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秋澗集 > 秋礀先生大全集 40


[040-1a]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四十
 記
    傳玉璽記
粤皇王肇興必有靈貺自甄董生所謂天之所大奉
使之有非人力所能致而自至者此則受命之符如
龜圗龍馬火烏之𩔖是也三代而下視符寳爲重以
守以傳体用大著維大元至元三十一年甲午春正
月辛已御史中丞臣崔或聞故 太師國王孫通政
院倅拾得家以窶甚出櫝玉託憲䑓象胥闊闊出者
沽諸市以物制非常竟不售令取而視之廼黝玉寳
符其方四寸螭紐交蟠四可邉際中洞横竅其篆畫
作䖝鳥魚龍之状即召御史裏行臣楊桓辨其刻文
[040-1b]
曰此先秦以藍田璵追琢受命玺也臣彧即持詣
宫府介鎮國上將軍都指揮使詹事丞臣王慶端通
謁投進皇妃御前玉音慰諭賜弊各有差翼日二月
壬午朔金紫光禄大夫中書右丞相臣完澤等率翰
林集賢兩院學士凢十有一人詣 𪧐閤入賀有間
皇太妃命出斯寳賜諸臣傳精彩景氣光動宫閤
翰林承旨董文用等相與稱説曰斯璽也自秦迄今
千六百餘載中間𩔰晦固為不常今者方 皇太孫
嗣服之際弗先弗後適當其時而出此最可重者蒙
而退臣惲 復考其近而明見者按金集禮云
玉璽一十五面俱得之扵宋内受天璽者宋紹聖間
淂之咸陽段氏當時命禮部翰林太常寺官考驗實
[040-2a]
係漢前傳璽遂以禮祗受金亡莫䆒其所在今之所
進其文章制度玉色校集禮所載即此璽也昔𣈆見
麟璽扵江左唐淂賜寳扵崔侁事出惝恍傳疑後人
元帝猶藉之以中興代宗尚因之而紀號俱未若斯
璽實前代有天下者之鎮寳應運呈瑞不渉誕妄非
人力所致而一旦自至意者上天申佑奉而大之赫
爲 新朝受命貞符昭昭矣抑表夫暦數斯在開
家無疆之休者光賁前古矣稽首嘉歎於皇盛㢤臣
惲自惟軄叨詞舘𫉬覩非常老眼増明不為不幸可
無文于後遂綴緝本末用紀大瑞翰林學士嘉議大
夫臣王惲堇記
    軒記并銘
[040-2b]
安君世有雲中人父善甫亦佳士世有前進士舜臣
李公門情/性姿善淑言貌謙撝早歳讀書不樂仕進壬
辰後徙家大燕今㞐文明東里有宅一區軒楹外𨻶
地寛閑分畦種日以為樂友人過而以名軒既
次秘監新泉即楊/武子篆其扁又求秋澗野老明其心因
為之說曰貧家食當米秉之半此正詩書為業
淡自娱者也傳有之穀不熟曰饑菜不熟曰饉我有
㫖蓄亦以御冬之為用夫豈小者㢤然夫子以/吾
不如老圃辭而闢湏者何盖君子為學志其大者逺
者遲逰聖人之門以是焉/為矣/其志之所尚故也大要
士之䖏卋随其窮逹本末先後為淂昔汪氏以人嘗
咬淂菜根百事可做胡康侯為之擊節歎賞
[040-3a]
謂大夫士不可使不知其味斯民不可使有此色此
固大人之事但二公為之一轉語耳又比年耒士夫
例有别號未免封已飬髙鮮不以清羙自衒如以終
南為捷徑指少室而索髙價者徃徃有之恬不為怪
至扵飰䟽飲水曲肱自樂庶幾顔氏克巳之功將何
不可者㢤扵是書以為記乃為之歌曰翻翻庭
露濡秋髙氣嚴碧雲夕掇朝烹供吾用
費万錢䁀食重餬口吾儕分既不知食
之多余胡為之遯悶咀嚼飢膓出竒䇿不致
蒼生有此色歌闋而去
    漢大司馬愽陸侯霍將軍祠堂記
蠡吾治城西北郊有漢大司馬霍將軍遺祠俗相承
[040-3b]
即侯之故封考諸傳注愽陸郷名軄方載愽野本蠡
縣地居愽水之野故名終以𨹧迁谷変疆理蒼莾有
不敢摭實者然以地形相度今之愽野安知非漢郷
之愽陸乎廟權輿莫䆒何代以信傳信必有𫠦自至
元十七年予按部次州来謁祠下荒壇喬木宛在目
中老屋庳漏不障風日過客惻然心魄動盪疇為神
睨而碩之邪因属守以義人瞻吏諾而退
逮三十一年甲午予承乏翰林省左署郎官劉源郡
人也以東曹徐鳯来告曰弊邑霍侯祠𦒿舊某軰
今易而一新内翰幸不忘乆要尚恵一言庶免夫旌
紀寂寥之嘆盖甞論人臣以道事君身名俱全克始
克終者世難其人三代而下能膺斯任者惟將軍為
[040-4a]
然將軍諱光字子孟早以大忠至謨見知武皇及其
受頋命付後事至擁昭立宣罔辜所托班固論賛雖
殷之伊尹周之不是過誠㢤斯言也所謂伊
周者為天立極為生民永命為萬丗開太平是也其
生則若爾其殁也與草木同腐豈理也㢤且匹夫匹
婦以一節獨行表見郷曲尚能感激後賢尸而祝之
扵社况將軍乎然神即人之心也誠敬所在乃神心
之所在今郡人業新斯廟時䖍享因誠起敬如見
風采其為神昭鍳也審矣若曰修復故事敬共神眀
必𫉬禮扵下執事此則神當然之理吾不當以是心
徼之扵也至元甲午歳上已日翰林學士嘉議
大夫王惲謹記
[040-4b]
    趙州栢郷縣新建文廟記
三代治民之具随時更易百世而下惟學校存而不
廢盖所以明天理叙倫止民扵至善之地故也况
在今日有尤不可後焉者維趙之栢亭本漢鄗邑地
隋縣焉宋金以劇板蕩耒官府生聚日就完羙唯
吾夫子廟宫鞠為茂草者有年于兹迨中統建元之
明歳監縣事蔑都令馮仲德佐史路彧教官范天祥
䓁相與方経理間或者謂廟基迫亭傳雑民㞐
湫卑隘孰謂神一日㞐此乎扵是輟作徐議至因
循閱三十寒暑當至元壬辰新令劉君因前政経營
緒餘謀扵僚吏暨邑中𦒿𪧐治城東南作新廟
而遷之復構講堂扵後俾肄業者有常䖏越是年秋
[040-5a]
仲上丁尹率寮属諸生釋菜而落成之鍾鼓具舉𥸅
豆有踐威儀升降肅焉煌煌邑人聚拭目興嘆僉
謂吾尹起百年之一旦頓還舊勤亦至矣其可
使無聞扵後廼以某走京師介子司業王君搆以
學記来請余以司民政者能以學校風化爲先固喜
聞而樂道之甞讀漢志論十五之風氣剛柔緩急
𩔗雖不同在聖人設教作新必因材爲篤致諸中和
而巳然精強多感者易爲化底滯不材者難爲功嚮
甞提憲朔南屢至兹邑其圡壤瘠沮且當南北衝
要民之奔走供役勞止𤰅極勞則思思則善生此人
情之常也况趙之風聲氣習不異扵古爲守令者
冝知其俗之易牗乃而振徳之則前日弹絲跕躧
[040-5b]
悲歌慷慨之俗將見強仁慕義攸興而不自巳者皆
是也教基既立道由是生異時風俗丕易人材軰出
而曰此權輿扵兹不亦善乎匪然司牧者以應上虚
行爲心士子者不以進修為實務其堵而宫之者作餼
羊告𦍤之所吾不知其可也至元三十一年嵗在甲
午夏六月十有九日謹記
    崇玄大師榮君夀堂記
先妣夫人靳氏系出安陽永和里不肖亦甞提按兩
河相即臬司理所故知鄴中人物風俗為頗詳聞之
姻戚間女冠榮錬師者志行修㓗𥙊醮精嚴以道價
重一方逮接際千儀方頥烟目緑髪童顔風度飄
有出塵之想
[040-6a]
也大徳丁酉予方供軄舘閣師示西溪紫山傑作
以夀堂記文見属且曰翰林先生文學名德與二公伯
仲間尔儻遂所請貧道藉之儘不朽矣二公之文載
四披讀其稱揚與向所聞見而知者脗合無異今二公
巳矣其文章氣節尚可振衰懦而傳無窮淂簉名其
列固所願也乃為筆之師諱守玉相之農家女自㓜
貞静視紛華泊如聞道家言喜之朝甲午中虚魏
大師以全真學主盟彰徳之修真觀時師方齠齓出
家徃事焉既笄明行修披戴為道士復研精正一
科式法籙号稱習熟至元乙亥嗣主觀事師淵黙内
修聲光外著一旦責當演主張是者甚力貴族豪
宗欲謝愆過而資福者藉師修净期於對越感通
[040-6b]
故召請者無虚日法契㑹合風動逺迩學徒踵至信
向者聿来廼光昭先業擴充増飾截然一新御史中
丞西溪王公為述記稱師興縁弘教落落自拔有
壮夫不及者又蒙掌教洞明真人與進授之崇玄
師号年踰六秩特構静室扵焉棲息晨理玄務課
學者畢焚香垂簾痛自滌除湛慮澄心審物理之自
然悟道體之不息燕䖏超然而虚室生白矣容齋總
尹夙承摩拊仰挹真風榜曰信齋紫山憲使勒銘扵
石表夫志道力行終始不渝之確其為名賢賞識如
此師之志行愈昭昭矣大徳戊戌夀六十有八乃营
是堂為他日復真寕神之所道俗咸謂師山川炳靈
道徳藉潤振清風開後學纂懿流光方期福壽未涯
[040-7a]
何遽如許也然人生而死猶晝之有夜寓形宇内同
㱕扵盡此理之必然也今師不為虚誕荒唐之說𫠦
惑能以生死外形骸追蹤曠逹以理自勝較夫烹煉
呼吸期扵飛升不死昧理乱常僥倖萬一者可謂賢
也巳年月日堇記
    大都宛平縣京西郷剏建太一集仙觀記
金源氏㷩宗朝一悟真人蕭公以仙聖𫠦授秘籙剏
太一教法扵汲郡悼后命之駈逐物愈療疾苦皆
𫉬應験事蹟惝怳驚動當卋一悟傳之重明大定間
召住天長觀甞入禁中論道稱旨寵賜甚渥三代虚
寂師以道價凝重一時泰和四年太極宫建命師
主焉其四代東瀛子即祖房孫諱輔道師人品峻㓗
[040-7b]
博學冨才智士論有山中宰相之目 大元壬子
應 丗祖皇帝潜邸之聘占對稱 㫖 上以有道
之士特隆禮眷賜號中和仁靖真人寳冠錦帔副焉
及登大位中和已仙去玄談粹宇有不能忘者
詔五代度師㞐夀至京師特建琳宇 𠡠額太一廣
楅萬夀宫命主秘祀其香火衣粮之給一出内府逮
今承化純一真人全祐継奉祀事十載間以受業者
衆國之經費曰廣堅辭料至于再三有司上議禱
祀重事供給所需不可闕也全祐謙撝之請亦不可
違也良田菓植𨽻大司農者量冝頒賜置爲恒産遂
賜順之坎上故营屯地四千餘畒復慮未臻豊贍元
 改号歳七月載生明之二日 上御神德殿平章
[040-8a]
政事領大司農臣怗哥等言宛平縣京西郷馮家里
𨽻農司藉栗林叢茂川谷間以株而計者約五千數
若盡𢌿全祐庶幾資廣道永昭祀事 制可全祐
 恩賚乃自諗曰吾道家者流清心繕性歸㓗一
身何以仰荅恩私有廣開福田朝香夕火祈天永命
介求多祉而巳明年丙申春相栗林𨻶地重崗環抱
主峯面其北下砦寒泉泓澄碧㶑旁地衍沃可引灌
溉既奠厥㞐中搆正殿三楹像事玄元九師祖師真
官二堂位其左右前翼兩廡下至寮舎厨庫莫不𤰅
四/周繚以石垣前啓玄門榜曰太一集仙工既訖
功以不肖猥同井閈且承乏太史求文諸石昭示來
者若稽載藉如元魏之㓂謙之李唐之司馬子微皆
[040-8b]
以道術昭著顯蒙寵賚史臣屢書特書于以見山林
處士禆賛治化延昌䁀祚不以獨善為髙時君丗主
欽挹真風加禮遇不以崇髙為大千古而下光賁
簡𠕋今純一師操履貞固精嚴祭醮至蒙 兩宮眷
顧而圖報之誠惟恐不及是之建特其餘事耳其
感遇之盛與前卋同談而共羙者矣是可書大徳元
年九月望日記
    隆福宫左都威衛府整暇堂記
元貞二載秋八月隆福宮左都威衞府堂扵肄場
中央度冝面势不侈不陋于以簡閱車徒角較伎能
秉號令而威武焉既落成榜之曰整暇佐幕張浹
盧愷奉威衛王公之命以記文來徴甞聞公之選帥
[040-9a]
率府繕修戎政桓桓﨣﨣蔚有成筭若夫營壘雲横
耕屯繡錯儲實而豊饋餉建警樓而謹朝昏
都試申明節制旗斾精明鼓角清亮坐作進退又為
餘事至扵醫藥有局更休以時宣暢恩威撫養士氣
以之𪧐衞■宫闈扈從廵幸肅將斧龯中外辨嚴其
趍事赴功士卒輯穆劣得所自非老臣𪧐將謀畫
素㝎視若無事者其䏻如是乎可謂既整而且暇矣
頋老生常談安䏻彂越其梗槩然有文事者必資扵
武𤰅而武𤰅者所以昭乎文徳也㒒雖耄尚䏻效一
辭扵尊爼間盖天下之事曰曰重皆有體用明其
體者必致扵用又古之君子不足其巳至貴乎善推
其所為以極濟之羙今公以重厚英偉之姿膺𤓰
[040-9b]
牙委之任罄殫忠勤夷險一節智慮精深有古良
將之風砥勵廉隅挺士君子之操寓軍政扵容迪
師中之貞吉冝其特蒙■睠𠋣有謀猷克壯曉暢軍
事之喻所謂明其體而淂效用之實矣推而廣之兹
惟其時霈洪恩而釐𪧐敝只在容一言之頃俾内
外諸軍汰冗濫蘇彫瘵極精銳而伸抑咸若兹軍
之整暇輔助文治固太平不抜之基億萬斯年實顒
顒属望是則兹堂之構豈特整暇一軍而巳㢤雖晋
楚名卿賢大夫復出游戎幕相事機而措時冝恐
不易吾言矣使榮禄大夫塔刺海資徳大夫中書右
丞王端昭莮大將軍阿刺不花其貳武徳將軍完
者廣威將軍堇守敬曰武徳將軍曲失帖木児信武
[040-10a]
將軍張智榮實簽其事詳書其僚佐之姓名者見稗
賔之勤謹興造而重事功也大徳二載龍集戊戌堇

    青巖山道院記
衛奠太行東𪋤山形迤𨓦自南運肘北闖其間峰巒
歘断如巨靈闢望之儼然而巉秀者蒼峪也循峪
北騖越蒼池山愈深愈雄峻可爱泉溜益清而駃望
東北行約十餘里抵青巖山嵓壑尤羙四顧皆崇
山茂林列峙環拱其東南有洞府軒豁層崕上寛廣
丈許邃四五十歩其中泉水泓澄深叵測春仲二日
洞出光怪恍愡泓水湧溢漂浮塵滓潨㵼山谷間者
一晝夕以為信俗呼曰水簾洞山藉之以清物資之
[040-10b]
以潤清潤之氣不特散而為㷑霏翠靄欎而為良材
靈藥銅鏐玉石之羙必有卓異幽𨼆之士炳山谿之
英靈増景氣之勝㮣如廣施神志存𨼆䘏隂主蒼嵓
唐甄濟𨼆㞐兹山至逺迩化服分死完莭不汚禄山
近則四僊清修道行留頌委蛻不謂之炳靈增勝可
乎洞側道院即四仙棲遁遺址山空人去石礐雲荒
獨一殿巋存至元三禩為全真學者李志和始跧䖏
石磕以修復為已任剷崖堙谷展托庵地除梗
夷為坦陸重構玉帝殿洎東西兩廡山靈位聚仙亭
下逮庖湢門屏以楹而計者三十數仍改瘞四仙鎻
府中綂元大一五代師居壽奉命投龍牒玉簡
  之對以昭景貺厥後闔境旱暵郡長吏来禱車
[040-11a]
甫旋軫甘澍霈逮志和修復増宏郡民於水觱沸
曰少長畢集願伸瞻禮廼盛為儲偫人具醉飽而歸
扵是蒼峪勝蹟靈奕一方而逰觀嬉樂亦復承平之
府/僚豕韋井君徳常嘉師勤瘁為主張資藉者甚
力及來京師復以興建記文為請予郡人也不敢托
衰老辝切甞讀金蕐洞天記中圡山林名勝不載扵
仙藉者尚多惟蒼峪為天脊左戒奥區去郡里餘一
牛鳴危峰疊嶂環遶郛郭䃲礴風烟秘藏靈異幽𨼆
之士代不乏人亦洞天不載之一也由志和擴而大
其/名固亦佳矣然以遺跡攷焉尚有未盡者仐廣施
有廟四僊紀行而甄公大莭雖傳卓行於唐史彂幽
光扵韓筆在山中故事獨乏旌記子歸屋而祀之
[040-11b]
俾後之㳺居者灼知景慕審夫出䖏大義𫠦在以之
勉志莭而礪薄俗則子與志和名跡附麗前賢共兹
山而傳無窮矣井君曰唯大徳龍集巳亥上巳曰堇記
    創建伊洛五賢祠堂記
大徳丁酉春洛陽薛君友諒即邵氏安樂窩故址
祀屋中設康莭迁叟明道伊州横渠肖像庸致
香火之奉榜曰伊洛五賢祠神嵩清洛光動户庭明
年秋來京師属不肖為之記廼告之曰二帝三王脩
已治人之道待孔孟而後明立極垂憲貽則無窮不
幸厄扵秦雜扵漢歴六朝隋唐雖有名公碩士間作
迭出其氣量以恢弘至道闢除異端奈智識不䏻
盡窺聖賢要奥擇焉不精語焉不詳又局夫章句文
[040-12a]
辝之末乱以功利禍福之說故學者汙漫支離莫知
統紀時則有衛道之士而無傳道之儒𨹧遟至扵五
季其斵喪可謂極矣伊洛諸公百卋綰持道樞
探窮淵源克紹絶學内有以䆒聖賢規模之大外有
以脩踐履節目之詳故孔孟之教復明斯文得㱕扵
正後學知𫠦適盖二百年扵兹矣然科舉利禄之
習既乆遽未丕変以極夫功用之至伏遇我
卋祖文武皇帝資挺上聖運啓休明崇尚儒術尊禮
賢俊扵是許竇王姚諸公宗伊洛學陳說孔孟立極
垂憲之教以致二帝三王𫠦以修已治人要道盖巳
収明徳新民殊効扵中綂至元之際今内而賛助
綸外而佐理政化多前日執簡傳之士推原本自
[040-12b]
則伊洛諸賢發明維持之功不為鮮矣雖配享學宫
天下通祀可也况二程丗家河南康莭迁叟横渠聿
來胥宇相至數十年之乆聚精㑹神推明討正莫
匪脩齊治平之方性命道徳之理至扵談𥬇遊衍亦
皆格物𦤺知之餘篤志力行清修苦莭專以移易風
俗勉勵學者為主今讀遺書按故迹其英邁純粋氣
象尚可髣髴復廟而貌之俾向之景仰髙風者足以
致其誠懇今而後瞻拜清光者可以感其善心尚何
俟贅兼陋扵其間㢤敢以不敏辝友諒曰昔潮人修
韓文公廟東坡有碑南雄起三先生祠晦庵作記謹
月以示來者不為無例曰若扳援昔賢則不肖年
迫衰老懶扵筆研又瞠乎其後惟友諒先丗為治中
[040-13a]
名士其讀書慎行名簉仕版可謂不墜箕裘矣前任
常徳府推復九賢祠今又剏兹宇庶㡬有意扵脩巳
治人者非特徼羙名而已也是不可不書大徳戊
冬十二月臘日記
    汴梁路城隍廟記
汴梁之廟事城隍神其来尚矣壬辰兵後撤不存
河南路兵馬都緫管劉侯福大懼無以妥靈掲䖍曰
事神治人守吏職也可偏乎扵是相新昌里爽塏
地西南二方界以通衢劉侯私第隣其東北則抵居
民萬氏廣袤餘七畆繚以崇垣中起正殿像設有儼
前敞臺門扄閟嚴粛左右則環齋搆室敦請女冠孟
景禮向妙順朱妙明軰相與住持夤奉香火景禮四
[040-13b]
元宗獻之女童丱入道以䑣之懿資膺黄冠之妙
選享年八十有五無疾而逝妙順亦出各家深𧷤玄
理觧属文辭與孟同年仙去景禮臨終貽属妙明曰
汝等祗嚴修㓗善守廟祊母劉侯付托妙明唯曰
敢不敬承誨音甲辰劉侯命侍人周氏韓氏披戴
禮棲雲王真人為師訓周曰妙元韓曰妙温與妙明
為徒侣𫠦需衣粮皆出劉侯資給妙温妙明俱夀臻
期頥相継蝉蛻既而劉侯第四子保㝎路緫尹某卒
夫人徒單氏痛伉儷之中睽感榮蕐之易歇聿來栖
跡法號妙真道俗咨嘆祠宇為増重焉妙元洎妙真
罄刮粧奩資藉刻苦撙莭遂重修正殿臺門創建獻
廡子孫司及道衆寮舎齋厨輪奐一新蒙洞明真人
[040-14a]
人稱賞加妙元以純貞素德散人之號今年登七秩
日誦五千玄言為課朝夕/焚頌祝 聖人夀願天下安
鶴髮童顔精徤不少衰復慮興建本末不䏻昭晣扵
後走書幣亰師求記扵秋澗翁予䆠逰大梁者屢矣
故國遺跡亦嘗周覧今雖衰老忍無一言載名其間
謹按祀典陽氣升而天神降地道肅而人出自
逹扵臣庶家𥙊秩切近者社禝五祀而巳城隍神
未載也丗說秦功臣馮尚見夢扵漢髙帝曰奉天
帝命與王知領城隍隂事雖儻怳不可致詰然自漢
訖今遂為天下通祀社與五祀雖有常尊當時用事
莫城隍若也况汴梁為六代都㑹四方湊集城池盤
礴衢陌交通人物號稱繁夥精英之粹集晝夜開闔
[040-14b]
死生變化幽明兩間其有神為之主司也審矣夫城
隍地道也古人求神各以其𩔖今俾女冠主其祀事
冝矣傳曰西子蒙不潔則人皆掩鼻而過之雖有𢙣
人齋戒沭浴可以事上帝言誠㓗可以感通神明也
如景禮妙明妙元妙真等咸出扵詩礼名家薰膏鼎
族清修道行敬㳟神祇致廟貌完固闔郡瞻仰雖其
誠篤致然亦由神明有以護持者哉而推源本自不
忘劉侯經始之勤是可書大德三年十二月吉日記
    真常
大都南城故冝中里真常為全真學者重玄子樊
君𫠦建也惟全真教倡扵重陽王尊師道行扵丘仙
翁逮真常李公體含妙用動應玄機通明中正賈重
[040-15a]
一時可謂成全光大矣重玄子自童丱受業焉資爽
朗嶄然巳露頭角由是日𫉬承侍聴其諄誨仰其髙
風神志灑然春融蝉蛻與之俱化玄覧暇詩章篆𨽻
亦時習之既壮辭逹體要與事物接無/所凝滯衆以不
凡許之真/常師嗣主法席委掌資用出納明㑹計當巳
無私焉師為稱賞曰財賄衆𫠦貪淂今逺疑怨不為
行妨吾將大有以𢌿之時 朝家欽挹真風𫠦在宫
相望和林都㑹地獨闕焚頌之𫠦乃選充道録俾
張皇教基供奉 闕庭雖越在風沙數千里外慨然
命駕曽無難色至則潔已應物通変無方致宗風弘
演王公貴人為之尊禮主張蒙 中宫賜金冠錦服
俾降 御香扵燕都師真紀堂殊光顕也庚戊間真
[040-15b]
常真人洎十八大師光膺寳冠雲帔下至四方名徳
亦獲紫衣師號之寵改觀為宫周旋之力為多継奉
旭烈賢藩教㫖提㸃彰徳路道教事逮誠明真人嗣
教念其耆識殊顧眜也晚莭退休與時消息至元二
十二載易張侯故第為幽棲𫠦榜曰真常示不忘
本也崇堂為殿下至齊厨庫廐修治完整復置
一區負郭田二百畒資給道衆乃洒掃㳙㓗廣植花
木使境靖深日端儼丈室炷香撫琴客至問何為
曰吾方疑神坐忘與造物者逰凢徃来者皆一時名
公如李敬齋趙虎岩翰林王慎獨左轄姚雪齋鹿庵
王承旨少傅竇公冀國王公爱其風度才識締方外
交太史公曰視友知人亶其然乎元貞元祀正月五
[040-16a]
日師晨興召門弟子齊道亨劉道安付以後事怡然
而逝閱丗四百五十六甲子寕神扵五蕐山僊
亨純直有持守祗承遺緒朝夕惴惴増飾固执惟恐
失墜掌教玄逸真人與其進署宗門提㸃加冲玄師
号一日/介劉道録文甫請述觀記予僚契雷若齋與師
昔同郷校夤縁有一日之雅且重劉請勉為件右切
有/所感焉乃為之說曰二氣氤氲五行儲精長材秀民
無卋無之弟學以致其道行以效其用功成名遂者
幾何人斯當金季俶优綱常文物蕩無孑遺其時設
教者獨全真家士之慕髙逺欲脫卋網者捨是將安
徃乎甞䆒其說不過絶利欲而篤勞苦推有餘而貴
不争要㱕清净無為而巳如重玄子扶翊道紀綜覈
[040-16b]
玄務公材吏用藹然見扵脫頴㳺刃之外其妙固翩
翩而獨征托遺響扵髙風者矣然推本原自信其良
知良耿耿有不可掩焉者不謂之長材秀民可乎
向使率性以明當然之理務學以廣通変之方列周
行握事樞以投功名之㑹樹立巉絶恐不如是而止
也撫卷懐人爲一慨惜師諱志應字順甫出平陽汾
西䆠族自稱重玄子法号淵静通虚大師廣陽之真
常麗澤之靈郁皆别舘也仍爲門人作望思歸来之
篇其辭曰瓊芝峨冠青霞襞裳逺引髙蹈與道
翶翔至人出卋化現無方驂駕䳽馭力振玄綱
仙逰有恨門人涕滂蓬莱東望雲海茫茫松桂
輪囷其芳偃息有室燕䖏有堂仙標彷佛
[040-17a]
誨音琅琅師今不見莫知我傷宗風通暢
流有光神逰故山隂儲吉祥倒景遺照圡苴是
庶幾蕐表歸来之章
    故翰林學士紫山胡公祠堂記
紫山胡公舘之三載彰徳尹脫里不花暨廉訪
使完閭與郡土民詢謀僉同乃像公扵治城西郭别
墅之讀易堂于以掲䖍妥靈致時香火之奠諗不
肖交知平生詳請書其事扵石酌量契義不敢以
衰耄辝夫士有生無聞于時潜徳幽光發越于後盖
行義立言曠卋而相感也亦有冨貴薰天振耀逺迩
卒然傾謝磨㓕無紀豈徳薄用鮮無可稱述而然邪
若夫其生也爲人𫠦敬慕其沒也致人𫠦懐思至衡
[040-17b]
於志慮見扵羮墻非人品峻絶事業顕著盛徳至善
感格人心悦而誠服有不可忘者安能如是㢤紫山
固名士才大夫佐理扵朝讜言直論不屈貴作牧
名藩吏畏民爱治行為諸郡最擢任風憲擊奸發伏
褰衣具瞻有風動百城之目其臺閣之清規幕府之
公論固在也曰并汾曰齊魯遺爱善政亦不忘也而
扵郷郡未甞臨涖仐像而事之余甚疑既而淂其
說焉金季喪乱士失𫠦業先輩諸公絶無僅有後生
晚學既無進望又不知適従泥古溺偏不善変化
曲學小材非適用故舉世皆曰儒者埶一而不
通迂闊而寡要扵是士風大沮惟公諸生秉雄剛
之後徳超卓之竒才慨然特逹力振頽風志大學
[040-18a]
致實用𥬇談議論揮后流俗文章莭振蕩一時其
見諸容度事業者皆仁義道徳之餘剛明正大終始
一莭追配昔賢矯革時弊故天下翕然想聞風彩皆
曰𬗋山學備四科望髙一卋真豪傑之士争先覩為
快况二侯與郡士民執經傳道質疑請益𫉬親炙而
為矜式者㢤没而配社尸而祝之援例祀典其誰曰
不然若以匹夫而作百卋師一言而為天下法論之
振衰激懦屹砥柱之孤標回狂瀾扵既倒清風之𫠦
激徳澤之𫠦及霑丐後學多矣是則係斯文之盛衰
與士風之輕重非相人所淂顓而私也雖然二侯出
貴族世胄樂道而自忘其势尊賢而䏻知𫠦宗昔鄒
孟氏譏列諸侯不䏻尊賢廼曰貴貴尊賢其義一
[040-18b]
也垂訓矣後卋之監牧實古諸侯今二侯法聖
賢扵千載之後行古昔𫠦不䏻行其賢扵人也逺矣
豈止如是而巳後之讀斯文者将有𫠦興感而
焉公諱祗遹字紹開自號𬗋山磁之武安人由中書
官厯河東山東按察使濟寕揔管仕至翰林學士
太中大夫大徳五年次辛丑清明前一日記
    胙城縣廟學記
之將興必有世徳之臣儷景風雲戡定屯難賛敷
文徳共致太平故孔子曰如有王者作必世而後仁
鄒孟氏亦云𫠦謂故國者有世臣之謂也信㢤言乎
惟昨邑金末城冝村渡行河平軍事以扞禦兵衝既
朝帥臣撒吉思不花監緫五路兵蹙蹂餘燼友
[040-19a]
而拔焉駐軍守據迫金主東走睢陽斫營夜閧竟殁
死城下先是公父㮶只秃魯花以萬夫長將𨕖鋒圍
困大名中流矢而卒迨金亡■朝廷追録載世忠藎
賜夫人楊氏世封户扵胙孫不闌奚實嗣其後雖州
遷而縣其故家遺風餘俗固在也當金末危急草創
際爼豆之事有不遑及■朝甲午使宗亨肇
建禮殿三巨筵壮麗翬飛爲諸路冠後三十五載尹
劉庭撤而新之復起明新堂扵後其䑓門賢廡尚闕
學舎生徒不論也迨元貞改号冬嗣侯普䦨奚擢
任本道廉訪使路出于胙首謁廟宫覩其如是曰欽
惟■詔條責實在我乃敦諭尹張孔鑄以興修爲任
尹承經营有方辨惟謹首建神閍擇師立學縣
[040-19b]
中子弟来受業者日衆侯乃出𫠦藏經史數千
藉講誦尹復闢良田五頃造𥙊器百餘事供給二丁
釋菜諸生料之費兩廡方締搆而及𤓰代後尹李
君卒成其役仍繪七十子諸大儒肖像千壁胙之廟
學五十年間狼藉蕭條始克完具人知敬仰俗㒷禮
譲仰副■朝廷崇尚之意皆由賢侯一言勉勵之誠
𫠦謂王者必卋而後仁卋徳之臣戡㝎屯難賛成太
平者扵斯可見矣侯今由内䑓侍御史進拜行䑓中
執法將南過郷國請書其事扵石乃為說以告之曰
惟孔子之教推眀至理敦叙彛倫裁成輔相之道脩
齊治平之方本末具𤰅細大不垂憲立極萬古不
易孔子明其道而無其位空言無所施後卋帝王必
[040-20a]
需崇尚卿相守令𫠦當奉行雖無禍福之怵誘而
建之間有真禍福存焉固匪利害之牽率淂失之際
有實利害係焉惟其費不可闕乃修而明之審夫切
而不可緩故勉而勵焉惟侯出貴種世胄敦說詩書
好尚禮義内剛眀而外文雅審事宜而逹従政立身
名已収功扵踐履今復以淂施之郷邑可謂善推
其𫠦為矣然君子不安扵小知而期扵大受况天下
之事惟宰相䑓諌淂言得行擴而充之正在今日昔
武元衡修治𠫊壁栁子作記孔道輔以直道進用宋
史有傳侯姑欲我記胙邑廟學而已耶易曰苟非其
人道不虚行又禮云人存政舉誠䏻繩武賛文光昭
先業克盡卋臣之義由一邑以逹之天下則/道均弘
[040-20b]
俾秉事樞矣㒒雖耄將执筆以俟焉大徳庚子
冬既望謹記
    冝逺樓記
奉聖甄君㞐敬粤自父祖堇身莭用保守恒業以篤
實称郷里㞐敬尚文雅喜交㳺韵洒落義氣𫠦在
略無凝滯始来居燕都城善心計而擁髙資者甚夥
門廬服玩例尚脩㓗居敬一旦以僑寓簉迹其間不
肯碌碌出人後扵𫠦棲息起構小楼而不侈髙而
不危雖䖏市㕓闤闠之間頓出車馬喧之境于以
合集朋簮暢適幽懐請名扵予乃六一居士天寒
山色之句扁之曰冝遠詢義何居復語之曰樓之為
用便爽塏而向髙明必占據形𫝑之雄坐淂溪山之
[040-21a]
勝予甞登斯樓慿欄四顧金城千雉青山三面環遶
拱侍嵐光翠色令人顧揖不暇朝暮隂晴変態百出
横脩眉扵天宇或出寸碧扵雲間雖呈妍貢竒扵
百里之外不煩躐吾之拄彼之笏䨇目以之増明
詩脾為之借潤矣其扵幽逺不亦冝乎此特形扵外
者如是其係扵内者又有大扵是焉者甄氏先世既
以篤實稱其積累之厚藴蓄之深逮㞐敬而後彂之
今既崇基搆而勤丹艧矣復䏻傳訓子孫俾為學止
善奉承罔替則締搆鞏固傳示永逺亦以冝矣傳稱
衛公子荊善㞐室始有曰苟合矣冨有曰苟美矣又
君子創立基業必垂緒扵後其是之謂欤居敬跽而
謝曰有是㢤問一知二皆僕𫠦未聞也請書其詞庸
[040-21b]
爲警戒又何俟燕雀之賀成請善禱扵張老也大徳
辛丑十一月廿一曰秋澗老人記
    移忠堂記
王全州之子亢宗敏愿通粹有麟趾雅厚今爲魏府
别駕一日拱而言曰維先祖驃府君壠畒際風
従戎列収河朔扵百𢧐之餘以至出建大斾入
貳行䑓槖兠棨㦸㧾制魏師者四十餘年維是一二
堂廬皆乎昔𫠦晏息諸孫無𫠦肖佀承藉徳䕃乃今
有光永言追思扵維則者未也幸憲使恵顧念其貽
孫之謀燕翼之厚爲題扁以示耒者俾子孫衘訓嗣
服蔚爲矜式敢再拜以請余仰而嘆俯而思曰有是
哉何其孝之純也夫人之行莫大扵孝孝莫大扵顕
[040-22a]
親顕親莫大扵立身名立身名莫重 忠述事
盖一致二極臣子之忠孝也傳不云乎教之孝𫠦以
求其忠也嗚呼忠之爲用至矣故居家則盡心扵親
進官則竭力扵上與友交而言信爲人謀而盡誠蒞
政則有恪𢧐陳則有勇其見諸日用間者是一本
夫爱之深孝之極也舎是將何𫠦則焉吾已見汝
乃祖府君持心二極屬搶攘之際舊勇略爲先迨分
㝎之後獵忠義爲本其殊勲茂績紀太常而勒景鍾
者可謂立身名之道昭矣汝父嘉議君復能篤継
忠貞勤劳王事其振肅䑓憲拊循殊方冠冕扵
天朝也行有日矣豈非 由孝而志自忠而有立耶
將有煒前光濟厥出/羙者責不在吾子乎故題之曰移
[040-22b]
忠盖孝扵親則可以移其忠/於君之義也若夫親安而
氣愉家理而官治友信而謀成吾子行焉綽有餘
尤當勉其𫠦已行而進其𫠦未至俾親顕而名益楊
身立而道愈彰為百卋無窮之傳可也異時有登
斯堂讀斯文慕樂昌之風而興起者将見為是堂一
致二極之本又何啻王氏之𩔖也㢤扵是乎書
    逰東山記
至元辛巳春三月余按部黎陽膏澍連朝明日夏
孟丙寅朔天宇開霽大伾堆阜景風明澹𦘕如也拉
友人宋祺洎諸属吏嚢筆載酒耒㳺兹山遂自西南
而陟阻抵岳祠下既祝香歩上中層至鴻亭址
讀刺史邉元勲亭記文甚竒麗稍北至中頂頂𫝑夷
[040-23a]
衍即李魏公中帳盖伾之絶巔也山形再成崚層石
壇爾東北行不百歩隂崖﨑嶇扶腋而下憇龍竇巔
上少焉降西陽明洞記開元間山人李真題名筆
𫝑飄逸有焦山鶴銘風格其西龍崖方廣天然而龕
上竅極大盤旋若螺殻然邃頂而去窈不知其幾何
也意者山澤通氣此正大伾口鼻唅呀吐納之所非
有異也宣龢以侯爵錫之不幾扵妄濫乎盤礴乆之
下山適靈昌諸君至㝷前盟也相與稽首彌勒尊
像其䥴鑿本末以寺石麟考之爲高/齊所造無疑左右
磨崖題識甚多得魯元翰張浮休賦詠各一周覽既
巳與客聮鑣東行踰大河故瀆入牽城登𬗋金山觀
僊人拖裙石石水蒼色苔昬两溜雯華漬裂誠若
[040-23b]
積状者其面有元豊政和題記黥刻㡬滿皆竒筆也
遂探白金泉瞰玉女洞口傍勒建安人徐閎中泉眼
銘雨蘚糢糊略辨首尾扵是躋巔㑹勝主人脚/例
開樽連酌觴詠交幽懐共暢不知山蹊之迂登頓
之劳也既而寒日下悲風来遥北𪋤穿蒼城按觀隋
制未刻入自北門讌群賔扵清白堂酒數行張
鄭諸君舉觴嘱予曰今日之逰樂且有融盍簮而耒
似非偶然第遷変已來三山濯濯等爲丘垤其能極
宣城之賞當子長之㳺乎然山以賢稱境縁人勝如
赤壁断岸也蘇子再賦而秀發江山峴首瘴嶺也羊
公一登而名垂宇宙况兹山也名載夏書功存禹迩
関河大地形勝依然斯行也垂槖偕來稛載而去幸
[040-24a]
吾子筆之歸為两郡光且紀蒼烟寂寞之㑹仍得簉
名其間為他年林下故事非偶然者不爾甘逋客逥
俗駕幾何不為疊嶂攅譏山靈見謝也耶
    唐建昌𨹧石麟記
唐昭𨹧在新隆平縣南十有三里使相郷正尹里
其石儀一十八事儼然具在内二石麟身首蹄鬣一
與馬同第題顛有觡突出肉葳㽔其端所謂示其武
而不用者也兩膊雲𧰟光拂鬛尾上掲𩔖牛而短
雖雨蘚模糊雯華剥裂而制度精絶可爱傳曰麟四
靈之瑞麕身牛尾一角五彩色備王者至仁則
而出又云視明禮修則至今刻像列諸𨹧闕豈顕夫
祖宗生有至德殁備盛飾以表其仁厚故耶既而入
[040-24b]
東南招提讀開元十三年縣尉楊晋所碑頌盖知
為唐皇/祖宣簡公懿王陵墓也儀鳯元年髙宗追謚尊
號宣簡曰宣皇帝𨹧曰建昌懿王曰光皇帝𨹧曰延
光仍配守衞者三千人𠡠𧰼成令專知檢校州刺史
别一巡其石儀之制固當追尊崇建作也寺即
揔章間立額曰光業由是而觀其夤奉之嚴守衛之
盛累聖明禋之禮郊歌時薦之儀固云極矣今𨹧圍
夷㓕無復𫠦見有荒烟野田而已嗚呼盛極則随衰
藏侈則厚彂此必然理也止卋葬之中野不封不樹
何模金暴骼之有文質中判古不能復然則何為而
可漢之㶚𨹧其中制乎至元十九年壬午夏六月
十九日秋澗王惲記
[040-25a]
    況海小録
日本盖倭之别種𢙣其名不雅乃改今號其國在洋
海之東𫠦属州六十有八居近日出故曰曰本國王
一姓宋雍熈巳傳六十四卋中多女主今所/立某氏
云大元至元九年上遣秘監趙良弼通好而
對馬島拒而不納十七年巳夘冬十一月我師東伐
明年夏四月次合浦縣西岸入海東行約二百里過
拒濟島又千三百里/至刺忽苫倭俗呼島為苫又二
千七里抵對馬島又六百里踰一岐島又四百里/入容甫口
二百七十里至三神山其山峻削群峰環繞海心望
之欎然為碧芙蓉也上無雜木惟梅竹靈藥松檜桫
羅等樹其俗多徐姓者自云皆君房之後君房徐/福字
[040-25b]
中諸嶼此㝡秀麗方廣十洲記𫠦謂海東北岸扶桑
蓬丘瀛洲周方千里者也又說洋中之物莫鉅於魚
其背鬛矗然山立弥亘不盡𫠦海波兩坼不合者
數日又東行二百里艤志賀島下與日本兵遇彼大
𫝑結陣不動旋出千人逆𢧐數十合者凢兩月我師
既捷轉𢧐而前呼聲勇氣海山震盪𫠦殺獲十餘萬
人擒太宰藤原少卿弟宗資盖前宋時朝獻僧奝然
後也兵仗有弓刀甲而無戈矛兵結束殊精甲徃
徃以黄金為之絡珠琲者甚衆刀製長極犀銳洞物
而過但弓以木為之矢雖長不逺人則勇敢視死
不畏自志賀東岸前去太宰府三百里捷則一舎而
近自此皆陸地無事舟楫若大兵長驅成破竹之
[040-26a]
舉惜㢤志賀西岸不百里有島曰毗蘭俗呼為髑髏
即我大軍連泊遇風䖏也大小船艦多為波浪揃觸/而碎
唯勾麗船堅得全遂班師西還是年八月五/日也徃返
凢十月省大帥欣都副察次李都帥牢山次宋降
將范殿帥文虎揔二十三南一十三隋唐以来出師
之盛未之見也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苐四十
[040-26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