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庵集 > 牧庵集 5


[005-1a]
牧庵集卷五
     元 姚 燧 撰
 記
  武陵縣重修虞帝廟記
昔司馬遷由病孔子所傳宰予五帝德帝系姓儒者或
不傳故于唐虞夏紀曰帝嚳之子帝摯立而弗善崩帝
放勲立舜名重華禹名文命旣弗深攷二典三謨之書
曰放勲曰重華協于帝曰文命敷于四海曰允廸厥德
皆虞史賛堯舜禹臯陶三聖一賢之辭且以天下相傳
[005-1b]
事孰大是堯不曰重華曰汝舜舜不曰文命曰汝禹則
舜禹之爲名章矣後千有餘年孔子稱德三聖止曰堯
舜禹又况紀自戾其言乎前乎堯者帝嚳帝摯後乎禹
者帝啓帝仲康中獨堯舜爲非名豈坐信五帝德帝系
文耶二篇見大戴記孔安國家語無帝系其五帝德雖
小異文亦止曰堯舜禹故後儒辨之以文命爲禹名則
敷四海爲何事而臯陶不名允廸鏡是則紀所名之非
名又章矣或曰孟子放勲殂落屈原陳詞重華者皆非
歟曰不若是也今之君子于大賢之不可字者猶以鄉
[005-2a]
邑齋居命之況三聖乎其遠而不斥擇賛辭而號之亦
厚德之至也如必其信百世而不惑舍孔子焉折衷奚
以惟帝舜崩葬與二妃事他經于書鑿枘者多虞書曰
舜生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載陟方乃死崩未知地
也至孟子始曰舜卒於鳴條鳴條在安邑甚邇蒲坂以
避堯子南河之南例之帝固未嘗遠所都也然虞書實
百一十年孔安國以爲百一十二年自今積之詢考底
績三載陟帝位二十八載喪堯三載在位三十三載薦
禹于天十七年而崩所謂三載皆再期耳由置底績在
[005-2b]
徵庸在位之間故多書二年猶未大遠紀以爲二十以
孝聞三十堯舉之五十攝行天子事五十八堯崩六十
一代堯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蒼梧之野葬于江南九
疑是爲零陵總之百年鄭𤣥則徵庸二十爲句攝位
至崩共五十年總之亦百年與紀皆不足十年如紀則
舉之十九年無所事攝位九年喪堯三年爲天子四十
年𤣥則登庸二十無所事攝位喪堯三十年爲天子二
十年宜唐孔穎達皆排而謬之又大戴止言葬蒼梧之
野家語則以爲陟方岳死蒼梧之野而葬故紀遂曰南
[005-3a]
廵狩不知薦禹十七年之中當三巡狩帝皆親之耶獨
崩年徃也如皆親之禹何爲哉崩年往也于時百一十
年矣必將以歲二月柴岱宗岱宗之去南岳何啻踰五
千里吉行五十車埃風而舟濤瀨者不曠一日百日而
始至焉是獨勤身于數千里不勤心于萬幾倦于九十
三而不倦于百一十年也檀弓亦云舜塟于蒼梧之野
蓋三妃未之從也𤣥以爲帝嚳帝堯皆四妃舜無正妃
故止三妃以天子之女不爲正妃則正妃將待何人爲
哉屈原九歌謂娥皇湘君女英湘夫人君與夫人固有
[005-3b]
别矣君非正妃矣穎達乃傍牽晉皇甫謐帝王世紀以
實之曰娥皇無子女英生商均次妃癸比生二女霄明
燭光癸比山海經作登比皆不知爲何說也秦皇南浮
江至湘山祠而風問博士湘山何神對曰堯女舜妻塟
此大怒發刑徒三千人赭其山而謐云塟衡山雖不同
地可徵于帝塟而未之從王逸不詳未之從爲不祔合
而曰帝征有苗二女從之不及道死沅湘之中又曰墜
于湘水之渚固已自二其說且有苗已來格分北而竄
之三危矣豈侮帝老復逆命耶其煩六師投帝以艱禹
[005-4a]
何爲哉又二女者在𨤲降時或上下少帝十歲方幼艾
也至是崩年皆嫗然而耼矣中原無急變帝何爲不及
將二妃二妃何爲不及從必追之而取道死水乎由遷
則祀由逸則戎翬翟簉之非盛舉也觀後世匹帝者雖
甚幼艾率土之臣莫敢不母未聞旣母率土之臣八十
餘年而後世猶女之又帝系曰舜娶堯子謂之女匽氏
然堯伊耆姓陶唐氏子而不係其父而別氏焉皆不可
以理究者也二妃之祠湘中原世云然亦尚矣哉惟沅
洞莫知所始嘗火于宋民雷立倡郡人復宇之宋德夫
[005-4b]
爲郡病其專祠二妃而遺帝始大其官而合食焉皇元
大德之元僉江南湖北道肅政廉訪司事李僕庭詠按
部常德夏六月一夕洪水驟至平地尋丈幾冒城郭乃
率曹牧諸君日夜行水戒民具畚築登陴以捍之發義
倉積下其估以廩餓人不足則勸富民出榖以繼水去
今左丞相方平章湖廣省侯請曰常德爲郡岸沅之東
古人虞水齧城當其衝波西南爲二石埽延袤里所尾
入江中順導其勢以遏東潰罹此暴漲盡根株去大浸
稽天四縣槩及其實土爲防者宜盪而無有遺餘也可
[005-5a]
乘農休急務修復以倉粟傭役人則民必舒困于今而
功亦賴垂于後也丞相是之民利得食爭日赴程工不
踰時衆作斷手乃謁帝祠而告成功見其榱棟庭墀傾
落蕪穢詰牧守曰明詔有曰聖帝明王其令有司歲時
致祭今乃若此甚非陛下欽崇禋祀之㫖宜帝不顧享
而降此大沴也其議完之五通爲鬼經禮無文祠顧宏
麗妍縟其撤而資其材爲門五楹殿三楹行宇五楹寢
三楹兩序八楹爲老子法者李道昌主諸鍠鑰旦望祝
𨤲别爲宮以居其徒三淸殿三楹兩序六楹歲德眞官
[005-5b]
殿皆一楹民之聳觀十其舊矣後三年其郡官民多侯
奉詔之恪恤民之勤而禮神之䖍也求記所由嗚呼惟
帝之名載諸六籍而不泯泯日月在天未加其明岱華
在地未儕其高與穹壤相終窮者世則知之前帝諸皇
功斯人者太昊帝春炎帝帝夏黄帝帝土少炅帝秋顓
頊帝冬旣分五辰而司之與穹壤相終窮者世亦知之
以帝之功何斯皇之弗若而況乎過之其爲明神左右
上帝斡元化以順行四時或乘雲御風省方下土福善
癉惡于斯宮與穹壤相終窮者理所固然也烏乎知哉
[005-6a]
故燧惟列夙疑而未瑩者首之未敢少及法程萬世人
倫之至者之德之如何也
  汴梁廟學記
自魯哀公十六年當周敬王四十一年壬戌孔子卒歴
六國秦漢至孝武卽位之年辛丑爲三百四十年其聞
而知者司馬遷一人而止耳旣編其年與夫言行出
處之槩爲世家又爲弟子傳載其居里問對與夫經事
何君又攷知其少孔子幾何歲是書皆孔門弟子與孟
氏所未著其有功聖門眞非淺淺哉然猶病夫時有不
[005-6b]
一其說不可參伍者也世家弟子蓋三千焉身通六藝
者七十二人而弟子傳則曰孔子曰受業身通者七十
有七人皆異能之士也夫旣曰身通六藝矣雖未盡合
聖人爲敎之本然而猶有所指名也其曰受業身通竟
不發爲所通何業亦晦焉而已耳又曰皆異能之士聖
人爲敎于以修叙倫而容異能者于其間孔子自言
七十有七人則七十二人者誰後是五人耶其爲傳亦
多淆雜而無次先顏回曾參而後無繇蒧固巳戾于明
人倫其甚誤至以闞止子我爲宰予又曰孔子之所嚴
[005-7a]
事者于周則老子于衞蘧伯玉于楚老萊子于鄭子產
于齊晏平仲于魯孟公綽孔子于公綽止稱其不欲與
優爲趙魏老子產有君子之道四其他不足孔子者亦
多也老萊子書今存其爲道術尚黃帝老子爲聖人所
與者不經見子入太廟每事問况老子周守藏室之史
問禮則有之使及見其書曰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
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已不知道德仁義禮根于人
心之固有而視爲世降之不同未必不見黜于孔子况
爲其道乎哉惟蘧伯玉寡過未能爲不悖于聖學故與
[005-7b]
之特深至漢文翁圖石室列之七十二人中亦可灼其
非師而實弟子云晏平仲者如遷之言足以暴其人賊
賢之罪何也夫人旣嚴事乎巳苟于學術之僻歸宿之
差何害于明告告不爲止則隨以不屑之誨始盡夫師
弟子之義焉當欲封孔子尼谿之田乃說其君景公曰
儒者滑稽不可軌法倨傲自順不可爲下崇喪遂哀破
産厚葬不可爲俗游說乞貸不可爲國盛容飾繁登降
累世不能殫其學當年不能究其禮非所以移齊俗而
先細民也若預憂一旦代有齊政惟懼醜詆之不力焉
[005-8a]
夫善交久敬報人嚴事之道者固如是乎哉先儒嘗疑
晏子尚儉墨子欲貴其道取必于晏子之言不然何爲
亦見墨子之書而遷辯之不明也又自叙曰儒者累世
不能通其學當年不能究其禮博而寡要勞而少功由
是知二語者非必一出晏子乃遷薄儒素定於胸中不
易者也遷嘗適魯徒觀諸生以時鄉飮大射其家迷
於規規節文之細低徊不去以爲是足盡聖人之道斯
正經生博士之汨汨以皓首者也豈聖學爲巳之切致
哉故燧有功于遷而亦有是數者之恨況又甚惑未盡
[005-8b]
祛于今者也孔子卒哀公誄之子貢以爲非禮至漢平
帝始封諡褒成侯宣尼公蓋王莽假善以收譽將遂其
姦謀也後魏孝文法之諡文宣尼父後周宣帝封鄒國
公唐高宗贈太師僞周武氏封隆道公𤣥宗諡爵文宣
王宋眞宗加𤣥聖後易爲至至今遵之焉有若以自生
民以來未有盛於孔子誠是言也雖極天下之美諡猶
不足萬分一盛德之形容斯燧發其目而不深言者一
也杜預春秋傳敘曰子路欲使門人爲臣孔子以爲欺
天而云仲尼素王邱明素臣又非通論也斯言爲獲聖
[005-9a]
人之心而後世王之堯舜二帝也宰我以夫子遠賢堯
舜何王之不可居然後世天子之子有功之臣皆曰王
以孔子之聖卒下比爵於其子臣誠不知其可也斯燧
發其目而不深言者二也其享配諸位善乎柳宗元序
道州廟碑曰從于陳蔡亦各有號言出一時非盡其徒
也于後失厥所謂妄異科等坐祀十人以爲哲豈夫子
志哉後之時進顔孟並孔子南面别躋曾子以足是十
人于非夫子志中之又非者而江之左又進曾子子思
並顔孟別躋子張于曾子之舊由孟子而視子思師也
[005-9b]
由子思而視曾子又師也子思孔子孫也弟子于師孫
于祖坐而語道者有之非可並南面燧知四子巳避讓
于冥冥中不能一日自安其身一堂之上况又祀無繇
蒧鯉于庭其失至于崇子而抑父又非遷之爲傳矣夫
爲是學官將以明人倫于天下而倒施錯置于數筵之
地如此奚以爲訓又在在之廟皆泥像其中北史敢有
造泥人銅人者門誅則泥人固非中土爲主以祀聖人
法也後世莫覺其非亦化其道而爲之郡異縣殊不一
其狀短長豐老少美惡惟其工之巧拙是隨就使盡
[005-10a]
善亦豈其生盛德之容甚非神而明之無聲無臭之道
也曩長安新廟成繪六十一人與二十四儒于廡畫工
病其爲面之同縱人觀之而擇貴臣圖其上蓋肖今人
之貌而冠以先賢之名使過而識者抵掌相語曰是某
也是某也未見其起敬于他日顧先足來不恭于一時
如是孰必其他之不爲是一歲再祀第借位于
先賢以俎豆夫今之人也其可哉曰是溺習之已然若
何而變曰人臣有見上布是區區則可若夫議禮也制
度考文也天子司之亦幸一旦遑于稽古之事學禮之
[005-10b]
臣必有能策其一二得所當議者矣至元庚寅汴梁新
廟成學錄劉元佐爲狀以其府諸公之意求記其由故
燧首之以此其狀曰宋建隆中南宫城數里立太學後
爲國子監金貞祐都汴國日益蹙大城少兵難守度中
宫垣大城再城之監當城所經弗便也壞而徙之東南
大城之下不及屋而亡皇元受多方始爲殿七楹亦廢
宮屋也其制度宏麗爲天下甲壬子楊中書忠肅公來
董括舟役又壞宮取材以其餘爲門廡至元癸酉故同
知宣慰使袁裕時爲是府判官始構講堂于廟西神庖
[005-11a]
于堂東鑿池其南𫝑如半璧瀹汴注之擬魯頖水殆足
觀矣歲月滋久風雨騫屋困于撑拄自總管提刑悉捐
金割俸起新之總管則權輿于成某斷手于杜思敬其
同力者同知胡某治中益祖判官完顔某推官姜某提
刑使則闍闍都高某副使王忱僉事劉某始終五十餘
年凡資畫十二官而後完富民佐財力以就功者又多
也燧曰嗚呼不易乎哉自今師生之講肄于斯其移學
文之力而篤志于切問近思責其躬以成德達才而收
夫化民成俗之功于他日斯不孤縣官待多士志矣是
[005-11b]
歲夏四月記
  灃州廟學記
至元十有四年肇置諸道提刑按察司而澧在山南湖
北道所糾郡二十年燧副使是道明年按部至焉拜瞻
廟庭未嘗不病其爲制之隘陋也殿南閣曰六經因語
校官張公綬曰易書詩春秋其繫定刪作實出夫子之
手周官雖云周公之書冬官篇亡當以考工記與小戴
記禮者皆漢儒豈可與是四經班而爲六且今四海禮
殿皆名大成爲改書曰金聲玉振之閣後時議不欲諸
[005-12a]
道紏郡者錯壤江之北南改爲肅政亷訪澧遂割入江
南湖北元貞乙未居民不戒于火廟爲延燒總管是道
者故鄂屯實魯將復之俾計吏最其學租五千餘
緡曰是所謂時詘而舉贏者也乃下令郡士在籍多田
者勸之佐爲凡又得萬緡委材集工責校官李寓學正
張子仁身敦其役而糾郡諸公如副使賈仁僉事蔣某
姚某李庭詠郭貫凡至者必促其成功五年而落之其
橅構則稽梓人之書爲四柱屋古者王居之制也惟太
行一山似之故曰王屋重門周序講肄之堂合食之舍
[005-12b]
庖廩之室燕遊之亭秩秩馮馮靡一或遺凡百有三楹
周以繚垣百三十餘丈雖未嘗身見然聞之談者舉以
爲可甲湖之北南諸州豈天者厭昔隘陋火之使改爲
耶亦偶然也又範金爲祭器二百七十有二竹木髹漆
之具三百有四嗚呼備乎哉然嘗思夫子之道之在兩
間無間治亂古今如饑食而渴飮夫婦之愚莫不由之
不可一日而離焉固不以廟之存毁而加汚隆國家必
聚耆英俊髦教育乎是蓋須其成德達才舉而庸之以
立化民成俗之本也則廟學豈不甚有所關哉地以求
[005-13a]
之衡之爲州南灃千有餘里南嶽在焉舜五載一巡狩
所也及誅四凶放驩兠于崇山實今澧之屬縣利則
放流之人顧居巡狩之境之內戰國時楚都南郢在漢
則南郡江陵澧去西南鳥逕不二百里屈原之逐常行
吟者故九歌曰澧浦澧蘭則放流之所近薄修門是皆
不可曉知者澧于其時爲黔中秦欲以武關之外易之
楚方怒張儀謂曰願得張儀而獻黔中夫以甘心一人
寧棄地而不恤固以要荒鄙之也而今也料次戸口之
繁庶貢賦之征入澧則亞于長沙而近湖廣省治岳鄂
[005-13b]
諸州不能半之豈天時風土有古今之變而人事亦隨
以遷而異士四民一也民庶而士必衆洙泗夫子之
居也士爲洙泗之言者也灃去洙泗西南將三千里非
密邇也賴皇上仁不忘遠守土之臣視要荒與洙泗鈞
然洙泗也燧嘗至其地焉戸不能當澧四之一戸損則
士不多亦理勢然不知自今澧民沐士之化要荒而洙
泗乎士不能㧞民之溺洙泗而要荒乎要荒而洙泗正
國家所頼以化民成俗者洙泗而要荒其身之不能成
德達才何有乎推之人士是之思則居縣官所築之室
[005-14a]
食縣官所樹之粟必知黽勉其躬圖報稱矣庭詠俾子
仁求記所由興作于翰林學士朝請大夫知制誥同修
國史姚燧大德巳亥冬十有一月日短至書于鄂之南
陽書院楚梓堂
  崇陽學記
世祖御極之十有七年當至元十有三年宋平凡江之
南財之儲府庫賦之產山澤者悉輸京師獨遺貢莊學
田仍𢌿之學俾資教育後尚書用非人大網羅天下之
利奪歸之官在庭之士子媒進取而不得者乃希其意
[005-14b]
求分道鈎覈素所出入于職學之官責償其負而促爲
期有關木而嬰笞者士窮不堪至圖其慘以上之帝聞
不善也其人罪誅希意者亦竄廢詔還所奪至仁也皇
上嗣聖申詔若曰聖人之道垂憲萬世其還正貢莊學
田以爲釋奠完廟養老師生之廩之須至明也爲良有
司昭覩兩聖崇植斯文之盛在在莫不作新廟學求稱
宣化將仕郞主鄂之崇仁簿夏承祖書來諗曰是縣學
官二十五年陳彧爲尹一旣完之于今七年可曰未久
迨承祖始治事而入謁也上棟旁楹穿漏傾撓巳窘風
[005-15a]
雨承祖傷之乃割己俸爲邑士先萃其附而應者俾龔
應旂葛公亮敦匠再完之積役傭二萬六千錢米不計
也願鑱之石爲佐財著勞者勸曰夫究心此者狃國人
習雅不識書忽不知爲也囿文法吏急赴事功迂不知
爲也非知學孔子如承祖者爲之責將誰在哉雖然簿
在一邑惟筆朱墨鈎校出入其職其上有監丞焉壓抑
者非一人也比其道行乎百里言信乎羣士越而出爲
爲之而成功不制于同官其彊有力歟戛戛其難有倍
乎昔尹之爲者嗚呼賢者也然以張山翁所記參伍今
[005-15b]
書而惑焉始爲陳尹敦匠者應旂公亮也今而夏簿敦
匠者亦應旂公亮也以兩君善于作室歟亦烏有苟于
爲心而不固俾旋踵有今之隳不善作室歟于何舉所
旣敗者復使爲之而不固于後豈邑士爲才無兩君比
歟將懲其不固于今奮然思改自必異前可不隳于後
歟皆未足爲信也要也非作者之罪也守之者之不𫉬
其力也夫人極其思而創之劬其躬而樂之美矣完矣
舉以𢌿之職學之官而守之且屋以待風雨者也而風
雨亦所以賊屋者也諒非一日可遽隳也亦必有其漸
[005-16a]
焉雨罅而入微而視之日未害也今日而不加覆焉風
有𨻶而乘徐而安之曰未害也明日而不加塞焉月弛
慢而歲因仍以及于隳乃咎夫敦匠者始苟于其事之
致也嗚呼果苟于其事歟當佐陳尹之時勗其自捐凡
爲楮緡二千一百可獨當學廩邑士之半曷若靳是而
不捐不知于今峽敎龔必勝漢陽尉葉桂發德安尉黃
朝英壽昌山長徐逢午敎諭趙泰來徐應奇葉常春與
煥彭黄裳熊萃老十子者之中其捐有多寡也予誠嘉
其始終忠是學也非有故而私夫人曰非作者之罪也
[005-16b]
守之者之不𫉬其力也嗚呼守者之不𫉬其力特不職
爾其小者也甚者爲罪其間蓋江南學田宋故有籍守
者利之私櫝其家或投水火以滅其迹使他日無所稽
曰城下之日學吏持而失之也或曰其人死不知何歸
也以幸迷誤久而爲巳產一聞有司將加覈正反肆爲
謗語訐揚其短恐之使不得竟又有身爲教官自詭佃
民一莊之田連亘阡陌名歲入租學得其一巳取其九
又有以巳磽确易所上腴曰故簿惟是至與學吏爲訟
詆譸租入廋矣猶掊諸生之堂餽留耆儒之廩俸而
[005-17a]
虛爲之名以徵逐府縣而歸餘其室提學之司又繁爲
文魚鱗而取之惟與求薦敎職入賄爲市罪而去者相
踵也嗚呼守以是曹譬如以狼牧羊不盡不止也或曰
人之言曰髪有疾幘則冒之手有疾袂則蔽之子而記
學不諄諄乎敎養之道而惟歴發職學之慝非長者也
曰上之膏澤斯士也如何而不善其職者屯之事有急
此乎且始疾者猶先其標何也苛痛呻苦之所在也敎
養之道如三代以德行六藝賓興賢能漢舉孝廉經術
而廷策之魏晉尚文辭猶不遺乎經術隋煬始專賦詩
[005-17b]
唐因之雖置科明經而止乎記誦又有投牒自售之賤
貢舉之法熄楊綰李德裕極言其非宋神宗始罷之治
五經語孟哲宗復賦詩遼金不革者有我世父太子太
師公故竇太子太傅公故楊昭文君議貢舉之法在皆
朝廷制度考文之事非州縣所得擅擇歴古所宜于今
而爲者惟得是說而爲鍼石庶巳罪而未敢者聞之懼
其掩剽于冥冥而廷臣亦有灼見其然者知所悛也是
亦救失之一道也
馬啟泰恭校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