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秋澗集 > 秋礀先生大全集 49


[049-1a]
秋磵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四十九

    蘇門林氏家傳
林氏其先兖州曲阜人唐季有官閩中者後復徙家
文登至逺祖府君翰蓋五世矣翰宋用貴贈率府
率子諱文受知熈陵官至崇儀副使淮南路提無刑
獄贈領軍衛將軍生子永終屯田貟外郎御史臺推
直官累階贈光禄卿永生之純字嘉父曜景祐五年
進士第釋主朝城簿河東犯横壠頻於不支㱕兵
恟恟欲亡去公安諭遂怗然事集升知莘縣以屏盗
有方受澶州頓丘令未幾恩信大行時麥黄木盛下
囓孫陳埽岸𫝑危甚公朝服立潰堤上望濤頭拜禱
[049-1b]
波神爲霽威竟頼以安改佐著作淮陽軍事判官貳
徐惠劾紀著叛獄有匿其家孥者註誤殊衆公爲辯
理多致原釋郊禮覃加太常愽士知大名縣
王院五代時有韓王賜田甚廣乆失據鄰伍以僧
妄冒致訟累寒暑不能决公按索隣劵考明封畔継
得古石記與所按吻合以田付僧令輸常賦民乃
稱服用丞相程公薦通判青州終得年四十有九官
至職方貟外郎上都尉仍賜五品命服娶吕氏封/京
兆縣君恵和冝家之純生三子長曰舎字虚白年十
九擢熈寕進士第性恬退以髙節自信甞有詩云世
有非常樂人無未老閑未三十以大理評事休官名
賢髙其行至方之淵明先生西遊共城愛其山水
[049-2a]
明秀廼營葬青州府君於縣西處賢郷古郭里母夫
人吕氏祔焉自是林氏爲衛之蘇門人先生四子曰
愚曰恕曰怤曰 愚字貢元亦以莭行稱宋亡至焚
香告誓不仕而殁仲弟介郷貢進士季弟㑹字貫道
㓜知𥊏書剛正有志操由䕃郊社齋郎主成都
𩀱流縣簿令乆闕攝公行縣事有能聲部内舊有
例役並水民苴治貧下苦之公乃一責資漑家理
辦仍揵石代土衆免告勞頻大稔調𪧐州司理叅
軍暮夜民遺火延燒犴屋公出繫散置庭中比熄倉
卒際無越逸者上官材之移南京軍廵判官民有𢦤
其子執謀害人者按竟公至疑焉求情得白遂直其
枉改新蔡令大蝗獨不入縣境人謂公廉平所致
[049-2b]
由韋城宰歷奉符縣秩滿授通直郎知蘇州常熟縣
兩浙頻年大水引漑浦口湮閼無慮三十餘所累政
謾不加省公按行故瀆率䟽瀹之民受賜不貲元祐
庚辰疾終蘇之公館配張氏有淑德駕部貟外郎赤
之女封壽安縣君生子男四人聽通直郎西京敦宗
院愽士聦揔隱皆業進土自覉丱至成人太孺隂教
爲居多聽生子五人曰巽兊蒙鼎革巽次子諱正國
字徳將登金大定十六年進士第終少中大夫北京
塩使生懷逺大將軍毗陽丞諱茂字漢卿懷逺二子
曰思敬郷貢進士曰思德頴州軍仗庫使生子芳今
任江南某府從事思敬府君之子即故衛州交鈔規
措大使諱通字子泉爲人丰儀脩整顔渥丹鼻隆然
[049-3a]
如膽垂寡言𥬇善心計顧衛南北衝㑹貨財四通遂
積殖興時逐然坐籌能擇人而任故物情得而掇世
資生平喜賔客樂施予其克勤躬儉殆憂深思遠者
屢以其術事上官獲精幹稱甞訓子珪曰林氏上世
以詩禮傳家代有聞人予惟早失怙恃生長䘮亂間
以餬口計處四民末業致貽祖禰羞諸孫稍長無忘
讀書以復世範汝念兹無置府君以丙辰嵗終魚行
里之居壽六十三配宣氏衛之大家主治内務寛
健有母儀燕處榮飬期頥而終享年八十有三人以
全福歸之子珪以孝義著稱能丗其父業甞任州三
務大使次子璋謹愿克家珪子永大名府平凖庫使
次子元珪奉遵先訓俾之從學其資藉啓迪乃心罔
[049-3b]
不盡不數年起家為中書至元丁丑予列職太史
元來謁拜而請曰元無所肖似析薪之責固不克
荷惟是先世行業非得名筆約而暢之將不能傳逺
而人見於後先生尚胥曁顧予以林世叙雖邈其聞
而知之見而知之者班班可紀加以世姻之好故勉
爲傳之賛曰
林氏本出商姓太丁子比干以忠諌死嗣堅逃難長
林山易以定氏周衰枝葉扶踈散處中國如放之聞
於魯顔之顯於齊囬以義著至以相名皆其後也繄
南安之林唐已來世爲魯人豈放之苗裔耶道唐歴
宋金四百餘載間奕葉以儒顯其流風善政表表于
時者如是逮規措府君遭時艱虞家世中衰竟能渇
[049-4a]
追來孝俾盛德幽光墜而復續豈君子之澤其流淵
且長乎
    南王氏家傳
王氏皆王者之後春秋時王子成父者敗敵有功因
賜氏厥後子孫散落中國在晋者靈王太子後齊則
畢公髙後其在陳留者齊王和之裔汲郡王氏其先
陳留陽武縣七圏里人起家壠畒耕稼河陂間宋靖
避地徙家衛汲縣長樂郷之白楊里逺祖金天
㑹間積勞至杞縣尉髙祖見弟五人二翁■是爲扈
王氏妣父扈素長者聞髙祖賢舎而甥焉生子男
五曰三翁四翁五翁十五翁十六翁人見其本支蕃
衍稱扈王氏以别因之蓋不忘本也三翁贇譜叙爲
[049-4b]
二代祖生二子曰元用資頴異是爲惲髙祖自田舎
郎改肄士業甞語人曰終當以筆代耕衆異其言及
長補郡爲人英特棣棣有威儀主治曹務踔勅角/切
厲風發明昌莭鎮叅佐例朝授用薦者言迁河平
軍都日官上官倚重有黒王殿直立節度之目㝷得
暴疾卒魚行里舎時年三十有八人惜其年不稱德
生經紀紳三子紀爲决曹紳潜德不耀曽祖經字伯
常天禀孝愛垂髫已知事母容止如成人禮氣方嚴
内長厚喜施與志不樂禄仕雍容郷間以徳度靄一
時昆仲七人同居内外無間言以累葉不分家用饒
足其賑貧施乏不掩爲偏惠人有貸弗忍徴乆不克
償輙折其劵或來謝就復惠濟曰周急素所樂何謝
[049-5a]
爲一四家子要𬗋大絛來取所附
興徐誡之曰農當務實士君子帶非
送其家女弟嫁陵氏婿卞以俠犯
女妹先君所鍾爱婿置於辟婦
容匿㑹赦甞出郭門遇里農昜
也堕焉取諸市可乎其人謝而去■黨
官府來求剖正爲諭之曰逺親莫
世所末免親仁和隣古之善道
君子爱人以德曲直非所辯曰吾儕小人
不昜慮至相戒曰今而後不可使長
其爲一聽直欽服如此王氏北
者尚十餘房其親䘮隨所寓權厝曽之
[049-5b]
晋村之南阜曽慮歷年乆斧封馬鼠漫不可 曰
吾大宗子合食族墓責實在我遂起新任大葬於長
樂卿第四疃祖業之北原及舉祀絶者廿餘柩贈
率有加凢内外男女孤惸無藉頼者爲娶嫁之姻禮
踰巳出曽祖妣系出新中臨清関宋汲郡公吕氏之
裔壼儀母徳宗属仰法焉生與曽祖月日同北兵
破衛亦同時怖没於家春秋七十有六實貞祐二年
甲戌春正月十一日也百年來里中𪧐𦒿談孝爱而
内有則者必曽爲稱首生祖宇字彦宇身長七尺二
寸儀觀清淑少傳家學明習文法至帖問條對儀
精理當筆洒洒無滯辭行軰無居其右者甫冠遭罹
板蕩業爲一空奮身從事卒不失舊物雅爲節度
[049-6a]
公完顔從坦所知遇由郡辟刑曹孔目官祖盡心
庻獄要本情與法應未甞用察爲明情得爲喜也故
郡中稱平至有哀矜折獄之譽𩔖注刑綂進禄䓁書
旣而嘆曰後世知我罪我其此書乎生平樂誨人怡
顔和氣不以已長格物雖童孺質問諄諄然無倦色
有弗知未始不盡也今梁衛間由吏業而上逹者半
爲門生遂以吏學授先君曰吾治獄平後當有顯者
然前賢有言吏以法令爲師問而可知其能與否自
有資才非學而可此汝㝡當黙識苐完之子鈞早失
怙恃鞠育與先君䓁至一豆羮一裘必加顧恤正
大改元四月十六日以末疾終新衛州横堤里之寓
館壽五十有/一官至敦武校尉祖妣孟氏女縣南草市
[049-6b]
榆林坊冨家姿貞順配祖德良稱旣誕先考以貞祐
二年癸酉四月十六日卒於郡之故家再娶韓氏韓
朱巳來世顯族有累階至司空龍圗者二十九處寡
以健烈聞流寓勤苦保持門户甚力俾先君卓爾早
逹祖妣資藉之方爲多晚𥊏道家教號妙清大元中
統庚申重九日以疾終安仁里享年七十有六越三
曰祔葬玄堂祖柩之左先君諱天鐸字振之姿精敏
㓜知嗜學諸弟出遊嬉獨把書不置旣通大義先祖
以律學授之即能下筆條對明䆒情法日蔪然露頭
角衆謂能大其先業元光温國胥公自𥘿移鎮新
衛尚書李特立聞其才由州户曹行部令史
時上以御馬賜國公園曹取蒭粟比内廐例先君曰
[049-7a]
不可在閑則路馬旣賜則公乗内廐之例容得同乎
公聞之曰王愛人以禮二年上黨公誾壁馬武虫
爲河朔藩扜分羸兵四千人假食於胙適公儲亦無
幾方風雪寒沍衆待哺閭井間公府議以聞先君進
說曰張紏合義兵皆河北遺今飢是不冝以
濟殆非從便副上官意也侍郎梁亨道爲肯首然當
何曰今官義兩軍温飽有日以月給權輟半以
應彼急河南漕粟計不時亦至如此則客主兩不失
所行臺可其請孱兵頼以安活自是大爲省𠫵康瑭
郎中盧芝瑭字良輔芝字建/瑞二人号吏事所賞識曰㑹見𩦸足騰
一日千里也正大四年用元帥完顔公公諱訛可/得賊以火
燝之号/火燎薦拔所能試京師擢吏貟甲首時年二十有
[049-7b]
六方軍國多故財賦一仰都運司經度寔擇才
事即選充運司長先君夙夜在公游刃餘都漕
李公芳字執剛承安二年/進士号精政務同漕移刺呉和深加器重
吳和中公字景/先亦禁官入作司藏吏以計盗官物使髙世英
受贜不知從來事覺吏逃失所在及科罪㧿事師
肅執以監主爲罪首抵世英死先君争之不下至諳
憲部詰辯曰原丗英情本非同謀第行盗後受賕耳
據法議罪與元謀共犯不同髙止合坐贜論且法者
固當公共師舎焉以即汝心是置法爲虚器上官韙
之髙竟减死論后懷金來謁先君怒斥去曰毋汚墨
我所争者法非汝也豐衍庫使劉濬字徳源愛民/膀進士先君
甞從問學/以卒以㳂代不審䧟名三十萬用是追解先
[049-8a]
君爲申理復官如五年睦親府属皇兄荆王
判府事爱其德度深加禮遇明年秋皇太后崩制
免親奔仆有逺邇之限違者從府科罪時有後期者
先君請曰南渡來宗室播弱宜從寛宥王然之以爲
知體園陵禮畢卒無有劾者六年轉户部令史
時簿書財賦委積音/漬紛至先君精力過人故務愈繁
志愈明氣愈厲事愈詳不煩書佐裁决如流於是風
動臺省有快吏元康/之譽開興用入粟例補滿授户
部主事壬辰天興東狩崔黨往往入宫禁取金貝
或堅約同往以愻辭免乃切嘆曰端門不忍過其忍
聞此京城下將士争入俘掠㝷有令禁止先君偕同
志者突冒兵威禠救百餘口於南薰門下乙未嵗北
[049-8b]
還淇上㝷
朝廷命断事官耶律買奴公括諸道户口柄用顓决
得人爲急用薦者署行臺從事 制以籍爲定互占
它縣以死論有潞民馬醫常氏避役匿河内王帥家
事露公抵常以死意在籍没州將且用聳動隣道先
君辯之曰常罪止於逋論死則非制書本意公怒曰
脫有誤並汝坐之反復辯明常竟𫉬免又王鳯翔者
告崔帥立弟益侃匿金國珍寳適萬户喊失納國■
人受誅公抵益等以喊失罪罪之先君曰
崔立今已死况罪不相及國有常憲公遂平反
益䓁至有圗像奉報之語明年秋耶律公薨曰
南歸或爲州縣曰一丘之木安足棲集
[049-9a]
來辭於齋壁以見意因號思淵老人
𦒿春秋左氏傳西漢書晚年 洗心於
於華隂王先生名元礼天意進/士第号王華子曰子學
汝問自昔治少亂多君子寡小人衆何也
非天一而地二乾陽方始而隂已爲之倍
子得之矣集歷代諸儒易說爲一書題曰
遇朔例一占玩辭明変其應如響下至天
極等學皆通習之聞一異書輙自手録多
卷交人劉冲曰何矻矻如是曰吾老矣爲
戊戍詔試儒士時恩制寛或以乃嗣長可
試先君曰吾思以義方爲訓以幸竊非常
敢聞甞誠惲忱曰吾巳錯断不容再寒殍死無
[049-9b]
能一志於道以儒素起家吾殁則瞑目矣然學貴專
精汝不見鑑瑩則乃能别物學苟不精如治鑑不明
將安用爲不學昜昧渉世之道不讀麟經無以見筆
削之王吾平昔行巳得乎此而已丁巳秋八月以疾
終牖下先君資剛明簡重善持論慮患深雅以大用
自期人亦以此與之握瑜懷瑾群而不矜事莫可措
手者率爲之不聲色少動故官守游䆠莫不尊德
樂道問政質疑取决而去事巳率如教至吏筆縱横
縁以儒術乃餘事耳又善尺牘作真行書勁韻有風
格與人交以取容阿匼爲恥居家寡言𥬇以身爲律
度人望而畏一官府然外事緩急不一言及家人
非疾卧未甞見日而作三十年兩昜䘮年四十六
[049-10a]
既奪先妣或勧𠕅娶曰其如不可何老者継室又先
余死是轉余於恤少者後予是吾遺累於後竟不娶
試亰師時𪧐院夜夢人奉一首加胄曰持此
也及榜出擢甲首云丙辰秋惲亦夢人馳報曰汝
父領朝拜且至出顧見先君朝服席帽乗而秉簡
一卒跳梁馬首唱云翠㣲君節度使后三日先君遘
疾乃以所夢上白/曰翠㣲者太虚之氣夫精氣為物逰
魂為変死生者晝夜之道吾固安之復何奥明年
捐舘吁亦異哉
先妣靳氏相州永和鎮人進士子玄之孫安陽丞顕
思之女性淑善扵婦道良謹生二子曰惲曰忱孫振
孫冝孫重孫鞬郎賛曰
[049-10b]
謹按家譜惲
六代祖昆弟五人五代祖行一十三髙祖行一十五
曾祖行一十九王父行一十四禰伯叔行六人由是
金百年間本支不為㣲𦕈然自䘮亂来或四三
世五六世而巳者凡二十有四房哀哉唯扈王氏曁
相之醫愽房歴八世而傳祀是豈偶然者哉惲西
漢名臣往往决曹獄史致位槐雖云明習文法練
逹故實至論身名烜爀㣧裔延昌必曰隂積所至王
氏自
河平府君而下累葉以刀筆承家職司城旦逮先考
而業有光子孫迄綿綿于今視履考祥其亦有足𦤺
然者邪
[049-11a]
    烈婦胡氏傳
劉平妻胡氏濵州渤海縣秦臺郷田家子至元
平挈胡洎二子南戍陽垂至𪧐沙河岸次夜
有虎虓然突来咥平左 曵之而去胡即抽裝刀前
追可十許歩及之徑刺虎劃腸而出斃焉趣呼夫猶
生曰可忍死去此他虎復来柰何委裝車遂扶平
携㓜渉水而西明及季陽堡訴於戌長趙侯爲捄
藥之軍中聚哀平之不幸咤胡之勇烈也信𪧐平
以傷死趙移其事上聞得復役終身嘻胡柔懦者也
非不懼獸之殘酷正以援夫之氣激於衷而知有夫
不知有於菟也平雖死其志烈言言方之太山號婦
何壯毅哉賛曰
[049-11b]
桓桓壯夫鷙勇而夫事出倉猝変色蜂蠆烈烈胡氏
憤物爲害義激柔𠂻氣簿於外視虎如䑕所天爲大
平雖咥死婦莭則邁媛折熊衝藴刃賊軰彤管流徽
清芬並代
    貟先生傳
貟炎字善卿同州人性落魄𥊏酒業詩有能聲不事
生産大元巳亥故人楊紫陽主漕洛師其窶用
監嵩州酒時兵後邑居榛荒日與鹿豕伍非所樂也
巳而隨所徴上謁楊方據按坐堂上吏鳬鴈行立貟
挂布囊腋下杖巨挺直前曰楊使君不相知置我於
此幾爲老羆所噬此汝酤鏹持取吾不能爲汝再辱
遂揖而去其䟽誕如此自是長遊河朔以詩鳴諸公
[049-12a]
間其洛陽懷古分韻得髮字云東雒打空城北邙連
督闕懷古動悲吟逺客生華髮隆德宫云林花細妥
烟脂色水荇輕淤翡翠泥歌舞留連嫌畫短樓臺䌚
天低讌集東平湖亭北海樽前人似玉東原城
下水如天滿服荷華三百頃採蓮人語隔秋煙髙唐
道中影孤海内干戈滿愁入天涯草樹低桑柘影空
蚕已老陂塘涸盡燕無泥濟南金線𪧐雨乍收雲葉
断猶疑電影掣湖心扇尾羊云馮翊春草香羊綿柔
毛食飽飲苦泉卧沙稀助瓊筯細帶霜小耳春繭圎
扇尾一方移種𩔖風頭萬里摇腥羶吾生本無食肉
相不煩浼手愁烹煎馬酮云謾千杯不醉人清光
壓倒洞庭春携行何用紫絲絡渇飲不煩烏角巾摇
[049-12b]
動革嚢成醖醸封藏花盎作逡巡坐中一混華夷俗
或有豪吞似伯倫予時能憶者止此西歸過衞先君
館焉衣麻屨酒近酣巨挺横膝上掉頭吟諷歌謡
之氣軒軼四座素不能乗人強之輙色变隋
地或以詩戯云靴有鐙青雖可愛面無人色實堪怜
甞懐金一餅曰鎮心不可以闕此後用以昜妾継為
人竊去家居壁四立餘詩藁酒瓢而巳 十七
復有撖夅字彦舉亦陜人面黯𢡖目光 
憑者少為里嗇夫不解文字一日忽能作詩
怪語皆古人所未經道雖苦無義意其豪侈
軰属和終不能及中元冬見予於燕市酒樓
浮大白數行徑出歩壚間嚶嚶然吻作露蚓
[049-13a]
来扼余腕忻甚曰吾有以贈子其詩有氣凌太華五
千仞詩繞國風三百萹之句醺酣中惜不全憶也嘗
謁淂禇幣干醉過里井即投其中曰爲爾俾子區
區若此奚用爲其狂昜如是後客死保塞殯西南門
外路北若干歩掲曰詩人撖厶墓詩三卷號凾谷道
人集好亊者刋行于世
 墓誌銘
    金故忠𩔰校尉尚書户部主事先考府君
    墓誌銘
先府君諱天鐸字振之族王氏其先陳留郡陽武縣
七圈里農家避靖康乱徙居衞汲縣長樂郷逺祖有
積劳官祀縣尉者曾祖府君諱仲英特有威望終河
[049-13b]
平軍莭度府都目官祖經諱不仕天性孝愛鄉黨化
其徳𩔰考府君諱宇衛州刑曹孔目官精文法表表
為吏學師官至敦武校尉先君少聡敏𥊏斈不為羣
児嬉讀書通大義先祖授以律學即下笔論断推
原情法誾誾如老成人衆謂父良為教子丗其家
矣正大自州户曹辟行部令史時哀宗以御馬
賜行省英公圉曹芻粟欲内廐例同先君曰在閑
則路馬既賜則公乗内駟之例非𫠦敢知公聞之喜
曰王愛人以徳矣上黨公闓壁馬武京爲河朔聲
援以餽餉不継間羸卒四干假食扵胙適公儲亦無/㡬
部議以省聞方凨雪寒沍衆待哺閭井間先君進
曰公府紏合兵力皆河北遺黎今飢是不宜以
[049-14a]
濟殆非徔便副上官意也侍郎梁亨道為肯首然當
何曰今官義兩軍温飫有素以月給輟半以
應彼急河南漕粟計不時至如此則客主兩不失所
可其請孱戍賴以安活自是為省叅康瑭郎中盧芝
所器識曰㑹見駿足騰一日千里也正大四年用
元帥完顔公薦拔所能試亰師擢吏貟甲首時年廿
有六方軍國多故經費一仰大農調度即選充運司
案長時李乾州芳承安二年進/士字执剛移刺吴和領漕計號
精吏務先君夙夜盡公審㑹明當二公称其入作
司吏以計盗官物使髙丗英受賍不知𫠦耒事
斍吏跳失𫠦在及科罪事師肅執監主為首抵卋
英死先君争之不下至詣憲部誥辯曰原丗英情本
[049-14b]
非同謀苐行盗後受賕耳據法議罪與元謀共犯不
同髙止合坐賍論且法者固當公共師舍焉以即汝
心是置法爲虗噐上官韙之髙竟减死論后懷金來
謁先君怒斥去曰母汚墨我𫠦争者法非汝也東
豐衍使進士劉濬以㳂代不審䧟良三十萬是用
追觧先君爲伸理復官如五年睦親府属皇
兄荆王判府事爱其徳度深加禮遇明年秋皇太后
崩制免親奔仆有逺迩限違者徔府科罪時有後
期者先君請曰南渡来宗室播弱宜寛宥王然之
以爲知体園𨹧礼畢卒無有効者六年轉戸部
令史時簿書財賦委積音/漬紛至先君精力過人故務
愈繁志愈明氣愈厲事愈詳不煩書佐裁决如流扵
[049-15a]
是風動臺省有快吏元康之譽開興用入粟
授户部主事壬辰天興東狩京城下將士争入俘掠
尋有令約束先君偕同志者突冒兵威禠救百餘口
於南薰門下旣而北還郷里乙未嵗 朝廷遣断事
官耶律公括諸道户口柄用顓决得人爲急前省
李禎巳佐幕府薦先君於公曰王某予弗如也遂署
行臺從事户制以籍爲定互占他縣者以死論有愛
民馬醫常氏避役匿河内王帥家帥名/資荣事露公抵常
以死意在籍没州將用聳動隣道先君辯之曰常罪
止於逋論死非制書本意公怒曰脫有誤並汝坐之
反復辯明常竟𫉬免明年秋買奴公薨雲中南歸讀
書飬晦以厚所待或治生曰非予心也仕州
[049-15b]
郡曰一丘之木安足棲集日以經史自娯𥊏春秋
左氏傳西漢書其天文術數䓁學皆通習之年既加
一洗心於昜甞質問於玉華子先生名元礼華/隂人從衆進士大有
所得一日先生發問曰自昔治少亂多君子 人
衆何也先君曰豈非天一而地二乾陽方始而隂巳
為之倍歟玉華子曰子得之矣集歷代易說為一書
題曰王氏纂玄且見吾遯世無悶也嵗戊戍詔試儒
士時恩制寛或以廼嗣長可從師取應先生曰以
為利非敢聞命甞庭訓惲忱曰吾巳錯断不容
殍死無習能儒素起家其荣多矣然學貴
不見鑑莹則乃能别物學苟不精如治鑑不
用爲不斈昜脉渉丗之道不讀麟經無以見
[049-16a]
正吾平昔行巳得乎此而巳年四十六旣奪先妣或
之娶曰其如不可何老者継室又先余死是轉余
於恤少者後予是吾遺累于後竟不復娶
淵老人君游䆠咸尊徳樂道問政質疑無
巳率如教丙辰春平章趙公璧以書來聘時已
克往明年丁巳秋八月十有八日考終牖下享年
十有六官至忠顕校尉夫人靳氏相州永和人進
子玄之孫安陽丞顕思之次女貞静淑善光備婦
生二子惲忱先卒用戊午春三月葬汲縣親仁郷
新任先妣祔焉先君資剛明簡宻議論長慮患深
以大用自期人亦以此與之握瑜懷瑾群而不矜
當官宰務人莫能措手者率為之不聲色少動外
[049-16b]
事緩急不一言及家人至於吏筆縱横縁以儒術乃
其末耳又善尺一簡而盡書勁韻有風格作楷字日
滿萬聞一異書佔畢如不及多積至千餘卷友人劉
冲見之曰何自苦如是先君曰素無長物非此何以
遺子孫其逺大如此所交皆一時名士以取容阿匼
為恥生平非疾病未甞見日而作三十寒暑兩昜裘
居家寡言𥬇以身爲律度人望而畏爱一官府
然嗚呼先君㠯刀筆起身垂聲當世於先業為光大
惟其秉彛粹㦤思欲克其所未至進進焉不容自巳
絶不齒故習一肆於學根極群絰務明大本復旁通
天人之術以濟厥用其修已應時開物成務之志是
可涯際邪然時與命捩壽止於斯不獲卓犖大見於
[049-17a]
   等聆風樹而含悽履霜露而興感抱昊穹明
之氣也愾想平生鏤兹壙石庻幾慰安神靈永閟
窀窆之藏銘曰
 繄扈王氏世業 髙曽而下習同
  大風泱泱動南 於爍先子德
  一日奮起蛇化龍 樹立先業何光融
  獄唯平反匪厥躬 要以明恕剛而中
  廷平釋之唐有功 漢二千石世業公
  剖裁錯節輸神鋒 庻幾凛凛德譲風
  盧淵日入不可瞳 布衣歸來黙而容
  春秋大昜羅心胷 跡蟠於泥氣則虹
  冀北一顧凢馬空 道雖人弘繫其逢
[049-17b]
  維弗卒施爲世恫 兒能讀書亢吾宗
  白首孰計逹與通 閉門長終
  翠微之居窈以重一僨不起胡■凶
  悠悠大鈞問無從 太行西峙泉流東
  九原盤盤佳氣葱 䰟歸安此新宫
    先妣夫人靳氏墓
先妣縣君姓靳氏相州安陽永和鎮人永和自唐歷
宋爲名縣鴻儒鉅族代櫛比出靳氏其一也家故饒
財世以孝義著聞郷里祖諱師楊字子玄舉進士
賦聲屋間■以恩賜第授彰德府教官金百
鄴丁論人文之選者殿元爲稱首以
■外祖其季也爲人儀秀偉髯滿
[049-18a]
喜 馬 滿經犬游獵横漳間有河朔故家豪習甞
官安陽丞生二女先妣其次也姨母適李氏今爲/召居郷里有一子
 王氏先祖時已殁祖母韓性貞明持門户益嚴先
妣孝飬恭順故閨門内事僅絲髪比不敢專須請之
后行祖母以是賢之非大故未甞踰外閾姻黨有以
合二姓㑹諸親者先妣與焉里中諸媪至顧而不知
爲誰平居課兒軰讀書傍治絲枲湏夜分乃休樂聞
古人毋儀女誠及善惡興衰等事怡然有得至窹𥧌
思服旦起爱晴隂問或旱則清澡溢則霃陰輙愀然
不懌曰功一失有大於 不然喜津津見顔
 先妣性温純慈祥居家 容儀無啞啞言𥬇
 人物不忍少傷内外 以厚平生不能昜
[049-18b]
  物心慊慊惟恐我之 人也世方以服飾相髙
 羽耀閭閻間甚者託燕游以謁為事先妣聞而
 之朝夕志女功主中饋服在躬承祀孔時甞以
事當出乃歸而不自安者移時其幽閑貞順之德蓋
可知已嵗戊申夏六月竟以憂勤致疾越明年已酉
秋七月廿 九日化于居之適壽四十有五先
君識明達旣失内助断不復娶祖母惓 勤稍以内
事傳新婦推氏每取先妣婦道是訓因追悼曰汝如
醮王氏二十有五年有子有孫未甞以王母自居失
為婦禮勤巳至矣不𫉬少慰劬勞而止於斯可勝痛
哉嗚呼天道悠悠報施善人果可必而恃邪故臨終
  嗚呼哀哉天妥惲可罪而至此極耶追念祖
[049-19a]
母疇昔之言穩然恫於心故茹哀䘖恤於兹八年
是伸荼毒慰下泉發幽光而圗不朽冝銘德莫
號泣涕以畢其辭銘曰
坤柔之德婉以從徤而幹蠱匪婦功伯之卒謚以
共淑 先妣柔所鍾主夫中饋成肅雝春秋承祀
憧憧善人𫉬報天乃公嗚呼福壽不一逢歸咎無處
侗厥躬祔無憾哀送終萬家之原偃斧封泉流可
竭恨不窮
    故權左司都事趙君墓銘
君諱謙字和之世爲蓋州人中統元祀用薦者言以
材幹行臺左三房提控令史二年春考政上都與
予同游居者數月用是情好日洽夏六月闔臺南還
[049-19b]
君爲中省苛留乃以都司擬之作駐久計君怫然不
樂求亟去甚銳事業巳不許信𪧐疽發於腦户呻吟
殆不能堪醫庸藥妄一刺而肆裂越三日予與
楊易州恕謀曰常山痬醫麻澤民今之俞跗也
禱於院使王君儀之可一來救藥凡三往得請
踵及門中使趣去之自是内侍不出者幾浹旬後五
日夜聞君聲漸嘶執燭起視向壁卧頭岑岑不舉矣
比明氣惡逹户外傔從止一老傖戇且愚瞪不知
何訪求知故無一人予惻然感傷冒臭惡易衣衾悓
其/疾緩急困則對榻衣寢自疾亟迄蓋棺凡五旦夜得
年五十有七實中統二年七月廿有五日也嗚呼哀
哉以義以友䘮無歸責寔在我旣歛詣堂中請曰吏
[049-20a]
趙謙以官守客死禮以公給䘮郎中賈君仲明怜之
官爲緍錢千躬爲護䘮大都城東門郊外表親
徐貞者至付之俾轊載歸燕君短小精幹審於吏計
從事課府以廉介稱杯酒間言𥬇啞啞殊不知
爲肅慎氏之族也术甲偁者聲近趙家故以趙定氏
云銘曰
志樂而奚庸氣信而弗窮曽不知安於命而爲通也
心與事捩卒與楇逢柰何乎趙公
    故南塘處士宋公墓誌銘并序
南塘處士宋公館之九年當強圉赤■千挿
亥夫人魏氏奄棄榮飬仲子継祖䓁託叅卿趙■禹
郷致其命来請曰先人墓壙未克埋銘今將啓■堂
[049-20b]
祔安妣䘮于柩之左窆有日幸吾子速銘以光■大
事某追惟雒尹平生之言重以禹卿孔懷之義■爲
次序之公諱珎字子玉姿秀偉有德度早能詩華
玄深造理窟散髮揮塵瀟洒有出塵想故中書令
律公一見偉其貌竒其才至贈詩稱與有柱石中原
之目遂薦爲
朝廷侍從官旣而歎曰吾志在長林豐草清泉白石
金馬玉堂非所樂也乃辭去中令復授以資便職亦
不就嵗甲辰自雲中徙家燕都得金溝水南形勝地
十餘畒䟽沼種樹中搆堂曰麗澤碧瀾秀樾景氣二
勝日以琴書自娯教子孫爲業野服髙閑漠然以世
務不攖其懷然性喜賔客樂觴詠所交皆一時俊乂
[049-21a]
如王慎獨之愷悌張隣野之諧傲藴藉如楊西菴才
姚雪齋王鹿菴之品㓗一世商左山之凝重朝
右毎光風霽月過其居者燕樂衎衎必極而後去
太史公云視友知人公之行巳槩可見矣夫人魏氏
有賢淑行輔承内治能遂公心四子㓜服庭訓皆
賢孝藝學長曰紹祖少中大夫河南府路緫管次
継祖不仕次光祖侍儀法物庫使次仁祖以琴阮供
奉孫十人曽孫四女孫一十四人時莭賀蘭芽玉
樹瑶環瑜珥秀映庭户以次列拜上酒介壽公與夫
人亦舉觴酬酢一家之内樂融融也公以至元巳巳
秋八月考終牖下春秋七十有七越明年庚午冬葬
大興縣招賢郷之南原夫人之殁實至元十四年冬
[049-21b]
十月廿五日也夀八十宋氏上世本蜀城都人逺祖
有官言州之吉郷者遂爲河東人曽祖元祖信考章
俱有儒行不耀其幽光潜德發於公之身者冝咺赫
然公復謙抑不盡享其篤祐遺其子孫至光盛如此
銘曰
名藉朝端身心考槃貞不絶俗道出夷惠之間以儒
雅而擅一時儋天爵而享髙年服食華鮮子孫滿前
彯纓綬照耀後先没而從祖是之謂祉全我銘納
壙復慰下泉千年而見白日尚知爲青山白雲之僊
    大元故蒙軒先生田公墓誌銘
金源氏踵唐宋舊制以舉業取士號稱文武正科大
定明昌間人材軰出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南渡後
[049-22a]
境壌蹙時事艱其自淵源見聞中來者多深思遠
忠義發懐﨣﨣干城之志况其風聲氣習歌謡慷
而有故家遺俗者哉公諱文鼎字仲德姓田氏其
先京兆醴泉縣人曽祖俊正隆董汴宫役因家太
康之侯陵祖秀徙居城遂占藉焉祖用御史君貴
贈上輕車都尉鴈門郡開國伯妣尹氏贈鴈門郡君
父芝貞祐二年進士第官至嘉議大夫鎮南軍莭度
副使資雅重有相望妣楊氏鴈門郡君公生而爽朗
稚時巳軒露頭角棖觸物論爲竒童甞問學燕山張
融一見即以不覊許之爲人有膂力善挽彊汴京受
兵得請於香林先生應募自効執政以公書生年少
初不之重及觀其拳勇誡以方畧詢之宛如𪧐將射
[049-22b]
敵慮無遺䇿以勞授武節將軍西南面元帥府緫領
仍佩金符以寵異之京師飢遣公將五百人取封丘
麥旣還去城逺倐千來襲衆欲鳥獸散公曉之曰
我歩後蹂逃將安之即分爲二隊相去
各里許結陣而待戈矢外翼者居中轉戰轉退手
先作氣敵叵測不敢迫比至城不亡斗麥一卒執政
才其爲命監鄭門前後出活飢民甚衆汴梁下縱民
四出護二親北渡時同發者數百家奉親外救死問
疾徃來保庇不少倦如渾源劉祁母洎祖母病死半
涂二子相顧號泣而莫之何公爲死瘞生兩皆得
所其處患難中自捄不睱能急人之急如此何義烈
哉遂來居相下以飬親讀書爲事索米薪日供所
[049-23a]
需以盡子職旣而應廉訪劉汝翼辟爲幕察官時
朝廷逺駐龍朔凢上計三往返事集而無難色
子輔國賢王定封彰德爲分地擢用賢雋特授公爲
本道課稅所經歷時持政者多不法公諌止不從即
投劾去後果敗中統又爲叅政商挺辟署河/東行臺
幕属無幾罷歸公少氣挺莭持論髙料事明義之
所在勇於必爲自視以爲一世竒士幅巾藜杖掉頭
吟諷不知去古為逺邇惟其學髙六藝名重一時
君時相争以禮幣招致尚期有可爲而爲之者然以
  太剛又不屑取媚於時故其抱治具竟百不
一試晚節與西巖張豸緱山杜瑛以詩酒自嬉不復
談經世事矣臨終語其子復曰士之出處莫非義命
[049-23b]
道行志通伊周不爲之㤗道窮志湮顔原不爲之否
從古迄今有才不遇窳死溝壑者豈獨余哉是非所
當戚戚於吾𠂻也蒙軒其自號云公善作詩工書學
遒麗有楷法至於丈尺大字極精妙云癸酉春二
月七日以疾終廣川客舎享年六十有三夫人
李氏系出唐薛王前進士司農丞無黨女共儉淑善
母道光備教子孫有法白首一莭安公之貧後公八
年辛巳亦二月七日終於家壽六十有八生二子
一女嫁士族子復傳家學有詩聲終河間漕司從事
衍冨文學通吏事由憲臺史轉中書 今爲禮曹
主事庻克光紹遺緒云孫六人曰伯耕曰叔耘叔耨
叔耜曰重曰某衍將以年月日舉公柩葬彰南新
[049-24a]
再拜來請銘 雖後進甞𫉬拜履綦知公爲頗詳旣
序其行已敢以生平底藴未克展盡爲士論所痛惜
者銘之銘曰
士貴尚志趍事赴功况作而行之廼士夫之所崇矯
矯田公繄時之雄振靈脩之逺駕思從事而匪躬文
章足潤身之具才武見將領之風桓桓蔡挺明夫戰
攻解臨機而制変張國威於小戎奔走急難𥬇談折
衝朔漠三往兾群一空顧職而弗辦曽漕計之是
供政不我俾坐困簿叢寕窘澗阿肯與彼同利器百
而不一試在先生爲不逢道義蟠胷伊周是宗旣得
䘮之不我與吾胡爲而戚乎𠂻有軒曰獨善固窮
閉户讀書飲水長終人邪天邪問大鈞而無從惟子
[049-24b]
孫之可卜見德澤之所鍾繄臺閤之就列蔚珪璋之
顒顒洹流毖北太行之東雖髙深易位尚知爲
軒先生之封
    故正議大夫前/御史中丞王公墓誌銘并序
至元二十六年二月丙辰辰刻正議大夫御史中丞
横海王君以疾卒于第正寢歛有七日其子庸彛
軰縗服纍然持事狀百拜以壙銘來懇以義以分有
不得辭者公諱復字子名趾麟伯其字曽祖瑜
大父松世家滄州俱隱德不仕禰府君諱昌齡金季
甞游䆠河南大梁亡起從恒山史矦叅議軍府事後
以公命來攝衛州/事有惠化於民惟君噐識早爲經略
公所知巳未冬自齊絰中起君襲父職仍領州務明
[049-25a]
年中統建元真授衛輝二州同知又明年昜州而路
就陞貳揔尹君遵守成憲越先正有光至元甲子轉
官制行授朝請大夫改倅彰德路無幾以德望入爲
中書兩司郎中調議宻勿宰相至以佳士
上聞魏河朔鉅鎮吏重而俗囂號難理特輟君以少
尹來治廼曰清心不如省事省事莫先殺吏權於
是汰冗濫屏姦惡絶謁尚德化民有李氏者珥筆
構黨持短長嚇官府張甚君發其姦杖踣之萬喙稱
快自是闔郡嚮風書葉飜香曹務爲清簡八年辛未
春自中書舎人出知歸德府府居河下流其秋水大
至環城爲海衆胥沉爲慼君廼督櫂師浮舟楫濟民
於丘陵林木上遂相水衝循横堤䟽二渠一注汳瀆
[049-25b]
一逹河故道水隨退得田萬頃佃貧民仍請廩粟
得萬五千石活飢殍者旣而復揵治囬龍堤葛邑口
於府西以絶永患曰烏可使吾民重漬于泉故水去
而民益親継丁母夫人去職未朞
詔起君𠑽河南道宣慰副使
國家方有事襄漢順流以成破竹之𫝑故軍需百色
羽書交督急於星火一責於我中間籌辦君力爲不
少時大軍復東掀五河戰力而餽乏河走凌蔽川不
昜轉致衆艱於行君毅然以漕事自任至撞氷東下
一夕凍歘解軍威藉以振衆且服君事不辭難而害
不苟避有如此者明年超擢陜西四川道提刑按察
使尋進拜嘉議大夫行臺御史中丞用才選旣署
[049-26a]
事有告蘇州應草竊以城叛者或議調急兵徑討公
曰維揚去呉三百里不當猝有此変恐憸人流言
激之閧乗間以利賄耳與省議合遂駐兵近郊偵其
實継發未晚巳而果如料呉人得無虞而妥其臨大
事處置明審例如此淮甸沃壌千里公於
上前論奏冝設農司募游食者開耕屯以盡遺利
爾非惟實内地且威剔遐陬坐銷外侮韙其議付有
司施行俄加正議大夫徙按河東山西道以事免歸
居三年竟以疾醻之遂至於斯哀哉享年六十有四
前後寵錫凢十有一命官極通貴哀榮終始不為未
遇以是月壬申葬汲縣親仁郷王尚里禰塋三昭首
穴夫人夾谷氏前公卒再娶夫人秦氏生二子曰彛
[049-26b]
曰範範前公九月暴卒二女長安歸徒單衍/亡次適趙
常曰夫人杜氏生子曰庸二子並愿而有文學皆公
所自教云曰子度曰女夀適陳氏皆先亡孫二人曰
青牛範之子一在褓公為人器量弘深有經史學善
持論識変通無贅言居飬甚重周防甚謹及開物成
務當其可為推致所學惟恐不臻于極然事無巨細
率以大躰中持恥近効取譽所謂以道事君者近之
至威儀柔嘉小心式訓又𩔖夫仲山甫衛武公之行
巳承㫖鹿菴王公人品清峻慎許可甞
詔公舉可執政者廼以君名進奏其経濟德業可知
官河東時憲府争索𨼆幣以副上需分司者不
計應否悉掩為巳功弊乆恬不為恠至是公以前行
[049-27a]
没入十萬餘緍盡給之民又平陽府胥有以母䘮甫
窆輙從吉執役者公曰忘孝之人胡可與處廼按而
斥之其惜躰正俗又如是可書者尚多惟著其繫夫
事之重者恐亦公之志也歟銘曰
大學爲道將何爲俾明一德新民彛行焉而底善是
依要本平治先修齊俾明厥體用或違其在孔學非
吾知倬哉王公天秉自穉細行不遺考翼事
子肯基一日雲厦盾巍巍楊歷中外厚自持柔嘉維
則非公誰又復當用行不疑翰音登天翅屢垂越
有物中縶維從心罔單體弗羸期於俯仰無忸怩人
或咨惜我則熈以道事君其庻幾六十四載麟儀儀
綬何印何纍賁夫松檟餘光輝天其或靳將後
[049-27b]
貽俾爲清廟璧與圭奉之天門光陸離仙山東麓朝
氣霏佳城欎欎君所歸殁而從禰爲受𨤲足慰下泉
含𥬇嘻零落不必西州悲我銘昭昭惟昧詥
秋磵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四十九
[049-28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