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清容居士集 > 淸容居士集 34


[034-1a]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四
 傳
   徐師顔傳
徐君諱師顔字子愚逺祖天聖間繇太末
徙新定故所居里以氏得名曰徐閈君始
生時蓮出並蔕父母器之稍長讀經史心
徹意領年十七授室君白大人當令児從
師外方迺㳺三衢習進士業入宋太學程
試甲乙表流輩性倜儻急難嵗饑日具釡
鬵滿庭廡值父喪慨曰世俗飯僧為冥福
[034-1b]
吾當活餓者以報親是嵗就食者幾萬人
太守楊潮南書以勵旁邑至元十四年
詔用兵入南俘虜日繫馬尾疲弱棄道上
春大疫饑民旁午君出粟募民舁骼坎瘞
可醫食者親撫視以活遇一女子扶曳蒼
然氣微属問之曰吾三衢儒家女命載以
歸稍長俾為士人妻客方達可舘于君死
已飭斂具其子辤不能行即指某地𦵏焉
復嫁其孤女事繼母至孝一日妻治紉澣
出微語君聞之自責不居内者幾月母言
[034-2a]
亡是叱妻具簪服拜堂下始復初外氏族
黨嘗質田嵗久君束劵母前願奉田以償
其承順率類此始為信州教授首言于郡
復儒役七百人署所居曰道悦以奉母㑹
母思歸即解去湖南缺提舉官集賢章舉
之辤曰母在不宜逺游受湖州迺歸秩滿
視資當入縣佐君言昔為太學諸生中繩
墨始得郡博士博士古官何縣佐為復授
太平路教授所至必先新學宫嚴餼廩安
定胡先生墓浮屠氏將夷圯之君力復而
[034-2b]
致祀焉在太平時治丁蘭王祥諸祠墓扵
仁孝殆天性待諸生穆如也晚得末疾卒
時年七十有四曽祖某祖某子男九人觀
先卒頤為族弟仲龍後艮革為長興州教
授節處州路教授益晉萃復未仕女二方
丙子時游騎入人居大索二女争死之孫
男二十人女三曽孫男女三人所著有上
饒集吴興集姑熟集北游錄凡十卷大理
卿陵陽牟公序其詩曰事親若徐積詩亦
佀之其子革留 京師將歸泣言于袁桷
[034-3a]
曰先人力詩書宦不充其徳遺行又泯遏
弗表見革等何以自樹將乞銘于翰林學
士廣平程公以表墓子為之傳蔵于家其
可乎迺弗敢辤
賛曰周官以鄉三物教萬民任恤之道戰
國而降挟持以干兾幾扵靡矣若徐君者
不翕翕以近名禮以為防恬然孝謹彌老
益安子孫滿門殁猶有稱旨哉
   蕭御史家傳
公諱泰登字則平姓蕭氏逺祖繇唐末遷
[034-3b]
長沙占籍廬陵太和縣代有吉士曽祖諱
逢辰官至中大夫當開慶間以安撫使副
守鄉郡兵至卒急羣議撤近郊民居為清
野大夫持議不下城守兵去里人徳之晚
嵗築宅一區立田八百畆聚其族以教厚
徳衍裕生徳安府觀察支使諱安中稱其
先猷蚤嵗以亡徳安生中順大夫瓊州安
撫副使諱元永玉雪矜謹倜儻自榮是生
則平方㓜時頭角嶄異九嵗入鄉校治論
語義屬筆精警稍長忽自悟儒以道得名
[034-4a]
事物險易當品節中理齷齪翦翦無益也
弱冠試吏調永豐丞永豐多盗區跡巢穴
僇之丞以治稱入 京師授湖南儒學副
提舉振直士氣使治靡宻者不敢撓部使
者徐琰竒之言可為御史府屬㑹徐為中
丞亟力言遂僉廣東道提刑按察司事廣
東介絶嶺海幽篁深水蠻獠縱恣郡吏私
表裏聲言獠不可治白日剽刦子女財物
公贈遺良吏清謹者皆避讓郡縣多版授
官姦宄馴積莫問使者循行擇善地坐嵗
[034-4b]
月即去至則躬歴所部劾治與獠相根蔕
及積貪濫者八十七人皆罷之减始興貢
銀之半䟽其可宜行于臺者凡二十便事
廣東民繇是知 朝廷有犯𧷢律焉初至
廣時讙言獠㓂入境亦欲以是嘗試一坐
大驚徐曰督盗守令職署舎在是卒有警
我輩何自即上馬出境軍將争率兵以進
獠迺退是嵗至元二十八年
天子下議羣臣言按察官糜爛不任職更
名曰肅政㢘訪司遂以舊職解後新使者
[034-5a]
及御史咸言蕭按察治事纔二百日所論
按皆引直當法不宜以舊官同罷牘甫上
御史大夫書牘曰湏選用元貞改元
成宗即位罷兵安南釋陪臣陶子竒歸命
李衎為禮部侍郎奉 詔往使之遂拜兵
部郎中介其事眀年二月入安南世子遣
偽署官曰太尉迎 詔空首不至地因問
何得爾偽太尉曰國世子未至不敢先以
黄盖二皂衣數十人清路入舘世子髠首
跣足率從吏百餘人至舘門前問
[034-5b]
聖天子起居却立曰 主上新即大位二
使者辱入弊境道里勞逺秋毫無𫠦取誠
切感抃敢昧死願聞 眀詔大意侍郎目
郎中郎中前曰昔廼先王先諸蠻欵附
朝廷録舊㓛將錫宥于汝小汝曷敢不
祗畏畏克敬廼不墜厥命或少縱自恣天
憲速罰弗敢逭宜肅恭盡事世子錯愕唯
唯越三日𤰅仗奉綵輿率朝服數十人導
詔從褥道中行入其宫世子後從二使者
授 詔世子拜伏讀 詔興稽顙曰小臣
[034-6a]
不自意獲寛大如是復命再拜遂定慰賀
皇帝 皇太后 皇后表牋貢物儀注成
禮迺還道繇思眀時思眀帥言石西州禄
州皆 本朝地為安南所侵幾二百里彼
詭言山溪蠻阮盝出沒不相統虗文嵗往
来無益至永平寨寨故宋戍兵遮道言實
安南部領侵撓不得耕耨囬首語陶子竒
山溪蠻誠所属奚號令不可止今已目覩
當語而世子子竒不能對至是復命歸地
蠻吏上下顧吝遂言吾非以侵疆来石西
[034-6b]
地不足輕重設奉辭致討汝何以自洗各
屏息一口盡歸侵地故右丞相太傅公時
治湖廣省聞復地亟喜之為設宴以勞凡
安南所贈遺悉返之眀年遷連州又眀年
改為江西儒學提舉儒者用廢已久新舊
持短長科舉律令交排鄙不中節至則擇
知名士禮致之導誘後生斟酌可能行者
為繩凖省檄慮囚有巡官及富民殺人誘
傭奴以財俾自誣伏獄屢閱無異詞徐跡
處所及所持刃亡有獨引囚曰若是汝當
[034-7a]
死咸欵實得出㑹 詔使按問諸道守令
治狀使囬丞相問官吏孰㢘使以儒學官
蕭泰登對四年僉嶺南廣西道㢘訪司事
海南都元帥薛闍干聲燄震海上多所為
姦利不法立具章劾有 詔雜治抵罪覈
殺無罪七人焚掠村堡二十四奪私没奴
婢六百七十五雜畜三千六百五十五過
栁州出妖民誣詿者百三十七凡黜吏二
百一十罷攝吏四十一六年進奉直大夫
江南行臺監察御史分守江浙行省㑹嵗
[034-7b]
大饑吴流民扶曳滿道已定議出官粟守
法吏言非 朝旨不得擅語曰民命在旦
夕後有詰責已捐貲以償何害為行省吏
牘積糅叢雜首尾銜絡摇手莫敢問時已
得疾呼掾史詰難視罪輕重悉坐之又别
為副書筆其事使後母有出入羣吏大驚
是嵗八月疾漸革趣治棺歛手書屬其子
語侍疾者勿宜受贈賻遂登舟不復言卒
時年三十有八歸𦵏于其鄉螺岡門外配
楊氏繼彭氏子男三文孫憲孫昇孫女三
[034-8a]
大夫天性眀爽閱具獄率不為吏蔽探情
傅意多所出活非曲假恩貸以自異重然
諾容采精絢達官大人皆傾耳與論事或
言太剛必折徐正色曰今世士無有剛果
折何憂也長子文孫静専自留 京師
授翰林學士程公銘俾為家傳念與公同
年生相後纔一月薾薄不自振然職在太
史筆削傳信惟謹迺弗辤
賛曰大江以南號多公卿比數十年闊焉
無聞者何邪官御史府靳靳五六人或以
[034-8b]
激毁或以愞譏獨蕭公精謹自持正静益
眀物莫能守儒知通据法不阿使㕘錯
天下三年可成也年不衍用名益以昌何
恨焉
   史母程氏傳
嗚呼余嘗得三卯錄讀之蜀禍之慘誠忍
言也夫朱禩孫之死而復生也蜀民就死
率五十人為一聚以刀悉刺之迺積其屍
至暮疑不死復刺之禩孫屍積于下暮刺
者偶不及屍血淋漓入禩孫口夜半始蘓
[034-9a]
匍匐入林薄匿它所後出蜀為樞宻使嘗
袒視人未嘗不泣下賀靖權成都録城中
骸骨一百四十萬城外者不計嗚呼推是
考蓋可悲也蜀眉州史氏由唐吏部侍郎
儼從僖宗幸蜀因家焉其先墓在青神將
二十世宋世號名族其出蜀也今唯居湖
州一房讀其遺事益悲之史母程夫人蘇
文忠公之母之族也夫人將携其家下峡
江以槖金腰纒之兵暴至伏林莾與鄰嫗
謀曰輸金果可生吾児無資不復能出蜀
[034-9b]
史宗誠無噍類矣縱得生旦夕兵復至亦
决死均死死以全史児誠不恨嫗見身死
為吾出腰中金告児使速走湏㬰兵果執
母謝以實亡金遂遇害翼日嫗語于鄰告
史氏児児年甫十三從草野得尸如其言
窆以歸且亟圖其象識曰史光母年五十
有四嘉熙二年十月二十有七日申時死
兵難児遂東南来占籍湖州刻意自奮以
右科為浙東兵馬鈐轄鈐轄生子圭文嘉
定儒學教授嘉定生子台孫某台孫儒術
[034-10a]
通吏文復有子幾人而史氏繇嘉熙至于
今且四傳矣噫蜀繇秦帝入中夏至于宋
凡一千五百餘年文物大盛絶不知有兵
革一旦掃削殆盡迄今百餘年遺敗棘
郡縣降廢幾半可哀也已可哀也已
賛曰婦人内徳不出門房中歌廢戰國而
下俱不幸以著非得已也諱莫甚扵死從
容反復烈士猶難之况士女乎歐陽公傳
斷臂婦人以愧馮道夫人以死傳宗承平
世澤扵是乎見作史者烏得廢諸延祐七
[034-10b]
年十月壬子前史官㑹稽𡊮桷撰
   孫孝子傳
表厥宅里首扵唐虞若是則失其本心者
見扵上古歟司馬遷傳貨殖滑稽或者譏
其有激五典爲治之本捨正而求異於世
道何補焉晉唐作史始立孝友勸勵後世
靡然嚮風深有取焉孫孝子楫字濟川世
爲保定雄州新城人㓜倜儻讀書通大義
其喪父也遵禮而不瀆後調宣徳尹慨然
曰吾惟母存何仕爲不踰月謝去事母以
[034-11a]
上夀終而歸于田野者凡十七年兄蚤喪
奉嫂彌謹卒為兄子授室姊贅李氏于家
三十年將異居營近市髙燥以奉姊姊大
慰喜録其孤有成性重然諾不自表襮有
故人喪至日將𦵏適以故不及送抵暮促
騎以往夜已分一家大驚其待友也有挂
劔之義焉其居鄉隐約自持鄉多宦家絶
不通問鄉人咸曰此孫孝子居也卒上其
行于 朝表其門閭始為燕南府史録事
襄陽繼授宣徳繇宣徳名始著調興和路
[034-11b]
經歴改河東憲府属又調濟南卒拜監察
御史今為浙東道㢘訪僉事其行事不阿
多可紀余獨著其孝行扵父母兄姊朋友
兼盡故特書太原郭幹卿嘗曰孫濟川少
嵗能以其妻奩物償父兄逋一難能兄無
子買妾以奉二難能郭靳許可今考其行
信然前史官𡊮桷曰曩在史院時嘗纂次
世祖以来功臣列傳考實錄所著旌表令
尤諄切至作隠逸孝行訖未有章灼篤實
可以詔後世若孫孝子允其人哉
[034-12a]
   韓威敏公家傳
公諱政字君用姓韓氏髙祖諱天麟知金
臨潢府有恵政民祠奉之卒𦵏城南因家
焉曽祖諱垂髙州節度妣李氏祖文卿知
耀州妣孫氏貞祐避兵南遷臨淄今為益
都人父松之膂力善戰四駙馬募兵南征
與之俱至下邳主將竒其勇俾率益都兵
戍山陽戊子嵗攻宋揚州殁于陣公時年
五嵗妣劉氏挈以家山陽眀年益都為
皇元所破淮南城守争遁去劉氏走奔莒
[034-12b]
居熢火山劉母家沂州其舅業醫命習之
盡得其術復遇一醫繇是益精稍長猶隠
醫以自活山東連嵗大擾入于汴復歸臨
朐又復還青社時甫弱冠見叔父順始得
拜淄州諸塋迺復從軍取海州掠東海破
漣水皆在功簿塔察大王鎮遼東召公以
從至于龍庭與議事不合卒以其嘗所計
畫者告于
世祖皇帝遂悉以邊陲大事委之至元十
三年討西羌相威國王領兵即授嘉議大
[034-13a]
夫漢軍元帥監軍事佩金虎符軍中大驚
曰監軍非國姓不得領
裕宗在東宫心亦疑㑹入辤命以鎮庫弓
挽之彀而復引者三始曰
大帝善任使若是賜金錦衣一以行西入
大磧斬馘凱聞還軍至臨潢得拜祖墓其
碑記猶在十五年立五衛首授前衛親軍
副都元帥指揮使復兼領左右衛屯田軍
馬紀律整遏卒莫敢譁 奏以屯田各歸
于衛而治其無良者則諸衛各有統属
[034-13b]
上從之秋繕修大眀殿以治具稱十九年
加正議大夫充樞宻院判官二十年進治
書侍御史二十三年改淮東道按察使善
决事有拾遺者告于其所失輙誣以金公
遣拾遺者而叱去之商人暴死于旅邸疑
邸人殺之驗其嗜炙有毒邸人得釋其餘
行事往往與傳記相合常出能吏上薦士
十三人率致位通顯在御史府定議盧右
丞牟利罪卒流徙之二十六年卒于官年
六十有六𦵏于某鄉贈嘉議大夫 部尚
[034-14a]
書上輕車都尉南陽郡侯謚威敏娶孫氏
表氏石氏殷氏男八拱承務郎廣州路増
城縣尹次振摶奉政大夫慶元路昌國知
州拯御藥院副使次撝皆蚤卒次揆扶持
女十人孫男若干人摶之治昌國也興儒
學建三皇祠嘗紀其美績且命作家傳讀
其隧碑慶趾媺有自来矣
賛曰貞祐兵興中原士人無噍類獨臨潢
以遺愛祠𦵏兹土三世牧守至扵曽孫死
事有光威敏是承北省臨潢南保臨淄難
[034-14b]
矣哉政合古先不茹不吐子孫繩繩宜哉
   有元開府儀同三司上卿輔成賛
   化保運𤣥教大宗師張公家傳
公諱留孫字師漢系出清河東武城張氏
留侯良之裔孫歆為司徒歆弟協為衛尉
生魏太山太守岱自河内徙清河七代孫
彞徙魏州昌樂為後魏侍中謚孝侯子始
均復謚孝侯孝侯生晏之北齊兖州刺史
生䖍雄為隋陽城令是生文瓘相唐髙宗
子潛揚州刺史揚州生㝏為杭州刺史始
[034-15a]
居江南至公十五世今為信州貴溪縣人
曽祖宏綱集賢大學士光禄大夫柱國魏
國公謚安惠祖粹夫金紫光禄大夫大司
徒上柱國魏國公謚康穆皆以公貴贈父
九徳太中大夫同知江東道宣慰使司事
累贈開府儀同三司大司徒上柱國魏國
公謚文簡公兄聞詩學道龍虎山見而慕
之遂服道士服以漢天師所傳授游江淮
間儀觀頎整見者尊異成願受其説有相
者曰當貴極人臣而清竒絶俗視陶𢎞景
[034-15b]
葉法静殆將過之
世祖皇帝平江南召嗣天師宗演選公從
行北方地髙寒皆不樂居中遂委任其事
門室清泊處之晏如也
世祖祠幄殿
裕宗入侍風雨卒至召見于
上見其貌異常士而 奏對簡異益器之
風雨隨止遂賜廩給裘服俾嵗從北巡
上與
昭睿順聖皇后駐日月山
[034-16a]
后疾甚召至命愈其疾若有神人獻夢于
后遂愈
上大喜命為上卿鑄寳劒鏤其文曰
大元賜張上卿敕兩都各建崇真宫朝夕
從駕日昃命衛士提輿以歸内侍强登輿
謝不受即步出禁門十五年加𤣥教宗師
授道教都提㸃管領江北淮東淮西荆襄
道教事佩銀印眀年奏復宫觀令自别為
籍有獻言者道蔵經多殽雜宜焚去不録
遂宻啟
[034-16b]
裕宗黄老書漢帝遵守清浄嘗以治天下
非臣敢私言願 殿下敷奏後
上大悟召翰林集賢議定上章祠祭等儀
注訖行于世十七年奉 詔祠名山川給
驛馬五十令訪遺逸以進 敕輔臣設宴
崇真宮復餞于國南門外回朝以所見聞
剡于 上上悉用之十八年七月
皇曽孫生是爲
武宗 上命擇嘉名以進是嵗分翰林集
賢院爲兩道教專掌集賢始自公議二十
[034-17a]
二年
仁宗生復召命名今
二帝廟諱雖用國語皆以公名義釋之二
十五年預議集賢院賜七寳冠金錦衣玉
珮珠履二十八年丞相桑哥敗 上欲相
完澤穆卜之得同人之豫公曰同人柔得
位而應乎乾豫利建侯同人為得位豫為
建侯彖傳之辭也 陛下所擬為無疑
未幾拜完澤公為相後卒受遺輔政二十
九年開通恵河 上問果便利對曰漕為
[034-17b]
本孰敢議非是誠減民力取實效民必
趍之繇是河役卒不爲民病三十一年
上不豫遣内侍諭
隆福太后曰張上卿朕舊臣必能善事
太子太子繇軍中歸即
帝位是爲
成宗皇帝
成宗慕道家蕆祀彌盛在宥十年嵗
祠上帝侈甚秘祝 御名皆 上𫠦自署
後有白鶴翔雲中命詞臣叙紀付史舘元
[034-18a]
貞元年同知集賢院道教事大徳三年加
大宗師别給銀印視二品 上御便殿命
講南華經七年上京旱兩京山西地震復
命祠祝謝曰祠祝實臣職祭不欲數地道
主静厥罰惟暘見扵五行傳災繇人興願
應天以實布徳賑惠臣敢稽首以請
上深頷之八年 上御玉徳殿賜玉冠
為夀十年 制授上卿十一年
興聖皇太后自懐孟還宫
武宗即位加大真人知集賢院事至大二
[034-18b]
年領集賢院位大學士上是嵗再加特進

仁宗在東宫進講老子自是入侍必賜坐
皇慶元年錫號輔成賛化二年命將作臣
製玉𠜇文曰𤣥教大宗師手授曰以是傳
教俾永逺延祐二年羣臣侍嘉禧殿
上曰先朝𤰅陟降持保無瑕缺者孰在咸
未有對 上語曰張上卿其人乎衆唯
唯遂 制授開府儀同三司號加保運四
年以七十特敕設于其宫伎部畢列宰輔
[034-19a]
以下咸奉夀復命圖像鎮崇真宮賜璽文

皇帝之寳命翰林學士承旨趙孟頫為賛
兩宫傳賜翌日入謝俛奏曰臣際遇
累朝惕惕顧念罔有替今年且衰耄不去
辱 聖世願歸老鄉里即死且不朽
上不允七年
英宗皇帝即位遵 累聖優褒禮再降
璽書至治元年益求去十二月壬子酌酒
㑹弟子少頃入寢室脩静端坐以化歛之
[034-19b]
日顔色完好舉體如蛻羽兩宫震悼賻贈
有加宰輔至于士類咸曰福人逝矣傾城
耄稚則曰善人亡矣皆弔哭盡哀及啟靷
木氷載路觀者嗟愕始從日月山
世祖即命公為天師却立以謝曰嗣天師
漢張陵之裔今居龍虎山願正其傳繇自
三十六代嗣師宗演至于今凡四傳皆公
所匡翊美鬚長大癯然冲退不擇貴賤傾
下承接奏告廣殿音聲激鏞鐘聞者凜竦
賚錫無虗嵗未嘗奉已屢錫田園以食其
[034-20a]
徒當至元末嵗
成宗新嗣位時宰不快扵御史臺
成宗是其言讓責中丞崔公彧崔懼問䇿
安在曰當見丞相釋所以遂與俱詣相府
相怒霽又與同謁近臣言御史臺
世祖皇帝建立專以懲姦慆勢尊則綱紀
眀削之則臺不能立矣近臣大驚入言于
上眀日大宴大眀殿諭崔曰臺為朕耳目
朕曷不知憂卿等不職故告諭宜勿懼其
盡心焉朕行為汝増重矣崔頓首拜手謝
[034-20b]
其彌縫國體婉順若是至於排解薦助人
不知所自亦不肯自以為功絶口不言朝
政貴客至争短長酒盡三爵即假寐客去
禮復初暨喪還州郡縣接祭以俟今𦵏某
縣某鄉祖師八人皆贈真人事在傳宗碑
今嗣𤣥教為吴全節授特進上卿𤣥教宗
師崇文𢎞道𤣥徳真人以真人佩銀印者
三人夏文泳江淮荆襄等處道教都提㸃
曰毛頴達掌遁教事曰王夀衍領杭州開
元宫以真人 制書命者三曰余以誠領
[034-21a]
鎮江路諸宮觀曰孫益謙領杭州佑聖觀
延祥觀曰陳日新承 詔興聖宮以 璽
書命者九曰何恩榮提㸃信州真慶宮曰
李奕芳提㸃南嶽廟兼衡山昭聖宫夀寜
宫曰張嗣房提㸃潭州嶽麓官曰薛廷鳳
舒致祥張徳隆薛𤣥羲徐天麟丁應松皆
奉兩宫崇真祠事其它弟子三十有八曰
上官與齡何斯可彭齊年薛起東李世昌
陳彦倫詹處敬于有興王景平蔡仲哲彭
堯臣張汝翼馮瑞京祝永慶蔡允中張善
[034-21b]
式董襲常王國賓曺載静余克剛丁迪吉
張居遜董宇定王用亨張顯良徐守勤彭
一寜劉若冲彭師尹張逢吉趙有立程某
施某葉某童某某上官某李某公兄子
榮祖弟子熙祖亦以公故入宿衛榮祖為
邵武路同知熙祖為衢州路同知泰定二

今上召全節曰𤣥教汝祖闡立其為朕祈
永遂大祠于長春復追贈某官前史官賛

[034-22a]
世祖皇帝闔一海宇蒐遺逸選藝能靡然
踵来江南持政柄者不一二人卒不能善
終何哉在 御三十四年命相幾二十餘
人或解罷或斥逐獨張公無少疵病目覩
成敗至于 五朝難矣哉蓋其行無迹曲
焉以全得老氏之旨五福斯𤰅前古鮮著
詩云昭眀有融髙朗令終張公其近之
   拜住元帥出使事實
至元二十九年今浙東元帥拜住公奉
世祖旨以行軍招安使從征爪哇于時髙
[034-22b]
王二將爲蠻兵𫠦圍公深入㧞圍出之元
貞二年奉
成宗旨使西域哈賛王愛其才以尚衣職
行軍有戰㓛賞金符金帶因令其入見于
成宗復賜虎符皇慶二年
仁宗以金印賜丞相孛羅且俾徃哈児班
答王𫠦議事至中途遇也先不花王疑有
間諜執以問答曰今 上𫠦遣不過通
嵗時問禮曷有他意王左右曰使者往来
皆言有啟邊生事形迹汝此行宜得要領
[034-23a]
可實言否則搒掠汝亦必言遂命跪大雪
以問且搜其衣中無所有公曰王所問實
不知且王從何所得是議王曰阿必失哈
至是嘗言之且曰哈児班答王 上近支
也吾等族属存與留不可知後使者至必
有處分今汝往彼必生事速吐情以告我
曰王擁兵遮道使者急求去多詭辭以脱
阿必失哈曷可信左右曰彼統軍九萬寧
肯不自愛惜詐言以求脱遂縳公兩手納
諸股擊之迺曰有 璽書具在使臣往来
[034-23b]
有後先拜住萬死實不知取 璽書視之
始曰彼果無罪遂奪其虎符及丞相金印
拘囚王所延祐元年王興兵内冦復遣使
召公至獵所曰我已入汝境土矣公曰兄
弟之國無内外彼地亦王地王往何所疑
王曰親踈既分釁隙已兆勢不得不爾公
徐言在昔
太祖皇帝西征有訓若曰人不可以信䜛
䜛入則宗親乖離宗親既離則百姓他適
將貽笑扵敵國拜住嘗聞在
[034-24a]
成宗時先王有盟興滅國開闗塞以安百
姓今言猶未冺絶使者掉舌生異同令王
致疑拜住等良不稱職敢叩頭死罪以請
王解顔曰吾欲遣汝詣 上通好何如公
謝不能時有不内附者梗扵路遂罷行復
以公往昔拘所未幾王薨延祐七年弟怯
别王立王召曰在昔先王嘗遣汝詣
上前後不果汝今宜以素所具 奏者以
聞是年秋入朝 上曰
太祖造邦孔艱惟和好惇叙則宗支允寜
[034-24b]
汝其以元帥職名乗驛諭朕意王既受
上旨拊膺謝曰疆宇寜敉自此始汝来何
遲也對曰使副有疾在道故不得速進王
曰来旨極善使他人来吾亦不若是深信
大較使臣多擅増减致啟邊禍公曰拜住
来途中聆人言且云復將有兵變拜住
實不信懼王惑其言而行人之言不得信
于 上是為虗行王宜熟察善計慮拜住
不敢他引古事為比維昔
定宗皇帝征把禿王有滅國真薛禪使者
[034-25a]
諫罷征嘗喻
太祖得國之本明配日月量侔江海合天
地之大徳故能混一海宇滅國真薛禪死
已乆拜住不才願踵其䇿以獻後王從公
言奏于 上訖如約以平王遂遣使收兵
四境而少尼其行且曰邏者猝遇將害汝
遂設宴三日給符信䕶行俾歸于 朝至
治元年三月抵上京入見于 上而王亦
遣使 奏拜住兩為行人不愛其身隆爵
厚職所不吝然除拜非吾所預為語 朝
[034-25b]
廷大臣善奏扵 上使得享至樂建牙纛
為諸侯表得矣是年冬丞相拜住入 奏
嘉禧殿具以功簿言迺拜中奉大夫浙東
道宣慰使都元帥官既滿類集行事俾桷
為奉使事實云前史官袁桷曰
太祖皇帝經畫區夏以磐石宗犬牙扵龍
興絶域之地四履奠安盛矣夫疆域既廣
詔旨上意傳諭失實則時致疑争拜住公
間闗險阻百慴不撓義正功倍以數百語
解百萬之師非精白一心曷底于是計勲
[034-26a]
上多卒稱其職俾後之為人臣者益有勸

[034-26b]


清容居士集卷苐三十四
[034-27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