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秋澗集 > 秋礀先生大全集 50


[050-1a]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
 碑大元光禄大夫平章政事兀良氏先廟碑銘
夫人臣建非常之功垂鴻不朽者罔間存殁俱蒙顯
異如配𥙊大烝勒銘彛鼎謚號廟饗濯聲赫靈扶我
桓撥况三丗迭將際興運依末光佐収混一之績者哉
皇帝握乹符章 先業念開濟之艱難感風雲於疇
昔爰推䘏典荅元勛維元貞一年春正月已丑近
臣兀突歹奏平章政事不憐吉歹言臣故父榮禄大
夫中書左丞相兼都元帥阿术南征北伐汗馬之勞
頗効尺寸伏見與臣父差肩宣力者巳蒙 恩奬敢
昧死以請 制曰阿术乃祖乃父自
太祖朝服勞王室多樹功閥名髙諸將可嘉贈謚其
[050-1b]
在故家不得扳例於是降璽書告明庭特贈開府儀
同三司大尉并國公謚曰武宣 詔下中外咨嘆大
恊輿議嗣侯不憐吉歹承 命式抃且舞將即汴梁
賜第建祠樹碑昭明三代于以侈大 寵光宣揚先
羙慰安神靈載德象容昭示無極乃謁翰林學士王
某以銘章爲請謹按家略序而系之以辝其先丗出
蒙古兀良合部逺祖里必者爲人音吐洪亮以善
歌曲稱生孛忽都拔都衆目爲折里麻漢語深謀略
人也其三丗孫合赤温拔都生二子曰哈班曰哈不
里哈班生子二長曰忽魯渾次曰速不臺
太祖皇帝在班术納海時其父哈班甞以群羊餉
帝中途遇盗執忽魯渾及其弟継至以戈刺盗殺
[050-2a]
之餘黨逸去遂脫父難餼牽竟逹於上自是昆季孝
義之名聞於朔部間
太祖朝忽魯渾拔都以善射充百夫長乃蠻之未
服也戰長城南率先鋒摧之彼即驚遁其弟即嗣侯
不憐吉歹曽祖也
第一室曽祖府君諱速不臺以質子入侍継爲百
夫長壬申歳
太祖經略中夏首攻桓州城小而堅𫝑不易拔公匍
而先登 上壯其勇賜金幣一車歳丙子
帝㑹諸將於秃烈河上詢曰滅里吉部未附疇爲朕
征之公即應 詔選禆將阿你出領百人爲
諭以方略如其言彼果不疑弗爲備大軍至陣蟾河
[050-2b]
上一戰而潰擒二將鼔下遂降其餘衆辛巳追滅里
吉酋長霍都與欽察戰于玉峪敗之壬午年
太祖征回回國其 國而去命公與只别逐之及
里河戰不利公駐軍河東戒其衆人𤑔三炬以
張軍𫝑其王果夜遁継遣公將萬由不罕川追襲
旣及逃匿海嶼則守其要害彼進退失據不旬月
死𫉬珎貝不貲以獻
上諭曰速不臺枕干血戰爲我家宣力朕甚嘉尚賜
珠寳一銀罌明年癸未請征欽察許焉遂逺轉寛定
吉海取太和嶺壍山開道出其不意至則其酋長方
聚不租河縱兵奮擊彼弗能爲計竟収其境又與幹
羅思大小宻赤思老金戰降之㝷遣使奏乞以滅里
[050-3a]
吉乃蠻怯烈杭斤欽察等千户别爲一運歳甲申八
入覲驅萬馬爲贄丙戍年取撒里畏吾兒的斤寺門
等部又掠西蕃邊部𫉬牝馬五千疋貢於朝一無■
焉歳庚寅
太宗命
睿宗循宋徼而北营取河南公亦在行道岀牛頭関
遇金將合逹帥歩甚衆■上間方略所便公進說
曰城邑中人遇勞苦即勌厭逗撓氣墮與戰易勝是
役也大敗合逹於三峰山自是金不能兵矣壬辰夏
睿宗還駐官山留公緫諸道兵攻圍汴京金主比走
渡河尾敗于黃龍崗殺戰士萬人癸巳秋汴京降俘
金后妃寳噐獻■闕下其冬圍金主於蔡明年甲午
[050-3b]
金亾時汴梁受兵日乆歳荒民殍公下令縱其北渡
俾就樂土其骨而肉之之恩尚未也其年
詔諸王拔都西征■上以公識兵機有膽略選爲先
遂/虜八赤蠻妻子於寛吉海辛丑歳諸王拔都奉
命征兀魯思爲所敗攻秃里哥城不能下奏遣公督
戰遂禽兀魯思王也烈班攻秃里哥城三日克之復
從攻馬扎部聞其主怯怜兵𫝑張甚諸王分五道以
進公出計挑誘至郭寕河大軍㑹戰不利廼於下流
木渡直擣其城拔焉公以
定宗朝戊申年卒於秃烈河上壽七十有三公深沉
有謀略善於用兵勇敢無前臨大事有断初
太祖征西夏公請行■上念公乆在行陣命還家省
[050-4a]
     未晚復請曰君勞臣逸恐無是理
     其忠勤𩔖如此今以曽祖妣夫人忽臺
     帥府君諱兀良合歹緫戎府君長子也
     輛軍事
太祖■憲宗方髫齓以公佐命故家付之護育及長
用存𫝊勞分掌宿衛辛巳扈
定宗征女直國破萬奴於遼東又佐
大王拔都征欽察兀魯思等部已酉
定宗升遐大王拔都與宗室大臣𠕋立
憲宗議乆未决公以大義陳請即定歳壬子時
丗祖皇帝在潜奉■詔征西南諸夷命公緫督大營
軍馬自旦當嶺入雲南境摩些二部酋首來迎降渉
[050-4b]
金沙江所在砦柵固自守以次攻下之獨半空和
寨依山枕江下臨無地穴石引水牢未可拔覘知絶
其汲道公親率精銳前薄越七日寨破勦殺無噍𩔖
継進師取龍首関翊
丗祖皇帝入大理國城其年秋分兵取附都善闡及
烏㸑之未附者前次羅部府大酋髙昇集諸部兵力
拒戰大破於洟可浪山下復収合餘燼嬰城自守城
際滇池三靣皆水堅嶮不易攻以砲摧其北門縱火
前燬皆扞不克入乃大震鉦皷進而作作而止使不
知所爲如是者七閱日伺彼方酣困氣靡夜五皷潜
師躍入亂斫衆自内潰克焉先時國主叚智興逃匿
昆澤併擒以獻又知未降附者逺近嘯聚大爲民梗
[050-5a]
公曰弗痛爲揃刈不足以震誡之命禆將脫伯押真
率麾下掩其右合歹護尉掩其左約三日捲而内向
反圍合與子阿术䧟陣擊刺禽獮草薙川谷爲一空
是亦制蠻之一竒也自是所向風靡節解不二載平
大理五城八府四郡泊烏白等蠻三十七部兵威所
加如魯魯厮阿伯等城亦來附乙卯秋奉命出烏
蒙趨瀘江剷秃刺蠻三城宋邊將水陸駐兵來扼戰
屢交斬𫉬不勝計遂通道於嘉定崇慶間抵合州濟
蜀江與鐡哥帶兒合兵以雲南平定遣使獻捷於朝
且請曰西南夷漢甞郡縣之設官料民俾同内地此
其時也允焉蒙賜其軍銀五千兩綵叚二萬四百
疋仍授銀印俾還鎮大理丙辰歳九月遣使招降交
[050-5b]
趾留介不報冬十月進兵壓境國主陳光炳隔江列
陣象歩卒甚盛公分軍爲三隊濟江選鋒徹徹都
從下渡先濟大帥居中次駙馬懷都仍受徹徹都方
略曰汝軍旣濟勿與之戰彼必我逆駙馬隨断其後
蠻必潰走海汝伺便即邀其船艦定成禽矣公旣登
岸即縱兵與戰選鋒違節亦來渾闘彼軍雖大壞得
駕舟逸去公怒曰違律失期軍自有法徹徹都懼飲
藥死遂率止郡治七日軍令静嚴秋毫無所犯光炳
震恐崩角請罪内附於是置酒髙㑹饗軍鱗屋喢血
崇臺戈舡四艤而銅皷爲寂然矣巳未夏
憲宗遣使來諭㫖約明年正月與卿㑹於長沙是秋
率四王兵三千蠻㸑萬人掠横山寨柵闢老蒼関
[050-6a]
徇宋内地宋陳兵六萬人以俟戰盡殪所至調兵旅
拒且戰且行自貴州蹂象州突入静江府遂破辰沅
直抵潭州州大出兵断我歸路公與四王掠其後子
阿术横擊于前盡破走之公提孤軍入絶域殫智竭
力同德一心轉闘萬里前後敗殺宋兵四十餘萬州
又遺兵來犯蹙之門濠掩溺無筭彼氣褫不復敢出
壁城下者月餘聞
丗祖皇帝駐師鄂渚㝷遣曲里吉思將千人來援仍
慰勞之由滸黄北渡庚申夏孟飲至上都至元八年
公卒享年七十有二以祖妣夫人外刺真配實生■
開府公
第三室皇考開府公諱阿术資和粹行義修正沉幾
[050-6b]
有智謀臨陣對敵英毅果决氣蓋萬人
憲宗朝癸丑以白衣從父都帥公征西南夷率天
下精兵爲候所向摧䧟莫敢攖其鋒至平大理■
諸部降交趾踐宋境無不在焉一攻一戰禀成庶違
教令竭力奉親移忠爲國其碎水寨掀闓城奪國君
於馬湖舟指可掬索盗馬於山楪賊將生擒之又鏖
戰三湘搴旗五陣是皆樹立之駿偉者也甞
憲宗賞諭有阿术未有名位挺身奉國特賜黄金一
百兩以勉將來其降大任於公兆開於先
然也中統三年秋九月自宿衛將軍拜征南
佩金虎符治兵于汴復立宿州至元元年秋八月■
詔掠地廬江入滁陽自安 府經略两淮
[050-7a]
軍聲大振四年秋八月兵襄陽遂入南郡取仙人
怗城䓁柵俘生口五萬人江陵晝鎖宋人聞我斾還
多掠選兩淮驍悍五千歩萬人併力邀襄樊間公
謂諸將曰不投宿江北恐落賊便遂自安灘濟江
獨留精陣牛心山下立虚寨設疑火夜半賊果至
伏發斬首萬餘級公過襄陽駐馬虎頭山指顧漢
東白河口謂諸將曰築壘於此以断餉道襄陽可
圗也議聞於朝許焉五年九月築鹿門新城白河等
堡六年七月大霖兩漢水溢宋大將夏貴范文虎相
継以兵來争又遣兵出𣳚東岸林谷間公按兵𫝑
謂諸將曰此虚形不可與戰冝整舟師以備新堡衆
從之明日南舡果新堡大破之殺溺生擒者五千
[050-7b]
𫉬闘艦百餘艘於是治戰艦教水軍築圜城以
陽文虎率舟師來救來知府以百艘泊百■山掣肘
城役皆邀擊於灘敗走之禆將 百舫
躍入襄州尋乗輪舡順流東走 分艤戰
艦以待燃薪照江兩岸如晝公 門関擒張
餘衆盡殪是月授驃衛上將 章事都元帥
如故九年三月破樊城外郛重 之襄樊兩城漢
水出其間宋人植木江中鎖以鐡絙中造浮梁樊恃
此爲固我以機鋸断木斧絙燔其橋襄援旣絶公率
猛士攻而拔之襄守將吕文煥懼而出降秋七月奉
命掠地淮東抵維城下彼以千出戰公伏師道
左佯北賊果乗之擒將王都統十一年正月公入
[050-8a]
覲因陳奏兵事曰臣阿术乆在行間備見宋人兵弱
於昔削平之期正在今日
上付相臣議乆不决公復奏曰今
聖主臨御釋亂朝不取臣恐後日又難於今日
上喜曰卿言契朕意 詔以兵十萬付之三月進
榮禄大夫平章政事秋九月師次郢之塩山得生口
四人問知宋㳂江九郡精銳盡萃郢江東西兩城今
欲師出其間兵不得護行兩岸此危道也不
黃家涴堡東有河口可由中拖舡入湖轉而下江便
時雨九晝夜不息公料大軍方集餽餉不継水陸兩
間進退無據吾大事去矣遂與右丞相伯顔公議决
意前進遂拖舟逹江舎攻郢而去過郢按行舟路
[050-8b]
徑大澤中忽兵千人掩至時從數十人公班
甲擐摕巳即槊馳擊所向披靡彼驚走追
斬五百餘級擒趙范二統制乙未攻沙陽新城拔之
前次復州守將翟貴迎降十一月丁酉公徃覘漢口
兵𫝑時夏貴巳鎻大艦扼江漢口兩岸備禦堅嚴叵
犯公曰可囬舟輪河口穿湖中從羊羅堡西沙武口
入江甚便十二月辛亥大軍至羊羅堡攻之不克公
語右丞相曰攻城下䇿分軍船之半循岸西上泊
青山機下伺𨻶擣虚可以得志是夜雪大作明開
霽風息公遥見南岸多露沙洲即率部曲徑渡令載
馬後隨宋將程鵬飛來拒戰公横身盪决蹀血大鏖
中流敗去得舡千餘艘公登沙洲急擊攀錌闘開而
[050-9a]
復合者數四賊小却出馬於岸遂苦戰破之追殺至
鄂南門岸兵敗走夏貴聞公飛渡大驚以爲從天而
下引麾下兵三百艘先遁餘皆潰亂我軍乗之江水
爲赤羊羅堡亦拔盡得軍實右丞相議師所向或
欲先取蘄黃公謂諸將曰赴下流退無所據上
取鄂漢雖遲旬時可以萬全且將士有家欲上欲
下公私兩便事儻蹉跌我任其責從之水陸趨鄂
焚其舡三千艘煙炎漲天兩城大恐漢陽鄂渚投
兵皆降十二年正月黃蘄江等州降戊戍公率舟
師趨安慶府宋殿後帥范文虎出降継下池州宋
平章賈似道督諸道兵扼蕪湖先是遣行人宋京
來請和二月丁卯師次丁家洲公與右丞相議曰
[050-9b]
且和議未定間昨我舡出彼已亂射又執我邏
四人宋人無信惟當進兵又曰避似道不擊恐
已降城池今夏難守欲實和俟渠自來作何語
徐爲思之遂與前鋒㤗州觀察使孫虎臣對陣夏
貴以戰艦二千五百艘横亘江中以道將後軍殿
時我巳令諸將順江兩𫝑樹礮擊其中堅南軍陣
我舡急進公即挺身登艦手柁衝舡雷鼔大
震喊聲動天地我師掠彼舟大呼曰宋人敗矣似
道倉皇失措舳艣簸蕩乍分乍合公以小旗麾將
校率䡖銳横擊深入宋軍大壞即回棹前走右丞
相以歩夾岸掎之追逩百五十里殺溺死者蔽
江而下𫉬戰艦二百餘艘都督府圗籍符印悉爲我
[050-10a]
有軍資噐仗狼籍不勝計是日似道以輕舸東走揚
州夏貴走廬州已已無爲軍太平州和州降癸酉建
康禆將徐王榮以城降撫慰城中市不易肆
朝廷以宋重兵皆駐江都臨安𠋣之爲重四月甲寅
命公困守楊州甲子公次真州與南兵戰珠金沙殱
其千人𫉬塩舡三千艘旣抵維視楊子橋河路漕
真粟以助揚之即樹柵断其餉道宋都統姜才領馬
歩二萬來争期於必取南軍夾河爲陣公麾士踰
河直斫姜陣才所將多亡命叛降餘皆淮卒勁勇養
銳日乆戰數合堅不能却我佯北才軍果逐之我
而回戈萬矢雨集彼不能支先道去我隨以鐡
蹂之追逩斬馘萬八千餘級兩淮鎮將張丗傑孫虎
[050-10b]
臣以兵萬艘駐焦山東七月辛未公登石公山萆而
望之舳艫連接旌旗蔽江公曰可燒而走也遂摘伉
健善彀者千人載以巨艦分兩翼夾射公居中合𫝑
進擊継以火矢著其蓬檣煙熖赫赫窘無所出先是
虎臣命前舡悉沉鐡䌫於江示以必死至是欲走不
能前軍争赴水死後軍閧走追至圗山𫉬白鷂子七
百餘艘是後淮東諸城兵不敢出矣十月王寅進拜
榮禄大夫中書左丞相仍諭之曰淮南重地庭芝狡
獪湏卿守之時諸軍進取臨安公駐兵𤓰洲彼絶應
不能爲後患兵不血刃而兩浙平定公控制之
力爲多十三年二月乙丑夏貴舉淮西諸城來附左
丞相謂諸將曰今宋已亾獨庭芝未下以外𦔳猶多
[050-11a]
故也絶聲援塞饟道尚恐東走通㤗假息江海乃
柵揚之西北丁村拒髙郵寳應粮運貯粟以俻湾頭
堡留屯新城用逼㤗州又遣千夫長伯顔察帥甲
三百壯湾頭兵力仍諭之曰庭芝水路旣阻必從陸
出冝謹備之如丁村烽起當首尾相應断賊歸路六
月已酉姜才知髙郵米運將至出歩五千果犯丁
村與我兵相抗至曉伯顔察來援所將皆牙下精兵
旗幟作𩀱赤月大軍望其塵起連呼曰丞相來矣南
軍識其幟才脫身走追殺兵四百歩卒免者不滿
百人辛李庭芝挾姜才東走公率兵追襲殺歩卒
千人僅入㤗州廼築壘以守之七月乙巳朱煥以楊
州降乙卯㤗州守將開北門納我師執庭芝等出継
[050-11b]
奉/命戮掦州市㤗下公申嚴士卒不得入城致毫
髮犯有武衛軍校掠民一馬即斬以徇其號令肅賞
罰信有古名將風其年九月兩淮悉平冬仲北覲現
世祖皇帝於大明朝殿庭陳宋俘設大讌賀平孽宋
因上奏曰是皆
陛下威德所𦤺臣阿术何與焉君臣慶洽雖䑣弓湛
露有不足喻其樂者第功行賞實封興㤗縣二千户
卄三年奉
命北伐叛王昔刺木等明年凱旋継西征至哈刺霍
州以疾薨享年五十有四訃聞
上震悼乆之詔諭有司曰阿术平昔多勤勞其靈
車南還給馹六十疋所過供帳設奠𦵏大同宣寧
[050-12a]
縣公貴而不有其位難而克任其責料敵明臨幾果
聞敵所在忠勇發不俟嚴辨躍馬挺槊䧟陣深入
故士卒感服争出死力南征北討四十年間大小百
五十戰未甞敗衂其追降生擒者皆釋而不問及處
閑暇恂恂似不能言論者謂公智信仁勇四者兼備
與孫呉合云某甞考昔方叔召虎爲周宣平淮夷
詩人述其功績鏗鏘炳燿盪人耳目故宣王之形容
與其輔佐由今神人然不過陳其車徒之盛
謀猷之壯而已夫開府公飛渡長江合𫝑先改因
舟於敵乗機制変間不容髪恐詩人功列之于雅
有不足諭其羙者况三丗䋲武爲
國虎臣身都將相功名自終越古無輩由
[050-12b]
皇祖元戎推誠事上顯爾都帥竭力殊方開府公
身爲國心金石忠結人主之知功定天下之半冝
乎如營平矦展用於漢宣形圖麟閣郭汾陽輸忠於
唐室廟開私第蓋君臣之義始終之禮自相感發固
將有以焉爾異代同德古今一時又何假魯靈獨羙
龍旂之祀哉爰作樂以登新廟其辝曰
 奕奕新廟 有侐其庭 躭躭四阿
 桓桓兩楹 鼎薦牲牢 罇湛玄清
 三事同儀 品物具備 上交神明
 下輔孝治 子孫烝烝 執爵而升
 以祼以濯 乃伏乃興 僾然愾然
 如聞形聲 工祝告 載我武
[050-13a]
  於赫
  皇祖 方叔召虎 翼戴
  三聖 肇開萬宇 忠勇奮發
  所向臣虜 威懾西陲 削平南土
  儷景同飜 照映中古 於爍王父
  戈濯征 憬彼西夷 是懲是膺
  如霆如雷 不震不驚 雪山雲静
  滇水波澄 鱗介肆狂 皇威載暢
  掃除妖氛 破南海浪 踐騰宋境
  孰敢爲抗 﨣﨣堂堂 寔曰忠壯
  文昌上將 兩两翼帝 羽林壘壁
  横大利噐 於惟顯禰 繄時英衛
[050-13b]
 師干之試 折衝萬里 笳鼔歸來
 敦詩說禮
 丗祖再造 有䖍秉鉞 固不庭
 俾徃式遏 料敵制勝 如火烈烈
 摧枯爍雪 江海有截 車書㑹同
 論功推傑 元貞守文 載念忠勤
 登秩錫土 光融九原 有來酣戰
 意甚閑暇 釃酒臨江 投壷
 歛之一堂 泠風灑灑 鐘鼔和鳴
 祖考来假 宜其家丗 翼翼振振
 孝孫有慶 聲于廟門 嗣侯伊誰
 平章政事 爲子爲臣 惟敬惟義
[050-14a]
祉委祥臻 忠𫝊孝継 子孫承之
罔替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
[050-14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