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庵集 > 牧庵集 25


[025-1a]
牧庵集卷二十五
     元 姚 燧 撰
 墳道碑
  少中大夫輕車都尉渤海郡侯解公墳道碑
至元三年武宗若曰內外庻官五品而上旣皆宣授于
其子孫亦光顯矣而其祖考猶或布衣歳時廟享工祝
致告無所稱謂非所以興孝天下也乃敕省臣列五爵
三王加階勲而等威之五品子男從男正子者縣四品
郡伯皆惟考一代三品郡侯父及祖二代一品國公祖
[025-1b]
而上遞衰之至曾爲極焉惟褒詞用御前寶者以其名
聞他如宣授用是少中大夫秘書監丞解節亨之考禧
贈少中大夫輕車都尉渤海郡侯妣樊渤海郡太夫人
祖政祥中順大夫上騎都尉渤海郡伯祖妣樊渤海郡
太君節亨將昭聖代禮使臣下之美且侈吾家之美希
闊之遇樹碑先瑩託筆于燧因惟前古不及三品者不
以封諡揆今爲制下及五命至德深仁爲何如哉揚厲
張皇史臣義爲故爲解氏略其遠紹惟始上世諱元家
眞定者有子十有二人高祖諱徹登金進土第五子曾
[025-2a]
祖其季諱信當金末世爲眞定綾錦院長官娶安氏實
生中順安卒繼娶密氏國初徙所領織工將度漠道卒
野馬川中順事繼妣以孝聞讀書力學強敏兼人淹貫
經史尤易學傍及天文歷法靡不精究金棄河朔全
趙巳爲元有會武仙殺都元帥史天倪以成叛而臣金
山太君爲高苑金武義將軍女霖之女遂避地高苑歲
戊戌太宗詔試多士中是選者復其家中順以易義登
第卒年八十三肇塋殯之渤海安豐鄉之東原太君卒
年九十四曾祖死遠役柩不得歸别製衣冠呼其魂合
[025-2b]
曾妣考妣兩世皆窆是焉二子祿及少中惟少中樊出
誠篤而多學爲軒岐言是疾者恃爲司命擇師教子
恬忽時榮歲荒則發庾贍飢凶喪急貧無待見告賻而
周之則吾所儲如彼外府少不畱吝稱貸遲歸火券罷
償部使者經郡觀省民俗必以其事上聞其章不計堂
帖有司大書其門旌曰義士詞垣之臣賦詩交詠凡是
鄉閭無間嘗飮惠與否爭進饋賀其曰免織工取
入綾餘五百匹至大之元冬十月二十有七日不病而
卒年八十一妣郡太夫人亦樊氏金行部員外郞之女
[025-3a]
常從母受學故于經史及列女傳皆嘗誦習且善書歸
解氏賢淑有聞舅姑姻戚稱其孝睦亦以至大之元冬
十一月三十日卒二子節亨筮仕爲工曹史出爲濟南
錄事叅軍杖其豪右使酒公所者于市由是惡少斂迹
再轉德州判官大新廟學以振風敎移獄疑囚凡有司
積歲不能正其罪者皆檄讞之合前爲錄事聽審得情
使誣詆者不得脫死無辜者賴以伸雪無慮引連數百
人事有今太子少傅李謙德州學記郡文學所紀部使
者之章可稽焉擢光祿寺主事集賢院都事祕書監著
[025-3b]
作郞今進而丞秩躋三品又降恤詔推恩二代下及墟
墓其于孝子慈孫責巳塞矣撝謙提領濟寧益都屯田
以親年下無兼侍辭不赴三女長適知和州萬宣次適
同知膠州姜陽季適太常少王景元男孫六儼儀儼
舍人儀國學生四未名女孫六長適般陽學正王麟餘
姆銘曰
生烜其名隨死而泯猶于柳車曾未旅軫一世鼎鼎幸
趨者多思所致然夫豈在他由積無素功微德薄譬彼
潢潦其盈易泄惟義士君詩禮青氈術巳惠人矧財善
[025-4a]
捐篤生孝子家學弗畔一爲集賢兩踐東觀用是宸楓
進官少中推恩其先俾貴與同又爵之侯土以渤海于
祖少陁惟土未改中順伯之兩妣皆樊太君夫人賁及
墓門平生侯伯精多用物安知斯時不巳肉骨矧兹秘
丞膴仕日躋爾伯爾侯進爵會齊安定東原萬家可置
戸以守之用華百世
  磁州陽高氏墳道碑
有國之所以寵臣下者二曰爵曰錫爵自九品推而上
之至一而極雖有策制敕授等威其歸皆億萬維臣之
[025-4b]
同若夫錫也億萬臣中無有百十之見及者人臣得之
一己幸矣況于三乎在易師象以三錫命爲懷萬
江浙行省郞中高謙昔都中書左司事錫𧰼笏禮曹郞
中錫貂袪袖狐裘中書左司員外置錫白金百兩金奇
服三實三錫矣古所以懷萬者集其一身則天子之
加禮以使者何如宜謙丐燧大書先桓上以嘉君命之
辱下以起本父敎之忠也維高氏自汾之孝義徙磁之
陽則由其曾祖府君有官于金喪亂失之祖府君
諱閏夫人張氏考府君諱澤字雲金旣播汴太祖徇
[025-5a]
地北人能以州縣下者卽以爲守令僚屬聽自置罪得
專殺磁守杜國用知府君吏能求以自佐推澤爲孔目
官俾司其州岸獄招求散亡之民大兵之餘市虎田萊
驅而翦之以立公宇四境戸版僅及千數他州之民聞
磁懷輯有譽多來居他州虞損戸數欲徙還之不得遣
追胥卽徵徭賦壬子天下大料民戸歲入銀四兩民巳
無所于得州縣迫征不休回鶻利之爲券出母錢代輸
歲責倍償不足則易子爲母不能十年闔郡委積數盈
百萬令長逃債多委印去時開尙書省于燕府君頻歲
[025-5b]
以二者爲控曰今天下一家無有此疆爾界民之錯居
宜從土斷又百糓桑麻衣食之源歲鱗取之爲利無窮
古有天下者悉驅游隋之民盡力南畝今釋是而戸賦
之銀且產銀之所四海無幾必深山邃谷鑿隧篝火畚
礦鼓冶而得焉可以盡給四海賦民之求哉若是不巳
將日消月削窮益滋甚省雖是其說竟以法制立矣皆
不得其要領而還中統詔下而銀始革州遷陽令
府君曰孔目州佐也他令由吾銓今乃與是班乎薄不
欲爲後朝廷誅東反虜懲世官弊守令之選收歸吏曹
[025-6a]
而易其地前爲令者悉以今遷府君惟自州佐監武安
衞輝單曹酒稅衞輝單曹加提領或昝昔不爲令府君
則曰命實使然我自棄之又將誰尤天今𢌿予征商不
剝下媚上道及民矣安爲而不卑之及謙入官來前飭
曰吾所以屑俯首者待汝用世也勗大吾宗吾不仕矣
以至元甲申夏五二日卒年六十一葬某里夫人劉氏
以賢淑聞二子長某早世謙始爲彰德路總管府判官
入爲工部員外郞轉都左司事禮曹郞中左司員外郞
出尹開州兼諸軍敖拉遷江浙行省郞中改淮東宣慰
[025-6b]
副使江西行省郞中再爲浙江行省郞中固亦足顯其
親況稽近古父位不充而子或通耀國家不欲子孫貴
臨祖考故視子孫今何官勲生封而死贈之使貴與之
夷興孝勸忠聖元旣法行之加郡國公侯于某將相之
家亦他日求推恩之凡也州佐比古上士道可謂未盡
行其時矣而先有是仁民之䇿于廷臣欲紓其急其藴
豈淺淺哉而天嗇是享于其生其留豐報諸其死俾哀
榮及廟墓者匪資謙貴也從而銘曰
覆一蕢以基崑崙之臺漑由蘖以須棟之材此常人
[025-7a]
之情皆亦蹶蹶其艱哉孰曰昌厥後來爲濟時之才弁
冕崔嵬而非先德之階豈羈於人而天之諧歟必百世
水隈有由斯銘而伊人之懷者矣
  靈山先生董君實墳道碑
嘉議大夫臨江路總管兼管內勸農事董章將勒石甄
表其考府君靈山之墓持太平郡文學姚和中事狀丐
銘于燧因惟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稽漢金石惟祖始
不可推采者則不本之苟可推采無泯泯而不本者故
祝睦緒高辛火正祝融度尚與顓頊世掌位統國法度
[025-7b]
衡方唐扶之胄堯陳球袁良之苗舜孔耽殷烈蔡湛文
葉諸君是後神眀者可殫紀耶然是推采雖精博之士
遠據爲說猶啟後人牽傅之惑若春秋傳蔡墨對魏獻
子龍問曰飂叔安裔子實甚好龍能求其嗜欲飮食龍
多歸之乃擾畜龍以服事帝舜錫姓曰董春秋外傳以
蘇顧溫董爲巳姓之族蓋黄帝二十五子姬酉祁巳滕
葴任荀僖佶嬛伊惟青陽與夷鼓同巳姓則董父非止
裔于飂叔安爲黃帝裔孫者又較著也在夏殷世文獻
無徵周則晉良史狐安于秦將翳漢江都王相仲舒實
[025-8a]
生廣川其地則今眞定屬郡冀之棗强故是姓在趙者
多宗之或曰今居眞定天祿坊者猶其遺苗君諱珪字
君實曾祖明善祖好義考信家眞定屬縣靈壽其離析
天祿固未大遠至君業儒以江都罷黜百家表章六經
使道術有統爲羣儒首嘗著玉杯繁露發春秋微曰吾
家學也遂專經春秋當授室鄉先生宗訥奇其願立女
焉事考府君妣夫人色養無違有純孝譽味道自腴恬
忽勢利不苟上交所親與者纔兩張公安撫芸大夫參
鵬舉殊篤其敬使則過其廬違遠則書候其安又善植
[025-8b]
産積則散周其鄉歳荒爲糜以全餓人加饋癃老以肉
逮三子章奇彥奇生曰古以三人爲衆吾家四世惟一
其傳積德在余有是衆子延師私塾務知修巳治人之
要以篤其成才不事記覽爲詞章誇逐時好旣其入官
惟飭三事曰忠以事上淸以約巳仁以裕民古之人未
有捨是而名昭于時者晩愛靈山暇與親友縱遊曰是
子所謂秦剡趙有苓及松柏之塞者後與封龍無
極三公白石其一則余忘之爲六名山皆吾郡之望太
常給珪幣祠其得法食者今其文曠墜吾與二三子屬
[025-9a]
觴乎此亦可爲千古一者故人號之靈山先生以至
元二十有三年丙戌春三月十有一日卒年至六十九
其月十有六日葬某地以前卒宗夫人袝繼娶孫氏章
由卑官積至太平路總管遷總管平江戸甲天下賦重
而役繁民頑弗率前政往往以不職罪去及章來爲出
令化之不專威虐而政以成績最浙西爲良二千石期
克佩先訓之效也後移臨江至未再月以首疾去奇太
原路交鈔庫使彥提領蘄州路稅課二女適百戸王某
鄉人趙某自章而下皆宗岀男孫五汝霖主岳之臨湘
[025-9b]
簿汝枻提舉大益山屯田汝梅同知信州路事女孫五
一適燕山劉氏男曽孫十二人仲玉仲珍餘未名玄孫
二人嗚呼後靈山者四世己二十有四人入官不家食
者四之一其遠而益蕃盛光大淸顯者可知也已銘曰
維天于士不全其𢌿或阸窮家或顯庸世其顯庸世無
澤民加雖烜其時淸議弗華其阸窮家肥遯自遂道集
其躬令譽日致嗟之有苓伊爾廣川江都之宗實蔓以
綿其存遺編玉杯繁露千載茫茫誰究其緒君曰家學
吾舍焉師孝親之餘力振起之天爵篤修紛華若遺迨
[025-10a]
子之仕提耳三事曰忠事上淸以自治仁能裕民則古
良吏章也持循恪愼其身官二千石厯郡必聞有後如
斯亦旣克述其來其思無替爾續
 神道碣
  孫府君神道碣
少中大夫前同知荆湖北道宣慰使今福建行省郞中
孫顯自福州使人持其考廬川事狀六千里走書京師
謁銘神道于燧曰我孫氏故鄭管城力田人也族大且
滋由兵興去平土卽險而居始遷今河南之登封會歲
[025-10b]
荒先人分族五百指輦祖妣就饒唐之比陽先祖獨留
祖妣卒其族以干戈未靖謀趨漢南先人死懷先塋生
思先祖偕先妣挺身西北至則郷邑蕭條先祖巳無可
問其存殁矣寓食河之北數年復歸剪棘而田斬茅而
堂日夜作苦十年而能家也復崎嶇唐鄭之郊卽遺親
故老哀號百至以求先祖之柩竟窆盧川篤孝如是
人有亡罪來歸寧抵冒法禁舍匿其家不忍聞知官也
事去則衣粻而遣之後有子明顯益躬力穡不勞使之
以奪從師如學爲吏晚歲號盧川老人與紫雲雲嵓玉
[025-11a]
溪輩年相夷者七人相從泉石間方顯通貴力可以足
旨甘適凊温而嚴霜交墜嗚呼命耶孤顯逼以福省始
罷今開傳持其印甫畢襄事不得終喪而南固不爲昊
天者弔矣重念先人爲太平不遇之民行施于家而不
昭一時言及其鄉而不聞百里之外功微而用薄道晦
而居易所以亟勒石者非以溢美誣世是求庶幾吾宗
遺苗知權輿斯家之易雖明韶嘗有追封之文猶以例
未開不敢倡爲之請以試不測之雷霆今幸賜銘非顯
生拜公嘉我先人亦將肉骨于九原也敢泣血請燧哀
[025-11b]
子擇師蘄材毓賢日薄西山釋勤自佚𨷖蘭釀松踐嵩
故實伊誰首之內翰馮公君誠未學異世樂同杖屨聯
翩榼壺擕載傴傴耆耆白首七輩富田連疇壽垂九齡
子孫官歸朱紫拜庭君可盡有人所願愛黃腸一棺無
恨于蓋送終隆數孝子義爲嵩高如拳始爛之碑
  奉訓大夫知龍陽州孝子梁公神道碣
維梁氏世彰德安陽人金進士棟生皇府錄事生圭忠
濟爲東平嚴侯力能生殺人彰德時爲屬城招不能致
足白自信不可威屈生君諱琮字文玉脩幹美鬈好學
[025-12a]
篤古考府君卒廬于墓側晨夕悲號不異袒括手理垣
木鄉鄰傷之衆佐其力終喪初事北安王再辟掾宥密
後從濟江以平宋勞官承務郞尹湖之長興民俗生女
則教琴筑歌舞長利技色事人取貨歲滿則質他室生
男謂無所于得率不鞠投棄諸水爲檄曉曰若新國也
未知吾元爲律倚市門子猶不敢棄况茲天民長賴給
上力役者不特傷汝父子之親亦乖聖世繁育生齒之
旨敢復然者論以違制由讀木蘭院碑載宋寶應丁亥
湖水大溢流死數萬聚葬於此若京觀然遂衋傷心罪
[025-12b]
其志且生永寧去登封三百里均爲河南屬縣爲生同
鄉少中宣慰荆湖某爲憲副爲同官義不可讓嘗究孫
民先世由喪亂名字皆逸少中之祖伯季四人其伯也
始徙登封者實生盧川君諱聚字某年八十五以至元
丙戌冬十月十日卒葬先塋以元配程氏祔程有賢行
以君四十無子爲娶姨母尹氏子而生明顯明讀書不
仕男孫七人禎將仕郞峽州路知事復將仕郞主枝江
簿亨謙豫節元咸幼女孫一人亦幼男曾孫六人未名
女曾孫四人逾㓜嗚呼君夫婦惸然還登封及其屬纊
[025-13a]
三世子孫巳且二十人其婚姻葛藟之家猶不居是選
固巳衍爲盛門巳微而昌始屯而亨天之福人亦易矣
哉又少中涖民治軍遠跡嶺海蜚聲振績爲時聞臣子
貴應銘法銘曰
凡今受姓咸岀黃軒其自以氏實爲公孫後有王孫别
胄王室文由便省去覆而隻有煜兩孫世緒咸遙欲一
其初循本自條其居登封由管城徙鋒鏑逃歸子然一
已胼胝手足克艱造家感迷先邱號求邇遐民欲天從
爰昭其孝指所在藏假人以造乃安斯窆盧店之阡爲
[025-13b]
前爲令罹是大厄猶不爲虞安必異時湖水不再至耶
發民築防延數十里高袤及丈日急其程如水朝夕至
者悦以使之民不怨勞竟工種柳雜木其上以捍衝齧
縣有李王祠百區皆非法食毀取瓦木用新縣治廟學
尤麗高敞加什其舊卽其羨材倉廩府庫病坊遞舍無
不改爲居民行旅爲之改觀效命義軍故皆鹽夫羣行
市中人無誰何一日椎釀甕眇酒翁目叱衙兵追捕或
諫如是驟繩恐不利尹君曰吾奉天子命尹此土莅此
民安能坐視鼠子與尹爭長雄自爲名哉盡收其黨二
[025-14a]
十餘輩杖之鄰死自爾鄉民效尤夙號難令小裂公牒
大殺兵吏者皆側足斂手無敢肆暴嘗裹糧紱印行田
老父爲具食發槖償父問所紱爲何曰吾令也紱縣
印耳父出告其郷鄉民百數十人追及于行爭持酒炙
遮留後至者觸器覆酒流地酒主憤云令去必刃汝觸
者曰吾亦有刃報之君曰民以吾故相仇其咎在令衆
惶駭罪其失言二人慚伏君爲曉曰吾元禁挾弓矢刀
槊嚴甚輕杖重死若曹何苦干禁挾此爲耶且戍兵以
索此爲名得之則破汝產其皆納置令所乃得兵數千
[025-14b]
事而還後衙兵暮夜追呼民燭令署畫刻而至訟牒至
前决以其日未嘗滯囚圜土屢空去之日士民號送塡
道擁馬旣久猶思求頌其德刻石縣門後令不可民請
不置者數年一監縣者曰梁令非有惠民何能致然從
汝樹石公堂右方書今歲陽歲名以彰其賢且俾人灼
吾不昧善也至元二十四年丁亥去寳應實一甲子湖
大溢水不冒防二尺民始歎曰微梁今葬魚腹矣雖
求爲魚得乎加承福建勸農營田副使巡行建寧時
羣盜聚浦城戍將方加兵君止之請身至其棚曉曰汝
[025-15a]
皆平民逃州縣重賦繁役岀此甚不得巳之䇿汝曹自
計甲兵堅利儲餽有繼訓練有素徵發日多敦與官軍
而乃以就盡獸聚鳥散之人抗之不敵明矣能從吾言
捨險卽夷相率而歸小可以徼賞大可以得官孰與闘
官軍身膏草野妻子奴人乎因血指爲盟民感泣投戈
拜賜不煩兵而附順者若干千人後議事福建省會南
劒俘賊妻孥三百餘人至公曰是多平民爲賊驅脅宜
旌别之縱歸者半尋遷福建都轉運副使丁妣夫人憂
又廬墓終喪升奉訓大夫知常德龍陽州民聞有惠長
[025-15b]
興爭境逆而遲其來方大施張以變前習數月代至民
復境送而速其去大德四年爲子鎭畢婚南劒夏六月
十一日卒歸葬其鄕先塋夫人同郡李氏二子伯也鈷
有學行二女巳從同郡趙某許昌程某二孫浩浦至大
巳酉有司上羣從共居族于亦能喪親如君詩曰教誨
爾子式穀似之宜特旌異風勵四方庭臣用嘉揭諸大
逵爲孝義坊過者式焉鎭恐先德猶未白世聞燧舟應
宮賓之招自淮安逆至儀眞拜而請曰先君墓碑未敢
遽言俟他日必卽京師見懇今而果來爲之詩曰
[025-16a]
聞古有訓孝子之至不于養生于喪自致敦古如君未
忍其親𤣥宅長還曠野無隣卽邱築室僅蔽雨日呱
三年忘盥與櫛家本之身克爾親親推以爲國何有仁
民長興孩乳脫不寃夭患防悍馴庶弊皆矯于福營田
劭農是官往造賊巢舌柔暴殘雖生平爲蓋棺廼定不
有太史孰筆卓行瀰瀰淸漳源出太行有碣其壖流芳
與長
  武畧將軍知秦州史君神道碣
至元十有六年其歲已五月二十有一日武略將軍
[025-16b]
知秦州史君卒後二十二年夫人亦卒又後是十有一
年至大辛亥其子興平令誠三千里馳書京師于燧曰
昔太傅魏國文正許公私淑于秦我先人時童子北面
事之君年先立于下風今將舉是二喪别塋于長勝坊
少陵原樹碣墳道昭示悠長銘捨先友其將誰託余勤
其請之遠爲序曰維史氏雲中人太祖加兵中國禡牙
始此故考府君廣𨽻師王穆呼哩戲下以從殘河朔河
東功戍鎭西州金蹙國播汴棄關輔徙其民于河之南
乃偕田侯雄踰西河雄取京兆府君逐盜華州芟荆杞
[025-17a]
飯蓬稗以立官舍又歲從太師塔爾海伐蜀功授璽書
金符卽知華州有子八人君其嫡長諱克恭字子敬者
皆先師所命年十有八府君丐老遂襲爲州惟騎射精
妙得其家學他皆戛去紈絝豪習遇其聯仕不以刺州
自多而克下之華之父老故人咸語曰吾君有子能
爾其所加禮不以年少而後其父會罷世侯遷刺同州
同接壤華人信已素滿秩刺乾土廣而戸寡不虛旬浹
以當甘凉諸侯王妃主吐蕃去來驛塗比供億不失幸
未速戾實艱實棘勵志州校割俸爲倡倉新廟學後刺
[025-17b]
葭州葭瀕西河方攝延安路事昝順寇成都盡發路民
爲兵以戍君汰貧弱惟抽富民產沃丁衆者籍之輿誦
曰平俄秦藩肇建方冬發萬人築白海行邸君營五原
寨沍寒甚于他州方是之時急其程作民必槁死君輟
徵集須春赴功其不苛民媚事形𫝑如此移刺秦州未
上而卒纔三十有五嗚呼不年哉大帝淵龍自輝驛致
先師至秦實歲甲寅君從學八寒暑先師嘗譽其厚重
篤勤有入道資由巳未還鄉河內故不卒業而早宦所
就巳此夫人𤓰爾隹氏金遼東行省必喇珠之孫皇先
[025-18a]
鋒使色埒之女當君之卒年猶盛也三子誠弟謙以門
功主同官簿讓不祿觀二子成立若是豈不爲善持家
學之徵歟女孫三姆銘曰
繄君先公興龍之逢㧞民于雲樹勲先攻初亦豈易奮
殳顔行攻壘畧地大河之陽由晉而西移軍𢎞農乃翦
宼攘有華四封何以寵嘉有煒金節副之命書郡侯是
列君襲爲州猶小子侯會華世官循年轉流遷之馮翊
與華壤錯吏習民安坐嘯畫諾于乾于葭乾難葭尤乾
止倐還葭多隠憂隱憂如何籍兵戍蜀與彼秦藩行邸
[025-18b]
廹築乃恤民寒緩程須春年不三紀未上卒秦司月旦
者評有二悼一不終業魏國去蚤一官止西雖曰邇家
有施不幸神都去遐不峻其階終始州刺豈天嗇之將
熾爾嗣少陵之原實古上林碣以表阡庸吿來今
  太倉監趙君神道碣
燧讀廣平府敎張宏狀其弟子今奉議大夫僉嶺北湖
南道肅政廉訪司事趙勵之考太倉監君之行而取其
三焉曰學約而醇官久而卑操窮而蓋書以乘治忽
詩以正性情易以際人天而春秋以謹名分著懲勸其
[025-19a]
删定繫作雖一出仲尼之手以諸賢弟之問聖師之對
示萬世以操存涵養爲傳心之要典者惟論語爲然而
君誦之終身不治他經雖不治他經以推治他經譬則
破竹將無有迎刃而不解其節者豈若今務博者童子
知誦六經白首猶迷其源委君亦漢氏諸儒專門一經
顧多成才之亞歟故出而仕其卑則監倉夫積久而易
糠腐者惟粟必贏其入而棓其出贏其入也則輸粟之
家病棓其出也則受廩之家忮之或一有言皆觸禁者
矧利所在覬得者衆臨制之吏鉤名綜實不于書則于
[025-19b]
庾鱗比取之月異而歲新焉幸有愼者巳不爲盜人則
迫使必盜故完往而敗歸潔入而汙出償産傭孥者武
敏接也此監府縣倉者然也太倉則儲幅之粟于斯
其糠腐尤夥尤夥則贏入而棓出者愈無紀極地由邇
輦轂則病而忮者易愬易愬則完往而敗歸潔入而汙
出愈速或一二歲爲之不償産傭孥者有之必無二十
年之久而不蹈者非不循俗嚴巳以拒人察察醇白者
疇克爾然亦确确乎其艱故或疑是非德之大不曰鄭
之國渠鑿涇注塡閼者水也井亦水也以之漑也井之
[025-20a]
利累日夜有不能終畝而鄭渠歲灌潟鹵四萬餘頃夫
不計井之勞與所居之小之異而責其不爲鄭渠世鮮
不以爲迂使日夜汲之積二十年之久冽而不竭亦佳
井哉監倉古委吏比也仲尼之聖猶止于當會計讀論
語而學仲尼者能是巳矣非德歟旣其歸也有廬于城
而無田于野無臧𫉬以服事朝夕供井曰之勞薪糧之
須諸子身之衣惡食菲安不怨尤里之豪悍有恥其乏
者曰使幸交我我則周之君曰吾受德鄙暴以捐吾介
不可及子勵仕常從之官毎飭之曰世固有羞賤貧而
[025-20b]
希富貴權倖以死無囘者矣莫不一敗瓦裂汝惟義命
之安祿入之外不可他營銖髪以賊其心能謹其事而
忠于上則良子也年七十九卒猶以是爲顧言實至元
甲申四月十有一日也君諱珪字君璋世居盧龍范陽
間四世祖通以材武得官于遼爲千夫長祖達不仕考
托監酒上蔡義宗播蔡死蔡亂君踰河僑家洺州爲州
將成侯兵曹後入監太倉洺今易爲廣平陞州爲府元
配河南胡氏前卒三十二年三子彧德安勵金無經學
吾元狥地漢上得江漢先生趙復于雲夢至燕而經生
[025-21a]
始集彧從之遊有善學譽與耆宿友年二十四德安年
四十皆前卒一女適肥鄉蓋氏再配東海盧氏前卒二
十年男孫某年二十五而卒女孫一適同郡韓氏一適
巴圖總管子毛頴孫曾孫一人未名勵自知淮東憲事
入掾中臺又掾中書出同知晉州雲南行御史臺都事
今爲湖南至所治善恪其先訓者大德戊戌將改葬君
與兩夫人于某鄉里求燧銘墓碣銘曰
生煒有輝殁淹其升孰曰嗣人克善乘承幽光于生蓋
棺益耀非子式顯歸以何道嗟太倉君恬養廉貧其志
[025-21b]
不越式是後人入循周行出而要荒繡衣所如梟狐遁
藏期爲良子可曰不令甲聽爲于親可後易桓爲碣
洺水之阡太史繫詩何永不傳
汪滋畹恭校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