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圭齋文集 > 圭齋文集 9


[009-1a]
圭齋文集卷之九
  神道碑
   元中書左丞集賢大學士國子祭酒贈正學垂
   憲佐理功臣大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
   魏國公謚文正許先生神道碑
洪惟聖元度越千古世祖皇帝以天縦之資得帝王不
傳之學上接伏羲神農黄帝堯舜不傳之統而為不世
之君若魯齋許先生以純正之學下接周公孔子曽思
孟軻以来不傳之道而為不世之臣君臣遇合之契堂
陛都俞之言𫠦以建皇極立民命繼絶學開太平者萬
[009-1b]
世猶一日也猗歟盛㢤先生既沒之三十三年爲皇慶
二年仁宗皇帝詔暨宋九儒祀宣聖廟庭明斯道之
𫠦自傳矣又二十三年爲元統三年今上皇帝勑賜臣
玄文其神道之碑以賜其子師敬使刻之扵是臣玄再
拜稽首以復眀詔曰論世祖之爲君則見我元國家之
當真元㑹合之氣運故善言先生必以道統爲先而
後及功業則上可以稱塞聖天子命臣作碑之初意下
可以厭服天下後世學者景慕之盛心也臣謹按先生
家乗及甞私㳤父師者序而銘之以金泰和九年已巳
九月丙寅生于新鄭邑中㓜有異質八入學師問
讀書欲何爲師曰應舉取第耳曰如是而巳乎師大竒
[009-2a]
之謂其識趣非常他日必有大過人者自顧章句儒非
其師遂辭去年十餘有道士過見之驚曰骨清神完目
光射人如箭苟非命世大賢即當神超八表人間富貴
道也稍長𥊏學如渇飢而精强絶人世亂家貧無
得書聞有善本冐險百里就而録之讀之有疑即
有所折𠂻壬辰天兵渡河爲㳺𫠦得其萬夫長
酗酒殺人爲嬉先生容曲譬卒革其暴乆乃信其言
如蓍龜人頼全活者無筭萬夫長南征乃東去𨼆徂徕
山遷泰安之舘鎮㝷遷大名扁其齋曰魯世因號曰魯
齋先生國家既有河朔遣官分道似試選士中者得占
籍爲儒魏人力勸應試既中選留魏三年自挽鹿車載
[009-2b]
書還河内魏人致僕馬不聴入洛求第果得之自洛適
魏聞河内政虐還止蘇門十餘年間雖顛沛流離行不
愧影其與人交中剛外和一介取予必揆扵義人與之
居雖有忮求馴致俱化𫠦至學者翕然歸之察其誠至
乃留舘下既畱誘掖忘倦身教属属言教循循扵是師
道尊嚴親友日至在魏友竇黙蘇門友姚樞相與論辨
探幽析微詣者慴伏凡伊洛性理之書及程子易傳朱
子語孟集註中庸大學或問小學等書言與心㑹扵𫠦
㳺教以進徳之基慨然思復三代庠序之法甲寅世
祖受地秦中聞先生名遣使者徴赴京兆教授先生避
之魏使者物色偕行㢘希憲宣撫陜右傳教令授以京
[009-3a]
兆提學卜居鴈塔之東與同志講井田之制買園為義
桑㑹得請還世祖即胙建元中統召先生為家教既至
謁歸復召至上京入見上問所學以學孔子對㽞上𫠦
無㡬以疾還燕明年自上京兆有敷對時相王文統
用事而先生及姚樞竇默日顧問黙在上前屢斥其
學術不正樞以才見嫉盖竇言本出扵先生文統亦頗
疑之乃奏姚為太子太保外示尊禮内欲擯使䟽逺竇
姚拜命將入謝先生獨毅然辭謂二公曰禮師傅見太
子位東西向師傳坐太子乃坐今能復此乎否則此
禮自我廢也二公懷制闕下辭文統聞斯言遂其命
改授先生為國子祭酒竇為翰林侍講學士姚為大司
[009-3b]
農先生亟辭以疾乆乃予告還内既而上京使狎至應
命至燕病弗徃至元元年自燕復還先是有詔即家
為校以業来學乃躬耕里中未甞以詔示人至是召入
省議事旋踵求去丞相安童耒謁欲留之退謂人曰時
留欲軰行許先生吾見相去千百㝷有詔赴省遂北
行見上檀州諭之曰安童少不更事卿無𫠦學悉以
傳之有嘉謀嘉猷語使入告對曰聖人道極髙逺學者
𫠦得有淺深然當罄𫠦知如聖詔其𫠦不知不敢强也
安童明敏有操守告以古人格言徃領悟第恐有間
之者則難行耳自是預大議時至都堂扈行上京咨訪
日廣宿衛之士見先生入對舉手加額相慶曰是欲澤
[009-4a]
生民者上䟽陳五事曰立國䂓模曰中書大要曰爲
君難曰農桑學校曰慎徽累千百言讀奏未徹上乆
聴㣲有倦色先生即歛袵求退上肅然正危坐先生
乃再讀讀訖上嘉納之其餘論諌多削其藁世罕得聞
有頃辭疾聴五日一詣省賜西域名藥善酒俄許其還
繼召與大保鐂秉忠左丞相張文謙議朝儀官制多𫠦
詳㝎阿合馬請建尚書省總六部與中書省角立特用
先生爲中書右丞先生求面辭不得見者再越日奏
𫠦議事畢自陳曰臣有三宜辭一非舊勲二蔑文徳三
𫠦學迂恐扵聖模神筭未盡合上曰用卿出朕意毋
事多譲先生辭不已上命官掖之起有㫖曰出既出
[009-4b]
及閾還奏曰陛下令臣出省耶上改容曰出殿門耳明
日又辭遣近臣哈刾合孫先諭止之强出視事至上京
奏論阿合馬罔上不道事不服因病謝㡬務丞相難之
御史中丞孛羅為之請上惻然曰召子師可諭使舉代
對曰用人宜出上意臣下舉代恐開市㤙覬覦之漸有
㫖以國人世胄子弟就學遂篤意教事奏門生王梓劉
季偉韓思永耶律有尚吕端善姚燧髙凝白棟蘇郁姚
燉孫安鐂安中十二人為伴讀㫖咸驛致之以先生
為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先生之為教精粗有序張
弛有宜而必本諸聖賢啓後學之方踰年諸生涵養薰
陶周旋中禮講貫通上喜其業成時自程之越三
[009-5a]
以改葬親䘮謁歸属召赴行在遂請朝辭以行上命諸
老議其去留姚樞謂先生出䖏有関世運宜成其志更
命張文謙問所以告歸之意其對如初始十四年召
議改曆法仍拜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教領大史院
事十七年授時曆成以疾屢告上禮貌隆至路朝錫杖
内殿賜坐疾𠟵宗在東官聞之為言扵上以驛送還
師可以河東按察副使改懐孟路緫管以便養皆東宫
請也且使宫臣諭曰先生幸醫藥自輔無以道不行為
憂十八年三月戊戌薨扵私第之正寢易簀不變年七
十三是日大雷電風㧞木城中無貴賤少長哭于門啇
唁于塗農吊于野天下識與不識聞訃慨嘆四月乙酉
[009-5b]
葬李封村先塋之南既葬四方學者来㑹為位哭墓而
去先生真知力行實見蹈齋居終日肅如神明甞遇
迅雷起前泰宇凝定不䘮執守其為學也以明體逹用
為主其已也以存心養性為要其事君也以責難陳
善為務其教人也以灑掃應對進退為始精義入神為
終雖時尚枘鑿不少變其䂓矩也故君召徃進
退方世祖急扵親賢而先生篤扵信已以是終無枉尺
直㝷之意及夫仕不受禄人以為髙則喟然嘆曰甚矣
余之不幸而有是名也仕豈不有食君禄者㦲食無沗
而巳伐宋之舉一時名公卿人受攻之畧先生言惟
徳以致賔服若以力取必𢦤兩國之生靈以决萬
[009-6a]
一之勝及宋既平未甞以失慊世祖亦未甞以是少
之臣觀三代而下漢唐君臣未聞以道統係之者當時
儒宗或知與知仁未與居也宋濂洛公克續斯
道然未嘗有得君者世祖龍潜諸儒請尚其號曰儒教
大宗師嗚呼漢唐宋創業之主烏得而有是號哉此天
以道統而属之世祖也先生出際斯運一時君臣心以
堯舜為心學以孔孟為學中外如一喙號公魯齋先生
嗚呼魯者曾子傳道之噐厯代佐命之臣雖欲為此號
豈可得也非天以道統属之先生乎先生之謀國譬工
師受命作室既得大木不肯斵而小之是以寧不受宫
師之命而必使學焉後臣之道無愧扵伊尹寧不預平
[009-6b]
宋之功而必使以徳行仁之言無負扵孟軻中統至元
之治上有不世出之君表章其臣繼述徃聖之志下
有不世出之臣䏻賛㐮其君憲章徃聖之心扵是我元
之宏規有非三代以下有家國者之𫠦可及矣及夫元
貞大徳髙第弟子彬彬軰出致位卿相爲代名臣皇慶
延祐之設科子師敬叅預大政以通經學古之制一洗
陏唐以来聲律之陋致海内之士非程朱之書不讀又
豈非其家學之效見諸己試者歟先生平時頗病文籍
之繁甞曰聖人復出必大芟而治之則周衰以来文勝
之弊尢將有以正救扵其間是豈淺之爲知者乎先生
諱衡字仲平其先河内人父通避地河南𨼆徳弗耀今
[009-7a]
贈銀青榮禄大夫大司徒追封魏國公謚恵和妣李氏
追封魏國夫人子男四師可師遜師孚追封魏國夫人
敬氏子師敬封魏國大夫人賀氏子公扵閨門有禮中
饋皆賢事公甚敬師可由河東按察副使厯㐮陽路總
管贈禮部尚書謚文簡愽學敏思工扵辭章有文集貽
後師遜師孚未仕卒師敬由監察御史踐敭中外厯治
書侍御史吏部尚書中書叅知政事國子祭酒太子簷
事中書左右丞雨爲翰林學士承㫖知經筵事今由兩
臺中丞拜御史中丞階光禄大夫明經務誠學尚節㮣
肖父風女三長適于章儒者餘早世孫男六長憲以
䕃累遷湖廣行省理問以歸徳知府政事次東孫天次
[009-7b]
宸積官監察御史山南憲僉終河東副志趣端正惜
未究用次宜大史院經厯中書省照磨今翰林院國
史經厯次宣大保府長史中書右三部照磨官次
宗章佩監異珎庫提㸃孫女五長適廣東宣慰司都元
帥寗居仁次適大禧院管勾覃質次適翰林應奉蕭璘
次適寧𨹧簿張阜城尉陳恕曽孫六長崇祖次
紹祖秘書著作佐郎武進縣尹次書童文童禮童武童
曾孫女某大徳元年贈大司徒謚文正制詞有曰聖學
方湮惟洙泗之源是泝嘉謀日告非尭舜之道不陳至
大三年加贈太傅追封魏國公制詞有曰天非繼聖學
之墜緒則不生命世之大賢國欲與王道以比𨺚肆命
[009-8a]
爲蒸民之先覺姚文公燧作詞堂記則謂五百年必有
王者興其間必有名世者出惟公以當之盖太祖皇
帝建國丙寅而先生生扵己已上距宋慶元庚申朱子
之卒才十年當興王之㑹續傳道之業必有存焉世
祖甞稱其論事多與太祖之言合至祖訓示之玄生
晚學陋何以知先生然誦諸儒之而想望其餘光焉
先生之道統非徒托諸言語文字而已盖自謹獨之功
充而至扵天徳王道之藴故告世祖治天下之要惟曰
王道及問其功則曰三十年有成矣是以啓沃之際務
以尭舜其君堯舜其民爲己任由其真積力乆至誠交
孚言雖剴切終無以忤至扵其身之進退則凛若萬夫
[009-8b]
之勇何可以利禄誘而威武屈也晚年義精仁熟躬萃
四時之和道出萬物之表無事而静則大空晴雲卷舒
自如遇物而動則雷兩滿盈草木甲拆事至而不疑事
過而無迹四方之人聞之而知敬望之而知畏親之而
知愛逺之而知慕求其𫠦以然則惟見其胷中磅礴浩
大人欲淨盡天理流行動静語黙何徃而非斯道之著
形也又甞切論之先生天資髙出固得不傳之妙扵聖
賢之遺經然純篤似司馬君實剛果似張子厚光霽似
周茂叔英邁似邵尭夫窮理致知擇善固執似程𠦑子
朱元晦至扵體用兼該表裏洞徹超然自得扵不動而
敬不言而信之域又有濂洛君子𫠦未發者宜夫杭
[009-9a]
萬鈞之𫝑而道不危擅四海之名而行無毁近代元豐
之異論熈之紛爭先生䖏之豈有是㢤拜手稽首銘曰
世降古大樸日雕天吏不作治教𡨜寥帝恫我民眷
求有徳世祖齊聖作其建極臣有許公身任斯道為仁
肫肫制作慥慥昔公在野世難荐臻精義致用屈蠖之
信心樂則顔志任則伊朝思夕維天將啓之朋来逺方
以辨以問㑹融一貫氷釋理順世祖居潜時號儒宗多
士既歸功徳日崇召公起家斯世將泰灼之俊心天地
正大既握乾符尊履五位利見大人乃在九二覃懷之
居輅車寔来屢進亟退求福不回論議上𫠦容徳休休
獻可替否言直以遒上曰仲平汝左朕丞其悉爾學資
[009-9b]
朕股肱惟誠惟一以結主知惟明惟哲其止也時初問
對不以兵上逹公猷不在宋平官盛既禀公恥素
餐敬事後食匪為苟難近臣貴胄世荷寵我㳤以道
收其用小學㓛隳大學𨹧節我教多術循循無越雖
聖有模載範其驅以歩以趨疇敢侮予自古在昔氣化
推移仁人之興惟世盛衰凡今有生就司榮瘁惟道為
大與天罔墜世祖天惟天生賢道統有任民頼焉
有徳有言有子有孫皇命作誄貽厥永存
   元翰林學士承㫖榮禄大夫知制誥兼國中
   贈江淛等䖏行中書省平章政事魏國趙文敏
   公神道碑
[009-10a]
至元二十三年世祖皇帝遣使求賢江南得趙宋昌𨹧
十一世孫孟頫入見奏對稱旨起家為郎由是遇累
朝𫾻厯中外仁宗皇帝聖眷優渥擢長詞垣致位一品
文宗之世有司舉行贈典進秩辨章馳爵上公仍議節
恵至正五年春三月今上皇帝以集賢大學士腆哈等
特賜墓道之碑𠡠翰林學士歐陽玄為文集賢侍講學
士蘇天爵書丹翰林學士承旨張起巖篆額臣玄奉命
謹考行状次第而銘之叙曰公諱孟頫字子昻姓趙氏
系出秦王徳芳五世祖為秀安僖王寔生阜𨹧賜第湖
州曽祖考師垂故宋定江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萬
壽觀使累贈太師追封新興郡王謚忠襄妣荘氏衛國
[009-10b]
大夫人祖考承故宋贈朝奉大夫直華文閣致仕累
贈通議大夫妣鄭氏封碩人考與訔故宋正議大夫尚
書戸部侍郎知臨安府浙西安撫使臨安縣開國子累
贈銀青光禄大夫妣李氏封碩人及公入仕我元推恩
三代曽祖考改贈集賢侍講學士中奉大夫護軍追封
呉興郡公祖考改贈資善大夫太常禮儀院使上護軍
追封呉興郡公考改贈集賢大學士榮禄大夫柱國追
封魏公曽祖妣祖妣並吳興郡夫人妣及生毋並魏
夫人初太常公蚤丗無子鄭夫人選同宗子為之後
集賢公本蘭溪房侍兄與譍通判湖州鄭夫人一見竒
之遂請以為嗣内降許之初娶李氏續娶丘氏公丘出
[009-11a]
行盖集賢公之第七子也生十有一集賢卒丘夫人
賢䏻朂其子學公資禀俊邁讀書一目五行俱下弱冠
中胄監試調真州司戸叅軍皇元混一後涪湛鄊社間
丘夫人嘗語之曰天下既定聖朝必偃武文收四方
才士用之汝非多讀書何以自異齊民公聞益加講貫
里中老儒敖繼公質正大進尚書夾谷竒之
以翰林編薦不就江南侍御史程公鉅夫出訪江南
遺逸得二十餘人以應詔公在首選初授奉訓大夫兵
部郎中轉集賢直學士奉議大夫遷朝列大夫同知濟
南路總管府事兼管諸軍奥魯以世祖實録召入書
成謁歸改知汾州未上以集賢直學士行江浙等䖏儒
[009-11b]
學提舉除州路泰州尹進階中順大夫需次于家仁
廟在東宫聞公名召入拜翰林侍讀學士知制誥同
國史改集賢侍講學士中奉大夫復入翰林為侍講學
士知制誥同修史俄遷集賢侍讀學士正奉大夫進
集賢學士資徳大夫拜翰林學士承㫖榮禄大夫知制
誥兼國史延祐六年五月告老還湖州是冬召入朝
以疾不果行至元元年上章乞致仕不報二年春遣使
存問夏六月辛已薨于私第至順三年贈榮禄大夫江
淛等䖏行中書省平章政事柱國追封魏國公謚曰文
敏公初見世祖風神散朗容止閒暇上以為有神仙風
㑹尚書省立命草詔公援筆立成上聞大㫖召近臣譯
[009-12a]
以對喜謂公曰卿言皆朕所欲言者自是有大議必
詢一日侍側有詔群臣議政上顧公曰卿徃共議
至則衆議贓以至元鈔二百貫為滿論死公曰鈔法初
行以銀為則入厥直輕重相去至十倍今雖改法
比及虗實政未可知古律以米絹論𧷢二物民生𫠦湏
謂之二實最為適中况鈔乃宋人𫠦造其止行逺方
今襲用之以鈔論死恐非良法刑部楊郎中起而作色
曰朝廷行至元鈔故以計贓公詆其非欲阻其法乎
吾意今日議法必集儒臣又豈無一士如公者乎公曰
人命至重議法失當人將不得其死奉詔與議偶有𫠦
見不敢不言且中統鈔虗故改至元鈔君謂至元鈔終
[009-12b]
無虗時有是理哉楊為之赧然議罷出謝曰某失在不
學細思公之言是也洎入夏官㑹天下驛置凡使客委
積之費至元十三年以来每僅支中統鈔二千錠物
價騰踊使客曰増吏無以自給物倍扵民不勝其擾請
増至二萬錠用乃舒㑹濟南總管公獨判府事聴斷
明恕訟牒以稀或經月獄空有元掀兒役于鹽官逃之
他郡其父疑同役者殺之得遺骼之半扵澤中以為子
骸同役不勝榜掠誣服公疑有寃緩其獄掀兒果歸誣
服者釋城東有上田二頃兩家兵後互爭而皆亡其
劵有司不决公斷以養士夜出邏聞有讀書之聲使
人私削其柱為識明日饋酒為勞得一文之士必加
[009-13a]
奨異自教以文法郡儒風以盛旱禱雨龍洞有雲如
車盖随馬至城中大雨旬餘城東有龍湫自為文責之
雨洊至大孰白直人者盗米其徒自首吏請加詰
公郤之曰加詰累人必多及去官有人送之至京號
泣不忍去問之即向盗米者盗當墨必自臨視語吏曰
是中豈無迫扵飢寒及詿誤者戒之細書盗聞轉相告
曰趙公仁人也吾徒何忍犯其在朝廷多𫠦匡正圻
甸地震北京尤甚死傷十萬上憂之自灤京還先遣
平章阿刾渾撒里馳至都召集賢翰林兩院老臣問故
宻㫖勿令丞相桑哥知之時桑哥遣忻都王濟等理筭
天下錢粮已徵百萬未徴猶千萬名曰理筭其實
[009-13b]
暴歛無藝州縣置獄株逮故家破産十九逃亡入山吏
發兵蒐捕因相挻拒命兩河間盗有衆萬公顧諸老
無敢詆時政者素善阿刾渾撒里宻謂之曰今理筭苛
虐民不堪命事變且起地震之由寔在扵此宜請扵上
援貞觀故事大赦天下蠲除逋則和氣可回災異可
弭阿刾渾撒里入奏如公言上大之詔草具㑹兩
院諸老都堂桑哥瞠視諸老見公進讀詔草至蠲除一
條怒摇手曰此事必不可行汝曹𫠦擬必非上意公徐
進曰今理筭錢粮其不可徴者皆死亡之不及今放
散免之他日有言中書省累失䧟錢粮千萬者丞相
何以自解桑哥訹曰吾慮不及是詔書既下兆姓舉手
[009-14a]
相慶始有蘇息之望上問留尚書葉右丞二人優劣何
如對曰夣炎昔與臣父事宋時臣方㓜忠佞不周知
臣與夣炎同事陛下見其為人重厚篤扵自信思慮深
長善斷國事有大臣風若李之𫠦學在臣亦不知亦不
言言未既上曰卿意豈非謂夣炎優扵李也賈似
道罔上誤國夣炎在中書時無一言李布衣伏上書
乞斬仙道是賢扵夣炎明矣李論事厲聲色盛氣凌人
若好已勝者故剛直大過人多怨之今朕得卿之情卿
父與夣炎同朝不欲斥其非耳可為朕賦詩諷夣炎公
立進詩曰状元昔受宋家㤙國困臣强不盡言徃事巳
非那可且將忠直報皇元上深善卒章之意出見奉
[009-14b]
御撒里扵幄殿側告之曰上論賈似道誤國之罪責留
夣炎不䏻言今桑哥誤國甚扵似道我革緘黙他日何
以逭此責乎近臣中讀書知道理慷慨有大節上𫠦親
信無踰公者誠䏻捎一旦之命為天下除此賊仁人之
事也撒里曰今災異見盗賊蜂起皆桑哥聚歛𫠦致
吾所以為日夜切齒腐心者公實啓我以機殆天誘之
徑造榻前厯桑哥之罪百倍似道不亟誅必亂天下
大怒叱衛士批其𩔖口鼻流血什地少間復呼而
問之對如初既而大臣有助其言上大悟遂按誅桑哥
後撒里語及斯事歎曰使我有萬世名者子昻之力也
平江守趙全不法前守王虎臣訟之詔遣虎臣就問右
[009-15a]
丞葉李執奏以為不可上不公曰全在平江為政貪
酷固當冶虎臣在官亦當犯法全甞持之今虎臣罪幸
在赦前故得攟摭全罪若使就訊必挾公濟私别遣官
為當上其言其在舘閣尤多禆益因有事南郊他學
士撰祝𠕋有云章亥復生不以歩皇元之幅貟又云
太祖皇帝正東向之位公曰天子父事天子誇疆理扵
其父可乎不可且公不為禮乎禮大祫太祖東向居中
子孫在左者南向故稱昭在右者北向故稱穆若南郊
之位上帝南面太祖自宜西向故事第稱配天作主公
不用何也其人謝服𫠦刋㝎皇太后命學士擬改隆
福宫名同列擬光公擬光天或曰光天陳後主詩不
[009-15b]
祥公曰帝光天之下出虞書何謂不祥各書𫠦擬以進
後竟用光天以逺臣遭遇累朝特見優禮世祖戒宿衛
公入内庭毋禁賜坐葉右丞相每見與語或至夜分公
扵天下事當言者無𫠦不及甞稱公聦明剛正敢為直
言公聞之益自歛退一日問公曰卿太祖子孫乎太宗
子孫乎對曰臣太祖子孫上曰趙太祖真英主也其行
事卿知之乎對曰臣蚤失父故老不以語臣故臣粗知
其畧耳上曰太祖行事多可法者朕皆知之暇日當以
語卿又嘗面諭之曰大臣奏事卿可與俱人有過差意
涉欺罔悉為朕言之公謝不對自爾外後聞其
家貧賜鈔二千五百緡仁廟字公而不名詔近臣曰文
[009-16a]
人世所難得唐李太白宋蘇子瞻姓名至今在人耳目
朕有子昻與古人何别時有譔述傳旨属筆與侍臣
論公他臣不䏻及者事苗裔一也姿表二也愽學三
也操履純正四也文詞古雅五也書𦘕絶倫六也旁通
釋老書七也他日賜鈔五百錠恐中書留難以普度别
貯賜之慮其畏寒𠡠内府賜銀䑕翻披英廟命公書孝
經亦遣使以上尊酒衣二襲即家賜公公為兵部旱入
官署過東𫟍墻外道隘馬遇滑即堕牐河水中桑哥言
扵上因移墻近裏者二丈許桑哥下令曙鐘鳴治事部
官後至者笞公至遇晚獨得釋自是笞止曹吏公雖忠
結主知亦致衆忌性簡易䟽伉發言切中時病屢在上
[009-16b]
左右上察其無他𫉬全晚節程鉅夫方薦公有臺中丞
言趙某故宋宗室不宜薦進使近左右鉅夫奏曰陛下
盛徳立賢無方臣以是効臣將䧟臣不測上曰彼竪
子何知顧侍臣傳㫖不越今日逐其人出臺仁廟春公
方隆不悅公者言公趙太祖子孫上初若不聞已而㳺
辭不已乃厲聲視之曰汝言趙子昻趙宋子孫豈謂家
世不汝若耶始惶趨出又言國史不宜使公與聞上
大怒曰趙子昻乃先朝簡㧞以為帷幄臣者朕使討論
古義典司著作此曹呶呶不懲一二無以戒後言者乃
息世皇屢欲用公公自知直道不容扵人居正路弗便
徃徃力辭授官廷論欲以為吏部侍郎髙叅議持不
[009-17a]
可尚書省罷賀伯顔入辭叅知政事公適侍立上目公
進曰卿亟徃中書叅次庶政以分朕憂公堅辤不拜上
問閻復宋渤二人如何對曰相才寔難是日京師盛傳
公巳入省暮歸賀客門者填塞公𥬇而遣之至元鈔
法澁滯公與尚書劉伯宣同命徃江南按問行省丞
相慢令之罪左右司路府官許就笞公深以為衣冠之
辱比還一無所决罰桑哥欲加譴責公不為動初受程
鉅夫薦晚進翰長與程交代必先徃拜其門而後入院
公所為務崇㢘耻先禮遜縉紳相傳以為厚徳平居嗜
好冲澹家世紈綺况味埒布韋貴及崇階不見矜色客
求文字與之周旋終日雖極勞甚憊未嘗拒人獨人有
[009-17b]
過失必面致諷諌無隠然直而不許人亦易病劇將
終援簡濡毫如常時有頃翛然而逝娶管氏諱道昇字
工詞翰善𦘕治内有才具累封魏國夫人先四年
薨子男三人亮早禾雍夙慧有父風以䕃厯守昌國海
寧二州奕舉茂才女六人長適强文實次適海道運粮
萬戸費雄次適李元孟次適王國噐次適劉某孫男二
人曰鳯曰麟薨之年九月葬徳清縣千秋鄊東衡山之
陽管氏附公治尚書有書註扵禮樂度甚明知音律
幽眇有琴原樂原各一篇號松雪道人有松雪齋文集
若干卷談録一卷為文清約典要諸體詩造次天成不
為竒崛格律髙古不可及尺牘䏻以語曲暢事情鍳
[009-18a]
定古噐物名書𦘕望而知之百不失一精篆𨽻小楷行
草書惟其意𫠦欲為皆伯仲古人𦘕入逸品髙者詣
神四方貴㳺及方外士逺而天竺日本諸外國咸知寳
蔵公翰墨為貴故世知之淺者好稱公書畫識者論公
則其該洽之學經濟之才與夫妙觧絶藝自當並附古
人人多有之何至相掩也仁廟彚公及管夫人及子雍
𫠦書蔵中秘書曰使後人知今朝人臣中一家書學有
如此者適新大廟成君相欲講禘祫㝎廟樂求習禮樂
者公如巳鮮今上宋史思士大夫熟宋事者亦何可
得㢤玄以禮部奏名召奉大對公為讀官擢寘前
列反公薨状公之行乃同年進士寧國路推官楊載距
[009-18b]
二紀玄俻列北門公有賜誄之命誼不敢辭請系以銘
曰有白其馬惟周之客周人尚騂客世白我元忠厚
軼彼成周宋有近属遇之加優侃侃魏公徴自炎方入
見殿廷美如圭璋昔客在周但聞助祭未聞侍側命以
獻替維此魏公進為親臣詢厥世系念其前人魏公■
列玉立陛前上有顧問其言便便群臣議法命徃咨度
援古例今論政以法司在坐盛氣見侵理到之告折
伏其心上命代言對御操筆宸𠂻未吐巳布尺一上遇
災變詔問其由公言暴歛時政是尤委曲獻忠請擇逋
負公進詔草時相震怒相怒未巳公言徐徐相莫之沮
乃下寛書萬方懽呼㴠泳聖恩公啓近臣力㧞惡根近
[009-19a]
臣感激碎首强諍權奸既摧乃息稗政宣室夜問言不
及他吏蠧民瘼直言無阿弱弗勝衣食弗盡噐臨事論
無畏避世祖援公俾入政府聞命而僂懇求外
仁皇踐胙首召入覲皓首未歸寵冠禁近乃登瀛洲載
頂鼇岫丕煥皇猷黼黻在手琨牒編蔵在宗廟屈王
垂金分鎮山澤逺方裔夷偶𫉬簡櫝雖未識公想見眉
目嗟乾之資唯一清氣人禀至清乃精道藝天朗日晶
一清𫠦為星月明穊雲章陸離圗書以陳文字以立頡
始造書神為泣宇宙精英發决在兹清氣所萃乃臻
瑰竒矣魏公玉壷秋氷巧出天智智窺神
羽止于阿閣朱鴈天馬播之廟樂彌文日增制作日淑
[009-19b]
國扵老臣百不一贖皇上稽古訪問舊儒豐碑為賜螭
首龜趺敬告後人毋忘帝力世祖深仁仁皇至徳黼
裸周孰擬我朝詞翰揚休百世孔昭
   元故翰林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國史貫
   公神道碑
至治三年癸亥秋玄校藝浙省既竣事出而徜徉湖
山之間故人内翰貫公與玄周旋者半月餘及將去杭
薄暮携酒来别謂玄曰少年扵朋友知契每别輙繾綣
日近年讀釋氏書乃知釋子諅有是心謂之記生根
焉吾因以是為戒今扵君之别獨不䏻禁且柰何㢤言
已悽然而别明年甲子夏公捐舘扵杭月訃至哭之
[009-20a]
盡哀自是凢至杭遇公舊逰追憶臨别之後未甞不為
之愴然岀涕呼酒相酹也公薨廿又五年其子阿思蘭
海涯展省于燕顧公神道未銘願属筆焉其忍銘乎公
家世北庭雲石其名酸齋其號也故湖廣行省右丞相
贈宣威服逺輔徳翊運功臣大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
國追封江𨹧王謚武㝎阿里海涯之孫故江浙行省平
章政事贈光祿大夫河南行省平章政事柱國追封楚
國公謚忠恵貫只哥之子母趙國夫人㢘氏故平章政
事希閔之女公之初生趙國夜夣神人取天星為明珠
以授趙國掌玩而吞之已而有身公生神采逈異年十
二三膂力絶人善射工馬槊甞使牡士驅三惡馬疾
[009-20b]
馳公持矟前立而逆之馬至騰上越而跨之運矟風生
觀者辟易挽强射生逐猛獸上下初襲父爵為兩淮萬
戸府逹魯花赤鎮永州在軍氣候分明賞罰必信初忠
恵公寛仁麾下翫之公至嚴令行伍肅然軍務整暇雅
歌投壷意欲自適不為形𫝑禁格然其超擢塵外之志
夙㝎于斯時一日呼弟忽都海涯語之曰吾生宦情素
薄然祖父之爵不敢不襲今巳年法當譲汝即日以
書告于忠恵公署公櫝移有司觧𫠦綰黄金虎符欣然
授之退與文士徜徉佳山水䖏倡和終日浩然忘歸北
承㫖姚文公學公見其古文峭厲有法及歌行古樂
府慷慨激烈大竒其才仁宗皇帝在春坊聞其以爵位
[009-21a]
譲弟謂其宫臣曰將相家子弟有如是賢者誠不易得
姚公入侍又薦之未㡬進直觧孝經稱㫖進為英宗
潜邸書秀才宿衛御位下仁宗正位宸極特㫖拜翰
林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國史一時舘閣之士素
聞公名為之爭先快覩㑹國家議行科舉姚公巳去國
與承㫖程文憲公侍講元文敏公人㝎條格賛助居
多今著于令未㡬公上書條六事一曰釋邉戍以
徳二曰教太子以正國本三曰立諌官以輔聖徳四曰
表姓氏以旌勲胄五曰㝎服色以變風俗六曰舉賢才
以恢至道凡萬餘言徃徃切中時弊上覽嘉歎未報公
自籌曰昔賢辤尊居卑今翰𫟍侍之職髙扵𫠦譲軍
[009-21b]
資人將謂我沽美譽而貪美官也是可去矣移疾辭歸
江南十餘年間厯覽勝槩著述滿家𫠦至縉紳之士逄
掖之子方外竒人之若雲得其詞翰片言尺牘如𫉬
珙璧公曰我志逃名而名随我是將見害江浙物繁地
大可以晦迹乃東逰錢瑭賣藥市肆詭姓名易冠服混
扵居人甞過梁山濼見漁父織蘆花絮爲愛之以紬
漁父見其貴易賤異其爲人陽曰君欲吾當更
賦詩公援筆立成竟持徃詩傳人間號蘆花道人公
至錢塘因以自號入天目山見本中峯禪師𠟵談大道
箭鋒相當毎夏坐禅包山暑退始入城自是爲學日愽
爲文日詩亦冲澹簡逺書法稍取法古人而變化自
[009-22a]
成一家其論世務精覈平實識者喜公謂將復為世用
而公之踪跡與世接漸踈日過午擁堅卧賔客多不
得見僮僕化之以晝為夜道味日濃世味日淡去而違
之不翅觧帶泰㝎改元五月八日薨于錢塘寓舎年三
十有九自士大夫至兒童賤𨽻莫不悼惜某年月日諸
孤奉柩塟于析津之祖塋娶石氏北京名家江𨹧總管
天麟之女有婦徳追封京兆郡夫人子二人長阿思蘭
海涯厯蘭溪州逹魯花赤榷茶提舉慈利州逹魯花赤
𫠦至以清白吏著聞次八思海涯孫四人長南山次寧
山次葆山皆業進士舉女一人適懷慶路緫管叚謙
有學識䏻文章玄甞評公武有戡㝎之筞文有經濟之
[009-22b]
才以武易文職掌帝制固為斯世難得然承平之代世
禄之家𫝑宜有之至如銖視軒冕髙蹈物表居之弗疑
行之若素泊然以終身此山林之士𫠦難䏻斯其人品
之髙豈可淺近量㢤有碑銘記叙著詩詞若干卷及
𫠦進孝經行于世銘曰嗚呼貫公麒麟鳯凰其徃不可
詰其来不可期者乎嗚呼貫公神龍天馬其變不可測
其常不可窺者乎抑宇宙英氣合祛為雲流布為霆感
物神化文武動靜無施而不宜者乎將飛僊應真出入
機用涉世為戯一旦觧悟倐然而聚散砉然而合離者
乎死生幽明之際焉知公之𫠦甚樂乃世之所為悲者
乎嗚呼噫嘻事有可知有不可知𫠦可知者燕塋之蔵
[009-23a]
體魄在兹我為銘詩詎為公之輕重姑以慰公後人
之思
   元故奎章閣侍書學士翰林侍講學士通奉大
   夫虞雍公神道碑
自漢魏六朝以来經生文士判為兩塗唐昌黎韓公宋
廬𨹧歐陽公力一之而故習未盡變也濂洛諸君子
出其𫠦著作表裏六經言似之扵是文極文之典奥
道極道之精微一趍扵至善而後止其殁也門人錄其
語以相授受其為書雖出一時之紀聞然㮣之聖人
辭立誠之㫖未盡合也昧者凖之以立言世之文士共
起而病之然文士知病其為文而未必知文外非别有
[009-23b]
道道外非别有文也二者胥失焉宋末病滋甚皇元混
一天下三十餘年虞雍公赫然以文鳴扵朝著之間天
下之士翕然謂公之文當代之巨擘也而不知公之立
言無一不本扵道也既而退居山林垂二十載乃得昌
言扵斯道一志扵斯文而遂老矣惜㢤易簀之再朞子
安民奉状踵門謁玄銘其麗牲之石玄辭不𫉬則先發
其所深慨而請繼以言焉叙曰公諱集字伯生姓虞氏
系出虞仲世家㑹稽唐永興文懿公世南爲唐名臣
子孫始遷雍永興生戸部侍郎昭昭生江隂令陟陟生
丞智長城令禮金吾衛長史明傳五世至仁夀太
守敦人從僖宗幸蜀子孫爲蜀人仁夀九子伯曰賞五
[009-24a]
子次曰琚琚生生承承生詢詢生繼生崇崇三
子季曰昭白宋銀青光禄大夫子𥙊酒贈太師周
公五子季曰軒贈太師魏公三子季曰祺進士及第
厯官左中大夫贈太師秦公生左丞相雍
贈太師謚忠肅三子伯曰公亮早年髙尚不仕晚以奉
議郎直祕閣贈開府儀同三司仲曰公著知渠州官至
中奉大夫仁夀縣開男累贈光禄大夫季曰抗孫大
理寺丞官至中奉大夫開府六子次曰剛簡是為蒼江
先生官至朝請大夫利州路提㸃刑獄二子伯圭官至
奉直大夫厯知永連兩州自永移連道臨川其女弟
邕管安撫陳公元普先寓属邑崇仁聞其至使人迎之
[009-24b]
得前郡守江𨹧項公别第扵南門外以居之自是家崇
仁皇贈中奉大夫禮部尚書追封雍郡侯妣張氏雍郡
夫人無子而祖渠州有子六人長兵部直寳文閣𣈆
三子仲子朝請郎通判恵州龍子汲長而賢乃以為
後是為井齋先生公之先考也皇贈通奉大夫四川等
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上護軍追封雍公妣眉山楊
氏追封雍郡夫人夫人給事中工部侍郎子𥙊酒見
山先生文仲之子叅知政事平州先生棟之猶子也𫠦
出三子長即公次槃進士及第卒官嘉魚縣尹次葉叅
政公初授承直黄岡縣尉見山守衡州夫人叅政
方需次與偕時未有子見山禱于南嶽巳而有娠及將
[009-25a]
蓐見山一日晨興出治事眎時尚蚤公服坐中堂以坐
久假𥧌夣一牙兵刺持劍入白南嶽主者来謁起肅之
而窹聞兒啼聲公生焉故命公小字衡公對客嘗自言
未昬宦時屢夣逰南嶽䏻言其勝䖏乙亥見山移守漳
州叅政伉儷同行丙子宋亡公五齡夙慧避地無書籍
楊夫人䏻倍誦論孟及春秋左傳歐蘇文之常誦者口
成誦九還長沙始得墨本而公已悉通大義又
五年居崇仁故寓已善属文草廬先生呉公請見其𫠦
作謂叅政公曰賢郎他日當有文名扵當世邑庠循
式月出詞賦經義題課士公與嘉魚令以書義試皆中
前列老儒為之歎服兵後勝名公卿家多流寓是
[009-25b]
公㳺諸公間備聞前格言考覈前代典故家世系
源委言若指掌楊夫人素高呉公伯清之學賛叅政公
遣二子之逰吳公方著書有𫠦論辨公䏻推𩔗逹意
吳公每𫉬助焉大徳六年用大臣薦授大都路儒學教
授平陽王文憲公尹京待以客禮十一年擢子助教
丁内艱至大二年服闋以舊官復用四年轉將仕郎
子愽士延祐元年改仕郎太常愽士奉詔西祠岳瀆
四年遷承亊郎集賢譔考大都鄉試五年旨召集
賢直學士呉公伯清扵家尋除翰林待制儒林郎兼
史院編官丁外艱服闋以官召還泰㝎元年考試
禮部陞承徳郞子司業三年進奉訓大夫祕書少
[009-26a]
四年再考試禮部拜翰林直學士奉議大夫知制誥同
史俄以前職兼經筵官進階奉政大夫明年又兼
子祭酒天暦三年特授中順大夫未㡬拜奎章閣侍
書學士陞亞中大夫依前翰林直學士知制誥同
史兼經筵官子𥙊酒會有令諸兼職不過三辭𥙊酒
得請兩月進階中奉大夫餘如故至順元年御試選讀
卷官皇朝經世大典為緫裁官三年拜翰林侍
講學士通奉大夫餘如故今上皇帝入正大統用至大
故事召諸老赴上京議事公在召列及還大都以病謁
告歸家元統二年遣使賜上尊酒金帛召還朝使者至
郡疾作不行而歸至正三年𠡠修遼金宋三史欲用
[009-26b]
公總裁或陳其病状毋苦其逺行奏櫝將上而止朝使
有自江右来者廷中大臣趍詢起居八年五月二十三
日以疾薨于私第年七十又七大風飄瓦㧞屋前後巨
十株治命以深衣歛毋用浮屠明年己丑八月二
十一日乙酉𦵏邑之長安鄊道徳里天寳山西之潭源
娶浚儀趙氏系出宋秦邸前公四十二年卒累封雍郡
夫人子安民趙夫人出也䕃奉訓大夫廣州路東莞縣
尹轉奉直大夫恵州路總管府判官陞奉議大夫吉安
路安福州知州徐氏生男二人維摩奴七十女一人俱
早夭劉氏生男一人憲孫女一人欒欒適譚紱郭氏生
男二人長延年以廣東帥府奏差授武縁縣愽合砦廵
[009-27a]
檢次翁歸業進士馬氏生男一人髙門甫弱冠孫男五
人某盖甞論公家世勲績文懿事唐文皇愽學洽聞偉
節讜論忠眡魏徴而始終無疵葬陪昭𨹧像圖烟忠
肅當今海陵南侵至江以儒者一戰而却之思陵在江
上歸禪位阜陵金易其國書南北𫝑始定阜陵遂相之
功烈不卑矣及公之身遇聖代事九朝鋪張皇猷位列
與文懿忠肅後先七百年照暎史嗚呼盛㢤又
嘗論公家學禮部公與臨邛魏華甫成都范文敬李微
之講學蜀東門外為西南道學之倡他日以學為政叅
蜀制閫自請行邉却敵兵十萬人守簡州憲䕫路立
保置屯田得流民三十九萬餘以實邉鄙敵不敢犯叅
[009-27b]
政公克振滄江先生之文學吳公稱其為文清醇典教
江右湖南簡㧞俊乂如南陽孛术魯翀子翬後多顯融
知人呉氏學未盛行首與藁城董公表章之使大
有名扵時時楊夫人早得見山先生春秋之㫖父平
舟先生以道學自任當時夫人未笄盡聞其景㝎甲
子彗出平州草封事扵家夫人侍側進曰父當辭位
乆矣平舟嘆曰汝不為男子生我家耶及歸虞氏以
家庭所親得者教其子公資質之粹學識之正豈獨得
之父兄師友而巳公在成均思正化本以士習上丁
監禮殿上伴讀劉生酒失儀公命扶之出明日聲其
罪削之貴近有為生謝過者公持不可蒙古生欵者傳
[009-28a]
仁皇東宫諭㫖姑薄其罰公以吏牘列生罪状咨詹事
院以啓仁皇更是公所爲由是益知公賢踐胙後以中
書平章李道復領胄監事公與李公議貢法謂舊法
以制禄立程誘諸生以進學如是則雖勉弗善請扵衆
中擇静重有識甞試以事者薦二人上親擢而用之
以爲勸李公亟言扵上行之㑹李公去位不果巳而拜
臣爲祭酒召四方名儒爲司業銳然有責成之志公
與同列講求以副上意有好爲異同者撓之同業投勑
去公亦以病免諸生之賢者卒業私塾居不絶其
在集賢上議極陳學校之弊其畧曰師道立則善人多
學校者士𫠦受教以至于成徳逹才者也今天下學官
[009-28b]
猥以資叙强加諸生之上名之曰師有司弗信之諸生
亦弗信之扵學校無益也如此而望斯道之立可乎偏
州下邑之士無𫠦見聞父兄遣子弟入學無必為學
問之意師友之㳺亦莫辨其邪正然則所謂賢才者
非天降地出有可望之理㢤今既莫若求經明行
成徳者身師尊之求以至誠庶㡬徳化之及斯民有所
觀感其次則求操履之近古而不為詭異者經義守正
而不尚竒論者為衆推服而非鄊愿者延致之使教
學者他日當有𫠦發也又其次則取鄊貢之退者其議
論文藝猶賢扵汎汎莫知根柢者也朝臣韙其論而憚
改作考會試議曰國家科目之法諸經傳註合有所
[009-29a]
主將以一道徳同風俗者非使學者門擅業如近代
五經學究之固陋也聖經深逺恐非一人之見可盡試
藝之人惟其髙者取之不必先有主意使求賢之意狹
而差自此始也又嘗經筵講罷上言東南海運勞險因
謂京師瀕海以東至扵遼碣皆葦之地潮汐日至
為沃壌宜用呉人圩田法築隄捍水為田募富民欲得
官者合其衆請耕官授以地而定其畔以萬夫耕者
授以萬夫之田版萬夫長千夫百夫亦如之三年而視
成惰者易之勤者物地力之髙下㝎額扵有司以漸而
征之五年有積蓄真授以命就其儲給之禄十年然後
佩以符信如軍官法世襲之庶可寛東南餉之役可
[009-29b]
得民丁萬衛京師制島夷又因使富民役仕之志遂
而江海求食民有𫠦歸凶不至為盗今海口萬户之
立頗宗其而未盡用其法云關中大饑公建言大災
之後土曠民稀可因之以行田制擇一二有仁術知民
事者為牧守寛其禁令使得有為因舊民𫠦在㝎城郭
閭里治溝洫𤱶畒之法招其流亡勸以𣗳藝年之間
復其田租力役春耕秋歛量有𫠦助久之逺者漸歸封
域漸正友望相濟風俗日成法度日備則三代遺規將
復見扵虚空之野矣天子稱善群臣未有相其謀者太
史院教授雒陽楊茂先知造律候氣之法試用扵郭太
史有徴晚合律臂為一書謀以進而患其辭煩簡失當
[009-30a]
知公研究是學属潤色之公慨然整治其書且告當道
兾其見用茂先病死不見進今蔵太史齊伯髙家皇朝
經世大典之為書公任其勞居多其目則周禮之六典
其制則近代之㑹要其事則今樞宻院御史六部總
治中外百有司之事務而其牘蔵扵故府者不則采
四方之来上者叅之祖宗之成憲功臣之閥閱具存凡
八百帙既進謂同列曰他日國史諸志表傳舉此措彼
耳考公制作之志使究𫠦長其為聖治禆益使一代
之風軓藹然先王之遺烈焉則其事業豈下扵先世兩
公之在唐宋㦲仁皇末年謂近臣曰今儒者盡用惟虞
伯生未顯擢耳俄晏駕而止英皇既居儲宫議寳𠕋禮
[009-30b]
有司講前代典故無所扵考鄆忠憲王拜住在太常雅
噐重公亟召公入議公曰世祖初年即命皇東宫後
授王金寳詔告萬方此我朝典章也何以前代為王
以公言入奏上大行之及相英皇力薦公可大用
時居憂方省墓姑蘇遣使求之江西不得求之蜀又不
得比返命而事變作晋邸御講筵見公氣貌温和敷對
剴切賜中統楮幣五十錠今上皇帝召公不至時賜臣
下碑銘則諭㫖扵家撰述公侍延英閣求去者屢因言
陜西田制得俞音徐進曰願假臣一郡試以此法行之
左右曰虞伯生託此為歸計耳曲阜新廟成求使代祀
允而復寢面請外則諭㫖若曰卿才何𫠦不堪顧今
[009-31a]
未可去耳中丞趙伯寧乗間為之請怒曰一虞伯生汝
軰不䏻容耶閣中日承顧問或應制作文皆寓規諌或
遇事諫止出不語人諌弗䏻止歸家悒悒日家人察
知之不䏻詰其故也為讀卷官擬進士䇿問二篇倣中
庸九經之目問所以宜扵今之道次篇問九聖之學上
覽嘉歎用其次篇一日受命草一勲舊封王制詞扵内
庭同列二人甞為上𫠦親信者宻謂公曰上意姑與國
公公如其言有頃丞相来自榻前趣進草甚公以草
視之愕然公悟同列紿巳亟易其詞以進終無𫠦言又
一日受命記一古寺稍陳前代遺蹟有構飾扵上者謂
公前代相臣子孫適美前事爾他日入見上以是語之
[009-31b]
對曰前代巳逺臣庶子孫思其父祖固不忘其𫠦事此
可爲忠孝臣愚不以及此但臣以踈庸遭遇聖代致
位通顯他日臣之子孫以臣遭遇世世母忘本朝厚恩
亦忠孝之勸也故臣謂爲此言扵上前者亦必忠孝
之人也上目近臣歎異之公坦易質直揚搉人品質正
文字否惟是之無𫠦顧忌故朝論屢以御史才薦
之然亦以是賈怨動以危事中之頼人主察其無他以
免惟篤孝友少與嘉魚令共學扵家父子兄弟自爲知
己人以儗眉山三蘇嘉魚殁撫其孤遺如已子孟兄秉
以莞庫觧送官物至京道途折閱直千緡公悉代償
無難色遇庶弟棐及其孤妹皆盡恩禮常以祿養不及
[009-32a]
其親遇珍膳不敢盡噐盛暑不命童子揮扇曰勞人以
佚已君子不為也生平知已大臣藁城董宣公保㝎張
蔡公隴西趙魯公皆國元老趙之復相甞面請召桞城
姚公𣵠郡盧公廣平程公呉興趙公每與公論文
方来文柄属之當世文士甞經論薦後皆知名諸公受
業為𫠦推許今多公輔之噐不可悉公之為學非託
空言每言先王建事立功必本扵天理民情之實故教
學者務欲貫事理扵一致同雅俗扵至情以是為圖治
之本其扵經則曰易之為書首尾完具扵三聖人之手
生乎千載之下仰觀千載之上以凡下之資而欲窺見
天與聖人之道不可下此而他求也得江東謝君直之
[009-32b]
以先天八卦圖為河圖九而九位者為洛書十
而五位者為五位相得之圗心雅善之或請著則辭
曰易道廣大苟得其自然之何徃不合先儒有成言
焉存以俟知者扵禮則曰學知先務莫切是經惟二戴
以後人𫠦記變禮不可盡信其餘則二帝三王之遺
文天子諸侯大夫士之成制粲然可考不可以淺近言
也屢欲通古今為一書以為後来考禮之助以宦業不
克就濂洛新安諸君子之書就其𫠦存以極其至而慨
夫吾黨之士知之者微矣扵吴氏書亦然二氏之學徃
徃窮其指歸即其徒叩其挾有𫠦見則為之太息曰
學者不䏻潛心聖人之微言以明下學上逹之要而欲
[009-33a]
切究性命之源死生之其䏻不引而歸之者難矣其
爲文自其外而觀之汪洋澹泊不見涯涘乎其中深
靚簡潔㢘劌俱泯造乎混成與四明𡊮公伯長清河元
公復初友厚二人有著作必即公論之元謂公文無
雷霆之震驚神之靈異將何以扵世公謝曰誠不
也晚乃大服其言至大延祐以来昭告文四方碑
板多出乎手其撰次論建與其陶冶性情黼藻庶品之
之古名賢之編卓然自成一家言客未嘗見其學
書篆𨽻行楷題榜下筆便覺超詣以書名扵世者憚之
少讀邵子書領悟其妙題其室曰邵菴學者因號之曰
邵菴先生然廷陛都俞朝野稱謂率多以字行其存藁
[009-33b]
自題曰道園學古録門人彚而鋟之得應制十二
朝二十四歸田三十六卷方外八卷其散逸尚多閒
居雖乆歸羙報上之心仁民澤物之志未甞一日忘之
邑有平糴倉田淪扵方外力言扵當道復之邑大夫陳
有容率同志作邵菴書院迎公講道其中以恵學子公
欣然諾之落成而公薨在法公當進爵賜謚既葬而命
未下玄扵公有奕世之契最先受知叅政公愽士之召
公寔薦之朝同朝十年奨借非一故扵是銘雖重扵作
而不敢辭銘曰
吁嗟先生衡山之髙岷江之長磅礴深廣何可量也山
英川靈合為天章變化倐忽何可常也君子用世斯文
[009-34a]
耿光鳯凰鳴矣于朝陽也善人云亡士氣弗昌鶗鴂先
鳴百草爲之不芳也王良善御騏𩦸上孰䏻寘之周
行也范冠蟬緌筐孰䏻措之範防也載彼營魄
返乎混茫朱鳥之舎離明之鄊也扵粲遺文布四方
琬琰之刻名山之蔵也吁嗟先生古有先知徳知
言知徳不易知言尤囏先生誰謂九京九京可
百世弗諼大化幽黙孰控孰搏芝草三秀醴泉
有源天將以斯文厚公之子孫
  碑文
   曲阜重宣聖廟碑
今上皇帝臨御之七年在已夘春三月戊辰御史大
[009-34b]
夫臣别里怯不華臣脫脫御史中丞臣逹識鐵穆兒臣
約治書侍御史臣鏞等奏察御史言天暦二年十月
文宗皇帝在御奎章閣學士院臣奏曲阜宣聖廟自漢
唐宋金凡有隳廢必奉𠡠繕功成則勒之石衍聖公
以舊廟將壊飾書奉圖属學士院以聞時文宗覧圖諭
㫖省臣趣之事竣則立碑以詔方来今新廟既落而
成績未紀懼無以稱塞先詔御史章上臣等僉議請𠡠
翰林侍講學士臣玄為文奎章閣學士院臣巙巙為書
侍御史臣起巖為篆以儲中統楮幣二萬五千緡為
立石之貲制皆傳𠡠臣玄俾序其事玄拜手稽首言
曰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昔者伏羲神農黄帝尭舜
[009-35a]
禹湯文武聖人者作君師之道備扵一人用䏻左右
上帝克綏厥猷吾夫子出天獨俾以斯道凡天叙天秩
天命天討之事夫子明禮樂刪詩書賛易道春秋而
品節之以為百王法扵後世儀封人曰天將以夫子為
木鐸子貢曰固天縦之將聖夫子自論斯文之任上以
属扵天下以属扵己使得位設教即前聖人𫠦為繼
天立極者也是故天欲興一代之治則吾夫子之道必
大昭明扵時厯千萬世如出一轍皇元龍興朔方太祖
皇帝聖知天授經營四方太宗皇帝平金初年在丁
酉首詔孔元措襲封衍聖公復孔顔孟三世子孫世世
無𫠦與增給廟户皆復其家是暦日銀諸路以其半
[009-35b]
東平以其全給宣聖廟㝷詔括金之禮樂官師及前
代典𠕋辭章鐘磬等噐遣官分道程試儒業世祖皇帝
初在藩邸多士景比其即位太召名儒闢廣庠序命
御史臺勉勵校官大司農興舉社學建國子學以訓
誨胄子興文署以板行海内書籍立提學教授以主領
外路儒生宿衛子弟咸遣入學弼輔大臣居多俊乂内
廷獻納明夫子之道者言必稱㫖在位三十五年之
間取士之法興學之條討論之規禆益逺矣宗皇帝
時在東宫賛成崇儒之美成宗皇帝克繩祖武銳意文
治詔曰夫子之道垂憲萬世有國家者𫠦當崇奉既而
作新國學增廣學宫百區胄監教養之法始備武宗
[009-36a]
皇帝煟興制作加號孔子爲大成至聖文宣王遣使祠
以大牢仁宗皇帝述世祖之事弘列聖之䂓尊五經黜
百家以造天下士我朝用儒扵斯爲盛英宗皇帝鋪張
鉅麗廓開彌文明宗皇帝凝情經史愛禮儒士文宗皇
帝緝熈聖學加號宣聖皇考爲啓聖王皇妣爲啓聖王
夫人改衍聖公三品印章歸山東鹽運司課及江西
江浙兩省學田入中統楮幣三十一萬四千緡俾濟
寕路以曲阜廟庭文宗賔天太皇太后有㫖董其成
功今上皇帝入纂丕圖儒學之詔方頒里之役鼎盛
山東憲司洎濟南緫管蒞事共恪以元統二年四月十
一日鳩工至元二年十月初落成宫室之壮以寧神
[009-36b]
棲樓閣之崇以寳訓周垣繚廡重門層觀丹碧黝堊
制侔王居申命詞臣楊厲丕績扵是内聖外王之道君
治師教之誼大備扵今時猗歟盛㢤皇元有國百餘年
以来繕宣聖廟再丁酉之初以開同文之運天暦之
際以彰承平之風東冐扶桑西踰崑崙南盡火維北際
氷天聖道王化廣大悠久相爲無窮治本實在兹矣有
詔御史臣思立奉祝幣牲齊馳驛徃祭臣玄既叙顛末
請系以詩詞曰厥初生民倥侗顓蒙三五既作大道爲
公風氣日開民俗日漓道統絶續孰綱孰維少昊之
東魯之土誕生聖人以淑萬古聖人以生代天以言立
我民極與天並存維皇建極尊用其道百王軌範于以
[009-37a]
順考三光以全寒暑以平俊民用章時乃邉衡天子垂
拱大臣承弼體信逹順鳯麟時出皇元之興厚集大命
大宗興文首法孔聖世祖龍飛多士属心恢弘文治濬
發徳音世及三紀仁漸義摩建學立師善人用多裕宗
温文祗荷詒燕成廟崇儒迪若天顯武皇英毅入繼離
明載崇徽號玊振金聲濬仁皇文徳繼世誕揚祖訓
𥸤俊尊帝爰及英宗禮樂孔穆穆明考蓄徳懿文文
宗纉緒聖聖克肖乃開奎府廼飾孔廟今上嗣位丕式
大猷勒石新廟宏賁洪庥新廟奕奕泰山具瞻衡紞紘
綖衮裳衣䄡維宋維金遺刻具在扵赫我元冠冕百代
我元聲教極堪輿黌舍萬里誦詩讀書維兹曲阜斯
[009-37b]
道之壼如水有源如木有本皇鍳在上執我道樞相我
熈朝躋民唐虞睠言臣職是風紀昭宣獻謨寔用歸
羙聖道王化如日麗天儒臣詠歌億載萬年
   江𨹧王新廟碑
大元至正七年某月制故湖廣等䖏行中書省左丞相
贈佐平南紀宣力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
封楚公謚武㝎阿里海涯改贈宣威服逺輔徳翊運
功臣進爵江𨹧王官職勲謚如制下王之諸生以舊
廟在天臨郡治之義和坊者扵闤闠廟貌弗肅徙扵
故第之側作正廟七間中肖王像後堂稱是别作神主
父祖子孫咸列于位遇王之忌日祭像前廟時祭嘗
[009-38a]
烝設主後室罇爼𥸅豆壹遵古遺廟之門廡垣墻崇大
厥制克稱封爵享祀之庖齋宿之舍祭畢飲福之𫠦各
有序置經始扵六年之秋落成扵是年之冬曽孫慈利
監郡阿思蘭海涯至瀏上謁玄記之惟王建國為國家
表功之極榮子孫旌徳之盛典具載史玄請舉其犖
犖大者掲而書之麗牲之石庶㡬觀者知王之功在社
稷徳在人心𫠦為不朽者寔在于茲玄博觀天下大𫝑
古今以江𨹧平江南者四代焉未有不先得荆州而䏻
得天下者晋以王濬益州舟師下江𨹧而吳降陏因宇
文氏先取蕭詧江𨹧之北用以圖陳而陳亡趙藝祖即
位之初即命慕容釗將兵假道以伐湖南延釗至江𨹧
[009-38b]
襲降髙冲由岳趨湖南周保權平然後東舉閩越西
舉巴蜀南唐稱臣我世祖皇帝征宋既渡江阿里海涯
以偏師搗江𨹧既而㧞之由是進兵遡洞庭薄長河遂
平湖湘聲震南海丞相伯顔以大兵順流而東徇呉越
傳臨安宋主納欵故今之善言兵者謂王先取江𨹧其
㓛不在伯顔下向使江陵未附是時東蜀猶宋地也萬
一宋人合荆蜀之兵以闚江漢雖勝素㝎然豈萬全
之䇿㢤王下江𨹧降髙逵捷書至上爲之大燕三日手
書以勞王誠以荆州㝎則東南之𫝑定矣厥後王建省
湖湘分兵嶺嶠恩威並翔悉有其地宋太師既其孤
臣謀立兩孱王扵閩海文天祥亦舉兵江西湖南廣右
[009-39a]
王承制署吏勞来既久人心已安𫝑難動揺㝷自覆敗
故今善論功者謂王扵斯時綏㝎湖廣視先江𨹧之
功亦未易以髙下論也抑玄甞聞長沙先輦縉紳大夫
言王初圍潭州守臣李芾嬰城固守者三月餘芾死力
盡諸將乃開門入我師同列兩叅政怒其後降欲屠其
城王持不可兩叅政不遣使入奏王亦遣使附奏扵
上皇曰臣徂征受命陛下首以曹彬下江南不殺人
為訓今潭州城已降同列疾其拒命之久欲獮其民臣
誠不敢陛下先詔昧死為民請命叅政使偶先至京
半月上詢知不自王𫠦来疑之未即召見有頃王使至
亟召入内得王奏大喜曰阿里海涯言與朕志正合乃
[009-39b]
召叅政使入切責之若曰國家征南非貪其國欲使吾
徳化均及其民人爾今得土地而空其城政復何為汝
不禀命主將為異同當正汝罪以汝薄勞今姑貰汝
後復敢爾必寘汝法其阿里海涯慰安吾民毋或異
議使者徃復十有四日奏下王布宣徳音城中官民士
庶道俗男女貴賤長穉亡慮百萬㳺魚在釜命頃刻
頼王一言易骨而肉由是列城聞風歸附相望未及朞
年南盡八桂冐于南隅悉歸職方王之威惠其盛矣㢤
夫天之為徳莫大扵好生聖人一天下之道莫先扵不
𥊏殺用兵之不祥莫大扵殺降殺降之慘尤莫盛扵屠
城將家一念之烈流毒世其後嗣盛衰之報百不失
[009-40a]
一豈獨曹彬曹翰為有徴也王之子孫多賢文武才噐
代有聞人天之報亦昭昭矣雖然國家先㝎臨安後平
淮東今追爵伯顔淮安王表武功之𫠦終先㝎江𨹧次
平臨安追封王以江陵之地表武功之𫠦始歟二王之
論㝎天下混一七十餘年矣王家世北庭阿里海涯其
小字也及貴以小字行其世系之詳見故翰林學士承
㫖姚文公燧神道碑銘玄既述功徳之大者以遺後人
復作迎送神詞曰出師四方訓以不殺惟江𨹧王受命
徂征卷甲西南荆州底平旗洞庭和風鳴條駐軍長
沙以逸制勞湘人𥸤降王寔活之三軍不刃王寔遏之
土田第宅賜在湘野僮客千億是畊是稼奕奕新廟于
[009-40b]
湘之堧犧牲粢盛取湘沅朱弓金鎧新廟是蔵鍾皷
鞺鞳牲肥酒香王徠徐徐旗旄獵獵湘靈嶽祗惟是震
疊王降庭止有蕃胤祉繩䋲曽孫以享以祀曽孫繩䋲
自雲徂仍江漢同流汝功匹休皇家百世吾王不留言
世皇世皇遐征曠曯八荒乃睠南顧維此荆州曰汝
之功荆州汝功朕世服膺今我嗣皇王汝江𨹧王拜稽
首曰憑天威神筭天授荆人来歸洞庭泱泱湘水是匯
王有曽孫廟祭来㑹國利利忠家利利孝忠有旂常孝
有廟貌王来風雨王去日星焄蒿昭明曽孫以寧廟貌
弘敞曽孫衆多挽留莫屢舞以歌有朱斯扉有雕斯
爼工歌渢渢福禄来祜載奉雕爼載闔朱扉萬有千祀
[009-41a]
王無我遺
   洞淵閣碑
太極判二氣分隂陽各究其變後天設六子六雷風獨
彰其烈隂陽究其變而行理氣之中雷風彰其烈而
神寓造化之表迨夫世别醇醨位殊幽顯札瘥水旱若
有握其柄者矣生殺予奪若有尸其職者矣道也者範
圍乎兩儀法也者檢押乎品彚由是保制阨運道稱主
宰攘除凶妖法入機用考夫漢儒列五畤之名而祠禱
盛周官書十日之號而符呪興司厲有秩而祭于國祛
疫有典而儺扵鄊其𫠦由来不既逺乎斯則洞淵之閣
作扵石晋之年端有自矣夫惟五季否塞群黎憔悴時
[009-41b]
有神人拯世者出是殆旻天覆下之仁維伏魔三昧之
尊寔神霄九帝之一以無為制動以不怒示威觀厥圖
回漠然兆朕爰自黄冠道士肇跡天成青衣道童接武
淳化厯四百功施億兆稽諸郡誌酌以輿誦禦民大
𨹧之患已民雩壇之嗟感應捷扵皷桴枉直明扵槐
至若𣗳降魔之幢于雲間得斬之符于地下沴氣以
之而屏息靈文由是而宣朗継道童而神效者有大夫
曰章氏焉剏三層之神居表一郡之傑觀雖焮隣㓂具
存遺規里人評事彭梅叟獨割已貲追還舊貫驅五丁
之力以鑿石掄百尺之材以荷棟掲洞淵扵絶頂用縦
凡目顔寥陽扵上層曰聖境中標諸天冠寳閣之稱
[009-42a]
下扁朝元著璇題之㑹陽肖像七御儼如天宫伏魔
專俟諸天列叙帝馭朝元距地而稍迩飛仙齊班而上
趍直北面𫝑題極髙明綺䟽透乎初日藻繪留乎行雲
閣後崇壝其名虗皇賛府歐陽旌表彭知微裒衆力
之所作也壝後累榭以奉三寳居士周祖李必興踵
義士之𫠦為也三棟中逹兩廂傍峙左挾之屋重上懸
鐘千斤右挾之屋如之鳴皷百里左廡則薰南鐂崇勛
作天師閣右廡則潭東劉龍祥作三官閣東為延真觀
舊主洞淵新侑玄帝北坡彭仁叟之𫠦剏其神遷自壬
癸福地者也北為鳯林橋上引鈐岡下通青原茂林楊
學周之𫠦建其意比擬河漢閣道者也神幣燎而不炊
[009-42b]
其爐曰光明蔵神泉引而無害其井曰清淨源毎
元設齋半月金碧炫轉扵西東琉璃晃耀乎表裏張燈
如漢大乙蹤跡通宵而可行題榜若魏髮望空
而欲白刼利兠率彼皆鋪張華林欝羅孰得逰覽故夫
地位之髙有若兹閣神人之好信在于樓乎而况發武
功過孤川山脉鍾具秀矣導攸輿匯盧洞江流蓄其靈
矣城濠通龍湫之穴郡市布蜂房之居要之地固以仙
而名境亦資人而勝錬師雲窓周孔鼎静嘿蕭宣徳西
叟李應康玄門之梁梠羽帔之冠弁品登真録功播珠
庭者也守約曽龍省齋歐陽慶祥翠峰彭大同坦菴
施端履斯立曽廷暉静學劉孔彰矮窓蕭恵通無為王
[009-43a]
雷發洎夫桂林可心之劉曰元亨曰道弘環中澂川之
彭曰克恭曰道明塵外之曽曰貴寛適吾之劉曰益新
皆宗證之幹蠱冲侶之裒謙䏻使丹芝之茹有圃青精
之飯有田扇離次而液祥金起般輸而獻神𠆸然後聲
鏗律吕之和噐備天人之供者也貴寛㓜先人来斆
真舘及長離俗之志勇禔身之律嚴佩混元之袐章茹
抱黄之炁撝訶而百靈集禜禬而諸福臻爲兹山而
徴辤夀斯道扵来裔真其人也與嗟夫赤明延康坐更
厯刼勾芒玄㝠迭御四時洪惟皇元昭授神筞宗群
望代闡𨤲事切意洞淵之扵明時正猶希夷之扵衆物
人見主張之功若無事者孰知輔翼之惠又振徳之乎
[009-43b]
雖然啇顔迩徳人之居當疵癘之年亦𫉬免是華封居
放勛之世舎富夀之祝則何以㢤載揚洪庥請志善頌
銘曰粤若古大和磅礴柔剛相乗饒乏紛錯情滋僞
生氣嬴沴作道惟虗集庶物槖神繇精聚九圍郛郭
閏晋非据烝罔託煜䖏江沱晝火其爝軫野遘災帝
𠂻是愕維時洞淵受命碧落相爾黄冠抽我玄鑰茢氛
彗歊禊穢惡道心刳螟善氣辟蠚三樟巢鳯孤笛舞
鶴爰欵冲逰誕矗穹閣琪𣗳層柯金枝重蕚翾升華拱
疊欆朱欂飛㢘霄騫天禄雲躇赫曦雕櫳鮮猋虗箔帝
真燕娭營衛揮攉匽旌呉回凾琛海若祝融灌烽蓐收
噤𣝔年降屢康興長樂士勤竹素農力錢鎛啇通任
[009-44a]
輦工世榘矱征行靡占疾疢勿藥皇風載熈大道斯廓
罔俾仁聖職憂民瘼神之格思萬夀攸酢
 曽塵外錬師来求洞淵閣碑惜予乆病不親書煩
 致意青城楊奉禮為余雙樞筆作漢𨽻書之久當
 與韓擇木桐栢觀記爭先進而方駕漢魏可也如字
 多碑窄可倣張長史郎官石用小楷書之青城皆
 辦此故以相属也
   元封秘書少累贈中奉大夫河南江北等䖏
   行省叅知政事護軍追封齊郡公張公先世碑
皇元𠡠有中原𣗳建侯伯經營四方濟南張氏得國扵
齊在東諸侯中臣職甚謹權府厯城張公受命我元
[009-44b]
為齊陪臣父子相承屢攝齊政内治新政外禦强隣彌
縫周旋使齊事我元甚忠故張公有功齊人甚大世祖
罷侯厯城子孫仕于天朝仁宗繼述祖訓開科士延
祐甲寅有臣起巖首貢于齊明年乙夘大廷䇿士擢第
一人寔厯城張公曽孫多士偉之父中秘書齊公範碩
徳髙年生受顯爵及其即世子仕日崇贈典日厚今皇
上纉緒起巖列官中書叅崇國議㝷進二品父範贈河
南江北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追封齊郡公推及大
父贈封有差至元二年三月十日上御厚載門奎章大
學士臣沙臘班言於上曰侍講學士起巖服勞累朝
恩賚先世將為碑銘垂諸久逺其𠡠翰林直學士臣玄
[009-45a]
製文奎章閣學士巙巙書丹奎章閣承制學士師簡篆
其碑首以賜上其言扵是臣玄承詔討論張氏本章
丘人逺柤逸避兵難贅禹城呉氏家生三子曰某季曰
寅娶髙寅二子長曰敬宗娶燕三子長曰道娶李一子
曰迪字吉甫是為懐逺公寔權府府君之父中秘書齊
公之曽大父也姿貌偉傑膂力絶倫臂擐石獅子起行
戯與里中少年角無敢嬰者狂虣無頼遇以力伏而
拱之善兼控二强弩綰絃着指連彀俱滿軀榦
才力中募版本軍三翼都總領金人南遷寓迹農業齊
國張忠㐮公行尚書省濟南招致帳下用𢧐功遷濟南
兵馬鈐轄城中更兵燹公私舍盡焮忠㐮命權府事
[009-45b]
公善繕郛建府治畫閭里招流亡駸復舊觀時有隣㓂
晝旂夕柝斥堠明肅衆頼無恐行省自水砦還治拜懷
逺大將軍元帥右軍濟南府推官佩黄金虎符仍提
領厯城縣事忠㐮南征荐命留後公蒞政㢘平號稱良
吏兵後民稀城内外多間田召民占射墾為永業已獨
無取事平從民買田城北浹河生平治産不求豊
足即已嘗曰吾禄以給衣食居以避風雨安用怙
𫝑殖私以為子孫累為吾志玷耶娶李追封齊郡夫人
一子福字顯祖是為權府君雄徤府君雄建有父風尤
考敬好學讀春秋左氏傳貞觀政要䏻背誦年十九嘗
重午日與諸將馳射桞閱武堂下一發命中身手驍捷
[009-46a]
忠襄賞列校庚寅従朝和林預議伐金取邳圍
沛食盡其將率敢死士夜斫營謀突圍出府君力𢧐却
之退擊劘其壘而還詰朝沛䧟給白金符為中書奏差
攻宋蘄黄有功縣官増諸路兵濟南調二千三百人
齊人繹騷奉省命謁扵上曰兵興民疲役無虗今又
増兵物情易駭盍其命以安危疑敷對詳懇上大恱
之准舊制丁二十人調一餘罷不行得㫖馹還𫠦過
宣上徳懽聲如雷櫂濟南軍民鎮撫都彈壓行中書省
牙魯瓦赤建議常征外増銀六兩視絲綿中分折輸嗣
侯宣恵公將遣使入奏而難其人府君請行至白藩王
曰新邑民已㝎正賦今又増額將不堪命王以聞命遂
[009-46b]
罷遷兵馬鈐轄府事宣惠私覲面陳上前乞休兵息
民以養其力上嘉納之侯觧玄貂玉帶以旌其忠侯薨
即藩王𫠦奉子宏朝和林宏嗣國是為武靖公府君歸
力請致仕進諸子曰吾輔齊國三世朝㑹征伐未嘗不
今五十有六其歸休之時乎年七十一終居家䖏官
教子人取以為法娶楊氏鎮國上將軍左副元帥通女
弟有淑徳孝行追封齊郡夫人五子中子鑄山字宣卿
一字仲宣號黄野客是為天官齊侯英邁豪爽㓜
竒節讀書通大義交友重然諾布衣以大任自期古人
自朂出中庸大學授諸子曰爾曹熟此宰相可䏻也襲
官嘗宰厯城讓其丞叚而已丞之禄入均恵族䣊稍嬴
[009-47a]
與賔客擊鮮爲髙㑹每傾巳賑人已匱不悔人負不尤
至元官制行遷官臺塲管勾辭不赴改愽州録事判
官轉陞東昌仍其任居官介然官滿赴調常鬻産治裝
逆旅雖至乏絶人或周之非義不取䏻工書得黄豫章
米襄陽筆法至元癸未十月十八日卒薊南城年四十
九以孫貴贈中順大夫禮部侍郎上都尉追封齊
郡侯娶安氏山東行省左右司郎中圭之女累封齊郡
夫人二子長範次髙蚤卒三女長適翟氏夫亡貞莭次
適宋某次適侯瓉範字議甫號孟齋是為中祕書蚤頴
悟長愽學强記先侯守官清約家無宿儲公深自貶損
贏以為養及厝葬如禮甞寓平原徳平鎮因古堤架屋
[009-47b]
爲童蒙師或踰旬時不出門人號不下堤先生性不事
華靡篤學信道尊聞行知善善不倦惡惡不避學者擬
諸古人厯仕維州學正寧海左翊侍衛教授除四川等
處副提舉子貴封集賢待制奉議大夫驍尉厯城縣
子加封朝列大夫祕書少監驍都尉齊郡伯天曆戊
辰正月二十七日就養京師卒年七十有七贈翰林直
學士亞中大夫䡖車都尉追封齊郡侯加贈中大夫河
南江西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護軍追封齊郡公公
善吟詠冨著述有蓬窓藁益齋旅齋二集大小篆𨽻
行楷皆遒勁有體娶丘氏先卒再娶薛並封齊郡夫人
二子長起巖薛氏𫠦出授集賢修撰遷國子博士監
[009-48a]
丞司業厯翰林待制監察御史中書右司貟外郎郎中
兼經筵官轉太子左賛善燕王司馬拜禮部尚書叅議
中書省事陞翰林侍講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
史㝷以本官知經筵事出為江南淛西道肅政㢘訪使
未行奏留侍講進知經筵俄除陜西諸道行御史
御史娶某氏封齊郡夫人次如古國子伴讀大司農
娶某氏孫男二順孫堅孫女一初玄登第出起巖榜下
同朝十年入翰林為僚友齊公之墓玄為之誌先玄父
渤海侯蒙恩賜碑上𠡠起巖故玄聞命不敢以固陋辭
惟張姓之始軒轅子青楊之子揮觀乾文制弓矢因得
姓濟南忠襄爰聚厯城姓同一初始以武終顯以文
[009-48b]
君臣相須蕃屏王室後先封齊豈偶然者懷逺公賁育
之勇至扵治國仁如鄭僑㢘如晏嬰撫民乳雛如療飢
渇權府府君生而忠孝資俻文武盡瘁𫠦事勤施扵民
旂常司勲伏臘里社殆未為過齊侯志崇心庳尚友徃
齊公真實踐蔚為醇儒四方功徳積久發閎宜厥
後人出際熈世褎然倫魁為國羽儀迨其立朝凛有風
節舒徐進退求福不回豈非先世嘗有豪傑偉人禀賦
敦龎未究厥藴氣鍾子孫才噐深茂福澤與俱我國家
因以得名世之士㢤抑功及民者未食其報造物以遺
其子孫㢤推其所自是宜為銘銘曰自古有國文武迭
張顯厯城齊姓之將代有鼎士于齊疆經緯文武
[009-49a]
與世相當國初戡㝎厯城父子有力如虎世爲齊夘攝
治其府區宅畷田民奠環堵既輯其民又禦其侮夫優
維何民訖可休有増乗賦是克是掊夕馳我馬朝告厥
猷天子曰嘻予嘉汝謀爲是暴歛我民何郵欽哉爾徃
獻納是籌命爾朂爾侯度是爾田勿莱爾政勿苛農
弛勞于野士畜銳于家時維張公恵齊孔多齊轄日膏
齊廪日盈張氏獨貧三世筆耕豈善治國而不知治兵
有遯黄臺有斆徳平蓄徳陳陳發聲訇訇宜侯宜公庶
其哀榮累洽重熈時尚維文有偉國彦積文䇿勲奏篇
大廷上曰不群繩武乃祖藎忠我君岀敷王言入賛聖
謨踐𫾻政塗匪臺伊閣徳容温温良玉善維仁騶虞
[009-49b]
惟瑞鸑鷟上勑詞臣考徳諏義錫朕寵命誄其先世有
貞斯珉有亢斯竁亶其休式勸有位
   元贈效忠宣力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
   國追封趙國公謚忠靖馬合馬沙碑
國家彌文百度惟貞納民範垂則永世扵是群公先
正先朝臣隣敷陳申命賜誄昭天漏泉罔不承休元統
二年九月壬子中書平章政事臣撒迪臣闊里吉思等
言扵上曰戸部尚書臣忽都魯沙乃祖也黒迭児乃父
馬合馬沙事我世祖皇帝懋建嘉績仁廟在御並贈太
傅封趙國公今將為碑其勑翰林直學士臣玄製文侍
講學士臣起巖篆額戸部貟外郎臣楊益為書以賜制
[009-50a]
可臣玄受命退閱故府得故學士桶行詞及忽都魯沙
具事狀来乃叙而銘之思昔先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
必有多才藝之臣共成厥功爰及後主繼體守文亦必
有世爵禄之臣共享其利有虞共工之官成周宫闈之
守後世子孫著以為氏其可徴也考功記曰國有六職
百工居其一國詩㝎之方中之傅大夫有九䏻第一曰
建邦命龜夫六職者王公論道大夫立政在焉九
使臣造命師旅誓衆次焉以是知審曲面𫝑之為職揆
日作室之為方是者厥用大矣我元造邦臣若也
黒迭兒若馬合馬沙功居六職之一才擅九之先賛
體國之謀濟世官之美是碑為宜按也黒迭兒系出西
[009-50b]
域唐爲大食國人世祖居潜已見親任己未南征還幸
其弟也黒迭児聞乗輿至衣地金以藉馬蹄㝷裂金
分恵官上深納其勤欵庚申即祚命董茶迭兒局
凢潜邸民匠𨽻是局者悉以属之茶迭児云者國言廬
帳之名也是年九月錫金虎符護以璽書至元三年㝎
都于燕八月授嘉議大夫佩巳賜虎符領茶迭児局諸
色人匠管府逹魯花赤兼領監宫殿時方用兵江南
金甲未息土木嗣興属以大業甫㝎國𫝑方張宫室城
邑非鉅麗宏深無以雄視八表也黒迭兒受任勞勩夙
夜不遑心講目算指授肱麾咸有成畫太史練日圭臬
斯陳少府命匠冬卿掄材取貲地官賦力車教護属
[009-51a]
功其麗不億魏端門正朝路便殿掖庭承明之署
受釐之祠宿衞之舍衣食噐御百執事臣之居以及池
塘𫟍囿㳺觀之所崇樓阿閣縵廡飛簷具以法故役不
厲民財不靡使衆惠勞人功成落之貤賞稱
十二月有㫖命光禄大夫安肅張公柔工部尚書
叚天祐暨也黒迭兒同行工部築宫城乃具畚
𣗳楨榦伐石運甓縮版覆簣兆人子来厥基阜崇厥址
矩方其直引䋲其堅凝金又大稱㫖自是寵遇日隆而
筋力老矣紀功太常攸效欽崇部人鑿石作像髭髯咸
肖沒置墓舍族属見之謂其非法謀棄𨼆䖏世祖夜夣
也黒迭児若有愬事狀如生平明發召詰其家以像事
[009-51b]
告亟命止之賜楮幣萬緡作祭事其子馬合馬沙實世
其任大駕時廵上京出狩近郊入門甫植幄帳預存風
雨收除燥濕具宜齊祭張次燕享設帟制作疊出等威
以張物絶濫惡工極縝緻亦既厯年小心匪
眷積階正議大夫遥授工部尚書領茶迭児局諸色人
匠緫管府逹魯花赤以終四子長曰兒沙蚤世次曰
木八刺沙以正議大夫領茶迭兒局仕至元貞授工部
尚書次曰忽都魯沙由餘杭浦江監縣厯江南陜西兩
監察御史轉漢中僉憲雲南行省都司入為户部貟
外郎内御史大都路同知出為南山淮泗兩憲副杭
州為總管復入為大都路逹魯花赤再出為濟南総管
[009-52a]
三入為大興府尹十五遷為正議大夫户部尚書次曰
阿魯渾沙不仕孫烏馬児寔里沙子當襲是官以㓜
乃用阿魯渾沙子蔑里沙領茶迭兒總管府逹魯花
赤烏馬兒既長授揚州織染局同提舉先世木八刺沙
請于朝制贈也黒迭兒效忠宣力功臣太傅開府儀同
三司上柱國追封趙國公謚忠敏娶忽都魯也識封趙
國夫人又贈馬合馬沙推誠賛治功臣太傅開府儀同
三司上柱國追封趙國公謚忠靖娶島刺繼怱都並封
趙國夫人至是忽都魯沙中外踐𫾻不失令譽有司厚
徃飾終施及祖禰厥有繇焉人臣盡忠𫠦事信必有後
玄惟考周官之法誦楚官之詩執太史之簡為小史之
[009-52b]
讄有君命焉不辤卒葬月事在壙石不書二代共為
一碑用漢薛君劉君故事銘曰西域有國大食故壌地
産異珎户饒良匠匠給將作以實内帑人用才諝
攸爽維忠敏公外譓中朗機警赴功敬慎事上私第翼
翼南還駐仗軾我路馬地布美璗左右世祖羽翼雄創
受命繕營廓智弘敞楗梯設梁九夷曠 木槤陶萬
夫于徃取鍜取厲于剗于磢有盈斯覺有閎斯抗皇皇
紫宮民極環仰軒轅綴列鈎陳聨象黄龍柱金爵栖
榜六儷羙百雉侔状心諦間架目諧㝷丈手胼屏翰
心瘁保障詒彼忠靖世筦廬帳氈施重霤駞梚百兩秦
盖封𣗳唐衣愧瓬曷覩國制麗宻無譲榘矱相㝷雲来
[009-53a]
是倣熙庸帝縡佩寵夫奨業盛奕光流盻蠁穹碑啓
道貞石詔像夢徴辰告秩冠寅亮賵文瞴原檖貺謚壙
雍都疇俶洛宅敦昉企蹤保奭嫓績蕭相
[009-53b]


圭齋文集卷之九終
[009-54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