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待制集 > 柳待制文集 10


[010-1a]
栁待制文集之十
 墓誌銘
   元贈奉訓大夫輝州知州飛尉汲縣男王
   府君墓碣銘有序
府君王氏諱澍字樹夫娶張卒時年二十二其嗣子
興祖耳母丁夫人即以府君之䘮塟𫠦居縣
西北五里張園之原既四十一年為延祐四年興祖
通籍于
朝為中書禮部主事品視苐五得贈府君奉訓大夫
䟫州知州飛尉封汲縣男扵是興祖將以府君之
世業行治載辭碣墓請扵其友東陽栁䝺曰興祖不
幸在抱而孤無𫠦識知不悉吾父之聲容而吾祖
[010-1b]
母盖常常舉吾父以厲興祖曰尔父從而祖學刻
志讀書每授一經占誦數百過務口熟心通乃已我
時亦不見而祖之以度程之也尔祖甞謂我是児㡬
冠而文氣厲其進矣乎吾家故艱約及尔祖即世
百爲叢委其身晝日接人事外夜分尤力講不輟方
疾既革強起抱尔著膝上泣尓毋而告我曰人非
貧賤之患而憂子孫不克成是子其庻乎唯二毋之
朢吾今負吾毋矣言訖復泣下巳而遂卒我与尔母
知其言之痛而未忍即死者以有尔在耳尔父之
扵世者淺其智不大見而學亦無𫠦施以吾之其
涵茹植立他子弟不一二覬也興祖稍長即深識
之今茲頼二母不失其家尚禄食以有饋祀祖母
[010-2a]
今年八十有六吾母亦六十有七華皓後先並受
顯㤙而吾父之寵苐及扵泉穸盖曾不得半菽以飬
是扵子道不亦至恨也㦲吾子𦍒次而誌之庶有以
慰吾父久沒之䰟而且以飭王氏扵永久䝺謹按王
氏丗家曲周府君之曾祖諱魏金貞祐九年進士仕
至寳豐縣令祖諱克温金季以仕郎為輝州都孔
目官兵疫起手治粥藥以活病餓者民徳之卒捍城
死難祖母申夫人始由輝徙衛州之胙城縣故今為
胙城人父諱文昱不仕以明經教授郷里母丁夫人
也興祖字景先温縝有清裁起家郡文學辟中書兵
部令史厯樞密府入中書省為省掾秩滿以
今天子正位東宫領樞宻使時嘗奉署牘用㤙進一
[010-2b]
資授奉訓大夫向羙顯矣有子毅國子生贈封令官
五品始予其父階官勲爵母若妻即封縣君景先請
于官曰興祖之祖母丁實保携持興祖以至于今
以妻呼延𫠦得縣君譲丁宰相義之扵是丁夫人
與張夫人並封汲縣君人知榮二母以為王氏仁孝
之苻而不知景先之𫠦以藉寵于
家𢌿矜其祖母者實以畢成父志而巳余閒忠孝
之門克受祉報若輝州之敷恵執莭府君父子之仍
儒其善厚之澤塞充滿至于今而始彂逹流
動焉豈真𫠦謂盈科而後進者耶府君之徳之漸吾
盖不知其𫠦心也銘曰
繄王受姓出自諸曲周之宗繼别始支于共于胙
[010-3a]
載徳甚儀祖烈孫謀規規有殖其豐而嗇于施
孰不菑畝視尓耘耔維昔孤孱鵷然奮飛有奕命書
賁于烝祠亦既顯孚而又燕宜眀昭者天不昩人為
鑱茲冢石用永厥徽
   有元故奉議大夫福建閩海道肅政廉訪副
   使仇君墓碑銘并序/代趙承/旨作
仇氏朢陳㽞譜云宋大夫牧之丗入金有更朔平臨
潢二縣令者諱輔即家臨潢臨潢之曾孫昌平府君
實又徙亰兆府君生三子其中子則君也君諱鍔字
彦中始齓府君出禮賓客巳落落善占對長益涵
揉扵學要以竒氣偉莭自致至元八年君生二十
二年矣安西王時以親王鎮亰兆喜優納人士君布
[010-3b]
衣入謁王語合意竟㽞給事邸中久之列上其
試君武僃寺夀武庫使十五年遂出知威州廿年稍
遷鞏昌路総管府治中治皆有聲称廿五年進階州
尹未赴遭内艱罷扵是御史㢘得君威州鞏昌數事
薦諸 朝欲引置言路不果廿七年廼以福建閩海
道提刑按察副使起君明年 制改肅政㢘訪司即
用君為肅政㢘訪副使間自免去曰吾復何為扵
斯丗盖北過髙郵樂其土風囙㽞居十年大徳四年
以疾輿来州就醫藥其年八月十日卒州年五
十一自承務郎三遷官至奉議大夫卒之日無贏囊
副禇僑家巷䖏之舊聚哭一辭曰善人亡矣至大四
年其子治濟濬浩廼克自力奉君之䘮還大都宛
[010-4a]
平縣西山下荘之原藏焉窆以四月酉其距祖
塋五里君性開䟽与人交底裏傾盡為政多本教化
而自持其身毫不敢欺方少未仕見白金遺道𠊓
不頋巳而計曰貧者需銖兩以濟幸我見之他人
則持去矣即俯拾納䄂中俟有間求者至自言適貸
得將營親塟君詢驗果然出金還与之其人泣謝道
姓名君訶之曰我豈市㤙㢤在威州民張氏兄弟訟
家財吏展轉逑賂更數决囙亦致困匱君召
諭之曰若兄弟孰与吏親民曰兄弟同氣吏𡍼人耳
君曰弊同氣以資塗人汝何不知之甚即大感悟相
持以哭向君叩頭曰今不敢復有辞矣遂与俱歸
時屬縣吏李芝秀慢令當笞君朢見即命𥼶呼前
[010-4b]
曰若軀長六尺徒甘捶楚間不知有功業可指
吾與若三日限若不力吾將重置于罰後君出安西
十數西来見君下馬拜曰我當笞吏也公
向脫我罪又朂我仕今効莭兵伍爲千夫長微公之
徳豈有今日在鞏昌㑹大旱草木枯盡僚吏請出
禱羣朢君曰得無以寃獄致是乎某事按問得實
平反上之大雨三日在閩属行省臣有以采銀爲利
獻上徼爵者 朝廷下其事設官賦民而地實無
礦民往往貴市入輸君急劾聞有 旨罷其役命按
致言者罪建寕劉氏居麻沙村疃中仇誣其有反状
州若縣將織羅成獄君慮囚及之唶曰有是乎即以
法抵仇而劉闔門數百不絓一人君仕雖早當官
[010-5a]
之日不多扵閑放之時故其施為注措㮣逸不𫝊今
掇其士大夫口道以熟者一二志焉其𫠦書如是其
𫠦不書大抵可見矣雖然猶為試用者小耳苐令充
周而究極之則古𫠦謂偱吏不多也君曾祖忠源
仕為定遠將軍蘭州司法祖福亦明威將軍父昌平
府君諱徳明隐居教授曰樊川䖏士者府君自
後以君弟銳升 朝㤙贈奉直大夫飛尉昌平縣
男先夫人郝氏贈榮祿大夫大司徒薊國公謚孝懿
諱徳義女先十一年卒生三子一女後夫人 合氏
先一年卒生一子三女其𦵏以二夫人祔治髙郵府
興化縣尉濟仕郎太常太祝濬仕郎大都護府
照磨浩晉寕路聞喜縣學教諭壻曰呉燾御史䑓掾
[010-5b]
盧亘翰林待 制承務郎兼 國史院編官早卒
姚庸承徳郎中書省檢校官孫男四人曰慶璋延昌
順昌敬昌昔君愛錢唐比過之去来輙㽞旬月往徃
援琴筑以寫山水之清音久焉若新得之故與予同
好相善也今年延祐六年距君塟八年矣而其子濬
丐予文其隧上之碑不腆之言君實知之矧専記纂
尚庸何辞銘曰
蓄之涵涵流之漸漸莫或匪泉築之䟽䟽之渠渠
堂亦有焉我觀其終有植之𨺚有彂之㳙謂徳既儀
不卒于施而又不年不㳽其盈不陊于傾以㳺于天
子則維宗女則維其之孔延西山之原岡阜
有封斯阡以引其休以質諸幽尚考銘鐫
[010-6a]
   故奉議大夫監察御史席公墓誌銘有序
延祐三年四月十又六日宰相奏以前祕書監祕書
郎席公爲輝州知州越七日御史大夫復奏以爲監
察御史五年五月一日卒官卒後五日其妻元城縣
君薛民奉匶殯亰城南明年正月十一日始以舟載
歸其居大名路元城縣将塟前行戒其女奴襆公
平生所爲詩文記序銘頌藁滿一篋来告曰吾夫
䆳扵學而欎扵用其𫠦著見大略具是吾婦人不
悉凡外行吾夫在時雅幸知子子爲我考擇其
灼者誌諸幽妾雖斬焉未亡將他日有以下見吾夫
扵地矣䝺哭且辞既明年其連郭君徳夫實又以元
城君之言来速銘盖䝺始客亰師公方去官中祕書
[010-6b]
僑居委巷蓬茨一室不具几席而彊志確立如古
獨行君子間一造之坐譚亹亹或時竟日不啜一茗
知其𫠦學為有源委者夫其飬之之充則其彂之碩
遠無疑也而止扵是殆𫠦謂天者不可信耶公少學
扵翰林學士𬗋山先生胡公祗遹時集賢學士雷公
膺翰林學士王公惲与胡公同称文章家公往来三
公間其醇然不雜則多得扵胡公而芳澤厭滿皆其
自致䖏困亨往往推極命義之微以紓其抑塞𫝊
者以為是怨者之辞耳宜乎公之窮而遂以不振也
公早以御史薦為殿中知班御史中丞崔公甞目之
曰是真讀書明理者吾知其不囬撓矣尋辟掾太師
淇陽王府三考當入流内銓即試祕書監祕書
[010-7a]
三載其長言扵
朝曰席某最宜扵官願自㽞不遷扵是復以為祕書
至大三年
先皇帝方正位東宫而
武宗皇帝在御公為澄源書數千言以貽兩府其㮣
曰正巳而格
君謀
國而任人是在兩府宰相元氣也䑓臣藥石也元氣
受病則有藥石以輔之彼此相維而
君心可正治道可成識者多之及為御史首論選官
之法固欲循名而責實察言而觀行為執政大臣者
可不監其失而圗其終又論興學𫠦以立教師道不
[010-7b]
嚴蒙飬不正望其成㓛難矣㑹内廷臣有欲芽蘖為
中執法者一䑓愕眙不敢動公獨抗章拄之尋亦自
悔止延祐四年畿輔久旱春夏多霾風和寜諸甸大
雪盈丈人畜死傷公上言應天惟以至誠愛民莫如
實恵隂陽偏勝理有致然宜合近臣經事多而識慮
審者雜議之凡政令得失民情休戚咸得上聞庶有
以啓悟
宸𠂻圗回
天意他𫠦論列多皆精鑿剴直或或違其効盖
可睹巳甞曰搜擿案牘而日以計期㑹深文以扶
細碎吾無也其徴扵書如是而及以吏事属公者
莫不云然嗚呼亦其材御史矣公諱郁字士文殁
[010-8a]
時年六十自承事郎三遷官至階奉議大夫其先太
原人中徙大名今為大名人祖諱珎不仕父諱榮仕
為將仕郎衛輝路獲嘉縣主簿卒以公恩贈奉議大
夫大名路捴管府治中驍尉封元城縣子毋楊氏
封元城縣君公之歿盖無主後無一銖之貲無一
鍤之土始喪至𦵏薛氏盡斥簮珥鬻以供具薛氏奉
訓大夫慶元路捴管府判官致仕諱均女也其塟以
七年某月某日其在大名縣安家荘昔公受言扵
𬗋山先生曰士𫠦以異扵人者以義理飬心志以學
問飬才以徳飬身以名位飬㓛業以道飬天下以
政飬民以著述飬萬世又曰盛極而衰氣數之必然
故君子憂治安而惡盈滿𫠦以君子小人之澤皆五
[010-8b]
世而斬盖識之座右乎懼一言之不售也公𫠦
為文在藁猶數百篇䝺將叙次𫝊之姑述其世業爵
年而系以銘系曰
繄人有生衆萬不齊坎而流或嶞而其人其天
孰全以亦昌扵言而徳不施茲与存抑又何欺
有竁斯藏有紼斯纚式慰尓嫠誄以章之
   方先生墓碣銘并序
浦陽江之始源在婺州浦江縣有山直其東北曰仙
華山山之南里大姓方氏居之先生方氏睦州譜自
五代末徙来出唐玄英䖏士于宋有户部侍贈光
祿大夫諱遠与眉山二蘇公同為嘉祐二年進士
其子滋亦卒官户部至先生六世先生𨼆君子也雅
[010-9a]
志㳺常欲資之以昭徳葆性汲汲然恨行地不廣接
人不多盖老而愈銳本陳氏子在褓而先府君命
為後曰是纉吾業者何必吾宗踰出客杭都主
貫外祖閤門舎人俞公𫠦將作監丞方公洪竒其文
以族子任試國子監舉上禮部不中苐扵是陳丞相
尤噐惜之将具奏請品官而丞相去江南巳内
附先生未甞有仕籍然記其一時𫠦予非班序之
顯人則庠之聞士扵書無不通䆒毛氏詩其最邃
者也始盖用為文以應有司後乃束其興羣怨之
旨而一彂扵詠歌體裁純宻聲莭婉不縁鏤而
神融浩成一家言詩既益工業日益落里士吴明
府渭囙与其伯兄弟闢家塾延致先生吴溪上遇好
[010-9b]
賓客則採摭雲月嘲哢林水間晚善括蒼吴思齊善
父武夷謝翱皋羽序其倡荅諸詩曰風雨集以識皋
羽無子死數百里赴其喪爲函骨塟嚴子𨹧釣
西逰訪遺古興愴増欝自𨹧陽牟公獻之新
安方公萬里而下若淮隂龔聖予剡源戴帥永康
胡穆仲南陽仇仁近莆田劉聲之吴興陳無皆聮
文字交積其藁滿數十便束㱕山中如有徳色然
甞繇亰口泝江至建業又東南出括行尋鴈蕩大龍
湫抉摘景物率藉爲賦詠無一毫徼世意或以是迂
先生則𥬇曰彼豈知我㢤家故貧至先生一𠋣吟誦
尤不事生殖遂以艱窶終其可𫝊者古近體詩及他
著述合若干萹未詮次得諸躬無若貽諸後先生庶
[010-10a]
幾為不死者先生諱鳳字韶卿年八十又二夫人季
氏先卒扵貫為表姑曾祖某祖某父志仁其卒以
至治元年正月某甲子而塟以其年某月某甲子兆
在仙華南東子男二人㯉克以儒承家女三人適
張佐黄旒趙必佀孫男三人孫女二人貫少親事先
生比長走外歸輙裒其道路𫠦得求先生而紏正焉
先生每翼張之迨茲齒士獲有祿食于
朝是敢忘先生教指㦲去年冬先生甞手寫詩一章
介其孫壻吴莱来試春官言近得聾疾畫与人語
則僅可識自視若外域人將死無日矣然行間整整
不見老人欹側態方意其雖聾豈衰者萊還而趙
錄事以訃至貫為位失聲巳乃曰先生既塟矣瑑
[010-10b]
辞表墓非貫則誰宜為盖用其𫠦知者酬焉尚先生
之志也夫銘曰
不躓于奔而逰于恬維蓄之實以鳴其謙有鞳鍾鏞
㮣若釜鬵鼓間出聲震轟嚴嚴噐之碩者則罔不兼
先生中身退然㓗㢘彂其和音不懘不惉不薦廟郊
卒死于淹巋巋仙華越人𫠦瞻瞻之維何匪孚用占
有封斯𨺚如車如幨門人作銘式昭
   亡舅故宋太學進士俞公墓誌銘并序
内弟東陽俞仁傑將以月日𦵏吾舅府君乃自其郷
貽書亰師告塟期䝺拜巳南嚮祝曰䝺為貧持禄
以縻于茲喪不及臨塟不及虞罪也奚贖獨假茲盖
石文著府君之隠徳閟行質諸其幽尚庻幾有以慰
[010-11a]
其營魂扵地下則系之曰府君諱相字瑩中曾祖諱
寛祖贈承事郎諱嘉㑹父通直郎衢州軍事判官諱
千府君幼郷先生學治經爲小戴禮大義下茟
纚纚千百言宋咸淳七年仲父閤門舎人公當任國
子以其名牒上試入䓁得太學生𥙊酒司業愽士
苐其𫠦業常在諸生右又眀年外舎校定成即升内
舎宋太學制有三舎法由其𨕖文章則階通顯
矣扵時府君二十餘而衢州公方監省倉門与閤
門公並有列于朝𫠦交皆望卿逹士府君旦暮
出入橋門肌膚澤晢儀秀儼人以爲是藉諸父以
成名者何與寒畯角㦲及院小吏竊録其文而
證其繩尺之當否則更翕翕称譲悔謝其知之淺也
[010-11b]
又數年而宋亡六館為墟府君亦歸不復出﨑嶇
兵間生理銷落盖晚得重膇疾宴坐一榻吟呻佔畢
外獨𥊏天文圗書探研奥𧷤不遺毫推其禨
祥災沴之𫠦起曰後當然耳巳而果驗然不以語人
而人亦不識之間則課子姓讀書耆過門問故亰
人境𩀌合交友出䖏衘柸接席歔欷感愴巳復
𥬇呼賈勇為樂猶有承平風流意態自餘壹不掛口
其言曰盛衰者物之變也而吾之不變者嘗有盛
衰㦲嗚呼府君非得道者歟其卒以延祐六年八月
廿六日夀七十一窆以泰㝎元年十一月某日兆在
西部郷金家山夫人胡氏子男三長仁傑也次傅翁
早夭次儼翁出後同邑氏女一適胡漢漢業儒孫
[010-12a]
男三文璧文奎文叅孫女二適吕綮王致平閤門公
則䝺外祖通判静江軍府卒官銘曰
始之遂遂若或將之终之寒寒又或方之不磷不緇
其休先耋何嗟矣徳則臧于以誄之維後之章
   元贈太中大夫東平路捴管䡖車都尉鴈門
   郡侯田公墓碣銘并序
延祐四年朝請大夫徳州知州田君澤既去官以老
中書爲考秩進大中大夫而以中山府知府致仕五
年爲至治二年
天子推㤙臣下及其丗生封殁贈具如
詔書扵是君之大父母父母應在䘏典得顯贈有荖
曰世昌大父也階中憲大夫官南陽知府勲上
[010-12b]
尉爵鴈門郡伯曰誠父也階太中大夫官東平路総
管勲䡖車都尉爵鴈門郡侯曰李大母也曰趙母也
封鴈門郡夫人泰定二年君年七十又九而君
之子居中亦且六十又一相顧言曰吾世鄭人始吾
大父南陽府君遭金甞攝承其州事亡㡬病免卒
時四十五亂益急李夫人擕吾父與二弟冒𡾟抵
險間走渡河北居保㝎因伍民以著其籍吾田氏宗
仆而復植夫人力也乆之以介弟屬吾父曰尔兄弟
㽞應更繇吾挟尔季還老于鄭矣得年七十八以卒
故吾東平府君方在艱已知奮厲自力扵生業卒
紓窮以開其家及進學士大夫逰則慨然
興起謂吾今不逮扵是俟吾児既長必求明師教掖
[010-13a]
成就之庶其勿替以引乎自吾有知猶常常舉之以
督以儆吾父雖逺而訓言在耳敢忽㢤今吾幸藉
祖考遺徳保有禄食歷八官而絲毫不挂扵吏議遂
得休其衰髦以下先君子扵九京爾復有子有孫其
深識之又曰吾旦暮人耳吾大父母之𦵏在鄭昔吾
守鈞甞改卜竁鄭之新鄭縣韓保村吾子孫生扵保
定吾父卒扵保定而田氏塋扵保定蓋自吾東平府
君始矣爾逰居京師孰文辭以著吾志爾持吾言
而往請焉倘哀而畀之則鑱諸窆石表諸隧上尚田
氏永有寵綏居中甞善扵貫它日攝齊款門前致其
父中山君之戒曰子而不諾吾無以反白吾父貫曰
孝子仁人之心予将張之不暇而敢以辭嗟乎春雨
[010-13b]
既滋草木怒生至其條暢葉茂而本根之䕃藉
無賴扵斯予觀田君之𫠦致知其積累之有自則
夫享有樂康而子孫啟慶之若是我東平府君之菑
播扵前者宜其穫之炊之而無己也府君之卒在至
元廿六年十月二日春秋六十有三卒之七日
苑縣馬車村後十八年而趙夫人卒蓋七十又八矣
即舉以祔府君之兆子男三長澤也澤字濟民次渥
次淵淵早卒孫男二長居中也次居仁曽孫男四長
恕從仕郎大都酒使司提舉次恂將仕郎順徳路廣
宗縣主簿次恪次懌曽孫女二長適翟居禎次未行
銘曰
田維嬀姓顯氏扵齊粤有代序乃别乃支譜散宗繇
[010-14a]
逖矣莫稽攘攘鄭郊𤨏瑣夫屋相時母賢暨于育鞠
畔渙流離式嗣式續基之樸之以有東平爾蓄必流
爾鬱必聲保人敬恭言觀厥成厥成伊何以克有子
亦仕而優弗殆而止徼其寵章烝畀考妣維考若祖
殿邦伯侯封土祁祁在晉之諏曰大爾承曰輯爾休
嗟今之人匪朝謀夕車来賄遷賈罔常獲視彼田宗
其處安宅四丗百年孫魯孔儀其以徴墓則有碑
博士司誄維顯詩之
   亡友王君景先墓誌銘并序
景先姓王氏諱興祖自中書東曹六遷官至朝請
大夫禮部郎中泰定元年四月扈如北都七月十
八日卒留守官舎輿其匶還京藁殯文明門外將以
[010-14b]
某年某月某日啟𦵏衛州西南小店原距州三十里
景先本曲周之宗其曽祖在金季甞爲輝州州佐捍
城死難因留塋衛之胙城爲其縣人胙城濱古河道
比年飄砂擁礫漫沒人廬舍冡墓景先在時方欲求
地改兆不幸早死今嗣子毅窮窮承志以獲吉卜而
不知景先之遂此土也始也景先五有父䘮頼
祖母丁夫人克自生殖踰冠學業見端序即起爲汝
州學正試辟兵部令史由樞宻入東曹㑹
朝廷議行科舉以興能取賢凡𫠦著令必景先手
乃定延祐四年考成用
仁宗皇帝居東儲領西樞進奉署牘恩超一資授奉
訓大夫中書禮部主事改大宗正府左右司貟外郎
[010-15a]
尋拜察御史按河南㢘得其省參知政事宜匝陌
丁酗虐民吏數事劾罷之以江𨹧召為吏部貟外郎
亡㡬出簽燕南河此道肅政㢘訪司事建言敦本崇
化在尊右儒術囙上𫠦㑹稡漢唐諌臣遺事曰憲覧
數百條廷論賞其知要慮囚至大名民有彭甲自服
為盗繫獄踰年景先閱其辭曰此非盗盗未獲耳
巳而果得真盗䟽免彭而論長吏失入如律滿二
復以禮部郎中召還死其官春秋五十二娶呼延
氏一子子典籍景先事丁夫人孝謹夫人餘九
十猶在飬景先旦暮莭時其食飲怡愉樂康忘其耄
也盖景先敏學強善與人交慎終始平居不屑屑口
語而臨事持議卓見㢘角仕廿年家無一瓦之覆
[010-15b]
一㕓之耕以寕其居老母丁男孤亰師平生交友
多賻之者其𫠦珎畜經史子集數千古名人書畫
數十軸而巳尤好為詩趣尚恬素辭亦清沖在藁數
十百萹往往多可喜予来亰景先辱与之逰命其子
學治經深懐宻見輙傾盡在東垣書䟽往来
無虚月甞欲䏈艫呉越擥山川形勝以攄彂其撫
今思古之情而景先不待矣將槩叙其出䖏畀
俟塟期鑴之樂石納諸墓中而復泣拜以請景先
固善予言其又何辞若凡世系具先府君誌銘此不
著著其厯官行治之可𫝊者銘曰
古儒行猷無賸學稽經用律道斯𫝊景先進途如發
彍端車而馳閑矩矱羣飛方拏見孤鶚孰返其歸赴
[010-16a]
㝠漠九原茫茫吁可作
   承直郎管領拔都児民户総管伍公墓碑銘
并序
高安伍氏著籍于其縣之仁南郷上泉里者實自豫
章臨江𠕅徙以来至管領拔都児民户総管諱先輔
始嶢然称大家朢其里中矣扳都児漢言健児
世祖皇帝統壹疆宇𠡠甞扈駕南伐驍勇十一萬户
㽞籍漢湘命樞宻院即江𨹧之松滋置総管府為署
官比秩三品捴凡役之政令其貢賦物估則因湖廣
行省以輸達于上盖分乎兵民之間而優飬之也延
祐三年公用
東朝𪧐衛㤙起家一命涖其府在官三年樞宻臣方
[010-16b]
奏公政績宜遷而公以病滿百日當免舎㱕間二
復至亰師覺體中風眩即日旋及家猶經紀諸
務甚悉泰定二年秋九月疾作遂卒得年六十明年
冬其孤兆撫州臨川縣明賢郷白竹坑之原
將奉匶以先期属其父友廣東帥府掾李榮持事
状与其府𫠦上最牘走鍾𨹧乞辞以揭諸其隧予讀
太史公書見其紀次三代戰秦漢事本末可称道
或者謂退䖏士崇傎殖更有𫠦蔽然不知治産積居
在追時好世資而推利任義不拘牽常𥮅固卓然
豪桀之士㢤若公甫試而効其可信者如是是
以表著之于後矣公自少有智力用之營斡輙操其
贏久之治别業豫章度資用益㭲闢塾里中致名師
[010-17a]
敦其子姓以學實義廪賙宗黨鄰比之不自振者
豫章城東出朢仙門通道吴楚粤故杠梁壊公伐石
新之冶鐡㙛一百五十尺衘石為錮且屋其上比至
松滋松滋民阻饑公彂囊楮得中統鈔三萬六千貫
移縣俾計口予之而冨民亦稍出粟以佐𫠦全活三
萬戶有竒前是府建白水書院便學子肄習而庖廪
不繼公曰士有事而食然則學非事乎輟羡俸一千
七百九貫率先潦吏為市稻種田三十石其贏猶五
千貫樹為學食母錢山南㢘訪使者善公幹敏
縣經畫江𨹧㑴沒學田之在版者得水陸田林園一
百一十一頃廣其租一千三百一十三石中統鈔
亦五千五百八十五貫扵是訟辞連民吏多移公㢘
[010-17b]
問凡廿餘事鉤致其情人以不寃諸使皆列上其迹
至完飾廨署増築逵道徴工需材常有餘用而不以
勞勩誣民為公之民盖晏如也晚還上泉遭荐侵
白郡顛輸米麥各五百石官中給食貧民又大出
米五千石下其估貸之無業者聴以力傭輦剰粟
石二百往賑鄰縣南昌進賢日為糜粥餔行者環其
居百數里人𠋣公以生公開朗未甞躬佔畢為
學問奮其猷行徒手致貲𥮅鉅萬歛㢮張不抑不
浮結賓客蓄僮奴樂赴人之急有古任俠之風使位
与年可以俱得則漢貲郎功業可指也嗚呼惜㢤
曰天富曰文貴曰大賢公之曾大父大父父也曰劉
曰黄曰傅公之曽大毋大毋毋也曰盧曰楊曰也先
[010-18a]
忽都公之配而也先忽都宗王女也曰㳟曰朝弼
曰趙公之子其庻趙更名普安為允㳟後
嫡也曰普関公之孫也曰某甲子卒之日也曰十二
月乙酉塟之日也曰承直郎公之階也曰興甫公之
字也曰樂泉公之自謂猶曰樂乎斯泉云也予不佞
既為摭其可書者序之又系以銘銘曰
俗畢用智自贏進乗其時反致成如風水遇
如區者萌果孰使然以施以生惟過而續其機不停
既新有益無傾我伍宗由枿而榮翕之敷之
信若衡豈徒専已刓神敝形一莭臨民民歌治聲
将升于明載輯于寕飲徳沐恵我鰥我惸志使樂郊
移之里閎直究其庸胡不百齡有襲慶源来繩繩
[010-18b]
𢍆龜廼闢幽扃圡深水長函龢葆靈曰茲公宫
劖銘
   元故大司農史義襄公墓誌銘并序
中書右丞相贈太尉鎮陽忠武王大勲在盟府不朽
在史牒世称真㝎史氏猶漢袁楊唐英衛而濟羙過
之大司農公謚義㐮扵太尉為孫而金𬗋光祿大
夫兵馬都元帥之孫也元帥太尉毋兄鎮真㝎闔門
百口死武仙之難獨二子先大父行六部尚書㽞
此亰獲免季江漢大都𥆳實生義㐮義㐮有大志
太尉愛異群児命冡嗣萬户鞠為已子擕戍襄鄂少
長在行間耳目濡染衆知兵甫長千夫逐趙
宣機餘宼手射數人萬户後以宣慰拔下静江行定
[010-19a]
廣西十八州廣東三州義㐮常先登以功授承直郎
同知静江路捴管府事時有盗㩀肈行省假義襄
肈慶捴管往討平之還遷訓大夫潭州路治中未
行進廣東宣慰副使改淛東在廣殱洞獠徳俘蜑
舡千艘在淛破山賊桞分司衆七千栝蒼踣婁蒙才
楊鎮龍衆五萬東陽摧俞高衆五千紹興殪詹老鴉
林䧺劉甲一衆數萬温䖏間功最一時先是張元帥
南海凱旋請以鄧軍還史氏宣慰使時為右丞
應曰臣子燿可燿義㐮名也召至右丞進平章政事
薨明日 制下授朝列大夫鄧州舊軍萬户義襄
哭踊柩前須平章嫡子榮長歸其官平章六子籍
其田宅奴婢口均𢌿之不自有一毫奉平章与四夫
[010-19b]
人之䘮返𦵏太尉兆尋以榮入覲俯伏奏曰是臣𫠦
後父之嫡子生十四年矣宜代臣領鄧軍
世祖皇帝義之命榮襲萬戶爵㑹將彂闍波兵以榮
祿大夫福建䓁䖏行中書平章政事起義襄將其師
别錫乕符鞍勒矢彄甲兵未出復䘏其世舊改授
他帥扵是
成宗皇帝始正宸極即拜資徳大夫江淛䓁䖏行中
書右丞至則除火餘官屋之傭若干緡禁官市惡監
䥴减江東户課金人有訟行省臣失儀者辞引義㐮
為證 詔遣御史按問義衰以實對言者指為阿
黨義㐮退居待罪 上深知之遷江西左丞又
遷湖廣一年還江西罷贑州屯田軍廣東民丁粮
[010-20a]
召入拜大司農無㡬以太夫人年八十乞身歸飬未
報大徳九年二月壬辰薨京師春秋五十義㐮字愛
郷娶祖姑之孫劉氏貞順静不見喜愠事太夫人
為令婦字子姓為賢母婣黨視儀焉生子男一壎資
善大夫江西䓁䖏行中書省左丞女一適資善大夫
司農卿王師聖泰定三年左丞按典式上義㐮凡行
太常為定謚義襄劉夫人亦先封常山郡太夫人眀
年夏左丞以事如廣州夫人遘微疾比還而亟以六
巳薨龍興寓苐享年六十八左丞舎官扶櫬浮
舟萬里此歸真定將是年某月某日啓義㐮之菆
合窆姜固山之原都𥆳兆次泣謂属寮桞䝺曰先公
在殯久懼傷吾母心未就窀穸之禮罪也今不𦍒吾
[010-20b]
毋亦至大故惟隧道有碑桞城姚文公嘗掇其大莭
著之吾將鑱之廼若幽堂之銘𫠦以申吾𨹧谷之慮
者子其可讓䝺弱齡以氏事義襄公見其儀碩豐
噐度邃捴戎赴敵竒略捷出而臨民豈弟如
之尤好賓禮宿儒名士燕衎無虚日盛徳宜後是生
左丞早以令猷𠕅牧侯藩三參機政克踐世官以光
大元帥太尉之遺烈然則義襄曷其死㢤尚書扵公
為曾祖諱秉直元帥為祖諱天倪都𥆳為父諱
章為𫠦後父諱格公之孫男四長鈞承務郎籍田署
令次銀山長安金山孫女三長適某餘尚㓜曾孫男
女五人銘曰
史氏世臣佐 國基命宣承武威九土𦒿定桓桓
[010-21a]
都帥執莭死正孰存其孤以克保姓匪姓之保實鴻
慶公生師中属時鼎盛殪戎獲醜憬彼無競幢纛
舒舒前後乗既輟西師重付宰柄山區海封我藩
我屏三邊晏安不戒而令徴爲大農始還朝請
帝曰汝庸予其聴瑩汝儀迩聮陳善謂敬公拜稽首
謀予于䅽臣有母楊待臣温凊忠長孝短髙聡幸應
詔可未須覆其一鏡公自服官
二聖太尉諸孫獨也淵靚其靚維何日莭其性雖則
宴娱不縦不醟天道匪訛常以善勝遹觀穮蔉故想
甗甑肆今象賢如泗有磬聲于廟階可間可詠倬茲
人門輝光引映手開玄堂爲神之廷公逰于斯死目
當暝石固坎深山經川亘尚利嗣人罔弗宜称𨹧谷
[010-21b]
有遷扵焉
   師氏先塋碑銘并序
師氏寜夏人而有塋扵濮陽之東盖其徙居三世矣
徙三世而始顯且大若富人之稼然耘耔之力優則
銍艾之功至豈以旦暮計獲為贏㢤泰㝎二年今江
西湖東道肅政㢘訪使師公由工部尚書出宣慰淮
東升秩二品按典式得贈封二代及 制下大父諱
某自中書兵部侍郎贈嘉議大夫中書禮部尚書上
輕車都尉封寜夏郡矦父諱某自中書禮部尚書
贈中奉大夫河南江北䓁䖏行中書省參知政事護
封寕夏郡公大母恵氏母王氏並寕夏郡夫人
扵是以公貴凡三錫 命書矣寕夏之俗僧民同
[010-22a]
而異版郡侯之父諱某仕夏為管僧官在國中称
大姓郡侯生十四㑹 天兵破㓕夏以西有
旨戈矛𫠦向𦒿髫無遺育郡侯方驅 太婿昌王
見其姿儀頎憗髮澤鮮憐而生之觧駝鞍覆上使
伏其下𫝊令者再至 太壻不得巳宣言曰全㝎河
西一不㽞一童男備 貴主炊爨乎遂收置邸中
迨長出衘使命歸致分賦有忠實称 太婿薨郡侯
亦以其家大名之濮陽居焉又營别業汴之許昌
故濮東之塋即祖郡侯郡侯生郡公尚義不
樂為浮靡事平居雖臨皁𨽻無矜慢崇重儒術教子
諄切終身未甞出一惡言郷里号為徳人卒年四十
九葬濮塋苐二域盖師氏之在濮陽肈基扵郡侯堂
[010-22b]
扵郡公而𡍼塈堊丹扵㢘訪公其𫠦由耒漸矣不
然郡侯以童覊之身脫鋒刄之難東耒數千里卒開
子孫顯大之業以余之其積仁累徳是不特一世
㢤肆今㢘訪公早用才敏躋榮仕路再遷而以左右
司都事佐河南省拜南䑓監察御史改西䑓復以左
右司貟外郎佐江浙省召入為御史除浙西㢘訪副
使遄以右司貟外郎召進兵部侍郎出牧平江選為
京尹遂長二曺入儀班著出秉旄莭宏猷碩慮山立
雲蓊方中外期属如公不四三人然則公顯大其祖
若父以光于師氏之宗者殆不止是也嗚呼士之
誠善于躬不克自奮雖湮欎扵一時而終焜燿於來
世又幸而代遭
[010-23a]
聖神崇孝忠著為褒䘏之典寵有封爵澤及漏泉
曾不以遅速幽顯為間則夫求天道扵悠而忽人
事扵細微微諸師氏吾固不得而深信之矣郡公子
男四其二早世長即㢘訪公名克㳟字敬之四娶曰
王氏累封寕夏郡夫人曰蕭氏未封而卒曰拜葉倫
氏曰周氏次脫脫木児以子通籍得封承事郎長垣
縣尹娶乃蠻氏亦封宜人女四適某某某某孫男六
孫女五曰恒曰晉國子生公試入䓁承事郎同知泗
州事曰升亦國子生壻曰某某某㢘訪公出也曰徳
寜曰孛羅登泰㝎元年進士苐承事郎同知濬州事
長垣君出也曰塔海壻曰某某早世者出也外孫安
兒國子髙䓁生起家承務郎江州彭澤縣達魯花赤
[010-23b]
丑閭泰㝎四年進士滑州白馬縣丞郡公内外孫九
人其四皆掇文科餘亦有仕資師氏之徳其可究矣
乎昔䝺以愽士教國子晉升孛羅執經席間審知公
立朝大莭廼茲備官江右實受容察公謂䝺曰先塋
之碑無辭以刻遺羙不彰余維多罪子甞司誄奉常
𫠦言宜昭潜信後其為我著之何如䝺承命叙次復
系以銘銘曰
山條川支演迤西来經于夏墟風氣始其産羙玉
球琳瑶或顯或湮由見者異湮為淵珎顯為瑞器
彂而之用不必並世維宗師氏其徂東匪于兵
將啓其逢譬彼流坎抵平則通大鼎飬賢獨家于食
烝㢤聞孫仰受成式式是孝忠明軄既儀于廷
[010-24a]
亦旬亦宣靈承湛恩大責幽泉元侯上公曡衮重延
公曰斯寵吾祖吾父蓄報優余何舉隧有桓碑
廟有簋簠不聲于歌胡考其休濮東之封自吾祖侯
企瞻夏西興雲如丘髙曾之靈赫其戾止同佑我後
歆于毖祀託辭貞珉式䆒終始
   周東墓誌銘并序
東揚之學成扵科學散之後其植本豐故其枝葉
也延祐
仁宗皇帝方出宸㫁尊右經術闢科舉士之路而
新學諸儒以非𫠦素習抉其利而之議者咸詬病
焉獨東大立小随恢恢乎有㳺刃之地矣 四
年江西以春秋舉上禮部有司訾其筞語不合意不
[010-24b]
得苐七年復以禮記舉上明年至治元年擢丙科授
將仕郎永州零𨹧縣丞零𨹧在荆椘上㳺俗戇民嚚
至則因其𫠦蔽為開說仁義使知去彼此縣
有巫嫗曰國母自詭言禍福為書數通使弟子行
民間愚者争願標名其上由是趋門日衆東曰張
角三十六方其亦不過是亟逮寘于法比縣祁陽
有馬前卒民至死長官故匿其實東次當檢䨱
得其情櫝中一訊即伏論者常謂儒者迂䟽少㓛而
不知真儒之効固随試有成者如此代還赴吏部銓
調為南安路上猶縣尹致和元年三月到官其民素
聞零𨹧之政私相告語曰吾縣多幸
朝廷𢌿以善人長者庻其恵休于我吾敢自戾于治
[010-25a]
未幾疾作猶强起署文書理訴獄既而浸𠟵移告北
還以五月十四日抵家二十八日遂卒東姓周氏
諱尚之東其字也春秋六十又一曾祖諱光祖祖
諱山甫父諱子鴻三世皆隱而不耀室以王氏趙
氏繼室以蔡氏子男二曰頋言曰永言孫男二尚㓜
務為深遠靖蕳不事襮衒其學根柢六經㫄出
入諸史百家至荘屈荀揚左馬韓桞氏之書皆手自
繕寫行吟坐諷將老不輟比州並邑走書授幣闢塾
迎𦤺以先得為快既苐需次里居耒學之徒常數
十人窹疑辨惑無不厭滿平生𫠦著有禮記集義若
過言巵言鷇音又若干蔵于家頋言將以天
暦二年某月某甲子奉柩某鄉某原為竁就
[010-25b]
期以其友熊椅𫠦述事状求余銘余識東楊亰師
洎耒江右而東調官始歸一𠕅過余以其學交相
證情好弥欵别之上猶未數月而巳不可作矣嗚呼
余讀豐城志載郷貢進士周諤熈寜中𫠦勅書樓
記服其序述之嚴論議之確而又得東𫠦著
文喜夫周氏之世𠕅以文顯可尚也㢤廼序而銘之
其銘曰
古儒治經爰稽其實今士徇名縟文薄質扵皇盛時
載崇經術人以仁異材軼出東始升用郷三物
射筞先豋如稼斯銍丞邑于荆績用仡仡既渉其門
亦朱其韍尚㑭之年承休進律以儒猷以驗天隲
大車在行將駕而蹶彼耋而嗟此壮而怫不亡者存
[010-26a]
其音秩秩庻其方表貽光紹有相斯丘惟君子室
吾銘昭之聲于湮欎
   元贈中議大夫同薟樞宻院事都尉追封
   南餘郡伯宋公墓碑銘并序
至元廿四年冬十月南陽宋公敬之以湖廣行中書
狥直節不阿積憤懣客死于静江驛舎時年四十
有六自公之死䜛稍戢正論獲伸既而姦臣伏誅
天下曉然知有君子小人消長之分矣長沙武安
王阿里海牙貳太𫝊淮安忠武王平㝎江南有功上
流及平章湖廣行省致公為椽扵時阿里伯崔燕帖
木兒出為江淮行省左右丞深務綏撫新附擇循良
吏為守貳令丞人便安之如承平時中書平章政事
[010-26b]
阿合馬既政柄一視傎財䡖重不問獷愞癡皆
署江南官名海放選二丞中沮止故有𨻶阿合
馬銳意窮索崔公𫠦厯地蹝跡疑似將𫝊𦤺其罪無
𫠦得時公升營田府提控案櫝疑其府甞有予誣
逮公入刑部獄使鞠者羅織成之公拒不承鞠者雖
暴酷終不能更其一辞㑹崔公中死公得觧去
鎮南府征交趾大將六七人武安与焉公以
兵入境破險隘降其若干城方上功亰師其秋海溢
潮盛交人乗勢潰隄灌其軍府倉卒班師武安脫急
難顛沛公未甞頃刻離左右也阿合馬敗桑哥驟得
殘虐樹婣婭黨與聮絡中外要束木為左
丞湖廣當武安時𫠦欲為不得直逐以其積仇累怨
[010-27a]
訴京師桑哥挟爲左驗行其䜛武安自戕死時要束
見公實欲深致其毒猶誘以甘言㑹石大獠
彂湖南左丞劉二祓都児當統師往捕要束木廼宣
言曰吾省綰軍政制變嶺海間非練達吏豈有濟
命選公爲分省掾南去而欲因事中傷之烏馬児𠕅
舉征交劉復主餉饋要束木特輟公𥆳造石康海舟
捃摭纎碎無其迹猶下急符勾攝氣暴甚公在瘴
郷居不遂及赴逮益以憂憤得疾次静江遂卒
閱四年
朝廷大正桑哥誤國之罪要束木亦次伏其辜扵是
天下有識之士咸服武安知人之明而以公爲
靖自獻庻幾乎不辱其身者矣公諱欽其字敬之世
[010-27b]
為相人治岐伯區言為方脉醫金徙都大梁曾
大父為尚醫入内診上脉息著聲始析家遷耒河南
大父值金亡避兵又徙南陽府舊縣曰申州父全
慧多學依葉縣冨人楊氏為婿故又為葉人三子公
其中子也公起家試吏南陽府主供給攻圍襄樊軍
用無乏以擢河南營田捴管府提控案牘武安識
公材噐拔扵衆中故亦以死報武安焉公之配東
平趙姓生子男四曰文祐曰文瑞曰文瓉曰文琪延
祐三年二月甲申始克塟建康之上元縣金𨹧郷龍
灣之原塟巳八年為泰㝎元年
朝廷載定褒䘏之典以寵嘉臣子之世扵是公之子
文瓉入為右司都事得贈公承事郎趙夫人始封宜
[010-28a]
人眀年文瓉自察御史左司貟外郎出為江浙省
左右司郎中加贈公奉議大夫樞密院判官驍騎尉
葉縣子夫人進葉縣太君天暦元年文瓉為禮部侍
郎升秩四品復加贈公中議大夫同簽樞密院事
都尉南陽郡伯夫人亦進封南陽郡太君時文祐以
廣徳路筦庫官先卒文瑞以承事郎淮安路沐陽縣
尹去官卒文琪以福建驛馬提領最先卒而文瓉
之妻南陽郡君王氏亦卒亰師皆菆淮浙間明年
天暦二年文瓉乞告于 朝將捧 命書奠墓下并
啓兄弟与内子之殯並祔公兆次同域異竁先事請
于其友東陽栁貫曰昔吾父執莭懐義累遭誣衊卒
以䜛死死三十七年而𦵏𦵏十有三年幸叨
[010-28b]
上恩錫封予爵惟具著哀榮終始文諸隧石
制敢以状私于執事貫曰公行應銘法侍郎又以禮
請其將何辞廼序而銘之且以信夫君子之澤積久
而流長者如此其銘曰
井變而阡祿不以世士而仕委身徇義不怵扵威
不刼扵利志立誠存之死靡二始南陽伯署郡㓛曺
用文無害著其年勞進事武安征于交執我勝𥮅
制彼繹騷班師而還不亡一矢君子小人同趋異軌
有妖者狐含毒跂跂玉以攻全誰匵誰毀憂恚慿𨹧
中身諒㢤一莭可質明神子也嬰既冕而紳
天耶人耶㝎勝相因上聖垂仁率土怙冒示臣昭先
忠孝有爵有封有渙其葉溉根滋如雨斯膏
[010-29a]
有制車旂有分土田予寵䟽榮下漏幽泉以薦之
尊斚豆籩来假来歆遟公其旋魂氣之升炬炳泉冽
既伸既止上昭下徹矧是佳城相望中葉何必故郷
有安無臲蔣陵之欎其松楸𠕅世相楽㢤斯丘
子子孫孫是䕃是庥掲徳振華以列諸幽
   王山居士胡公墓碣銘
王山居士何以名不矯善不誣实𨼆扵其郷即以其
郷之名自謚焉象其徳故称其名也居士生宋宝慶
丁亥淂壽八十有九以延祐乙卯六月二十九日終
于家閱七年而葬葬之域曰楽丘其地坫塘迩扵其
家居士𫠦自卜而自名之也居士斈積于躬而行儀
于家中遭易代安𨼆無競既老而𫝊益夷猶林壑間
[010-29b]
潜幽伏窈窹嘨𥧌戒悄悄以悲亦欣欣以楽也䔍
扵義故宗婣里黨無違言周扵礼故祀饗昏冠無愆
莭儉不至陋用不過奢其𫠦如此而其可以燾後
訓嗣者不止是也方年八袠子孫將洗腆致慶忽命
肩輿徑㝷天台桐栢之勝登瓊䑓俯石梁經月乃歸
霜髯朱頰望之如古仙羽人逰戯人間而偶見之也
居士姓胡氏諱𥼶之字開甫其先自永康徙来東陽
之玉山曽祖諱亶祖諱元俊父諱景南受業于囯子
司業陳公大猷之門者居士之世也居士娶石潭俞
氏柔儉慈順為令婦為賢母諸行卓然二子曰有光
曰召乕召乕為𠦑氏後孫男五曾孫男八居士之流
有衍者尚未艾也俞夫人生淳祐乙卒延祐庚
[010-30a]
申之二月三日夀八十二也明年十一月庚寅合𦵏
之日也居士之同祖女弟適余舅宋太學進士俞公
内弟仁榤實以有光状來請銘余不得而辞也余觀
自古史記𫠦載隠徳之君子豈必竒迹顯行越衆駭
俗為𫝊㢤亦曰反諸其行而信質諸其後而無疑
焉耳則夫居士之葆素守沖終扵𦒿耋世雖一紀而
其善行不亡固凛然大雅之遺風也序而繫之銘維
以志夫實也銘曰
不懈于不躓于行既夀而康以其生亡鑒之嗟
惜不百齡歸于樂丘體安魄寧尚利尓後迄
[010-30b]


桞待制文集之十
[010-31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