義日趋扵薄扵愛親乎何有今
徳恒卓然㧞流俗推其自盡之心成是囙山之禮地
不愛寳龜不祕智是開佳城以封以𣗳則夫致吾之
孝以盡人之道固以䕃藉其子若孫矣翁諱
[011-8b]
先十二年年六十八其塟徐村距桐𣗳塢里而近
孫男四浩澄杏子婆㽞孫女一徳恒字仲庸治生
交不為市道庻幾栁子𫠦稱長安藥市宋清者予
每資其液齊以為衰莫之防焉迺不辭而与之銘銘

生則有飬不覬其豐死則有蔵不要其𨺚前林後岡
函和葆沖是盧母阡百世維宗
   圜一道人墓碣銘并序
圜一道人為老佛之學得其玄微而不滯扵名相𫠦
謂逰方之外者也道人頎身廣顙踈眉秀常𫠦載
而巳然其風神曠朗人望之如古仙劒
客性嗜逰名山水在數百里間一笻徑造興盡即還
[011-9a]
居郷不為崖異而視世人用計巧取之術疾之甚于
豺虎道人世居建之浦城諸祖以上皆有仕籍于宋
族故大也既而遭兵燹間關離析獨幸与其母姚
出萬死一生中早暮調適旨甘莭時燠寒曰吾有母
在它無恤焉盖沒身孝飬弥䔍中徙縣東郷泰寧里
耕稼樵漁外託興吟嘯言皆根理天暦二年其
巳春秋七十又二以疾卒家九月十二日也明年至
順元年正月某日𦵏大嶺下瀆原合于其配鄧氏之
道人無子巳而有子其飬子曰鐘嫡子曰鉉女
二皆嫁里中人孫男四曽孫男二道人諱玉成姓李
氏自號圜一翁又別翠陽子祖諱源父諱檏皆業
儒道人𦵏後三年其方外友虗一先生趙君嗣琪自
[011-9b]
亰師来錢塘為予言道人世業行治如此請子銘其
隧子聞荘周言去智与故故無天灾無物累無人非
責若圜一道人庻其似之矣為銘使刻置隧上
銘曰
以知飬恬而逰于玄生不百秊樂㢤其天
   夷門老人杜君行蕳墓碣銘并序
至元大徳間儒生學士蒐講藝文紹𨺚製作禮樂之
事盖彬彬乎太平極盛之觀矣然北汴南杭皆宋故
獻耉長往往猶在有叅稽互訂交證𫠦聞則
起絶鑒扵敗縑殘楮之中至音扵清琴雅瑟之外
雖道山蔵室奉常禮寺亦將資之以為飾治之黼黻
若予𫠦識張君君錫杜君行蕳則以汴人而皆客杭
[011-10a]
最乆于時梁集賢貢父髙尚書彦敬鮮于都曺伯㡬
趙承旨子昻喬饒州仲山鄧侍講善之尢鑒古有清
栽二君毎上下其論議而諸公亦交相引重焉延祐

朝廷首起君錫為大樂署丞將次及行蕳而君錫死
又數年行蕳亦死士論衋然歎詩樂之不復振矣行
蕳杜氏諱敬其字行蕳世居汴城中祖亨甞有官勲
父民鑑卒湖南道宣慰副使行蕳自㓜噐識凝邃不
与凡児徴逐為嬉戯事稍長學成研窮律本分别音
莭悲憂愉怢㮣彂扵琴晴朝月夕人境俱勝觴詠方
適但絃鼔一𠕅行巖澑清而畹蘭㓗也學其學者其
抑按吟揉皆有指法可傳行蕳善書蓄古名人墨迹
[011-10b]
㦄代金石刻甚富然為好事者持去亦無係吝性嗜
酒客至傾壺倒榼盡醉益歡行蕳少甞以禮部令史
尚書𬗋公奉使安南還辟廣西帥府江淮行省
又甞署人匠提舉司都日江隂榷辦官皆以不屑意
未移時棄去大長裾優㳺湖山文酒間晚自稱夷
門老人得年七十而終泰㝎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也其配李氏里中大姓女婦徳母儀既順而㳟卒後
八年年若干子男二士元士謙也士元南䑓察院書
吏士謙淛東㢘訪司書吏皆以儒貢孫男五孫女二
俱㓜士元士謙将自杭舟載其二匶歸汴南二家
店之塋以泰㝎四年某月某日就窆先事以状請于
東陽栁氏曰吾翁早南北賢大夫士逰甞有考
[011-11a]
于藝文之事時非不偶而身不一試不肖孤行
未著名譽之未立也即𦵏而無刻辭于隧其何以昭
示来裔子幸哀而予之銘焉昔予與哭君錫京師有
誄今行簡以禮𦵏銘烏乎辞銘曰
道和徳順溢于聲雅南一濫琴孤鳴徽以白玉絃朱
䋲五音二少濁變清杜氏于琴若天成使和其音薦
神明豈不為丗躋隆平江湖遥夜占隕星鑒亡絃絶
秋風驚夷山萬里開佳城魂兮歸来其永寜
   元故太中大夫海道都遭運萬户周公墓誌
   銘并序
海道都漕運萬户周公以元統元年十二月七日卒
官明年正月十又七日自吳郡買舟載其柩北還還
[011-11b]
用四月十三日𦵏𫠦居郷張寺里先塋之次其配汝
南郡夫人王氏戒其子宗衰經泣拜請銘昔予漫仕
與公同朝及考郷進士試上京公為留守判官迨今
西逰而公持漕節于呉每見益辱與之逰盖餘二
十年銘非予誰宜為公諱仲字信父衛之汲縣人曽
祖諱祚金忠勇校尉步軍將官祖諱泉以公貴贈亞
中大夫衛輝路緫管車都尉追封汝南郡侯父諱
麟累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都尉追封汝南
郡公少警敏稍壯得推擇為山南淮西二道之廉訪
書吏貢吏部令史由樞宻院掾為中書左司掾考
成擢兵部主事建徳路緫管府推官崇祥院都事工
部主事中書省檢校官進工部貟外郎稍遷上都留
[011-12a]
守司判官兼本路都揔管府判官兼推官出為河南
江北等處行中書省理問官揚州路緫管改漕運萬
户歷十官皆不俟終更而惟建徳推官未甞上階自
承務郎七遷而至太中大夫食正三品禄終其身公
以文吏自奮扵刀筆閒挟通敏之質而達之于用應
事制變它人首䑕不决公徐出片言裁其過甚而彌
縫其缺失無不動合樞機揚州之政不隨不激人尤
樂稱道之與人交悃愊無華乆而彌親故其死聞者
盡傷得年七十元配王氏先卒封汝南郡夫人男宗
後配王夫人出也女長適王某次適郭某次未行銘

粤有才焉際可而仕不屈扵時亦敏扵試爵為通侯
[011-12b]
可謂既貴未及縣車終于其位歸先人丘首之義
陵谷有遷吾銘斯眎
   無為子碣銘
無為子少時逰方之内應物而不滯于物人謂其一
代豪俊人也中歳去而遊方之外葆真而全其真形
化而神不化雖列仙山澤之臞要不是過何其異㢤
無為子故儒家姓張氏諱悌字信甫居鄞之象山有
別業在鄞城扁舟往来傲兀烟浪自視如鴟夷子皮
然好結賔客重交逰肴觴左右具𫠦有予人無吝
色父甞以户門微罪當逮詣吏無為子奮前請繫曰
父老以身代雖萬罪不敢辭父藉以免奉親
孝飬而身與妻子衣麄食糲而已象山中大瀛海陶
[011-13a]
隠居司馬鍊師之遺跡往往而在無為子早方士
習聞道家長生久視之心竊識之既壮出逰南粤
北燕囬薄萬里獨愛武當神明之奥巖巒峭森溪谷
靚窈鍊形服氣莫此為冝歸對妻子常語及之而妻
子固不信也一日大㑹親戚故曰吾當去隠武當
矣親戚故心之徉應曰諾詰旦引刀截髮觧
故衣布衲偪屨著行幐佩鉢囊掉臂出門去頋
語其冢子古尔善事尓母教育諸弟尓無以我繋
其心也行渉重江至武當山依止𬗋霄宫師事其宫
主張真人願執弟子役真人亮其確誠啓之道要授
職首衆無為子晝則服勞薪水間与衆同苦甘滋味
其至薄者夜則危坐一榻脇不至席如是三年忽
[011-13b]
晨起别衆衆方恠之則既化矣泰定四年四月二十
日也得年四十八化三日道衆瘞之𬗋霄峰下訃至
家家人服䘮如禮古重違先志不敢迎其匶歸因
不茹葷血必期至山中𣗳碣以表其蔵乃絶海来吴
泣拜請辭昔予客鄞識無為子衆人中知其健敏可
託以事而不知其𩀌智絶俗䆒竟生死特若是
豈出世間法亦必世之勇者而後䏻决致之欤無為
子始娶許氏子男四曰古曰謙曰弘曰恵女三其
二巳有歸其一夭銘曰
生之謂而亡非其棄不亡者存是謂知生之類無
為而為以貽之来世
   劉彦明墓誌銘并序
[011-14a]
彦明諱徳智字彦明姓劉氏世家于歙曾祖諱元佐
祖諱儒望父諱震皆𨼆徳不仕郷里稱善人焉
眀之父以張為後扵劉生彦明四卒而張氏父固
在實為之經紀家事教育彦明至扵成人張五子其
一夭而其家素彦明尤大父𫠦深愛將使還後夭
者彦明泣對曰劉氏無子故以吾父後今既歿于劉
氏明其為劉矣徳智以一身繋劉氏之宗誠不敢重
𫉬罪扵吾父与劉氏也大父感其言而止彦明少知
自厲扵學好讀孫吴兵法㫄䆒釋老方伎之書甞囙
是感疾己乃大悟求之四書浩有𫠦得久而下茟為
文覺其来源源纚纚遂得由庠序選為建徳路儒學
正會教授闕進攝其事守郡者諷使攵致直學之罪
[011-14b]
彦明不爲動俟間覆爲辨說考滿入教授銓翰林院
方薦爲其属而彦明翻然歸矣尋授永順䓁䖏軍民
安撫司儒學教授未上中書刑部辟爲其部令史官
有齎怒扵同列而將黜之彦明曰無厭將及我投茟
謝去扵是都水監復羅而致之稍進夀福院夀福
出納五諸寺錢粮其田入肄浙西數郡比嵗浙西
水有司按實當撿放而院猶責償未巳彦明適
其判官出行江南視其牘歎曰官民粮㔾罷徴吾院
獨無傷乎悉命㢮之諸使怒其專擅而卒亦無
奪其議者嘉興有豪民誣占寺田三百畝左證甚
明而院𫠦遣使逑賂莫决及彦明来請鬻路絶乃
卒歸其田考成得將仕佐郎衢州路常山縣主簿滿
[011-15a]
江西省有知其為者辟為新執政至杖一掾而
實無罪彦明竟歸曰吾唯不随俗俯仰以至于
是可𠕅辱耶進將仕郎為平江路棇管府知事平江
𠟵部案牘叢脞彦明處之以無其犯名義者一
二事稍𨤲正之不扵竒不毀扵随暇則却入閭
巷訪求𦒿啜茗縦談猶書生故態也閱𠕅卒官
下得年五十五天暦二年七月十四日也談者例訾
儒生為政迂闊扵事情而不知聖人之法制具扵
儒䏻㩀議法故逹而知變彼随時重䡖觀𫝑向
背以通人之名者豈𫠦謂政㢤彦明得扵𫠦學
厯試内外階是以無失身敗名則亦未為無𫠦見扵
世也彦明之配李氏姑女先子男二㷸煜女二長
[011-15b]
適徐梅次在室地得達徳之淳安縣化郷駐馬
原距家餘百里將以某年某月某日先事其子煜
具書世出爵年為狀不亰兆杜原父乞予銘其言曰
葬而不得銘猶無𦵏也子甞識彦明亰師知其為人
而杜君又不䡖扵許予是可銘巳彦明始字千里謂
義之未廣也易以今字晚又知非子其詩文
曰𬗋溪集郷先生方公囬為序而蔵之于家家有仁
本堂郷相程公元鳳為大書掲之而陵陽牟公囐記
之彦眀之祖程公甥也𫠦謂仁本者彦眀固服而行
之矣銘曰
為介制變為通通故介承之自躬彦明本仁
由學以充及試扵事事為之中考其成績粤有始終
[011-16a]
天不𢌿年歸于堂封有徳有言遺後者豐尚百千年
安此幽宫
   于思容墓誌銘
邘為姓之後迺去邑而氏漢廷尉定族朢東
海子孫即居或稍徙支緐庻衍尚為盛徳之世朝
列大夫益都般陽䓁䖏田賦捴管于君思容之先亦
自東海徙文登譜徴也金季李全㩀山東以叛
其弟二太尉略地至文登君之祖諱祥隱里中方坐
塾教諸生兵暴入為𫠦掠見其儀状偉岸挾刃臨之
偪与俱行至益都稍即問計則亂以他語荅之若闇
扵事機者然當其濫殺亦強諌止之𫠦全活甚多全
受擒其妻楊舉衆歸
[011-16b]
朝開行省山東因得署為其事未久棄去娶臨朐
蘇氏而家臨朐生君之父諱世傑讀書知學性髙㓗
不与俗溷中年自放扵酒聞宋平浩然南逰撃莭自
曰自晋失其御衣冠播迁中華禮樂萃于南圡予
善扵是而且以㳤吾之子孫焉因僑家吴中三
十年年七十四無疾卒是生思容思容諱欽少學扵
吴持其苦力自進弗𪧐儒老生皆折莭与交集賢
大學士郭公貫浙省平章高公昉尤深知之方以才
辟為淮西㢘訪使者書吏未數月而國子助教之命
下矣洊擢山東㢘訪司照磨在官三年𠕅以子助
教起君㑹君服母丧䘮除以為翰林史院編修官
辟御史䑓據進御史䑓照磨官拜南䑓御史未行詹
[011-17a]
事院奏為其院長史就拜察御史遷中書左司都
事又迁詹事院厯中書左司貟外郎御史䑓都事
太禧院奏除其属壽福捴管府同知中書省復以為
兵部侍郎方出試田賦府到官未踰月卒官下得年
五十至順四年七月十又八日卒之日也君噐資宏
逹而文法敏明官山東時属嵗大饑甞行縣至濱棣
濱棣傍海民尤艱窘君為之發分計口以餔之
禁防周宻民實受恵而免扵死徙泰定元姦黨未
盡誅君為書數百言極陳違之故請早正其
罪𫠦繫者皆顯臣要官聞者為之縮頸在左司叅决
機務在䑓端振肅風紀辝皆據經守律不務刻深而
忌者徃徃因其鋭進構為誣語以䜛沮之其出為捴
[011-17b]
管也亦藉是進秩之名而隂以抑退之耳雖不幸遂
至大故然使人有不盡用之嗟則君未為無𫠦見扵
時而死也昔君之父死吴中菆其匶于呉自曾祖妣
祖妣及其母髙氏六䘮皆在淺土君觧山東照磨持
母䘮時始地于益都城南十里朢城阜之原而序
葬焉今君之子將奉君祔其兆次迺為書具其世出
厯官行治請某識諸其幽某甞辱与君友其𠕅為助
教某實薦起之洎某外而君始顯用未及十年巳
有幽明之間銘固不可以不之予也君之父以君貴
贈至中順大夫禮部侍郎上都尉追封河内郡伯
妣髙氏周氏並封河内郡君而君周氏出也君娶金
氏亦封河内郡君子男二曰潜曰女三其二巳行
[011-18a]
其一尚君官京師甞題其齋曰礨空而記之其𫠦
自得可知巳銘曰
學焉而仕行其𫠦知我安以徐彼競扵馳方其欲翕
張之謂天匪私亦毁于随貴而不年則將尢誰
有子承家貽尓慶基不朽者存瑑此銘詩
   元故武略將軍鄧州新軍萬戶府管軍下千
   戶贈武義將軍飛封静安縣男靳公
   墓碑銘并序
自靳氏得姓而其事略見扵楚漢之筞書至近世升
名䆠牒始斑斑有人而楚産固無聞焉何其土風之
特異也武略將軍鄧州新軍萬戸府管軍下千戸贈
武義將軍飛尉追封静安縣男靳公世家河内其
[011-18b]
父轉徙兵間行次真㝎之深州静安縣縣人劉氏妻
以息女遂依之以居生子男七長即公壬辰河南
此始伍民為軍而劉氏在籍中公以弥甥當行𨽻史
都𥆳麾下屯樊城攻襄陽渡漢[沔-丏+丐]實以材勇自効
阿术元帥見而竒之㧞為帳前至元三年破劉義
受賞綂鈔五十貫五年領衆白河因与萬户燕只
歹蕩平大洪山黄仙洞諸險隘計功班賞有差九
年下樊㐮公以先登𠕅醲賞及破沙洋新城進受
省檄為管軍百户十二年二月敗宋殿帥孫乕臣
奪其𫠦乗舟丞相伯顔忠武王壮之手白金百兩
寳刀一具以賜十一月常州城破録其㓛真授管軍
百户階忠顯校尉十三年三月江南平丞相奏凱還
[011-19a]
朝公入覲例錫衣鞍轡又賜綂
若曰靳某爵不酬㓛吾將有以厚之其署管軍千户
兼西峡渡提舉四月命下得佩銀符進階承信校尉
時越閩山區海聚間民相挻爲亂諜報交午行省每
有調度必命公以全帥備左右拒若沙縣之廖平章
漳州之陳吊眼建寕之黄華皆其譸張桀㸃者
出其伐叛招携之謀動必制勝其入
黄朝奉王拔都而生𫉬其將陳統制
其大校黄叅謀劉發陳士良䓁數十
舉白金椀二桂其勞烈命撫安羅
縣爲之署官置吏民得樂生興事如
朝命始用丞相之薦授公武略將軍
[011-19b]
千户重㓛次也廿一年復忙古台右丞八朝右丞
為言㓛状上嘉賞不置賚以衣弓矢 且重錫
金苻管軍中千户未上樞宻院申定兵制復改
下千户九年公年六十四請于萬户府曰昔吾早従
征討行冐失石身瘴癘壮強虚羸老成痼願得
放歸田里以終莫齒而令男檜繼軄禦戎府上其事
報下如章公即日駕車北歸倘徉雞豚社酒間甫
閱四遂卒時則某年某月某日也得夀若干𦵏某
縣某原祔以其配某氏公軀幹頎碩力挽强命中
奮身戎行積勲受爵而尤為伯顔忠武王阿术武宣
王𫠦知平居財重義禮賢下士恂恂固儒者也
越閩之叛諸軍争致生口公得男女老弱捴若干人
[011-20a]
㑹中秋家宴公飲食之且戒曰尓不幸麗扵叛黨
今首惡服誅亦良民耳誠召其𫠦親来吾將悉縦
遣尔巳乃間有来者因令自相保任還郷里明年
及期𫠦縦男女扶携来謝且大作齋祠祈以福報有
陳生某甞業儒亦在俘中公亟命之帶使教二子
以學又為請諸當路官之庠校間世言武将出其慓
鋭乗時致㓛業犯道家𫠦忌而不知以仁勝不仁固
若時雨之澤物而非以為物之厲也盖于靳氏之
世而可信矣公諱忠其父諱用則始家静安者也
室張氏生檜忠顯校尉鄧州新軍萬户府下千户女
適張某室余氏生汝舟奉訓大夫江浙䓁䖏行中
書省檢校官汝霖早世女適王克茂孫男二贇今
[011-20b]
為千户鎮守黄蘄賛方學孫女一適李某泰定

詔椎㤙内外文武臣工用其爵秩追榮考妣至于三
世乃贈公武義將軍鄧州新軍萬户府軍下千户
尉追封静安縣男張氏余氏並封静安縣君汝
舟強學敏用詳扵議法方為時𫠦不舎是大其門
者比官杭某嘗与之逰焉頋謂某曰吾父起行伍
有官勲而質直無華𥊏善好義施及于我子孫尚竊
禄食以不墜其宗使無文字鑱之隧石以昭徳訓嗣
其謂斯何敢𠕅拜請辝某曰孝子仁人之志某其可
重違之廼摭其事状序次如右又繫之銘銘曰
在至元元運勃興輯其武㓛四方 小校
[011-21a]
其英發必有中敵来無勍若時雨降庻物憑生
劉甥靳氏擐甲征自㧞行間以善𢧐名賈勇濟漢
先登蹴荆計功受賞百金為雖長千夫竉禄未贏
曰吾忠㢤惟𫠦指令山貙海蜃汝千大刑首惡既殱
庻孽為清夷凶獲醜載世承寧吾老有子願服踐更
庶幾畢景仰首皇眀公今巳矣墓栢青青介子材良
列官外廷爵以疇庸猶序而升𬗋綬金魚䘏典冝
漏泉之澤赤矣明靈夲武絰文沒有餘榮有子而令
卒大其成閭左徴兵丁壮于行河朔之間㕓無遺氓
彼薦草莽此纓公在師中惟其血誠老氏若曰
累善如登尓子尓孫世䔍忠貞丈于冢石以鴻厥聲
   馬仲珍墓誌銘并序
[011-21b]
睦州詩在唐中季有章恊律方䖏士李建州在宋渡
江後有髙師魯元秀皆清峻蕳遠各自名家仲
其芳華沭其膏潤問詩法扵耉老成人盡得肯綮
措意遣辞猶稍尚葩澤晚更脫略邊幅直窺
徃徃年自為而製名述序要有深意統曰遷凡
四十溢之為銘賛記序古賦又十有二卷亦各
自名編盖其學本之經驗之人事而㮣發之扵言故
致多如是然反而求之見其約不見其愽嗚呼仲
死矣詩當得傳如前数公無疑爵位㓛業孰久孰
近何計㢤仲姓馬氏諱塋其字仲世家建徳
縣之新亭郷族故大也乾道淳熈間有与徽文公仕
學相上下官至禮部尚書諱大同者扵仲為七世
[011-22a]
𠦑祖矣曽祖諱治鳳祖諱之友父諱維桂皆畜德不
試母濮氏亦里中望宗仲少而頴發長益潜深精
研經史㫄連諸子百家下逮山經地志謡俗方言朝
披夕搴華嚌英中雖醲郁而外實夷澹郷鄰子弟
来學徃教其矩度莫不卓見端緒一時名人勝士
景向聲求郵詩願交争力挽延祐科興議者品量
人材咸謂仲有以自効而有司苟知仲亦咸望
其出竒一勝以售其眀始用春秋舉上不利後更用
禮記亦不利人意仲怠矣方益厲氣賈勇為其文
不少輟久之彚次𫠦著五經大義四書荅疑及自問
自荅榮合若干萹題曰困天集而其志孤矣仲
倣漢魏樂府辞唐栁栁州新體製
[011-22b]
皇元鐃歌鼓吹曲十有二章將槖之赱亰師兾塵
乙夜之覽而未及脫藳又嘗手選唐五百家詩五
宋南渡諸家詩一别有講義讀書記各二蔵于
家其學横騖捷出如車適御矢破的也仲娶翁氏
生子男二曰鈞曰鉉孫男一仲病時始生命其名
瀚仲生至元庚辰卒元統甲戌得年五十五閑居
喜自佳客時至情景俱勝促觴命釂琴鼓
一𠕅行自吹洞簫𠋣歌和之一毫不以貧窶累其心
自署雪夢居士天趣自得可涯涘㢤元統元年子
客吴下臘將盡仲扁舟欵門語夜叅半請曰夫子
知我文莫為有司為則有以振我度别㱕神色
予方張之期其晚逹是冬子東還次睦則聞仲
[011-23a]
十一月十五日以疾卒家先一日力疾語子鈞曰我
死必求栁先生銘不得銘則無以𦵏鈞既卜蔵
塢祖塋之次惟食将以眀年某月某甲子窆迺具行
治為状衰踵吾廬泣拜道遺命請辞嗚呼予尚忍
不銘吾友也耶銘曰
孰昌其詩不售于藝亦嗇其年而卒殄瘁得深行遠
要以永世我銘斯阡質之無媿
   元故奉政大夫僉嶺北湖南道肅政㢘訪司
   事崔公墓碑銘并序
仕郎河南江北䓁處行中書省理問𫠦知事崔敏
數千里貽書諗貫曰敏之大墓在神山自曾祖仕衛
𠕅世𦵏胙城胙城濱古河道河雖别流而漂砂擁礫
[011-23b]
冒沒人廬舎冢墓𫝑如潮汐不可遏止比先人卒
官湖南還兆域得大梁開封墻堡里小邉朴維食
因奉遷遷祖之靈而以先人序𦵏其次今十又七年
矣隧間之石未有刻辞惟先人之友獨先生在先生
甞司誄于奉常其言信䏻昭徳表行敢具列官世行
治夀年卒𦵏終始為状而以銘累先生貫應曰而父
雅知予文銘予軄也迺序而銘焉序曰崔氏出姜姓
濟丁公伋之子食采扵崔遂囙以氏世遠宗滋僑居
占徙代序莫詳金正大間有諱世英者如自恵州神
山縣以軍帥𢧐北口蹈難死弟諱徳荗其軄㑹
天兵南下遂以全師効順得授左副元帥領𫠦部鎮
神山後以城變遇害元帥之子諱義𨽻史開府幕下
[011-24a]
有善文法聲累遷輝州安撫使兼屯田提領即居胙
城以𦵏者也湖南公諱良承字仲欽少静宻有為讀
書知大義薄逰錢塘以材諝自致江淮行省署為理
問𫠦令史進浙東宣慰司令史上官善其幹敏毎出
征伐行斡財計必檡公以公亦樂為之輸誠賛
理考滿授將仕佐郎兩淛都轉運鹽使司知事㝷辟
江浙行省稍遷仕郎𡊮州路分宜縣丞未上辟
宫師府掾超受承事郎江浙省理問𫠦知事時執政
方病二浙鹽法之弊而莫䆒其窽卻迺出公循行諸
推見𨼆詘而因以時㢮置之法既不煩賦亦易贏
治辨而還衆益才之既代𨕖中書左曺掾明年擢
户部主事階承直郎勾校簿書綜覈出入勞績弥顯
[011-24b]
又明年陞奉訓大夫中書左司都事遷奉議大夫宗
正府左右司郎中御史復奏以為察御史出按
事山東未還𨕖授奉政大夫僉嶺北湖南道肅政廉
訪司事在官七閲月分按衡全永寳慶武岡五路涖
治精嚴訊獄詳雖受劾黜罰而人不以為苛道
病還潭州治𫠦至治元年六月十又六日也得年
六十一娶王氏特封胙城縣君子一敏也甞以國子
貫學治介然有立女二長適中順大夫漢陽
和府兼管内農事盧恂次適承事郎太常禮儀院
郊祀署丞續欽祖孫男四性學志學禮學嗣學孫女
一未行𦵏以卒之明年春三月某甲子曾祖左副元
帥府君祖安撫府君父諱慶河南河北䓁處絲銀人
[011-25a]
匠提領始又徙大梁為大梁人以公貴贈奉訓大夫
禮部郎中飛尉胙城縣男母蕭夫人追封胙城縣
君邊村之塋安撫居北之中禮部居左皆以其配祔
公平居恂恂安言徐視未嘗以氣加人而其中𫠦治
信剛果亮直不為回撓故于吏治執常御變機張
鍵閉于情無不盡而于法無𫠦損益五辟六遷官
皆典章法令之攸司識其統體持其綱要于薄物細
故豁如也方出節風奄至大故識者惜不盡用而
為丗道人才計者至今猶有憾焉公自户部左司暨
登六察與貫並居京師逰好最稔而知公制行之詳
載之于銘亦莫宜于貫貫兹銘公是以無讓銘

[011-25b]
繄齊庶姓有食于崔別氏承宗燕及雲来基徳之厚
若種而培維忠維孝則罔後菑自公始奮名藝而
木則有松馬則有騋中踐外其立不回憲物容典
式時討裁烝烝成乂暨暨達財天固予之又軋而摧
其摧曷以不至耉台翼子貽孫既條既枚非承孰引
非用無恢墻堡之虚𩀱表崔嵬琢此銘詩尚有徴㢤
   故宋宣教郎主管禮兵部架閣文字林公墓
   碑銘并序
諸姫之庶姓有以宇為林氏者子孫丗仕于魯之季
氏而放為孔門弟子元和姓纂謂比干有子逃之長
林遂以繫氏夾漈通志辨其非矣自周而降歷千有
餘年族散宗遷邈不可考而南粤東甄相継特起以
[011-26a]
科目䆠學相髙洽于季宋東甄尤盛雖同州黨然各
自為譜緒系不明盖非一日之積也東甄别譜有居
扵永嘉華盖郷黄石山下者自宋武大夫知栁州
軍州事諱㵑孫始顯而公其嗣子擢景㝎壬戌丙科
賜同進士出身調常州司戶參軍𠕅調福州觀察推
官未上廣西畧安撫使辟為梧州軍事判官㽞佐
幕府㝷除主管禮兵部架閣文字用薦改亰秩階宣
教郎遷樞宻院編修官以飬親辭不拜方遭内艱而
宋既改物遂得髙蹈逹引全其不仕之莭而著其歸
㓗之義天固幸之矣公諱璹字壽玉一字𠦑玉曾
祖諱師正宋将仕郎祖諱武受業𬗋陽文公之門人
服膺中庸尚絅之訓以碩儒朢里中用特科入官滿
[011-26b]
河池尉退而講學于家卒以栁州㤙贈朝散郎父栁
州治孫呉尉繚子司馬法登武舉進士苐由普州徙
栁州其家始因之以大者也公任常州州儲粟
餘萬斛久将腐公白郡請辨陳均給粟得不耗守
服其䏻甞受檄慮囚囚有具獄當其衆死者吏
案前請公占署公閱 未究一問得其誣服之情
平反上之囚以不死又甞攝冝興無錫二邑皆先教
後禁治之以静其最知公而薦之扵朝者魏公克思
趙公与稙孫公嚞趙公与䆅常公楙陳公昉林公洽
陳公懋欽也凡是數公皆名卿賢大夫其𫠦称可非
苟然者始孫公将持薦公公辞以資淺宜先元僚孫
公義之立為改奏而次亦遂及扵公時公三十餘
[011-27a]
耳使其老智慮扵更甞䆒猷為扵克闡其至詎可量
哉公自少負不碌碌要有𫠦試扵時中罹艱
其鋒鍔益磨礲淬厲扵斈以故卒就平實其居郷䖏
族婣有恵利可以及人雖嗇已弗頋也季弟継諸葛
氏無子死公割巳産擇扵其黨立後承宗㪯内外族
貧不能㪯之䘮無一毫係吝曰此吾孔氏家法也端
居二十年情吟咏自盖峯散人元貞丙申得年
五十八以其春三月十曰示微疾命㪯扶起坐正冠
而卒此豈無淂者㢤公娶諸葛氏先卒子男二長
曰堅夭次曰堂女一適將仕郎曽怡老孫男二鈁錫
曽孫男二淮浩自丧菆匶于建牙郷郭溪黄岡栁
州墓下今卜淂襲吉將迁窆于膺符郷信之原扵
[011-27b]
是堂為処州路儒斈教授以其友鄉貢進士章仕堯
𫠦次事状千里狊書致幣請銘其竁而予友温台䓁
処海運千户趙君大納比宰永嘉常以事過公里下
瞻喬木之隂歎人門之羙談次每為予言之固巳悉
夫林氏之世矣尚何䛕墓之嫌㢤嗟乎薄社為墟而
郜鼎致賂吾不為殷臣之逋播而為殷士之祼將不
為澤畔之憔悴而為逺游之娱戯公之素志盖不然
也然而𫠦積者厚𫠦飬者深谷駒自絷而纁帛弗加
因得以葆勝舎之潔遂元亮之髙没餘二紀而子孫
之敷菑益敏詩書之銍艾愈豊銘以昭徳不鄙属茟
扵予予烏乎辝銘曰
林宗世服于礼公纂其華繩以其美方序而外
[011-28a]
胡遯扵肥鳯縹鷁退繫乎其時藝仁仁熟艱則致
未耋而嗟何奪之殄殷百年夀苟无遺𥙊于社主
過者垂涕符之郷啓茲封域有鑱鉻章用訓無斁
   元故戴孺人刘氏墓銘并序
里中戴暄景和之内子刘氏越諸暨人生二十一年
㱕暄㱕三十八年相暄治生理家事舅姑字兒穉和
宗黨甚淂婦道以至元四年其歳戊寅秋七月三日
卒家年五十九卒後三月卜葬金竹塢其日九月癸
酉也刘氏諱錦父曰天麒母曰王子男二壵良元女
一適趙仁本孫男三恭温安女一俱比歳良以父
命来斈于治今年春月泉書院任為直斈試肅
政府㱕而母病聘醫致禱無𫠦不至閱四月遂以不
[011-28b]
起扵是暄失良配哀不勝情将葬復遣良衰絰欵門
乞辝鑚石乃為之辝曰
婦則母儀于而家方鬯而悴有戚其嗟維以昭之
銘則非夸
栁待制文集卷之十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