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華黃先生文集 > 金華黃先生文集 27


[027-1a]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第二十七 續藁二十四
 神道碑 臨川危素編次 番昜劉耳校正
  御史中丞贈資政大夫中書右丞上護軍追封平陽郡公
  謚文靖徐公神道碑
公諱毅字伯弘姓徐氏丗為平陽趙城人家于霍峯鄉不明里
髙祖諱澤曽祖諱潤皆力夲尚義值金季之亂晦迹弗耀入
皇朝始有出而仕者祖諱玉由元帥府都提控崞縣提領岢
嵐州長官終於河東南路提舉常平倉事御史中丞王公𫝊文
銘其墓累贈嘉議大夫上輕車都尉封平陽郡侯祖妣髙氏
平陽郡夫人考諱徳舉由尚書省出爲平陽路轉運司經
終於太原路監使司提舉翰林學士承旨姚公燧銘其墓累贈
中奉大夫護軍追封平陽郡公妣盧氏邢氏並平陽郡夫人公
[027-1b]
盧夫人出也㓜頴異丱受業於魏許文正公磨礲浸灌日
長月益以清方勁正爲衆所嚴憚莫不以逺大期之弱冠辟
  調同知檀州事當國者急於賦歛督責甚峻郡縣長吏
奉承如恐弗及公獨不阿其意帷務布徳澤以甦疲瘵人稱其
有古循吏風
丗祖皇帝聞其名擢察御史上言江新附未乆宜隱卹流
亡以固民心京師天下根本宜蠲除地稅以厚民力檢覈災傷
宜以時而發倉之儲山澤之利申明酒禁以脩荒政鰥寡
孤獨宜有養民所疾苦宜遣使詢問方今庻政姑息中書親細
務而宰相失體六部僚屬多非其人因力陳省臺爲治之要及
憲司事宜監治官吏當加儆戒不可因人之誣言而升降察官
行樞宻院行大司農司行通政院及尚書省理筭受賞進官者
[027-2a]
皆可罷又以日食地震乞罷諸行省四川妄啓邊釁交阯虚勞
王師獻䇿以邀㓛生事者宜勿聽官軍承襲皆膏𥹭子弟未嘗
知兵當别議立法増國子之貟重敎官之選以興學校治宗廟
以崇祀典史以存故實設朝立班不可全無流品之分實
封陳言母使苟爲進身之計它如選用官吏减錢粮之費理㛰
田之訟馬禁水利鈔諸法其弊當救者前後所奏七十餘䟽
其言後多施行
丗祖賔天上封事于
太皇太后皇太后曰四海不可一日無君
大行皇帝奄棄天下巳五日矣苟非早定大䇿萬一或啓姦覦
変生不測實可寒心 皇孫撫軍朔漠
先帝旣授以 皇太子寳聖意可知伏願明諭宗藩大臣叶
[027-2b]
謀推戴遣使奉迎歸正大統上以副
先帝之遺意下以慰四海萬民之所屬望廷議韙之
成宗皇帝旣踐天位首請早正 東朝尊號以嚴孝養因言
陛下方虚心求治而大臣不肯任事人主之軄在論一相今
相貟太多論議不一伯顔乃先帝舊臣留以遺 陛下宜亟
相之爲治不在過求髙逺但當遵守舊制其要有四親賢逺佞
信賞必罰而巳又伏闕上言建立儲二敦睦宗藩選任臺諌敎
習親軍勿事西南夷而專備北邊赦不可等十事所上䟽又
二十餘 上皆嘉納焉擢僉陜西漢中道肅政廉訪司事未
上改吏部貟外郎時選曹事多壅滯公不避權𫝑凡銓量注擬
必考其資察其才品人皆恱服奉 詔使甘肅給軍儲糴
買轉輸規措有法事集而民不擾除僉河東山西道肅政廉訪
[027-3a]
司事閱所部獄囚而得其寃狀所釋五百餘人時稱明召爲
徽政院長史舊例臺察於徽政之事一無所問公謂法者天下
之公器宜共遵而行之臺察者執法之司何獨不得與聞徽政
之事乎有與公不相能者力詆之公即謝去尋除樞宻院經
賛决事機申嚴號令夲兵者頼其佽助爲多遷御史臺都事改
右司郎中除陜西行臺治書侍御史並以外艱不赴服除召爲
左司郎中夙夜匪彌綸庻政損益 必中其度列曹咸取
則焉擢治書侍御史柄臣欲搆害御史郭章公力爲之辨有沮
之者事竟報聞公以言不行自引去召還授陕西漢中道肅政
廉訪使関右地接羗戎人多強悍號稱難治公柔之以㤙而懾
之以威土俗爲之丕變入爲刑部尚書上言自昔有國家者必
定律令使有司知所遵守方今承平日乆宜叅酌古今立一代
[027-3b]
之成法 上可其奏仍命緫其事方次苐就緒未及上而改
授河北河南道肅政廉訪使無何復入爲刑部尚書擢侍御史
除僉樞宻院事
仁宗皇帝在儲闈素知其有公輔之器及正位 宸極擢江
南行臺侍御史遷燕南河北道肅政廉訪使召赴 闕遂叅
議中書省事頃之拜陕西諸道行御史臺御史中丞力辭而歸
每謂人生未老得閑乃爲貴吾年周六甲事 四朝恒以
無能報爲懼安敢昧止足之戒乎延祐元年十二月二十六
日以疾薨于里苐之正享年六十有一某年某月某日葬某
郷某之原公累階資善大夫訃聞 上嗟悼不已 詔特
贈資政大夫中書右丞上護軍追封平陽郡公謚文靖仍命詞
臣爲賛書以褒寵之娶裴氏封平陽郡夫人子男一人宗義亞
[027-4a]
中大夫衡州路緫管女四人長常徳路揔管裴宗文次
某夫亡年未三十即歸居父母家今巳七十餘次朝列大夫
曹州尹麻敦武校尉某處搉茶提舉王𤦺孫男二人俶
僖公遺書有奏議五卷詩文三卷翰林學士呉公澄爲之序惟
公以純實之資克承正學遭逢聖代爲時名臣雖雅志恬退而
造次不忘於愛君憂國光膺渥生榮死哀不亦宜乎公殁之
溍始舉進士至京師三十有五年公孫俶以墓隧之碑未建
介翰林脩撰王宗以銘來屬溍雖不及游公之門而覿其光
儀聆其罄欬讀公之書而論其丗君臣之際何其盛哉序而銘
諸史臣之軄也敢以不敏辭銘曰
惟公之先隱顯以時再丗外官不大厥施委其餘祉伊公之貽
筮仕華問四馳擢寘臺端用副𠋣毗作 帝耳目爲國
[027-4b]
龜 宫車晚出人心危疑盡言無避神器有歸出將使指
風紀見持入綴從班獻納論思乃隮宥府乃陪司訏謨逺猷
賛襄萬幾峻陟文階執法太㣲胡然逺引莫可鞿公身在外
忠愛不衰庻公復來赤舄衮衣遺表上聞 當宁齎咨一鳯
之鳴六龍以飛申錫寵褒厥有制詞有封若堂昭以銘詩
  㳂海上副萬户石抹公神道碑
至正七年冬十月二十七日武徳將軍㳂海上萬户府副萬户
石抹公終于台州之苐卜以某年某月某日從𦵏于栁城之
先塋公諱明里帖木児别名祖字伯善迪烈糺人其先出於
梁蕭氏隋蕭后以族入于突厥后歸唐而其族留突厥至遼爲
述律氏仕遼多至顯官金滅遼改命爲石抹氏曰庫烈而者於
公爲六丗祖義不仕金望日再拜而卒曰脫羅華察耳者於公
[027-5a]
爲五丗祖承先志亦不仕其苐二子曰也鮮公髙祖也問父何
爲不仕父語以其故慨然曰兒必復之金主聞其材武多智召
爲奚部長固辭弗𫉬乃俾兄瞻徳納姑受之以全其宗遂遯去
之北野山射狐䑕以食誓不食金粟聞
太祖皇帝龍興朔漠乃杖䇿來歸謁拜于九斿白旗之下言東
京金人根本之地得東京則金何圗 上即命取東京師次
髙州與之千使爲前鋒諜知東京新易留守出竒計獨與
邀殺之遂入東京得地千里户十萬八千勝兵十萬進攻北
京三年而克之得其守將四十有七城邑二十二有 旨以
北京旅拒王師當屠力諌止焉特授御史大夫領北京逹魯花
赤别募精銳之士萬二千號黒軍以其籍來上賜金虎符加上
將軍提控諸路元帥府便宜行事
[027-5b]
太祖西征俾統糺漢黒軍偕諸將經畧中原徇地至蠡州死焉
曽祖諱查刺爲御史大夫統黒軍定河東陕西諸郡移師攻
益都城破衆欲盡殱降者堅持不可益都之人生爲立祠以黑
軍長驅入汴進㧞雎陽
太宗皇帝疇其勞授眞定兼北京两路逹魯花赤祖諱庫禄滿
以黒軍與從弟度刺攻襄陽樊城
丗祖皇帝念其祖父之㓛降 制褒諭賜金苻爲緫管與叛
將戰于濟南死焉考諱良輔以黒軍攻五河及湖南諸部宋平
論㓛行賞賜金虎符蔡州弩軍萬户黄州招討使㝷以㳂海
副都元帥開閫于四明㑹改元帥爲萬户遂以爲㳂海上萬户
府副萬户累階昭毅大將軍由昭毅而上四丗有傳在國史妣
荘氏封某郡太夫人公少材而尚氣不肯爲人下大德七年
[027-6a]
以門㓛入備宿䘙事
成宗皇帝爲舎利别赤將 上旨禱祠山川所過州邑名人
魁士莫不噐重之十一年昭毅公以老謝事 詔以公嗣其
軄方是時承平日乆黒軍落之餘多巳它屬
武宗即皇帝位
仁宗爲皇太子 上命悉括黒軍以衛東宫宗戚貴臣弗便
事遂以㳂海軍分鎮台州皇慶元年又移鎮婺處两州
馭軍嚴肅而恩意周浹當揀放而老且貧不能歸者曲爲之地
使有以自給而逹於郷里旅殯者累百擇地爲叢冢聚瘞而
時祭之婺之教塲多餘地最爲沃衍相其土宜樹桑藝粟麥而
儲其入幕府勞徠供億軍中藥餌棺槥咸取給焉睱日則延師
儒咨諏善道士譽翕然居民亦樂其不擾徃徃形於謡詠江西
[027-6b]
大盗起寜都㓂贑州列郡皆警 朝廷命行省臣親率諸
道兵徃討之公預在行聞公所設方畧深服其决機之精即檄
公爲行軍都鎮撫部郢復諸軍生縳其兇渠二人而乘勝擣其
巢穴逆黨潰去元惡㝷亦就擒乃班師凱旋處之遂昌愚民嘯
聚竊發郡縣約官軍合捕公按兵不出單直抵其處責長吏
失於撫字諭富家輸粟賑濟而團結保伍以自衛不旬日誅其
首亂而歸其同黨三十五人于有司餘皆令復業如故两浙之
塩法積弊日滋行省俾公與轉運司官共整治之公訪求其致
弊之源隨事𨤲革亭户之凋耗者亟爲僉替使無缺役官課旣
登而民間煑盗販之害有未盡除事聞于上命行省擇所部
萬户一廵以申明其禁令公首膺兹選所至人莫敢犯或
弗悛而麗于法立蔽其罪未嘗留獄由是平民免於誣構株連
[027-7a]
之患公復深䆒其利病酌古今之宜爲上中下三䇿行省以上
于中書事格不行有識之士以公言不可廢相與刻寘郡庠人
至今傳之昭毅公旣老每懐郷土之念館之日家僅存遺書
數千卷公粥其故廬爲舟車之費奉柩還葬栁城餘貲悉分諸
弟太夫人乆留遼東因迎侍南來致其孝養諸弟相即丗撫
育其孤子至於成立嫁其孤女咸得所歸公從昭毅公在四
明師事前進士史先生蒙卿先生没公爲治葬且割田以𥙊焉
四明之學大抵祖六氏而宗楊𡊮惟先生上接㬊氏之傳爲學
一本於朱子公天資頴悟凡先生所指授聞輙領解然不徒守
其空言而務在明體以逹用自經傳子史下至名法縱横天文
地理數術方技異敎外書靡所不通而韜鈐之秘則家庭所夙
講商搉古今亹亹忘倦治法征謀如指諸掌公素慕爲竒節偉
[027-7b]
行非常之㓛有志於當丗而喜推轂士𩔖志局于位弗克盡展
所藴因自號北野兀者年踰強仕即請納禄舉仲弟振祖以自
代樂台州山水之勝買田築室而居焉扁宴休之所曰抱膝軒
雅歌賦詩以自娱家事付之諸子一無所問更自號太平幸民
𦤺和天暦之交行省强起公防遏松江海道事定表爲閩帥公
微聞之以親老力辭及太夫人以髙壽終公年巳耳順哀毀過
禮旣奉柩祔葬于昭毅公之左廬墓三年然後去太夫人所遺
服御之物悉以𢌿季弟其篤於孝友天性然也省臺交章列薦
略不動其意覃官之令下亦不自陳安常待終不疾而逝享年
六十有七所著抱膝軒吟若干卷清新高古有作者風娶弘
刺氏封武平郡君子男五人長宜孫襲武徳將軍㳂海上萬户
府副萬户次文孫次徳孫俱國子學生次厚孫今以昭信校尉
[027-8a]
爲㳂海上萬户府副萬户次哈刺女三人長㤗不華
英宗龍飛進士苐一今累遷翰林侍讀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
同脩國史餘在室昭信君以葬有日奉公門下士潘倬之狀以
碑銘來屬溍幸辱㳺公父子間且與侍讀公同官爲僚不敢以
衰朽不文爲觧狀稱公倜儻似魯仲連淵深機宻似李泌得士
似魏公子無忌廉退似邴曼容至於料敵制勝論事剴切抑又
公之所長人以爲知言銘曰
猗公之先爲時名臣運去物改不事二君逮其孫曽歸我
真主累將重侯勲在盟府休五葉惟公敬承際逢熈運四方
砥平專城坐鎮偃旗卧皷海波不驚萬室按堵蟁蝱之細安足
掃除小試之效特公緒餘公材則多敏而恱學九流百家由慱
而約經綸之妙出武入文歛蔵弗耀抗志青雲時逾两紀優游
[027-8b]
事外嘯歌息偃春融蟬蛻積慶儲祉𢌿于後人提將之符棨㦸
在門史所屢書公先四丗嗣作公碑其尚無媿
  嘉議大夫禮部尚書致仕于公神道碑
至正十三年九月已已嘉議大夫禮部尚書致仕干公終于平
江里第享年七十有八以其年十月丁酉葬呉縣至德郷洞涇
鷹蕩之原公諱文傳字壽道姓干氏干之得姓始於春秋時宋
大夫犨漢有蜀郡尉獻呉有軍師𣈆有將軍瓉著作郎寳史
氏所紀代不乏人其後有家于汴而仕于宋至武顯大夫者曰
思義於公爲六丗祖武顯之子曰信於公爲五丗祖建炎
其弟武節大夫㳟扈蹕南渡僑居平江子孫因占籍焉髙祖諱
振曽祖諱拱辰皆弗仕祖諱宗顯承信郎今贈亞中大夫鎮江
路緫輕車都尉追封穎川郡侯祖妣呉氏追封潁川郡夫人
[027-9a]
考諱雷龍郷貢進士入 皇朝終於饒之慈湖書院山長今
贈嘉議大夫兵部尚書上輕車尉追封頴川郡侯妣吴氏頋氏
所生母陸氏並追封頴川郡夫人其詳具如公同年翰林學士
承旨歐陽公玄所爲贈封之碑承信府君雖仍先丗以武弁
入官而力教其子以文易武故兵部府君一薦于漕再薦于郷
最後遂與長子湯同上春官郷人榮之未幾塲屋事廢湯亦卒
而陸夫人生公兵部府君名以今諱盖深有望焉公少嗜學十
能屬文年未弱冠而聲譽籍甚用舉者爲吴及金壇两縣學
教諭饒之慈湖書院山長浙右憲府辟入幕未赴而丁兵部府
君憂
仁宗臨御之始有 詔著取士令公首以江浙郷貢會試京
師登延祐二年乙科 旨賜進士出身故事布衣入宫
[027-9b]
階當二等主選吏以舉人亦起於布衣疑未决 上特命䝉
古人與正六品階後勿用爲例餘皆與對品階授承事郎慶元
路同知昌國州事昌國一海島耳民頑獷不昜治其無良者
徃徃群行剽掠於鉅海中若化外然公柔之以恩信俗爲之變
長宫有强愎自恣者公不與校而推誠以待之乆乃自屈服瀕
海有三塩塲司其事者帖轉運使之𫝑虐使州民身服重役而
家業破蕩公語同寮曰吾屬受 天子命以牧此民可坐視
而弗之救乎乃亟爲之陳理辭嚴義正上官莫能奪民頼以免
在官五年去之日如始至遷承務郎平江路長洲縣尹長洲公
郷邑地廣人稠牒訴轇轕輸秋租至四十餘萬石公於𨵿決
趣辦具有條理使傳徃來將迎無虚日亦靡憚其勤徙榻公署
無事未嘗輙出而親舊莫敢通謁會創行助役法凡民田百
[027-10a]
畒令以三畒入于官爲受役者之助行中書省檄公專任長洲
之事旣又連以華亭上海两縣無錫一州之事諉焉公之號令
素孚於長洲之民聞公諭以善言無敢爲詭所得皆田旬
日而事集華亭上海之亭户不統於有司而無錫多豪家大姓
非長洲比公委曲化導人皆恱從詭之弊旣絶亦以田來
歸中人之家自是不病於役以陸夫人䘮去官服闋遷承徳郎
湖州路烏程縣尹富民張某之妻王無子張隂納一妾於外生
子未周王誘之來逐其妾而留其兒以器貯水沈之不死以
帛勒其頸乃死夜以醬塗死兒而焚之張知而無如之何公聞
之乃發其事死児餘骨巳至官王厚賄妾之父母買鄰家児以
爲妾所生児不死公令妾抱而乳之児啼不就抱亦不肯食
妾之父母辭窮實乃呼鄰婦至庭下児見親母躍入其懐乳
[027-10b]
之即食王遂伏殺児之辜人以爲神明丹徒縣民周某有一女
二子而二子共殺其女獄乆不決浙西憲司俾公徃鞠之公於
片時間悉得其情而周有母乞貸二子命以養其老公謂二子
所承有輕重合以首從論乃議以爲首者當殺姊之罪爲從者
免其死使養之憲司如公言人稱明安定胡先生葬何山寺
僧壞其墓而㩀其地十年來郡守之清强有風力者與之争
皆莫能得公白于大府始還其舊而表樹焉陞奉議大夫徽州
路婺源州知州婺源依山爲州民素淳朴而丗降風移俗習變
遷男女㛰聘後富則渝其約有育其女至老死不嫁者親䘮貧
則不舉有停其柩累丗不葬者公下車即呼其耆老使以禮
訓告之閱三月而㛰嫁䘮葬之事俱畢朱文公上丗居婺源故
業爲豪民所并子孫訴于有司莫能直公呼豪民折之以理不
[027-11a]
煩窮治而悉歸之募好義者即宅建祠令其家丗守焉富民江
某出游京師娶倡女張爲婦江旣客死張間関数千里返其柩
以葬前妻之子遇之不以禮而重困苦之日給脫粟二升使自
舂爨以食張不能堪子恐生它變乃與其弟共殺之瘞其尸山
谷間官府知之而利其賄不問也公曰爲人子而𢦤其庻母人
道滅矣可逭其誅乎乃發其事而論如法陞朝列大夫平江路
呉江州知州呉江去公家僅数十里猶長洲也公綜理裁决小
大庻務處之以公而行之以恕親舊訖無間言公仕所至必
以均賦役爲先催科逮一用信牌度其緩急而嚴爲程限民
亦不敢違村落之間不識有悍吏之呌囂突也至於明要束
以正官常謹防閑以清吏弊厚拊養以紓民力精勸勵以㳤士
心有古循吏之風焉人始而憚乆而安終而愛且慕旣去而又
[027-11b]
思之也在
丗祖時王文康公鶚嘗請脩遼金史至
仁宗時李文忠公孟又嘗請脩宋史乆未有成書
今天子至正三年始命首相緫其事凡文學侍從之臣布在列
位並令入館分任作其效官于四方及山林之遺逸咸加搜
訪俾預討論於是公自呉江召入居宋史前局公恪恭其軄雖
憊不少休甫逾再朞而三史咸以次告成燕犒錫賚寵優渥
仍有旨四品以下各進一官擢公集賢待制朝請大夫居無何
遂𦤺仕先是 朝廷爲官擇人以公才長於治𠟵而煩以
州縣之事公以治行爲一道最而舉於憲府者四韓公鏞乘使
者車按行屬部至親作烏程謡以紀其政績惜乎所試者小未
能盡展其經綸之藴晚逢盛際峻躋邇列人皆期公致位通要
[027-12a]
有大設施而公雅志廉退齒髮未裒輙請納禄優㳺里閈垂將
十年而以壽終縉紳先生及于是者其幾何人公氣貌充偉識
度凝逺遇事皆不苟平居衣服無華飾食無珍味而於親庭之
養家廟之𥙊必𦤺其豐腆無他玩好而獨耽於書手自校讎至
老不倦喜接引後進來者必與均禮而諄諄誘掖之江浙江西
郷闈聘公同考試者三主其文衡者四所取士後多知名爲文
務雅正不事浮藻有來謁者亦不厭於應酬公以仁里自號暮
年又自號止齋有仁里漫藁若干卷藏於家娶頋氏逾年而卒
時氏累贈頴川郡夫人朱氏亦皆前卒時夫人執婦道尤
謹有子男三人長旟用公𦤺仕澤爲忠翊校尉河南府路同知
陕州事次旌建寕路醫學正次城國子生女五人長張思誠
早卒次管瑾丹徒縣儒學教諭次葉元英次適章祥次
[027-12b]
陶思敬嘉興倉監支納庻女二人一許嫁𡊮養福一尚㓜孫男
八人德潤德淵德源德洵德温徳浚徳徳滋惟徳淵爲國子
學生餘皆業儒女四人曽孫男一人女二人公之殁也遺命速
葬旟方在官下旌及城弗敢違逾月而葬焉與時夫人同兆域
窀穸之事甫畢旟適以秩滿受代而還攀號靡及乃奉公甥呉
洪之逾濤江走金華山中問銘於溍以作公碑始公入秉史
筆溍實同召命適遭内艱弗果赴逮公書成受賞得謝而歸
溍乃起自休致承乏太史屬預聞脩 本朝后妃㓛臣傳幸
從諸公之後執茟具草而竟未𫉬裁定上進溍之不敏媿公多
矣安足以任不朽之託乎然以江浙之士與公爲同年者十人
溍獨後死義不得辭也銘曰
氣運合一人材乃完公生其時弗後弗先
[027-13a]
皇仁在上豐水有𦬊長之育之逮夫強仕乃㧞其萃乃揚其英
褎然前列旅於 天廷踆踆退讓守官外服進也不亟鴻漸
于陸孰遄公歸俾居 帝旁蘭臺石室大啓秘蔵後王
推求故實用禆 乙覽考其得失疇功𠕋府簉迹仙班
上方眷公公引年東門祖餞光華載路八座之崇 熈朝
九原莫作一鑑未亡䟽封錫謚嗣舉彞章頋慙不敏汗青
無日猶及銘公曰茟則茟
  嘉議大夫婺州路緫管兼管内勸農事古䚟公神道碑
公諱忽都逹而字通叟系出蒙古古䚟氏其先曰伯帖木児
丗居雲中曽大父曰阿屯赤那演以侍衞近臣受知 先朝
弗及官而殁大父曰火者楊州路泰興縣逹魯花赤當用公恩
贈官封爵未命父曰阿散累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都
[027-13b]
封雲中郡侯尚書侍親至江南因占籍於金陵後又徙
湖北而居於澧陽母蜀人馮氏宋某路提㸃刑獄立之孫女
追封雲中郡夫人有子一人即公也公㓜警敏篤孝於親比長
雅好儒術㳺學湖湘間從名師受經史而䆒其大義肆筆成文
咸造於理儕軰敬歎自以爲莫及俗尚祀公讀書之所旁民
禍公為驅逐禁止之一夕見夣於其人曰公貴人
也我不敢與之抗當舎此逺去自是其妖遂絶聞者駭異焉延
祐四年郡縣以公充賦有司爲湖廣郷試苐一五年㑹試京師
及 上親䇿遂爲廷試苐一 旨賜進士及第授承務
郎秘書監著作郎奉 詔函香禮祠五嶽竣事還 朝除
湖廣行中書省左右司貟外會蠻徭竊發從省官出兵討之
公乘機制變宻運籌畫賞罰明信士樂爲用事平以聞褒寵甚
[027-14a]
渥擢奉訓大夫江南行御史臺察御史彈劾無所避風来爲
之二新分按所至嚴而不苛人莫不感服除江浙行中書省左
右司貟外郎江浙地大人夥政務叢𠟵文移填委公䖏之以間
睱而事無不治執及僚屬多頼焉遷朝列大夫都水庸田副
使行部至錢塘有司言民居侵入湖面請盡撤之公白于行省
曰西湖水利當䟽通者在乎九井苟無壅塞何多毀民屋爲此
特小吏欲乘勢爲姦利耳有司不敢復言民乃𫉬奠居于無优
塩官海隄爲風濤激蝕而崩田廬亭竈皆淪沒危及扵城廓
朝廷爲遣宮謀捍禦之公督有司具木石以庀役事晝夜不少
隄成而水患息改荆湖北道宣慰副使到官三月丁尚書公
憂自江陵扶柩渉江湖抵錢塘遵治命卜地於吴山萬松嶺之
側以葬焉公居䘮悉用古禮廬扵墓次三年築亭號永思示終
[027-14b]
身無忘也服闋授同知饒州路緫管府事 國朝之制以六
事考郡縣之殿最公下車未㡬而六事俱有成效至於整站赤
以通使命華郷司以正稅籍造浮梁而民免於病明法令而
豪強震懾崇教化而禮讓興行可紀者不一而足在官三年以
治最聞公以秩滿將觧印綬去士民攀戀不巳復爲留二年陞
中憲大夫同知衡州路緫管府事時有大盗搆亂於廣海軍旅
之興所過騷然公給其需求而戢其暴横皆有法由是軍士無
敢譁而居民得以安於田里郡庠有諸葛孔明祠乆弗葺主
教事者因而廢之公慨然曰孔明王佐之才立祠依聖人孰謂
不可即命復其祠如故湖湘間多學者公聘名儒設賞格試以
經術辭藝是大比上春官者皆前日預選之士 皇上臨
御日乆望治益切慎擇守令付以承流宣化之公用舉者授
[027-15a]
大中大夫濟南路緫管鈔法滯不行首為立變通之方公
便之旱有禱輙應人以為公精忱感孚所致未及三年復以
六事𤰅舉治最俄移疾而歸 廷議謂公才任治𠟵不宜使
閑退 詔除嘉議大夫婺州路緫管未上而疾作遂不起
公生於元貞二年五月十二日卒於至正九年十二月十二日
享年五十有四以十年二月某甲子朔祔葬于尚書公墓之左
夫人河東聶氏宋某路提㸃刑獄光之孫女事舅姑有禮待姻
族有恩年四十有六先公一年卒封雲中郡夫人有子男一
人曰古思公教之甚篤毎撫而誨之曰吾忝以倫魁致位三
品蒙國㤙厚矣爾能不墜吾家聲吾死之日目何憾乎
思佩服訓言而刻意於學至正七年中山東郷試苐二名用特
清州儒學正今用公爲忠𩔰校尉平江路同知吴江州
[027-15b]
事女二人長古真未嫁而卒次傑烈真適某人庻子一人曰
古烈尚㓜惟公早由館閣出入省臺而雅志恬静廉於進取
㦄仕已踰三十年食禄不過二千石今方嚮用而不可作惟
嗇其年是以其材弗䆒於用也然觀古之君子藴蓄經綸之
業而不克大施後之人必有起而成其志享其禄位者公則有
子矣古思縁斯文之雅故以狀來属溍銘公神道之碑謹序
而銘之銘曰
大山穹林杞梓岀焉名宗貴胄實生俊賢際時熈洽文塲游啓
公以儒英克冠多士承明之廷群才所儲瓊琚玉佩拾級而趨
乃賛政機乃持風紀徃臨外服使事有指人徯公歸公來徐徐
緹屏泥軾两乘倅車晚專名城有民有社導揚德意膏澤在下
膚寸之雲盍雨九州 上方側席公去不留胡不愸遺俾躋
[027-16a]
上壽公才則多用而未䆒有子承考公殁不亡于飾其終國有
彝章謚在奉常傳在太史惟墓有碑以龜趾
  銀青榮禄大夫大司徒陳公神道碑
㤗定二年六月十八日銀青榮禄大夫大司徒陳公薨于京師
阜財坊寓舎權厝于城西之某所公嗣子逹甫三嵗留婺之蘭
溪故居後二十有六年是為至正十一年逹始克返柩某月
某日襄大事于蘭溪某郷某山之原爰以狀授溍俾勒銘神道
之碑按狀公諱萍姓陳氏自周封有虞之後於陳春秋時為楚
𫠦併子孫以國為氏處四方丗有名人其居于温莫詳所始
公曽祖諱景彦晦徳弗耀祖諱春倜儻好施喜周人之急刻意
教子期于有成考司馬府君諱自中娶于蘭溪楊氏因以家焉
宋季與伯兄右丞相兼樞宻使宜中俱以進士起家徳祐元二
[027-16b]
丞相當國我 朝伐宋之師逼臨安邀丞相出降竟不出而
奉益王廣王遷及至海上知天命已去乃浮海之占城之暹
而没府君以大都督府行軍司馬提兵拒守分水関與大軍相
持十餘日食盡援絶軍帥欲降之不從朝服南向再拜而死五
子存者三人皆育於外家楊氏公其仲也
丗祖皇帝以丞相不降而去遣使追之不及命物色其子弟在
者外氏遂以公兄弟歸于京師公天資頴敏髫齓之年儀
觀語言巳如成人
丗祖見其骨相厖厚異於常児大竒之公亦念陳氏故相家
不可不自樹立刻意於學無所不通以兼善 旨賜
名輦真加刺思俾事
宗皇帝於東宫於是
[027-17a]
丗祖皇帝方長駕逺馭網羅英豪公因得與居與游而晞日月
之光華覩風雷之迅奮聦明益以開發至於射亦精其能
上深噐其材而未及用
成宗皇帝以公 先朝舊臣加眷遇日侍左右與聞謀議
自 家統一函夏惟土蕃最爲西方強國諸戎咸畏憚之
昔唐人與之通㛰結好而日㝷干戈未始休息今雖臣附巳乆
而竊發不時朝廷視爲重地建宣政院以統治焉㑹邉人告警
上欲命將出師而難其人詢於在廷無以易公特拜榮禄大夫
宣政使佩三珠虎符領土蕃宣慰使以討之陛辭之日賜以銀
印金劍使得便宜從事公受知 累朝每思以竒非常之功
自見慷慨激烈勇徃直前士氣百倍戈矛所指氛祲肅清殱其
渠魁十人盡定多含思桒思加康撒児之地凱還召對賜上
[027-17b]
樽襲衣奬諭甚至
武宗皇帝臨御之始以公習於西事命持 詔撫寕邊陲
入亂境有整衆而來公猝與之遇亟命從觧鞍列坐
環以重車如城郭左右指揮外示閑睱敵疑有伏懼莫敢前有
以所戴白㡌掲於竿首者公引弓一發中之遂驚駭遁去由是
諸部服公威名聞公至皆膽落不敢言叛矣入朝以功拜大司
徒進階銀青榮禄大夫以宣政使兼㑹福院使延慶司使土蕃
宣慰使如故仍推恩于三代曽祖贈中奉大夫秘書卿護軍
封永嘉郡公謚安惠祖贈資徳大夫集賢學士上護軍追封永
嘉郡公謚恭僖曽祖妣王氏妣楊氏並封永嘉郡夫人考司
馬府君贈銀青榮禄大夫大司徒上柱國封温國公謚康順
母楊氏封温國太夫人公入則侍燕閑出則陪扈從妙選時髦
[027-18a]
開府設屬門生故吏多致通顯寵錫榮耀震于一時或以公驟
貴而忌之譛於上曰亡國相之子孫不宜寘之禁近 上
若曰其父勢節而死爲彼忠臣其子豈不能忠於我乎夫官爵
以待豪傑之士非爾所知也
仁宗皇帝以重熈累洽之餘右丈興治元儒大老森列乎臺閣
公翶翔其間推賢讓能多所薦引因事論明諒不阿莫不歎
服焉
英宗皇帝奮乾剛以御群下大臣動遭譴責公毎從容諷諌
天顔爲霽威嚴所全護甚衆臨安旣下干戈之際公與太夫
人相失莫知其所在㝷訪不𫉬爲之不御酒肉者二十年獳慕
之思乆而彌切或傳在順州某氏之家公奉金幣及名馬以請
而弗能得聞于朝爲降 旨賜泉幣萬緡白金十鎰
[027-18b]
皇太后及諸王大臣織文錦綺之属又不下萬匹公舉以遺之
遂迎侍以歸一時文人咸爲賦詩頌羙其事朝野榮之太夫人
日思郷里公之兄芹女兄媁適至自南方媁孝思尤篤自與母
相失斷髪誓不嫁然指爲香十指僅存其四至是與芹奉安輿
還蘭溪服勤孝養克盡子道太夫人康寕壽考享年七十有三
而終延祐五年三月也公聞訃南奔 朝廷賻泉幣萬緡給
驛馬四十匹遣近臣諭 旨於行省執及部使者護其葬
别勑詞臣為製碑銘未㡬 上三遣使賜七寳束帶一金織
文叚十泉幣五千緡起公於家公還朝乆之俄感未疾宣醫診
視相望於道屢乞歸皆不疾増𠟵始得請出爲行宣政院使
未行而遽不起享年五十有七訃聞朝論深痛惜焉娶某氏封
某夫人子男一人即逹工於書
[027-19a]
今上皇帝嘗命題欽安殿榜及渾天儀𨇠度集㦄代郊祀禮甚
嘗奉 旨禮祠寳陀竣事而歸錫賚尤渥人謂陳氏
有子矣公兄芹弟葭皆前卒芹以子愛穆柯貴贈中順大夫同
僉通政院事愛穆柯受知 今上日見親近與逹雅相敦睦
家庭之間動中禮法陳氏之丗澤未艾也康順之忠義死莭固
享有其報非公能濟其羙亦何以致是哉銘曰
陳公克生相門際今 聖代四海一君奉身來歸年甫
覉貫服勤帷幄出入無間不亟于進譽望日𨺚藴其宏略以時
奮庸西人弗靖事聞 當宁峻陟使名統臨蕃部銀章寳劍
假以便冝盡護諸將徃宣 皇威賈勇長驅士樂用命兇渠
旣殄邉地悉定凱還論功委任益專洊將使指來旬來宣視險
如夷出竒制變折其姦萌莫敢復叛上公之貴兼緫官公材
[027-19b]
則多靡憚其煩入居
帝旁從容獻替人得不聞隂其賜公起䟽逺人或譛之蔽自
上𠂻用公不疑公逝不留公則有子追逺不忘遷神故里某山
之原有封若堂祥慶所鍾後其彌昌公位一品名在史䇿冩以
聲詩刻此山石
  特進上卿玄教大宗師元成文正中和翊運大眞人緫攝
  江淮荆襄等處道敎事知集賢院道敎事夏公神道碑
玄教苐三代大宗師夏公旣順化歸眞而遷神于故山其大弟
子張公徳𨺚襲掌敎事以狀授溍曰先師之道行徳業當援故
實請命于 朝而勒文豐碑惟是軆魄之所安不可無以表
于封樹敢属於吾子溍固辭弗𫉬則按狀𫠦述序而銘之序曰
公諱文泳字明別號紫清丗居信州貴溪縣之唐甸曽大父
[027-20a]
諱如愚大父諱英夫皆業儒而不仕父諱希賢宋末舉進士未
第而徳祐失國八 皇朝特授昭文館大學士中奉大夫母
楊氏封江夏郡夫人兄弟四人長文 次文深次文濟公最㓜
生而開爽英發丱就學讀書日記数千言不喜徇丗俗紛華
之習一日慿髙四望忽若有省慨然起求仙之興年十六學道
於龍虎山之崇真院開府儀同三司上卿張公入覲
丗祖皇帝肇立玄教命爲大宗師建崇真萬壽宫以居之公素
清慎愽雅爲開府公𫠦賞識大徳四年始至京師與大宗師特
進上卿吴公同侍開府公左右日相切磨而學益以進八年䦕
府公以 上命遣公撫視諸道流扵大江之南比還 制授
元道文徳中和法師崇真萬壽宫提㸃至大四年
仁宗皇帝在儲宫聞公賢有道而其法又多靈驗廼召見命獨
[027-20b]
任本宫承應法師有司嵗給車馬扈從徃來两京出入禁衞無
間奏對率皆稱 旨甚敬禮焉
仁宗正位宸極皇慶元年首降 制特授元成文正中和眞
人江淮荆襄等䖏道敎都提㸃賜以銀印視秩二品 天語
襃嘉恩意隆厚非常典也延祐元年公父遂拜昭文之命兄文
 亦特授某階中政院判官五年奉 上旨代祀龍虎三苐
閣皂三山竣事悉以𥙊供金繒分施各宫觀秋毫無𫠦上清
宫靈星門乆腐壞抽已槖伐石於太湖而更新之内翰歐陽
公爲之記旣又度地築宫於龍虎山北一里得請於 上賜
額元成魏國趙文敏公爲篆其扁榜曰 勑賜元成之宫云
七年開府公示將觧化以教事付呉公而命公之至治三年
𣈆王入踐大位所居便殿毎至中夜庭户輙有聲两宫為之不
[027-21a]
寕近臣拾得驢國公等傳 旨俾公以苻水祓滌之是夕粛
然翌日適當元旦即命設醮於崇真萬壽宫仍出璽書賜元成
宫為大護持
今上皇帝以公累朝𪧐徳寵待尤渥元統二年親灑 宸翰
作元成宫三大字以賜焉至正六年呉公乘化而終以開府公
治命属公嗣領教事中書集賢同奉上旨授特進上卿玄教
大宗師元成文正中和翊運大眞人緫攝江淮荆襄䓁處道教
知集賢院道教事玺書護持佩以 先朝所賜開府公玉印
寳劍他恩数皆如舊制公旣登教席一意精白以佐清静無為
之治綜理庻務悉遵前人成規衆咸安之九年春俄感㣲恙飲
食起居不異常時祝賛禱祠之事未嘗倦廢二月十四日乙亥
呼弟子畢集于前語之曰吾㽞京師五十年早荷 聖朝眷
[027-21b]
遇之𨺚晚膺宗教承嗣之重未知𫠦以報稱今大期已至當與
汝曹永訣其尚勉㫋遂語張公徳𨺚曰宗門教位四傳至汝吾
可無身後之慮矣十七日戊寅晨起盥手焚香整衣端坐翛然
而逝丗壽七十有三以十年某月某日奉遺蛻窆于貴溪某
山之某仙壇弟子薛廷鳳上官與齡薛起東詹處敬于有興王
景平蔡仲哲彭堯臣蔡中董 載静丁迪董宇定王用亨
徐守勤彭一寕劉若沖䓁若干人居元成宫者張從聖倪善成
䓁若干人公性介潔不妄取與自奉殊蕳薄名宴休之室曰素
朴齋以見其志三教九流之書無所不讀而深明於儒先理學
之旨又嘗受河圗於隱者有昔人未覩之秘而於皇極經丗之
亦暸然胸臆間所至名山洞府必窮探極討以廣見聞道法
齋科悉加考訂折𠂻下至醫藥筮莫不精䆒其術一時賢士
[027-22a]
大夫館閣名流皆與爲方外交公風標俊偉談辯絶人其語國
家之因蓽廢置古今之成敗得失與中原故老之遺言逸事㦄
㦄如指諸掌或有可疑必就問焉盖狀之可見者如此其隂㓛
宻行固有非人𫠦及知者矣溍之生也與公月同而忝先一
日頋獨後死衰朽荒落何能發揚萬一乎汗顔執茟存其梗㮣
云爾銘曰
顯顯開府
丗皇外臣佩玊瓊琚其從如雲矯矯夏公桓丘壑以時而至
祥麟一角遐觀道妙黙賛化機右我 仁廟格于穹祗民躋
壽域物不疵癘飛飈走霆直其餘事渙揚 制䇿竣仙班
出陪廵幸入侍燕間㦄事 累朝逮
今天子人惟求舊洊加禮巋然郷山神明别都昭囬衣
[027-22b]
靈森扶傳次所歸
天子有詔𢌿以文階冠于師號貴先九列榮亞三司時有乆速
道無成虧嗟丗溷濁超然髙舉金支翠旗上昇 帝𫠦
之墟巍巍仙壇眞游憇止孔侐且安承之有人永丗無斁祗薦
石章用表玄宅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苐二十七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