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華黃先生文集 > 金華黃先生文集 35


[035-1a]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苐三十五 續藁三十二
          臨川危素編次 番易劉耳校正
  墓誌銘
   延福太監張公墓誌銘
故延福太監張公世業儒而兼善乎道家之言洞逹乎死生之
變其無恙時甞自製棺槨題曰繭隱欲效陶元亮自為挽詩杜
牧之自作墓誌而弗果公既殁且葬平生𫠦與交皆一時名人
其家不敢屬以銘者懼非公意也後二十四年公之子世華
以為不可使公終泯泯而無聞乃奉狀以銘来謁按狀公諱觀
字觀道其先家扵淮南宋渡江之六世祖思道由通州航海
抵平江之福山港入居扵横涇遂占籍今之常熟州髙祖彦竒
晦迹不耀曽祖朝請郎仲有子九人俱能自植立祖迪功郎孝
[035-1b]
徳家始大父太學内舎生士元再領監舉未第而國除乃隱不
仕母金氏至元丙子又自常熟徙居杭州時公甫五父母鍾
愛甚至延名師教之公天資明銳加以勤敏師逸而功倍既長
工為攵長扵歌詩不肯蹈襲陳言㳺戯翰墨得古人筆意善
鼓琴甞親斵琴數十張咸臻其妙性好古而習於世務扵吏事
譯語無𫠦不通父母殁事母如𫠦生綜理家政公私應酬各
適其宜貲既曰豊兄弟子姪之貧乏者周之女子不能婚嫁者
資之死無以治䘮者給之平居薄滋味戒家人無故勿殺能飲
酒而惡沉酗四方賔客之至無虚曰樽罍之設備禮而已大徳
乙巳出㳺亰師用薦者入宿衛扵中宫扈徃来两都靡憚其
勞至大戊申中政院 奏授承徳郎同知江浙財賦都緫管
府事巳酉秋八月就職僅及再朞倦扵繁𠟵移疾辭退延祐乙
[035-2a]
卯太常禮儀使司徒田公強起之 奏除夲院判官不就丁
巳宣政院奏為㫁事官命下陞其階奉訓大夫不容復辭戊午
入 朝集賢大學士陳公引見 旨特授延福太監陞
其階太中大夫公深以滿盈為戒乞免進秩執政嘉其廉讓奏
𫠦請俾仍舊階在官垂及三載中政院復奏除内正卿不拜
即日扁舟南歸其别業在常熟遇春和景明秋髙氣清與名人
勝士徜徉田野間或小憇緇廬焚香看𦘕啜茶賦詩與世相
忘公扵醫藥卜筮風鑒地形皆研䆒其術惟修煉服餌長生乆
視之法𥊏飢渇湖海羽流競進𫠦長得璇璣混合之道每夕
露香飛神朝謁彌乆益䖍雷霆諸階秘文隱書悉造玄要嘯命
風雲立應如響先是甞籍三茅山之元符萬寧宫泰㝎甲子
上清宗壇四十五代宗師劉公欲舉以自代累致書趣之還山
[035-2b]
公方厭人間事為佚老計辭不赴丙寅春析田業付諸子丁
秋示㣲疾遺命井井有條戊辰七月二十八日明終扵某郷
祖塋之西菴其年十一月某日葬富陽縣春明村石門天柱山
父母墓次遵治命也公自號湖山有湖山小藁二卷横溪唱和
集三卷皆刻梓以傳元配閻氏集軍節度使某之女前公十七
年卒無子室陸氏公子男七人世華陸氏出也女六人孫男
十人女六人嗟夫市朝之人入而不出山林之士徃而不返之
二者皆過也而况賢愚貴賤同寓形扵宇内能無慿生怛化者
幾何人哉公於進退存亡之際皆可以無憾是冝銘也巳銘曰
柱下之史園之吏盖不必於不仕而不都于顯位卓哉張公
智圎行方扶揺而直上依日月之未光人方瞻其羽儀歘逺
翥而髙翔公之自處不老不莊曰予之先有㳺赤松之子房
[035-3a]
委蛻兹丘其封堂欲知其人眡此石章
  中大夫延平路緫管韓公墓誌銘
公諱國賔字君玉姓韓氏世居蔡之信陽其先以材武仕宋曽
祖諱斌忠訓郎祖諱伯榮以武功大夫緫軍襄樊考諱興祖覩
國歩日蹙暦數有歸遂隱不仕公身長七尺羙須髯多藝能尢
射不屑為文字之學而善談論古今事至元十一年丞相
伯顔平章政事阿术奉 詔南伐師次鄂州都綂制程公鵬
飛舉本軍来歸公以将家子其麾下戰數有功十三年署管
軍緫把尋以兵屬黄招討世䧺先是大軍度梅嶺下廣東十四
城公皆預在行未幾閩軍耒逼廣州公世䧺守梅嶺戰屢捷
𫉬其隊長遂攻破南䧺韶州率舟師次清逺峡㫁浮梁以遏其
衝旣平廣州而兵復起公與之戰扵烏泥沙灣木綿三山屢捷
[035-3b]
進略循州降其守將十四年還駐隆興世䧺叅知政事也的
迷失收興國蘄黄公以偏師出戰生擒三人軍次黄州公去城
十五里而舎兵始交公直前嬰其鋒流矢貫右臂裹創力戰黄
黄州平十五年世䧺入覲賜銀符眞除忠顯校尉管軍緫把
仍賜金織文衣以旌其功十六年程公為行省叅知政事公
之討五谿諸蠻馳傳入奏邉事還領諸翼㧞突軍四百五十人
夜焚息林砦遷索羅砦之民使去巖險而無𫠦慿特進諭桐木
砦其砦主两銅鼓来降 朝廷方議旌擢㑹靖州犵狑犵獠
葛蠻肆其猖獗有 旨命程公徃討尋復止之俾擇人諭之
使降公請行諸峒果皆嚮化遂罷遣諸軍命程公以平章政事
行中書省事調公岳之臨湘縣公旣視事務農重穀興舉學
校廬館舟梁葺治以時二十四年遷忠翊校尉處之麗水縣尹
[035-4a]
鄰邑青田有嘯聚搆亂者郡將署公為都鎮撫緫麗水青田縉
雲龍泉松陽五縣民義捕治之公立部伍㩀要害遣别前進
追奔五十里而以𫠦部兵繼之手射二十一人其九人皆斃生
擒十三人斬首伍伯級餘衆聚于沙谿公手其二人以獻遂
直徃擣之𫉬其首亂者六人諭其民叁阡伍伯户使皆復業未
幾台州妖民反以婺之東陽玉山為巢穴旣就擒伏誅羣盗相
挻而起者猶未盡殄處與婺為鄰郡縉雲其害公以民義
㑹官軍逐捕之手刃五人射五人皆斃斬首一百級又與其黨
遇於西巖追斬三十餘人姦肅清而政平訟理見稱㢘能大
徳二年陞武畧將軍知台之黄巖州自州抵郡城運河皆瀕海
通潮汐故有牐以時其蓄洩乆不治公下車㑹大霖雨水閼
不行乃命考其故道為牐十有四凡三年而訖功民以為便同
[035-4b]
知州事朱公叔麒故宋朝士也為立石紀其績人至今傳誦之
環州署皆河水堙塞巳乆遂多火灾公命䟽浚之豪右多不樂
公弗頋渠成而火害息凡平寃獄者三𫠦活數十人公在麗水
十年黄巖七年𫠦至咸有去思形於歌謡部使者舉治行為諸
州縣最至大七年除懐逺大將軍漳州路緫管延祐亢年遷㝎
逺大將軍南劒路緫管南劒改延平換中大夫為延平路緫管
年老去官卧病山隂谿上以信陽之滸泉自號示不忘郷土也
七年冬十一月二十有七日卒於安寜里之私第享年六十有
七以某年某月某日葬某郷某原元配汪氏先三十八年卒
室沈氏後九年卒劉氏丁氏又之子男三人長衆家奴汪氏
出早卒次人傑沈氏出用公仕郎两淛都轉運鹽使司
𩀱穗塲鹽司丞次玄劉氏出亦卒女七人長未笄而卒次適知
[035-5a]
黄巖州劉𣈆亨次適王怡之次適同知東平緫管府事王雲次
適海運千户王振鵬次適黄榮祖次適天台縣尹秦徹徹篤孫
男二人夢生留生孫女五人公殁三十年其家始奉孫壻江淛
行中書省甘立之狀来謁銘盖甞歴觀前史𫠦記為循吏者
非必其有戰伐之勞為良將者非必有撫字之責公獨其脩
能惟 上𫠦使孔子𫠦謂君子不器者公殆其人乎是可銘
也銘曰
天之降材各有其施惟材之多無適不冝公生將家逢時思
堅執銳出行陣 皇靈𫠦加四方攸同乃授以政疇其
民庸拾級而升克有位序由公之材兩有文武公起列校再剖
郡符冝有成績登于𠕋書作為銘章姑𤰅闕逸惟石可泐公名
不殁
[035-5b]
  眀威將軍管軍上千户𫠦逹魯花赤遜都臺公墓誌銘
公諱脫帖穆耳字可與系出蒙古遜都臺氏其先有事
太祖皇帝為開國元勲者曰赤老温名在國史公髙祖也
曽祖納圗児 御位下必闍赤繼領衛兵取遼破金屢䇿携
功後攻西夏而殁於王事祖察刺
上親征西域以功為業里城子逹魯花赤又從
太宗皇帝於潜邸經略中原立功
太宗即位錫金符改授隨州軍民逹魯花赤父忽訥襲前軄以
隨州孤絶涖治南陽府之昆陽愛鄰境郟縣風土淳羙因家焉
至元十三年
世祖皇帝命相臣緫兵伐宋公以管軍萬户實預在行渡江後
加金虎符為湖廣等處行樞宻院判官南土旣平兵寢不用累
[035-6a]
持憲節終於江西湖東道肅政㢘訪使以長子式列烏臺貴贈
江東建康道肅政㢘訪使又以公貴贈通議大夫僉樞宻院事
上輕車都尉追封陳留郡侯謚景桓母愽羅真封汝寧郡太夫
人公以勲舊家子蚤備宿衛大徳十年用臺臣薦佩金符為武
徳將軍蘄縣萬户府東平等處管軍上千户𫠦逹魯花赤延祐
二年遷宣武將軍泰㝎三年轉明威將軍分城坐鎮自明而越
前後三十餘年以老致其事公性至孝陳留府君之為湖南憲
長有徳於民其殁也相與繪像而祠焉公不逺數千里求遺像
以歸事之如生存搢紳先生皆以詩文羙之公於人有善稱歎
不容口有不善則為之不懌終日至㦸手怒罵之其善善惡惡
亦天性然也宋南渡越人蔡㝎父年七十餘以事繫獄法當
贖而吏持不可請以身代又不報乃自沉於府河以死郡守為
[035-6b]
出其父且給槥以葬嗣為郡者立廟卧龍山之麓請勑額號愍
乆廟廢而居民侵其地官不之省公攝萬户府事慨然曰
孝子不祀人奚以勸㑹使者行部亟以為言使者頋謂守令曰
承宣風厲郡縣責也等寧無恧乎即日使歸其侵地廟以復
完 國朝取宋之兵至天台民婦王氏為軍士𫠦得自誓不
辱至剡之清風嶺齧指出血題詩石上投崖而死公移文有同
為立廟迄今不廢剡有隱士吴君與公友善甞謂吾死得附葬
於二戴無憾矣逮其旣卒貧不能䘮公輟俸貲倡郷人葬于書
院之側其好義又如此公為人㢘介質直不喜紛華講閱之暇
日與賢士大夫㳺清言雅論亹亹不倦懸車之後養髙城南闢
齋閤懸弓劒著壁間聚古今圖書布列左右延名師教其子每
遇風日清羙輙緩轡郊外徜徉竟日或幅巾藜杖命家童抱琴
[035-7a]
自隨散歩閭巷間稚耋迎𥬇扶擁而娭亦不拒也禮部侍郎泰
不花出守越作新學校行郷飲酒禮迎致公居僎輔公升降拜
起不愆于儀人皆望而敬之公生於至元二年正月三日卒於
至正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享年八十有四夫人哈魯氏封陳
留郡君髙氏朱氏俱范陽郡君子男五人長大都以武徳將軍
襲職東平等處上千户𫠦逹魯花赤次哈刺未仕次月魯不花
元綂元年進士累遷承事郎南陽府穰縣逹魯花赤兼本縣諸
軍奥魯勸農事次篤列圗至正五年進士授將仕郎衡州路衡
陽縣丞次完澤不花方治舉子業女四人長適宣武將軍莘縣
翼上千户齊伯顔察児次適朶児伯䚟次蚤卒次適國子學生
忽都逹爾孫男七人諸孤遵治命奉柩歸郟縣卜以至正六年
某月某日葬先塋之次示不忘本也以溍於公父子間有一日
[035-7b]
之雅奉郷貢進士趙俶𫠦為狀來徴銘溍惟自昔帝王之興
必有命丗之材為之股肱心膂披攘經營光啓鴻業功在社禝
澤在生民故天之報施也徃徃使後人保其禄位以承太平君
子無為之治其徳厚者其流光豈不然哉而况公以陳留府君
為之父武徳及穰縣衡陽為之子公居其間優㳺自適享有上
壽其存其殁皆可無憾頋溍之鄙陋衰朽無以賛揚萬一庸悉
取狀𫠦述為之序而銘之銘曰
國家之興必有世臣由本而支彌乆益振時方承平衣當宁
息馬投戈以文易武靖共爾位弗震弗驚禮義干櫓舒舒扞城
賔客在前圗書左右載懸吾車長歌擊缶我弓我治世適是承
爾仲爾季人遺一經發藻儒林踵武相接趍而過庭珪重組疊
生榮死哀雖殁不亡式克有譽為前人光瞻言故丘返柩而祔
[035-8a]
念兹厥祁連之墓
  武略將軍海道漕運副萬户曹公墓誌銘
曹氏之先出於宋名將冀國武恵王彬南渡時由汴徙吴今居
平江常熟州之禄莊里者號福山曹氏最為望宗聚族二百餘
人仕 國朝多顯者而公之曽大父昌大父通俱晦迹弗耀
父文富始以公故贈武徳將軍平江等處海運千户驍尉追
封長洲縣子母王氏追封長洲縣君公諱某天資剛直動必由
禮事親善色養以孝謹稱服用尚儉素戒子孫以為法治家井
井有條積而能散私帑不蓄羡財聞人有善喜形於色不啻出
於已里中俊秀貧不能就學者必周給之不喜暴人之惡有小
過必委曲化導使知自悔郷人有不能制其儇子者公呼之來
前喻以人心天理其子感悟卒為善人公每謂人生於世但當
[035-8b]
設心坦夷仰不愧俯不怍足矣奚必泥古人之陳迹事事求合
乎識者以為名言秊踰弱冠猶未有䆠逹之意㑹
朝廷創開海道以通漕運首以材選而服勞其事大徳四年■
制授金符敦武校尉海道運糧千户秩滿授元降金符遷嘉㝎
等處海運副千户公律己以㢘處事有法𫠦部之人咸畏而愛
之甞開洋而遇風濤大作舟人震駭公神色自徐喻之曰委
質為臣當心身而徇國進思盡忠天必佑之衆莫不服其量大
府或以事咨詢於衆多俟公言而後定至大三年超授金符武
略將軍海道漕運都萬户府副萬户公數以漕事徃來南北而
深察其利害視事伊始凡𫠦興除公私咸以為便四年夏部海
艘八百𫠦漕米以石計者百七十四萬八千六百四十有九晝
旗宵折號令肅然舳艫相銜首尾不絶旬日之間已逹海口舊
[035-9a]
傳海道有神司之人恃以無恐公蠲㓗致禱感應如響有相之
道焉 玉音㢡諭宴勞錫予視常有加人以為榮而公雅
志恬退旣受代即屏居丘園優㳺自適幾與世相忘同列有
惜其去者言於當路乞挽留之至治二年有 旨起公為平江
等處海運香糯𫠦千户三年夏督運至亰師賞賚
廷議復用公為萬户未命而公以疾卒泰㝎元年四月某日
也享年六十以其年某月某日葬于福山塘之西丘公垂屬纊
命割上之田一百九十有八畒築精舎擇方外之人主之俾
入供晨香夕燈汛掃百須之費頋語諸子曰吾不以身後
事累汝也夫人蘇氏封長州縣君以禮自持克配君子甞發私
笈造輿梁以濟行者成公之志也子男八人長文華將仕佐郎
平江路崑山州稅課大使贈奉訓大夫徽州路婺源州知州飛
[035-9b]
尉追封吴縣男次思聦將仕佐郎两浙都轉運使司永嘉
塲塩司丞次思温徴事郎温州路稅課提領次思㳟不仕次思
賢將仕佐郎平江路長洲縣尉次思忠次文英次思問皆未仕
女四人孫男二十人文華長子珪襲公職佩金符爲忠翊校尉
平江等處海運香糯𫠦副千户次也仙由里哈温必闍赤累仙
仕郎宣政院崇教𫠦知事餘皆未仕曽孫男三十人武徳
府君早世王夫人躬靡他之誓教育其三子訖有成立長郎公
次良玉承務郎兾寧等處稻田同提舉無子公命以思賢爲之
後次濟滿仕郎常州路宜興州判官贈集賢脩撰承直郎公
殁二十有六年而珪来亰師以銘爲請盖公先三世皆厚施而
不食其報故公遭逢 聖代克承天寵乆欎必發乃理之常
雖𫠦用未䆒而諸子嗣有名位適孫遂世其官餘慶𫠦及未
[035-10a]
其止推本積累之自而昭示于後人𫠦以使之引而勿替也銘
其可無作乎銘曰
海於兩間爲物最鉅孰能以力與爲勝有偉曹公孔敏且武
出長萬夫訓齊行伍風檣浪檝若鵬斯舉精忱𫠦格百靈呵扈
天吴冈象莫敢予侮千艘並集灌輸天府克有成續徹聞當中
傳宣宴勞秩秩樽爼筐篚之將便蕃錫予公不自矜翩其逺翥
鋒車召還不留不處爲官擇人諉以印組 上方用公還領
故部公忽巳仙返于帝𫠦有子承考咸躋官簿惟時聞孫大纂
遺諸事賢勞無忝爾祖如漢世官氏以倉福山之西匪堂
伊斧史官勒銘垂輝千古
  亞中大夫同知湖州路緫管府事張公墓誌銘
公諱光祖字載熈姓張氏𣈆寧路霍州霍邑縣人其先金之䆠
[035-10b]
族髙祖諱桂管軍萬户曽祖諱儀管軍千户祖諱元義金亡隱
居弗仕父諱衍入 皇朝任朝列大夫同知福建等處都轉
運鹽使司事贈朝散大夫同知𣈆寧路緫管府事追尉追封
清河郡伯母劉氏追封清河郡君金氏封清河郡太君公金夫
人𫠦生㓜聦恵稍長刻志於學而扵文法吏事無𫠦不知用父
將仕郎提領建徳在城稅務幸法遵職綽著能聲遷登仕
郎主紹興之上虞縣簿上虞素號難治公以介㓗自持而馭姦
胥悍卒以嚴上官甚敬異之除兩浙都運鹽使司清泉塲監運
循資轉仕郎調京畿慶豊倉使用例陞承直郎運舟多覆溺
之虞亰倉有折閱之患人皆避不肯為其為之者亦鮮能逭於
吏議公材諝甚優而謀慮深逺處之如更以此受知當路
而見識㧞佩金符為松江嘉定等處海運千户陟階奉議大夫
[035-11a]
在官五年渉鉅海至京師者四𫠦轉漕米以石計者緫干萬
竣事皆有宴犒錫賚寵數殊渥 上甞命公凾香祀天妃于
成山公不憚險逺躬詣其處禮成而退祥飈泠然拜朝散大夫
杭州路海寧州知州兼勸農事知渠堰事公撫民有恩政不苛
嬈而善發擿姦㐲人不能欺有寡婦訴其夫為人𫠦殺罪人旣
得而莫知其屍𫠦在公齋戒禱于神而得之官河水中時方莫
春經旬猶不至腐敗人以為公精誠𫠦感盖公之䆒心於獄訟
𩔖如此即其一事餘可推而知也涖治未幾官府日益無事乃
大興學校以淑多士三皇有廟而無田以𥙊則輟俸貲倡衆為
置田干畒部使者舉公六事俱𤰅政績最於諸州擢同知湖
州路緫管府事進五官為亞中大夫未上俄感末疾閱數日疾
稍間語諸子曰吾去家數千里而䆠㳺於大江之南屢欲展省
[035-11b]
先世丘隴竟不可得吾百後汝曹宜即吾僑居之𫠦為卜地
以葬庻他日便於𥙊享也無何疾復作遂以至正六年閏十月
三日終于平江之寓舎享年六十有二公娶程氏河東山西道
都元帥授急戰之孫女前八年卒追封清河郡君繼狄氏平江
路緫管致仕某之女封清河郡君子男六人長中用公恩授從
仕郎建昌路南城縣丞次肅次㳟次毅皆程氏出次化次僧
家奴女二人長適浙東道宣慰司都元帥府譯史董徳次早卒
孫男一人女一人俱㓜公天性孝悌篤於教子金夫人年踰
八袠身愈康強事無巨細皆禀命而行度之旦必擊鮮擣珎
集僚友親朋稱觴為壽盡歡而止異母弟光嗣以鞏昌都緫帥
府知事乞休致中書擬授承務郎奉元路同知寧州事未命而
卒公哀悼不已視其子震如巳子焉中等遵治命以七年正月
[035-12a]
三日奉公曁程夫人之柩合葬于吴縣安寧郷萬安山之東而
以書來徴銘始公督運清泉予亦備貟石堰休暇輙相過從以
相勞苦已而予先受代去及公守海寧予適承乏儒司因得見
公道間闊公少八予以早衰不俟引年預乞謝事而歸公方
嚮用不謂先我而逰其何忍執筆而銘諸雖然不可無以抒
吾哀而塞其孤之請也銘曰
天之降材有萬不齊孰完於公無適不宜碎曹猥局視險
從事獨賢退食委蛇晚専一城年未及衰恢恢㳺刃厥問四馳
華途方啓遽止於斯公材則多卒不大施垂休委祉嗣人之貽
承之匪易朂以銘詩
  雅州知州錢公墓誌銘
公諱文煜字光逺姓錢氏吴越忠獻王之干世曰進由嘉興
[035-12b]
徙無錫又三世曰梓乃㝎居新安谿上其子曰宗起於公為髙
祖曽祖諱成祖諱志寧父諱以質直好義國兵取常州元
帥府授以官避不就晚受知于翰林學士承旨覃懐許公其卒
也許公為表其墓而銘之母陸氏有子四人公其適長也㓜警
悟不習為童児之戯稍長率諸弟佐其父以儉簿致充父殁
分財均不以適庻為别治䘮能求賢有禮者相其事内盡其心
而人不以為過於戚外盡其物而人不以為傷於侈送客數郡
畢至皆歎息焉公為人精悍有膽略臨事無𫠦囬撓人有急難
赴之恐後有餘粟樂以振人之窮貸則减其息糶則損其直病
與藥寒與衣以為常饑則為粥濟餓者為糗餌給流移者其
殍死者則出錢募人舁致屏處聚而瘞之平居渉獵書傳善論
古今事當否成敗幾㣲曲折如指諸掌或有𫠦詢謀援引裁决
[035-13a]
言必中的與人語恒依於禮法族姻里黨有忿抑不能平則隨
事直之無不厭服而去然不善自表襮恂恂卑讓未始以辭色
加人故為人𫠦愛重公卿大臣咸知其材許公由中司位
丞弼招之至輦下將署以右軄公曰𫠦不逺千里而來者為知
已耳仕非吾本志也辭歸未幾許公卒欲用之力薦于
朝以為承事郎知雅州雅州扵蜀為極邉而居西南夷之衝號
為要地郡符殊不輕𢌿命下人以為榮而公訖辭不赴自是杜
門謝𫠦還徃暇日則徜徉山水間優㳺以自適属疾僅一日即
夷然而逝公生於宋咸淳八年正月三十日卒於今至元三年
八月二十九日享年六十有六以四年十二月某日葬于其州
開化郷軍帳山南塢之兊岡距先塋三百歩而近娶李氏先十
有九年卒合葬焉子男七人長師顔克承其家者也次師曽蚤
[035-13b]
卒次師中温州路蒙古字學正次某田州路蒙古字學教授次
師正次師義次師禮女三人婿曰吴旻曹大亨華宗亨孫男八
人女五人曽孫男一人女一人公葬後三年是為至正元年師
中以嘉興縣尹虞君志道之書来曰志道與公同里閈而公之
女弟實歸于我知公為最深謹具其世出行事卒葬之月如
石幸序而銘諸溍觀世𫠦謂砥行立名之士未甞不欲忘貴
遺冨至誘以髙位重餌而不失其𫠦守者鮮矣公為善而不近
名視尊官厚禄不足以動其意其賢於人哉雖㣲虞君之言
銘固不可辭也銘曰
錢故王族世有顯人後隱弗仕逮處士居公起家真二千石
有而不居仍晦其迹泊焉以休匪佚吾私視我停蓄及𫠦設施
積善在躬惟家之慶用之郷人是亦為政乗化而終不亡者在
[035-14a]
有豊其委其承詵詵五品之石龜趺螭首薦兹刻辭式示永乆
  汴梁稻田提舉周公墓誌銘
以休致之餘承乏詞林周君伯𤦺適自七閩憲府召還擢
居次對緣僚友之契以狀屬予銘其從父提舉公之墓不得
辭按狀公諱應星字辰翁姓周氏上世由鄭徙廬陵又徙饒州
鄱陽縣之板橋里仕宋以儒起家曽祖考諱采迪功郎祖考
諱灼郷貢進士考諱墍宣教郎宣教公之弟諱垕入皇朝贈翰
林待制奉議大夫驍尉追封鄱陽縣子公𫠦生父也至元十
二年國兵南伐次饒州饒之守臣執節以死民無𫠦依翰林公
挈家逾城而出以自保公甫七倉猝之際為邏兵𫠦得亟出
懐中銀桮賂之旣以自免又能跡翰林公𫠦在匍匐就侍舉家
畢焉稍長檏茂恬静不妄言𥬇屹如成人讀書務通大義工扵
[035-14b]
竿櫝而善心計宣教公夫婦殁於鋒鏑而無子公兄弟四人次
居第二翰林公命爲之後公承其家而脩其祀事唯謹比弱冠
翰林公年已七袠伯兄又多病家事皆身任之翰林公喜賔客
好施與當江南新附之官府征歛繁雜公入奉嚴親不違其
志出膺門户無失其節人稱爲能翰林公館未幾而伯兄亦
卒公於䘮葬各盡其禮每謂人生出處自有㝎分兄弟皆父母
遺體苟有能顯其親者何必出於巳乎服闕後二弟並㳺亰師
公獨留綜家務凡十餘年使二弟無後頋而卒成其官業者公
之力也由是公之孝友聞于一時延祐某年用徽政大臣薦授
汴梁稻田提舉辭不赴公旣遺榮弗居日事乎生産作業家
益以充自處甚約而宗族郷黨以困乏有請者必使滿其𫠦欲
稱貸而不能償者一無𫠦問挾方技數術而來謁者無虚曰平
[035-15a]
居好治屋室園池樹橘數百株時與士友相羊其間因自號橘
中居士閭里少年或恃氣以陵之忍不與較人望而知爲善人
長者至正二年九月某日以疾卒于家享年七十有四卜以某
年某月某日葬于都昌縣某郷之黄荆山公娶方氏繼江氏
子男三人自誠伯強伯明女三人適張汝揖朱業黄文紀孫男
孫男五人女二人公二弟仲曰應奎早𤰅宿衛終於饒州路緫
管府治中季曰應極由東宫書歴翰林集賢两院待制丐外
卒官同知池州路緫管府事累贈翰林直學士亞中大夫輕車
都尉追封鄱陽郡侯伯𤦺其子也今爲亞中大夫崇文少監同
檢校書籍事兼經筵叅賛官云銘曰
衆正之路人𫠦同歸苟非其招吾行遅遅前人之遺其積孔有
難進易退賈用弗售雨露𫠦濡花蕚聮輝尚慰予懐風木之悲
[035-15b]
有隕自天下賁幽室榮耀實多奚必我出惟示後人鑒觀于兹
克恊乃心勿替引之
  松江嘉㝎等處海運千户楊君墓誌銘
楊氏之先世有𩔰人宋之盛時有自閩而越而吴居澉浦者累
世以材武取貴仕入 國朝仕益𩔰最號鉅族今以占籍為
嘉興人君諱樞字伯機贈中憲大夫松江府知府上都尉追
封弘農郡伯春之曽孫福建道安撫使贈懐逺大將軍池州路
緫管輕車都尉追封弘農郡侯發之孫嘉議大夫杭州路緫管
致仕梓之第二子母陸氏𫠦生母徐氏陸以封徐以贈並為弘
農郡夫人徐夫人温之䆠家女生君甫數而殁陸夫人撫君
不啻如巳出君㓜警敏長而喜學一不以他𥊏好接于心目刮
摩豪習謹厚自將未甞有綺紈子弟態其處家雖米鹽細務皆
[035-16a]
有法㒒𨽻軰無敢以其年少而易之諸公貴人多稱其能大徳
五年君年甫十九致用院俾以官本船浮海至西洋遇親王合
賛𫠦遣使臣那懐等如 京師遂載之以來那懐等
朝貢事畢請仍以君護送西還丞相哈刺哈孫荅刺罕如其請
奏授君忠𩔰校尉海運副千户佩金符與俱行以八年發亰師
十一年乃至其登陸處曰忽魯模思云是也君徃來長風巨
浪中歴五星霜凡舟檝糗糧物器之湏一出於君不以煩有司
旣又用私錢市其土物白馬黒犬琥珀蒲萄酒蕃鹽之屬以進
平章政事察那等引見宸慶殿而退方議旌擢以酬其勞而君
以前在海上感瘴毒疾作而歸至大二年也閱七寒暑疾乃間
尋丁陸夫人憂家食者二十載益練逹於世故絶圭角破崖岸
因自號黙黙道人泰㝎四年始用薦者起家爲昭信校尉常熟
[035-16b]
江隂等處海運副千户居官以㢘介省檄給慶紹温台漕
輓之直力剗宿蠧掊尅之弊絶無𫠦容天暦二年部運抵直沽
倉適疾復作在告滿百日歸就醫于杭之私疾愈𠟵不可爲
俄陞松江嘉㝎等處海運千户命下君巳卒至順二年八月十
四日其卒之日也享年四十有九娶劉氏南渡名將大師鄜王
光世之裔前四年卒贈嘉興縣君君有三子俱未齒而夭奉
父命以弟之子元徳爲之子後乃有子曰元誠君卒時元誠生
二年矣元徳卜以元統二年正月某日襄祔事于泊櫓山先塋
東百歩與嘉興縣君兆合君父兄朝列大夫同知集慶路緫
管府事清孫實誌其壙而墓道之石未有𫠦刻元徳以狀来謁
銘乃序而銘之序𫠦不能悉者誌文可互見也君平生𫠦賦詩
有遺藁蔵於家銘曰
[035-17a]
弗私于佚維時之逢弗疚于用維才之通有伉其門堂則崇
其播其穫乃嗇不豊尚其嗣人勿替益隆石以竢表兹幽宮
  上都新軍管軍千户夾谷公墓誌銘
公姓夾谷氏諱明安荅而别名思齊字齊卿其先當金之季年
迹行陣靡有㝎居由大同徙南陽之郟縣又徙真㝎而占籍
於趙州後復為郟縣人曽大父諱留乞受知
太宗皇帝入覲于西京以萬户奉 詔僉軍彰徳諸郡得八
千人麾下數立戰功尋出戍隨州以隨州孤絶餽餫弗繼移
駐郟縣剪荆立城堡規模粗具俄遷戍潁州出竒禦敵人頼
以安攻安豊壽春無為親冐矢石一無𫠦憚
世祖皇帝嗣登大寳召入扈賜 壐書俾持以宣諭有能
率衆来歸者當酬以爵禄欽承 上旨輸忠效勤績用彌著
[035-17b]
用丞相史忠武王薦特降金符授盖州三頃合不哥民户逹魯
花赤改知懿州換金虎符歴懿州平灤淄莱三路緫管終於淄
莱積階昭勇大將軍大父諱唐兀以材自見於
憲宗皇帝時攻鄂州還戍潁州逮
世祖皇帝命將出師大舉南伐復預在行旣渡江取鄂又北收
司空山野人原天堂諸山寨計功行賞授武略將軍上都等路
新軍萬户府管軍千户其萬户分鎮杭州卒扵官父諱秃滿
以忠翊校尉襲管軍千户職𣳚贈武略將軍飛尉追封范陽
縣男母胡氏鄭氏俱追封范陽縣君用覃恩也公鄭氏出㓜有
異質姢秀慧朗可愛稍長習尚文雅雖在營壘間容止進退儼
如承平閥閱子弟然倜儻尚氣不為崖岸與人無宿諾有過必
面折不少貸有徳必報聞其急必勇赴之由是四方豪儁之士
[035-18a]
多樂與之交平居無事習韜略之書不敢輙廢或獵于近郊射
則中禽則𫉬歸而祖割以奉甘旨克盡其歡父殁當嗣襲捧薦
櫝京師公卿大臣竒其器識不以武人子遇之 命以忠
翊校尉為管軍千户覃恩進忠顯校尉公事主帥以㳟待同僚
以和遇卒伍以嚴各適其宜閱武之際扵衆中獨羙風姿光采
照人櫜鞬帕首馳驟捷出列校咸指目焉其治家内外截然無
嘻嘻之失歸自京師生事稍落以勤儉率先家人樹藝畜牧貨
殖皆井井有條致養於偏親惟𫠦須而具闔門食指數百無不
充足闢故廬使極髙爽日與賔客徜徉其中愛其弟思齊
同居三十年不忍使逺去弟有子巳成人乃處以錢唐西郷别
業凡先世故物悉推與之公在官旣乆一日語諸子曰吾荷
國家之寵靈保祖父之遺緒未能圖報萬一爾曹有以成吾志
[035-18b]
而佚吾老使得優㳺卒不亦可乎即日移文丐退主帥及同
僚挽留不可則上其事于行中書省以聞于 朝乃俾其長
子瑛襲見職浙西部使者交章舉公季未及謝材幹膂力皆有
過人宜别加陞擢公悉辭避焉居三以子 早世傷悼不巳
因致㣲疾即却藥弗御沐浴更衣而逝公生於至元丙戍九月
二十五日卒於至正甲申十一月二日享年五十有九娶史氏
忠武王之孫元氏縣尹某之女封范陽縣君子男四人長即瑛
今為忠翊校尉管軍千户次𤦺用淄莱府君當得官未調次
即珩先公一月卒次璋女三人長適永新州知州李公之子煥
次許適管軍千户趙嗣宗次許適錦州知州王公之子某孫男
二人尚㓜公大父之殯乆在郟縣而父母俱殁于杭將扶護而
徃以昭穆序葬頋職守有嚴懼展省之弗時乃買地於錢唐之
[035-19a]
東馬塍遣子𤦺迎大父之䘮與父母同兆域以葬且築室為
時饋祀之𫠦公卒之月二十有三日瑛等遂奉柩祔葬其右遵
治命也范陽府君當四海合一之後田里人安邉鄙不聳得
以暇日與先生長者㳺讀書手不釋卷公耳濡目染益自力扵
學延師教子各専一經諸子欲稍出𫠦長以售於有司公止之
曰爾曹甫向學與寒畯角其勝寧不自揆乎於是諸子愈
自激勵文采彬彬士林稱焉公旣葬瑛等以狀来謁銘乃摭狀
𫠦序而銘之曰
天造草昧必資群䧺四方砥平士無伐功繄公之先生逢興運
兩世一時懐材並再傳及公際兹文明分符列鎮坐嘯名城
蹈詠泰和歡騰組練圖書左右嘉賔衎衎教行于家承之有人
蔚乎豹變遂振於文賈勇専塲䄡䄡儒服公曰母庸家有世禄
[035-19b]
印龜在綰未老而傳長歌擊缶以終天年兆啓新阡有封
公其無憾歸形此土
  贈奉議大夫名路滑州知州驍尉追封白馬縣子王府
  君墓誌銘
故贈奉議大夫大名路滑州知州驍尉追封白馬縣子王府
君以至元庚寅八月二十四日卒于宣城之寓享年六十有
八即宣城郭外西南岡下治地以葬而府君元配劉氏前十有
四年卒安厝開州已乆繼室張氏後二十有五年卒尚旅殯于
揚州至元後丁丑府君之子大有始並遷其柩合葬于府君之
墓自為文刻石以誌焉大有為江南湖北道肅政㢘訪司知
事援著令乞推恩其父母贈府君承務郎大名路同知滑州事
大有張氏出也故張氏與府君同命為㳟人及大有遷平江
[035-20a]
路緫管府推官而劉氏㳟人之命亦下大有旣陞五品乃加府
君以今官階勲爵而劉氏張氏並追封白馬縣君大有使来諗
于溍曰誌𫠦以昭世系謹月已納諸幽堂惟是先人劬躬樹
徳以承其先以啓其後者冝有辭掲于墓之原以示子孫頋猶
闕焉敢以為請按王氏之先實金之宗室完顔氏世居磁州有
諱逺者為金統軍使府君之父也自統君而上遭亂失其譜莫
得而詳府君諱思孝字移忠㓜警悟年方羇非脫身兵間東至
大名居開之濮陽仍易姓王氏子孫至今因之稍長喜讀書能
属文自處甚簡簿是時 國家新取中原海宇未一殊無仕
進意洎天下旣平朝野無事可以出而仕而府君則旣老矣惟
資其子使為學庻幾他日能自振㧞而大用首以材見推擇尋
入江東按察司為書吏㢘訪司立更留以為奏差府君委蛇就
[035-20b]
養乆之乃以壽終府君有子男四人長即大用次珪次大有也
今為奉議大夫廬州路六安州知州兼勸農事次大慶女一人
婿曰㑹稽縣主簿郭郁孫男九人輔輗轍輅黼黻某某某輔福
宣慰司元帥府令史轍江東㢘訪司書吏女五人適湖南宣慰
司經歴秦政紹興路司吏馬良中興蒙古字學正李三徳餘
未行於是大用珪大慶輔輅俱已卒咸葬焉盖金之將亡大
家貴族違親戚去墳墓散之四方而其後泯𣳚無聞者多矣府
君旣有以自全而不墜其宗又能教其子至於成立以𤰅官使
晚乃卒食其報豈偶然哉矧今大有歴官𫠦至有聲其在湖北
平反辰沅常潤諸死獄人以為明臺府屢薦稱之其顯融
未艾府君之冝見褒崇者不止今𫠦書而已雖不克親於其
身措諸事業平生之氣尚何憾乎序而銘之俾後世知完顔氏
[035-21a]
之為王氏王氏之在宣城皆始於府君也銘曰
完顔之支别為王氏逺迹于南由府君始惟時府君有韞弗施
一其終靡間險夷保厥嗣人使有禄位貤恩𫠦加草木衣
其升在上神遊故墟降形在下兆兹坤隅中為同穴昭穆左右
勒辭紀實式示爾後
  管軍下百户贈敦武校尉孫君墓誌銘
君諱政其先河間人徙徳州之徳平祖斌當
國家肇造之知金將亡挺身来歸于 皇太弟白荅里
罕取濵棣等州由徳州軍民鎮撫佩金符克其州防禦使兼管
濵棣軍民尋易金虎符陞都元帥乆之例觧𫠦佩虎符用白荅
里罕奏 上命換朝列大夫仍任防禦使兼徳州管軍元
帥徳既𨽻東平行臺嚴公強以為徳平安徳兩縣令居數
[035-21b]
謝去父顯始占軍籍署管軍正百户其萬户軍蘄縣調屬他
掠泗州擊襄陽破安豊還守楊州復攻孛羅湖蘆觜寨
孟家洲司空山皆有功𫠦𫉬閫艦一㧞其大將旗二其擊襄陽
也太尉河南王實爲征南都元帥屢奬異焉後遷戍杭州遂致
其事行中書省以便宜俾君襲父軄其萬户府逹魯花赤討
叛賊扵建寧之政和與賊相拒分水嶺擊走之追至石門赤山
賊𫝑益張君直前與之鏖戰奪斬馬刀二移鎮慶元有司驗其
𫠦管軍㝎爲下百户至元二十六年奉 𠡠爲真階進義副
尉復討叛賊於台之寧海至奉化與賊遇俘其七人得鎧仗
十有四賊衆夜来刼營君急擊之得鎧仗十乗勝逐北至寧海
生擒其偽國師等四人以前在政和感瘴氣成目疾去官大徳
五年七月也至治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卒于家享年六十有一
[035-22a]
其月二十四日葬基山郷用覃恩贈敦武校尉妻侯氏贈冝人
子男三長毅以世襲為管軍下百户次衡次某已卒女五長適
管軍百户髙某次適李某次適國子生鎻住次適髙某次適管
軍百户張某孫男二文禮文義女四俱未行毅之外舅深州使
君劉公溍父執也故深州之子貞為之求銘其墓惟孫氏自防
禦公際風雲之㑹以功名自致君父子又皆親冒矢石以著其
勞餘澤𫠦未有止也不可無使後人知木水本源之自輙因
銘君推及其先世而併誌之銘曰
孫氏之先世有伐功匪由門地而致顯融賞延于君復以材
堅執銳再履行陣君之𫠦試泰山毫芒鸞鳯在郊鷹隼莫揚
爾子爾孫垂紳正笏眡此石章永永無忽
[035-22b]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三十五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