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華黃先生文集 > 金華黃先生文集 15


[015-1a]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第十五 續藁十二
 記
  麗水縣善政記
法出乎朝廷承而行之者有司也至扵法乆弊生姦吏乗之下
蒙其害而上不察則承而行之者有未善也法不可變而弊
可以漸除能發其姦而去其泰甚斯為良有司也巳昔人謂寛
之一分則民受一分之賜豈非然㢤厥今東南為民病者莫甚
於鹽筴始則亭戸患其耗而不登次則商旅患其滯而不通及
均敷科買之法行而編民之家無貧冨莫不受其患况夫吏得
肆其姦則民之不堪益甚矣松江府判官𦤺仕王君仲達
檄執事于秋闈過予西湖上為予言曰吾𫠦居麗水縣之民
當食塩以引計者六千三百三十有七姦吏暗减它縣額而来
[015-1b]
抑配焉増加引數至九千一百三十有七頼吾長官賢眀以闔
郡丁口通計之而白于上官去其𫠦増加者為引二千八百由
是民獲少蘇盖吾長官之善政不一而足惟兹事民受其賜㝡
厚𦍒為我記之予自筮仕以来佐治瀕海州縣目擊塩事之病
民頋以政非已出末如之何麗水之政不亦予之𫠦樂聞者乎
弗辭而為之記以遺仲逹俾歸而與其父老刻諸庻㡬嗣為
政者有𫠦据依而播其惠於無窮也其長官名某今以承務郎
為縣之逹魯花赤云
 蘇御史治獄記
至順二年冬十有一月趙郡蘇公天爵由翰林為御史南臺時
方用中書奏遣官審覆論報天下獄囚三年春正月公甫就職
即分涖湖北湖北𫠦統地大以逺其西南諸郡民獠錯居俗素
[015-2a]
獷悍喜闘争獄事為㝡繁公不憚山谿之阻瘴毒之𫠦侵加徧
履其地雖盛暑猶夜篝燈閱文書無少勌囚有言其寃狀者公
曰憲司再至不言何也囚皆曰前此慮囚者應故事耳聞公
至當受刑故不得不言公為之太息事無鉅細必盡心焉辰之
沅𨹧民文甲無子育其甥雷乙後乃生兩子而出乙乙伺兩子
行賣茶即舟中取析薪之斧並斮殺之既沈斧水中而血漬其
衣跡故在事覺乙具服部使者頋以為三年之疑獄而釋之公
曰是事二年半耳不殺人何以衣有血汚何以知斧在水中且
其居去殺人䖏甚近何謂疑獄遂復寘于理有龍光祖者買官
得同知某州事用例奪官家居其子及家奴言胡孫谿有吾家
故𫠦請射官地而宋某来畊其上今宋已死冝募佃者光祖從
其言而宋之子乙来争此地光祖以牛米鹽遺洞蠻使與佃人
[015-2b]
夜持兵圍宋𫠦居盡其家人以去佃人指乙兄甲謂洞蠻曰
不殺此人恐走出洞事遂射殺之而散賣其妻子扵諸洞甲
旣死乙竟脫歸訴其事吏受賕止以占田坐其佃人寘光祖不
問公曰殺人而坐以占田可乎廼諭洞蠻悉出宋家人而正殺
人者罪沅之麻陽民張甲彭乙争漑田水交惡張以禾方熟夜
徃視之彭適過其䖏張因殺之而誣以盗禾取其家竹䉂實禾
為驗吏以為𫠦殺者真盗也将貰其罪公曰彼盗汝禾用手取
之耶抑用鎌也曰用鎌耳公問鎌安在不能對乃論如法有黄
天發者兄子四人仲獨冨而其季性剛愎與諸兄數有争且𨹧
侮天發仲欲殺季乃吿于天發而以錢與謝某者使共殺之季
妻發其事仲謂天發曰兄殺弟則罪重叔承之則罪不至死叔
婦子某能衣食之天發許諾尋就逮自言實出錢與龔某者使
[015-3a]
殺之龔盖仲之舅而其妻則謝之母也仲 吏如其言文到成
獄公疑有寃訊之果然廼以始謀者為罪首常徳之桃源民盧
中莫乙汪丙同出求傭工於人甲誤堕水死甲弟之為僧者欲
甲妻不得訴甲妻與乙通而殺其夫乙不能自眀言實與丙
同擊之至死慮其復甦㫁首棄草間而棄尸與仗扵譚某家溝
中吏徃視之果得髑髏而尸與仗皆無有公曰尸與仗縦存今
已八年未有不腐者呼譚問之則甲未死時其囙已瞽而謬云
曽見一尸為水𫠦漂去公知其誣語吏曰此廼疑獄且不止三
年也卒釋之楊乙者始娶而得悶風疾其妻惡之逃歸父母家
乙徃追取其聘財婦翁以訴于官事未决而乙於屠者燕甲家
見其妻因與甲闘歐旣去而至屠者燕丙家責𫠦貸又與丙闘
歐而去中路病發死其母知無它而恐官以前事来索之故極
[015-3b]
以聞吏不察廼捕繫兩屠者治殺人事公問其母得乙風 狀
兩屠者頼以免印社子者問同里民家女爲妻未及娶而周某
者耻與爲婭婿止婦翁使勿嫁社子恨周而殺之楊恵孫黄文
徳皆里中大家故有怨社子本受傭恵孫𫠦又適僦文徳屋以
居文徳因嗾社子援楊父子造謀使殺周恵孫彊服而不能言
其故言周捕其子姦事而殺之次言周通其妾而殺之後徙
其獄龍陽則又言過洞庭遇風禱于神許採生以𥙊而殺周取
心肝𥙊之公閱其牘曰前二旣非是使如後有尸可驗猶
未足信况無尸乎及詢得其實則教之自誣者衛推官也於是
社子已瘐死廼出楊父子破械遣之州人劉文貴死妻弟同郡
朱徳来省其姊文貴養子飲以酒數日而患腹脹文貴次子與
養子争家財有𨻶因謂徳曰得非中蝦蟇毒乎擣烏桕根和酒
[015-4a]
飲之得暴下視之無它毒而病愈𠟵徳歸具以養子言告其母
其母以聞于官未及逮問而徳死録事及武𨹧縣官来驗其尸
皆以銀探口中色不變定為病死衛推官者先以他事怒録
事欲假定驗不實為其罪更命龍陽知州聚檢作中毒死辭連
三十餘人養子已誣服公疑有寃為訪諸路人且諭使吐實衆
皆曰獄辭盡衛推官教我云然公既反其獄併按衛推官罷之
凡此皆死獄公𫠦平决未有不得其情者也冨者以佃客家人
死而蒙非辜公則直其寃貧者以年飢取他人穀因擊傷之而
傳重議公則薄其罪𫠦活又數十百人澧之齊氏沅之曺氏駱
氏靖之唐氏並䧺於貲而善持吏短長為民害齊因湖泊官不
聴其撲買而汙以他事曺與駱有罪例當施粉壁著其過惡遂
蔵去省檄以滅其跡唐以白身為黄平府判官追奪之令下而
[015-4b]
拒不納公至吏始克舉其法無𫠦避有以婚田来訴者公雖歸
其事於有司後必詢𫠦䖏當否即有未當折以片言莫不心服
而去公旣召還兩入臺為御史湖北之人思之不寘而士之有
文學者太祝周君歴叙其事焉昔者于定甞為御史矣而其
為廷尉也居十八乃遷夫以十八之乆事之可書者冝不
一而足史厪存其父于公争孝婦不殺姑事而扵定之事一
無𫠦登載第稱之曰民自以不寃而巳豈非當時軼其傳而史
家無述歟竊用是有感扵公之事因周君𫠦叙剛取大畧為
之記以慰其人之思後之秉史筆者或尚有考也公今由中書
禮部侍郎出為江北淮東道肅政㢘訪使云
  玄静菴記
冲真眀逺玄静真人張公无杰築室于信州貴谿縣之金鷄山
[015-5a]
曰玄静菴用𫠦受賜號爲扁名也元之先有爲唐相者與
漢天師同出於留侯子孫家于貴谿之上磜里有仕宋至刑部
侍郎者於元爲六世祖甞與里人共構精於𫠦居之西延
陸文安公講道其中俾子弟受學焉文安以山形如象命之曰
象山人因稱文安曰象山先生𧰼山又西十里則龍虎福地也
學道於祖庭而侍祠於 帝𫠦其伯父大宗師開府公
及其𫠦禮嗣師呉公居亰師之崇真萬夀宫逮今踰四十年數
被 上旨函香代祀嶽鎮海瀆汾隂后土龍虎武當諸山至正
六年夏竣事於上清正一宫退而徘乎家林由上磜㳂大谿
折而西行覩重岡嶺支于象山之東南披荆榛而進得勝䖏
焉即𫠦謂金鷄山也舊傳有金鷄自石穴中飛出因以得名其
地外廣衍而中寛舒泉深壌夷草木幽茂乃㩀其風氣之㑹以
[015-5b]
營樂丘且鑿山累石創置兹菴将俟它日退休而與名人道侣
相羊其間百之後遂以為棲神之𫠦追惟侍郎為時名卿有
傳在史氏而金匱石室之蔵世莫得見乃謁文扵史官豫章掲
公以表其墓并請誌其先人隠君之墓而銘之以侍郎徙居鄱
陽而塟於其城東北之鳯凰岡去故山逺乃立石于菴東而覆
以屋隠君之兆域則相距五里而近并以誌銘附於其左開府
公受道於其兄通真觀妙玄應真人谿之南曰石龜渡冠劒在
焉清風拱木蔚乎相望雲臺藐姑龍井諸峯二十四巖山雲之
伏興朝暮晦眀之變化千態萬狀交呈互獻于其前谿水来自
七閩縈為三折而掠山之右匯為澄潭浮光静影可坐而挹也
既圗其怪竒偉麗之觀求内翰虞公為之賦詩復䟽興作
之詳屬予以記予聞有道之士必乘天地之正御六氣之辯以
[015-6a]
逰無窮而未始有𫠦待視夫以泉石煙霞為膏盲痼疾者固未
易同年而語也至於變幻出入於靈仙飛化之術直其餘事耳
翛然而来莫知其𫠦始翛然而徃莫知其𫠦終尚何樂於兹丘
乎夫亦寓意於物與人為徒者也又豈世俗文筆可得而記乎
𫠦可記者皆其名迹之粗而已唐相曰文瓘侍郎諱運政和
中進士終扵左通奉大夫敷文閣待制累贈少師開府儀同三
司隠君諱某元名徳隆元者其字也自環溪云
  澄碧堂記
道士四眀吕君𫠦作大瀛海道院翰林學士臨川呉公實記之
頃予至四眀數與君㳺君復求予記其𫠦謂澄碧堂者予未及
為而去後三年来錢唐見君三茅觀求益力予不得辭也
馬錬師居天台甞自題其宴休之𫠦曰澄碧而大瀛海者陶隠
[015-6b]
居丹竈故䖏也君旣得度於崇道觀而受上清法籙扵華陽宗
壇至是因取錬師舊題以名其堂𫠦以示後人使知承傳之自
也按隠居始築室陽尋變姓名至永嘉楠溪青嶂山泛海詣
霍山經年還木溜嶼受戒於鄮縣阿育王山今道院在象山縣
爵溪之陽與阿育王山相望其為隠君遺跡無疑錬師天台𫠦
居則今崇道觀是也盖自楊君七傳至𨼆居隠居傳昇玄王君
昇玄傳中嶽潘尊師中嶽傳錬師由錬師又三十三傳至今劉
君號為宗師君𫠦受籙也昔劉歆叙七略神仙數術與道家
為三而其後一歸之老氏老氏之徒以經籙相授受者復分為
三而其後一出於張氏張氏之傳子孫世守之而其術長扵執
不祥劾物人見其驅飇赱霆變化翕忽無不敬異師尊焉而
又有穹官峻爵為世𫠦歆艶冝乎星冠羽服之士慕而趍之雖
[015-7a]
華陽之弟子亦未有不為其學也君頋能㧞去流俗㴑其𫠦承
傳而表見之豈不猶行古之道㢤嗟夫古之學者必有師自巫
醫百工莫不皆然非獨儒者為然也若君之為可無怍矣此予
之𫠦不得辭而為之記也其亦以厲吾徒也
  茅齋記
玄覽真人王公治杭之開元而别業在徳清之玉麈山曰開玄
道院青原龍先生實為之記其燕息之𫠦曰開玄堂則蜀郡虞
公記之旣又俾大弟子張君来屬溍記其茅齋者按縣志百寮
山一名東主山公始摘呉大宗師詩語易以今名盖公甞侍祠
眀庭謁欵介丘退而休扵故宇厭名城之紛華爰擇地兹山而
特㩀其要雲嵐揖泉瀬徘乎穹林絶壑之間以就聞曠而
遺煩謂道院神眀𫠦舎不可褻復為堂於山之左而居焉自
[015-7b]
桃源洞蓮花池至于玄泉有亭看雲有樓介春有室堂之四旁
花石瀾楯與房櫳相曲宻而琴罇圗史竒珎祕玩環列其中四
方之賔客慕人境之俱勝而来之㳺者㦯兼旬累月無不各
適其適而去公因喟然曰張樂設餌而過客以止老氏𫠦薄盍
求於𫠦謂澹乎無味者而與之相忘乎堂故西面乃即其前山
之麓結屋南向為楹間者三覆以白茅曰茅齋制度樸古規
模蕳略屏几龕座以竹若蒲衾幬以楮盃器以陶藥爐茶竈待
用之物惟取粗具清風愛日環堵蕭然公居之既乆世慮莫
入年踰七袠身益輕強返聦還眀而有得扵内向之玄覽者亦
将滌除而無疵矣凡居䖏之道大率有二近乎髙眀則志廣而
不滯安乎澹泊則神全而不虧苟欲事於内外交相飬者未之
偏廢也公何獨去彼而取此歟徳人天㳺不累於物太虚以為
[015-8a]
家無何有以為郷一席之廬直其迹之寓耳若夫彼此不形異
方同得固非拘儒曲士𫠦得而窺也况以溍之鄙陋焉敢自附
扵大君子之末而強賛一辭㢤庸悉張君之言而謹志之其
見於前刻者兹不書
  雲巢記
羽士葉君學道龍虎山之上清宫而結廬扵宫之東五里
洲菴其西偏為屋以欵四方真㳺之侣名之曰雲巢清溪横陳
俯見毫髮茂松宻竹左右蔽麈湖聖井琵琶藐姑射象山諸
峰華潤峭㧞若夸竒而競秀林霏 靄𨼆見伏興扵戶牖几席
間仙者金蓬頭多来㳺其䖏方外之交咸附集焉濵洲有記虞
公伯生實為之文𫠦謂雲巢者則范公徳機甞大書其顔而未
有為之記者君来俾予記之古者生人之初未有家室晝拾橡
[015-8b]
栗暮棲木上是爲有巢氏之民向之橧巢今旣易以厚棟廣宇
矣矧兹名山奥區仙聖𫠦宅璿臺琳舘挟日月而星辰不知
與人間隔㡬風雨頋猶有薄蓬莱而羞崑崙者天路以孤騫
度重雲而一息託名扵巢以喻其離世異俗之意此豈尋常懐
居之士𫠦能窺其髣髴㢤雖然是固有待以爲依者也若夫無
𫠦待而足無𫠦依而安逍遥扵萬物之表而以無何有爲郷太
虚爲家則廽睨夫雲層之峩峩又在履舄之下矣然則君之𫠦
以寓其迹者安得以予之寓言盡記之乎予聞危君太樸時携
書就讀其中姑以予言與之商而刻焉可也君之名字與其師
弟子之源流見扵菴記者兹不復云
  仁夀菴記
仁夀菴者無錫強君退休之𫠦也君少志氣能自植立以文
[015-9a]
學起家歴官五品用著令貤恩父母以及其妻因自念時承
平 天子方施錫𩔖之仁以廣孝治榮光𫠦萃于一門欿然
深以滿盈為懼年未及謝即上懸車之請 朝廷欲嘉之以
成亷退之俗遂如其請而官其子時君長子可仕事帥閫
成資以待調扵銓曺乃任其仲子可大俾尉一縣君旣釋組綬
而還兩子又皆有禄秩以為養始得肆情丘壑不復以世故自
累爰相善地營樂丘于州西北五里粲山之陽而築菴其旁締
構杇塓樸不近陋華不過侈有室可居有堂可以奉賔客有閣
以登眺有亭以燕嬉曲徑方池花異卉可以近清而娯淡
泊使来吿曰菴以佚吾丘以息吾歸也𦍒為我志之者君
盖以仁山扁𫠦居之堂矣今名其菴曰仁夀者仁其體夀其效
也君甞建義塾梁溪上以淑其里之子弟設義冢兹山之下使
[015-9b]
貧無葬地者咸𦵏焉此又其仁之見諸用者也為效豈旦夕之
近㢤抑予聞是以慧山為巨鎮靈秀𫠦鍾欎而不土厚石
堅草木蒼潤泉發其中雅於茶事為冝陸羽品之為天下苐二
誠宇宙間名區奥壌也兹山岡連隴接而特㩀其勝䖏去人境
不逺而幽靚閒羙若與世隔非有隠徳莫冝居之慧山有仙者
徐神翁之徒盧君遺迹安知其人不徃来山中而與君遇乎君
儻得而友之則刀圭之益為夀有非數量之可計且将乘雲氣
日月而逍遥乎六合之外尚焉因兹丘為惟仁者之必夀本
於吾聖人之言可徴不誣而今之名菴者克恊其義是冝有述
然不敢勦取先儒之而重陳之姑承君之命叙次其大畧如
此君名以悳字振之由湖廣儒學提舉以某官𦤺其事春秋甫
踰六十云
[015-10a]
  菴記
程君與其妻童氏相卒其子友徳友實塟之城北十五
里峡石山旣又取材扵市即其旁大治冡舎屋之以間計者若
干役工三閱月乃畢堂宇豐整室廬靚幽時汛掃饋薦有禮
仍買田若干畒用爲經乆之規㑹予以漫㳺留芙蓉峯友徳自
峡石来請𫠦以爲扁名者予爲名之曰菴盖予與君居同郡
先生長者聞君之爲人素愿慤起家儉勤不喜飾邉幅恒
以冒進爲耻逾其涯分爲懼口不談當世之務足不踐權貴人
之門俗浮沉而優㳺以卒君之自䖏可謂綽有餘矣抑
甞見隂陽家言凡墓地雖以乘氣之淺深驗受䕃之薄厚然名
山勝地非有積徳者莫冝專之峡石在仙人赤松子錬丹山西
由山之麓縁脩蹊歴崇岡而上至其䖏乃更平衍佳木羙箭茂
[015-10b]
密而蒼潤穹巖巨阜形附𫝑趍或擁其後如㦯環拱其左右
如伏如興兩水夹山下注山盡水亦止如返顧不亟去其前溪
南諸峯效竒獻秀可俯而與之揖山之西尤多靈蹤異迹
其又西則道書𫠦稱金華洞元之天也夫以宇宙間清淑
𫠦鍾欝為奥壌而君之體魄託焉以寧殆庶㡬隂陽家𫠦謂有
積徳者其垂乎後詎有旣耶在謹其承而已友徳再拜曰菴
之得名則旣聞命矣惟先人名不列于仕籍非有伐閱功勞可
登載不敢求銘扵立言之君子願記今名菴者歸刻諸石或
者先人尚頼以不朽也予竊嘉其言而矜其志乃弗辭而記焉
君諱文字光逺其卒以至順二年四月壬申夀六十有二童氏
之卒以元統元年八月戊子夀六十其年十二月庚申朔葬之
日也友徳兄弟預上其𫠦生母某氏之樂丘實同兆域云
[015-11a]
  永思菴記
永思菴者常熟趙氏之墓廬也趙氏家故汴人宋南渡時由汴
入呉至常熟遂居而占籍焉有名至善字性存者䔍厚君子
也年八十有八性存生徳字潤之樂善好施常儲粟俟凶年下
其直而出之遇貧甚者𫠦入之錢宻置粟中以資其薪㸑凡
推心𩔖如此年七十有三潤之字雯字雲卿醇謹出於天性亦
習扵家庭者然也年七十有七雲卿生壁字君瑞謙恭雅飭卮
匜圗史陳列左右日與親朋相娯樂自以爲太平之逸民年六
十有一盖自汴入于金先隴隔絶已乆四世皆葬于常熟西五
里感化郷之邵家灣其地前臨尚湖後虞山曲磵縈廽扵其
太平岡偃伏扵其右泉䟽壌夷草木幽茂神靈𫠦安欝爲佳城
君瑞有子二人曰益曰晉相與謀闢地築菴扵兆域之東屋以
[015-11b]
間計者若干中建祠室為時饋薦之𫠦買田若干畒以供粢
盛俾浮屠氏主之仍用其法妥置像設崇勝因以資冥福又東
為兩軒以俻㳺息摘大雅永言孝思之語名其菴曰永思欲使
後人乆而勿忘也爰伐石求予記之予聞古之思其親者齋之
日思其居䖏思其咲語思其志意思其𫠦樂思其𫠦𥊏此將𥙊
而齋當齋而思詩人𫠦謂綏我思成孔子𫠦謂以時思之其思
有時也若夫知事君不忠之非孝則言必思忠知蒞官不敬之
非孝則事必思敬知居䖏不荘之非孝則色必思温貌必思恭
記禮者𫠦謂一舉足而不敢忘父母固無時而弗思也豈必
時饋薦至於墟墓之間而後𦤺其思乎趙氏自北而南一門四
丗善不近名並以髙夀考終扵家視古人可無忝尓子尓孫能
無時弗思斯能乆而勿忘其遺風餘澤雖百世不泯可也君瑞
[015-12a]
不惟有子且有孫矣庸因記 而發其𫠦以名之義以告焉
  瑞芝記
客有為予言𬗋芝生上海郁君先隴者其莖四白芝生其旁奉
祠之宇者其莖七異米同芳相望尋尺間不模而圜不膏而澤
盖非人力𫠦能𦤺而自至者也予聞而疑焉它日過郁君觀𫠦
謂芝者客語良信君復出其常𫠦徃還鴻生顯人之謌詩若干
篇而求予文為之記夫芝希世之産也非希世之士不足語此
而予安能言之頋甞獲陪羣英出端門謁胄監仰視殿楹有芝
在焉連跗儷蕚亭亭尓奕奕尓竊意文章之英氣渟㴠勃欝外
發難遏而有託扵草木之芳華也殊祥異瑞千載之一遇詎謂
窮荒下土而復見之耶予方惜其眇兹海裔不得與昔𫠦覩者
侔光齊榮而猶幸其不失扵樵兒牧竪之手使吾儕得以翫其
[015-12b]
華而播其實也向令託根禁近将見竭史氏之才殫詞臣之技
形容之不足而今也以予之蕪陋記之而有餘此又芝之不幸
而作記者之幸也予聞郁君父子世種徳稱善士而其諸孫復
好讀書為文辭安知異時不有挹膠庠之餘芬以合符兹瑞者
而予陳人也尚當吻渇筆為君賦之
  逺懐亭記
東陽蒋君子晦作亭名逺懐亰兆杜君伯原為之篆題而未有
發其𫠦以名之義者子晦旣不可作其子
相與謀而以記来屬扵予盖子晦之先家于東陽者十一世乃
定居縣南二十五里之横城曽大父迪功府君生于宋季用入
粟佐邉品官而不汲汲扵求進平居澹然無營惟務擇師
勗其子弟扵學且將推以淑其一郷未及有𫠦為而逝大父建
[015-13a]
昌府君有材幹而倜儻尚義纂承先志以景定元年即𫠦居之
西建講堂寢室齋廬直舎及庖之屬爲屋以間計者緫若干
割田租一萬以𨽻焉號横城義塾迎𦤺故禮部尚書方公爲之
師公時自著庭歸臥蛟峯下欣然爲之出其立教先徳行而後
文藝凡𫠦掲示一本於先儒月書季考具有程式擔簦笈者
不逺數百里而来居無何聞廷議欲𢌿以婺之郡符東陽婺屬
邑也公遂撤臯比而去郷先逹見山喬公霽月陳公存齋吕公
之四明東洲呉公又之爲教悉遵其舊法戸外之屨亦無
减扵昔名人魁士項背相望後生晚出頭角嶄然見扵題名石
刻者六百八十有五人建昌之諸父元善兩膺郷薦弟今猶
子朋龜並登上庠領胄舉長子光尋升學舘仲子
珎俱取薦咸淳六年建昌爲仇家飛語𫠦中不得安
[015-13b]
其居而塾廢矣
天朝奄有南圡至元十五年命左丞㢘公行中書省扵江右聞
其乆在廬𨹧亟遣招之見其磊落不覊論議亹亹知爲竒士力
加甄㧞授進義副尉南康路建昌縣主簿時已年踰耳順拜命
之官不乆辭歸距祖居三里𫠦營别業扵南溪上以䖏其季子
即子晦之父穀城府君也旣又遷義塾故宇之僅完者扵溪東
更號城南精舎謀復合子姪及里之俊秀羣居而肄習焉二十
一年精舎甫就緒而建昌殁穀城逢時休眀慨然以材自奮乆
留亰師且有官簿于朝曁出爲穀城尉倦㳺而退休于家林
以疾終精舎亦廢矣子晦自以生晚不及覩家塾之全盛而其
羙意不可不續圗起其廢而有不暇給爰地於精舎故址之
南百歩曰黄金塢𩀱峴擁其後鄰邑之桃巖龍門諸山拱揖其
[015-14a]
前而東岡獨㩀其勝䖏以至正元年六月構屋其上為楹間者
石刻寘其中外為小軒以憇来客而便觀眺曰逺懐亭者
示子孫使勿忘也故翰林學士侍讀尤公序東陽縣志稱其大
家多創書院作好飯招延名師以教郷黨子弟詩書講誦相聞
旁郡它邑𫠦不及石洞西園南湖安田先賢過化之地及金
龍四塾而言也山空晏遺響寂而蔣氏一門百年五世君
子之澤猶有餘潤眀發有懐前人未逺如將見之而親聴命焉
攷其成規舉其墜典使賢材興於 昭代義聲動扵遐方豈非
子晦之意乎此予𫠦厚望扵其嗣人也其可大書特書屡書
不一書者奚止若今𫠦記而已穀城之墓予實銘之得以互見
者不贅述焉
  自怡齋記
[015-14b]
山林肥遯之士遺世而絶俗聲色狗馬金珠服玩之羙舉無足
動其意而其意之𫠦樂猶有寓乎草木禽魚煙雲荒忽風月寂
寥之間是雖若與世俗異𥊏而不相入其不能無待於外則一
而已自夫外物者言之金珠草木均之無知也狗馬禽魚均之
無識也果奚焉苟無累扵則稊稗也螻蟻也瓦甓
也萬物之軄軄未有不可寓其樂也獨煙雲風月乎㢤仁者樂
山而未始資夫山以為仁知者樂水而未始資乎水以為知君
子之樂固無待扵外也予甞與客造乎自怡之齋而叩其主人
之名齋者則華陽陶隠居詩語也噫謂白雲不堪持而可自
怡恱者華陽之戱論爾夫旣巳逰乎方之外矣白雲何物能為
之累耶賢主人不愛其重珪疊組一旦蟬蛻而去由由然立乎
萬物之表盖有不屑為山中相者聲色狗馬金珠服玩安足
[015-15a]
多道華陽之白雲固不能為之累也今之名齋頋有取乎其自
怡之云者是其中必有真樂者存而外物不與焉昔者孔子之
門有以浴乎沂風乎舞雩言其志者矣非有自得乎其中則夫
𫠦待以寓其樂者曽何異扵山中之白雲乎雖然濠上之逰魚
之樂莊子不必知也莊子之不知魚之樂惠子不必知也白雲
之可怡恱與否賢主人固無庸知之而賢主人之自樂者予亦
不得而知也而安能言之姑識其與客語者如此主人合魯其
氏泰不華其名甞以嗣襲長萬夫云
  巽菴記
餘姚楊君名其宴休之室曰巽菴而徴予言𫠦以名之義夫巽
之義聖人之作易旣言之矣其又奚言頋君之名其菴者不可
無辨焉耳盖菴也者山林枯槁之士木茹澗飲而託焉以休其
[015-15b]
身者也巽之爲卦其辭曰利有攸徃利見大人其象傳曰君
子以申命行事由是言之則離世異俗者固無用乎巽矣而况
時承平方以材見推擇且寖有顯職冝其席不暇暖寕能
乆居此耶雖然觀象玩辭居者之事也君退而家食蔵脩㳺息
于斯其扵有攸徃見大人者揆之必至審而於申命行事者究
之必至悉動則觀其變玩其占而已以言乎變則巽自遯来遯
而爲巽四乃得位得位而近君其動之占𫠦以悔亡而有功者
四以一隂䖏四陽之間而上順扵五皆以正而相得巽之善者
也君果遯而不變者乎誠使之進居近列必有以䖏此矣豈若
山林之士離世異俗木茹澗飲嗒然休其身而無𫠦用心也㢤
抑予聞聖人之言易取義非一端是故巽爲有攸徃見大人申
命行事而㦯爲隠㦯爲伏竊懼昩者疑君之寓迹乎兹菴有類
[015-16a]
夫以潜隠屈伏為巽者扵是乎言
  古齋記
古齋者雲間曺君之𫠦㳺息也曺君之先嘉禾大族其别於雲
間有為宋季名進士者君之𫠦祖也家旣益充𫠦居亦益以侈
大尺椽寸瓦皆非先廬之舊獨此齋之屋猶為六世故物自君
之曽大父徙置今𫠦號為西齋扵是又八十有六年矣至君復
加繕治藻飾環以佳花羙木池臺水月之勝蕭然如在穹林
壑間其堂之顯敞可以燕朋友其室之靚深可以休四方之賔
客琴樽書𠕋左右森列而朝昏燠寒𫠦須之物無不畢具乃更
號之曰古齋而以書来徴文為記盖將示後之人使無忘也夫
𫠦貴乎古者豈不以先世氣澤之𫠦存乎彼沾沾焉慕為榮古
而陋今者曽不以為意方且巧取豪奪乎人之缺壷破釡枯竹
[015-16b]
敗素棄遺無𫠦可用之物摩挲把玩而以博古自命至於其先
人之廬一椽之折一瓦之墜易而去之惟恐不亟視君之為亦
可少愧矣商人之詩曰自古在昔先民有作夫謂之先民而又
謂之昔謂之古其辭之繁而不殺者非以𦤺意扵居䖏物器之
細而已引而勿替必有事焉庸書而歸之俾刻石䧟諸壁間庻
㡬後之人復以今為古而彌謹其存也
  止齋記
四眀周君名𫠦居之室曰止齋而徴予記其𫠦以名者予復之
曰昔者孔子之在魯或仕或止當其可而已不必扵止也君盛
年厚自振飭知君者又一時聞人頋獨事夫一室而曰將以為
吾止也可不可乎君曰否古之士有弗仕無弗學焉孔子之事
則我不敢知𦍒甞扵其遺書有聞乎𫠦謂止於至善者庻㡬日
[015-17a]
有睹以自省也願卒為我記之予竊嘉君辭之卑志之勤也則
為之言曰大學之教在止善而書稱善無常主豈非求𫠦止者
必以善為的務盡善者不可膠一定之止㢤今君之蔵扵斯息
於斯也泊焉其居焉其與造物者㳺善之名且不立非止非
不止也事㡬無窮時之運亹亹而不息君方以眇然之軀周旋
其間唯𫠦䖏之安而已止固止也仕亦止也孰為𫠦止孰為非
𫠦止乎由是言之全吾止扵一室也若甚易與事物遇而不失
吾止也㦯難矣雖然五寸之榘可盡天下之方𫠦以閉户造車
而出門合轍也酬酢萬變有不自夫一室者始耶盖聖人之言
止莫𤰅扵易之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其為止
一也君旣有志乎此矣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静不失其時其
道光眀其為止不一也君其尚審𫠦擇㢤君曰敢不諾則書以
[015-17b]
𢌿之是為記
  樊川記
樊川長安勝䖏也埜僊護都殿中君别業在焉間甞謂予曰吾
先世家隰州之永和五世祖雍郡公薄逰𨵿中愛其風土完厚
遂徙居鄠雍郡之仲子是為吾髙祖雍貞獻公
世祖於略畔山之陽眷遇甚至而恬扵進取足迹不至亰師以
亰兆奥魯緫管終于家吾曽祖太師奉元忠貞王吾祖太師涇
陽忠宣王再世掌上亰留鑰前後四十餘年忠貞既歸老𨵿中
而忠宣亦返塟于鄠盖視鄠為郷土乆矣吾父佐
今天子位為丞相匪朝伊夕陟降左右而吾又以大臣子叨
上㤙入則侍間燕扵内廷出則奉温清於室去郷土日以逺
鄠杜異縣而壌地相接樊川在杜之封内即吾土也頃甞買田
[015-18a]
築室將以佚吾而不可得盖無一夕夢寐不在其間𦍒為之
記庻㡬時一展玩以自慰焉按圗誌漢亰兆杜縣之樊郷有樊
川以樊噲𫠦食邑得名一名後寛川以其水出秦嶺又名秦川
有佛廬號華嚴寺俗但稱之曰華嚴川亰兆今為奉元路杜廢
入萬年而萬年今為咸寧縣其南三十五里是為樊川西為韋
曲東為杜曲則唐人𫠦謂城南韋杜去天尺五者也夫氣運之
消長徃来無窮人事之盛衰每與之相為終始秦樹隴雲斜陽
衰草城是而人非無復向来冠盖逰之盛而原隰之平泉流
之清陸海之冨饒民物之蕃阜不减於異時雨露𫠦濡佳花羙
木生意充周未甞少息也唐相杜岐公甲第在長安而樊川
有别墅中有桂林亭卉木㝡為幽日與公卿燕集焉後以太
保𦤺仕遂居於此家廟石室遺迹故存岐公孫牧之尤愛樊川
[015-18b]
傾俸貲以治其墅其知中書制誥也每退直亟召宻友徃逰其
地自謂我老為樊川翁要有文章數百首號為樊川集殿中君
與牧之生相家則同執法殿中又同𫠦不得與牧之同者昔
之城南去天尺五今則去天半萬里矣欲朝而徃暮而歸扵竹
洲藤岸苔徑花齋不可得也能勿緬然而長望渺然而遐思乎
予聞古之逹人以太虚為家無何有為郷視半萬里皆我室我
闥也而况鈞天清都之樂又安可與下土同日語殿中曰君是
有以慰吾平生之懐矣遂次苐其語書而歸之是為記
  志學齋記
於潜謝珪家于天目山之陽而讀書于𫠦居北十里之谷口扁
其室曰志學齋屬予以記予復之曰在心之志為己之學非它
人𫠦能預也子頋欲以文字相求於外乎珪曰不然吾𫠦患者
[015-19a]
無師友可以知其心而救其失懼夫志之不立學之不進也故
聞一言刻寘座右庶㡬朝夕有以自儆云爾幸卒為我記之
予旣不得辭則告之曰予竊聞先儒有言志伊尹之志學顔子
之學過則聖及則賢不及則亦不失扵令名釋之者謂以發䇿
决科榮身肥家希世取寵為志則其志非伊尹之志也以廣聞
見工文詞矜智能慕空寂為學則其學非顔子之學也子之志
果伊尹之志乎子之學果顔子之學乎予皆不得而知也䖏畎
畒之中樂仁義之道與夫簞瓢陋巷之不改其樂此伊尹顔子
之𫠦同子方窮深極宻惟恐去人之不逺扵其𫠦同者旣有志
扵慕效之矣至於使是君為尭舜之君使是民為尭舜之民則
伊尹之𫠦獨也子誠欲學為有用之學扵其𫠦獨者亦思𫠦以
自任乎學之成與否在我君子𫠦不敢不勉志之行與否在天
[015-19b]
聖賢𫠦不能必也古人不可作矣其僅存者遺書而巳子母徒
玩其而必踐其實上不至髙厲空而遺世絶俗下不至計
功求獲而資身譁衆脩其在我而聴其在天則志之與學斯兩
得之雖聖賢之域未易入令名固我随矣請以是爲記可乎
珪曰謹受教則次苐其語書而歸之
  敏學齋記
呉郡施文好脩之士也築室扵城東為齋居之𫠦扁曰敏學
四方士大夫来呉文必踵門請見来者亦莫不樂與之逰會
予将北上艤舟姑蘇驛文来求予記其𫠦謂敏學齋者予告
之曰六經之言學肇見扵武丁之命而論為學之道曰遜曰
敏而已遜者欲其謙退而如有𫠦不能敏者欲其進脩而如有
𫠦不及退則虚而受人進則勤以勵已二者固不容偏廢也孔
[015-20a]
子大聖人而不自聖故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可謂遜矣然而又
曰好古敏以求之者則其求之也甞不貴扵敏乎它日與顔
曽二子言仁與孝而二子皆自謂不敏其遜抑可見矣囬之仁
参之孝三千之徒未能㦯之先焉豈真不敏者乎茍徒爲自卑
而不思𫠦以自強是謂知退而不知進盖遜雖羙徳然必敏則
有功由是言之則爲學之道𫠦重尤在於敏也文取以名其
齋誠知𫠦務矣而文不自以爲足汲汲焉欲求予言申其義
以記之予聞孔子教人以訥於言而敏扵行又以敏扵事慎扵
言爲好學文平居奉親孝交朋友有信敏於行與事者也因
其𫠦巳能而勉其𫠦未至進進不已必有深造自得者焉奚以
予多言爲㢤姑以此復于文云爾是爲記
  濳
[015-20b]
剡源先生甞題其居曰縮軒從之逰者陳君養直亦以濳窩扁
其宴休之室君之云云則有𫠦受之矣盖縮之為言退也潛之
為言蔵也是固以世為莫足用吾聦眀而務為退蔵者也古之
善為退蔵者豈隤然伏其身窅然閉其言而已㢤昔者先生方
盛壯時髙視闊歩英雋之林舎者必避席者必避竈庸人小
子却立而睨之如萬斛之舟順流而東騏驎騕薾浮雲而上
也可謂進耶退耶一旦倦㳺而歸逡廵乎山砠海涯而時出以
浮沉俗間𫠦居而屨滿扵戶外矣鴻聲駿望猋起水涌庸詎知
夫退之非進耶惟夫不為物首而墨以爲守是以恒瞠若乎人
之後不知孰吾進孰吾退而吾未始與之俱進退也君之扵先
生則㡬矣然而未甞進也惡乎退未甞行也惡乎蔵頋獨弊弊
焉扵其名迹之間是將有闚其蔵者矣夫湛盧豪曺固不蘄一
[015-21a]
割之用其光氣燁然星辰之上者雖千仞之土有未易以
也善刀而蔵亦有其道乎誠有莫吾用而未始不行莫吾舎而
未始不蔵者則其退蔵也斯宻矣而予安能知之安能言之
 慥慥齋記
天台項君可立甫周君彦徳甫俱以慥慥名其齋今子𥙊酒
集賢鄧公各為之大書其顔盖以旌其志之同也二人者復俾
予合為之記以繹其義焉夫慥慥者𫠦以羙中庸之君子言與
行相應者也而齋也者謂夫閒居以養其心若於此而齋戒也
方二人者各適其安而嗒焉以休言不與物交也行不與事接
也惡睹𫠦謂慥慥者㢤盖人之感焉而易動者物也其来無時
而常使人善惑者事也揆事物之理以酬酢萬變而不窮者人
之心也平居養之無其素一旦出而卒然與夫事物遇易動者
[015-21b]
或怵之善惑者㦯眩之口之於言身之於行有不暇擇也其無
繆迷而顛錯者㡬希二人者誠深知乎此故其晝談夕講之𨻶
退而即於室各著其志以自儆焉此中庸屋漏潜伏之功古
之君子𫠦以成其慥慥之羙者未始不出於此也在易風自火
出其卦為家人其象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釋之者盖曰
火内也風外也由内以及外是以能有物而有恒也夫二人者
求羙其言行而圗之於飬其心之𫠦内外賔主之辨其審如此
豈不可謂知𫠦務矣哉是道也苟知擇乎中庸者冝無不然而
非二人者為獨然也彼慥慥之名又豈二人者𫠦得專而有㢤
書而歸之𫠦以記也亦以厲同志也
 閒止齋記
錢唐張子英生䆠家且居今盛時而雅不樂仕進日以篇翰自
[015-22a]
娯尤𥊏淵眀詩摘其語扁𫠦居室曰閒止齋而屬予記其𫠦以
名之義予觀淵眀止酒詩章首即以居止城邑逍遥間止為言
則其𫠦謂止者不止於止酒而已夫天壌間事物有萬不齊是
非之相傾利害之相乘妍媸之相形強弱之相𨹧莫知其𫠦終
極而人以眇然之一身與之周旋而左右酬酢乎無窮之變孰
能於膠膠擾擾中求其止乎山林枯槁之士棄事絶物而寓情
於風月寂寥之郷仰雲嵐而俯泉瀬若可以止矣是猶為有𫠦
待而未能無累扵外也惟放於自得之物任其性事稱其能
而吾方且遺其𫠦不知城邑之為山林山林之為城邑斯可
以無徃而不得其𫠦止此非莊生之𫠦謂逍遥而淵眀取以為
害者子抑其言不止於止酒亦不止於及其居止也坐止扵問
䕃而不知孰為輪奐之羙歩止於蓽門而不知孰為康荘之逺
[015-22b]
味止於園葵而不知孰為食前之方丈歡止於稚子而不知孰
為侍妾之數百非去彼而取此也閑放不拘逍遥自適耳又安
知孰為莊生之逰孰為淵眀之止乎子英清脩好古䖏城邑如
在山林未甞弊弊焉牽於名迹冝其聞淵眀之言而有契於心
也然予聞孔子可以止則止苟未可以止而止與可以止而不
止盖胥失之當其可仕則如淵眀以弦為三徑之資當其可
止則如淵眀之不為五斗米折腰解綬而去無累於物而異方
同得何適而非逍遥是乃善學淵眀而得其眞止者也子英屬
予記其為止之義予之𫠦知若是而止耳昔者曽子以緝熈敬
止釋止善與淵明以逍遥間止詠止酒其取義皆非尋常梏於
章句訓詁者𫠦能通予方欲見好讀書而不求甚解如淵眀者
共論斯事子英可謂淵眀之流非歟倘能為予言之請留更僕
[015-23a]
而筆受之以為後記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第十五
[015-23b]
[015-23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