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華黃先生文集 > 金華黃先生文集 32


[032-1a]
金華黄先生文集苐三十二
 墓誌銘
  霽峯李先生墓誌銘
先生諱洧孫字甫山姓李氏其先出唐宗室燉煌房五代時避
地越之三界三界者會稽上虞嵊三邑之衝也廼益東南至台
之寕海家焉曽大父穆宋迪㓛郎大父開之弗仕父演與同里
葉公夢鼎俱受業龍圖閣鄭公霖葉公後由太學釋至丞
相先生之父故為布衣人知其宜有後矣先生丱即能讀父
書既成人師事太學博士舒公津學日以進方是時覉旅之士
得群試于司號曰寓試就試者動以萬甲子先生年二
十有二以詞賦中其選第一間者咸歎竒之巳而上春官不合
郷先逹右司郎官陳公緯憐其才䆠游𫠦至恒引以自近癸酉
[032-1b]
更以子舉預奏名遂擢甲戌進士苐授迪㓛郎黄州司户叅
軍未上而黄州以版圖歸軄方先生捿遲海濵者餘二十年有
終焉之志郡府以先生名剡上先生為強起亰師述大都
賦以獻時大徳二年也居亾何而歸六年廼得杭州路儒學教
授延祐元年以選為江浙同考試官三年調臨江路儒學教授
七年復充江西同考試官至治三年以仕郎台州路黄巖州
判官𦤺仕天暦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卒扵家上距生 癸夘得
壽八十有七以至順某年某月某日𦵏朱開郷何山之原元
配王氏先五十一年卒祔𦵏董公山先墓胡氏先十二年
與先生合𦵏焉子男四人長槼以先生𦤺仕㤙今為某官次榘
次 大徳蚤孫男十一人炯炫燧炳燁灼嗣忠嗣
烜煇凡先生為學官教人有法其較文稱賢主司至於興壞補
[032-2a]
弊岀内之謹其細耳故侍御史馮公翼甞薦先生可職不
報先生盖仕而未顯故學者囙其自號尊之曰霽先生云先
生𫠦著詩賦賛頌箴銘表啓碑誌序総若干卷唯大都賦今
行于世重修台州圖經列于官書溍以先生較文郷闈之
𤰅薦送筮仕之始適在先生𫠦居邑而𫉬以禮見先生之將𦵏
也榘與溍遇扵錢唐泣且言願得銘刻石冢上溍雖不敏
敢辭銘曰
嗚呼先生世孰予知山之幽幽食有蕨薇謂世莫知
不我遺大龜寳玉其陳以時褻味雖厚弗實鼎彛鼔𦈢而
之𩀌何何成式全吾歸清風拱木百年之思
樹此貞石昭薦刻辭
  胡景吕先生墓誌銘
[032-2b]
諸暨之郷先生曰胡君景吕以泰㝎三年十一月二日卒年八
十有二致和元年某月某日𦵏某郷某原扵是先生之子三人
無在者前𦵏其孫鏈蹐門泣以告曰吾祖𦵏有日以鏈之藐焉
不肖而持重服奉大事懼無以振吾祖扵幽執事苟矜而𢌿之
銘吾祖雖死不𣳚矣惟溍之曾祖户部府君與先生之父承議
公俱宋淳祐庚戌進士户部府君之外孫劉君應龜在太學與
先生俱蹈齋生溍生也後頋甞受學扵劉君而𫉬知先生兹
又仕于先生之郷而及與先生接銘固不敢辭按胡氏世為越
之諸暨人謂先生之名景吕其字也曾大父煒弗仕大父士英
累封通郎父杲承議郎江南東路轉運司主管父字用年勞
賜緋衣銀魚母王 封孺人先生㓜有異質孳孳問學尤謹扵
入太學輒為試苐一居餘承議公以内憂觧職先生
[032-3a]
崎嶇扶侍絶江而東會 天兵南下學廢士先生奉承議
公彷徉山澤間未始頃刻去左右承議公得以優㳺恣肆歗歌
息偃囂然以樂隤然以委乎至順而忘其老者以先生能為之
子也先生既𨼆居田里無復當世志乃益致其力扵經史百氏
之言而務極其趣手書危坐雖老無少為文壹主乎理至
於詩歌儷語率不苟有鷄肋集若干蔵于家娶樓氏先若干
年卒子男三人長次玶亦俱孫男五人鍵鈞鈁鏸鏞
女一人司里方洵曾孫男六人女一人先是里中為舉子業
者多来學扵先生従孫一中實在列一中之上春官也交㳺皆
以詩送之時先生病巳革猶口占為序引迨一中進士得郷
郡録事以歸而先生不及待矣一中每言之必為掩涕為之銘
以貽其嗣人亦以慰一中無窮之思也銘曰
[032-3b]
不辱以承其先不以開其後志則已遂而不居其有兹聖賢
之𫠦自盡先生尚與之參不朽也
  化州路儒學教授王君墓誌銘
化州路儒學教授王君諱勲字仲昭生十而孤能以禮持其
身以信義交扵人貲産寘弗問而護視先塋惟謹冠昬䘮祭必
考諸古之遺制而不苟同流俗文字之外無它嗜好宗族朋友
稱焉仕未𩔰止而以夀終其賢乎人亦多矣君甞教授肇慶
逺郡事多率略學有田而無籍𫠦入為租四百石而已君始
至喻佃人令自實稍增其額為六百石食有餘而俗習鄙陋
士氣弗張使者行部君請擇其知學而有文者試以經術辭藝
得七人焉上其名于宣閫悉儒學官由是諸生莫不知勸暨
士之令下廣海十郡不薦一人而肇慶首以陳祖義充賦
[032-4a]
有司遂與中州之士並進扵春官人皆以為君作興之效也君
以江山教諭遷慈湖山長年已垂四十又二十年乃拜肇慶
之命及再調化州而君已老故其才不䆒扵用可見者若是而
止人又皆深惜之盖王氏上世有仕呉越為鎮城使者其主
歸宋有賜田在睦州後徙家青溪又徙越之山隂始居青溪者
曰仁厚扵君為九世祖曾王父諱遂良以㤙贈訓武郎王父諱
灝擢慶元丙辰右科終扵武經郎發遣欝林州事父諱集當
用䕃得官推與其弟而以布衣郷薦母汪氏母趙氏薛氏
而君周氏出也自訓武府君而上皆𦵏山隂其居衢開化之馬
金則自欝林府君始山隂之最著者曰佐以進士苐一至某部
尚書君改𦵏欝林府君于崇化郷松公里之荘山尚書四世孫
修聀郎易簡實誌之君扵重紀至元之五月十四日年七
[032-4b]
十有七以至正改紀之明年三月十二日𦵏于欝林府君墓左
娶余氏先子男四人長曰墉次曰圻為伯氏後次曰堪曰坰
女一人單父盖士孫男八人鉅鑑銖鑄鐖鎌錡鈺女二人
汪某黄君𦵏有日堪以書抵溍曰君之子辱婿先人孫女
宜䏻道吾家世之詳敢以銘為託溍不得辭然竊觀自昔運去
物改大家巨室鮮不隨之惟君之先厚積薄發雖閱世已久而
流澤未艾君又㢘扵進不盡享其有而以𢌿来人可託以永
存者固不繋銘之有庶序而詩之聊以慰君扵云爾銘曰
有濬其源其来不竆用之也舒蓄也愈豐有沃其枝遺
歸乎何憾妥兹玄宮
  安陽韓先生墓誌銘
先生諱性字明善姓韓氏其先相之安陽人宋司徒兼侍中贈
[032-5a]
尚書令魏忠獻王生某官某某生某官某某生左司郎中膺胄
扈蹕南渡始家于越膺胄生某官某則先生之髙祖也曾祖諱
椘卿贈中奉大夫祖諱識中奉大夫直徽猷閣考諱翼甫朝奉
郎大理寺主簿學者尊之曰詢齋先生曾祖妣何氏祖妣章氏
並贈令人妣趙氏封㳟人先生天資凝粋而警敏七讀書
行俱下日記萬言九通小戴禮作義操筆立文意蒼古老
生𪧐學皆歎異焉 宋嚮之在班行者多携故𫠦受
告𠡠入換新命寺簿公獨挈家絶江而東杜門不交人事以聖
賢之道自樂扵是科舉事廢先生周旋家庭間益得肆其力扵
為已之學無何寺簿公以疾不起先生甫十有二執喪如成
人識者謂韓氏有子矣先生既弱冠愽綜群籍自經史至諸子
百家靡不極其津涯究其根柢而扵近世儒先性理之尤深
[032-5b]
造其閫域秉心制行表裏如一不徒馳騁扵空言而巳婦翁
子監書庫官徐公天祜號賢有徳與先生自爲師友不敢待以
㝷常子婿之禮永康胡之綱仍仲之純穆仲長孺汲仲並以學
行相髙扵先生爲内兄弟而齒差長間以微辭奥義相叩擊三
人咸自以爲它日當有𫠦不及前代遺老若王尚書應麟俞御
史淅文章大家若四明戴表元帥徃徃折行軰以先生爲
年交同里與先生㳺最宻者唐玉潜王易簡理得吕同老復
皆一時名士而王簿英孫禮遇之甚至毎值風日清羙
同挟筞扵雲門禹穴共榜舟扵耶溪鏡湖逍遥容與彌日
返望之者疑其爲世外人先生之文博逹㑺偉而變化不測人
苐見其如竒葩珎木不擇地而發魚龍出沒𨼆顯後先以爲可
喜可愕而莫知夫山之𫠦以髙海之𫠦以深也延祐
[032-6a]
詔以科目士四方學者不逺千里負笈而来以文法爲請先
生語之曰今之貢舉悉本朱文公私議欲爲貢舉之文而不知
文公之學可乎四書六經千載不傳之學自程氏兩夫子至文
公而發明無餘藴矣頋力行何如耳有徳者必有言施之塲屋
直其末事豈有它法㢤盖先生之文一主扵理凡經其口授
畫不爲甚髙論而義理自勝不期文之工而不䏻不工以應有
司之求亦未始不合其䋲尺預薦送科級者彬彬多佳士焉
先生操履純固體𤰅至和日用酬酢動必中莭任斯道之重而
不苟立標榜爲名髙人自化服之負髙世之志而謙㳟不伐不
見其崖岸人自樂親之士有一善必爲之延譽不巳及辨析是
非則毅然有不可犯之色平居不問家有無自奉簡約而好周
人之竆買地百畝扵山隂巖谷中死無𫠦歸者給以棺槥聚
[032-6b]
瘞其䖏韓氏渡江時有仕籍者尚八九十人散䖏諸郡而越族
為特盛家法之嚴族義之厚迄今弗變者先生實表帥焉先生
出無輿馬僕御𫠦過負者息肩行者避道巷夫街叟争前迎揖
童穉厮咸稱之曰韓先生韓先生云先生盖生乎杭而居乎
越曰安陽者本其舊也先是完顔公貞分持使莭出按属部聞
先生名舉為慈湖書院山長先生謝曰𦍒有先人之敝廬可庇
風雨薄田可具饘粥讀書砥行無媿古人矣禄仕非𫠦願也
受而不赴暮年愈自韜晦而未甞忘情斯世張公昇王公克敬
于公九思前後為郡皆良二千石政事有𫠦未逹輒虚巳咨訪
先生容開導洞中肯綮多𫠦禆益有隂其賜者矣天暦中
平章政事趙公首以先生名聞于 上後十餘門人李
齊以進士第一為御史南又力舉其行義而先生逝矣先生
[032-7a]
素康強垂殁之際無𫠦疾苦諸生列侍左右以文字就正者
十百篇日晏少休俄得上氣疾進諸子戒之曰我且死若
等其善自持言巳瞳子上下瞭然頃之氣息奄奄夷然而逝先
生之卒以至正元年五月七日享年七十有六聞者無間尊官
庶士方外之交相與嗟悼掩涕如䘮𫠦親其為當世歸重如此
配徐氏有淑徳而善理其家先生得不以米塩碎務嬰其心而
成其業者内改之力為多先■二十年卒子男四人長傳之
次徽之蚤世次衡之臨之女三人全公升張正髙璿孫男
四人女二人傳之等其年七月十日奉柩𦵏會稽縣太平郷
白木原先塋之次而以門人夏泰亨之状屬溍為之銘昔曾文
㝎公論古之世其道徳者漢有𡊮氏楊氏陳氏唐有桞氏
宋三百年故宰相家克世其道徳未有如吕氏韓氏久而益振
[032-7b]
者也吕氏自許公八世而東萊先生出扵中興盛世韓氏自魏
王八世乃得先生扵運去物改之後故家喬木不與海桒俱化
而文獻𫠦存有徴者豈偶然㢤溍衰朽之餘意長語短抑亦
可以無媿辭矣先生之遺書有禮記若干書辨疑一
釋音一卷文集曰五雲漫藁者十二並行扵世續郡志八
蔵扵有司至扵天文地理醫藥筮浮圖老子之書雖無𫠦不
通然以非世教𫠦急故其論著無傳焉銘曰
烈烈魏王古社稷臣来家于南自其曽孫五世而昌受材孔頋
不世以官世其道徳真知實踐學貫天人積中發外大振扵文
化行其家施及来學乃輯前聞以開後 朝多鉅儒稽古
作經一鑑之亾文獻孰徴揚其幽光薦此樂石嗚呼休㢤君子
之澤
[032-8a]
  白雲許先生墓誌銘
先生諱謙字益之姓許氏其先占籍亰兆之興平後有官扵吴
者囙家焉九世祖延夀宋刑部尚書六世祖寔元豐間始居笠
澤㝷又徙婺爲金華縣人曽祖諱經祖諱應龍皆弗仕考諱
觥淳祐丁未進士卒官宣敎郎主管三省樞宻院架閣文字無
子以父兄貢士君日宣之次子嗣即先生也先生天資髙嶷
言貢士君之夫人陶氏授以孝經論語入耳
學荘重如成人宋亾家毀貢士君相淪殁先生稍長僑居
城闉借書扵人以四部分而讀之雖疾恙不廢𫠦渉向博知觧
且至既開門授徒而猶有𫠦疑無𫠦質聞仁山金先生講道
蘭江上委巳而學焉金先生曰士之爲學若五味之在和醢塩
既加則酸醎頓異子来見我己三日而猶夫人也豈吾之學無
[032-8b]
以感發扵子耶先生聞之惕然扵是金先生年七十先生三十
有一矣請不拘常序就弟子列而𫠦居相距尚逺會金先生設
教扵吕成公祠下乃𫉬便扵參扣金先生甞告之曰吾儒之學
理一而分殊理不患其不一𫠦難者分殊耳先生由是致其辨
扵分之殊而要其歸扵理之一又甞告之曰聖人之道中而已
矣先生由是事事求夫中者而用之金先生殁先生益肆充闡
多𫠦自得自謂吾非有大過人惟為學之㓛無間㫁耳先生制
行甚嚴而𫠦以應世者不膠扵古不流扵俗介而不矯通而不
隨身在草莱而心存當世大徳十一年在丁未熒惑入南斗
句巳而行先生以為災在吳椘深憂之是大侵先生貌加
問曰先生豈食不耶先生曰今公匱竭道殣相望吾
獨飽耶其䖏心盖如此而素志沖澹以道自樂浙東憲府聞
[032-9a]
先生名而不察其志辟以為避弗就肅政廉訪使劉公庭直
舉茂材異䓁副使趙公宏偉舉遺逸亦皆固辭趙公在南
除舎舘迎致先生將使衆僚多士有𫠦矜式先生欣然為之起
而不久留也先生既東還以目眚扵應接屏迹入華山中學
者翕然籯粮笥書而之居再以兄子喪而歸戸屨尤多逺
而幽冀齊魯近而荆吳越皆百舎重趼而至先生之教以五
性人倫為本以開明心術變化氣質為先以為巳為立心之要
以分辨義利為䖏事之制至誠諄悉内外殚盡甞曰巳既有知
使人亦知之豈不快㢤有𫠦問難而辭不自逹則為之言
其𫠦欲言而觧其𫠦惑討論講貫終日無倦攝其麄踈入扵宻
微聞者方傾耳聴受而其出愈真切惰者作之銳者抑之拘者
開之放者約之為學者師垂四十年著録殆千餘人隨其材分
[032-9b]
咸有𫠦得逹官冨人之子望閭而驕氣自消踐庭而禮容自飭
四方之士無賢不肖以不及門為耻搢紳先生至扵是必即
其家存問焉訪以典禮政事先生其會通而為之折𠂻聞
者無不厭服省諸公若王公士熈耿公焕王公克敬鄭公
中李公端吴公燾趙公天綱陳公思謙趙公仲仁前後列其行
義于 中朝郷闈主司曺集賢鑑楊翰林剛中亦率同院剡
上其名于省闥郡復以遺逸應 詔先生終不為動仍紀至
元之元年属當大比諉先生以文衡亦莫之致也甞謂吾非
必扵𨼆以為名髙仕止惟其時耳晚年尤以涵養本原為上務
講授之餘齋居凝然一日目坐堂上門人弗知也徑入焉則
間其無人乎先生之側拱立久之先生頋而徐言曰爾在斯耶
其習扵静㝎久而安焉可知也先生少覉孤不逮事架閣公及
[032-10a]
其夫人韓氏而事陶夫人克盡子聀兄璟性剛嚴委曲承順怡
怡如也時氏姊有子而貧無以為養迎歸奉之終身鍾愛二子
而教飭有方冠昏喪祭賔客之禮必盡其情文既老而益艱瘁
僦屋以居有田不具饘粥而䖏之如門人吕權蔣玄金稽
古方謀為先生買田築室而先生逝矣先生素多疾金先生病
革徒歩徃省之會大雪中寒濕及奔兄璟喪扵廣信疾増𠟵不
良于行疾少間而神更清茂三年冬十月疾復作謂其子元曰
伯兄以是月二十三日卒我死殆與之同日乎及是日正衣冠
而坐戒元以孝扵母友扵弟元復請𫠦欲言先生曰吾平日訓
爾多矣至此復何言門人朱震亨進曰先生視稍偏矣先生更
肅容端視頃之視微遂卒享年六十有八娶朱氏承郎廣
徳路総管府推官天與之女子男二人長即元次亨以為兄璟
[032-10b]
後先生𦵏以其明年春正月壬寅墓在縣西北婺女郷安期里
交友来赴者若干人門人以義制服者若干人合泉布營𦵏事
囙其自號而題其表曰白雲先生許公之墓其又明年學者相
率上状郡府祠先生于學宫僉肅政㢘訪司事杜公秉建請
贈官賜謚未報先生於書無不觀竆探聖微蘄扵必得雖殘文
羡語皆不敢忽有不可通則不敢強扵先儒之有𫠦未安亦
不敢苟同也讀四書章句集註有叢說二十卷敷繹義理惟務
平實每戒學者曰士之爲學當以聖人爲凖的至扵進修利銳
則視巳之力量何如然必得聖人之心而後可學聖人之事舎
其書何以得其心乎聖賢之心盡在四書而四書之義𤰅扵朱
子頋其立言辝約意廣讀者得其粗而不䏻悉究其義
一篇之致自異而不知未𩀌其範圍世之詆貲貿亂務爲新
[032-11a]
竒者其弊正坐此耳始予三四讀自以爲瞭然巳而不無惑
久若有得覺其意不與已異愈久而𫠦得愈深與巳意合者
亦大異扵矣童而習之白首不知其要領者何限其可以昜
心求之㢤讀詩集傳有名物鈔八卷正其音𥼶攷其名物度數
先儒之未𤰅仍存其逸義旁採逺援而以巳意終之讀書
集𫝊有叢六卷時有與蔡氏不盡合者每誦金先生之言
曰自我言之則爲忠臣自它人言之則爲䜛賊要歸於是而巳
其言春秋三傳有温故管窺若干間以者秋大義數十百條
與友人張君樞極論之皆傳註𫠦未發扵三禮則參伍考訂求
聖人制作之意以翼成朱子之其語學者必順天地之理酌
古今之宜使通扵上下皆可遵用又甞句讀九經儀禮三傳而
扵其宏綱要錯簡衍文悉别以鈆黄朱墨意有𫠦明則表見
[032-11b]
之其後友人吴君師道得吕成公㸃校儀禮視先生𫠦㝎不同
者十有三條而巳其與先儒意見䐇合如此有老儒自以為善
言易力詆程子先生與之反覆辯論辭詳義正老儒語塞乃謝
曰不意子之扵易若是其精也先生中年以還仰俯察益有
見扵隂陽徃来升降消長闔闢之故謂伏羲之經廣大悉𤰅文
王周公孔子之辭乃其傳註六爻之義特發凡舉例耳諸儒扵
象辭變占各有攸尚要不可舉此而廢彼也然獨未有𫠦論述
豈不以孔子晚始好易孟子深扵易而不言易乎其史有治
忽㡬微若干倣史家年經緯之法起大皡氏訖宋元祐元
年秋九月尚書左僕射司馬光卒𤰅其世數総其年原其興
亾著其善惡盖以為光卒則宋之治不可復興誠一代理亂之
㡬故附扵續經而書孔子卒之義以致其意也書成以示張君
[032-12a]
樞爲言運祚之延促豈必推之天命猶有人事焉漢之大儒言
災異皆欲近修人事上荅天變况聖賢之培植基本祈天永命
者㢤有國家者不可不仁民盖以此也先生扵天文地理典章
制度食貨刑法字學音韻醫經術靡不該貫一事一物可爲
𫝊聞多識之助者必謹志之至於釋老之言亦皆洞究其藴謂
學者孰不曰闢異端苟不深探其𨼆而識其𫠦以然辨其同
異别其是非也㡬希凢其書俱巳行扵世述作之大意則見于
序引文多不得以盡載有三傳義例讀書記皆藁立而未完諸
生有日聞雜紀未及詮次其蔵扵家者有詩文若干文主扵
理詩尤得風人之有自省編晝之𫠦爲夜必書之殆疾革始
絶筆云金先生𫠦著論語孟子攷證資治通鑑前編皆未遑刋
㝎垂殁以屬之先生今二書得以大𤰅而盛行先生力也自聖
[032-12b]
賢不作師道久廢宋學者有師始扵海𨹧胡公先生六世祖
受業扵海𨹧號稱以師法終始者逮二程子起而倡聖學以
㳤諸人朱子又遡流竆源折𠂻羣言而統一其歸使學者有𫠦
據以事由是師道大𤰅文㝎何公既得朱子之傳於其髙弟
文肅黄公而文憲王公扵文㝎則師友之金先生又學扵文憲
而及登文㝎之門者也三先生皆婺人學者推原統緒必以三
先生爲朱子之世先生出扵三先生之郷而克任其承傳之
重遭逢 聖代治教休明三先生之學卒以大顯于世然則
程子之道得朱子而復明朱子之道至先生而益尊先生之㓛
大矣先生𦵏巳十年而元以張君樞之状俾溍爲之銘溍之少
也無𫠦識知莫先生逰於髙明之奔赱汨𣳚不知老之
將至而爲庸人之歸鄙陋之言何形容有道者氣象乎重惟
[032-13a]
先生之交㳺多巳凋謝而溍偶獨後死義不得辤也敢悉取状
𫠦述序其首而為之銘以系于左方銘曰
道學之𫝊天下為公婺之儒先獨得其宗鉅人迭㒷踵武相接
逮于先生綿綿四葉先生之學䏻自得師實踐之㓛出乎真知
萬殊之差無微不析一本之同㑹歸有極酬酢萬変必用其中
涵養本原以敬始終際兹休明力扶正學聞風而来罔間南朔
春陽時雨隨地發生洪纎髙下咸仰曲成迪惟前人學有師法
克生後賢䂓重矩疊先生有作弥大而昌師嚴道尊于昔有光
先生之身斯道𫠦視其安否以為隆替天胡不憗不訖耄期
山穨木壞人將疇依不亾者存遺書孔有文不在兹尚啓尓後
  金谿曽君墓誌銘
撫之金谿有䔍行之士曰曽君諱嚴卿字務光以致和元年六
[032-13b]
月辛丑卒年五十有三門人相与謚曰㳟貞先生至元某年
十月某甲子𦵏𫠦居陶原里明山之麓其子堅辱交扵溍謂先
丗在異時甞有同年好以銘来属溍不得辤按曽氏丗譜曾子
後十四丗當王莾時避地豫章之廬𨹧凡六丗始徙臨川今撫
州也又十二丗至唐刺史司空洪立乃徙南豊洪立生散
侍延鐸延鐸生仁昭仁旺宋中書舎人鞏尚書左僕射布翰林
學士肇皆仁旺之後仁昭生賛尭賛尭生易祥易祥生千復居
撫之金谿千生學斈生應臣應臣生仕欽仕欽生濬濬生綱綱
生彦明則君之髙祖也曾祖諱𨼆居弗仕祖諱子良擢咸淳
龍飛進士苐終扵淳安令父諱正吉囯子進士並以文斈行義
師表其郷母黄氏澧州司理參軍庭蘭之女生君扵淳安故名
嚴而字光君質厚氣完不𡚶言𥬇雖宴休必正㯲危㘴事親至
[032-14a]
孝父有疾呼天乞以身代父命疾旋愈自祖父以来皆推先世
故業与其兄弟君亦以𫠦居屋譲其叔有四妨悉营嫁之逮其
有子皆教育使至成人平居不汲汲扵生事視𫝑利漢如也讀
書曰有常程務求知聖賢微言大而不徒事記覧為文主扵
理未始與人較其短長而一時才氣者皆自以為不及同里
以士名者無不受業焉君接之色温而荘恒以經術教授誦
若不䏻出諸口及有𫠦問难分章别句𩔖数辨名無不䆒盡隨
才誘掖以成其羙而不病以其𫠦不䏻與人交無圭角崖岸不
矯矯為異亦不翕翕為同人自不得而親踈之憐里有見侵侮
者未甞形扵言色咸服其長者家人化之雖僮㒒不聞有
之聲史稱黄𠦑度言論風無𫠦傳聞而見之者靡不服深逺
去疪吝君庶㡬近之然君遺文有南明齋藁三十傳扵學者
[032-14b]
言論風之在人固多矣娶何氏後十六年卒合𦵏焉子男二
人長堅郷貢進士愽學有文世其家次大年早卒女二人適
南城歐復同邑黄里孫男五人侁偕儕仰佺曽孫男一人立銘

嗚呼先生學以禔身行以範俗無欲而心自正不言而民
自服前人之光是迓是續丗其徳而不丗其禄天運有常其周
必復惟尓嗣人有轟其㐲
  鄱陽朱君墓誌銘
鄱陽朱君既卒而其孫坦舉進士来亰師踵門納謁拜且言坦
之充賦有司也大父方属疾語坦曰昔吾祖盖兩貢于郷晩厪
以㤙官主浮梁縣學故吾之少也慨焉思自扵科目而
屋事廢逮 明復以科目天下士而吾巳老前人之
[032-15a]
發而未舒者將有望扵汝行矣勉旃無以吾為念也坦銜訓就
道㝷辱預薦名而大父竟不及待頋乃挈絜然籝糧笥書而来
者庶㡬獲綴下列以酬先志夫何埸屋又廢而莫之舉願刻銘
冡上之石用慰大父扵地下謹奉先友程翔之状以惟子也請
溍哀其言亟為之荅拜曰敢不諾按状朱氏世居鄱陽之尭山
里號著族君之曾祖世顯弗仕祖應復生學君也父泳涯亦弗
仕君諱明普字升朝自號止善天性醇厚父殁事母孝與二弟
異居而無間言子姪有過必容告諭使自愧悔其静重沉黙
若有不可犯之色至與人交未甞不務為卑讓春秋既髙族人
在父兄行者以十數為之執子弟禮不少衰母喪猶致毀
祀事身親饋奠惟謹江南新附大家多踣扵徭君獨
時俯仰與物無忤門户頼以不墜侵輒發粟以惠貧乏人多
[032-15b]
徳之𫠦居負山瞰湖君暮年幅巾藜杖徜徉煙光水色間
渉城府蔵書躭玩至寝食古語大書屋壁曰吾聚
書多矣必有好學者為吾子孫此𫠦以識也郷先生呉君仲迂
程君時登呉君存並以𫠦學教授君俾諸孫之㳺而徃来叩
撃焉名勝士欵門必留連弥日盡歡乃巳有以善地理學来見
者館穀之不厭勸預相地為樂丘則應之曰生事死𦵏人子
之職吾安用蚤計哉遇仙翁𥼶子雖不眩扵其亦不深斥之
也司里萬户山有僧廬先逹多講學其中君錢葺治以為諸
孫㳺息之𫠦曰吾欲其趾羙前賢耳君生扵宋開慶元年四月
十四日卒扵今元統三年七月二十二日享年七十有七以某
年某月某日𦵏某郷某原娶氏子男二長勲其官次某未仕
女二余某劉某孫男五長即坦次蚤夭次垕次塤次祐女四
[032-16a]
曽孫男五女一凡状𫠦述可見者如此嗚呼道之汚隆科目不
預焉而君之志則有悲者溍聞之荀卿子曰皓天不復憂無
疆也千秋必反古之常也弟子勉學天不也銘以慰君亦以
勗其後人銘曰
朱以氏後支分名于一經用顓門父菑子播逮厥孫不以無
年輟耕耘果之云剥有本根惟革既故鼎乃新天者之定
人食報豈必于其身佹詩可徴我𫠦聞揭辤石章慰營魂
  奉訓大夫瑞州路総管府判官致仕黄公墓誌銘
頃予與危君素同在史館素以僚友之契状其外王父黄公之
行俾公曽孫求巳奉贄来謁曰惟我曽大父之𦵏翰林學士吴
文正公既篆題于墓碩之首而逮今未有銘敢以為子請予辤
以史事方殷而返其䞇求巳既去予亦以衰朽納禄而歸抵家
[032-16b]
甫二日俄有召還之 命暨至亰師素復數以為言予不得
卒辤也按状公諱順翁字濟川姓黄氏建昌南城人曽祖暹祖
維俱不仕父澄宋末起進士卒官迪㓛郎栁州州學教授無子
公以同宗為之後少卓犖多材尚氣莭而輔之以學
宋之師次建昌公族人萬石為江西制置使退保杉関
公徒歩叩軍門言事補保義郎辟知撫州金谿縣公察萬石降
志已決辤不就萬石舉酒屬公曰明旦則子女玉帛皆它人𫠦
有惟意𫠦擇公一不以自汚𠦑父某死扵南城之盗■請扵有
司發兵殱其兇渠而貸某餘黨久之郡府知公儒者禮為盱江
書院山長且為徙其書院扵城中時學者未有塲屋之累公首
出朱子小學書以教之㝷遷儒學教授廣州大盗發公上平
盗之筞扵江西行省事㝎未及論㓛行賞至元二十一年有
[032-17a]
詔宋故官得験其資級換授故人有客京師者代為公陳于吏
部遂以公為仕郎武岡路新寕縣尹長官暴横自恣公不與
挍而待之以誠乃更敬服執礼甚㳟江南新附人心未寕公招
集流散𥆳其民𣗳藝畜牧簡條約㒷教事民皆安之徭人作乱
湖廣行省右丞刘武宣公出師討之公儒服上謁曰遐之甿
未霑聖化致勞廟筭逺㒷師徒下官書生也沗為新寕長吏上
楽下楽兩峒皆在𫠦治境内請徃諭之諭而不降討之未晚萬
戸曺侯某雅與公善止公母行公不可肩輿一老兵携孝經
一千卷拞峒中分遺其人且為講大義至庶人章皆涕泣
叩頭請罪曰蠻俗無知今乃得出蒙蔽見日月明公之賜也不
敢復為乱矣事平徭人家立公祠題曰生父黄氏武宣大喜命
公勒石紀㓛而班師翰林斈士承旨程文憲公前宣閫幹官張
[032-17b]
公山翁咸爲文頌羙其事公在官九年縣齋後有竹数百个公
𫠦植也民即其䖏爲建生祠湖南廉訪副使余公恁以其竹比
扵召公之甘棠而爲之記公去後祠壞民更新之其遺愛在
人如此大徳四年仍階調龍興路稅課提領史鄂公以平章
政事行省江西延致公受論語大學多𫠦開發鄂公之父
以謝焉九年遷徴事郎撫州金谿縣丞十一年大饑公持𫠦受
𠡠命質官倉之粟以賑之人頼以活力賛其尹趙君佺覈正民
田賦以均皇元年陞承務郎江州路徳化縣尹到官未㡬
獄爲之空延祐元年以老得謝授奉訓大夫瑞州路総管府判
官致仕以某年某月某日卒于江州其又明年某月某日𦵏
城縣南城郷南原之逍遥楼下母劉氏妻利氏武安軍莭度掌
書記登之女再娶熊氏子男二人長純夫養利州判官次敏夫
[032-18a]
女四人長金谿危永吉今贈承事郎太常博士素之父也素
今為應奉翰林文字文林郎同知制誥兼囯史院編脩官孫男
二人宏子早卒寛子用公三為廵官卒以歸其兄子即求
巳也曽孫男二人求巳今為某官嵩方業儒女二人玄孫男四
人女一人公氣貌清嚴中實楽易恂恂㳟謹待人無少長如一
語言懇惻詳盡人皆親之素之母有疾出公小像并書一通以
授素令謹蔵之母𣳚其書則謂素漸長盍端儀表以正之讀
書乃其次也素由是知為斈之本末次苐而有以用力焉嗟夫
古之人負其𫠦有百不一施泯滅無聞者何可勝数今也
親者乃莫不有銘夫亦孝子慈孫求盡其心而巳若公之魁岸
傑特雖不得卿大夫之位以展盡其經綸之藴而𫠦試效時
行時止訖以考終有不可銘者耶銘曰
[032-18b]
有偉黄公材周而通出武入文用惟其逢闘之以智匪奏伐㓛
置之扵安式疇民庸志則巳遂禄乃不豊翩其逺引浩然長終
寫以丹青凛焉英風勒之楽石昭于無竆
  贈太常博士危府君墓誌銘
府君諱永字徳祥姓危氏撫之金谿人年五十有七以致和
元年夏四月壬戌卒于家秋七月甲申𦵏白馬郷范田之原其
子素博斈而有文間出㳺亰師一日𨼆然名動公卿間莫不交
口薦舉之
今天子稽古圖治誕開 經筵即以素為撿討未幾
上復用言者建白妙選儒臣纂脩三史又以素為史官史事既
畢中書奏以素為子助教用資歴及恩例階承事郎遂
府君承事郎太常博士至正六年也其年冬素由助教遷應奉
[032-19a]
翰林文字文林郎同知制誥兼史院編脩官而溍以退休之
 恩召入寓直詞林與素命同日下而同官為僚且有
平生之雅素以府君墓道之銘耒屬誼不得辤按危氏出於
姓其先自洛徙汝南又徙江南唐泉州録事參軍凝有子曰亘
銀青光禄大夫撿挍刑部尚書洪州别駕亘之子曰全諷曰仔
倡居撫之南城當江淮㓂盗充斥之時合郷人立壁壘以自衛
而大破賊兵朝廷因命以官全諷金𬗋光禄大夫撿挍司徒守
撫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錢唐縣開男累加大傅封南
庭王仔倡特進撿挍太傅䖍州防禦使守信州刺史汝南郡開
國侯仔倡後歸吴越子孫皆仕扵其賜姓元氏宋之盛時起
進士至大官者參知政事太子少保章簡公絳為最𩔰而危氏
在南城者皆祖全諷由南城徙金溪則自全諷六世孫怦始怦
[032-19b]
五世孫光大有子曰鼎臣府君之髙祖也曽大父諱時發宋贈
承事郎大父諱炎震景㝎三年進士調州司理參軍治獄明
用舉者改秩以通郎知臨安府仁和縣事年未六十以不
䏻媚權臣乞休致而去父諱龍友入 皇朝為潮州小江䓁
司提舉母劉氏府君好讀書而深扵易工扵詩文聞儒先
格言輒書扵屏間以自厲事親盡孝小江課不登𥆳責甚峻
不憚竭力服勞傾私財以紓父之急母病刲股和藥仍𥸤天
减巳年益母夀徙居雲林三十六峰之陽身服田畝以為養而
薄扵自奉一布裘至十年不易㐫出粟賑其鄰里而為粥以
濟路人未始計家有無學問之餘兼善於醫迎致之雖大寒
暑必徃不拒貧則■藥無𫠦靳有醫傳扵學者平居氣
剛而和警敏善料事親故有過必加規正有患難必力排觧之
[032-20a]
素過庭之際甞告之曰世有學未充而巳為利禄計者既得之
又恐失之竟何為㢤汝其求師友痛自修飭期無愧扵古人
貧賤乃士之常不念也素出告反面問孰與逰聞其賢也則
喜否則必深戒焉晚過九江登廬山有終焉之志無何而屬疾
遂不起娶同里鄧氏忠義社統領克志之孫女今封冝人再娶
建昌黄氏奉訓大夫瑞州路緫管府判官順翁之女子男七人
素為適長黄出也今改擢宣文閣授經郎次白次蒼次丹次赤
次會次㸃女二人適陸鉉𫝊權孫男二人㫃斿女一人府君之
𦵏素自為阡表稱道先徳甚具而未及叙其世系之詳至於贈
典𫠦加又在其十有五年之後是用𤰅著之不嫌其詞之䌓而
不殺也素方進用於時𫠦以為親榮者未知其止固當屢書不
一書姑為之銘俾刻以俟銘曰危出于𩔰于唐伯仲並起尸
[032-20b]
一方變其姓後/方昌為宋鉅人司文章綿綿大宗多材良仁和
身退名愈彰垂芳奕葉逮太常有子承考𣳚不亡發于
皇朝耀休光賁以 命書煒煌煌増髙益崇未渠英琢石以
俟于其蔵
  贈承事郎尹公墓誌銘
和之某縣有𨼆君子尹公諱尭道字道夫既卒二十有六年以
其子則祖官七品贈承事郎於是則祖以書來曰則祖之家
故多𩔰者逮我先人始不有禄食則祖遭值盛時忝𤰅官使頼
先人之遺訓苟逭瘝曠得以䟽榮賁及泉壌盖先人之𦵏巳久
墓道有石而無文昭 上恩以侈先徳兹惟其時幸為之銘
尹氏世居開封之酸宋真宗時有仕扵和州者囙占籍焉其
譜可見者朝請大夫漢傑生某寺少卿希古希古生通判某州
[032-21a]
穆穆生某縣主簿莘之又八世至公之顯考諱亰字景山咸淳
乙丑進士筮尉興化數平反疑獄有政譽遷廬州教授入
皇朝晦迹弗仕公自丱即有志欲以明經士科莆田周君
合肥汪君夏君號名師儒公悉之㳺習為詩以家學年甫
十五而屋事廢遂絶意仕進屏居黄山率其弟舜道事親以
孝廣田園以供伏臘間出㳺江淮操竒贏以自溷有餘貲則周
其族里黨不以自豐殖也公為人多材䏻有幹局持身荘重
而遇事通敏愽渉群書至扵隂陽方𠆸無不通其以善自韜
黙人鮮有䏻知之者公卒扵大徳十一年八月五日享年四十
有六配束氏武翼大夫某之女先公六年卒享年四十有三今
贈冝人其合𦵏以公卒之年某月某日基在某郷先塋之次子
男三人長則祖承事郎台州路総管府經歴次榮祖杭州路醫
[032-21b]
學正次振祖未仕女一人賔昔者聞之世其家業而
不隕者雖古猶乏也尹氏八百年間珪組相望獨公終扵布衣
而有則祖為之子克以材自及見其登憲幕以卒兹又荷
之寵靈以發其幽光可謂死而不沒矣播諸石章用告天来
者以似以續尚延其餘慶扵無窮㢤銘曰
繄公之先歷世顯融十有二葉而止扵公惟弗終止是以有子
際于昌辰以復其始公則死矣有生之榮龍光下耀于泉扃
母曰君子其澤五世在爾後人有引勿替
  婺源州知州致仕程公墓誌銘
公諱郇字晉輔姓程氏其先廣平人唐御史亮以直言忤
通義令通義宋眉州也子孫家焉髙祖諱符孫承事郎贈太中
大夫曽祖諱公許嘉㝎四年進士官至刑部尚書兼侍讀以龍
[032-22a]
啚閣學士致仕贈宣奉大夫謚忠文自忠文始出蜀而僑居于
今之湖州祖諱子泳贈奉直大夫考諱䋲翁朝散大夫將作監
入 皇朝以公貴贈奉訓大夫台州路黄巖州知州飛
封烏程縣男妣陶氏追封烏程縣君公㓜聡慧又生扵名家
耳濡目染䏻蚤有知年十二入郷校頴出儕軰間稍長㳺心聖
賢之學扵書無不讀為文博敏閎肆有竒氣下筆頃刻數千言
觀者莫不駭服前代遺老如尚書陳公存叅政文公及翁大卿
牟公巘與公居同郡咸器重之用薦者署嘉興路儒學録丁外
艱服除陞平江之和静書院山長書院故在虎丘為寺僧𫠦㩀
既徙置城中豪家又欲奪而有之頼公力争而止秩滿上名中
值銓曺行限年法再調紹興之和静書院山長書院
田七百畝籍扵郡學公取而有之用累考合格授將仕佐
[032-22b]
州路儒學教授新殿宇及禮樂之器増置養士之田百餘畒調
將仕郎鎮江路総府知事郡當南北徃来之衝前是為幕僚
者窘扵將迎事多留滯公獨䖏之如遷仕郎衢州路江山
縣尹為政務平昜官府日益無事以餘力造舟濟行者且買田
百餘畝使為乆逺計使者行部郡守縣令多生事免公獨以㢘
介見禮遇再遷徴事郎武岡路綏寕縣尹縣鄰扵谿峒民夷雜
䖏竊發不時公將循以愷悌之政人多感化境内以安㑹廣㓂
猖獗犯全道兩州長貳而下以供億軍需出境公獨任縣事師
旅經柭梧遣發戒令嚴眀士帖帖不敢肆行省檄發屬郡
民兵公選義勇應之皆慷慨赴敵戰數有㓛縣有義倉粮二萬
餘石積為豪強𫠦侵公悉徴理之大侵頼以全活者甚衆
有偽鈔獄十年不决公力辨其非辜既而 朝廷遣官慮囚
[032-23a]
閱其始末見明允陞承事郎元路慈溪縣尹慈溪宻迩帥
閫事尤叢𠟵公設施注措若不經意而咸尽其冝縣故以食塩
額重為民病公規畫有方賦而民不困縣東花屿蓀湖受諸
水溉田可六十頃豪民請堙湖為田而輸粮于官吏以成案
請署公毅然不可事遂寢湖旁農家乃均獲其利公三為縣涖
事之暇尤垂意扵庠序之事年乘七十預請納禄遂以奉訓大
夫徽州路婺源州知州致仕公既歸老于家杜門不出手植五
栁于前庭扁曰栁軒舎下環以松菊時与諸老留連觴詠置家
事不問四方来求文者應酬無倦色有栁軒退藁十卷蔵扵家
俄感微疾既痊而復作藥謝醫談𥬇如平日忽命具湯休斥
女侍呼子孫立左右端坐而逝公生扵宋咸淳巳巳四月一日
卒扵今至正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享年七十有八娶史氏中書
[032-23b]
舎人其之孫女封烏程縣君子男四人長游兩浙都運塩使司
海沙場塩司管勾次濤次洽次■女一人孟良實孫男八人
權模楷植楫同生文孫住孫女七人曽孫男一人㳺䓁遵治命
以是年十月二十九日奉柩𦵏于烏程縣永新郷桃塢先塋之
旁公為人温良昜直未甞髙自標榜与人交無畦畛与後生談
前朝文献歴歴如指諸掌喜誘人為善不深扵疾惡故賢者親
而愛之不賢者敬而畏之龍啚公事宋理宗為兩制侍
臣枋憸黨庭鋤姦衛良靡遺餘力凡五立朝而五速煩言
毎一去更得盛名公際遇 聖世朝廷清明而又恬䖏下
列得以容進退者与龍啚公𫠦遭之時異也溍幸甞辱登公
之堂而接聞公之緒論㳺䓁又不逺数千里奉子助教宇文
公諒之状来徴銘誼不敢辤銘曰
[032-24a]
程𩔰唐世由御史君龍啚仕宋乃振扵文危言正色匪躬之故
寕與百壬更起迭仆髙風盛徳増光前人垂休委祉逮其曾孫
以名師儒為賢長吏視龍啚公世殊事異非有錯利器焉施
長歌鼔𦈢式全其歸人之𫠦瞻百年喬木世其家者是似是續
  承務郎富陽縣尹𦤺仕倪公墓誌銘
公諱淵字仲深倪氏其先汴人宋靖康時五世祖南金以武弁
南遷于錢唐四世祖某又徙家烏程故今為湖州人曽祖
俊民弗仕祖椿年用同知樞宻院事謝公堂奏官終扵某路
兵馬押父守真輕財尚義郷稱善人入 朝以公貴贈
承務松江府判官母濮氏贈㳟人公生而卓異精敏絶人讀
書遇目成誦徳祐失國科舉事廢公年甫九猶能習為其文
既長乃弃去而刻意聖賢之學三山敖先生翁深於三禮而
[032-24b]
善易公之㳺於莭文度數之詳辭變象占之妙靡不愽
洞䆒叅知政事文公大理少卿牟公皆前代遺老莫不器重焉
用薦者署本郡儒學録髙公克㳟持風裁慎許可時為江淛行
省左右司郎中聞公名欲識之一見與語降歎不巳曰君大才
不可小用也及為南䑓治書侍御史首以敖先生及鄧公文原
陳公康祖姚公式與公五人並薦于朝未報而行省調公杭州
路儒學正河南王孛憐䚟甞受業魏許文正公之門方以
平章政事行省江淛聞公講大𢍆其意即遣子公受學且
移文中書舉公可教子而中書巳㝎擬䑓章𫠦薦五人各
郡文學乃以公為杭州路儒學教授視事伊始承歉之餘帑
枵然絃誦息響小稔則量入為出莭縮浮蠧既又復
民問冐𣳚之田為米三百石貲用稍充乃嚴飾造祭器
[032-25a]
自禮殿論堂書閣至它屋室皆一新之先是列郡釋奠多用俗
樂公訪得故太常樂工兩人俾以雅樂教諸生胄聞之因招
𦤺兩樂工為子樂師今諸郡𤰅金石之樂實自公倡之秩滿
當改調扵是髙公巳為吏部尚書舉公可任史事中書左丞髙
公昉前在行省雅知公即欲䖏以編摩之職公微聞之亟具啓
事以親老乞便養遂以公為湖州路儒學教授未上丁外艱服
除中書左司都事王公克敬知公不樂逺䆠諭銓曺授以元缺
復需次于湖州家食者十有五年恬然若與世相違泰㝎丙寅
江南三省交聘公校文郷闈使者同日至公辭不獲遂應江淛
之命士論翕然歸之湖學自虞君志道主教事重搆先聖殿而
杇慢藻繢多待公始完既又葺稽古閣改建講堂考安㝎先生
湖學法列經義治事諸齋以惠来學又創仁知軒為其㳺息
[032-25b]
之𫠦其後學者爲公立生祠公移文止之不得躬往撤之用累
考入流授將仕太平路當塗縣主簿時長官皆以故免去公
獨理縣事延祐經理田土考覈多失其實賦歛不均公私咸
以爲患公爲分畫編次以爲啚籍出其隱匿而去其増加二稅
乃如期而集縣有㝎塘溉田可十頃豪家㩀而田之民以病告
中書下其事于版曺議以還民吏憚豪家莫敢奉行言扵公
立命歸之和州民有田在縣境富家與爲交昜劵成而負其■
民訟于官而富家執劵自辨有司莫知𫠦裁乃越江来訴公探
得其情始懼而以其直歸之縣民立異姓爲後者𫠦後父母沒
巳久有非其族而姓偶同者賂吏給慿改立而盡奪其貲産公
焚其憑而𨤲正之里父老數十人羅拜馬前曰公神明之政也
大侵民以状言灾傷郡戒縣勿受公争之不得即觧印求
[032-26a]
去郡中驚悟遣吏謝公且以檢視之事悉諉之公躬履阡陌不
避其勤民頼以甦元公永貞為江東㢘訪副使廵厯而還謂其
使王公士熈曰吾分按太平池州㢘䏻吏惟一當塗主簿而巳
王公亦素知公聞之喜力薦公才堪風憲元統乙亥江淛行省
叅知政事孛术魯公翀復聘公司文衡禮遇至部使者舉公
可上縣令而公以年垂七袠告老而歸授承務杭州路富陽
縣尹𦤺仕公天資粹羙而輔之以學造次必由扵禮家人未甞
見其有惰容居官朝出涖事暮歸讀書課子弟至夜分不寐
少甞星官暦翁治其術運𥮅尤精既老于家杜門罕與人事
接潜心於易著易集二十序例各一卷十年之間精
力盡在是書矣公寡𥊏欲善攝養老而氣貌益充無衰態俄
以疽發背而病巳革猶置昜扵几案間時諷誦之語其子
[032-26b]
曰死期至矣夫復何言須翛然而化至正五年夏六月二十
九日也娶鄭氏先十八年卒贈㳟人子男三人長巳卒次駿
松江府儒學教授次駪女二人長楊福孫亦巳卒次陸元
瑾孫男六人長璨用公為紹興路錢清務副使次璛琰璋瑛
瓉女三人曾孫男二人女二人公昆弟四人伯𠦑季皆早世叔
有遺孤甫四撫而教之踰扵已子伯季皆無嗣則以駿駪為
之後駿䓁遵治命以某年冬十月某日奉柩塟烏程縣徳政郷
毗山先墓之次與鄭㳟人同兆後四年乃命璛赱京師属溍
為之銘盖髙公𫠦薦五人惟鄧公掌制命侍經幄仕最顯公雖
與有民社而未以展其材餘三人又僅止扵文學然皆能
脫略名迹而以道義相髙有識之士莫不服髙公之知人而嘉
五人之不負𫠦舉也五人相下世巳久
[032-27a]
今天子以鄧公先朝臣用臣僚奏特賜以神道之碑銘而溍
以門生沗
與聞論撰兹又執筆而銘公一時之人物至是凋落盡矣
何能無感愴扵斯文也哉鉅曰
知人之明古以為難聲求氣應夫豈偶然公有逢連茹而進
孰不望公争翔競大道甚夷公行徐徐既其英發而不舒
自首一官老扵文學丕闡聖謨以開後覺晚乃佐邑未䆒𫠦施
俄復引年納禄而歸加㤙増秩不煩以事鼔缶而歌優㳺卒
儲祉則豐𢌿于来昆尚克自振益伉其門史氏作銘言無溢羙
寫之方珉芬千祀
[032-27b]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苐三十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