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庵集 > 牧庵集 10


[010-1a]
牧庵集卷十
     元 姚 燧 撰
 廟碑
 重修中太一宮碑
勝國昔有中土也作三太一宮太平興國于東南郊慶
厯于西郊元豐于汴都故隨其方東西中爲名中後火
于崇寧政和復之其東西見毁者豈在金垂亡恐資敵
用爲攻具何以知之若熙春閣亦傑構也嘗賦一軍
令薪之以艱于撤欲火傾之取其餘材束藴巳然或惜
[010-1b]
而撲以滅予于中統辛酉屢躋覽焉及觀黔迹故曉中
太一惟半存者豈異然耶嘗求太一所由楚辭九歌首
以東皇太一居楚東以配東帝故曰東皇其後漢武感
神仙亳人繆忌奏祠太一方曰天神貴者太一其佐曰
五帝中宮天極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古者天子以
春秋祠之東南郊後遣祠官寛舒具太一壇壇三垓五
帝壇居其下各如其方祭亦曰郊與天地同太牢祝宰
祠太一衣紫及繡五帝各如其方色今不知五帝謂太
皥炎帝黃帝少皥顓頊耶抑他有是神也淮南子又曰
[010-2a]
太微者太一之庭紫宫者太一之居至宋太平興國作
東南郊猶守其舊惟覆壇以屋慶厯元豐作于西中至
以道流易郊爲醮祠而不殺牲皆異乎古始者近世陰
陽之流以太一與六壬遁甲爲三式有司設科試之以
驗其學之精疎卽書以求壬最先出吳王囚越王石室
將赦之越王心獨喜之又恐其不卒也以告范蠡以爲
十二月戊寅日時加日出戊囚日也寅陰後之辰合庚
辰歲後會也夫以戊寅日聞喜不以其罪罰日也時加
卯而賊戊功曹爲騰蛇而臨戊謀利事在青龍青龍在
[010-2b]
勝先而臨酉死氣也而尅寅是時尅其日月又助之所
求之事上下有憂豈非天網四張萬物盡傷者乎迹此
則壬在春秋世已有其說後讀獨孤及八陣記門具將
發然後合戰漫不知其如何因問厯翁孫氏子渠云韜
鈐之家惟視三門具不具五將發不發蓋三門謂遁甲
之客大主小開休生五將謂監本與主因攷沈括筆談
太一之外其九太一各自爲目曰五福天一地一君基
臣基民基大遊九氣十神唯太一最尊不可別名止謂
之太一三年一移後人遂對大遊而爲之小遊實出誤
[010-3a]
加京師東西太一宮正殿祠五福而顧居太一于廡甚
爲失序熙寧中初營中太一宮下太史考定神位余時
領太史與議爲二殿前祠五福後祠太一各全其尊惟
謂三基爲棊者由避唐明皇諱而改不能正之仍襲舊
云嘗考其制爲殿三重前榜眞室中膺慶後太歲今疑
眞室爲九太一所共膺慶則太一專之如應沈議共以
前祠三淸事萃九太一于膺慶者豈改于金源氏耶不
然天下三淸殿榜或曰三淸或曰金闕寥陽無有名
眞室者亦足證也後陰陽家無太一九氣十神于五福
[010-3b]
天地一君臣民三基大遊之外別加文昌飛符始擊計
神主客叅爲十六神蓋變遁之小者爲叅耳又壬用天
一貴神者實太一神之一或曰若然是三式相爲用者
皆出人爲何以推人事吉凶得失無不巧發而奇中皇
元祝金厯于甲午之歲宮由凋于兵榱棟傾落墻戺崩
弛風雨震凌牛羊降陟知開封府富察君哀之謂非藉
名德之師疇能以興乃書遣警副董德輝香幣迎致惠
慈利物至德眞人于河朔請主上淸及是宮上淸由規
南征撤以造舟眞人求得重陽開化眞君爲道所廬作
[010-4a]
新朝元宫他不暇爲署其徒提㸃張志夷知宮田志凈
責使營葺若有緒矣而志夷逝後惟志凈與知宫王志
實吳志超提㸃劉道資朱道輝爲之積七十餘年而三
淸殿眞室歲君殿周廡庖廩旣美旣完泰定虛白文逸
眞人孫君履道實四傳而嗣其師惠慈之位以有國者
作之于全盛之時而數子者修之于己壞之後度力校
財不能萬一其舉贏于時詘瘁盡而智殫久其年而勤
不少懈迄用有成與國妥神祈天永命惓惓爲心其如
何也請其友燧宜文諸石遂詩之曰
[010-4b]
古有國惟上帝祗羣祀禮秩疇與夷太一名肇見楚辭
武帝耽惑偓佺思爲壇三垓太一祠大牲一以郊爲儀
千載勝國乃取師去壇而屋凡三爲兵惟中存東西隳
存者罅漏風雨闚伊誰哀之曰惠慈來前其徒責繕治
匹夫位微爲功遲甲子一周一紀奇六子迭守成其𧇊
于焉妥神神安怡何必三年始推移願于皇輿歲周馳
上錫吾君壽無期左右相協帝績熙中爲百辟登稷䕫
癉共殛吺絶姦欺下與萬方澤羣奮張百穀不廩饑
凡是厥職神所司迺今國家歲禳祈峙焉嶽靈流川
[010-5a]
與夫無文亦秩之非于天神獨見遺由彼無廟禋安施
自爾豐報當有時
  延釐寺碑
大德八年蒼龍甲辰之秋制移江東憲使臣燧于江之
西參行省政十月而至裁再閱月嘉平上王相塔齊
自軍中啓遣開成路總管府判官常謙數千里驛致安
西王敎于燧曰吾繇不忘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順
聖皇后深恩大惠常請于帝求卽六盤興隆池園爲寺
用資兩聖冥福以永帝之億萬惟年制可加賜黃金兩
[010-5b]
計者二百五十楮幣貫計者五萬米石計者千四百五
十規制一以都城敕建諸寺爲師而小之又虞衆設顓
俾有司緩則後功急將罷力命王相阿爾輝身綱維之
而時其饔勞節其休作經始于元貞丙申省成于大德
癸卯非託金石將無以白始此者吾之心成此者帝之
力也汝製寺名而文之碑其令集賢學士劉懸書徵士
蕭𣂏篆額燧敬受而伏思之今焉詞垣之臣雲蒸林立
教不是徵而燧之命實由燧者嘗以文學及侍先王烏
乎可辭敢上本所自而言曰在昔憲廟大封宗室以世
[010-6a]
祖母弟國之關中于後立極之十三年當至元九年詔
立皇子爲安西王以淵龍所國國之明年至長安營于
素滻之西毳殿中峙衞士環列車間容車帳間容帳包
原絡野周四十里中爲牙門譏其入出故老望之眙目
怵心齎咨嘖嘖以爲有國而來名王雄藩無有若是吾
君之子威儀盛者其時犍河之外秦固內地教令之加
于隴于凉于蜀于羌諸侯王郡牧蕃酋星羅棊錯於是
聞者靡不輿金篚帛效馬獻琛輻輳庭下勃磎竭蹶如
恐或後其大如軍旅之振治爵賞之予奪威刑之寬猛
[010-6b]
承制行之自餘商賈之征農畝之賦山澤之產鹽鐵之
利不入王府悉邸自有又明年詔益封秦王綰二金印
易府在長安者爲安西六盤者爲開成皆聽爲宮邸用
不足取之朝廷歲或多至楮幣貫計者百三十萬裁七
年而弃其國明年詔遣今王嗣國之四年當十九年益
封江西吉州實食之戸六萬五千歲入楮幣貫計者十
萬三千春秋之服紵縑爲匹各千嗚呼斯又歴古展親
之未聞者于吉王未始至歲惟關中夏則樂其高寒卽
六盤居稽諸地者實漢北地郡之略畔道道下于縣其
[010-7a]
吏長而不令後廢隋義寧中置樂蟠縣旣譌略畔矣六
盤又樂蟠之譌然以其地介乎凉隴羌渾之交時平則
列置監牧攻駒而蕃息之有警則命將出禦無有常制
四海無所爲而至者惟世祖淵龍之加兵大理也旣嘗
禡牙于茲及平而歸又飮至焉最其駐蹕三易寒暑夫
旣久此必遺澤餘波深浹他而王父子再世受之古
稱河潤九里海潤百里信如斯言則發源天潢衍溢涵
濡將不千里其藩輔天子寛西顧憂者又不百世而止
也亦竊思之王之有國二十有六年克自卑抑恒遠之
[010-7b]
宮而弗遑處爲天子援枹鼓進退諸軍于外以捍侮西
北其忠勤如何于此之地心焉慺慺求祈年今聖于昭
昭追福往聖于冥冥王考妣亦與薦焉爲宇事佛猶不
率作得可而行其孝恭如何枚是數者善美孰與大書
之言曰天道福善又曰作善降之百祥易又曰積善之
家必有餘慶燧學儒者未嘗知爲佛氏之言如佛亦視
是忠勤而孝恭者爲善而福之則其教與儒可殊𡍼而
同歸也禮諸侯祭其封內山川華之爲嶽實王封內嶽
祠之門揭爲宣釐則表寺之名莫延釐爲宜也銘曰
[010-8a]
於昭列聖事佛盡敬爰質之書古無有並土木之工雕
楹繪墉朱塵綺疏匹帝之宫金莖一氣頡頏上下靜供
之修乘輿必駕佛遊悠乆其言斯存孰爲其言百世梵
孫帝度其孫而教善治無間邇遠京師必致匪徒致之
曰時予師坐而袵連出轡並馳有如今王于親則懿制
地千里規爲時寺頤指其相展若易然矧錫金粟帝開
其先面勢畧畔八稔成績巋然都城敕建遺則帝師帝
師時寺門楣以長以雄匪弟子誰鼓鐘之音梵唄之力
釐帝之餘必王見及帝億萬年王年斯千爲盤石宗以
[010-8b]
固以綿燧作是詩刻時樂石尙憑佛乘垂示無極
 崇恩福元寺碑
天德十有一年先帝立極親祼太室乃然曰予曾予
祖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裕宗文惠明孝皇帝至元
三十有一年成宗旣祔廟矣而惟皇考實誕眇躬未大
尊顯肆類上帝誄行定諡曰順宗昭聖衍孝皇帝
寳冊納諸廟中尊皇太后以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
之號邇之爲子遠之爲孫其孝以慈可謂致極而于宸
心猶若未然明年至大之元詔羣臣曰昔朕萬里撫軍
[010-9a]
北荒險阻踐踰躬擐甲胄北寇底平實難實棘時有願
言皇曾考妣皇祖考妣之豐功茂德皇考太后之厚澤
深仁圖以報塞必俟他日振旅而南大建寳刹馮依佛
乘上爲往聖薦福冥冥慈闈祝釐昭昭下而億兆臣民
休祥蒙賴初匪有永年千百世專利一己曹其灼是
懷惟以其日鑾輅親巡胥地所宜于都城南不雜闤闠
得是吉卜敕行工曹甓其外垣爲屋再重踰五百礎門
其前而殿于後左右爲閣樓其四隅大殿孤峙爲制正
方四出翼室文石席之玉石爲臺黃金爲趺塑三世佛
[010-9b]
後殿五佛皆範金爲席臺及趺與前殿一諸天之神列
塑諸廡皆作梵像變相詭形怵心駭目使人勸以趨善
懲其爲惡有不待繙誦其書巳悠然生生者矣至其榱
題梲桷藻繪丹碧緣飾皆金不可貲算楯檻衡縱捍陛
承宇一惟玉石皆前名刹所未曾有榜其名曰大崇恩
福元寺用實願言外爲僧居方丈之南延爲行宁屬之
後殿庫廐庖湢井井有條所置隆禧院比秩二品守以
相臣割田外郡收其租入以給祝髪日廩月餼坤維爲
殿乘輿時臨留必信宿久或旬浹其急其成爲何如哉
[010-10a]
功垂什八期以四年正月八日大慶賛將徧賚工官下
及役夫何意其日奄以奉諱羣臣進勸宜如故事卽踐
天位皇帝未忍宅恤經時而始受朝稱天誄曰武宗仁
惠宣孝皇帝恭抑之道亦云至矣又哀先志之弗竟懼
成功之將墜飭敦匠臣益䖍乃職罷行工曹入于留鑰
曰凡修營木石陶繪百工衆技汝實司之與煩文移入
取汝所何若從汝自爲則易爲力而程蚤集矣且敕臣
燧汝文之碑臣管以闚天子以四海爲家何適非鄉而
獨不忘其生所者人情之同漢祖西都關中若忘沛矣
[010-10b]
及平英布歸過其鄕賦大風使子弟歌之曰朕千秋萬
歲魂魄猶思沛太祖奮跡龍庭斯固其郷由世祖都燕
宮室池籞百官府庫根柢乎此一歲乘輿留居者半以
故武宗巡幸之還蒐田而歸必于是焉大饗飮至若鄉
然矧建大刹位置行列棊錯星羅出其睿畫爲往聖今
聖薦福祝釐者尤所惓惓陟遐之日有未訖工在天之
靈懷乎故都他日過之睹是翦然而完粲然而新必甚
懌曰畢吾願者眞嗣皇爲賴哉臣燧載拜稽首爲之頌

[010-11a]
鈞之爲地匪福不異其異維何由建而寺且地之有于
開闢初何千萬年混爲民廬何于其時曾不蒙福而至
今也梵宫大築曰不難知譬人之身正氣周流隨日而
新嗟若梵宮相方視址授其成規維昔天子寫材于江
伐石于山言出風行草靡庶頑又假相臣汝往敦匠易
衣寒暑饑俟汝餉于兹三年大立細捐垂欲落之而陟
配天皇帝曰噫朕兄所志有銜未究其在傳次乃敕攸
司無替爾程其用則取賦之經佛宇敕爲前古有是
而其所無兩聖之治前聖往矣于佛焉依今聖萬年與
[010-11b]
日齊輝濡軌長江拳石喬嶽善頌之存梵唄攸記
  重建南泉山大慈化襌寺碑
皇慶之元普蓮宗主明照慧覺大師慈昱書遣弟子嗣
瑞嗣泌敘南泉山大慈化寺爲臨濟十三世孫普庵印
肅所基以勝國乾道巳丑示化旣累諡矣至皇元大德
庚子實百三十一年昱再爲之請諡于朝成廟制可卽
以其年大德者加舊諡寂感妙濟眞覺昭貺之上其褒
其德無以侔大視昔八字猶爝火之當皎日黯不輝矣
又叙寺火于至元壬辰之春主僧去之府縣具僚合諸
[010-12a]
山高德請南源山廣利萬安正叟禪師紹中經理其廢
四年乙未昱始繼席循復完矣當是加諡之歲再火再
繕治之踰紀乃成且錄劉必大爲國博應奉翰林文字
翰林修撰提舉湖廣省儒學所撰加贈大德禪師萬佛
寶閣圓堂普蓮堂普度橋袁士趙璧之橋墩吉士宋處
仁之昭烈廟與立仰山太平興國寺佛鑑大師希陵之
壽山慈化寺與主南康開先寺了萬之天竺圓通殿及
昱自爲高麗金字經諸記丐燧曰以是爲迹銘之寺碑
爲讀盡卷漫不知位置何地乃詢瑞輩俾圗示之而統
[010-12b]
其要寺蓋距州百二十里蓮蕩橫前三門之內對峙二
塔儲金字經左右鼓鐘二樓中拱二殿相沓前曰普光
明以事佛後曰定光以覆普庵塔次萬佛寳閣雨化堂
達本堂圓堂樓下祠武安忠靖兩王武安之爲漢關羽
者世則知之忠靖爲五季漢周張翼佐南嶽者則世莫
聞廡以周之門左右則東西藏殿儲經三藏自餘齋閤
方丈香林書院月臺仍普庵之舊爲大圓堂諸小殿僧
寮賔館倉庫庖湢再廡周之凡三重中兩廡皆重屋凡
千四百楹南泉之山四環其外盤盤如城天竺圓通與
[010-13a]
昭烈皆在寺北黃圃市壽山之間昭烈則忠靖原廟普
蓮堂與橋則在州中堂有亭閣廊門橋當隆興吉瑞鄂
潭東西南北通塗石墩十四秀江中貫而梁其上有佛
閣鐘鼓樓與普蓮各五十楹亦大役也役大財不屈巳
力之獨其攻金攻木攻石陶冶髹漆彩繪百工無一可
後之又衣食其徒多至千人若是其衆也衆則用奢而
寺無寸田以自業惟恃昱之言出化行鼓舞作興于江
湖西南方三千里地之民最歲施入多至中統楮泉千
計者百萬有奇而佐力操畚鍤具薪爨者猶不與存何
[010-13b]
修而臻此哉謂普庵澤歟何前乎此學佛之人不能振
舉至昱爲人心服而動趨于事者非其才致然亦有
道也且人之情能勉志竭力于一燬之後再燬則弛而
怠焉昱不加退規制益侈輪奐益美易曰神而明之存
乎其人其不信乎雖然猶當上求其所自西方之敎行
中土也漢唐而下正朔所及有遠踰海國若今者乎星
羅棋錯小而鄉縣大而府州爲佛宮者何啻萬區爲其
言祝除毛髪者其徒又無慮百有餘萬列聖爲制不雜
民版又屢降璽書禁人無侵覬其産驛傳不宿官物不
[010-14a]
儲飮食燕樂不聽肆筵雜于中其崇禮而保祐之巳
至矣皇上又以司是僧爲正錄者衣食百需取足諸山
虞日繭絲使就困削爲罷黜之歲一再誦經五千四百
八卷天下何啻千藏集祝髪之徒散幣饋食果茗膏燭
之微一出公帑人又別加賜焉是舉天下爲徒百有餘
萬沾浹恩波無有一人或遺也嗚呼昱所以能就事功
與人之風行草靡樂推與者豈不亦乘是機偶是時也
余儒者也文乃儒之一事言之不文則行之不遠昱其
有見乎此遠以求余自非警頴童而習之白首不知其
[010-14b]
原矧余平生未踐其域不嚌其味者苟剽而強爲之知
終亦膚近而多所謬失爲自欺且欺人以速專門者所
疵韓子嘗曰如欲聞浮屠之說當自就其師而問之何
故謁吾徒而來請余知守此故不敢效必大之博洽爲
浮圖說探其懷以與之祇屢書其善興而敎日夕祝𨤲
上酬帝力下昭祖德者而詩之其辭曰
普庵肅公僧中之雄由篤其道爲世所崇遇有潦熯爲
民祈禴曰雨曰暘罔不時若衆嚮其化爲新攸居日月
幾何雲屋渠渠尋復示寂其在勝國八言用褒節惠己
[010-15a]
極去世悠遠傳之昱孫猶以哀榮上敷帝閽於皇成廟
閔其克孝不斥異代加諡有詔維兹大德表厯紀年不
僭誄之其仁立天肅由是名充塞普率雖昱于藍未敢
曰出作室燼餘無田菑畬人以賄來如取寄諸伐材赭
山鑱礎窮石百工鼎鼎孰後爾職杵之騰騰斧之矜矜
視址視方其引繩栭以棟實千四百丹漆之塗如
翬斯赫嘗觀有司鉅室責爲有書以徵有罰以隨人將
趨事憚貽巳勩巧爲避逃猶幸不至于何浮圖無罰與
書視所欲爲諾不待呼功成不有歸之其祖于橋殿堂
[010-15b]
必字以普倡其徒千釋言日宣于以祝釐天子萬年天
子萬年期昱孫子有來源源世受其祉
蔡共武恭校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