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淵穎集 > 淵穎吳先生集 12


[012-1a]
淵穎呉先生集之十二 門人金華宋濂編
  桒海遺録序
頃予嘗郷先生學見福唐劉汝鈞貽書括蒼吳思齊子善
論文丞相宋瑞事云自江西起時﨑嶇山谷購募義徒畊
甿洞丁造轅門請甲仗不啻數萬而尹玉實為驍將大衣冠
指麾衆皆闕感泣求效死巳而當國二揆交沮用兵帥無
宣諭卒無犒賞桓月餘僅令守姑蘇一路張彦提重兵居
毗𨹧且有叛志尹玉竟以絶太湖吊槗首尾不救而溺死未
㡬獨松告急朝廷四詔政府六書弃聊攝援根本一日一
夜倉皇就道及至行都而獨松随以破䧟復令駐兵餘杭守
獨松朝議不一衆心離散㑹有尹京之命餘慶奪其印不
予漢輔遁徳剛遁北軍入城與又絶江遁乃即日拜樞使
又拜右揆䖏且令往軍前講解毅然請行及囚以
[012-1b]
北中道奔迸收集亡散無兵無粮天下大勢去矣帝覇交馳
正偽更作是不一妵當世之爲大臣元老者視易妵如閱傳
郵况當滄海橫流之際而彼乃以異妵未深得朝廷事
手障之至死不屈微箕二子且有愧色於宗國矣其書大
略如此予後又𫉬見淮隂龔開𫠦作文宋瑞陸秀夫二傳盖
益詳焉方唐末五代之季藩鎮䟦扈武臣驕矜君臣父子之
義不明而土地甲兵之強𩔖無不欲黄屋左纛自爲者先宋
知其然一旦踐大位即罷諸莭度兵符臣以爲治終
不足以盡復乎石晋𫠦割之境土迨乎宣和衰乱北兵南下
建瓴曽不得乗一障設一而遂至奔亡不守後宋再
造東南區區山海之間内政不修外猶恃夫江淮以爲固乆
之南北夾攻而汴蔡之藩籬自撤其蔽荆㐮受圍鄂渚有警
巴蜀侵䧟廣西之烽燧亦不絶此其國勢垂盡受兵䖏多殆
[012-2a]
如囊中探丸圍中逐鹿無有潜藏隠伏地矣𫠦可幸者天
下學士大夫二三百年祖宗培飬作成之澤薰蒸者久忠臣
義子或死莭或死事盖無媿焉卒之宋瑞秀夫前後死國精
烈誠有在於天地而不在於古今者嗚呼呉晋陳陏之
変豈復有一人若是哉龔開者字聖予少甞與秀夫同居廣
𨹧幕府及世巳改多往来故亰家益貧故人賔客問日至
立則沮洳坐無几席一子名浚每俯伏榻上就其背按紙作
唐馬圖風騣霧鬛豪骭蘭筋備盡諸態一持出人以數十
金易得之藉是故不飢然竟無𫠦求於人而死志莭既峻儀
甚偉文章議論愈髙古至爲此二傳大率𩔖司馬班固
𫠦爲陳夀以下不及也此其人殆亦無扵秀夫者哉予故
私列二傳以彂其端詢之故老徴之雜記題曰棄海遺錄且
以待太史氏之采擇
[012-2b]
  古詩考錄後序
予甞黄子學詩黄子集漢魏以来古詩凡數十百萹詩之
作尚矣盖古今之言詩者異焉古之言詩主扵聲今之言詩
主於辞辞者聲之寓也昔者孔子自衞反魯乃與魯太師言
樂樂既正矣而後雅頌各得其𫠦史則曰古詩三百餘萹
聖人特取其三百而之弦歌𫠦謂洋洋耳者不獨主扵
聲也或因其㫁章取義而欲以導其言語之𫠦彂或夲其直
全體而務以約其情之無邪是又不以其辞哉制氏世
世在大樂官盖頗識其鐘鼓之鏗鏘而不能言其義鹿鳴騶
虞伐檀文王四調猶得為漢雅樂之𫠦肄且混扵趙燕椘代
之謳者無㡬自其辞言古今義理之極致一也自其聲言則
樂師矇之任未必䏻勝夫齊魯韓毛四家之訓詁者也雖
然古之安樂怨怒哀思之音盖將因其辞之𫠦寓者而盡見
[012-3a]
之故當時之聞韶者則容和緩武者則彂揚蹈厲是獨
非以其聲辞之俱備然哉自漢魏以来誠不可以朢古三百
萹至於上下千有餘載作者間出如以其聲則沈休文之樂
志王僧䖍之技録自能辨之苟以其辞則今無越乎黄子之
𫠦集者吾猶恐古之言詩不專主扵聲而今之言詩亦不專
主於辞也何則古之言詩本無㝎聲亦無㝎韻聲取其諧韻
取其恊平固未始甞為平仄固未始甞為仄清固未始不叶
為濁濁固未始不叶為清自近世王元長沈休文之徒始著
四聲㝎八病無復古人深意新安呉棫材者乃用是而
韵先亦甞是而叶詩叶離騷盖古今之字文不同南北
之語言或異而音韵随之是雖不待於叶而自能叶焉者也
故當其辞然則古之言詩者辞而言樂者則聲也采詩之
官不置樂府之署不設吾無以聲為也若夫今之言詩既曰
[012-3b]
古近二體古體吾不敢知而近體乃謂之為律者何也又安
得不求夫聲辞之俱備而後為至哉考乎古者考此足矣試
以是而復之黄子序于末編
  陳氏大衍易數後序
凡天下之物必有理而後有象有象而後有數數始於一有
一而後有二一者竒二者耦而後有隂陽老少之変七八九
六之筞筞三變而成爻爻六變而成位此聖人𫠦以変而
立卦考象數而建卜筮者也易曰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
有九自其大衍之五十者緫之則又合於太極之一是皆天
地自然之運又豈待乎人力之強為者㦲何則一定者理也
雖其體甚實𫠦無形未始有定者事也雖其跡本虚因應
乃有理在是數亦不外乎是欲求其極則天地之開闢人物
之消盡且可以數莖之參兩而盡决之者吾聖人固未肯
[012-4a]
䡖爲之也是何丗之喋喋者然㢤自秦㓕六經易以卜筮
故存漢林傳孔子六傳至菑川田何易道大興魏郡太守
亰房則又受學外黄焦延夀不与何同漢初河内女子始獻
卦盖与老子同藏於風雨屋之間京房之互相出
入故世之稽凶刺休咎者徴焉是果吾聖人之遺意哉它
則進退以㡬而爲一卦之主者爲丗對待以丗而爲其主之
相者爲應世之𫠦位而隂陽之𫠦肆者爲飛肇乎𫠦配而隂
陽終不脫其本者爲伏起乎丗周乎内外終終始始而後
動爻互體五行納甲之変無不具者人自以爲探河洛圖
書之𧷤家自以爲能彂周孔爻象之藴餘則或入於淫瞽方
技之流与易大相逺矣先正盖有見焉必以名理論易而或
不以象數論易雖然是又可得而盡者哉括蒼陳生甞出
大衍易數一間爲予占考其法則曰聖人之立卦者八故
[012-4b]
天下之物苟囿扵數者亦不過八吾則夲其𫠦值之數
八乗除之或以身之𫠦䖏定其坐作動静之殊或以字之𫠦
畫測其向背俯仰之異八而巳矣自八而六十有四自六十
有四而四千九十有六用此道也嗚呼生之於易勤矣要之
特亰房之法耳生則又曰是固本之希夷氏者也豈彼生者
希夷氏之遺裔欤先天四圖吾聖人之學也生盍歸而務求
其要欤一中造化心上經綸盡在是矣
  秦階六符經後序
泰階六符經者本黄帝有熊氏丗不傳當漢建元之間東方
𦍤始陳其欲以天表之変定上心之侈者應劭仲逺又
䟽其文頗𩔖甘石諸人𫠦為託之者也盖古昔聖人之論隂
陽五行者尚矣幽賛乎神道彂揮乎天理是豈無其故乎特
未甞膠扵多忌之學欲肆其一定之也苟曰乾坤開闔莫
[012-5a]
非一造化亭毒之妙某言必有某徴某事必有某應喜樂好
悪出扵人之情饑華泄雹興於天之治天人兩間似皆有以
潜囬其機宻運其軸而無難者是亦管窺蠡測而巳矣自劉
向言皇極之建不建亰房又推易卦直日用事董仲舒睦孟
之徒又分春秋二百四十二年灾異之驗或身以死或國
随以䠞迄不少救然而天文月令䜟緯術數百家雜起不曰
龜龍河洛洞幽靈之府必曰鈐决㝠奥覈福之源蠭談而
角辯啓穴而鑿牖秖足以長姦偽而甚不足以祛邪惑者大率
漢世世主以是論政儒生以是論學何其也子不語恠力
亂神又曰性與天道不可淂而聞也庸詎有是云云者乎
當東方𦍤陳是時上始為微行行暴肆侈越制亡度舉盩
厔鄠杜陸海之饒廣上林苑東征西伐軍旅數起黎民失業
父子相食斯其為人痾也酷矣天人一理也吾知修吾事以
[012-5b]
畏天可也日蝕地震冬雷夏霜蒙氣還風旱乾水溢天之為
也人何與焉天豈世之小大夫然哉惉然喜頩然怒人人
而欲應之以吉凶妖孽之决也一日之頃雖千技百変而為
之亦不足矣要之天為天人為人母相瀆也至其𫠦以兼統
而一貫之者昭昭冥冥理無変氣有変也然上即位天表
巳多変關東大饑風赤如血齊椘二十九山同日崩考之人
事則猶未有可感者変何自作哉將人子未甞有過父母乃
先作色以待其有過固不可也使朝廷多欲之心一窒文景
富庶之政未改是且委之天運之適然者欤抑亦君徳之勝
以銷天變之迭至者歟不然未可知也而今乃欲以膚
學謏聞者盡之則非矣子雲曰通天地人曰儒通天地而
不通人曰𠆸嗚呼𠆸而止者此非黄帝書也甘石諸人𫠦為託
之者也雖然觀是者又可無畏乎哉
[012-6a]
  王氏範圍要訣後序
天文星暦五行之尚矣黄帝風后漢河上公有三命一家
藝文志不著録也梁陶景始述三命抄略唐僧一行桒道
茂劉孝恭咸精其術韓退之言李虚中善用人年月日時知
人命貴賤夀夭者是巳貞元李弼乾又推十一星行暦後
傳終南山人鮑該曹士蒍世係之星暦𫠦謂十一星者日月
五星四餘是也然而天體至圎二十八宿與之為經日月五
星皆動物也且相循環運轉乎三百六十五度有畸之内與
之為緯尚書堯典考四仲中星各以時異秦漢以來諸儒又
推十二次度數十二國兮野及𫠦入州郡𨇠次乃若有一定
不可易之䖏是何天運之常旋地維之不動者又若是參
不齊也哉晋天文志天東南有十二國星其星有変各以其
國將天之𫠦覆至廣華夏之𫠦占特東南牛女二宿之下欤
[012-6b]
此十二國星又与前十二國之分野異矣意者牛女二宿當
十二次則爲玄枵星紀之交當十二國則爲齊呉濵海之地
天運之常旋者夲不常居地維之不動者固有㝎属也雖然
北極居天之中常在人北北斗實爲帝車運乎中央亦䖏人
北盖甞北至幽州碣石之野斗極且當人上北過居庸西渡
滦水北斗巳南迤而下人且背之而馳矣由是觀之華夏之
𫠦占者豈直東南十二國星哉未可以一槩論也日君象也
行則有常月五星臣象也行則無常盖日之常行也則有中
道暦家𫠦謂黄道是巳月五星既無常行乍南乍北或嬴或
縮且或不出於周天二十八宿黄道之度而雜犯乎河漢内
外諸星此又豈可以區區算數少測之哉它則紫氣以祥彗
孛以妖羅㬋計都以蝕神首尾古未嘗与七政並列春秋之
書星孛或入北斗或在大辰夲是妖星爲異老子之出函谷
[012-7a]
紫氣臨𨵿亦是氛祲雜占王朴五代欽天暦又謂蝕神首尾
僅行於民間小暦而巳今其一本之都利聿斯經都利盖
都頼也西域康居城當都頼水上則今𫠦謂聿斯經者婆羅
門術也李弼乾實婆羅門伎士而曹士蔿又作民間小暦者
此其爲術固異於甘石之舊矣夫以天地隂陽之合散而庶
人庶物莫之䏻遺氣賦之形理賦之之體本粹然至善
者也氣之運譬之草木春而榮秋而槁倐而凝聚忽而凘盡
亦其宜者苟不推之以一理之同而徒役之以多衍之異不
亦末乎嚴𨹧王生乃以範圍要訣一示予其法皆原於易
又有過於三命十一星之外者列之以千百十零附之以氣
名體性尤與潜虗擬玄者合也此其㝡近扵理者欤將其人
之創爲是法者亦且有得於河洛圖書之奥者欤故予又特
采別以序之
[012-7b]
  司馬子微天隠子注後序
司馬子微天隠乎注一八萹天𨼆子亡其妵族邑里或曰
子微託之者也夫黄老之始自黄帝老子太史公老子列
𫝊則称其以自隠無名為務至其道乃曰無為自化清净自
正無它異也當漢黄老盛行至武帝又好神仙文成五利
之徒迃誣恠譎之士神光巨跡千変百幻雖嘗一致槁山之
祠欲追黄帝之遺風者獨不及老子神仙方技豈又與道家
戾歟東漢以来丗之者方以天文卦候為内學而為天子
公卿之𫠦賔禮甚則自䧟於慈啓之葛玄紹之玄之
後則有鄭君鄭君之後則有葛洪葛洪之後則有陶弘景洪
與弘景本者當天下多故欲自縦扵方外逸民之間一傳
而王逺知再傳而潘師正三傳而呉筠司馬子微考其學今
天𨼆子之𫠦述巳盡之矣予觀天隠子冲澹而閑曠虚靚而
[012-8a]
寡欲黄老之遺論耳然而龍鉛汞抽添吐納之事未之及
也豈或秘而不言欤夫以老子之道飬夀雖太史公猶不
盡信又况後世之迃誣恠譎者可必得而悉徴之欤自今道
家而言彼謂者則曰此心也必主於彼謂命宗
者則曰此氣也必保其純一天人達命囙其血口鼻之
粗而得與造化涬同入於無盡盡之妙此古之人𫠦以長
生而不死者豈或別有其術欤不然天隠子之學亦止於是
而巳欤或曰孔子甞師老子吾聖人盖尸假者也特以語恠
而不言故曰述而不作敏而好古比於我老彭老則老聃
彭則彭祖也雖然老子東周一柱下史耳幽王時有伯陽父
顯王時有史儋夲是二人且不與老子同時老子固夀矣太
史公欲合伯陽父史儋爲一人且爲老子則亦疑弗能㝎也
彭祖本大彭氏國陸終氏苐三子當堯時始封又國語曰大
[012-8b]
彭豕則商㓕之注謂在武丁時自尭至武丁中興上下且
七八百年亦無縁大彭之國自興至㓕止當彭祖一世世之
言彭祖夀者吾又可得而必信之欤盖孔子𫠦言老彭自是
商之賢大夫不謂老聃彭祖也老子甞問禮矣彭祖者竟何
爲耶豈或果有飬生之說耶嗚呼吾聖人未甞言養生然亦
未甞不飬生禮者𫠦以莭其動容周旋樂者𫠦以彂於詠歌
舞蹈禮樂不可斯湏去身無非養也固未甞以養生言也天
地隂陽闔闢屈伸之変亦何𫠦不有夫又何謂乎尸假矣哉
嗚呼天隠子逺矣吾将東往海上廣桒而問焉庶㡬果有𫠦
遇而必得之者耶
  歐陽氏急章解後序
歐陽子急章一卷盖㩀元豐九域志作也自唐失其御天
下分爲十數至宋而復合然猶不足以復唐世之土宇曽未
[012-9a]
㡬何南北乕争光岳氣裂兵戈日尋生靈涂击於是我朝興
焉一麾而克有中原再舉而底㝎江左然當大軍百戰之後
閭里蕭條荆榛滿目户口凋瘵流轉異郷雖以昔日大藩列
府控制局面今則徒𩔖附庸雄城壮縣顯著版籍今則不聞
建置甚者至以東南財賦之嬴而往濟西北之不足頋獨何
哉嘗聞古稱秦雍為天府齊地海亦東秦唐丗頗稱楊
一盖二而東西秦寖為不及宋承唐季離之緒内緫二十
三路外制兩國遼淂燕雲三關之險夏制靈武河西之饒太
河東圵陜西五路之民窘於兵不暇自救一旦而南
㑹荆襄兩淮又為邉面而應敵重以山東張林李全之変淮
甸空虚蜀夲㝡險平世金珠錦繡之美衣中國金房假道
徒示夾攻黎嶲竒兵竟成斡腹由是兵燹相仍創殘不振則
亦非復唐舊矣然惟呉㑹近畿之境自唐五代以来呉越世
[012-9b]
奉正朔保境息民盖至宋移蹕江閩嶺海之𫠦犇輳及其既
亡又未嘗苦操尺寸之兵而拒敵故今人物之𫠦聚土地之
𫠦産猶以為天下㝡雖一城百里之縣至或升為散州
上秩以治之國家經費度支資給陸輦海運動至百萬豈民
力之果哉此猶富家萬金之産田連阡陌粟倉廥要亦
取之有窮用之有竭不可以富強恃而不惟安養之是務
也嗚呼豈惟東南一隅雖㠯西北休養生息之餘亦不可以
不深加其意矣是故當今之務欲富國者必在於養民欲養
民者又必在扵重郡縣之選嚴守今之職苟重其選將任之
以久而可成功苟嚴其職將權有𫠦歸而易集事今之世每
以三為守令滿秩曽未足以一新郡縣之耳目而巳去又
况用人不得辟臨事不得専議錢糧悉拘扵官而不得専
用軍卒弗出扵民而不得与聞盖古之治郡者自辟令丞唐
[012-10a]
世之大藩亦多自辟幕府僚属是故守主一郡之事或司金
榖或按刑獄各有分職守不煩而政自治雖令之主一邑丞
則賛治而但掌農田水利主簿惟掌簿書尉則惟𥆳盜賊令
亦不勞獨議其政之當否而已今自一命而上皆出扵吏部
遇一事公堂完署甲是乙否吏或因而為姦勾稽文墨
罅漏塗摖月填塞辭欵而益不以盡民之情状至於唐
世之賦上供送使留州自有㝎額兵則郡有都試而惟守之
𫠦調遣宋之盛時有常貢官府𫠦在用度贏餘過客往来
禀賜豐厚故士皆樂扵其職而疾於赴功兵雖不及扵唐義
勇民丁團結什伍衣装弓弩坐作擊刺各保郷里敵至即彂
而郡縣固自兼領者也今則官以錢糧為重不容盜臣常俸
至不自給或多𧷢吏兵則自近戍逺既為客軍尺籍伍符
各有統帥但知坐食郡縣之租稅然巳不復繫守令事矣夫
[012-10b]
辟官涖政理財治軍郡縣之四權也而今皆不淂以専之是
故上下之體統雖相維而令不一法令雖可守而議不
一為守令者既不得其職將欲議其法外之意必且玩常習
故辟嫌碍例而皆不足以有為又况三時耕稼一時講武不
復古法之便易而兵農益分遇一儉郡縣之租稅悉不及
額軍無見食東郍西挟倉廥空虗而郡縣無復贏蓄以待用
或者水旱洊至閭里蕭然農民菜色而郡縣且不能以賑救
而坐致流亡是以言涖事而事不在於郡縣言與利而利
權不在於郡縣言治兵而兵不出於郡縣尚何以復論其
富國民之道哉嘗求其故自我國家起自北土絲理中原
中原豪傑擅動甲兵保有郷里因而降附使據其境土如古
諸侯大開幕府辟置官属錢糧獄訟一皆制扵已而不復
有𨵿乎上巳而山東猘子地富兵強跳踉負固卒貽征誅殱
[012-11a]
㓕而後天下郡縣一命之官悉歸於吏部錢粮獄訟𩔖皆關
白奏讞而不敢少自専焉由是郡縣守令之職始䡖而不得
自重矣必也辟官涖政理財治軍四者之一歸於郡縣則
守令必稱其職國可富民可而兵農各得其業矣此予𫠦
謂重郡縣之選嚴守令之職者盖視唐宋之故典為然實當
今之急務也於是夲歐陽子之𫠦集為䟽其古今郡縣之沿
革與夫政令之設施不同者以序之雖然此固非歐陽子之
意也予亦過論矣哉
  樂府𩔖編後序
太原郭茂倩次古今樂府但取標題無時世先後紛
雜摹擬盗襲層見間出厭人視聽今故就茂倩所次辨其時
代且選其𫠦可學者使各成家又而論之曰古之言樂者
必夲扵詩詩者樂之辞而播於聲者也太史采之太師肄之
[012-11b]
世道之盛衰時政之治盖必於詩之正変者得之詩殆難
言矣乎自秦変古詩樂失官至漢而始欲脩之燕代荆椘稍
恊律吕街衢巷陌交相唱和當丗學者司馬相如之徒徒以
西蜀雕蟲篆刻之辞而欲立漢家一代之樂府傳及魏晋流
風䆮盛而其𫠦謂樂者亦止於是嗚呼今之去漢則又逺矣
故今或樂府之詩者一切指為古辭雖其浮淫鄙倍不敢
芟夷殘訛缺漏不能附益頋獨何哉誠以古辞重也魏晋以
降盖惟唐人頗以詩自名家而樂府至雜用古今體當其
年江左齊梁宫闈粉黛之尚存及其中世代北蕃夷風沙戰
伐之或作是則古之𫠦謂丗之怨怒亡國之哀思者而唐
人之辞為盡有之欲求其如漢魏之古辞者少矣雖然漢承
百王之敝治不及古唐之於漢則又不及扵漢者逺甚是故
秦虢列苐國忠秉政妖淫蠱惑養成禍而天下之俗日趋
[012-12a]
於弊蕃戎搆難隴右䧟𣳚侵𨹧侮辱䠞我場疆而天下之勢
卒以䖏於邉擐甲執兵無有休息唐之盛時雖未見其
䘮敗亂亡之戚及其既衰而遂不救然則唐丗之治固有
以致之而唐人之辞亦於是乎有以兆之者矣嗚呼世道之
盛衰時政之治盖必於詩之正變者得之豈不然哉然而
上自朝廷下至閭閻委巷苟其詩者則又必因其言辞之
𫠦指聲音之𫠦彂而悉悟其心術之𫠦形氣數之𫠦至予聞
唐有宋沆者開元相璟之曽孫每太常樂工奏𠆸即
其樂聲之休咎遇有工善篳篥者且曰彼將神逰墟墓𠆸雖
善至尊不宜近巳而果然衆工大驚夫以春秋之丗鄭之七
子嘗賦古詩而趙孟欲以其志之𫠦向然今宋沉乃
其善樂之故察人死生貴賤不遺毫𩬊何其神哉嗚呼詩本
𫠦以為樂也詩殆難言矣乎今之學者深沉之思不講而講
[012-12b]
為麁踈鹵莽之語中和之莭不諧而益為𡨜寥簡短之音此
其心術之𫠦形氣數之𫠦至不惟趙孟知之是皆見誚於宋
沉者也予故論之使後之讀是編而欲學是詩者可不慎哉
  春秋𥼶例後題
春秋左氏漢夲無傳者劉子駿始建明之欲立學官諸儒
莫應然傳之者亦巳衆多賈景伯服子慎並為訓解及晋而
杜元凱又作經傳集解三十𥼶例四十且歴詆劉賈之
違獨不言服氏豈或不見服氏書乎亦不應不見也世族譜
夲之劉向世夲地志夲之泰始郡國圖長暦夲之劉洪乾象
暦世多言其天文星暦為長然經多依違以就傳似不得
為左氏忠臣者南北分裂館陶趙世業家有服氏春秋是𣈆
永嘉舊冩華隂徐生往讀之遂撰春秋義章以教學者是永
嘉時猶未尚杜氏青州刾史杜坦及其弟𩦸丗傳其業故齊
[012-13a]
地亦多習之坦元凱之玄孫也姚文安秦道静亦學服氏
後更兼講杜劉蘭張吾貴之徒則又隠括兩家同異義例
無窮嗚呼漢習經者専門而今河洛習傳者宗服子慎江
左尚杜元凱矣晋劉兆始取公榖及左氏作春秋調人而
今蘭吾貴又㑹服杜之矣聖人之道不自是而愈散哉自
唐孔穎達春秋正義一用杜氏非徒劉賈之不存服義亦
不盡見固不若兩存之以見服杜之為孰愈也今𥼶例具在
有劉蕡序蕡太和中對賢良筞譏切人主斥罵䆠者文極
學一夲春秋與漢董生天人三筞相為上下蕡亦自擬董生
且曰昔董仲舒為漢武帝言之未盡者今臣復為陛下言之
壮哉蕡乎至為此序獨不𩔖唐文之衰至此極矣
  春秋纂例辨疑後題
自唐世言文者一變而王楊盧駱再變而燕許三變而韓栁
[012-13b]
雖其文振八代之弊及見當世經生攻訓詁治義䟽則深敬
之太常殷侑新注公羊退之欲爲之序幸得掛名經端以蘄
不朽及詩盧仝又言其抱遺經束三傳然仝𫠦著春秋摘
微一間見一二亦未甚爲學者䡖重惟子厚荅元饒州書
恒願掃於陸先生之門執弟子禮㑹先生病子厚出邵州竟
不克卒業先生盖河東陸淳元冲也與子厚同郡且云先生
師天水啖助及趙匡知聖人之兼用二帝三王法至先生
大備春秋集注纂例辨疑微䓁書苞羅旁魄轇轕上下一
出於正於是乎春秋有啖趙陸氏之學住予北㳺亰師始
國子學見陸氏纂例十是金泰和間禮部尚書趙秉文手
夲太原板行後又得陸氏辨疑七微指二卷而集注久𨵗
自唐世學者經一夲孔氏正義及宋之盛者或不用正
義六經各有新注争爲一己自見之論而欲求勝扵先儒巳
[012-14a]
成之宋子亰傳唐書猶不滿扵啖助者豈啖助實有以開
之故欤雖然啖趙陸氏未可毁也後之學者自肆扵藩籬閫
域之外口傳耳剽而不難於議經者必引啖趙陸氏以自解
是或未之思也夫
  春秋折𠂻後題
自西漢學者專門之習勝老儒經生世守訓詁不敢少変
而舊日以磨㓕新傳之後出者獨傳於今春秋一經始立
公羊氏學又立穀梁氏學東漢左氏學又盛行古傳後出者
日勝後注古傳而世亦取後出者為宗公羊氏有胡母生
嚴彭祖顏安樂而後何休獨有名榖梁氏有江公尹更始而
後范甯獨有名左氏前有劉子駿賈逵服虔後有杜預故預
亦獨有名嗚呼豈預必為左氏忠臣哉休固陳蕃客也自
謂妙得公羊本意故今有公羊墨守十四卷榖梁疾三卷
[012-14b]
左氏膏肓十北海鄭康成獨反之學者多篤信康成今猶
見甯𫠦集榖梁解又服雯自有左氏𥼶痾一卷不見也雖然
公榖左氏三家之後出者皆傳扵今殊不知胡母生江公
劉子駿諸人復云何也藉令諸人𫠦至今並傳孰
有以大公至正之道一正之哉不然猶治絲益棼之也訛
日以訛舛日以舛不以聖人之經經而徴諸傳不以賢者
之傳解傳而又徴諸何氏范氏杜氏獨何歟幸今三家之說
尚未泯則唐陳岳之折𠂻此也庶有得乎盖昔漢儒甞以春
秋㫁獄予謂非徒經法可以㫁獄而獄法亦可以㫁經何者
兩造之辞具備則偏聴之惑無自而至矣子雲曰衆言淆
折諸聖讀春秋者曾不明漢晋諸儒之遺論又何貴乎學
者之知經也哉
  春秋權衡意休後題
[012-15a]
劉子作春秋權衡自言書成世無有讀者至意林猶未脫
藁多遺盖昔左氏言孔子作經諸國赴告故又愽採他
事以附經今劉子乃據閔因叙謂聖人悉徴百二十國寳書
傳者之將當時諸國𫠦赴告者各有書也抑此豈即墨子
𫠦稱百二十國春秋乎東遷以来晋有乗椘有檮杌魯有春
秋秦世家文公以後始有史以紀事王道衰諸侯力政二百
四十二年之間凡經傳之可見者一百一十七國晋地理志
且引夏商時國二斟豕過戈之属非周舊也齊桓晋文之
盛朝聘盟㑹侵伐敗亡者無慮數十而附庸小邑蠻夷雜種
又豈悉有書可徴乎史稱魯君資孔子之周因老聃觀書周
室且歴聘七十國又云與魯君子左丘眀觀史記自𨼆公訖
于𫉬麟要之春秋固魯史也因麟出而虚其應故取而修之
非夲書獲麟者𫠦書周室事亦鮮無周史孔子丗家孔子
[012-15b]
甞往来齊宋衞陳蔡之郊晋故霸國也聞趙簡子殺竇犫鳴
犢至河而弗渡椘亦欲以書社七百里地封之子西靳不可
反扵魯將𫠦聘者又未必有七十國也然亦何暇悉徵
其書乎墨子戰國人妄稱有百二十國春秋耳非聖人之遺
言也何則杞宋王者後爵称公皆大國也宋頗存王禮而杞
乃以辟陋而用夷孔子曰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䏻徴之矣
唯古之官名得之剡子它無見也雖然聖人作春秋但囙魯
事以寓王事隠桓之王政不行而魯與齊鄭宋䘙交齊桓
肇伯而魯事齊晋文伯而魯又事晋襄昭以降伯統將絶
而魯又事吴椘故經之𫠦載𩔖不出此數國事然則春秋固
魯史也魯史𫠦不載聖人誠不得而筆削之又何待悉徴百
二十國之書乎嗚呼閔因之是亦無徴而弗信者矣
 春秋通後題
[012-16a]
自宋季徳安之潰有趙先生者北至燕燕趙之間學徒
殆百人嘗乎出一二經傳及春秋胡氏傳故今胡氏之
盛行胡氏正傳三十卷傳外又有緫貫條例證據史傳之文
二百餘章子寜集之名曰春秋通輔傳而行當胡氏傳春
秋時光堯南渡父讎未報國歩日䠞將相大臣去戰主和寖
忘東京宫闕西亰𨹧寝而不有者是故特假春秋之進之
經筵且見内夏外夷若是之嚴主辱臣死是之酷冀一悟
主聽則長淮不至於自畫江左不可以偏安此固非後丗學
春秋之通論也然而胡氏傳文大槩夲諸程氏程氏門人李
參𫠦集程頗相出入胡氏盖多取之欲觀正傳又必先求
之通旨故曰史文如畫筆經文如化工若一以例則化工
與畫筆何異惟其随事而変化則史外傳心之要典聖人時
中之大權也世之讀春秋者自䏻知之同不可以昔者歆向
[012-16b]
之學而異論矣趙先生者諱復字仁甫國南伐攻徳安潰
之仁甫遭擄遇姚文獻公軍中文獻與言信竒士仁甫方以
國破家殘不欲北且蘄死㑹夜月出即迯乃亟鞍躍馬
積尸間見其解𩬊脫仰天呼泣盖欲求至水裔而未溺也
文獻曉以徒死無益乃還然後盡出程朱性理䓁書及諸經
傳故今文獻與許文正公遂為當代宗仁甫為有以彂之
也先正有云世之去聖日逺故學者惟傳經冣難仁甫當天
下擾攘之際乃䏻盡彂先傳䟽而傳之不亦難乎上在濳
邸嘗召見曰我欲取宋卿可導之乎對曰宋父母國也未有
引他人之兵以伐父母者故仁甫雖在燕久常有江漢之思
是則吾仁甫亦無愧乎胡傳之學矣
淵穎呉先生集之十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