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圭齋文集 > 圭齋文集 10


[010-1a]
圭齋文集卷之十
  墓碑銘
   元故中奉大夫江南諸道行御史侍御史劉
   公墓碑銘
至元元年冬十月江南行臺侍御史鐂公未引年拜䟽
致事歸長沙二年夏四月丁酉薨于私第是年冬十二
月以治命𦵏湘西嶽麓山之原湖南憲使汝南梁公遺
既志其蔵諸孤奉行實来瀏以墓表属扵契家廬𨹧歐
陽玄請文志諸石按公諱宗字傳之世成都華陽人
大父宋末甞為茶陽軍使因家隣境之攸輿㓜侍祖父
[010-1b]
逺宦嶺外既孤適遭宋亡克自𣗳立鄊先生趙公抃
學于宜春年十二三䏻屬文有才諝踰弱冠以薦
西憲史再辟湖南貢南察院史滿調衡州録事判
官中書刑部辟職官史皆未赴臺除廣西憲司照磨選
充南臺改湖東憲司照磨仍留南臺擢海北憲司
經厯遷河南憲司經厯拜南臺察御史轉河南江浙
兩行省貟外江浙未赴改南臺都事入爲中書右司
都事拜内臺監察御史將進都事力辭出爲山南浙
西兩道肅政㢘訪副使復選爲臺都事俄出爲淮東
道肅政㢘訪使陞廣西道肅政㢘訪使移江東道肅政
㢘訪使召拜刑部尚書㝷㱕休于家起爲江南諸道行
[010-2a]
御史治書侍御史陞侍御史積階中奉大夫公敭厯
省諏咨四方出䖏偉節䂓橅古人桂臬訪故父
旅殯行諸蒼梧即投檄辭㱕以申情事孝節著聞見器
諸老厥後宦業浸盛受知文皇主畫中上所親擢侍
燕内廷髪盡白或謂公老上曰𫝊之在南臺已然此
正老成可用之日也公眷遇知無不言進退有度縉
紬則之移疾告歸上弗䏻强廣右之命公去之疾愈
治行益用見信及以秋官召還文皇賔天遭時多艱大
獄屢起語連宗親公公正不撓刑無濫施事㝎勇退論
公生平忠孝大畧扵此㮣見𫠦至蒞政詳明用法矜恕
挺囚藤梧㓂黄亰夫脅愚民為亂有司坐首皆死公
[010-2b]
誅渠魁四人餘四十二人免家属論徙遼陽肇州公謂
驅炎墟之民居沍寒地名為减死實寘死地請㽞嶺南
屯田全者六百餘口讞獄閩淛言海㓂皆王民身䧟
惡地無由自新宜許以貰罪復業後用其言盗皆為農
河决大梁城門不開公按視得髙陵撤相國寺朝元宫
水為橋百餘丈道民循城顛行薪米不絶比屋乃炊河
决小黄村陳顥千里皆沒公督有司盡力犍閉河復故
道流離日還淮東大饑勸分維一日得楮幣十五萬
八千八百餘緡𫠦賑以戸㑹三十一萬三百有畸以口
計一百一十四萬一千八十故公政聲發軔海嶠振于
河淮由平反恤災之功居多至扵吏䏻則在中書右司
[010-3a]
兩月属心服其竄正吏牘運筆如飛造次之間辭理
俱暢在刑曹半年滯事悉决乃㝎遇革刑制七十六欵
頒示天下無復質疑公䖏寮寀退然一儒未甞少自衒
襮獨善善惡惡無𫠦避覬在河南時薦前憲使韓
行省郎中納麟等二十七人為刑臺御史薦浙西憲使
許思敬户部尚書康里囬河南行省貟外郎胡等五
十五人乞召還敢諫御史李謙亨成珪扵竄𫠦乞叙用
臣益陵真中丞苗侍御等八人扵家劾前中書左
丞黨附權臣暴歛為虐劾河南行省叅政徃括田江西
横歛府縣激變為廣右掌政制僉憲不敢為苛為南
臺幙賔力斥中丞繩下之酷為荆憲黜賍吏三百九十
[010-3b]
八員汴蒙古都萬户畜巨納豕肝肺芻人腹中習
咥人軍士忤已嗾殺之公正其罪江𨹧豪僧謀人获
園誣以殺三僧焚之置三豕心燼中為驗公辨其詐抵
僧罪釋無辜二十一人湖廣辨章征徭恇怯公奏罷之
古縣戍將㩀校宮毁宣聖像公㝎罰錮之海南其劾閩
憲聲跡兩使者望風觧印嘗不就江西行省辟時相
為之慚色自居下僚比至要塗論事英發徃徃洞識治
體至大中陳革弊防姦戢貪除暴等十事又言六品以
下封妻不及父母非人子志後封贈倐罷又力請復之
延祐中請置東宫弘文舘選端人為宫教愽士講六經
以輔儲徳又請除迯户粮置迤北㳂河倉儲節中罰
[010-4a]
布之用以助賑濟榷古今錢幣之制以便小民至順中
言盗駝馬牛羊罪當為等差百官名在罪籍不宜普該
㤙澤或至再叙侍文皇清燕宻上封事其目曰明人倫
序宗族命賢相慎殺戮義仁守保全功臣貶酒
親忠逺佞儒臣進讀宜講帝王之道勿事浮靡罪人妻
孥分賜臣下宜别宗親以存上下之分皆稱上㫖凢𫠦
建明咸以著為令遇布政在議中其恵利乆逺若
築堤海康闢田萬頃以徕海外耕民海北民鬻食塩又
輸塩丁錢公奏弛其征文皇居潜瓊筦以是知公疾革
猶索紙筆作遺表欲有所陳未成而薨年六十有九曽
祖鑑宋宣教郎祖景髙宋韶州通判贈嘉議大夫禮部
[010-4b]
尚書上䡖車都尉追封彭城郡侯父重坤贈中奉大夫
四川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護軍追封彭城郡公娶
毛氏繼娶王氏皆先公卒並追封彭城郡夫人再娶張
氏三子長孝友承事郎岳州路經厯公未寝疾奉命展
省先塋聞訃得疾後公六十一日卒次孝敬登仕郎永
州路知事辟湖廣省史次孝恭廣西道宣尉司照磨
女五長適江西郷貢進士張仁偉次適伯顔次適
生次孟坤珎次適歐陽忠皆士族孫男四好禮好義
好信苟児孫女三觀音奴觀奴永安奴公博學強記淹
貫經史以禮部公號雪界因號雪峰以志蜀土有奏議
詩文若千卷傳于世早𣵠郡盧公䖏道學詩擅名古
[010-5a]
體盧公憲湖南甞語人曰鐂傳之天資髙邁他日綱
維風憲必斯人也及公爲端衆咸以爲知人玄先君
子内翰公扵鐂公契友玄辱知尤深在胄監時嘗遣子
孝恭受業舘下誼不得辭乃叙而銘之辭曰温温劉公
如玉不瑕臨事决義蹇蹇法家以儒發身以學施政措
爲治才著爲辤令惓惓告君懇懇許國粤有風紀我扶
我植自厥筮仕由承迄其懸車終始司憲入也獻
替出也咨詢官之準人之藎臣文皇知公字而不名
雖閔勞勩實仗老成上飲公醇公疾弗勝有殽有核賜
以豆登丹頰白拜起給扶尚竭心智載陳謀謨秋官
予環迁出綴衣有執國柄赫赫作威公職司平獨立無
[010-5b]
悚止辟不滛展也仁勇居長沙謝事建鄴輕舟来㱕
賦詠盈篋胡不百年爲國龜明禋召疑事就諮蒲
輪未臻榆沈斯作𦵏以公輴率履無怍子孫詵詵世
徳馨節恵有典眡此貞銘
   元贈仕郎安路水州判官周君潜心墓
   碑銘
安成周君潜心卒之五十九年以子貴有䘏典扵朝將
録其副以告墓次其孫絢奉其宗人南瑞𫠦状行来京
師謁銘扵予維周氏姬姓厯秦渉漢至三國兩晉多
名臣載史傳唐季有諱璟亦有聞當時其四世孫威避
難遷金𨹧威子矩仕南唐至御史壻楊竦爲吉州刺史
[010-6a]
矩至吉因家焉二子長翰次羡羡登宋建隆間第積官
光禄大夫卒贈僕射又遷属邑之西昌其族蕃科第
相望部使者號其里曰爵譽羡子廷訓仕至供奉廷訓
子昭為江𨹧令卒贈殿中丞有五子次子大理評事中
師生䖍化少府夀之夀之子倩遷安成之後林里又四
世為潭州通判士貴士貴子人望人望子祖是為周
君之父君諱晞顔字景顔後字潜心自童丱噐如成
人年十有六䘮父内保家訓外親良師友自𣗳立稍
長脫去拘攣識趣軒朗舉措不擾才力恢恢至元丙子
江南初内附官府易置世務方故宋吏胥挾文為姦
里無頼又為囊槖善良重而立君以孤遺出應門户
[010-6b]
機警辨恵果决有謀既自彊又為姻族鄊井捍禦
外侮衆皆𠋣之為安兄志伊蚤世君撫其孤不趐已子
先業粗給君善經理遂至贏餘推其𫠦有濟貧乏惟
浮靡虗誕之士雖干請秋毫不可得居鄊善善惡惡
予敓不偏訴訟有未之有司而先質正扵君省陳義秉
法而劈析之咸得肯綮嚚俗為息江西行省郎中杜仲
寛聞君之賢方薦君進用俄抱病歸未㡬卒于家年裁
三十有三初娶王氏先三年䘚再娶觀溪劉氏五年而
君䘚初鐂氏之祖母亦蚤寡以貞節聞辛勤教子後皆
擢科湖南轉運司帳管斗則劉氏諸父南康主簿玫則
其父也鐂氏在閨門時習聞劉母懿範故守節自誓
[010-7a]
以教子為先務次子遺腹𫠦生日抱之泣行道聞
而衰之君柩乆在菆不𦵏人問之曰吾婦人安曉𦵏書
俟吾兒長自卜其地且朱亡人守此柩日夕與俱猶同
返窀穸也遣子就學師之禮無否則質簮珥
以繼二子感激孝養俻至學殖日勤今皆成立長毅用
憲司試為瑞金縣儒學教諭陞吉安路學正借注廣州
新㑹縣藥徑砦廵撿辟廣東元帥府令史元帥平循
潮二州㓂有功遷桂陽路捴管府知事有政績湖南憲
課其最甞平反死囚二人及去官為立生祠厯兩考進
仕郎贑州録事次恒以儒推擇為臨江贑兩路
滿為上猶縣典史毅仕至七品君得贈官其配亦追
[010-7b]
封宜人君卒以至元戊子六月十有四日𦵏以大徳庚
子十月十有九日墓在州北清化鄊鄴城里鐂氏卒以
泰㝎丁卯四月十有九日年二十有七失𫠦天六十有
六而終塟以至正辛已十二月十有七日墓在新樂郷
之山塘祔姑李氏阡女一人王氏出適進士彭躍龍子
務徳孫男四人紘絢浩澄孫女三人曽孫七人君初失
父遭時孔艱及其自立渉世又淺而鄊曲之譽流芳無
窮殁世之後家有節婦門有孝子克亢厥宗子宦業日
盛國家飾慎終追逺之恵方来未涯是宜有銘銘曰行
以集義僅施于鄊為善竭力得年不長有乗除分有
豐嗇巳播弗穫後人是食趙祚既訖君方弱冠家緒不
[010-8a]
蠱君植之榦善竒氣不爲俠資救難則勇恤孤則慈
視前斯振顧後斯燾年不滿徳君子是悼有婦誓節志
不負君有子力學底績于文生也曠遼一命若訒贈恩
便蕃子仕方進有源斯委孰禦其沛惇史作銘以訓未

   元贈奉議大夫樞宻院判官驍尉追封浦江
   縣子鄭府君墓碑銘有序
大江之南淛河之東有州婺有縣浦江有旌表家鄭氏
九世同㸑朝廷嘉而旌之至是又有贈典告于其家是
爲樞判府君由其子深起家爲右丞相大傳府長史階
正六品贈國子監丞及深遷宣文閣鍳書愽士階正
[010-8b]
五品當進贈其親故府君有是命也府君諱銳字景敏
其先滎陽人十一世祖曰凝道遷歙凝道子自牗遷睦
之淳安自牗之孫淮遷浦江淮樂善好施宋靖康年饑
鬻田千餘畒以賑其里人號𫠦居曰仁義里淮之孫曰
綺號冲素䖏士事二親盡孝父照忤時貴得罪文以重
辟綺上書郡守錢端禮乞代父坐法守為之直其父寃
毋張病痺手皆廢三十餘年凢就便液綺必抱持其
主家政入絲粟不私鄭氏九世不異財實自綺始綺
之玄孫龍㳺丞徳珪青田尉徳璋尤篤友誼怨家以死
中璋法當逮維楊珪請于有司以身代璋行竟死逮所
珪子文嗣璋子文泰皆克紹一門薪餐食指百如出
[010-9a]
一身令刺史舉察以聞旌表其門曰義泰二子長銳即
府君㓜頴悟日記千言長明春秋事母賈孝竭力以
供子職賈病晝夜衣冠以侍湯劑者十日無容其
與兄弟䖏表裏始終無間言怡恱見扵顔色甞典義財
每自朂曰吾家累世義居至吾之身或墜先訓萬死不
以贖媿乃創為式用財纎悉必附日乗月以似家
長署而通考之由是鈎檢有法一如官寺䂓可以乆性
勤儉任事不憚勞有餘即好施見里之貧約必思有以
賑之暇日習詩及小楷殊有思致延祐甲寅科以明
經貢扵鄉一試不偶即舍之曰當以付吾後人生以至
元己丑之二月二十有七日卒以延祐庚申之十有二
[010-9b]
月一日夀三十有二聞其訃者咸悼其蚤世明年辛酉
三月三日𦵏義烏縣延壽山之原今改本縣靈泉鄊
娶楼氏子二人長深次淇深字浚常失𫠦依恃二十餘
笈入京以文行受知前大傅右丞相選為長史
推恩及君贈承直郎國子丞樓氏封恭人及深遷宣
文閣受經郎再遷鑒書愽士擢吏部貟外郎今除僉江
南浙西道肅政㢘訪司事君進樞宻院判官勲驍
爵浦江縣子階奉議大夫樓氏亦累封浦江縣大君深
扵予有斯文之契以福建㢘使貢公師泰所為行状来
謁銘辭不𫉬序而銘之銘曰昔在唐虞風俗淳美史稱
可封比屋皆是降及𢧐國阡陌既開史稱素封實雄扵
[010-10a]
財鄭門七世資義不竭使居唐虞在可封列家擬素封
惟義發身致有誥命受封惟貞司造孔明無善不報惟
樞判君實踐蹈孝親友兄惇族睦隣撙用致豐植弱
賑貧義規我守義産我掌有勾有稽有籍有帳學明麟
經一試塲屋出抱遺編以授子讀子蔚有文進遇東閣
謀禆鼎軸畫主帷幄再遷宫師授業内庭秘閣鍳書講
筵譯經乃登要津判銓天臺維君恤典恩寵鼎来進班
宥府錫爵蒲璧義門日崇車駟翕赩靈泉新阡遷自烏
傷太史勒銘奕葉有光
   元贈奉翰林文字仕郎安成劉聘君墓碑
   銘
[010-10b]
國子助教鐂君文廷既陞于朝當推恩其親天官為之
擇舘閣羙名以居之扵是贈其先君子劉公以應奉翰
林文字仕郎應奉即唐供奉金人避其主嫌名改今
稱國朝因之雖七品階寔北門詞臣惟朝士知名者得
以是榮其親文廷將歸燎黄于阡状其先徳謁銘于余
余至順庚午校藝南宫文廷余𫠦得士也為國子祭酒
又同在胄闈故為之叙而銘之叙曰公諱蒙正字聖功
安成漢為縣属長沙國劉氏為長沙㝎王後故家焉公
十四世祖曰五䖏士初徙城西湯村晋安復縣也䖏士
生唐末五季有善行子其鄊渉宋三百年鐂氏科第相
望皆其後人公㓜有宿慧五屬辤八䏻舉子業號
[010-11a]
曰竒童父甞携之貴人家貴人命以賦援筆立成思致
不凡坐客歎服一日父于役公戯母周夫人側適諸父
夜課子姓以鄊校賦題燭䟦未就周夫人曰諸兄方苦
吟児則戯𠟵何為公俄黙若有𫠦營飡頃曰兒賦就矣
索紙筆寫之周夫人命以質諸父諸父為之失色以示
諸郎曰若軰徒長大曽不愧是兒明日賦傳誦衆口郷
前軰争造門呼出觀之居無㡬世改科廢公年方富才
噐卓犖自以用不適時浸不屑為章句習㑹丁外艱撫
事増悼終䘮辭周夫人南逰衡湘常悒悒不樂喟然歎
曰夫人在菽水之養不可乆違箕裘之業不可乆棄幡
然歸故廬盡發先人遺書淹貫六籍馳騁百家旁及盤
[010-11b]
盂隠奥虞初稗官靡不搜扶已乃大肆力扵文沛然出
其有餘沾學者四方笈及門如適工倕長短大小
咸中矩矱它匠棄悉就斲削以公誘人知方使厭
飫日趍不容柅也性豪舉曠逹先廬故占勝地猾鄰乗
公出誘大駔暗㩀䂓為已有諸巽愞不制公還誓
必復之駔亦難公奉歸侵疆公𢬵除塓葺招復徙者隣
以是嗛公㑹侵鄊田不毛隣攰扵征布以計弛其肩
扵公人謂𫝑必返之不則病公曰人憊故求更憊而返
之不仁里有貧不䏻輸者毁家以代之由是生計滋削
然終不咎隣獨自責曰居不擇隣非智去之龍雲溪上
居焉溪上多故人士族樂公之遷遣子弟受業恐後四
[010-12a]
方勞問繈屬公内給大夫人甘膬之需外諸士友綢
繆之好晚况殊適環堵蕭然戸屨常滿興至觴詠賔主
盡歡髙談善謔傾倒四座酒酣取古人詩文擊節而歌
聲沮金石踈髯古貌臞如列仙睥睨世故無芥其胸
次者一日飲傍舍莫歸沾醉就寝丙夜家人聞呻吟起
問安公曰吾舊疾痛亘心膂常殆今二十年復作其
不瘳乎詰朝更醫皆郤其藥不飲七日忽宵興正
而坐召諸子語不及他唯以不得終養大夫人為恨言
訖而瞑皇慶壬子十二月二十有九日也年五十有三
作周夫人已卧病公卒七日周夫人亡明年正月
十有一日諸孤用治命奉公柩𦵏于故廬之隂曽大父
[010-12b]
方勞問繈屬公内給大夫人甘膬之需外諸士友綢
繆之好晚况殊適環堵蕭然戸屨常滿興至觴詠賔主
盡歡髙談善謔傾倒四座酒酣取古人詩文擊節而歌
聲沮金石踈髯古貌臞如列仙睥睨世故無芥其胸
次者一日飲傍舍莫歸沾醉就寝丙夜家人聞呻吟起
問安公曰吾舊疾痛亘心膂常殆今二十年復作其
不瘳乎詰朝更醫皆郤其藥不飲七日忽宵興正
而坐召諸子語不及他唯以不得終養大夫人為恨言
訖而瞑皇慶壬子十二月二十有九日也年五十有三
作周夫人已卧病公卒七日周夫人亡明年正月
十有一日諸孤用治命奉公柩𦵏于故廬之隂曽大父
[010-13a]
繼周大父先登父雲鳯皆為鄊名士娶朱氏以子貴封
宜人子四人長聞即文廷登第後調臨江録事有善政
居成均事稱其禀以善教名次閈次閱次閏皆以經教
授女二人長適賀氏次適張氏孫男女十三人公篤扵
孝友弟應龍㓜孤妹歸李氏早寡于時饑饉師旅相仍
公避難崎嶇徃来百里間撫孤存寡恩極周緻家雖貧
𫠦識空乏即觧衣推食無靳居郷曲有譽䖏豪右有道
雖不好以氣岸加人而見者自失其挾平生喜讀書
過目成誦朋友乩疑随事䟽荅云出某書見某註如腹
有笥然為文渾厚條逹不事竒澁下筆千言雄議
疊出多禆益世教切中治體人其有大對倫魁之材
[010-13b]
尤善知人誠偽䇿事成敗横逆無故至前了不為動人
驟遇之見其髙世不覊之林未容致親附而明白坦
夷雖家人細故不以欺客退而消去鄙吝終身不忘雅
不喜浮屠幻妄之聞朋友有佞佛者移書切責郷先
生若靜徳王公聖與青山趙公儀可復心崔公君舉養
吾劉公將孫皆折軰行友之科詔既下公讀而喜曰吾
老復見塲屋寧非天乎㝷至物故齊齋彭公長庚祭以
文曰科目方興而伏生死禮樂將用而河汾亡其見重
名士如此公號山泉先生有美矉集若干卷學者傳之
既沒時人見論事不痛快臨文不强人意輒太息曰安
得復見劉山泉先生銘曰公之學碩以多可擢巍科公
[010-14a]
之詞雅以麗可司帝制有其學不科其擢父懷其璞子
獻其㲄有其詞不制其司生背其馳死踐其資其有不
居其蓄不祛其逹敷其償寓諸茫茫九亰公莫起矣
宗有辤惇史有讄
   元故徴士叚公禮廷墓碑銘
有元徴士叚公禮廷既𦵏之十年其孤徳輔徳文介余
故人之子聶孟宣以公之行實謁余請銘其墓道之石
予始辭之孟宣請益謹乃述其行而為之銘維叚氏廬
陵之龍溪人入唐以来代為顯官有積階至銀青金紫
者公諱士龍字雲亨禮廷其號也曽祖仲仁祖文郁父
子開字叔茂真逸䖏士始遷長沙城中三世皆有徳
[010-14b]
之士公本真逸族子宋季段氏有登進士第卒官成都
華陽主簿諱文煥者公𫠦生曽祖也以詞賦兩請漕貢
進士諱議孫者𫠦生父也内附初世故多艱貢士徃安
成依妻家劉氏以居前至元辛已公生劉氏家年九
外祖鐂梅窓先生竒其頴悟真逸無後詢之族属求可
為後者見公拊之曰吾行四方閱人多矣是児䏻振吾
宗者請以為子貢士持不可貢士沒母劉氏辛勤自立
教公師受學甚謹又九年真逸申前請彌切乃許以
為後時真逸以貲雄于長沙得公幹蠱甚副𫠦願公事
真逸及母李氏盡孝遇弟士虎友士虎字文亨本
姑之子與公同繼真逸為性剛果公毎濟之以寛内篤
[010-15a]
㤙愛外極彌縫家務大小咸當其可公之𦔳居多由是
家日益又加潤色焉真逸晚優㳺之甚適公𫠦
生由文煥而下六䘮未舉公竭力營厝悉如禮同氣四
人兄可珍弟可立揭家徒長沙公賙之有方既而夫
婦俱亡公殯其二䘮撫其諸孤使之咸有𫠦憑藉女兄
適印岡羅氏相距六百里饋問無虚月其他賑貧䘏難
施諸外人無少難色每發廪務平其值庚午大侵則
損直傾積以濟存活無筭平生讀書一見随了大義有
𫠦得加體驗而行當道薦以文學力辭不就家居
命僮僕治生一經指畫即不以嬰懐惟與士大夫㳺樂
而忘倦蓄古書𦘕暇日把翫清談纚纚不絶城東作三
[010-15b]
㤙愛外極彌縫家務大小咸當其可公之𦔳居多由是
家日益又加潤色焉真逸晚優㳺之甚適公𫠦
生由文煥而下六䘮未舉公竭力營厝悉如禮同氣四
人兄可珍弟可立揭家徒長沙公賙之有方既而夫
婦俱亡公殯其二䘮撫其諸孤使之咸有𫠦憑藉女兄
適印岡羅氏相距六百里饋問無虚月其他賑貧䘏難
施諸外人無少難色每發廪務平其值庚午大侵則
損直傾積以濟存活無筭平生讀書一見随了大義有
𫠦得加體驗而行當道薦以文學力辭不就家居
命僮僕治生一經指畫即不以嬰懐惟與士大夫㳺樂
而忘倦蓄古書𦘕暇日把翫清談纚纚不絶城東作三
[010-16a]
友亭常領客觴詠癸酉㳺南嶽登祝融夜半望海日
超然有方外之志乙亥歸廬𨹧徧先塋之祭退而
㑹諸族䣊姻友驩甚是年真逸年九袠歸為真逸夀擊
鮮髙㑹遶𦞃奉觴𩬊斑白座客歆羡未㡬真逸病侍
病勞勩及卒哀慕過情襄事甫畢公亦感疾逾三旬未
瘳一日忽呼二子語之曰民生在勤勤則不匱汝曹勉
之越日疾復作瀕殆有僧怪牛素𫠦徃来問之曰究
竟若何舉手盡一圏曰平生受用不離乎此子問家事
不荅啓手示之翛然而逝後至元二年丙子五月十
有二日也三年丁丑十一月庚申塟善化縣龍坑之
思嶺公性忠厚喜愠不見顔色訓子弟以身教有質
[010-16b]
問必中理得年五十有六未弱冠来繼真逸始終㡬四
十載父子慈孝如一日中外無㡬㣲間言難矣㢤初娶
胡女一人適廣東宣尉副使聶公以道次子孟宣劉氏
子一人徳輔李氏子一人徳文皆克肖孫男女各一銘
曰人生至難為後扵人其難維何尊尊親親親既區别
尊有隆殺君子䖏之先識其大𫠦繼所生置身其間不
爽其宜得譽匪囏于嗟禮廷動適厥中扵分則嚴扵情
則通踰三紀恩義周浹至誠感孚靡間靡諜墳墓我
省譜圖我兩宗訢合二郡綢繆廬陵長沙地壤犬牙
段氏蟬聮克昌厥家里稱善人士曰善士生有䖏譽沒
蕃胤芷湘江之壖魂魄𫠦之咫尺故鄊慶源
[010-17a]
川増後人其承惇史作銘詒爾雲仍
   元故隠士更齋先生鐂公墓碑銘有序
公諱過字益翁更齋其自號也幼頴悟日記千言稍
長受學里中王珏王客故相江公萬里家其弟信豐宰
逵父徃来公兩王先生咸稱為畏友又甞侍先君子
登巽齋歐陽守道之門由是須溪劉辰翁中齋鄧光薦
皆以忘年友之先君子愽雅䏻文湏溪號之曰山中小
集古尤偉公論議馳騁墳素軼出旁行敷落躪躒虞初
稗官劉氏雖好辨者終不䏻傲公當世務搶攘衣
子弟𩔖巽愞不更事公噐局散朗應對間暇父兄頼之
以安至元元貞間境有山盗公承檄扞禦申條教齊
[010-17b]
一民義里閈帖然間殺直以發飢者為饘寒者
為衣殣者為棺靡不終恵家居敦叙倫紀姻戚困乏者
委曲料理卒使之有業性妤客善謔時燕集酒酣歡
洽擊節雅歌四座為悚尤不喜異端然時有佳者亦為
之豁逹無忌號一山時慕大夫之賢著號更齋先
軰耘廬鐂應登記之諸名士有詩生平有才諝薄扵
宦情分憲觀復馬公昭舉行郷飲酒禮公侍先君子座
側馬公愛其英爽欲辟以属力辭御史方厓蕭泰登
扵公為中表屢勸公仕不荅晚順適丘園容與翰
墨嗜古圖𦘕市或千金為知巳持去亦委置家蔵古
書甚多皆手自校讎至𫠦著作才既敏贍率易天成旋
[010-18a]
復散逸他日門客子弟始彚成編甞即先廬之傍改築
新宅將以逸老扁其樓曰望雲不敢忘先人也泰㝎丙
寅哭其長子慟然時命客自遺自是嬰疾疾革呼孫
揆寅語無他及惟誦少𨹧㣲爾人盡非之句翛然而逝
生以宋開慶己未前十一月十五日沒以元泰㝎丁夘
閏九月二十七日年六十九曽祖龍祖有開宋迪
功郎安州烏程縣令父惟憲南軒書院山長皆山翁
也娶戴母族以賢婉稱子男二士元士榮士元先公一
卒士榮早夭女四人俱適士族男孫三揆寅揆辰揆
申皆以儒學應徵辟孤孫揆寅以至順壬申十月二十
二日奉公柩𦵏于里之煙竹原事竣属其姻戚易君景
[010-18b]
升狀公行謁余請表其蔵易余校藝江右時𫠦得進士
而余亦素知劉公學行節㮣凛有古風若揆寅之世家
學亦士大夫之𫠦願友者故為銘曰民生扵三父師其
二倫序有五其一友誼偉矣劉公名父之子𨺚師親友
抑又名士三者之懿筮知其賢矧公學行也可傳學
以事君行施于政憗不少試斯焉有命命固有之公亦
高蹈用不扵時而扵道邁者氣騰踔者辭庶俾来
世知公于斯新居奕奕花竹斯薈日月㡬何松栢斾斾
有濬其澤由孫及曾太史撰銘悠乆之徴
   元故𨼆士廬陵劉桂𨼆先生墓碑銘
廬陵劉桂隠先生卒𦵏之三年子應麟遣孫珵来京師
[010-19a]
請其墓銘扵玄值世多故未暇請也又三年遵東海以
歸乃致前請謹摭其行状叙而銘之先生諱詵字桂翁
號桂𨼆其先清江之翟斜族也翟斜之族自宋公是公
非弟兄叔姪以文學聞天下江右三鐂先生之先世
有諱滔字禹績者由翟斜徙吉水之南嶺傳六世至彦
彦明兩弟昆升留䖏南嶺明分䖏北坑北坑以地居
上㳺號上族因號南下族升自舉五子競爽弟四
子曰僴字端臣生子少齊字思賢是為先生之髙祖考
少齊生子黻字徳卿宋大學内舍誠齋楊文節公㳺
子鈴字衡甫受知文丞相號麓隠生子仁榮字雲祥號
習静與弟化龍長子元方同領景㝎甲子鄊薦明年俱
[010-19b]
及進士第雲祥授平陽尉先生平陽第四子也生二
失母七失父九宋亡以頴悟之資自𣗳羈孤之
不墜先業又斥大之今之大夫士論先生徳行道
藝必推本其先人扵是平陽之聮科雖不𫉬究用扵季
代因先生克紹咸稱其有子而鐂氏自翟斜而下益有
光焉先生之為徳不為世俗之𫠦摇不為風聲氣習
之所淪染卓然以重厚醇雅進與鄒魯士埒而無怍容
事諸父及諸昆弟盡恭敬友愛之道先世恒産悉推譲
之子姪及門必厚遇以禮伯氏蚤世其子古臣方㓜撫
育教誨使有成立古臣䘚又撫其子如古臣夏氏女沒
𫠦生角覉未齔教育而婚嫁之如禮晚即南嶺剏始祖
[010-20a]
祠率族子時𥙊祀以正昭穆之叙居家䖏鄊有古君
子風訓學者䏻以師道自立至其爲文根柢六經属饜
子史轢百家渟滀演迤資深取宏榘矱哲匠逹于宗
工液古融今自執其韛應慮不𫉬靡施弗宜雖未嘗露
其儁傑㢘悍踔厲風發之状韞玉在櫝氣如白虹不可
掩抑四方求文繦属于門有古文若干卷諸體詩若干
卷駢麗書劄若干卷揔題白桂隠集蜀郡虞先生豫章
掲先生及玄皆嘗叙之各以𫠦見極其形容詠歎之盛
然以先生之文㣲吾三人言有不行世者乎先生殁
之弟子顔成子状其行稱先生年十二三時長扵宋季
程文若律賦論䇿臨文沛然蔚有老氣宋之遺老鉅公
[010-20b]
若季公鶴田肯堂深齋三公扵先生為母黨尊行一見
即以斯文之任属之中齋鄧公湏溪鐂公扵先生為鄊
先正見其文尤加噐異鄧公甞延之家使範其子若彭
㢲吾晏山心扵先生為畏友徃徃推服延祐初科舉復
興先生年纔四十餘州里有司舉孝悌明經太守强勸
之駕先生好古與主司瑟竽理之必然不深論先生
退自塲屋一時名家欲其子弟䂓進取者必厚幣求師
事之古有善射者射牛鏃掠牛腹舎麤詣精以不中為
勝賢父兄願欲得其不中之竒他日與拘拘然求中者
角我欲中斯中耳方厓蕭公為御史以教官薦學山文
公為集賢以舘職薦尚書鵬南鄭公過廬𨹧見之㱕朝
[010-21a]
以遺逸薦公卿推轂當時賢士推轂者可得羙譽賢士
何為焉先生生以宋咸淳戊辰八月二十六日卒以大
元至正十年九月十三日年八十又三塟以是年十二
月二十五日墓在州之仁夀鄊東槎灘娶印岡羅氏有
婦徳致内助先二十年卒子男三長立敬先五年䘚
仲尚文克世文學先生鍾愛之惜蚤世季應麟業進士
女四人適同郡李以孫夏昶彭鎡蕭泰端皆宦族孫男
七觀先夭次珵瑜諒璉譲珣珵今除龍溪書院山長孫
女八曽孫男二玄扵先生未𫉬一識而書問不絶相知
為深虞公晚歸田過甚樂每有相見遲莫之歎虞揭
二公皆先卒玄以垂髦之齒獨得銘公銘曰宇宙氣化
[010-21b]
消長有時斯文盛衰不繫于兹富貴倘来非悠乆功名
時至亦易就惟兹二事衆可朂天𢌿斯文曰予獨近代
四家廬陵眉山臨川南豐頡頏其間展也桂隠實宗歐
陽豐曽約蘇謹嚴歸王天憗其施不靳𫠦重我其承之
賁若光寵在衆不随予獨不訾不貤厥齎俾昌扵詒
   元故旌表髙年𦒿徳山村先生歐陽公墓碑銘
至順元年冬十有二月南郊禮成詔天下民年八十以
上無失徳者有司以髙年𦒿徳旌表之𡊮之分宜山村
先生歐陽公是年九十以齒以徳當應詔元統改元又
詔賜髙年帛公年九十三縣大夫来致帛見其人物議
論之偉驚且喜曰此豈徒有年者㢤二帛未以示優
[010-22a]
禮也詢前詔旌表猶未徧舉方謀為之請玄適在朝登
以文白當道檄有司奉行之扵是旌表將至偶近公生
朝子孫請即是日拜命為夀有司之比至疾作竣
事未㡬卒後八年玄謁告南㱕訪族防里至公之門旌
表燁然而宰木拱矣子惟徳以里名士孫復孫𫠦状公
行請銘其墓玄忍銘乎忍不銘乎公諱涇字源清號山
村先世自安福令而上詳見吾宗楚國文忠公譜令以
世有自安福遷分宜防里者至公傳十有六代代
多文儒曽祖安世祖必恭父起宗皆教授鄊里世父龍
瑞登宋咸淳七年第公資貌偉特少以力學得羸疾有
授以食療法乆乃魁岸性孝友執親䘮至柴瘠每起必
[010-22b]
杖為親擇𦵏地術家言某兆公曰何自致之曰以公
孝感當自致已而果致季弟目眚温良饑飽謹伺之
如是十寒暑無㡬微倦色沒而哭之盡哀塟之盡禮
倫誼之重里人至今以為式家居子孫常舉平心待
物四字為訓以身教故子孫率由是忠厚日積致
家日肥奉養日腆而公如素之習不改平生服前代
衣冠未甞少易華靡子孫亦不䏻强之暮年身徤神清
稠人廣坐與一二同軰談承平舊事移日不倦時㑹
族少長咸至多至百指語子孫曰天倫之樂無以踰
此饔餼隆殺非𫠦計也爾後人母廢斯禮早年習舉子
業精敏有聲塲屋與季父同登俱侍補國學葉丞相守
[010-23a]
𡊮遇士慎許可見公之文獨稱賞求識公面屢加薦逹
至宋亡科舉廢乃更沉潜性命之學手編諸經傳註彚
稡先儒格言其精義奥㫖融貫演繹多𫠦論著細書大
帙充牣巾廂詩文理致自不事雕劌舉動一出誠恪
不勞矜持嘗有老僧一日同集人見其踧踖扵坐詢之
出學公教學者無他言唯勉其用功根柢異時少
自𣗳立即有依㩀後進徃徃佩服其言生以宋淳祐辛
丑六月二十六日沒以大元後至元乙亥十一月十一
日年九十有五沒之明年丙子八月某日𦵏于里之小
礱源娶某氏先公卒子男一惟徳字秉幹蠱有譽克
大厥家公殁之子已稀年今將八十康勁勝常人每
[010-23b]
以公夀期之孫男二務敏務實皆業進士曽孫男一玉
成孫女一適彭曽孫女二長適朱少適許皆名族玄扵
公為族弟先世徙瀏踪跡雖逖知遇獨深銘墓之請誼
不敢辭銘曰惟公之身寔備五福夀躋期頥富有茀祿
茀禄雖冨公恬不知其康寧豐約不移惟其不移可
乆䖏樂躭書味道生不飲藥好徳已稀况徳之積迨夫
考終不滿百太樸未斲全福有人豈獨全福有行有
文有文匪他惟性惟理以㳤其徒以遺孫子有覺其閎
國旌夀駿天光所臨百世流潤爾孫爾曽赫奕其承同
宗匪吝惇史
   居士歐陽南谷墓碑銘
[010-24a]
居士諱同寅字同甫號南谷𡊮之鈐岡防里人也世為
望族家饒貲尤多儲書居士自㓜為學質實既長賦性
剛塞居家庭有孝行䖏鄊黨有直聲財而賤利貴義
而重徳姻族有孤遺少任其教育長𨤲其嫁娶里中貧
乏者飢有其粟死有其棺殣有其域旱先其鄊人禱
不大雨不止鄰有災集救賞募夫必撲㓕乃退人有
訟求正善譬析以理閭閻細民有戒心来㱕聚而保
之五六十年之間未甞希知遇扵當世故已之徳人者
甚鮮人之徳已者甚多甞訓諸子曰䖏善循理人生至
樂仕宦何為當道以教官薦辭不受又甞自賛其𦘕像
有曰務本之學施扵孫子士稱其言先行而後
[010-24b]
家居優裕肆力扵學適意扵文廣坐辯論經㫖專門士
或病之天曆己已夏五月疾作醫至却藥不飲疾甚諸
子請𫠦以命厲聲曰若軰皆四五十之年猶待刺刺
語耶有間曰張公藝九世同居惟一忍字汝曹識之端
坐正衣冠而瞑是月二十日也得年七十有六至元丁
丑十二月壬辰𦵏臨江新喻鍾山鄊龍伏之原曾大父
峻大父珦父夣顯積徳起家娶鐂氏室許氏皆先
卒子男四震亨晋亨巽亨克世家學鼎亨仕八蕃有招
蠻功宣撫司辟薦以官聞母䘮歸不就㢲亨仕湖南辟
清湘縣儒學教諭以親老辭女四適李適彭胡適劉
皆里名家孫男四長天祐次天福蚤卒次天與天啓孫
[010-25a]
女七曽孫男三曽孫女四吾歐陽氏以有姒支裔封越
後并扵楚受封扵烏程之歐陽亭侯子孫以亭侯為氏
厯兩漢渉魏晋六朝唐宋迄今南北歐陽惟一族非如
他姓各有𫠦始者然自𣵠州太守而下顯者曰冀州
渤海青州千乘千乘中絶今皆渤海後又自率更令而
下顯者曰長沙自州刺史而下顯者曰廬𨹧其實出
扵一詳見唐書宰相世系表及我兖國文忠公譜
士先世繇廬𨹧之安福義㦄遷今防里上世有府君諱
俙在諸昆弟中子孫多遷居外郡有復遷安福之早禾
田有遷潭州之瀏陽馬渡者若是者不一居士亦俙後
扵防里其䖏者也玄之扵瀏陽遷者也由始遷至先叅
[010-25b]
政冀國公纔三世故世次可考居士扵冀國公族弟也
玄扵居士族子也巽亨来京師求表居士墓義不敢辭
為之銘曰
才周世用世用則訒徳應人求求人則恡我宗儀刑遺
不我憗我表其蔵三世其親
 讀圭齋先生𫠦撰南谷居士墓碑知昔人之𫠦積者
 忠厚深長其遺諸子若孫固異乎衆人也自凋謝之
 餘而資源昆弟皆卓然復昌其先世又知天之報施
 善人果不爽也嗚呼世之人何苦而不積善㢤
 洪武二十四年六月二十有二日翰林黄子澄書
   永新龍母呉氏墓銘
[010-26a]
晝而出必掩面幽其明銘何炫宵而行必秉燭明其幽
銘何瀆生存正沒順寧酌二義可也銘婦之冡嫂之丘
繄呉氏羅其憂事莫難倫間公無怨私無瘝姑宜家
叔宜室卑者勞尊者逸城有屋郊有居相夫子手拮据
子扵親無二上禮有别孝無譲父之命子之誄人信之
惟天理恵于宗徳于鄊冝大史銘其蔵
 余拙扵書病餘愈拙近日求予文者多强予書余不
 得已力書以塞其請然實非予之素志也禾川龍孝
 子謁其母呉氏墓銘獨䏻見諒扵是請大常博士劉
 聞大書余甚嘉之因書銘後使知得余書者不如諒
 余書者之使余感也致其辭来請者其西賔戴與權
[010-26b]
 也其人左賢使余不忘歐陽玄書
   元䖏士劉公梅國先生墓銘有序
公姓鐂氏諱𨺚瑞字立賢世為安成望族㓜頴悟力學
家居孝友遭父母䘮勉力㐮事動循禮則宗黨䋲之遇
諸子姓奨借誘掖期于成人才性跅弛加警約劉氏
塾業彬彬可觀公教居多世變海舊家子弟巽愞奴
客乗𫝑恣睢公以法鋤拉强梗至元甲午獠㓂陸梁
青山朝廷遣簽樞督捕欲禽狝其鄊聞者竄匿公逺
迎大軍供億畢給民用無恐豪右有宿憾于鄊伺間報
復公辨出無辜活者千計㓂平師旋居民殘燬札瘥荐
臻公府檄勞來遺氓賑飢療疾流亡四集有司築堡
[010-27a]
壘以戒不虞公曰軍名備禦實則病民卒言大閫遂撤
其戍民迄今便之公機警倜儻踈財樂施為人難觽
紏徳色不見㡬㣲晚延名師淑諸孫暇日觴詠暢適
泊然無求扵時𫠦居多梅因號梅國先生至治壬戌四
月十五日卒明年十二月十六日𦵏鄊之南山夀五十
有八按狀劉氏在南唐時有為𡊮州刺史者始遷安成
湖傳至克都府君再遷南溪五世為評事府君良輔
二子長迪功郎龍南尉汶次職郎沅陵令崧沅𨹧子
醴𨹧令孔彰善誠齋楊文節公萬里醴𨹧子塤塤子鑑
以文學顯終承事郎秘書省校書郎秘書生天福
郎廣西帥司幕官是為公之考號恕齋澗谷羅公椅婿
[010-27b]
之甞及接見後村劉公克荘為人慷慨多智畧與文丞
相有婣好雅見噐異須溪鐂公辰翁青山趙公文静徳
王公夣應復心崔公君舉巽吾彭某皆甞與之逰君子
扵公行義之卓尚論先世藴蓄之深先友過之盛而
知其挾有自来矣伯兄震漕貢進士仲兄薦國學
生咸有士譽公娶王氏女有婦徳䏻持家後公一年卒
子燁字持敬孫曰漢善嵩岳正泰鈞貫凡九人述行
状者湖南宣尉副使周君志仁介燁請銘者太常愽士
劉君聞也玄識燁乆銘何可辭銘曰安成在漢𨽻邑長
沙十世有羨湖是家䖏士侃侃濬厥義問秩若紀綱
不煩以紊範族以正剸物以剛抑浮惇雅植弱枿强鼯
[010-28a]
嘯子樷王師薄違鴻飛于渚公曰歸素筝軍門其勇
萬夫貤其有餘翼蔽一隅孰弱爾巢我堅爾屋孰莠爾
田我庤爾粟民將徳公尸祝百世公曰噫嘻我求無愧
衆芳𫠦都紛郁粹醲㴠泳堯仁優㳺以終彼秩三品奉
常斯謚法當立傳大史乃議奉常言之銘者大史儕是
寵光展也君子松栢欎欎君子之域宜爾子孫維徳之

   元翰林侍講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國史
   同知經筵事豫章掲公墓誌銘
至正四年七月壬辰翰林侍講學士掲公曼碩以總裁
宿史舘得寒疾歸寓舎戊戌薨時京師大雨彌月朝縉
[010-28b]
大夫聞者不避泥潦馳徃之人人盡哀明日中書岀
公用鈔二千五百緡率先為賻扵是樞宻院御史
部以下咸致賻儀有差車駕在上京遣使賜諸捴裁
及史官燕勞以公故咸援禮辭中書為改燕之日使者
歸上京白宰相宰相以聞有㫖賜中統萬緡給䘮事有
司議以驛舟送其櫬㱕江南孤汯奉史官劉聞𫠦状行
詣玄謁公墓銘玄與公三為同寅相知為深公死為之
哀痛踰月不忘故不銘有𫠦不忍銘有𫠦不忍九月
汯將扶護登舟廼勉叙而銘㬅碩諱傒斯姓掲氏生而
頴悟年十二三讀書属文即知古人蹊徑家貧不䏻具
學惟蚤莫刻苦父子兄弟自為師友稍長豁然
[010-29a]
貫通日有增益未弱冠里大家延之授業諸生年或相
等皆以師道嚴憚之二十餘儁譽㳺江漢間司徒程
楚公為湖北憲使竒其才妻以妹皇慶初程公入朝
公舘其門時國初諸老尚存聞程公有佳客咸願識之
及與之言薦恐後延祐元年用薦為翰林史院編
官三年陞應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誥四年遷國子助教
學士承旨復奏留之五年謁告歸泰㝎元年復授應奉
翰林文字丁内艱去職天曆二年秋文宗開奎章閣置
授經郎教勲舊大臣子孫扵宫中公首𨕖至順元年
預脩經世大典三年書成超授藝文監丞叅檢校書籍
事元統遷翰林待制後至元四年擢集賢直學士五年
[010-29b]
奉㫖代祀北嶽北海濟瀆南鎮竣事引疾便道由浙左
歸豫章六年以奎章供奉學士召未至改授翰林直學
士知制誥同國史至正改元兼經筵官二年陞翰林
侍講學士且命同知經筵事三年年及七十請致仕歸
上聞亟遣使追及漷南拜表力辤𠕅遣使奉上尊諭㫖
還撰明宗皇帝神御殿碑文成求去不聴夏四月詔
遼金宋三史命右丞相為都總裁中書平章政事鐵睦
爾逹以下凡六人為總裁官公預其選遂不得辤明年
遼史既進金史垂成公薨壽七十有一掲姓相傳出楚
司馬氏世逺姓稀譜逸或云出漢功臣陽信侯或云出
安道侯漢以後掲氏居髙平居汝居郢唐乾寧中有諱
[010-30a]
鎮者以左僕射持節𡊮州刺史掲氏仕東南者昉見扵
此今江右諸掲居豫章居旴廣昌皆大族豫章族始祖
稹旴廣昌始祖填推其訓名盖稹填伯仲㬅碩居豫章
豐城今為富州曽祖光朝妣黄氏祖性聦累贈嘉議大
夫禮部尚書上䡖車都尉追封豫章郡侯妣黄氏繼何
氏並追封豫章郡夫人父来成以邃學篤行見推前軰
先賜謚貞文先生贈中奉大夫江西等䖏行中書省叅
知政事護軍追封豫章郡公妣黄氏追封豫章郡夫人
皆以公貴推恩娶李氏繼程氏荆湖北道宣尉同知
巖卿之女先公卒並追封豫章郡夫人子男二長汯國
學上舎生克世父業李氏出也㓜廣陽生始四女一
[010-30b]
人適秀才楊湘孫男一敬祖孫女一公職子弟未甞有
纎芬貽其親憂昆弟有無相通始終無間言少自䖏約
立身洎有禄入服食稍踰扵前愀然思其親曰吾親
未甞享此故平生清苦儉素老而不渝在京師三紀官
至五品出入始乗馬為授經郎諸貴㳺子弟見其徒歩
每蚤作宫門辨色先諸侍臣至謀為之貰馬公聞之
自置一㝷復鬻之示非𫠦欲逰湖南見前宣尉文
恵公趙淇趙素號知人謂公曰君他日翰𫟍名流憲使
涿郡盧公摯見稱許其㱕朝竟以翰属薦之薦牘今
在掌故至京師受知太保李文忠公孟樞宻王文㝎公
約承㫖趙文敏公孟頫學士元文敏公明善先是東南
[010-31a]
士聚輦下如四明公桷巴西公文原雍郡公集有盛名
公卿間既而貢集賢奎章周待制應極薦之皆馳騁清
途公與清江范梈徳機滅城楊載仲弘至翰墨徃復
更為倡酧公文章在諸賢中正大簡㓗體制嚴慗作詩
長扵古樂府選體律詩長句偉然有盛唐風楷法精徤
閒雅行書尤工國家典及功臣家傳賜碑遇其當筆
徃徃𫝊誦扵人匹方釋老氏碑板購其文若字袤及殊
域門人集其𫠦著巳板行扵世在國史時李文忠公見
𫠦功臣列傳撫卷歎曰他人謄史牘耳若此方謂之
傳在奎章時上覽𫠦撰秋官憲典驚曰兹非唐律乎又
覧所進太平政要四十九章喜而呼其字以示臣曰
[010-31b]
此朕授經郎掲曼碩𫠦進卿等試觀之其本常置御榻
側爲經筵官今上聴其講篇深嘉其忠懇故其際遇累
朝皆非䟽逺儒臣𫠦敢望者延祐末朝廷倐罷群臣贈
典公之父獨得賜號貞文又賜之碑天曆至順中大臣
有薦文士人主必問之曰其才比掲㬅碩如何累
才可用欲噐使以政今上即位一日使衛士召公至
則以内府𫠦賜諸王叚表裏賜之將賜躬自辨識然後
以授講經退又賜金織紋叚至正改選格諸超陞不越
二等公由中順大夫進中順大夫獨不爲例超授四等
轉八階進神御殿碑特賜楮幣中統萬緡白金五十兩
中宮亦賜白金如其又爲之賜貞文書院額仍許置
[010-32a]
學官若此異公受之踧踖不見㡬㣲自衒之色而許
國之志益自厲故䖏散地論政薦士以古人自期王
文㝎公甞言與掲公談治道大起人意對大臣言其辤
不及他第言某䖏灾傷未賑䘏某政弊未除某人賢在
下位未擢用自漷南召還丞相與見便殿因問方今
治政何先公曰養人養人何先公曰人才當譽望未隆
之時養之在朝廷使周知庶務一旦用之自識治體及
置史局又問史之道何先曰收書用人又問用人何
先曰用人先論心術心術者史之本也心術不正其
他雖長不可用公求去之意未釋上使丞相及諸執政
面諭公公曰使掲某有一得之獻而諸公䏻用其言
[010-32b]
天下遂𫉬其利雖老死扵此不恨不然何益之有他日
集議東内公倡言鈔法大弊合用新舊銅錢權以救之
政府不樂論議辨駁示以顔色公辨不少變丞相心深
敬之故人才因公言知名善政因公言張本公出不以
告人人亦鮮知之惟豐城地不産金而金課益倍為害
㦄年公上言罷之集賢考校諸路學官𫠦業下胄監移
愽士吏文淹滯儒者公請改其制以其事付本属官竟
得奏御史言下第舉人以充學正山長鄊舉放次榜
以充教諭學錄廟堂以咨公公力賛成之此世𫠦知者
考鄊試㑹試一廷試為讀卷官二國子監公試七多得
名士後居要路𫠦教勲舊子孫後多為重臣公待之泊
[010-33a]
然不矜詡以為聲援扵程公禮若賔客人弗知其為肺
腑親性耿介易直好善惡惡表裏如一聞郡縣有一㢘
吏他日臨文必旁引曲諭以極其道或恐其過聴失
實公則曰如是猶不以勸善况敢億不信乎至聞吏
有貪墨病民論之曽不少恕嘗有郡侯以𫝑諷其部民
奉金為公夀求文記其徳政公頗知其人斥之曰汝郡
侯𫠦行如何吾敢有以飾辭為䛕乎其人未㡬以賂敗
朝中名臣意趣或不與之合終身不一造其門雖嘗以
是為軋公曰吾之進退用舍一聴諸天人何䏻為世路
齟齬時或不平心有𫠦感形諸詩文傍觀謂其太甚公
曰言當如是不必慮也其遇善𩔖及新進諸生乃復恂
[010-33b]
恂汲引莫年求文者多寝食為廢子弟以為言公殊
無厭苦意有客為人求文而私其金公既予文他客發
其事公曰已受之矣終無𫠦言聞者其長厚𫉬有
過徐以理責之人問之曰長上遇下稍見卞急後生便
習暴戾當以身教禀性堅壮動作簡便群下易事公集
必蚤官事尤勤進遼史後有㫖奨論史官早成金宋二
史公奉命黽勉朝夕匪先代故事筆書之身
任勞責不以委人屢言今人徒知求作史法不知求作
史意古人善言雖㣲必詳惡事雖隠必書其意主扵勸
戒耳當暑濕盛作移居舘中頗自恃其精力踈扵攝生
遂致疾不起昔玄與公共憲典公素習律儀又勤扵
[010-34a]
玄其書大半成扵公今又共史事公之勤不减昔時乃
失援公未病前日謂玄曰某平生愛公文恨無因
𫉬一言早晚史事成求公作貞文書院記記成而刻吾
志畢矣玄敬諾之悲夫斯言詎意未記書院而先銘公
之墓乎汯𦵏某鄊某原期以某年月日預爲之銘銘
曰古稱良史造物忌子是非擅萬世嗟公直筆㢘不
劌奨善懲惡義之比惡書不貸善書亟寒暑晝夜勦形
思公起南服抱腹笥布衣徒歩品第二尚方召見呼以
字致君惓惓効獻替講經作史出一意陳規進戒爲己
事惜㢤挾勤少試徒抒精忠載言議感慨論列時出
涕唐之甫也漢之誼以文發身卒以斃豊城故干將
[010-34b]
[010-34b]
人願以不朽託公之同年惟先生義而銘之庻㡬公猶
未死也余讀之欷歔夫同年以科目為弟昆師友以道
義視父子師友廢道義不明同年乖科目不振人情死
生之際天理存亡之機其𫠦係也大矣吾扵劉公忍不
銘之乎公諱彭壽字壽翁家譜載其先本漢中山靖王
裔隋時有諱建者仕為大將軍漢王諒使畧地燕趙將
不直其𫠦為棄官入蜀家扵隋疑誤十一世祖貞仕蜀
署眉州司馬蜀亡宋召入復官之䘚贈銀青光禄大夫
五世祖貞卿字純老為廣漢軍司法至曽大父演字謙
叔號中山由丹稜眉之金流鎮是為金溪中開禧丁
卯潼川轉運司解有文集號雞肋傳扵蜀大父蕃卿字
[010-35a]
子才號黙齋登淳祐丁未第尉紹熙之靈改教授卬
州攝州倅壬子蜀被兵出蜀之荆南卒焉考淵字學海
三領郷解甞以春秋冠全蜀内附初避地嶺南之桂㝷
之象還寓衡陽署號象環卓行篤學為士楷模事母至
孝耆年修子職尤謹用薦為永州路學正既沒門人私
諡曰永政先生公㓜頴悟侍父瘴海不廢家學弱冠負
才儁辟衡山縣敎諭重闈康强公以薄俸迎養菽水怡
然父子授徒從學雲委久之樂衡山士習之美遂㽞居
焉再調武岡路儒學正秩滿待教授選㑹科舉行延祐
甲寅初科以春秋貢湖廣乙卯登苐賜同進士出身授
將仕郎桂陽路平陽縣丞轉岳州路行用庫使陞承務
[010-35b]
郎建徳路淳安縣尹授代還踰年䘚年六十有四先妣
彭氏公名存外氏以志孝也迎養繼母于淛西年八十
餘公卒深哭之公娶白氏用公貴皆當有封贈循資請
于朝命未下公殁子一人侣女一人適茹蕃侣舉湖廣
鄊貢進士遇恩調衡州路儒學正應選教授先公一年
䘚公以繼世之重為之衰絰及期竟以憂感嬰疾疾革
門人江雲端劉延儁軰咸在將屬纊語延儁曰生順死
安無遺恨也第老母不得終養孫圭㓜未之學子教之
而才吾受子賜言訖乃瞑圭以某年月日奉柩𦵏于某
山之原公為蜀名家世明春秋之學自曾祖演至子侣
五世一經相傳科第接武家多著述象環先生有讀易
[010-36a]
記易學須知春秋例義春秋續傳記左傳記事本末周
正釋經古今要略等書公𫠦校讐増附不少其自爲書
有四書提要春秋澤存春秋正經句釋易詩未脫藁
生平𫠦著文集門人方彚編之初科舉未行公教學者
必以五經四書爲本爲文必先理而後詞章及科詔
頒悉如公𫠦爲教故髙第冢嗣以取科名校文鄊閭門
生多擢髙甲在衡山時部使者涿郡盧公摯廣平趙公
厲皆時名公一見遇以老成在岳陽行中書省平章
魏髙公昉㧞自筦庫舘之幕下屢以行省提舉薦不報
迨其爲政勤扵治民而䟽扵奉上故當時惟賢者知公
玄與中丞浚儀馬公祖常侍御濟南張公起巗叅知政
[010-36b]
事相臺許公有壬同朝暇日論及同年士五十有六人
二十餘年聚散不常井沉不齊其間存亡疑信㡬不忍
詰至扵鐂公則徃相視有荀慈明愧陳太丘之色適
翰林編和逹来自淳安䏻言公幅中深衣每月
陞座講書淳安士庶聴講無倦致邑中風俗丕變玄明
日白諸公曰方今宇内州路縣大夫皆有師帥之責扵
其民其服先王之服誦先王之言卓然以承流宣化
爲己任者甞屢見其人乎諸公方懐論薦公不起噫
命也夫公𦵏象環先生衡山先塋之原名其阡曰岷衡
因號我山銘曰誰謂岷逹百川其攴誰謂衡髙景行斯
齊誰謂公死遺書在兹遺書在兹使我悲之銘者是用
[010-37a]
不費于辭
   元故將仕郎臨安路録事羅君墓誌銘
延祐二年仁廟初以科目取天下士左右榜得五十六
人時朝廷驟黜舊制一以經學行義取人𫠦得士非故
業舉子以應時需者十五六年間司風紀掌綸綍内綜
機務外使絶域才不乏使其間居位勇退䏻以風義先
天下則惟羅君求師一人求師諱曽家廬𨹧新安里登
第授將仕郎寧都州判官𠕅調臨江録事以初授宫終
焉其退非有扞挌不偶亦非以材具不時而𫠦慕有
大扵此者乎若不䏻以斯須留故同年之士聞君之
風反自省失𫠦挾怡然欲爭君之髙而莫之䏻也
[010-37b]
君至寧都蔡㓂甫平凋瘵未復以身任撫摩芟其强
梁薙去宿蠧乆乃按堵臨江素號繁劇吏初疑儒者劣
扵剸裁君夙夜勤恪事無留難朞年綱紀舉一日聞
親有疾遂棄官去自是不復出仕以死惜㢤羅氏吉望
族曽祖士友宋承務郎致仕士友母年滿百故相文山
文公與其子弟有斯文昆弟之好奉幣載酒升堂拜母
題詩㕔壁鄊里榮之曽祖妣蕭氏㤙封孺人祖垕父寅
君孝出至性親病自臨江歸拜醫甞藥衣不觧帶親終
毁瘠異常禫除餘年哀不忘嘗廬母鐂氏墓
不變事繼母習氏尤孝其死習慟之切至其平居終日
忻忻喜愠不色蒞政㢘約遇物謙冲自束𩬊與人交不
[010-38a]
見㡬㣲心登第偕同年蕭君立夫舟還蕭僕死給以
蕭病臨清一月君一月留甘苦燥濕共之未㡬蕭
即世教其孤遺長妻以女其𫠦爲不愧古人𩔖如是㤗
㝎四年丁夘十有二月二十二日以疾卒于家享年四
十有五以次年某月某日𦵏于廬𨹧之清湖娶文氏子
男一人㑹之克世其學造物之報庶㡬在兹女四人長
適蕭霽餘㓜霽即立夫子今江西鄊貢進士状其行来
求銘嗚呼余扵君爲同年又同生昭陽恊洽之霽来
始聞君之訃乃哭諸寝門之外爲之銘曰雅之烏烏不
止于而集于枯車之輚輚不馳于坦而陟于阪嗚呼
羅君士之以爲難君固即𫠦安而率老扵一官
[010-38b]
   曽秀才墓誌銘
秀才曽氏子一漢既沒扵江南其兄徳元在京師聞而
哭之慟知其塟有時奉行状乞銘扵歐陽玄拜且泣曰
人之生苟有徳慧孰不願有辭扵永世也弟一漢寔曽
氏才子弟今不幸短命父兄不䏻續以長願得先進一
言以傳庶㡬猶未死也玄聞其言惻然乃叙而銘之曽
氏永豐顯親里大家一漢字明善本曽似翁第三子大
父悼其兄之似俞早夭無後以繼之大徳十年丙午五
月庚午朏生天暦二年庚午五月癸丑朏死是月戊午
改至順以是年某月某日𦵏于某里之原一漢五
千百言過目成誦少長無童心年十二三䏻文章
[010-39a]
十五六頎然長以弁不尚浮靡不事貨殖篤志道徳性
命之書䏻服行其言事父兄善交朋友信遇宗族之長
老恭未及壮有學行詞章凛凛趍老成人初師里士劉
福逺習舉子業精熟㝷執贄臨川呉先生門受諸經
頴悟年二十有五病痰喘以死方疾未甚四月十
日有厲風西北来㧞並舍大木似翁蓍得未濟之巽
心疑之不踰月一漢乃不起妻鐂氏子男一人萬奴裁
四月而孤行述似翁𫠦自作其文不勝哀有甚扵徳元
言者嗚呼為父兄鮮有不愛其子弟者論才不才恩義
有不相掩者一漢死父兄若失希世重寳不䏻自存嗚
呼一漢真佳子弟矣乎銘曰麟之不角麛不如殰鶠之
[010-39b]
不翰鷇不如奪其𫠦有無予之為瘉其垂成無生
之為寧坎而深𣗳而槮無重傷其父兄之心
   歐陽竒翁先生墓誌銘
先生諱文壽號竒翁姓歐陽氏玄之族兄也其先由廬
𨹧徙安福之義厯復由義厯徙分宜之防里曽祖子敬
祖西園皆篤厚好施與鄊長者考登仕郎化龍慷慨
以功名自許妣李氏有㳤徳公生以 年 月 日
卒以 年六月十八日享年十有 賢配彭氏出里
名族子𫠦性才幹克家孫吾貫篤問學善吟詠頃予在
朝公遣姪勞予京師及謁告南㱕又勞予于家嘱叙其
譜詎意譜序成而公沒玄聞訃哭諸寢門之外不
[010-40a]
未㡬所性懼公湮沒無傳屢以墓文為請將以圖扵不
朽予雖欲遲之恐月逾邁無以盡情則扵墓文又烏
可巳耶公自糿頴悟甫讀書過目成誦年十餘
挾書出外傅勤謹不鄰人有厭其夜讀者公焚膏
繼晷諷誦不轍自若也公沒不勝哀慟廬墓三年而後
歸仁宗族義鄊黨内外稱之無間言常恐子弟廢其世
業延名師儒訓切之日復親督其課夜分乃止如是者
以為常中年文學大進不求利逹師表鄊閭晚節深居
罕與人接見唯幅巾藜杖逍遥林壑間一二賔客自
娱其髙尚㮣可見矣以 年卜𦵏安福縣六十七都地
名黄竹坑坤申山寅艮向之原玄扵公為族弟故不辭
[010-40b]
而為之銘銘曰裕已範世學行敦内藴弗施
且淳子克其家孫踵其仁勒此貞石其永有聞
[010-41a]


圭齋文集卷之十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