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清容居士集 > 淸容居士集 50


[050-1a]
清容居士集卷第五十
 題跋
   書正肅公懲忿窒慾題扁
忿慾皆發之不中節者桷嘗讀易之咸以
無心為感何思何慮是則安有不正者㢤
漢儒言感物而動失㫖多矣先正肅公謂
忿近於剛以欲為剛徳不探本澄源有
合夫繫辭傳之故其平居奉身如玉雪
危言讜論百壬交避其剛之謂也清齋端
居不邇聲色此絶欲之效也居朝不一二
[050-1b]
以直道去湯文清哭公之詩有曰獨
畱事業在江東真實錄也子瑛居龍虎
居室以四大字昭示户冊且築象山之麓
為精審其傳授保形以静老氏之
厥靈根吾儒之是則安有忿慾易曰無
有師保如臨父母正肅之訓豈虚言㢤泰
㝎二年上已日族孫具官桷再拜謹書
   跋正肅公手澤
吾宗由宋仁皇時 光禄公轂與祥符縣
丞 同舉開封 祥符後居東亰建炎兵
[050-2a]
變 祥符孫 太保絜家青州軍以歸
是生 太師衛公厚徳退譲而 光祿公
家自朝奉公亦漸替至 正獻公入太學
師陸文安公登淳𤋮辛丑第 衛公之子
 越公 正獻游考兩家南北之分始
得合譜訖受學于 正獻癸丣 越公
與計偕不赴淳熙丁未登第自是先後為
秘書省官為侍人咸曰叔姪之盛師生
之榮於是見之 正肅公見 越公鄉薦
時年始九齡自是敦叙不絶兩家厄於祝
[050-2b]
融之災舊蔵㡬盡脫焉以僅存者猶數十
姪則瑛自龍虎還里曰 䝉齋先生
遺愛在江東社而祝之㒺敢墜因以手澤
二通俾為象山證契曰 大資同知桷之
曽大父曰思贊府判實則瑛之曽大父噫
世運既殊喬木彫落書其本末願刻諸山
中以為永乆泰㝎二年三月甲寅族孫具
官桷拜手謹識
   題子瑛城門八詠
始余讀陶靖節諸賢詩志意憤悱抑其意
[050-3a]
而為之言盖將以其𩔖也五君八哀杜
子羙䂓䂓然相近羇窮不偶故竊其佀而
為之者焉龍虎山為道士據㑹竒怪嶄削
率可以見於詠歌者書扵志見扵碑誌跬
歩不敢以軼而吾子則瑛作城門八詠
以相示首之以仙隱言夫宗師創始之難
也曰茅山易髙士靈寳之創首龍虎而終
于茅山者也曰天谷慕真隱而不騁于外
詠蓬蓽之𫠦居則與天谷竝或曰蓬蓽勝
之曰玄洲三隱東城慕其孝友而以肥
[050-3b]
遯自處者也曰碧玉則曰我 越公之徳
未墜粤昔旌陽公以厚徳植樹而奉祀有
缺懼不以承噫今為方外流者絶其本
枝而獨呉特進不若是則瑛亢宗叔老
矣不復有望異時見吾 中散公 朝請
公之子孫成立非子也邪
   跋外髙祖史越王尺牘
齋戒之時共惟撫幹國録盛徳/某伏以即日毒暑在正君子
繁福某歸老山林一念不作殊/在躬黙有神相台動止倍介
狀可發一笑識者觀之必有公/覺强健不云者䝉示張公行
[050-4a]
甲符離一掃無孑遺東南膏血/論建炎以来錙積寸累車馬器
當時不䘏國計以償㓛名之心/竭扵叛亡目今州郡窮匱皆由
之主上實知之不䘏後世之無/某𫠦不忍為也某此心天實知
什物無恙幸置慮他覬韜飬以/聞也吾人以謂如何竹洲𫠦寓
期待幸甚幸甚五月日太傅保/前光大異時横蜚尉區區之𫠦
魏國公史浩箚子/寧軍節度使致仕
朱文公作張忠獻行狀一出南軒之筆不
過題官位姓名而己後攷三敗事跡始悔
昔年不加審覈歸咎南軒然亦無及矣符
離之敗陵陽李伯微甫載其事甚詳今不
[050-4b]
敢為忠㝎辨明直書其𫠦紀曰符離之役
軍資器械失亾殆盡張魏公初聞之疑虜
人踵至甚懼即軍中觧𫠦佩魚遺歸朝官
太平州通判劉藴古朝議大夫使虜求和
僚吏有止之者乃奏乞𦤺仕又乞朝廷遣
使孝宗不既而虜人不復南魏公乃謀
再舉上亦不及和議將成魏公持之甚
確左相湯慶公因白藴古之事由是魏公
遂絀李與張俱蜀士史筆不敢有𫠦隱避
桷以外諸孫尢宜尊𫠦聞以傳信忠㝎尺
[050-5a]
牘無一字失實者此豈私喜怒而為言者
歟泰㝎二年五月甲子具官𡊮桷再拜謹

   書瓶城齋記後
抑甞觀易而得兊艮焉澤以漸摩言之於
家者也澤而不止㡬於險矣節者𫠦以懼
其過也當位以節節斯通矣艮者總其身
而身有止也思不出位艮道之𦤺因地以
光而復降焉斯謂之謙謙非於事也故
鳴謙之象著而用節之斯益困矣凌侯商
[050-5b]
榷事物黙以全其機清介自律人莫有敢
犯户冊之訓㴱契易理敢誦𫠦聞而質諸
良月既朢越𡊮桷書
   䟦汪龍溪外制草
崇觀詞臣以扇對全語為髙獨龍溪先生
痛掃時弊盡復元祐之舊方羽書飛馳顛
沛道路非如昔人夙搆古語而徳音四逹
甚於奉天之感泣不𦍒為秦氏子擯斥逺
道而先生迄不得再入矣抑甞考宋世内
外制之作至公而始𤰅故其翦裁也有丁
[050-6a]
夏之風其典雅也𤰅曽王之體肆而不野
麗而不侈則駸駸乎歐蘇矣今觀手藁遂
書𫠦聞以寓仰止之意云乙丣七月望日
𡊮桷書
   書劉貢父人種竹倡和詩後
元祐元年九月蘇文忠公以中書人為
翰林學士十一月劉仲馮孔經甫為左右
史蘇文㝎曽子開為中書人盖同月除
書也劉公由秘書少監入掌詞命盖與大
蘇公相後先孔常甫則猶在著作廷兄弟
[050-6b]
父子嗚呼盛矣㢤鄧右丞𤋮寧間以九制
之譽積十年為承㫖自負灝噩詎淺淺耶
甞攷元祐初元實維丙寅姤遯之基已萌
温公薨黨論興詩禍作馴𦤺宣政紹
興丙寅秦相擅持南北分裂遂㝎至於開
禧則罪歸于韓咸淳㒺上之罪昭于賈氏
不十年而宋亡治少亂多明于天人者未
甞不㴱知之噫前乎乾徳天聖之際又何
其盛也今距丙寅僅僅十禩文明之運
誠在于此仰止先感慨係之丙寅人𡊮
[050-7a]
桷識時延祐乙丣十有二月庚寅也
   跋蘇子美帖
滄浪翁中年書猶未精詣後沈錮黜落浩
然之氣悉心用資以為翰墨祁公號婦翁
兖公宻友終不為之道地前代法律之
嚴若是
   書蒲傳正左丞帖
左丞蒲公文學政事𤋮寧元豐之時號為
名流後出為亳州未㡬以揚易杭皆東南
要郡此手帖盖由亳入覲時𫠦作也蜀由
[050-7b]
孟氏以来無兵革鬭争文士迭出至元豊
時為翰林學士者十餘人公其一也宋世
仁英正史皆公纂今蔵史院可考皇慶
癸丑桷得與其裔孫道源同為史屬蒲為
西蜀大族三丣之變徙興元者獨保其
宗家譜整𤰅遂以 先越公𫠦蔵左丞公
手澤歸之以永其傳噫綸言汗簡皆家世
舊物桷無以進議厥今理學宏闡實始於
舂陵周元公元公之道之學實蒲公紀其
事立賢無方願於諸孫有以廣之㑹稽𡊮
[050-8a]
桷書
   䟦懐素揮翰帖
懐素書多才翁兄弟𫠦書至明昌諸賢尢
競習此體余在都下𫠦見凢十卷皆偽
贗可考獨此唯宣和舊物審為非臨摹者
   跋桺公權書清静經
韓氏閱古堂清静經乃越石氏家蔵舊物
石居新昌慶曆時刻此帖後入復古方韓
貴盛時遂得此帖悉有紹興圖璽此籖摽
光皇手題石氏墨本失之拘紹興本失之
[050-8b]
瘠韓本失之弱今覩真蹟硬黄古紙松煤
老色無纎粟繆妄視昔三本真碔砆也龍
集戊申至大改元甲子日桷謹審證于後
   跋顔真卿誥
前人多疑祖父誥非其子孫𫠦可書魯公
舉進士開元年已長成昔人誥勅必擇
書者填補唐考之徐季海之於其父嶠
之是也宋考之蔡君謨米芾是也此卷
舊入思陵復古殿後入秘書省 先越公
為秘丞時掌圖籍凢唐相誥皆入録盖徳
[050-9a]
夀晚悉以前賢誥入祕省故也今李紳
誥及徐顔諸誥皆舊物審㝎無疑
   書舊作九華臺賦後
潛庵鄭先生兩入翰林纂凢例多出其
手于時桷亦補史屬適相後先未㡬除江
西儒學使者𫠦居近玉堂矮屋脫粟不堪
旅瑣先生清言介行每言百年承平事
不絶口桷不揆參錯承接時則有新安汪
尚書孫漢卿為供奉廬山端明子愚為
公者皆先世情好而桷以外舅
[050-9b]
秘閣公叙宗盟於相府事契彌相厚也先
生生於淳祐甲辰之重九日先侍郎因之
以命名家居築九華臺湥致意焉于時桷
實賦之由江西歸里第不年而館其
子公許以門㓛入官来 亰師𢹂混元山
居題詠手澤一卷而九華臺賦實附于後
俯仰疇昔邈不可得而桷不自知止因循
翰𫟍者今十五年矣學不加進而道日益
損異日當假道清溪拜先生之墓驗昔時
手植之花木因以有推其子孫之興盛願
[050-10a]
嗣以記之延祐三年三月已已𡊮桷書
   書李巽伯小楷夢歸賦有跋/趙子固
洛陽李巽伯建炎初同朱希真避難南来
名望文學與希真相上下而作字體製亦
復相佀希真書相鶴經朱文公評之矣余
甞聞先生長者言黄長睿崇寧間㳺洛陽
作九詠楷書㴱刻故一時洛人皆師慕之
希真巽伯又其佀之者字學廢已乆宣和
立書學主上𫠦好乃薛稷禁經𫠦謂字則
長而逾制者也則朱李二公寧得為愽士
[050-10b]
耶希真甞和巽伯詩伊水嵩雲未歸得
平生處淚浪浪盖與夢歸同意又曰琴書
揔驚眼文字更過人巽伯翰墨之妙可知
今觀趙子固評書力宗元常而宋朝習鍾
書惟黄朱李三人暨姜堯章子固耳余甞
見丙舍帖徐浩模本出尢端明家又見褚
河南摹力命表唐本皆纎濃遒潤至比閣
絳宣示表如出二手則學鍾書者猶可置
論乙酉余見今翰林承旨趙公子昂扵
杭于時愛堯章書譜手之不釋逾三十年
[050-11a]
趙公小楷妙天下是盖脫其形佀而師其
神俊此卷舊蔵南康黄可玉可玉嗜古剛
絜人也後授其徒董君有寳之願質
諸承㫖公作書評焉俾勿壊延祐五年八
月乙丣書
   題東坡嶺表書歸去来辭贈卓契
   順道者
東坡先生居嶺海惟卓契順巢元不逺
數千里鞋問訊元有傳而契順止書
歸去来辭與之如有欠恨桷扵徳常家始
[050-11b]
獲見真蹟落墨淋漓光透楮背見者皆竦
然以起敬而元傳非精熟蘇文者未甞
接識昔人以鼎傳逺謂於監觀有補徳
常宜廣刻使家有其書任恤之道見於盛
世矣
   跋呉丞相繳京湖帥賻陳清敏帖
嘉㝎十一年 先越公與清敏公同在殿
廬實得呉毅甫丞相爲第一清敏之薨丞
相㴱徳之爲作書閫帥于時賈相年未四
十方折節慕名丞相書至詎敢靳嗇清敏
[050-12a]
子孫又安得以不家於喪為辭故事大臣
薨有㫖州郡治喪𦵏㴱後人不知以清
敏公家為有請故表其本末若是
   書世綸堂雅集詩卷
吾鄉盛時比屋皆故家大官咸淳賈相擅
國絶惡四明由是衣冠皆為月集悉不敢
議時事卒至國亾無賣降于外者當至元
末年諸老先生猶亾恙時則有㴱寧王先
生師表模範世綸雅集猶有洛社耆英之
遺意甫三十有四年風塵變更乗虬上征
[050-12b]
無有一人在者覽 先郡公之遺墨不勝
悲慕世綸主人於是下世亦二十年矣桷
以契家子猶得封胡羯末之後願相與
勉焉以圖無斁
   題樂生詩卷
詩於唐三變焉至宋復三變焉派於江西
變之極有不可勝言者矣劉南嶽少年以
詩自名晚獨尊楊廷秀考於風雅無是
體參於唐宋無是體以斷絶直𦤺為工叱
咜轉旋駸駸乎江湖之靡者也吾鄊前
[050-13a]
𫠦為詩倣韓而不愽師蘇而不宏然
卒無江西之弊誦建安黄初之作推而至
扵風雅則亦有徑廷矣㝎海樂君之才以
一編介君玉度示余且求叙引噫詩不
能以易言也觀其平淡者合自然孤絶者
得㴱悟繪物不鄰扵巧琢至境合心㑹釃
然百谷之泉必逹扵衆流是亦扵詩非積
學有源者不是也余終老林泉異日相
尋於寂寞空絶之地相與酬倡又將盡其

[050-13b]
   書孫僉事訓子八字
一貫之㫖忠恕而己其語簡而易明大賢
之教人曰不𡚶語聖人之教子則曰立與
言二字而己過於文則漫不加省切於近
則易以自持孫公濟川之家訓凢八字曰
吾將以訓于家吾子之果為儒也必將
由是以得名使不至焉則守斯言也其不
為小人之歸也明矣求余言以増警遂書
以歸之俾勿墜濟川子名某日不廢學將
以儒術起家桷老矣猶將見之
[050-14a]
   書党承㫖篆杏壇二字後
翰林承㫖党公篆法妙一時𫠦書杏壇二
字刻于曲阜藹然風雩之意千載一日也
衍聖大宗南徙三衢設祀有廟傳嫡有緒
今郡守趙侯敬之髣其舊址築壇於㫄昭
掲二字於其上有新豐肖佀之意見堯於
牆著存不之義也若曰思其居處孔氏
子孫萬世不怠是則趙侯之用心良厚矣
泰㝎三年二月具官𡊮桷拜手謹記
   書呉子行篆書隂符經
[050-14b]
唐世隂符始大行原扵李筌成扵李靖貞
觀皇帝始酷好之命褚河南凢書一百九
十本貞觀之意盖廣用兵之耳李筌託
神姥之言乃曰上有神仙抱一中有富國
安民下有彊兵戰勝又𡚶増六注以惑後
人然終不可悉解而呉子行復書之何耶
唐人作篆惟書千文盖懼學者之未易察
也徐鉉作項王亭賦仿李陽冰裴公徳政
碣之遺意子行沈困市隱豐碑巨碣不
以自見寫其幽曠託焉以自逃者也余甞
[050-15a]
聞善書者大篆不得入小篆隸書㝡懼入
八分使子行在吾願相與評焉
   題劉明叟詩卷
大裘無文良玉不琢質至羙而無可楝擇
也言為心聲而詩章之衍溢則又若必事
扵模範論至扵理盡𫠦謂模範者特餘事
耳黄太史甞言寧律不諧不使句俗以建
安黄初之法較之佀若有病然太史𫠦為
詩鍛鍊之工過於前人其𫠦謂不諧者盖
其變體耳吉安劉明叟示余詩一編不事
[050-15b]
雕飾意氣凌厲理勝而語完嶰谷之竹合
扵自然不假按抑而宫商敷宣各當其職
手之不以釋因以夙昔之𫠦聞者書于
後而歸之
   題閔思齊詩卷
唐詩有三變焉至宋則變有不可勝言矣
詩以賦比興爲主理固未嘗不具今一以
理言遺其音節失其體製其得謂之詩與
隴西閔思齊示𫠦爲詩沖澹流麗亹亹倣
唐人風度興整雅將駸駸乎陶韋之畦
[050-16a]
町矣近世言詩莫不以三百篇為主經緯
之分不知𫠦以由逺自邇漸入魏𣈆詩
寧有不工者乎思齊敏而且勤輟食忘寝
和平多而凄怨少氣完體充不以沮折為
可撓事物之来處益有暇故其見於心聲
者無羇窮不偶之意讀其詩以余言為證
斯得之矣
   書呉明之文編後
始余見閩清呉明之于成均神度秀朗㳺
于公卿將以竒言直氣感動鉤同坐
[050-16b]
席復與一時之文詞者聲摩度測守繩
合則駸駸乎班馬之軌轍而建安黄初之
餘事將力進而不肎止也余既得請歸隱
山中江浙挽余以校文㑹有亡子之戚旬
日即出後知明之試進士不中幸不余誚
而㴱病有司之不察也暨来四明將返閩
中示其𫠦為詩文若干卷讀之不置是
誠得於逺逰者多矣見聞窘于州閭舂糧
之適不以自廣而冒萬里者多大言以
賈禍若明之之㳺歴漸摩薰陶悉輯於翰
[050-17a]
墨藉爾求配扵古人誠不為過使果有遭
吾見其揚于王庭清逺自儀潤色敷繹詎
止于是編之𫠦述㢤因書以為異日之俟
泰㝎三年十有二月辛未朔見一居士𡊮
桷書
   題雲岡圗詩卷
王侯叔守㑹稽將悉意山水以攄其夙
慕下車未㡬省檄治舶事往来市衢意
若有不樂值甯侯善繪事命作雲岡圗朝
夕觀覽蘧蘧栩栩見佀人而喜者也余甞
[050-17b]
聞巖居谷隐之士有言夫細旃廣厦未甞
不心掉目駭而乆居 朝廷者志念専寂
凢其可喜可愕之事皆不以動故其於
山林之趣介乎其不拔一使肥遯將終焉
以無悔若是則賦此圗者其為招隐乎其
為反招隱乎
   書馬元帥救荒事實後
司獄永嘉林君萬里彚次元帥馬公救荒
事實一鉅編俾有言嗟夫斂散之法不行
扵今為牧守者亦難矣因時之凶復抑其
[050-18a]
直是則於商旅奚有望焉董煟輯救荒書
至盡至美迄莫有遵其而行之者病
在於執一虚心以求則今馬公之政其近
之矣林君之編曰台民四十九萬有竒其
粟率糶者一十四萬七千有竒糾於冨家
㡬三萬石有竒當是時以一郡之民
于上聽其出粟至于一十有四萬非身任
其責𫠦為文書不大懇切不至是冨民
遭荒抑損以售亦必有道盈于三萬則
其便不便有不得已而然者也視瘠而坐
[050-18b]
弊仁人之𫠦不忍邀名以𦍒成夫豈仁人
之用心馬公之政集衆思以為其佐林君
之為首奉行而不失者皆公𫠦辟佐吏凢
五人見於𫠦行事實不復著記禮之言曰
三十年之通制國用量入以為出馬公耆
徳碩望將參預于 天朝願以今之𫠦行
為權而以經制告于廟堂焉則得矣
   書孫孝子事實
余待罪翰𫟍見友人張希孟郭幹卿𫠦為
孫孝子碑及序引卓卓表著二友非
[050-19a]
以恱夫人者今歸老田里又見程琚孟夢
恂二文士作孝子傳事益詳宻文雖不同
而紀載各有條理信矣㢤事至實者易扵
言孝非以干名而名随之是見信於州里
有不得揜焉者矣五典之常心之固有聖
人設為司徒以職其教唐虞之世見於旌
表是則上古猶有失其良心者今觀孝子
之行事悉合於五典刻意肥遯乃今起家
入御史府䇿名振徳政事施設皆其素𫠦
蓄藴觀風宣化家至而户喻矧今為澄清
[050-19b]
使者薄敦懦立反其澆漓惇行孝悌悉以
其躬行施于七郡不亦美乎孝子今為浙
東肅政僉事名楫字濟川泰㝎二年二月
甲辰前史官𡊮桷書
   書戒壇儀後
余居鄰開元寺其戒壇精嚴肅静過者莫
不悚息間遇度僧必一往閱之見其結跏
藉草持怖畏想口誦加護不絶天神炳靈
至有登壇仆絶不䏻終事者由是雖獰夫
惡子率㒺敢廢噫使常持是心安有𫠦
[050-20a]
謂地獄也耶悟心源律師㝎上壇結夏等
儀式願廣施諸方使人人如初受具
時清浄法海與大䧺氏告衆無異不然酒
池肉林罪刼可勝道㢤
   書大般若經闗後
大䧺氏以汪洋廣愽之喻於羣迷萬緒
故其為書讀之然不知畔岸師其
者始作闗籥以抽其秘由是㫄行側注
機要立具夫相心起食息之際其来無
端即其書以求佀若未盡捨相以求則𫠦
[050-20b]
謂一者猶以為形跡也皇祐庚寅有僧省
悟以三蔵法師大般若經通闗重加校㝎

皇元泰㝎甲子實相距二百七十五年時
有演忠律師其名亦曰省悟復為聲聞入
道行位記三卷昔時之未𤰅殆與前
夙相脗合體一分殊吾儒之近世釋氏
率竊以為秘探索於毫釐之際殊失其
㫖矣自愽而約吾於是書㴱有焉悟師
𩔖其書簡宻將與後来者共異時執一以
[050-21a]
持捨一以悟則觀是書者為入道之軌轍
明矣
   書文宗周秘蔵圖詩卷
宗周法師作秘蔵圖㴱吾儒一貫之理
昔濂溪周先生衍太極圖體一而用異歸
其異于同則用猶一也斐然黙契不
于言而法師舂容鏗鏘振孤桐之遺響發
天籟之靈窽又率其講下珠聫璧耀將極
其㴱造不出乎秘蔵之㫖而其融液變化
雖億萬猶以為未盡歸一之效于是乎見
[050-21b]
桷老矣倦㳺相望南湖跬歩還往之便願
自此始
   題噩上人疊秀軒賦後
楚之詞不作乆矣晁無咎氏始分其言為
二淵乎得其微㫖離騷九歌判不相合漢
魏而降一而為之縝宻者為揚馬反復悲
悼漢帝𫠦謂鄰於楚之聲也左太沖融液
藻繪為一繼者不復若是晁氏豈虚語
㢤吾鄉髙端叔先生作變離騷直與古昔
相抗而或者謂羇窮不偶怨悱不得以自
[050-22a]
振今噩上人作驃山賦及曡秀冽清二
賦手而讀之誠駸駸乎古作矣渡江以来
諸賢蹈襲蘇學以䧺快直𦤺為夸詩與文
率相成風科舉學盛屈宋不入於口耳積
弊㡬二百年山林枯槁之士尚何冀其
髣象是則皆吾徒之罪也上人語精意新
無模塹之弊言道也師逺㳺託興也鄰九
辯嗟乎余老矣上人當勉之閒謝事願
相與過將復見於雪竇玉几諸山斯𦍒
矣泰定二年閏月乙亥清容居士書
[050-22b]
   書禪林𤰅用
周官擯相行祀升降玉帛之事禮為禮儀
為儀何謂禮執以告王者是也儀者陳設
綴兆之位一㝎而莫易者也經籍既焚淹
中之出不全後人以意損益僅見扵朝著
若少儀内則弟子職𫠦當行扵家庭一切
廢棄儒先屢𦤺意焉釋氏之教為三宗見
扵動作日用不敢一有犯越者為律宗逹
磨之學則不然調伏扵準繩之外放形骸
黜邊幅守禮者莫與之辨而其心不
[050-23a]
踰矩卒有合扵自然是則繕性之效略外
以理内扵斯見之矣慾嗔恚皆謂之道
大䧺氏託言為喻將以語夫上知愚者不
察悉得以自恣職教者憂之於是為清䂓
而曲為之防百年来遵守㒺替世愈薄
而俗愈侈竒衺曼美充滿區宇澤山咸大
師始輯廣其未𤰅詢于耆舊證于編簡作
𤰅用十卷以拯其極壞其勤苦之志扵是
以見之余甞聞咸師縛律以為禪守
其師不肎以于人清嚴峻整講道不
[050-23b]
輟頑薄敬避其死也尢竒偉余愍夫吾儒
之教淪弊若是使有若斯人者一正之斯
得矣序其書𫠦以識吾徒之未
   書噩上人慈照師行述後
佛氏之言以理譬廣釋心性其言汪洋浩
愽譯潤有工拙而體製則一可得而同也
宋世諸儒言理者率不以文字為工論考
古昔措于五經則或有疑者焉太史公叙
事幽顯變化猶龍焉不以名狀後世宗
之編年之法㡬絶而今世𫠦為誌碣行述
[050-24a]
悉祖襲莫有違者夫發揚㑹稡因其事
之實而為之也反復𦤺意傷其不偶而表
之也豊㓛鉅績被于絃歌鼎者則又皆
太史之事荒林絶壑曠逹沖澹非有道之
士不為其言也言佛者三宗而習禪學
者必以悟入為證將其言邪則質野不
以傳逺引而刪之又懼不與其道合噩
上人示𫠦為慈照師行状泊若玄酒之
𦤺其誠韜若絅衣之䝉其飾逞竒闡幽
大小委折各當其職合儒者之辭以盡縁
[050-24b]
飾包括纎粟絶其疵俚是其言也傳信永
逺為無疑也余甞聞慈照師剛毅貞固内
外有則故𫠦至成立上人文以發之因
書以吿其同志㑭入石勿墜泰㝎二年十
月丙申清容居士書
   題轟上人詩卷
華嚴極天下之富麗樹下塜間又何其岑
寂邪乃知豐儉愽約心以生芥子須彌
之喻豈虚語㢤觀轟上人西隐亭榭諸詩
有遍法界之道將随境以觀懼其多岐而
[050-25a]
亾羊也揜闗息機真㳺扵混沌之鄊萬幻
俱滅胷中樓閣豈土木丹漆之𫠦䏻成吾
將與上人一叩其户牖焉
   題雪竇平禪師詩卷
大梁張武子来吾鄊始正唐律由是禪林
悉守其法雖頌古詠物清切婉潤
配牧之商隐怡雲師盖一時與之㳺近
朱近墨豈虚語㢤由今而論獨僧詩猶
守格律而吾徒一切直𦤺恬然不事
觀此以泚顙龜石寺號小院然多出名
[050-25b]
輩怡雲師之漸摩灌溉於是乎見
   題雪竇潛師語録後
用潛師住清涼 先郡公將挽主㝎水未
㡬上雪竇不果㓜祝髮扵觀禪師不乆
而觀謝世乃痛自卓立㳺諸方采其𫠦
長不專於一師而其貫通融㑹慊然猶以
為未由是瓣香之酬靳未肎出禪林有
疑而桷獨探用潛之意佛之學道非止
一悟用潛㴱知之今世禪人之病在於
望風承嗣以希進用而居顯路者㫄收曲
[050-26a]
誘了不相渉其弊日甚推用潛之用心玩
其語言有至死不休之意廣其傳將以愧
夫今世之弊庸叙於前以知余言之非
𡚶也
   書𥬇堂偈頌後
拈花微𥬇大䧺傳道之㫖也不𥬇不
為道老子憤世之論也近世禪人掃跡削
機謂微𥬇為疵病卒致漫誕不可救藥影
響既絶而道益無𫠦見聞禪師在淳祐間
羣公傾下以平實為法門因西律師之請
[050-26b]
號為𥬇堂是㴱得迦葉之要領感而遂通
夫豈虚語也㢤西律師已下世矣其徒寧
上人寳此卷倘以聲色觀虚空將大𥬇
矣泰㝎三年某月某日清容居士書
   題俊老語録
顯仁蔵用非言不以宣而絺辭繪句悉
堕於浮繁唯大䧺氏絶其萌芽刋落無文
土苴瓦礫不以喻其拙也由是禪宗
襲千士一律使人冥行不知其𫠦謂畔岸
明極長老以其示世語㑭有叙盖其不得
[050-27a]
已扵言者歸於大樸而其以陶冶性情
見之於歌詩發之於言辨聲字順使人
得以知其指示非過為椎魯以誑盲聾者
余壯讀四家語於育王珙禅師曰語有
實地有證地若華嚴𫠦演豈空幻㢤明極
語將大行於世敢叙以證之
   跋觀禅師石菖蒲賦後
廖寺丞賈相之門客于時方歌舞湖山沈
酣恣縦不知有泉石清事觀禅師持此以
奉鋪叙宏麗末章以主賓輔仁㓛為急用
[050-27b]
意㴱矣厥今湖曲凄迷藤蔓一色不知此
本流落何𫠦言此可為於邑
   跋觀禪師摩利支天贊
觀禪師此贊為賈相作維釋迦慈悲廣度
勅諸天以護衛濁世非黨私滅公徇其𫠦
請江上祈和乃拘畱信使㒺上以為竒㓛
使終日唄香雲滿室神其吐之矣觀師
言語不迫隐然恤緯之憂厥後師潰身竄
三尺童孺猶指駡不絶桷㓜親覩其事
今老矣尚忍言之
[050-28a]
   書薛嚴二道士𩀱清編
余㓜好讀黄庭真誥二書私謂學古調詩
當準其音節程度後讀陳子昂李太白諸
賢詩飄飄然清逸沖逺纎言腐語刋落俱
盡則知二書要其標準矣渡江諸賢明切
理性間為禅人偈語謂與風雩川上相表
裏詩道浸廢而𫠦謂道家者流方自治其
學不復適扵吟詠之末噫實吾黨有以
使之然也臨川道士危㓛逺以𩀱清詩一
編示余攷其年儒者之言詩者正絶而
[050-28b]
薛嚴二師方往来龍虎山中搜遐挈緒求
遺音扵魯壁之既壞宫商相宣更迭振響
豈乆扵其道而化者與夫學詩而為魏
𣈆有道之語亦少近古其不至成就力不
逮焉耳習簡易近體遽謂理趣譬之酒焉
因其薄醨而強以三齊玄酒第之不㡬扵
過矣二師詩以昌其道余獨惓惓焉𦤺
意而不置者愧吾徒之學為可愍而不在
扵今日之弊也薛君志行絜清不自表眩
觀妙公甞尊異之嚴亦簡整自治㓛逺云
[050-29a]


清容居士集卷第五十
[050-29b]
[050-29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