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牧庵集 > 牧庵集 2


[002-1a]
牧庵集卷二
     元 姚 燧 撰
 詔制
  楊爾昌贈壽國安惠公制
人之祖其木之本培植旣深曾之孫如榦之柯散分斯
茂比切雲霄于千尺豈濡雨露之一朝具官某生際時
艱役編氓籍雖迹沉浮于里社而名表襮于鄕閭德邁
乃身盡力菑畬其地澤流爾後聯芳侍從之臣矧侍前
皇有聞今日苟不上推其所自爰進丞疑何以下詔夫
[002-1b]
將來用光冥漠
  妻富察氏贈壽國夫人制
姆名門於遼右醮華望之𢎞農言必女箴動循婦道篤
生奕奕之令子實爲洸洸之武夫觀其臨陳以捐軀于
時蹈難可知卜鄰之提耳平昔教忠矧曾孫以宮臣爲
儲貳之傅友上推德澤皆發慶源於戲朕之贈右揆而
勲䕶軍疏恩巳極爾于穀異室而死同穴受祉不那告
第以兹制綸欽若
  楊徳崇贈夀國康懿公制
[002-2a]
羈于人而合于天徵書惟信非其身而任其子從古巳
然源不浚則流豈長弓必勁而矢方剽取譬若近爲理
則同具官某自葉流根去華務實以名聞于裕廟遂驛
致爲邸臣不大其施以昌爾後膳祠主客郞官所職之
殷繁嘉吉軍賓閣老相資而損益生而有光于門戸死
者何憾于泉扃位亞師垣展矣三司之列寵加公衮巋
然九命之尊伊爾明靈尚膺茂渥
  妻陳氏贈壽國夫人制
以育姜敬仲之遺苗歸有周揚侯之餘裔合姓皆神明
[002-2b]
之後生子宜禮度之閑進長儀曹近淸光之尤切動咨
閣老率舊章而不忘因觀從橐之能然皆出斷機之所
自秩上公以九命旣疏大國之封開夀域于八荒宜正
小君之號用資告第貞魄是承
  王守道贈壽國忠惠公制
臣之邁德固將流慶于後昆王者念功必使被澤其先
世肆卽下地爰進大封具官王顯之父守道生値時艱
出膺人傑屬金源之南播屹恒鎭而中居彼猶冀死
之然而潛出代交之策誘同官以所部曲殲都師不遺
[002-3a]
稚孩佐太尉之孤軍奮雪讎恥復連城以千里盡返故
常鴻集之氓遂其奠居梟悍之卒戢不爲暴用輕典以
刑新國克遠省以任舊人損戸薄征折劵恤匱故飲惠
者相率而尸祝其聞風者或形之詠歌非獨專乎軍諮
兼亦正夫侯度帝曰嘉止璽書爛雲漢之章民曰異諸
金節等河山之誓於戲功豈一書而足爵宜九命之加
矧有子嘗任其股肱尤可厚飾終之典雖若汝不復于
骨肉必猶多用物之精其克欽承尚永無斁
  妻封壽國夫人制
[002-3b]
凡曰有官之君子克愼其終亦惟主饋之家人能勉以
正典旣所天之加恤義無同穴之見遺某官某之妻姆
張懿徽婦主貞順令閨門之不出奠宗牖之必親齊國
賢妃纔警雞鳴于昧旦魯侯壽母未聞燕喜于期頥合
斯異代以觀有不同年而語養以辨章之廩祿何報春
暉服其裕聖之笥衣足華歲晏居勤纂組而無逸動釋
几杖而不隨受祉之那比隆安有亦黃髪之良異者而
素心之所慕焉於戲開予壽域于八荒疏封先汝進夫
上公以九命濟美後人
[002-4a]
  耶律祭酒考贈淶水郡莊愼公制
臣克厥艱而始明敏其德子焉能仕皆由父敎之忠眷
予問義之人師實漢僕射之位長固求還笏難斷抗章
是用追崇其先庶以裕乃後某官某中書猶子丞相
從兄宗承遼室之遺苖禰祀金源而全節尚論其世孰
踰爾家而又誨嗣續善詩禮之敦于以見平生戛紈袴
之習自夫共工之謝晏然同俗之安爭饋肆乎五漿振
衣岡於千仞奉先惟孝雖耆耋于禴祀也親焉接下以
恭其臧𫉬之久故者民耳匪入官而知止抑展在家
[002-4b]
而必聞惜棄世于九齡爲國之三老於戲神遊安往
定徘徊乎故鄕袞卽封用昭章于疑墓嘉誄以副殊
渥罔遺
  王思廉之祖沂贈恒山郡莊惠侯制
商容殷臣周武過閭而必式廉頗趙將漢文制敵而尚
思至公因見夫古人褒善不嫌于異代某官某之祖沂
言出無擇量深有容當天步未攺玉之時明刑書爲亡
金之用立人由已飾吏以儒始知法以佐州尋假令而
爲縣以不揚威于長吏斯免濫罰于平民不惡而嚴雖
[002-5a]
文無害伍符尺籍事專司六部之間駟焉高門報顧在
百年之後有孫四紀及相兩朝晚年嘗作客夫靑宫時
竟遂明農於綠野遺榮若此裕尚多於戲父爲士而
子大夫爾知守死生于塟祭考贈公而祖侯服朕誕敷
隆殺之等威尚其光靈歆此明命
  祖妣贈恒山郡夫人制
求世德于上古神明後者莫先于帝高陽屈原云然亦
豈顧後之人哉惟自是屈節雖不可譜其次傳則汝爲
其遺苖從可知也然自佩繽紛于繁飾及夫曰黃昏以
[002-5b]
爲期思公子于芷蘭不言而喻貽下女以杜若無忌可
知溯厥芳聞宜兹象服於戲教爾孫導其先路旣竭其
力以事君恐王母懷乎故都俾從夫爵而啓宇降斯寵
命賁彼幽扃
  贈焦德裕考制
我國家禮御羣臣凡有位躋乎將相恩推上世必皆宇
啟于公侯匪專勸忠用以光孝具官某之考某生當立
武之日其先衆之才旣長千夫將經百戰每𫉬俘而
不殺其久奴而必民化盜賊而爲善良振餓羸使遂生
[002-6a]
活方亂離之靡定而仁惠之兼施自他人若是之有爲
而平日皆在所可紀由爲子之束于貧賤故世德不能
以昭明則爾後之熾昌亦式穀之敎誨夫旣一門各盡
其道可于九原不顯其光
  焦德裕贈恒國忠肅公制
事睿太憲以及世祖可謂圖任之舊人官趙蜀源而盡
東甌亦旣敉寧于新國于勞庸之是迹何甄錄之可遺
爰啓大封用昭幽壤具官某忠壯而信厚剛毅而純明
皆得自天且資以學當王略經綸之際適金源逋播之
[002-6b]
秋覆巢太行遂武仙之首惡引翼開府雪史帥之血仇
後從蹕董漕于川中㝷持憲省風于隴右行役之遠聲
名益延及太師之濟江乏才臣之謀閫自家而起乘傳
以從旣同輻裂之軌文又翦彚興之莨莠爲勩之夥枚
舉豈殫方分省政之參俄有光之殄於戯永辭白日
佳城鬱三千年不及清風黃閣畱一萬古
  納喇追封蜀國忠武公制
朕聞率土之臣莫如同姓干城之將尤可異恩故逺稽
于禮經用厚加乎愍冊具官某其在弱冠甞爲選鋒迅
[002-7a]
與鷹楊號爲萬人之敵虓如虎視隱然千里之威屬鉅
寇之反郊乏總戎之制閫來可居此孰有異然其爲人
心所歸不待君命之至推使秉龯辭拒循墻卽下令于
轅門巳折衝于樽俎握機旗建四川之草木知名開璧
鼓行三峽之星河動影勇頗牧之非匹策孫吳之可方
入阽危則膺衆所不先分賜予則如士之最下勁騎所
蹙堅城每摧如斯宣力于兩朝何止出奇于百戰於戲
降年弗永爲烈則多雖狀不及識之亦心未嘗忘者置
戸以守何樵牧可侵馬鬛之墟故壘卽封或魂魄猶思
[002-7b]
蠶叢之國
  伊蘇德勒贈蜀國武襄公制
遣戍以歌采薇命于天子者爲將三世故國非謂喬木
名曰世臣者卽戎百年生而他人孰可方之沒則斯朕
所甚愍者具官某川涵而岳玉裕而金相受龯于成
童之年交綏于大敵之陣觀其進退以坐作得於生長
之見聞勇必冠軍功則推衆非有是爲將之體其何以
服人之心雖崎嶇殘蜀之餘久纔五稔顧敉寧平宋之
後艱巳百罹置郡縣于夷蠻斥邊疆于甘肅或分使節
[002-8a]
或秉政鈞自陜右而雲南躐辨章而丞相勲亦懋矣年
則未焉何期立極之新而失圖任之舊於戲乃祖乃父
旣不異乎錦里之封爾子爾孫亦可同是章爲刻光
靈如在明命用歆
  張𢎞略贈蔡國忠毅公制
保塞承勲孰曰將門之無種陵川受學共推師道之有
傳旣不墜其冶弓而復敦以詩禮方資用世奄鬱佳城
中奉大夫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張𢎞畧
易武以文克忠由孝在憲廟巳頒其虎瑞故世皇洊致
[002-8b]
之龍光㑹盜發于東秦加兵助乎南紀援徐方之傳檄
夙料如成當炎夏以交綏宵奔巳墮歸守衞士兼長儀
司賜金釦之卮被錦粲之服以巾奉秉宣麾於淮浦仍
前授移使節於洪都大憝旣殱餘孽何賴超參南省之
機政隨開北首而棺懸雖未陳夫襚衣猶及贈其褒袞
於戲乃公旣之蔡無庸攺封其家有廟於燕可從與
享精爽不昧明命用歆
  秦國忠翊之弟巴克實巴追封古哩郡恭懿公制
繄朕聞汝惟昔在軍謂人集菀而已集枯羨鳥烏之暇
[002-9a]
豫何寸有長而尺有短投龜策之卜居道理之安死生
奚計某剛毅而明敏貞信而沈幾逃自叛王棄其盡室
義定君王之分石可轉而心靡移思輕妻子之私裾雖
牽而首不肯遄其歸以萬里始克覲于九重帝曰嘉哉
世所難者故其賚賜之物俄然充牣其庭或爲廷士于
中或將邊兵于外居無常所至則有功月旦之評士咸
高其一節春秋之筆史無待于他書不有褒章何發潛
德於戲恩如爾家之奕葉能令名者幾人封依兄國于
拂林兼位崇以二品靈而有識生氣凜然
[002-9b]
  楊福贈夀國武莊公制
所貴乎死丈夫橫尸于戰場其凜若生太史納書于幽
隧人臣斯得天寵何加具官某方初入官于遠行役第
知爭先而賈勇何有反顧而蓄疑將工礮之萬夫壯軍
威于千里志恢王畧恨衣帶不甘南紀之存魄毅國殤
殉枹鼓以示北方之矯與馬革包棺以奚異詎章納
壤之未聞展也興哀爲之賜諡爰加美號思期昭白于
廣庭式慰門靈制許焚黃于神道
  馬實贈扶風郡莊惠侯制
[002-10a]
惟仁者爲能愛人雖甚急賢才之得觀遠臣以其所主
始可精淑慝之分故世皇大公其心致多士善用此道
具官某棲身巖穴屛跡市朝旣力穡資其讀書復懸榻
愼于取友用先正魏公之薦得温室省樹之觀問惟對
以國言事見可于天聽賚衣在笥進秩題輿萬里之塗
牽車共期到遠九仞之山止簣不願爲高竟自遂以終
身敢維憎兹多口傳家有子應宿爲郞治膳祠主客之
殷繁酌嘉吉軍賓而損益諸有疑貳皆資老成於戲克
對無羞皆汝教忠之自或靈有識欽予追恤之褒
[002-10b]
  䝉克特穆爾祖考伊蘇追封秦國康惠公制
朕禮遇臣下將責其報上而効忠故先之惟親而立愛
人曰予知不力善烏得夫令名祖以孫尊必旣貴乃推
以哀典大夫尚書左丞蒙克特穆爾之祖考伊蘇繄我
高后于爾先人聞爲世之所賢奏遣伻而將致由渠旣
耄辭不能徃以汝克肖代之而行非家學有自而來不
父譽如是之力春秋方富初供奉乎東朝夙夜惟勤載
徒征于西域託椒房之親以爲傅父居畫室之館以鞠
帝姬雖一話而一言可三薰而三沐卽其時皆書之冊
[002-11a]
視他日取用爲模至今天府所藏尚存擇古地官爰加
以贈於戲子兆民以敷五典生不及敎之是司公九
命而勲上階沒其與子封而爲亞英靈不爽幽賁其承
  祖妣克哷氏呼實尼沙贈秦國夫人制
婦人能動循禮度旣宜室而且宜家王者之加錫號封
不從夫則必從子存亡奚間古今所同贈光祿大夫大
司徒上柱國秦國惠康公之妻大夫尚書左丞䝉克特
穆爾之祖妣克哷氏呼實尼沙貞靜而幽閒柔明而茂
淑德實在巳貴不以夫由嬪椒房娶妻必食于河鯉爰
[002-11b]
從戎輅大人未造而淵龍由託子其王姬是用尊爲傅
母盛哉車服之出入蔚爲門戸之光華生子則賢旣間
關功成于萬里有孫而相亦崇高位至于三公何爾身
不及見之斯朕心所尤惜者於戲高后之明竝日月生
及依其末光夫人之行如山河没可忘其幽賁大秦啓
宇貞魄用歆
  考崇福使阿實克岱追封秦國忠翊公制
贈以褒忠凡善無微而不錄名取副實夫言有大而非
夸惟遠藩之舊人及承事乎列聖匪封大國安賁下泉
[002-12a]
某考昔在憲宗未登宸極初因太子同生于其地故即
在軍鈞錫以是名嘉與帝姬共其傅母臣求愛遇于當
世人誰過諸女采撫鞠于內庭妻亦賜者逮六飛之巡
蜀乘世傳而超燕世祖異觀宗臣不劣所欲則與之聚
爲猷而必其成屬叛王阻兵于北荒致懿親絶使于西
海責從間途以往奚翅乎十萬里之遙竟懷重寶而歸
已忽焉四三年之久最其勞勩無與比倫報宣其身顧
後者天命田出舌在今其子補豈專乎袞闕用方賴其
錢流設爾無是之雋功亦朕不遺其哀典位崇太傅何
[002-12b]
及鍾繇虎賁之共舁宇啟大秦足表造父馬迹之不至
英靈不爽茂渥其承
  李道復曾祖考執贈韓國公制
于傳有言至誠之道可以前知在易亦曰積善之家必
有餘慶何天道之應若質劑而取償而人事之脩如菑
畬而望穫具官某之曾祖考某尚論其世孰踰其家自
後唐僅十五𫝊至今代實四百載秋闈戰藝嘗從退鷁
以俱飛晚節考槃遂卷屠龍而弗試猶不失一鄕之善
士矧其資上黨之素侯源濬也則其流長城高者由夫
[002-13a]
基厚宜爾來裔爲我藎臣一乃心之是期百其身以奚
恤與同休戚甞憂杞國之天不大聲色再抱咸池之日
將以圖報惟有疏榮故于三代之相承皆以上公而爲
贈於戲汝爲其曾王父雖不及股肱于廟朝朕命以子
大夫尚或可肉骨于泉壤光靈不泯恩綍用歆
  曾祖妣郭氏贈韓國夫人制
內言不出于梱雖無事之可書大孝能顯其親凡有功
而必報此古聖人勵忠之意亦士大夫反本之心某官
某之曾祖母秉德淵純移天令淑正位乎內利家人在
[002-13b]
饋之貞以禮自防見君子釆薇之說遂衍曾孫之慶用
疏列土之封精爽有知欽承惟永
  考贈韓國忠獻公制
九仞爲山覆簣其址百川學海濫觴是源因於已然而
卽觀莫不積始而至厚某官某之考某淵深而智山靜
而仁當勝衣弱冠之年奮前驅執殳之役以從王事爲
馮忠靖周旋者勤不告勞能審敵情效余華明成敗者
算無遺策後移漕幕與府佐所至事治而言行在乎他
人自足爲賢而推爾能猶未言善屬裕皇妙擇乎師友
[002-14a]
俾子孟入侍于皇孫凡太后之所如必耄年而不後輿
疾河內道卒冀方其盡瘁以事爲如何于無德不報之
有待遭成廟違棄其萬國與先帝臨御于四年洪濟于
艱嘉猷是賴兩扶靑天之紅日一新黃閣之淸風能蹈
難而不辭實教忠之所自於戲觀子可知其父乃古人
不同時而云然事君能致其身則今朕與偕行而見者
爲明堂之八柱没宜享淸廟之六瑚爰啓茅封式
光蓬顆
  母王氏贈韓國夫人制
[002-14b]
婦人能循禮度旣宜室而宜家王者之加號封不從夫
則從子死生莫間今古所同某官某之母温恭而懿徽
柔惠而貞順觀其儀之不宜爾子之曰賢會姦宄伺
鼎湖之格天潛圖內難賴忠良辦虞淵之取日尋復重
光如斯借筯之籌皆出斷機之教延登伊始追鍚維新
爰循從爵之封庸示歸魚之寵尚斯冥漠少慰靈明
  妻贈韓國夫人制
國家以名器之公盍深求于崇報夫婦乃人倫之本宜
並著于顯榮爰考典章用敷寵數某官某之妻賦柔嘉
[002-15a]
之性凝婉靜之姿姆于名門素守女箴之訓婦此良士
峻居儲傅之嚴所期夙夜之相成不謂死生之有間
駒隂之不待失同依日月之光緬象服之是宜尚足表
河山之行進封大國正號小君庶其營魂歆此嘉命
  妻封韓國夫人制
王政重于報功國風本于正始齊家有道內助臣忠賞
爵惟公尚從夫貴以厚人倫之别以彰婦德之嚴某官
某之妻懿敏柔明雍和專靜遴選蚤由于名閥篤恭密
侍于慈闈嘉若令姿歸于重輔行學素足乎巳富貴尤
[002-15b]
虚其心義調琴瑟之和禮餙筓珈之盛俾爾壽俾爾昌
熾豈惟偕老之榮在其身在其子孫孰愈兼全之美克
膺寵渥茂介禎祥
馬啟泰恭校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