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清容居士集 > 淸容居士集 18


[018-1a]
清容居士集卷第十八
 記
   慶元路鄞縣學記
粤昔授受緒絶空虚固陋之學淪於人心
言理者人人殊師記問者質而不化詞章
篆刻决裂六藝糜爛而不可救師儒有憂
之據道徳性命之要毫分縷析鑿鑿乎其
不可相紊也繇是士得以一其視聴皇王
之道復興於千數百年之後可謂盛矣
世祖皇帝混同區夏崇學校定國子學成
[018-1b]
憲皆東南儒先而朱文公所說咸取以爲
經史模楷於是窮徼絶域中州萬里之内
外悉家有其書然而急近功者勦取其近
佀以爲口耳之實天人禮樂損益消長切
扵施爲所宜精思而熟攷者一以爲凢近
迂緩而不講至於身養心或相背戾而
不相佀則緣飾儼黙望之莫有以窺其涘
際夫明絶學以承先聖之統可謂難矣弊
生扵苟易守其說而湮其本將不勝其弊
載籍極博莫嚴於五經教人之法莫詳於
[018-2a]
三物揚子雲云丘陵學山而不至于山惡
夫畫也鄞舊有學王文公安石為宰時延
㑹稽杜先生醇教之學者輩出至大二年
郡大火學燬之主邑之學曰孔文雋董儒
金始建講堂禮殿未及完而去皇慶二年
三衢姚熈載實來是嵗
天子下科舉詔同知郡事吴郡張侯某顧
瞻陋蕪首曰其何以稱
上意迺率郡官而助之邑令梅君遇春丞
簿龎君滋范君祐咸曰吾長扵是兹役曷
[018-2b]
可逭嚴工庀程戒𨽻業者咸輸以佐閱二
年夫子像成侑從有叙門廡庖廋塗雘繚
繞之屬堅宻精粲學宫之制完且具矣姚
君迺曰鄞號多士昉杜先生宜作先賢祠
以祀鄞士之興其自今始乎嘗謂學校宫
室殿謁循行風俗之使者未嘗不督厲
繕獨教法未定雖聰明自任猶不敢髙下
以議今 明詔四出郡侯首創其原姚君
又能推本前人尊師之㫖深有所寓桷雖
官 朝廷因姚君之請知張侯之美遂以
[018-3a]
學校之弊首叙其說庶㡬吾里秀士强敏
詢考耆哲篤行於顯微内外之實文
質交資上承詳延將以復乎昔時之盛則
姚君之闡微其意深矣庸刻于石願有以
俟焉
   鄮山書院記
粤若古儒先各以方國所尊祭于學社自
漢而降定孔子祀餘悉徹廢今百年來始
有事于先師其居邑講習治官㳺衍之地
崇闡相望或者病焉夫氣流六虚神而存
[018-3b]
之聚者易推逺者難窮聲音笑貌之感若
將企焉如弗及者理有在也合吴越楚蜀
之地咸尊以師惟朱文公
世祖皇帝一海㝢㝎胄子學取文公訓註
為學制郡縣益遵守而祀於江南者復得
推衍大徳二年四明趙夀家儒科慨然請
于朝曰伊吾祖鄂州善待從文公㳺今
天子興是學願割田别居以祠而名曰鄮
山事甫下趙氏即世七年三山林徳載氏
奉命祇事屋毁弗稱旋辟田没不可問覈
[018-4a]
故整圯實完實成奠薦齋明陟降儼肅賔
老佐祭侯伯合餕又三年㑭繫其事于石
𡊮桷曰維我四明薦紳先生辦釋著微實
相表裏源同流分塗殊轍一合私而惡異
標榜之弊也炳然彜訓理何外焉學以殖
身徳以敦本斯道立矣執空說以為證弊
不勝舉惟性與道匪言是夸桷懼兹久願
相與勉焉林君精敏慎宜展於世文公
之學不墜審由是也大徳丁未春後學袁
桷記
[018-4b]
   鄞縣興造記
鄞為縣延亘三百里環山帶江西為沃區
其民盡地利近東瀦為湖土廣而俗雜逐
島嶼魚鹽之利出沒于海上嵗千百數林
藪川澤之隷于鄞者不假于外故號為劇
邑邑復輔城以居尤為難治縣上事郡署
曲直縱舍承指意一不得便輒指擿辱撓
関臨相通縣勢始振後凢為縣者率用是
自治而民益困矣大徳七年帥府始移鎮
控扼水陸衆曰郡有二府縣益不可理八
[018-5a]
年真㝎盧廷信氏丞于兹推勤服廉沉㫁
罪䟽于囹訟辤于庭朞月而郡侯尊
焉大府任焉它邑之讞咸質以㝎旁郡之
賕悉檄以正顧瞻四周令主簿是謀先時
縣燬經始陿庳不足廣迺撤而新鳩材于
山負者以競輸役于徒民以不病首于臺
門㕔堂亭廡凢五十有■楹智周而勞簡
噦然以深翼然以容謁者趨者視聴易慮
於是耆艾讙然以謡曰伊丞之來吾民不
知吏屩既荒吾民相忘彼庭開明維丞之
[018-5b]
平雍雍其堂富民恐傷有亭是休思賢悠
悠丞之戾止勿譁以喜後維今是
佀咸謂桷嘗職太史筆削無避溢遂不得
讓役始扵乙巳之十月越明年■月成丞
嘗為行掾中書有吏能令長忻都次為東
平周汝弼氏簿澄江朱申氏也余愛其成
紀以示後㑭知鄞為可治大徳十年十二
月日袁桷記
   西洛書院記
河南薛公遵先君子之命建義學于永寧
[018-6a]
矣龍頭山有故跡焉蒼崖嶄然宋元祐中
天台羅適正之大刻其上曰洛書錫禹之
地正之安㝎胡先生門人善水利所至通
陂埭屯田之美按地志永寧併長水縣長
水東臨洛川記傳云洛書所出今龍頭山
新立禹祠而薛公仰止亦近得請于 朝
為書院遂更其名曰西洛且㑭夫後人知
禹洛書之誠有自粤昔九疇垂象示文夸
誣相矜祖緯襲符漢世明經之士汨扵休
咎莫窺其真千餘年儒先大興闡天人
[018-6b]
之袐方圓相通正學以眀然同黨之說勝
一以為已是一以為傳授數精理湮皇極
之建卒無以大通民有恒性君師作之以
修以綏如彼北辰樞紐運行内静若動莫
窮其化凢厥有生極迺固有性者為聖復
者為賢作而新之維后是訓庸保其極則
民永以乂保極者民作極者君運而制諸
若丸之在握輪之在御皆聴命於我孰先
後焉孰終始焉四時萬化之理繇是而𤰅
謂之攸叙夫豈捨已而隨彼也昔大禹佐
[018-7a]
理水土攸平君臣交修抑亦有㝎制洛為
天下中碩儒訓傳家有其書慎厚遜讓猶
有先王之遺風陞西洛之堂者當慨然以
思謹其執中將見夫作人如新之驗由鄉
而達于邦國勵之翼之示諸于掌皇極之
訓其效可成也薛公名友諒温宻有文今
為翰林直學士推先志之私淑焕而廣之
為屋凢若干楹又將延師以教後之學者
而屬筆扵桷故以昔之所聞者著為之記
   建城夫子廟堂記
[018-7b]
景城縣東南三十里有故城焉曰建城漢
為中水縣地金大㝎中以其地北臨滹沱
南薄御河徙縣於今𫠦二水交流名之曰
交河焉皇慶元年保定王君領縣簿事循
河故堤水落冬月先期率民以其缺頽
霖雨時至則因其防而廵督之河不横流
政簡民佚觀風省俗聿来于兹望其井屋
聮屬誠阜且康於是士林之秀曰劉
耆老韓昌等言曰建城舊有先聖廟城址
日圯而廟莫敢廢在昔許文簡公安仁甞
[018-8a]
撤而新之未幾金亡居室燬蕩而獨巋然
以存至元戊子國芝之父禎遂易扵文簡
公之故居以詔于里士弦誦之聲家至而
日化矣王君周旋里門念崇而新之扵是
治書侍御史張侯完以書來曰吾里夫子
廟易代有存許劉儒先作新之志子盍廣
諸敢以楮幣若干為里人勸於是下令輯
工奠方闡基表植巷道庭宇邃嚴以丹以
塗論講有堂㳺息有廡眀年率其儒生落
而祀之迺介刑部員外郎葉蘇君㑭志其
[018-8b]
事粤自塾庠序學之制不眀而士無所於
學州縣有學率嵗時奠祭貿貿道途謹
其故常於造士乎何有成周之學𤰅四代
而畿内為序十有二為庠三百左右之塾
復不預焉噫先王教學之興何其盛也學
必釋菜於先師虞庠為鄉學有堂有序得
行釋菜之禮記禮者之言也釋菜於廟則
自魏晉始也遵古之學從今之禮損益之
變不亦可乎且鄉校不毁鄭人美之今
天子下詔眀鄉里選舉之法建城之學者
[018-9a]
由是而陞司徒者將皆敦讓重厚敏者謹
其藝能恂恂于于仰止昔賢舉不絶書而
王君化民成俗之美庶得以傳于後王君
以習國語始為樞宻院從事名某治縣有
法類是
   封龍山書院重脩記
世祖皇帝以盛徳深仁正位纂圖越二年
始立翰林院真定李文正公首以碩徳耆
夀俊召為翰林學士未幾告老以歸隠于
封龍山封龍在恒山之陽公㓜侍東平府
[018-9b]
君受業焉地舊有書院兵革蹂躪公拮据
盡力以成之故其居 朝廷也食息不忘
兹山
天子察憫其志俾食致政之祿以終老於
是公作新斯文逺近之士咸秀出暨公下
世踰二十年其從公而顯者曰史忠武公
諸子曰杠曰曰杞曰煇廉訪使荆㓜紀
集賢學士焦養直廉訪僉事張翼宣撫崔
某其餘賛成均授鄉里名不能悉數而真
㝎之學者升公之堂拜公之像未嘗不肅
[018-10a]
容以増逺想也皇慶二年其曽孫慎言為
翰林屬
仁宗有詔省掾用儒士擢入佐左司院中
選都事僉曰李文正公為翰林肇端其曾
孫宜以居未㡬拜監察御史而於封龍也
惓惓悉如公之志嵗久蕪漶不治徃至治
元年為司農屬時請于司農符下其道㢘
訪丹漆木甓悉撤以新御史有言曰繼述
志事子孫所謹我先公之為兹也實將以
佐 國家之盛願子記之桷曰致太平經
[018-10b]
濟之道章句佔畢不能以盡也文正公恬
扵進取率躬以化其鄉耄至而辤祿徳之
本也導掖其秀民仁之至也其徒卒昌扵
時孰不曰文正公所作成也今遺書具存
在扵書院者宜究其委源考三代之所以
長秦漢之所以失反躬以思平治之道如
指諸掌將反覆以陳于上李氏世守家法
則書院永永代有嘉譽其繕也益廣扵
今日矣本末具前記不再書
   慶元路醫學記
[018-11a]
醫之書作於上古乎後人猶疑焉隂陽氣
運之說與易書禮相脗合蟲魚草木之精
詳扵詩尤近之然其辭義奥古卒莫能通
曉非專治者不能也先王知之始為之師
以教之後復立學以長之生人之本繇是
𤰅矣至元壬辰濟南陳公祥為肅政廉訪
副使來四明遵 詔㫖立醫學學成甫十
有八年燬焉其地近市狹紊咸病展事鄞
縣西有故主簿㕔事基及傍近地蕪礫不
治於是教授徐君源道等請于郡遷以廣
[018-11b]
之迺斤其舊地得財若干以治土木郡侯
完顔公首為之勸推官賀某賛補其役𨽻
于醫籍者胥率錢以輔之逾年而學完殿
廡翼成軒闊深静㑹予自 京師還里屬
記其事余㓜嘗聞長老言鄉里多名醫皆
謹退讓呐呐然若不勝衣察脉視色必
原扵井谷經絡之微眇調製湯液必通乎
風土之宜甘辛燥濕内外相為表裏者悉
參取扵經傳故其術百不一失懷疑審問
求正扵勝已無忌悻之謬道同而氣和相
[018-12a]
遜以禮相䖏以義而昔時公卿家激厲奬
與之道又能使盡其術而無愧噫亦盛矣
今 皇宇恢廓五方士民參雜乎州里拘
而不達將不勝其弊率焉以僥倖懼其深
有所失也徐君世儒醫教授是邦今二十
餘年重静而不撓昔之所聞徐君深知之

天子好生之徳諄諄然語之使後之學者
誦其書母執一以自滿虚心遜志復昔時
之長厚不幸罹于疾病將得盡其順受無
[018-12b]
夭閼之害則徐君之教不亦闡乎余歸田
里尚幸而有見也
   白石書院記
釋奠先聖先師㝎著於祀典而鄉社之所
宜祭皆廢不舉宋初肇建四書院釋奠釋
菜之禮悉遵令甲若鄭𤣥所言髙堂生毛
公制氏之徒皆不得專祭僅列扵從祀濂
洛之說行於是先賢之祠競立首扵其鄉
復推其居官㳺之地甚者謂其觀風宣
化雖其足跡之所不至亦當有祠夫古不
[018-13a]
墓祭謂其神專於其居室也又曰不歆非
類謂懼其瀆而不正也今郡縣朱文公祠
㝡廣各慕恱胥勸終莫能有病之者繇是
空巖海嶼屹然巋立而入仕者借是以為
資歴何先賢祠祀先後盛衰之不同也朱
文公之髙第曰黄文肅公天下尊之曰勉
齋先生其學以持敬為先探微鉤深以極
夫操履之實懼其守之不專則蚤夜以思
歛其粹精絶其枝蔓正誼明道見於經濟
故其臨川漢陽之政惓惓於征繕獄訟而
[018-13b]
論者始不敢以儒為侮守邊議戎衆皆咎
時宰用非𫠦宜而公益得以攄其素講事
至而不懼政成而不迫是則儒者之效惟
先生以及之先生嘗曰吾於江東之犮
得三人焉曰李敬子胡伯量蔡元思時廣
信之儒先劉君飬浩盖獲登其門朝夕習
益悉以先生之指授者為標凖寳慶元年
入太學舍法成淳祐七年授寧府教授
後進之士從劉君者無虚日相地於白石
山為精舍以䖏學者祥刑使者建安蔡公
[018-14a]
抗扁之曰白石書院蔡公之於文肅皆文
公之門人從劉君者悉稱為白石先生天
運合一白石之子安輯其齋廡曰先君之
承先師曷敢墜替誦聲屨武益廣其舊後
為湖廣儒學副提舉以殁有子曰光
然曰大父師友之傳不可以不垂乆逺文
公祠遍江南祠文公則文肅道得以尊久
遂買田築宫中為禮殿書院之制悉𤰅殿
北立文公祠以文肅侑食後立大父祠繇
是傳授之㫖益信所𨽻有司上其事于中
[018-14b]
書省省允其言始㝎置山長入選調既成
㑭桷書始末著于石章噫文肅文公之忠
臣也疑者補之異者同之不以一時之辨
争而立其黨與見于成書故其匡輔之功
若文公之於程子今之尊文肅者能若是
斯得矣光今為史院編脩官敏達知治體
文肅之學是誠有望焉者也
   昌國州重學記
青社韓侯莅是州踰年顧瞻學宫頽圯日
至喟然嘆曰化民成俗必自學始爰相厥
[018-15a]
攸鉤稽負逋治其島租墾其閒田究整是
先泰㝎元年十月甲子役興用工二千有
八百計緍錢二千有五百匠石日食之費
則諸生欣輸以佐扵是殿堂門廡齋庖池
徑咸得𤰅具謂桷繇翰苑歸㑭記其事桷
甞聞之先儒以明理為綱領譏詆漢唐不
少假濂洛之說盛行誠敬忠恕毫分縷析
一以體用知行槩而申之繇是髫齓之童
悉能誦習髙視闊步轉相傳授禮樂刑政
之具獄訟兵甲之實悉有所不講哆口避
[018-15b]
席謝非所急言詞之不工則曰吾何以華
藻為哉考覈之不精則曰吾何以援据為
哉吾唯理是先唯一是貫科舉承踵駸駸
乎魏晉之清談疆宇之南北不接乎視聽
馴致社亡求其授命死事率非昔時言性
理之士後之學者寧勿置論而循其故習
者哉昌國惟四明海中州士之興起自紹
熈始著樓宣獻公袁正獻公楊文元公尚
書深寧王公嘗記其建學論堂之本始揚
雄有言曰百川學海而至于海善喻者也
[018-16a]
首之以訓詁之精次及夫名物度數之宻
由小成至于大成非積年不能以至周官
鄉三物之教詎止執一而以為傳道之要
殆不可也委流安行由蹇而達訖歸于海
學之功也侯名摶字仲舉既興其學迺復
儒役以為大比之勸學之士子寧不自勵
敢執筆以俟是役也州之長某州同知黄
棟孫判官張信吏目陳益學正孫恕皆叶
賛其事泰㝎二年二月癸卯具官袁桷記
   昌國州醫學記
[018-16b]
醫之道即夫人身以𤰅三才其說與易箕
疇詩禮相表裏亦大矣哉盖昔之君師聰
明神聖因夫五行以寓于五常之形氣致
坎離之用以合其隂陽推其運行以齊夫
寒暑考九州風土之宜别温凉燥濕之髙
下蟲魚草木纎悉𤰅具非愽習廣聞者不
能也至扵七情既發之偏必求其中以返
于正皆吾儒傳心之極論有察扵聲氣臭
味之眇忽考之扵遺書受之扵家庭積歲
年不能以竟而掌政令者從是稽其醫事
[018-17a]
以制廪禄是則寧有夭閼疵癘之憾也㢤
南北地氣有大不同而為之醫者各執已
論近者急扵好尚而恣縱不能商度十失
五六誠可罪也秦漢之主卒望海求不死
藥藥詎能令不死盖其空巖絶島磅礴扵
巨浸之際絶塵接雲霧靈根異草得地
氣之正方外隱士時採其竒絶精良以療
治輒竒中而功倍今𫠦謂海上方皆其苖
裔而昔之集方論者復蒐類于蛟龍之窟
穴海扵天地間號㝡鉅焉得以有遺也昌
[018-17b]
國為州四履皆海至元二十九年始立三
皇祠綿蕝不稱韓侯治儒學既竟復莅醫
學兹曷以奉揭䖍廣其故址而二倍之泰
㝎元年冬十月正殿成復立論堂翼以東
西前為儀門外為神門廊廡有序祠象儼
赫首以圭租勸民胥成不三月咸樂以助
復遵 詔㫖為恵民藥局工既畢書來㑭
書其事于石桷嘗謂疾痛疴癢切於吾身
者猶民之身也民困魚鹽侯能紓之儒病
徴科侯能復之既憂其生又懼其罹扵疾
[018-18a]
病使夫習為醫者講肄以精其術故余
叙醫家者流其學實難三聖之書昭然具
存反覆紬繹皆得以完其生是侯仁政之
本愈逺而愈不可忘也
   㝎海縣重
定海為縣自昔號重地鎮遏戍守異於它
所南受諸蕃絶域之颿舶東控島夷不庭
之邦商賈舟楫噴薄出沒據㑹濟勝實東
南之竒觀也
皇元考圖受貢益倍于異代信使香幣渡
[018-18b]
海嵗不絶縣令將迎日疲於供事視公宇
若傳舍嵗益圯剥至治二年忻都君始莅
事曰吾受
天子命長邑扵是失撫字則奚以仕嵗適
大歉徴租扵民將不勝逋負計嵗所入一
萬有竒遂覈其實止輸竒于官鹽賦嵗不
登民益以困卒請而蠲若干嚴飭官驛置
𨽻人以候過客而復其役久而曰吾將治
所居以聳民視瞻一撤以新為楹五十餘
瓴甓木石丹漆箭鐡皆堅緻可永久教諭
[018-19a]
蔣君昭先列其行事㑭為記余謂治縣莫
先於宜民承上意而不鳴其疾苦甚者増
羡以求媚善譽乎何有縣當水陸之衝輒
黙計嵗月得觧職即謝去植仆舉弊終其
身未能也若是則忻都君之行事汲汲慕
古將有以大其所為夫豈苟計目前之功
效者㦲余特記其興造使來者有攷蔣君
所述多善政不復著推其所為舉綱以遺
目盖可知矣是役也尹曺敏中主簿薛炳
悉力賛治故迄用有成
[018-19b]
   新建鄞縣尉廰記
郡治絶江其地名甬東吴王居甬句為古
浹口號甬江在今海濵海達于江入扵奉
化西釃于餘姚縈紆回曲綿亘百餘里鄞
為縣分東西以浮梁為界東之民習網罟
魚鹽以自業其地膏沃有湖可以灌浸率
不善墾治春至輒率其子弟文身櫂歌出
没扵海島伺危薄險對面成姦宄憲令昭
著至死有所不避尉以廵督為職自宋雍
熈間置尉治扵彼盖重其地以鎮遏迄今
[018-20a]
數百年㳺手益夥捕繫無虚日廨燬于兵
踰五十年尉率其兵徒随所寓無常地訊
録之所不具扵觀瞻莫格其非而任益以
困矣至治三年廬陵周君一䕫來視故址
曰吾不可不自重首為外門復為廨門中
建㕔事挾以賔榮輔以吏舍後設燕居以
休其勞清流匯池花木列植周繚塗雘皆
足以支永久吏有言者曰尉職在察盗囹
圄不立奚尉之為兹土之民俗弊已久鹺
禁之嚴莫窮其窟穴朝夕胠發纍纍旁午
[018-20b]
不有以居將曷能以有䖏尉笑曰道徳齊
禮夫子之訓也獄市無擾相國之言也閱
數月獄以空告於是輿人有言曰尉之申
申非取異以求新塞其姦慆養其淳真彼
疇鱗鱗良苗氲氲尉之去將以告夫後
之人役始扵泰㝎元年秋八月成於二年
之二月郡人具官袁桷記
   浙東廉訪司重建澄清堂記
國家肇置肅政廉訪司浙之東以婺女為
緫治而行部使者凢六人讞審殿黜循
[018-21a]
于六郡總治之使二人坐鎮于婺六郡嵗
終必以其成牘歸于總治㝎其可否以上
于御史臺持綜覈之實執與奪之柄厥任
實不輕矣夫以輿地之廣貢賦之夥
天子不能以自治必假扵首令焉守令不
能以公其心又假扵耳目焉以重其寄大
其居室聳其視瞻廉逺堂髙非直為觀美
也聴事之所繇唐宋嵗久頽剥不治至
治二年中奉大夫馬公為使于是邦顧瞻
改容曰兹不可不為先務邦之耄倪亦曰
[018-21b]
兹實聴政之本扵是郡請于中書行省計
郡餘財以為匠費崇其堂隍稍北以構柱
甓孔新庭廡邃宻名之曰澄清復為燕居
之室于其後曰迎華觀經始扵是年之九
月眀年五月告成中奉拜湖廣行省叅知
政事以去資善大夫思蘭公甫至則曰中
奉公之恵後若是宜紀其事未幾拜南臺
中丞資政大夫岳烈公繼為使亦曰是誠
不可軼於是僉命桷為之記中奉資政嘗
牧于吾鄉皆得而接識往㑹中奉公于
[018-22a]
京師謂余曰民之多寃繇循行者不盡其
辭吾往浙東将使六郡之苛癢亦切扵吾
身後聞其𫠦行果有𫠦不避資政公廉而
守正牧民如己子遺愛于四眀人能言之
中丞公得見于㑹通河議論氷雪以刺劾
為己任是則三公之行事深有合夫至公
之論抑又聞之事患有𫠦不眀知而不有
𫠦舉藉藉于道塗之民口不可以防也苟
眀矣不少恕焉則法舉而徳不以化今
使者五人皆遴選在位于以見
[018-22b]
聖上振整之初政登斯堂也則相與講習
見扵施設不薾以避不苛以求陽喣隂肅
吏民率服胥保恵以承于上其治豈不偉
哉夫志同議同任事同七郡之民孰不鼓
舞以嚌詠太平之盛桷舊職太史慕前賢
壁記警戒之實因以謏聞而為之辭
   眀逺堂記
澄清堂成紀興繕之本末矣叅政馬公奉
聖天子眀詔廵行江浙復至婺女見其燕
居之堂舊曰迎華觀者而更其名曰眀逺
[018-23a]
取其切于觀風之道副使馬公經歴爼君
冕復求記於余於是屬筆為之辭曰今夫
七郡之黜劾悉萃於澄清吏抱其牘鴈鶩
以進卒不敢妄議其可否將求其生欲重
其罰情皆不能以得也精思以究必退省
焉以品節之事窘扵一庭而智足以見萬
里古之善馭吏者不扵法律不事扵朱
墨故其革姦警饕無言而化成必有其本
也在昔聖人眀目達聰百僚在官㝎扵三
載之考績夫豈有他哉維東浙負山聮海
[018-23b]
風俗不一强者雜諼詐柔者率罷軟撫摩
之道各有攸䖏登斯堂也必攝齊肅容悉
議其所宜行退于燕居申申夭夭燭照數
計考七郡之幽隱如指諸掌名之曰眀逺
孰曰不宜今叅政公之按行非家至而户
到也是則眀逺之㫖講之熟矣則凢後之
來者益得以省察俾勿壞泰㝎三年四月
丁丑具官袁桷記
   新修司獄司記
國朝肇置司獄司専以掌守囚禁職卑而
[018-24a]
勞猥為其官常憒憒不得志浮湛坐曺日
數嵗月希善代謁吏部者每請託求免注
繇是視為傳舍狴犴之不修桎梏之不整
所至皆是憲部審决亦有所不暇及簡漏
相仍其勢然也永嘉林君龍澤之來守是
官也曰吾不可不自振考其成牘剔疑擿
姦重者上憲府輕者白郡守多有所變易
罪以不寃囚民宜之久之曰獄不可不繕
營至大二年獄既燬支弊植仆僅存其制
於是除地撤瓦築堂三楹曰平恕堂後燕
[018-24b]
室曰種徳左右翼軒環以吏廡迺築髙門
迺闢圜土養疾有堂奉神有祠繚以瓦垣
浚以甘井取足𤰅具各中繩墨盖先之以
已俸而官若民迺悉為之助不旬月而告
成噫亦難矣昔人言不卑小官扵林君見
之州縣疑獄郡輒以委林君揣情以求其
生量事以正其罪羣吏抱案詣庭下無虚
日是則林君之果能令官大也書曰典獄
非訖于威惟訖于富若是則寧有私謁者
乎余直集賢林君時為掾史䖏事立具今
[018-25a]
覩其政績顯白足可稱道庸紀嵗月是役
也興于某年某月成扵某年某月泰㝎三
年嵗在丙寅郡人具官袁桷記
   慈溪縣興造記
泰㝎二年冬十一月保㝎孫公楫循行四
明至于慈溪覩其縣治壯麗整宻咨嗟徘
徊詢諸縣人邑長為誰咸曰此昔烏忠顯
之所成也忠顯為縣首治董孝子祠以化
俗次修孔子廟三皇祠曰儒以長民醫以
養民又治社壇嚴其齋宿以謹水旱迺曰
[018-25b]
迎詔禮賔兹不可不䖍傳驛休息宜慎其
寒燠興繕既畢始曰吾亦得以廣居于是
矣語未終孫公曰是誠可紀載扵是命進
士翁心傳為圖㑭桷為之記聴事五楹髙
其前三楹焉堂曰清清淳化中尹張叔達
璽書之所褒因其名而築之者也挾以吏
舍厨湢獄室縣門鼓樓前後有序縣治之
後有小湖湖之中為洲花竹四列風蓮水
柳暎翳繚繞為亭以庥其居有四曰思政
佐治以察民隱也曰柳意勝覽以樂其神
[018-26a]
觀也圖既畢復言忠顯之政墾莱輯亡役
不病扵民去其姦饕以為政本今其去十
有三年思如一日而其繕營以支永乆
扵是有驗噫今之為縣嘗患夫土豪之控
持也其始也利以誘之終三年更徴需歛
散一聴其命户稅更易拱手莫與之抗甚
者為之囊橐可哀也已孫公之来兹邑也
其亦有𫠦感表去尹之美亦將以警夫来
者余昔在太史觀循吏之實書以示後忠
顯不求名而名自至孫公之為使者夫豈
[018-26b]
計目前以為黜陟哉始忠顯之滌篆也漫
不可考謹視之實秭歸縣印言扵攸司而
更正之其精覈率類是則凢今之為縣者
廣使者之用心以成其政績桷雖老尚當
記之泰㝎二年嵗在乙丑冬十有二月甲
午郡人具官袁桷記
   㝎海縣學蔵書記
㝎海為縣南接蠻島汪洋數千里食息可
至厥今號為重屯四方語言咿嚘侏離交
衢旁午褒衣儒冠見者訾議考諸郡乗惟
[018-27a]
沈端憲一人嗣後接武猶班班可攷泰㝎
二年春某官始來為令迺曰縣固有學學
必聚書冥行空言講習何補武城弦歌先
聖是取進鄉小民首於文辭其必自聚書
始迺與主簿龎君首捐俸資復命教諭汪
宗江出學粟㑭儒職樊惟肖胡驥繇杭置
經史若干卷又諭學之耆老曰經以窮理
史以究成敗廣聞辭惟子集是宜是亦
不可缺復得若干卷將刻石列目以示永
久謁記扵余念昔在 殿廬見令尹之兄
[018-27b]
在廡下察其儀貌莊肅知非凢近後果為
進士第一見令尹于國學儀端語温審其
頡頏萃于一門今兹掌其邑尤以教學為
己任抑嘗聞之聚書非難寶書為難校官
之不職悉資以奉權貴甚者竊其故籍挾
之以其㝡甚者漫漶散落一不掛眼三
者之病比比皆是今刻于石將杜其漸後
之來者寧得不自勉乎
   慶元路重先聖廟記
河南郭候視郡事之初首㝎役法郡民日
[018-28a]
困鹺事旬月按覈數嘗不登郭侯知其奸
利迺言曰病在私商潜轉輸其所贏餘卒
不入公籍民病不可藥也於是罷賈區分
四廂俾總之鱐醢豉脯各趨其時視計口
之授畧相等復竦然曰吾職司學校兹曷
可少緩督大小學謹授業斥其偽冒以其
餘粟大修孔子廟扵是進郡博士陸晉之
學正録胡某毛某而言曰漢文翁立學歴
唐宋幾二千年猶完緻君等知其故乎少
間曰教在不墜其不廢在繕修迺曰若殿
[018-28b]
若儀門風雨剥圯在丹雘先聖崇嚴列祀
肅雝在作繪定章服在禮象又曰講有堂
書有樓吾亦曷敢後姑徐徐為之吾願㑭
是邦服習仁義秀乂林立遣詣 王朝將
自兹始桷繇禁署歸里凢三年愛中和樂
職之詩首為詩以咏賛侯名郁字文卿所
至官以興學為本詩曰
茫茫海甸聿仁義邦圭組積榮失其敦厖
嵗亦云徂夸侈則降維侯之來靡瘼不知
曰維泮宫風化攸基竦其具瞻象神之儀
[018-29a]
藻井繪櫨絢承式降陟有嚴是奉是翼
匪土木之工職教攸則瞻彼㦸門有飛戾
止斯翬煌煌五采屬纚鏘鍠八音粲曰在
耳嗟爾後生無媮以誕無逸豫伴奐遵我
侯度以靖以獻奉璋有峩伊侯之願
   鄞縣學興造記
延祐元年桷記鄞學之興造矣甫一紀職
鄞學者括蒼林君傳以事狀來言昔之經
度踰扵舊址廩入不給故其結構塗塈缺
焉未周鄞之尹曰阮君周翰治縣未幾有
[018-29b]
藻井繪櫨絢承式降陟有嚴是奉是翼
匪土木之工職教攸則瞻彼㦸門有飛戾
止斯翬煌煌五采屬纚鏘鍠八音粲曰在
耳嗟爾後生無媮以誕無逸豫伴奐遵我
侯度以靖以獻奉璋有峩伊侯之願
   鄞縣學興造記
延祐元年桷記鄞學之興造矣甫一紀職
鄞學者括蒼林君傳以事狀來言昔之經
度踰扵舊址廩入不給故其結構塗塈缺
焉未周鄞之尹曰阮君周翰治縣未幾有
[018-30a]
恪殿謁首以興繕為急割俸以勵儒生於
是歩履有甓繚繞有墉礱以宻石華以堊
丹象設有嚴講席齋廬足以稱弦誦而從
祀一百有五悉易以塑合儒先之宜祀者
為祠以庥少間曰既完矣盍廣教以振士
類立小學師二人而増弟子員凢五十人
泰㝎三年二月朔告成復命桷記維鄞自
王文公延杜先生以君師為端本故後之
繼承經術淵懿蹇蹇大節見扵史傳者凢
數公衣冠日隆微近功利而懐忠抱徳盛
[018-30b]
扵乾道淳熙之際遺言正學傳扵今猶未
泯周翰之先公嘗分刺是厖眉褒衣諸
老森立盖嘗極尊賢之禮矣今兹作新亦
将有意夫斯道考問徳業吾猶以為有在
也周翰名申之池陽人林君字以道非怠
其職以苟度者扵是乎見魯公修宫形扵
歌頌系以詩曰
維鄞之峯煌煌金精其江縈紆挾城以行
磅礴元化孕兹羣英其英伊何鬱彼瑚璉
不戚施以求是則是憲發其精忠匪石可
[018-31a]
轉曰尹之來庭誥是遵顧瞻廟廷風墮雨
昬土金丹漆有炳其文宫既完矣失教則
缺循循子佩自今以始罔敢越以道氏林
葺構揭揭杜先之訓百世服膺有失其猷
將夸誕是興凢升論堂戰兢以承
清容居士集卷第十八


欽定大清通禮 皇朝禮器圖式 國朝宮史 欽定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欽定南巡盛典 八旬萬壽盛典 歷代建元考 北郊配位尊西向議 廟制圖考 救荒活民書 熬波圖 錢通 捕蝗考 荒政叢書 欽定康濟錄 歷代兵制 補漢兵志 馬政紀 欽定八旗通志 唐律疏義 大清律例 營造法式 欽定式英殿聚珍版程式 崇文總目 郡齋讀書志 遂初堂書目 子略 直齋書錄解題 漢藝文志考證 文淵閣書目 授經圖義例 欽定天祿琳琅書目 千頃堂書目 經義考 集古錄 金石錄 法帖刋誤 法帖釋文 籀史 隸釋 隸續 絳帖平 石刻鋪敍 法帖譜系 蘭亭考 蘭亭續考 寶刻叢編 輿地碑記目 寶刻類編 古刻叢鈔 名蹟錄 吳中金石新編 金薤琳琅 法帖釋文考異 金石林時地考 石墨鐫華 金石史 欽定重刻淳化閣帖釋文 求古錄 金石文字記 石經考 萬氏石經考 來齋金石刻考略 崇陽石刻集記 金石文考略 分隸偶存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竹雲題跋 金石經眼錄 石經考異 史通 史通通釋 唐鑑 唐史論斷 唐書直筆 通鑑問疑 三國雜事 經幄管見 涉史隨筆 六朝通鑑博議 宋大事記講義 兩漢筆記 舊聞證誤 通鑑答問 歷代名賢確論 歷代通略 十七史纂古今通要 學史 史糾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前編 御批續資治通鑑綱目 評鑑闡要 孔子家語 荀子 孔叢子 新語 新書 鹽鐵論 說苑 新序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傅子 中說 帝範 續孟子 伸蒙子 素履子 家範 帝學 儒志編 太極圖說述解 通書述解 張子全書 注解正蒙 正蒙初義 二程遺書 書集傳或問 胡氏尚書詳解 尚書表注 書纂言 書集傳纂疏 讀書叢說 書傳輯錄纂注 尚書通考 書蔡傳旁通 讀書管見 書義斷法 尚書纂傳 尚書句解 書傳會選 書經大全 尚書考異 尚書疑義 尚書日記 尚書砭蔡編 尚書注考 尚書疏衍 洪範明義 日講書經解義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 尚書稗疏 尚書古文疏證 古文尚書冤詞 尚書廣聽錄 尚書埤傳 禹貢長箋 禹貢錐指 洪範正論 尚書七篇解義 書經衷論 尚書地理今釋 禹貢會箋 尚書大傳 書義矜式 詩序 毛詩注疏 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 陸氏詩疏廣要 毛詩指說 詩本義 詩集傳 毛詩名物解 毛詩李黃集解 詩補傳 詩總聞 詩經集傳 慈湖詩傳 呂氏家塾讀詩記 續呂氏家塾讀詩記 絜齋毛詩經筵講義 毛詩講義 詩童子問 毛詩集解 詩緝 詩傳遺說 詩攷 詩地理攷 詩集傳名物鈔 詩傳通釋 詩傳旁通 詩經疏義會通 詩經疑問 詩纘緒 詩演義 詩解頤 詩傳大全 詩說解頤 讀詩私記 詩故 六家詩名物疏 重訂詩經疑問 詩經世本古義 待軒詩記 讀詩略記 欽定詩經傳說彙纂 御纂詩義折中 田間詩學 詩經稗疏 詩經通義 毛詩稽古編 詩所 毛詩寫官記.詩劄 詩傳詩說駁義 續詩傳鳥名卷 詩識名解 詩傳名物集覽 詩說 詩經劄記 讀詩質疑 毛詩類釋 詩疑辨證 三家詩拾遺 詩瀋 詩序補義 虞東學詩 韓詩外傳 周禮注疏 周官新義 周禮詳解 周禮復古編 禮經會元 太平經國書 周官總義 周禮訂義 第一冊 周禮訂義 第二冊 考工記解 周禮句解 周禮集說 周官集傳 周禮傳 周禮圖說 周禮翼傳 周禮全經釋原 周禮注疏刪翼 欽定周官義疏 第一冊 欽定周官義疏 第二冊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