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清容居士集 > 淸容居士集 43


[043-1a]
清容居士集卷第四十三
 𥙊文
   𥙊余寺丞代大人作
維年月日某謹𦤺𥙊于故知郡寺丞余公
親翁之靈嗚呼哀哉世日澆巧為善者希
惰士尚媮智士死竒公獨為善窮日孜孜
始終其心夷險不移方公少年貴盛莫比
顯允文昌玉節絲轡笑談春生叱咤電起
公獨趨庭巽若處女維昔晏安雲冠霧
一車當道百役避衢官有未便入閤勸除
[043-1b]
公獨守謙癯然清儒世禄日蕃兄怨弟咨
囊珠匱玉宴見以時公獨友于髙堂春熈
寒衾朝飱二難怡怡守官唯勤不矜其智
尺牘撫問各盡親意人有急難公先其慮
族有困乏公遺之食天運既遷飄風
棲遅精廬髪化其皤末疾未㡬奄然無何
嗚呼哀哉維我與公三世有素知公之詳
匪以故天道與人先後莫睹事未然
曷咎曷怒陂陁墓田自公親卜世途昬茫
之死何惑永念殊隔泣涕莫復酹兹一觴
[043-2a]
以寫哀臆尚享
   祭外祖代大人作
城南之望奕世惟賢接武辟雍厥聞藹然
紛綸五經曰鄭屯田維公髙曽廣塾以延
諸老簮盍二獻是先遺言懿範公承其全
體㴠中和靈珠媚川粃糠世機徳容渾圓
囿身書林徘徊孤鶱亦既食實紹兹家氈
世徳險微喬木蒼煙紛紜欒胥岌其疾顛
掇拾耆舊列于簡編蘧廬方床卷舒窮研
其語雖寡其意實傳秀眉玉色投老愈妍
[043-2b]
謂享大耋事胡不然俛仰疇昔今三十年
嵗在丙寅憂患日纒孌彼諸雛不飛翾
請昏于公以煦以憐服粹温雍容周旋
雖乏偕老情實不遷飄風揚塵畏途屯邅
為善斯懼公無愠言昔者逺行相望越燕
甘脆莫奉於禮實愆歸省床下公疾沈綿
形枯神朗遺墨愈鮮属託孔深悲不可宣
淳厖日希百巧相挻執玉奉盈敢以自完
公死何恨如雲在天式陳酒殽辭盡淚漣
尚享
[043-3a]
   𥙊李兩山代大人作
維公周敏之才英偉之彦金精璞温不假
琢鍊摩蒼雲以髙翔目九日而不眩造物
之𢌿蓋将以固斯文之元氣閲天下之事
變故其始也脱略畦町卷書長哦浩然經
濟之意忘其冠切雲之嵳峨分席扵諸老
䛕言腐談拱手以置覩江流之如帶凛丸
泥之莫倚鳴雞號寒籌筆疾書負囊封以
叩關維石友之與俱事往既莫得咎而所
以保衛先緒者常兢兢以懐圖嗟今之人
[043-3b]
志與運乖道與事違介者卒至扵困而爽
者或流乎卑抑嘗反覆出處之大𦤺每惕
然以深思而公雍容兩端不茹不吐莫余
敢侮試命南荒酬勞扵東浙之濵既不以
利其身亦不以望扵今玩理忘世孰
於斯人者乎幸公之强謂坐進此道以鎮
當世之浮薄而事有不可料狂雲飄奔隕
晴日之飛雹滔滔川流逝者如斯往不可
作徒以為生者之悲昔某辱知文昌公白
首故吏三十年于兹始得見公于金華握
[043-4a]
手傾倒酒酣耳熱各相視不復道念此意
冷今聞公䘮愈重不競之歎公䰟在天一
息八極雖千里其奚逺我哀之長敢緘辭
以薦番江怒瀾其有相余之悲黯也尚享
   𥙊王尚書
維年月日以清酌之奠𥙊于内翰給事尚
書先生之靈曰道大如天學廣如漢企而
望之自涯而返末俗濫觴昧彼一貫捨學
而言𫠦執愈渙伊洛之盛嗣扵乾淳析仁
辨義己治人先民有訓其言諄諄稽經
[043-4b]
探本纂史輯聞匪黙以髙匪誕以守降于
叔季其弊莫救千士一律躪訛踵陋坐曹
清談迎事拱手攵散武萎禮㢮樂虧孰㨿
其全以爲毗篤生我公是宗是師天清
㬌温前旌後麾窮源崑崙賔日扶桑磅礴
萬類衆曷敢當積潤滉漾舒光煒煌探巖
排碕纎巨畢蔵若農有秋箱輸廩峙若龍
起淵雷震雨施九招希聲昌歜古味爰薦
合宫以享以蒞灌膏養心君清澄讜言
訪對屈軼在廷羣疑未決神龜示靈化被
[043-5a]
姦饕淳風泠泠天運悠邈公亦永歎學絶
道傾死灰莫然獨行誰儔獨立誰言吾非
斯人其誰與傳翳翳里門易窮三陳捨泣
而歌謂天莫聞劔失其光蘭銷其薰柴桑
沈冥王官混淪年已逮耇秉燭繼晷一柱
承天四海仰企蔽牛之隂百草茂美謂享
大耋以淑後士云胡微疾永蜕世塵嵗匪
龍蛇其理莫詢訴詞重華蹇兹遺臣曰士
之弊逮今弗振桷以蒙昧請業門下反復
可教授以端緒有疑必開有謬必舉語其
[043-5b]
平生載出載處兾登斯堂舉觴以祝詎期
望公以哭蹻蹻小子抵掌掉目哀哀
吾儕殞首莫贖死生之原千古一𦤺瘁躬
報徳匪哀以既風雨神交却立鬼魅秉心
靡渝服義靡墜庶㡬公䰟慰此耿特皦如
兹觴之志罔慝拜手薦公公其来格矢詞
𦤺誠有淚俱滴尚享
   𥙊胡梅澗先生
維年月日袁桷謹以清酌時羞之奠𥙊于
梅澗先生胡公之靈嗚呼司馬氏續素王
[043-6a]
歸成萬世之標準過髙之議始於王
覇謂秦漢而下不得並混法於唐虞之
雍熈其見扵所行迄無以救其元本習剽
竊以為工者絺繪變幻乗虛附近語新意
粲過都而疾馳自涯而遽返其不謬者則
已為過幸書愈傳而學愈陋論愈髙而事
愈謬紛紛比比孰有尸其責以自任曠百
年而一見知𢌿與者之所靳維先生負淵
海之學執事物之樞用功扵青雲决科之
前大究若訥小得若愚網羅搜抉極竹素
[043-6b]
之秘而其微細委瑣猶不遺於初虞
例扵杜氏著履霜堅氷之㫖條分目舉而
牛李棄地之争黨子制父之議前人之有
疑者雖取舎有在以眀迃叟當時之不得
已至扵孜孜衛翼拾遺誤亦㡬乎司馬
氏之忠臣而無負江上之䇿不行扵老姦
蒙昧草野避聲却影年運而往知吾道之
愈難寫心聲之悲憤聽澗水之潺湲隂陽
倚伏何得而非辱何失而非福匪歴代消
長融㑹胷臆其何若是之藎穀甲申之
[043-7a]
嵗先生出峡訪 先子扵城南桷時弱冠
氣盛望先生之道不知佩玉之利扵徐趨
駕車之不可脱䘖也先生微機以抉之再
而赧三而竭垂頭却立畢志以請業由是
始得知二千餘年之内論事不可以一㮣
而所謂非三代不陳者實要君以行怪憂
患荒落負先生之訓相望信宿猶兾往復
以自振迅書来自冬属託孔懃諄諄已近
扵期耆之語感多而疑成懼不以久親
語未脱口而㑹事已陳一老之不憖斯攵
[043-7b]
之所係而不肖所受之深者㤙不止扵玉
成哀不止扵流涕痛遺書之已稡異夫草
𤣥之隘茍志願之不泯雖少屈而何害掃
児童之哀悼陳一觴以自誓蓋事有至難
而可成時不可以終逝炳然之書安
名山之副蔵迄垂闡於盛世公之精誠理
寜有昧矢兹一言以俟其㑹溪流奔豗雲
木黯䨴相此皦如䰟兮其返斾也尚享
   𥙊戴先生
維至大四年嵗在亥三月癸酉𦍤越二
[043-8a]
十有四日丙申學生袁桷謹以清酌庶羞
之奠敬𥙊于剡源戴公先生之靈功業可
以致君而名不得以潤身科舉足以取士
而文不足以行世二岐孔分厥害實深彼
沾沾之白首汔莫自悟卒翳于榛莾而
漠然為太虚也先生之識成于髫年失仕
以歸素業永捐篝燈蓬髪支笻聳肩抉拾
天巧落其華妍視雲在山散為飛泉戊寅
之秋愚騃無肖承 先子之命以奉洒埽
謂百尋之宇拱把之木曷中梁柱凛然師
[043-8b]
訓顔汗舌吐維臨淵是懼維執玉是慕經
事爰久 先子棄養十年之間百慴相望
深源厚殖莫知其力往嵗 先子嘗曰徳
非我敢専而世由是傳萬物五色絢
翩吾懼汝之一偏也先生隠几驚坐以起
曰汝毋忘父訓嗚呼文以承道徳以承世
父師在天終莫敢墜矢文寫哀有淚如洗
尚享
   𥙊危功逺
神室既虛周流無跡巖巖先天風水湧
[043-9a]
[043-10a]
謨草木五色清心無華外損中益雍容成
均訓掌是職鏘鏘佩衿曰古遺直晚歸鑾
坡實為舊物炳燭無倦寜以耄屈長松之
貞幽蘭之鬱瑰詞玉篆粲若黼黻川流星
徂典刑日淪豈期纒綿隕兹徳人我老意
短我悲孔新敬率具寮薄奠以陳尚享
   𥙊王瓠山承
維年月日門生具官袁桷謹以酒殽之奠
昭告于翰林承瓠山先生王公之靈芒
芒九州求應惟類粤昔先民疆理制治考
[043-10b]
賢論方角立競訿大同莫諧多士兹弊始
公南来黒髪嶷嶷挈其圖書是根是柢我
先大夫接識辭氣晚嵗在 京閔恤昧稚
曰覺有先後士無遐邇矞雲在空萬物五
釆毋匿彼光厥誨以仕迺居禁林執度量
士不見其人有簡斯揆手書諄諄而父不
死眀有 帝制幽有信史削煩養膏汝駿
其媺聿来承公傴伏屏俟公車東行跂望
靡已公車来朝載色載喜彼山維雲彼堂
維戺帶告我知已其餞伊何教言
[043-11a]
靡靡塵之朝飛曷其有既弗寜履氷竟爾
用逝外踐内揚於粲終始敷文宣昭秩秩
在耳于嗟公兮公往弗墜凡今寠人冒疾
有技視公之為有泚以愧愧止之止孰
可嗣嗣今企而彼嗣不躓聞哀于郷承睫
涌淚殯宫有紖淚盡斯矢佩玉曵玩月
愒寫心何言弗辱罔貳嗚呼哀哉尚享
   𥙊吴饒公
維延祐六年閏八月癸丑𦍤越十有二日
甲子具官袁桷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敬𥙊
[043-11b]
于大司徒饒國吴公之靈寸雲興功甕源
湯波磅礴奫沄徳同其科稽公𤣥胄行仁
于番隆汙迭仍卒昌靈柯是生上嗣髙挹
泰和手握𤣥機萬象畢羅不翕以隨不媚
以頗謂家教靡勞琢磋維公純䔍里社
婆娑耆夀好禮受祜則那外謙養恭内温
守和郷賜履紆垂佩珂燕豆孔陳湛焉
春酡車扵閭舟扵河恂恂熈熈皷𦈢
以歌書来 亰師戒言匪苛勿私我躬瘁
公靡他告而孫子劬書暮哦觀化有終奄
[043-12a]
然微痾有子純孝涕洟交沲回視吾儕泚
顙實多 恩懋昭賁於坡陁生無憾私
没無缺蹉仰止盛徳白雲嵯峨南望伊阻
心思云瘥承交再世其舊如何薄奠逺陳
矢言匪阿尚享
   𥙊黄仲正
嗚呼世儒謏聞昧焉求容天命罔知曵
憧憧迄莫有成祇尤其逢惟我仲正甫日
韜其躬退讓益卑殖學若農謙虚谷訥
大冲恭不近卑夷不失中粤昔耆舊慶
[043-12b]
暦闡宏鋤荒廣聞維公維卿世胄疾㒹欒
范是程君獨憫之仰天撫膺緝簡差差綴
書聚蠅經緯譜諜範圍日星若綱斯網若
臂斯肱維嵗壬辰盛名日起泮宫舒遅不
泄其美維我 先子一見驚喟曰姿宇儀
觀先大夫是似大夫令名士有㝎誄謂君
嗣之克踵厥媺奉于家塾羣幼漸被彼幼
困蒙迄莫有啓僕實與君針芥宻投窮𤣥
倉垠探源渠搜比律為均擣珍為羞彼昧
不知議莫與酬 先子云亡南北異輈嵗
[043-13a]
月逾邁塵積弊裘君書到手云胡永留中
年相同繭室豫今訖南歸動色相慰運
有顯晦官實郵置曰汝二子教實未至空
林荒野黜彼聽視三餘養功先徳是嗣彼
夸逐魂氣蹶彌圯屬觴孔深君以疾告話
言慎矜罔有㒹倒長年駒隙囊虚禄稍汝
易漸完吾與汝校麟經説幽吾願汝斆詞
林榛蕪書圃川浩執轡以驅不失其導伏
息疾危奔泉郷失成彦親失令賢謂
天蓋髙則莫敢言謂徳靡余曰不然承
[043-13b]
契疇昔今三十年金蘭合交矧維聨薄
奠寫哀涕盡莫殫嗚呼哀哉尚享
   𥙊袁府君
稽乾淳之盛際多士闡其皇風啓城南之
攵㑹首屯田之封崇維 正獻之模範實
髙躡其遺蹤植大本以沃心廣經説而訓
蒙雲負笈而鵠立 越公兹焉以相從懐
試牒而不上考舊譜而合宗登慈㤙以後
先黨籍熖而避鋒洎大眀之更絃俱玉珮
於秘蓬靈椿儼其不凋桂聮芳以増隆髣
[043-14a]
安陽之成思與桐木而相通凛風雲之變
更丹林殞其青葱粲千金之美裘淟涊辱
而蒙茸雪霜厲以交隕復融風之相攻履
蹇武以不前𢡖胡為乎泥中合情話以交
慰證墜簡而彌縫䑕行窓以窺燈各飣坐
以烱瞳意凌空而肆竒效並飛以追鴻神
投淵以摶怪争交手而捧龍或舉觴而心
或擊筑以氣雄窮探蟻扵珠曲駕採蓮
於神峯語不泄而益婉詞欲陳而彌封瞻
懸瀑於踞石聽空籟於舞松運通塞以莫
[043-14b]
推各分而西東恊洽以入燕益磅礴
其心胷馬伏軛以悲鳴詎示之以不逢亟
返駕以式微疾果侵乎令躬念兩家之敦
叙五丗閱而攸同原伯魯之丗胄交衢泣
其憧憧蚊秋集而失喙菌露漙而𢡖容憫
坌垢以多虞爰返真乎顥穹天柱鬱其朱
明校緑籍以昭融玩死生之情状周流竟
乎鴻濛陟 帝廷而不震承顔僾乎 先
公賜二笥以永蔵靈根以和沖觀萬化
之終始深有悲夫夏蟲陳薄奠以永訣抑
[043-15a]
以寫夙昔之悲𠂻嗚呼哀哉尚享
   𥙊張宗師
維至治元年嵗次酉十有二月庚子𦍤
越十有八日丁巳具官袁桷謹以香茗之
奠告于開封𤣥教大宗師張公之靈曰維
公以篤碩之姿冲静之量執儉與勤靡有
恣放際遇 五朝貴盛莫伉口絶否臧身
守謙讓大盈益虚小徳彌諒衆罔置疵異
莫敢謗絪緼無垠如雲在天亦既作止脱
焉蔵淵金冠玉圭四十五年緼蕭齋弗
[043-15b]
競弗鮮易簀以逝嗒然癯僊死生亦大公
寜慊然賤子在亰踰二十載每黙察之謂
可免悔笑言孔殷觴至彌愛聞公觀化寜
不永慨凡我南士命有顯晦五福之全莫
與公配一奠寫忱盛徳曷沬靈斿来歸昭
鍳如在
   𥙊外祖
淳祐辛亥 大父嚴州養逸家居我 外
大父敷文繇臨漳解組歸于里閭是嵗八
月抱疾以吁曰吾女甫六嵗相宜生佳兒
[043-16a]
将曷所從維 嚴州夫人我中外表俾它
日以事問名不旬日嗒然以終酉之嵗
歸 䖏州府君實惟次壻官于亰畿是生
不孝子曰桷七日以逝外祖母張氏鞠之
曰果長成有立我敷攵無愧吾女亦不死
㓜嵗多疾兼以羸弱昧昏 先䖏州督過
不置稍長知外家為王門尅自奮勵遂獲
見于郷大夫郷先生曰是子其有聞桷生
丙寅 先夫人之亡三十有三年 䖏州
無禄禍罰酷纒閉門省愆曰吾何以報劬
[043-16b]
[043-16b]
十有七日丁亥從表弟具官袁桷謹以清
酌庶羞之奠敢昭告于翰林承榮禄趙
公之靈曰河嶽之精上為列星形而為人
孰著炳靈茫茫禹甸萬不一維公之生
服食粹精幼敏于學雲英天葩崑崙五色
散而為河其見有卓其别有科書證古攵
律合泰和肩曹躪鮑絀荘廣騷身承萬牛
手題六鼇神㳺靡窮燈螢勞運通承休
官于兵曹嘉名既彰日厎于髙大縑豐碑
喜愠靡辤或與其竒或削其疵窮櫩華居
[043-17a]
卒為其師行不矜細語不擇辭客去我休
嗒然相忘英英玉堂燦珩璜心如虚舟
云返其郷鷗波大雅曰兹徜徉都有異傳
愛者以匿嵗月既深傳者維的聞訃莫奔
相視動色世失名士曷有南北維我外祖
崇王外孫桷實史出絲蔓是論乙酉之嵗
㝎交論文我賦孔深公辭彌敦俯仰三紀
獲接佩履薦墨専特屬以史事彼雖藐然
公意則侈今承後塵或謂是似哭不慿棺
葬不視穴雖云係縻禮則有缺嵗周如流
[043-17b]
心志若割薄奠寫忱以告永訣嗚呼哀哉
尚享
   𥙊史車父助教
維昔外家過扵侈盛乾坤轉旋咸謂其将
不競矣攵治聿興闔郡不薦者㡬三舉桷
以譾薄考校輙與而私以計則曰我外家
譜諜若是計偕之来抑疑且自懼也嗚呼
車父色蒼而貌淳規矩不踰扵常人其考
經也守儒先之説罔敢越踰吾則曰五經
之説弊極則返昔有議而必除渙然怡然
[043-18a]
知鄙説之不妄而冒昧固陋得奉身扵殿
廬嗚呼區區之心兄悉知之矣投老還山
書疏不置意謂衰朽猶相奉以劇議也
靈輀逺歸痛徹心膂暮年哭子因兄之䘮
涕泗不已可哀也夫其可置也夫嗚呼哀
哉尚享
   𥙊㝎水真禪師
維皇慶二年三月夘𦍤越八日戊戌具
官袁桷謹以香茗之奠告于雙峰長老真
師之塔空性返真匪以言先詮要混殽强
[043-18b]
名為禪立禪啓宗假言以宣語黙動作斯
言之筌末派沄淪若蔓斯延巧迺嫉之斵
方毁圓彼尚辭者復㨿其㒹視之莫名執
不以權駕彼駑馬㝠途加鞭在昔源公孤
立巖泉食苦避甘養其徳全匪石匪金以
刻以鐫来者却立恣言佔諠疾抱遺衣涕
語漣漣信宿熟視維師是傳師来斯丘若
源之在前毁心以完沈珠于淵謂支離茍
生何有嵗年散形而歸雲升在天一髪挽
鈞事實眇綿縻爛缺敗其有痊陳茗寫
[043-19a]
心其然其然尚享
   𥙊㝎水源禪師
維師之行力垢穢而益清也維師之言事
韜匿而益明也志異乎衆知者不以為介
居䖏乎獨識者不議其隘壊祴脫粟憂道
之無傳涕與淚漣辤俗避世将䖏夫懸厓
之㒹誓隕其年以厲夫貪鄙而卒不能以
遂願也戊寅之冬㑹于先塋師抉其
光晶熒匪事扵觧粲焉緯經曰無體無方
簡易是程丗道日淪夸誕益臻望洋以行
[043-19b]
靡知其津維師之示𡨜今四十有六年桷
也周㳺南北亦既垂老何授徒烝烝而罔
有以紹雙峰之山實演法之所有祠歴年
塵翳莫覩適臨忌辰薄奠式陳以寫我𠂻
愫尚享
   𥙊湖心奎律師
維泰㝎三年嵗在丙寅四月乙亥𦍤越十
有一日乙酉具官袁桷謹以茗果之奠告
于前湖心漢章律師之靈維師以峻絜縝
宻之行儀于叢林不言而耄稚所仰無攵
[043-20a]
而顓蒙所欽壊祴薄飯攝念一室唄震
動絶怖畏以息其貪嗔末世頽波毁戒壊
律罔止扵一人鰍鱔縱恣侮夫澄海之巨
鱗雖心不為動持清議者何縮吻而咽瘖
暮専一丘将挽退静之質以為比鄰今嵗
之春㑹言諄諄手書至門遺語益親勸余
以老之将至息機心而罷哦吟念故老之
凘盡紛攘臂以自陳視師之行其嚚
今師往矣寜不戚薄奠寫懐庶其鍳歆
尚享
[043-20b]
   𥙊育王眀禪師
慨禪林之盛時争摩擊以相接勵行以
安行發機扵危掣辨鋒以奔雷𤣥鑰
契而吸鐡遵古聖之矩範接前賢之
於斯時也師能承其餘風以考其異同數
十年来兹道不競角立争騁遺言懿行罔
有深省師獨巋然玉几之峯㑹衆説以持
正繁霜孤松巨浸一航凜乎誠不可以當
相㑹未㡬遺書在門痛耆舊之欲盡知典
刑之莫存髙年昭眀曷有䀌傷如月在天
[043-21a]
孰存孰亡持兹一奠以寫餘光
   𥙊王蓬山
精氣神之交媾動死地而莫可詢魂既
而茫忽有假夫攝鍊以存存彼學仙
者之自任持精思以叩夫帝閽鬱
繽紛髣靈霄粲以文目渺渺
洞睟容髣神君道至簡宜鋤耘絶聴
合渾淪蓬山為郷海為門是生王
合吐吞劬躬以訪道老益以勤窮
還反之變化莫逃夫大垠慨宗伯之上
[043-21b]
壮嵗實預其駿奔守不懈以自将
二父合情以彌敦數九九而益少陽
怛乎世劫之邅屯念初志兾有聞侍靈
駕長雲歸来乎隠仙塵曷以坌
 祝文
   壬子嵗除告祖禰祝文
舊嵗冬十月将入直翰林舟来吴門知有
代者乃不果行菑畬先疇爰築室是承徭
役紛更復逗留以治靖念烝嘗不克親奉
是慄是懼秋九月得疾㡬殆庸禱于祖禰
[043-22a]
幸獲有瘳十月既望蒙恩復授舊職遣官
趣驛以進退惟譾薄承藉先徳迄克臻兹
言歸于家敢絜酒饌合祀于中堂尚祈相
綏以保嘉吉
   丙辰嵗告追封祝文
承藉先䕃有列于朝今踰十稔叨恩次對
亦復再留䘏典既行咸得追榮其父母而
桷視先考品秩有懸格未應得先妣從先
考之爵今追封為㑹稽郡君妻鄭氏亦獲
追封為㑹稽縣君縻繫京師未遄歸異
[043-22b]
日将告于墓下爰羞酒殽䖍告行宇敢告
   戊午嵗終告祖禰祝文
癸丑之春蒞官于朝今兹六稔烝嘗之奉
弗克親薦夙夜惕心次對再叨亦滿秩考
嵗聿云暮絜陳庶羞以伸永慕尚相其成
俾歸奉松楸桷之大願尚享
   己未封贈祝文
延祐丙辰春叨塵待制霈典普行得追榮
于我考妣是嵗翰苑扈從不以官秩髙下
咸獲霑恩獨吏部申明謂子職既卑難擬
[043-23a]
於父繇是僅獲追封妣為㑹稽郡君丙辰
秋八月復獲再任惕然松楸之念朝夕不
置将俟代南歸捧黄以告墓下夏五月踰
滿忽䝉誤恩超陞為直學士靖惟僥倖皆
考妣劬勞覆燾之徳奉職伊始敢告還
謹奉 宣命令孫瓘跪讀于墓所保祐無
斁俾獲為全人以無負先訓桷之至願敢

   己未告鄭氏縣君祝文
向以叨榮侍從追崇典行遂得恩及于妻
[043-23b]
因循再任晉秩集賢卒未可歸令子瓘以
副黄焚白敢告
   酉嵗終𥙊祖禰祝文
桷濫官于朝踰二十載舊嵗南歸将一意
誓墓以奉𥙊祀承詔復舊春三月来京即
預考士四月供職復扈蹕開平八月始還
孱弱之質﨑嶇道里迄獲平善皆我祖宗
保祐之功嵗聿云暮庸奉祀扵㝢廬俾遂
平康二子瓘瑾克紹詩書以光祖徳不肖
孤實有祈望惟隂相而黙成之尚享
[043-24a]
   壬戌春𥙊祖禰祝攵
三月甲戌中書奏奉改直翰林退省淺學
非所宜當實我祖禰胚胎前光而不肖嗣
冒膺是天寵扈蹕有嚴将上開平脆弱之
質驅馳不堪車馬途冀有以扶翼使獲
歸田以奉松楸不勝大願次子瑾俾入成
均敢庸䖍告相其有成尚享
   癸亥封贈告廟祝文
慿藉先䕃獲綴從班䘏典肇新祖考嚴川
府君得贈中順大夫上騎都尉㑹稽郡伯
[043-24b]
祖妣王氏令人贈㑹稽郡君考䖏州府君
贈亞中大夫輕車都尉㑹稽郡侯妣史氏
郡君贈㑹稽郡夫人妣楊氏安人贈㑹稽
郡夫人妻鄭氏縣君贈㑹稽郡夫人今祗
承 宣命奉祀于㝢舎以申䖍告淺薄承
緒戰兢靡遑𣈆秩侍講實繇祖徳深厚弱
息踵武克己樹徳敢不夙夜伏祈鍳歆以
永終譽敢告
   告嚴州府君祝攵
登極之詔以推恩錫命為首越小大臣罔
[043-25a]
不承澤桷以侍臣獲追榮于二代而我祖
考今得贈中順大夫上騎都尉㑹稽郡伯
祖妣贈㑹稽郡君追惟付託之重實䔍意
于先大夫不肖孫朝夕思念靡有替墜踰
六十有七年獲遂初志霜露既降謹以副
黄俾瓘焚白近叨綸音晉秩侍講行能淺
薄大懼弗克荷負先徳𢎞逺兾有以綏祐
贈典有加行申告于墓下敢告
   告䖏州府君祝攵
登極有詔以推恩錫命為首小大臣罔不
[043-25b]
承澤越今始奉行桷以侍臣獲追榮于二
代而先考得贈亞中大夫輕車都尉㑹稽
郡侯妣史氏贈㑹稽郡夫人妣楊氏贈㑹
稽郡夫人靖惟義方之教期勵甚逺種徳
殖義奏身以淑後者郷黨所共知施于孤
児得食其豐報霜露既降謹以副黄俾長
孫瓘焚白以鍳近叨綸音晉秩侍講忝竊
踰分惟寵綏而啓祐使行能無愧獲為全
人則世徳永逺施于諸孫俾有慿奉敢告
   告鄭氏縣君祝文
[043-26a]
往嵗已膺縣君之命今䘏典既開位在三
品追爵彌髙繇是陞為㑹稽郡夫人天澤
深厚魂其欽承敢告
   謁告還家𥙊祖祝攵
庚申蒙恩被召再入集賢連嵗疊除大懼
不克負荷日夕念歸以䖍奉祭祀為急守
職有嚴不敢遽去今者謁告歸里将杜門
息心力教子孫永承松楸之䕃私心未遂
惟隂相以成其私禴𥙊有嚴敬奉昭穆合
食于新堂敢布由𠂻尚享
[043-26b]
   追封祝攵
綴跡朝著今踰二紀行譾薄大懼弗䏻
稱職迺者先丞相忠獻王不以卑鄙驟加
超擢叨塵二品
今上嗣位大賚中外視其職秩悉俾追榮
繇是祖考加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
車都尉追封㑹稽郡侯祖妣王氏加封㑹
稽郡夫人考加贈中奉大夫浙東道宣慰
使都元帥䕶軍追封㑹稽郡公妣史氏加
封㑹稽郡夫人妣楊氏加封㑹稽郡夫人
[043-27a]
成命已頒庸告于逺祖敢告
   立碑告墓祝攵
維㤗定二年嵗在乙丑十有二月丁丑𦍤
越三日己卯男具官桷敢昭告于妣史氏
㑹稽郡夫人七日而孤先郡公以家教之
謹始於嬰孩言即授書甫七嵗詩書語
孟皆已誦習尚書之澤桷以嫡長當受郡
公讓于兄子甲戌嵗先公陞貟郎法當從
是進秩且得以官其子先公正色曰我即
死官亦不以與郷書國學儀圖以紹世徳
[043-27b]
汝之責也纎粟靡宻先公一以自任遂得
専意問學師友之淵懿皆躬探而力討辛
丑嵗登名于翰苑凡二十有五年僥忝踰
分皆考妣之垂隧碑未立每䀌然于懐
往官待制清河元公擅金石之作遂獲乞
銘吴興趙公専翰墨之美得求其書今已
十年而桷齒髪漸衰亟刻石立于墓右亦
欲俾子孫知儒學足以發身扵是有考謹
以清酌庶羞敬奉考中奉大夫浙東道宣
慰使都元帥䕶軍㑹稽郡公妣楊氏㑹稽
[043-28a]
郡夫人合祭尚享
   𥙊外祖母張氏祝攵
嗚呼自先夫人之亡我外祖母不忍棄其
諸孤鞠育撫訓日期成立以報罔極桷今
幸不墜先訓官于翰林集賢者二十有五
年而先夫人之誌始得成就載惟厚恩懼
子孫之不詳亦登具于誌上今兹立石敬
以清酌蔬食用伸䖍告尚享
   立碑告墓祝攵
幼承嚴訓遂得悉意於藝攵有列于朝大
[043-28b]
懼遺言懿行之罔傳向為次對廣平程公
辱在先友適為院長迺求其銘是後叨塵
二品封贈疊加不敢易其舊攵遂刻于碑
右乙未之日實為誕辰庸建碑于隧道嗚
呼厚徳如山百不寫一靖惟孝思有殫
極敢告
   男瓘祔𥙊攵
男瓘不幸蚤夭已安葬于錢湖黄奥之原
日月不居已經卒哭禮宜祔于王父大母
今兹陳設殽饌有事于中堂敬以其主祔
[043-29a]
孤児孤女冀相其成俾宗緒不墜則實有
望敢告
   男瓘祔廟攵
盛年長往亦既妥安其體魄矣卒哭事竣
當祔主于祖廟設𥙊中堂其從與享
清容居士集巻第四十三
[043-29b]
[043-29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