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華黃先生文集 > 金華黃先生文集 33


[033-1a]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第三十三 續藁三十
 墓誌銘
  江浙儒學副提舉致仕龔先生墓誌銘
先生諱璛字子敬姓龔氏宋鄉貢進士贈太中大夫諱炳之曾
孫秘閣撰太常少卿贈通議大夫諱基先之孫中奉大夫直
寳謨閣司農卿諱潗之子曽祖妣周氏祖妣葛氏並贈碩人妣
周氏贈冝人初太中府君以避兵自髙郵徙鎮江卒𦵏城西五
州山子孫因占籍為鎮江人迨先生以宦逰乆留平江又家焉
先生少聡敏稍長能屬文徳祐内附士大夫居班行者例遣北
上司農府君以列卿在遣中行至莘縣不食而卒先生悲不自
勝暨成人呼其弟理語之曰亾家破吾兄弟又少孤不能以
力振起門户獨不可學為儒無辱先訓乎由是共刻意扵學日
[033-1b]
以微辭奥義自相叩擊其文字交視莫公崙俞公徳鄰為丈人
行而與戴公表元仇公逺故公長孺盛公彪為年友聲譽籍
甚人稱其兄弟曰楚兩龔以比漢之兩龔云東平徐公持淛右
憲節聞先生名辟寘幕下㝷舉教官平江之和静學道兩書
院山長以累考當赴吏部銓大名髙公時參預外省先生以書
論役法之弊公得書喜曰子有用之材持文書来我為子
授先生謝曰執政大臣以進賢退不肖為職天下士如某者能
一一力致㢤誠推是心寒畯之啈公聞其言愈敬異之御史周
公馳鄭公雲翼交薦先生冝在館閣皆不報用例調寧國路儒
學教授秩滿遷主信之上饒簿以所生母氏憂不赴服除授
𡊮之冝春丞其階再轉俱將仕郎先生咲曰五十年猶故吾
異時以門䕃官亦將仕郎也在官餘移疾上休致之請
[033-2a]
遂以仕郎江浙等處儒學副提舉致仕命下先生巳卒扵冝
春其卒以至順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享年六十有六臨終猶強
飯正危坐命筆作三皇廟記俄投筆謂家人曰汝輩且去吾
將少休頃之氣息奄奄而逝先生家事素薄客至不問有無倒壷
命飲與之談前代事實娓娓不倦至為諸生論豪分縷析必使厭
𫠦欲乃巳兩持郷闈文衡號明有司門生弟子彬彬以材自見
稱之者不以官而曰先生云其在和静復侵田若干畝在寜
徴逋租為錢十二萬五千緡刻春秋大學等十九書以惠學者
而冝春之政均訟平部使者以為能數諉以事頋以涖治之
日淺其𫠦藴蓄有未悉展也娶周氏知江州徳化縣方𠦑之女
子男一曰魯女二適陳方夏景行孫男二曰宣曰冝女二俱幼
魯以其年十二月返柩扵鎮江明年五月十六日𦵏五州山先
[033-2b]
墓東南若干歩奉先生子壻陳方状来謁銘状稱先生材識
以超軼古人而忠厚不自巳之情未忍斬然變其先世承傳
之舊故其為言卓殊絶自成一家然亦未始不容乎規矩
繩墨中晚年學益醇鋒鍔都盡其進修之實或未易淺言也嗚
呼苟非方先生之乆且親孰能知之若是歟先生𫠦著詩文
魯既彚次成若干卷因先生自名其齋者目之曰存悔齋槀云
銘曰
来南以士升太常司農遂世卿今孰嗣者冝春丞既仕弗
進用文鳴立言成家樹風聲擺落凡近趨髙明有来侁侁
英一鑑亡矣疇依承陳辭相哀垂百齡刻諸方珉告玄扃
  𡊮通甫墓誌銘
吳之𨼆君子曰𡊮君諱易字通甫其先當宋有起進士為京朝
[033-3a]
朝官者曰仲賢始家于汴仲賢之後曰亰西提刑珦於君為五
丗祖南渡時卒𦵏于吴因家焉故今為平江人曽大父曰璡樂
其地沃買田築室長洲之蛟龍浦躬畊而食以布衣終大父
曰祐之承莭郎廬州都稅務父曰樞史實録院檢閱文字
皆仕而未顯至君復不樂仕進東平徐公持部使者節聞君名
延見與語大恱將薦之于 朝君力謝不可徐公益賢之巳而
行中書省署君石洞山長君乃欣然往就軄既歸卒隱弗仕即
𫠦居西偏為堂曰静春壅水成池周于四隅池上累石如山芰
荷蒲葦竹梅松桂蘭菊香草之属敷舒繚繞而其外則左江右
湖禽魚飛泳於烟波莾蒼間堂中有書萬卷悉君手𫠦校㝎客
至輒歛與縦飲𠟵談㽞連竟夕廼巳君丰姿秀朗毎雨止凬
收挟小舟以茟茶竈古玩噐自随逍遥容與扣舷而望之
[033-3b]
者識其爲丗外人君少敏於斈藴積之素一彂於詩未始髙談
性命以師道自任至其在石洞推明𩀱上及於考亭多
諸生昔𫠦未聞莫不敬服焉君𫠦爲詩有静春堂集八卷龔氏
子敬爲之序謂近半山而漁陽鮮于公其閑逺清麗稍加精
密少𨹧不難到其爲一時名人推重如此吴興趙公甞耴汝南
先賢傳𫠦記漢司徒𡊮公卧雪事冩爲圖以遺君且曰予作此
圖正以通甫好之士使之景慕其髙莭爾則君之人品固不
問可知君母趙氏濮安懿王八丗孫女妻奚氏子男四人長震
次泰次晋皆張出次騘陳岀女五人長許適金大聲未行而卒
次適顧天麟仲振孫顧正許徳明孫男三人孫女二人俱㓜君
卒以大徳十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得年四十有五其年十二月
二十四日塟長洲東吴郷赭墩先墓之次後二十有八年是爲
[033-4a]
元綂二年於是君長子震巳死泰及晋實始伐石以状来謁銘
泰好學而有文其家者也銘曰
居之熈熈行之施施丗非我遺我有不為寤言之其声也希
昭昭其垂表以刻辞
  楊仲弘墓誌銘
仲弘既卒之明年溍往哭焉其友婿堂代致八嵗孤選之言
曰先人之非先生莫冝為銘此先人治命也敢奉以請惟先
生哀而許之溍不敢不諾也溍與仲弘不相識輒以書締文
字交凡五年始識仲弘後十有一年乃與仲弘同舉進士又八
年而仲弘死矣嗚呼其忍執筆而銘諸仲弘諱載姓氏其先
建州浦城人上距宋翰林學士文公凡十一丗曽祖有雍祖祐
之皆有隱徳父起潜京學諸生囙家于杭故又為杭州人仲
[033-4b]
弘少孤事母季氏尽孝而有礼年㡬四十不仕田理問用之得
其文薦之行中書舉茂材異䓁不行周御史景逺強之至京師
俄以母丧玄賈户部國英数言其材能于
朝遂以布衣召入擢翰林國史院編官與脩
武宗實録書成褒賜甚厚居亡何調管領係官海舡萬户府照
磨兼提控案牘於是
仁宗在御方以科目耴天下士仲弘首應 詔登延祐二年
進士乙科用有官㤙例視第一人授承務饒州路同知浮梁
州事秩滿遷儒林寕國路緫府推官未上以至治三年八
月十五日卒得年五十有三泰㝎某年某月某日塟杭州錢塘
縣某郷某原娶瞿氏子男三人長即選也次遵次迪俱㓜仲弘
平居性和昜然於論議臧否未甞有 従皆當丗
[033-5a]
人吴興趙公在翰林爱重之亟其𫠦爲文由是仲弘名益
聞諸公間盖仲弘於書無所不讀而其文壹以氣爲主毫端亹
横鉅細無不如其意之所欲出譬如長凬怒䑺一瞬于里
至於碕岸之縈折舷欹柁側亦未始有所留碍也凡所譔著未
及詮次以行而人多𫝊誦之溍甞評其文愽而敏直而不肆仲
弘亦謂溍曰子之文氣有未充者也然巳宻矣溍毎歎服其言
今巳矣無与共論斯事矣嗚呼而尚忍銘諸姑述其概以慰吾
亡友於地下云尓銘曰
嗚呼仲弘而止於斯孰昌其氣之死不衰其辞不屈不枝
有寕一宫文冡在兹過者必式考予銘詩
  張弘道墓誌銘
弘道既沒于杭其子正奉柩還山隂而狀其丗序官閥来求
[033-5b]
銘以塟予與道弘同對 大廷同校文江西又同校文江淅
未卒事而弘道移疾丐休致玄卧翔鵉佛舎竟不起悲夫尚忍
銘諸雖然知弘道者莫予若也銘非予將誰属弘道諱士元姓
張氏弘道字也弘道生䆠家而自其少時不習貴㳺子弟嬉戯
事稍長従郷先生黄君受毛氏詩為舉子業塲屋事廢士之志
于禄仕者率投牒求察舉儒學官弘道恬然不以動其意左
簞右瓢㡬四十年㑹有 詔行貢舉法有司乃起弘道使就
試遂以延祐二年賜同進士岀身歷將仕郎元路鄞縣丞従
池州路貴池縣尹承事太平路緫府經歷用致仕授
承直同知鈆山州事 命下弘道巳卒其卒以天暦二年
十月二十日夀六十有四塟以至順某年某月其日墓在承務
郷某山之原弘道為人内秀朗而外䃼踈𫠦學務平实其居官
[033-6a]
以樂易称未始求赫赫名眩流俗甞平反貴池殺人獄亦不自
以為功也由是吏弗忍欺而民思之却使者考其績交章以聞
事格不下代弘道為鄞貴池者皆弘道持江浙文衡時進士
以為盛事云弘道丗越人髙祖澤宋孝宗龍飛進士由侍
御史諌議大夫至兵部尚書後以寳謨閣直學士食柌禄其行
事見髙公似孫𫠦為碑文曽祖璧通直簽書武安軍節度判
官㕔公事祖厚之承直温州樂清縣尉父續古將仕
國朝以弘道官七品贈䖏州路元縣尹母趙氏知西
外宗正事少師不邌之曽孫女妻胡氏太府卿直敷文閣太
之孫女今以贈若封並為冝人子男一人正蒙也當以得官
未調予聞弘道垂屬纊猶力疾坐語精爽殊不乱其𫠦存必有
過人者然則予之知弘道抑末矣銘曰
[033-6b]
樹之旣同有穫而弗𠑽不贏于躬獨以嗇終後其豐
  承徳中興路石首縣尹曹公墓誌銘
公諱敏中字子訥姓曹氏衢之龍游人曽祖日新祖克已父心
易精於昜學今以公貴贈承直衢州路緫管府判官母俞氏
贈恭人公㓜慈祥謹言行以尚書門用察舉儒學官歷龍
泉永嘉两縣教諭會有 詔行貢舉法首耴江浙行省郷薦
登延祐二年進士第二甲 上㫖賜進士出身授承事
元路同知奉化州事公䖏事詳練而不為矯暇日未甞廢
書使者行部甚加敬焉秩滿調本路定海縣尹到官之明年春
多雨而夏苦旱麥爛苗槁大饑公竭力拯之人頼以生縣民
包買食塩三倍於元㑹計之数行省以公𫠦言下于轉運司减
其虚増之額一千七百七十餘引民力以寛丁内艱服除起為
[033-7a]
承直寕國路緫管府推官凢所鞠問無不得其平而繫囚免
寒暑燥濕疾病之苦適大旱民乏食郡守謂公曰寕國一縣
饑民九萬六千命懸於旦夕聞子在㝎海救荒有法敢以諉子
𦍒母以軄掌拘也公聞命即行還報曰義倉徒為文具而勸賑
未必䏻周徧非得官倉之粟不可郡以公言上于行省為發水
陽倉米二萬石付公往賑之部使者大喜會宣城縣民亦以乏
食告乃彂錢給驛命公亟行母緩𫠦活饑民六萬六千秩滿遷
承徳中興路石首縣尹未上元統二年三月某日以疾卒於
家享年七十以至元元年九月二十七日塟于靈山郷麻溪之
原公娶鄭氏贈恭人子男二人長曰康次曰寕女二人適何某
黄某孫男四人長宗瑞用公入官今為䖏之龍泉尉女五人
曽孫男四人女一人宗瑞不逺数百里以書抵溍曰先大父塟
[033-7b]
巳乆而冡上之石未有刻文敢以為請溍載念疇昔江浙𫠦貢
士同對於大廷者八人公与吴郡干公褎然前列溍亦以非
才忝預末綴及筮仕皆在海濵州縣壤地相接而溍玄公治境
宻迩數囙事過公𫉬奉咲言曽嵗月之㡬何而星離雲散■
之八人者惟干公與溍獨存干公以休致進官八座而公終于
百里宰其嗣子又不耴丗禄𦍒其孫䏻自刻厲有遺澤公殁不
亡也溍以後死屢甞銘吾同年之墓雖衰杇荒落何敢扵公斳
一言乎興懐存殁茅増感創而巳銘曰
予之也厚耴之也㢘既翔而集不飛而潜素乎其位
之以恬䏻謙必豫有後之占石刻可徴靈山巖巖
 茶𨹧州判官許君墓誌銘
茶𨹧州判官許君既卒其友危君素曽君堅奉書若状来徴銘
[033-8a]
以塟嗚呼溍於君同年生也安敢以不敏辞君諱晋孫字伯昭
其先汳人宋南渡後徙建昌曽祖通某州團練使祖開進義校
尉父炎仕 國朝為欎林州儒學教授母車氏君弱冠㳺亰
師或介以謁趙文敏公又囙文敏徧㳺大人先生之門以薦者
 㫖國子斈生一時名師儒皆大竒之愽士姚公
重焉㑹有 詔設科耴士君首以諸生擢延祐二年進士苐
上方好儒進士當得官者悉命𢌿便近地以寵榮其遇君用
是得建昌之南城縣丞天燈寺僧甲與乙有怨欲殺之既操
刀入其室值乙將㸑捧𫠦次米而出驚仆于地奴走救得脫甲
即以刀自刺連呼殺人且訴于縣獄巳具君閱其牘曰捧米復
䏻手殺人耶卒直之太平山中有竊浮圗氏四果之名以為教
者文衣髙坐日臨其徒泉南廣東慕而趍之者金帛填委𫠦聚
[033-8b]
男女恒數百千人不法之状暴聞于官而吏置弗問君謂是將
詿誤吾民爲大姦亟列上于郡杖其首百其風遂衰凢君之䖏
事精敏而剛果多此𩔖藍田郷民訟争屋新城縣民訟争山皆
乆不决郡併以新城事諉君聞君决事平或以屋歸其主或以
山交相譲其䏻使民化服又如此郡守怒君不阿數摧沮之
君奉𫠦受 命書詣府曰上下相承以礼而巳某不善事上
官則有罪乞免玄府僚既諭止君守亦愧悔而加礼焉尋以南
城例不淂置丞改贑州録事其治如在南城時包銀令下君鉤
校物力之厚薄以應令民用不优紋錦局吏竄毀匠籍而牽聮
追呼濫及民伍君白干郡發架閣旧籍証之其弊以絶
君之政不便於巳詣部使者誣以他事郡長貳素知君率
以玄就明之部使者大驚訊之果誣也秩滿調湖州路長興州
[033-9a]
判官未上丁車夫人憂居䘮壹用古禮服除殊無仕進意有司
以聞乃以茶陵州判官起君於家行及境病暍歸居乆之復以
病疫而卒至順三年六月六日也得年四十有五階止承事郎
葬以某年某月某日墓在南城某郷某原君性介特而群居踆
踆卑讓待儕軰如父兄與人言不苟為容恱然亦不以訐為直
其在城官去家近日歩出視事後雖居它官因不蓄馬市
薪菜自烹飪而食畧無難色權貴人有遺以美衣数襲者受而
弗服也君筮仕後始學于内翰臨川吴公毎以及門晚為憾其
為文無曼辭詭辯而多骨鯁之言詩尚醖藉未病前一月夢為
詩云至道難聞年晚聖賢不作後世亂詰旦語人曰吾詩辭
意甚悲殆不𩔖平生作及曽君求遺藁其家𫠦夣詩在焉嗚呼
其可哀也巳君妻南豐趙氏有子一人曰章君之季弟鼎孫
[033-9b]
卒後一趙夫人卒又一嵗君遂卒甫四日仲弟益孫亦卒不
兩月而欎林府君卒今存者惟一子嗚呼是不又可哀也夫銘

將聖之門政學殊科兼取其長君材則多殃慶非𩔖報施何以
未㝎者天君尚有子
  將仕佐郎台州路儒學教授致仕程先生墓誌銘
先生諱端禮字敬叔姓程氏其先逺有丗序而譜牒莫詳所可
見者漢有海西令曾唐有太子左衛率府胄曹𠫵軍某其自鄱
陽徙家于鄞則由胄曹之大父珍始故今為慶元之鄞縣人㦄
五代至宋仕者恒弗絶曽祖振父承務郎平江府百萬倉司門
祖在孫通直郎知平江府常熟縣事父立郷貢進士入
皇朝贈仕郎郊仕署丞母王氏徐氏並封宜人先生徐氏出
[033-10a]
用舉者爲廣徳之建平池之建徳兩縣儒學教諭歴信之
稼軒建康之江東兩書院山長用累考及格上名中書授鉛山
州儒學教授秩滿遂以將仕佐郎台州路儒學教授致仕其在
建平興舉廢墜諸生之貧者必周給之縣尹王君起宗日率僚
友聴其論且築室赤巖上命其子楚鼇受業焉楚鼇後出入
䑓閣卒爲時之名人繼王君爲其縣者復倡好事之家爲買書
萬卷覆以傑閣永康胡先生長孺記之其在建徳増學舎以居
其徒盡復民𫠦占田其始至也有田三百畒比受代而去有田
一千畒稼軒前賢遺迹多爲人𫠦據悉按其籍奪而歸之江東
新𢌿院額有司奉䑓府之命選辟先生以闡教事學者翕然知
𫠦宗仰
文宗在潜邸遣近侍子弟来學賜以金幣牢醲禮遇甚至扵鉛
[033-10b]
山則新其廟學豪家築室侵入仞墻内地乆莫能正先生白于
部使者命毀其室乃懼而請以田二十畒昜之鵞湖書院之
旁有道先生偶至其䖏有驢跑堂前𨻶地驅去復来黙卜之
曰地下果有物驢當復至巳而驢果来跑益力乃訪觀主求發
之得石碣十餘刻群賢像因為作群賢堂先是平章政事趙凉
公及王御史理甞舉先生可教國子趙御史承禧舉先生可提
舉儒學俱不報先生歸後郡守王侯元㳟踵門禮請先生為學
者師帥閫及旁郡講行郷飲酒禮皆俟先生討論而後㝎郡故
有宋丞相史越王𫠦置義以助仕族儒家昏䘮之不給自先
生為之督視貧者始實受其恵先生素所厚一二逹官魁士相
繼凋謝先生若有𫠦不樂一日拏舟遊東湖諸生載酒追及之
飲于中流酒半酣指𫠦卜葬地曰若豈知我之歸扵斯不及也
[033-11a]
學問之道具在聖經賢傳吾甞述之矣真知实踐則存乎其
人尚懋之哉諸生爲之黯然各捧觴爲夀而歸自是多以病不
出乆之病加𠟵客有將上亰師者過而言别相与論宋季事娓
娓不倦既正冠送客顔色忽変痰氣作毉者以丹剤進先生
之曰不敢服也目巳暝而頭微偏門人樂良進曰先生頭容稍
偏矣復張目端坐而逝至正五年夏六月甲子也享年七十有
五以六年某月某甲子塟陽堂郷之陶奥娶潘氏潘爲建平望
族先生主教事時慕其賢而以女歸之卒因塟于建平至是奉
遷而合祔焉子男一人女四人孫男一人循理女三人盖宋
季之士率務以記誦詞章爲資身耴寵之具而言道學者亦莫
盛於此時四明之斈祖陸氏而宗楊𡊮其言朱子之學者自黄
氏震史氏卿始朱子之傳則自㬊氏淵大陽先生某小陽先
[033-11b]
生某以至于史氏而先生承之黄氏主於躬行而史氏務明體
以達用先生素有志於當丗惜其仕不大𩔰故平生藴蓄未克
䆒扵設施而私淑諸人者不為無功於名教也故礼部中韓
公居仁甞斈於小陽先生其仕扵先生之郷與先生論議無不
脗合行省屢聘先生較文郷闈先生以為 國朝設科
専耴朱子貢舉議今多違之吾往冝不合力辞不往其源流
本末可槩見也先生色荘而氣夷善誘學者使之日改月化而
仲氏太史公端學克謹師法學者嚴惮之人以比河南程氏两
夫子云先生𫠦著有進學規程若干卷國子監以頒于郡縣學
使以為學法有畏齋文集若干卷蔵于家先生塟後二年門人
徐仁䓁若干人相與謀俾同門生樂良奉宣文閣授經危素
之状来謁銘溍𦍒甞辱交於先生徴於状無不合乃併以平昔
[033-12a]
𫠦知者論次而銘之銘曰
大道孔夷聖賢同趍政厖俗裂師異指殊真儒有作乃發其蔀
先生之傳逺有端緒左規右矩蹈夫大中居之以寛休休有容
道之將行夫豈弗仕委蛇進退時行時止志局於位厥施未豊
惟其教思垂于無窮門人謁辞論譔遺徳𢌿于方来永有矜式
  南稜先生墓誌銘
先生姓王氏諱炎澤字威仲斈者因其别号尊之曰南稜先生
其先系出太原五季時自會稽徙婺之義烏者彦超官至莭度
使其逺孫固蚤㳺安定胡公之門登皇祐五年進士第宋三百
縣人耴科第自固始卒官思陽令右正言知制誥李公清臣銘
其墓固諸孫用生贈宣奉大夫工部尚書郭公三益表其
生永年喬年登紹聖元年進士第甞仕于京師而僑居扵
[033-12b]
濟南後復居義烏而占籍焉終於中大夫知福州文安縣開國
男贈正議大夫子鑄通判嘉興府贈金紫光禄大夫鑄
嚴州司法軍娶陳忠粛公子直祕閣正彚之女其沒也正彚
誌其墓鑄子寕提舉廣東常平茶塩贈中散大夫寅歴知冝連
藤栁峡饒江七州積階朝請大夫喬年子濤承奉郎濤子㝢江
東轉運司幹官其丗序官閥見於譜牒知此餘以賞延入官十
有一人有通朝籍剖郡符者不可悉舉運幹則先生之高祖也
曽祖諱誠祖諱衛道並潜晦弗耀考諱済以景定二年應薦為
國子免觧進士妣葉氏軍噐監丞䕫路轉運判官蓁之孫女通
齋𨼆君由庚之女先生少𥊏書稍長治㪯子業頴出儕軰間運
去物改而場屋事廢囙淂専意索聖賢之微旨家庭𫠦受既
有其素而通齋為外大父又従徐文清公傳考亭朱子之學凬
[033-13a]
声氣習之所存感發尤多而操行愈堅窮居約䖏開門授徒絶
口不言仕進乆之乃用部使者察㪯起爲東陽常山两縣教諭
迁石峡書院山長𫠦至以善教飬得士譽在石峡嵗餘即弃官
而歸徜徉於家林逾十寒暑至順三年八月十三日以末疾卒
享年八十其年十月十日塟縣南崇徳郷湖陽山先墓之次先
生氣䫉充度踈暢待人一本於誠言論磊落無所隱蔽
莫不敬服焉爲諸生講務推明其大義不事支離穿鑿文簡
質而生於理詩極渾厚而間岀竒語不屑以雕飾求工也有南
稜𩔖藁二十卷考君無子甞鞠其族子而弗克家選於族
人得先生以爲子俾尽有其田廬之不均先業未有不囙以
者也考君賢其言卒成其志而均給焉族黨以是多之娶傅氏
前三十年卒先生之塟实同兆域子男二人長良玊常山縣儒
[033-13b]
學教諭次良珉女三人適𫝊保許文俊𫝊復享孫男四人
曽孫男女三人良玉塟先生殆將两紀乃来諗於溍曰先
人家居教授前後及門數十百人而無顯者不杇之託非子其
誰頋以子方效官於中外未遑有請子既淂謝而退失今弗圖
懼流凬遺範日就堙没謹命次男禕䟽其行实以俟采摭而論
譔焉溍惟吾里衣冠望族莫先於王氏文献之相仍亦莫乆
於王氏先生引而弗替𢌿付有人見其進未見其止豈必身都
髙位而後爲䏻丗其家也哉溍自緫角忝預弟子列今也髮種
種矣唴逝者之如斯愧前聞之荒落言不䏻文而義不敢辞銘

婺女之墟孝子之里以儒起家肇自王氏丗科丗禄恒不乏人
重珪疊組萃于一門是似是續蟬聮十葉抱遺經其丗業
[033-14a]
    忠墜益振如木有本如水有源教施扵郷佩衿済済
道之將行乃止不仕尚克有子而又有孫餘潤所蒙有材彬彬
趾羙于前垂休於後嗚呼先生是謂不杇
  葉審言墓誌銘
至元元貞間部使者振㪯學校悉延致前代遺老以主教事一
時英俊之士咸立下風惟審言夙材望以弱冠之年与之並
登于師席衆皆羡慕焉審言頋獨恬於進耴筮仕垂四十年猶
俛首常調随牒逺方後耒居上者不知其㡬及審言以六品官
致其事而竟不得容享一日之安嗚呼悲夫審言姓葉氏諱
謹翁審言字也丗為婺之金華人曽大父大冶縣主簿邽受業
吕成公之門以所得扵成公者授徐文清公僑文清後為朱文
公門人髙第而扵大冶君執弟子禮没身不衰大父榮發
[033-14b]
韜晦罕与物接父霖始復以家斈㳤其里人故端明殿學士
王公埜知南康軍葉公閶咸敬礼焉仕皇朝卒官将仕佐
州路蘭溪州儒斈教授致仕母曹氏有賢行審言性明達而蚤
有知於書無不讀由家𫝊之端緒泝儒先之源委卓然自立諸
老無不樂与之逰舉教官歷浦江義烏两縣教諭升衢之明正
書院山長丁外艱服除上名銓部借授處之縉雲縣官政郷廵
檢丁内艱服除遷吉安之水州學教授秩滿調泉之晋江縣
主簿階將仕同僚有与之不合者力搆䧟之部使者雖莫䏻
察而心竊疑焉不及竟其事而玄後使者得審言受誣状而不
欲自為異同乃貰其罪而觧其軄頃之仍旧階改調婺州路司
獄在官五年以老請謝事授承務温州路同知瑞安州事致
仕命下審言巳以疾不起審言事親孝父子自為師友念母老
[033-15a]
不可一日去左右𫠦至必侍奉以行仲弟無依贍之終身平居
寡欲治家有法㐫慶吊一遵成公家範曰吾有𫠦受之也貲
産素簿而室廬再厄扵災至無一椽以庇風雨僑寓說齋精舎
乆之乃得老屋數楹僻在東郭外教子之暇日以種蒔為事暮
年徙居城西北隅間得微禄不足自給䖏之晏如時明舊飲
酒賦詩陶然自適昜簀之日有書數卷田數畒而巳審言𫠦居
齋室扁曰四勿自號贅翁歸自泉又自號曲全道人𫠦為詩
文和昜平實無纎麗之態有四勿齋槀若干卷曲全集若干卷
藏扵家審言生扵宋咸淳八年四月十六日卒於今至正六年
十月十日年七十有五娶蘇氏文㝎公 世孫女後三年卒以
某年某月某日合葬扵金華縣赤松郷羅家橋之原子男三人
長敬之處州路慶元縣榮慶郷廵檢前卒次復之未任次泰之
[033-15b]
江淛行中書省廣濟庫子女七人其五適同郡嚴弘道趙
嗣滋杜宏喻徳順潘繼善其二以疾在室孫男一人囝女二人
其一適浦江張㮒其一尚㓜審言所交皆四方名士里居之曰
最所友善者許文懿公謙翰林待制栁公貫太常愽士胡君助
禮部郎中吴君師道翰林脩撰張君樞而溍亦幸𫉬陪諸公之
末至是諸公多巳凋謝惟胡君與溍獨存故泰之求胡君爲之
狀而屬溍以銘嗚呼悲夫載念溍之少也先生長者詠歌
先王之道扵寛閑寂寞之郷將以是終其身審言力挽之岀而
䆠遊不遂晩通朝籍以親老請外遂納禄而歸審言適己掛冠
徃見之𩀱溪上渥手道舊故殊欵洽别去甫一月而審言逝矣
又一月而溍蒙恩錫召欲伸繐帷之一慟而不可得銘固不敢
以諉扵它人也嗚呼悲夫審言分教兩縣所至以教養爲務興
[033-16a]
壞起廢之功多其在明正書院復道流冐占之田二百餘畒
水號多士教官良不昜為審言䖏之有道由是士論厭服審
言為廵官則能使盗息而民安為獄官則能使囚徒不失其所
誠可謂得其職而審言之所以不朽者不在是也兹不詳述
焉銘曰
有作而興載其英胡不飛徐徐吾行黽勉事靡愛其力
執虚若盈戰兢夕惕不疑扵人蹈夫危機困而能亨罔間險夷
皇仁在上天日照臨朱紱之来于光有耀鼔缶而歌式全吾歸
孰昭其昧曰有刻辭
  黄彦實墓誌銘
彦實諱叔英明慈溪黄氏年五十有五以泰㝎四年九月某日
卒于鄞明年九月庚申葬餘姚之竹山溍異時與彦實㳺彦實
[033-16b]
言今天下文章鉅工知我者惟伯長伯長必先我死我死子其
銘我伯長故翰林侍講學士𡊮文清公也溍藐焉晚岀扵文清
無能為役彦實乃欲以之承其乏耶而孰知溍之文清僅踰
月又彦實邪溍雖不敏彦實之言詎可忘耶
朝廷旣新貢舉法而塲屋事乆廢老生宿學多己物故後進之
士無𫠦依承則相率之彦實受弟子業凢彦實所指授取科名
預薦書者相望否者亦且去而儒學官人皆為彦實喜而彦
實顧不能少自貶以就有司之繩尺訖無𫠦遇合以死人又莫
不深悲之其知彦實者若是而已至扵彦實之所存知之者未
必盡也彦實之先大夫文㓗先生宋寳祐丙辰文天祥榜進士
材能尚氣節而甚䆳扵經術所著書世多有之盖先生之學
壹以躬行為本故其在朝著見謂忠鯁而分符握節所主舉其
[033-17a]
軄業凮采凛然先生三子俱克紹其家斈而彦实最少介然特
立不務為苟同酷肖焉文清称彦实少㳺故都見丗𫠦称知
名人率脂自保祕惋恨無可与語酒酣氣雄謂海宇方宴安
休明冝耴天下事置念慮以入計畫否則捜抉險幽浩然為万
里㳺遇不遇命也未㡬泝采石上漢江而㳺荆㐮歴觀用武関
要荒榛廢壘猶有䏻言昔時得失益慷慨自振而𫠦見公卿大
夫與夫布衣之士則皆与昔交㳺者無大異於是治其居曰戇
庵閉門讀書益不妄交嗟乎彦实之扵天下獨以文清為知已
而文清之言如此彦实𫠦存固可槩見矣彼以是瑣瑣者為彦
实置欣戚焉何哉彦实甞為晋𨹧宣城蕪湖三斈教諭又為和
靖采石两院山長間以茂異遣詣中書弗果行彦实殊不以小
試為辱亦不以不大用為詘也彦实於經史百氏之書過目輙
[033-17b]
成誦為文雋㧞偉麗意氣奔放若不可禦而要其歸弗畔於道
有戇庵暇筆三卷詩文著緫二十卷蔵于家彦实之曽大父
曰丗堯大父曰奉議一鶚父曰朝奉大夫宗正少卿震文㓗
盖門人謚云母趙氏封安人而彦实沈岀也娶岑氏先卒𠕅
娶王氏子男一曰祖徳女二長嫁岺可乆而夭次未行銘曰■
物之不齊糅錯岀𢙣妍喜干古一律徳人天㳺不物於物
尚無有已孰為淂失惟是浩然之死不沒磊落峥嶸軒昻突兀
發其遺編猶見髣髴寫以石章用告幽室
  錢翼之墓誌銘
翼之姓錢氏諱良右丗為平江人曽大父丗昌大父恪父宗
俱未仕而大父用其仲子台州路緫管府判官宗顯㤙贈承事
鎮江路丹陽縣尹翼而不凢長益闓敏徐文貞公持淅西部
[033-18a]
使者莭台州君䖏其幕下翼之因得侍公左右公見其言談舉
止謹飭有禮大竒之台州君同幕多名流公語之曰錢生濟濟
有儒者意度令親簡編必成令噐翼之亦感励自力於斈公所
為詩文必出以示翼之其耴重如此翼之既㳺文貞之門至於
前代遺老若并陽周先生淮隂龔先生當丗宗工若剡源戴先
生隆山牟先生永康胡先生翼之無不接其緒論中州雅望若
薊丘李公漁陽鮮于公暨一時賢雋之士亦皆折行軰与翼之
交故其聞見最為詳愽而吴興趙公巴西鄧公遇翼之尤厚数
引㧞之翼之殊無仕進意至大中行尚書省署翼之吴縣儒學
教諭翼之欣然就軄巳代去輒不復岀間居三十年安貧守約
未始有求於人一室蕭然坐客常滿詠酣嬉無虛日里中子
弟耒就斈亦弗拒也御史聊城周公舉翼之冝在館閣未報而
[033-18b]
中書連
上㫖擇工於書者俾書農桒輯要大學義有司悉起翼之以
應令竣事薦章交上亦不報浮光王公与翼之生同嵗居同里
公由户部尚書𠫵預河南江北行省事念故人之存者独翼之
將力援之於 朝而翼之素志丘壑至是亦既老矣翼之性
夷曠与人交無町畦䔍於故旧往来尺牘裒輯装治惟謹時岀
以示人曰吾非以此衒其識人之多特於其間有情辞諄切関
於丗教者不可廢耳然不喜於苟同人有不善㦯面斥之以其
行孚於人不以為異也大叅金源王公甞問翼之曰錢氏起五
季有吴越子弟多在東南且丗有𩔰人君豈其裔耶翼之曰此
無從稽也盖某之先有甓壚沽酒者每見故書紙輒手拾聚而
焚之曰吾子孫其有興於文學者乎公聞翼之言服其質直
[033-19a]
翼之晚自號江村民人囙以江村先生之至正四年五月八
日以疾卒扵家享年六十有七疾巳革猶正巾危坐秉筆作弟
姪書頃之而逝室徐氏廣徳縣尉逢吉之女無子継室丘氏
宋龍圖閣學士贈特進岳之曽孫承奉郎稷之女子男一人曰
逵女二人長適張元善前卒次適吴某孫男某女三人皆㓜逵
既以其月十有八日奉柩塟吴縣靈岩郷黄山徐涇先墓之次
而刻石誌其嵗月且遵治命以状来徴銘予辱㳺於翼之父子
間甚乆别玄十年而翼之不可作其以銘見屬望予厚矣逵
又好學有文䏻嗣其丗業而汲汲焉用意於不杇事予何敢辞
翼之有詩文著若干卷奎章閣侍書學士虞公巳為之序以
故弗論翼之於古篆𨽻真行小草無不精絶豪家貴人往往傳
蔵以為珎玩或有所挟而强使為之雖奉以百金弗顧也人多
[033-19b]
以是敬服之而罕有論其岀䖏之大致者序而銘之庻㡬来丗
有以知其人也銘曰
由學而升不近乎名既仕而止不失乎已蔵之若虚以浮湛扵
里閭㳺卒嵗匪依𨼆而玩丗惟以求夫志欲知其人視此刻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三十三
[033-20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