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華黃先生文集 > 金華黃先生文集 18


[018-1a]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苐十八 續藁十五
 序 臨川危素編次 番昜劉耳校正
  送任時仲逰金𨹧序
新安任時仲與予别十年而相見錢唐言將逰于金𨹧願有聞
以自壯時仲之逰道亦已廣矣予何能為之軒輊乎雖然不可
無以告也盖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者莊周之𫠦謂逰左雨
師右雷公經營四荒周流六漠者屈平之𫠦謂逰是皆其寓言
云耳可姑寘而勿論有如司馬遷之南逰江淮上㑹稽探禹穴
闚九疑浮扵沅湘北渉汶泗講業齊魯之都觀孔子之遺風郷
射鄒嶧戹困鄱薛彭城過梁楚以歸其閱山川之形勝而考廢
興之陳迹有以見徃昔君臣盛衰得失之由渉聖賢之故里而
博習扵稽古禮文之事有以見君子之澤彌乆不衰而其舊俗
[018-1b]
猶有存者即𫠦見以證𫠦聞而譔定成一家之言千載而下可
徴不誣夫其為逰非徒以極視聴之娱而已也金𨹧古帝王州
六朝以来其事雖淺陋無足言苟能因耳目之𫠦及参之前史
而有𫠦論著則兹逰豈徒然㦲若夫出逰而歸既歸而復出卒
以逰顯名諸侯如蘇秦張儀者固無𫠦用扵今天下一家之
日然大江以南金𨹧為㑹府 朝廷重臣緫憲度扵外者實涖
治其䖏而持風紀以使于十道者咸禀命焉尊官大人冠盖相
望或者以一言遇合蒙被薦籍與英俊並逰而無周南之留滯
則其飛騰變化坐𦤺顯名又非予之𫠦能測矣
  送鄒生歸臨江序
臨江鄒生少執業于郷先生而能窺其端緒及来錢唐遇士之
有文學者必與之㳺時出微辭碎義以相叩擊而博極其趣其
[018-2a]
泝江而西歸也咸相率賦詩贈其行而予為之序予古之君
子有弗仕無弗學後世自中人以下非志于仕弗學也其學焉
者直以為于禄之資而巳夫干禄固非𫠦以為學而亦有道焉
孔子之語子張者是也盖聖人未甞絶人之干禄又惡不由其
道是故聞與見欲其多疑與殆欲其闕言與行欲其慎能是三
者則雖不言禄而禄在其中矣今之學者羣居終日稽經諏史
不患𫠦識前言之不多患夫捜竒摘隠苟為難問未能自信耳
不患𫠦識徃行之不多患夫髙厲空不習其事未能自安耳
然且言之而不以為怍行之而不以為歉以是干禄猶非其道
况欲希賢希聖乎吾子旣有𫠦受扵其師又遑遑焉取友扵四
方聞見非不多也誠能即其耳目之𫠦及真知而實踐之盈科
而進成章而逹雖入於聖賢之域可也奚止可以干禄哉苟以
[018-2b]
予言為然則歸而求之有餘師矣若徒望予以曼辭詭辯為希
世取寵之助予不惟不敢亦不暇姑述其鄙陋以代序引庸俟
吾子之覧擇焉
  送周眀府詩序
古之作史者必為循吏立傳漢西亰二百年間傳𫠦書厪六人
盖才難自古而然尤難得者循吏也
皇元統一函夏吾烏傷領扵職方逾七十年溍生乎其時而獲
事其大夫之賢者固多求可儗扵古循吏者清江周侯殆其人
乎先是為政者務以平易近民㦯奉贄納謁以自通皆弗之拒
習為故常人不訝也侯至一切峻却之是可謂之㢘矣而世未
甞乏㢘吏也異時屢建局以覈田糧而隠匿飛併之弊有未盡
革侯始令民得自實且躬任其鉤考之勞一無𫠦憚朞月而簿
[018-3a]
書井井有條愚民無知喜争豪猾之徒誘使相告訐而隂持其
予奪之柄以為利事未竟家已破而猶弗悟侯遇其有𫠦赴愬
悉委曲譬暁調護而遣之去其不直者悉皆慙伏悔罪詘者
以信部使者郡長吏諉以鄰境之疑獄及累不决之訟侯
折以片言人莫不服其眀官府旣以無事用其餘力大治土
木營尉葺儒黌剏常平義倉而分貯公之穀以實其中完
舊益新百廢具舉是可謂之能矣而世未甞乏能吏也惟夫𫠦
居民冨𫠦去見思至扵生為立祠樹碑廪庻㡬循吏之遺風
乃絶無而僅有者也而况漢之循吏皆郡二千石今也以百
里之邑而得一循吏焉不愈難㦲侯書滿解印綬行有日吾黨
之士各賦詩以道其戀慕之俾溍序于篇首侯初由湖北海
南憲入湖南廣西帥幕以招兩江叛蠻有功超擢宣閫都司
[018-3b]
歴江東兩𠟵郡元僚績用甚著其来烏傷治治行為諸邑最憲
府方交章列薦于中朝行嚮用矣因序詩而附見侯行事之
大略俟它日傳循吏者采擇焉
  送胡季城序
東陽胡先生徃来亰師三十年通籍于 朝再居史舘悉以家
政𢌿其二子一無𫠦問二子亦能承先生之志厚自植立
遣問寒温𫠦進貲用服食之須相屬不絶先生以是安之忘其
身之客也嗣子瑜方侍慈親且力持門户事恒以不得奉晨昏
於萬里為歉先生以書来謂已得請以太常博士𦤺其事品在
苐七用著令得貤恩于父母將歸而展燎於先塋瑜聞之即日
籯糧就道徃迎候焉昔者陸賈以千金分其五子各二百金令
為生産約以過之則給人馬酒食極飲十日而更一中率再
[018-4a]
過毋乆溷汝䟽廣受以䆠成名立行足止之計歸老故郷日令
其家設酒食請族人故舊賔客相與娯樂子孫㡬及君時頗立
産業基阯而廣以為自有舊田廬予甞評先生之曠逹似陸生
㢘退似䟽傅若夫有田廬而令子孫勤力其中以供衣食則不
止扵人二百金父子相随出𨵿而歸賣金供具與郷黨宗族同
饗上賜則不止扵中再過其子與䟽傅固無大異視陸生
殆將過之然陸生始事髙帝後去官家好畤至文帝時乃
復起未必能常乘安車駟馬從歌舞鼔琴瑟數擊鮮以為樂也
家承平滋乆垂意稽古禮文之事招徕𦒿俊以備咨詢先生
年未及謝而自請納禄安知不有知陳丞相之言陸生而復起
先生於家者先生雖欲以䟽傅自䖏得乎予以衰謝之餘
憂患結廬先墓待終天年無從簉跡扵郷黨故舊履屐之末試
[018-4b]
以予言諗扵先生何如瑜曰諾則次第其語於行卷之首以爲

  山愁吟後序
古之爲詩者未始以辭之工拙驗夫人之窮逹以窮逹言詩自
韓子廬𨹧歐陽子始昌盖曰窮苦之言易好廬𨹧亦曰
非詩能窮人殆窮而後工耳自夫爲是言也好事者或又矯之
以詩能逹人之此豈近扵理也㦲匪風下泉誠窮矣鳬鷖既
醉未或有不工者意昌廬𨹧持指夫秦漢以来幽人狷士
悲呼憤慨之辭以爲言而未暇深論乎古之爲詩也臨川艾君
當宋之季其𫠦有一不售扵世凡𫠦撰著率散落而詩獨傳
其亦𫠦謂窮而工者耶感城郭之非是嘆江濤之眇然悃欵惻
怚一出畎畒之𠂻雖流離顛越而不悔是耿耿者固非詩之𫠦
[018-5a]
能窮逹而其詩亦不俟窮而後工也夫豈非適扵先民性情之
正者乎溍生也後不及望君之風采幸辱與君諸孫廷暉㳺而
獲聆君之詩愛其辭之工而閔其窮且老以死也庸敢顯誦𫠦
聞以發其歸趣云
  順齋文集序
故贈秘書少順齋蒲公旣殁仲子御史君機裒輯遺文曰間
居叢藁者為二十有六卷以授溍俾序之孟子曰頌其詩讀其
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按公行狀公生而岐嶷丱
就學強記過人未成童已通經大義弱冠文聲籍甚諸老多折
行軰與之交逮乎立年復以濂洛諸儒之倡扵漢中而漢中
之士知有道徳性命之學盖公之求端用力務自博以入約由
體以逹用眞知實踐不事矯飾而於名物度數下至隂陽醫藥
[018-5b]
無不究其精微教人具有師法大柢以行檢為先而窮經則使
之存心静定而𠫵透扵言語文字之外郡縣長吏或有𫠦取正
亦必引以當道而使之行其𫠦無事臨終却藥/弗御飲/酒賦詩夷然而逝/由是觀之則公之為人可知也粤自
家統壹宇内治化休明士俗醇羙一時鴻生碩儒為文皆雄
深渾厚而無靡麗之習承平滋乆流風未墜皇慶延祐間公入
通朝籍以性理之學施扵臺閣之文而其文益以粹譬如良金
羙玉不俟鍜錬琱而光輝發越自有不可掩者矣時
上新即位方嚮用儒術設科目以網羅四方之賢俊而御史君
以公在班列之日䇿名於昕陛士大夫尤以為榮論其丗則太
平極盛之際也溍浮沉州縣白首登畿忝以非才承乏胄
公去官十有五年之後無接聞緒論兹幸獲以疵賤之氏名
自附扵公是用忘其衰朽荒落而序其梗槩如右後之覧者論
[018-6a]
其世而知其人則於公之文思過半矣公諱道源字得之系出
漢蒲將軍至晋安西大將軍遂避亂入蜀而宋資政殿學士贈
太師楚公宗孟居眉之青神公之考皇贈禮部郎中諱政/午
徙興元公甞為郡學正終更因不復出晚以遺逸徴詣
亰師編摩史舘供奉詞林尋以博士教子居自引去
詔起公提舉陕西儒學訖不就後用御史君貴以有今贈其年
夀卒葬與言行之詳壙有誌神道有碑兹不贅述焉
  𦤺用齋詩集序
始予舉進士至亰師辱㳺伯温父子間時尊公以次對居集賢
伯温日侍左右予不乆亦調而去未暇以文字相叩擊也後
二十又五年伯温在翰苑予適備貟學官休沭相過因出𫠦為
詩曰𦤺用齋藁者若干卷第見其筆𫝑翩翩東西馳騁莫不
[018-6b]
如意之𫠦欲岀而無艱辛齟齬之態玩味之乆乃見其摹冩之
工人情物理難状之景歴歴如諸掌言皆有實而非徒作也
盖伯温之少也渉江逾淮泝大河而上徘徊齊魯燕趙之郊以
逹于
天子之都博習乎朝廷之故事臺閣之舊儀而周覧乎古昔君
臣廢興之遺蹟有以資其見聞蒙被樂育而翶翔乎英俊之林
有以飬其性情逮其強而仕也隨牒逺方﨑嶇嶺海萬里之外
長風怒濤魚龍變化巖竒穴怪殊言異服宏大卓絶詭之觀
又有以開廓其心目今方載筆属車之後度居庸陟龍門息駕
灤水之陽入則與聞 家之命令岀則覩夫山谿之固士馬
之䧺志愈充而氣愈夷凡形扵言者無非身之𫠦履境與神㑹
而託扵詠歌以發其胸中之趣是故不待巧為刻飾而文采自
[018-7a]
然可觀彼屑屑焉掇拾扵零編碎簡之中而張為虚辭者未易
以語此也伯温徴予序卷首以𫠦知序之如此云
  雲蓬集序
延祐庚申秋予忝預校文郷闈得一人焉曰髙君雖甚有味
其言然屋之士苟其才而馳騁扵筆墨畦逕之間者
可企而及也後三年識君扵錢唐觀其氣䫉充然聴其言磊落
正大始知君誠佳士非特一日之長傑出扵儕軰而巳自是聲
迹不相聞倐二十年君不逺千里槖其歌詩雜著曰雲蓬集者
若干卷以示予盖君退自春官不復踐塲屋平生故習刋落殆
盡其為文也和易而不迫髙不強同乎古卑不苟合乎今譬如
大山長林象犀翬翟玉石恠珍之産雜集其中皆伏而不耀藴
積之厚殊未易量予扵是又媿向之知君者不深也予聞昔人
[018-7b]
論文有朝廷臺閣山林草野之分𫠦䖏不同則𫠦施亦異夫二
者豈有優劣哉今四方學者苐見尊官顯人摛章繢句婉羙豐
縟遂悉意慕效之故形扵言者𩔖多有其文而無其實君旣髙
蹈物表不蘄當世之譽凡有託以見其志者非身之𫠦歴則耳
目之𫠦接未甞侈大其而求以為竒君之扵文可謂有其實
者也頋予方牽扵禄食操觚挈牘岀應時須掇拾陳腐日不暇
給徴其實則無有與君相去固巳逺矣尚安能為之品評以序
作者之意乎題辭篇端姑識予媿云爾
 霽峯文集序
宇宙間清靈秀㳤之氣未有積而不發天不能閟蔵而以𢌿於
人人不能閟蔵而復岀以為文遭時遇主詠歌帝載黼黻王度
則如五緯麗天下燭萬物有目者孰不仰其餘光退而託扵空
[018-8a]
言以俟来哲則如珠璧委而輝山媚川終不可掩盖有得於
天者不必皆有合於人顯晦雖係乎時天之𫠦不能閟蔵者人
亦不能閟蔵之也此理之𫠦必至夫何疑焉寧海為縣在東南
斗絶䖏其地多連山穹林而大海距其前清靈秀㳤之𫠦聚至
是而止瑰瑋之士隨𫠦受之豐嗇發而為文㦯蕳雅而峻潔或
博贍而弘麗徃徃各名其家霽峯李先生則並㳺乎英俊之林
而以才自奮扵其間者也先生年甫弱冠流寓之士試藝
闈籝糧笥書而来者以萬計先生微見𫠦長為其苐一暨登
名扵天府筮仕於邉郡則歩已蹙運去祚移杖䇿東還屏迹
海上簟瓢晏如垂將兩紀逹官貴人有知先生者強起而𦤺之
亰師先生因作大都賦以進一時舘閣諸公咸共歎賞交薦于
上擢教授杭學而其賦遂為人𫠦傳誦先生後由杭學遷教授
[018-8b]
臨江尋以黄巖州判官𦤺其事竟不及以崇論谹議施扵大撰
著由是學士大夫靡得而稱焉然先生甞上書 闕下懇懇數
千言𫠦陳六事皆有関扵政理格不行而其藁具存它歌詩古
文下至近世駢儷之語筆𫝑横放如懸河注水愈出而不竭與
夫屑屑然刻雕藻飾以求工扵片言字者固自不洠也延祐
 朝廷設科取士溍以非材叨預薦書先生實預秉文衡後
十有五年而先生以髙夀終又十有五年溍亦以年逾六十上
謝事之請歸休于田里先生之季子㮚始裒輯遺文詮次為二
十卷俾溍序之豈非顯晦有時天𫠦不能閟蔵者人亦莫得而
閟蔵也哉昔楊子雲以奏賦受知當時為郎給事黄門而子雲
之意本欲以文章成名扵後世太玄法言𫠦由作也子雲歿旣
乆法言乃行玄猶不顯學者苟徒誦先生之賦而挹其膏馥以
[018-9a]
為希世資身之助何以異扵向之知子雲者乎必也即其秘蔵
於昔而顯於今者盡大觀而無憾則先生之為言可得而知矣
先生諱洧孫字甫山世系年夀卒葬溍旣誌于墓上兹不復云
  呉正傳文集序
聞昔人之論文率謂文主於氣氣命扵志志立於學者也
盖三代而下騷人墨客以才驅氣駕而為文驕氣盈則其言必
肆而失於誕吝氣歉則其言必苟而流於謟譬如一元之運百
物生焉觀其榮耀銷落而氣之屈伸可知也惟夫學足以輔其
志志足以御其氣者氣和而聲和故其形於言也粹然一出於
正兹其𫠦以信於今而貽於後歟若吾亡友呉正傳氏可謂有
志之士矣正傳自羇丱知學即善記覧工辭章才思涌溢亹亹
不巳時出為歌詩尤清俊麗逸人多誦稱之弱冠因閱西山真
[018-9b]
氏遺書乃幡然有志於為巳之學刮摩淬礪日長月益訖為醇
𬗋陽朱子之門人髙弟曰勉齋黄氏自黄氏四傳白北山
何氏魯齋王氏仁山金氏白雲許氏皆婺人正傳金氏里中子
不及受業其門而耳濡目染其微辭奥義於遺編之中間以質
於許氏而悉究其旨趣是以近世言理學者婺為最盛然自何
氏以来並髙蹈逺引遺榮弗居正傳生今 聖時值文運之聿
興始以才自奮浮沉常調㡬二十年𫠦至能使政平訟理民安
其業取知上官用薦者通朝籍同志之士方相與慶幸人有
𫠦矜式俄以憂去尋移疾上休𦤺之請遂不起惜夫𫠦試者小
不得盡展其志之𫠦欲為可以信今而貽後者獨其文而已正
傳旣以道自任晚益䆳於文剖析之精援据之博論議之公視
古人可無媿其𫠦推眀者無非𬗋陽朱子之學其好已之道勝
[018-10a]
則昌韓子之志也正傳冢子深前卒仲子沉裒其詩文彚次
成若干卷以授溍曰先人𫠦與㳺相知之深而居相近者多已
凋謝而執事與東陽張君獨存先人之葬張君已掲表于墓道
惟是家集冝有序以傳非執事將誰屬溍不敢以不敏辭謹考
論其師友源流之懿使覧者知正傳之文非徒以才驅而氣駕
其夙知而莫成由其有志以基之而又能成之以學也正傳諱
師道延祐辛酉進士調髙郵丞歴寜録事遷建徳尹入教
子由助教為博士以奉議大夫中書禮部郎中𦤺其事 制下
正傳巳卒它𫠦著有某書若干卷某書若干卷不在集中
  唐子華詩集序
荀卿子曰藝之至者不兩能言人之學力有限術業貴乎專攻
也若夫天機之精而造乎自得之妙者其應也無方其用也不
[018-10b]
窮如泉之有源不擇地而皆可出豈一藝𫠦得而名歟且聲之
與色二物也人知詩之非色𦘕之非聲而不知造乎自得之妙
者有詩中之𦘕焉有𦘕中之詩焉聲色不能拘也非天機之精
而㡬於道者孰能與於此乎子華弱冠時以善𦘕際遇先朝
甞登于乙覧而列于東壁圗書之府矣散落人間者好事之家
莫不蔵用為珍玩其馳名四方巳三十年固未始規規然若
窮閻下士琱章刻句蘄以詩顓門名家而為詩之工如此盖其
詩即𦘕𦘕即詩同一自得之妙也荀卿子𫠦謂不兩能者特
夫藝而言之耳詎為知道者發哉是故庖丁之技與飬生之道
同不知者苐見其能庖而已誠使易其事而為之則老聃列禦
冦之徒矣恐時人有愛子華之𦘕而未知愛其詩者是用表
而出之以為序云
[018-11a]
  夏生文藁序
予筮仕寧海之屬當大比凡充賦者八十有五人惟夏君洪
参年最少其年之最髙者曰陳先生大有先生宋咸淳乙丑進
士入 朝甞以將仕佐郎教授䖏州春秋七十有四矣予止
先生毋行先生不聴遂上其名于郡府俄有專使持省撽起先
生為考官先生又不就卒就試有司已而與夏君俱不合先生
旣歸老越溪上夏君亦棄舉子業而肆其力扵古文盖與予别
十有六年乃相見錢唐示予以𫠦為文一編曰邯鄲歩者予為
之展玩不巳向令以區區之得失少累其志能使才隨年長若
是否乎夏君一出不售逺引而去視先生誠若太早計然較
之摧折困踣於屋老死而不悔者孰得孰失有不待辨也故
予扵夏君之文不屑屑焉鉤摭其片言字為之品評而獨論
[018-11b]
次其平生之大槩如此它日夏君年益邁志益堅文當益醇覧
者尚因予言而有考焉
 方彦登詩後序
彦登少好𦘕以善𦘕名江湖間已乆俄棄去而歸治舉子業下
筆亹亹文采論議有過人者試有司一不合復棄去不入塲
屋杜門讀書習為古文辭然未及有大撰著間出為歌詩皆清
俊可喜今𫠦存者厪百餘篇盖彦登死時年三十有四故其可
見者若此而巳使假之以年将併棄之而進扵聖賢之學矣豈
止於是耶古者民之師帥必歛其英髦而長育之道徳眀秀
可為公卿者胥此焉出中材之下亦不大失為善士詩𫠦謂肆
成人有徳小子有造是也今也長育之者旣非有其實幸有不
待上之教誨而思自㧞於流俗庻㡬有志之士矣又夭閼之如
[018-12a]
此豈非天哉故予不敢以彦登𫠦已至者為可恃而不朽獨憫
其志之有進無退未知𫠦終極而死也嗚呼悲夫彦登之詩有
郷先生江山縣尹𦤺仕徐君𫠦為序評品已詳姑識其月于
卷左以抒予哀云爾
  彭克紹詩序
鄱陽彭克紹来亰師示予以其詩曰學餘藁者/若干卷予愛其出
新意而不傷扵巧未始規規然求古人之形似而不失其為髙
為之展玩數四叩其家世則故四川制置副使忠烈公其祖也
觀宋之季年圉雖日蹙而文武材智之士足任方面之
重者未為乏人公又傑出其間而能以竒偉非常之功自奮者
也謀人之者視此為何時而使全軀保妻子之臣得以媒孽
其短一斥而不復廢興存亡固皆天運抑有人事焉凡公巳試
[018-12b]
之效著於簡𠕋蔵之史官者世旣莫得而見其平生𫠦藴未克
究扵設施者史亦莫得而詳也而克紹以異代事頗諱言之盖
自 家臣一四海弛武不用朝野多暇文治日興爲士者惟
知涵煦徳澤而相與詠歌太平之盛欲訪百年之遺事而故老
盡矣頋予與克紹生今無事之時飽食終日而得以文字相娯
樂豈非幸歟克紹之詩有吴仲退先生𫠦爲序稱之曰竒材而
又勉之曰未可以是爲足其望克紹厚矣兹不復云
  山中集序
山中集者東陽胡君師古自名其𫠦爲詩也師古夙有文聲而
雅不欲以俗學累其志藴蓄之素壹發扵詩崇巖䆳壑風月浩
然父兄子弟自爲倡荅石樹蟲魚水泉花藥無一不在題品中
山林間物色拾殆盡矣異時有司甞以月泉山長起師古於
[018-13a]
家居亡何棄去歸隠故廬杜門不復出時人雖罕與之接得
其片辭字未有不為之擊莭也自予以斗升之禄奔走四方
與師古别踰二十年今乃獲覩是集其雜擬諸作思𦤺髙絶歩
驟深穏它小篇短章亦蕳逺而有味視古人皆可無歉頋予方
隨俗浮湛強出其蕪陋以時人之須不能無違繩墨舎規矩
而狥其𫠦欲廻睨師古夐焉獨立萬物之表不知相去尚隔㡬
塵師古不鄙辱謂予盍寘一言扵卷末予弗譲而為之書者盖
以志予媿非敢以為能發明作者之意也凡古今為詩之源流
不專繫于師古者昔人巳備論之矣兹不復云
 學圃詩序
翰林主人伯温甫世居張掖而其别業在長安城東有堂曰飬
正之堂堂之左有齋曰仁齋右有齋曰學齋學齋之外有圃直
[018-13b]
其西北曰學圃雜植果花木其中而引九龍池之水環屋東
西分注于蓮池以漑其圃九龍即興慶池也又扵其旁作懐古
之臺濯纓之亭四方賔客来過必欵而休焉大篇短章更唱迭
和因㑹稡成卷而俾予序之或曰昔樊遲請學為圃孔子旣婉
其辭以拒之復峻其辭以斥之伯温甫何慕乎予曰不然樊遲
𫠦謂學圃志在圃也伯温甫𫠦謂學圃志在學也古者自
郷自郷而家莫不有學出入起居目觸心接亦無一事一物而
非學園圃者𫠦以毓草木也觀天地生物之心周流而不窮則
可以驗吾心之仁無一息之間㫁因雨露之沾濡則思有以培
本而逹支因風霜之揺落則思有以歛而就實至扵蕪
不可不去則克治之功自有不容扵鹵莽滅裂矣又以其榮耀
消隕而推求夫盛衰之故則有以䖏屈伸進退之際而不惑矣
[018-14a]
而况水花庭草皆先賢格言精義之𫠦存又豈徒可以供宴娭
而已乎伯温甫即其齋以蔵焉脩焉𫠦以飬其内性理之學也
即其圃以息焉㳺焉𫠦以飬其外物理之學也是固有不可偏
廢者矣傳𫠦謂人情為田禮耕義種而學以耨之者盖以農喻
學此則以圃喻學也庸因或者之疑而釋之以為學圃詩序
  群玉集序
蕭侯存道世為將家而服儒術鉅公顯人四方知名之士咸
喜與之交遺以詩凡三百餘首侯懼乆或散軼乃裒稡成編號
群玉集俾溍序之崧髙之卒章曰吉甫作誦其詩孔碩其風肆
好以贈申伯烝民之卒章曰吉甫作誦穆如清風仲山甫永懐
以慰其心吉甫為申伯仲山甫兩人作是詩而序詩者皆以為
羙宣王何歟盖兩人雖賢有徳非宣王莫能任使而褒賞焉
[018-14b]
其職業之脩文物之備而周室之復興天下之平定可知也
意兩人之可稱道者非獨吉甫能知而言之諸公大夫至扵
人無不能知之能言之史采其𨵿扵王政之大者播于樂章
謂之大雅是故學者得因其文繹其義世守之以爲經而史𫠦
不能盡録者今皆無𫠦於考矣侯以文武材受知
天子將使指樹軍功拊叛民殄狂冦事皆偉甚錫予之優悉出
異數其赫然可見而上繫扵 朝廷者固當之弦歌與崧髙
烝民之什同垂扵無窮若夫英俊之並㳺粲然有文以相接亦
足見方今材華之盛俗習之厚皆 家百年涵濡之澤培飬
𫠦𦤺安可以一話一言之細而略之㦲冝兼存之以俟後之刪
詩者庸弗辭而本諸古人序詩之旨志于篇端云
  師友集序
[018-15a]
師友集者張君伯雨𫠦得名公贈言及倡酬之作也伯雨之生
去宋季未乆其大父漳州通守公雅不欲諸孫豢扵貴驕而縦
為異時華靡遨放事延儒先以為師教之甚䔍而伯雨特聦窹
爽朗頴出不群丱即務記覧弄翰為辭章方是時前朝遺老
𪧐儒魁士猶有存者百年之文獻頼以不墜然皆尊其𫠦聞
人自為學未甞髙厲空併為一談以事苟同伯雨覿其光儀
而聆其緒論如企嵩岱而得其髙臨河海而得其大且深佩服
之素固非一日年運而徃諸老相淪謝伯雨乃以壯盛時去
為黄冠師間出而觀之光屬當文眀之代一時鴻生碩望文
學侍之臣方相與鎔金鑄辭著為訓典播為頌歌以鋪張太
平雍熈之盛伯雨周旋其間又皆與之相接以粲然之文如塤
鳴而箎也逮伯雨勌㳺而歸入山益深入林益宻並㳺之英
[018-15b]
俊多已零落而伯雨亦老矣後生晚出如春華夕秀竒采逓發
欲一經伯雨之品題者無不挟𫠦長以為贄而伯雨皆莫之拒
雖細弗遺冝其𫠦積之冨如此嗟夫伯雨其超邁卓絶之材
不徒有聞扵家庭而脫落綺紈之習遂能遺世獨立周覽六合
必欲盡大而無憾其髙風雅𦤺固可槩見也雖然四十年間
氣運有降人物有盛衰而文章之變化與之相為無窮述作
之家尚有考焉詩文揔若干篇其次苐不係乎齒爵位望而一
月為後先方外一二士旣編輯而校讎之復俾溍為之序
而刻寘伯雨𫠦居靈石山之登善庵溍之鄙陋言不足以盡意
序續集者寧不為之畢其
  繡川二妙集序
吾里中前軰以詩名家者推山南先生為巨擘傅君景文陳君
[018-16a]
景傳其流亞也先生㳺太學未及釋而學廢士散束書東
歸遯迹林壑間覧物興懐一寓扵詩悲壯激烈有以發其邁徃
不羣/之氣自視與石曼卿蘇子羙不知何如近代江湖間呫呫然動
其喙者姑勿論也二君之年稍後扵先生而皆有能詩聲景文
之詩精切整暇如清江漫流一碧千里而魚龍光怪隠見不常
莫可得而測也景傳之詩涵肆彬蔚如竒葩珍木洪纎髙下雜
植扵名園終日翫之而不厭也其以氣自豪則同宜乎能接先
生之儁而與之參翶翔非餘子可得而預也予年復後於二
君而扵先生為中表子姪行自丱侍先生杖屨而知愛先生
之詩頋以材器劣弱局量小不敢窺其涯涘徒有望洋而歎
可以配先生者二君而已予甞因先生自序夢藁癡藁聴雨留
藁者重加詮次為二十卷題曰山南先生集而先生之交朋皆
[018-16b]
巳凋謝後生晚出有𥊏好酸醎之殊由是未克大行於世二君
與先生相死而其遺藁亦僅蔵扵家因訪而求之得景文𫠦
作若干篇景傳𫠦作若干篇合若干卷題曰繡川二妙集而序
其梗槩庶二君之遺風餘韻有托而不遂泯滅也先生韜光弗
耀十五寒暑部使者強𦤺之俾主教事不得已為之起後卒歸
隠而終二君從俗浮沉嘯歌自適與先生俱能不以名自累名
且不有詩之傳不傳盖無足為其重䡖也雖然物之顯晦固自
有時天下之寳當為天下惜善而蔵之以待後世之楊子雲不
亦可乎先生姓劉氏諱應龜字元益景文諱野景傳諱尭道云
  石門六觀詩序
東陽多佳山水涵碧有亭肇見扵劉賔客之品題戴峴鮑巖水
樂環翠至扵郭氏之石洞蔣氏之南園凡名公紀詠𫠦及入於
[018-17a]
圗志者不一而足石門在縣東南七十里山益髙水益深尤為
竒境而埋沒扵榛莽翳薈之間乆未有啓其秘者李君公澤厭
城邑之囂煩始闢其地建别業而居焉旣大治䑓榭亭舘㩀其
要㑹以極逰眺之羙又旁其勝槩號曰六各為一詩郷先
生與時之俊流咸共属和而太常胡君為序扵左方公澤復出
以示予求題辭扵萹首唐史載太尉中書令西平王李晟之子
十二人咸有仕禄愿憲愬聴並至節度使而愬為左僕射同平
章事聴為檢校司徒涼公或曰愿即韓文公𫠦序居盤谷者
韓公述其言大丈夫以遇不遇為出䖏可徴也信如或者之
則愿甞秉旄龯專方面不可謂不遇豈非愿身為逹官而心有
𫠦不樂遂逺引而去乎公澤故宋嘉定進士吏部尚書寳謨閣
直學士之玄孫淳祐進士通判慶元軍府事之曽孫而其祖父
[018-17b]
俱以世賞官其兄仕扵 皇朝者或以教官宣政使辟舉
入幕而出臨絶域或逰上庠登乙科而累佐名郡公澤亦甞被
命倅一州獨避不就而甘扵肥遯由公澤兄弟視西平諸子名
位固不侔而公澤之志則與愿無以異也雖然自有宇宙便有
此山千載之上盤谷與石門等耳盤谷得愿而地始重愿得韓
公而名益顯石門之有公澤猶盤谷之有愿安知世無韓公之
鴻筆能鋪張其事以爲之序乎非予𫠦敢僣也矧予以衰退之
餘強顔復起而食於輦轂之下奔走伺候趑趄囁嚅其爲
人視公澤何如尚安能形容其清標雅𦤺之髣髴乎公澤曰子
不敢自附扵前賢可謂善揣分矣以區區陋微而擬扵古之大
人君子無乃非其倫乎姑寘勿論而以一言相慰藉扵風月寂
寥之郷可也予應之曰敢不諾因次苐其語書而歸之是爲序
[018-18a]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第十八
[018-18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